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他人陷入「惡魔人生」的「N 號房」趙博士:不照我的話做,個資就準備流傳到網路上吧|陳慶德/現象・韓國|換日線

讓他人陷入「惡魔人生」的「N 號房」趙博士:不照我的話做,個資就準備流傳到網路上吧

讓他人陷入「惡魔人生」的「N 號房」趙博士:不照我的話做,個資就準備流傳到網路上吧

Photo Credit:網路共享資源

轟動南韓社會「N 號房」事件,從 2020 年 3 月初浮上台面,迄今引起南韓與國際間撻伐。回到「N 號房」事件本質,之所以引起眾怒之主因,可就被害者人數、犯罪工具,與加害者體系,歸結為四大原因。

「我向所有受害者道歉,同時也謝謝你們給我無法自拔的惡魔人生,按下了停止鍵。」── 「N 號房」事件主嫌,趙主彬(조주빈,音譯)的道歉詞,3 月 25 日。

「不,我們按下的是你對他人所打造出來惡魔人生的停止鍵。」──慶德說。

轟動南韓社會「N 號房」事件,從 2020 年 3 月初浮上台面,迄今引起南韓與國際間撻伐。甚至連北韓媒體《메아리》,也罕見發文譴責,直言南韓社會的「「N 號房」」事件,根本就是「已成墮落的南朝鮮日常社會」(타락 일상화된 사회)正常能量釋放。無可否認,南韓社會利用網路犯罪所形構出來的歪風,和網路普及程度不高的北韓社會對比之下,北韓的確能站在所謂的「道德高度」,來嚴正指責南韓性犯罪者。

但藉由此北韓發言,我們可以看到「N 號房」事件的確引起國際間眾所關注。無獨有偶,北韓於此篇報導內,指出南朝鮮墮落之主因,為「最近南朝鮮犯罪者於網路上,利用未成年少女,作為違背倫理的斂財工具,震驚了整個社會」。(註一)而這樣的發言,如同我之前所言,若是回到「N 號房」事件本質,之所以引起眾怒之主因,可就被害者人數、犯罪工具,與加害者體系,歸結為四大原因:

一、「N 號房」事件所牽涉到的被害者比起過往人數更多(註二)

二、影片內容不堪

三、「N 號房」的犯罪、加害工具,為無遠弗屆的網路「分享」效應

四、為龐大的加害者體系

圖/截自 Youtube

「未成年」、「網路」、「違背倫理」⋯⋯趙博士究竟拍了什麼影片,讓人如此氣憤?

此事爆發之際(3月21日)當地,各種關鍵字急速竄升到南韓各大網站熱搜關鍵字,且短短 5 天之內,不分國內外,氣憤的民眾紛紛湧入青瓦台請願網,連署要求政府當局嚴懲「N 號房」主嫌(公開其照片與個資)外,也請願政府公開所有會員個資。使得文在寅總統緊急下令徹查嚴辦,截至 2020 年 4 月 4 日前者參與連署人數已經突破 274 萬人,後者也已突破 200 萬人。

(以下文章內容,可能會引起讀者不適,敬請斟酌閱讀。)

趙博士的犯案手段,如同一般網路犯罪手段的,以高額打工費用上網公告,應聘模特兒或拍照網紅為理由,吸引被害者上釣應徵;根據被害者出面指控,趙博士開出的價碼頗高極為吸引人,只要拍攝幾張照片給對方,依長相、年紀,與相片裸露程度,依約定可以得到韓圜約 300 萬-600 萬收入(折合新台幣約 7萬 5000 元到 15 萬元不等)。

這樣的價碼當然吸引了不少尚未有經濟能力的年輕少女應徵。我們不應因此認為這些少女就是「見錢眼開」、「利欲薰心」等等帶有厭女、仇女心態。筆者認為,不管男女,若能靠自己天生外表,抑或努力保持好身材,進而尋得一份「正常」高額的工作,有何過錯呢?

然而,錯就錯在,趙博士是以「詐欺」方式行騙,事後也沒有依照約定,匯入任何工資給這些應徵者,這些少女可說是「被人賣了還不知道,還『不得不』幫對方數鈔票。」

短短 5 天之內,不分國內外,憤怒的民眾紛紛湧入青瓦台請願網請願。網圖/截自 Youtube

「不照我的話做,個資就準備流傳到網路上」

在應徵這份「工作」時,這些被害者跟普通人一樣,可能會交出自身個資,小至姓名、出生年月日、聯絡方式,日常生活照與證件照,大至有心應徵者,搞不好也會自我介紹、遞交「自傳」等。若是業者再「有心」點的話,也有可能以匯款為由,要求對方拍攝銀行存摺與身份證等。此時,少女們若是即時沒有注意業者資料(如是否為有登記立案的公司行號、可信機構等),這些個人資料很有可能就此流落至不肖業者手上,形成犯罪工具。萬一這位業者又是正在進行著打造他人「惡魔人生」的趙博士,後果不堪設想──後來根據調查,以上這些個資都是應徵者在聯絡趙博士時,被他所要求傳送的個資。

趙博士拿到這些被害者個資後,當作是威脅的籌碼。不管是用甜言蜜語,還是威脅恐嚇,這些個資都對被害者造成一定壓力,「照我的話做,搞不好妳還有錢可以拿;不照我的話做,妳的個資就準備流傳到網路上吧,其中包含妳的照片、名字、電話等」在此威脅語氣下,一定有許多少女迫不得已淪為趙博士禁臠;我們從流出的新聞照片,也可以看到趙博士不但曾公開被害者的照片,連同姓名、年紀、居住的所在地、所念的大學,都被當作群組宣傳資料,讓龐大的加害者一睹為快,甚至吸引新會員、擴大加害者體系。

那些照著趙博士威脅,誤入狼口,拍照、拍片的少女又是如何呢?

任誰也沒想到,這些少女在趙博士要求下,除了先是在自身上寫上業者名字以表效忠「所有權」,供業者上傳網路炫耀宣傳外,甚至還盛傳出,業者曾拿利刃在這些女體上,刻上血紅「奴隸」(노예)二字,以示威信。這些手段除了對被害者心理上造成壓迫外,在生理方面也造成一大殘害──根據趙博士坦承,這些「奴隸」被害者,他一天之內就可以找到兩位以上。

這些淪為奴隸的少女們,更讓她們沒有想到的是,陸續所拍攝照片或影片內容更是史無前例地誇張。就筆者看來,這些影片內容並非如同一般媒體所言的「獵奇」,更接近北韓媒體形容的「違背倫理道德」──這些不雅影片千奇百怪、應有盡有,除了包含袒胸、張大性器特寫、近親相姦做愛影集、自殘性剪掉乳頭照片,甚至還有要求女性在自身性器內,塞入噁心蟲子等橋段,好吸引觀眾,著實讓人難以想像。

儘管趙博士自承,這些都是為了滿足贊助會員的性癖好,但我想這樣的推托之詞,難辭其咎。也難怪不分國內外,會湧入大量民眾請願,公布這些性癖好者全會員的資料。

趙博士手下的被害者多達 74 位,甚至在警方調查下,還涉嫌「性交易」疑雲,即萬一有會員動心影片內某位奴隸,只要額外多付出點費用,還可以「更進一步」與此心儀「奴隸」接觸。這些進一步接觸的畫面,也很有可能成為當天群組熱燒影片⋯⋯

筆者曾言及,「N 號房」除了開啟他人惡魔人生的趙博士外,還有更龐大的「加害者體系」。如同當地媒體盛傳,某位知名 K 歌人也曾加入此對話群,看完樣本照片不認帳,為求脫身,又將另外一位 L 藝人介紹入此群組。後者前前後後匯給趙博士 120 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 3 萬元),才平息業者怒氣。

無遠弗屆的網路世界,是「N 號房」的助燃劑

網路無遠弗屆的分享效應,幾乎每 100 位南韓男性,就有 1 位看過這些影片。可想而知,對這些無知、無法脫身的少女,身心有多麼煎熬、難受。儘管南韓有關當局已經緊急推動,被害者可以申請更改自身「住民登錄番號」(주민등록번호,即身份證號碼)政策,但被害者那些流傳到網路上的照片、影片,要怎麼回收呢?

趙博士被捕之後,他說感謝他的惡魔人生被大家按下了停止鍵。但他搞錯了,大家所按下的,是被他所製造出來他人惡魔生活的停止鍵,而這個停止鍵恐怕只是短暫的。

因為影片、照片是否還在流傳,甚至在無邊際的網路世界 sharing 中,我們還未能下判斷。韓方的後續處理方式,也是我們觀察的重點之一。

「N 號房」事件到目前為止,在當地陸續引起社會喧嘩與許多議題熱議,隨著案情推展,社會也興起不少討論:諸如判審法官為何不由女性出任,而是由過往輕判性犯罪的男性法官吳德植(오덕식)出任,遭到近 40 萬名國民請願質疑,最終吳德植也在此輿論壓力下,以「非常困難」為由,主動辭去主審法官一職;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警方也查出趙博士手上,竟然有著數位知名女藝人的不雅裸照。人人自危,再度引起風暴,看來這「N 號房」的事件,還會熱議一陣(註三)

註一.原文為「최근 남조선에서 범죄자들이 인터넷상에서 미성년들을 대상으로 한 패륜 행위를 적극 고취하고 돈벌이를 한 성범죄 행위가 적발되어 사회를 경악케 하고 있다」

註二. 諸如此案件受害女性多達 74 人,其中最小的受害者年紀,僅僅 11 歲,共計 16 位未成年少女,遠比 2004 年的「密陽女子中學生集體性侵事件」被害者三姊妹多上數十倍。

註三. 我在創作此文,曾參考底下許多傑出的韓中英報導,敬請讀者參:

1. 텔레그램 N번방 운영자 검거
2. N號房被害少女最小才11歲!會員高達26萬人都是共犯,每100個韓國男性就有一人看過
3. N號房淫魔趙博士驚爆:女偶像是性奴 裸體片早上傳 - 社會
4. Cho Ju-bin: South Korea chatroom sex abuse suspect named after outcry
5. 韓國再曝大規模性犯罪醜聞,警方批准公布疑犯信息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關聯閱讀

作品推薦

你可能有興趣的文章

活出理想人生的關鍵是「不自欺」:從對他人的評斷,認識自己的動力與渴望

活出理想人生的關鍵是「不自欺」:從對他人的評斷,認識自己的動力與渴望

天才的責任:維根斯坦

天才的責任:維根斯坦

重溫《新聞的騷動》:在充滿末日感的世界中,應該如何選擇媒體?

重溫《新聞的騷動》:在充滿末日感的世界中,應該如何選擇媒體?

找對舞台 職場新鮮人也能一展身手

找對舞台 職場新鮮人也能一展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