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第二季

编辑 锁定 讨论 上传视频
《王国第二季》是Netflix平台于2020年3月13日首播的韩国古装剧,由金成勋朴仁载执导,金恩熙编剧,裴斗娜柳承龙朱智勋全智贤等主演 [1] 
该剧讲述的是朝鲜王世子在调查离奇疫病的过程中发现了威胁国家安危的残酷真相的故事。
中文名
王国 第二季
外文名
킹덤 시즌2
别    名
Kingdom
类    型
悬疑,惊悚,历史,奇幻,古装
制片地区
韩国
拍摄地点
韩国
首播时间
2020-03-13(Netflix [1] 
导    演
金成勋
编    剧
金恩熙
主    演
裴斗娜柳承龙朱智勋
集    数
6 集
在线播放平台
Netflix [1] 

王国第二季剧情简介

编辑
疫情爆发,人人自危,在世子李苍捍卫朝鲜王国之际,挡在他面前的不仅仅是染疫之人。《王国第二季》将接续第一季展开。

王国第二季分集剧情

编辑
1-5 6
    第1集

    王对药师说这就是能救活死人的那种药草吗,药师说将此草药的汁液沾于针上插在死人的印堂穴就能使他们复活称渴望活人之血于肉的怪物,但无法救活脑部受损,或是死亡经过一段时间尸体开始腐败之人。四方八面都是丧尸,整个庆尚只剩下尚州未沦陷,一群人坐在火堆旁讨论听说他们已经到了云浦沼泽前面,若是他们也越过云浦沼泽那尚州就完蛋了。第二天一群丧尸穿过沼泽冲向尚州,邸下命令所有人带着武器就位,尚州邑城,一个人骑着马向大人汇报瘟疫病患攻进来了,又来一个人对大人说怪物也涌进屏城川了,眼看着丧尸越来越多,邸下命令所有人都撤退。邸下发现有些丧尸已经到达了屏城川,有个人建议我们可以从水路进入,那边有一条战乱时建造的暗道。到达暗道发现门锁住了,邸下让手下先筑起防御墙,终于门锁凿开了,众人进去以后发现门关不上,其中一人牺牲自己挡住丧尸。邸下不明白原本那些丧尸在日出后就会消失。舒菲和一名自称是海源赵氏的人爬到高处,舒菲担心若他们继承了那草药的特性,那他们就不是害怕阳光,而是讨厌温度上升,但冬至过了,即使太阳升起天气也持续寒冷,所以他们才不会沉睡,从昨日到现在他们的数量都没有增加,那就说明这附近只有那些怪物,大人让她就当作这座山里没有其他怪物好了,但邑城那边肯定挤满了怪物,我们要如何到那边去,舒菲说我们不该去邑城,他们无法涉水,如果我们爬到山上就能摆脱他们,你是海源赵氏的人因此你会平安无事的,我们去闻庆鸟岭吧。领相来到闻庆让提调大监前去御营厅,提调大监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问他这是怎么回事,领相说这些都是我们昨晚在宫门外发现的女人,据检查的产婆所言他们都是刚生下孩子没多久,与这名女人一同被发现的婴孩,在被发现的当下已遭人勒死,这名女人在死前留下了一些话,在她居住的地方有些人在伤害她和孩子,并且会把其他人都杀人,那个地方就是位于北门外三溪洞的内善斋,那是海源赵氏家族的厢房中殿娘娘的私宅。中殿娘娘得知御营厅已将发现内善斋的事了,让手下不准告诉自己的父亲,这件事必须对我爹保密,我只要生下王子就行了,如此一来无论是御营厅或是其他人都无法对我任意妄为。晚上,邸下的手下告诉他自己听见安炫大监和家奴说了奇怪的话,他们对于瘟疫好像十分了解,此时似乎也关于赵学州大监有关联,我认为还是尽快离开此地比较安全,邸下认为他是在挑拨自己和安炫大监的关系,突然仓库发生大火把里面的粮食都给烧光了。邸下决定前往闻庆鸟岭,如果想救所有人就必须得去。怪物怕水,因此我们只要越过江就能摆脱他们,安炫大监问邸下到了闻庆鸟岭后准备怎么办,邸下打算杀了赵学州,他漠视百姓和贫穷饥饿,将百姓们从凄惨饥饿与瘟疫中拯救出来,我必须要活下来开创新世界。


    第2集

    领相准备调查中殿娘娘的私宅,从那女人被发现的河边到内善斋一路上到处都是血迹,我很肯定那女人是从内善斋逃出来的,太监大人说这件事和海源找氏家族有关,你斗的过他们吗,领相说海源赵氏是掌控着国家的名门世家,不过那种地方若是发生这种事,那我们不就更该明白地理清真相吗。领相连夜带人去搜查中殿娘娘的私宅,发现一间屋子的地上有血迹,大监大人发现有些泥土似乎是松的,这似乎将原本埋着的东西挖掘出来的痕迹,随后追出去发现一些轿夫,发现他们抬得箱子里都是女人的尸体,孕妇都遭人以刀刺死,但孩子们的死因很可疑,所有女婴都是被勒死的,只有男婴没有被下手的痕迹,他是已经死了才被生下的死胎,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领相猜想犯人似乎想要一个男婴,突然听到有天鹅声,难道是殿下驾崩了。随后领相大人收到一封信,信中写道为了平定在庆尚扩散的瘟疫,并严惩大逆罪人李苍,即时殿下卧病昏迷不醒,他依然亲自出巡前来鸟岭,虽然我们在鸟岭挡下了庆尚的瘟疫,但李苍亲手亲手将殿下斩首了。安炫大监为了保护殿下也被李苍害死了。众人坐在一起讨论王位空下来了应该尽快找人顶替,有人说中殿娘娘一直在垂帘听政,且中殿娘娘即将临盆若王子诞生,继承者自然就决定了,左相建议让鲁成君子孙当继承人,其他人都不同意原则上应该由嫡长子继承王位,我们必须等待中殿娘娘生产完毕,尚膳前去求见,对他们说收到产室厅的消息,中殿娘娘开始阵痛了,领相说举国都充斥着不吉利的消息,看来现在要开始出现吉兆了,我们一起等待王子的出生吧。大监大人让手下强行调查内善斋的事情,但必须要隐秘进行,不得被任何人发现,我们没时间了,在中殿娘娘生产之前必须要查明事情的真相才可以。闻庆鸟岭阵地,舒菲对邸下说来到汉阳的路程肯定很艰辛,我帮您处理伤口,以免恶化,邸下让舒菲偷偷去做一件事。监狱中有人猜测他们应该早就知道我们会来这里,有人想让我们落入陷阱,我们之中有奸细,世子觉得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即使要死我也要为家人报仇后再死,你也不是想为安炫大监报仇吗,如果我们愿意堵上性命,至少能将赵学州带走,在我们去汉阳之前,那时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没过多久,赵学州就命令属下将他们去汉阳,世子趁机逃了出去,还是被赵学州抓住。突然一个丧尸出现了,直冲赵学州,原来这个丧尸就是安炫大监,当时安炫大监在临死前对邸下说现在只有一条生路,等我死后请救活我,将我变成怪物,您必须这么做并将真相公诸于世,之后邸下就让舒菲偷偷去救活安炫大人。


    第3集

    赵学州被丧尸咬了,邸下对众人说想要杀了这是怪物就必须攻击他们的头部,其中一位大监大人看到中情形觉得太荒谬了,安炫大监分明已经死了,邸下说就如你们所见,老师已经过世了,但舒菲将他救活了就如赵学州救活我父王一样,舒菲说自己的师父是李承熙医员,将一切记载于病状日志上,名为生死草的药草使驾崩的殿下复活,而庆尚也因此出现瘟疫,邸下说老师想告诉众人这个真相,海源赵氏以及他们的首领赵学州指控我意图谋反,但是我所想要的并非王位,我真正盼望的是加以惩罚蛀蚀这个国家的海源赵氏,海源赵氏他们为了保护自己的权利,凌辱父王的尸体,并打压因战乱而疲惫的百姓,夺取他们的粮食,我们是时候选出正确的道路了,众人听完邸下的话都愿意跟随邸下。邸下发现舒和赵学州人不见了,听到手下说是武英带走了她们很是气愤,若是赵学州先抵达了汉阳,他肯定会带着剩下的中央军南下,战乱的伤口尚未复原,我们不能让国家再受伤,带人去追击武英等人。众人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在中殿娘娘生下孩子,左相说你们不觉得可疑吗,殿下因患上瘟疫而换米不不醒,但领相大监为何要的带着昏迷的殿下前往鸟岭,其中一人觉得这都不重要,重点在于我们是否能恢复这个国家的根基。赵学州的气息越来越弱,武英等人不得不在一间屋子里稍作休息,舒菲问武英邸下何时会来,我们等邸下来了再出发吧,武英没有理会对舒菲说我们现在就出发,舒菲邸下真的叫我们先出发吗,你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等邸下了吧,虽然我不知你为何这么做,但是你不该如此,邸下那么疼爱并依靠你,你总是在他身边保护他,我必须有些话要禀告邸下,这是一种生长在倭国名叫苏木的药材它稀少又珍贵,是很难取得的东西,此药材可以清除因流产或生产而产生的瘀血,也可缓身体缺乏调养而出现的症状,它的药性非常强孕妇是严格禁止使用的,我听说中殿娘娘在使用这个药材,武英感到非常震惊,你不是说孕妇禁止使用这种药材吗,舒菲说府使大人分明是这么告诉我的,他说中殿娘娘亲自服用了此药材,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万一此时属实,我们就必须告诉邸下,查出中殿娘娘为何服用这种药材,武英想到当时在内善斋看到几几名孕妇。这时赵学州醒来,武英问他你们到底在策划着什么事,还没说话一群人冲了进来带走了赵学州,武英被箭射中性命垂危让舒菲赶紧走。邸下赶到,临死前左翊卫对邸下说是自己太愚钝,我看到有几名孕妇在内善斋,中宫殿里肯定在谋划某些事情,那名医女知道此事,我的妻子在内善斋,我的家人在那里面,由于我的愚钝,使我不能保护邸下到最后。


    第4集

    赵学州的伤势也来越严重,对府使大人说我们一定要从瘟疫症状中找出拯救病患的方法,他们丧失了理智,只追逐人的肉与血味,他们害怕火和水变得有如禽兽一般,不过他们为什么会怕水呢。舒菲把赵学州放到水中,发现赵学州被丧尸咬的伤口里的血都喷出来了。中殿娘娘产下的王子。内善斋内一群人搬着孕妇的尸体,邸下赶到发现还有一名孕妇活着。众人在讨论山内善发生的事情,突然赵学州出现对他们说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就进入国母正在分娩的产室厅,他玷污了连殿下都不能进入的产室厅,甚至还愚弄国家王室与宗庙社稷,犯下不敬之醉,应当将御营大将斩首才是,有人说我们怎么能因为这点小事就将从二品副官斩首呢,赵学州说不仅如此,前往鸟岭的训练大将和训练监督的士兵们与大逆罪人李苍站在同一阵线,不过那些都不重要,他们正用刀刃瞄准着我们,我们必须尽快将他们治罪。舒菲在街上发现一个人鬼鬼祟祟,跟上去一看结果是邸下,邸下说我听说赵学州醒过来了,舒菲说赵学州得的是虫症,已经查出原因了,邸下问她那你是否知道平息瘟疫的方法,我们必须拯救尚州的百姓,舒菲说自己还没找出方法,邸下让舒菲想办法成为中殿娘娘的女医。舒菲找到了赵学州,赵学州带着她去见了中殿娘娘,让她给中殿娘娘把脉,舒菲发现中殿娘娘根本就没有胎脉,那个孩子不是中殿娘娘的,赵学州问她是从何时策划的,你从小就是这样天性奸恶狡猾,并且无比愚蠢,因为你一个人的愚蠢以及你做出愚蠢的事情,海源赵氏家族差点就要崩解了,中殿娘娘认为家族是自己守住的,赵学州突然吐血原来在他喝的水里有毒。现在海源家族以及整个国家都是属于我的。邸下在海边和一个鱼夫一起钓鱼,鱼夫准备离开,邸下喊了他一声堂叔,你是被人所遗忘的王族之一,但我认为你还是藏不住王族的血脉,堂叔让邸下醒醒吧,王族的血脉,无论是你的血还是下面市街里贱民的血都只是红色的血罢了,邸下说虽然那对你而言毫无意义,但那条血脉在这个国家很重要,代代相传,王室血脉。世子告诉邸下明天训练监督士兵们的家人都要斩首了,邸下说你为什么还要更随我,我听说了你家人的事,你是为了替家人报仇才跟着我的吗,如今老师和赵学州都为自己的罪付出代价了,世子说尽管他们死了,我们的生活也没变,我们依然饥饿,国家依然很混乱,但我相信邸下至少会做出些改变。府使大人任命为御营大将,中殿娘娘让他和内禁卫保护自己和元子,府使大人对中殿娘娘说,赵学州过世前带着一名医女来找你,那名医女,府使大人话还没说完中殿娘娘就说她派不上用场了,我便送她会府了,其实舒菲被中殿娘娘关起来了。


    第5集

    邸下对监督士兵们说明天一早你们被拖到义禁府的家人们将会被斩首,若继续跟随我,所有人都会陷入危险,尽管如此你们还愿意跟着我吗,众人都愿意继续跟着邸下。训练大人突然告发李苍率领训练监督的士兵们,正在汉阳城外的永基书院等待援军,我已告发此事,请你们放过我的家人,护监大人带人去汉阳城外发现一个人都没有,不好上当了有陷阱。邸下带人出现在汉阳城,御营大将受到中殿娘娘的命令让他去斩首所有监督士兵们的家属,御营大将发现自己上不去手,这时邸下出现对他说,我回到我该待的地方,你愿意与我同行吗,御营大将同意。邸下带着众人前去宫里,在宫门口左相对他说我们已经制服左捕厅和右捕厅所有的士兵,原来当时监督大人提前潜入汉口找到左相,把病状日记交给左相看,左相看完后惊讶怎么会有这种事情,监督大人说那是前任御医李承熙医员写下的日记,那里面缩写的都是事实,左相说那邸下希望我做什么,监督大人说你要证明自己和海源赵氏与其党羽,究竟有何不同。邸下进入宫里,众位大监跪下求邸下饶命,我们只是听从赵学州大监以及中殿娘娘的命令罢了,今后我们将会服饰您,看守宫门的宿卫军已解除武装,邸下在正殿见到了中殿娘娘,中殿娘娘说你来了,你离开宫里太久已经忘了如何向母后行礼吗,邸下说您不是我的母后,中殿娘娘对他说你依然不懂得如何孝敬母亲,邸下让她从王座上下来,那个位置不属于你,中殿娘娘说你以为这么做,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就会听从你吗,你只是个砍下父亲首级的大逆罪人,如今这个宝座将属于我这延续嫡系的儿子,兵判大监说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吗,为何即将临盆的孕妇都聚集在你的私宅内善斋,再者你为何要杀死那些孕妇和女婴,其中一个大监复议我也很早察觉到有异了,我们不许逮捕御医,御医女与中宫殿的尚宫及宫女,以调查真相。中殿娘娘说你们胆敢怀疑我孩子的血脉?邸下说你之所以会被拉下位,不是因为你出身自海源赵氏,也并非我贪图王位,而是你忽视了安坐宝座之人应当做的事情,你是自己走下来还是让我把你拉下来。中殿娘娘说自己是不会离开这个宝座一步。舒菲从御中逃出去,发现宫里都是丧尸。邸下听到外面有动静,对中殿娘娘说你究竟在谋划些什么,中殿娘娘说若我无法拥有,那么其他人也不能拥有,舒菲一路逃到正殿,大喊瘟疫扩散了,瘟疫已经扩散到中宫殿了,邸下命令将宫殿的门全部都锁上,我们没有时间了,无论对方是堂上官还是贵族,不管职级高低,全都攻击他们的头部,染上瘟疫的病患一个都不能留活口。丧尸的数量越来越多。


    第6集

    众人让邸下尽快逃命,外面的人需要你告诉他们这个真相,中殿娘娘看着进入正殿的丧尸,你看到了吗爹,我不会让宝座被人夺走,被丧尸咬死。舒菲利用丧尸怕火从正殿中淘到另一个地方。兵判大监对邸下说从宫殿往后走有一小段有个后苑,我们无法走正门但是从那里应该就能逃出去,不能在拖延了,我们护送您去后苑,邸下突然想到弹药并非一定要用在他们身上,让所有人把自己当做诱饵把丧尸都引到后苑。所有人都掉入水中,身上的毒液去除掉了。其中一个人疑惑我们为什么活下来,我们明明被他们咬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天一早,监督大人问邸下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邸下让他吩咐留下来看守城郭的士兵全部进宫里。邸下把昨晚宫里发生的事都告诉了护监大人,护监大人说有谁活下来了吗,除了您的同伴之外所有人都死了吗,中殿娘娘和大臣们也全死了吗,监督大人说四处都找不到元子的尸体,护监大人说我们一定要找到他,目前尚有几位内禁卫去了城外,加上大部分的地方守令,都追随海源赵氏,若元子活着,那么追随元子的势力将会越来越大,若邸下想活下来就必须处死元子。邸下来到衍庆门,此处保存着将血统传承给我的先王们的御真,那些先王肖像如同生前一般放在宝座上,每逢祭祀便在此举行葬礼,并称颂他们,这里剩下的两个位置一个属于我的父亲,最后一个位置曾经是属于我的,所以你就从那里出来了,原来舒菲躲在后面,抱着孩子跪在邸下面前,邸下看着孩子他是被怪物咬了吗,舒菲说他的确被咬了,但这孩子不是怪物,这孩子没有染上瘟疫,您不能杀他,您不想让这个孩子活命吗,您是这么告诉我的您要保护这孩子,不会再让任何人受伤,瘟疫总会结束的,等寒气消散,春天来临一切的噩梦将会结束,邸下说这个孩子要是活着,灾难是不会结束的。七年后,孩子成为了殿下,原来当时邸下并没有杀死舒菲手中的孩子。殿下让护监大人拿七年前的史稿给自己看,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七年前那场瘟疫害的我父王和母后以及唯一的王兄都因此丧命,保护他们两位的宫人们也全死了,但你们都不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汉阳城内,左议政看到堂叔非常开心,两人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左议政在堂叔面前毫无吃相,堂叔调侃道你身为一国的宰相,但你的吃相真够粗鲁的。左议政说自己要好好辅佐殿下,这可是邸下吩咐的,邸下现在应该过得很好吧,有医女在他身边,他一定过得很好,堂叔把医女针对瘟疫所整理的笔记交给左议政,左议政说瘟疫已经在七年前结束了,堂叔说还没有结束,在尚州之外的其他地方也有生长生死草,有人在贩卖生死草,而且那个人非常了解使用生死草救活死人的方法,邸下现在前往北方的路上,寻找那个人。


1-5 6
参考资料 [2] 

王国第二季演职员表

编辑

王国第二季演员表

王国第二季职员表

导演 金成勋,朴仁载
编剧 金恩熙
(以上参考资料 [1]  [3] 

王国第二季幕后制作

编辑
Netflix续订韩剧《王国第二季》,计划将于2019年底或2020年初制作完成。
该剧的编剧金恩熙将继续执笔,而第一季主演朱智勋、裴斗娜和柳承龙也将悉数回归。 [3] 

王国第二季获奖记录

编辑
年份
奖项
奖项类别
获奖人/作品
结果
2020年
最佳男演员奖
朱智勋
获奖 [4] 

王国第二季播出信息

编辑
2019年10月25日,《王国第二季》发布了第一支有裴斗娜、朱智勋和柳承龙出镜的宣传视频,同时宣布将于2020年3月正式上线 [5] 
2020年2月6日,《王国第二季》发布海报和新预告片,并宣布定于3月13日正式上线。 [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解读词条背后的知识 查看全部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