漱心坊心理治療所 - 康健雜誌

為提供您更多優質的內容,本網站使用cookies分析技術。若繼續閱覽本網站內容,即表示您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cookies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權政策

漱心坊心理治療所

漱心取其「洗滌心靈」 之意。2006年開業至今,是新北市第1家、全國第4家合法立案的心理治療所。 獨創關係治療理論,提出用溫暖、正向、認同、親密與合作5個重要關係元素進行個案心理諮商工作,專門處理各種關係議題,如:親子溝通、兩性與伴侶諮商、職場人際、關係療癒等主題。
家庭關係
為自己設一道關係屏障 把愛好好留在關係中
好久沒同在一個屋簷下相聚的林家人都出現了。在海外工作的爸爸回來了,在英國進修的哥哥不能飛,原本計劃赴美讀書的妹妹暫時去不了。只是沒想到,種種紛擾隨著一家人同住再度浮現……(推薦閱讀:每一個不想回家的人,都有他的原因) 林爸爸個性挑剔、對大小事有意見卻不明說,要人猜測他的心思,是林媽媽多年前的夢魘。隨著他去大陸、東南亞經商數年,林媽媽一時忘記過往枕邊人的心思,自顧自地像個單身女子般隨性行動,惹得林爸爸惱怒無比,覺得自己完全不被重視。 林姊姊打出娘胎脾氣就很壞,一不順心輕則吼叫、重則摔東西,搞得全家人整夜無法安睡。正因為如此,家人讓她出國磨練,一方面也讓家裡清靜點。本想經過6年,姊姊的心性該被打磨得成熟穩重。起初是這樣沒錯,直到某天凌晨,晚歸的妹妹沒帶鑰匙,急促門鈴聲激怒了熟睡中的姊姊。妹妹前腳剛脫下鞋,轉身姊姊就賞下一巴掌。妹妹當場氣得要報警,是在媽媽阻攔下才放棄,此後她視姊姊為仇人,不願與姊姊同處一個空間;姊姊也不示弱,指責媽媽過度寵溺妹妹,放任她玩樂過度、目中無人。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家庭界限陷入糾結-疏離的負面循環 結構取向的家族系統理論提出界限(Boundary)概念。界限是一條隱形的線,它區分了家庭的主系統、次系統及外界環境。因為家庭中每一個次系統都有其功能與需求,「界限」的作用在於保護彼此間的區分。功能良好的家庭界限是清楚的;反之,功能不良家庭則會出現糾結或疏離的情況。 糾結(enmeshment):家庭成員之間的界限模糊,彼此之間能自由侵入任一個次系統,造成過度涉入彼此生活,為一種限制個人自主性發展的家庭結構。 疏離(disengagement):當界限過於僵化、缺乏彈性時,家庭成員較孤立,彼此漠不關心或甚少接觸,是一種過度嚴謹的家庭結構。 林家目前的情況就處於界限糾結的困境中,林爸爸、林姊姊過度涉入家人的生活,不順他們的心意,動輒使用情緒化甚至暴力方式要求家人屈服。這其實是林家的老問題,早在林爸爸外出經商、林姊姊外出求學就是如此,只是過去林家處理這個問題的方式是使用界限疏離法。利用疏離減少接觸,似乎也讓衝突變得沒那麼嚴重。可是長達快1年的疫情卻逼得家人不得不重聚,一旦相聚日久,老問題就又回來了。 眼看疫情又有再度惡化的趨勢,這家人該如何既不疏離、又不糾結地好好在一個屋簷下共同生活呢?(推薦閱讀:回家—那段最熟悉卻最遙遠的路程) (圖片來源 / Pixabay) 家人間也該設立一道關係屏障 思考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時,讓我聯想到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這個概念。血腦障壁是大腦的萬里長城,僅容許奈米級的小分子物質和特定養分進入大腦,大分子的物質幾乎無法通行,避免腦受到化學傳導物質的影響。由於身體很多功能都由腦經由荷爾蒙的分泌來控制,如果讓化學傳導物質在腦裡自由流動,可能會造成反饋現象。因此,若要腦部功能維持正常運作,血腦障壁的存在是必要的。另一方面,血腦障壁的存在也使腦部不會受到病菌的感染。(推薦閱讀:別再墜入家人情緒黑洞 5個練習解放「家庭救星」) 是不是我們也該在自己與他人之間建築一道關係的血腦障壁,僅容許對關係有益處的物質進入;當有害關係的物質出現時,就把它阻隔在外? 這牽涉到一個很弔詭的問題,什麼物質對關係有益處?什麼物質又對關係有害?有些人在第一步就卡住了。 林爸爸說:「我是為了怕你事情做得不夠好,才要指導你的……」林媽媽心想把事情做好比我開不開心、生不生氣,重要多了,就把生氣的感覺吞回去了。 林姊姊說:「我是因為你的壞態度和壞行為才要教你的……」林媽媽說:「家和萬事興,忍一時海闊天空……」林妹妹氣歸氣,事後也覺得自己要當個講道理的人,就不跟姊姊計較了。 每一個破壞關係界限的人都有一番看似堂而皇之的道理。我們就在這些道理中,一步步地讓對關係有害的物質流入我們的心中,時間久了,連對好壞的判斷都迷惘了。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關係屏障的兩層關卡 身為臨床心理師,在實務中發現在這類關係中常陷入迷惘、卡關的人,往往不太重視自己的感覺、覺得「有感覺不好」或者「感覺被所謂的假理性污染了」。所以,關係屏障的第一層關卡是允許當事人對自己有感覺並誠實地接受它。感覺就是自己的一部分,沒有好壞、對錯,不用去評價、輕視甚至否定它。 接納感受後,下一層關卡是將感覺轉化為行動,學習適當地表達感覺、需求,以及勇於拒絕。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我們協助當事人好好說話的方式,就是請他練習使用「我訊息」。因為類似林媽媽、林妹妹這類陷入關係界限糾結—疏離循環的當事人,過往長期處於壓抑情緒的狀態,一開始表達情緒的方式就是朝對方噴火。這一噴火容易激起對方的憤怒或回擊,導致雙方陷入不斷對彼此生氣或相互指責的負向迴圈,最終收集到「表達感覺是無用、無效」的心理點券。如果沒經過適當練習,這類型家庭是很難彼此好好說話的,失敗的溝通容易使得關係又被逼回原有的疏離模式,功虧一簣。 林媽媽可以這樣對林爸爸說:「我很重視你,也很希望能輕鬆地一起生活。我好希望你能直接說出你的期待,然後我們再來協調時間怎麼分配。因為,要我去猜測你心裡在想什麼,我真的好累、也常猜不到,這令我挫折,也對我們能不能一起好好生活感到灰心、懷疑……」 林妹妹可以這樣對林姊姊說:「當那巴掌落在我臉上,我只感覺到自己的生氣、不爽,很難相信你是為我好,更難接受你對我的指正。我知道打就打了,我沒要打回去,因為那不會讓我比較好過。我希望珍惜這份姊妹感情,好好跟你相處,最好的方式是我自己也要先冷靜、把自己做好,我會學習自律,也期待你能好好控制你自己。」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適度的拒絕不等於不愛,關係糾結的家庭常陷入這一迷思中,非要家人一股腦的全盤接受,形成愛又包藏許多痛苦、糾葛的成分。這樣還是愛嗎?也是許多家人苦惱的議題。 維持大腦健康仰賴血腦障壁的層層把關,淘汰干擾物質,留下特定養分。家人關係要健康也需如此,若能為自己打造一道關係屏障,透過好好感覺、好好思考、好好表達,分辨對關係好壞的物質,學習保留好物質滋養感情,練習拒絕壞物質侵擾彼此,相信更多家庭都有機會感受到純粹的愛,達到真正的好好相聚。(推薦閱讀:因為愛得夠深,我們和好)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495
兩性關係
慣性用逃避面對衝突 因為不想成為被拋下的那個人
這次出走很突然,柔柔換了新工作,原本做得好好的,不過體力負擔有些重,柔柔抱怨了幾次,傑生為了柔柔好大聲念了她幾句,沒想到柔柔又跑走了。 柔柔很不喜歡傑生每次都用「為了你好」的說法來念她,她聽了很不舒服,有時忍得下就過了,忍不下時,柔柔就會消失幾個小時。 重複逃跑的戲碼是一種心理遊戲 柔柔在壓力下一再上演的戲碼,稱之為心理遊戲(Game),每一個心理遊戲都在重演已不符合成人處境的兒時模式。心理遊戲還隱含了漠視,這種漠視是在心理層面的,當心理遊戲結束時,雙方都會覺得很負面。 在心理遊戲中,人們會不斷以造成痛苦的方式來相處,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為什麼人們要一再重複這些造成痛苦的方式呢? 這麼做是為了強化、助長我們的腳本。什麼是生活腳本(Life Script)?溝通分析學派創始人伯恩(Eric Berne)說:生活腳本是童年時針對一生的計劃,被父母所強化,從生活的經驗中得到證明,經過選擇而達到高潮。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對於孩童時期未得到解決的基本問題:如何得到無條件的愛與接納,生活腳本提供了宛如魔術般的解決之道。 傑生一次次重新接受柔柔,給了柔柔一個美麗的幻影,她想像即使自己再怎麼胡鬧,這個男人也會對她不離不棄,這份包容是連父母都無法給予的。 伴侶關係中的共生依賴模式 雖然傑生能接受柔柔一次次藉由出走閃躲關係中的壓力,但在嘴上他可不認輸,他會大聲威嚇柔柔,辱罵她不負責、任性……。現實中的柔柔即使重回關係中也帶著一份驚恐。(推薦閱讀:「都是為了你」易使聽者有壓力 5種表達我愛你的替代用語) 有時兩人都不確定這樣的感情是否應該再繼續?即便如此不確定,誰也沒勇氣真正跨出離開的步伐。 伴侶之間這種看似衝突不斷又無法真正分手的狀態,關係治療理論將其視為共生關係或是共生依賴模式。所謂共生關係(symbiosis),心理學家席芙夫婦認為是:兩個人或兩人以上,他們的行為表現得好像只有一個人似的。 所有的共生關係都一樣,獲得穩定關係的代價是漠視、犧牲一部分的自我功能,彼此的信念是:少了對方,我就無法靠自己站穩了。正是這種想像的信念,使得共生關係顯現出穩定的特性。 成人為什麼要與伴侶進入這種共生依賴的模式?每一個共生關係的存在都是為了滿足成長過程中未得到滿足的需要,也就是為了滿足生活腳本的需要。 就像心理遊戲一樣,共生關係裡的人是用不合時宜的方式,試圖滿足自己的需要,這些方式是幼年時期的他所能用上的最好的方法,只是現在已不適用於成人生活。在共生關係中的人會漠視身為成人所能擁有的選擇,這種漠視很快速、甚至可說是不自覺的。 一如柔柔常說: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要覺得我們要吵架,或感覺可能吵個沒完沒了,下意識就會想要先逃離再說。(推薦閱讀:放不下對方,我該怎麼辦?)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跳脫腳本 戰勝關係風暴 要從腳本跳脫出來,第1步驟必須先了解幼時未得到滿足的需要是什麼: 柔柔恐懼被父母遺棄,幼年時父母只要吵架,媽媽就會負氣離家。爸爸起初會賭氣不管,但很快就會心軟,外出去找媽媽。被獨自留在家中的柔柔靜靜坐在客廳地板上,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有時整夜默默等待父母歸來。那時她常以為自己被全世界遺棄了。大一點的柔柔面對爭執時,她選擇成為那個先離開的人,她以為唯有這樣,才能讓自己免於陷入被拋棄的恐懼中。 第2步驟:運用成人的方式,找出現在可行的方法來滿足它,而不再依賴腳本裡魔術般的解決之道,使自己確信能夠打斷腳本模式,不用擔心要面對小時候所害怕的災難。 柔柔必須認清自己只是怕被遺棄才選擇先離開,並不是真正想離開這段關係。她需要清楚地讓傑生理解那些來自幼年的恐懼,她好害怕吵架後另一半會賭氣離開、甚至找不到人,所以她才會先跑走。她認為讓對方找不到人,總比自己找不到對方好。 柔柔需要練習與傑生協調,可以用空間區隔讓彼此冷靜,僅限於在同一個屋子內,例如:一人待在一個房間或一人待在一個角落,暫時互不干擾。也可以用時間區隔讓彼此沉澱,以1小時為限。如果時間到了,其中一方還想延長時間,可再延長1次。 學習看懂伴侶在關係中出現的心理遊戲或共生依賴模式,理解背後隱藏的個人腳本,就是在迎戰關係風暴,讓關係免於從相互依賴中演變為相互拖累、相互埋怨。跳脫腳本,透過伴侶一起發展協調模式,讓兩人可以在真實的理解中,彼此照顧、相互滿足,就能達成在愛與關係中相互療癒的功能。 *基於諮商保密原則並保護當事人,內文個案所有細節均已改寫,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5 萬
情緒紓解
脫離「渣男收集戶」三部曲 從改變心理慣性開始
朋友圈中,有時總會出現那麼一種人,朋友會關心但又不解地問她:對方到底哪一點好,讓你這麼委屈地跟著他? 青青(化名)跟男友同居已經半年,但她卻沒有租屋大門的鑰匙。理由是鑰匙只有一把,如果要多打一把,費用相當高、且需要青青自己負擔。男友雖然負責房租,但生活開銷、水電瓦斯,樣樣都是青青出的,結算下來,青青負擔的費用可能還高過男友。 青青心想:反正平日男友都比我早到家,假日要出門也是兩人一起行動,多打一把也用不到,就算了吧。 但人算不如天算,最近男友公司業務量增加,回家的時間都比青青晚,青青只能在樓下等啊等,等啊等,運氣好時會碰到鄰居剛好回家,青青就得救了;運氣不好時,甚至等過3個小時也有。朋友勸她:你就去跟他把鑰匙拿回來。 面對朋友的苦勸,青青總是微笑點點頭,卻從沒敢真的跟男友說。青青心想:說也沒用,男友也不會聽,只會造成兩人爭吵。 青青在感情裡從不會為自己爭取什麼,也不覺得自己可以爭取到什麼,每一段關係都是忍到最後受不了,她自己默默離開。朋友們常為青青抱不平,認為青青運氣差,老是遇到不懂得憐香惜玉的男人。甚至開玩笑地說:她是渣男收集戶。(推薦閱讀:好女人症候群 為什麼總是配上壞男人?) 錯把浮木當基石,一再忽略自己的需求 使用「關係治療理論」註1分析青青的主要生活腳本信念為:「不要重要」註2,這是源於父母偏愛弟弟的經驗。青青早已習慣被家人忽略的生活,「不與他人爭」,是她體貼父母、隱藏被愛的渴望。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不要重要」的生活腳本在青青的生活中,反映出她總是無法提出自己的需要、無法捍衛自己的需求,任憑男友怎麼對她,她都選擇忍耐承受,把自己的地位擺得很低。 在情感上也是,青青總是一派輕鬆地說:「大不了就再換一個男人,沒什麼大不了的。」所以幾年來,青青換過一個又一個男友,始終沒能安定下來。所以,感情裡應該還有一個「不要歸屬」的生活腳本信念在影響著她。 沒有重視自我的愛情,就像建立在浮木上,大多數時候不易察覺 ,當水勢湍急、被沖散的那一刻,人們才驚覺錯把浮木當基石。 首部曲:別再當渣男收集戶,從改變「自我漠視」做起 青青要擺脫成為渣男收集戶的關鍵就在於「重視自己」。重視自己不僅僅是物質上的滿足,用美食、名牌衣物寵愛自己,更要在心裡真正的看重自己,相信自己的想法、需求、感覺……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必須改變自我漠視的心理慣性。 當男友否定她的需求時,她必須學習不退讓,好好說明自己的理由讓對方理解。如果對方仍無法理解,也毋須否定自已或吞忍,可以用時間換取空間,再找時間、換個說法繼續討論試試看。萬一對方就是一再漠視青青的需求,不就坐實了對方終究是不會重視青青的,不管青青再忍受多久,也換不到重視的。 看清楚了,卻不願意離開,是為了滿足情感依附的渴望──生存的精神需求。 有幾段感情,青青其實心理有數,並非總是無法識人,但她還是拖了很長的時間才離開,因為青青覺得:再換新的也不會更好。換言之,「下一個男人會更好」這句話在她的感情世界裡是不存在的。她不相信自己能擁有成功的感情,就更不作為。「不作為」與「不成功」形成一個惡性循環,讓她一次次陷進渣男的世界裡不停攪和。(推薦閱讀:往前走重新再愛 情感創傷修復的3堂功課) 二部曲:給自己一個允許成功的信念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因為改變不容易,所以更需要不停地給自己加油打氣。找一個允許自己成功的信念,例如:改變的行動就像存錢,積少成多,有存就會有,有存就是成功。世界上有幾億人,總會有能珍惜我、重視我的人,只要我願意給自己機會,多試幾次,總會遇到的。 感情世界裡的改變就是勇於踏出自己的舒適圈、同溫層,跨進另一個不同交友圈結識更多人,當人有更多不同領域的朋友後,思考可以相互激盪、視野可以相互交流,找到能相互尊重的對象的機會會增加許多。 三部曲:堅持珍視自己,終能尋覓到相互珍惜的人 很多人常說:堅持對的事不容易,但我們卻看到說這種話的人,也很堅持,只是堅持在錯的事上面。既然錯誤的兩個人世界也是忍受,一個人孤單就無法忍受嗎?況且,單身也未必等同孤單,從志同道合的朋友、家人處也能汲取到親密的養分,或許成分與愛情有些不同,但對心靈也具有很好的滋養作用。 願意相信自己夠好,願意自我重視、善待自己,也願意堅持等待對你夠好的人出現再投入伴侶關係,渣男終將散退,好男離你不遠。 註釋: 1.關係治療學:隸屬於新人際歷程取向治療法,由江垂南、蔡明娟於2005年共同提出,並於2017正式出版《看懂關係療癒心靈:關係治療理論與實務》一書詳盡說明其觀念內容。 2.「不要重要」生活腳本:老二哲學,逃避需要表現或擔任重要職務的機會。或是害怕將自己的需求表達出來。少能善待自己,反將他人需求擺在比自己重要的位置。 *基於諮商保密原則並保護當事人,內文個案所有細節均已改寫,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5 萬
兩性關係
當完美女遇到隨性男 互補型愛情的保鮮祕方
芝芝留著一頭烏黑的長髮,即使從戶外進屋裡,也總是能維持著直順整齊的模樣。常穿著白色的棉質洋裝,像天上的雲朵般淨透,走近看也看不到什麼小瑕疵。芝芝手裡的那個布織袋,每樣東西都有固定位置,像櫥窗裡的展示品般靜靜地躺在那裡等人欣賞。 雲飛人如其名,是個飛揚的男孩,總是三步當兩步跳著走著,以飛快的速度訴說著無窮的創意與理想。他常像小狗圍著自己的尾巴轉,不停地在找東西,一下是手機,一下是鉛筆,一下是錢包,那副糊塗的模樣,讓人看了發笑。 (圖片來源:pixabay) 互補吸引力:缺角的圓 雲飛愛說話,芝芝愛聽話。雲飛有創意,芝芝有結構。兩人剛認識時,覺得真是遇到真命天子/天女了。 心理學者發現異性相吸的原理,可能是互補性會給伴侶一種自我肯定和安全感 。換言之,透過另一半來填補或補償自己所不足的。常見在自尊心較弱的一方,會比自尊心較強的一方更願意建立互補關係。 在愛情的賞味期限尚未消退前,雲飛與芝芝品嚐著互補的美好。雲飛欣賞芝芝的整齊、高結構;芝芝羨慕雲飛的隨性與創意。熱戀時,兩個人都欣羨著對方身上自己所沒有的特質,透過愛情,產生圓滿自身的錯覺。(推薦閱讀:在愛情裡,你不需要偽裝) (圖片來源:pixabay) 互補型伴侶的考驗:時間 交往滿1週年時,為了慶祝的方式,小倆口起了口角。芝芝原本想照慣例事前預訂餐廳,但雲飛覺得不用,而且他想換換口味,每次都吃同一家餐廳,他覺得有些膩、沒有慶祝驚喜的感受。芝芝不想破壞氣氛,勉強答應。 約會當天,不知為何緣故,餐廳家家客滿。他們問了5家,還是沒有位子。但雲飛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芝芝相當火大。 雲飛安撫芝芝說:「大不了我們改天再慶祝,今天就簡單過吧。」 芝芝當下停下了腳步,用極度壓抑的語氣說:「要過你自己過吧。」然後轉身走人。 雲飛不是不了解芝芝為何生氣,只是他覺得芝芝太小題大作,甚至開始受不了芝芝什麼事情都要按部就班、事前計劃、有條不紊,他覺得芝芝框架太多、像個控制狂。(推薦閱讀:你用什麼樣的方式愛人?小心別愛錯了) 如果以跑步類型來比喻,互補型的伴侶適合100公尺短跑,如果距離拉長到400公尺,甚至更遠,新鮮感將隨時間大幅下降,差異反而容易造成彼此相互不滿或相互攻擊的罩門。這就是雲飛和芝芝面臨的考驗。 (圖片來源:pixabay) 互補型如何持續甜蜜賞味期限 研究也發現,互補型的伴侶在初識時容易有電光石火的效應,隨著時間的演進,能否磨合出更為相近的價值觀、態度等,將成為感情能否延續與保鮮的重要關鍵。也就是雙方是否能夠產生思維轉移(paradigm shift)現象,如果雙方可以彼此分享、學習對方的價值觀,感情將可更為延續。 要怎麼做呢? 一、建立日常對話 儘管日常對話可能是平淡、瑣碎的,但卻是重要的。伴侶間可以透過一般的日常對話,不斷的認知和肯定正面的人際氣候。 二、使用雙方觀點 與伴侶的日常對話中需要多使用雙方觀點,了解並不等於贊同,只是盡個人最大的努力去了解對方的想法、感受、行為或動機等。 三、從差異中成長 差異並不等於對錯。理解彼此差異、接受雙方不同,是將個人世界豐富擴大的表現,這也等於重新塑造對於差異的定義,使彼此從拉扯中,升級到另一個新的境界。 在尋覓伴侶的過程中,許多人常會問,到底相似型好?還是互補型好?雖然相關的研究壓倒性的投給相似型,但如果不巧你就如同芝芝與雲飛是互補型的組合,也別太悲觀。吸引力只是伴侶關係的起點,愛的航行上,無論哪一種都好,經營才是最重要的關鍵。 *基於諮商保密原則並保護當事人,內文個案所有細節均已改寫,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2 萬
情緒紓解
陪伴我的痛苦,幫我的心一起活下去
日前,在電視上看到女明星抒發自己婚變的心路歷程,她回憶婚變的起始點,可能可以回溯到父親過世的時刻…… 那時,女明星感到無比痛苦,加上母親也接連生病,兩件打擊讓她感到無法獨自承受,她請求先生分擔她的痛苦,未料先生給她的回應卻讓她感受到冰冷的拒絕,為日後分手埋下種子。(推薦閱讀:「她說的我都做了,為何還要離婚?」 看穿伴侶心裡的那座冰山) 一樣是女明星的心路歷程分享,記者問道:「何時萌生與對方廝守一生的念頭?」女明星回憶道:「在祖母過世時,因為遙遠電話那頭的靜靜守候與陪伴,漸漸沖淡了難過的心情,也因此堅定了日後結合、共度此生的信念。」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痛苦時的陪伴與否,左右了心的生死 伴侶間同樂或許不難,共苦則未必。陪伴伴侶一起走過痛苦的時刻,是兩人是否能夠長久相伴的試驗之一。 有些極大的痛苦經驗,很難一個人獨自承擔。傳統上我們以為避免談論感受、壓抑情感,可能對彼此會好一點,但對於有傾訴需求的人來說,當他向伴侶求助、渴望能共同承擔痛苦卻被拒絕時,他的感受將等同於整個人被拒絕,被推入更深的無助感中。 原本至親的過世,自己的一部分好像隨之死去;加上被伴侶拒絕的傷痛,僅存的另一部分,不知如何著根,渺渺茫茫,雖生若死。 佛洛依德認為,當愛上一個人的時候,他會將自身的認同投射在對方身上,最後內化成為自己的一部分;但是當這個對象消失之後,人們心中某部分的自己也就跟著粉碎了,個人存在的完整性不再,將產生極大的痛苦。 想要從這種痛苦中解脫,就要從原本的依附對象抽離,把自己跟這些已然逝去的人物中解放出來,才能找回失去的自我,並與其他人物建立新的連結關係。若能如此,對已逝之人的愛戀則會轉為記憶,從僅存的回憶中得到慰藉。因此,身旁伴侶能否同苦同在,將決定失去至親的一方能否將對原本親人的依附抽離,重新連結在現在的伴侶身上。(推薦閱讀:你什麼都不了解,憑什麼忽略別人的痛苦?)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被懂的感覺,讓心重生 通常失去至親的苦,除了自身的完整性的破碎外,常常包含著「遺憾」。可能是來不及送出的禮物、深藏在心中難以說出口的話、承諾卻未完成的旅行……,還會伴隨自責、憤怒,有時是難過、傷痛。重要的是,如果有人能夠體會這些所謂的「未竟事宜」下的感受,將傳遞給失落者深深被懂的感覺。 被懂、被理解的感受如同一個堡壘,讓我們得以依靠、感到溫暖。生命或許不再完整,但還是能有所歸屬,能有存在的盼望與喜悅。這時最忌諱告訴對方應該要怎樣,自以為可以幫助他縮短痛苦;或是迴避、壓抑彼此的感受,以為不想、不說等於放下或是走出來。 失落的苦是相當獨特、無可比擬的,也不僅僅是理智可以克服的。當事人是一次次在理智與情感中拉鋸,每次都像跌落深谷後再奮力爬起。當他跌落時,期望有人能夠了解、不要指責、給他一個肩膀、陪他一程;當他爬起時,期待有人能給他一個微笑、一個掌聲,對他說:「會越來越好的。」 伴侶關係除了柴米油鹽,總期盼有更多心的交流。相戀時,把心交在對方手上;受苦時,也希望交出去的心,能有人幫忙好好照顧。同苦才能同在,與伴侶同苦,為他的心注入依靠與希望,幫他活,兩人才能一起好好活。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7 萬
情緒紓解
當心理師遇上自身婚姻狀況 「不為難自己」反讓關係和諧
我常在伴侶諮商的過程中向當事人分享自己的婚姻點滴,為當事人示範改變的內在歷程。尤其是面臨戰火激烈的伴侶紛爭時,看似是兩個人間的衝突,往往卻是個人與自己內在的衝突。 個人內在與自己關係的疏通,將有助於彼此雙向的交流。當兩人都不退讓時,想想自己在為難自己些什麼?自己又在什麼地方過不去?(推薦閱讀:婚姻出現問題,為何溝通無效?) 心理師的婚姻也會暗潮洶湧 婚姻的初期,先生做事風格仔細、認真,嚴以律己,也如此待我,常不假辭色地指正我。被批評的我,除了難過外,內心常浮現:先生不重視我、瞧不起我的念頭。後來有些事情我寧可選擇對先生隱瞞,也好過被他批評。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但紙包不住火,先生知道實情之後,我們兩人的爭吵只會更為激烈。我認為都是因為他總是罵我、兇我,我不想被罵、被瞧不起,「我何錯之有?」 經歷了幾番低潮後,我練習跟自己說:「先生怎麼可能選擇跟一個自己瞧不起的人在一起呢?」我不斷強化自己這個想法,然後鼓起勇氣先跟先生賠不是。 讓我相當意外的是,一旦我先低頭,先生也隨之讓步。反覆試驗幾次,結果都是一樣的美好。 腳本理論註1告訴我們,壓力像照妖鏡般,照出人內心的匱乏。「被瞧不起」的心理劇本一直是我內心的痛。 童年的學校適應困難與低落的成績,一直與被瞧不起的感覺緊緊連結,深深地束縛著我。童年經驗形塑我「不被重視的生活腳本」註2如同心理地雷,當先生頻頻指正的時刻,童年時老師的臉色、同學的表情,與先生的臉重疊在一起,難以分清。那一刻,先生善意敦促的出發點就會碰觸我的心理地雷,即使理解也不願相信。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心理師的和解示範 我練習與自己和解,對自己說:「先生不可能選擇一個自己瞧不上眼的人,那是我對他的誤解,也是我對自己的誤解。」童年的學校適應不良與成績不良,即使是個事實,我也毋須瞧不起自己。當時的我有當時的困境,更重要的是,後來的我,為了擺脫被瞧不起的陰影,不停地往前跑,加倍的努力,日後在學業或學校適應上都遊刃有餘。(推薦閱讀:在親密關係中求取和諧 先練習與自己和解) 是時候該停下來了,重新看看已經蛻變的自己。不僅不用瞧不起自己,更不用擔心先生瞧不起我。如果我又出現這樣的念頭,可以鼓起勇氣跟先生澄清。 改寫腳本就是自我和解的工作,與自己和解,方能共創兩人的和諧。 註釋: 1.腳本關係:關係治療學將關係進行分類,提出10種關係類型。腳本關係是其中的第10種。係指兩人行為模式卡在各自的腳本信念中,不僅無法解決問題,還不斷造成傷害或控訴對方,造成互動重複陷入僵局或衝突局面。 2.屬於「不要重要」生活腳本:老二哲學,逃避需要表現或擔任重要職務的機會。或是害怕將自己的需求表達出來。少能善待自己,反將他人需求擺在比自己重要的位置。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暨關係治療師蔡明娟、漱心坊心理治療所臨床心理師江垂南)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3.8 萬
家庭關係
在親密關係中求取和諧 先練習與自己和解
伊索寓言裡〈黑羊與白羊〉的故事,描述一道橋兩端各站著一頭羊,兩方都想過橋互不相讓。現實生活中,伴侶們也常出現這種僵持不下的場面,每個人都希望對方能先讓步。 王太太懷孕後,王先生跟她說:「辭職吧!不用那麼辛苦,以後我養你。」 王太太滿心歡喜地接受先生提議,辭職在家專心養胎、帶孩子。 「養太太」的第1個月,王太太打開家用袋一看差點沒昏過去,問先生:「怎麼只有3萬元?」 王先生說等孩子出生之後,再加1萬元,「現在孩子又還沒出生,不用那麼急,況且以前沒有小孩,要怎麼隨意花用都可以;以後不同了,小孩的開銷和日後的教育基金等等,要省一點啊。」 王太太心想,「我以前還在上班時,每個月自己的花費都不只3萬元,現在3萬元還要花在家用、小孩身上,怎可能足夠?」王太太覺得自己不僅要承受看人臉色過日子的羞辱感,也氣自己的需求不被重視、被要求要為了家庭改變原本的生活習慣,於是天天跟先生鬧彆扭。(推薦閱讀:夫妻理財6問 早點知道會更好)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讓步」能消彌婚姻裡的衝突嗎? 公平理論(equity theory)告訴我們,公平的關係會讓伴侶彼此感到最快樂,感情也最穩定。獲利過多或不足的伴侶對關係都會感到不自在,雙方都會想要恢復公平性。 恢復公平的方法有很多種,常見的是以戰逼和,就像王太太一樣,透過不停地鬧彆扭,找各種小事跟王先生吵架,企圖逼迫先生遂行自己的意志。高明一點的還有兩手策略,一手拿棍子,一手拿胡蘿蔔,軟硬兼施。這兩者都帶有明顯或暗示的威脅意味。 社會心理學家曾做過一個「貨運賽局」的實驗,企圖找出衝突下的解決策略。兩家貨運公司各有路走但距離較遠,距離目的地最短的路卻是一條只能容許1輛貨車通過的單行道。猜猜看他們會選哪一條? 一般情況下,大部分的人都願意採用輪流等待的方式,為彼此獲得適當的利益。但如果有一方可以在這條單行道上架一個閘門阻攔對方通過,原先輪流的策略將會消失。如果公平一點,兩方都擁有可阻攔對方通過的閘門,是否會增加合作、恢復輪流共享道路的情況?遺憾的是,不會。雙方各有武器的情況下,彼此的威脅叫囂不僅明顯升高,且雙方的獲利是最低的。 問題出在哪?答案是缺乏互信。如果雙方能增加口語溝通,就有機會培養信任感而不是火上澆油的競爭。或是雙方能根據彼此不同的利益,進行交換,在對自己不重要,但對另一方很重要的議題上做讓步。 讓步說來簡單,誰先讓?常是伴侶諮商另一個糾結的議題。 一談到讓步,先前的公平議題又會再度出現,尤其是有一方握有較多籌碼時,對另一方的偏見將更容易提高,先讓步機會更小。籌碼有多種形式,例如讓對方有罪惡感。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王太太不斷重申被羞辱、很受傷,讓先生感覺到罪惡感。 但王先生從自責轉向憤怒。他氣太太踐踏他的好意,也氣自己為何選到無法共苦的伴侶?一個絕望的念頭閃過,不如離婚算了。離了婚,大不了自己帶孩子,最多只要出孩子的撫養費用就好。 王太太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她認為自己不過是想多要點生活費,而且也不是只為了自己,沒想到會讓先生萌生離婚的念頭。 王太太要求王先生讓步的結果,反而會激起王先生不公平的感受升高,情緒化之下提出離婚來逼迫太太退回原來的協議,雙方再度陷入更激烈的角力。 切記,貨車賽局理論告訴我們,兩方相互威脅的結果是彼此都承受最差的獲利。許多夫妻在婚姻諮商中都被建議使用讓步的策略,讓步有時會有效,倘若讓步使夫妻間陷入角力的蹺蹺板時,往往是更深沉的「內心腳本」需要先被處理。 腳本理論註1學家史坦.伍倫斯也告訴我們,「壓力會促發生活腳本啟動,人們當時只會傾向聽從腳本訊息,選擇自我保護而非相互信任。」還是得回歸左右我們內心方向的生活腳本、看懂自己的腳本模式、與自己的過去經驗和解,才能有寬容的心和真誠的讓步。(推薦閱讀:當夫妻意見分歧時,不妨嘗試「談判」協調) 自我和解就是與過去「不受重視」經驗的和解 我問王太太:「過不去的是被欺騙的憤怒感?擔心金錢不足的焦慮感?還是另有意涵?」 王太太沉思許久,用微弱的語氣說:「我也不確定是不是。當先生不願意給我足夠的生活費時,我會覺得他不重視我。我覺得他把錢看得比我還要重要,這點讓我很受傷。」 我以反問方式協助王太太釐清感受,「換句話說,如果先生把所有的錢都給你,你就會覺得他十分十分愛你嗎?」 王太太說:「當然也不是,如果只有錢,沒有心,也不能說是真愛吧?我知道我很矛盾,都是自己在為難自己。明知道他有心照顧我照顧家庭,可是當他為了一點生活費跟我計較時,心裡那把火就燒上來,直覺他愛錢勝過我。」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我說:「所以你真正的不安是你擔心他不夠愛你?不夠重視你?」 王太太說:「我知道不可以把錢和愛、重視劃上等號。可是,我就是不自覺會這樣想。」 王太太與自己和解,步驟如下: 1.進行「生活腳本諮詢」看懂自己的生活腳本模式 王太太需要覺察與先生屢屢衝突的運作腳本是「不要重要」註2,受原生家庭經濟窘迫和重男輕女的影響,王太太覺得父母始終把弟弟和金錢看得比她更重要。 2.認識自己在夫妻衝突下,影響現實判斷的腳本連鎖行為反應 為了養孩子被要求放棄工作,現在用錢卻要看先生的臉色,王太太覺得受羞辱又不公平,天天跟王先生鬧彆扭,企圖增加費用。 3.認可自己在婚姻關係裡可以滿足「受重視」的渴望 王太太要接納並肯定自己想被重視的渴望,不要採取漠視的態度、假裝自己無所謂,要用正確的方式尋求所需的被認可感。像是直接以溫柔的態度對伴侶說出內心的渴望:「我好希望能成為你心中最重要的人。」或是自我認可,對自己說或做成自我肯定的標語:「我有很多優點,努力、認真工作、誠實……我很不錯,我要多看重自己。」 4.不再受「不受重視」腳本訊息所支配 看似兩人互動的衝突,其實往往在解決自己內在的矛盾,在關係中看到自己的腳本反應,向外真實地了解溝通衝突本質的現實問題。如果家用不足與先生討論解決的方法,不再聽從內心受「經驗制約的腳本訊息:不公平、又是我犧牲、委屈就好了等等」。 改寫腳本就是自我和解的工作,與自己和解,方能共創兩人的和諧。 註釋: 1.腳本關係:關係治療學將關係進行分類,提出10種關係類型。腳本關係是其中的第10種。係指兩人行為模式卡在各自的腳本信念中,不僅無法解決問題,還不斷造成傷害或控訴對方,造成互動重複陷入僵局或衝突局面。 2.「不要重要」生活腳本:老二哲學,逃避需要表現或擔任重要職務的機會。或是害怕將自己的需求表達出來。少能善待自己,反將他人需求擺在比自己重要的位置。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暨關係治療師蔡明娟、漱心坊心理治療所臨床心理師江垂南)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5 萬
兩性關係
愛在瘟疫蔓延時 讓危機變成穩固親密關係的絕佳轉機
馬奎斯巨作《愛在瘟疫蔓延時》講述3位男女橫跨60年的三角關係。在霍亂橫行時期,女主角因家鄉淪為疫區與父親遷移到男主角居住的城市,兩人因而相遇相戀。男主角為女主角染上相思病時,症狀與霍亂無異,霍亂成為愛情的媒介與見證。現實世界中,親密關係也常在「愛的瘟疫」出現時發生轉折…… 麗姍不確定是否能再信任文輝。 文輝已經第二次被她發現用信貸進行股票買賣,麗姍前前後後已幫他還債近百萬,文輝也保證過再也不用信貸買賣股票、期貨,只老老實實地定存儲蓄。 麗姍發現自己變得神經質、疑神疑鬼,她不相信文輝說的話,除非看到證據。她會盤問文輝的作息、行蹤,甚至不定期突襲檢查他所有帳戶、文件往來,以確定文輝真的沒有說謊。即便如此,一點風吹草動、不明帳務,仍讓她驚恐不安,深怕文輝又有未知的錢坑等著她去填補。 愛的瘟疫常激起恐慌與失控反應 「愛的瘟疫」泛指破壞親密關係的事件,例如:債務、劈腿、毒品、暴力等等。這些事件如同瘟疫般入侵親密關係,造成(關係的)傷害甚至死亡。但如果了解愛的瘟疫也有防疫模式,反而能藉危機打造抗體,強化穩定親密關係。(推薦閱讀:家裡錢不夠用,婚姻還走得下去嗎?)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愛的瘟疫剛入侵初期,恐慌是必然。當事人會出現焦慮、過度驚嚇、神經質、相當敏感的表現,為了減低這些不舒服,當事人可能會需要對方給保證,以重拾信任與安全感。這些都是人們常見的「壓力反應」(stress response)。 當突來的外在事件讓我們無法因應時,生理與情緒的反應便容易隨之產生。如果它是短期的,這種因為失衡而產生的症狀,可能會很快緩解。但當它多次出現或持續延燒,許多人可能會在不自覺的狀態下,陷入過度壓力反應的泥淖,不只生理與情緒,連想法也變得益發負向、極端。 文輝將一切財務公開透明,所有銀行帳戶、薪水交由麗姍保管,每個月由她發放生活費。 《關係治療學》註1提出人有存在的需求、安全的需求和關係的需求三層次。當愛的瘟疫出現甚至蔓延開時,伴侶中的一方(通常是自覺受害的一方)會透過控制或囤積的手段鞏固經濟、維續生存需求,習以為常的手段成為滿足安全需求的方式。通常另一方會因為罪惡感而選擇配合,這段感情會維持在一個恐怖平衡的狀態中,持續一段時間後再復發。罹患瘟疫的親密關係,很容易又捲入其他更深層的困境。 一通電話,劃破了這個薄如紙張的信任。 在銀行工作的老友來電,找不到文輝就什麼都沒說地掛了電話,一個舉動挑起麗姍整個不安的神經。 一些念頭在麗姍的腦中盤旋。 要不要快刀斬亂麻離開、迅速圍堵?就當作染了瘟疫自主隔離,把瘟疫、情感一併都隔絕。 還是擔心受怕地繼續在一起,像父母當一輩子相欠債的冤家? 麗姍的爸爸也是在金錢管理方面一蹋糊塗的男人。她的媽媽窮盡一生力氣不斷累積財富,並告誡女兒們:女人要有錢才有真正的依靠。從小麗姍眼中的父母不像夫妻,反倒像主僕,媽媽是主人,爸爸是用錢綁住的僕人。 麗姍想像著父母沒有愛,僅剩承諾、形式、安全感的婚姻,這樣的婚姻與瘟疫病毒蔓延全身,慢性死亡,有何差別? 文輝跟著麗姍一起去尋求婚姻諮商,文輝深知自己有錯,但他不懂有走到離婚這麼嚴重的地步嗎?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自我揭露與雙向理解 促發安全感 諮商中,麗姍想起一段好久以前的往事。爸爸跑路那年,討債的人都會利用半夜來按家裡電鈴,並說一些很難聽的話。媽媽會緊緊抱著她和姊姊說:「沒事的,那些人只是想恐嚇、發洩,不會真的做出什麼違法的事情。」貼心的她會強忍驚嚇跟媽媽說「我不怕」,然後一個人在被窩裡全身不停地發抖。 婚姻諮商過程中,心理師幫助麗姍意識到:原來遭遇愛的瘟疫而恐慌地控制慾發作,不只是受到文輝投資失利的驚嚇,還有媽媽慘痛的人生代價和童年時被恐嚇的陰影。一場瘟疫捲起3層創傷,致使理智潰堤,恐慌3倍蔓延。 史坦.伍倫斯(Stan Woollams)提出壓力量表的觀念,他認為壓力越大,人越容易進入腳本反應。文輝的行為激起麗姍的恐慌,強大的壓力感讓麗姍過去的創傷變成了她「不可信任+不可像小孩」的人生劇本註2。這些都是夫妻兩人需要一起理解的。 文輝似乎懂了一些,重新正式又跟麗姍道歉一次,同時也揭露了一個故事。 文輝說:「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喜歡穿窄窄的褲子嗎?」麗姍疑惑地搖搖頭,她一直以為這是個人喜好而已。 文輝說,國中時,家裡經濟還不是很好,媽媽為體恤爸爸的辛苦,總想著如何能更節省過日子。一個暑假,文輝長高了10公分,原本的學生褲一下子變得又短又緊,學務處的老師誤以為文輝學流氓學生私自修改褲子,罰他整個下午站在走廊。那個下午,被同學嘲笑的窘、不願說出家境的苦、被老師誤解的怨,文輝在心中對自己說:「我不要當一輩子窮人,長大後我要變得很有錢。」 麗姍的恐慌反應、文輝的金錢焦慮在諮商室內被真實的揭露與溫柔的承接。「愛的瘟疫」所造成的恐慌與不信任,都因伴侶雙方能互相理解、放棄恐慌性控制,而讓安全感再度重新連結,親密關係就有機會修復。(推薦閱讀:直接開口溝通,別讓另一半「猜心」)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灌注正向與認可 打造親密關係合作契約 當然康復的路還有一大段要走,不過行至此地,轉折已然發生,愛的瘟疫雖侵擾了親密關係,但也見證了關係的躍進。看似最壞的時刻,也總能蘊含最好的機會。 文輝有精準的投資眼光,只是無法見好就收;麗姍雖然謹小慎微,但該決斷時卻不拖泥帶水。 雙方各有優點,只是習於隱藏。 諮商室裡需要練習新的互動模式,鼓勵伴侶們向彼此表達讚美與肯定。婚姻諮商陪伴他們持續地練習著新的情感功課:文輝確實開放自己的財務狀況,麗姍詳盡記錄每月帳務,彼此練習給對方更多的坦承、信任與肯定。最後的關係合約是善用他們的長處分工,一個負責投資買入標的,一個負責獲利了結的時間點,共同經營投資事務。 瘟疫看似嚴重,侵襲身體、激起恐慌、啃食互信、隔絕情感……,讓人幾乎忘了仍有人努力對抗病毒、有人勇敢守護他人、有人禮讓成全他人的需求……,如同最光明的人性總是在最黑暗的時刻裡看見,最美好的親密關係,總是成就在挺過風雨之後。 註釋: 1.關係治療學:隸屬於新人際歷程取向治療法,由江垂南、蔡明娟於2005年共同提出,並於2017正式出版《看懂關係療癒心靈:關係治療理論與實務》一書詳盡說明其觀念內容。 2.「不可信任+不可像小孩」的生活腳本:意即壓力下出現懷疑他人不可信任的反應,並且覺得自己不可以任性,應該承擔起收拾善後責任。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4 萬
情緒紓解
吵架也有好處 讓親密關係再進化
有些家庭的過年笑鬧聲不斷,有些家庭的過年吵鬧聲不斷,淑華與志明就是後者。平日因隔天都有工作,他們只有小鬥嘴。長長的年假期間,正好有夠多時間讓他們可以一直戰鬥下去。 過年期間需要共同處理的事相當多,從年前清潔、買年貨、長輩的紅包等方方面面的事,都可以讓淑華煩躁、發怒。淑華總會抱怨志明愛當老爺,什麼事都不做;志明就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數落淑華做一點事情就沉不住氣。 根據研究發現,配偶不會因為吵架而離婚,分手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利用爭執,將親密感推到新的層次。伴侶衝突的重點不在於如何避免爭吵,或是吵過依舊能假裝沒事,更不是如何吵贏,最重要的重點是如何深入挖掘,發現潛藏在爭論底下的豐富訊息。 探索衝突下的各種內在深層原因,有益於關係發展。社會心理學家James K. McNulty發現,憤怒而坦誠的對話雖然會造成短期的不適,但長期來說有助於彼此關係的發展。 問問自己,為什麼而吵?  今年淑華終於受不了了,大年初二獨自回娘家。兩個小時的路程中眼淚沒停過。淚水釋放過後,人似乎清明許多了。她才發現這幾年總在這些小事上吵不停,也吵不出個結果,但是似乎沒想過到底真正在吵什麼?(推薦閱讀:有沒有一句話,在你根本不想吵架的時候,可以暫時降溫?) 她氣志明的懶散、不作為,什麼都丟給她做。似乎她要的是志明可以分擔家中大小事務?但是好像也不完全是。 淑華喜歡做家事,也喜歡對於家庭事務有主導權,只是她討厭志明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只要志明端出一臉老爺的架子,淑華就瞬間全身不舒服,感覺自己像被當成婢女般低下。 淑華反問自己:我到底怎麼了?這樣吵到底是要爭什麼?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tstock) 衝突後審視 探索心理深層渴望 關係治療學提出人有12種心理渴望。渴望存在、渴望思考、渴望感覺、渴望行動、渴望健康、渴望被信任、渴望自主、渴望責任、渴望快樂、渴望被重視、渴望歸屬、渴望成功。渴望驅動著我們與他人產生關聯,建立安全感,讓自己成熟,朝向自我實現與人我和諧。 淑華終於想通了,這麼多年來,這些爭吵衝突背後深層渴望,是老公能看重她為這個家庭做的一切。別把她做的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別總是把她當婢女,自己一副高高在上的老爺樣子。 投入開創性互動 伴侶間每天相處的時間很多,互動頻率也很高,但卻未必有真正的了解、對彼此深層渴望的認識或是相互情感的開放。 淑華面對志明時,常是不停抱怨或大聲咆哮,幾乎很少能好好地跟志明表達自己的情緒,更別說揭露自己深層的渴望了。(推薦閱讀:如何有效地表達憤怒) 志明常語帶諷刺地說:人和母獅子如何能溝通呢? 所謂開創性互動,是願意以坦率真誠的態度向對方揭露自己的狀態,願意負起溝通的責任,不將全部的過錯推卸給對方,努力自我覺察也努力讓對方理解自己,勇於承擔溝通無效的風險、接受自己會犯錯,即使犯錯了,還是願意再調整,不放棄持續與對方繼續交流。 淑華想,我可以用好一點的語氣跟讓志明知道,自己好想聽到他說一句:「老婆你好辛苦,我們家不能沒有你。」 淑華清楚自己的憤怒使得老公無法看到她的內心。其實憤怒底下真正的感受是受傷。所以除了對老公生氣發火,她也可以勇敢地讓老公知道努力付出卻被忽視,讓她好難過。 調整關係天秤 研究發現,快樂伴侶間的正向互動與負向互動比例是5:1。正在鬧離婚的伴侶,正負向互動的比例不到1:1。所以伴侶每一次爭吵後需要有5次正向互動,才能中和衝突所帶來的負向能量。一些關係相當穩固的伴侶,正負向互動比例甚至達到20:1。 (示意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淑華明白,如果她需要志明回應她的內在深層渴望,就要與志明一起培養更多建設性互動,來超越破壞性互動。只有在好的互動下,志明才可能願意照顧她的內心。 她需要更常對志明的眼神、想法、行動給予關注和回應,控制脾氣,主動邀請志明一起做一些戀愛時常進行的活動。 在愛中讓自己更進化 當年淑華選擇與志明交往時的最重要原因,是志明能看見、肯定她的能力,與他一起時,她覺得自己更有能力、有自信。 穿越衝突過後的淑華回想起當年的初心,也明白此刻的深層渴望。抱怨、發怒、指責都無法讓她與志明幸福、滿足,她想被先生疼愛、看重,也想要成為能夠自我肯定的人。 心理學中有個「米開朗基羅現象」,是指兩人透過彼此間的互相雕琢,激發對方努力達成目標。如果伴侶都能努力讓自己釐清每次衝突底下更深層的心理渴望,積極地投入創造性的互動,給予彼此相互的滿足。如此衝突將不再只是衝突,反而能成為推動伴侶朝理想自我的推力,彼此都能成為進階版更完整的人。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文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2.1 萬
兩性關係
浪漫學分再進修 寫一封情書給愛人
不日日自新的愛情,變成一種習慣,而終於變成奴役。——紀伯倫 女人:我下輩子不要再跟你在一起了。男人:有沒有下輩子都還不知道,你操心什麼!? 女人:我好希望你能再浪漫一點喔。男人:拜託,不要再嫌了,週年慶買那麼多東西,全都我買單,這樣還不夠好嗎?還要什麼浪漫?浪漫是能當飯吃嗎? 女人常感嘆男人不懂女人心;男人卻哀怨做了一堆,都不是女人要的。愛情的激素在交往18個月後便漸漸褪去,之後,兩人間能如何保有愛意?(推薦閱讀:討個抱抱 給愛的人一種安定力量)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浪漫 就是聽懂弦外之音 女人:我下輩子不要再跟你在一起了。對,這是一種抱怨,但不也表示她願意跟你走完這輩子嗎?男人啊,要聽得懂言下之意、弦外之音。一個願意跟你在一起一輩子的女人,還不夠愛你?不值得好好珍惜一輩子嗎?(推薦閱讀:復刻甜蜜 80歲夫妻拍「新婚照」)下次聽到女人說這類話語時,男人可以回應:親愛的,謝謝你這輩子對我的付出,下輩子換我來照顧你。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浪漫請求 是更多親密期待的邀請 愛的浪漫行為,原就是人生的一部分。——莫泊桑 浪漫是平日細微的觀察,在對方不預期的情況下表現出來。所以浪漫總是以一種驚喜的形式出現。它的重點不在於金錢的價值,只在乎細心的程度。 將對方不經意的一個小動作、一句小悲嘆、一個小念想……,細細銘記在心,視之為最重要,選一個恰當的時機,展示在他/她面前。然後,將得到愛人的回應: 你怎麼記得,你怎麼知道,我都忘了你卻記得,你好懂我喔…… 這就是許多人所嚮往的浪漫吧。 當女人說:我好希望你能再浪漫一點。 聽在男人的耳裡,是有一點抱怨的成分,但更多的是嬌嗔,一種帶有撒嬌的期待。 期待心愛的人,能做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為生活增添一些不同的色彩。如同天天在家吃飯,有些特殊日子總想出去外食一下的感覺。 當伴侶期待生活中有更多的浪漫時,除了把它想成是抱怨的語句,它也可以是期待更多親密的語句。認可愛人的期待,同時願意和對方一起打造屬於你們兩人特有的浪漫言行。 你可以這樣回應:謝謝你這麼喜歡和我在一起,這麼想跟我一起做更多不一樣的事情。我會再加油!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浪漫為何凋零?  假如你不讓樹木長葉、開花、結果,它便會枯死。假如你不讓愛表現自己,愛便會嗆死於自己的血液中。——福爾巴哈 從男女性別角色的學習與設定和家庭週期的演進,使男女對愛情的追求路線不盡相同,或許是可能的原因之一。 女性對伴侶之愛,源於理想化父愛的形象,內心藏著一個小女孩渴望可以被無條件的父愛所包圍的期待,渴望得到無條件安全呵護與陪伴遊戲的念想。這個起點往往隨著婚姻的進程慢慢消失。 婚姻中,女性的角色與責任多數呈正比上升,被重視的感受卻常常呈現反比下降。角色一樣樣的堆疊增加,女朋友、妻子、媳婦、大嫂、小孩的母親、小孩班上的故事媽媽。每多一個角色,就多一份責任,多一份「應該」。 男性對伴侶之愛是源於現實的滿足,透過愛情走向追求現實,滿足生存的需求。婚姻中,期待那個小女孩能快點長大,成為女超人、成為得力助手,協助分擔家計。愛情只是手段與過程,家庭才是終點。 女人化為養分成就了一個家,自己與愛情似乎都漸漸消失了。因此,女人更渴望伴侶的浪漫語言或行為。(推薦閱讀:青春是永保戀愛心) 因為在浪漫中,她感受到自己被看見而不是角色被看見,在浪漫中,心中那個小女孩毋須隱藏,她可以好好被疼愛、被關注、被滿足。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浪漫灌溉關係 愛情持續滋養 戀愛不會因為結婚而中止,愛的事業是永無止盡的。——大仲馬 歲末,動手寫一封情書給女人吧!告訴她,你的看見、你的了解與你的欣賞。這個突然的舉動,往往能打動不少心靈,也可能會得到一句肯定的回應:我好感動。 浪漫不特別難吧?!僅需要一點了解加上一點行動。(推薦閱讀:中年婚姻只剩下陪伴?10方法重溫「戀愛」的感覺!) 每一天,在生活中的一個小細節,增加一點小情趣,每一天都能有一場小小的生活浪漫小旅行。 一句關心的短句、隨手折一顆愛心、一顆巧克力……女人內心那個小女孩又能再度地雀躍起來,被滋養的心靈,又能重新展現生氣。然後她必將回報更多的能量給你與家庭。於是愛情又再度點燃,家庭也因此更顯光采。 親愛的這一年,你累壞了吧。那天,望著你熟睡的臉龐,看到髮際邊冒出兩根白色的頭髮,我輕輕地觸碰它,深怕打斷你的好夢。我對自己說:你好辛苦,我好心疼。在一起這些年的日子,總是勞累比休息多,爭吵雖是難免,但你也不會因此罷工。望著你辛勞的身軀,有些話總是到嘴邊又吞回去。你最能體諒我的嘴拙,但我不應該將之視為當然。 謝謝你,我的愛。謝謝你的體諒、付出、你的一切一切。我愛你,不是因為你的所做了什麼,單純只因為你是你。當年,我愛上的那個你。謝謝你,始終是你。雖然,我也曾抱怨你長不大,原諒我,那不是我的真心話,偷偷跟你說,我好喜歡那個依偎在我身邊的小小小胖胖。望著你熟睡的臉龐,我偷偷地親吻了你。 請原諒害羞的我,只敢在你熟睡時、在紙筆間,傳達我的愛意。                                                           愛你  (本文作者為漱心坊心理治療所院長、關係治療師蔡明娟)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人氣 1.7 萬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人際交往
認識多元性別

推薦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