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text of "Tan ce Xianggang guo du qian hou" Skip to main content

Full text of "Tan ce Xianggang guo du qian hou"

See other formats



Aavjdmn ozox vavNVU 





Canada-Hong Kong Resource Centre 

1 Spadina Crescent, Rm. Ill* Toronto, Canada • M5S 1A1 
Gift from 
Wide Angle Press 



s》 

八,、 cr ,.v 

「, 一? - r\ 

c\:c\ 



梁 福 麟 著 

廣角鏡 出版社 有限公 司出版 



PRINTED IN HONG KONG 



探測 香港過 渡前後 
梁福麟 

廣 角鏡出 版社有 限公司 
WIDE ANGLE PRESS LTD. 

香港 灣仔莊 士敦道 195-197 號 8 樓 
7/F., 195-197, Johnston Rd., Wanchai, H.K. 
Tel: 5753877 Fax: 8381079 
發行 : 華風 書局有 限公司 

香港 灣仔莊 士敦道 195-197 號七樓 電話 : 5749495 
承印 : 太和印 刷公司 
版次 : 1994 年 9 月初版 
定價 : 港幣 60 元 
書號 : ISBN 962-226-384-4 



名著版 

書编出 



目 錄 



自序 IX 

楊 鐵樑序 XI 

陳 坤耀序 XII 

黃 紹倫序 XIII 

國藉法 與特别 行政區 

論 國籍法 與香港 居留權 3 

香港 居留權 與外國 籍的魚 與熊掌 7 

從 殖民地 到特別 行政區 10 

一 國兩制 下的香 港法制 13 

從國 際法看 有關香 港的兩 個問題 15 

特別 行政區 —— 國 際法下 的懸案 22 

香 港護照 、 居英權 、 居港權 、 中 國公民 25 

特區 護照面 臨的法 律問題 27 

特區 護照本 末倒置 30 

推銷特 區護照 的難題 32 

爭 取特區 護照在 海外承 認是當 務之急 34 

中 英關係 面面觀 

從 〈 〈基本 法》 第二十 四條看 九七後 居留權 39 

九七 後居留 權與就 業關係 42 



富翁 參政的 可行性 44 

賢人政 府的理 想主義 47 

海 外華人 的難題 50 

柯利達 , 中國通 , 升神台 54 

香港、 中國與 新加坡 59 

中 國經驗 個外 交家的 「體 會」 61 

未來 特區律 政司面 對的種 種難題 65 

從 彭定康 走法律 隙說起 69 

理性 、 客觀 對待政 權移交 72 

港府應 否訓練 中國問 題專家 75 

從 國際法 分析中 英爭議 78 

從 談判桌 上看中 國作風 81 

麵祥睛 手談起 84 

表 態之風 不可長 87 

英 國爭取 九七年 後的經 濟利益 89 

彭定 康未能 妙讓默 92 

香港 的命運 —— 從 水晶球 看香港 的未來 95 

西方影 視傳媒 進軍中 國面對 的難題 98 

從 台灣賄 選談民 主選舉 101 

台灣進 聯合國 —— 事實 ? 妄想 ? 104 

法律 面前人 人平等 ? 

司法獨 立與安 定繁榮 111 

律 師的公 衆形象 114 



再 論法律 界的公 衆形象 117 
法律 面前內 外有別 119 
法律界 應增加 透明度 121 
美 國律師 行的培 訓制度 123 
香港 律師水 準下降 的事實 與幻象 127 
大律師 —— 式微 行業乎 ? 129 

香港法 律敎育 的前瞻 132 

中美經 濟與投 資策略 

中外 貿易的 代理人 —— 香港 137 

中 國企業 私營化 的前景 141 

讀 《香 港二 i ^一 》報 吿後感 144 
香 港財團 無法衝 出香港 147 

何謂財 經新聞 151 

西 方財經 傳媒的 影響力 154 
中國貿 易的利 益衝突 157 

商 業訴訟 在中國 159 

中 港台貿 易訟裁 的前瞻 162 

海外 中資的 怪現象 165 

從麥 健士報 吿看亞 洲企業 的前景 168 
政經分 析與跨 國投資 172 

跨國合 資經營 的法律 174 

跨 國貸款 的風險 177 

跨國企 業與商 業道德 180 



如何成 功管理 跨國合 資企業 183 
銀 行如何 減低壞 賬風險 185 
中台港 資在美 國投資 及經營 的異同 187 
中美貿 易談判 的底, 線 190 
游說美 國國會 要懂遊 戲規則 192 

新 書評介 195 

美 國入口 商如何 因應中 國最惠 國地位 的轉變 199 
美資 投資中 國的法 律問題 201 
外商對 中國司 法獨立 的觀感 204 

商業策 略是生 存之道 206 

商業策 略與董 事參與 210 

再論商 業策略 212 

創業 守業自 成一格 —— 海 外華人 經營別 具特色 218 

美加 移民創 業經驗 224 

從製 造業蛻 變爲服 務性行 業的商 業策略 228 

服 務性行 業的商 業策略 231 

畢菲 特的投 資策略 234 

美國 亞洲通 的轉軚 236 

投資 界奇才 —— 譚寶 屯爵士 239 

隱藏的 當權派 241 

美 國企業 擴展亞 洲業務 的缺失 244 

投 資怪傑 —— 索羅斯 247 

美 國有關 證券內 幕交易 的法律 251 

非 法內幕 交易著 名案例 255 



洗黑錢 : 道高 一尺魔 高一丈 259 

金 領階級 —— 上 班一族 的演變 261 

中 、 西方的 教與學 

債 券大王 上講台 商學院 起風波 267 

哈佛大 學商學 院的金 漆招牌 269 

硏究 與敎學 —— 魚 與熊掌 273 

中 國社會 科學應 走的路 276 

學 者下海 與知識 市場化 279 

見 利忘學 還是忘 利忘學 282 

如何 甄別中 國大學 畢業生 284 

明 日 之星 —— 中國 留學生 287 



Digitized by the Internet Archive 
in 2010 with funding from 
Multicultural Canada; University of Toronto Libraries 



http://www.archive.org/details/tancexiangganggu008800 



自 序 



作 者從香 港成長 , 接 受香港 式教育 ( 讀小 、中、 大學) , 
留 學英美 , 執 業香港 大律師 , 再移 居美國 南加州 , 曾在 香港大 
學法 學系兼 職講師 , 對香港 、 中 國的情 結還没 有解下 。 「君自 
故鄉來 , 應知故 鄉事」 。 正 如美國 謬語説 : 「你可 將一個 男兒漢 
帶離他 的家鄉 , 但是不 能將他 的家鄉 帶離男 兒漢」 。 

閲讀 本書的 讀者我 相信是 香港的 法律界 、 財經界 、 學術界 
和 一般關 心世界 、 亞 洲地域 、中 國、 香 港知識 界人士 。 

作 者雖然 是離岸 ( Off-shore ) 作家 , 但 和中國 、 台灣 、 
香港 , 保 持朋友 、 資訊 、 生意 、 投 資的聯 絡關係 。 在過 去數年 
間作者 經常投 稿香港 《信 報》 、 〈〈 經濟 日報》 和 《信報 月刊》 , 這書 
中的文 章是從 《信 報》 和 《信報 月刊》 中辑 錄而成 。 

和筆 者經常 魚雁相 通的中 、 港 、 台朋友 ,同學 、同文 、同 
好頗多 , 不能在 此盡錄 。 有 些居中 、 港 、 台朋友 在政府 部門擔 
任要職 , 向 作者提 供批評 、 議見 和資料 。 作者也 不便將 他們名 
字供 諸於世 , 以他 們地位 聲譽標 榜自己 , 讓讀者 有錯覺 以爲筆 
者愚見 和這些 「當 權派」 不 謀而合 , 影 響視聽 。 

任何討 論財經 , 法律 和政制 的文章 , 都有空 間和時 間的約 
束 和限制 。 但是 筆者深 信在面 對香港 1997 年政權 的轉變 , 在這 
本書 的一部 分文章 (如國 籍法和 護照) ,在 未來 三年內 應該還 
有參 考價值 。 其 中筆者 的立論 也獲得 各方面 的回應 : 計 有新華 
社香 港分社 , 台灣行 政院大 陸委員 會港澳 辦事處 , 香 港行政 、 
立法 局議員 、 港 事顧問 、 預 委會成 員和若 干不能 在此揭 露名字 

IX 



的香 港高官 、 英國國 會外交 事務委 員會。 證明筆 者並非 閉門造 
車 , 嘩 衆取寵 , 而 是希望 透過積 極性的 探討研 究影響 政策發 

展。 

筆者最 後謹向 《信 報》 林山木 和陳景 祥歷年 來的指 導道謝 , 
及感 謝香港 電訊公 司總裁 張永霖 , 恆隆集 團主席 陳啟宗 和城市 
理工大 學法律 講師何 秩生博 士鼓勵 。 

梁 

美國 加州執 業律師 
加 州羅耀 拉大學 
法學 院教授 

1994 年夏 



X 



序 



作者 梁福麟 爲執業 大律師 , 現 任美國 加州羅 耀拉大 學法學 
院教授 。 作 者在香 港成長 , 大學 畢業後 , 留 學英美 , 再 移居美 
國 南加州 , 但 和中國 、 台灣 、 香港 仍然保 持朋友 、 資訊 、 生意 
和投 資的聯 络關係 。 亦曾在 香港大 學法學 系任客 座講師 , 故對 
中 國和香 港還存 有一份 情意結 。 在過去 數年間 , 作者的 文章經 
常 在香港 《信 報》 、 〈(經 濟 日報》 和《 信報 月刊》 刊出 , 這本 書是將 
曾在 《 信報》 和〈 〈信報 月刊》 中 刊出的 文章辑 錄而成 。 這本 書的讀 
者 , 我 相信大 部分是 香港的 法律界 、 財經界 、 學 術界和 一般關 
心國 際事務 , 尤其 是關心 中國和 香港事 務的知 識人士 。 書中有 
關 國籍法 和護照 的文章 , 在 未來的 三年內 , 應 該還有 參考價 
值 。 其 中作者 的立論 也獲得 各方面 的回應 , 計有 新華社 香港分 
社 , 台灣行 政院大 陸委員 會港澳 辦事處 , 香 港行政 、 立 法局的 
議員 , 港 事顧問 , 預委 會成員 , 英 國國會 外交事 務委員 會和若 
干香 港高官 , 證 明文章 確有可 讀之處 。 




楊鐵 樑爵士 



XI 



序 



作者梁 福麟大 律師和 我是三 校校友 ( 香港皇 仁書院 , 香港 
大 學和英 國牛津 大學) ,雖 然大家 的學科 不同, 他也 畢業在 
後 ° 但在思 想和觀 點方面 , 相同的 也不少 。 在 事業上 , 我們也 
有相同 的地方 , 他 除了執 業法律 事務外 , 亦熱 心教學 、 研究和 
寫作 , 我 除了在 大學工 作以外 , 亦 參予公 共及志 願服務 , 我們 
都 是希望 可以結 合理論 和實踐 , 不願意 只是關 在辦公 的地方 , 
我 是非常 敬佩梁 福麟一 直以來 , 不停 的寫作 , 除 了學術 論文以 
外 , 還在各 大報章 雜誌撰 寫短文 評論時 事及趣 味小品 , 每一篇 
文章 都是言 之有物 , 有獨特 的觀點 和分析 , 例如 他在信 報及信 
報月刊 一系列 有關國 籍法和 居留權 的文章 , 都 能言人 之未言 , 
點 出問題 的重心 和癥結 , 而一 些趣味 性的小 品文章 , 如 談到學 
府 的研究 與教學 , 則 讀起來 輕鬆幽 默之餘 , 有 語重心 長之感 
受 , 對行內 人來説 , 更會引 起共鳴 或顫抖 。 

我實在 非常高 興梁福 麟現在 把他的 文章結 集成書 , 方便讀 
者 可以連 貫地領 會到作 者的感 想和受 益於他 對問題 的分析 。 僅 
此寄 望梁福 麟學弟 繼續多 寫多作 , 發揮言 論自由 的精神 , 肩負 
讀書人 的責任 。 




陳坤 耀教授 

香港大 學亞洲 研究中 心主任 
行政 局議員 



XII 



一九 九四年 六月二 十九日 



序 

還 有三年 , 香 港便回 歸中國 。 香港的 過渡涉 及三個 層面的 
問題 。 一 是各種 制度上 的安排 , 二是公 共資產 的轉移 , 三是居 
民身 份認同 的改變 。 制度 和資產 的問題 , 長期以 來是輿 論的焦 
點 , 政 治爭論 的重心 。 但 有關身 份認同 的改變 , 以往不 大受到 
重視 , 到了近 期才引 起比較 熱烈的 討論。 在 這方面 , 梁 福麟兄 
可 説是走 在輿論 的前面 。 他 率先從 國際法 的角度 , 評論 香港未 
來 的國籍 、 居留權 及護照 等問題 , 指出 其中的 複雜性 , 强調急 
需澄 清處理 的地方 。 他 的一系 列文章 , 深受各 界重視 , 是理所 
當然的 。 

身 份認同 的困擾 , 對移 居外地 的香港 人來説 , 感受 特别深 
刻 。 梁兄 居於美 國加州 , 但心 懷香港 , 放 眼中國 , 對 中港時 
事 , 極 爲關注 。 他身 兼數職 , 既是執 業律師 ; 又是大 學教授 , 
百忙之 中還勤 於寫作 。 他善用 他的多 重身份 , 把 專業知 識和親 
身 經歷結 合起來 , 發 而爲文 , 以商 業談判 、 研究 學風等 具體事 
例 , 生動地 反映中 西文化 的異同 , 對中方 人士在 處事上 的一些 
缺失 , 直 言不諱 , 關 切之情 , 躍 然紙上 。 

梁兄越 洋來電 , 告知 他在本 地報刊 發表的 「即 食」 文章 , 快 
要結集 出版。 他的文 章好比 精製的 「即 食麵」 , 簡 單直截 , 乾淨 
利落 , 一 碗下肚 , 令人意 猶未足 , 渴 望再來 一碗。 

黃紹倫 

1994 年 7 月 19 日 
香 港大學 社會系 
講 座教授 
港 事顧問 



XIII 



論 國籍法 與香港 居留權 



香 港居留 權與國 籍法的 重要性 , 是香 港居民 應該關 注的切 
身問題 。 筆者 在一九 八六年 向基本 法諮詢 委員會 講解該 問題時 
已 曾提出 , 居 港權是 否在一 九九七 年後有 所變動 ? 當時 在同一 
場合 出席的 講者還 有助理 保安司 葉劉淑 儀女士 。 一九八 四年筆 
者在太 平山學 會舉辦 的過渡 時期的 香港政 制與法 制的硏 討會也 
提出國 籍問題 ( 見 (^渡 時期 的香港 政制與 法制》 , 太平 山學會 
編 , 百 姓半月 刊出版 , 第五十 五至五 十七頁 ) 。 一九八 四年筆 
者根 據中國 國籍法 , 斷定中 國不會 承認居 住在香 港中國 血統公 
民的海 外國籍 , 果然 在一九 九二年 當英國 政府頒 佈授與 香港五 
萬 個家庭 「居 英權」 的法例 , 中 國政府 如筆者 所預料 , 不 承認這 
些 「居 英權」 擁有 人的法 律地位 。 

在香港 , 認眞研 究國籍 法的專 業人士 , 除了 香港政 府律政 
處從英 國外交 部借調 的國際 法專家 數名外 , 加上 秦家聰 偶有文 

章報導 和香港 大學法 學院的 Roda Mushat 博士 有文章 在海外 
法 律刊物 報導外 , 簡直只 處於眞 空境界 。 於 是民間 監察中 、 英 



3 



兩政府 作出國 籍和居 港權有 認識者 , 可 算是絕 無僅有 。 立法局 
國籍法 小組也 只是間 中被動 式的作 出反應 而不是 專力硏 究這問 
題 , 非 常可惜 。 

國 籍法是 大前提 , 而居港 權只是 小前提 , 國 籍法可 牽一髮 
動全身 。 國籍 法牽涉 的問題 有以下 。 

① 已入籍 「他 國」 ( 包括英 國本土 ) 而回流 , 長期居 住在香 
港的在 香港出 生人士 , 是否 在一九 九七年 後得到 領事庇 護權? 

② 已入籍 「他 國」 ( 包括英 國本土 ) 而回流 , 長期居 住在香 
港 的非在 香港出 生人士 , 是否在 一九九 七年後 得到領 事庇護 
權? 

國 籍法案 牽涉問 題複雜 

③ 如何 界定入 籍他國 ( 譬如 李福兆 據報稱 擁有東 加護照 , 
在 獄中享 有外國 人待遇 ) ? 如果只 是擁有 外國護 照而本 身沒有 

離開 香港和 長期逗 留在入 籍國的 , 現在 ( 一九九 七年前 ) 仍然 
擁 有居港 權的香 港居民 , 是 否繼續 享有一 九九七 年後香 港特別 
行 政區的 居留權 ? 就 是這類 人士要 在入籍 國居留 多久才 算放棄 
居 港權? 

④ 國 籍法牽 涉個人 出入境 自由、 民事訴 訟程序 、 領養權 、 
就業權 、 財 產承繼 、 刑事法 , 譬如 中國刑 事法中 有條文 是適用 
於 在海外 進行犯 罪的中 國公民 。 在 一九九 七年後 , 香港 是否算 
是海外 ? 在 刑法的 中國公 民定義 是否和 《基 本法》 一樣 ? 

⑤ 持有 「回 鄕證」 ( 或一 九九七 年後相 等證件 ) 的 香港同 
胞 , 進 入中國 境是否 自願放 棄外國 國籍? 

4 



一九 八四年 筆者預 測在一 九九七 年前後 ( 見 前引書 五十七 
頁 ) , 國 籍法和 居留權 會變成 非常複 雜的國 際問題 , 筆 者在書 
中 大膽作 出結論 : 「此 等問 題必須 在一九 九七年 之前而 非以後 
得 到解決 。 ( 第五 十七頁 ) 」 可惜 , 筆者 在一九 八四年 唱此調 
是曲 高和寡 , 到一九 九四年 ( 十年後 ) 香 港社會 才面對 這切問 
題 。 倘 若這些 問題不 能解決 , 試問 中英政 府如何 向其他 國家解 
釋這些 複雜因 素影響 下的香 港居民 的地位 。 

以 上所講 只是有 中國血 統的香 港居民 的問題 , 非中 國血統 
的香 港居民 ( 包括印 裔港人 、 混 血港人 、 在香港 居住而 沒有國 
籍 的港人 ) 所面 對問題 更複雜 。 

倉 卒決定 可能後 患無窮 

魯平 主任稱 諒解港 人心態 , 考慮 香港人 的處境 , 採 用政策 
靈 活應付 。 筆者 認爲靈 活政策 不足夠 。 第一 、 中國政 府像月 
亮 , 初 一十五 不一樣 。 第二 、 中國 不會因 香港人 問題而 更改一 
九 八一年 頒佈的 國籍法 , 承認雙 重國籍 。 第三 、 在一九 九七年 

以前 , 應 該有法 例頒佈 , 使 被影響 的人士 淸楚明 確知道 本身的 
切 身問題 , 而不是 在問題 出現後 用個案 式的個 別處理 , 因爲個 
別 處理會 涉及日 後政治 考慮主 觀因素 , 順 我者得 , 逆 我者失 。 
香港人 士抱着 「有錢 有辦法 , 無錢基 本法」 的態度 要改變 , 
不要 以爲買 了國籍 保險便 可回流 發財安 寢無憂 , 到面對 國籍問 
題出 現便手 忙腳亂 。 香港 法律界 應在維 護香港 人利益 的前提 
下 , 主 動研究 , 提出解 決辦法 , 不 要盲目 接受英 國專家 和中國 
政 策的任 意擺布 。 首先立 法局國 籍小組 應自重 , 邀請對 國際法 



5 



香港居 留權與 
外國 籍的魚 與熊掌 



根 據中國 政府官 員解釋 , 在 一九九 七年後 , 《中 國國 籍法》 
在香港 特別行 政區如 何實施 細則準 備公佈 , 而中 國政府 已委託 
法律專 家研究 這問題 。 這是一 個喜訊 。 

但是 , 《中 國國 籍法》 中第九 條界定 如何放 棄中國 公民籍 , 
値 得商榷 。 

首先 , 《中 國國 籍法》 沒有定 出誰有 中國公 民地位 。 最重要 
的一點 是何謂 「定 居」 外國 。 得到 居英權 、 用金錢 購買外 國護照 
或 通過投 資外國 而沒有 移居海 外而擁 有外國 護照者 , 仍 然被視 
爲中 國公民 。 

「定 居」 是否 指意向 ( intent ) 或實 際行動 ( actual 
act ) 。 如果 定居只 是意向 , 在有 些國家 國籍法 中是容 許雙重 
意向 ( dual intent ) , 譬如 (II 國國 籍法》 是 容許雙 重意向 , 中 
國法是 否一樣 ?一 國領了 外國籍 的港人 , 是否可 以保存 居留香 
港和居 留入籍 國的雙 重意向 ? 

「移民 海外」 這 個名詞 更複雜 。 「海 外」 是否指 定要在 入了籍 



7 



的國家 居住? 一 個得了 澳洲籍 的人可 以長期 居住在 新加坡 , 他 
是否移 居海外 ? 

第二 , 移 民海外 的標準 是否以 「動 機」 、 時 間長短 、 生活範 
圍 作界定 。 一個 住在多 倫多的 香港居 民就是 入了加 拿大籍 , 但 
如果他 每年在 香港逗 留六個 月繼續 做生意 , 是 否移民 海外? 

其次 , 何 謂用金 錢購買 護照作 爲入籍 ° 中國 政府是 否用問 
卷檢 査閣下 是否花 錢買外 國護照 ? 

第三 , 有 一種不 用移民 而可入 籍方法 : 透 過配偶 或血緣 
( 譬如 是擁有 美國籍 人生下 的子女 , 無論 是任何 出生地 , 可得 
美 國國籍 ) , 他們是 否沒有 放棄中 國籍? 中國政 府不乏 國籍專 
家 ( 如最 知名著 書立說 的專家 是李浩 培敎授 ) , 但是專 家的貢 
獻是不 能夠預 測每件 不同事 實組合 的案件 , 實施 細則只 能作出 
大綱 , 不能^ ?定日 後發展 的案件 。 國籍法 衝突是 不同的 國籍法 
所引起 的爭議 , 難道 中國政 府要將 加拿大 、英國 、澳洲 、美 
國 、 新加坡 、 台灣 、 東加 、 菲律 賓的各 國國籍 法硏究 , 哪一國 
是可用 投資移 民入籍 ? 哪一 國是販 賣護照 ? 這 是沒有 可能的 
事。 

在中國 政府將 要頒佈 的實施 細則也 要詳細 列明從 《基 本法》 

第二 十四條 (4) 得到 的居留 權人士 , 是否可 以傳授 該權給 子女和 
配偶 。 中國 政府未 必能夠 完全顧 及的是 , 香港其 他法例 下永久 
居留權 ( 如法 律從業 員法例 ) 的定義 , 是否與 《基 本法》 和實施 
細則 的相同 。 在 這方面 , 香港政 府應透 過聯絡 小組提 供資料 , 
否則 一九九 七年後 , 會出 現同一 名詞在 不同法 例中出 現不同 
的定義 , 將來 執法機 構履行 時會出 現問題 ° 

最 重要的 歷史現 實是政 治因素 , 本來 根據香 港一九 九七年 



8 



前沿用 《移 民法》 而擁 有永久 居民的 香港人 , 要 申請入 外國籍 
( 包括 居英權 ) , 是 否對中 國政府 在一九 九七年 後恢復 主權的 
香港 特別行 政區居 住有不 安全感 ? 中國政 府批評 英國政 府在一 
九 九二年 發給在 香港居 留的中 國公民 「居 英權」 是有分 化作用 , 
繼 續讓這 些對回 歸中國 的不信 任人士 擁有外 國國籍 , 在 一九九 
七年後 居港權 是否一 樣分化 ? 中 國政府 在這問 題上左 右爲難 , 
啞子 吃黃蓮 , 有苦自 己知。 

倘 若中國 政府在 一九九 七年後 引用實 施細則 , 否定 了一個 
本 來擁有 居留權 的當事 人在一 九九七 年後的 居留權 , 香 港法院 
有 沒有權 力作司 法覆核 , 因爲 (a 籍法》 可 能是中 國國法 和外交 
政策 , 香港 法院沒 有司法 覆核權 , 如 果沒有 司法覆 核機構 , 被 
影 響的當 事人是 否會變 成投訴 無門的 受害人 。 



9 



從 殖民地 到特別 行政區 



將 其他英 國以前 殖民地 獨立的 模式整 套地轉 移到香 港是不 
切實際 的做法 。 首先 , 除了 新加坡 是比較 像香港 , 是一 個以華 
人爲主 的島嶼 殖民地 相似外 , 其他殖 民地和 香港分 別很大 ° 第 
二 , 香 港是政 權轉移 到另一 宗主國 , 而它 將成爲 中國的 特別行 
政區 是根據 一條有 約束力 的條約 而產生 。 第三 , 香港已 是一個 
非常成 熟和繁 榮的金 融中心 , 並不 是一個 如尼日 利亞一 般的部 
落 割據式 的地區 。 

完全排 除英方 合作並 不可能 

在現 階段香 港應該 關注的 是另起 爐灶後 的爐灶 , 是 否一個 
健全的 好爐灶 , 還是一 個胎死 腹中四 肢不全 的怪胎 。 筆 者有以 

下 的意見 —— 

第一 , 如何對 「一國 兩制」 和 《基 本法》 產 生疑慮 , 這 概念快 
將是塵 埃落定 的事實 , 再爭 辯似乎 已是白 費精力 。 《基 本法》 



10 



是死物 , 一 紙文件 , 再 將來的 爐灶是 人爲的 。 正 如李光 耀最近 
有感 而發的 道出政 府高素 質人才 的難求 , 可 以借鏡 。 

將來 特別行 政區首 長及重 要官員 的資歷 、 威望 、 操 守是斷 
定 了香港 是否繼 續繁榮 或是壽 終正寢 的關鍵 。 從 中國以 往的選 
擇基本 法起草 委員到 預委會 的成員 , 筆者不 表樂觀 。 

第二 , 從其 他殖民 地獨立 建國的 近代歷 史分析 , 完 全排除 
英國 的合作 , 亦是事 倍功半 。 筆者 認爲中 國政府 姑勿論 認爲彭 
定康 的政改 方案是 否違反 《中 英聯合 聲明》 和 《基 本法》 , 就是印 
度立 國的首 任總理 尼赫魯 , 他前半 生一大 部分時 間是被 英國殖 
民 官員囚 在獄中 , 但獨立 後印度 政府仍 靠英國 人訓練 的法官 、 
公務員 、 工程 師和軍 人出掌 新政府 。 要完全 排除英 國勢力 , 後 
果不 堪設想 , 因爲 在香港 現階段 的精英 是飮英 國奶水 成長的 。 
中 國政府 可以在 文字上 抨擊港 英政府 , 否決 直通車 , 將 來特區 
的 運作仍 然要依 賴英國 人培植 的港人 , 不論 已轉軚 或直航 。 

預 委會的 香港成 員似乎 個個是 大忙人 , 出任 預委員 只是兼 
職 。 這是 預委會 的不幸 。 過分依 賴商界 領袖社 會名流 亦是下 
策 。 香港 的靈魂 是一個 廉潔和 高素質 的公務 員團體 。 一 個對香 
港全 無認識 的英國 政客如 彭定康 可以走 馬上任 , 而社會 上沒有 
出 現變動 , 因 爲他幸 運地有 好班底 , 長駐 在香港 的忠心 耿耿公 
務員隊 伍相扶 。 

忽 視公務 員的重 要性本 末倒置 

在立 法局內 務會議 , 議員所 謂質詢 公務員 , 事實上 是公務 
員敎 育議員 , 旁 觀者如 筆者一 眼便明 。 倘 若預委 會沒有 香港公 



11 



務員 的支持 便是瞎 子摸象 。 

中 國政府 用統戰 方式籠 絡香港 精英亦 不是一 種令香 港羣衆 
接受 的辦法 。 香港公 務員雖 然是受 僱於港 英政府 , 但是 個人的 
思 想和羣 衆一樣 , 有獨 立構思 。 就 是受人 二分四 的薪俸 , 亦可 
鑑別誰 是誰非 。 一個士 氣低落 、 唯 唯諾諾 的公務 員隊伍 , 並不 
能 發揮政 治效力 。 事實上 在香港 政府實 施的文 官領導 的政制 
下 , 他 們已建 立了固 有的傳 統和上 下溝通 的渠道 , 將來 第一任 
的 行政首 長是否 能夠令 他們口 服心服 , 也 是極爲 重要的 成敗因 
素 。 中國 政府在 另起爐 灶之際 , 完全忽 視了公 務員的 重要性 , 
而 只顧三 級議會 則是本 末倒置 。 



12 



一 國兩制 下的香 港法制 



有別 於其他 專業如 醫生或 工程師 , 律 師行業 在任何 政治衝 
擊的社 會變遷 下是身 先士卒 , 首當 其衝的 。 中 國將法 、 政永遠 
混 在一起 , 相 提並論 , 不 可分家 。 就是彭 定康掛 在嘴邊 的法治 

精神 ( Rule of law ) , 也是 一個政 治理想 。 從 事法律 工作行 

業 , 無論 如何經 濟掛鈎 , 也是 不能擺 脫政治 ° 

記得 年前在 一個中 國法制 硏討中 , 一 個中國 大陸律 師被問 

及 如何處 理一件 帶有政 治性刑 事案件 , 他爲 了忌諱 , 明哲保 
身 , 說 他是商 業律師 , 不 問政治 , 不 能作答 , 這 態度只 是駝鳥 
政策。 

首先要 承認的 是普通 法的法 制雖然 是英國 人首創 , 但是普 
通法 的精神 經過在 世界廣 泛流傳 數百年 , 美國 、 加拿大 、 印 
度 、 新加坡 等地都 是應用 普通法 的國家 。 而普通 法與英 語是唇 
齒相依 , 所 以中國 政府要 體會到 「推 翻英國 殖民地 主義」 , 並不 
等於 要將普 通法精 神在一 九九七 年後在 香港一 掃而淸 ° 當然 , 
施 行普通 法之際 , 英語 表達能 力愈高 , 懂 得普通 法運作 亦更順 
暢 , 而英 語表達 能力高 者皆是 用英語 作爲第 一語言 , 或 思想上 
依附西 方的律 師較多 。 可是 不要以 爲崇尙 普通法 人士便 是港英 

13 



的孤 臣孽子 , 繼 續延長 殖民地 主義的 鼓吹者 。 

第二 , 要將普 通法完 全翻譯 成中文 , 和所有 現存的 香港律 
師無論 國籍均 要他門 在執行 專業時 用中文 , 是沒 有可能 的事。 
但是 , 中國 領導階 層在意 識形態 方面有 歷史遺 留下來 的陰影 , 
就是 在滿淸 後期和 民國初 期外國 列強佔 領租界 涉外法 庭的設 
立 。 當 考慮香 港終審 庭設立 的香港 和外國 法官的 比例時 , 立法 
局和 香港法 律界沒 有參考 中國近 代歷史 , 不同情 體會中 國政府 
難道 收回香 港主權 還要見 到外籍 白種人 法官高 高在上 , 主宰司 
法 , 那末香 港終審 庭和以 前租界 治外法 庭有甚 麼分別 ? 

離 開香港 , 研 究香港 的好處 是可以 找出不 用香港 人的角 
度 , 客 觀分析 , 從中 國的眼 光看主 權移交 。 中國 向來將 「公 、 
檢 、 法」 放 在一起 , 三 位一體 , 永 不分割 。 而 香港式 法治是 
公 、 檢受 制於法 , 任 何一個 被嫌的 犯罪者 都在法 制保護 之下帶 
同律 師用法 制程序 , 抗 拒公檢 的調査 , 這是法 治精神 的眞意 ° 
無 論這是 英國人 授與香 港與否 , 切 勿用民 族大義 之名將 法治精 
神 犧牲, 正 如西諺 有云: 「不要 將浴池 中的嬰 孩和水 一起扔 
出。」 



14 



從 國際法 看有關 
香 港的兩 個問題 



必須 培養香 港國際 法人才 

根據镇 本法》 第 7 章所 列明對 外事務 , 在 1997 年香 港特別 
行政區 政府可 參與國 際事務 。 其中第 150 條 一 香港特 別行政 
區 的代表 , 可作爲 中華人 民共和 國政府 代表團 的成員 , 參加由 
中央 人民政 府進行 的同香 港特別 行政區 直接有 關的外 交談判 。 
第 151 條 —— 香港 特別行 政區可 在經濟 、貿 易、 金融、 航運、 
通訊、 旅遊、 文化 、 體育 等領域 , 以 「中國 香港」 的名義 , 單獨 
地同世 界各國 、 各地 區及有 關國際 組織保 持和發 展關係 , 簽訂 
和 履行有 關協議 。 第 152 條 —— …… 香港特 別行政 區可以 「中國 
香港」 的名 義參加 不以國 家爲單 位參加 的國際 組織和 國際會 
議 。 …… 第 154 條 —— …… 對 世界各 國或各 地區的 人入境 , 逗 
留 和離境 、 香 港特別 行政區 政府與 各國或 各地區 締結互 免簽證 
協議 。 第 155 條 —— 中央人 民政府 協助或 授權香 港特別 行政區 



15 



政府 與各國 或各地 區締結 互免簽 證協議 。 

但 在香港 , 熟悉 國際公 法的專 業人才 , 目前可 以說是 「眞 
空 無人」 。 香港 是英國 殖民地 , 在 現階段 , 是完 全依賴 英國外 
交部借 調的資 深國際 法專家 。 他們 有宗主 權國家 爲後盾 , 英雄 
有用 武之地 ; 而將 來香港 特區要 承擔國 際任務 , 必定 急起直 
追 , 要 培養本 地人才 。 中 國外交 部當然 有極優 秀的國 際法專 
才 0 , 但是 他們不 能代表 香港特 區政府 , 於是香 港特區 成爲國 
際法 人才眞 空地帶 。 筆者在 美國執 敎國際 法多年 , 深知 國際法 
不是一 般法學 院的熱 門科目 。 學生極 少選修 國際法 , 同 時也不 
感 興趣。 

. 而 聘請國 際法人 才的僱 主是主 權國的 外交部 、 商業 部等政 
府部門 。 私人 就業機 會甚少 。 同樣地 , 香 港法律 學生多 以作商 
業律 師爲終 生職業 , 認眞 選擇到 「窄 門」 就業亦 不會多 , 必然造 
成人 才眞空 , 情 況可悲 。 

國際海 牙法院 

國際公 法的源 ( Sources ) , 根據國 際海牙 法院的 規則第 
38 條 2 是 —— ①國 際公約 ; ②國 際習慣 ; ③一般 法律原 則爲文 
明 各國所 承認者 ; ④司法 判例及 各國權 威最高 之公法 學家學 
說 。 以上 4 個源的 資料分 布在不 同語文 的文獻 、 條 約滙編 、 例 
案 、 外交 立場書 , 旣複雜 又冗長 。 譬如海 牙法院 的判例 , 一件 
案件便 有判辭 滙篇五 、 六十 本之多 。 

一個國 際法專 家如果 要勝任 列席香 港特區 的代表 海外會 
議 , 起碼 要懂中 、 英 、 法三 種文字 。 加 上國際 法中分 門別類 , 

16 



如國際 組織法 、 航空法 、 海洋法 、 航運法 、 國籍法 、 貿易法 
等③ 。 每門專 科亦要 有專家 , 很難或 根本不 可能有 通才④ 。 而 

即使 要掌握 其中一 門專科 , 也要 全神投 入硏究 , 更需要 7 至 10 
年間才 能成才 。 據筆者 個人保 守估計 , 香 港特區 政府將 來需要 
不下於 30 個 國際法 律專家 , 才可 以有系 統的統 籌和充 任國際 
法部 門成員 。 環顧香 港今天 , 連 5 個土 生土長 的專家 也沒有 。 

留任 外人十 分困難 

香 港特區 政府是 否可以 繼續聘 請中或 外籍顧 問留任 ? 筆者 
的看 法認爲 具有相 當困難 。 首先 , 外籍人 士代表 香港特 區政府 
辦外交 , 無論在 形象上 , 還 是意識 形態上 、 利益 衝突的 前提下 
均不利 香港特 區政府 。 第二 , 聘請 外籍專 家只是 治標不 治本的 
方法 , 培養 人才才 能符合 香港特 區的長 遠利益 。 第三 , 涉及香 
港利益 的問題 , 聘用外 籍人士 , 對有 關問題 的看法 , 就 沒有代 
表性 。 試問 如果日 本政府 , 聘請俄 國籍專 家代表 和美國 政府談 
判貿 易條約 , 成 何體統 , 必 定成爲 國際間 的笑柄 。 

筆 者認爲 , 香港政 府及兩 間大專 ( 設有 法律系 的學院 ) 應 
該大 力培養 和訓練 這方面 的人才 , 到 1997 年 7 月 , 在香 港境內 
應該有 10 名或以 上的本 地國際 法專家 , 十 年樹木 , 百年樹 
人 。 國 際法在 香港長 期被忽 視是香 港隱藏 的危機 。 譬如 在最近 
國 籍和居 留權的 爭議中 , 香港 懂得國 際法和 國籍法 的人士 , 寥 
寥可數 。 連 立法局 國籍小 組也只 能要求 香港政 府英籍 專家解 
釋 , 將來 其他國 際難題 是否仍 然要靠 英籍專 家顧問 獻計? 香港 
特別 行政區 將來要 面對涉 外問題 , 必須有 人能獨 當一面 加以處 

17 



理 , 到時假 如由一 批掛上 「學」 字 牌的初 哥上陣 , 看起來 前途岌 

岌可危 。 

尼田 本案與 居英權 

1955 年海牙 國際法 庭的尼 田本案 判例⑤ , 値 得居英 、 居港 
人 士硏究 。 1951 年 12 月 , 列 前士坦 ( Liechtenstein ) 在海牙 
國 際法庭 , 代表 其國民 尼田本 ( Nottebohm ) ( 簡 稱尼氏 ) 
起 訴危地 馬拉國 , 因爲 危國充 公了尼 氏在危 國產業 , 要 求危國 
作 出賠償 。 該 案危地 馬拉獲 得勝訴 , 國際 法庭判 斷尼氏 雖然入 
了 列前士 坦國籍 , 但是 尼氏入 籍的條 件不被 危地馬 拉承認 。 尼 
氏入籍 的情況 和很多 得到英 國居留 權或沒 有移居 海外而 在香港 
得到 外國籍 人士的 處境非 常相似 , 故 尼田本 案情發 人深省 , 値 
得借鏡 。 

港人可 資借鏡 

尼氏 出生於 1881 年德國 漢堡市 , 出 生時是 德國籍 。 1905 
年尼氏 移居危 地馬拉 。 於是 危地馬 拉成爲 他日後 商業活 動的大 
本營 。 1905 年 後他間 中到德 國公幹 。 自 1931 年開始 , 尼氏曾 
數次 探訪居 住在列 前士坦 的兄弟 。 1939 年尼氏 入了列 前士坦 
籍 , 但是他 固定居 住地仍 然是危 地馬拉 。 

根據 1934 年頒 布的列 前士坦 國籍法 , 外國 人申請 成爲列 
前 士坦籍 , 必定 要居住 在列前 士坦國 境三年 , 除非獲 得豁免 。 
在 1939 年 , 當尼氏 申請入 列前士 坦籍時 , 列前 士坦批 准了尼 



is 



氏 豁免三 年居住 的條件 。 1940 年初 , 尼氏得 了列前 士坦籍 
後 , 重返 危地馬 拉繼續 做生意 。 

國 際法庭 接納危 地馬拉 代表律 師的兩 個立場 一 ① 國際法 
庭 不是判 斷其他 國家是 否承認 尼氏列 前士坦 國籍是 否有效 , 而 
只是 危地馬 拉一國 應否承 認尼氏 列前士 坦國籍 ; ②國際 法庭認 
爲危地 馬拉不 承認尼 氏列前 士坦國 籍合乎 國際法 。 

注重有 效聯繋 

國際法 庭的判 決理由 如下。 要考慮 尼氏得 到列前 士坦國 
籍 , 法 庭要聽 取入籍 人的處 境因素 , 譬如 他個人 的慣常 居住地 
( Habitual Residence ) , 他利 益中心 , 家 庭人員 的聯繫 , 他 
的 大衆生 活範圍 , 對某一 國家的 歸屬感 ( Attachment ) 和他 
如 何向子 女培養 國家的 歸屬感 。 

一 般的國 籍法要 求入籍 人與入 籍國建 立有效 的聯繫 
( Effective Link ) , 是理所 當然的 。 

雖 然每一 個主權 國可立 法授予 國籍給 外國人 , 但是 , 要其 
他 國家承 認主權 國授予 的國籍 , 它 一定要 將它的 入籍法 符合國 
際公法 , 即是 只授予 國籍人 士和新 國籍國 家有眞 正關係 , 因此 
尼氏 入籍時 和列前 士坦是 沒有眞 正關係 ( Genuine Con- 
nection ) 的人士 。 而列前 士坦的 入籍法 由於缺 少了這 樣的眞 
正關係 , 即不被 承認它 合乎國 際公法 。 

尼 氏在危 地馬拉 居住了 3 4 年, 他生 活起居 在該國 , 他的 
生 意活動 在該國 , 就 是他入 了列前 士坦國 籍不久 , 便回 危地馬 
拉繼續 生活和 做生意 ( 直至 1943 年因爲 和德國 開戰而 被命令 

19 



離 開危地 馬拉) 。 

相反地 , 尼 氏在列 前士坦 沒有固 定地址 , 也 沒有長 期居住 
在列 前士坦 。 他只是 探訪列 前士坦 , 而他 申請入 籍時曾 要求當 
局豁免 三年居 住條件 及催促 簡化入 籍程序 。 他在 列前士 坦沒有 
任何經 濟活動 , 也沒 有將他 的生意 全部或 部分移 到列前 士坦的 
意向 。 就 是入了 列前士 坦籍後 , 他 沒有改 變他在 危地馬 拉的生 
活圈 子和經 濟活動 。 

不 能做象 徵國民 

國 際法庭 最値得 香港入 籍他國 人士注 意的判 決中有 一點是 
一 尼氏入 籍的唯 一目的 是希望 得到列 前士坦 的庇護 ( 即香港 
人稱的 外國護 照保險 ) , 但 是沒有 投入列 前士坦 的傳統 、 國家 
利益 、 生 活方式 、 或 履行國 民義務 和權利 , 入 籍只是 象徵式 , 
沒 有實質 。 這 樣的入 籍方法 有違國 際間公 認的入 籍慣例 , 危地 
馬拉 不承認 尼氏的 列前士 坦國籍 , 因此 合乎國 際公法 。 

海 牙國際 法院大 法官以 11 比 3 的 多數票 , 判 決接納 危地馬 
拉的 申訴。 

筆者 無意危 言聳聽 , 但 尼田本 案確是 國際公 法中最 重要的 
國籍法 例案⑥ 。 中 、 英兩國 政府在 考慮居 英權的 授予和 否定必 
定 以尼田 本案爲 依歸。 他日出 現紛爭 , 尼 田本案 必然從 墳墓中 
復出 。 如 何發展 , 就要請 看下回 分解了 。 



20 



註釋 : 

① 見 黃炳坤 (主編 ) : 當代 國際法 , 1988 , 廣角镜 出版社 。 

(D 見法 學教材 編辑部 《國際 法資料 選編》 編寫組 : 國 際法資 料選編 , 1981 , 

法律 出版社 , 第 985 頁至 986 頁 。 Ian Brownlie: Principles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1973 , 第 一 章 。 

③ 周子顯 : 國際法 , 1983 , 知識 出版社 。 王鐵崖 、 陳 體强譯 , 奥本 海國際 
法 , 1981 , 商務 印書館 , 上 及下卷 。 

④ Chinese Society of International Law (編著 ) : Selected Articles 
From Chinese Yearbook of International Law, 1983. China Trans- 
lation & Publishing Corporation 出版。 Jerome Alan Cohen: China's 
Practice of International Law: Some Case Studies, 1972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出版。 

⑤ D.J. Harris: Cases and Materials on International Law (3rd ed.) 第 
442 頁至 448 頁 ° 

⑥ I. Brownlie: Principles of Public International Law (4th ed.) 。 



21 



特別 行政區 
— 國 際法下 的懸案 



筆者最 近參加 一個國 際法的 硏討會 , 被一位 行內權 威學者 
詢問 , 如 何替特 別行政 區下一 個定義 。 筆者捜 索枯腸 , 跟着翻 
查中 英文法 律辭典 , 包括中 國大百 科全書 (法學 ) 一書, 仍然 
找 不到一 個定義 。 

中 國在制 訂基本 法之際 , 當 討論到 「剩餘 權力」 時 , 已強調 
否定 了中國 是實行 聯邦制 的政府 。 而特別 行政區 又不是 現存的 
省、 縣, 或者 直隸巿 。 特別 行政區 在現階 段只是 在紙上 文字政 
體而 非有實 質的行 政架構 。 

爲何定 義有討 論研究 價値? 首先 , 當中國 , 無論是 國務院 
發言 人或新 華社駐 港諸君 , 抨擊港 督彭定 康的政 改提議 , 都不 
約而同 推出中 國主權 爲令箭 , 認爲 一九九 七年後 的香港 特別行 
政區 是中國 的內政 , 不 能受外 國干預 , 任何 方面不 能打其 「國 
際牌」 。 在一九 八四年 簽定的 《中 英聯合 聲明》 中 , 竟然連 「特別 
行 政區」 一辭也 沒有寫 下定義 。 

當然, 中、 英雙方 皆有學 貫五車 , 經 驗豐富 的資深 國際法 

22 



專家策 劃指導 , 但是 , 正 如中國 所指出 , 將來特 別行政 區是中 
國 的內務 , 那麼 它的定 義也理 所當然 是由中 國制訂 , 而 英國或 
任 何第三 國家無 權問津 。 

雖然 中國一 貫的外 交作風 是以主 權掛帥 。 主權 的定義 
是 —— 

① 國家制 訂決策 過程中 的最高 監督或 權威和 ; 

② 一個 國家不 受外來 力量支 配的自 由 ( 見 《國際 公約》 , 周 
子 顯主編 , 第九 十二頁 ) 。 

行駛國 家主權 並非是 絕對的 。 主權國 家仍然 受它自 願承擔 
的協議 或條約 的約束 。 這是 英國政 府對中 英聯合 聲明的 信心落 
腳點 , 也是向 香港各 界提議 接受中 英聯合 聲明的 「定 心丸」 。 

但是 , 不料中 途殺出 了一個 程咬金 —— 彭定康 , 不 按本子 
辦事, 在 簽定了 《聯合 聲明》 後, 企圖 或意圖 改變過 渡期中 的香港 
政 治制度 。 中國 最近屢 次打其 「主 權牌」 的 抨擊是 否強辭 奪理? 
從中 國的角 度來看 , 中國行 使主權 是包括 她有權 力解釋 《中英 
聯合 聲明》 , 不論是 指條約 的精神 和文字 。如果 , 中國單 方面的 
解釋是 一九九 七年主 權移交 回中國 的香港 , 是一 九八四 年簽約 
的香港 , 而並 非在過 渡時期 被政制 改革後 的香港 , 彭定 康的建 
議 是有違 《中 英聯合 聲明》 之嫌 。 但是 , 如 果英國 沒有承 諾一九 
九 七年回 歸中國 的香港 , 是一九 八四年 制度下 的香港 , 則英國 
並沒 有違約 。 

從法理 上分析 , 條約 如合約 , 從 雙方在 立約時 的意向 , 作 

爲一個 客觀者 ( Objective bystander ) 觀望 作結論 , 是爲條 
約精神 。 

要解答 英國是 否違反 《中 英聯合 聲明》 的問題 , 首先 要翻査 



2A 



中英 兩國在 一九八 二年至 一九八 四年秘 密會議 的內容 , 才可以 

找尋中 、 英的共 同意見 ( Consensus ) 。 否則 , 特別行 政區是 
歷史遺 留下的 國際法 律懸案 。 而懸 案下的 檨牲品 又是被 蒙在鼓 
裏的 香港人 。 



24 



香 港護照 、 居英權 、 
居港權 、 中 國公民 



香港特 區護照 、 居英權 、 居港權 、 中 國公民 , 這四 個身份 
可同 時候在 一個中 國血統 的香港 人身上 出現。 甲君是 中國血 
統 , 出 生香港 , 成年人 , 在 香港通 常居住 超過七 年以上 。 甲君 
獲得 九二年 的居英 權證書 , 但 仍然持 有英國 屬土公 民護照 , 他 
猶 豫未決 應否申 請英國 本土公 民護照 ( 他有權 利得到 這護照 , 
依照他 的居英 權證書 ) 。 因 爲中國 政府不 承認甲 君的居 英權和 
英國 屬土公 民地位 , 甲君 仍然是 一九九 七年前 ( 根據 《中 國國 
籍法》 和 《中 英備忘 錄》) 和九 七年後 ( 根據 《基 本法》 ) 中國公 
民 。 甲君是 否有權 拿取特 區護照 ? 假若 甲君拿 了英國 本土公 
民護照 , 是否不 能拿特 區護照 ? 

將例 子的事 件再複 雜一點 , 倘若甲 君在得 到居英 權之後 , 
再申請 成功得 到澳洲 居留權 , 而只 要甲君 繼續居 住在香 港和不 
入 澳洲籍 , 他仍 然是香 港永久 性居民 , 只要 他不入 澳洲籍 , 就 

不 會跌落 《基 本法》 二 十四條 (4) 的陷阱 。 聰 明的香 港人如 甲君必 
定會運 用腦袋 , 靈 活技巧 地找到 所有對 他最利 的處境 , 用句近 



25 



代中 國名言 : 「上 有政策 , 下有 對策」 ° 但中國 政府要 面對這 
些 「下 策人」 的多 面身份 , 簡 直是自 討苦吃 ° 錯在 中國在 一九八 
四年 《中英 國籍備 忘錄》 中 宣佈不 承認香 港中國 居民的 英國屬 

土身份 , 連帶引 發一連 串問題 。 

作爲永 久性居 民有重 大意義 , 譬如香 港現在 仍然沿 用的法 

律從業 員法例 ( Legal Practitioners Ordinance ) 中第 3(1) 
( 1AA ) 條款 , 申請成 爲香港 律師其 中身份 條件是 , 根據香 
港 《移 民法》 的定義 , 永 久居民 ( Permanent Resident ) 。 還 
好 , 該法例 沒有註 明倘若 「永久 居民」 身 份失去 , 便立刻 失去律 
師資格 。 倘 若將來 香港特 區律師 法加上 此等苛 刻條件 , 沒有符 
合 基本法 「永久 居民」 定義 的人士 不能申 請或繼 續從事 律師業 , 
那末 例子中 的甲君 , 當他 一得到 澳洲籍 , 如果他 是律師 , 連香 
港律師 資格也 會失去 , 除 非他能 夠符合 《基 本法》 二 十四條 (4) 的 
三個先 決條件 。 



2b 



特 區護照 
面 臨的法 律問題 



諸 位讀者 不要少 覷這三 吋乘三 吋稱爲 護照或 旅行證 件的小 
册子 , 因 爲在其 中的法 律學問 可寫成 數本法 律巨著 。 

所謂特 區護照 , 其實根 據基本 法第一 百五十 四條是 可分爲 
兩類 —— ① 特區的 永久性 居民而 且是中 國公民 拿的是 特區護 
照 ; ② 特區的 「其他 合法居 留者」 只可拿 「特 區其 他旅行 證件」 。 
從一百 五十四 條分析 , 倘若閣 下不是 「永 久性 居民」 而只是 「合 
法居 留者」 , 又不是 「中國 公民」 , 閣下 只可拿 「特 區其他 旅行證 
件」 。 問題 是誰是 「中國 公民」 ? 誰是 「合 法居 留者」 ? 這 兩個名 
辭在 中國國 籍法和 基本法 都沒有 下定義 。 筆者用 句粗俗 侮辱性 
名詞 , 一 百五十 四條的 「其 他旅行 證件」 簡直是 「阿 差紙」 一 
因 爲阿差 ( 印裔香 港同胞 ) 可能 不是中 國公民 。 

基本 法第二 十四條 的起草 立法專 家在百 忙中錯 漏百出 , 讓 
筆者指 正他的 失責處 —— 

A 、 第 二十四 (4) 及 二十四 (5) 兩 條漏了 一批用 有效旅 行證件 
進 入香港 , 但沒 有合法 居留權 的人士 。 很簡單 , 用有效 旅行證 



27 



件 「進 入」 香港並 不是可 以合法 「居 留」 香港 , 譬如 外國人 拿了六 
個星期 簽證進 入香港 , 但違 反簽證 而過期 滯留香 港的人 士也可 

根據 二十四 (4) 成爲永 久性特 區居民 ( 因爲第 二十四 (4) 條是指 「 
通常」 居住 ( 「通 常」 不等於 「合 法」 ) 並 以香港 爲永久 ( 「永 久」 
也 不等於 「合 法」 ) 居 住地的 非中國 籍的人 。 

基本法 條文出 現漏洞 

B 、 筆者不 明白二 十四條 (5) , 爲何只 是應用 在未滿 二十一 
周 歲的子 女才可 作永久 性居民 , 旣然是 在香港 出生條 件便足 
夠 , 爲 何有年 齡限制 ? 

C 、 一 百五十 四條和 二十四 條出現 不協調 的地方 —— 二十 
四條指 「享 有居 留權」 而一 百五十 四條指 「合 法居 留者」 : 是否有 
居 留權人 士有異 於合法 居留者 ? 

D 、 二十四 條是針 對非法 入境的 非中國 籍人士 , 最 明顯的 
是 越南滯 港船民 。 但 是華裔 越南船 民或船 民後裔 只要宣 誓是中 
國籍 而在香 港出生 , 二十四 (4) 條便 可豁免 。 旣然 中國公 民沒有 
定義 , 連阿差 宣誓說 他是有 中國籍 , 中國 政府有 甚麼證 明他不 
是 中國籍 ( 因爲 中國漢 、滿、 蒙、 回, 藏及 諸色人 種構成 
的 ) ? 如果筆 者在一 九九七 年後在 香港執 業國籍 法律師 , 出這 
一招 簡直可 上訴到 終審庭 。 

護照只 是表面 國籍表 面證供 

預 委會在 北京討 論的特 區護照 , 似 乎完全 忽略了 「特 區其 



2S 



他旅行 證件」 , 香 港同胞 應注意 這漏洞 。 因爲很 多回流 持有外 
國護照 的人士 , 只要是 合法居 留香港 , 一樣可 以擁有 「特 區旅 
行 證件」 。 一 個入了 澳洲籍 的回流 香港華 人在一 九九七 年後可 

以 拿①澳 洲護照 ; ② BNO ( 因 爲澳洲 承認雙 重國籍 ) ③特區 
旅 行證件 ; ④倘若 他有台 灣戶籍 , 連中 華民國 護照都 可擁有 
( 因爲台 灣的中 華民國 國籍法 容許雙 重國籍 ) 。 到時 出入境 , 
便任 君選擇 四料國 際人球 , 威盡 ! 但 是不要 太高興 , 可 能他不 
能 在香港 「永 久」 居住 , 有 其利必 有其害 ! 

但是 中國政 府也可 出以下 殺手鐧 。 在國際 公法上 , 護照只 
是國 籍的表 面證供 ( Prima Facie Evidence) 而 不是決 定性證 
供 ( Conclusive Evidence ) 。 筆者在 《 信報 月刊》 ( 一 九九四 
年 三月號 , 二 〇 四期 ) 的拙作 : 「尼 田本案 例與居 英權」 中的尼 
田 本先生 拿的是 列前士 坦發給 的護照 , 但 國際法 庭仍然 判決他 
不是列 國國民 而是危 地馬拉 的國民 ( 危地 馬拉反 而沒有 給他護 
照 ) 。 

讀者 別以爲 筆者鑽 牛角尖 , 有意 爲難中 國政府 。 閣 下是否 
能夠 拿到那 樣證件 , 是視乎 被政府 放你進 入那個 鴿子洞 
( Pigeon-hole ) 。 法 例愈模 稜兩可 , 愈 有利當 權政府 玩弄人 
民 。 唯有 在問題 沒有出 現之前 , 要 求政府 解釋才 可保障 閣下的 
權利。 



29 



特區 護照本 末倒置 



特別 行政區 預委會 在北京 討論特 區護照 , 最 重要的 問題並 
不 是護照 的顏色 或何時 應發特 區護照 。 最 關鍵的 地方是 : 誰是 
特 區護照 持有人 ? 

中 國政府 在後過 渡期以 爲不用 依賴港 英當局 ,錯了 。在發 
特區護 照方面 , 中國 政府根 本無資 料鑑定 特區護 照申請 人履歷 
的 眞確性 。 

中國 政府在 起草基 本法上 忽略了 一個嚴 重衝突 的地方 。 香 
港特區 政府有 權發旅 行證件 ; 但是 香港特 區政府 的外交 是由中 
央政 府管轄 。 特區 護照剛 巧是落 在這兩 個條例 的空隙 。 香港特 
區在 一九九 七年七 月一日 才成立 , 難道有 未成立 的政府 可發旅 
行證件 ? 在 法律上 , 在 邏輯上 , 也說 不過來 。 中 國政府 唯一的 
途徑是 在一九 九七年 前由中 央政府 發未來 特區旅 行證件 , 以過 
渡 九七年 。 但 從法律 觀點看 , 採用 這樣措 施中國 政府便 是違反 
《基本 法》, 搶奪了 特區政 府的基 本法頒 佈後的 發旅行 證件權 。要 
解決 辦法是 用折衷 的方式 , 在護照 上用文 字解釋 。 在這 方面要 

30 



考究 中國政 府外交 部國際 法專家 的技術 。 筆者有 一方程 式可應 
用 , 但是 用中國 政府的 術語是 「機 密」 , 不能在 此和讀 者分享 。 
如果 我是外 國政府 外交部 , 中 國政府 在一九 九七年 前向我 
推銷特 區護照 , 我有下 列問題 : ①誰是 特區護 照的有 權擁有 
者 ? ② 這些護 照擁有 人是否 無條件 的可回 原居地 ? ③這 些護照 
擁有 人的法 定地位 是根據 貴國哪 一條法 例管轄 ? ④這些 護照擁 
有人 是否中 國籍? 倘若答 案是正 , 中國護 照和特 區護照 有何分 
別 ?. 倘若答 案是否 , 這些 護照擁 有人是 何國籍 ? ⑤特區 護照和 

BNO 、 BO ( C ) , 英 國本土 護照有 何分別 ? 是 否一個 人可擁 
有以上 超過一 種護照 ? 

香港的 國籍法 , 未到一 九九七 年已是 「七 國一 樣亂」 , 一九 
九七 年後更 不明朗 。 從筆者 觀點看 , 這些 問題於 一九八 六年筆 
者 已在文 章發表 , 指 出漏洞 , 但 八年後 仍然一 點進展 也沒有 。 

《基 本法》 第二十 四條不 是特區 護照的 護身符 , 二十 四條只 
列出 「居 港權」 的界定 。 當然 , 有居 港權的 人亦不 是有權 擁有特 
區護照 , 因爲根 據二十 四條有 外國籍 而回流 的港人 , 在 附合條 
件 下也有 「居 港權」 , 但是 不等於 他們有 「特區 護照」 擁有權 。 

預委 會應廣 集各專 家意見 , 不 要只靠 預委會 成員的 「大忙 
人」 提意見 。 筆 者預見 港督彭 定康可 能令中 方屈服 , 要 向港英 
求助 , 港英 會在特 區護照 問題上 伸出幫 助的手 , 但代 價是甚 
麼 ? 



31 



推銷特 區護照 的難題 



一張 沒有國 家承認 的護照 , 不 是護照 , 是廢紙 ° 一九七 〇 

年 代前期 , 筆 者在英 國留學 , 拿的是 CI , 同期 同學中 有台灣 

研究生 , 他當 然是拿 中華民 國護照 。 我們倆 要到歐 洲旅行 , 便 
要 親自前 後數次 去歐洲 各國駐 倫敦領 事館申 請簽證 , 交 現金保 
證 、 學校 證明書 , 舟 車勞動 , 可能 花在簽 證申請 的時間 比遊埠 
時 間還多 。 旣然這 麼麻煩 , 索性逢 到假期 便閱讀 《老殘 遊記》 算 
了 。 拿 着所謂 「旅行 證件」 或 「無 國家 承認」 的護照 入境他 國是自 
討沒趣 , 尤 其是不 在大城 巿入境 , 碰到不 見慣各 類護照 、 各式 
人種 , 無 經驗的 移民官 , 他就 當你是 國際刑 事通緝 犯對待 。 

中國 外交部 推銷特 區護照 面對很 多困難 。 事實上 , 各國在 
承認 特區護 照的熱 誠程度 , 便反 映出外 國對中 國採取 「一 國兩 
制」 不同 的信心 。 就 是在一 九九七 年前主 要國家 在外交 上承認 
特 區護照 , 這種 外交言 語不能 保證在 一九九 七年後 , 當 眞正使 
用特區 護照時 , 該國 要求持 該證件 者在申 請入境 簽證上 額外苛 

刻 的要求 , 用句中 國名言 —— 這 是主權 ! 任何國 家有權 力加諸 
外國 人入境 前在簽 證方面 的要求 ( 如 筆者和 台灣留 學生的 
遭遇 ) , 又 正如中 國政府 要求驗 血査愛 滋一樣 。 



32 



第二, 在一九 八四年 《中 英聯合 聲明》 公佈 前後, 不論 中英談 
判 雙方閉 了門在 「狗咬 狗骨」 , 最 低限度 , 兩 國的共 識是有 「直 
通車」 。 柯利達 爵士在 自傳中 也提到 和談時 討論國 籍問題 , 中 
英雙方 不能達 成協議 , 於是由 中方獨 自公佈 備忘錄 。 這是 「國 
籍」 、 「居 港權」 和 「護 照」 這 三個相 輔相成 , 唇齒 相依的 難題上 
出 現了一 個不良 的先兆 。 加 上現在 中英各 走各路 , 互 不幫助 , 
中國外 交部要 推銷特 區護照 , 更是出 師無名 。 

筆者對 最近中 英聯絡 小組在 「國 籍」 、 「居 港權」 和 「護 照」 這 
三 方面不 能談攏 , 一點 也不覺 得奇怪 , 因 爲筆者 在一九 八六年 
已預 測到這 個境界 。 最奇怪 的是將 會身受 其害的 香港同 胞竟然 
還在 夢中。 

以 BNO 和特 區護照 推銷難 易比較 , BNO 比特區 護照推 
銷容易 。 原因是 BNO 有香 港人民 入境處 作後盾 。 加上 香港及 
英國 國籍法 修改時 , BNO 有法 律根據 , 而 BNO 持有 人的人 
數可 以統計 。 BNO 只是 BDTC 的延續 。 反觀 , 特區 護照是 
一種沒 有先例 可援的 「一國 兩制」 產物 , 派發機 構還沒 有誕生 。 

中國外 交部的 推銷術 , 筆者 不想妄 下評語 , 實行 「自 律」 一 
下 ; 但前 事不忘 , 後 事之師 , 在 推銷二 〇〇〇 年北京 舉行奧 
運 , 中國推 銷術似 乎還在 「同 志仍須 努力」 的境界 。 加上 中國的 
王軍濤 、 韓東方 、 魏京生 , 經常 在外國 報紙作 頭條新 聞出現 , 
讀者可 以作出 最明智 的結論 。 



33 



爭 取特區 護照在 
海外承 認是當 務之急 



在筆 者這書 中文章 : 「推 銷特區 護照的 難題」 發表的 愚見是 

BNO 比 較特區 護照容 易到海 外推銷 , 但是 BNO 也有 一個隱 
藏 的弊處 , 也可嚴 重影響 它的被 外國承 認程度 。 BNO 是英國 
攻府頒 發的旅 行證件 , 而在 一九九 七年後 的香港 特區政 府是屬 
於中 國管治 , 倘若 中國政 府不出 面承認 BNO 擁 有人可 無條件 
返回 原居地 —— 香港 , 相反地 「特區 護照」 和 「特 區其他 旅行證 
件」 持有人 ( 根據基 本法一 五四條 ) 有這樣 的權利 , 可能 「特區 
護照」 和 「特 區其 他旅行 證件」 比 BNO 還吃香 。 當可擁 有兩樣 
證 件而作 出選擇 時要顧 及這點 。 中國政 府如果 向港英 施加壓 
力 , 討 價還價 , 出這一 招以交 換香港 居民身 份資料 , 以 鑑定特 
區護 照持有 人資格 , 筆者肯 定港英 要低頭 , 筆者 因獻計 中方可 
申請 做預委 。 



34 



BNO 只是過 渡權宜 的安排 



其實 , 隨着一 九九七 年後政 權移交 , 特區 護照和 BNO 的 
比較地 位會互 相調換 , 道理 很簡單 , 用尼 田本案 的國際 公法分 
析 , 香港華 人有效 的聯繫 ( Effective Link ) 是 與中國 主權國 
建立的 , 而英 國的聯 繫明顯 地日漸 式微。 BNO 只是過 渡權宜 
銜接 的安排 。 而在 數目上 , 只能 擁有特 區護照 而不能 ( 或不 
想 ) 持有 BNO 的 香港華 人數目 非常龐 大和與 日倶增 , 爭取特 
區護 照在海 外被承 認是當 前急務 。 倘若英 國政府 爲了和 中國爭 
持不下 而不幫 助中國 推銷特 區護照 , 這是 香港人 的將來 利益不 
能 被保障 。 

中 國 在授權 中 可能有 附 帶條件 

特 區護照 是否中 國護照 的變相 ? 特區 護照和 中國護 照有相 
同也相 異之處 。 特 區護照 持有人 在海外 要求領 事保護 
( Consular Protection ) 是沒有 選擇的 , 只有 中國使 館才有 
這 樣權力 。 特 區護照 的延期 或申請 , 倘 若申請 人在海 外逼留 , 
仍然 要靠中 國駐海 外使節 , 正如 BNO 或 BDTC 在海 外延期 
或申請 要到英 國領事 館辦理 。 在 這方面 , 有部分 香港人 會憂慮 
中國政 府會秋 後算賬 , 以不 批准發 給特區 護照或 延長作 爲政治 
審査 或迫害 , 這是政 治問題 , 與特別 護照的 法律地 位無關 。 第 
二 , 根據 《基 本法》 一 五四條 , 是中 央人民 政府授 權特區 政府簽 
發特 區護照 。 簽發 中國護 照是由 中國政 府簽發 。 旣然是 中央政 
府授權 , 中央政 府是否 可在授 權中附 帶條件 , 譬 如從事 「顚 覆」 

35 



中國 的人士 , 中國管 治下的 特區不 能給與 簽發特 區護照 ?這也 
是政 治問題 , 不屬 筆者討 論範圍 , 筆者 在此要 「自我 審査」 ° 但 
是 中國政 府曾經 以不簽 發中國 護照方 法禁止 異見分 子出國 , 這 
是公開 的秘密 。 

* 可參考 Daniel C. Turack: The Passport in Inter- 
national Law. 

Richard Plender: International Migration Law. 



36 



從 《基 本法》 第二 十四條 
看 九七後 居留權 



《基 本法》 第二十 四條很 値得細 心研究 , 原因 如下一 

① 「無 證」 媽媽 在一九 九七年 前在香 港和中 國公民 生的孩 
子 , 全 部是特 別行政 區永久 性居民 [二 十四條 (- )] 。 

② 從大陸 移居到 香港加 上通常 居住連 續七年 以上的 中國公 
民 , 也是特 別行政 區永久 性居民 [二 十四條 ( 二 )] 。 

③ 但是二 十四條 沒直接 指出在 香港出 生的中 國公民 或通常 
居住 在香港 連續七 年以上 的中國 公民倘 若取得 外國籍 , 他是否 
仍 然是特 別行政 區永久 性居民 。 從 二十四 條的正 面解釋 , 他們 
不 是永久 性居民 。 

筆者 認爲二 十四條 ( 一 ) 的 「在香 港出生 的中國 公民」 一詞 

可作 出兩方 面解釋 —— (A) 只要 在出生 時是中 國公民 , 於 是便擁 
有 永久性 居留權 , 但 是這個 永久性 居留權 是否在 加入外 國籍時 
消失? 或是 這個權 利是終 身享有 , 無論 在日後 加入外 國籍與 
否 ? (B) 出生地 是香港 和中國 國籍是 擁有永 久性居 留權的 兩個先 
決條件 , 其中一 個條件 不符合 , 便失去 永久性 居留權 。 因爲出 

39 



生 地香港 是不會 變更的 , 於 是唯有 可以失 去永久 性居民 權的原 
因 是喪失 了中國 國籍。 

喪 失國籍 便失去 居留權 

從中 國政策 和一般 性的法 律知識 , 喪 失了中 國籍便 會導致 
喪失永 久性居 留權。 《基 本法》 二十六 條指出 , 只 有特別 行政區 
永久性 居民才 有選舉 權和被 選舉權 。 一般 性的國 家憲法 , 只有 
擁有 國籍的 人士才 有選舉 權和被 選舉權 。 筆者很 難想像 中國會 
容許四 十多萬 外籍人 士在香 港有被 選舉權 。 

倘若 就是在 香港出 生的香 港居民 加入外 國籍後 , 他 只能依 

賴二 十四條 (4) 的程序 才得到 永久性 居民權 , 他便 要符合 三個條 

件 —— 

① 在特 別行政 區成立 以前或 以後持 有效旅 行證件 進入香 

港 ; 

② 在 香港通 常居住 連續七 年以上 ; 

③ 以香港 爲永久 居住地 。 這 三個條 件有客 觀和主 觀成份 ° 
譬如 「通 常」 , 「居 住」 「連續 七年」 是 比較容 易鑒定 , 但是 「以香 
港爲 永久居 住地」 便 有主觀 和客觀 兩種形 式表達 。 

有提議 認爲在 一九九 七年以 前已得 到永久 居民權 的人士 , 
就算入 了外國 籍只要 履行簡 單的宣 誓以香 港爲永 久居住 地便可 
繼續 永久性 居留權 , 但是以 前沒有 永久居 民權者 則要採 用其他 
形 式證明 。 筆者 不同意 將這批 人士厚 此薄彼 。 筆 者主張 一視同 
仁看待 。 



40 



應客觀 鑒定何 謂永久 居住地 



筆 者主張 一種客 觀鑒定 以香港 爲永久 居住地 的方法 , 是以 

計算分 數作準 。 筆 者不主 張用委 員會式 評議制 ( Assessment 
Panel ) 鑑 定誰是 以香港 爲永久 居住地 。 委員會 可以被 政府控 
制 , 而 一動用 評議制 , 便要 組成上 訴程序 , 手 續繁複 。 

最後 , 喪失了 永久性 居留權 其實沒 有甚麼 大不了 , 只要特 
區行政 機構用 最開放 的政策 容許已 曾有過 居留權 而移民 他國的 
港人 回港居 住工作 。 

譬如 , 在一九 九七年 七月一 日無條 件發給 在特區 成立以 
前 , 在香 港居住 連續七 年以上 的人士 , 不 論國籍 , 一個 可以隨 
時出 入香港 及居住 和工作 的簽證 ( Visa ) , 皆 大歡喜 。 中國政 
府不 用擔心 更改個 籍法》 改變不 承認雙 重國籍 , 而四十 萬擁有 
非中國 籍的港 人也如 償所願 , 何樂 而不爲 。 



41 



九七後 居留權 
與就 業關係 



在 《基 本法》 中 , 香港特 別行政 區永久 性居民 一詞出 現在以 
下條款 —— 三十一 、 二十四 、四 十四、 六十一 、 六十七 、 七十 

一、 九十、 一百 〇 百 五十四 。 若非 永久性 居民不 可當特 

區行 政長官 , 特區主 要官員 、 特 區立法 會主席 、 終審法 院和高 
等 法院首 席法官 、 各 司司長 、 副司長 、 各 局局長 、 廉 政專員 、 
審計 署署長 、 警務 處處長 、 入 境事務 處處長 、 海 關關長 、 立法 
會成 員中非 中國籍 和外國 居留權 的永久 性居民 可當選 爲議員 , 
但比 例不得 超過全 體議員 的百分 之二十 。 

以一般 的主權 國憲法 來比較 , 特區 《基 本法》 指定出 任要職 
的官員 必定條 件要, 中國公 民籍和 永久居 民身份 、 並 非苛刻 。 
譬如在 美國倘 若是非 美籍人 士連當 感化官 、 警員 或和國 防有關 
連的 製造商 、 企業僱 員也不 能出任 。 就是 筆者在 一九七 〇 年代 
香港大 學畢業 , 拿了 一級榮 譽學位 , 因爲 非英籍 , 連行政 

官 ( AO ) 也不 能染指 。 筆者對 《基 本法》 中要求 中國國 籍作爲 
主要 官職出 任人的 條件認 爲合理 。 

42 



但是 , 《基 本法》 定下的 國籍和 永久性 居民條 件也產 生以下 
的 副作用 —— 

① 很多問 鼎中原 的準高 官和從 政人士 , 要在 一九九 七年表 
態 , 放棄 外國籍 「居 英權」 、 居外權 。 

② 很 多有才 智之士 , 可 能因國 籍及身 份之限 , 連投 考行政 
官等 仕途要 職也缺 乏興趣 , 唯 有向商 業進身 , 這 也不是 香港之 

福 。 

③ 至 於將來 特區行 政區是 否採取 港英的 「英 籍」 的功 能性相 

倣 ( Functional Equivalent ) 的條例 , 不錄用 非中國 籍的港 
人 任行政 官等職 , 亦 可預料 。 

至於其 他專業 如律師 、 醫生 、 工程師 、 飛機 領航員 是否一 
定要有 永久性 居民身 份才可 以出任 , 筆者 不希望 有這樣 情形出 
現 。 就是 加拿大 和美國 , 要 申請成 爲律師 或醫生 , 不需 要申請 
人擁有 當地國 籍甚至 居留權 , 唯 有這樣 , 有才能 者才可 進身這 
些行業 。 但是中 國律師 是要規 定只限 於中國 籍公民 , 否 則不能 
出任 。根據 《中英 聯合聲 明》, 外籍律 師是可 繼續在 特區執 業的, 
這是 「一國 兩制」 的 實現。 



43 



富翁 參政的 可行性 



香 港人熱 衷富翁 當一九 九七年 七月一 日 後的 香港特 別行政 
區的 首席行 政長官 , 這建議 是否香 港之福 , 値 得爭議 。 

在 美國億 萬富豪 佩羅特 ( Ross Perot ) 在一 九九二 年問鼎 
競 選總統 , 雖然名 落孫山 , 在一九 九六年 下一屆 大選他 似乎會 
捲 土重來 , 再角 逐中原 。 今 年另一 美國富 翁李察 • 力亞頓 
( Richard Riordan ) 以 從未出 任公職 的新秀 , 自資六 百萬美 
元參 選洛杉 磯巿長 , 以百 分之五 十三之 票數獲 選市長 。 富翁當 
政有利 必有弊 。 

作爲成 功商人 , 要改變 形象作 公職行 政首長 , 必定 要摒棄 
一 切形式 上和實 質上利 益衝突 的關係 。 譬如出 任市長 、 內閣閣 
員 , 一 定要放 棄任何 盈利企 業的董 事或任 何職位 , 無論 受薪與 
否 , 所有 私人投 資要交 給一個 「盲 基金」 ( Blind Trust ) 操 
縱 , 不能接 受任何 有金錢 或利益 的職位 或關係 。 除 本人外 , 連 
配偶也 受牽連 。 譬如身 爲律師 , 可 能連用 個人名 字的合 夥律師 
事 務所也 要除名 , 以 向公衆 表揚無 私公正 。 在 這方面 的犧牲 , 

44 



很多富 豪會不 感興趣 。 

香 港傳統 以大財 團當家 

富 翁致富 差不多 是靠拉 攏關係 , 交 遊廣闊 , 用銀彈 政策達 
成賺錢 目的。 主觀上 他們排 擠官僚 主導的 公務員 或公職 終生的 
下屬 。 生意 人最懂 「你 搔我 的背部 , 我也 抓你的 背部」 , 並非以 
「正義 公正」 見稱 。 見利走 法律隙 , 你 給我賺 錢機會 , 我 給你回 
佣 , 是不 二法門 , 當 然公衆 知道愈 少愈妙 。 

在 中國人 社會富 翁當家 也非史 無前例 , 譬如 台灣行 政院院 
長 連戰世 家富翁 。 怡和 、 太古 、 滙 豐銀行 主席被 委任爲 香港行 
政 局議員 , 是香港 開埠以 來的港 式傳統 。 根本香 港政制 精神是 
鼓勵富 可敵國 的大財 團當家 , 以它 們利益 作爲安 定民心 。 任何 
有利滙 豐銀行 , 便是 有利香 港繁榮 。 從來 沒有人 懷疑這 個不變 
的 「港 式」 眞理 。 如果用 純粹的 資本主 義推論 , 香港行 政長官 
一職 , 應該 像香港 政府賣 特別車 牌一樣 , 公 開拍賣 , 價高 者得。 
用某 香港金 融名人 的手法 , 捐 五百萬 英鎊給 保守黨 , 炒 「肥 彭」 
魷魚 , 再由某 香港地 產商捐 一千億 元人民 幣給中 國共產 黨黨中 
央 , 開投 成功委 任最高 行政長 官一職 。 這 樣香港 必然在 人類歷 
史上創 下新的 里程碑 , 連 「自由 選擇」 先導者 , 諾 貝爾經 濟得獎 

人 佛利民 ( Milton Friedman ) 都嘆爲 觀止矣 。 
富翁 掌政有 號召力 

以 此類推 , 財政司 、 警 務處長 、 人民 入境事 務處長 、 廉政 



45 



公 署專員 、 懲 敎處長 , 每一 職位有 不同投 標價錢 。 有 「價」 無 
類 , 不 論白貓 、 黑貓 、 紅貓 、 黑社會 、 媽媽生 、 過 氣名妓 、 投 
機倒把 、 賣 國求榮 、 移 民回流 ( 如筆者 ) , 無 任歡迎 。 競投者 
可貸款 , 由 中國人 民銀行 辦按揭 , 將 職位開 投價按 揭七成 , 餘 
款 以照任 職期每 月攤還 , 我估計 恒生指 數可升 七萬點 , 鄧一言 
在生也 急不及 待南下 替這個 「政 治動 物園」 開幕 , 以供中 外人士 
「收 費」 參觀。 

富 翁掌政 , 優點在 懂得成 本效率 , 可大 刀閣斧 , 裁減冗 
員 , 開 源節流 , 不容 許免費 午餐的 福利制 度有生 存空間 , 政府 
部 門節約 , 鼓勵盈 利生產 , 虧 本部門 要關門 , 培育對 外貿易 。 
加 上富翁 「號 召力」 強 , 名聲傳 播容易 得到以 「經濟 掛帥」 的香港 
人接受 , 也是難 得之處 。 無 怪北方 巨人屢 請香港 富翁到 中南海 
「密 斟」 , 未聞 牛頭角 「順 嫂」 有機 會朝聖 。 



46 



從柏 拉圖的 「理 想國」 , 孔儒的 「士 大夫」 主政 , 到新 加坡的 
「精英 內閣」 , 克 林頓的 「學者 掌權」 , 賢人 政府是 否最理 想的統 
治 階層値 得探討 。 

克林頓 的司級 官員有 十五個 牛津畢 業的羅 斯學者 

( Rhodes Scholars ) , 白宮幕 僚又有 六個羅 斯學者 ( 根據 《華 
盛頓 郵報》 統計 )。 新加 坡總理 是經濟 學博士 , 李 光耀資 政是劍 
橋法 學院一 級榮譽 畢業生 , 似乎 如英諺 : 「舊校 呔永不 令你落 
空。」 

美國的 政策有 別英國 , 由總 統任命 的內閣 及司級 以上官 
員 , 需要國 會同意 , 並 非從選 舉產生 , 反 而英國 西敏寺 式民主 
首相 內閣是 由選舉 產生的 國會議 員組成 。 於是美 國總統 如克林 
頓 在選拔 內閣時 , 可 推薦和 他背景 相似的 羅斯學 者出任 。 在這 
方面 , 香港總 督任命 的行政 局的非 官方委 任議員 比較上 和美國 
相似 。 在選 拔行政 局議員 , 因爲不 用立法 局批准 , 總督 在找尋 
同 一陣線 的議員 更是易 如反掌 。 



47 



一 朝天子 一朝臣 , 如范 徐麗泰 的行政 局議員 到彭定 康上場 
被 請下台 亦是順 理成章 。 根據 《基 本法》 第五十 四及五 十五條 , 
現存 的行政 局將來 便是行 政會議 ( 五 十四條 ) , 而任 免的人 
選是 : ① 行政機 關的主 要官員 , ②立法 會議員 和③社 會人士 。 
彭 定康的 將立法 局議員 ( 除了政 府官員 ) 完全摒 出行政 局是他 
個 人選擇 , 就 是在九 七年後 特區行 政長官 不委任 立法局 議員亦 
無人 可質疑 。 因此 , 特區行 政長官 委任和 他同一 鼻子出 氣的行 
政 會議員 是意料 中事。 

倘 若行政 會議是 施行精 英政策 , 是 否香港 的福祉 ? 從筆者 
的觀察 , 媒介對 《基 本法》 的 關注似 乎集中 在特區 立法會 , 行政 
長 官和主 要官員 的產生 , 忽略 了特區 行政會 議成員 的委任 。 

行政會 議是毫 無監察 的權力 中 心 

九七年 後行政 會議是 「三 腳架」 , 三腳 是①主 要官員 ; ②立 
法 會議員 和③社 會人士 。 而這 三隻腳 , 那隻長 , 那隻短 是由行 
政長 官判斷 , 公衆無 權監察 或控制 。 行政 長官可 以在行 政會議 
中 選擇成 員造成 「保 皇黨」 的多 數成員 (見 《基 本法》 五十六 條), 
加上行 政會議 如沿用 現行行 政局的 閉門會 議和不 須揭露 決策投 
票內幕 , 是一個 毫無監 察的權 力中心 。 

柯 利達的 《中 國的 經驗》 自傳揭 露了中 英香港 會談和 《基本 
法》 中國 向行政 局諮詢 期間, 香港行 政局的 動態可 反映出 行政局 
權力的 重要性 。 在 《基 本法》 第 五十六 條上特 區長官 「在 作出重 
要決策 …… 前 , 須徵 詢行政 會議的 意見」 , 如他 不採納 行政會 
議多 數成員 的意見 , 應 將具體 理由記 錄在案 。 第五十 六條値 



4S 



得商榷 。 ①特區 長官可 斷定甚 麼是重 要決策 : ② 特區長 官的在 
案 記錄不 須公開 。 譬 如假設 已故尤 德總督 主觀認 爲中英 香港前 
途 不是重 要決策 , 他便 不須徵 詢行政 局意見 , 而 任何人 不可挑 
戰他 的主觀 選擇。 

賢人政 治易與 公衆社 會脱節 

問 題是倘 若行政 長官選 擇出任 行政會 的社會 人士不 具公信 
力 (借用 彭定康 批評預 委會的 語調) ,公 衆輿 論是無 能爲力 
的 。 行政長 官只找 他舊校 呔的賢 人或和 他一起 打高爾 夫球的 
「自 己友」 又 如何? 

從筆者 的分析 , 賢 人政府 的出現 , 行 政會議 高出立 法會和 

主要官 員的機 會很大 , 這 是最好 的境況 ( best scenario ) , 而 
最壞 的安排 是行政 長官只 選擇他 打橋牌 的牌友 。 

賢 人政府 的好處 和敗筆 在哪裏 ? 好處 當然是 像柏拉 圖的理 
想 國一樣 , 最聰明 和有才 幹的能 人掌握 。 敗筆是 賢人是 否和公 
衆社 會脫節 , 自 視過高 , 組織 小圈子 , 正如 克林頓 的內閣 , 被 
媒 介稱爲 「牛津 校友聯 誼會」 , 相 互印證 ( endores ) 同一構 
思 , 排 除異議 , 就是牛 津校友 的筆者 , 雖然見 校友飛 上枝頭 , 
鯉 躍龍門 , 但是社 祉興亡 , 筆者 也不贊 同這樣 的政制 。 



40 



海 外華人 的難題 



大約 有五千 萬華人 在中國 大陸以 外生活 。 長 期以來 , 北京 
當局 對於如 何處置 這些海 外華人 , 一直存 在着複 雜的法 律問題 
出現。 目前 , 由於數 以萬計 的海外 華人以 投資者 或外國 公司代 
理人 身分湧 往大陸 , 以 致問題 更複雜 。 

華 裔外商 因商業 糾紛而 被拘捕 

鄧 小平實 施開放 政策後 , 令到 非中華 人民共 和國籍 公民的 
外國人 與中國 改革欠 善的法 律制度 , 產 生了很 多不愉 快的衝 
突 。 尤 其是那 些外商 與國營 企業間 的商業 糾紛會 弄至升 級成爲 
刑 事控罪 , 中國似 乎有一 種傾向 , 將任何 合約上 或金錢 上的糾 
紛 變成爲 欺騙或 盜竊國 家機密 的指控 , 以向外 國的當 事人施 
壓。 

在 這種情 況之下 , 一個海 外華人 因爲含 糊身份 , 而 根據中 
國法律 , 他 們就會 處於倍 加危險 的境地 。 例如澳 洲籍華 人彭建 



50 



東以及 美國公 民鄭惠 和均因 商業糾 紛而被 大陸當 局拘捕 。 這些 
事件 , 一度 引起輿 論嘩然 。 其他很 多人因 爲受律 師或領 事館顧 
問 的提點 而將事 情掩蓋 。 也 許這些 海外華 人所滲 入的中 國經濟 
比起 三菱或 大美國 石油公 司規模 小得多 , 因此他 們經常 與中國 
當局發 生衝突 。 

許 多海外 華人懷 疑大陸 官員是 否濫用 高壓的 法律手 段對待 
華裔的 外國人 。 難怪 共產黨 自一九 四九年 取得政 權之後 , 三十 
一年 來中國 一直沒 有頒佈 國籍法 , 直至一 九八零 年九月 十曰才 

正 式頒佈 。 以 後中國 便根據 中國國 籍法來 處理港 澳及台 灣的中 
國居 民產生 的問題 , 因此 這些中 國同胞 就視同 中國大 陸公民 。 
但 根據中 國法律 , 其 他大約 三千多 萬海外 華人的 身份卻 沒有那 
麼明確 。 

海外 華人被 視爲中 國國民 

國籍 法第三 條列明 中國不 承認雙 重國籍 , 因 此界定 任何擁 
有 外國籍 的海外 華人就 不是中 國國民 。 但 國籍法 第九條 就帶點 
複雜性 : 任何 在外國 定居以 及自願 歸化或 取得外 國國籍 的中國 
國民 , 將會 自動失 去中國 國籍。 

但根 據中國 國籍法 , 沒有 「定居 外國」 的定義 。 事實上 , 在 
遇上國 際危機 , 例如 印尼屠 殺華裔 居民或 北越接 管南越 之後迫 
害華 人期間 , 中國對 海外華 人仍以 他們是 中國國 民對待 並接納 
他 們回國 。 還有 , 當伊拉 克軍隊 入侵科 威特時 , 有一些 海外華 
人到 中國大 使館尋 求棲身 , 而大使 館亦對 他們加 以保護 。由於 
他們入 籍的國 家被伊 拉克視 爲不友 好國家 , 當時 中國以 寬宏氣 

Canada-Hong Korg Resource Ccr.tre 

1 Spadina Crescent, Rm. Ill • Toronto, Canada • M5S 1A1 



量 的姿態 , 對那 些滯留 在大使 館內海 外華人 , 中 國視爲 散居海 
外的中 國人。 

目 前很多 往中國 做生意 的海外 華人面 臨窘境 , 他們 是中國 
人 抑或外 國人? 

我經常 以律師 身份對 海外華 人提出 的一項 忠吿是 : 根據法 
律註釋 , 當你進 入中國 國境時 , 你所使 用的旅 遊證件 , 可能決 

定你 自身的 國籍。 

入 籍國並 無熱心 保護本 國華人 

事實上 , 許多已 歸化加 拿大籍 、 澳洲 籍或美 國籍的 香港商 
人 , 仍在利 用香港 居民身 份證或 中國當 局發給 他們的 「回鄕 證」, 
去 證明他 們是港 澳同胞 。 這類自 認身份 , 根據 中國法 律暗喩 
指出 , 他們仍 然是中 國國民 。 同時根 據國籍 法第九 條註釋 , 儘 
管他 們在外 國入籍 , 但 並非定 居外國 。 因 此在事 發後中 國會制 
止他 們拿出 「自認 外國」 國籍 , 要 求該國 駐中國 的領事 保護。 

在 國際法 的另一 個灰色 不明朗 地帶是 當一個 取得外 國國籍 
的人要 返回他 出生的 國家時 , 該國 的有關 當局可 以藉此 爭議他 
的國籍 , 在 這類的 情況中 , 該人入 籍的國 家可以 決定不 給予領 
事 保護。 

理論上 , 這種 情況不 會在中 國發生 , 因爲中 國不承 認雙重 
國籍 。 雖 然中國 到目前 並無公 開爭議 任何海 外華人 的國籍 , 但 
事實上 , 中國 在某種 限度下 而非官 式地趨 向將海 外華人 當作中 

國人。 

除 此之外 , 很多 華裔外 籍國民 懷疑他 們在中 國出現 困境時 



52 



他 們所入 籍的國 家並非 那麼熱 心去保 護他們 。 無 論他們 看法是 
對抑 或是錯 , 他們相 信因爲 他們的 中國血 統關係 , 他們 入籍的 
國家在 某程度 上勉強 承認中 國對他 們已有 非官式 的認可 。 

最近在 彭建東 事件中 , 中國要 求澳門 交出持 有第三 國家護 
照 的血緣 上的中 國人時 , 葡萄 牙雖然 與中國 並無簽 署引渡 條約, 
但葡萄 牙當局 竟然同 意照辦 。 

去大陸 做生意 首要是 有勢力 的關係 

即 使在最 有利的 環境下 , 領 事保護 的價値 亦是有 限度的 , 
一旦國 民不幸 在海外 國家刑 事上被 控吿時 , 領事 館或大 使館祇 
准有 探訪權 。 

在中國 , 由被 捕以至 正式刑 事起訴 , 可以拖 很長時 間以及 
當事 人可備 受折磨 。 在這 段期間 , 可能 完全得 不到領 事保護 。 

還 有一點 , 倘若 一位海 外華人 被中國 地方當 局拘捕 , 中國 
地 方官可 能不會 認識到 這樣的 拘捕行 動所牽 涉的國 際問題 ; 就 
算考慮 到這點 , 他 們亦會 阻止被 捕者與 他的領 事接觸 以避免 

宣揚 。 

在外 國的華 人社會 , 經 常廣泛 流傳一 些某國 海外華 人被大 
陸 當局扣 留旅行 證件或 被扣留 的消息 。 中 國當局 經常利 用這些 
嚴厲措 施作爲 解決商 業糾紛 的手段 。 

中 國的法 律制度 仍在萌 芽階段 及官方 經常橫 蠻無理 , 因此 
許多 人去大 陸做生 意首先 不去找 律師及 靠法庭 , 而最重 要的是 
要靠 有勢力 人士的 「關 係」 。 

( 原 文出自 英文亞 洲華爾 街日報 ) 



53 



柯利達 ,中 國通, 升神台 



柯氏 在中英 前途和 談及以 後任內 至一九 九二年 , 在 英國談 
判代 表方面 , 有舉 足輕重 的份量 。 他對中 國的認 識和觀 察很少 
能 出其右 。 讀一讀 柯氏的 《中 國的 經驗》 很 有啓發 。 

香港 , 在 中國的 領導階 層腦中 , 是一 個充滿 民族情 緖化的 
題目 , 差不 多是滿 淸遺留 下來唯 一未解 決喪權 辱國的 「國 恥」 。 
柯氏認 爲今日 的倫敦 及港英 政府低 估了中 國高昂 的民族 情緒。 
這點 筆者認 爲柯氏 立場是 正確的 。 所以在 「主 權」 、 「治 權」 分 
割 , 中央 政府在 香港特 別行政 區駐軍 , 外 籍人員 在特別 行政區 
出任 高職等 問題上 , 中國絕 不讓步 。 倘若 讓步便 是二十 世紀李 
鴻章 , 詹培 忠議員 「寧當 中國狗 不作英 國犬」 論是 將中國 民族立 
場 「畜 牲化」 柯 氏亦會 同意。 

不能 以西方 邏輯看 北大人 

柯 氏不同 意指責 當年港 督麥理 浩在一 九七九 年北京 之行提 

54 



出一九 九七年 的問題 , 因爲中 國不會 讓香港 問題不 了了之 , 無 

聲無 色地過 渡一九 九七年 。 這 是一個 假設性 ( hypothetical ) 
問題 , 因爲 香港前 途問題 在今天 已是塵 埃落地 , 討論這 問題應 
否提出 是連阿 Q 也不 感興趣 。 

柯 氏認爲 戴卓爾 首相的 「法 理」 和 「軍 事」 式的 分析香 港問題 
是 英國的 致命傷 。 戴夫人 的不平 等條約 合法論 , 雖然是 邏輯性 
推理 , 但是中 國領導 階層在 「民 族大 義凜然 , 誓死 不作李 鴻章」 
的 氣候下 , 任何法 理也聽 不進耳 。 這一點 , 接受 西方敎 育的香 
港 精英好 自爲之 , 以後 和北大 人對話 , 要 多用大 腦右部 ( 即是 
控 制情緒 的部分 ) , 少 用西方 邏輯學 爲上策 。 

一貫主 張以折 衷的懷 柔手法 

對中英 香港前 途談判 , 柯 氏有以 下觀感 —— ①中 國定下 
「主 權不可 放棄」 的大 前提後 , 英國不 可越雷 池半步 。 ② 柯氏對 
周南的 評價是 此公不 大可靠 。 ③中 國政府 不同意 只是英 國人管 
治的香 港才可 以繁榮 、 安定 。 ④中 國政府 不懼怕 英國以 談判破 
裂 的藉口 作籌碼 。 ⑤英 國在同 意主權 移交後 , 才 可在其 他次要 
問 題上討 價還價 。 © 當英首 相戴夫 人認爲 香港行 政局內 的華籍 
委任 議員是 中國人 , 會對 中國有 更深刻 的認識 , 柯氏 不同意 , 
他以 「中 國通」 身份力 排衆議 。 行政 局內以 鍾士元 爲首的 議員認 
爲對 中國應 採取強 硬態度 , 柯氏 也反對 。 柯氏一 貫主張 用折衷 
的以 柔制剛 的手法 。 ⑦柯氏 不同意 當時英 國外相 賀維以 律師作 
英國談 判領導 的建議 。 ⑧中 英聯絡 小組應 跨越一 九九七 年是當 
時行政 局議員 譚惠珠 的建議 , 士 別三日 , 今日鍾 、譚兩 議員改 

55 



投敵營 , 出 任預委 會成員 , 難怪廖 瑤珠人 大委員 要和他 們劃淸 
界線 , 更灑下 傷心淚 。 未 知預委 會主席 錢其琛 副總理 有何感 
想 ? 英犬當 中狗乎 ? ⑨柯 氏讚嘆 魯平主 任是中 方最能 幹成員 。 

⑩國籍 是雙方 最感棘 手問題 , 因此 中英兩 國只可 以用備 忘錄交 
換處理 , 而不 能在聯 合聲明 中記錄 。 ® 聯合聲 明是一 個成就 , 
因爲英 國談判 代表要 面對一 個極具 佔上風 的政權 , 而且 充滿民 
族大 義和決 心收回 「失 地」 的中國 。 @ 中國 的一貫 立場是 英國在 
香 港是一 個剝削 榨取民 資的殖 民國家 。 這 個中國 觀點和 彭定康 
自命香 港民主 救星大 異其趣 , 可以 說是天 淵之別 。 中國 根本覺 
得英 國要扮 演香港 居民的 道義衞 士角色 是無稽 兼荒謬 ° ® 中國 
到 今天仍 然懷疑 英國在 趁機會 給香港 「獨 立」 , 而 不是中 國所認 
識的 「高度 自治」 。 ® 中國在 無辦法 當中會 犧牲經 濟利益 , 以達 
到政治 和國家 民族使 命目的 。 ⑮秘 密和談 判是達 成聯合 聲明的 
成 功因素 。 ® 外交談 判不能 進行科 學實驗 , 不可 以證明 或否定 
每一 個理論 。 

增加民 主對香 港是弊 多於利 

六四天 安門事 件有沒 有令柯 氏改觀 ? 答案 是沒有 。 柯氏對 
《中 英聯合 聲明》 是堅信 不移的 。 

柯 氏對彭 定康的 民主改 革又有 何看法 ? ①如 果在香 港進行 
或加 入西敏 寺式的 民主, 中國 會視爲 香港企 圖製造 獨立。 在 《中 
英聯合 聲明》 中 「選 舉」 一 詞是中 國政府 在談判 極不願 意下才 
讓步 , 答應 寫下。 但是 中國沒 有同意 「選 舉」 是 「直接 選舉」 (在書 

中 , 英文是 dircet election ) 。 ② 柯氏認 爲在香 港增加 民主並 



56 



不可能 對中國 產生壓 力而保 障香港 。 柯氏 相信增 加民主 對香港 
是弊 多於利 , 弄 巧反拙 。 單方面 進行民 主會造 成向中 國對抗 。 
③中國 在基本 法上寫 下禁止 「顚 覆」 是 對天安 門事件 的反應 , 英 
國 試圖說 服中國 不要在 《基 本法》 上採用 「顚 覆」 一詞 , 中國不 
接納 。 ④中國 在立法 局的議 員席位 數目上 態度表 現強硬 , 甚至 
沒有 「直 通車」 也 不讓步 。 在 這方面 反映出 中國視 西方民 

主 ( Western-style democracy ) 爲大忌 。 © 在 基本法 的起草 
過程中 , 香港 政府和 行政局 在每一 階段皆 有參與 。 

在頒授 居英權 問題上 , 中國政 府態度 又如何 ?在 《基 本法》 
上限 定外籍 人士只 可佔立 法會席 位百分 之二十 , 是中國 對英國 
頒授 居英權 的反應 。 

柯氏離 任中英 關係開 新局面 

柯 氏對彭 定康任 命香港 總督後 , 有以下 評論一 

一 、 香港產 生了新 的氣候 , 就 是香港 的明天 會更好 , 如果 

香港 能夠脫 離倫敦 外交部 中國通 的控制 , 聽取來 自香港 的堅強 

本能 ( 書中用 「tough instincts」 ) 。 

二 、 在一九 八九年 , 開 始進入 「後過 渡期」 , 英國 統治式 

微 , 中 國在聯 絡小組 及其他 問題諮 詢上態 度愈來 愈強硬 。 

三 、 彭定 康妙用 香港立 法局作 爲他的 原動力 , 而更 巧妙地 
強調 他個人 只是提 出建議 , 實際 上將立 法局當 他的尙 方寶劍 , 
借 刀殺人 。 

四 、 中國方 面反應 強烈原 因是① 中國未 被諮詢 ; ② 擴大投 
票 人數是 三違反 ; ③英方 國際化 陰謀論 , 企圖 向美國 、 加拿大 

57 



香港 、 中國與 新加坡 



新 加坡是 筆者弱 冠之年 , 第一 個逗留 和觀察 的國家 , 故印 
象特 別深刻 。 一九七 〇 年暑假 , 筆者剛 在香港 大學讀 完一年 
級 , 代表 香港大 學學生 會到星 、 馬 、 泰三 國大學 作學生 大使訪 
問 , 行程 第一站 是新加 坡大學 ( 現稱新 加坡國 立大學 ) , 在大 
學宿舍 住十天 , 訪問大 學及有 關機構 , 大 開眼界 。 

當時 正値港 、 星 、 馬三 間大學 在新加 坡舉行 的隔年 一度運 
動 競技比 賽大會 。 筆者 榮幸出 席比賽 開幕禮 。 出場時 , 新加坡 
大學 運動員 因接受 過軍訓 , 雄糾糾 , 昂 首闊步 , 衣 着鮮明 , 國 
旗高舉 , 神 氣十足 , 令全 場矚目 。 

輪到母 校運動 員出場 , 他 們旣不 懂軍操 , 又 無排場 , 個個 
行起 來像羣 龍無首 , 一 盤散沙 , 狀 似逛百 貨公司 , 步操 到司令 
台前。 

到高奏 國歌時 , 香港 奏的是 「天祐 我皇」 。 
站在筆 者身旁 的新加 坡敎育 部高官 幽了筆 者一默 : 「貴國 
國歌在 敝國已 很久沒 有奏出 。 」 筆者 也回敬 他一招 : 「貴 國健兒 

59 



的鵝 式軍操 ( goose steps ) 是否從 莫斯科 學來的 ? 」從 此筆者 
和新 加坡結 上了莫 名其妙 的關係 , 更因 此而對 新加坡 認識加 

深。 

一 九七五 年筆者 在牛津 大學中 國學生 會的春 節聯歡 晚餐會 
上 , 坐在新 加坡駐 英專員 的身旁 。 專員向 在座的 星籍同 窗進行 
國 家敎育 , 語 重心長 地道出 新加坡 是個有 信心和 充滿機 會的國 
家 , 同學 們要謹 記着國 家花費 金錢設 獎學金 , 讓 他們到 舉世著 
名的大 學進修 , 他日 學成一 定要歸 國效忠 , 努 力學習 , 建設社 
會 。 向來 崇尙個 人主義 , 我行我 素的筆 者不能 自制的 笑了出 
來 , 非 常尶尬 。 

李光 耀的家 長式政 治制度 , 無 孔不入 , 他個 人有強 烈的使 
命感 。 無 可否認 , 李光 耀是極 聰明的 領導人 , 新 加坡的 成功有 
賴 於政府 實行精 英主義 , 組 織廉潔 的政府 , 在這 方面中 國要學 
習 , 因爲自 從三反 、 五反 、 大躍進 、 大 鳴大放 、 文化 大革命 , 
中 國的敎 育被摧 殘到體 無完膚 , 要 重整敎 育是當 前急務 。 

新 加坡的 人民能 夠接受 敎條式 的敎訓 , 因爲 他們的 專員沒 
有 講一套 , 做一套 , 倘若 中國要 跟隨李 光耀進 行全國 道德重 
整 , 實行李 氏家長 式統治 , 這 也可能 是中國 的福祉 。 首 先要上 
行下效 , 有李 光耀的 不飮酒 、 不吸煙 、 苦行 僧的個 人信念 ; 此 
外要廉 潔勤政 、 培 育精英 , 否則 中國羣 衆會不 屑一笑 , 又來一 
場自欺 欺人的 運動。 



60 



中 國經驗 —— 

一個外 交家的 「體 會」 



作 者柯利 達爵士 在下述 四個階 段代表 英國出 使中國 ^ (D 

1962 英 國在北 京代辦 處的中 國秘書 ; ② 1966 至 1969 , 北京代 
辦 處政治 顧問及 後期駐 北京代 辦處全 權代表 ( 1972 年 英國撤 
銷 駐台灣 代辦處 , 英 國駐京 代辦處 升級爲 領事館 ) ; ③ 1978 
至 1984 英 國駐中 國大使 ; ④ 1984 至 1992 被委任 爲英國 首相府 
外交政 策顧問 , 對 1984 年的 中英有 關香港 前途、 基本 法制訂 
及於 91 年香 港新機 場談判 , 作 出貢獻 。 本書詳 細報導 作者從 
1962 至 1992 年間 在中國 所目睹 和經歷 的經驗 , 難免是 從英國 
人的眼 光來看 中國。 

全書分 三個主 要部分 —— 甲 、 毛澤東 的中國 ; 乙 、 鄧小平 
的中國 ;丙、 香港。 此外, 還 有一章 的回顧 和總結 。 從 香港讀 
者 角度看 , 第 三部分 最精采 和切身 ; 第 一部分 尙算高 潮迭起 , 
尤 其是詳 細紀錄 了作者 在文化 大革命 中被困 、 被 鬭和被 打的情 
況 , 任何曾 經親歷 其境和 經歷過 1967 年暴動 的港人 , 對作者 
所遭遇 的浩劫 , 都有非 常深切 的體會 ; 第 二部分 則較爲 平凡也 

61 



有 欠精采 的章節 



外交 家的外 交語言 

學而優 則仕的 柯利達 文筆非 常流暢 。 作者在 晉身英 國外交 
部之前 , 是 劍橋大 學法律 系導師 , 無怪在 書中屢 次表演 他的拉 
丁文 , 不愧 爲學究 。 學者 出身的 柯利達 , 在本書 中處處 流露了 

文人 的自負 , 經常提 出異議 , I disagree —詞經 常出現 。 作者 
是 英國外 交部的 「中 國通」 , 跟他差 不多同 樣背景 的先後 同僚如 
尤 德爵士 、 衞 奕信勛 爵和麥 若彬爵 士都是 能幹的 「超 人」 , 其他 
「非我 族類」 者 , 皆 是對中 國無知 , 不了解 、誤導 。當然 ,彭定 
康是首 要罪人 ; 就 是連香 港行政 局的華 籍議員 對中國 的認識 , 
也比不 上作者 ! 

正 如柯利 達在書 中引用 的英謬 : 「一 個外交 家是替 他代表 
的國家 到海外 撒謊的 誠實人 。 」 外交家 ( 包括 返休作 者在內 ) 
的回憶 是不可 以相信 , 則 由讀者 下結論 : 而書中 亦有錯 誤的地 
方 , 譬如 黃麗松 是香港 大學校 長而非 中文大 學校長 。 

英 方的談 判策略 

在有關 香港前 途的談 判及以 後新機 場談判 , 作者採 取的政 
策是 一 ① 保持秘 密會談 , 這 種做法 , 就 是破裂 到重修 , 也不 
會 令中國 難下台 ; ②在 主權上 , 鑒 於中國 對滿淸 政府被 外強割 
據 的歷史 背景耿 耿於懷 , 所以 , 香 港前途 和回歸 是一個 很民族 
情緒化 和敏感 的問題 , 英國不 宜和中 國硬碰 ; ③ 香港封 中國有 

62 



經 濟利益 , 但 是中國 處理香 港的回 歸並非 完全建 築在經 濟因素 
上 ; ④ 「一國 兩制」 是英國 在毫無 籌碼的 談判中 , 唯一可 以保持 

香港在 1997 年 後有別 於一個 腐敗和 壓制人 民政權 的辦法 ( 作 
者 對中國 政府的 評價十 分低劣 ) ; ⑤中 國通才 有資格 主導談 
判 , 他們對 中國的 認識最 專業化 。 

香 港讀者 會最感 興趣的 地方是 , 作者 爆出在 中英香 港談判 
中 , 向 香港政 府和英 方獻計 的行政 局成員 的態度 和意見 , 及作 
者對部 分行政 局和立 法局議 員的不 同印象 , 他提 及的政 客包括 
鍾士元 、 譚惠珠 、 鍾逸 傑和李 柱銘等 。 

作者對 《中 英聯合 聲明》 的履行 有信心 , 因爲 它是一 份兩個 
宗主國 簽署、 在聯合 國備案 的條約 ,中國 是會守 法的。 但 在書中 
第 一部分 , 柯利 達又指 責在文 化大革 命期間 , 中 國對駐 北京各 
國 外交人 員的野 蠻行動 , 違反 了維也 納公約 , 觀感前 後矛盾 。 

作者 主觀地 不相信 在香港 進行民 主改革 , 足以 「拒 共」 , 即 
民 主政制 無法對 中國產 生壓力 。 相反地 , 採用抗 拒性的 民主只 
會帶來 反效果 ( 228 頁 ) 。 作者的 看法是 否正確 , 要由 歷史判 
斷 ° 

在書 中的第 一部分 , 作者很 詳細描 寫在文 化大革 命期間 , 
英 國駐華 全權代 辦及作 者等人 的遭遇 , 以 及在香 港被扣 留的左 
派演員 、 新華 社記者 及港英 政府在 法院刑 事起訴 左派報 章記者 
的事件 。 最 値得一 提的是 , 中國外 交部在 文革期 間受制 於紅衞 
兵背 後的權 勢力量 , 完全不 能獨立 依國際 法和慣 例作出 反應及 
保障 駐華外 交人員 的安全 。 在 這段緊 張時期 , 中 英互相 不讓對 
方 外交人 員離境 , 而 作者主 張用溫 和態度 , 避免事 件惡化 , 表 
現出他 一貫是 以折衷 方法處 理危機 。 



63 



馬卓安 對妥協 的懷疑 



作 者在第 三部分 不自覺 地反映 了馬卓 安不信 任外交 部中國 
通的妥 協手法 , 結 果馬卓 安採用 了柯利 達極不 同意的 對抗方 

式 , 而 其主幹 人物則 是港督 彭定康 ! 作者 在書中 更借題 發揮和 

大肆 批評。 

書中第 二部分 報導鄧 小平下 的中國 , 作者對 鄧小平 的改革 
評 價普通 。 在 鄧小平 領導下 中國變 爲平穩 和開放 ( 157 頁 ) 。 
中 國在鄧 小平身 後的隱 憂是在 接班人 未能穩 定民心 ( 158 

頁) 。 

作者創 下柯氏 外交第 一定律 ( Cradock's First Law of 
Diplomacy ) ( 78 頁), 即是在 談判中 , 不要擔 心對方 , 只要 
擔 心己方 。 這定 律的言 下之意 , 是 作者往 往判定 認爲是 正確的 
方法 皆被英 國決策 層否決 , 不 能運用 。 在 彭定康 「朝 代」 , 作者 
只 能作爲 旁觀者 。 

總 結而言 , 作者文 筆流暢 , 可讀 性甚高 。 但 是讀者 要獨立 
作 出判斷 , 柯氏的 中國通 處事是 否對香 港利益 有保障 , 正如鄧 
小 平在中 英前途 會談中 亦強調 他不是 李鴻章 , 但 柯利達 爵士是 
否李鴻 章化身 ( Reincarnated ) ? 



64 



未 來特區 律政司 
面 對的種 種難題 



馮華 健御用 大律師 出任律 政專員 ( Solicitor General ) , 
是一 人之下 , 萬人 之上的 律政署 「第 二把 交椅」 的猛人 , 主管法 
律政策 。 律政司 ( Attorney General ) 在英國 的法律 傳統是 
「英 皇的 官員」 ( Officer of the Crown ) 。 加拿 大法學 敎授愛 
德華 ( A. Edwards ) 曾經寫 過一本 〈演 皇的 官員》 的書 , 非常 
詳細 分律政 司的權 衡輕重 。 

在實際 權力的 操縱上 , 律政 司不輕 過首席 大法官 ( Chief 
Justice ) , 原 因有二 。 法 官要等 到聽審 訴訟案 件才可 發揮權 
力 , 而 在普通 法中有 一條不 成文傳 統慣例 , 就是 法庭只 可以判 
決眞 正利益 有關的 案件, 而不是 解答假 設的法 律問題 (Hypo- 
thetical Legal Issue ) 。 換 句話說 , 如 無訴訟 , 法庭 形同虛 
設。 

律政 司權利 廣泛影 響深遠 

律政司 就不同 , 他 戴了數 頂帽子 。 首先 , 律 政司是 制定和 



b5 



頒佈 法例的 主宰人 , 而立法 的範圍 直接影 響民生 ;第二 ,律政 

司是 法律界 ( 大律 師和律 師行業 ) 的當然 ( ipso facto ) 領導 
人; 第三, 律政 司可運 用權力 判斷誰 可被刑 事或民 事起訴 , 誰 
可被豁 免起訴 。 譬 如唐明 治當律 政司時 不起訴 龐亞倫 ( Alan 
Bond ) 被質疑 。 律政司 不打算 起訴時 , 法 院亦無 權過問 ; 第 
四 , 律政 司是政 府的法 律顧問 , 無論廉 政公署 、 人民入 境事務 
署 、 衞生署 、 警務 署到小 販管理 , 它們 的權責 所引起 的法律 
問題 , 不 論大小 , 一律 由律政 司管理 。 羣 衆關心 律政署 程度不 
應比 較司法 部門低 , 這是公 衆常識 。 

用中 國的術 語形容 三腳椅 —— 「公 、 檢 、 法」 這三個 人民權 
力擔子 都負在 律政司 的肩上 。 中國政 制是人 民專政 , 否 定香港 
沿用西 方三權 分立的 政治哲 學觀點 。 筆者 愚見是 , 中國 領導階 
層因爲 沒有生 活在三 權分立 的社會 制度下 , 不會 體會到 律政司 
的權力 和應否 運用權 力時接 受監管 。 將來 一九九 七年後 華人律 
政司 , 有責任 向中央 政府解 釋他掌 管部門 在香港 特別行 政區律 
政署 的運作 。 

《基 本法》 忽視律 政司的 重要性 

事實上 , 香港律 政署的 工作複 雜不會 比英國 或其他 地方遜 
色 。 無 論在英 、 美 、 加拿大 、 印度 , 律政 司永遠 是首長 內閣成 
員 , 決策最 高階層 的主力 一員。 

在 《基 本法》 中第六 十三條 , 是 唯一的 條例監 管律政 司的刑 
事檢 察工作 ( 雖然第 五十三 、 六 十一條 也提到 律政司 ) , 反而 
特區的 司法機 構佔了 《基 本法》 整 整一節 ( 十七 條條例 , 即 《基本 

66 



法》 八十 條至九 十六條 ), 可見基 本法起 草諸君 忽視律 政司的 
重 要性。 

幽 默大師 兼管理 學作家 柏金遜 ( P. Parkison ) 的名言 
是 : 「我 們每人 都會升 職到無 能爲力 的程度 。 」出 任律政 司在一 
個劃 時代的 環境中 , 不能夠 只是承 襲了前 人的責 任便可 稱職。 
到一九 九七年 六月三 十日後 , 香港 開埠以 來都沒 有律政 司要接 
受 「一國 兩制」 的挑戰 和考驗 , 馮御 用大狀 , 在一 九九七 年七月 
一 日不可 能再是 「御 用」 , 律 政司也 再不是 「英 皇的 官員」 , 一個 
沿襲 三權分 立的地 方港官 , 要向 人民專 政的京 官稟上 , 由習慣 
作 「獨 行俠」 的長 期執業 深資大 律師要 蛻變成 爲一個 「集 團人」 
( Organization Man ) , 知 易行難 。 

與中央 保持溝 通是一 項考驗 

如 何和中 央溝通 而能夠 保持專 業公正 , 是將 來華籍 律政司 
最具政 治考驗 的過程 。 當執業 大律師 ( 筆 者也曾 經滄海 ) 只要 
盡力 保障客 戶利益 而獲法 庭垂靑 , 敬 業樂業 , 在 香港可 飛黃騰 

達 。 但戴多 頂帽子 而聽命 「新主 人翁」 , 這 些經驗 不是從 律師執 
業中 可體會 , 柏金遜 的名言 希望不 會應驗 , 否則 香港法 制將進 
入危 殆境界 。 

大律 師的特 長是雄 才偉略 , 雄 辯滔滔 , 盤 問證人 有技巧 , 
將法例 應用到 複雜的 案情上 , 採取訴 訟優勢 。 但 是大律 師行業 
的最大 缺點是 缺乏人 事管理 、 機構組 織經驗 。 大 律師轉 行是非 
常 狹窄的 , 除 了當法 官或法 律學者 , 間中 從政外 , 很少 大律師 
能夠出 任大機 構主管 。 反 而律師 , 尤其是 在大型 律師行 當高級 

67 



合夥 人的資 深律師 , 轉 行商界 、 投資界 、 工 業界非 常吃香 ° 

當案件 由律師 轉聘大 律師時 , 大律 師只是 在案件 上作研 
究 , 對客戶 長遠經 濟利益 , 及其他 商業上 的考慮 , 大律 師還不 
須要 如律師 「拖 着客戶 的手」 的關係 。 在英 國出掌 律政司 , 是要 

從國 會議員 中提拔 , 而 國會議 員以大 律師的 個人名 氣着重 , 但 
是香港 沒有這 樣的傳 統慣例 。 筆者認 爲將來 香港的 「土 製」 律政 
司 不應只 限於在 大律師 中任聘 , 而 律師可 能更勝 任愉快 ° 

香 港律師 和大律 師的職 業工具 是英語 , 而律 師英語 亦有別 
於 普通日 常英語 , 將 來的香 港特別 行政區 是以中 文爲主 , 英語 
也是正 式語文 (《基 本法》 第 九條) 。律政 司的中 文水準 也應是 
被考慮 取錄的 其中條 件之一 。 語文 的修養 , 普通 話是必 需的溝 
通 工具 0 

香港 對中國 的價値 , 是西方 的櫥窗 而不是 中式的 展覽館 。 
透過 香港放 眼世界 , 令中 國安心 , 不怕 十億人 口接受 精神汚 
染 , 全 盤西化 。 中國 可繼續 「中 學爲體 , 西學 爲用」 的 治國方 
針 。 未 來的律 政司要 在普通 法法制 諸國中 , 備 受尊重 。 唯有這 
樣 , 西 方投資 者還會 將亞洲 分支駐 在香港 , 樂意 用香港 法院和 
訟 裁機構 解決商 業糾紛 , 香港 法律界 便可以 「案 照打 , 錢照 
賺」 , 否則香 港便是 「赤 腳」 律 師當道 , 香 港作爲 進軍中 國貿易 
的橋 樑不攻 自毀。 



58 



從 彭定康 走法律 隙說起 



彭 定康總 督承着 西方法 律觀點 的衣鉢 , 凡是 法律沒 有明文 
禁 止的便 是合法 。 彭督自 稱熟讀 基本法 , 認爲推 行政改 , 完全 
沒 有牴觸 《基 本法》 。 但 中國北 大人並 不苟同 , 老 羞成怒 , 指 
他 「打 茅波」 , 中英 關係頓 成僵局 。 何解? 

彭定康 智囊團 , 否決了 「中 國通」 的地位 , 是 戰略上 的致命 
大錯 。 正 如去任 總督衞 奕信臨 別贈言 : 「難 道累 積了認 識中國 
的知識 , 價値 是等如 零」? 當 然盡信 「中 國通」 不如無 「中國 
通」 , 但是正 如孫子 兵法說 , 「知彼 知己」 , 才會 「百戰 百勝」 。 

香 港律師 公會禮 聘劍橋 大學極 有名氣 的英國 憲法敎 授羅拔 

韋得 ( Professor Robert Wade ) 寫了 一篇解 釋香港 《基 本法》 
憲制 的法律 意見書 , 筆 者也曾 閱讀過 。 

韋得 敎授著 作甚豐 , 素 負盛名 , 更是 筆者在 牛津大 學讀法 
律學位 時的憲 法導師 , 他學 養之深 , 威 望之高 , 筆者佩 服得何 
止五 體投地 。 在牛津 大學時 , 韋得 講憲法 , 不 用講義 , 津津樂 
道 , 說服 力極強 。 很多 前英國 殖民地 立國寫 憲法由 他主筆 , 可 



69 



算 是無數 英聯邦 憲法的 「接 生婦」 , 但很多 殖民地 獨立後 , 流血 

政變 , 強 人專政 , 將憲法 抛進垃 圾桶又 作別論 。 

但韋 得解釋 《基 本法》 簡 直是隔 靴搔癢 , 畫龍而 不點睛 。 香 

港 《基 本法》 是 中國法 , 中國 憲法授 予國民 的權利 , 並 非如西 
方憲法 , 可以 由國民 個人要 求政府 履行和 約束政 府行駛 權力的 
法 律公文 。 魏京 生受審 時自辯 書引用 中國憲 法條文 , 洋 洋數千 
言 , 筆 者讀後 , 嘆 觀止矣 , 簡直是 一流法 學巨著 。 魏京 生的收 
場 , 有目 共睹。 

中國 基本法 最終解 釋權在 中國人 民大會 , 筆 者認爲 要找專 
家解釋 《基 本法》 應該 找中國 憲法權 威而非 英國憲 法專家 , 否則 

又是穿 着袈裟 行彌撒 ( 見筆 者前文 ) 。 

筆者 曾閱讀 《基 本法》 草委中 數位中 國法律 敎授寫 的文章 ( 
如 蕭蔚雲 、 吳 建墦等 ) 及本 港律師 廖瑤珠 的著作 , 他們 的論點 
很値 得參考 。 首先 , 中國法 律學者 公開性 的討論 文章是 當權派 
立場的 傳聲筒 。 反而 西方法 律學者 ( 如韋 得敎授 ) 是代 表個人 
學 術言論 , 就 是他胡 說八道 , 也沒 有給鄧 大人當 頭棒喝 。 若找 
中國法 律學者 寫法律 意見書 , 如 非被拒 於門外 , 必然是 中國官 
方立場 。 爲甚麼 要找權 威人士 寫法律 意見書 ? 無 非是預 測未來 
主權國 的決策 和行動 。 旣然 主權快 將要移 交中國 , 爲何 不找個 
靠 近未來 主權宗 主的御 用法律 專家看 看掌紋 , 而 找一個 夕陽西 
下主 權的著 名學者 寫此似 是而非 的論調 。 在 這方面 , 筆 者也摸 
不着 香港律 師公會 的觀點 與角度 , 當然這 並不表 示出筆 者對宗 
師韋 得敎授 的不敬 。 

與中國 搞貿易 的外國 投資者 , 時常找 中國律 師或中 國政府 
機構 寫法律 意見書 , 證明某 中國集 團或機 構有法 人地位 和能力 



70 



( capacity ) 簽署 合約或 承擔某 種合同 或法定 的義務 , 譬如中 
國人民 銀行證 明某省 級機構 有財力 或外幣 儲備承 擔合同 。 這是 
意見書 並不是 引經據 典的法 律著作 , 而是 給外資 商人一 個權威 
性 的保證 , 作 爲出資 外商的 「護 身符」 。 同樣地 , 中國法 律專家 
的公開 意見書 , 雖然並 非是毫 無保留 地代表 中國官 方立場 , 但 
可 信程度 極高於 英國憲 法學者 的論調 。 



71 



理性、 客觀 
對待政 權移交 



筆者在 一九七 〇 年代中 期在英 國牛津 大學及 倫敦進 修大律 
師課程 , 同窗之 輩很多 是英聯 邦今天 的領袖 級精英 , 其 中最顯 
赫的 是現任 巴基斯 坦女總 理布圖 、 新 加坡內 閣部長 李顯龍 、 烏 
干 達外相 ( 曾任聯 合國安 全理事 會主席 ) 、 新加 坡大學 法學院 
院長等 , 其他在 亞洲國 家出將 入相者 , 大 不乏人 , 令筆 者自慚 
形穢 。 回溯 多年前 , 大家靑 梅竹馬 , 牛 仔褲一 度坐單 車上學 , 
大談世 界大局 , 料 不到士 別三日 , 他們主 宰了今 日政壇 風雲變 
幻 , 將 所學活 用於世 。 

從 近代歷 史來看 , 英國人 統治下 的子民 , 就是 獨立後 , 仍 
然 對英國 傳統極 度留戀 。 筆者 有一牛 津摯友 , 父 親是非 洲某國 
首席 大法官 、 黑人 政治家 。 每 年法律 年閱兵 , 在赤道 驕陽之 
下 , 氣 溫極高 , 穿上紅 色長袍 , 馬毛 長假髮 , 站 立一小 時以上 
而毫 無倦意 。 摯友留 學異鄕 , 仍將 父親的 閱兵相 片放在 牀頭枱 
上 , 眞 慨嘆英 國傳統 的深遠 , 遺 留下忠 心耿耿 的信徒 , 在這一 
點它 比任何 宗敎的 力量更 要強盛 , 畢 生難忘 。 摯 友給我 看家中 



12 



相片 時所流 露的驕 傲表情 , 亦 非筆墨 可形容 。 

在一 九九七 年英國 將香港 政權移 交中國 , 是否歷 史重演 。 
香港有 別於英 國其他 殖民地 , 是在時 、 空 兩方面 。 一九 九七年 
的時代 已不同 一九五 〇 年代 , 因爲 英國本 身已從 一個日 不落的 
帝國 , 淪落 到一個 連其他 英國聯 邦國家 也看不 起的象 徵式領 
袖 。 就 是英籍 移民爲 主的澳 洲也醞 釀成爲 共和國 。 英國 已被本 
土經濟 不景弄 到失業 率達雙 位數字 。 

第二 、 從筆 者和非 洲獨立 國同學 的相處 所體會 , 非 洲沒有 
令他們 値得驕 傲的文 化本位 , 很容 易覺得 英國文 化是比 較他們 
本地 文化高 。 但是香 港人有 中國文 化根基 , 對英 國文化 的接受 
是有選 擇性的 。 但是 筆者不 排除英 國文化 在香港 或同樣 有深遠 
文化 體系的 影響力 。 筆者也 和巴基 斯坦女 總理布 圖交談 , 她雖 
然是從 回敎文 化出身 , 但談吐 也非常 英國化 , 很 崇尙英 國貴族 
生 活方式 , 可能因 爲她出 自名門 ( 其父 親是牛 津法律 畢業生 , 
曾任 巴基斯 坦總理 ) , 加 上巴基 斯坦的 社會階 級兩極 化甚深 , 
而英 國的上 層社會 亦和一 般羣衆 有距離 , 所以她 在英國 上流社 
會周旋 , 如 魚得水 。 

在 地域上 , 香 港也有 別於其 他英國 殖民地 。 香港在 中國大 
陸邊緣 , 社會普 羅大衆 受中國 文化感 染亦深 。 一 九九七 年政權 
轉移並 非獨立 , 而是 成爲中 國特別 行政區 , 基本 法是由 中國草 
擬 和頒佈 , 在 中國的 虎視下 , 政權 的轉移 並非由 殖民地 自動立 
法 , 由殖 民地主 宰監察 。 

指 摘英國 在撤出 殖民地 時必釀 成動亂 亦是言 過其實 。 譬 
如 , 在印 度大陸 半島宗 敎衆多 , 印度敎 和回敎 連年流 血廝殺 , 
是歷 史遺留 的包袱 , 與 英國人 撤出印 度無關 。 在近代 史分析 , 



73 



英國制 度下的 廉潔文 官制度 , 法治 精神在 今天的 新加坡 , 印度 
和馬 來西仍 然彰顯 。 

筆 者雖然 是英國 殖民地 的產物 , 但並非 「凡 是派」 掌門人 。 
分析 一九九 七年的 香港政 權轉移 , 或多或 少主觀 上是會 對英國 
留下 的制度 有留戀 , 但自問 並非如 牛津摯 友一般 , 對英 國傳統 
迷 信如痴 。 香港一 般的有 識之士 , 在 判斷事 實歷史 , 也 要放下 
有 色眼鏡 , 不要亂 扣帽子 , 用民族 大義抹 煞事實 。 



74 



港府應 否訓練 
中國問 題專家 



何謂中 國問題 專家? 一 般而言 , 中國 問題專 家或蘇 聯問題 
專家 , 是西 方政府 對某些 具有神 秘莫測 的外國 政權作 深入研 
究 , 計 劃出外 交政策 , 針 對這些 國家提 出意見 的學者 或顧問 。 
在英美 等國處 理外交 的部門 , 對中國 、 東歐 、 蘇 聯等國 家設有 
全職或 臨時聘 用的專 家顧問 , 但對 其他西 方民主 政權則 沒有設 
置這 些職位 , 作者從 沒有聽 過有甚 麼澳洲 問題專 家或法 國問題 
專家。 

中國 問題專 家如何 訓練? 這些所 謂專家 , 其 實本身 的訓練 
也極 爲廣泛 , 包括 歷史學 、 政治學 、 經濟學 、 外交 , 甚 至是專 
職 新聞記 者也有 。 其中以 學外交 和政治 學較多 。 在美國 , 除了 
從事學 術硏究 的學者 , 大學 敎授外 , 還有 很多不 附屬於 大學的 

「智 囊」 研 究中心 ( Think tanks ) , 也是 中國問 題研究 人士的 
聚集 和培養 集中地 , 尤其 是在美 國首府 華盛頓 。 其中最 著名的 
是傳統 基金會 ( Heritage Foundation )、 布 祿京斯 研究所 
( Brookings Institution ) ,和位 在南加 州 的蘭 特公司 

75 



( Rand Corportion ) 、 北加州 的胡佛 研究所 ( Hoover In- 
stitution ) ° 

學者當 中國問 題專家 

學而 優則士 , 很 多具有 學術界 的專長 的學者 , 也轉 聘到美 
國 政府當 國務院 外交官 , 任職 中國問 題專家 , 非 常普遍 。 譬如 
現任 美國國 務院東 亞事務 的助理 國務卿 所羅門 ( Richard H. 
Solomon ) 是 專長研 究美國 對華政 策博士 級的大 學敎授 。 有些 
中國 問題專 家也放 棄從政 , 改而受 聘出任 工商界 的顧問 
( Consultant ) ,協 助跨國 公司策 劃到中 國投資 和部署 
經營 。 有些中 國問題 專家則 不附屬 任何機 構團體 , 以 個人身 
份 在報章 、 雜 誌做其 「打 游擊」 評論員 ( Free-lance Com- 
mentators ) 。 中國問 題專家 , 林 林總總 , 沒有一 定形式 , 在 
不同 時候可 扮演不 同角色 , 相 輔相成 。 

專家 之名值 得商榷 

在 香港當 中國問 題專家 , 有以 下困難 。 首先 , 香港 和中國 
相 連咫尺 , 香港中 國人對 中國認 識頗深 , 對中國 問題了 解有見 
識 , 而 未必有 學位或 銜頭之 士頗衆 。 事實上 , 西 方中國 問題專 
家往 往要翻 看香港 出版的 雜誌如 〈赚 望》、 《爭 鳴》、 仇十年 
代》 , 以 了解中 國近況 。 第二 , 中 國政府 對西方 中國問 題專家 
存有 「敵我 不容」 的戒心 。 外 國的中 國問題 專家的 任務是 利用他 
們的專 業知識 , 以 協助外 國政府 定下對 中國立 場鮮明 的策略 。 

76 



中 國不是 一個透 明度高 的國家 ( 顧 名思義 , 若 中國透 明度高 , 
則 中國問 題專家 就可不 存在了 ) 。 

九 七年後 , 香港已 成爲中 國特區 , 香 港特區 政府和 中央政 
府的 關係如 何運作 , 是未 知之數 。 作爲特 區政府 的中國 問題專 
家 , 身 份微妙 , 是 典型的 邊緣人 , 出 掌吃力 不討好 的職位 。 若 
對港方 獻出妙 計絕橋 , 中央政 府必以 「鬼 頭仔」 看待 , 視 爲大逆 
不道 。 若對 中央政 府獻媚 , 不如 受薪於 新華社 。 第三 , 在西方 
國家的 中國問 題專家 , 若掛 冠不幹 , 可著 書立說 , 到 大學講 
學 。 在政 治敏感 的香港 , 我相信 沒有這 樣容易 。 結論是 中國問 
題專家 , 名 稱上値 得商榷 。 

「中國 問題」 一 辭有辱 華成份 , 是一個 不能得 到中國 政府接 
受的專 有名辭 。 如 不相信 , 下次香 港記者 可以在 採訪魯 平先生 
之際 , 徵求 他高見 。 對 中國認 識之深 , 莫 過於中 央幹部 。 香港 
政府是 否考慮 高薪聘 請已去 國的許 家屯主 任出任 訓練中 國問題 
專家 的老總 , 讓 他重出 江湖? 



77 



從 國際法 分析中 英爭議 



從彭定 康總督 一九九 二年十 月七日 在立法 局動議 政治改 
革 , 而引 起的一 連串的 中國強 烈抨擊 , 包括 一 ①一九 九二年 
十一月 十六日 朱鎔基 在倫敦 公開懷 疑英方 是否已 破壞中 英聯合 
聲明 ; ②同年 十一月 二十七 日郭豐 民聲明 港英政 府批出 九號貨 
櫃碼頭 而在前 沒有諮 詢中國 是破壞 《中 英聯合 聲明》 ; ③ 同年十 
二月一 日中國 港澳辦 公室主 任魯平 認爲一 切重要 合約而 跨越一 
九九 七年而 未經中 國批准 的合約 在一九 九七年 六月三 十曰後 

/ 1、、 /\K 

雙方 爭論在 於精神 

雖 然中英 雙方的 招架是 運用政 治手腕 和把戲 , 但從 國際法 
的理論 中也可 作分析 。 香港 一九九 七年後 的前途 是建築 在一份 
國際 法律有 約束力 的文件 —— 《中 英聯合 聲明》 。 正如香 港大律 
師 公會評 議會在 《南華 早報》 刊登的 立場書 ( 一九 九二年 十二月 



7S 



二 十三日 ) ,根據 《聯合 聲明》 附件三 及基本 法一二 〇 條和 《聯 
合 聲明》 附件一 第六章 , 《聯合 聲明》 三 五條及 《基 本法》 第六及 
一 〇 五條 , 港 英政府 批出貨 櫃碼頭 第九號 是合法 和跨越 一九九 
七年 , 所以應 接受中 國承諾 。 在 文字上 , 香港 大律師 評議會 
立 論是正 確和合 理的。 

根據 國際公 法理論 , 條 約法中 有一個 不變的 基本法 則是用 

拉丁文 寫出的 Pacta Sunt Servanda ( 譯作條 約神聖 ) 。 條約 
神 聖的意 義是在 條約文 字之外 , 找尋到 訂立條 約的靈 魂或精 
神 , 這些空 泛的精 神有時 只可意 會而不 可言傳 。 正如在 合約法 
中的 Good Faith ( 譯 作善意 ) 一樣 , 是 指立約 雙方有 善意履 
行合約 的精神 。 

中國 指責英 方違反 《中 英聯合 聲明》 是 指英方 單獨的 行動違 
反了條 約神聖 , 而 不是在 文字上 的違反 。 

筆 者並非 偏袒中 國或向 共產政 黨獻媚 , 更非 替強權 強詞奪 
S 下個學 術註腳 。 在 《中 英聯合 聲明》 第四條 , 英 國政府 有責任 
在過 渡期間 維持和 保存香 港的社 會安定 。 當然 , 如果在 《中英 
聯合 聲明》 中 , 雙方 詳細寫 下一九 九七年 六月三 十日中 國接收 
香港 , 無論 在政制 或經濟 上是一 九八四 年香港 , 那麼中 國就能 
淸 楚地指 出彭定 康所提 出的政 制改革 , 在文 字上也 違反了 《聯 
合 聲明》 。 

中國 充滿疑 外心態 

但是 , 事實擺 在眼前 , 《聯合 聲明》 只 籠統地 指出英 國政府 
在 過渡期 的責任 只是維 持社會 安定, 所以中 國唯有 啞子吃 黃蓮, 

79 



僅能指 控英國 在精神 上違約 , 但又 不能明 確指出 《聯合 聲明》 中 
何 章何節 被違背 。 

中國 共產黨 辦外交 , 可能因 爲一九 四九年 立國後 長期先 
後被西 方孤立 , 再而自 我孤立 , 故此 大一統 、 民 族自尊 極爲高 
昂 , 很容 易接受 和奉行 「陰 謀論」 , 尤其是 對香港 回歸或 台灣統 
一問題 。 在前者 深恐英 國殖民 主義對 它不利 , 在 一九九 七年前 
培 植心腹 , 而在後 者又怕 美國干 預內政 。 

北京各 老人耿 耿於懷 , 中國外 交部法 律專家 亦唯有 馬首是 
瞻 , 聽從政 治掛帥 。 似乎 無論中 英是否 有衝突 , 另起爐 灶是必 
然之事 , 而 中英爭 持只是 歷史過 程中的 催化劑 。 



so 



從 談判桌 上看中 國作風 



從數 次坐在 談判桌 的對面 , 替 美資企 業跟中 資機構 談判合 

同 、 合資 使用權 ( Licence ) 討 價還價 , 商 討條件 , 現 將身在 
胡 營心在 漢的經 驗和讀 者分享 。 

第一 , 中資 談判團 , 很缺乏 有服務 外資企 業經驗 的團員 。 
這是 致命傷 。 筆者 並非誇 口或自 我表揚 , 數年艱 苦地在 美國律 
師 行服務 , 得到 最有價 値的經 驗是如 何明瞭 、 體會 、 洞 悉到美 
國企 業計劃 海外投 資貿易 的觀點 與角度 。 首先 , 美國企 業未安 
排 談判前 , 很注意 有系統 地收集 資料和 依賴專 業輔導 。 未談判 
前 , 美國 企業主 理海外 經營者 已和他 們聘用 的律師 、 會 計師開 
了 很多閉 門會議 , 檢討談 判策略 。 每次談 判前閉 門會議 列出議 
程 , 逐個 項目針 對硏究 , 很 有秩序 。 中資 談判員 沒有身 在敵營 
學習 的機會 , 非 常吃虧 。 

第二 , 中國 談判時 一定有 樣板有 開場白 , 講中國 巿場之 
大 , 將 來雙方 建立長 遠關係 , 利 益無窮 , 長則 數小時 , 短則數 
分鐘。 這些開 場八股 ,美 國商人 當是耳 邊風, 講了 等於沒 有講。 



81 



美 國企業 的商業 哲學是 用最短 時間賺 取了最 大利益 , 甚 麼中國 
開放 , 長 遠利益 , 簡 直是廢 話連篇 ° 他們 在談判 後將這 些中國 
人員 自言自 語的開 場序當 作笑柄 , 筆者有 時也啼 笑皆非 , 作爲 
中 西文化 的橋樑 , 不知 應替中 國說些 好話或 和美國 人自嘲 ° 

中 方表現 較拘謹 

第三 , 中 國談判 團的翻 譯員一 般語言 水準高 , 但缺 乏專業 
知識 , 譬如在 高科技 轉讓談 判或商 討很複 雜的商 業買賣 , 只懂 
翻譯名 辭而本 身並非 有本行 專業者 , 只可 充任談 判鸚鵡 ° 中國 
應注重 廣泛訓 練律師 、 工程師 、 金 融專業 人員語 言人才 , 出席 
談判 的高手 應是有 英語表 達能力 的專才 。 

第四 , 美方談 判團中 , 首先發 言的是 企業高 級職員 , 通常 
他也 是談判 團團長 。 他會 介紹美 方談判 團成員 及其專 業訓練 ° 
當 談判關 乎法律 , 他會請 團內律 師發言 , 或工程 細節由 工程人 
員解釋 。 發 言方式 很順暢 , 往 往主動 詢問中 方有沒 有問題 。 相 
反的 , 中 方表現 很拘謹 , 美 國人比 較幽默 。 但美 方團長 的當場 
下 決策權 , 超 越其他 專業談 判團員 。 筆者 曾目睹 團長的 當場決 
定 , 違背 了律師 的輔導 。 這 也反映 出美國 人民的 民族性 , 他們 

不 像亞洲 人尊重 「集體 共識」 ( Collective Consensus ) 每個美 
國 成功人 士都是 「蘭 保」 ( Rambo ) , 以獨行 俠自豪 。 這點民 
族特性 , 中 方不容 易捉摸 。 

第五 , 美方團 員個別 發言後 , 團長 會將觀 點摘要 。 球便是 
落 在對方 。 中 國方面 , 出 席時發 言人只 是一個 到兩個 , 其他出 
席的只 聽不講 或默默 作筆記 。 美國 團員時 常懷疑 中國出 席不發 

82 



從羅 祥國舉 手談起 



羅祥國 博士是 筆者在 皇仁書 院的七 年同窗 , 亦是 多年摯 
友 。 筆者 每次回 港期間 , 必定登 門拜訪 。 就 是筆者 「流亡 海外」 
也 經常互 通魚雁 。 筆者知 悉羅博 士因舉 手之事 , 失去民 協副主 

席一 職。 

羅 博士是 大忙人 , 這是 香港從 政人士 或公衆 人物的 一個通 
病 。 作爲 一個政 治家或 媒介注 視人物 , 社會事 無大小 , 都要發 

筆者並 非針對 羅博士 。 試問 要認眞 研究公 屋問題 、 返休 
金 、 通 貨膨脹 、 最惠 國待遇 、人 權、 直選、 財政 預算案 、 九巴 
加價 、 政 制改革 、 廉政公 署改組 、 立 法局議 員加薪 、 新 機場預 
算案 、 終審庭 、 九七 後三級 制廢除 、 居港權 等問題 , 難 道香港 
議員 或公衆 人物瓣 瓣皆精 , 每個問 題都是 專家? 

從香 港政治 發展中 , 政黨 的出現 , 還是 過去兩 、 三 年的光 
景 。 在 英國保 守黨或 工黨有 各自組 織的硏 究中心 , 人 才濟濟 , 
就是彭 定康也 是從保 守黨硏 究部門 紮職的 。 在美國 , 以 政策爲 



S4 



研究中 心的智 囊機構 , 多 如牛毛 , 有些 是和政 黨掛鈎 , 有些是 
獨 立經營 , 每一 政黨的 總部也 設立研 究部門 , 博 士級的 研究員 
非 常充足 。 

香港立 法局議 員的每 月開支 大約七 萬多元 , 薪金是 四萬多 
元 。 倘 若是獨 立無黨 派議員 , 要僱 用全職 硏究員 , 以大 專畢業 
爲最 低學歷 , 以 開支計 , 不 可能超 過兩個 。 難怪 議員要 在內務 
會 議中接 受政府 官員再 敎育。 

在美國 , 無論 政治家 、 企業家 、 高薪 人士均 喜愛一 年中有 

避靜期 ( retreat ) , 十數同 行找一 個與世 隔離的 僻靜處 , 請 
些學者 、 權威 、 專 家作專 題講座 , 一則 可進修 , 二則 可思考 。 
香 港人的 忙碌世 界馳名 。 

據一個 「忙碌 統計」 調查 , 用電梯 門開關 的時速 作標準 , 香 
港 的電梯 的開關 得全世 界最快 的紀錄 。 香 港公衆 人士如 羅博士 
魄 力驚人 , 試 問羅兄 答應出 任政協 之前有 沒有時 間考慮 政協的 
組織 、 功能 和任務 ? 

柯 利達爵 士在他 的自傳 《中 國的 經驗》 , 不客 氣的批 評香港 
行政 局議員 對中國 的認識 不及他 , 這 也可能 是對的 。 以 羅博士 
的學歷 和才智 應該是 勝任綽 綽有餘 , 無 奈要做 萬事通 , 並非個 
人 可以全 面擔當 。 

政治 家通常 用簡報 ( briefing ) 形式 , 由下 屬或專 家作報 
吿 。 就是中 南海諸 公要在 會見外 國政要 , 談論國 策之前 , 也採 
用簡 報方式 「惡 補」 。 

美 國總統 、 英 國首相 、 IBM 總裁也 用簡報 。 一個 政治家 
要像 金字塔 , 要 能博大 也能尖 , 任 何問題 要在最 快速度 下掌握 
重點 , 去 蕪存菁 , 當律師 、 機構總 裁也要 有這樣 「急 先鋒」 的準 



85 



備 。 於是要 求的條 件是在 有空博 覽羣書 。 忙碌是 香港要 人的大 

敵人。 

大學 畢業生 亦可考 慮作一 、 兩年的 政策性 的硏究 , 充實自 
己 。 筆者 在牛津 的同學 , 有 些有志 從商或 從政的 , 在暑 期中到 
政黨 硏究部 門任職 研究員 。 美國 的大學 生亦熱 衷到政 府部門 、 
議 員辦公 室作低 薪幕僚 , 做研究 。 這樣的 風氣値 得鼓勵 。 香港 
的 大學生 , 據筆者 經驗就 是在學 期間兼 職數份 , 亦是 大忙人 , 
沉思和 閱讀是 奢侈品 , 這樣的 心態不 要鼓勵 。 



86 



表 態之風 不可長 



任何曾 經生活 在文革 、三 反、 五反、 大躍進 的中國 人一聽 
到 「表 態」 , 不 寒而慄 。 提議 表態的 預委會 成員是 違反了 「一國 

兩制」 , 因爲在 現行的 香港制 度下沒 有表態 的存在 , 在 1997 年 
後 , 倘若是 要推行 「五 十年 不變」 , 也不 可實行 「表 態」 。 

「表 態」 是製造 「口是 心非」 , 羣衆集 體不誠 實的行 爲形態 , 
「表 態當食 生菜」 。 中國 大陸建 國四十 六年經 濟落後 , 有目共 
睹。 何解? 事實擺 在眼前 , 全國不 事生產 , 政 治掛帥 , 天天要 
開 討論會 , 批 鬭異己 , 表態完 了後根 本無精 力再生 產建設 。 整 
天嚷著 「心 中的紅 太陽」 , 「超英 趕美」 的無 聊口號 , 「表 態」 有何 
用? 

「表 態」 更製造 出羣衆 對政府 不信任 , 因爲政 府要人 民表態 
表明 政府信 任羣衆 。 香港人 最實惠 , 若有經 濟利益 , 表 態者可 
大 排長龍 。 逢表 態一次 , 國家贈 一百元 , 筆者相 信表態 人龍可 
長到由 羅湖至 尖沙咀 , 這樣的 表態有 何意義 ?這 是中國 政府自 
欺欺 人的拿 手好戲 。 

87 



任 何政權 要人民 「口服 心服」 , 不可 以用羣 衆壓力 , 製造假 
象 。 從 許家屯 的自傳 中可分 析到全 港市民 都支持 香港回 歸中國 
只 是中國 政府自 我陶醉 的幻想 , 完全不 是客觀 的現實 。 要博取 
留任 , 香港 公務員 表態對 中國政 府有甚 麼好處 ? 倘若表 態熱誠 
是用計 分作準 , 是否獲 九十五 分熱烈 表態者 , 便 可出任 行政首 
長 ? 獲三十 分的只 可當政 府公廁 服務員 ? 

筆者 在海外 目睹中 國政府 向表態 最熱烈 ,商 業道德 最低劣 
的所謂 「愛國 華僑」 招呼 , 往 往是被 這些無 德兼無 能表態 者所欺 
騙 , 難道 鼓勵表 態是明 智之舉 。 

中 國政府 自以爲 是絕頂 聰明的 「統 戰」 能手 。 濫用 「順 我者 
生 , 逆我 者亡」 的順 民政策 , 最後 得來的 結果是 連對表 態者也 
不相信 , 這樣的 政策是 拿起石 頭打自 己的腳 , 只 招致有 識之士 
的 嘲笑。 

中國 政府旣 然打出 「一國 兩制」 的牌 , 爲何要 用它制 度中最 
失 信於民 的政策 加諸另 一制度 。 用毛澤 東主席 的名句 : 「人民 
的眼 光是雪 亮的」 。 「表 態」 這一招 就是在 今天的 中國大 陸也沒 
有市 場價値 , 難道在 香港可 實行? 中國 政府非 常幸運 , 因爲有 
筆者 這樣誠 實的人 , 公 開指出 它政策 的弊端 。 「同志 , 這一招 

不行」 ! 



88 



英 國爭取 
九七年 後的經 濟利益 



在 人類外 交史上 , 中英兩 國在香 港主權 回歸問 題上的 「過 
招」 簡 直是史 無前例 。 

從中國 政府的 立場看 , 它 對英國 政府具 了戒心 , 因 爲英國 
人的 外交手 腕是舉 世馳名 , 老 奸巨滑 , 以 「老 狐狸」 見稱 。 「民 
意牌」 、 「國 際牌」 、 「居英 權牌」 、 「法 治牌」 , 眞是五 花八門 , 
層 出不窮 , 呼 之欲出 。 連許 家屯在 自傳中 也自嘆 , 讚嘆 港英明 
瞭 香港居 民恐共 、 仇共 的心理 , 發 揮到淋 漓盡致 。 

英國 政府一 定要交 還主權 , 倒 數不到 一千四 百天爲 「底 點」 

( 美國 俚語是 「B 0 ttom Linej ) , 在邏輯 上英國 應該是 沒有可 
以討 價還價 的籌碼 。 但在 這樣處 於下風 的地位 , 英國政 府亦能 
厚 着面皮 , 力 爭上游 , 無怪 筆者不 留餘地 向美國 的國際 法同僚 
推薦他 們細心 硏究中 英談判 的例案 , 美國 人在這 方面可 俯首稱 
臣 , 向英 國老大 哥認眞 學習。 



89 



英國在 培植無 形資産 

首先 , 英 國政府 承認了 九七年 是歷史 分水嶺 , 現在 爭的不 
是英國 撤返時 拿甚麼 回祖家 。 

主 權交還 不是住 客搬遷 , 拿 起行李 , 收^ 傢愀 , 一 聲再見 
這 樣簡單 。 老實說 , 如果認 爲英國 撤返是 將添馬 艦的威 爾斯親 
王大厦 每塊磚 頭逐塊 搬回英 倫三島 , 這是愚 者之見 , 太 低估了 
英國人 的智慧 。 英國 政府要 培植的 是無形 的資產 , 而不 是要拿 
走的有 形資金 。 

第二 , 英 國政府 在一九 九七年 後要爭 取和保 衞的不 是政治 
本錢 而是經 濟利益 。 在政 治本錢 這方面 , 當一九 八四年 簽署聯 
合 聲明時 , 已經 是響了 英國政 府在東 南亞政 治勢力 的喪鐘 。 英 
國政 府唯一 的利益 是經濟 上的長 遠收穫 。 

第三 , 從 中國施 行的一 貫政策 和精神 , 英國 政府在 一九八 
四年 也已體 會到中 國絕對 不會在 過渡期 中完全 不揷手 香港事 
務 , 反 過來說 , 就是 英國處 於中國 的地位 , 也一 定會過 問任何 
在過 渡期中 夕陽政 府措施 的動機 , 這 是中外 同一理 。 

第四 , 曾 經得到 香港政 府養育 、 垂靑 和信賴 的人士 相繼轉 
投中方 陣營也 是英國 政府意 料中事 。 難道 英國政 府有財 力和威 
信 永遠照 顧這些 曾効忠 「英 女皇」 的 香港人 ? 

英 國政府 給與五 萬戶港 人居英 權目的 是挽留 在一九 九七年 
前對香 港運作 有價値 的港人 , 因爲 這些得 到居英 權的精 英一定 
要放 棄居英 權才可 在一九 九七年 後特區 政府中 出掌高 層的職 
位 , 這是基 本法所 定下的 。 

筆者 最近參 與在美 加舉行 的香港 研討會 , 被 西方學 者和經 

90 



商人士 問到爲 何近期 中英發 炮互轟 , 但恒 生指數 、 地產 價格乃 
然 上升。 

事實 在眼前 , 正 如滙豐 銀行主 席浦偉 士先生 在香港 亞洲協 
會演 講時說 , 在 美國的 兩間世 界評估 機構- -穆迪 

( Moody ) 和標 準普爾 ( Standa.rd & Poor ) 對香港 的評級 
( Rating ) , 對 外國投 資者觀 察香港 信心具 有極高 權威性 , 
而 這些評 估機構 亦非常 依賴西 方輿論 有影響 力的評 論刊物 ( 譬 
如 輕濟學 人》、 《遠 東經濟 評論》 和《 華爾街 日報》 ) 。 

反 對香港 國際化 是不智 

在 觀念上 , 這些國 際刊物 是親西 方較多 , 造 成了對 中國有 
一種 觀念上 的偏見 , 這方 面並非 香港或 中國在 單方面 可改變 
的 。 香港 在國際 投資者 的眼中 , 愈近 九七年 , 愈 和中國 評估地 
位接近 。 中國 的開放 、 政 制健全 直接影 響香港 的地位 。 

最後 , 香港商 界對本 身的主 觀估價 往往是 建築在 「固 步自 
封」 的 基礎上 , 但在 國際商 界眼中 , 香港 的重要 性是客 觀比較 
得來的 。 譬如跨 國公司 考慮投 資在東 亞各國 , 它 們要衡 量香港 
與其他 大城巿 的優劣 , 才 作決定 。 

中國屢 次批評 英國政 府將香 港問題 「國 際化」 , 這是 短視之 
見 , 香港唯 有國際 化才顯 出她鶴 立雞羣 的地位 , 難道香 港變成 
靑島 、 威海衞 便是中 國之福 ! 



91 



彭定康 未能妙 用幽默 



^2 



筆者 在一九 七四年 進牛津 大學進 修法律 , 當 時學院 英國籍 
導師談 吐極風 趣幽默 。 當從 香港來 的筆者 和西印 度羣島 、 澳 
洲 、 美國和 非洲不 同膚色 種族和 國度的 新生參 見導師 , 導師在 
歡 迎之際 衝口而 出地說 : 「歡迎 你們從 殖民地 來的新 生。」 他語 
調輕鬆 , 談笑 自若。 

在座中 的美籍 猶太人 和英裔 澳洲籍 白人報 以一笑 , 因爲美 
國和 澳洲已 非英國 殖民地 , 明 瞭到講 者目的 在幽他 們一默 。 但 
是 , 該 句無關 痛癢的 輕佻話 , 令非 洲來的 黑人新 生產生 強烈的 
反感 , 向導 師抗議 , 說他的 國家已 脫離英 國統治 而獨立 了十多 
年 。 眞正是 從殖民 地來的 黃皮膚 筆者啼 笑皆非 , 體會到 一個人 
的 幽默可 能是對 其他人 的侮辱 。 當年 的導師 , 繼 續在學 壇上飛 
黃騰達 , 成爲 今天的 牛津大 學校長 , 他 就是羅 夫博士 。 

彭定康 運用他 的幽默 , 是 他言論 的自由 。 但 身爲香 港最高 
領導人 切戒口 不擇言 。 筆者 自命是 最懂得 欣賞英 國幽默 的外化 

小子 。 在英國 讀書五 、 六年間 手不離 《笨 拙》 ( Pimch》 , 廢寢 
92 



忘餐讀 《私 人眼》 ( Private Eye ) , 但是 英式幽 默是可 出亂子 
的。 

作爲 港督德 高望重 , 同時要 戴上數 頂不同 的帽子 , 一是香 
港 公務員 的主管 , 二 是英廷 的代表 , 三是 外交家 , 四 是政治 
家 。 在 不同場 合發言 : 「外 交家要 懂得應 用五種 不同的 語言上 
保 持沉默 。 」 似乎 彭定康 還不懂 這英諺 的眞義 。 

筆者就 是同意 彭定康 的政改 , 因爲筆 者並非 人云亦 云的親 
中 評論家 , 自 問屢次 不甚客 氣地公 開批評 中國的 政策和 處事作 
風 。 但是以 事論事 , 彭 定康針 鋒相對 的過分 公開說 話作風 , 只 
令他領 導的香 港政府 官員正 要務實 地和中 國官員 安排過 渡時難 
下台 , 成事 不足敗 事有餘 。 用 一句坊 間俗語 : 「你 閣下 三年半 
後唔撈 , 人 地要撈 。 」 

李 光耀面 對西方 記者不 留餘地 的批評 , 能夠舌 戰羣儒 , 詞 
鋒厲害 , 亦是舉 世無雙 , 連 戴卓爾 夫人在 自傳中 ( 頁 七十四 、 
四百 九十一 、 五 百零五 ) 也稱 讚不絕 。 彭 定康應 向李氏 學習亞 
洲 人的談 話作風 。 

彭定康 不相信 中國會 在九七 年後將 他的政 改解體 , 倘若中 
國 這樣做 , 會造成 國際關 注事件 , 這 句話是 「畫 公仔畫 出腸」 , 
惡意向 中國公 開挑戰 。 第二 , 彭定 康的地 位好比 一個投 資基金 
的 經理人 , 投 資基金 的客戶 無興趣 硏究彭 定康相 信甚麼 或不相 
信甚麼 。 在股 災之前 沒有人 相信美 國股票 市場可 以在一 日中大 
幅 下瀉如 此巨大 。 正 如彭定 康是天 主敎徒 , 他可 能相信 聖母瑪 
利亞 「淨血 成胎」 、 「三位 一體」 , 這是 他信仰 自由。 但是 把投資 
者的 金錢, 孤 注一擲 地放在 他相信 的預料 是極不 專業化 。第 三, 
倘若他 不相信 的事眞 的發生 , 他有 沒有補 救辦法 , 他是 否在倫 

93 



敦絕 食抗議 , 或是組 織十字 軍東征 , 化 險爲夷 。 

法 治精神 、 政 制公開 , 言論自 由和廉 潔的政 府是香 港繼續 
繁 榮的先 決條件 。 相反地 , 人 治精神 、 封 建腐敗 的政府 、 約束 
言論是 摧毀香 港繁榮 的隱憂 。 讓筆 者以牛 津校友 的身份 向彭同 
學 進一言 —— 默 默耕耘 。 將 閣下的 英式幽 默收進 肚子裏 , 適可 

而止 。 



04 



香港 的命運 —— 
從 水晶球 看香港 的未來 



當人 生路途 多變幻 , 政 治氣候 不明朗 , 江湖 相士必 如過江 
之鯽 , 說 三道四 , 嘩 衆取寵 ,預卜 未來, 這是 社會潮 流所趨 。 

當 97 問題 未浮現 , 在 坊間難 得看到 報導有 關香港 的書籍 , 但 
97 問題 事發後 , 歐美出 版界前 仆後繼 , 描述 與評論 97 的書籍 
如雨後 春筍① , 但看起 來卻良 莠不齊 。 

《香 港的 命運》 ② , 這本書 有它可 讀之處 。 首先 , 它 很中肯 
地報 導西方 各國對 香港不 同立場 的觀點 , 其 中以美 國③、 英 
國④ 、 加 拿大⑤ 、 新 加坡⑥ 、 澳洲 ⑦ 、 日本⑧ 最可取 。 然而台 
灣⑨ 一部分 , 懂得看 中文的 讀者會 覺得這 書寫得 太膚淺 , 簡直 
是隔 靴搔癢 , 未一 針見血 。 

洋人 「香 港通」 吃香 

第二 、 西 方輿論 對香港 的看法 是不容 忽視的 ; 而西 方輿論 
的形成 , 仍然 是靠這 類書籍 作者所 發揮的 「國 際影 響力」 。 研究 

95 



香 港前途 , 除 了閱讀 許家屯 的回憶 錄⑩外 , 也不 要因爲 西方觀 
察家 不懂中 文而小 覬他們 。 以筆 者爲例 , 在歐美 出席香 港前途 

硏 討會中 , 曾 經閱讀 此書的 西方學 者肯定 比閱讀 (TF 家 屯香港 
回 憶錄》 的人 多數倍 , 因此 , 不要 因爲西 方觀察 家缺乏 中文資 
料 而將他 們在傳 媒上的 影響力 打折扣 。 

第三 、 凡 是任何 預測未 來的書 籍文章 , 其中 的一個 共通點 
是 它會錯 , 正 如中國 成語說 「能知 三日事 , 富貴萬 千年」 。 但是 
矛 盾的地 方是任 何行業 ( 尤其 是有關 商業上 的投資 風險學 ) 一 

定要預 測未來 , 只 不過比 較可靠 的預測 , 是 將錯誤 ( Margin 
of Error ) 縮小 。 任 何讀者 應該試 從錯誤 邊緣的 角度來 分析此 
書 , 增 加知識 。 

前 景茫茫 兩不知 

這書 作者是 採用悲 觀派主 見較多 ( 見書 207 至 211 頁 ) 。 
他 預測在 1997 年 前或後 在香港 最可能 出現的 景況是 一一 ①人材 
外流繼 續出現 ; ②經 濟放緩 , 但 不是完 全崩潰 , 香港繼 續是中 
國 的生金 蛋的鵝 , 但會 變成身 體沒有 以前那 樣健康 , 唯 有靠南 
中國 的增長 , 使 香港繼 續繁榮 ; ③ 香港人 民會無 可選擇 地認同 
中國 , 香港 式生活 可能沒 有往日 的豐盛 , 但是仍 然比較 中國其 
他地 域爲佳 ; ©1995 年和 1996 年 間會有 很多不 能預測 的事件 
發生 , 但不 會變成 流血街 頭的示 威行動 ; ⑤中國 政權的 轉變和 
國 際利益 的衝突 , 令 香港和 中國的 關係更 微妙。 



96 



隔 岸觀察 看不清 

總 括來說 , 在香 港居住 的讀者 對此書 的觀點 , 很多 已了然 
於胸 , 尤其是 報導香 港歷史 背景和 中英會 談的進 行情況 。 但西 
方 觀察家 會對這 類書籍 「奉如 神明」 , 因此 , 唯有 以香港 日後發 
展 斷定這 書分析 。 這 書另一 弊點是 參考文 獻完全 沒有中 文文章 
和書本 , 分析香 港經濟 和華南 的聯繫 也不見 得詳盡 分析 3 , 此 
亦是美 中不足 。 這類 書籍作 爲預測 香港的 參考書 , 價値中 , 筆 
者有很 大的保 留餘地 , 更不 主張用 該書作 者的結 論作爲 投資風 
險指南 , 雖然旁 觀者淸 , 但是下 注者也 不是愚 蠢之輩 。 



註釋 : 

① Richard Hughes : Hong Kong Borrow Time, Borrow Place (1976) ° 
七 十年代 ' 一 向公認 是最權 威性的 有關香 港前景 的新聞 性書籍 ' 但 1997 
問題 出現後 ' 大量有 關香港 英文書 籍出版 '如: David Bonavia : Hong 
Kong , 1997(1985). Philip Cottrell : The End of Hong Kong (1993): 
Kevin Rafferty, City on the Rocks (1989) . Dick Wilson -' Hong 
Kong! Hong Kong! (1990) 
(The Fate of Hong Kong》 的中 文譯名 。 
見書 ' 《香 港的 命運》 ,第 七章。 
同上 ' 第六章 。 
同上 , 第八章 。 
同上 ' 第 157 至 163 頁 。 
同上 ' 第九章 。 
同上第 163 至 169 頁 。 
同上第 151 至 157 頁 。 

許家屯 : 《許 家屯 香港回 憶錄》 , 上 、 下册 (1993) 

香港 和中國 的關係 ' 見宋恩 榮之書 ' Yun-Wing Sung, The China 
Hong Kong Connection: The key to China's Open — Door Policy 
(1991) 。 



② ③④⑤ ⑥⑦⑧ ⑨⑩⑪ 



()7 



西方 影視傳 媒進軍 
中 國面對 的難題 



西方 傳媒如 CNN 的端納 、 霍士 的梅鐸 , 雄 心勃勃 企圖向 
有 十一億 人口的 中國巿 場進軍 , 將面 對的難 題有以 下數則 。 

美國 的電影 業對中 國市場 已虎視 了數年 , 但是 徘徊在 「老 
鼠拉龜 , 不 知從何 入手」 的階段 。 首先 , 中國大 陸對西 方影片 
入口 , 採取 要求影 片公司 「賣 斷」 片權 的作風 。 而 西方影 片公司 
只 願意保 留版權 , 中 國要交 版權稅 , 放影 次數逐 次付款 的一貫 
作風 不被中 國接納 。 在 這問題 上雙方 在現階 段還沒 有談攏 , 是 
重 要的談 判死結 。 

政治意 識影響 進口西 方影片 

其次 , 西方影 片公司 , 如迪斯 尼公司 的電影 , 其中 米奇老 
鼠 、 白雪 公主這 些卡通 主角擁 有世界 性片權 , 倘若 要印在 T 
恤、 水杯、 紀念品 亦要收 版權稅 ; 電影 主題曲 、 揷曲 播放又 
是附 加項目 , 項目 要收取 版權稅 , 中國的 單位倘 若要接 受支付 

98 



這 些項目 版權稅 , 費用 極龐大 。 加 上中國 大陸智 慧版權 法執行 
不健全 , 西方 版權持 有人只 得垂涎 中國廣 大巿場 , 而因 爲不能 
保 護它們 的版權 , 亦無 大興趣 。 所以 , 在 法律上 和版權 的問題 
上 , 仍 然等待 「突 破」 。 

中 國對西 方影片 所灌輸 的觀念 , 有很大 的保留 。 似 乎中國 
可 以接受 的進口 影片仍 然是體 育節目 、 遊記觀 光片集 。 對具備 
批評 性的時 事節目 、 帶 有政治 性的財 經節目 還是不 能接受 。 最 
重 要的是 , 中國入 口影片 機構的 負責人 , 恐怕入 口影片 將來若 
被禁止 , 他們 要面對 「精神 汚染」 的 指控而 負責任 。 因爲 中國的 
「禁 區」 尺度 在不同 的政治 氣氛環 境的收 放有異 , 不 可預料 , 誰 
放進西 方影片 , 日後 被秋後 算脹是 難以估 計的。 

盜用 版權令 西方企 業頭痛 

第三 , 中 國以經 濟落後 爲理由 , 要 求付款 額很低 , 西方片 
商也 無興趣 , 除非 是當作 援助落 後發展 國家敎 育別論 。 於是造 
成中國 盜用西 方版權 的風氣 , 確令 西方企 業頭痛 。 西方 媒介進 
軍中 國巿場 , 仍停滯 在只聞 樓梯響 , 不見 有人來 的景況 。 

中 國電影 技術方 面亦極 須改進 的局面 。 首先 , 中國 電影製 
作部門 與觀衆 市場口 味是南 轅北轍 。 筆者 與電影 界同好 免費觀 
看中 國名片 「毛澤 東傳」 , 觀 感是劇 情沉悶 , 色 彩黯淡 , 全片無 
高潮 、 動作慢 、 剪接劣 , 倘若要 觀衆買 票入場 , 相信 無人問 
津 , 若稱之 爲電影 , 簡直是 侮辱電 影製作 。 最高 的評價 只可說 
是粗製 濫造的 「政 治宣 傳片」 。 但中 國當局 把這套 電影在 中國電 
影周作 爲首選 , 無 怪在加 州該影 片送票 給人看 , 到半場 觀衆走 



屮) 



了百分 之六十 。 反觀 西方片 場對巿 場的要 求嚴格 , 迎合 觀衆口 
味 , 不 遺餘力 。 中 國電影 界仍然 是被國 家操縱 , 行大 鍋飯制 
度 , 我有 我製作 , 有沒 有觀衆 無相干 。 難 怪倒灶 第一夫 人江靑 
要 看進口 西方電 影作視 覺娛樂 , 相信江 女士對 「毛澤 東傳」 的評 
價 , 也和 筆者不 謀而合 。 



100 



從 台灣賄 選談民 主選舉 



台灣法 務部部 長馬英 九博士 , 是筆者 哈佛法 學院先 後屆同 
窗 , 馬博士 到洛杉 磯演講 , 與筆者 再見面 , 談論 到海峽 兩岸的 
政 治發展 , 果然 馬同窗 , 士 別三日 , 刮 目相看 。 在台灣 揭露賄 
選 , 雷 厲風行 , 連 國民黨 內部資 深權貴 , 也被這 位四十 歲剛出 
頭 的部長 弄到滿 城風雨 , 行政 院院長 連戰也 想炒他 「魷 魚」 , 讓 
他解 甲歸田 。 

在儒家 制度下 , 太 注重人 事關係 , 投票是 一種政 治投資 , 
無 論是當 選者與 投票者 只看作 是一種 親近政 權的特 別關係 。 在 
美國 , 政客和 資本家 掛鈎也 是公開 的秘密 。 政客 拉票要 像電影 
明星 , 依 靠大量 資金拍 廣吿片 , 動輒以 百萬元 , 和林肯 總統競 
選時 在馬匹 上演講 , 賺取 選民熱 淚和神 聖一票 , 已成 歷史陳 
蹟。 

在美國 , 競 選成功 當總統 , 是擁有 極大的 委任權 。 在布殊 
當 總統時 , 委任替 他籌款 最高的 「鄉 里」 出任美 國駐海 外大使 , 
濫 用權力 , 被 國務院 專職駐 海外的 技術官 僚聯名 上書總 統及國 



101 



會 , 指 名道姓 , 報 吿有些 靠委任 的大使 , 旣不 懂國情 , 更不懂 

外交 , 用大 使館作 迎賓館 , 有 辱國禮 。 



權力使 人腐化 

到克林 頓當美 國總統 , 委任他 第一夫 人工作 的律師 事務所 
四名 合夥人 出任政 府高官 , 被 媒介大 事抨擊 , 是 「白 水」 事件的 

醜聞。 

英國艾 頓爵士 ( Lord Acton ) 名句 : 「權 力使 人腐化 : 絕 
對權力 , 使 人絕對 腐化」 , 放之四 海皆準 。 

筆者 在美國 也曾盡 了國民 的義務 , 替 他從政 問鼎的 朋友競 
選公職 , 也開 始明瞭 民主選 舉是甚 麼遊戲 , 遊戲 規律如 何界定 。 

民主選 舉的遊 戲規則 ' 

首先 , 選 舉是花 錢遊戲 , 最重 要還是 要花他 人的錢 。 曾經 
競 選美國 總統落 第的德 州州長 干諾利 ( Connally ) 因 爲自資 
競選 , 弄 到破產 , 連祖居 華厦也 要拍賣 。 

第二 , 競 選落第 , 也可沽 名釣譽 , 當律師 、 地產 經紀的 , 
可免 費打開 知名度 , 廣 結豪門 , 不 亦樂乎 。 當然 遊戲規 則第一 
條 要遵守 , 用他 人的錢 , 增 加自己 的聲譽 。 

第三 , 競選要 面皮厚 , 政 敵人身 攻擊不 遺餘力 , 要 有備而 
戰 。 有問 要必答 , 無 論對問 題有沒 有認識 , 問者 的智力 不比競 
選者高 , 答案 對否亦 不重要 , 最要 緊是對 答如流 。 見 人要握 
手 , 笑臉 迎人。 筆者站 在民主 黨總統 競選人 杜格斯 

102 



( Dukakis ) 的後 面拍照 , 相 機一閃 , 杜氏面 部肌肉 「同 步」 放 
鬆 , 笑 容上面 , 非常 機動化 。 見甚 麼人說 甚麼話 , 見黑 人說支 
持民權 ; 見 猶太人 , 支持 以色列 ; 見 有錢人 , 說減稅 ; 見窮 
人 , 增 加福利 ; 見軍人 , 加 強軍備 , 前 後矛盾 不要緊 , 成者爲 
王 , 敗 者爲寇 。 

第四 , 一旦登 上龍門 , 以 前所承 諾的花 言巧語 , 抛諸腦 
後 。 首先 要答謝 支持者 , 幫助籌 款最高 的以厚 禮謝之 。 跟着要 
享受一 下風光 , 因爲時 日無多 , 四年 後又要 再競選 , 人 不風流 
枉少年 , 實 行享受 一下權 力帶來 的慾望 和虛榮 。 

民主是 否不好 ? 非也 。 正 如邱吉 爾所說 , 民 主是和 其他政 
制 比較中 , 唯 一可行 的政制 。 雖 然筆者 目睹民 主競選 的不是 , 
但 從人類 歷史看 , 民主 還是無 辦法中 的辦法 。 馬 英九博 士的打 
擊賄選 , 是台 灣政制 的進步 。 



103 



台灣 進聯合 國- 
事實 ? 妄想 ? 



任何一 個組織 如想成 爲聯合 國會員 , 應就聯 合國憲 章規定 
決定 其是否 具備入 會資格 , 聯合 國憲章 第四條 —— 「一 、 凡其 
他愛 好和平 之國家 , 接 受本憲 章所載 之義務 , 經 本組織 認爲確 
能和 願意履 行該項 義務者 , 得爲 聯合國 會員國 。 二 、 准 許上述 
國家爲 聯合國 會員國 , 將由 大會經 安全理 事會之 推薦以 決議行 
之 。 」 第十八 條之二 一 「大 會對於 重要問 題之決 議應以 到會及 
投 票之會 員國三 分之二 的多數 決定之 。 此 項問題 應包括 
- …… 對於 新會員 國加入 聯合國 之准許 。 」第 二十七 條之三 
一 「安 全理事 會對於 其他一 切事項 之決議 , 應 以九理 事國之 
可決票 包括全 體常任 理事國 之同意 表決之 。 」 

台灣難 再返入 聯合國 

台灣如 申請成 爲聯合 國會員 , 在定義 上和程 序上都 出現問 
題 。 ①台 灣是否 符合憲 章第四 條國家 的定義 。 若 果台灣 只是中 



104 



國的 一剖分 , 它便 不是一 個國家 。 ②安全 理事會 有十五 個成員 
國 , 其中五 個常任 理事國 , 其他十 個非常 任理事 成員國 是輪流 
擔任 , 五個 常任理 事國中 , 中 華人民 共和國 是其一 , 它 有否決 

權 ( Veto Power ) 。 在 程序上 , 如果沒 有九個 安全理 事會成 
員 國的表 決贊同 , 台灣 不可以 被推薦 給聯合 國大會 ( 即 所有聯 
合 國一百 五十多 個國家 ) 投 票決議 。 ③就 是要安 全理事 會九個 
成 員國決 議推薦 , 最 後的程 序是要 大會三 分之二 的國家 投票贊 
成 。 台 灣要過 三關才 能成爲 聯合國 會員國 。 在今 日的國 際政治 
外交 環境中 , 台灣 要成爲 聯合國 會員國 是完全 沒有把 握的。 

如 果台灣 用中華 民國名 義申請 , 機會又 如何? 理論 上根據 
聯合 國憲章 第三條 , 中華 民國是 「凡 曾經 參加舊 金山聯 合國國 
際組 織會議 或前此 曾簽字 於一九 四二年 一月一 日 聯合國 宣言之 
國家 …… 均爲 聯合國 之創始 會員國 。 」 到今天 , 憲章第 三條還 
沒 有修改 , 「中華 民國」 的 名字仍 然寫在 憲章上 , 那是否 如章孝 
嚴先 生所言 , 可用中 華民國 的名稱 重返聯 合國? 因爲如 果中華 
民國 可用創 始會員 國的地 位得回 會員籍 , 以 上憲章 第四條 、 第 
十八條 、 第二十 七條便 不適用 。 

實際上 , 中華民 國重返 聯合國 的論調 亦建築 在極不 切實際 
的 基礎上 。 一九 七一年 十月二 十五日 , 聯 合國大 會以七 十六票 
( 國 ) 對三 十五票 (國 ) , 二十票 ( 國 ) 棄 權投票 , 通 過了二 
七五 八決議 ( Resolution 2758 ) , 將 「中 華人民 共和國 的所有 
權 利恢復 , 將蔣 介石代 表逐出 ( Expel ) 」 。 如 果中華 民國重 
新申請 加入或 要恢復 失去的 會員籍 , 首先 要將二 七五八 決議否 
定 或再由 大會作 出新決 議推翻 二七五 八決議 , 而 另再作 出新決 
議 。 無 論在程 序上或 實踐上 , 中華民 國都沒 有把握 , 徒 然浪費 

105 



心思 



台 灣不算 「國 家」 

台灣立 法委員 謝長廷 先生指 出台灣 有二千 萬人口 , 有一個 
有 效統治 的政府 , 穩定 的經濟 , 當然 有足夠 條件以 「國 家」 名義 
進入 聯合國 。 謝長 廷似乎 忽略了 「國 家」 的定義 , 國家的 名稱並 
非完 全由客 觀的計 算分數 的方法 界定的 。 一九 七二年 , 尼克遜 

總統訪 問中華 人民共 和國後 , 兩 國的共 同宣言 ( Joint 
Communique ) 同意 , 台灣是 中國的 一部分 , 也是中 國政府 
的內 部事務 ( Internal Matter ) , 難道 一九七 二年的 台灣沒 
有成爲 國家的 客觀條 件嗎? 這些歷 史事實 , 謝長 廷沒有 也無法 

否定。 

「台 灣」 或 「中華 民國」 的稱號 , 在中國 人眼中 ( 中國 人包括 
海外 華人和 台灣那 些不承 認是中 國人的 台灣人 ) 是很敏 感的問 
題 , 因爲中 國的歷 史和傳 統很注 重政府 是否一 個名正 言順的 
「統 治者」 。 但不要 以自己 中國人 的眼光 代替國 際人士 的視野 。 
在國際 輿論中 , 台 灣人或 中國人 的政府 , 誰 是誰非 , 外 國是用 
國 際法和 慣例或 其本國 利益策 略的立 場分析 , 不 像台灣 或中國 
政府 的以民 族大義 , 國 家主權 , 領 土完整 , 歷史 使命的 前題作 
立場。 

台灣 今天在 國際公 法地位 , 正 如國際 法學者 歌羅福 
( Crawford ) 提議 , 是一 個處於 內戰局 面的旣 成事實 的地方 
政府 ( A Consolidated Local De Facto Government In A 
Civil War Situation ) , 在國 際公法 中是一 個有限 制地位 

106 



( Limited Status ) 的政府 , 雖然 它能夠 與外國 簽署條 約及履 
行若 干的國 際責任 和義務 , 及能夠 在它有 效控制 的地域 上承擔 
一 般國家 的任務 , 但仍不 可以用 「國 家」 的名稱 。 



107 



司法獨 立與安 定繁榮 



倒數五 、 六年前 筆者在 執業輔 導跨國 或美資 到亞洲 ( 尤其 
是中國 ) 投資 或貿易 , 在合 同上建 議用香 港法院 或訟裁 機構作 

爲商 業糾紛 裁判地 (英 文是 Jurisdictional Clause 即是 裁判條 
款 ) , 客戶 都不提 出異議 , 樂意 接受筆 者建議 。 

但 是在最 近這一 、 兩年中 , 客 戶明瞭 一九九 七年香 港政權 
轉移 , 客戶屢 次要求 筆者嚴 重考慮 香港是 否在一 九九七 年後仍 
然有司 法獨立 , 筆 者也不 能不顧 政治客 觀環境 , 分析選 擇香港 
作爲 裁判地 的利弊 。 

干預 司法可 從各方 面下手 

何謂司 法獨立 ?簡 單而言 , 就是當 法院進 行訟裁 或訴訟 
時 , 不 可受其 他機構 ( 包括 訴訟者 的背景 ) 干預 或因爲 壓力而 
偏 袒一方 。 獨立有 程序上 ( Procedural ) 和實質 (Sub- 
stantive ) 的分別 。 從外 商的立 場上看 , 公平的 裁判是 要在程 



111 



序上和 實質上 的兩個 條件都 要符合 。 

干預 司法可 從各方 面下手 。 筆者在 牛津大 學進修 法律時 , 
讀到南 非一個 資深人 權律師 的文章 , 他說 出就是 在嚴肅 莊重的 
氣氛下 進行有 陪審員 的審判 , 司法 獨立仍 然可拋 出窗外 。 首 
先 , 裁判員 不可以 因爲本 身職位 的銓選 , 保留或 升降憂 慮而自 
覺中偏 袒一方 。 就 是公衆 輿論的 壓力也 不應影 響裁判 員的判 
斷 。 人 誰無錯 ? 裁判 員審錯 , 上 訴機構 會糾正 。 在美國 , 最高 
法院法 官是終 身委任 ; 而在 地域上 , 有些 州的法 官是要 經選舉 
產生 。 終 身委任 與投票 選擇各 有利弊 , 不 能在此 文盡錄 。 香港 
追隨 英國司 法傳統 以委任 ( 至返 休年齡 ) 爲 其制度 的特點 。 

以 法院作 「黃大 仙廟」 作比喩 , 愈 是香火 鼎盛生 意興隆 , 愈 
享 有威信 。 倘若 法院門 堪羅雀 , 一 池死水 , 法院 便無機 會建立 
審 判經驗 。 

以香 港作爲 裁判地 , 使服務 性行業 如律師 、 會計師 、 估計 
師 、 測量師 、 保險 、 金 融業蓬 勃和充 滿生氣 。 無 形的外 滙財源 
會滾 滾進來 。 倫敦 和紐約 的商事 及海事 法庭舉 世著名 , 判出案 
例是 其他地 方典範 , 也是跨 國公司 和服務 行業的 集中地 。 即使 
英國 和美國 整國經 濟蕭條 , 但是服 務行業 仍是一 枝獨秀 , 欣欣 
向榮。 

終審庭 是增加 信心的 試金石 

事實上 中外貿 易及投 資糾紛 在地利 上選擇 香港是 最佔便 
宜 , 但 還要配 合天時 ( 即是政 治氣候 ) 和人和 ( 高素質 的獨立 
司法 層和服 務行業 ) , 三者缺 一不可 。 如 何使外 資對香 港司法 



112 



制度增 加信心 ?將來 香港特 區的終 審庭是 「試 金石」 , 外 資繼續 
在 香港放 心幹活 , 香港政 府能夠 控制貪 汚瀆職 , 商 業道德 保持, 
行政 機構不 干預司 法審訊 , 這些 都是外 資靜觀 香港過 渡問題 。 
只 靠空洞 的宣傳 不會令 外資增 加信心 。 



113 



律 師的公 衆形象 



在美國 , 律師 在公衆 心目中 的形象 降到史 無前例 的低點 。 
在抽 樣問卷 調査中 , 只有 百分之 五家長 鼓勵兒 女從事 法律行 
業 。 律 師的誠 實可靠 程度和 售二手 車的推 銷員平 分春色 。 去年 

全美律 師公會 ( American Bar Association ) 在 周年大 會中動 
議重金 禮聘公 關公司 企圖改 變大衆 對律師 的評價 。 似乎 「批法 
界」 之 風也吹 到香港 ( 見吳 靄儀大 狀在一 九九三 年一月 十四日 
《南華 早報》 刊 登文章 、 Ardrew Laxton 在 〈 〈南華 早報》 一月九 
日的 「法 律制度 在被審 判中」 一文 、 Allison Jones 在 Window 
( 《窗 戶》 一月十 四日的 「揭露 故事」 , 都不 約而同 用不同 強烈程 
度 的語調 , 抨 擊香港 大律師 收費高 於世界 , 但 服務水 準低於 
「英 國法」 傳統 國家。 ) 

法律界 保守力 量牢固 

法律 界是一 個非常 「自 我」 和 「內 向」 的行業 。 「排 外性」 的態 
度亦 較其他 行業高 。 這一 點是任 何地方 的律師 共通點 ( 筆者曾 
在英倫 、 香 港和美 國受訓 、 執業 和敎學 , 前後 二十年 ) 。 律師 

114 



行業 , 除了間 中有些 著名法 律學者 在公開 刊物批 評律師 行業運 
作外 , 執業 律師十 居其九 也不會 大造文 章揭露 本身行 業的運 
作 。 而 對司法 制度和 法官批 評更被 視爲大 逆不道 , 除非 連飯碗 
也不要 , 不爲 「五 斗米」 折腰 , 正如猶 太人有 句笑話 : 「你 只是 
猶 太人才 可欣賞 猶太式 幽默」 。 

法律界 第二個 共通點 , 是一個 極重資 歷高低 的行業 

( seniority obsessed ) ° 筆者 在倫敦 「廟 宇」 ( Inn of Court ) 
受訓時 , 在 吃規定 的晚餐 , 大律師 坐位編 排完全 按照資 歷高低 
而定 。 香港 大律師 的名册 也按照 資歷高 低編排 。 一個新 紮師弟 

( 或妹 ) 要向外 間批評 資歷高 的同行 , 可能 招致同 業排擠 , 上 
行下效 , 家 法嚴峻 , 不 能越軌 。 

第三 、 法 律界在 習慣上 不會主 動和傳 媒接觸 , 當然 數名德 
高望 重的公 會指定 發言人 是例外 。 正如對 英國法 律界批 評最烈 
的倫敦 大學法 律敎授 Professor Griffth 指出 , 當一個 極具反 
叛 性的改 革派大 律師到 達在行 業中德 高望重 的境界 , 他 已不自 
覺 地被保 守傳統 洗了腦 。 譬 如在十 年前英 國廢除 「兩個 大狀」 的 
慣例 ( 即 是御用 大律師 出庭不 用副手 大律師 ) 的創舉 , 是由類 

似 香港消 費者委 員會組 織的團 體提出 , 不 理會大 律師公 會的反 
對。 

在西 方社會 ( 如美國 ) 監察專 業團體 的權力 已經分 配給大 
衆 , 只依靠 有維持 本身利 益傾向 的專業 , 歷史上 被證明 不能客 
觀 地進行 利益大 衆的行 業改革 。 又 正如英 國上議 院資深 大法官 
Lord Devlin 指出 , ^^, 律制度 有太多 「聖 牛」 , 由 歷史遺 
留下來 , 神聖不 可侵犯 《^ 是否能 夠用社 會科學 方法分 析後去 
廢除 , 就人 言人殊 , 永 無結論 。 



115 



應加 强使用 中文解 釋義務 



無 可否認 , 一 個獨立 的律師 制度是 保障民 權的先 決條件 , 
筆 者作爲 一個普 通法訓 練的從 業員也 不能提 出異議 。 但 是獨立 
的專業 也要接 受輿論 的批評 和監察 , 一個 「固步 自封」 的 行業也 
要和 潮流同 步共進 , 不 要動輒 便放出 「聖 牛」 作 護身符 ° 

在公 衆有權 辯論的 前提下 , 法律 界要勇 敢自省 。譬如 ,律 
師 和大律 師公會 應加強 用中文 向公衆 傳媒解 釋本身 的義務 , 但 
在香 港法律 界能夠 用流暢 中文發 表討論 性文章 , 有幾位 賢能可 
以? 

一 九九七 年後香 港法律 界要接 受另一 個非普 通法的 宗主權 
國接管 , 法 律界有 責任用 中文解 釋它運 作的特 別地點 , 如何繼 
續保持 普通法 的法律 從業員 的尊嚴 , 讓香 港現存 的法律 架構過 
渡 , 而無 損法律 界的公 衆形象 。 



116 



再 論法律 界的公 衆形象 



法 律界本 身是一 個備受 公衆愛 與恨交 集的服 務行業 。 英國 

著名作 家和御 用大律 師約翰 • 莫天勿 ( John Mortimer ) 打趣 
地說過 , 大律師 可和道 德最崇 高的主 敎午膳 討論仁 義道德 , 餐 
後 跟着到 獄中和 罪大惡 極的汪 洋大盜 謀殺積 犯會面 , 硏 究洗脫 
罪 名也不 會覺得 難爲情 。 

本 來在市 場主義 經濟下 , 一個 律師的 酬勞是 他和客 戶的公 
平交易 , 第三 者無權 過問是 否高低 。 無 論法庭 , 專業守 則和公 
衆媒 介亦不 能監管 。 律師 和投資 銀行家 如外科 整容醫 師一樣 , 
他有權 選擇替 一擲千 金的富 婆除去 腳底無 關痛癢 的小痣 , 或替 
一 個貧無 立錐的 幼童進 行手術 , 除去面 上嚴重 的疤痕 。 筆者認 
識的 美國行 業中仍 有自稱 「良 心派」 律師 , 立誓永 遠終生 不代表 
業主出 庭強迫 住客交 樓搬遷 , 這 是他個 人選擇 , 在自由 經濟主 
義掛帥 的社會 , 他選擇 客戶的 自由受 到尊重 。 

但是在 一個執 業律師 不足的 美國小 城市中 , 曾出了 法律界 
大風波 。 因 爲城中 律師嚴 重不足 , 沒有足 夠律師 出庭替 刑事上 
被檢控 人辯護 , 法庭命 令城中 所有執 業律師 , 要 每年不 收費用 

117 



接納 若干刑 事案件 , 否 則除牌 。 有一 個律師 不服法 庭命令 , 控 
吿法庭 。 案件上 訴到美 國最高 等法院 , 律師的 立場是 , 他不是 
刑 事律師 , 亦無興 趣代表 不付款 的客戶 , 法律不 能干預 他職業 
自由 , 這是民 權和憲 法精神 , 由 此引申 , 律師收 費和選 擇客戶 
的問題 , 並非公 衆媒介 所報導 的片面 和簡單 。 

美 國最著 名的哈 佛大學 法學院 , 亦曾 發生過 「良 心派」 學生 
抗議 , 批評哈 佛大學 法學院 課程偏 重公司 、 企業 、 商業法 , 培 
養 「向 錢看」 畢業生 , 忽略 了敎授 保障窮 人權益 的課程 , 這也是 
法 學院爭 議的頭 痛問題 。 可見 律師收 費和社 會義務 的衝突 , 並 
非 香港法 律界獨 自面對 的問題 。 有律 師作自 由職業 的地方 , 便 
有選 擇問題 的出現 。 

先有雞 , 還是 先有蛋 ? 在 商業性 極濃厚 的社會 如香港 , 律 
師選 擇從業 專門化 , 甚至法 律系學 生選擇 容易致 富的行 業或科 
目 , 亦 是人性 的一面 。 政府 不能直 接干預 , 大學 法學院 不能夠 
完全取 消公司 法課程 , 只敎授 福利法 , 大 量生產 「赤 腳」 律師 , 
參加 公衆生 產大隊 。 

任 何行業 , 無論是 藝術家 或律師 , 都 有成功 和卓越 的從業 
員 , 畢加索 名畫價 値連城 , 街頭 畫家的 畫連路 人也不 多看一 
眼。 

周 星馳演 「無 厘頭」 , 票房豬 籠入水 ; 「阿 茂」 演 「阿 壽」 , 在廟 
街榕 樹頭下 唱到力 竭聲沙 , 亦 無觀衆 , 何解? 政 府是否 指定要 
周星 馳分十 分之一 他的酬 勞救濟 「阿 茂」? 在市場 經濟下 , 筆者 
想不出 政府可 用任何 辦法平 衡不平 等酬勞 , 除 了用納 稅方法 。 
同樣地 , 筆 者也很 難想像 香港法 律界會 集體降 低收費 , 違反市 
場規律 , 以 維持公 衆形象 。 



118 



法律 面前內 外有別 



一個 十八歲 美國靑 年在新 加坡塗 汚十四 輛汽車 , 被 法庭判 

決笞 刑六籐 , 據 稱體罰 是強迫 性判刑 ( Mandatory 
Sentence ) 。 美國 媒介輿 論紛紛 , 公 衆嘩然 , 連 總統克 林頓也 
要爲事 件表態 。 

入 境問禁 , 外國 人違法 , 依 據法理 不能作 特別優 惠看待 , 
這 是無可 置疑的 。 不 知法而 違法亦 不是答 辯立場 。 在 法律面 
前 , 內外不 能有別 , 否則厚 此薄彼 , 公 義何在 。 似乎美 國除了 
只 能抨擊 新加坡 法律太 苛刻外 , 不能 因爲違 法者是 美國人 , 便 
可以網 開一面 。 

事實上 , 體罰在 美國有 些州的 刑法典 上是可 判處的 , 但因 
爲並 非強迫 性判刑 , 是不會 執行的 。 

笞 刑在回 敎法國 家中非 常普遍 , 有 些回敎 國家如 犯上通 
姦 、 盜竊罪 , 違 法者不 論男女 也要接 受體罰 。 在 馬來西 亞和泰 
國藏 毒違法 者可被 判死刑 , 外 國人違 法一樣 接受同 樣極刑 。 

內外有 別的法 律精神 在殖民 主義全 盛時期 , 在中國 列強有 



119 



「治外 法權」 , 列強國 民在中 國犯罪 只能接 受列強 在中國 境內法 
院審判 , 連宗主 國也不 能控訴 。 在今天 , 這樣的 法律不 平等思 
想再沒 有存在 的價値 。 

筆者在 牛津大 學學習 法律時 , 學者中 有兩派 各執牛 耳的法 
律理 論在不 斷爭議 。 保守派 認爲法 律是有 最低道 德標準 , 無論 
經 濟不同 、 文化 有異的 地域也 要遵守 。 敵對的 一學派 , 以第三 
世 界或發 展中國 家爲主 的國家 則認爲 , 所 謂最低 道德標 準是西 

方國家 ( 以基督 敎殖民 地爲主 ) 所 加諸後 殖民地 ( Post- 
colonial ) 國家的 標準和 價値觀 , 不 是公平 的尺度 。 去 年的曼 
谷人 權宣言 , 代表 和反映 了第三 世界的 人權觀 , 否定了 西方人 
權有跨 國標準 的立論 。 馬 來西亞 總理馬 哈蒂是 這一派 系的衞 
士 。 兩派的 爭議永 無結論 。 

倘 若美國 靑年在 新加坡 犯法的 事件在 六十年 前上演 , 相信 
美 國第七 艦隊已 派了戰 艦部署 , 以 示顏色 。 就是二 十年前 , 美 
國 政府也 會發出 強硬聲 明制裁 新加坡 , 實行停 止美援 。 但今天 
的美國 政府只 能希望 新加坡 法院手 下留情 , 姑念 美國靑 年年少 
無知 , 不 能動輒 作恐嚇 。 

這個事 件可警 惕買了 外國保 險護照 的港人 , 不要以 爲進了 
外國 籍便可 回流觸 犯宗主 國國法 , 奢望 入籍的 國家出 面保護 , 
要求 特別優 惠處理 。 

泱泱 大國如 「山姆 叔叔」 也無 能爲力 , 何 況東加 、 伯利兹 。 
連新 加坡和 馬來西 亞這些 比較開 明的國 家也不 能容忍 , 何況在 
聯合國 安全理 會事佔 一席位 , 有十 億人口 市場的 「東方 睡獅」 ° 



120 



法律界 應增加 透明度 



法律 界並非 如一般 行外人 士誤解 和想像 , 是 一個單 元性行 
業 。 一 個天天 跑裁判 署的刑 事律師 和一個 專長替 大企業 作投資 
上市安 排的事 務律師 , 除了 在名稱 上都是 律師外 , 無論 在日常 
工作接 觸對象 、 生 活圈子 、 認 識朋友 , 可 以是活 在兩個 不同的 
專 業世界 。 當 媒介報 導法律 界時往 往是厚 此薄彼 , 一竹 撑打了 
一 船人。 

公衆對 大企業 顧問性 的律師 的工作 , 一般來 說是沒 有興趣 
的 。 大企業 顧問律 師也懶 得去理 會公衆 對他們 的評價 。 羣衆也 
不會在 城市論 壇聽他 們的眞 知灼見 。 

香港法 律差不 多完全 是以英 語獨尊 。 在英 、 美等國 , 法律 
界的 曝光程 度甚高 , 因爲 羣衆與 法律沒 有言語 的隔膜 。 香港法 
律 界鮮有 用中文 向公衆 解釋立 場的文 章刊登 , 這 是一個 應改善 
的 局面。 

律師不 同醫生 ,生、 老、 病、 死 是每個 人必經 的階段 , 而 
每一 階段都 會接觸 到醫生 。 一般 人可安 度終生 而不接 觸到律 

121 



師 , 於是對 律師行 業更容 易產生 神秘感 。 神秘感 可令律 師造成 
自我 優越感 , 但 亦會導 致社會 無根據 的偏見 和誤解 。 譬 如電視 
劇 中的刑 事審訊 , 高 潮迭起 , 劉 德華在 螢光幕 的法庭 行上行 
落 , 指 手劃腳 , 事實上 , 根 本在英 式審訊 , 大律 師陳辭 是要直 
立不動 , 以 示尊嚴 。 公衆被 電視傳 媒誤導 , 以爲 請了個 「大 狀」 
木頭木 腦的站 着演講 , 不似 劉德華 般的生 動戲劇 性演出 , 便是 
貨 不對辦 。 法庭辯 論十居 其九又 冗長又 技術性 , 往往旣 無戲劇 
性發展 , 更 無案情 曲折悲 天憫人 的故事 。 連懂英 文的當 事人也 
未 必聽懂 , 因爲 律師引 經據典 , 又 「拉 丁文」 , 又 「十八 世紀蘇 
格蘭 上訴庭 例案」 , 又 「大淸 律例」 , 更 遑論一 般百姓 。 

筆 者以前 接到法 律援助 署的民 事案件 , 和香 港中下 階層接 
觸 , 明瞭 一般百 姓對法 庭和法 院的普 遍誤解 的心態 , 但 是推動 
社 會改革 和服務 客戶是 兩回事 。 社 會改革 是全面 性敎育 , 但是 
不 要忽略 當每個 巿民和 法律接 觸之際 , 也 是推動 改變專 業形象 
的不 可忽視 的行爲 , 人 人有責 。 法院 和法律 界要保 持尊嚴 , 但 
亦有 責任將 本身行 業增加 透明度 。 雖然有 言論批 評美國 律師泛 
濫 , 但它 法律界 的透明 度也比 香港高 。 

關於律 師行業 開放給 年靑一 代進身 也是一 個有效 的方法 。 
在 歐美接 受法律 敎育而 不從事 執業律 師的人 士極衆 。 一 個社會 
要 推動羣 衆認識 法律唯 有從敎 育出發 , 這 是一個 最直接 的全面 
改革 。 從法 律界在 金錢利 益上看 , 「多個 香爐多 隻鬼」 , 律師泛 
濫 , 對收入 有影響 。 美 國法律 界亦有 口頭禪 —— 每一個 成爲律 
師的 人都希 望以後 十年內 沒有律 師註册 。 一個 「關 了門的 商店」 

( Closed shop ) , 長 遠來說 , 對 店主亦 不會其 門如市 。 



122 



美 國律師 行的培 訓制度 



筆者於 一九八 六年從 香港移 民美國 , 在美國 西岸的 洛杉磯 
兩間 有一百 七十多 名律師 、 頗大 型律師 行工作 , 以個 人所見 , 
撰 寫此文 , 以 供參考 。 

美國 的大型 律師行 , 每年 會聘請 多至五 、 六 十名剛 從法律 
學院 畢業的 新律師 。 在五 、 六年前 所有有 名氣的 律師行 只聘請 
剛畢業 的學生 , 很少 會聘請 從另外 的律師 行跳槽 的律師 , 這是 
因爲他 們認爲 剛畢業 的學生 才能學 到他們 獨有專 業作風 , 這才 
稱得上 是正派 —— 有 些像中 國功夫 「少 林寺」 的傳 統觀念 。 

爲了 能夠請 到好的 新律師 , 大 型律師 行每年 暑期皆 會到有 
名氣 的法學 院去選 擇一些 名列前 茅的法 律學生 , 到律 師行實 
習 。 所以 , 有 很多新 律師在 招聘前 , 已曾 在律師 行工作 過數月 

的暑 期助理 ( Summer Associate ) , 在 畢業前 , 他們 便會接 
獲 聘書了 。 另外 , 很 多大型 律師行 都提供 很好的 福利給 予新律 
師 , 以利 誘招聘 。 譬如 , 他們 會替畢 業生代 付考試 ( 律師試 ) 
的 學費: 有些更 「有 簽約 紅利」 ( Sign up Bonus )、 搬 家費等 , 

123 



甚 至替他 們的太 太找尋 新工作 …… 眞是五 花八門 , 層 出不窮 。 
從 筆者當 新律師 的經驗 , 進入大 型律師 行工作 , 就 猶如入 
侯 門一般 , 正是一 入侯門 深似海 。 首先 , 新律師 必先從 頭學起 
一 律師行 有很多 行內自 備的訓 練課程 , 由資深 的律師 或合夥 
人爲五 、 六 十個新 丁進修 。 一九九 〇 年進律 師行的 , 便稱 「一 

九九 〇 年班」 ( Class of 1990 ) 。 你 的薪金 、 升遷 、 福利 、 地 
位 , 也 是以你 的班級 爲根據 。 

一 般而言 , 在大 型律師 行工作 , 起碼要 做滿七 、八年 ,表 
現良好 , 才可 有升爲 合夥人 的機會 。 即是說 一九九 〇 年班 , 最 
快也 要到一 九九七 年才可 申請爲 合夥人 。 但 合夥人 的位置 , 正 
是僧 多粥少 , 可以 升爲合 夥人的 , 只佔班 中的百 分之十 , 可見 
新律 師競爭 之厲害 和流失 率之高 —— 不 能當合 夥人的 , 自然會 
離 開大型 律師行 , 到 其他中 、 小型 律師行 找職位 , 或到 其他機 
構當法 律顧問 , 不過 , 當然 還有些 會繼續 在該律 師行充 當被歧 
視的 「長期 律師」 ( Permanent Associate ) 。 

初當 律師底 層做起 

還有 , 剛 畢業的 新律師 , 進入律 師行後 , 都 要到不 同的部 
門工作 ( 例如 —— 「稅 法」 、 「地 產」 、 「訴 訟」 、 「破 產」 、 「公司 
法」 等門) 。 筆者曾 被派到 「訴 訟」 及 「地 產」 兩個部 門受訓 。 每一 
個 部門都 是由部 門的首 席合夥 人領導 , 以下有 副領導 合夥人 , 
再 有資深 的律師 , 其下是 新律師 , 新 律師以 下是法 律助理 
( Paralegal ) , 於是, 部門 就如軍 隊一般 。 過 慣了十 年自由 
自在的 香港大 狀生涯 , 要 回復小 學生訓 練課程 , 實在 難以習 



124 



慣。 

而 新律師 的工作 , 也極 其單調 。 他 們主要 的任務 , 便是寫 

備忘錄 ( Memorandum ) 給上 級閱讀 。 每當有 法律文 件要起 
草的話 , 他便是 第一個 起草人 ( First Draft ) , 第一 個到圖 
書館 作研究 。 他 們根本 上沒有 機會接 觸一般 的客戶 , 不 要說那 
些 跨國或 全國性 公司了 。 這簡直 是大學 一年級 學生的 生活呢 ! 
每 六個月 , 部 門的合 夥人更 會報吿 ( Review ) 各新律 師的工 
作表現 供備案 , 這 比考試 更難受 ! 

無 可否認 , 新 律師在 美國的 待遇是 不錯的 。 在 洛杉磯 、 紐 
約 一類的 大城市 , 起薪點 已有美 金六萬 五千元 年薪了 ; 但是工 
作時 間之長 , 簡直 是非人 的生活 一 每 年要做 二千小 時以上 
「可 收顧 客錢的 鐘點」 ( Billable Hours ) 。 換 句話說 , 每天平 
均 要工作 八小時 , 加 上上班 、 午餐 、 如 廁所花 的時間 ,每 日在 
辦公 室逗留 的時間 , 差不多 是十一 、 二 個小時 , 眞 是製造 「美 
洲 鐵人」 的訓練 。 所 以另一 個令大 型律師 行流失 率越來 越高的 
原因 , 便是因 爲太多 新律師 受不了 ( Burnt Out ) 。 其 中的辛 
酸史 , 眞是 不足爲 外人道 。 

生意 大律師 費也高 

但是 , 在大 型律師 行工作 , 薪金 的確比 較優厚 , 原 因是美 
國的 大型律 師行收 費驚人 。 無奈美 國大公 司或一 些如日 本跨國 
公司 的貿易 額巨大 。 生意大 , 律 師費照 付而面 不改容 。 作者曾 
經是 一件大 型官司 的第三 十名律 師助理 , 代表一 間外資 銀行打 
一件借 貸案件 , 其判 決是三 億美元 。 有些 生意買 賣更要 以一隊 



125 



律 師應付 —— 又如筆 者曾參 與一宗 日本公 司購買 美國酒 店的個 
案 , 用 款五億 三千萬 , 代 表買方 的律師 有十名 , 代表賣 方的又 
有十名 , 代 表貸款 集團的 也有五 、 六名 。 要支付 的各方 律師費 
用簡直 是驚人 —— 所以大 型律師 行可以 用高薪 來聘請 新律師 。 
在美國 大型律 師行吃 了三年 多苦頭 , 有 苦有樂 。 見 識多一 
點 , 也 嘗過跨 國律師 的經驗 , 和香 港的大 狀生涯 , 各 異其趣 。 



126 



香港 律師水 準下降 
的事實 與幻象 



當筆者 年幼時 ( 即 一九六 〇 年 代前期 ) 就 讀香港 官立小 
學 , 並不 是富貴 專業人 士後代 , 走 過現在 立法局 所在的 「大葛 
樓」 , 見到紅 鬚綠眼 , 六 尺昂藏 , 白假髮 黑袍的 「大 狀」 , 覺得 
他們好 不威風 。 

一九七 八年一 月筆者 挾着牛 津大學 法學位 、 英國大 律師文 

憑 , 在 「大 葛樓」 由首席 按察司 貝禮士 ( Briggs ) 接納爲 香港大 
律師 。 跟着 「大 葛樓」 成爲 筆者八 年抗戰 賺食擺 擂台的 棲身所 , 
面對無 數六尺 昂藏英 、 澳 籍大狀 轉戰數 百回合 , 面 不改容 ° 這 
些 「來 路」 金鋼 , 亦有 「紙 老虎」 , 連 英文基 本文法 都不懂 生銹銅 
鐵之輩 。 從筆 者的親 身經驗 , 可以 體察到 香港律 師的水 準在社 
會 中不斷 的轉變 。 

香 港以前 ( 指一九 六〇 至七 〇年 代以前 ) , 只 是一小 撮人有 
財力支 持年靑 人到英 國海外 留學攻 讀法律 。 香 港羣衆 不要忘 
記 , 那時 是沒有 法律援 助署的 , 沒 錢請律 師出法 庭和不 懂英語 
便 無法申 訴訴訟 , 全港大 狀和業 務律師 不超過 五百名 ° 現在潮 

127 



流已改 變了, 連 賣菜婆 的女兒 ,補 鞋佬 的孫子 都說做 「大 狀」、 

「律 師」 , 當 敎育普 遍化後 , 自然做 「律 師」 so what? 以前 在法庭 
動 武是幾 個撚正 「牛 津」 口 音的華 洋大狀 , 一般市 民根本 不知所 
謂 。 現 在裁判 司署有 免費律 師服務 , 香港 人心裏 是一分 錢一分 
貨 , 買牛 仔褲都 要名牌 , 唔 收錢的 律師好 極有限 。 結果 情願被 
無良 「師 爺」 捉 正心理 , 找個五 尺金剛 , 有無料 無人知 , 寧要 
「睇 得」 的 新牌大 狀出庭 , 而 免費的 則免問 。 

香 港律師 是否服 務水準 下降了 , 這不 是一個 可以客 觀統計 
的現象 , 但是 律師人 數多了 , 法律 服務大 衆化了 , 法律 系學生 
的家 庭收入 下降是 有數字 可查的 。 筆者在 一九六 九年入 香港大 
學 就讀時 , 第一年 新生來 自香港 十數間 有名中 學學校 。 到一九 
八 五年筆 者在香 港大學 法律系 兼職時 , 有 些法律 系學生 所讀的 

中學 筆者連 名字都 未聽過 。 

無 可否認 , 香港法 律敎育 正如香 港專上 敎育普 遍化了 , 當 
律師 不再由 高尙階 層壟斷 , 這是香 港社會 的進步 。 正如 筆者一 
般的 官立小 學畢業 生也曾 經可以 晉身律 師之途 , 也是香 港專業 
開放的 正面觀 。 當你 發現某 某御用 大狀是 新蒲崗 電子工 人的長 
子時 , 花名叫 「阿 牛」 , 你不 要嫌棄 他的英 文沒帶 「牛 津」 口音而 
大 聲疾呼 「香港 律師水 準又下 降了」 ! 



128 



大律師 

— 式微 行業乎 ? 



記得在 1980 年 代中期 , 筆者 在一個 和中國 大陸律 師參與 
的 法律硏 討會中 , 在 把酒言 歡之際 , 不向 外公開 ( Off-the 
record ) 的 言談中 , 一 個國內 權威的 中國法 學前輩 , 有 意無意 
間 透露了 他個人 看香港 法律界 的前景 。 當 時剛巧 是中英 簽署了 
《聯合 聲明》 , 宣 佈中國 要收回 香港主 權之後 。 

以他 的高見 , 香港大 律師這 行業在 1997 年 後是沒 有前途 
的職業 , 他勸諭 筆者及 早轉行 。筆者 何止轉 行還用 「雙腳 投票」 
「溜 亡」 海外 。 回顧 這權威 內幕人 士的一 番忠吿 , 似乎他 的預言 
可能 會應驗 。 

香 港大律 師行業 在中國 當權者 眼中是 「親 英」 的嫡 系部隊 , 
接受 「英 毒」 最深 的職業 。 深資 大律師 倘若不 是英國 人便是 「親 
英」 華 人背景 , 成 份最依 賴英國 , 有異於 工程師 和醫生 。 當然 
律師 行業也 是英國 人當道 , 但是 律師行 業容易 和商業 、 生意人 
掛鈎 , 可用銀 彈利誘 。 讀者不 要誤會 , 這 不是筆 者意見 只是中 
國律師 的立場 。 筆者不 希望寫 這篇文 章得罪 「行 家」 , 成 爲千古 



129 



罪人。 

該權 威法律 學者是 對香港 法制素 有研究 , 絕 不是說 三道四 

向公衆 謀介吹 風之輩 。 他 預言在 1997 年後 , 大 律師行 業會在 
壓 力下和 律師行 業合併 。 大 律師所 謂專業 「獨 立性」 只是 「親英 
抗中」 的籍口 。 當華 籍大律 師向英 國人同 行或深 資親英 大律師 
實踐鬥 爭之後 , 循著 中國因 素在香 港坐大 , 大律 師行業 便在毫 
無選擇 地投入 祖國的 懷抱中 。 

似乎 在後過 渡期中 , 選 擇出任 大律師 爲終身 職業的 法學院 
畢 業生會 在猶疑 不決中 。 旣然這 一行職 業是前 路茫茫 , 不如及 
早回頭 , 索性改 變初衷 , 去 做政治 危險性 較低而 有跨國 應用性 
的行業 ( 如 會計師 、 電 腦工程 師或腦 科醫生 ) 可也 。 這 是大律 
師行業 招募新 秀面對 的危機 。 

大律 師或律 師移民 一向數 目不高 , 原 因是他 們在香 港收入 
可 高出在 海外執 業數倍 , 短 線投資 極化算 。 到海 外無關 係的普 
通法 , 英系國 家執業 , 非 常吃虧 。 在 香港是 人上人 , 在外國 
是二 等公民 , 要出 人頭地 , 事 倍功半 。 因此 , 在 缺乏海 外市場 
和 外移的 條件下 , 適 者生存 , 可能法 律界要 「轉 軚」 亦 是旦. 夕之 
事 , 這 點該國 內權威 人士也 是預測 到的必 然現象 , 反映 出香港 
律師 ( 無 論大小 ) 只是 「做 一日和 尙敲一 日鐘」 的心態 。 

當出庭 「狀 師」 所 累積的 經驗比 較商業 事務律 師在國 際市場 
上是價 値偏低 , 大律師 的名氣 有地域 的局限 , 一到外 地或中 
國 , 變成英 雄無用 武之地 。 其次 , 事務 律師轉 行從商 , 對生意 
上 的常識 , 人際 關係也 較大律 師優勝 。 加上 大律師 「行規 手則」 
極嚴 , 執業 時不能 兼職生 意行業 , 只能 兼職法 律敎學 , 寫作等 
指 定行業 , 以示 職業地 位崇高 , 更造成 大律師 生活圈 子狹窄 , 



130 



視 野單元 化的不 利條件 , 在 進步的 社會中 , 是倒 流趨勢 。 大律 
師行業 又怕從 業員自 我宣傳 , 令到大 律師對 市場學 , 人 際關係 
等生意 人成功 的基本 生存之 道視爲 「低級 巿井」 手法 , 觀 念上排 
斥 。 大律 師的朋 友是獨 沽三味 : 法官 、 大律師 和律師 , 這樣的 
處世 態度如 何適應 市場掛 帥的商 業社會 ? 

筆者在 英國作 大律師 「徒 弟」 連 午飯也 不能和 律師朋 友到大 
律師 「廟」 的飯堂 吃飯, 反而 可請汪 洋大盜 之客戶 , 則 沒有此 
限制 。 大律 師不能 印名片 , 和行家 見面不 得握手 。 這些 「中世 
紀」 的自我 束縛傳 統行規 , 極之不 利交朋 友和從 商之道 。 

國內法 學者對 香港大 律師不 甚尊重 , 在 他眼中 , 他 們極其 
量是 「殖 民地」 大律師 。 也用 「殖 民地」 一詞 , 民族意 識高昂 , 帶 
有不 屑之意 味極重 。 平 心而論 , 在香港 名氣高 的深資 大律師 , 
執 業忙碌 , 有 著作或 揚名海 外的鳳 毛麟角 , 比 較在英 、 美著作 
等身, 著書 立說的 「學 院派」 有個 「借來 的時間 ,借 來的 地方」 的 
殖民 地上幹 活是情 有可原 , 大律 師也是 環境下 的產物 , 但面對 
三年半 的巨變 , 他們 能否主 宰專業 的前途 , 仍是未 知之數 。 



131 



香港法 律敎育 的前瞻 



香港法 律敎育 的工具 是英語 。 香 港法律 制度是 普通法 。 倘 
若香港 法律敎 育放棄 英語和 灌輸普 通法基 本觀念 , 香港 和中國 
大 陸有甚 麼分別 ? 以香港 專上敎 育的經 費和敎 職員薪 酬的高 , 
去敎 育一批 用百分 之十成 本便可 得到的 「中 式」 律師 , 從 經濟資 
源分配 看是虧 本經營 。 不如 香港政 府在補 助中國 大學訓 練香港 
學 生之餘 , 還可 節省百 分之九 十錢財 。 

從筆者 和中國 的年靑 涉外律 師接觸 的經驗 , 他們的 英語水 
準曰高 , 書本知 識亦強 , 只欠和 國際律 師交往 經驗。 假於時 
日 , 他 們部分 一定可 取代香 港律師 。 當然 , 律師巿 場頗大 , 並 
非是香 港或中 國律師 可獨佔 。 但是 和中國 大陸有 直接關 係和擁 
有數年 外國執 業經驗 的中國 大陸律 師一定 比較在 香港訓 練的律 
師吃香 。 筆者 從執業 中覺察 到美國 大律師 行聘請 淺資的 中國貿 
易律師 , 是以中 國背景 , 有 高幹關 係的作 爲首選 。 美資 投資銀 
行 大企業 、 銀行 、 會 計師行 也相繼 採取同 樣政策 。 

中 國的律 師倘若 在國內 對外貿 易組織 , 知識 產權部 門單位 



132 



工 作數年 , 再自費 或公費 留學後 也是非 常吃香 。 反而只 得香港 
背景 , 而 家庭並 非富有 , 就是有 美國法 律執照 , 找不到 中國貿 
易 的優差 。 美 國僱主 非常精 打細算 , 訓練 一個有 中國高 層關係 
的律師 , 派他 到香港 , 中國 作橋樑 , 是物 有所値 。 美國 對亞洲 

有 認識的 專業人 士看到 1997 年後 , 香港主 權由中 國接管 , 有 
中國關 係比較 只有香 港關係 更有利 用價値 , 從香港 「精 英」 趕往 
北京絡 繹於途 , 便可 觀察到 香港權 貴只是 「附 庸」 , 不是 「決策 
人」 。 旣然 要物色 「中 介人」 , 找個 眞正高 幹比較 一個靠 拉關係 
的更直 接妥當 , 更 接近權 力中心 。 

將來 香港訓 練出來 的律師 , 在 中外貿 易中只 可扮演 「技 術」 
助 手人才 , 這是 政治大 勢所趨 , 倘若香 港律師 連英語 也不濟 , 
國 際貿易 通用的 普通法 也荒廢 , 中文又 不及國 內律師 , 中國辦 
事 方式又 「半 桶水」 , 關係不 直接更 不用說 , 他們 的競爭 生存的 
價 値是每 況愈下 。 

中國人 口衆多 , 就 是以智 商超過 150 分的人 佔人口 百分之 
一 , 也多得 不得了 。 不 要以爲 中國忽 視敎育 , 當權派 「有 辦法」 
的高 幹絕對 不輕視 他們子 女的高 等敎育 , 外 語能力 。 將來的 
「優 差」 高職一 定是他 們壟斷 , 增 取外國 經驗也 是他們 捷足先 
登 。 筆者在 美國高 等學府 接觸到 的是他 們一羣 , 當然他 們很多 
不便表 露身份 , 現在 還是臥 虎藏龍 , 將 來一到 有機會 , 便大派 
用場 , 可能 筆者也 要向他 們獻媚 , 討番一 官半職 。 

中國高 幹子弟 亦非每 個都是 不長進 , 不 向上爬 , 有 些勤奮 
向學 , 在美 國筆者 亦敎育 到不少 。 但高層 的職位 不會多 , 只要 
他 們掌握 高職後 , 筆者 可打賭 , 他 們提拔 的是中 國背景 的同輩 
而非 香港人 。 這點 筆者也 曾被高 幹子弟 「點 醒」 過數次 , 事實 



133 



上 , 中 港兩地 無論如 何合併 , 在觀念 , 意 識形態 上是有 很大差 
別 , 香 港人也 無謂強 求認同 。 唯 有盡力 發揮自 己優點 , 但是要 
直 搗黃龍 , 出掌首 要職位 , 筆者並 不樂觀 。 



134 



中外 貿易的 代理人 
— 香港 



怡 和宣佈 在一九 九五年 將從香 港證券 市場停 止上市 , 標 
誌着 該公司 在中國 沿海的 大轉變 。 怡和紀 念一百 五十周 年創立 

的歷史 , 寫下 該公司 的傳記 一書— _「The Thistle and the 
Jade」 , 從 該書指 出一九 六一年 才是怡 和成爲 香港上 市公司 , 
前後至 今只有 三十三 年光景 。 

外資在 中國從 事貿易 的買辦 ( Compradore ) 制度 , 在第 
二次世 界大戰 後才壽 終正寢 。 從事 對中國 貿易的 代理人 , 在法 
律分析 下可以 扮演特 定角色 。 當 然買辦 這名詞 帶有辱 華成份 , 
故 此採用 代理人 一詞比 較合適 。 事實上 , 代理人 的重要 性是不 
容 低估的 , 尤其 是在兩 個一同 經濟系 統發生 商業關 係之際 , 
「中 間人」 的存 在並非 完全是 負面的 。 

海 外華僑 將成代 理新貴 

代理人 在海商 法中稱 爲裝卸 代理人 ( Stevedore ) , 而代 



137 



理人 在國際 商法中 法理亦 是最完 整詳盡 , 因爲海 洋貨運 是國際 
通商 的先鋒 , 就 是今天 在跨國 貿易法 、 合資經 營公司 、 公司 
法 、 金融法 、 合同 法中採 用代理 人法則 , 也非 常普遍 。 代理人 

法 則多以 普通法 ( Common Law ) 爲依據 , 因 爲十八 世紀以 
來英國 是海洋 通商的 領導者 , 透過 普通法 的實踐 , 英語 系國家 
的代理 人法則 , 多 採用英 國判例 爲典範 。 

今後 十年中 , 誰 是中外 貿易的 代理人 , 以取 代怡和 的歷史 
地位 ? 「買 辦」 階級 是否從 此絕跡 ? 

如果 香港在 國際貿 易中保 存地位 , 海 外華僑 將成爲 中外貿 
易 代理人 的新貴 。 根據 筆者從 事中外 貿易輔 導律師 的眼光 , 中 
西 貿易充 滿了文 化與經 濟系統 的衝突 , 要 將兩個 不同的 體制融 
和協調 , 中 間人的 地位更 顯特出 。 

代理人 地位是 「一國 兩制」 的反映 

從民 族意識 形態看 , 買 辦的確 是外商 「以華 制華」 、 製造特 
權階 級的辱 華政策 。 中國 也毫無 保留地 批評怡 和洋行 , 是以賣 
鴉片起 家的殖 民地老 牌洋行 。 難道 美商摩 根士丹 利也可 能在一 
百五 十年後 被攻擊 爲用證 券侵華 ? 港商在 深圳設 廠是否 壓迫剝 
削廉 價勞工 ? 如 果中國 只可能 供應廉 價勞工 作爲交 易籌碼 , 龐 
大的 購買力 弱的十 億市場 , 整天 罵資本 主義也 是徒勞 無功的 。 
李 鵬總理 說出了 大道理 —— 中美 兩國貿 易應從 雙方利 益看待 , 
而不應 用不同 的價値 觀念作 出發點 。 事實上 , 從 貿易的 交流自 
然會漸 進地帶 來文化 的轉移 , 只用 敎條式 的灌輸 才會造 成官方 
說謊 。 中 國大陸 政府在 閉關自 守期間 , 整天 說台灣 有妓女 , 中 

138 



國有 勞動大 隊的口 號在開 放後不 攻自破 。 

代理 人的地 位也是 「一國 兩制」 的反映 。 從閱 讀柯利 達自傳 
《中 國的 經驗》 可以 看到在 中英香 港前途 和談中 , 英方屢 次提出 
「治 權」 論 , 亦只是 代理人 的簡稱 。 「代 理人」 在主 權至上 的中國 
政 府眼中 , 用 強奪得 來領土 的洋人 作治權 代理人 簡直是 豈有此 
理 。 但 是如何 有效率 的管治 一個有 一百五 十年在 不同制 度下生 
活 的人口 , 中 國就是 不能不 承認歷 史遺下 的局面 , 選擇 代理人 
也理 所當然 。 從 代理人 的法則 分析中 、 港 政經走 勢亦是 可行之 
道。 

聘請代 理人要 劃出職 權範圍 

國 際輿論 ( 包 括台灣 ) 在現 階段對 「一國 兩制」 是處 於極懷 
疑階段 , 因爲 在人類 歷史中 沒有出 現過這 樣政局 。 中國 要實踐 
「一國 兩制」 只許 成功不 許失敗 。 倘若 失敗便 是證明 「懷 疑派」 判 
斷正確 , 有先 見之明 。 在 這樣壓 力之下 , 代理 人是利 弊互見 。 
利是代 理人可 反映他 在管理 特別行 政區上 有獨特 的貢獻 : 弊是 
倘 若代理 不成功 , 便蒙上 不稱職 的罪名 。 

聘請代 理人最 重要的 程序是 劃出職 權範圍 。 是否可 以用基 
本法作 爲核代 理範圍 ? 首先 , 衡量代 理人是 否稱職 , 採 用標準 
要明確 ; 第二 , 不要 動輒懷 疑代理 人是否 不忠心 , 另有 私下議 
程; 第三, 倘若 聘用人 動輒干 預代理 人行動 , 不 如解僱 代理人 
算了。 

有些輿 論認爲 「一國 兩制」 只是中 國權宜 之計。 「狡 兔死 , 
走 狗烹」 。 可能 有一天 中國主 觀地認 爲可以 獨自管 理香港 , 可 

139 



無 須聘用 代理人 。 這 個心理 壓力在 任何商 業代理 人腦中 都會存 
在 。 代 理人唯 有在延 長代理 的期權 動手腳 , 才 可爭取 生存空 
隙 。 在商業 上解僱 代理人 可能會 增加短 期利潤 。 但在比 較增長 
短期 利潤和 長久損 失之餘 , 便成爲 代理人 有利可 圖之處 。 
筆者在 海外和 一名中 國高官 辯論香 港對中 國的重 要性, 高 

官用吿 誡口脗 說出心 中的話 : 「香港 有甚麼 了不起 ! 」這 句話倘 
若 是具有 代表性 , 香港 作爲中 國的代 理人便 要完蛋 , 因 爲香港 
的 確是沒 有甚麼 了不起 。 



140 



中 國企業 私營化 的前景 



未 來十年 , 所有 曾經走 過國營 計劃經 濟道路 的國家 , 無論 
是東歐 、 智利 、 墨西哥 都面臨 企業私 營化的 新景象 。 中 國也不 
例外 。 如東 歐各國 , 國營企 業獨特 的壟斷 地位只 是延續 生產效 
率 低和不 具競爭 性的工 業單位 。 

中 國國營 企業有 以下的 共通點 —— 

一 、 財政 管理及 表現差 。 

二、 冗員。 

三 、 過分 依賴國 家補貼 。 

四 、 組織 太過於 集中和 政治化 。 

五、 排 擠入口 競爭性 行業。 

六、 排擠 國內競 爭者。 

七 、 摧殘國 內私營 競爭者 , 譬 如不供 給資源 , 財 源幫助 , 
生產 器具。 

八、 出口 缺乏競 爭性。 

九 、 組織腐 敗無能 , 用人 無才幹 。 



141 



因 爲國營 機構主 宰了國 家的貨 品和服 務供應 , 形成 了一個 
極度保 護市場 的環境 , 變成了 「大 鍋飯」 、 「不講 效率」 公共機 

構 。 

中國 國營企 業私有 化的共 同目的 , 應該 以下爲 目標一 
一 、 減低 國家運 作負債 。 
二 、 將病態 國營企 業改組 。 

三 、 將 服務性 行業提 高水平 。 

四 、 將國營 機構在 經濟的 地位和 比重加 以減低 。 

五 、 增 加出口 , 但不要 依賴傳 統出口 的渠道 。 

六 、 刺 激生產 , 增加就 業機會 。 

七 、 鼓 勵競爭 。 

八 、 引進 國外直 接投資 和較新 ( 並 非尖端 ) 科技 。 

九 、 增 加國內 和國際 投資者 的信心 。 
十、 鼓 勵國內 投資。 

十一 、 資本 民主化 。 

十二 、 增加 新的稅 收來源 。 

十三 、 將國營 企業出 售以增 加現金 。 

十四 、 擴 大國內 資金市 場及增 加國民 擁有企 業股權 。 

當然以 上十四 項目標 , 有些是 較長遠 , 有些 是可短 期收效 
的 ( 譬如 出售國 營企業 ) 。 中國國 營私有 化的不 利環境 因素亦 
存在 —— 

一 、 經 濟環境 不穩定 。 

二 、 政 治局勢 不明朗 及民主 條件差 。 

三 、 資金市 場落後 。 

四 、 管 制條例 太複雜 , 執行 無標準 。 



142 



五 、 失 業率高 。 

六 、 體制 ( Infrastructure ) 不穩健 。 

七 、 私 營化經 驗不足 。 

八 、 專 業性服 務行業 —— 律師 、 銀行 、 會計 師質量 不足夠 
應付 進一步 私有化 。 

九 、 法律及 條例制 度未能 和私有 化同步 。 

十 、 私人利 益借貸 ( Equity Financing ) 不足 。 
最 重要和 關鍵性 的是國 營企業 私有化 是一個 極爲政 治化的 
過程 。 成功與 失敗在 於當權 派是否 承認私 有化的 運作優 越於國 
家集 資經營 。 在這個 轉變過 程中必 然會產 生激烈 的權力 和財富 
分佈 , 倘若領 導階層 不能容 忍轉變 , 而 私有化 是形式 上的轉 
變 , 結 果是徒 勞無功 , 未 得其利 , 先 得其害 。 

中國 積極引 進外資 ( 包括港 、 台 、 東南 亞資金 ) 投 入私營 
化陣營 , 但是 如果本 身在政 治及經 濟上沒 有銜接 , 進度 是有限 
的 。 較具規 模的外 資機構 採取投 資行動 , 並不是 因爲中 國有龐 
大市 場便盲 目亂來 。 它們比 較有系 統地分 析中國 企業私 營化的 
客 觀條件 , 才進一 步行動 。 



143 



《讀 香港二 十一》 
報 吿後感 



香 港工商 專業聯 會的郭 啓泰先 生寄來 《香 港二 十一》 的報 
吿 , 筆 者讀後 , 有 感而發 。 

亞洲 人最怕 「爭 議」 , 擅長 「忌 諱」 , 「投鼠 忌器」 , 說話 「得 
體」 , 但 「忠言 逆耳」 , 好 聽的話 , 恭 維的美 麗謊言 , 不値一 
文 。 《香 港二 十一》 的報 吿很令 我失望 。 

對敏感 問題含 糊其詞 

筆者 在海外 , 深 明外資 公司到 香港及 中國大 陸投資 的遠慮 
和近憂 , 〈〈 香港二 十一》 沒有 解除這 些憂慮 。 外資 公司擔 心投資 
有如 下因素 : 倘 若有合 約糾紛 , 香 港司法 制度有 沒有獨 立的裁 
判 機構? 《香 港二 十一》 完全沒 有探討 這問題 。 香 港公務 員是否 
廉潔 ? 《 香港二 十一》 只 勸公務 員去學 普通話 。 香 港金融 界是否 
靠 內幕消 息致富 ? 《香 港二 十一》 沒 有交代 。 

倘若中 國干預 香港經 濟運作 , 香港 有沒有 膽量說 「不」 ? 

144 



《 香港二 十一》 提議 香港和 中國關 係應是 「對 話」 和 「諮 詢」 而不是 
「對 抗」。 由 「對 話」 到 「對 抗」 是 連續性 ( 數學稱 

Continuum ) , 而 並非報 吿所指 「相互 排斥」 性 ( Mutually 
exclusive ) 。 「對 話」 說得大 聲無禮 , 聽 者不聞 , 便有 「對 抗」 
之嫌 , 諮 而不詢 , 亦是 「對 抗」 。 

《 香港二 十一》 對 某些敏 感問題 , 極 爲含糊 。 顧問報 吿的値 
錢處是 在直諫 , 不 爲五斗 米折腰 。 譬如它 指出國 際對香 港前途 
茫茫 不明朗 是誤解 ( 第三 十一頁 ) 。 難 道國際 輿論是 庸人自 
擾 ? 閉 門造車 ? 或是 有些人 ( 如筆者 ) 在 海外指 鹿爲馬 ? 唯恐 
香 港不亂 ? 

《香 港二 十一》 很 多建議 , 無可否 認是非 常有建 設性的 , 包 
括公務 員應學 普通話 。 但 是筆者 個人的 愚見是 , 很多措 施是技 
術改良 而非基 礎關鍵 。 外資 考慮香 港的金 融市場 的優劣 , 並非 
「頭 數」 ( Head Count ) 香港培 養了多 少金融 分析員 , 而是要 
明瞭 到金融 市場中 , 有沒有 內幕特 權分子 ( 不 論國籍 、 膚色或 
主義 ) 操縱 價格, 金 融界的 大戶有 沒有壟 斷或干 預自由 市場。 
《 香港二 十一》 似乎有 本末倒 置之嫌 。 

報吿建 議的敎 育改革 , 技 術提高 , 可 圈可點 。 經濟 並不是 
一條 獨木船 , 任何在 大學修 經濟的 一年級 同學也 懂得經 濟運作 
是靠政 治環境 配合的 , 《香 港二 十一》 似乎 對政策 改革和 銜接完 
全 沒興趣 , 差 不多隻 字不提 ( 除了 第五章 , 第二 十六頁 ) 。 報 
吿 應採用 香港政 府諮詢 委員會 的報吿 書樣板 , 在 首章坦 白地寫 
出 報吿的 參考框 ( Frame of Reference ) , 向 參考人 士交代 , 
甚 麼是框 內之言 , 甚 麼是框 外之論 。 

第二 , 西 諺有云 : 「任 何計劃 的共同 點是它 會錯」 。 在報吿 



145 



的第一 章側重 「共 識」 ( Consensus ) , 對 中國重 收香港 主權充 
滿信心 。 筆者 不用說 三道四 , 希望 報吿書 的編者 才俊有 空細讀 
「許 第一」 的香港 回憶錄 , 便 可淸楚 香港人 「共 識」 和 「信 心」 程 
度 。 外 國輿論 眼睛是 雪亮的 , 社會 是由衝 突的利 益組成 , 「共 
識」 一詞 , 恐 怕是永 遠不能 達到的 超乎現 實境界 。 

應盡 錄提出 異議者 的意見 

第三 , 學 術報吿 通常加 上附錄 , 對提 出異議 者的意 見忠實 
地盡錄 , 以保 持忠厚 。 報吿 沒有這 樣安排 , 實屬美 中不足 。 難 
道所 有被諮 詢的各 界人士 同一口 氣說話 , 倘 若是眞 , 香 港的前 
途便岌 岌可危 。 香港珍 貴之處 ( 亦是 報吿沒 有寫的 ) , 是不同 
的意 見有機 會反映 , 事 實上誰 對誰錯 , 要由歷 史對證 。 

任何 策略性 ( Policy-oriented ) 報吿, 是 有時間 性的限 
制 。 顧問亦 是常人 , 他 們沒有 水晶球 , 報 吿一定 要指出 它錯誤 
邊緣 ( Margin of Error ) 。 《香 港二 H ^— 》心 目中的 讀者是 
誰 ? 筆者 希望主 辦機構 能夠免 費派發 《香 港二 十一》 到任 何海外 
和國內 的做生 意機構 、 學 術團體 、 公 衆媒介 , 建 議它們 坦白地 
批評報 吿內容 , 恭維的 說話很 容易講 , 錦 上添花 在商場 上司空 
見慣 , 但中 肯的言 論是千 金難求 。 



146 



香 港財圑 無法衝 出香港 



5^ 



當一 個財團 茁壯及 「體 積」 龐 大之後 , 便有成 爲跨國 機構的 
鴻 圖大志 , 但往往 基於本 身組織 及管理 的問題 , 結果有 心而無 

力 , 正如 哈佛大 學商學 院敎授 Michael E. Portei^^ 近著所 
述, 他發現 所謂跨 國公司 , 事實 上仍然 保存着 祖家大 本營的 
企 業思想 和作風 , 跨 國只是 地域上 的擴充 而沒有 因爲跨 國而質 
變 。 日本公 司到歐 美投資 , 它的方 針和策 略本質 上也沒 有因爲 
入 主歐美 而變化 。 這與一 般傳統 硏究跨 國公司 的看法 背道而 
馳。 

很奇怪 , 近 幾年來 , 台灣 和印尼 的財團 , 例 如台灣 的長榮 
集團 、 陽明集 團和印 尼的力 寶集團 , 已 先後在 美國建 立橋頭 
堡 ; 而香 港財團 , 除 了英資 的太古 洋行與 香港滙 豐銀行 在美國 
購買 及擁有 企業或 銀行外 , 鮮見香 港財團 有蛻變 爲跨國 公司的 
趨勢 , 華資 財團除 了李嘉 誠個人 公司在 加拿大 購入赫 斯基石 
油 、 邵逸夫 購買美 國美斯 ( Macy ) 大百 貨公司 5% 以 上的股 
權外 g , 畢竟 只是鳳 毛麟角 。 嚴 格來說 , 香港財 團海外 投資是 

147 



「只聞 腳步聲 , 不見有 人來」 的格局 。 

爲 何香港 華資財 團比台 灣及印 尼華僑 創立的 企業擴 張海外 
還 要落後 ? 是 否這些 港資機 構的商 業策略 取捨出 現問題 ? 爲何 
人家要 選擇到 海外分 散投資 , 而港資 機構依 然故我 , 衝 不出香 
港? 

華 資衝不 出香港 

香港華 資財團 十居其 九是以 香港地 產致富 , 地產商 的商業 
眼光 , 多數是 本身熟 悉的投 資地區 , 並 以密集 資本作 地產發 
展 , 這是 「內 向型」 投資 。 反觀台 灣財團 , 如陽明 、 長榮等 。 它 
們以航 運起家 , 雖然 這些公 司還是 由創業 元老主 持大局 , 但他 
們視野 已具備 跨國觀 。 印尼 力寶集 團在美 國已購 下銀行 , 因爲 
它 們鑒於 印尼政 局微妙 , 而 拉攏蘇 哈圖將 軍致富 的華人 商界如 
今 不能掌 握政局 的變化 , 唯有 將資金 跨國化 , 這是 「外 向型」 投 
資。 

香 港財團 在海外 沒有建 立名聲 。 日本跨 國公司 有三井 、 松 
下、 本田、 第 一勸業 、野 村、 三菱、 熊 谷組等 , 在歐美 已建立 
威望 。 台 灣方面 , 長 榮集團 購買波 音飛機 , 它的 船隻進 出外國 
港口 , 在海外 商界上 已樹立 了一定 的地位 。 反觀 港資財 團有誰 
在海 外建立 了聲望 ? 建立 商界聲 望並非 一年半 載便可 成功的 。 

日 本集團 不惜重 金捐贈 歐美有 名大學 設立敎 授講席 、 聘公 

關 公司廣 吿商推 廣聲望 , 默 默耕耘 , 三數 十年才 有今天 跨國的 

形象 。 試問港 資財團 有誰會 作這樣 的投資 ? 



148 



固步 自封展 翅難飛 

港 資機構 徘徊在 家庭式 企業運 作階段 , 個 人家族 擁有資 
金 , 而沒 有日本 集團世 界性分 佈資金 的計劃 。 香 港華資 銀行設 
立海 外分支 , 主力 是做華 人生意 。 日本 銀行重 金買下 美國銀 
行 , 打 進金融 業主流 , 學習 歐美經 營方式 , 重 金聘請 專人管 
理 。 反觀港 資銀行 在美洲 設分行 , 經理級 的素質 只是和 唐人街 
的移民 打交道 , 沒 有認識 美國主 流世界 的傾向 , 十年 如一曰 , 
永遠 是不見 經傳的 小商號 。 華人家 族投資 方式是 靠在美 國留學 
移居的 第二代 , 購買一 些公寓 、 小商場 , 根本是 沒有作 跨國建 
基的 本領。 

坐井 觀天未 思進取 

港資 機構在 香港賺 錢容易 , 地產 獲利回 吐快速 , 行 內狹而 
人面廣 , 巿場容 易捉摸 。 但是一 到海外 , 陌 生地域 , 一 則是公 
司 沒有建 立聲譽 ; 二則 賺錢難 ; 三則 在海外 , 人家資 金雄厚 , 
自己 如小巫 見大巫 , 左 右觀望 , 還 是走回 自己熟 悉的香 港地產 
小圈子 , 不作吃 力不賺 錢的跨 國投資 , 日 久便停 留在坐 井觀天 
的 境地。 

在海 外作業 , 並 非難事 , 但是 抱着港 式投資 地產的 資金回 
本卻 是難事 , 倘若堅 持家族 式的企 業作風 , 即 使是遷 册海外 , 
仍然是 固步自 封的港 資機構 , 正如 哈佛敎 授所言 , 保存 着祖家 
地 域的經 營作風 , 對 跨國發 展的靈 活性大 有障礙 。 



149 



註釋 : 

① Michael E. Porter, "Competitive Advantage of Nations." 1990 Free 
Press: New York. 

② 根 據美國 聯邦證 券條例 ,任 何公 司或個 人擁有 上市美 國公司 5% 以上的 
股權 ' 便要 向聯邦 證券局 (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 表 

露身份 。 



150 



何謂財 經新聞 



何謂 新聞? 紐約時 報前執 行總編 輯瑞立 • 加利治 

( Turner Catledge ) 的 定義是 : 「任 何今 天你可 知悉而 昨天或 
以 前還不 知道的 事實」 ①。 財 經新聞 是新聞 的一類 ,當然 它有新 
聞的四 個特點 : ①合時 ; ②事 實準確 ; ③調 查硏究 ; ④立論 
中肯。 

新 聞從業 員和報 社老闆 爭執鬧 到天翻 地覆舉 世關注 莫過於 
倫敦 《泰晤 士報》 老闆 梅鐸和 被炒的 總編輯 依雲士 。 1 事實上 , 
合 時和事 實準確 是任何 新聞報 導的基 本條件 , 倘 若一份 財經報 
刊連這 兩個要 求也不 能達到 , 可以關 門大吉 。 但 在調査 硏究和 
.立 論中肯 這兩個 比較抽 象的觀 念上斷 定了不 同水準 的刊物 。 

在調 査方面 , 財 經記者 也經常 得到些 「機 密」 性的商 業情報 
和資料 , 這是採 訪中不 可能避 免的公 開秘密 。 正 如星加 坡政府 
判 了四個 財經報 人揭露 政府金 融機密 而罰款 。 就是 《華 爾曰街 
報》 的 記者也 曾因爲 濫用職 權從中 進行內 幕交易 以謀私 利被證 
券監管 機構成 功起訴 。 



151 



作爲 一個成 功的財 經記者 是要活 力充足 , 不斷的 和工商 、 
金融 、 財經 、 學術 、 官場人 士接觸 , 在找 尋資料 , 一 個只靠 
「新 聞稿」 搬字過 紙作報 導的財 經記者 肯定沒 有前途 。 

財 經記者 倘若自 甘墮落 , 作 「文化 流氓」 , 扭 曲事實 、 誤導 
讀者 、 人 身攻擊 、 指 鹿爲馬 , 對財 經界的 打擊可 能比一 個不誠 
實的股 票經紀 更嚴重 , 因爲 股票經 紀所欺 騙的只 是他的 顧客而 
不是 無數的 第三者 或公衆 。 

在組織 較健全 的美國 財經報 章刊物 , 對可 能出亂 子的文 
章 , 編 輯部會 要求聘 用深資 律師批 評審閱 才出版 , 在這 方面香 
港報 界亦應 前車可 鑑採用 。 

財經 新聞有 別於時 事新聞 , 因 爲前者 在立論 方面較 要求嚴 
緊 。 財 經金融 所牽涉 的法律 較複雜 , 尤其 是銀行 、金融 、證 
券 、 公司法 , 這些 法規亦 不是一 般律師 日常工 作範圍 。 財經報 
章的售 價比普 通報章 售價高 , 原 因是讀 者是賺 錢行業 , 靠財經 
訊 息作業 。 

在美 國財經 新聞流 行出版 專門性 的簡介 ( Newsletter ) , 
譬如機 構投資 者月刊 ( Institutional Investor ) 附屬下 出版有 
數 種不同 的簡介 , 其他 基金組 織亦有 不同簡 介出售 , 五花八 
門 、 林 林總總 , 財 經記者 的出路 更廣泛 。 這些簡 介一般 不依賴 
廣 吿支持 , 以 長期定 閱讀者 爲基礎 , 郵購 定閱價 甚高昂 。 但是 
簡 介的誕 生並未 減低權 威性財 經報章 的銷路 。 雖 然近數 年在美 
國報 章的盈 利大減 , 其中原 因是廣 吿減登 , 再 加上讀 者減少 , 
收入自 然下降 , 但 是財經 報章的 銷路沒 有下降 , 反 而上升 。 加 
上一般 的記者 , 報 人並非 對財經 有認識 , 有財經 寫作經 驗的深 
資記者 薪金仍 然一枝 獨秀。 他們 在公餘 可寫書 籍出版 ,上 電台、 



152 



電視接 受訪問 , 到組織 、 社團 、 大 學演講 、 搞 研討會 、 收入更 
多元化 , 其 他報業 行家非 常羨慕 , 簡直成 了行內 明星級 , 但是 
這趨 勢帶來 財經報 業從業 人的利 益衝突 : 吃 了人家 「茶 禮」 , 是 
否能夠 保持客 觀批評 ? 有些 年薪數 十萬元 計的財 經記者 明星被 
報 社要求 「自 律」 。 筆 者認識 的一名 財經深 資報人 , 更出 任數間 
上 市大公 司非執 行董事 , 入 息豐富 , 視專 業寫作 爲嗜好 。 似乎 
名句 : 「你認 識誰比 你懂得 甚麼更 重要」 應驗了 。 

作爲成 功的財 經記者 , 也有 一段艱 苦訓練 成長期 。 閱讀和 
分析 上巿公 司枯燥 無味的 年報不 在話下 , 財經 、 金融 、 地產 、 
銀行 、 法律都 要兼顧 。 最困 難的地 方是如 何將難 度高的 消息消 
化 , 寫成了 一般讀 者明瞭 和接受 的文章 , 分辯 出甚麼 是新聞 , 
甚麼 是宣傳 , 需要 十數年 不斷的 實踐才 可到達 爐火純 靑的境 
界 , 受 不了半 途轉行 者多於 成功者 。 



註釋 : 

① 參看 Lou Cannon of The Washington Post, Reporting: An Inside 
View ( California Journal Press, 1977 ) p. 16. 

② 參看 Harold Evans: Good Times, Bad Times ( Atheneum, 1984 ) . 



153 



西方 傳媒的 影響力 , 源於獨 立意見 , 不依 賴權貴 , 嚴格執 
行 「一紙 兩制」 —— 寫作部 門不向 廣吿部 門屈膝 , 河水 不犯井 

水 。 已作 古人的 福伯氏 ( Forbes ) 每周 一天在 雜誌編 輯社總 
部 設午宴 招待財 團首長 、 官 商名流 , 慣例邀 請編輯 , 採 訪部主 
管 與廣吿 部門主 管出席 , 午餐後 招收廣 吿開始 , 編輯和 寫作部 

門同 人一定 要離場 。 當花費 巨資刊 登廣吿 於福伯 氏雜誌 的公司 
投訴 給福伯 氏本人 , 希望該 雜誌老 編不要 對該客 戶作抨 擊性文 
章出版 , 否則返 出廣吿 , 福 伯氏雖 是出版 人兼大 股東亦 不得干 
預 。 有 這樣的 傳統才 培養到 傳媒的 影響力 。 

在英語 國家中 ,傳媒 是一國 的言論 先鋒, 首推的 報章是 《紐 
約 時報》 、 《倫 敦金融 時報》 、 《華 爾街 日報》 。 周刊仍 然是以 
倫敦爲 中心的 《經濟 學人》 爲 領導者 。 

爲何這 些刊物 能夠在 行業上 和讀者 心中獲 得尊重 ?首先 , 
賺 錢是重 要的, 但不是 最重要 。譬如 《路 透社》 和 《美 聯社》 之別。 
《路 透社》 在一 九七零 年代看 準了全 球財經 界將在 日新月 異的快 



154 



速傳訊 資料下 , 有很 大需求 , 放棄了 傳統的 新聞發 稿政策 , 全 
力 集中財 經電訊 , 成爲了 各新聞 社中最 盈利豐 富機構 。 反觀 

《美 聯社》 , 固 步自封 , 不 求進展 , 停留在 落後只 發新聞 稿的五 
十年 代方針 , 年 年虧本 , 整 個越南 只買一 百元美 金的新 聞稿便 
發 佈在全 國報紙 , 紐約 華爾街 、倫 敦、 東京、 新加坡 、 香港這 
些金 融中心 , 一擲千 金的向 《路 透社》 爭 取財經 訊息快 速傳遞 , 
滿 足了金 融行業 的資訊 需求。 如果中 國希望 上海成 爲金融 中心, 
香 港繼續 成爲金 融中心 , 在電 訊媒介 方面還 須努力 ° 

傳 媒立場 鮮明並 不是自 貶身價 。 譬如 福伯氏 雜誌公 開承認 
是和 資本主 義掛鈎 , 就 是福伯 氏的私 人飛機 也稱爲 「資 本家」 。 

《財富 雜誌》 ( Fortune ) 是專門 報導美 國大企 業的內 幕組織 , 
就 是不說 讀者眼 光也是 雪亮的 。 美 國返任 國務卿 基辛格 於天安 
門 「六四 事件」 後 , 在 《洛 杉磯 時報》 登出 有關他 對事件 的論文 , 
後 來被媒 介知悉 他的顧 問公司 替大企 業做中 國生意 , 立 場不透 
露 , 受 到抨擊 , 使 報社後 悔登他 的論文 。 

西方 財經傳 媒一般 的操守 很嚴格 , 一 方面它 們要和 上市公 
司的公 關接觸 , 向 大證券 行的分 析部門 拿資料 , 與政府 監察部 
門聯絡 , 但是 不能被 任何一 方操縱 和控制 。 目的 是防止 內幕交 
易 , 財經報 導不能 幫助上 巿公司 「造 市」 , 也 不誹謗 。 故 此財經 
記者的 知識和 學歷水 準極高 , 社 會地位 受尊重 。 唯有這 樣才能 
發 揮效力 , 否 則不如 掛冠去 當上市 公司的 公關經 理或廣 吿從業 
員 , 薪 酬亦相 當可觀 。 

在 商言商 , 爲 了生存 , 西方的 財經傳 媒接到 大企業 的宣傳 
文章亦 要刊登 , 但 在文章 上須列 明是機 構自資 ( Institutional 
Sponsorship ) , 有 別於分 析文章 , 兩者不 能混淆 , 馮 京作馬 



155 



凉 , 讀者讀 到文章 也是心 中有數 。 其次 , 如證券 行僱員 公開分 
析市場 , 一定要 列明該 發言人 是屬於 證券行 。 一 般美國 有名氣 
的證券 行不是 隨便讓 僱員在 媒介發 表文章 或接受 訪問的 。 它們 
對 誤導市 場之嫌 很謹愼 , 發表 文章時 , 在措 詞上非 常講究 , 在 
這方面 , 香港也 應學習 。 

筆 者在西 方刊物 也曾寫 若干書 評文章 , 明白 行內書 評人自 
重 的不成 文規則 。 一 則不可 和作者 在未出 書評前 談論該 書的評 
價 , 二 則是以 書論事 , 不可將 個人恩 怨作人 身攻擊 , 借題發 
揮 , 三則 不要考 慮書評 刊登後 影響書 籍的出 售市場 , 四 則準備 
作 者提出 反擊時 作自辯 , 五 是不可 以因爲 作者是 權威或 上司而 
懾 於權力 和利益 。 如 果不能 遵守上 述守則 , 一定 要放棄 評價書 
籍 。 寫書 評是吃 力不討 好的獨 立行業 。 出 版商也 珍惜書 評人的 
自尊 , 不作干 預也是 難能可 貴之處 。 

數年 前筆者 和在台 灣建議 改革金 融制度 的法律 界接觸 , 當 

時 台灣的 大企業 每到農 曆新春 便可向 財經記 者大派 「紅 包」 的陋 
習 , 財經記 者亦樂 意接受 。 這樣用 「銀 彈」 政策收 買言論 一日不 
改 , 台 灣難成 爲値得 投資者 信賴的 金融證 券中心 。 

大企業 可以靠 力量影 響媒介 , 但 不能操 縱媒介 , 否 則便如 
殺 雞取蛋 , 自 食其果 。 金融市 場看透 了只是 一個資 訊市場 , 而 
一個獨 立自尊 的財經 傳媒才 是一個 有影響 力的社 會組織 。 當然 
西方 並非每 一個體 制都値 得移殖 到亞洲 , 但最低 限度一 個有自 
信、 自尊 的財經 媒介是 値得珍 惜和培 植的。 



156 



中國貿 易的利 益衝突 



當 中國國 營機構 ( 本 來是國 家部門 ) 重組私 營機構 後到遠 
隔重洋 的海外 或從事 跨國商 業活動 , 造 成很多 利益衝 突的麻 
煩 。 最簡單 的例子 是某市 政府屬 下部門 , 組織私 人公司 要輔導 
外資企 業或成 爲外資 的代理 人或合 營股東 向巿政 府交涉 。 私人 
公司 身份與 官方單 位重叠 。 作爲 顧客或 貿易股 東的外 資企業 , 

如 果跟私 人公司 出現商 業糾紛 , 在西方 法律制 度下是 很理虧 
m 。 因爲 這些所 謂中資 私人公 司事實 上是戴 上了兩 個帽子 , 身 
份混淆 , 是典 型的利 益衝突 。 

筆者 在律師 執業中 碰到不 少這樣 的個案 , 在英 美法下 , 一 
個被 委托的 代理人 , 如上 述例子 , 遇 上了利 益衝突 的出現 , 可 
採取 以下法 律措施 : (-) 放 棄代表 或合營 ; (二) 向 外資企 業表明 
身份 , 詳細 列明利 益衝突 的存在 , 而要求 外資企 業書面 承認和 
明 瞭衝突 所在情 況下仍 然作商 業貿易 。 但十 居其九 , 中 資企業 
沒有使 用後者 , 以 保障本 身私益 , 到 了眞的 發生訴 訟之際 , 被 
外資代 表律師 利用此 弱點攻 擊到體 無完膚 。 



157 



中 資機構 在海外 吃了虧 , 無論被 騙或敗 了官司 , 很 怕被外 
界張揚 , 單位 是否向 上層反 映亦不 可而知 , 結果是 賠了錢 、 上 
了當 , 但沒有 上了課 , 不能 作爲前 車可鑑 。 在吸 收跨國 商業經 
驗 , 中 資機構 也是異 常落伍 。 它們很 少主動 參加商 會活動 , 或 
鼓 勵企業 僱員在 職培訓 。 

另 外一個 常見的 利益衝 突的情 況是中 資和外 資組織 合營公 
司 , 外 資出的 資本在 償還上 是要靠 外資在 海外替 中資購 買機器 
等物進 口中國 ; 或賣 出貨品 到海外 , 外資 在報價 上加上 佣金或 

酬金 ( Handling Charge ) , 原因是 中國缺 少資金 , 不 能從中 
國 本土償 還債務 , 只能用 買貨的 名義滙 款或賣 貨的款 項扣除 。 
當商 業糾紛 發生時 , 外 資便違 反了利 益衝突 的原則 , 因 爲它是 
合 資股東 , 也同 時是合 資企業 的購貨 或售貨 代理人 。 從 事這些 
交易的 外資公 司要冒 上較大 的風險 , 因此在 報價上 , 要 求的酬 
金亦高 。 其中更 有和中 資高層 人土私 相授受 , 枱 底交易 亦是慣 
常 。 中 資恐怕 外資揭 露眞相 , 只與可 信賴的 「中 間人」 交易 , 這 
是所 謂愛國 華僑商 人的商 業空隙 , 但在交 易中被 愛國華 僑所騸 
而 怕宣揚 或起訴 在外國 公堂亦 是公開 的秘密 。 

很 多商場 的慣見 陋習是 中國制 度下所 造成的 。 譬如 從中國 
派出的 僱員薪 酬頗低 , 而 權力大 ; 爲了 追求外 國的生 活方式 , 
唯有靠 收取額 外收入 。 其次 , 到外地 從商的 機會是 「肥 缺」 , 可 

以遊 埠觀光 。 結果派 出來的 有些幹 部全無 外貿實 踐經驗 , 不求 
有功只 求無過 , 英語 不靈光 , 只 能在華 人圈子 混下去 , 如何開 
拓市場 , 賺 取利潤 , 一 竅不通 , 成 爲通病 。 



158 



商業訴 訟在中 



當中國 採取開 放政策 , 外商 ( 包括港 、 台商人 ) 到 中國經 
商絡 繹於途 , 接 踵而來 便是商 業糾紛 成正比 數倍增 。 在 中國進 
行商業 訴訟要 留意以 下數點 —— 

一 、 根據中 國民事 訴訟法 , 一 切涉外 的糾紛 是由中 級人民 
法庭 作原審 第一庭 。 中級人 民法庭 的審判 員比初 級法庭 的素質 
局 。 

二 、 中 國訴訟 制度是 「兩 審終 判制」 , 即是任 何法庭 都可作 
原審庭 , 也 可作爲 由下級 案件的 上訴庭 。 這是有 別於香 港或其 
他 普通法 國家上 訴庭只 接納上 訴案件 。 

法院的 獨立性 受質疑 

三 、 中國民 事訴訟 法極力 鼓勵訴 訟當事 人和解 , 在 審判的 
任何 程序中 , 當 事人可 和解。 

四 、 中國 民事訴 訟的判 決在履 行或執 行方面 , 難題 出現重 



159 



重 , 勝訴 當事人 最終獲 到賠償 並非如 想像中 的容易 。 

根據 八二年 中國憲 法第一 二六條 , 法庭審 訊是獨 立行動 , 
不可接 受干預 。 但是根 據憲法 , 人民檢 察院是 有監察 人民法 
庭 , 而且 法官的 任免是 由全國 人民大 會處理 , 於 是法院 的獨立 
性便 成爲西 方商業 訴訟人 的質疑 。 

在傳 統的中 國思想 , 訴訟被 視爲原 吿和被 吿的個 人的衝 
突 ; 但在較 成熟的 法制下 , 訴訟 已成爲 體制化 的法律 論點分 
歧 , 勝敗的 結果可 視爲原 吿或被 吿的法 律據點 和立場 被接納 , 
而 並不是 其中負 方有敗 德行爲 , 但 在現階 段中國 法制思 想仍然 
未能 被接受 。 第二 , 鑒於 中國的 法例文 字簡單 , 內容空 洞和籠 
統 , 令立法 和行政 機構極 有利的 作出闡 釋法例 。 第三 , 加上中 
國法 官的法 學訓練 不透徹 , 自然習 慣性地 主動接 受行政 部門的 
權威 性的闡 釋法例 。 第四 , 因爲 當事人 鑒於司 法制度 不健全 , 
更趨 向用行 政上訴 形式解 決糾紛 , 於是再 令法庭 減低審 判案件 
的能力 , 積 重難返 , 相 輔相成 。 更有糾 紛當事 人視法 院爲畏 
途。 

當中國 條例出 現空隙 的地方 , 一則 由立法 機構再 立例補 
充 , 或 二則由 執行法 例機關 再頒佈 施行細 則塡補 , 於是 法院便 
形 同虛設 , 司法闡 釋法例 更成爲 「三等 公民」 , 不 能建立 獨立威 

信。 

法律 界不訓 練學生 想像力 

在西方 , 立法闡 釋並非 抽象的 學術活 動而是 針封案 件的事 
實判斷 一 ①是否 完全符 合法例 的定義 和範圍 ; ②是否 法例沒 



160 



有 預料案 件事實 的發生 ; ③ 法例雖 然沒有 預料案 件事實 , 但是 
否 可用法 例的精 神判斷 ; ④兩條 或以上 的法例 同樣監 管事實 
時 , 如 何取捨 ; ⑤是 否有同 類的案 件已作 出審判 , 可否 應用到 
審 訊事實 。 在 現實生 活當中 , 任何 全面和 詳盡的 法例也 不能預 
料糾 紛事實 的發生 , 於是 審判是 靠一定 程度的 想像力 。 在西方 
審判 , 司法想 像力是 視爲有 創造性 的行爲 , 値 得培養 。 而且就 
是 被上訴 法庭推 翻原訴 的判決 , 也不 表示原 訴法官 不稱職 。 西 

方 的法學 敎授方 法是採 用難題 ( Problem ) 培養 和鼓勵 法律學 
生訓練 想像力 , 但從 筆者和 中國大 陸法律 界接觸 的經驗 , 法學 
院鮮 有這樣 的訓練 。 就是 律師也 無這方 面訓練 和經驗 , 更不用 

說法官 。 



161 



中 港台貿 易訟裁 的前瞻 



隨着港 台商界 大舉投 資在中 國大陸 , 無論合 資經營 或獨自 
投資 , 數 目和金 額都不 斷上升 。 加上中 、 港 、 台 三地貿 易和產 
品出 入口及 買賣迅 速增加 , 商業糾 紛也相 繼出現 。 如何 將這些 
商業 衝突圓 滿化解 , 令商 界滿意 , 這 確是一 個頭痛 的問題 。 

中 國人的 傳統是 「大 事化小 , 小事 化無」 。 但是 , 在 現實商 
業環 境之下 , 如商界 沒有一 個公平 和非政 治化的 商業衝 突排解 
機構 , 替它 們服務 , 投資經 商者的 信心必 然下降 , 做生 意不能 
次 次吃虧 , 忍 氣呑聲 , 而投 訴無門 。 

香港 無可否 認是中 、 港 、 台 三也中 法治觀 念最強 的地方 , 
加上訊 息靈通 , 律師 專業水 準頗高 , 是有 着天時 、 地 利的優 
點 。 但是好 景不常 , 將 來香港 要面臨 九七回 歸中國 的前景 , 香 
港快要 作爲中 國的一 個特別 行政區 , 台灣 甚至香 港商人 也開始 
採 取懷疑 與觀望 的態度 , 香 港司法 獨立和 法律界 不受政 治干預 
下運作 能否繼 續保持 , 都 成疑問 。 

本文是 分析三 地作爲 商業衝 突訟裁 的優點 和弱點 。 首先是 

162 



中國大 陸的司 法制度 在現今 階段極 不完善 , 政府 行政干 預司法 
是慣 見現象 , 加上 法律界 專業水 平不高 , 黨 國不分 , 瀆 職貪汚 
層 出不窮 , 很難 令港台 商界對 中國公 平裁判 有信心 , 而 在未來 
十年 間也很 難看到 突破的 新氣候 。 

香港的 弱點是 它沿用 普通法 , 和中國 和台灣 的大陸 

法 ( Civil Law ) 在法 理精神 上有很 大分歧 。 香港訓 練的律 
師 是普通 法律師 , 他 們很難 掌握到 大陸法 的運作 。 加 上普通 
法的訴 訟程序 是採用 「對 抗性」 的審訊 (Adversarial Pro- 
ceedings ) , 而中、 台兩 地採用 的司法 程序是 「調 查性」 
( Inquisitorial Proceedings ) 。 對抗性 的審訊 是審訊 機構是 
不主動 對案情 作調查 , 只 是一個 中立被 動式的 調解人 , 案件證 
據 的捜集 全賴訴 訟代表 。 相反地 , 調查性 的審判 是審訊 機構主 
動捜 集證集 。 第二 , 香港式 的審訊 過程以 訴訟代 表口頭 辯論爲 
主 ( Oral Arguments ) 而在中 、 台式調 查性的 審訊中 , 口頭 
辯論只 是次要 。 第三 , 香港 法律界 的作業 以英文 爲工具 , 中文 
水 準一般 並不高 。 而且 , 香港式 的中文 是粤語 化中文 , 而中 、 
台兩地 的語言 是國語 ( 普通話 ) 。 在 語言表 達方面 , 香 港律師 
很 吃虧。 

台灣 亦有它 的難題 。 首先 , 台 灣並非 聯合國 承認和 履行外 
國 訟裁判 決公約 (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l 
Awards ) 的 簽署國 , 而 中國和 香港是 簽署國 ( 香港是 英國殖 
民地 , 而 英國是 簽署國 , 因 此該公 約在香 港生效 ) 。 

在 台灣訟 裁的判 決不可 以在香 港和中 國履行 , 除非 中國和 
香港 跟台灣 簽署相 擬公約 的協約 。 這是台 灣訟裁 在國際 上最致 



163 



命 的弱點 。 第二 , 台灣 和中國 在主權 爭執下 的陰影 , 中 國機構 
要執行 一個分 割的地 方政權 的命令 亦有心 理上的 不協調 , 最簡 
單的例 子是中 國銀行 是否要 履行台 灣訟裁 機構下 令充公 中資機 
構 的資金 或產權 的判決 。 在中 台對壘 的政治 環境下 , 中 國機構 
是否 可接納 台灣訟 裁機構 的判決 , 是 很政治 化的微 妙問題 。 雖 
然 , 商業 上的糾 紛不應 揷入政 治因素 , 但是當 碰到有 巨額判 
決 , 影響國 庫或宗 主權的 裁定要 履行時 , 中國 是否會 服從履 
行 , 同樣 地台灣 政府是 否會履 行中國 的裁判 , 亦是未 知之數 。 
台灣 的法律 跟中國 的法律 很相近 , 譬 如中國 制定民 法通則 
是擬效 一脈相 承和在 台灣施 行的六 法全書 。 台灣 和中國 是大陸 
法 的法制 , 它們的 律師仍 以中文 爲執業 的工具 , 這是兩 地的共 
同點。 

以上 所分析 的問題 並非沒 有解決 的辦法 , 譬如在 遺產承 
繼 , 婚姻證 明方面 , 中 、 台兩方 面便有 了共同 承認的 法律程 
序 。 中 國在香 港委任 的公證 員也分 擔了法 律文件 證明的 專業義 
務 。 最 重要和 以待解 決的難 題是中 、 港 、 台 三地繼 續合作 , 透 
過民 間法律 從業員 的組織 用非政 治化的 手法和 範圍下 , 制定一 
個受三 方面官 方尊重 , 而 專業操 守有極 高水準 的架構 , 成立一 
個 公平和 公正的 訟裁服 務單位 , 訟 裁審判 人員可 聘請海 內外有 
聲望的 法律從 業員或 法律專 家出任 , 令商 界得到 圓滿糾 紛解決 
的 答案。 



164 



海外 中資的 怪現象 



筆者 朋友名 校商學 院畢業 , 在 頗有名 氣的顧 問公司 出任生 
意 擴展部 門主管 , 筆者向 他請敎 如何招 徠生意 。 他毫不 諱言說 
是毛 遂自薦 , 出 師必勝 。 而當他 用美式 作風到 中國找 尋生意 , 
處 處碰壁 , 何解 ? 

首先 , 中國 自從由 外貿集 中統一 於貿促 會一身 的局面 , 現 
將 權力分 散到省 、 縣 、 市及其 他單位 ,各自 爲政, 獨 立處理 , 
外貿和 外資經 營談判 , 美國人 很難掌 握到和 重點單 位接觸 。 譬 
如某 中國國 營企業 , 分佈在 每一省 , 各 省分支 到美國 開設的 
公司 , 便不約 而同地 繼續用 中國國 營企業 的名稱 , 不 同報價 , 
互 相競爭 , 弄 到美國 企業混 淆不淸 。 更嚴 重的是 , 當其 中一單 
位 在海外 欠債後 , 勝 訴人將 負債單 位在海 外財產 凍結時 , 會造 
成 殃及池 魚之誤 。 

另外一 種景況 是中國 國內企 業邀請 美國公 司到中 國談判 , 
大 事宣傳 , 在 媒介渲 染報導 , 如 何和美 資合資 , 大 吹大擂 , 又 
從 中國派 員到海 外參觀 , 弄了一 年半載 , 簽了 意向書 , 做足宣 



165 



傳工夫 , 但又是 無結果 。 

這 樣自以 爲聰明 的作風 , 在美 國的公 司的心 目中留 下非常 
惡劣 的印象 , 它 們後悔 當了中 國的宣 傳傀儡 , 但 中資機 構便可 
招 搖過市 , 大 唱如何 和美資 談判合 資達天 文數目 。 

另 一種所 謂中資 , 是 由中國 大陸到 海外買 了小國 護照人 
士 , 到海 外宣傳 如何和 中國高 幹有特 殊關係 。 他 們用高 價在海 
外買劣 質物業 , 中 飽私囊 , 開兩 條脹單 , 一條 報公司 , 一條私 
人應用 , 在 海外胡 作非爲 , 旣 沒有學 懂西方 正當商 業手法 , 只 
懂終 日在海 外搞自 我宣傳 和享樂 , 以爲 這是資 本主義 幹活精 
神 , 事實 上被海 外有見 識的商 業從業 員取笑 , 筆者也 見怪不 
怪 , 敬 而遠之 。 

似乎 和中國 做買賣 、 經商 , 要明 碼實價 , 實 事求是 , 正當 
賺取合 理利潤 是不可 能的事 。 只有拉 攏關係 、 枱 下交易 、 走後 
門 、 吃吃喝 喝才能 達成商 業關係 。 這 些投訴 , 筆 者在商 業硏討 
會中經 常聽到 , 美國 人士大 吐苦水 , 已 不是商 業秘密 。 

懂 得和中 資成功 做生意 的商人 , 也 懂得不 聘用專 業輔導 , 
浪 費金錢 。 律師和 會計師 如何周 詳的計 劃和輔 導也是 紙上談 
兵 , 因 爲專業 人士一 般不會 勸導客 戶從事 沒有法 律保障 的商業 
活動 。 而往 往合同 或文件 上寫下 的一套 , 和實際 幹的一 套是不 
同的。 

眞的到 了發生 商業糾 紛之際 , 便公說 公有理 , 婆 說婆有 
理 , 很難 明瞭事 實眞相 。 而 到出現 亂子後 , 當事 人有的 去如黃 
鶴 , 有的 調到其 他部門 , 吃虧的 反正是 「阿 公」 。 

中 國是否 沒有優 秀人才 ? 非也 。 但 是有才 能的人 不能掌 
權 , 而 趨炎附 勢的狐 假虎威 之輩反 而當道 。 鄧小平 同志的 「讓 

166 



一小撮 人先富 起來」 的至理 名言對 了一半 , 因爲 他沒有 分辨出 
哪 一小撮 人先富 , 哪一撮 人當災 。 中國人 極不喜 歡如筆 者這類 
人在公 開場合 宣揚他 們的商 業陋習 , 他 只能作 「內部 反映」 而絕 
無反省 。 難 怪筆者 美國朋 友自嘆 不如人 , 對着中 國之門 望而興 
嘆。 



167 



從 麥健士 報吿看 
亞 洲企業 的前景 



麥健 士公司 ( McKinsey & Co. ) 是 全球最 大的跨 國商業 
顧 問公司 , 分行遍 全世界 58 個 大城巿 , 今年該 公司破 例推舉 
了一 個印裔 美國人 Gupter 出任全 球總裁 , 年薪 二百至 三百萬 
美元 。 該公司 僱員薪 金之高 , 盈 利之鉅 , 富 可敵國 , 是 同行嘆 
爲觀 止矣。 

麥 健士季 刊亦是 財經商 業界最 優秀卓 越刊物 , 極具權 
威性 。 在季刊 1993 年第 3 號 登出一 篇頗値 得細讀 的文章 : 
「亞洲 領導性 集團的 前瞻」 ( 「THE ROAD AHEAD FOR 
ASIA' S LEADING CONGLOMERATES j ) 。 

首先 亞洲集 團得地 利之宜 , 在 消費者 巿場上 開放和 高發展 
的地域 上建立 了雄厚 的根基 , 它們 的開發 銷售網 , 可 舉足輕 
重 。 但 亞洲企 業仍然 是以創 始人的 家族作 爲後盾 , 它們 的共同 
優 點是以 創業者 ( Entrepreneur ) 態 度經商 , 在決策 上很快 
捉 摸到市 場需要 作出快 速應變 。 尤 其是在 它們的 發源地 國家佔 
了壟 斷地位 。 在它 們經營 的行業 , 譬 如地產 、 推銷 、 貿 易都是 



168 



以比較 採用低 科技也 能取勝 。 但是 如果它 們要和 歐美先 進技術 
或 管理質 素高的 跨國集 團競爭 , 便必須 改變生 意策略 , 譬如新 
鴻基 集團是 在一個 競爭激 烈的香 港地產 市場上 , 經營管 理上取 
得 優勢。 

麥健士 公司將 亞洲集 團分成 兩類企 業型態 : (-) 結構 

型 ( STRUCTURER ) ; (二) 建設型 ( BUILDER ) 。 結構型 
企業 的成功 因素是 它們在 低競爭 環境下 建立成 生意網 , 譬如當 
地政 府給這 些企業 專利權 ,全權 代表權 ( Exclusive 
Licence ) , 或將關 稅提高 以保障 本土企 業利益 。 如香 港的長 
江 集團擁 有香港 電力的 專利權 , 太 古集團 擁有國 泰航運 的空運 

服 務特權 。 

這 些結構 型企業 在買賣 ( Deal-making ) 表 現卓越 , 對地 
域性 開拓生 意和建 立政治 關係很 有手法 。 它們也 懂得如 何將新 
的 競爭者 想進入 它們市 場上建 立屛障 ° 結 構型企 業當它 們建立 
了巿場 上的優 勢後再 開發其 它行業 。 譬如 長江集 團利用 它地產 
基 地建立 了屈臣 氏和百 佳超級 巿場的 推銷網 。 

建 設型的 企業在 投資項 目上比 較集中 。 它們 的進賬 是靠經 
營 管理較 少數生 意項目 , 以爭 取盈利 。 香 港的新 鴻基集 團便是 
以 集中地 產發展 和建築 。 台 灣的總 統集團 集中在 食品製 造和食 
品分 銷市場 。 建 設型企 業就是 變成跨 國集團 , 都 是以它 們在發 
源地同 樣的生 意擴張 而不是 投入不 同的生 意項目 ° 

亞 洲企業 姑勿論 是結構 型或建 設型也 面對新 的挑戰 ° 挑戰 
因素 可分爲 (1) 外在 ( External ) 和 (2) 內在 ( Internal ) 。 外在 
挑戰也 可分爲 兩部分 ; (1) 在企 業發源 地的政 府已開 始進行 「私 
有化」 ( Privatization ) 和 「反規 劃化」 ( Deregulation ) , 務 

169 



求 將市場 更公開 , 更具 競爭性 。 (2) 歐 、 美 、 日本 的跨國 集團看 
到亞 洲這塊 「肥 肉」 , 準備分 一杯羹 , 蠢 蠢欲動 。 內在挑 戰是指 
這些企 業如果 不在人 才培養 , 顧 客服務 , 科技先 進改良 , 則會 

被淘汰 。 

結構 型的企 業會在 「反規 劃化」 和競爭 白熱化 下接受 到的打 
擊最大 , 譬 如香港 的電訊 「反規 劃化」 和 「航 空運分 權化」 便是例 
子 。 香港在 1997 年後主 權轉移 , 台灣 、 印尼 、 馬來西 亞及菲 
律 賓在政 壇上出 現政治 「改朝 換代」 , 舊日依 賴政權 的企業 , 將 
來 未必可 繼續以 往的優 越地位 。 

就是海 外華資 企業進 軍政治 不明朗 的新市 場如中 國或越 
南 , 它 們面對 強勁對 手的美 、 日集團 比賽上 , 鹿 死誰手 , 也是 
未知 之數。 

建設型 的亞洲 企業面 對的挑 戰有異 於結構 型企業 。 譬如獨 
沽 一味在 香港地 產巿場 「打 滾」 的公 司可能 面對盈 利減少 的返縮 
巿場 。 加上成 本上漲 , 更 令它們 的競爭 力下降 。 譬如外 資保險 
公 司和銀 行相繼 投入競 爭行列 。 

以適者 生存計 , 亞洲企 業要轉 變成爲 「世 界級」 ( Global ) 
企業 才能坐 著穩船 , 安 全過渡 , 譬 如在管 理和發 展方面 它們要 
迎 頭趕上 。 如 合和控 股公司 也要在 爭取建 設大型 項目如 電力廠 
在中國 、 泰國和 菲律賓 , 和 歐美跨 國工程 公司競 爭合約 。 

麥 健士公 司的提 議是亞 洲企業 在生意 策略上 應集中 項目而 
不 要分散 在不同 行業上 。 在 熟識的 行業上 開取新 的市場 和找新 
客戶比 較漫無 目的地 分散擴 大項目 範圍才 是亞洲 集團適 者生存 
的條件 。 亞 洲集團 應選擇 「核心 項目」 ( Core business ) , 以 
精益求 精的態 度經營 , 切 不可左 右觀望 , 爲了擴 張而走 入不熟 



170 



識地域 , 選擇 沒有競 爭優勢 的項目 上投資 或經營 。 

麥健 士公司 的提議 更急進 。 它認 爲亞洲 企業應 賣去和 「核 

心 項目」 無關的 投資或 生意。 

在 地域上 的選擇 , 麥健 士公司 建議亞 洲企業 應在它 們熟識 

的地 區市場 上集中 , 它們的 成功的 機會高 於在不 熟識的 市場上 

開創 。 

麥 健士公 司也提 議亞洲 企業建 立聯盟 ( Alliance ) 以增加 
市場 經驗和 取得先 進經驗 , 就 是和歐 、 美 、 日集 團聯營 。 

以筆 者愚見 , 麥 健士公 司的提 議値得 亞洲企 業考慮 , 但是 
與歐美 跨國公 司聯盟 , 亞 洲家長 式的企 業要放 棄很多 「自立 
權」 , 除去 「獨行 獨斷」 的作風 , 裙 帶關係 、 人事 靈活性 、 父業 
子傳 的傳統 。 對很 多亞洲 企業言 , 這是 「忠耳 逆耳」 , 不 可能被 
全盤 接受的 。 在 這方面 , 麥健 士公司 似乎還 沒有對 症下藥 。 



171 



政經分 析與跨 國投資 



筆 者近期 被數間 不同組 合的投 資銀行 集團邀 請向它 們跨國 
投資策 略主管 講座和 開座談 討論會 。 從 這些投 資高手 交流中 , 
筆者得 到些寶 貴知識 , 正是敎 學雙長 。 除 了飛機 華貴房 車接送 , 
遊艇會 豐富午 餐招待 , 還有 講座費 。 難怪 , 知識 界要向 「銀彈 
政策」 低頭 , 書中 自有黃 金屋。 

投資銀 行在選 擇地域 性投資 , 對 該地區 的政治 、 經濟 、 法 
治 發展非 常注重 。 第一 , 如政 治動盪 , 經 濟衰返 , 投資 本錢可 
以血 本無歸 , 拿著客 戶過億 的集資 , 倘 若連人 家老本 也賠了 , 
如 何在江 湖立足 。 於 是花費 一萬數 千元聽 聽專家 意見是 物有所 
値 。 反觀華 資企業 , 中資機 構很少 有這樣 「豪 氣」 。 

筆者是 執業律 師和法 律敎授 , 而不 是投資 界泰斗 , 何以被 
請 ? 解 釋如下 。 主 持人是 一間歐 洲小國 ( 不方便 在此揭 露他身 
份 ) 的 投資銀 行總裁 , 他操 縱的投 資金額 , 是 很多歐 洲皇室 、 
望 族和投 資集團 的基金 , 富 可敵國 。 他的 理論是 討論會 一定要 
閉 門會議 , 參加者 不可超 過廿人 , 操縱基 金要若 干龐大 , 演講 



172 



者 一定不 是投資 界中人 , 更不 喜歡邀 請售貨 員式的 「口 水佬」 作 
推銷 , 立場 要中肯 , 知名度 不要高 ( 正如筆 者是不 見經傳 ) 。 
他說在 投資界 逢人都 可以讀 《 華爾街 日報》 , 《經濟 學人》 , 但是 
行外人 的分析 , 往往比 終日在 華爾街 「炒 賣」 的 行內人 更有價 

値 。 這些投 資基金 主管本 身是行 內有經 驗人士 , 有 MBA 、 博 
士 學位大 不乏人 。 從他 們向筆 者尖銳 的發問 , 筆 者招架 還架的 
吃力 , 說是 筆者向 他們上 了一課 還準確 。 

他們將 世界分 爲區域 , 筆者 講的是 「大 中華經 濟圈」 , 再討 
論地 域中某 類行業 , 譬 如電訊 、 大 型建基 , 再縮 窄到那 一間機 
構 , 作 顯微鏡 的分析 , 才重 槌出擊 , 出 資投入 , 有長線 、 有中 
線 、 有短線 。 

在會 議還未 開始前 一個月 , 參 加者會 收到閱 讀資料 , 包括 
講 者稿件 , 到開 會之際 , 各方豪 傑已有 備而戰 , 準備工 夫很充 
足 。 講者 討論題 目時間 是半天 , 會 議分三 天舉行 , 每四 個月一 
次會議 , 討論題 目由執 委編制 , 儼 如投資 「智 囊團」 。 在這方 
面 , 有 志向跨 國投資 的香港 基金可 效法它 們的研 究作風 。 該集 
團每月 有自編 的刊物 ( Newsletter ) , 筆者從 閱讀它 們的刊 
物 , 還 得到了 很多獨 特見解 。 參加 會議中 有些基 金的收 益率比 
任 何坊間 出售的 大衆基 金高出 若干倍 。 筆者在 此行中 收獲甚 
豐 , 將 經驗和 香港投 資界前 輩讀者 「局 部」 分享 。 



173 



跨國合 資經營 的法律 



從 筆者執 業經歷 , 替 海外資 金集團 組織合 資企業 , 很少閱 
讀到 用中文 寫有關 外資經 驗文章 , 以供只 懂中文 的中國 大陸機 
構參考 , 他們對 外資的 企業投 資心態 不能盡 窺全豹 ,甚爲 可惜。 
以下是 從美資 企業到 海外合 資的一 鱗半爪 , 以 供參考 。 

美資企 業與海 外組織 合資經 營是有 其利必 有其弊 。 其利是 
合資 組織可 增長經 營資本 及加入 新的產 品市場 。 合資可 給予合 
資者 , 如 果採取 獨資時 , 不 可得到 的利益 , 更可以 令合資 者從合 
作中得 到技術 、 經驗 、 資 金和發 展成本 。 合資可 分擔風 險及減 
低 發展生 產成本 , 增 加生產 能力。 用 中國口 號是 「互 讓互 利」。 最 
重要 的是合 資可幫 助外資 避過很 多東主 國文化 、法 規、 經濟、 
官僚 的阻礙 , 俗語稱 「盲 公竹」 。 從會 計簿記 方面看 , 合 資機構 
的盈虧 賬目不 會反映 在合資 者母公 司的會 計賬簿 , 這是 一個很 
少專 業人士 承認但 非常重 要的公 開秘密 。 

美資 機構選 擇海外 合資會 考慮以 下因素 一 ①東主 國合資 
者的主 權運用 。 因 爲要作 客他鄉 , 勞 師遠征 , 若 東主國 不値得 



174 



信賴 , 任意 凍結外 商資產 或採取 不友善 的措施 , 向外投 資簡直 
是見 財化水 。 ②東主 國與美 國有沒 有簽署 雙邊或 多邊商 業貿易 
友 好條約 , 保障美 商利益 , 包括免 稅及貿 易糾紛 的調解 , 智識 
產權 法保障 。 ③東主 國合資 者是否 獲授權 簽署合 資經營 合約以 
及履 行合約 的責任 。 ④ 東主國 關於外 資投資 的法規 。 譬 如已解 
體的前 蘇聯共 同體的 國家在 解體後 , 不再 採用舊 日蘇聯 的外資 
法 , 但 沒有新 法取代 : 巴西沒 有綜合 的外資 投資法 。 愈 和英美 
成 文法體 制有異 的國家 , 美國 律師愈 不熟悉 和懼怕 。⑤ 東主 
國 不利外 資的國 內法規 。 當 一間合 資企業 組成後 , 它便 要接受 
東主 國的法 律管制 。 譬 如企業 解散後 , 資 金出境 的限制 , 是否 
有入 無出, 合資 生產產 品在出 口或內 銷有沒 有不同 標準" 合資者 
佔股 的比例 , 非 洲尼日 利亞有 不同的 外商出 資限制 , 視 乎合資 - 
企業 所生產 不同產 品而定 , 百 分之四 十至六 十不等 。 其 他國家 
限 制外資 商人只 可供應 符合東 主國技 術發展 的要求 , 條 例非常 
複雜和 官僚管 制很嚴 。 有些 發展中 國家要 求合資 企業組 成董事 
局之外 , 更要有 更高一 層的監 管組織 , 目的在 監察董 事局運 
作 , 監 管組織 要由東 主國國 民出任 , 亦是官 僚主導 的表現 。 © 
稅 務及外 滙管制 。 在稅 務方面 , 美資機 構很關 注以下 項目- 

稅 務優惠 和豁免 , 稅務 穩定性 ( tax stabilization ) ,外 國工作 
人員稅 務優惠 , 加 速折舊 ( accelerated depreciation ) , 關稅 
豁免 , 免稅區 , 政府直 接津貼 。 在 外滙管 制方面 , 美資 商人側 
重於 盈利和 返股資 金外滙 的條件 , 和是 否苛刻 或優惠 。 ⑦其他 
法例 如智識 產權法 的執行 , 外資 僱員聘 任限制 , 商業糾 紛的裁 
決 , 東主國 官僚是 否廉潔 , 有 沒有很 多隱藏 的成本 ( hidden 

costs ) , 如聘請 額外的 代理人 從中分 取利益 , 也是 硏究項 



175 



巨 ° 

一言 以蔽之 , 出資金 額愈多 , 關注項 目亦相 應增加 。 在很 
多 情況下 , 出 資貸款 的金融 機構更 額外定 下條件 , 譬如 合資機 
構 的賬目 , 每季 要由出 資的金 融機構 委派獨 立會計 師核數 , 甚 
至 有權到 合資企 業所在 地調査 , 合 資雙方 從簽署 意向書 到正式 
投產 , 三 數年的 商討並 非新聞 。 



176 



跨 國貸款 的風險 



銀 團貸款 ( Loan Syndication ) 是有 跨國貿 易生意 往來& J 
銀行 經常參 與的貸 款活動 。 試舉例 , 美國 化學工 程公司 到中國 
合資 開設化 學肥田 料工廠 , 向 美國銀 行借貸 , 美 國銀行 因爲聯 
邦條 例限制 , 不能借 貸超過 百分之 十五的 銀行資 金給予 一個客 
戶或其 他原因 , 於是和 其他銀 行集資 , 提 供銀團 貸款給 美國化 
學工 程公司 作爲海 外投資 的資本 。 

跨國貸 款最大 的風險 是抵押 品風險 。 倘若合 資企業 生產不 
足 , 虧 損太高 , 不 能還債 , 參與銀 團貸款 的銀行 如何將 抵押品 
收 回便成 爲問題 。 以上 述爲例 , 銀 團貸款 的銀行 是否可 在中國 
境內將 中國肥 田料工 廠淸盤 、 出讓或 重組或 使它轉 虧爲盈 , 這 
個考慮 , 在很 多跨國 貸款中 , 最 感棘手 。 

第 二個風 險是兌 換風險 ( Convertibility Risk ) , 在中國 
合 資肥田 料工廠 所出售 的產品 , 倘 若是供 給中國 境內的 購買單 
位 , 幣制是 人民幣 , 而人 民幣沒 有世界 貨幣自 由流通 的市場 。 
美國銀 行即使 有能力 在中國 境內收 到購買 單位的 人民幣 , 也不 



177 



能到 中國境 外運用 。 所以 在跨國 貸款中 , 十居其 九要由 國家兌 
換 機構作 出承擔 , 譬如 慣見的 中國銀 行擔保 ° 這 樣的保 險措施 
亦 並非萬 無一失 。 倘 若中國 銀行不 能控制 國內機 構向外 貸款的 
多寡 或其還 款能力 , 中國 銀行會 承受極 大的兌 換壓力 , 當中國 

銀行 不能還 出兌換 的債, 在跨國 貸款中 稱爲主 權拖欠 (So- 
vereign Default ) 。 當中 國境內 機構的 跨國合 資行動 無控制 
的增加 , 跨國貸 款激增 , 而 中國兌 換機構 不能有 效監察 , 主權 
拖欠 風險會 不斷相 對增加 。 所以 中央兌 換機構 監察不 能失控 , 
除非人 民幣成 爲國際 自由流 通貨幣 。 在對 中國貿 易來看 , 其中 
一個 可行的 折衷辦 法是將 人民幣 和港元 ( 有國 際流通 地位貨 
幣) 掛鈎, 以減低 主權拖 欠風險 。 

第 三種風 險是市 場風險 。 再以上 例說明 , 中 國肥田 料市場 
的運 作訊息 、 供應 與需求 , 是否根 據西方 銀行家 所認識 的資本 
市 場運作 , 還是一 個疑問 。 銀行 家對肥 田料買 賣供求 是門外 
漢 , 他 們依賴 借貸客 戶的專 業知識 , 借貸客 戶又依 賴甚麼 ? 當 
然是中 國官方 的數字 , 或國 際機構 , 如亞 洲發展 銀行或 世界銀 
行的經 濟報吿 。 倘若這 些報吿 不完善 , 外 資銀行 亦無法 明察秋 
毫 。 在 這方面 , 熟悉 中國企 業運作 的諮詢 機構擁 有獨特 的經驗 
可 以借鏡 。 外 資銀行 如依賴 傳統的 會計財 務方式 ( 如 P/E 率 、 
市 場調査 、 現 金流動 、 資產 負債表 ) , 在中國 是無用 武之地 。 
倘若和 中國有 長期往 來的港 資銀行 參與銀 團貸款 , 外資 銀行的 
穩 當水平 ( Comfort Level ) 可 以增高 , 尤其是 對在中 國或亞 
洲沒有 辦事處 或貸款 經驗的 外資銀 行而言 。 

在 跨國銀 團貸款 合同中 有定下 交替拖 欠條款 ( Cross- 
Default Clause ) 。 這 種條款 是當銀 團貸款 銀行中 , 其 中一間 



178 



要 求還款 , 其他銀 團中的 銀行有 選擇權 ( Option ) 同 樣要求 
還款 , 這些條 款的存 在目的 是使銀 團成員 銀行相 互牽制 , 以收 
平 衡作用 。 

當借 貸客戶 面臨不 能還債 , 銀 團貸款 銀行和 客戶便 商討進 
行債 務重整 ( Loan Rescheduling ) , 這是一 個很複 雜的行 
動 , 因爲銀 團要一 致行動 。 這也是 貸款風 險之一 , 因爲 銀團中 
個 別可能 要接受 一些不 利條件 , 犧 牲小我 , 完 成大我 。 在進行 
這樣重 訂債務 , 大 銀行往 往控制 了小銀 行的行 動空間 , 佔了便 
宜。 

在中外 合資談 判期間 , 從筆 者經驗 , 外資合 資企業 要說服 
貸款出 資銀行 所花費 的時間 和精力 , 往往 不下於 和中國 合資者 
討 價還價 。 中 國合資 單位亦 應體諒 。 



179 



跨國企 業與商 業道德 



在 國際商 法的實 踐中有 一門新 興課題 , 是 「如 何輔 導以美 
國爲註 册中心 的企業 到海外 貿易」 , 和 「經 營時如 何在入 鄉隨俗 
的大 前提下 保持固 有的商 業道德 水準」 。 一般到 海外公 幹或長 
期駐守 的美國 公司高 級僱員 , 都要 在無選 擇餘地 下參與 輔導或 

課程 。 

在 以下的 例子中 , 甚麼是 違法和 有損商 業道德 , 往 往標準 
並 不明確 , 令海外 僱員無 所適從 。 

一 、 美 國僱員 可否給 「回 佣」 予 海外商 業夥伴 企業董 事長舅 
父作 介紹費 , 存 進他在 瑞士開 設的私 人銀行 戶口? 

二 、 海外工 廠所在 地的國 家容許 聘用十 二歲以 下童工 , 作 
廉 價勞工 , 美 國是否 基於減 低成本 , 追 隨沿用 ? 

三 、 美國 公司員 工可否 接受給 予生意 的海外 公司現 金或貴 
重禮品 ? 如 拒絕是 否表示 不友善 ? 

四 、 一 般大機 構到海 外經營 , 都 制訂員 工守則 , 觸 犯可被 
解僱 , 這樣的 守則倘 若加諸 海外分 公司僱 員身上 是否不 合理? 



180 



當一 家跨國 公司在 兩個不 同的政 治和法 律制度 下經營 , 產 
生衝突 和矛盾 是無可 避免的 。 如 果這些 衝突不 能解除 , 將難免 
增 加僱主 與僱員 的磨擦 , 發 生糾紛 , 影響 工作情 緖及降 低生產 

效率 。 

一些在 海外長 期經營 的美國 公司頗 注重公 司在境 外的形 
象 。 它 們在管 理方面 亦把獨 特的形 象視爲 商譽的 一部分 。 譬如 
表揚 公司廉 潔和一 視同仁 的作風 , 它們制 訂的公 司守則 是遍全 
球應用 , 而在某 些和美 國制度 有異的 國土上 , 雖 然要修 改以接 
受國 外法律 的規限 , 但也是 盡量以 符合美 國制度 爲典範 。 譬如 
公司的 會計核 數要求 , 是採取 國際會 計慣例 作爲共 同標準 。 公 
司僱 員的編 制也是 以美國 本位作 爲基礎 。 每年一 度動用 公費調 
派海外 高級員 工到總 部集訓 或輔導 , 令子 、 母 公司融 爲一體 , 
海 外和母 公司職 員互相 調派也 極開明 。 

在亞 洲方面 , 隨着工 資日高 , 敎育水 平上升 , 在美 國接受 
高等 敎育人 才普及 , 英語 溝通能 力優秀 , 工作表 現良好 , 美資 
公 司開始 反傳統 , 不派 母公司 僱員駐 守海外 , 而 聘用亞 洲當地 
人士出 掌要職 。 在這 潮流轉 變之下 , 美國 公司更 注重貫 徹海外 
高 職人士 體會公 司母體 的形象 和作風 。 筆 者雖然 在執業 中見到 
很 多例案 , 但爲了 保障客 戶私隱 , 不便在 此公開 這些客 戶的名 
字。 

在 這方面 , 香港公 司到中 國或東 南亞擴 展經營 , 亦 有値得 
向 美國公 司學習 的地方 。 譬如 動用公 款與客 戶應酬 , 美 國公司 
比日本 公司嚴 格很多 。 此外 , 海外 子公司 的首腦 每年要 到母公 
司董事 局親自 作報吿 , 母公 司派出 核數員 到子公 司査賬 , 子公 
司 首腦要 強迫放 假兩周 , 期 間由母 公司派 員接管 , 視察 「封疆 



181 



重臣」 是否 建立個 人王國 。 有系統 的安排 一則使 子公司 僱員明 
瞭 他們是 母體的 一部分 ; 二則 使子公 司沒有 「免死 金牌」 或 「將 
在外 , 君 命有所 不受」 的局 面出現 。 

一 個非常 値得留 意的新 發展是 , 美 國服務 行業的 金融業 , 
投 資銀行 在亞洲 積極擴 展業務 , 而需 求亞洲 人才極 爲強勁 , 在 
這 方面美 國的證 券作風 如合併 和融資 便會在 亞洲廣 泛運用 。 亞 

洲 企業傳 統不是 習慣敵 對收購 ( Hostile Takeover ) , 而在美 
國的敵 對收購 行動已 到了爐 火純靑 的地步 。 美國 華爾街 金融界 
的 合併戰 鬥方式 , 通常 的習慣 是與電 視中的 A-Team 片集相 
似 , 一到 有合併 和收購 由專職 人員傾 巢而出 , 任 務完成 便返回 
大本 營歸隊 。 因此 能夠集 中火力 , 遍全球 地出擊 , 配合 地方人 
員部署 。 在合併 或收購 成功後 , 習慣上 將新企 業高層 大換血 , 
注資或 售出分 拆肢體 , 這種 情況將 來在亞 洲必成 新景況 , 香港 
金融 界不難 「有樣 學樣」 。 未來 十年是 一種矚 目的金 融重整 。 香 
港 金融服 務界應 多閱讀 這類書 籍案例 , 這 是跨國 集團在 海外資 
金大 宗轉換 的潮流 , 也是 美國財 團以小 吃大的 無本大 賺錢的 
「拿手 好戲」 。 



182 



如何成 功管理 

跨國合 資企業 



無論 合資企 業合約 如何天 衣無縫 , 簽 署後並 不能夠 眞正擔 
保合資 企業順 利履行 。 合資 企業碰 到的難 題亦不 能依賴 律師從 
訴訟 或仲裁 中解決 。 合資 企業常 見的病 徵可歸 納爲以 下數點 



第一 、 合資 雙方認 識不足 。 譬 如日本 大電子 廠到墨 西哥開 
設 零件生 產部門 , 目 的是靠 近美國 市場和 利用美 墨雙邊 貿易條 
約 , 減低 關稅和 美國日 漸高漲 的抗日 情緒。 但是 日本管 理階層 
在許多 方面看 不慣墨 西哥工 人生產 效率低 , 每日 午睡三 小時的 
習慣 , 加上雙 方都要 用不是 本身母 語的英 語溝通 , 難 上加難 , 
不 到半年 , 合 資企業 要減產 , 令 賓主不 歡而散 。 這樣的 問題源 
於曰本 企業不 明瞭對 方的風 俗習慣 , 只顧短 線獲利 , 草 率開始 
合資 生產。 

第二 、 合 資雙方 不信任 對方亦 是大忌 。 譬如中 、 台合資 , 
中方 希望得 到先進 技術而 台灣合 資入口 的是陳 年機器 , 生產夕 
陽產品 , 目 的是將 產品在 中國市 場銷售 , 而中方 以爲產 品可暢 



183 



銷海外 。 一開始 , 便雙方 猜疑對 方的合 資目的 , 同 床異夢 , 很 
快便 出現分 裂危機 。 

第三 、 通常由 香港或 台灣到 中國組 成的合 資企業 , 生存能 
力 高於歐 美企業 , 理由 很簡單 , 因爲 雙方文 化差距 比較少 , 在 
這方面 , 香港應 該盡量 表現它 有這樣 的優點 , 顯 示它的 長處是 
隱含着 中外合 資管理 的技術 和人才 , 使西 方有意 到亞洲 或中國 

合資者 , 透 過香港 公司和 中國合 資者共 同創業 。 但是香 港廠商 
的缺 點是多 數以家 族獨資 企業經 營爲主 , 在管理 方面沒 有認眞 
系 統化和 科學化 , 很 難引起 美國企 業垂靑 。 香港 商人可 以有系 
統地組 織合資 企業硏 究中心 , 著 書立說 , 向美國 商界廣 泛介紹 
它們 成功管 理心得 , 用 技術作 爲資本 一部分 , 這 是可致 富的途 
徑 。 再 進一步 , 香港商 人可領 導潮流 , 做 中外合 資企業 奇難雜 

症的 解決人 ( Trouble Shooter ) , 輔導 出現危 機的中 外合資 
企業 , 起 死回生 , 亦 是一行 新興專 門行業 。 

第四 、 合資 企業眞 的要壽 終正寢 , 如何返 資重整 、 出讓亦 
是 一門冷 門生意 。 在 美國有 此行業 , 專門 「執 死雞」 , 人棄我 
取 ,將在 死亡邊 緣的企 業借屍 還魂。 譬如外 資要返 出合資 企業, 
它們碰 到的難 題是無 人接手 , 美國 企業有 時返出 巿場時 , 發揮 
壯 士斷臂 的精神 , 會將 房產機 器不計 成本賤 價出售 , 倘 若精於 
管 理的港 商可出 資承頂 , 亦會有 利可圖 。 

目前 很少港 商留意 這方面 的機會 。 又 譬如承 頂返出 外資的 
合資 權利後 , 再保持 外資在 國外的 推銷網 , 加上 和國內 有好關 
係 , 三 位一體 , 只要溝 通得宜 , 亦可冷 手執個 熱煎堆 , 收漁人 
之利。 



184 



銀 行如何 減低壞 賬風險 



一間 銀行的 壞賬會 直接影 響銀行 的盈利 。 從 十個良 好客戶 
收取的 貸款利 潤會被 一個壞 賬的客 戶抵銷 , 這是 銀行家 的金石 
良言 。 於是銀 行界各 出奇謀 , 企圖 將信貸 決定系 統化以 減低損 
失 。 以下的 辦法一 般成功 的銀行 所採用 。 

銀行應 將信貸 風險明 顯化和 測量化 ( Quantification ) 。 
銀 行對每 個貸款 客戶作 出評估 , 給 予分數 。 但是 這樣計 分法往 
往只能 反映銀 行貸款 職員對 客戶的 主觀觀 感而不 是風險 。 銀行 
應該 對該客 戶的行 業地區 、 產 品或財 產多寡 作估計 , 不 是單靠 
該客 戶的獨 立資料 , 惟 有這樣 才可作 出客觀 性的風 險評估 。 

最客觀 的信貸 風險應 具備以 下三個 條件一 

(一) 評估制 度應該 與產品 和層節 ( Segment ) 貫徹 。 銀行應 
將 同一風 險類別 的客戶 放在同 一段時 間內計 出預料 壞脹率 。 

W 評估 制度可 輔助或 代替銀 行個別 評估職 員的主 觀意見 。 
一個準 確的評 估制度 , 準確 程度應 達到百 分之九 十至百 分之九 
十五 , 而錯 誤率是 百分之 二至百 分之三 。 



185 



(H) 評 估制度 應可預 測壞賬 , 作爲 「不良 先兆」 的警鐘 。 出現 
不 良先兆 的客戶 應立刻 被放在 「警 吿」 的名單 。 而 「警吿 名單」 的 
預 測準確 性可高 達百分 之七十 。 

銀行應 將信貸 批評程 序重整 。 銀行 慣用的 「借 貸委員 會制」 
只是分 擔了評 估員的 職責而 不是增 加評估 信貸的 準確性 。 一些 
美 國銀行 已放棄 採用個 人貸款 職員的 評估法 , 取 而代之 是用一 
組地 區性的 信貸評 估專才 。 採用這 樣集中 評估信 貸市場 的寶貴 
資料 , 增加 客觀決 策能力 , 代替 了對個 別客戶 的認識 。 於是每 
個 客戶的 信貸評 估不是 由分行 經理靠 培養客 戶關係 , 而 取決於 
由 銀行的 地區評 估中心 。 一則 不會評 估重複 , 二則是 將成牢 
減低 , 一 石二鳥 。 

當壞 賬出現 , 銀 行也應 採用劃 一的賬 務重整 
( Workout ) 措施 。 重 整方式 要靈活 , 不同的 壞賬應 用不同 
的方 法重整 , 簡單如 電話催 客戶結 算到申 請淸盤 , 公 堂相見 。 



186 



中 台港資 在美國 
投資 及經營 的異同 



要打進 美國主 流巿場 , 是所 有外國 公司做 生意的 最終目 
的 , 日 本出產 的汽車 、 電子 儀器在 這方面 , 可 以說是 出人頭 
地 。 華資 機構在 這方面 , 現時 仍然是 處在望 梅止渴 的境地 , 原 
因 在於日 資大企 業的資 金雄厚 , 產品品 質優良 , 政府 鼓勵出 
口 。 而華 資機構 並不具 備這樣 的條件 。 

而 且在文 化溝通 、 生意 經營手 法方面 , 華資 機構仍 然徘徊 
在家庭 或家族 式的經 營形式 。 加 上文化 的隔膜 , 不信任 美國本 
土人 士作高 級僱員 , 不明瞭 美國市 場的需 求及本 地購買 力的趨 
勢 , 等等不 利原因 , 不能順 利打進 美國主 流巿場 。 

其 實港製 的成衣 , 台 製的運 動用品 , 在美 國的大 百貨公 

司 , 俯 拾即是 , 如 Nike 或 Arrow 等名廠 。 港 台的產 品沒有 
日本 「本 田」 、 「三 菱」 等 在美國 的商譽 。 在 美國的 市場只 是一個 
「無名 英雄」 , 非 常可惜 ! 

其次 , 有 很多港 、 台製 品只是 在華人 居住的 社會才 享有商 
譽 , 例如 「維 他奶」 「保 濟丸」 等 。 這 些產品 很少會 在非華 人社會 



187 



佔 有巿場 , 有 些商號 雖已開 始在美 、 加社 會打出 知名度 , 例如 
「靑 島」 啤酒 , 在美 國已享 有商譽 , 但 只是非 常少數 ;港、 台商 
人應 考慮運 用資金 收購在 美國享 有商譽 的商品 , 作爲港 、 台產 
品的 推銷網 。 美 國很多 公司都 希望有 外國公 司收購 , 或 與外國 
公司合 資經營 。 

在 這方面 , 筆者 也曾替 日本建 築商收 購在美 國有數 十年經 
營的 美國建 築公司 , 使日 本公司 在美國 本土大 展拳腳 。 很多時 
候 , 用 外國名 字的公 司在美 加發展 , 市場 上碰到 很大的 消費者 
抗 拒力。 

但是一 經換了 美國人 能接受 的名稱 , 在美國 會有意 料不到 
的收獲 , 有了 這樣的 「買 來」 的商譽 , 再灌 入自己 的產品 , 就比 
較容易 在美加 爭取灘 頭陣地 。 這 樣的生 意戰略 , 在美國 已開始 
被港 、 台留學 的生意 人應用 。 

中資 機構到 北美洲 拓展事 務只是 最近六 、 七年來 , 自從中 
國 採取開 放政策 才開始 。 中 資最主 要的機 構是國 營機構 到北美 
洲作採 購任務 。 中資機 構也有 些是省 、 縣 或巿派 出來的 投資公 
司 ° 

歸 納來說 , 不 同於港 、 台 資公司 , 中 資機構 所遇到 的問題 

如下 —— 

一 、 中資公 司對資 本主義 下的生 意運作 , 比 較陌生 , 有很 
多 外派行 政人員 不懂有 效地利 用律師 、 會計 師等專 業輔導 , 對 
市 場認識 不深入 ; 

二 、 圈 子狹小 , 他 們相信 , 有時是 「誤 信」 愛國華 僑商人 , 
而忽 視了這 類打着 「愛 國」 牌 子的商 人的商 業道德 水準和 經商的 

技術 ; 



188 



三 、 太注 重私人 感情而 忽略生 意策略 ; 

四 、 六四 天安門 事件後 , 很多更 遇到政 治阻礙 , 不再投 
資 , 等 待國內 的指示 , 有 些已打 道回國 , 可能因 中央緊 縮政策 
和美 國政府 可能進 一步採 取制裁 , 而放 棄在美 國經營 ; 

五 、 中國人 的內向 , 拘 謹態度 , 很 少在市 場學上 下功夫 , 
譬如 , 不懂 得在商 界廣泛 交朋友 , 碰機會 , 在 種種不 利情況 
下 , 中 資機構 在美國 經營有 「先 天」 的缺陷 , 加上 「後 天」 的障 
礙 , 將來會 繼續出 現麻煩 , 唯一可 片面補 救辦法 是依賴 比較在 
美 國做生 意有經 驗的港 、 台 商人合 資或從 旁指導 , 但作 大規模 
的生意 , 港 台商人 的經驗 也並非 全面性 , 因爲他 們在美 國主流 
市場 的經驗 也不是 完整的 。 

亞 洲公司 , 多 數是資 金充足 , 尤 其是台 灣公司 , 在 過去數 
年, 台幣、 美元滙 率改變 。 以技 術來說 , 在美國 的工程 , 電腦 
行業 , 華裔 工程師 , 博士 多如過 江之鯽 , 他們很 多到了 四十歲 
左右 , 碰 到美國 人所謂 「玻 璃天 花板」 , 沒有升 遷機會 , 有些自 
創生意 , 有些回 流台灣 , 有 些轉行 , 但是華 人在美 國有中 、 大 
機構企 業管理 經驗的 , 少如鳳 毛麟角 。 

在 未來的 十年內 , 華裔 人士要 在這方 面努力 , 希望 來曰可 
染指 美國大 機構首 腦職位 。 但是美 國大生 意仍然 是主流 白人控 
制 , 華 裔要像 已故王 安博士 的自創 經營而 成爲跨 國公司 , 只可 
能是在 高科技 、 電腦設 計方面 。 



189 



中美貿 易談判 的底線 



筆 者在執 業期間 , 領略 了中美 公司不 同的談 判技巧 。 談判 
是 否成功 , 很 難斷定 。 唯一 可以作 爲合作 點是視 乎談判 雙方能 
夠達 到共同 利益點 。 

美 國公司 的談判 作風是 美國人 民族性 的反映 。 美國 公司不 
同亞 洲公司 , 它 們在談 判之前 , 不 會花費 太多時 間和人 力探討 
對方 可接受 的底線 。 譬如 美國公 司要到 國外設 廠或合 資經營 , 
它會用 美國最 高的成 本價格 作爲談 判起點 。 而亞 洲公司 則以對 
方是 否可以 接受點 作依歸 。 美 國公司 報價後 , 倘 若是高 出於對 
方 可以接 受程度 , 它們 一貫態 度是由 對方回 應算了 , 何必以 
「君 子」 之心測 「敵 人」 之腹 。 所以 美國公 司在海 外開投 承建工 
程 , 不成 功的例 子不少 。 

第二 , 美 國公司 最喜歡 「單刀 直入」 , 而亞洲 公司多 採用摸 
索對方 的底牌 下功夫 。 譬如 美國國 務卿到 中國談 判人權 和最惠 
國 條件時 , 採取長 驅直進 , 到中 國立場 揭露底 牌之後 , 美國再 
想 出對策 。 在 這方面 彭定康 的高姿 勢談判 方式比 較和美 國公司 
相似 , 而中 國通柯 利達在 他自傳 《中 國的 經驗》 中 透露他 的技巧 



190 



比 較像亞 洲式談 判作風 。 

美國同 僚向筆 者比喩 中國式 談判是 打太極 , 而美國 是打拳 

擊 ( BOXING ) 。 拳 擊要拳 拳到肉 , 打 到對手 跌下不 能爬起 
來 站立便 是作勝 。 而中 國式花 拳繡腿 , 弄到 美商眼 花繚亂 , 虛 
則 又實之 , 實則 又虛之 , 像霧 又像花 。 筆 者有美 商客戶 比喩更 
傳神 , 美國 人要看 「花花 公子」 全裸 美女圖 才稱妙 , 亞洲 美人半 
遮半蓋 、 含 羞答答 , 美國 男子漢 一般是 不能領 會其中 奧秘。 

美 國商人 對國外 文化交 流經驗 很膚淺 , 差不 多大部 分沒有 
在國境 外生活 或從商 , 大 刀闊斧 。 在忍耐 能力方 面比亞 洲人較 
低 。 在他 們眼中 , 最重 要是短 期利益 , 長遠對 策則拋 之腦後 。 
美國人 也喜歡 以解決 難題者 ( PROBLEM-SOLVER ) 爲己 
任 , 要靠人 際關係 、 人事 推薦視 爲穢途 。 拿到白 紙黑字 的合同 
便是 談判最 終目的 , 所以在 合同上 很講究 「字 眼」 和細則 , 倘若 
碰到弦 外之音 , 對 方便是 不誠實 , 要公堂 相見辨 別是非 , 將來 
是否可 以繼續 交易也 不在乎 。 正 好像美 國式夫 婦離合 , 離可再 
合 , 不合 則再離 。 

美 國人交 易如在 超級市 場購物 , 明 碼實價 , 童 叟無欺 。 亞 
洲 人交易 在墟鎭 攤檔上 , 賣方永 無標價 , 價錢 的斷定 是視乎 
時 、 空和買 者因素 而作出 。 要討價 還價的 買賣對 美國人 是非常 
吃力 的交易 。 在談 判方面 , 美 國對換 將視作 爲慣常 。 反 觀亞洲 
公 司是以 談判對 手個人 作判斷 , 而 美國公 司則以 「事 件」 作爲主 
導 。 譬 如在美 日貿易 談判中 , 美 國貿易 局代表 頻頻陣 前換將 , 
有的 官員更 「跳 糟」 作日資 公司談 判顧問 , 受到美 國媒介 大事抨 
擊 。 日 方主力 談判要 員是從 一而終 , 以集 合經驗 爲中心 。 永不 
放棄。 



191 



游說美 國國會 
要懂遊 戲規則 



中美 之間的 特別三 〇 一 問題可 算是逢 凶化吉 , 有 驚無險 , 
中 國及香 港出口 界鬆了 一口氣 , 也上了 一課。 如 何游說 美國國 
會 , 可 說是一 門學問 。 

論外國 商界在 首府華 盛頓游 說美國 國會, 日 本跨國 機構花 
費 最龐大 , 尤其是 日本汽 車和電 子工業 , 他們已 達到了 水銀瀉 
地 , 無 孔不入 的境界 。 曾在美 國商務 部任職 , 現 已返休 的作家 

Pat Choate 的 一本書 「影響 力的代 理人」 ( Agents of In- 
fluence ) 很詳 盡地道 出日本 企業如 何滲透 美國國 會議員 、 一 
擲千 金的聘 請說客 對國會 施加無 形壓力 , 對日本 企業製 造良好 
的形象 , 從 而在貿 易上佔 取利益 。 

上次 中美之 間發生 特別三 〇 一 制裁和 最惠國 待遇爭 議的經 
過 , 港商 待國會 開聽證 會才組 團出席 , 簡 直是亡 羊補牢 。 游說 
美國國 會要懂 得玩美 國的政 治遊戲 , 不 要臨急 抱佛腳 , 這裏列 
出 幾點游 說要訣 , 以供港 商參考 。 

一 、 以 夷制夷 曰本 汽車進 出口商 永遠不 用本國 人去游 

192 



說。 要減低 敵我對 壘的侷 促局面 , 一定要 以美國 人替他 們講好 
話。 譬如, 日 本汽車 進口商 會向美 國國會 某州的 參議員 及衆議 
員游說 , 提議在 這些議 員的州 內建廠 , 目 的是增 加當地 工人的 
就 業機會 , 繁榮該 州經濟 。 說穿 了是以 利誘之 , 以美國 如何得 
益 , 如 何可多 獲稅收 , 使 州選民 富裕爲 出發點 , 再由參 、 衆議 
員替他 們製造 有利日 本廠商 的形象 。 

二 、 游 説是長 期作戰 日本 商界在 美國著 名大學 大量捐 
款 , 贈 獎學金 , 創 敎授職 位和研 究中心 , 目的是 使在社 會輿論 
界有地 位的人 士運用 他們的 影響力 , 替日本 商人製 造氣氛 , 而 
且 日本大 機構已 開始捐 款公益 , 使 社團領 袖受惠 於他們 , 到需 
要他 們出面 , 排除 異見時 , 盡 點力量 。 在 這方面 其他亞 洲國家 
望塵 莫及。 

三 、 以美國 利益爲 出發點 孫 子兵法 , 知 己知彼 。 美國民 

衆對亞 洲國家 大都認 識不深 , 哪一國 實行保 護主義 , 哪 一國大 
開門戶 , 一 知半解 。 他們 先入爲 主的觀 念是所 有東南 亞國家 
( 無 論是日 本、 南韓、 台灣、 香港、 新加坡 ) 一 蓋是工 蟻社會 , 
工 資低廉 , 利用廉 價勞工 , 大 量生產 , 壟斷美 國市場 。 反對各 
國貨品 入口最 激進分 子是工 會領袖 。 各國 商界倘 若和他 們正面 
對抗 , 無異以 卵擊石 , 螳 臂擋車 。 港 商應與 進口商 、 美 國商界 
聯手成 一陣線 , 實行 玩其數 字遊戲 , 講 出如無 外國入 口貨品 , 
美國消 費者如 何受害 , 生 活日常 用品價 格提高 , 引 經據典 , 圖 
文並茂 , 以 解消工 會反對 派怒氣 。 倘若只 是單方 面表達 香港如 
何受創 , 影 響深遠 , 簡直多 費唇舌 , 因爲 美國政 客爲何 要激怒 
選民來 增加外 國的經 濟收入 , 搬起 石頭打 自己的 腳呢? 

四 、 分 清敵我 美國 立國精 神是三 權分立 , 國會是 立法機 



193 



構 , 政府部 門是行 政機構 , 往往國 會採取 的立場 與政府 部門意 
見出 現分歧 。 要 成功游 說便要 懂得誰 是朋友 、 誰 是敵人 。 譬 
如 , 美 國國會 以人權 爲重時 , 貿易代 表並不 當它是 一回事 , 而 
注 重於保 護美國 的利益 。 港 商如果 全賴香 港政府 駐華盛 頓人員 
出 面游說 , 往往弄 成僵局 。 日本 駐華盛 頓大使 在電視 訪問時 , 
便 絕對否 認日本 政府動 用任何 費用聘 請說客 , 因 爲外國 政府聘 

請 代理人 ( Foreign Agent ) 要向美 國國務 院登記 , 動 用的費 
用每一 毛錢都 要揭露 , 這是美 國法例 ( Foreign Agents 
Registration Act ) 。 所以聘 請說客 , 外 商爲了 不要難 爲自己 
政府 , 應 該自己 掏腰包 , 花 錢多寡 , 無 可奉吿 。 由本國 政府出 
面 , 未 見其利 , 先 見其害 。 花費的 金錢被 公諸於 世成了 被攻擊 
目標, 反爲 不美。 

五 、 搜 集資料 , 有 備而戰 除了 聘請說 客之外 , 要 長期捜 
集美國 國會動 態的有 關資料 。 美國經 濟不景 , 國會受 輿論壓 
力 , 保護主 義抬頭 , 尤其 是某些 民主黨 國會議 員爲甚 。 香港工 
商 界要觀 察國會 的動議 , 在 法例辯 論之先 , 要分 析如何 影響香 
港利益 , 先 發制人 , 不要等 待到不 利的環 境惡化 , 才 如夢初 
醒 , 草 草成軍 , 組 團到華 盛頓進 行游說 。 

筆者 的同行 , 任職 華盛頓 游說國 會盛名 的律師 事務所 , 他 
的職 責是當 國會提 出對外 貿易有 關法案 或議案 ( Bill ) 之際 , 
他替 日本跨 國公司 改對外 商客戶 最有利 的議案 , 向國會 議員大 
力推銷 , 利用法 律專長 , 加上游 說力量 , 雙 管齊下 , 才 能收一 
石二 鳥之效 ° 



194 



書 名 : CHINA IN THE WORLD ECONOMY 

作 者 : NICHOLAS R. LARDY 

出 版社: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出版 日期: 1994 年 4 月 

近 期出版 有關中 國經濟 的文章 和書籍 , 有些 預測中 國經濟 
欣欣 向榮 1 , 而有 些則認 爲中國 已到達 泡沬經 濟②的 危險程 
度 。 看法南 轅北轍 , 各有各 的說法 , 誰 是誰非 , 似乎 很難定 

斷 ° 

中國 是否會 成爲全 球經濟 列強? ( 見書中 106 至 110 
頁 ) 。 如 果中國 能夠成 爲一個 低工資 高科技 的大國 , 任 何高度 
發 展的工 業大國 , 無論是 日本、 美 國或歐 洲共同 體也都 難於和 
中國 爭一日 之短長 。 根據世 界銀行 、 美國 財政部 、 4 經濟 學人》 
三個不 同組織 的預測 , 中國經 濟會在 21 世紀初 , 超 越美國 。 
但 是作者 對此表 示懷疑 , 因 爲中國 國民收 入仍低 ( 每年 每人只 



195 



得 1 千美元 ) , 而其增 長率不 可能長 期無限 度上升 , 作 者估計 

到公元 2040 年 , 中 國的經 濟才可 以和美 國相等 。 但就 是中國 
經濟繼 續擴展 , 國民收 入也要 到一個 半世紀 ( 150 年後 ) 才可 
能超 越美國 。 

在 J: 匕較 優勢下 ( Comparative Advantage ) ,中 國仍然 
是一個 低工資 , 勞力 密集的 出口國 。 而且 中國仍 然要依 賴西方 
高資金 、 高科技 的進口 。 在中美 貿易對 差方面 , 作者預 測仍然 
會繼 續出現 , 而且 相差也 會有增 而無減 。 

自從 1978 年 , 中國採 取門戶 開放政 策以來 , 外債 每年上 
升 , 證明 中國已 置身於 全球經 濟系統 。 有別 於日本 、 南 韓和台 
灣 , 中 國的資 源和人 力充足 , 加上國 內的龐 大巿場 , 在 入口資 
源方面 , 中國 不用依 靠外國 。 所以 , 作 者認爲 , 硏究 中國經 
濟 , 不 可以和 其他東 亞國家 作比較 , 這一 點可稱 爲確論 。 

但是 , 中國依 賴外國 的投資 , 在程度 上則高 於其他 東亞國 
家。 譬如 日本的 外資合 營法, 只准 外資佔 合資企 業資本 
49% , 而中 國便沒 有這樣 的限制 。 中 國的外 資法例 , 比南韓 
還 要鬆。 

外資 在中國 以製造 出口產 品爲主 , 這 一點其 他東亞 各國望 
塵莫及 。 譬如作 者根據 1993 年的數 字統計 , 指 出四分 一的中 
國出 口產品 , 其技術 和機器 是由外 資供給 。 

中 國的資 金出口 數字雖 然沒有 官方正 式統計 , 但筆 者相信 
非 常龐大 。 到 1993 年止 , 中國在 香港的 投資總 額達到 100 億美 
元 。 根據世 界銀行 的統計 , 中國 1992 年向外 投資到 40 億美 
元 , 在發 展中國 家居首 。 

全球 的貿易 可說由 跨國公 司所操 縱包辦 ,數目 之高, 達到 

196 



40% 。 這 種情形 , 也涉 及中國 , 很 多機器 、 管理 、 技術進 
口 , 中國似 都靠跨 國公司 。 譬如 , 在中國 五分四 的合資 企業出 
口 , 是由進 口的機 器生產 , 而這趨 勢看來 會持續 及增長 。 

美 國向中 國的輸 出總値 , 也在不 斷上升 —— 在 1992 年和 
1991 年 增加了 54% , 在 1993 年的爲 首三季 , 比 1992 年 又增加 
了 21.5% ; 就是在 1992 年比 1991 年也 增加了 20% 。 在 1992 
年 , 中國 是美國 爲首第 六大的 發展國 家巿場 。 從 1991 年至 
1993 年美國 出口到 中國的 總値增 長爲同 期出口 到香港 、 星加 
坡、 台灣、 澳 門總和 的兩倍 。 可見 在最優 惠國的 考慮上 , 美國 
的態 度仍是 「向 錢看」 。 

作者爲 美國當 政者借 箸代籌 , 所 作的政 策建議 , 是 中美貿 
易不 可和人 權掛鈎 。 他認爲 , 中國 是一個 開放性 的經濟 , 美國 
的國策 , 應鼓 勵中國 更開放 , 使 中國融 入全球 經濟系 統之中 。 
作者同 時指出 美國應 盡快使 中國加 入國際 關稅貿 易組織 , 從而 
美 國會也 更容易 進入太 平洋區 高速發 展地域 。 由 東亞各 國的經 
驗發展 作先導 , 中 國的經 濟開放 , 也會帶 動政治 開明和 採取友 
善的對 外態度 。 

雖然 中國的 政權仍 然由中 國共產 黨主宰 , 但 經濟則 具有市 
場的 雛型了 。 

但要 成功進 入國際 關稅貿 易組織 , 中 國本身 必須改 變貿易 
政策 , 譬 如除去 高關稅 ( Tariff ) 及 其他貿 易阻礙 。 作者提 
議 , 倘若 美國要 向中國 採取經 濟制裁 , 不應用 中美雙 邊方式 , 
而 須用多 邊形式 , 以減低 中國敵 視美國 , 並進 行反擊 。 

總 而言之 , 本書 的論點 , 也 許頗甚 合中國 領導階 層的心 
意 。 但 是本書 的缺失 , 則 在沒有 考慮中 國政治 的變化 。 而立論 



197 



前提只 在中國 的經濟 不斷的 市場化 、 不 斷開放 。 但是否 經濟開 
發即能 導致政 局穩定 和政權 開放呢 ? 書本 也沒有 提到中 國經濟 
的隱憂 , 如沿海 開放城 市的繁 華與內 陸農村 的赤貧 , 經 濟不平 

均 帶來貪 汚腐敗 等制度 上問題 , 中 國的經 濟機制 ( In- 
frastructure ) 是否 可承受 經濟的 發展等 嚴重經 濟問題 。 因 
此 , 本書未 免有只 見樹木 , 不見森 林之處 。 



註釋 : 

① William H. Overholt: China-The Next Economic Superpower. 
Weiderfeld & Nicolson, London. 1993 

② Richard Hornick: The Middle Kingdom-Bursting China's Bubble, 
Foreign Affairs, May/June 1994, Vol. 75, 3, 28 — 42 



198 



美國入 口商如 何因應 

中 國最惠 國地位 的轉變 



任何從 商人士 , 最怕是 政府政 策有重 大改變 , 這對 影響全 
盤生 意方針 。 美國是 中國出 口的最 大市場 , 倘若 美國政 府在給 
予中 國政府 延續最 惠國地 位上附 加條件 , 他們就 要採取 商業對 
策 , 抵 銷風險 。 

美國從 中國進 口最大 宗的玩 具廠商 Mattel 已作出 以下應 
變策略 。 首先 , 在印 尼設廠 , 把 印尼製 造的玩 具進口 到美國 , 
而 在中國 製造的 玩具則 改爲進 口歐洲 共同體 。 唯 有這樣 才能保 
持在中 國生產 的數量 , 不受 美國政 府政策 的突變 所影響 。 

美國的 巿場雖 然龐大 , 香港廠 商也應 考慮以 下新形 勢的轉 
變。 第一、 拉 丁及南 美的市 場亦日 益龐大 , 中 國製造 的產品 , 
價 廉物美 , 加 上人民 幣貶値 , 對 出口大 爲有利 , 應可用 以往進 
口美國 的經驗 , 轉而 應用於 南美洲 。 第二 、 美國 朝野日 益關注 
中 、 台對美 國的貿 易差額 。 雖然中 國主動 向美國 購買大 量飛機 、 
化 工產品 、 電 子儀器 , 及向 美國國 會游說 , 但是 貿易差 額並非 
朝 夕可降 低的事 。 香港 在中國 投資的 廠商亦 不要坐 以待斃 , 因 



199 



爲美國 國會及 美國總 統的政 策改變 , 目前仍 然未能 明朗。 

第三 、 利維 ( Levis ) 公司全 面從中 國撤出 生產線 及停止 
在中 國銷售 , 在美 國獲得 媒介廣 泛報導 ° 利維公 司是時 裝衣服 
界 領導者 , 其他公 司會觀 察形勢 , 可 能追隨 。 利 維公司 的措施 
也 可反映 美國一 部分商 人對中 國貿易 的觀念 。中 國的智 慧產權 
版權 法執行 不認眞 , 利維 牛仔褲 的商標 及版權 在中國 屢被侵 
犯 , 已 不是商 業秘密 , 利維 公司不 勝其擾 。 其次 , 利維 公司是 
製 造高質 素產品 的公司 , 而 牛仔褲 在亞洲 一般消 費者的 心目中 
是 不値花 太高價 錢購買 的衣服 , 而 亞洲縫 製的低 廉牛仔 褲太具 
競爭性 , 倘若要 壓低價 錢或降 低質素 , 利維公 司又不 屑爲之 ° 
唯有放 棄巿場 。 此外 , 利維 亦考慮 到在美 國的購 買人士 對中國 
驅使 囚犯或 童工生 產的不 良形象 , 但是這 並非主 要原因 , 而只 
是公 關的一 個籍口 。 

第四 、 近 日獲美 國國會 極度關 注的是 亞洲各 國對電 子及電 
腦軟件 版權侵 ^2. 的泛濫 , 任天堂 ( Nintento ) 是美 國公司 , 
在美國 擁有龐 大市場 , 現在 對亞洲 各國侵 犯其生 產的電 子遊戲 
軟件極 表不滿 , 美 國國會 最擅長 「一 竹槁 打盡一 船人」 , 亞洲四 
小龍被 看作同 一陣營 , 加 上泰國 亦是違 反智慧 產權法 的重犯 , 
一律列 爲不受 歡迎國 家處理 , 在這 方面對 亞洲其 他產品 廠商亦 
會有池 魚之殃 , 不 可不防 。 香港 商人最 善應變 , 應早 爲之計 , 
以應付 新形勢 的改變 。 



200 



美資 投資中 li 
的法 律問題 



從一九 七九年 中國開 放到一 九八九 年六四 事件前 , 美國大 
企 業對進 軍中國 市場雄 心勃勃 , 中 國十億 人口的 市場令 美國公 
司垂涎 , 但天 安門一 槍驚醒 天下人 , 跟着人 權問題 、 三 〇 一條 
款等 難題陸 續出現 。 到 今天美 國公司 又重新 估計商 業策略 , 對 

中國 市場蠢 蠢欲動 , 美 國律師 行的中 國業務 ( China 
Practice ) 又要招 兵買馬 , 再 闖虎山 。 

但是 今年的 美國商 業策略 已大別 於七九 年的心 理狀況 。 先 
是 從八九 年美國 對中國 興趣突 然倒返 , 令 到從事 中國業 務的美 
國律 師大量 被裁員 , 被迫 去敎書 或轉行 , 美國律 師中全 力從事 
中國 業務者 即使未 改初衷 , 也會諸 多顧忌 。 他們 要將中 國業務 
變成亞 洲業務 , 以免 中國政 策或中 美關係 再來一 個突變 , 他們 
也 不會前 功盡廢 。 

第二 、 中國人 所講的 「關 係學」 , 在從 事中國 業務的 內行人 
看 會有兩 種不同 的見解 。 關係學 在正面 解釋是 保持良 好關係 , 
而負 面則是 貪汚的 代名詞 。 美國 商人對 貪汚特 別敏感 。 原因是 



201 



美國公 司在海 外投資 經營是 要接受 美國聯 邦法中 「海外 貪汚行 

徑法」 ( Foreign Corrupt Practices Act ) 的監管 。 而香港 、 
日本 、 英 國及其 他國家 是沒有 同樣法 例監管 。 所 以美國 商界到 
海 外經商 , 一 般要接 受法律 輔導以 分別甚 麼商業 行徑是 可能觸 
犯美 國法律 。 近來一 些台灣 , 甚至 大陸流 入美國 的中國 人士和 
資金 , 註 册成美 國公司 再回大 陸經商 , 目 的是借 用美國 公司的 
威信 , 但往 往疏忽 身爲美 國公司 須接受 美國法 律監管 的後果 。 
任何 美國母 公司到 海外成 立子公 司或聘 用海外 代理人 , 也不能 
豁 免於美 國法律 的監管 。 

美 國公司 , 尤 其是上 市公司 , 對觸犯 海外貪 汚行徑 法很關 
注 , 原因 有二一 一 是公衆 投資者 對該公 司形象 將有保 留或不 
良後果 ; 二是 一般美 國民衆 對美國 公司在 海外經 商而導 致本國 
失業 及資金 外流特 別留意 。 這是造 成美國 公司到 亞洲一 些對貪 
汚 視若無 睹的國 家經商 興趣不 濃的一 個原因 。 

美國 公司中 大型跨 國性企 業到海 外投資 的姿態 , 和中 、 小 
型 公司大 異其趣 , 中 、 小型公 司對海 外市場 的開發 , 鑒 於財力 
和人員 的分配 , 可 能採取 較保守 和觀望 的態度 。 可惜國 內的企 
業 , 不 懂得和 這樣的 美國公 司聯絡 。 在 這方面 , 中國企 業應下 
些苦功 。 台灣 和香港 企業和 美國商 界的貿 易在渠 道方面 比較有 
長 遠歷史 ; 尤其 是香港 , 因爲法 制是以 英美法 爲基礎 , 在合 
同 、 知識 產權法 方面也 有較深 的認識 。 反之 , 在美國 , 一提到 
中 國投資 , 會聯 想到知 識產權 被侵犯 , 譬如冒 牌貨充 斥市面 , 
而中國 政府執 法不嚴 , 對海外 商人毫 無保障 , 以 訛傳訛 , 加上 
商業媒 介的廣 泛報導 , 美國 商人不 寒而慄 。 

根 據筆者 的經驗 , 有些 美國商 人本來 抱着樂 觀態度 希望擴 



202 



充中 國市場 , 但到 中國數 次考察 , 始終找 尋不到 滿意的 合作對 
象 , 結果無 功而返 , 實在非 常可惜 。 一般 中國企 業對美 國公司 
亦頗 爲厚待 , 無奈 文化背 景不同 , 雙方互 不信賴 , 使美 國公司 
增 加憂慮 。 本來是 理想合 作對象 , 但是話 不投機 , 意向 書簽妥 
也不 能實踐 , 筆 者親自 體驗到 的亦有 超過數 十個案 。 其 中主要 
因素 仍然是 雙方互 不信賴 , 加上中 國法規 不完善 , 而中 國有些 
國營企 業抱着 「大 鑊飯」 態度 , 若 無私利 , 到美 國考察 數回後 , 
多一 事不如 少一事 , 打了 返堂鼓 , 半 途而廢 。 



203 



外 商對中 國司法 
獨立 的觀感 



輔導 外商到 中國大 陸貿易 和投資 的律師 有一個 「行 內」 笑 

話 : 任何 建議客 戶到中 國訴訟 的律師 就是專 業失職 ( Pro- 
fessional Negligence ) 表面證 供成立 。 從這論 點可反 映外資 
對 中國司 法信心 的程度 。 

中 國大陸 人民最 高法院 法官到 美國巡 迴演講 , 便 是外商 ( 
如任 天堂等 ) 代表 律師公 訴不滿 中國司 法審判 的大會 。 迪斯尼 
公司律 師提出 爲何在 一件該 公司米 奇老鼠 商標被 侵犯的 智慧產 
權法違 法案中 , 中國 法庭判 中國企 業敗訴 , 但是 只罰了 中國企 
業僅 僅美金 91 元 的金額 。 中國 法官無 言以對 。 

司 法獨立 在中國 有獨特 的見解 。 中國 法官以 爲在審 判當中 
不 受其他 政府部 門干預 , 便是司 法獨立 。 首先中 國法官 是否在 
銓選 , 任命 過程中 已被政 治化? 中 國法官 在審判 外商利 益和中 
國企 業衝突 時是否 「自 覺」 接 受壓力 ? 中國 法官在 法庭公 訴外的 

204 



調査 有沒有 被干預 ? 這些問 題是外 商要求 筆者這 類律師 解釋答 
覆。 

中國 政府採 取的官 方態度 是一些 對中國 批評的 言論是 「不 
友善」 、 「對 抗性」 「反 華」 、 「辱 華」 。 事實上 , 處 身在筆 者地位 
的跨國 律師要 周旋在 客戶利 益與保 障中國 聲譽的 分歧下 覓食的 
艱 難景況 , 非筆墨 可形容 。 筆者 唯有在 《 信報》 這類 刊物中 , 盡 
量保持 客戶私 隱的條 件下公 諸於世 。 

美國人 開門見 山的開 朗性格 也令筆 者欣賞 。 譬如筆 者帶同 
中國 律師團 訪問美 國法院 , 美國法 官還沒 有讓客 人坐下 便問天 
安 門事件 發生了 甚麼事 ? 中 國法院 有沒有 審訊滋 事分子 ? 因爲 
在 他們心 目中, 司法機 構是審 判機構 , 公安部 門只是 執法部 
門 , 要向 司法機 構報案 。 相反地 , 外籍華 人反而 沒有美 國人的 
率直 。 

天 安門事 件發生 , 筆 者開的 「中 國法」 一課 被法學 院取締 , 
因爲 法學院 認爲中 國是沒 有法律 和不尊 重法律 的國家 。 於是筆 
者唯有 轉敎其 他課程 。 同樣地 , 很 多美國 企業在 天安門 事件後 
對所 有中國 簽署的 合同重 新審核 。 

近期 中國趁 著外商 「排 長龍」 到中國 從事商 業活動 的強勢 , 
採取 「內 政不可 干預」 的 高姿勢 , 事實 上並不 乎合商 業原則 。 外 
商在 衡量投 資貿易 成本的 過程中 , 對 商業投 資環境 , 譬 如貪汚 
情況 、人身 自由、 商 業糾紛 、 政治 衝突都 會考慮 。 中國 只見表 
面 上波音 飛機廠 , 麥當奴 食品要 到中國 買賣而 不知內 裏景況 , 
只是坐 井觀天 。中 國司法 的獨立 與否, 是筆 者執業 和敎學 當中, 
最難令 美國商 人和學 生放心 的一環 。 



205 



商業策 略是生 存之道 



根據達 爾文的 進化論 , 物 競天擇 , 適 者生存 , 弱 肉強食 , 
商業經 營機構 也是追 隨這個 大原則 , 順者昌 , 逆者亡 。 

任何一 個商業 機構一 定要比 它的對 手有優 勝之處 , 否則無 
法生存 。 故此 , 研究和 運用競 爭策略 , 便 是現代 生意人 不可或 
忘的進 取之道 。 競爭 策略可 以分以 下四點 一 ① 競爭行 爲是對 
手、 顧客、 人事、 巿場、 資 金和資 源六者 不斷互 相制衡 而決定 
的 。 ② 如何利 用六者 的認識 , 以判 斷策略 , 平 衡競爭 。 ③如何 
利用 資源另 闢蹊徑 , 雖 然所得 的利益 未必立 刻見效 。 ④ 如何判 
斷風險 和收益 , 將策 略貫徹 。 

試舉 例說明 。 某香港 產品製 造商面 臨勞工 成本日 漸增加 , 
而 附近亞 洲各國 ,包 括中國 ,勞工 低廉, 成 爲香港 產品的 競爭大 
敵 。 倘若港 商不能 改變生 產策略 , 必遭淘 汰命運 。 實行 商業策 

略改 變有三 種方法 將在生 產過程 中利用 人手勞 工的部 

分縮小 , 如用機 器自動 減低人 手操作 , 以 控制成 本增加 。 但是 
這種策 略有兩 個弊端 。 首先 , 產品 生產機 器化要 動用大 量資金 
投資 , 資 金用來 買自動 化機器 , 回報率 沒有投 資地產 、 股票那 
麼 快歸本 , 加上九 七前景 不明朗 , 未見 其利先 受其害 。 第二 , 



206 



生產自 動化要 將員工 再訓練 , 長遠 計可行 , 但短 線不利 。 加上 
不 是所有 生產過 程都可 以用機 器代替 。 二 、 將產 品升格 , 跟貴 
價產品 和高質 素產品 出產地 (如 日本、 西德) 競爭, 放 棄低成 
本 、 低價 格市場 。 採取這 個策略 , 要開 拓巿場 , 用廣吿 改變形 
象 , 推 廣銷路 , 走名 牌路線 , 以高 姿態打 開悶局 。 但 是這樣 
做 , 亦要 動用龐 大資金 , 改變 公司人 事操作 , 面 對國際 資金雄 
厚和佔 有巿場 的勁敵 , 成敗未 卜 , 風險大 , 因爲 要放棄 已建立 
的巿場 , 走進未 可確定 的巿場 。 三 、 西 諺有云 : 「不 能打倒 
對手 , 唯有參 加它的 行列」 。 將生 產地由 高成本 的香港 轉到低 
成 本的中 國大陸 或印尼 。 這樣可 保持現 有巿場 , 訓練低 成本的 
生產 員工比 購買自 動化機 器便宜 , 在短 錢來說 , 應有 利可圖 。 
三 者當中 , 仍是遷 移生產 陣地最 合化算 , 符合生 存之道 , 使生 
產單位 有喘息 的空間 。 

山 葉轉變 策略重 振雄風 

日 本山葉 鋼琴廠 出產佔 全世界 鋼琴巿 場百分 之四十 , 平均 
每具鋼 琴售價 二千五 百美元 , 但是 傳統的 鋼琴賣 出數目 每年遞 
減百 分之十 。 山葉 是否坐 以待斃 , 如何起 死回生 ? 商業 策略指 
出傳統 鋼琴銷 路下降 , 不 是欣賞 音樂的 人減少 , 而是現 代人雜 
念太多 , 活 動繁忙 , 沒有恒 心學習 需要長 時間鍛 鍊的彈 鋼琴技 
巧 ; 山葉 於是轉 變策略 , 生產 容易上 手的電 子鋼琴 , 將 產品降 
到一 般家庭 可購買 的價格 , 售價大 約一千 美元的 , 結果 營業額 
大增 , 盈 利倍增 , 重 振雄風 。 又證 明了在 商業策 略的轉 變可將 
每況 愈下的 生意重 返盈利 的軌道 。 



207 



如何 意識到 策略應 該轉變 ? 當然一 仗功成 萬骨枯 , 每個成 
功 的例子 背後又 何止千 數的失 敗個案 。 在商場 的成功 , 並非每 
個從 業員都 可一朝 成爲億 萬富豪 。 專心研 究商業 策略的 學者也 
並不 是首富 。 首先 , 在客觀 條件下 , 認 識對手 、顧 客、 人事、 
市場 、 資 金和資 源的互 相制約 。 重 點在客 觀二字 。 正如 山葉鋼 
琴廠 , 它 可降低 傳統鋼 琴售價 , 重金 登廣吿 試圖改 變劣勢 , 但 
是這 樣的策 略改變 , 不能 挽救彈 傳統鋼 琴人數 的下降 , 唯有改 
變產品 , 放棄 傳統鋼 琴市場 , 改爲 生產電 子鋼琴 , 迎合 新市場 
的 變化。 

美 國航空 藉差價 增收益 

第二 , 商業 策略也 可應用 到服務 性行業 。 譬 如飛機 乘客票 
價 , 同一 個機位 , 售價 有不同 。 商 業乘客 趕時間 , 明天 要到紐 
約 見客戶 , 不 吝重金 , 要 立刻買 到機票 , 生意人 可不計 較花費 
十 倍價格 去買一 張機票 , 而 觀光遊 客在六 個月前 定機票 , 目的 
在省錢 , 顧 客心理 不一樣 。 航空 公司做 生意同 街頭賣 生果一 

樣 , 是賣 「易壞 貨品」 生意 ( Perishable Goods ) , 飛機 一關上 
機門 便是固 定成本 ( Fixed Costs ) , 不 能夠再 增加乘 客或收 
入 、 不賺錢 便蝕本 , 等 如生果 售不出 , 便變爛 , 血 本無歸 。 爲 
了應用 「易壞 貨品」 和 「固定 成本」 的不 變道理 , 美國航 空公司 
( American Airline ) 首創 利用電 腦計出 在同一 航線上 不同時 
間 、 不同 組合的 乘客付 出票價 差異的 方程式 , 不 僅在自 己航機 
售票 上利用 , 還 出售給 其他航 空公司 , 增加額 外收入 , 成爲領 
導 機票差 別價格 的先鋒 。 

208 



聯 邦快遞 利用夜 間飛行 



空運 郵遞公 司聯邦 快遞的 創始人 史密夫 ( Federick 
Smith ) 鑒於 兩個商 業觀念 便開創 空運郵 遞公司 。 甲 、 晚上十 
時至早 上八時 , 美國 百分之 九十飛 機是不 會在空 中飛行 , 他便 
利用這 短短八 小時空 間作業 。 乙 、 郵 遞文件 , 如 果每件 不同的 
文件 要從甲 地運送 到乙地 , 不能直 接送往 , 因爲成 本太高 , 一 
定 要將甲 地發出 的文件 送到運 輸中心 ( Hub ) , 再組 合分發 
到 目的地 ; 這 樣才合 經濟成 本原則 。 於是他 在美國 中心地 
Memphis 成立運 輸中心 , 利用 夜間天 空中無 人地帶 , 空運文 
件 , 集中 飛到收 集中心 , 聘請 晚間工 作低薪 「散 工」 分 散文件 , 
再運 出派發 到不同 目的地 , 在 這全國 人口在 睡眠中 , 他 工作。 
正如他 誇口說 , 當你睡 覺時我 在賺錢 , 成 爲首屈 一指的 空運郵 
遞公司 。 

商 業策略 的成敗 , 是智慧 的表現 。 從零 到一億 , 往 往不是 
靠資金 , 而 是腦袋 。 



209 



傳統式 的公司 董事局 成員往 往包括 一些達 官貴人 、 社會賢 
達 , 他們坐 擁虛銜 , 只 充當公 關的高 級花瓶 。 但 是傳統 將很快 
會 被淘汰 , 新一 代的董 事局將 會積極 參與公 司的策 劃工作 。 

大 公司的 董事可 分兩類 , 第 一類是 公司的 高級行 政職員 , 
出任執 行董事 。 第二類 是非執 行董事 , 通 常是被 榮譽邀 請加入 
董事局 。 一年開 數次形 式上的 董事會 , 簽署例 行文件 , 握握 
手 , 敷 衍了事 。 

但是 , 在今天 的美國 , 隨着股 東已比 以前積 極主動 參與公 
司 的事務 , 譬如 質詢高 級職員 的薪俸 、 公司 經營投 資策略 、 商 
業 道德等 。 就是 非執行 董事也 不能坐 視不理 , 因 爲董事 亦可以 
被股東 入稟法 院起訴 , 控吿董 事失職 。 

董 事如何 參與公 司策略 的釐定 ? 第一 , 董事 會主動 要求行 
政 人員解 釋採取 公司策 略是否 維護股 東利益 。 第二 , 董 事若沒 
有 行業上 的經驗 和知識 , 不能 監察行 政人員 的措施 , 應 要求獨 
立 專家或 行內人 士輔導 。 第三 , 董 事在行 政人員 決定重 要策略 



210 



之前 , 尤其 是與股 東利益 ( 在 表面或 實際上 ) 衝突 的事項 , 如 
董事 、 總經理 薪俸是 否合理 , 有被 諮詢權 和運用 否決權 。 

有 些美國 大公司 爲了使 非執行 董事明 瞭公司 的運作 , 替他 
們安 排到度 假村開 硏討會 , 由 高級部 門主管 、 公司 核數師 、 律 
師 作報吿 , 一 年數次 。 

有些 公司更 將董事 局成員 分批組 成不同 的董事 委員會 , 如 
薪俸 委員會 、 借貸 委員會 、 硏究 與發展 委員會 、 生產 委員會 。 
由 具有不 同的學 歷和經 驗的董 事出席 , 可 將他們 所學所 長盡量 

發揮 , 一改 董事慣 於被動 「橡皮 圖章」 只收 董事酬 金而不 辦事的 
陋習。 

由於 公司對 董事的 要求日 漸提高 , 樂 意出任 的人選 也應考 
慮是 否勝任 。 第一 , 董 事也考 慮他是 否因爲 他的其 他任務 、 職 
業和公 司利益 有牴觸 ; 第二 , 董事 更要考 慮他在 時間分 配及經 
驗和學 歷上是 否勝任 。 

事實上 , 一般美 國公司 給董事 的年薪 、 開會 特別薪 俸和優 
惠 是非常 慷慨的 , 但是時 勢轉變 , 未來的 董事局 已不能 重返往 

日 「校 友會」 ( Old Boy Network ) 只飮 雞尾酒 、 應酬 寒暄的 
歡樂 時光了 。 



211 



再論商 業策略 



傳統式 的製造 業以員 工之衆 、 廠房之 大爲榮 , 新趨 勢的製 
造業 已開始 抛棄這 些落伍 的觀念 。 

世 界上首 屈一指 運動鞋 製造商 NIKE , 總 公司設 在美國 
俄 立岡州 , 但全球 職員只 有二千 五百人 。 總公司 是集中 設計產 
品 、 製 造模型 、 財政 、 管理 和策劃 的中樞 ; 而大 量製造 運動鞋 
的生 產部門 , Nike 用 特許權 ( Licence ) 判給世 界各地 生產成 
本低廉 的地區 聯營工 廠製造 。 在運輸 、 市 場調查 開發上 , 
Nike 採用地 區性中 心主理 。 

採取 這種商 業策略 , Nike 便 能夠保 持產品 成本控 制及品 
質管理 獲得可 觀盈利 。 

日 本本田 ( Honda ) 出產小 型房車 的商業 策略亦 採用同 
一原理 。 產品 的精細 機器零 件和重 點發展 和研究 (R&D) 
留在 日本, 車身、 車座位 、 車殼 等則在 世界各 地製造 。 日本製 
造商以 自私和 保衞本 國技術 , 肥水 不流別 人田馳 名於世 。 他們 
最先認 識到精 細機器 零件是 在生產 過程中 , 最珍貴 的程序 , 一 



212 



件產品 的優劣 在於機 器性能 , 車 身車殼 給競爭 者倣效 , 也無礙 
盈利 和市場 。 

多 個策略 實例值 得參考 

香港 製造商 倘若在 世界市 場上爭 一席位 , 愈懂得 本田和 

Nike 的商 業策略 和應用 、 生存能 力愈高 。 在香 港地價 及工資 
日高 , 如果 不發掘 本身的 特長盡 量發揮 , 存在空 間將愈 來愈狹 
窄 。 香港 工商業 應要放 眼世界 , 心 懷本業 , 不 能用鴕 鳥政策 , 
更 不可坐 井觀天 。 

過 分依賴 歐美巿 場的亞 洲製造 商更要 懂得分 析歐美 市場的 
激 烈轉變 。 以前批 發商和 零售商 河水不 犯井水 , 共 存共榮 。 現 
在 批發和 零售的 依靠關 係正在 解體。 零 售商的 大百貨 公司如 
Sears, K-Mart, Wal-Mart 已開始 製造自 己產品 和分銷 , 直 
接 和批發 商競爭 。 昔 日和亞 洲製造 商交易 的批發 入口商 可能面 
臨淘汰 , 亞洲製 造商要 找尋新 的夥伴 。 

從 筆者輔 導亞洲 製造商 入口美 國市場 的經驗 , 亞洲 商人往 

往 誤解何 謂技術 , 他 們以爲 技術是 高深叵 測的理 論和實 際生產 
毫 無關連 , 是學府 象牙塔 的理論 。 事實並 非如此 , 技術 是簡單 
及有系 統的應 用知識 , 基本的 知識是 可以廣 泛應用 。 譬 如歐美 
的 大藥廠 , 它 們的總 部便是 新藥研 究中心 , 藥品 的製造 最有價 
値部 分是發 明新藥 和取得 專利權 , 而以後 根本不 需要爲 生產操 
心 ° 

美國最 有名的 塑膠注 射針筒 製造商 「Bect on 
Dickinsonj , 它的 百之四 十市場 是在美 國境外 , 當美 國經濟 



213 



走 下坡時 , 它的盈 利上漲 。 Becton Dickinson 的商 業策略 
和 Nike 及本 田一樣 , 公司 的總部 是在高 等學府 和生化 研究所 
林 立的新 澤西州 , 主要 功能在 發展和 研究及 製品質 素管理 。 

廉 價工序 外移無 可厚非 

美國 美頓芳 胸圍公 司的生 產工場 , 差 不多完 全遷移 離開美 
國本土 , 因 爲拉丁 、 南美 洲工人 時計工 資不到 一美元 , 而美國 
本土工 人法定 工資要 美金三 元五角 , 在 商言商 , 不論商 人如何 
愛國 , 也不能 夠選擇 工資高 而出產 同樣品 質的地 方設廠 製造產 
品 , 才 能在競 爭激烈 的市場 中生存 。 

亞 洲商人 的生存 力極強 , 這些 道理一 點便明 , 但有 時因積 
重難返 、 管 理階層 亦會舉 棋不定 。 香港製 造商將 工廠遷 入工資 
低 、 地價廉 的中國 大陸是 順理成 章之舉 , 但不要 忽略將 香港作 
爲發 展硏究 、 市 場出口 、 金融 中心的 神經中 樞地位 。 它 們應向 
Nike , 本田和 Becton Dickinson 這些 成功的 先例作 爲借鑑 。 
在今 日科技 日新, 商場 如戰場 , 是沒有 前線和 後方的 廝殺場 
所 ! 

是 否將生 產部門 遷入中 國大陸 便能夠 解決所 有問題 , 非 
也 ! 以 前生產 製成品 與市場 不銜接 , 要租 用貨倉 貯藏未 被市場 
吸納 的貨品 , 但 現在存 貨控制 ( Iiwentory-Control ) 是電腦 
化 , 巿場需 要多寡 , 生 產部門 立刻作 出反應 。 原 料供應 、 人力 
補給 、 運 輸連貫 成爲有 系統化 , 在 生產過 程的每 個單位 連接成 
爲連鎖 ( Chain ) , 在 生產學 上稱爲 「價値 連鎖」 ( Value- 
Chain ) 。 這門 新的商 業學問 , 亞 洲製造 也應廣 泛應用 。 

214 



另一已 證明是 落後的 傳統生 產觀念 , 是將生 產過程 的每一 
環 節由同 一間企 業操縱 。 譬如 製成一 架飛機 , 不同 的機器 、 零 
件 、 機 身可以 由數百 間分佈 世界不 同地方 的供應 商供給 , 飛機 
廠只是 將它們 收集合 成爲一 架飛機 。 所有 亞洲製 造商亦 應將價 
値連 鎖分析 , 倘若 有部分 能夠找 到更合 經濟原 則的供 應商供 
給 , 而能 控制該 供應商 的品質 , 便不需 要動用 本身資 金去製 
造 。 價値 連鎖運 作的精 神是能 夠主宰 製成品 的組合 。 等 如酒家 
厨房 最有用 的僱員 是大厨 , 而不 是洗碗 碟的女 士阿嬸 。 阿嬸也 
是價値 連鎖的 一部分 , 但 沒有她 , 大厨仍 可作活 : 如果 沒有了 
大厨 , 美味佳 饌便不 能上桌 。 

盈利的 商業機 構要集 中焦點 ( Focus ) , 將 巿場觀 念灌輸 
到價 値連鎖 的單位 : 在 這方面 , 就 是生產 部門遷 到工資 低廉的 
地方後 , 培訓 勞工仍 然重要 。 譬 如美國 製造商 搬到南 美洲生 
產 , 它 們仍然 要敎育 提拔本 地勞工 , 因爲 當外資 提高了 本地勞 
工 的期望 , 也 要將他 們從工 作領略 到製品 的素質 。 事實上 , 任 
何 製造商 都有仗 是永遠 打不完 的同感 。 相反地 , 利潤沒 有投資 
地產 或股票 回報快 , 但 是懂得 運用商 業策略 , 將 不賺錢 而可外 
判 的生產 過程分 配外出 , 是事 半利倍 。 當製造 商能夠 把持系 
統 , 便有利 餘容量 ( Capacity ) 和 精力去 兼管地 產發展 、 金 
融買賣 , 使資 金增値 。 

事實上 , 做 生意的 頭腦是 愈運用 愈精明 。 更 可能從 金融買 
賣 中學到 新技術 , 再 應用到 製造業 , 可收兩 全其美 。 



215 



多 元化有 行業地 域之分 

當資 金達到 某水平 , 商 業策略 也要隨 之轉變 , 通常 碰到的 

問題 是應否 多元化 ( Diversify ) 。 多 元化是 機會也 是危險 , 
所謂不 熟不做 。 

多元化 可分爲 「行 業化」 和 「地 域化」 。 一 般來說 , 「地 域化」 
的危 險性比 較小於 「行 業化」 。 但是 「地 域化」 也可 令母體 企業傾 
家蕩產 。 譬 如日本 地產發 展商到 北美洲 用巨款 購買市 中心大 
厦 , 十 居其九 , 弄到血 本無歸 。 產品 「地 域化」 比較 風險小 , 例 
如成 衣業擴 展到東 歐市場 。 地域 多元化 , 利 多於弊 , 因 爲打開 
新 的市場 , 製造 廠便從 實踐經 驗中增 加了寶 貴實力 , 市 場愈大 
和愈廣 , 被 大巿場 操縱的 危機相 應減少 。 

從商業 策略角 度分析 , 當 「行 業」 加上 「地 域」 多元化 , 風險 
倍增 。 譬如 香港地 產商到 海外開 設娛樂 事業或 飮食業 。 首先 , 
愈賺錢 的作業 , 滲 入市場 ( Market Penetration ) 的 阻力愈 
大 , 成 本愈高 。 就 是精明 如梅鐸 , 他的跨 國企業 只是獨 沽一味 
一報紙 和電視 。 梅鐸不 會去開 船公司 或酒家 , 因爲他 深明商 
業策 略中的 「多 元化」 奧秘。 

「地 域化」 的 擴張最 大的矛 盾是地 方公司 與母體 「公司 文化」 
可否融 爲一體 。 譬如 , 梅鐸 到海外 辦報紙 , 一定 要和當 地文化 
銜接 , 而母體 「公司 文化」 是否 在海外 應用便 不重要 。 但 是麥當 
勞至 海外擴 大市場 , 母體 「公司 文化」 如漢堡 包品質 、 售 貨員衣 
着 、 態度 要劃一 , 便是特 別重要 。 當香港 公司擴 張生意 , 無論 
到中 國大陸 或海外 , 仍 然要考 慮母體 「公司 文化」 是 否增加 「地 
域化」 的價値 。 這 一點是 因行業 、 地 區而異 , 沒有公 式套用 。 



216 



「多 元化」 碰到的 另一個 頭痛問 題是市 場調査 。 滲入 巿場如 
中 國大陸 , 往 往是開 發些沒 有市場 的巿場 , 在商 業理論 上是從 
不存 在的巿 場中製 造巿場 ,潛 伏的 危險性 亦倍增 。爲 甚麼 在六、 
七十 年代從 中國大 陸移民 到香港 , 而重 回中國 做生意 的人士 , 
比 較成功 ? 除了他 們有人 際關係 , 懂 「走 後門」 外 , 因爲 他們懂 
得大陸 人民如 何接受 新產品 , 心理 生態上 比較和 他們的 距離較 
短 , 這也 是他們 懂得在 沒有市 場中找 尋市場 的特點 。 但 西方大 
公 司往往 注重形 式上的 「存 在」 , 巿 場調查 卻忽略 了利用 這些中 
國大 陸不能 「登 大雅 之堂」 的有 效市場 開發者 , 他 們一般 不知道 
這些無 名英雄 可發揮 的力量 , 非 常可惜 。 



217 



創業 守業自 成一格 一 
海 外華人 經營別 具特色 



西方 ( 即歐美 ) 資本主 義對商 業經營 思想最 大的貢 獻有二 
一 ①將企 業的擁 有權和 企業管 理分開 ; ②將 企業管 理專業 
化 。 西方企 業能夠 成爲龐 大機構 , 是 將企業 擁有權 大衆化 , 正 

如 美諺云 : 「每 個國 民可擁 有一股 萬國商 業機器 ( IBM ) 。 」 
在向 公衆集 資方面 , 美 國的技 術和發 展差不 多最爐 火純靑 。 龐 
大的 企業自 然地需 要有相 當的管 理隊伍 , 跟着是 企業管 理的專 
業化 , 專 業經理 便成爲 跟律師 、 醫生 、 工程 師一樣 , 受 尊重的 
專業 階層。 

反觀 在亞洲 , 即使 是日本 , 雖 然在企 業權和 企業管 理分開 
的 前提下 , 但管 理專業 化卻自 成一格 , 有 異於歐 美式的 管理專 

業 化局面 。 

誰 是海外 華人? 

美國 猶太人 自嘲的 笑話是 —— 誰是猶 太人? 每一個 自以爲 
是猶 太人的 人便是 猶太人 (Whoever thinks he is a Jew is a 
Jew ) 。 同樣地 , 誰是海 外華人 ? 在定 義方面 , 海外華 人是非 



218 



常 難界定 x 。 筆者本 人亦非 研究從 中國移 民到中 國境外 ( 包括 
台 灣和港 、 澳 ) 的學術 理論家 。 因此 , 海外華 人一詞 , 籠統地 
指中國 大陸以 外的華 人或中 國血統 的人士 。 

當然 , 並 非每一 個移居 海外的 華人也 是從商 。 從商 中也並 
非 每一個 都成功 創立一 番事業 。 經 商的範 圍亦非 常廣泛 , 從販 
夫 走卒到 殷商巨 賈也有 。 在這 空泛的 名詞下 , 希 望讀者 原諒筆 
者 用極不 科學化 的名詞 作交代 。 

華商 文化别 具特色 

王 賡武指 出海外 華人經 營商業 , 已出 現了可 以辨認 出的獨 
立形式 , 他 稱爲華 商文化 。 何謂 華商文 化②? ① 華商以 家族爲 
中 心的商 業單位 。 家族成 爲企業 擁有權 的大多 數成員 , 也是企 
業管 理的主 腦人物 。 在 這方面 , 讀者 會毫無 疑問地 觀察到 , 就 
是最 具規模 的華資 商業集 團仍然 是家族 成員佔 有股權 的衆數 。 
同 樣地也 反映到 黃紹倫 ③敎授 指出海 外華人 「愛當 老闆」 的獨特 
性格 。 在這樣 獨特家 族形式 和愛當 老闆的 前提下 , 華商 文化也 
直 接地限 制了企 業管理 階層的 專業化 。 西 方的商 業機構 確定了 
管理階 層的專 業地位 ,連帶 所及, 造 成了商 業管理 成爲大 學商業 

敎 育及商 業碩士 ( MBA ) 作爲晉 身企業 管理的 敲門磚 。 當 
然 , 華資企 業的第 一代從 白手興 家開始 , 到第二 代很多 接班人 
已開 始擁有 西方企 業管理 的學位 和經驗 , 但是 , 華人企 業仍然 
保留着 家族關 係的特 權條件 , 和西 方及日 本企業 聘請毫 無血緣 
關 係的專 業經理 不可同 日而語 。 姑勿論 兩者中 , 那一種 是比較 
優越 的制度 , 但從 歷史角 度來看 , 即使 是在西 方成長 的企業 , 



219 



從 家族控 制的企 業蛻變 成爲衆 人擁有 的企業 , 它 們能夠 大額集 
資和企 業管理 專業化 是必經 的階段 , 譬如 由屈臣 父子創 立萬國 

商 業機器 ( IBM ) 的 公司歷 史可見 一斑④ 。 

缺乏 制度易 生紕漏 j 

② 華人企 業屬於 創業形 ( Entrepreneurial ) , 其 弱點是 
缺乏 制度化 ( Institutionalise 或 Systematise ) 。 從筆 者工作 
的大 型美國 律師行 五年的 工作經 驗和觀 察美國 企業經 營的手 
法 , 很 明顯地 察覺到 美國商 業機構 , 就是 從兩三 個創業 合夥人 
開始 , 他 們的共 同目標 都是企 業化商 業機構 。 譬 如創業 兩三年 
間 , 當 企業略 具雛型 , 便 開始聘 請經理 , 制訂員 工手册 , 考慮 
組 織內部 機構如 何分工 。 反 觀華資 機構很 少創業 人會花 精神在 
這 些短期 內不賺 錢的管 理活動 。 華資機 構開創 人喜歡 獨攬大 
權 , 要 「瓣瓣 都通」 , 從人 事管理 、 生 產理財 、 市 場研究 , 無所 
不能 。 譬如 作者任 職的美 國律師 行在十 數年間 , 由五個 律師擴 
展到成 爲一間 全國性 的二百 名律師 的機構 , 在成長 過程中 , 聘 
請商 業顧問 公司分 析和指 導律師 行擴充 , 而且聘 請一些 非律師 
專業的 會計師 、 經理 、 人事 部經理 , 令 作爲律 師行的 合夥人 
( 即股權 持有人 ) , 放心 集中精 神在專 業發展 , 而律師 行的行 
政管理 則交託 給專業 管理人 員打理 。 這些 程序上 的改進 很有系 
統 。 現在分 佈各城 市二百 名律師 , 五百名 員工的 全國性 律師行 
便有 統一標 準的員 工手册 , 福 利計劃 , 合夥 人的薪 酬計算 , 都 
有文 件稽考 , 而不是 一般華 資中小 型企業 「老 闆一 言堂」 的獨裁 
管理 , 華資機 構靈活 性的內 部組織 , 當 然也有 其長處 和優點 。 

220 



華資 首腦人 物能當 機立斷 , 他的 生意意 念會很 快便變 成現實 , 
有 些生財 機會很 快便會 掌握到 。 其 弊處是 往往一 個人的 錯處便 
誤 了大局 。 反 面來說 , 華資 機構因 爲擁有 股權與 管理人 集於一 
或數身 , 動員資 金行事 很快速 。 

創 業難守 業更難 

譬如 美國律 師行要 增加國 際部門 , 首先要 經過可 行性硏 

究 , 管理 合夥人 委員會 無數會 議討論 , 到 80% 有投票 權的合 
夥人投 票讚成 , 前 後經過 兩三年 光景才 能落實 , 三年前 的機會 
可能 因時間 和地利 的轉變 , 成 爲明日 黃花了 。 

傳統式 的華商 文化硏 究是以 東南亞 華資商 業機構 作爲對 
象⑤ , 這些論 文業書 , 側重 於第一 代移居 海外的 炎黃子 孫作爲 
硏究 目標, 硏究結 論多是 指出華 人創業 , 白 手興家 , 從 事貿易 
( Trading ) , 如何 攏絡英 、 荷殖 民地政 府及獨 立後地 方政府 
權貴從 而致富 。 但 是到了 第二代 , 華資企 業已渡 過了一 般的創 
業期 。 譬如 , 日 本資金 到東南 亞投資 , 爲 了減低 當地人 抗曰情 

緖和容 易滲入 地方經 濟系統 , 很多 已主動 和華資 機構合 

作 。⑥。 

筆者 認爲華 資企業 由於本 身文化 的特質 及地域 的限制 , 西 
方 的管理 專業制 度不可 能全盤 輸入⑦ 。 第一 、 管 理專業 化的先 
決條件 , 是企 業擁有 權的成 員體會 到管理 專業人 員有獨 特貢獻 
的地方 。 而貢 獻並不 只單方 面是增 加盈利 。 因爲 從一間 控制權 
集於 一或數 身的企 業推展 , 到成 爲集資 和有系 統的商 業機構 , 
開 始是會 出現盈 利下降 、 成 本增加 和機構 及內部 文化衝 擊的現 



221 



象。 譬如, 一間只 靠製造 成衣外 銷歐美 的公司 , 積年累 月依靠 
外 國公司 的名牌 , 爲了建 立獨特 的商標 , 在廣吿 及推銷 方面是 
要花 費重金 , 聘 請專業 設計師 和廣吿 商人打 開市場 。 保 守的製 
造 業廠商 不一定 會投資 在這些 無形和 短期沒 有實質 盈利的 投資。 

爭朝 夕也要 爭千秋 

第二 、 擁有 控股權 成員的 敎育水 準上升 , 也 是企業 管理專 
業化的 另一先 決條件 。 敎育 , 一般是 指接受 西方工 、 商業敎 
育 。 在今天 , 經 營生意 商人都 受過中 、 上敎育 , 他們體 會到消 
費者對 產品及 服務日 漸高漲 的需求 , 以 及巿場 國際化 「後 浪推 
前浪」 的境界 , 在 適者生 存的商 業社會 , 企業專 業化成 爲無可 
避免 的進化 新趨勢 。 亞洲國 家的工 、 商業 敎育也 因此而 開始了 
新 的紀元 。 投資在 亞洲的 商業敎 育應該 是一門 不會虧 本的生 

意 ° 

第三 、 華資企 業本身 國際化 , 也斷 定了企 業專門 化的地 
位 。 一間局 限於地 域性的 企業擴 展業務 到海外 , 若 要成功 , 一 
定 要招聘 熟悉國 際和海 外商業 環境的 專業行 政人員 。 透 過這些 
專 業人員 的交流 , 大本營 的股權 控制成 員也漸 漸地受 他們影 
響 。 以 往華資 企業受 到資金 和眼光 所限制 , 但 在今天 , 它們的 
資金 已有充 分擴展 成爲跨 國集團 的水平 , 企業 專業化 招聘人 

才 , 在規 模經濟 ( Economies of Scale ) 上有 了足夠 的能力 。 
譬如 , 一 間只有 100 萬 元收入 的企業 , 斷 不可能 聘請一 個年薪 
20 萬 的主管 , 但是 一間有 1 億 元收入 的企業 , 聘請一 個年薪 20 
萬的主 管便綽 綽有餘 , 順理 成章⑧ 。 



222 



華 資企業 應領悟 到西方 資產擁 有權和 企業管 理分割 的哲學 
基礎 , 從他們 企業管 理專業 化的傳 統學習 其精華 , 而不 是盲目 
地採取 專業化 。 在這個 過程中 , 盈 利受影 響和文 化衝突 在所難 
免。 但是, 一間 健全的 企業不 能徘徊 在創始 人創業 的局面 , 經 
商如逆 水行舟 , 不 進則返 。 管理專 業化最 終是會 帶股權 控制成 
員一 定的經 濟利益 , 這是 不變的 商業生 財道理 。 



註釋 : 

① Wang Gungwu, "China And The Chinese Oversea". Times Academic 
Press. (1991) 。 

② 見 Wang 同上 , 第 10 章 , The Culture of Chinese Merchants 。 

③ Wong Siu-Lun, "Emigrant Entrepreneurs: Shanghai Industrialists in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8) , 第 97 至 104 頁 。 白神義 
夫 (著) ,奕連 ( 編譯 ) 《海外 華人經 營秘訣 一 華 僑商法 100 條》, 
武陵 出版社 ( 1980 ) 。 

④ Thomas J. Watson Jr. & Peter Petre, "Father Son & Co. — My Life 
At IBM And Beyond", Bantham(1990) ° 

⑤ Victor Simpao Limlingan, "The Overseas Chinese in Asean: 
Business Strategies And Management Practices". Vita Development 
Corporation (1986) . 

⑥ Ford S. Worthy, "Keys To Japanese Success In Asia", Fortune, 
October 7, 1991, 157-160. 

⑦ 梁福麟 , 哈佛大 學商學 院的金 漆招牌 , 《信 報財經 月刊》 ' 1991 年 1 月 , 
166 期 ' 79 — 80 。 

⑧ 從 包玉剛 的傳記 , 可 領悟到 他旗下 企業的 家族經 營精神 : Robin 
Hutcheon. "First Sealord - The Life And Work Of Sir Y.K. Pao",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1990)° 亞洲華 人如何 打進北 美企業 ' 參 
考 Michael A. Goldberg, " The Chinese Connection ― Getting Plug- 
ged Into Pacific Real Estate, Trade And Capital Markets". Un- 
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ress (1985) 。 及 Brian Milner, "The 
Hidden Establishment ― The Inside Story Of Canada ' s Inter- 
national Elite", Viking(1991) , 第一至 第三章 ° 



223 



美加 移民創 業經驗 



當一個 三十歲 至五十 歲之間 的香港 人準備 移民美 、加、 澳 
的時候 , 他面對 新環境 的適應 , 應否轉 行的問 題令人 非常頭 
痛 。 但如 果能夠 有心理 的準備 , 應變 就會比 較容易 。 

千 萬不孤 立自己 

首先 , 年齡 是一個 很重要 的因素 。 年 齡愈大 , 適應 能力愈 
低 ; 在 香港愈 有成就 , 適應也 愈困難 。 無他 , 以 前的成 功令你 
時時 回憶過 往的風 光事蹟 , 成了 從新開 始的心 理阻礙 。 到外國 
移民 , 差不多 是要從 頭開始 , 以往建 立和累 積的人 際關係 , 商 
場手法 , 專 業地位 , 通通要 接受重 新估計 。 如果 移民的 人士過 
去沒 有在海 外貿學 或就業 的經驗 , 而他的 圈子只 限於香 港一地 

的人 士關係 , 那就 更慘了 ! 

從 筆者自 己的經 驗和觀 察其他 香港人 移民美 、 加 的感受 , 

有以 下意見 。 



224 



香港 人移民 , 往往 以爲自 己是最 完美的 。 一 到外地 , 很容 
易處處 覺得本 地人不 如自己 。 要消 除這樣 不健康 的心態 , 便要 
積 極參加 本地人 的活動 , 不要 只和其 他新移 民製造 小圈子 , 尤 
其是居 住在華 人聚居 的地方 , 如紐約 、 多 倫多和 溫哥華 。 從不 
斷 地跟本 地人接 觸往來 , 可 令你視 野廣闊 , 明 白他人 的處境 , 
在就業 和經商 中就會 增添很 多無形 的影響 。 以筆 者爲例 , 筆者 
移 民到美 國加州 , 報名上 一個美 國稅法 碩士晚 間課程 , 結識了 
很多執 業律師 , 透 過他們 的推薦 , 介紹 , 認識 了法律 界的運 
作 , 找 工作也 就容易 起來了 。 

到外 國移民 , 最大問 題是就 業選擇 。 因爲以 前自己 在香港 
的學歷 、 資歷 、 專 業資格 , 經驗可 能不被 或只被 作有限 度的承 
認 。 就是獲 得承認 , 也要再 考本地 專業試 。 在找 職位時 , 因爲 
沒有本 地專業 人士寫 推薦書 , 僱主沒 有可靠 的資料 , 明 瞭你的 

本領 、 背景 , 不敢冒 險錄用 。 以筆 者爲例 , 僥 倖地以 前從硏 
究 、 投稿 美國法 律刊物 , 認識 了一批 美國法 律敎授 , 僱 主從他 
們口中 的評語 和筆者 的著作 , 開始對 筆者考 慮錄用 , 才 能夠得 
到 敲門磚 。 有 了第一 份工作 , 再找 更佳的 職位容 易多了 。 

有些香 港人移 民海外 , 準備加 入和以 前在香 港幹的 徹底的 
不同 的行業 。 筆者不 贊同這 樣的轉 行選擇 。 相反地 , 應 該盡可 
能 在環境 許可下 立志重 操故業 , 就是不 能辦到 , 也要找 尋一份 
和以前 故業相 似的行 業工作 。 筆者的 一位同 學舊友 , 在 香港是 
政務官 , 出掌香 港政府 副金融 司高位 , 移民 加拿大 多倫多 , 很 
容易 找到了 一份股 票經紀 的職位 , 很快便 適應加 拿大的 生活方 
式了 。 

其次 , 筆 者不主 張新移 民一到 貴境便 買生意 , 立 刻當老 



225 



闆 。 第一 , 在新 環境冒 險投資 , 很 容易血 本無歸 。 從當 僱員開 
始 , 借 助本地 人給與 的經驗 , 比較實 際可行 。 因 爲在一 個新社 
會 環境中 , 要 學會商 業運作 , 積極 地吸收 新知識 , 建立 人際關 

係, 要三、 四年 才定: F 基礎 。 第二 , 從就 業當中 , 可觀 自己是 
否 是適合 當老闆 的人才 , 因爲透 過工作 , 自知 並非老 闆人選 , 
繼續安 份地做 「打 工仔」 , 在海外 也非英 雄無用 武之地 。 

' 向 「太 空人」 進一言 

筆者認 識無數 美加新 移民中 , 最値得 可惜的 是以前 在香港 
風光 一時的 專業人 , 移民美 加之後 , 徘徊 在應否 在新環 境立根 
與 回港就 業的兩 頭不到 岸的十 字路口 。 終日游 手好閒 , 無所事 
事 , 浪費 了寶貴 的靑春 。 有一 位在香 港幹得 很成功 的律師 , 移 
民 加國後 , 向 筆者大 吐苦水 , 他 說每天 起床後 , 不知應 否換睡 
衣好 。 他整 天除了 去飮茶 看中文 報紙外 , 沒 有工作 。 他 才三十 
餘歲 , 這樣地 浪費了 三年寶 貴人生 ! 

以 上所講 , 筆者 以爲是 決定長 居海外 的新移 民應該 考慮應 
用的生 存之道 。 就是當 「太 空人」 的 移民也 應該向 新的社 會增加 
認識 。 

譬如參 加大學 校外課 程進修 , 一有機 會要爭 取考取 專業資 
格, 不論薪 金高低 也要到 有關行 業上班 ,或在 社團慈 善機構 
當義工 。 「太 空人」 的子女 如在外 地立根 , 而當 父母的 不能適 
應 , 不 明白子 女的生 活及讀 書環境 , 將來 代溝難 以修補 , 不能 
建立父 、 母 與子女 的溝通 , 後 患無窮 。 

筆者從 參加兒 子的壘 球比賽 , 認 識了各 行各業 的父親 , 在 



226 



專 業發展 中有很 大幫助 , 無形地 建立了 社會人 際關係 。 正如以 
往 , 作者不 計酬勞 的投稿 美國法 律刊物 , 結果認 識了不 少法律 
敎授 , 令筆 者尋找 工作時 , 有 了些權 威性的 推薦人 , 都 是意料 
不到的 。 

香港新 移民切 記在香 港每分 鐘賺錢 的心態 , 在海外 要重新 

醒覺 , 港式 榲銀至 上的觀 念絕非 是無往 不利的 人生觀 ! 



227 



從 製造業 蛻變爲 服務性 
行 業的商 業策略 



服務性 行業的 重要性 是在產 品 上 添加價 値 

( Value-added ) 。 簡 單來說 , 是將產 品包裝 、 技術改 良或透 
過 廣吿宣 傳去推 廣銷路 , 打開國 際巿場 。 再複雜 和無形 的是法 
律服務 、 會計 、 保險 、 金融 、 股票 等行業 。 香 港的現 在和將 
來 , 是替 中國提 供服務 性行業 的中心 。 香港再 不可走 回頭路 , 
回到 廉價勞 工製造 生產的 舊路上 。 在 這蛻變 過程中 , 商 業策略 
一定要 隨着環 境變遷 , 而更而 競爭性 。 

策 略轉變 的重點 應放在 ①高級 技術人 才培訓 ; ②增 加後勤 
力 量 ( Logistics Capabilities ) ;及③ 厚植知 識基地 

( Knowledge bases ) 。 試舉 例說明 , 在 出口服 務方面 , 香港 
可成爲 時裝設 計中心 , 因爲 憑着香 港和外 界長期 的接觸 , 在時 
裝 潮流上 下苦功 , 仿傚 外國新 穎設計 , 改 良產品 , 自 創一格 , 
以配 合中國 大陸及 亞洲其 他較低 成本的 生產地 , 成爲時 裝界設 
計 服務行 業中心 , 比 較上繼 續和低 廉工資 生產地 競爭更 符合生 
存 之道。 



228 



要配 合轉變 , 香港 廠商應 放棄以 往側重 攻佔市 場部分 

( market share ) 的觀念 , 改而 關注加 値服務 的技術 性提高 。 
再舉例 , 當賣 出一個 成功的 服裝設 計圖樣 , 已比 生產一 萬件毛 
衣的 盈利多 的時候 , 何必再 理會多 少毛衣 的生產 。 服務 性行業 
的 優越性 是貴精 不貴多 。 

信用 卡公司 Visa 和 Master 盈 利過億 , 它 們賺錢 是靠擁 
有 大量客 戶根基 , 分 銷網和 巿場學 推廣而 完全不 是靠整 理客戶 
月費單 。 事實上 , Visa 和 Master 卡公司 整理客 戶月費 單的工 
作 是判給 它們的 死對頭 American Express 處理的 。 

美國 大公司 , 高盈利 的服務 , 如銀行 的投資 部門位 於租金 
昂貴的 大都會 , 然而一 般後勤 性操作 , 不用和 客戶交 往的部 
門 , 已 到偏僻 的地區 。 這等 於沒有 生意人 會在中 環開貨 倉是同 
一道理 。 相反地 , 如 果策略 不改變 , 經營 機構仍 然繼續 留戀將 
被淘 汰的生 產部門 , 或不將 這些可 用較低 成本取 代的生 產部門 
出讓 或外遷 , 整個 公司很 容易固 步自封 , 不 求進取 。 

在 商言商 , 商 業策略 中有一 條金科 玉律是 —— 「和 你最相 
似 的勁敵 , 就 是你最 致命的 敵人」 。 所 謂同行 如敵國 。 若香港 
能夠成 功地擺 脫低成 本生產 的行列 , 中國 大陸應 該是香 港最可 
靠的 經濟合 作夥伴 。 無 論一國 兩制是 否實行 , 一 個地區 的經濟 
基石 ( Infrastructure ) 並不是 一朝一 夕可以 代替的 , 譬如紐 
約是美 洲的金 融中心 , 有 累積了 數十年 的人才 和經驗 , 舉世無 
雙 。 香港 要繼續 維持地 區服務 性行業 的優勢 , 實 有賴於 商業策 
略 上不斷 的警覺 , 它的 地位才 可以不 被取代 。 

轉變才 是永恒 。 例如香 港可以 成爲中 國的通 訊後勤 。 現在 
差 不多所 有對亞 洲有認 識的美 國公司 , 也 懂得若 要進攻 中國大 



229 



陸巿 場就一 定要到 香港開 辦事處 。 

理由 很簡單 , 以筆 者爲例 , 和客戶 通電話 , 交 換訊息 , 打 
電話 到北京 , 十 次有九 次不通 , 但打 到香港 , 卻不用 五秒鐘 , 
其 他的更 不用說 , 事實勝 於雄辯 。 

靠亞洲 聯繫的 商業界 , 正 如筆者 , 深知香 港正面 臨大變 , 
但 衷心希 望香港 不斷欣 欣向榮 , 一 潭死水 的香港 對任何 人都沒 
有 好處。 



230 



服 務性行 業的商 業策略 



在 適者生 存的大 前提下 , 服 務性行 業現已 明白到 , 專業至 
上的 傳統作 業手法 , 已不 可以順 應潮流 ; 在商業 策略上 , 他們 
也須採 取重大 的轉變 。 

十年 前律師 、 會計師 、 建築師 等根本 不會想 像到要 開設生 

意發 展部門 ( Business Development Department ) 0 現在 
差不多 具規模 的服務 性機構 , 已大舉 設置這 樣特別 的部門 。 

同樣 的行業 , 有 些企業 業務蒸 蒸日上 , 有 些則每 況愈下 , 
何解? 同樣 地是出 售訊息 的公司 , 如路 透社和 美聯社 , 前者是 
跨國性 盈利最 高企業 , 而美聯 社則年 年虧本 , 想 賣出而 市場無 
買家 。 原因是 路透社 看準了 新趨勢 , 用重 金購買 訊息的 公司是 
金 融界從 業員而 非傳統 的報社 。 於是 創立金 融訊息 電腦網 , 將 
全 球股票 、 期貨 、 金融巿 場資料 , 以最高 速度傳 送給金 融從業 
員 , 創世 界先河 , 抛 離同業 , 成爲 最成功 、 盈利 最高的 訊息販 
賣企業 , 在商業 策略上 是罕見 的創舉 。 

服務 性行業 對商業 策略的 認識一 般是後 知後覺 。 服 務性行 



231 



業 從業員 受敎育 期較長 , 因此自 以爲有 了技術 和經驗 , 顧客自 
然慕 名而來 。 加上傳 統的服 務性行 業公會 對登廣 I 、 作宣傳 , 
都認 爲是不 符合專 業道德 , 加 以禁止 , 結 果是普 遍缺乏 生意常 

識 ° 

有 需要才 有發明 , 現在 服務性 公會採 取開明 的態度 , 認識 
到公 開宣傳 , 只 不要誤 導公衆 , 亦是無 可厚非 。 

服務性 行業的 最大轉 變是在 企業內 「交替 銷售」 (Cross- 
selling ) 。 最明 顯的例 子是大 型會計 事務所 , 從 傳統的 服務如 
核數 ( Audit ) 、 稅 務會計 , 擴 大到商 業顧問 、 獵頭 、 物業估 
價 、 電 腦諮詢 、 可行 性硏究 、 市 場調査 、 公 共關係 、 政 府游說 
( Lobbying ) 、 僱員薪 俸顧問 、 擔 任商業 訴訟專 家證人 , 不 
勝枚舉 。 顧客一 有難題 , 會 計事務 所可動 員企業 內任何 部門提 
供服務 , 簡 稱是企 業內交 替銷售 。 

傳統的 服務性 行業和 客戶的 關係是 不用討 價還價 。 但是巿 
場競爭 , 客 戶不再 像以前 般忠心 。 現在顧 客要不 同服務 性企業 
分 別投標 討生意 , 價 低者得 , 出售服 務和賣 「漢 堡飽」 沒有大 
分別 。 從 業員以 往只求 專業水 準保持 , 便可安 逸度日 。 現在要 
懂得顧 客心理 , 接受淘 汰的殘 酷現實 。 加上企 業中不 盈利的 
部門 , 要大 量裁員 , 從業員 很關注 所負責 的部門 是否順 應市場 
需求 。 否則 , 爲了 避免裁 員便要 學習新 的技術 和知識 , 迎合新 
的轉變 。 例如 , 現在美 國執業 的律師 五十歲 以下者 , 百 分之六 
十懂得 電腦文 件操作 , 以 前靠秘 書輔助 , 現在已 轉爲律 師自己 
整 理文件 。 沒有電 腦文件 操作知 識已不 能生存 。 

專業行 業商業 化是否 令專業 道德水 準下降 ? 這個問 題頗複 
雜。 譬如, 現在美 國的醫 療保健 制度下 , 病人只 可以向 醫療保 

232 



險 公司指 定的醫 生求診 , 醫生 診斷後 , 如 果要採 用某些 未經保 
險 公司預 先批准 的藥品 或手術 , 要 向保險 公司申 請批准 , 否則 
保 險公司 不付費 用給診 症醫生 。 傳統 的醫者 父母心 , 變 爲保險 
公司 操縱醫 生對病 人治病 的態度 。 用同樣 的解釋 , 服務 性行業 
向商 業低頭 , 當然 造成許 多令人 消費者 不滿意 的地方 , 如醫生 
施藥 , 根據 是保險 公司做 生意原 則的成 本分析 , 而不是 對病人 
用 最適合 的治療 , 病人對 醫生的 尊敬和 依賴必 然大減 , 於是病 
人控訴 醫生誤 醫的個 案遞增 , 醫療 成本相 應上升 , 羊毛 出自羊 
身上 , 賺錢的 還是保 險公司 和律師 。 



233 



畢菲 特的投 資策略 



畢菲特 ( Warren Buffet ) 在華 爾街稱 雄稱霸 , 是 所羅門 
投資公 司董事 局主席 , 他策 劃主理 的股票 ( Berkshire 
Hathaway ) 價格只 上不落 , 每 股面額 超過一 千美元 , 而辦事 
處則設 在連五 十萬人 口也不 到的美 國中部 小城市 奧馬哈 。 

他 的辦公 室只有 一個舊 式電話 , 連電腦 、 股 票熒光 報價機 
也 不安裝 。 他的 財產超 過數十 億美元 , 但 每年薪 金只得 十萬美 
元 。 他自 奉儉約 , 住的房 子三十 年不變 , 買 時値五 萬美元 , 現已 
增値 至三十 萬美元 , 除擁 有公司 的私人 飛機方 面出差 公幹外 , 
連 私人汽 車也是 用了五 、 六年的 舊房車 。 

畢菲 特的投 資策略 有別於 其他投 資大戶 。 他 買公司 不買股 
票見稱 。 當他 認爲要 買某公 司股票 , 便重 槌出擊 , 一買 便是以 
億 美元計 。 買下股 票便不 易出貨 。 雖然他 成爲被 他購買 股票的 
公司 大股東 , 有權 出席董 事局說 三道四 , 但他從 來不直 接干預 
或參 與該公 司的商 業決策 , 完全 尊重和 信賴管 理人員 的經營 。 

他 選擇投 資項目 極爲注 重該公 司的管 理階層 的經營 手法和 



234 



市 場配合 。 譬 如他持 有上漲 神速的 可口可 樂股票 , 因 爲可口 
可 樂代表 美國企 業精神 , 全 球產量 和飮用 人數無 法估計 。 但是 
他亦 投資小 型而盈 利高的 小企業 , 譬如他 收購了 和他熟 悉的小 
城 鎭中的 一間傢 私公司 , 因 爲該公 司主管 的老婆 婆待客 無微不 
至 , 人 生哲學 和畢菲 特一樣 , 勤 儉持家 。 

他 選擇合 夥人亦 是貴精 不貴多 。 他的 終生拍 檔是一 個洛杉 
磯律師 , 擁有 一份加 州律師 每日必 讀的報 章和一 家只有 一間總 
行 和一間 分行的 小銀行 。 畢 菲特生 活淸苦 , 亦 有異於 其他首 
富 , 他 的娛樂 是閱讀 上市公 司年報 , 看棒球 賽和吃 漢堡包 。 他 
喜愛 吃的雪 糕牌子 的公司 , 他也是 大股東 。 

他賺 錢以自 娛爲目 的而信 譽超卓 。 所 羅門投 資公司 三年前 
爆 出證券 界醜聞 , 董 事局主 席辭職 , 畢菲 特是證 監會可 接受的 
繼任人 , 因 爲他在 行內德 高望重 , 所羅 門投資 公司別 無他法 , 
唯 有就犯 , 三 顧草蘆 , 請 他老人 家出掌 所羅門 。 

同文林 行止批 評香港 上巿公 司年報 「行 貨」 , 曾以畢 菲特的 

Berkshire Hathaway 年報 作比較 。 畢 菲特寫 年報亦 是一絕 。 
他以第 一身直 敍方法 , 以鄰 居老頭 子敎仔 的語調 , 語重 心長地 
寫出他 對股票 的表現 和前瞻 , 字 字珠璣 , 是投資 界文學 中的韓 
愈 , 讀者有 意可向 畢菲特 的股票 公司索 取觀摩 。 



235 



美國 亞洲通 的轉軚 



在美國 硏究亞 洲政治 、 經濟是 「來來 去去都 是一小 撮人」 , 
他們 影響美 國國策 亦是非 常深遠 。 譬如在 參衆兩 院外交 事務委 
員 會的香 港政策 法案的 聽證會 , 數名硏 究中國 的學者 ( 如哈丁 
博士 ) , 能 夠左右 對亞洲 孤漏寡 聞政客 的視聽 和觀點 。 

傳統上 , 美 國的價 値觀被 視爲無 可懈擊 。 但 是近期 在美國 
輿 論上佔 盡領導 地位的 報章如 《紐約 時報》 , 《華 盛頓郵 報》, 《洛 

杉磯 時報》 的主稿 評論文 章( Op-ed Page Articles ) 中, 可窺 
察到 「亞 洲通」 正在逐 漸轉軚 。 

首先 , 美 國要向 經濟利 益低頭 。 東亞 各國的 驕人經 濟發展 
使美國 朝野及 商界刮 目相看 。 美國 素以英 美式民 主自由 作爲經 
濟繁 榮的直 接因素 。 市場 主義和 經濟繁 榮是一 人一票 , 兩黨政 
治的當 然產品 。但是 日本、 南韓、 台灣、 星加坡 和馬來 西亞的 
經濟神 速發展 , 而這 些國家 奉行的 政治體 系是典 型的、 仁 慈的、 
獨 裁主義 和指導 性的經 濟方針 。 在 短短十 數年間 , 每年 經濟增 
長在兩 位數字 。正 如美國 「亞 洲通」 占士 • 法魯士 ( James 



236 



Fallows ) ① 在近著 中指出 : 爲何 菲律賓 在第二 次世界 大戰後 
是美式 民主國 家竟然 經濟落 後到只 可以比 較緬甸 還富有 一點的 
赤 貧國家 ? 反 而在韓 戰後被 差不多 完全化 爲烏有 的韓國 和第二 
次大戰 戰敗國 日本迎 頭趕上 , 成經濟 強國? 美國 「亞 洲通」 懷疑 
美 國式的 政治體 制是否 放諸四 海皆準 。 

第二 , 隨 著亞洲 經濟欣 欣向榮 , 亞洲 的政治 領導階 層也相 
繼批 評西方 政治的 不協調 , 加上西 方經濟 不景氣 , 相互 比較之 
下 , 不 能動輒 以高姿 態反擊 , 譬 如星加 坡深資 李光耀 , 馬來西 
亞 總理馬 克蒂便 以評擊 西方社 會弊端 爲己任 。 連這些 「芝 蔴綠 
豆」 的小國 也義正 厲辭責 罵美國 , 何況在 年年開 會解決 貿差不 
得 要領的 東洋國 —— 日本 。 因爲 「亞 洲通」 要密切 留意亞 洲的輿 
論發展 , 在 專業上 他們更 加倍留 意和同 情這些 抨擊者 的論點 。 

在這樣 新形勢 發展下 , 對依靠 西方民 主輿論 作後盾 的香港 
民 主派非 常不利 。 如 彭定康 獨樹一 幟的民 主衞士 , 他的 聲音會 
被 其他亞 洲政治 家的雷 聲掩蔽 , 認 爲彭督 將西敏 寺式政 治模式 
加 諸亞洲 人身上 , 再 加上外 圍中國 的壓力 , 和向 中國投 懷送抱 
的 香港商 人杯葛 和反對 聲音下 , 民 主派不 會得到 影響美 國亞洲 
國策的 「亞 洲通」 的 共鳴。 

一般 美國政 壇人物 , 對 亞洲的 認識非 常皮毛 , 他們 的職業 
通病是 , 正如已 故尼克 遜說要 拼命競 選連任 , 其 他一切 是不重 
要 。 而專業 美國外 交家的 職責是 保障國 家利益 。 香港民 主派倘 
若不 能將他 們的號 召力和 美國國 策掛鈎 , 而中國 在美國 眼中的 
經 濟利益 增加中 , 民主 派是英 雄無用 武之地 。 

美國 「亞 洲通」 之中 , 也是派 別分歧 , 沒有共 同聲音 。 他們 
爲 了生存 也要向 政壇權 貴爭寵 。 爲 了他們 的利益 , 不可 能和亞 

237 



洲任 何利益 集團共 策良謀 。 香港民 主派要 拉攏他 們亦非 容易之 
事。 反之, 有財力 的亞洲 商人更 容易用 「銀 彈」 政策 , 在 美國收 
買輿論 。 譬如 去任的 國務卿 基辛格 便可以 重金待 聘替利 益集團 
奔 走當信 差和投 石問路 , 更 可寫些 權威性 文章刊 登在公 衆注目 

的報章 , 影響公 衆輿論 。 



註釋 : 

① James Fallows 的 近著是 LOOKING AT THE SUN— THE RISE OF 
THE NEW ASIA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SYSTEM, 
PANTHEON BOOKS, 1994. 



238 



投資 界奇才 

—— 譚寳 屯爵士 



約翰 • 譚寶 屯爵士 ( Sir John Templeton ) 是跨 國證券 
投資 的巨人 , 在行業 內他簡 直是呼 風喚雨 , 譚寶 屯基金 亦是家 
傳戶曉 , 一 金風行 。 譚寶 屯的一 生亦有 異常人 , 値 得推崇 。 

譚寶屯 本來是 美國人 , 但 是因爲 崇尙英 國文化 , 放 棄美籍 
轉 入英籍 。 更 因他行 善最樂 , 被 英廷封 爲爵士 。 他居住 在巴哈 
馬羣 島的自 建堡壘 , 遠離華 爾街金 融中心 。 他 在傳記 中透露 , 
靑年 時期曾 在華爾 街當股 票經紀 , 但是討 厭華爾 街銅臭 式的生 

活方式 , 從事 證券行 業一定 要在成 長期間 , 在 華爾街 活躍紮 
職 , 在行 業上逐 步建立 聲譽後 , 便可返 隱深山 , 仍然居 領導地 
位 。 譚 寶屯以 巨款捐 贈宗敎 、 學 術機構 , 譬 如筆者 母校牛 津大學 
的譚 寶屯學 院專門 訓練工 商管理 研究生 , 便是 由譚寶 屯捐贈 。 
譚寶 屯對投 資有四 大秘訣 。 

① 節儉者 最終是 會擁有 揮霍者 的一切 。 這道 理可從 個人推 
廣 到國家 。 譚寶屯 的哲理 和中國 人修身 、 齊家 、 治國 、 平天下 
的 名訓不 謀而合 。 用簡 單的數 學解釋 , 一 個靠貸 款樓價 百分之 



239 



九十 的買家 , 倘若歸 還期是 三十年 , 他付 出的利 息是樓 價的兩 
倍 。 譚寶 屯奉勸 世人切 勿借錢 買股票 , 或 借錢炒 「孖 展」 。 同 
樣 , 倘 若借錢 擴充生 意過度 , 亦會 招致破 產或債 台高築 。 投資 
如處世 , 量 入爲出 , 節 儉持家 。 譚寶 屯亦以 身作則 。 

② 衆 人皆醉 我獨醒 。 當十個 股票經 紀向你 推薦同 樣的股 
票 , 不 要買它 , 因爲該 股票價 錢已是 太高了 。 若 要在證 券巿場 
出 奇制勝 , 要和羣 衆隔離 , 人 棄我取 , 人 取我棄 。 選擇 購買股 

票 , 依 靠共識 ( Consensus ) 最 不可取 。 

③ 在極 度悲觀 時入貨 , 在瘋 狂樂觀 時出貨 。 這道理 是和人 
性背 道而行 。 牛市 通常是 在最意 料不到 的時刻 中出現 。 在證券 
市 場上慘 遭巨大 重創的 股民是 那些在 最極度 樂觀時 入貨者 ° 

©所 有資產 的擁有 都帶有 危險性 , 尤其 是現金 。 自 以爲最 
安全 擁有現 金的人 最愚笨 。 因爲 不同資 產皆有 危險性 , 最重要 
是將危 險性平 均分佈 。 分佈要 跨國和 擁有不 同資產 , 而 以衡量 
不 同危險 性作出 投資在 不同國 度及地 域的不 同財產 , 是 最明智 
的投 資策略 。 香 港投資 者切記 。 

譚寶屯 從事投 資行五 十三年 , 永 不言休 , 愈 戰愈勇 , 雖然 
醉 臥沙場 君莫笑 , 古 來征戰 幾人回 , 投資證 券難免 陣中亡 ° 但 
是以譚 寶屯久 歷沙場 , 仍然 是泰斗 , 除了 他獨具 慧眼外 , 是他 
勤儉修 身自重 最値得 我輩股 民學習 。 不要 在股票 中獲巨 利便魚 
翅撈飯 , 一 擲千金 , 酒 色財氣 。 必須心 平氣和 , 處 之泰然 , 才 
是 長勝軍 的秘訣 。 



240 



隱藏的 當權派 



「隱 藏的 當權派 : 加拿大 國際商 業精英 內幕」 一書 , 對香港 

讀 者來說 很具參 考價値 。 作者 是加拿 大多倫 多郵報 ( The 
Globe and Mail ) 的深資 商業專 欄作家 米拿爾 ( Brian 
Milner ) 。 全書 分十章 , 差不多 一半篇 幅論敍 述香港 富豪投 
資加拿 大地產 及其他 商業活 動的來 龍去脈 。 

要 正確和 客觀地 報導亞 洲富豪 的經商 致富之 道和資 產分佈 
並 非易事 , 作者 也深深 體會到 「吃閉 門羹」 、 「無可 奉吿」 、 「不 
覆 電話」 之痛 , 但從 各方面 的打聽 和推敲 , 也可 看到香 港資金 
流 入加拿 大的一 鱗半爪 。 

文 章內容 側重於 以採訪 形式收 集資料 , 跟一 些專寫 富豪起 
家的 本地作 家比較 , 米拿爾 顯得較 有深度 。 不過 , 以名 記者身 
份寫這 樣水準 的文章 , 通常是 言傳多 分析少 。 

當然 , 香港資 金流入 加拿大 , 不離 1997 走 資派外 溜等因 
素 , 這 些都是 港人耳 熟能詳 , 已 不是新 的題目 。 但是其 中可圈 
可點的 地方也 有不少 , 如報 道丁謂 ( James Ting ) 如 何跟香 



241 



港巨富 聯手購 入加拿 大註册 , 而在 香港上 市的善 美電腦 

( Semi-Tech ) (佔 了書 中整整 一章) ,介紹 了很多 內幕資 
料 , 頗 有見地 。 譬如 , 加拿 大安全 情報局 ( Canadian Se- 
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 , 簡稱 CSIS ) 對善美 電腦在 1988 
收購 另一加 拿大訊 息公司 Datacrown 表 示關注 ( 見書 24 至 25 
頁) ,甚具 政治警 惕性。 

海 外人士 大量投 資加拿 大物業 , 引起 當地人 的關注 , 理所 
當然 。 這也 是此書 引發讀 者興趣 的地方 。 這書除 了主要 談及香 
港 資金外 , 也提 及日本 、 伊朗 、 歐洲資 金流入 加拿大 的情況 , 
但是 , 香港 讀者的 焦點仍 然會放 在香港 資金流 入加拿 大這一 
點 。 亞洲人 , 特別是 香港和 台灣人 到加拿 大投資 , 鮮有 用高姿 
態出現 。 他 們多與 其他從 香港較 先移民 的親戚 、 朋 友聯營 , 如 
書中 提到的 Dr. Alex Chan 與 香港羅 氏家族 ( 第二章 ) 聯手 
在多 倫多發 展地產 , 便 是一個 很典型 的例子 。 但是 , 比 較開明 
的 香港移 民投資 目標已 走向加 拿大化 , 譬如公 司改名 , 多不採 
用太 族裔化 的名稱 : 香港移 民名流 自組多 倫多高 級會所 —— 文 
華會所 ( Mandarin Club ) , 連歐裔 加拿大 人也樂 意參加 , 
表 現出亞 洲資金 的確能 使加拿 大有地 位的人 士垂涎 。 至 於亞洲 
移民 能否厠 身加拿 大的上 流社會 , 仍然要 靠第二 代移民 子女的 
努力。 

在 北美洲 , 積 累資金 多採用 企業化 和多元 化的經 營方法 。 
如用返 休基金 ( Pension Fund ) 形 式集資 , 發 展城市 辦公大 
樓 , 有 別於亞 洲資金 以個人 和家族 式的集 資發展 , 亞洲 的投資 
只局 限在購 買公寓 , 一 兩幢大 厦爲主 , 當 然善美 電腦的 企業經 
營手法 是很例 外的個 別情況 。 雖然 , 這本 書讀者 封象是 加拿大 



242 



人士 , 但 相信對 投資加 拿大地 產的亞 洲富人 , 也會愛 不釋手 。 
目睹 「鄕 里」 在彼邦 也能呼 風喚雨 , 有舉 足輕重 的成就 。 讀者不 
妨拿 來一讀 。 



243 



美國企 業擴展 
亞 洲業務 的缺失 



對以 歐洲文 化爲主 流的美 國來說 , 懂得東 方文化 、 社會 、 
習俗 、 語言 的人才 並不多 。 譬如 , 在 美國中 小學學 習外語 , 首 
選 還是法 文或西 班牙語 。 能夠自 少年時 代學習 中文的 美國人 , 
除非 是亞裔 新移民 , 絕 無僅有 。 加 上中文 並非屬 於西歐 拉丁或 
德國日 耳曼語 言系統 , 學 中文更 非易事 , 寫作 閱讀難 上加難 。 

故此 , 學 習中文 , 在美國 , 差不多 全部是 從上大 學才開 
始 。 從 大學修 讀中文 , 而能夠 流利書 寫和講 中文者 , 寥寥可 
數 。 一 般而言 , 美國以 作爲外 來移民 的大溶 爐爲榮 , 但 是美國 
人 對外國 事物主 動認識 興趣不 大濃厚 , 加上本 國銷售 市場龐 
大 , 搞 跨國貿 易更沒 有興趣 。 因此 , 準備 以專業 從事中 國貿易 
者鳳 毛麟角 。 

筆者在 執業時 , 接觸 到不少 有志從 事中美 貿易的 專業人 
士 , 有以下 的分類 。 ① 美國生 意人很 多認爲 只要產 品優良 , 自 
然 有市場 , 往往 忽略了 外國文 化因素 。 ② 他們以 爲全世 界都以 
美國 爲中心 。 作者碰 到一些 連一句 中文也 不懂的 美國人 或對亞 



244 



洲 略懂皮 毛而自 稱專家 的美國 亞洲通 ° 很奇怪 , 他們仍 然有很 
多 跨國公 司重金 聘請作 「顧 問」 、 「專 家」 或出 任高職 。何解 ?首 
先 , 美國大 公司崇 尙文憑 , 如得到 名牌長 春滕大 學亞洲 研究碩 
士或以 上學位 , 另 眼相看 ° 在美 國主流 大學中 , 敎授 亞洲專 
科 , 除 了少數 亞洲人 在美國 留學後 留任外 , 大部分 是白人 , 而 
補充他 們語文 的不足 , 他們聘 請爲下 屬的硏 究助理 , 翻譯人 
員 , 則全部 是從中 國或台 灣到美 國留學 的學生 , 只 問耕耘 , 沒 
有收獲 。 原 因何在 , 因爲 這些外 國勞工 , 英語 溝通能 力比較 

弱 。 在表達 ( Presentation ) 方面吃 了大虧 。 同樣地 , 大公司 
聘 請顧問 , 不管 你閣下 中文水 準高低 , 只 要你能 夠給聘 請機構 
有信心 , 他就 認爲你 可以勝 任愉快 , 完全是 瞎子帶 領瞎子 ° 亞 
洲人比 較謙虛 , 不 懂得自 我誇大 , 自 圓其說 , 討 得領導 階層重 
用 。 筆者知 道有一 間美國 最大的 化工廠 , 在公司 內部甄 選懂華 
語 人士到 中國辦 理合資 經營主 管事務 , 公司 員工有 數萬計 , 只 
有 三名在 一九五 〇 年 代從台 灣移民 留學的 科學家 懂中文 , 年紀 
大約 六十歲 , 也要長 途跋涉 , 出 掌中外 合資工 廠主管 ° 爲何美 
資公司 不到香 港找尋 有眞正 從事中 國貿易 人材呢 ? 美國 公司找 
尋主管 , 以 美國人 爲首選 。 筆者認 識一個 在法律 界很負 盛名的 
華 裔敎授 , 他七 歲從中 國移民 到美國 , 對美國 台灣關 係法是 
權威 , 但 是當美 國國會 聽證有 關美台 關係時 , 他沒有 被諮詢 , 
因 爲他的 背景不 能令決 策當權 人士安 心依賴 他作客 觀分析 ° 同 
樣地 , 從中國 到美國 留學而 對中國 認識豐 富人士 , 未必 有機會 
給 美國大 公司選 派作爲 出掌中 美貿易 決策人 。 他們作 爲副手 
可以 , 當作主 舵則難 。 生 意愈大 , 美 國利益 愈要緊 , 他 們機會 
愈少。 



245 



第二 , 筆者 碰到很 多從中 國到美 國留學 , 攻 讀法律 的年靑 
畢業生 , 他 們沒有 被從事 中國貿 易的大 律師行 , 金融行 業或銀 
行聘用 , 反而 是有中 國關係 的比較 年長的 , 沒有 法律或 專業訓 
練 的中國 老幹部 得垂靑 , 原因 很簡單 , 因 爲這類 人士有 「背 景」 
或 「後 台」 , 可拉 攏關係 , 走後門 。 到 中國找 尋機會 , 專 門知識 
其次 , 一切以 人事關 係爲首 。 美 國大公 司也開 始懂得 這一套 。 

隨着 一九九 七來臨 , 香港變 成中國 的特別 行政區 , 香港專 
業 人士對 中國經 商貿易 經驗日 漸增加 , 但 是歐美 公司到 中國經 
商 也顧慮 到他們 這些人 才對外 資公司 是否忠 誠的關 鍵問題 。 在 
選擇代 表美資 公司到 海外充 任主管 , 仍然以 美國人 爲依歸 , 人 
同此心 , 心 同此理 。 



246 



投 資怪傑 一 索羅斯 



佐治 • 索羅斯 ( George Soros ) 是歐 美公司 公認的 金融界 
鬼才 , 他以 炒賣外 滙貨幣 , 屢 出奇招 , 左右 貨幣巿 場致富 , 而 
索羅 斯其人 背景亦 不尋常 , 他的投 資決定 是根據 他一套 的哲學 
思 想進行 ( 見著作 —— The Alchemy of Finance —— 財 經鍊金 
術 ) 。 

爲何 中英在 政制爭 拗不下 , 反而 恒生指 數反方 向而行 , 不 
落反升 。 這樣反 常的金 融現象 可用索 羅斯理 論解釋 。 

索羅斯 的獨特 見解有 兩部分 —— ①金 融巿場 的走勢 並非和 
現實 社會所 發生的 動態完 全脗合 : ②投資 的決定 會斷定 社會發 
生 動向的 走勢。 

一件本 來沒有 價値的 抵押品 , 往往因 爲銀行 接受它 作抵押 
而貸款 , 便造 成這件 沒有價 値的產 業變成 有價値 。 金融 投資不 
是科 學硏究 , 科學研 究是找 尋眞理 , 而投 資學目 的只是 爭取運 
作成功 ( Operational Success ) . 

從香 港一九 九七命 運來看 , 以 外界事 件的發 展來作 常理推 



247 



測 , 一 個資本 主義的 小個體 要接受 一個社 會主義 的大個 體融爲 
一體 , 在客觀 分析下 , 成功機 會是未 知之數 。 加 上出現 中英在 
香港 政制爭 持不下 的局面 , 香 港金融 市場應 該是滑 行下瀉 , 但 

事 實上在 1993 年金融 市場竟 然反方 向而行 , 節 節上升 。 證明 
索 羅斯的 第一點 是正確 。 

同樣地 因爲市 場投資 認定價 値所在 , 亦因此 而造成 將來香 
港發 生事件 的動向 。 

活用哲 學原理 作出投 資決定 

一般 從事金 融貿易 行業者 , 鮮 見在高 深哲學 理論解 釋投資 
決定 , 索羅斯 是鮮見 的理論 實踐家 。 索羅 斯自幼 立志成 爲哲學 
家 , 但因 爲生計 , 大學 畢業後 , 從事 金融套 滙貿易 ( ar- 
bitrage trader ) ; 但他 念念不 忘工餘 進研哲 學理論 , 其中有 
三年 竟然放 棄本業 , 專心 硏究哲 學思想 , 後再重 出江湖 , 組織 
基金 ( Quantum Fund ) , 結果 基金由 千百萬 資本增 至二十 
億 , 將創 始投資 者的股 値增加 三百倍 , 獲 取暴利 。 

他投 資技巧 是活用 他的哲 學原理 , 深 明外界 發生的 事故和 
金 融走勢 並非同 步而進 , 人 棄我取 , 人 取我棄 , 成爲金 融界罕 
見 的怪傑 。 

索羅 斯對金 融證券 投資學 深具啓 發作用 。 首先 , 他 並非如 
巴甫 洛夫的 狗一樣 , 隨 着巿場 變化便 作出條 件反射 性反應 。 一 
個投 資者要 體會到 他本身 的偏見 。 金融 巿場是 一個期 望市場 
( market of expectations ) 。 第二 , 索 羅斯不 同於傳 統的市 
場分 析兩大 派系- 一 業績派 ( Fundamentals ) 和 走勢派 



248 



( Techincals ) 。 業 績派主 力在詳 細研究 上巿公 司業績 而作出 
買 賣該公 司或該 類公司 的股票 的決定 ° 而 走勢派 則注重 買賣市 
場指數 的動向 而不是 公司股 市的個 別業績 。 索羅 斯在觀 念上否 
定了 走勢派 的地位 。 他也提 出業績 派的弊 處是嚴 重忽略 了上市 
公司股 票的價 位上落 , 也是 追隨和 受制於 巿場投 資者本 身的期 
望 。 上巿 公司的 業績和 股價的 關係不 是因果 的關係 , 而 是不完 
整的相 互影響 。 其次 , 上 市股票 的公司 可用不 同的會 計制度 , 
收 購行動 , 派股 出售資 產等方 法去影 響投資 的期望 , 而 這些措 
施 是符合 法規的 。 這些 例子不 勝枚舉 。 業 績派的 另一個 弊端是 
將 某類股 票上市 公司安 排在同 一類型 , 令 投資人 士被誤 解它們 
的 表現是 追隨同 一步伐 , 只見 森林不 見樹林 , 譬 如香港 的紅籌 
股 、 地產股 、 公用股 , 這 些分類 沒有重 大的投 資意義 。 

體會市 場變幻 觀察集 體期望 

索羅 斯的投 資術是 他稱爲 反射性 ( Reflexity ) 。 他的技 
術不 是以理 論出發 。 因 爲旣然 投資學 不是科 學硏究 , 也 不用理 
論作 爲基礎 。 他的中 心點是 投資參 與人的 集體期 望影響 市場的 
波動 , 而巿 場的變 幻亦製 造投資 者不同 的期望 , 兩者 相互反 
應 。 譬 如某香 港上市 公司考 慮遷册 , 對某類 投資者 , 因 爲他們 
本身 的偏見 , 而重估 該公司 的股市 , 而該 公司的 業績根 本上和 
遷 册行動 是沒有 直接關 連作用 。 索 羅斯認 爲股票 巿場集 體期望 
是 一個可 觀察到 的現象 , 雖然不 是一個 絕對可 靠的科 學名詞 。 

香港草 根投資 者有一 個錯覺 , 是要整 天坐在 「金 魚缸」 前 
面 , 全 神貫注 , 廢 寢忘餐 的全面 下海才 可獲利 。 事實上 , 最成 



249 



功的 投資者 如華倫 • 畢忽 ( Warren Buffet ) , 譚寶屯 ( John 
Templeton ) , 他們 雖然出 掌過億 元基金 , 富 可敵國 , 而他們 
都 居住在 遠離沙 塵滾滾 , 屍骸 遍地的 華爾街 , 從遠處 取得宏 

觀 。 返 一步海 闊天空 、, 獲 利更大 。 



250 




美國 的證券 巿場是 全世界 最大的 , 紐 約股票 交易所 已有二 

千三百 種股票 。 美 國的內 幕交易 ( Insider Trading ) 消息 , 
大 概也是 全世界 最多的 ; 近 幾年的 《華 爾街 日報》 幾乎每 月都有 
幾則報 導分析 。 美 國對內 幕交易 的監管 和懲罰 , 恐怕也 是全國 
最嚴厲 的監管 法例以 聯邦法 律爲主 。 除了 一九二 九年在 紐約股 
市崩 潰後通 過的一 九三三 年證券 法和一 九三四 年證券 交易法 
之外 , 最近十 年聯邦 政府也 通過了 三項特 別有關 的法例 。 

有 關內幕 交易的 主要聯 邦法律 

一 九三三 年的證 券法規 ( Securities Act ) 其中的 一個主 
要 要求是 務求訊 息公開 。 除了 被該法 規豁免 的以外 , 所 有發行 
上巿 的證券 ( 即一般 指股票 和債券 ) , 有 關上市 公司的 重要資 
料消息 , 都要 讓投資 普羅大 衆知道 , 不 可被少 數內幕 人士獨 

251 



一 九三四 年的證 券交易 法主要 對象是 管制有 五百萬 美元以 
上 資產和 五百個 以上股 東的上 市公司 。 公 司董事 和管理 人員不 
可 「近 水樓 台先得 月」, 利用未 經公開 的資料 消息買 賣證券 , 謀 
取個 人利益 。 按照 該法例 , 政府 設立了 證券交 易監察 委員會 

(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 簡稱 SEC ) , 以 
監管 實施有 關證券 的法律 。 

在一九 四二年 , 證券交 易監察 委員會 波士頓 地區負 責人發 
現一間 公司的 董事長 爲了以 低價購 入股東 的股票 , 蓄意 向外透 
露假消 息說公 司生意 甚差勁 , 實則生 意很好 。 由 於當時 有關法 
律中 對付欺 詐的條 例只能 針對賣 出股票 , 不能用 來對付 買入股 
票 的欺詐 , 監察 委員會 爲了補 充這法 例的漏 洞遂制 訂條例 
( Rule ) 10b_5 。 該 10b — 5 條例 及一九 三四年 證券交 易法第 
10b 節 ( Section 10 b ) ' 不 僅適用 於上巿 公司高 層僱員 、 主 
要股東 , 也可 用來對 付公司 之外收 受非公 開性資 料消息 即內幕 
消 息的人 ( Tippee ) 。 違法 與否的 關鍵是 , 內 幕消息 是否重 
要而具 實質性 ( Material ) 。 

根據 一九八 四年內 幕交易 制裁法 ( The Insider Trading 
Sanction Act ) 的授權 , 證 券交易 監察委 員會可 要求法 庭處罰 
內幕 交易者 , 罰款相 當於交 易利潤 的三倍 或因內 幕消息 而避免 
的損失 的三倍 。 有 意將重 要的內 幕消息 透露給 第三者 , 使其買 
賣獲 利的人 , 可得 到同樣 的懲處 , 這是 懲罰性 的賠償 。 

在一九 八八年 通過的 內幕交 易和證 券欺詐 執行法 ( The 
Insider Trading And Securities Fraud Enforcement 
Act ) , 將處 罰再廣 泛延伸 到所謂 「控制 人士」 ( Controlling 
Persons ) 的僱主 。 僱主如 果不採 取行動 試圖制 止其僱 員的非 



252 



法交易 , 他們 也會被 判罰款 高達一 百萬美 元或交 易利潤 ( 或所 
避免 的損失 ) 的三倍 , 兩者 之中以 較高額 爲依歸 。 最高 刑事懲 
罰 是判入 獄十年 。 

依照 一九九 〇 年的證 券執 行和蚊 型股票 改革法 ( Se- 
curities Enforcement Remedies And Penny Stock Reform 
Act ) , 證券 交易監 察委員 會可向 經已被 行政訴 訟程序 起訴的 
有意 違反內 幕交易 的人士 , 直接 進行民 事起訴 和懲處 。 

如何 識别內 幕交易 

內幕 交易一 般指濫 用未經 公開的 重要資 料消息 。 常 見的例 
子 是在消 息還沒 有被公 開之前 , 買賣證 券以謀 利或避 免損失 , 
或吿 訴他人 使其從 買賣證 券中謀 利或避 免損失 。 

綜 合而言 , 可以 用以下 四個標 準來辨 別內幕 交易一 

第一 、 確 定有關 消息是 否公開 。 

一 般來說 , 使用已 公開的 資料來 作買賣 是合法 , 不 受限制 
的 。 已公 開的消 息包括 公司自 行分發 宣佈的 , 報 刊電台 電視報 
導的 , 公 司在政 府機構 登記可 供公衆 查詢的 , 等等 。 確 定內幕 
交 易的關 鍵是消 息來源 。 若來源 是證券 買方或 賣方公 司的人 
員 , 或 者不公 開的公 司文件 , 該消 息是內 幕消息 。 隨之 而來的 
買賣很 可能鑑 定是內 幕交易 。 

第二 、 確定 消息是 否重要 而具有 實質性 。 

這主要 是看該 消息是 否會引 起市價 的變化 , 換言之 , 是否 
會 使一個 理性的 投資者 改變投 資決定 。 公 司自己 的盈利 預測和 
擬 議中的 收購合 併文件 , 一般而 言是重 要而具 實質性 的消息 ; 



253 



倘若沒 有向公 衆公開 , 便是內 幕消息 。 
第三 、 確定 是否內 幕人士 

雖 然一九 三四年 證券交 易法第 16 ( b ) 條界 定內幕 人士爲 
公司管 理人員 ( Officers ) 、 董事 ( Directors ) 和擁有 百分之 
十以 上股份 的股東 , 根 據以後 的法律 和案例 , 內 幕人士 或可分 
爲 傳統性 ( Traditional ) ,以及 暫時性 ( Temporary ) 兩 

種。 

傳 統性內 幕人士 包括公 司董事 、 管理人 員及一 般僱員 ° 按 
照僱 傭合約 、 公 司政策 、 行 規習慣 , 他們 與公司 之間有 一種信 
託守秘 的關係 。 面對內 幕消息 , 他 們可以 一 ①向公 衆披露 , 
因 而自己 及第三 者都可 買賣公 司證券 , 或 ②自己 不買賣 , 也不 
透 露消息 給可能 買賣的 第三者 。 暫 時性的 內幕人 士包括 和公司 
業 務相關 的銀行 、 證 券經紀 、 律師 、 會計 師等等 。 他們 與所服 
務的 公司之 間也有 一種信 託守秘 的關係 , 不可以 利用因 工作之 
便利獲 得的內 幕消息 謀利透 露給第 三者使 其獲利 。 



254 



非 法內幕 交易著 名案例 



以下是 兩個著 名案例 一 

在 「凱迪 羅拔士 公司」 案 ( Re Cady, Robert & Co.) 
中 , 該公司 的一個 經紀及 合夥人 金泰爾 ( Gintel ) 從一 家製造 
業公司 的董事 口中得 知該公 司決定 減少分 派股息 , 在傳 播媒介 
獲得報 導消息 , 因 而導致 股價下 跌之前 的幾十 分鐘內 , 替客戶 
賣 出大量 該公司 的股票 。 證 券交易 監察委 員會裁 定金泰 爾的大 
量出 貨是非 法的內 幕交易 。 

在 「夏 比洛 對美林 證券」 ( Shapiro V. Merrill Lynch 
Pierce Fenner & Smith ) 一案中 , 道格 拉斯飛 機公司 因委託 
經紀 行發行 證券而 提供該 公司季 度盈利 會降低 的消息 。 經紀行 
向 一些客 戶透露 , 引 起大量 賣出和 賣空道 格拉斯 的股票 , 其數 
量達到 紐約股 票交易 所該股 成交量 的一半 。 聯邦 第二巡 迴區上 
訴法 庭判決 , 經紀行 及有關 客戶應 對那些 不知情 而在消 息公佈 
之 前買入 股票的 人的損 失負責 。 

以上 兩案例 , 都是 內幕人 士違反 了信託 ( Fiduciary ) 責 

255 



任 而涉足 非法內 幕交易 。 若 內幕人 士沒有 違反所 服務公 司的股 
東的信 託責任 , 或者 若內幕 人士違 反了信 託責任 , 但收 受到內 
幕消 息者並 不知道 內幕人 士已違 反了信 託責任 ; 則收受 消息者 
或 可合法 買賣有 關證券 , 而 並非內 幕交易 。 

在 著名的 「杜 克斯 對證券 交易委 員會」 ( Dirks V. SEC ) 
一案中 , 一間 紐約證 券經紀 行的分 析員杜 克斯從 「美國 資產基 
金」 ( Equity Funding of America ) 公 司一位 前任管 理人員 
處 獲知所 謂該公 司的資 產被故 意誇大 的消息 。 該 人並促 請杜克 
斯調 査並公 開結果 。 杜克斯 在調查 中公開 討論從 客戶和 投資者 
那 裏得來 的消息 。 美 國最高 法院裁 決杜克 斯可不 受限制 地使用 
所 得的內 幕消息 , 因爲 「美 國資產 基金」 的 前管理 人員和 其他僱 
員沒有 直接或 間接地 從披露 消息中 得到個 人利益 。 在內 幕人士 
沒有違 反向公 司股東 的信託 責任時 , 得到 內幕消 息的人 也就不 
會被 牽連到 違反信 託責任 的行爲 。 

第四 、 確 定是否 涉及改 變公司 控制權 ( Corporate 
Takeover ) 或投 標出價 ( Tender Offer ) 。 

按照 證券交 易委員 會的條 例一四 (e) (—三 ) , 無 論是否 
內 幕人士 , 任 何人直 接或間 接從出 價者或 收購對 象得到 未經公 
開的 改變公 司控制 權或投 標出價 的消息 , 是不 可買賣 有關證 
券 , 也不可 向第三 者透露 消息的 。 在 這方面 , 監察更 爲嚴謹 。 

在 「美國 政府對 徹斯特 曼「 ( US V. Chestman ) 一案中 , 
一 間連鎖 店超級 市場的 董事長 , 把 另一公 司將出 價收購 超級市 
場的 公司消 息吿訴 他姐姐 , 姐姐轉 吿女兒 , 女兒 又吿訴 丈夫勞 
厄柏 ( Loeb ) , 勞厄柏 吿訴他 的證券 經紀徹 斯特曼 。 該證券 
經紀 知道勞 厄柏和 連鎖超 級市場 的關係 , 於是替 自己和 包括勞 



256 



.厄 桕在內 的客戶 買入大 量該超 級巿場 的股票 。 徹 斯特曼 後來被 
起 訴並裁 決內幕 交易罪 名成立 。 

內幕交 易法律 的執行 

在一九 三四年 設立的 證券交 易監察 委員會 , 是一個 行政獨 
立的聯 邦機構 , 主 要責任 是管制 監督證 券交易 , 以維持 一個公 
平有秩 序的投 資市場 。 它的主 席是由 美國總 統委任 , 地 位與聲 
望相 等內閣 成員。 

由 於證券 巿場瞬 息萬變 , 交易 相關人 之間的 關係又 錯綜複 
雜 , 電子系 統使用 來幫助 識別內 幕交易 , 監察工 作已進 入高科 
技 領域。 

紐約 股票交 易所的 「股票 觀察」 ( Stock Watch ) 電 腦系統 
監視每 日交易 , 追踪 超過特 定指標 的股票 交投量 和股票 變化。 
該 交易所 還使用 「自 動搜 索比對 系統」 ( Automated Search 
And Match System ) 來比 較原始 交易資 料和有 七萬五 千家公 
司及附 屬公司 , 以及五 十萬個 高層行 政人員 、 銀行家 、 律師和 
會計 師的儲 存資料 。 

美 國全國 證券交 易商協 會採用 「眞實 時間股 票觀察 報吿」 
( Real Time Stock watch Report ) 來 分辨不 尋常的 交易活 
動。 該 協會的 「內 幕人 士例外 系統」 ( Insider Exception 
System ) 每 天追踪 十五萬 次交易 和四萬 個報價 及分析 重大股 
市事件 之前的 收市價 。 如果 股票和 成本量 不能用 過往交 易的基 
本 模式和 正統市 場力量 來解釋 , 可 能有必 要採取 進一步 的調査 
行動。 



257 



各股票 交易所 並和全 國證券 交易商 協會携 手合作 , 使用 

「市場 之間監 視資訊 系統」 ( Intermarker Surveillance In- 
formation System ) 來辨別 追踪內 幕交易 。 

據說不 少內幕 交易人 在發現 自己被 追踪後 , 權 衡得失 , 便 
向證券 交易委 員會提 供有關 內幕交 易計劃 和同夥 的資料 以求換 
取從輕 發落, 正是 「坦 白從 寬」。 

雖然美 國國會 通過各 項法律 , 證券交 易委員 會和交 易所交 
易 商會協 同合作 , 前 堵後攻 , 力圖 封殺內 幕交易 , 內幕 交易是 
不會 根絕的 。 原因一 是內幕 交易斬 獲豐厚 , 利 之所誘 , 總有人 
以 身試法 ; 二是 法例和 判案並 不是淸 楚無疑 , 連貫 一致的 , 而 
且不 斷在變 ,昨日 之是, 可能 成爲明 日 之非。 

推 而廣之 , 任 何一個 證券交 易的國 家地區 , 有內幕 交易並 
不奇怪 。 沒 有內幕 交易及 對付內 幕交易 的法律 和行動 , 才是値 
得 注意和 警惕的 。 



258 



洗黑錢 : 

道高 一尺魔 高一丈 



自從 國際商 業銀行 ( 「BCCI」 ) 全 球倒閉 , 英美兩 國相繼 
重 視跨國 「洗 黑錢」 ( Money-Laundering ) 的 全球性 金融活 
動 , 於是兩 國不約 而同收 緊法例 , 企 圖打擊 「洗 黑錢」 。 英美法 
例對 「洗 黑錢」 的法律 定義大 同小異 , 即是 任何在 財經交 易中的 
物業是 從非法 活動中 得來而 交易的 設計是 爲了隱 藏或掩 飾物業 
的本質 , 來 源或控 制權都 被視爲 「洗 黑錢」 。 

事實上 , 「洗 黑錢」 所涉 及的金 錢是天 文數字 , 組織 集團的 
爪牙遍 全球而 交易的 技巧日 新月異 , 加上利 用高科 技處理 , 正 
是道高 一尺魔 高一丈 , 令執法 機關束 手無策 。 用法 律杜絕 「洗 
黑錢」 , 不外 以下數 種方式 。 

一 、 美國 法律命 令任何 金融機 構要向 財政部 報吿任 何交易 
金 錢是美 元一萬 或以上 , 無論 交易是 否可疑 。 

二 、 美國 在九二 年再修 改法例 , 如 果交易 是可疑 , 就是交 
易 金錢是 美元一 萬以下 , 金 融機構 亦有責 任報吿 。 

三 、 法例 禁止作 報吿的 金融機 構向當 事人提 出通知 , 防止 



259 



「打草 驚蛇」 。 

四 、 美 國法例 將金融 機構的 定義擴 大到包 括郵政 署買郵 
滙 , 賭場 買賣籌 碼款項 , 及任 何服務 性行業 ( 包 括律師 行和會 
計師行 ) 收取美 元一萬 元或以 上的現 金款項 。 如 果在一 個交易 
日中 , 數次 交易總 値現金 是美元 一萬元 或以上 要報吿 。 

五 、 任何 違例金 融機構 被重罰 , 甚至 可命令 停止營 業和取 
消 聯邦存 款保險 。 

六 、 美國財 政部有 權頒佈 法例施 行細則 , 要 求金融 機構指 
定在機 構內執 行僱員 , 制 定內部 政策和 程序執 行防止 「洗黑 
錢」 , 訓 練員工 和核對 金融機 構賬務 。 

七 、 金 融機構 屬下的 接受存 款公司 要接受 法例同 樣處理 , 
違法機 構可被 罰款每 天美元 一萬元 至五萬 元不等 。 

八 、 如 「洗 黑錢」 的當事 人在美 國國境 內進行 或是美 國籍人 
士在美 國國境 內進行 , 財產可 被充公 。 「洗 黑錢」 的交易 在九二 
年修定 法例擴 大到販 毒以來 , 包 括行騙 、 綁架 、 勒索 、 打劫等 
罪行。 

九 、 九二 年新法 例規定 的交易 亦擴展 到包括 沒有金 錢過手 
的行爲 , 譬如 不動產 交換和 開銀行 保險箱 。 

十 、 在 美國任 何人和 金融機 構有存 款或交 易超過 三千美 
元 , 便要給 予機構 個人證 明資料 。 

總 結而言 , 美 國打擊 「洗 黑錢」 的 方法是 將控制 「洗 黑錢」 的 
責任加 諸於金 融機構 , 因爲 證明販 毒交易 難而監 察金融 機構比 
較 容易和 見效。 



260 



金 領階級 一 
上 班一族 的演變 



金 領階級 有別於 上班一 族中一 般的白 領階級 。 金領 階級是 

後工業 期社會 ( Post-industrial age ) 的產物 。 工業期 社會的 
結晶 品是製 造產品 , 而 後工業 期社會 則 是資訊 
( Information ) 和知識 ( Knowledge ) , 未來 世界最 珍貴的 
資源 不再是 鐵礦和 石油而 是資訊 。 一個金 融分析 員能夠 掌握金 
融資訊 , 一 個能組 織公司 企業登 上股票 市場榜 的律師 , 一個在 
生物 化學工 程上有 發明專 利權的 科學家 , 他們不 是老闆 , 也不 
是白領 , 而是金 領階級 。 他 們每個 人的價 値是超 越任何 白領上 
班 人員。 

金 領一族 通常是 有創造 性的工 作人員 , 而不 是天天 搬字過 
紙 , 重複式 程序的 進行者 。 金領上 班時候 不是朝 九晚五 , 坐在 
寫 字枱後 的寫字 樓職員 。 他 們的報 酬不是 他們在 企業以 停留多 
少 個小時 作爲衡 量標準 。 譬如 , 一 個財經 分析寫 稿專家 , 他的 
酬勞 是按照 他分析 結果得 到市場 投資界 認爲物 有所値 而作標 
準 , 不論 他在沙 灘上寫 報吿或 穿起晚 禮服一 邊吃飯 一邊寫 , 他 



261 



的 讀者也 不理會 或在乎 。 

金 領一族 的本領 技術是 在收集 、 整理 、 分 析和散 播資訊 。 
他們 服務的 行業可 在金融 、廣 吿、 傳媒、 敎育、 地產、 電腦軟 
件 、 產 品設計 或宣傳 、 公 共關係 , 亦 可以是 工程師 、 會計師 、 
律 師或商 業顧問 。 金領 一族的 敎育水 準一般 比白領 階級高 。 通 
常晉身 金領一 族需要 條件是 大學學 士學位 , 有 更高學 位更佳 ° 
但這也 並非不 變之入 行途徑 。 譬如 , 服装 設計師 , 只 要有才 
華 , 學 歷不計 。 

金領 一族的 僱主毋 須是官 僚架構 , 層 層階級 森嚴的 大企業 
組織 。 階 級森嚴 的大企 業倘若 不能放 疏架構 , 金 領一族 也不會 

被吸引 。 金領一 族只可 替大機 構作單 件計劃 ( Single 
Project ) 的顧問 , 而 不是長 期僱員 。 事實上 , 吸引金 領一族 
的公司 , 原 因不是 從公司 的一層 層由下 向上爬 , 等待 返休金 。 
而是 公司紅 利和工 作上的 滿足感 、 成就感 。 金領 一族對 僱用企 
業的忠 誠是可 有可無 , 反 而對自 己本身 訓練和 行業較 多歸屬 
感 , 他們的 態度是 合則留 , 不 合則去 。 老 闆只是 合夥人 , 不是 
無 上至尊 。 金 領一族 極度珍 惜自主 權和本 身價値 。 他們 的資產 
是腦 筋力量 , 解決複 雜疑難 , 創 造新意 , 他 們根本 不介意 「炒 
魷魚」 , 「另謀 高就」 比 較合適 。 

如何置 身金領 階層? 首先 , 在觀 念上要 摒棄朝 九晚五 , 渴 
望 做大公 司小職 員或中 層管理 的態度 。 就 是任職 大企業 , 也盡 
量 爭取在 獨立進 取的部 門工作 。 大 企業的 在職訓 練也是 非常珍 
貴的基 本訓練 , 譬如 , 曾任 職知名 大機構 , 如 曾晉身 少林寺 , 
曰後有 金漆招 牌護身 。 第二 , 不斷 地在本 身行業 上爭取 進修及 
增加市 場價値 的本錢 , 找尋 有創造 性的計 劃參與 , 在工 餘拿個 



262 



碩士或 高等文 憑亦可 。 參與 創造性 的計劃 如能夠 和顧客 接觸的 
部門 、 設 計服裝 、 電腦軟 件處理 、 股票基 金的分 析部門 、 宣傳 
部的公 關寫作 、籌備 展覽會 、跨國 公司的 市場調 査部門 。第 三, 
在資 訊方面 , 積極增 加知識 , 博覽羣 書雜誌 , 明 瞭行業 中的新 
趨勢 , 不要墨 守成規 , 因 爲有些 行業夕 陽西下 , 有些是 旭日初 
升 , 自 己要明 察秋毫 。 在 時間和 空間的 容許下 , 到香 港以外 
( 包括中 國大陸 ) , 參考 各地同 行的作 業作風 , 廣結業 內和有 
關同業 的同好 。 金 領階級 很注重 言語和 文字表 達技巧 , 在文字 
工 作上要 下苦功 , 在 行業專 業雜誌 刊物寫 些文章 , 製造 權威地 
位 , 在 大學或 專門學 府當兼 職敎員 或榮譽 硏究員 , 因爲 這些場 
所資 訊豐富 , 可 以得益 。 



263 



債 券大王 上講台 
商學院 起風波 



加州 大學洛 杉磯分 校商學 院邀請 名聞金 融界以 「垃圾 債券」 

大王 之稱的 米爾根 ( Mike Milken ) 爲客 座講師 , 惹來 滿城風 
雨 。 

米爾根 五年前 被法庭 判違犯 金融法 , 入 獄兼被 罰巨額 , 服 
刑後 轉行慈 善事業 , 企圖改 變形象 。 米爾 根被邀 任客座 講師於 
加大 , 在香港 相等於 香港大 學商學 院邀請 服刑後 的李福 兆任敎 
證 券投資 , 加 大飽受 社會輿 論批評 , 連大 學最高 權力機 構的校 
董會 也反對 , 正負雙 方立場 , 値 得香港 商界和 學術界 硏究討 

5 冊 Q 

有異 法律和 醫學院 , 商 業學院 一貫傳 統是不 敎育學 生商業 
道德 。 加 大商學 院認爲 學院學 生是已 有大學 學位的 研究生 , 不 
是黃 毛小子 , 他們 能夠辯 別是非 , 邀請米 爾根敎 授的課 並非商 
業道德 , 因爲不 會造成 學生以 米爾根 的商業 操手作 爲典範 。 但 
是大 學校董 認爲就 是聘請 如米爾 根的有 違法背 景的人 士任敎 , 
間 接上公 認了他 「以身 作則」 的 影響力 。 



267 



米 爾根授 課是不 要薪酬 , 只要 學校獲 準他將 授課過 程錄成 
影帶 , 由 米爾根 成立基 金出售 。 大學 認爲薪 酬並非 重要性 , 而 
是米爾 根企圖 用敎學 來重建 他被毀 的商譽 , 將來重 出江湖 。 商 
學 院的立 場是姑 勿論米 根的道 德水準 , 他 本人是 劃時代 的金融 
奇才 , 他的智 慧和才 能可和 他的道 德分割 , 莫混 爲一談 。 事實 
上公 說公理 , 婆 說婆理 , 兩 個立場 都有可 取之點 。 最重 要的是 
商學 院有沒 有高度 自治權 , 選擇 任何講 者授課 。 商學院 據理力 
爭 , 而大 家認爲 加州大 學是公 立大學 , 用納稅 人的錢 , 自然代 
表 公衆利 益的董 事局有 權過問 。 

在美國 學府中 , 盛行政 治正確 ( Politically correct ) 言 
論 。 有很 多題目 往往招 致爭議 , 譬 如筆者 見有生 物學敎 授討論 
某些 族裔是 否智商 不及主 流族裔 , 女 性是否 有權選 擇墮胎 , 大 
學應 否降低 入學條 件讓少 數民族 進校就 讀等。 在學 校示威 抗議, 
是家 常便飯 , 但商 學院聘 請米爾 根事件 , 要由代 表當權 派的大 
學當 局出面 干預, 也屬 罕見。 



268 



哈佛 大學商 學院的 
金 漆招牌 



大衞 • 艾榮 是美國 「哈 佛商業 評論」 的前執 行編輯 。 他跟哈 
佛 大學淵 源深遠 。 艾 榮畢業 於哈佛 商學院 , 畢業 之後留 在商學 
院 , 任 哈佛商 業評論 的編輯 。 他過 去的著 作包括 《照我 的方法 

辦事否 則炒你 魷魚》 ( Do It My Way Or You're Fired ) 。 他 
以 「過 來人」 的身份 , 撰 寫一本 描述哈 佛商學 院的書 —— 〈 〈哈佛 
商學院 內情》 ( Inside the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 。 究竟 
哈佛 商學院 憑甚麼 成爲高 級行政 人員的 「少 林寺」 , 艾榮 都作了 
詳細 的描寫 。 

根 據美國 《商業 周刊》 ( Business Week ) 的調査 , 1989 年 
全 美最佳 的二十 間頒授 工商管 理碩士 ( MBA ) 的大學 , 哈佛 
只名 列第三 (附表 ) 。 

昔 日美國 工商業 處於全 盛時期 , 西方 國家都 以美國 大公司 
的經 營手法 爲圭臬 , 哈佛大 學商學 院成爲 資本主 義制度 下高級 
商業人 才的培 訓搖籃 。 但 到今天 , 美國已 淪爲全 世界負 債最高 
的超 級大國 , 工商 業開始 走下坡 , 哈佛 大學商 學院的 金漆招 
牌 , 是否仍 然能夠 「力保 不失」 , 維持 以往的 雄風? 

無 可否認 , 近年 哈佛大 學商學 院仍然 有驕人 的表現 。 它的 



269 



畢業 生分佈 120 個國家 ( 見書第 12 頁 ) 。 在 1990 年 , 有 750 名 
M.B.A 畢業生 , 商 學院有 200 名 敎職員 , 支出經 費龐大 。 在 
美國 , 論軍校 是西點 ; 論商校 是哈佛 , 彼此 都是首 屈一指 , 執 
同行 的牛耳 。 

教授 學生互 相砥勵 

這本書 雖然略 帶一點 「自吹 自擂」 的大 美國主 義口氣 , 但讀 
起 來也令 人覺得 名牌大 學的優 越地位 , 並非 「虛有 其表」 。 譬如 
哈佛 「個 案敎 學法」 ( Case Method ) 。 敎授 們辛勤 地準備 300 
多 個個案 : MBA 學生苦 讀兩年 , 閱讀 大批個 案書籍 , 在課室 
中 , 被 敎授窮 追猛打 「盤 問」 。 哈 佛商學 院敎學 以學生 爲中心 , 
名 牌敎授 要學生 君子自 強不息 地鑽硏 , 很接 近中國 少林寺 「苦 
行僧」 的訓練 。 讀這 本書時 , 讀 者雖然 非哈佛 商學院 畢業生 , 
也 覺得壓 力重重 。 

一般 人以爲 , 商學院 的敎授 只是滿 腹經綸 , 甚至是 閉門造 
車之輩 , 非也 ! 其實 , 商 學院鼓 勵敎授 出任政 府和大 機構顧 
問 , 商學院 課程也 顧及到 創業者 的培養 ( Entrepreneur ) 
( 見書第 9 章 ) , 承認在 巿場上 , 顧 客永遠 是對的 ( 見書第 8 
章) 。 

亞洲一 般的工 商企業 ( 日 本和南 韓除外 ) , 大多 數是以 
「家族 管理」 手 法爲主 。 哈 佛大學 商學院 培養出 來的行 政主管 , 
是 否適合 亞洲商 業的經 營作風 , 作者 似乎完 全沒有 討論到 。 

「盡信 書不如 無書」 。香 港、 台灣、 印尼 、 新 加坡等 地的富 
豪巨賈 , 他們很 多是白 手興家 , 出 身寒微 , 雖然 這些富 豪的第 



270 



二代接 班人已 飽受高 深敎育 , 但是 , 哈佛 商學院 或所有 其他商 
學院 還沒有 對這些 亞洲創 業者的 創造財 富手法 , 作出有 系統的 
研究。 

學 院派的 高級行 政人員 , 如 何和草 根出身 、 長袖善 舞的商 
賈合作 , 這 是亞洲 企業面 對的切 身問題 。 這些家 族爲主 的白手 
創業家 , 是否知 人善用 , 聘 請學院 派主管 , 打破 以家族 觀念爲 
主的亞 洲企業 「自閉 症」? 這 些問題 似乎有 待解決 , 然而 哈佛大 
學 商學院 可以替 亞洲企 業尋找 答案嗎 ? 

MBA 並非天 下無敵 

哈佛 大學商 學院給 讀者的 基本觀 念是一 「將相 本無種 , 男 
兒當 自強」 。 作爲 一個現 代企業 的工商 界人士 , 是可訓 練出來 
的 , 哈 佛的訓 練可能 是美國 企業創 造的一 個科學 化方式 , 但這 
絕對不 是唯一 的法鬥 。 對於 沒有拿 到哈佛 MBA 的 人來說 , 
這 是一本 値得一 閱的書 。 閱後你 或會體 會到西 諺有云 : 「你沒 
有 失去了 甚麼」 ( You have not missed anything ) ,讀完 
MBA , 並非 「天下 無敵」 。 



* 請參考 香港大 學社會 學教授 黃紹倫 的著作 ° Wong Siu-Lun, Emigrant 
Entrepreneurs, Shanghai Industrialists in Hong Kong.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 1988 ) 。 其 他有關 海外商 人的經 營手法 , 見 Victor 
Simpao Limlingan. "The Over-seas Chinese in Asean: Business 
Strategies and Management Practices. " Vita Development Cor- 
poration ( 1986 ) 及 Michaem A. Goldberg, "The Chinses Connection: 
Getting Plugged into Pacific Rim Real Estate. Trade and Capital 
Markets."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 Press ( 1985 ) 。 



271 



1989 年美國 最佳十 間頒授 MBA 學 位大學 

① 西北 大學 ( Kellogg Northwestern ) 

② 沃爾頓 商學校 ( Wharton Pennsylvania ) 

③ 哈 佛大學 ( Harvard ) 

④ 芝加 哥大學 ( Chicago ) 

⑤ 史丹 福大學 ( Stanford ) 

© 達爾茅 斯學院 ( Amos Tuck Darmouth ) 

⑦ 密西 根大學 ( Michigan ) 

⑧ 哥倫比 亞大學 ( Columbia ) 

@ 加尼爾 • 米 倫大學 ( Carnegie Mellon ) 

⑩ 加州大 學洛杉 磯分校 ( Anderson UCLA ) 

® 麻省理 工學院 ( Sloan MIT ) 

⑫ 北加 羅達納 州大學 ( Chapel Hill North Carolina ) 

⑬ 道 爾大學 ( Fuqua Duke ) 

@ 維 珍尼亞 州大學 ( Darden Virginia ) 

⑬ 印 第安納 州大學 ( Indiana ) 

@ 康奈 爾大學 ( Johnson Cornell ) 

@ 紐 約大學 ( Stern NYU ) 

@ 德克薩 斯州大 學奧斯 汀分校 ( Texas, Austin ) 

@ 加利 福尼大 學柏克 萊分校 ( Berkeley HAAS ) 

(B 羅薩斯 德大學 ( Rochester Simon ) 

資 料來源 商業 周刊》 ( Business Week ) 1990 年 10 月 29 日 。 



272 



硏究 與敎學 
— 魚 與熊掌 



《信 報》 同文岑 逸飛和 徐詠璇 相繼在 《信 報》 給 我論盡 象牙塔 
衆 生相作 出回應 , 小弟受 寵若驚 , 再 來一篇 「即 食」 文章 。 
就筆者 熟識的 加州官 立大學 制度來 作例子 , 加州大 學分兩 

個流派 ( STREAMS ) : ①加 州大學 ( 如洛杉 磯分校 
UCLA , 百克 萊分校 Berkeley , 三藩 巿分校 UCSF 等 ) ; ②加 
州州 立大學 ( 是指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ies ) 。 前 者是研 
究院 , 專業學 院見稱 ( 雖然 也有大 學本科 ) 任敎 的敎授 在硏究 
方面 要有卓 越表現 , 才可得 「終 生任 敎權」 ( Tenure ) 。 後者 
則重敎 授本科 生爲主 , 比較不 大注重 硏究院 , 敎 授不用 經過太 
嚴 格的硏 究選拔 也可得 「終 生任 敎權」 。 

兩者 的敎授 在薪酬 上有差 距但不 是太遠 。 可 是在被 尊敬程 
度上 , 在前 者任敎 的敎授 令人肅 然起敬 ( 如得諾 貝爾化 學獎得 
獎人 , 台灣 中央研 究院院 長李遠 哲博士 ) , 而在 後者任 敎的同 
輩 連大學 本科生 都不屑 。 筆者有 摯友因 爲沒有 拿到加 州大學 
的 「終 生任 敎權」 轉到州 立大學 , 返而作 「人 之患」 , 他好像 被「 



273 



去勢」 一般 , 從此鬱 不得志 , 仿如 從坐慣 勞斯萊 斯出入 的巨富 
變成 坐單車 的苦力 , 終日喃 喃自語 , 悶 悶不樂 ° 

要 在美國 一流大 學立足 , 尤其是 理工科 要向不 同基金 , 聯 
邦政府 ,跨國 公司申 請硏究 金資助 ,有些 院長是 以專責 「搶 錢」 
之多 才能坐 穩泰山 。 徐詠 璇的硏 究不是 「大 晒」 論 必定給 有識之 
士認爲 「幼 稚」 兼 「天 眞」 。 研究的 另一生 財之道 , 是研究 成果科 
學 發明的 專利權 得在工 業採用 , 可替 大學進 賬可觀 , 大 學校長 
亦笑 口常開 , 實行 「平等 互利」 ° 科 技大學 的吳校 長似乎 是這派 
掌 門人。 

無 可否認 研究帶 來學術 「名 氣」 , 這是 在商界 打滾的 一般凡 
夫俗子 只可望 梅止渴 。 譬如在 法學院 任敎的 名敎授 , 被 邀請出 
任 高等法 院法官 、 聽證 會主席 、 金融 局局長 ; 商 學院的 德高望 
重 院長出 掌財政 部次長 、 勞工 部顧問 , 一 登龍門 , 聲 價十倍 , 
這些 「名利 豐收」 的 「肥 缺」 不 是一般 靠寫黑 板慘淡 度日的 「敎書 
佬」 可 染指的 。 從 此可見 , 如 有選擇 , 研究應 是首選 ° 

到硏 究風氣 特別高 昂的大 學任敎 , 一則敎 書擔子 很輕鬆 , 

二則 每敎二 、 三 年後又 可申請 「有 薪硏 究期」 ( Sabbatical ) 去 
作硏究 。 加 上有博 士硏究 生爲伴 , 敎 學雙長 , 反觀 , 只 會獨沽 
一 味敎書 終生的 「騾 子」 , 一 天到晚 , 碰口碰 面對著 IQ 100 分 
的平庸 本科生 , 要求分 數要高 , 功 課要少 , 薪金 又不能 和通貨 
膨 脹掛鈎 , 如 此人生 。 「廣 受同學 愛戴」 的 救世精 神慰籍 , 難道 
個 個敎授 是甘地 , Mother Theresa 。 徐 詠璇似 乎美化 了敎學 
的神聖 。 十個敎 授九個 提到要 「改 卷」 便怕怕 。 美 國有些 「大 牌」 
敎授 出任前 和校方 討價還 價聘請 合同上 的細節 , 講明每 年敎學 
不能 超過若 干個鐘 , 改 卷要有 「槍 手」 , 校方唯 有就犯 ° 



274 



寫 衆人必 讀的敎 科書成 富翁以 M 丄 T. 經 濟學家 Paul 
Samuelson 是創舉 , 他又是 諾貝爾 經濟學 得獎人 , 可 說是魚 
與 熊掌兩 者兼得 。 

如 何處置 廢柴? 是否在 大專設 環境保 護部門 , 重整 
( RECYCLE ) 廢柴? 學 術自由 是大學 敎育的 「聖 牛」 。 通常 
甄 別大學 敎員是 在兩階 段進行 。 第一階 段是首 次晉身 大學任 
敎 , 經過 一段由 同輩考 核期間 ( Peer Group Review ) 到第二 
階 段是決 定給與 「任 敎終 生權」 。 愈 名氣高 的大學 , 得任 敎終生 
權 的考核 愈嚴格 , 在 「長 春滕」 大學 , 從 錄用到 「得 權」 之日 , 要 
七至十 年之長 , 期 間要著 書立說 。 當然 投稿報 章雜誌 不算著 
作 。 事實 上在愈 具權威 自負的 學府中 , 貴精 不貴多 , 反 而在些 
平 庸學系 , 便以 「數 目」 當 「質 素」 , 連寫些 「讀者 文摘」 式 的文章 
也放在 著作錄 , 惹來行 家發笑 。 

要在大 學推翻 「終 生任 敎權」 是碰 到最敏 感的學 術神經 , 必 
令敎職 人員羣 起反對 。 據筆者 路邊社 消息岑 兄是筆 者皇仁 「師 
兄」 而徐妹 是港大 「師 妹」 , 但 可惜咫 尺天涯 , 和筆者 素未謀 
面 , 請在 此多多 包涵。 



275 



中 國社會 科學應 走的路 



美 國大學 法學院 邀請中 國著名 大學法 學前輩 到學院 講授中 
國商法 。 出現 的情況 是第一 堂滿座 , 第二 堂學生 出席率 打了百 
分之五 十折扣 , 第三 堂要打 鑼叫學 生上課 , 正是每 「課」 愈下 C 
何解 ? 首先 , 西方學 習精神 在批評 、 爭論 和發問 , 完全 抛棄傳 
統尊 師重道 的習慣 。 中國 學者答 非所問 , 遇 到難題 , 支吾以 
對 , 有 的更走 黨路線 , 採用官 方口脗 。 

第二 , 在 西方敎 學可以 甚麼字 也不用 , 只會說 「爲 甚麼」 ? 

( Why? ) 。譬 如, 中 國敎授 以爲用 「可以 理解」 一詞 便可打 
「圓 場」 。 正如新 華社發 言人的 甚麼香 港對九 七前途 有疑慮 「可 
以 理解」 , 香港 回流人 士關心 「居 留權」 「可以 理解」 。 「可 以理 
解」 並 非答案 。 

其實在 美國敎 授法律 , 可以 說是非 常輕鬆 的行業 , 因爲敎 
授 就是沒 有備課 , 也 可運用 「蘇格 拉底」 方 式發問 敎學法 
( Socratic Method ) 。 敎授 愈權威 , 愈 懂得在 堂上口 頭出難 
題 給學生 。 到學 生反問 老師時 , 老師 可點名 另一學 生代答 , 大 

276 



打太極 , 學 生也樂 意效勞 , 如 此類推 , 時 光飛逝 , 熱熱 鬧鬧地 
爭 議到面 紅耳熱 , 你一言 , 我一語 , 絕 無冷場 , 轉眼 間又一 
課 。 但 是我們 中國學 者深受 封建思 想影響 , 加上 共產黨 敎條式 
約束 , 國內 前輩總 在面對 羣衆時 , 如鍋 上螞蟻 。 

面 對難題 , 如 被記者 發問時 , 中 國官員 一般表 現差勁 , 亦 
是中國 官場常 見陋習 。 在美國 , 在 中學已 開始極 力鼓勵 學生向 
公 衆演說 。 如何 懂得避 重就輕 , 滔 滔不絕 , 舉 一反三 , 似是而 
非 , 答了等 如無答 , 因爲事 實上在 學術上 的哲理 化爭議 , 往往 
是無所 謂正確 答案的 , 亦不要 恐怕給 人難倒 , 便守 口如瓶 , 只 
聽 不講。 

筆 者在牛 津硏究 法律時 , 就是 將所有 敎科書 及案例 讀到滾 
瓜爛熟 , 導師 總是覺 得筆者 表現平 平無奇 。 於是 一次筆 者在討 

論 奧斯汀 ( Austin ) 的法學 哲學中 , 實行語 不驚人 死不休 , 將 
中國 法家的 商鞅變 法理論 比較奧 斯汀法 律哲學 的優劣 , 在座中 
外籍 聽衆沒 有人聽 過何謂 中國法 家精神 , 因而 博得全 場掌聲 , 
使他 們耳目 一新。 

其實 筆者對 商鞅的 皮毛認 識只靠 在課前 , 草 草閲讀 了台灣 
同班 同學的 馮友蘭 《中 國哲 學史》 數頁 。 

由此經 驗便得 到啓發 , 總之 凡事以 「自我 辯論」 爲中心 , 管 
他是 「鼻祖 前輩」 還是 「權 威」 , 一 概不理 。 

在香 港中文 大學的 中國法 學的硏 討會上 , 有 一個資 歷甚高 
的 中國民 法權威 又是老 生常談 , 解釋中 國法院 爲何門 堪羅雀 , 
因爲中 國人不 喜歡爭 議訴訟 。 筆者雖 然是乳 臭未乾 , 也 敢向他 
發炮 , 說 十九世 紀歐洲 人到非 洲大陸 , 覺 得非洲 土人沒 有精神 
病 , 因 爲非洲 沒有精 神病院 , 此乃 「隱 喩」 。 在中 國沒有 法院或 



277 



司 法不獨 立之下 , 並非 中國人 無爭吵 和糾紛 , 而是投 訴無門 。 
中 國前輩 學者恍 然大悟 , 在 會後靜 靜向筆 者道出 他如何 茅塞頓 
開 , 以前 他的思 路是本 末倒置 。 

由前 例可見 , 提 出異議 , 並非顚 覆政府 , 學 術界的 存在價 
値是在 乎充分 發揮自 由批評 的力量 , 唯 有這樣 , 中國社 會科學 
才可 在國際 學術領 域中佔 上地位 , 不再 由政府 或黨中 央領導 , 



278 



學 者下海 與知識 市場化 



在中國 大陸正 醞釀學 術界棄 筆從商 , 紛 紛下海 , 這 是知識 
界市場 化的正 常現象 , 不 足爲怪 。 

美國新 任國防 部長皮 里曾任 加州史 丹福大 學工程 系敎授 , 
亦曾自 組高科 技公司 , 出 任總裁 , 更先後 進出曾 任民主 黨執政 
時的總 統幕僚 , 憑着 他豐富 的學術 , 商業 及公職 的經驗 扶搖直 
上。 中 國學術 界嘆爲 觀止。 

在 西方學 術傳統 , 鮮有屈 原這類 中式知 識分子 , 爲 了不能 
說 服楚王 而鬱鬱 不得志 , 投 江自盡 , 了 此殘生 。 屈原一 生的遭 
遇是 中國知 識分子 的悲劇 , 但很 難會在 西方學 術界引 起共鳴 , 
更不 會把他 投江自 盡的一 天爲紀 念節日 , 除 了是愚 人節。 

在美 國大學 , 薪酬最 高的敎 授是在 商學院 、 法學院 和醫學 
院任敎 。 無他 , 在這些 金漆招 牌學院 當敎授 , 可以向 校方據 
「行 業」 力爭 , 不滿意 便辭職 去發財 , 大 學要讓 他三分 , 發財無 
罪 , 下 海有理 。 

在 中國學 術界中 , 知 識分子 要認窮 , 否 則想生 活好些 , 便 



279 



要依 靠權貴 , 做其 「食 客」 「諫 官」 「客 卿」 。 美其名 , 社會 地位是 
「士、 農、 工、 商、 兵」, 其實當 知識分 子要遭 「焚書 坑儒」 、 
「臭 老九」 之累 。 「外 行領導 內行」 , 在大學 , 黨 委書記 不學無 
術 , 但 權高於 學富五 車的大 學校長 , 豈 有此理 。 

筆者 以往和 中國的 法學學 者接觸 , 結論是 他們身 世可悲 , 
寫文章 有框框 , 官方指 定禁區 , 不得胡 說八道 。 譬如在 一九八 
六 年王錫 爵劫機 到廣州 , 根據海 牙公約 , 事件完 全符合 劫機定 
義 , 何 奈中國 官方立 場是否 定事件 是劫機 , 中國 法學者 走其黨 
路線 , 著文否 定劫機 。 筆 者在被 香港電 視台訪 問時提 出異議 , 
又遭黨 報抨擊 。 一九九 三年中 國飛機 被劫飛 到台灣 , 次 數之多 
創 人類歷 史紀錄 , 中國改 變立場 , 大 聲宣稱 「劫 機」 , 這 樣的黨 
領 導學術 , 朝 秦暮楚 , 無怪 西方學 術一般 不重視 中國社 會科學 
學 術文章 , 當 其著作 是黨報 的宣傳 。 

第二 , 以往中 國大學 敎授薪 金之低 , 亦是公 開秘密 。 鄧小 
平 一句西 方政治 不用學 , 便 抹煞了 在中國 研究西 方政治 學術界 
的前途 。 鄧小平 再一句 香港要 實行一 國兩制 , 一 國兩制 研究社 
的創立 便如兩 後春筍 。 筆 者提議 中國大 學敎授 應總動 員下海 , 
證明知 識是有 市場的 , 此處 不留人 , 自有 留人處 。 國家 不重視 
敎育 , 匹 夫有責 。 國家不 要動輒 要大學 敎授三 學雷鋒 , 做假道 
學 。 國 家如果 不提高 大學敎 授薪酬 , 改善生 活水準 , 唯 有個人 
動腦筋 , 人 望高處 , 何 足爲奇 。 

在市 場領導 的學術 界往往 造成反 常現象 , 有 博學多 才之士 
可以 發財而 自動放 棄機會 , 終 生在大 學鑽研 , 以 推廣學 術領域 
爲己任 。 當學 術界體 會到有 自由的 選擇時 , 巿場 規律反 而變成 
選擇轉 業的一 個因素 , 但 不是唯 一目的 。 下了 海的也 會再登 

280 



陸 , 造 成了學 術和商 界交流 。 百萬 富翁不 要分文 的主動 到大學 
免 薪授課 , 大 有其人 。 有 人辭官 歸故里 , 有 人漏夜 趕科場 , 絕 
對不會 造成學 術界一 潭死水 , 作 學術文 章要看 領導口 臉的局 
面 。 事實上 , 工商界 藏有豐 富寶貴 的經驗 和知識 , 而很 多是不 
能從 朝夕關 在學術 象牙塔 中可以 得到的 。 商界就 像醫學 界當中 
的 臨床實 驗中心 和醫院 。 同 樣地學 術界也 是商界 思想庫 的大動 
脈 , 兩者保 持密切 的關係 , 一個下 了海後 再登陸 的活學 活用派 
敎授比 較一個 只懂閉 門造車 , 尋章 摘句的 腐儒更 配成爲 萬世師 
表 。 就是孔 夫子也 要帶同 弟子周 遊列國 , 從現實 生活中 領略儒 
家道理 , 學者下 海是中 國學術 界的喜 訊而不 是喪鐘 。 



281 



見 利忘學 還是忘 利忘學 



《信 報》 同文岑 逸飛批 評香港 學術界 不感興 趣寫書 , 只寫稿 
費 高而毫 無留傳 價値的 「即 食」 文章 ° 筆者 認爲學 術界內 情比岑 
兄 所報導 更複雜 。 

在 大專找 飯吃的 行家有 四類人 : ①見 利見學 ; ② 忘利忘 
學 ; ③忘 利見學 ; ④見 利忘學 。 

① 見利 見學派 有些學 術巨匠 , 又能寫 高深理 論書籍 , 又 
能 投稿流 行雜誌 , 學富 五車兼 而是億 萬富翁 ° 譬如 在美國 , 
有些 以政策 研究著 名的學 術機構 , 如史 丹福大 學的胡 佛研究 
所 , 所內 的院士 、 硏 究員是 以在流 行坊間 的財經 、 政論 報紙及 

雜 誌刊登 「主 稿批評 文章」 ( Op-Ed Essays ) 爲榮 ° 他 們不注 
重寫書 。 所以並 非所有 「即 食」 文章皆 無價値 ° 岑 兄有空 , 筆耕 
之餘 , 可讀 筆者拙 著登於 《 信報》 「學者 下海與 知識巿 場化」 ° 

② 忘利 忘學派 這一 派在大 專院校 中被稱 爲廢柴 
( Deadwood ) 。 尤其 是拿了 「終 身權」 的大 學敎員 , 若 眞是不 
求上進 , 的確 令大學 當局非 常頭痛 。 但是 這派人 士倘若 在敎學 



282 



上中 規中矩 , 學校也 不能抹 煞他門 的貢獻 —— 「一 樣米 養百樣 

人」。 

③ 忘利 見學派 這一派 是最崇 高的學 術鬥士 ,但 是不甚 

多見 。 以 博士後 ( Post-doctoral ) 硏究生 、 助敎 , 還 沒有拿 
到 「終 身權」 的 「博 殺格」 學 者居多 。 在一般 大學中 , 忘利 見學派 
佔敎 員中大 約百分 之五至 十不等 。 

這 類學者 也有他 們弊病 , 就是 喜歡無 病呻吟 、 鑽 牛角尖 , 
爲世 之腐懦 , 閉 門造車 。 岑兄 以爲所 有學術 書籍皆 有價値 , 非 
也。 

事實上 , 一百 個敎授 便有一 百個不 同的價 値標準 , 衡量學 

術 價値是 大學學 院最具 爭議性 的問題 , 文 人相輕 , 中 外同一 
理。 

④ 見利 忘學派 這一派 在專業 學院中 , 如 法學院 、 會計學 
系 、 商學院 、 醫學院 最常見 。 其掌門 人難得 會在學 校出現 。 一 
下 課會奪 門而出 , 拿着 「大 哥大」 邊行邊 講生意 。 將受聘 學院責 
任 , 包括敎 學著作 職責抛 諸腦後 。 他們所 謂硏究 , 是濫 用低薪 
研 究助理 找資料 去支持 他個人 「秘 撈」 營業 。 這類 「學 棍」 筆者亦 
見不少 。 

筆者 同意岑 兄文中 一點是 香港社 會實在 是太急 功近利 ( 見 
筆者 「明 日之星 —— 中國留 學生」 一文 ), ( 本書 287 至 289 頁) 
研究 學問在 成長期 中是要 沉着氣 ,慢 工出 細貨, 經過 一段奮 
鬥 , 才 成大器 。 

香港 學術界 在培養 研究氣 氛上要 下工夫 。 如 有選擇 , 筆者 
情 願見到 「見利 見學」 的同事 , 也不 希望與 「忘利 忘學」 者 爲伍。 



283 



如 何甄別 

中 國大學 畢業生 



香 港政府 爲了增 加對中 國大陸 有認識 的專業 人士到 香港工 
作 , 批准在 中國大 陸三十 多間大 專院校 一千名 畢業生 來港就 
業 。 如何 甄別中 國大陸 大學畢 業生便 成爲熱 門話題 。 

首先 , 中國 大學畢 業生在 不同年 代就讀 和畢業 , 水 準高低 
參 差很大 。 譬 如在文 化大革 命期間 , 大學 關閉或 大學生 無課可 
上 , 水準 最低落 。 在八 五年後 的畢業 生水準 比較他 們師姐 、 師 
兄高 , 這 是事實 。 

第二 , 無論任 何國度 大學畢 業生中 , 不同大 學亦水 準不一 
樣 。 在美國 , 長春藤 系大學 的畢業 生就是 平均等 級點數 

( Grade Point Average ) 較低 , 但是僱 主或研 究院或 專業學 
院 在收取 僱員或 學生時 , 都 會比其 他次一 等專上 學院容 易取勝 。 

在西方 大學中 , 學生的 學問水 平很容 易用客 觀標準 衡量。 
首先 , 在師 資方面 , 敎職員 的學歷 、 經驗 及敎育 方式比 較有可 
量度 的標準 。 就是 敎科書 、 實 驗設備 、 考 試深淺 亦可用 慣常標 

284 



準比較 。 譬 如香港 的大專 學院採 用校外 考試官 ( External 
Examiner ) 的方式 , 聘請 從其他 英聯邦 或西方 大學敎 授重閱 
考 生試卷 , 是 一種平 衡校內 敎員主 觀的計 分方式 , 使本 地大學 
畢 業生可 以和世 界其他 英語系 統大學 得到客 觀比較 。第三 ,如 
果專 上學校 有來自 不同國 家的硏 究院或 本科學 生就讀 , 更從實 
際經 驗和接 觸中可 觀察到 不同背 景及國 度的畢 業生高 低的水 
準 。 在這 三方面 , 中國大 陸大專 院校因 爲經歷 長期的 閉關自 
守 , 學術 和外國 不流通 , 沒有 這方面 的優點 。 譬 如筆者 就不懂 
得如 何比較 南開大 學畢業 生和中 山大學 畢業生 的優劣 。 

筆者 在美國 大學任 敎數年 , 才 學到正 確地估 計不同 大學畢 
業 生在法 學院的 表現。 這方面 的經驗 是需要 長期接 觸才可 累積。 

美 國的大 型和有 名氣的 律師行 , 在聘 請法律 畢業生 任新紮 
律師時 , 亦 會採用 香港政 府的同 樣方式 , 列明是 某類大 學法學 
院畢業 生中分 數若干 以上才 可取錄 。 這些 標準也 是根據 某些大 
學畢業 生以往 受聘後 的工作 表現觀 察而作 出結論 。 

事實上 , 一千名 大陸畢 業生是 在統計 學中一 個很少 的樣本 
( Sample ) 。 加上 這千名 精英要 分佈受 僱在不 同行業 、 機構 
和組織 , 更 難綜合 評議他 們整體 對香港 的貢獻 。 如果香 港僱主 
聘 請他們 的原因 , 是他 們對中 國的認 識和工 作經驗 , 更 難衡量 
他們 的水準 。 聘請 中國大 陸畢業 生有異 於聘請 非英聯 邦醫生 , 
因 爲後者 是衡量 他們和 香港畢 業醫生 的水準 作比較 , 而 服務對 
象是香 港病人 。 聘請 大陸畢 業生的 目的是 輔助香 港僱主 和大陸 
有關 的工商 業活動 或貿易 、 工作範 圍及性 質必定 不能和 香港本 
地 畢業生 作比較 , 就正 如是橙 和蘋果 的比較 。 

總之 , 聘請大 陸大專 畢業生 是適應 香港現 實工商 各業的 



285 



需求 。 大陸的 經驗不 是從香 港可得 到的。 但是這 些大陸 背景的 
僱 員也要 在不同 程度下 「香 港化」 、 否 則變成 「表姐 , 你好」 的男 
女主角 , 和香港 同事格 格不入 ° 



286 



明 日之星 

—— 中國 留學生 



李 遠哲敎 授在一 九八七 年拿了 諾貝爾 化學獎 , 九三 年放棄 
了美 國籍返 回台灣 出任中 央硏究 院院長 , 成爲海 外華僑 學術界 
兩件 轟天動 地的事 。 李遠哲 敎授回 台事件 代表了 五十至 七十年 
代以來 , 台灣往 美國留 學硏究 成就的 分水嶺 , 九十年 代以後 , 
似 乎是由 中國大 陸留學 生接棒 。 

五 十年代 台灣到 美國留 學生與 今日的 中國大 陸學生 有很多 
相 同之處 。 首先 , 他們百 分之九 十是在 國內完 成大學 學士課 
程 , 到 美國進 硏究院 。 第二 , 他們窮 , 生 活淸苦 , 向上 爬的力 
量和 心態強 , 而美 國有一 個極開 放的學 術領域 , 在 學術上 , 尤 
其是數 、理、 工科, 美國 最優秀 的靑年 學生望 門不進 , 因爲從 
商 或其他 行業薪 酬較高 , 於 是大學 理工研 究院是 中國學 生的集 
體 棲身所 。 第三 , 他 們有國 歸不得 , 中國 留學生 在天安 門事件 
後獲 得美國 居留權 ( 綠卡 ) 者有 五萬名 。 正如 五十至 六十年 
代 , 台 灣留學 生十居 其九也 是學成 不回國 , 情況無 獨有偶 , 似 
是歷 史重演 。 



287 



港台學 生多急 功近利 



爲何台 灣與香 港留學 生選擇 就業和 居留地 不同於 中國大 
陸? 首先, 香港 和台灣 現今經 濟蓬勃 , 就 業上沒 有困難 , 而薪 
酬 之高超 越美加 。 加上留 學美國 的港台 學生多 數是大 學本科 
生 , 生活日 漸安逸 , 選擇 科目集 中急功 近利的 「榲 錢」 行業 , 如 
工 商管理 、 財經 、 會計 。 畢業 後也不 屑做實 驗室廉 價勞工 、 低 
薪助敎 , 思想上 和美國 主流社 會接近 。 筆 者摯友 在加州 大學醫 
學 院當血 病敎授 , 十年 來從沒 有美國 本土博 士班學 生問津 , 只 
有 日本、 德國 、 中 國大陸 硏究生 。 在美 國校園 , 坐名牌 汽車上 
課 的是港 台留學 本科生 , 大陸 留學生 ( 除了 少數高 幹子弟 
外 ) , 是要兼 職助敎 , 靠助 、 獎學 金度日 。 筆者 在七十 年代留 
美時碰 到的淸 貧香港 、 台灣 留學生 , 已是明 日黃花 , 歷史陳 
蹟。 

中國 留學生 將成香 港新貴 

中 國留學 生將來 也是香 港專上 學院的 接班人 , 三 、 五年後 
就是 他們拿 了外籍 , 挾着 「來 路」 高 級學位 , 敎 學經驗 , 加上 
美 、 加經 濟收縮 , 大 專院校 敎職位 置收緊 , 就業 不容易 , 香港 
遂 成爲必 爭之地 。 筆 者認識 的中國 留學生 , 拿 了美籍 , 現出任 
美資 大企業 、 銀行 、 投 資銀行 , 派駐港 、 台 , 奔走美 、 港 、 
中 、 台間 , 替中資 集團計 劃上市 , 中外合 資董事 、 顧問 、 跨國 
會計 師及律 師行專 業要員 , 非 常吃香 , 套用 句毛澤 東名句 「世 
界最 後是你 們的」 。 

288 



看形勢 , 九 七年後 , 中 國留學 生將成 爲香港 的中國 貿易專 
業新 貴和美 、 港 、 台學 術的中 流砥柱 , 是 可預見 的局面 。 香港 
靑年 輩應加 重投資 在本業 技術和 經驗上 的本錢 , 在腦力 人才巿 

場上爭 取地位 , 中國市 場的大 , 並非 「零和 遊戲」 ( zero sum 
game ) 。 中國 大陸也 不要因 爲留學 生不回 國而耿 耿於懷 , 只 
要中國 社會繼 續開放 , 香 港的國 際貿易 、 金融 、 學術中 心地位 
保持 , 中國 留學生 並非完 全是楚 材晉用 , 學生的 眼睛也 是雪亮 
的 。 今日 如李遠 哲敎授 的放棄 在美國 的成就 , 回饋祖 國的人 , 
會絡 驛於途 。 



ada-Hong Kong Resource Centre 

idina crel, Rm. 二 一 • Tori, cal . M5S IA1 



289 



本書作 者梁福 麟敎授 , 廣 東省三 水縣人 。 
出生於 廣州市 。 中 學香港 皇仁書 院畢業 , 

1972 年香 港大學 文學士 ( 一 級榮謦 ) 。 就讀 
期間 得包玉 剛獎學 金及辰 衝書局 獎學金 ; 
1974 年英國 伯明翰 大學理 學碩士 , 得 
Radcliffe 基金 獎學金 ; 1976 年牛津 大學法 
學 文學士 ; 1977 年倫敦 格闌寺 大律師 ; 
1978 年 香港高 等法院 大律師 ; 1981 年牛津 
大學 法學文 學碩士 ; 1983 年哈 佛大學 法學院 
東亞 法律研 究院訪 問學者 : 1983 年澳 洲維多 
利省 大律師 ; 1985 年至 1986 年間 , 任香港 
大學法 學院客 座講師 ; 1980 年至 1986 年香 
港中 文大學 中國法 學硏究 參與者 ; 1987 年美 
國 加州註 册律師 ; 1987 年至今 , 任加 州羅耀 
拉 大學法 學院客 座敎授 ; 1987 年至 1988 年 
加 州 Pepperdine 大 學法學 院客座 敎授; 
1992 年至今 , 任 加州羅 耀拉大 學亞洲 硏究課 
程顧問 ; 1988 年至今 , 史丹福 大學胡 佛硏究 
中心 香港資 料顧問 ; 1988 年至今 , 美 國國際 
法學會 , 國際法 學資料 , 香港 聯絡員 ; 1989 
年至 1992 年間 , 任美國 加州律 師公會 國際法 
組執委 。 著作見 洲 華爾街 曰報》 , 键東經 
濟 評論》 , (II 國 國際法 期刊》 等 英文刊 物及書 
籍散 章超過 一百篇 。 並經常 在香港 《信 報》 及 
《信報 月刊》 發 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