日常體/情侶向/TK/5.3k


**

「嗯⋯天吶,已經這麼晚了嗎?」

周子瑜伸手滑開手機,時鐘從八點五十九分跳到九點整,環抱著她的人敏感地動了一下才迷糊的睜開眼睛。

田柾國看著急忙要翻開棉被的周子瑜反而將她拉回自己的懷抱,她又重新坐到床邊被田柾國摟住腰,雖然她有多麼著急但還是順著田柾國的意思緩緩地躺入他胸膛。

彼此都用鼻尖摩挲著對方一會,田柾國扣住周子瑜的腦勺將吻啄在她唇上,他撫了周子瑜從頸後落到臉龐的髮絲,周子瑜的手同樣蓋在他手背一同與他將小撮頭髮勾向耳邊。

忍不住她小鹿的眼眸直盯著自己,田柾國又對周子瑜的唇產生了百般的迷戀。看樣子田柾國要拖延到她去上班的時間了,周子瑜翻起他的瀏海溫柔地親了一下。

勾住田柾國的脖子她正色的說,「好囉,再這樣下去畫室就沒有人顧了。」在他懷中磨蹭的兔子這才抬起頭露出可憐兮兮的神情,「畫室哪有固定時間,多留一會嘛,陪陪我。」

周子瑜無奈地笑著,真是被這老是愛撒嬌的男人打敗,「好吧,就三分鐘。」田柾國將頭塞進她的肩窩,就算聲音被悶住還是藏不住滿腔的不滿,他捲縮起小腿抱緊了些周子瑜,「妳明明知道不夠⋯」

「好想要把妳留在我身邊一整天。」

周子瑜被他充滿色氣的聲嗓逗得緋紅延伸到四肢,連忙做起身一掌蓋上田柾國的臉另手遮住自己,她打開兩隻手的手指讓田柾國與自己對視,一副帶著防毒面具的樣子只差手沒有擋到眉毛而已。

田柾國也學她坐起來,彎彎的眼角透漏出主人正竊喜著,田柾國抱上周子瑜坐在他結實的大腿,臀部下的座墊又動了一下將她彈近田柾國的胸膛。

「啊!」

周子瑜連忙摀住自己的嘴想堵住剛剛發出的聲音,田柾國攏了攏她的肩膀頭靠著她的頭頂揶揄地說,「子瑜真是十八禁耶,剛開始認識妳還不是這樣的說。」

「哪、哪有!明明就是歐巴⋯⋯」

覺得自己又莫名其妙吃虧而微微蹶起嘴,每次田柾國都故意挖坑給她跳,想到這還真是紅著臉擺出一臉嚴肅,田柾國歪下頭看了看她的表情不禁溫柔的嘴角失守。

「不過我很喜歡,因為這代表我和子瑜變得更親了,女朋友很色我也不介意啊。」田柾國說,「反而很可愛。」他刻意在她敏感的耳旁壓低聲音。

她縮起肩膀,瞇起眼眸像隻被飼主吹氣後覺得癢的大狗狗,只要一示愛或說些有關性的話題她總是會變得僵硬和比之前更木訥,好像倆人交往多久她都是會是這麼純粹、乾淨不染的心。


**

會不會自己愛鬧她的性格讓她膩了?是不是這樣很幼稚呢?田柾國提起咖啡喝了一口後震了震報紙,一名端莊的女服務員告訴他已經可以先入內等待,田柾國才放下交疊的腿拿起旁邊放的西裝外套。

皮椅上的那人翻閱過田柾國的個人資料後仔細的勘查他的衣品,沒發現隔著一張辦公桌栗色頭髮的男人盯著他,田柾國還沈浸於室內古典的裝潢中。

忙碌的珠子跟著主人轉動,片晌前方的人握起手擺放在桌上,似笑非笑地喊醒了田柾國,「柾國xi,希望你的心思還在這裡。」

田柾國收起驚奇的神情從椅子上站起來,往前趨向他紳士的握住男人手,「不好意思失禮了,辦公室的裝潢實在太好看了。」

男人絲毫不受他動搖的挑眉,他將手伸回繼續保持同樣的姿勢,用眼神示意田柾國坐下後他才露出剛到現在第一次微笑,「柾國xi,謝謝你大老遠奔波來我們公司,別的不說我們公司最有名的是仿哥德式建築的教堂,要是你成為我們的一員,隨時可以租借!怎麼樣?很誘人對吧!底薪十萬如何?」

田柾國有點心動,但還是不以為意的點頭,「上一個公司的財經顧問是十五萬,十五萬對貴飯店只是小數目吧?」他摸摸鼻子明顯的提示希望飯店給他的底薪高於十五萬,男人瞇了瞇眼,「哎真是,柾國xi真的好幽默。」

田柾國抓準了他額頭冒出的汗,更是篤定這家飯店一定會出更高的價格聘請到他,男人緊抓著椅子俊美的臉因有點負擔的薪水而倍感壓力的浮出筋線。

「最多只能十五萬,這真的是最高底薪了。」他無奈的說。


田柾國將手放上方向盤,任憑窗外的風吹進車內吹亂飛舞的髮絲,對於沒能找到超過十五萬薪水的飯店和公司的自己氣餒,心情低落之餘偶然看見路旁一家花店外顯眼的紫色小蒼蘭吸引住他目光。

他轉動方向盤停靠在兩台車中間,看著裡面忙碌的身影也想到了周子瑜手捧著紫色小蒼蘭從迷霧中慢慢走來的樣子,田柾國停下思考的指尖打開車門朝花店內走去。

穿著卡其色圍裙的老闆娘聽見門鈴的響聲放下花盆立刻到田柾國面前,他打量四周鮮豔的花最終還是選擇紫色小蒼蘭,老闆娘指著花蕊笑盈盈地說,「如果是要送給女朋友的話,那您的女朋友肯定是精靈吧,會選擇如此迷幻的紫色真是很有眼光喔。」

田柾國只要想起周子瑜笑起來時嘴邊有的兩個淺淺窩凹就甜滋滋的微笑,傻氣的就連說話也說不好,他假裝鎮定的用手拉下笑容咳嗽一下化解尷尬,「咳咳!她是降落在森林裡的尤達。」

老闆娘愣了愣,田柾國自己也突然覺得他比喻的好像有點奇怪,「不是不是!她是紫色小精靈!會勾人的那種。」他比出你懂我懂的表情順帶豎起食指與大拇哥指著她,老闆娘為了配合他也乾笑了幾聲。


看著後座用紙袋裹住的小蒼蘭田柾國又犯起傻瓜笑容,他大步大步打開後車門攬出一大束花,白色襯衫領口露扣了兩顆鈕扣,尖頭皮鞋停了一會便朝鐵門旁的門進入。

 

 

**

推開老舊的白色木門,周子瑜拉開佈滿灰塵的窗簾,乾硬的水彩盤也被她重新洗掉再添新顏料,畫室裡陽光躥透薄薄的簾子映進簡陋的小房間,窗框的影子大喇喇地附在遠方的白色牆壁上,些許光芒照射到她咖啡色的頭髮。

她抓起鬆散的髮絲用髮圈綁妥後坐上小凳子,帶著手套的右手馬不停蹄的勾勒畫板上的人像,時而將畫筆沾點左手的調色盤,精緻的臉龐正專注的繪製雇主預定的畫。


莫名在專心時想起早上田柾國那段看似撒嬌又像命令一樣的話。
「「好想要把妳留在我身邊一整天。」」 周子瑜越畫嘴角拉的越高,好像挺享受他這種調皮的佔有欲。她抿著嘴偷笑的沾向紅色顏料,一不小心筆刷沒握好掉到底下的草稿上,她懊惱的皺起好看的眉毛直瞪著烙下一撇的畫紙。

「⋯⋯慘了,我與歐巴的教堂⋯⋯」

她彎下腰撿起草稿放在膝上急忙想挽救,可是想了一陣子還是沒想出什麼辦法,周子瑜吸吸鼻子用手抹了抹癢癢的鼻頭,因為太努力思考而額頭爆出一些汗,她嘆了氣小心的放下草稿把天花板的電扇開到最大。

不料整個畫室散亂的畫紙整個隨風起舞,周子瑜乾脆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喃喃自語:「我記得我平常沒那麼髒亂阿⋯⋯」


周子瑜打開頭上的櫃子茶種與簡便咖啡包整齊分類擺放,另一個空間放著黃色和紅色的馬克杯,這些都是田柾國在她忙著畫畫時幫忙整理的,原本他常常都會和周子瑜一起打掃畫室,不過最近因為想換掉金融公司的財經顧問而辭職了,正忙得不可開交地找尋理想的公司。

她撕開茶包把它掛在杯緣攪了攪,其實周子瑜不關心田柾國的工作賺的錢多不多,只要跟他一起打拼兩個人同心協力的分工合作就算錢少的可憐,彼此都還有對方比什麼都重要,因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將來能沒有盡頭的在一起。

她提著杯子跨過紙箱又坐上小凳子,把馬克杯放在杯墊上後周子瑜拾起遍地的紙張,像田柾國習慣做的分區分類一樣放在臨時充當桌子的紙箱上,反覆幾個動作整個小小的空間終於有了可以落腳的地方。

她把快要到雇主委託時間的人像畫先移到另一個畫架上,將空著的畫架鋪上新的紙張,一筆一筆的照著原先打的草稿圖畫上去,並沒有什麼特殊意義的教堂油畫,但周子瑜打算完成時邀請田柾國來畫室看,當作、就當作⋯⋯。

「我與偶巴未來結婚的教堂。」她仔細地描繪到一個階段後,想著想著就道出來心裡的話。


田柾國轉開門把畫室的燈剛好熄滅,聽見布鞋走上階梯的聲音他停止動作躲到牆邊,穿著白色條紋襯衫的周子瑜鎖好門後將鑰匙藏在門前的地毯上,她似乎沒有注意到旁邊停的那輛田柾國的車,確定她離開以後田柾國才偷偷摸摸的走近畫室。

「原來鑰匙一直都藏在附近⋯⋯」

田柾國幾乎每個禮拜都會來畫室找周子瑜,她總是都剛好待在這裡不然就是打電話給她叫他來幫忙開門,從來不曾告訴過他鑰匙的去向,也不准田柾國獨自跑來這裡。

越是藏匿鑰匙的存在他就越是好奇,田柾國蹲下掀開毯子拿出銀色鑰匙插進孔洞裡,門打開的瞬間內心藏不住的雀躍。

他撫著牆面摸到凸起後按下開關整個畫室驀然明亮,放在畫架上的教堂已經著色了一半,中間佇立的兩個人雖然還沒有顯著的陰影,但是大致上都看得出這是場莊嚴隆重的婚禮。

子瑜會接受的委託只有人像與風景照,那這幅美若天仙的婚禮油畫難道是我跟她的嗎?

田柾國走近一瞧,被遺落在紙箱上的原稿在左下角被屬名獻給「此生最愛的JK」,他又抬起頭看了看畫作忍不住失笑,「原來子瑜跟我的想法一樣嗎?」

田柾國把手中的紫色小蒼蘭放在窗邊,在小小的空間內兜轉幾圈突然手機響起周子瑜專屬的鈴聲,他深怕自己的尤達會多等他幾分鐘馬上就滑開接起鍵。

「嗯,剛剛才推了三家公司的邀約,但我發現其中一家待遇挺誘人的。」
手指輕輕滑過放花的窗戶旁的灰塵,窗溝就被他擦起留下白色一條,田柾國帶著略為責備的語氣,「子瑜阿,我不在妳就不擦窗溝了嗎?」

「不准裝可愛喔,沒有用的,回家等著被我打屁屁。」他又笑又氣的說,聽見另一端周子瑜問的待遇怎樣的這個問題,田柾國想了一會用著會讓人誘發好奇心的口氣道,「先不告訴妳呢!誰讓妳都不告訴我畫室的鑰匙在哪,哼。」

她心急如焚的聲調讓田柾國聽的很得意,就假裝不知情畫室鑰匙在毯子下的秘密好了,這樣並不會太過分吧?

 

 

**

進到家門遠遠的就聽到電視播的姜食堂主持人的聲音,田柾國彎下腰把皮鞋收進鞋櫃後從玄關走到客廳,周子瑜抱著民鍾狗娃娃雖然沒有轉頭,但敏銳的耳朵聽見他的步伐直覺性的說,「我以為你會來載我,沒想到比我晚半小時回家。」

田柾國坐下柔軟的沙發往她身上摟,「對不起嘛,子瑜有吃飯嗎?還沒吃的話我來煮泡麵吧!」周子瑜賭氣的轉過頭不怎麼想要理會他,「半小時前吃了花雕雞麵,不過沒幫你煮。」

瞧他鬧彆扭的模樣就連泡麵都沒多煮一份給他,田柾國躺在周子瑜手臂上,看著女朋友總抱著民鍾不知不覺他也開始生悶氣,「子瑜不能抱抱找工作累個半死的冏菇嗎?」

周子瑜皮笑肉不笑的盯著電視視線像是要將它看穿,田柾國坐正把手掌放上周子瑜的頭頂溫柔的撫摸著,被頭上這股溫暖的觸感脆化她內心的怒氣,瞬息熄滅了心中對田柾國的生氣。

周子瑜可愛的轉過頭柔軟的眼眸與田柾國交流了一陣子,每次這種眼神都會把他看的身心都蕩漾,他趁機拿過民鍾後鑽進周子瑜的懷中,猝不及防的抓到周子瑜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田柾國仰起上身靠近在他上方的周子瑜。

周子瑜屏息,田柾國仔細的看著她臉上每一個毛孔和細微的紅暈,她抽起手搭在自己膝蓋上,想反將田柾國一軍但卻顯得太正經的說,「我壁咚了偶巴。」

田柾國差點被她蠢萌的樣子萌哭,「這才不是壁咚⋯⋯」
忽然她的臉壓下來讓田柾國視角變成黑壓壓的一遍,濕潤的唇瓣貼黏在自己的,感受到那雙唇的主人已經堅定下心鼓起勇氣吻他,換作以前的周子瑜接吻時還會輕微顫抖,現在卻是把田柾國吻的心跳漏拍。

周子瑜離開他後反而是田柾國耳根通紅起來,她霸氣的將食指放在唇前,「噓,這是躺咚之吻,別害怕,我會負責的。」

田柾國燦爛的露出兔牙,「嗯,要是要負責的話,明天跟我到一個地方吧,我要妳正式對我負責。」
周子瑜對他這沒頭沒腦唐突的話感到疑惑,不過飢腸轆轆的肚子已經攔截她的思考能力了。

她憋住的腹部因為她的鬆懈而發出咕嚕聲,田柾國做為離她肚肚最近的人睜大眼睛不敢相信周子瑜居然耍了他,「子瑜妳騙我!妳跟誰學壞的?」她立刻擺起銳利的眼神直勾勾的往下看田柾國冷笑,「哼,誰叫你都逗我。」

身上的人馬上蹦起來,周子瑜知道田柾國卯起來想修理她,還好逃跑這點她最會,帶著民鍾把它護在自己胸前阻隔田柾國的搔癢攻擊。想必這場遊戲會把兩人的精力耗盡,田柾國又重新坐上沙發張開手臂叫周子瑜過來。

她識相的丟開民鍾跑向田柾國跳上他的腿,親了一口女朋友後他想捏周子瑜的鼻子,機靈的周子瑜向前咬了一口他的手卻被他巧妙地躲開,「花雕雞麵兩份,謝謝歐巴!」田柾國寵溺地笑,這女孩真是被他養到厚臉皮了。


**

「幸好柾國xi答應來當我們的財經顧問了呢,請多多使用吧!就扣你十五萬薪水的五萬。」田柾國假意的微笑,金總裁真不是省油的燈因為這一借教堂就扣了他的五萬而間接達到十萬的目的,「我知道了,謝謝您。」

金總裁走後田柾國獨自站在教堂中看著手錶,身後厚重的門被人推開,他焦急的把小盒子拿在後面,周子瑜扎著簡單馬尾慵懶又不失典雅,她還懷疑這地點的時候一發現是教堂便睜大眼睛環顧了周圍,直到一身西裝的田柾國筆直的站在那裏。

「搞什麼啊歐巴?在這裡見面有什麼用意嗎?」

「當然有了。」田柾國等到周子瑜在自己面前停下腳步才開啟上揚的唇。
他將小盒子拿到周子瑜面前,把前腳往前一步後腳彎下單膝跪著,這種場景在周子瑜腦海中浮現過許多次,就連這次栩栩如生的上映在眼前也彷彿夢裡那種不可思議。

「妳願意⋯⋯」

「我願意!」

周子瑜撲向田柾國,她緊緊的抱住還拿著婚戒的田柾國,田柾國拍拍輕微啜泣的周子瑜,「豈馬也聽我講完完整的求婚句子吧?老婆。」聞言周子瑜紅著鼻子離開他的肩膀,「妳願意嫁給田柾國嗎?我願意嫁給田柾國,周子瑜願意嫁給田柾國。」


後來周子瑜才知道那大束放在窗前的紫色小蒼蘭是前晚田柾國偷偷潛入畫室放的,她已經想好婚禮當天要在紅毯兩旁放上幾個大花盆裡頭栽滿小蒼蘭,還得必須是紫色的。



FIN

    嫣花歡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