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text of "中大五十年" Skip to main content

Full text of "中大五十年"

See other formats


中大 五十年 
上冊 



+* E + 年 






中大 五十年 ( 上冊) 


出版: 

中 大五十 年編輯 委員會 

編輯: 

王邦華 

陳嘉銘 


何敬熹 

湯映彤 


吳嘉倫 

楊穎仁 


李敏剛 

劉子僑 


杜振豪 

鄧權偉 


洪曉嫻 

羅奕媚 


陳秉鳳 

譚焜 

作者: 

王靖婷 

張雋熙 


吉秋爽 

陳曰東 


吳倩婷 

陳平原 


吳銘基 

陳正恒 


李峻嶸 

陸明敏 


周松齡 

彭結棚 


阿三 

劉偉琪 


胡雪婷 

戴遠雄 


胡蘇 

簡浩德 


馬嶽 

譚檠禧 


區諾軒 


插圖及 設計: 

陳素珊 

湯映彤 

承印: 

星 達製版 印刷有 限公司 

曰期: 

二零 一五年 十二/ 

弓 

ISBN : 

978-988-14266-0 

-4 

網頁: 

http:/ / www.cuhk50.org/ 


目錄 


序 / 陳嘉銘 
鳴謝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前言 / 李敏剛 2 
中文學 院聯合 會對皮 理思教 授專論 的分析 與評論 / 凌 道揚、 錢穆、 蔣法賢 5 
含 糊曖昧 的中大 理念、 朝三暮 四的大 學體制 / 王邦華 11 
中文 之為大 學理想 / 李敏剛 28 
使 用中文 是中大 的使命 / 孫述宇 44 
廢墟 中大: 中大 認同的 (後) 殖 民解讀 / 安徒 53 
追憶中 大的似 水年華 / 李歐梵 58 
回憶 大學老 師之一 、三 、七 、八 、十 / 雷競遊 62 



國際 化事件 

不 只守護 傳統, 不只接 軌國際 一 國際 化事件 大論爭 / 杜振豪 70 

國際 化事件 時序表 78 

異議 

哭中大 一 致中大 師生的 公開信 / 中大 學生會 及捍衛 中大理 想小組 82 

關於香 港中文 大學招 收非本 地生和 教學語 言的一 些誤解 和事實 / 香港中 文大學 教務處 88 
我們 並沒有 誤解校 方政策 一 回應中 大校方 的澄清 / 中大 學生會 及捍衛 中大理 想小组 91 
校長新 春家書 / 劉遵義 93 

要 國際化 除 了英語 還 要開誠 和尊重 / 不想沉 默的中 大教師 98 

“I feel really sorry for you .” •次校 友評議 會記事 / 胡浩堂 100 

學術 

說英 文的中 文大學 / 梁文道 102 

國際 視野? 望向 哪裡? / 葉蔭聰 


105 


國際 化與語 文政策 / 馬國明 108 

全 球化, 遺 忘所有 非英語 文化? / 陳 光興、 錢永祥 113 

方言 

An open letter to the students of CUHK / Eliza W . Y . Lee 116 

粵語霸 權及後 殖民香 港狀況 / 鄧小樺 122 

笑中大 一 講方 言的中 文大學 / 幾位支 持中大 「國 際化」 策略的 學生、 校友 124 

笑 過了, 多看 點書罷 / 一個人 128 

政策 

中大語 文政策 的未來 / 馬傑偉 132 

對 《雙語 政策委 員會報 告書諮 詢稿》 的回應 / 蔡寶瓊 136 

雙語政 策報告 書沒有 說甚麼 / 杜振豪 140 

貨 不對辦 的大學 語委會 / 杜振豪 142 

保 樹立人 

校園運 動的一 場小勝 一 「保樹 立人」 運動 / 羅奕媚 146 

池 旁路擴 路工程 「公開 事件」 時間表 / 朱凱迪 148 

齊來保 護我們 的山城 (聯 署) / 香港 中文大 學學生 會校園 環境關 注小組 150 

十年 樹木, 百 年樹人 一 「保樹 立人」 行動 及聲明 / 一群中 大校友 153 

中 大保樹 之校方 「屎 上抹 胭脂」 公關 簡報會 (節 錄) / 朱凱迪 154 

中 大校園 發展處 處長林 泗維先 生訪問 / Pat 156 

報喜! 中大 設立斬 樹審查 委員會 池旁 路老樹 (可 能) 有救 (節 錄) / 朱凱迪 1(50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意見書 第一號 /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163 

飯氣劇 場# Special : 咩野樹 / 江記 166 

校 園發展 監察聯 盟就校 方諮詢 的聲明 /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168 

願 那校園 能容下 貓和樹 / 熊一豆 170 

愛樹 的人都 難免掉 眼淚, 兼 發泄與 許敬文 副校長 面談後 的感受 / 朱凱迪 172 

情色 版事件 

從 校園掀 起的文 化戰爭 / 杜振豪 176 

情色 版事件 時序表 182 


情 色版欄 目選讀 

太 子戲院 食屎食 著豆, 或相反 / 弟 184 

Stephy 信箱 ( 2006 年 12 月號) 184 

淫 穢繪本 / 鄧萃芹 185 

非性非 非性, 我們的 巴士在 哪裡? / Dion Dublin 大波蓮 185 

滿足 / AGS 186 

Stephy 信箱 ( 2007 年 1 月號) 187 

情色 版意見 問卷調 查回應 188 

聲 明及事 件紀錄 

無 懼污名 重 尋真性 / 中大 學生報 190 

堅決反 對校方 不義裁 決聲明 / 中大 學生報 192 

衝 破禁忌 重 建道德 要求影 視處判 決中大 學生報 無罪聯 署聲明 / 中大學 生報等 193 

情色版 事件之 法庭篇 / 吳嘉倫 196 

師生校 友迴響 

無 關道德 / 鄭巧玲 W 8 

學 生報, 你 的描寫 怎麼這 麼低俗 下流? / 波仔 200 

國王 的裸體 / 黃慧貞 203 

愛 在漫天 風雨時 一 再評中 大學生 報事件 / 蔡子強 205 

天星 •皇后 • 情色 / 馬嶽 209 

冷 言冷語 論情色 (中) / 曾瑞明 211 

社 會批評 及爭議 

學 習哈佛 / 梁文道 214 

回應 《中 大學 生報》 的歪理 / 郭鴻標 217 

文化戰 爭與道 德聖戰 / 安徒 220 

We don' t want to talk about it / 林奕華 224 

烽火 台事件 

校園民 主之難 一 烽火 台事件 / 陳秉鳳 228 

圖書館 擴建迎 四年制 烽火台 保留不 損半分 / 程伯中 231 

中大 學生會 反對拆 卸烽火 台聲明 / 中大 學生會 233 


中 大人, 請一起 運用理 性吧! 

— 就烽 火台將 被移開 一事作 補充, 來自 一位圖 書館小 組成員 / 李浩輝 


235 


我所 知的拆 烽火台 計劃來 龍去脈 / 朱凱迪 238 

反拆 烽火台 300 人出 席論壇 

一 大學輔 導長何 培斌: 「我 泥聽 意見。 (我 唔會回 應)」 / eg 9515 243 

站在豐 厚歷史 的前端 / 陳秉鳳 248 

烽火歷 史小輯 250 

烽 火台上 起烽火 / 鄭依依 252 

致 劉校長 的話: 明 月清風 本無事 一 談 朱銘的 《門》 及其他 / 梁寶山 255 

成功 保衛烽 火台繼 續要求 落實逸 夫圖書 館及公 開資料 / 

中大 學生會 中大 學生報 烽煙四 起聯席 258 

93% 支持 建逸夫 圖書館 

一 逸夫同 學設施 需求調 查報告 (節 錄) / 中大 學生報 烽煙四 起聯席 260 

唔 係咩都 要質曬 喺本部 

一 中大圖 書館擴 建計劃 問卷調 查報告 (節 錄) / 中大 學生報 烽煙四 起聯席 261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從對峙 到凋零 一 記民 主女神 像事件 / 陳嘉銘 264 

中大 堅守政 治中立 的原則 / 中大 新聞稿 267 

中 大學生 會記招 籲市民 師生明 晚護民 主女神 像進校 / Vicky 268 

地獄之 火將留 給面對 道德危 機時仍 宣稱中 立的人 一 聲 討中大 校方禁 止擺放 

民主 女神聯 署聲明 / 中大 學生會 中大 學生報 劉 遵義施 政監察 270 

強烈 譴責中 大行政 及規劃 委員會 越 權不允 許中大 學生會 

提 請在校 內放置 新民主 女神像 / 陸耀文 272 

「當 仁不讓 於師」 之 「哭 中大」 / 安徒 274 

如果中 文大學 真的政 治中立 ,則 / 曾瑞明 277 

大學 價值崩 壞的制 度根源 / 李敏剛 279 

恐懼 的政治 一 香港 中文大 學對待 「新 民主女 神像」 / 龔立人 281 

要 擺民主 女神, 但不 是這個 / 何慶基 283 

民 主規劃 只限於 學生自 治區? / 秦晞輝 286 

以民主 為名, 行專 制之實 一 反對中 大學生 會獨行 獨斷聯 署聲明 288 

重 拾中大 使命, 推 動校園 民主: 為 永久安 置新民 主女神 像建言 / 中大 學生會 290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時序表 


296 



序 


卷 


♦ 陳嘉銘 


序 


2011 年的 年底, 幾個學 生會的 前幹事 
和學生 報的前 編輯開 始籌備 《中 大五十 
年》 的編 委會。 到現在 出版, 已相隔 
四年。 或許 我就由 籌備編 委會的 過程說 
起。 

起初, 其中一 個甚為 重要的 討論, 是圍 
繞 編輯團 隊的代 表性。 編 委會的 籌組成 
員只有 幾個學 生會和 報社的 老鬼, 究竟 
有甚 麼資格 代表中 大人出 版一本 《中大 
五 十年》 的 校史? 因 著這個 問題, 我們 
曾熾熱 地討論 一番, 繼而 試過找 身邊非 
學生會 系統的 中大人 幫手, 但終 歸沒有 
朋友 願意加 入編輯 團隊, 始終編 輯工作 
需要花 極多的 時間和 心力。 不過 為了解 
決這個 限制, 我們 找了不 少中大 人做訪 
問, 而好幾 位朋友 亦有為 這本校 史提供 
相片, 以及 做後期 的校對 工作。 在此, 
我 們衷心 向他們 致謝。 

回 到代表 性的問 題上, 編 委會基 本的共 
識是, 我 們只反 映一部 份中大 人的聲 
音, 無 法完全 代表中 大所有 的學生 、校 
友、 職工和 校方的 管理層 。當然 ,官方 
的 校史也 面對著 相同的 問題。 如 果我們 
翻查 校方五 十周年 校慶的 網頁, 就不難 


發 現他們 所寫的 校史, 主 要是關 於三間 
舊書院 合併成 中大、 校長 的更替 、新 
學 院和新 書院的 成立, 而 且都是 直白式 
的簡要 描述。 這種 對中大 歷史的 呈現, 
表 面上是 「客 觀中 立」, 但實際 上卻抹 
平了 這五十 年來在 中大所 發生的 政治角 
力, 亦不能 剖析中 大如何 受社會 及經濟 
因素所 影響。 另一 方面, 校方的 史觀同 
時掩 藏了很 多內部 矛盾和 反對校 方的聲 
音。 這些 事情, 校方不 願或無 意面對 
和 記錄, 但 我們卻 認為至 關重要 ,因 
而它們 就成為 《中 大五 十年》 的 焦點。 
故此, 若然 有人指 我們所 敍述的 歷史是 
跟官方 的校史 抗衡, 我想 這說法 絕不為 
過。 

除了討 論代表 性的問 題外, 在籌 備的過 
程中, 我們又 邀請了 《中 大三 十年》 
和 《中 大四 十年》 的 編輯, 叫他 們分享 
出版的 經驗, 以及 提點我 們製作 《中大 
五 十年》 要 留意的 地方。 在編輯 的過程 
中, 我們吸 納了不 少他們 的寶貴 意見。 
另一 方面, 我們編 委會亦 嘗試檢 討兩本 
校史 的不足 之處。 換句 話說, 當我們 
在制定 這部校 史的框 架時, 某種 度上是 
建基 於前兩 部校史 的框架 。就 《中 大三 


十年》 而言, 它 是以中 大的人 、事 、地 
為 主軸, 書 中的議 題都是 學生組 織長期 
關 注的。 這種思 路的好 處是, 書 的主軸 
清晰, 有一 個明確 的敍事 方向。 可是, 
這種 學生組 織本位 的想法 卻抹殺 了不少 
校園 的重要 議題, 諸 如校園 勞工、 性別 
議題、 校 園的空 間規劃 等等。 此外 ,它 
亦難 免忽視 了校園 以外所 發生的 事情, 
諸如中 大在過 渡期所 扮演的 位置、 以至 
當時 的社會 思潮。 至於 《中 大四 十年》 
則顯然 是填補 了這個 漏洞, 不再 是學生 
組織 本位。 相反, 編輯透 過數十 個不同 
的主題 去梳理 中大的 歷史, 題材 豐富之 
餘, 亦更好 地呈現 出中大 與社會 的緊密 
關係。 不過, 這 麼多主 題卻使 得校史 
枝葉 繁茂, 難以令 讀者把 握這十 年發生 
的重要 事件。 在制定 《中 大五 十年》 的 
框 架時, 我 們是在 這兩個 框架之 中取其 
優秀 之處。 一 邊廂, 我們 在編輯 方向上 
是較 為接近 《中 大三十 年》, 嘗 試建構 
一 個相對 整體的 史觀, 編 輯的觀 點較為 
一元。 另一 邊廂, 我們在 題材上 則仿效 
《中 大四 十年》 ,融 入更 多學生 組織傳 
統上 相對少 關心的 議題。 是故, 《中大 
五 十年》 需 要一個 更細緻 的分類 方式。 
的而 且確, 我 們在出 版的過 程中, 由於 
人手和 時間的 限制, 刪 減了一 部份主 
題, 但基本 上這本 書的大 格局和 原初設 
計的, 並沒 有太大 差別。 

在制定 框架的 時候, 我們的 想法是 ,既 
要勾勒 到這五 十年來 中大的 變遷, 又要 
涵蓋這 十年的 大事。 於是 我們將 《中大 
五 十年》 劃 分了三 卷書。 卷一是 五十年 
的 史部, 這 裡除了 輯錄老 校友和 老教授 


談中大 的文章 之外, 我們 編委會 的成員 
又寫 了兩篇 文章, 論述中 大成立 的源起 
以 及中大 秉持的 理想。 一 篇是王 邦華的 
〈含 糊曖昧 的中大 理念、 朝三暮 四的大 
學 體制〉 ,縷 述中 大理念 一 書 院制和 
學年制 一 出現的 歷史條 件及其 體制的 
發展。 另一 篇是李 敏剛的 〈中文 之為大 
學理 想〉, 分析 中文在 中大的 位置, 以 
及中 文這個 理想如 何引發 一輪又 一輪的 
學運和 社運。 之所 以花兩 篇過萬 字的文 
章 來梳理 中大的 理想, 其 實正正 是要抗 
衡上述 校方的 「偽 中立」 而且過 度簡化 
的歷史 敍述。 

至於 十年的 歷史, 我們細 分了兩 卷書, 
主 要原因 是有些 事情可 以用主 題來包 
攬, 有些則 不能。 無法用 主題概 括的爭 
議, 是指這 十年在 中大校 園所發 生的重 
要 抗爭。 故此, 卷 二主要 是回溯 和剖析 
這 些抗爭 事件, 當中包 括保樹 立人事 
件、 國際化 事件、 情色版 事件、 烽火台 
事件、 民主 女神像 事件。 我們選 擇事件 
的 標準, 主 要是基 於它們 在校園 引起重 
大的 反響、 在公共 領域有 熾熱的 討論、 
以 及至今 仍有廣 泛參考 價值。 卷 二固然 
以輯 錄和整 理當時 的資料 為主。 但與此 
同時, 我們 編輯亦 撰寫了 較為後 設的評 
論, 點 出當時 運動的 起伏, 並嘗 試對當 
時的抗 爭作出 分析和 總結。 

卷三 會以九 個主題 分類, 包括 「理想 • 


傳統」 ' 

' ^ 社會 

• 教育」 

、 「中 國. 

香港」 - 

_ 「教學 

- 師生」 

、 「道 德. 

身份」 ' 

• 「運動 

•角 力」 

、 「校 園. 

日 常」、 

「地方 • 

規劃」 和 

「人像 .群 


中大 五十年 k 


體」 。從這 九個主 題來看 ,讀者 大概可 
以想 像卷三 會以不 同的角 度切入 中大近 
十年的 種種, 在不 同的脈 絡下梳 理中大 
在這十 年間的 發展。 本部 分將渉 及較多 
編輯自 行整理 的資料 和自撰 的文章 ,亦 
會輯錄 部分舊 文章及 約稿。 

最後, 我們編 委會也 得承認 在製作 《中 
大五 十年》 的一些 限制。 除了人 手不足 
和 代表性 的問題 之外, 編 委會成 員的背 
景亦構 成某種 局限。 我們 大部份 來自人 
文學 科而且 全都曾 擔任過 學生組 織的工 
作, 好 處是較 了解校 園內的 抗爭, 並且 
熟悉 校園內 的勞工 和性別 議題。 但這同 
時 又成為 缺點: 即 使我們 用了不 少篇幅 
去處理 這十年 來中大 制度的 變革, 但我 
們卻仍 然覺得 有不少 漏洞。 因為 當我們 
在 任學生 組織的 時侯, 投放在 向校方 ^ 
套料」 的時 間實在 不多。 但無可 否定, 
資料不 足更重 要的原 因是, 不少 資料來 
源只 能在官 僚決策 機構中 獲取, 而校方 
卻礙於 我們的 身份, 絕大 部份時 間都將 
我 們拒諸 門外。 這 自然是 校方與 中大人 
權力不 平等的 反映。 

執筆 之際, 中大 已邁向 成立五 十二周 
年, 編委會 對於延 遲出版 《中 大五十 
年》 深表 抱歉, 亦 想特此 鳴謝幫 忙過出 
版的 朋友, 以及捐 助出版 的中大 人和單 
位 (包括 學生事 務處、 中大 代表會 、多 
位師生 校友) 。事 實上, 這十年 中大的 
確 發生太 多重要 的事, 編委會 在選取 
文 章和撰 文都花 了不少 時間, 務求令 
此 書臻善 臻美。 另一 方面, 編委 會的成 
員大 多為已 畢業的 校友, 難以全 情投入 


編輯的 工作。 再加 上不少 編委在 公民社 
會肩 負某些 崗位, 面對這 兩三在 香港發 
生的諸 多大事 一 碼頭 罷工、 新 界東北 
規劃、 雨 傘運動 一 我們 也不得 不暫時 
擱下 出版。 當然, 這些原 因都難 以成為 
遲 出版的 藉口。 不過, 編 輯所投 身的運 
動多 多少少 反映了 不少中 大人持 守的價 
值, 就是希 望我們 身處的 地方變 得更民 
主和 平等, 而編寫 《中 大五 十年》 也是 
貫 徹這個 理念。 誠然, 三 卷書很 多篇幅 
都牽渉 中大人 的抗爭 歷史, 我們 祈望中 
大人 透過閱 讀這些 歷史, 不單理 解到中 
大 的抗爭 傳統, 亦 同時可 以利用 自己的 
力量將 這個傳 統延續 下去。 


鳴謝 


Angela 朱飢迪 

Billy Yip 何志華 

Francine 何佩然 

henryporter 何紅縷 

Kitty Siu 何慶基 

Lau Kin Bor 利顆珊 

Lau Wan Yee , Joseph 吳倩停 

S 吳基培 

Sundance 吳曉真 

Winnie K . W . So 吳樹培 

X 呂大樂 

一個人 宋志明 

小明 李兆棠 

不想沉 默的中 大教師 李宇森 

中大女 工同心 合作社 李昆澤 

中大性 別平等 關注組 李雨夢 

中 大物業 管理處 園藝組 李俊峰 

中 大職工 李浩輝 

中文 大學校 友關注 大學發 展小組 李智良 
尹翠琪 李詠怡 

文灼非 李歐梵 

方永平 李麗芳 

方旻英 李耀基 

方富潤 沈祖堯 

王平安 辛世文 

王青雲 周俊熙 

王海平 周保松 

王翎琪 周思中 

王麗紅 周 劉麗芝 

左治強 林奕華 

安徒 林建家 


林紀善 

林朝暉 

侯嘉林 

施城威 


活化廳 

玲姐 

胡金榮 

胡浩堂 

范長豐 

香 港工程 師學會 
香港 中文大 學生命 科學院 
香 港中文 大學員 工總會 
香港中 文大學 傳訊及 公關處 
香 港中文 大學經 濟學系 
香港中 文大學 圖書館 
香 港中文 大學藥 劑學系 
香港中 文大學 護理系 
香 港中醫 藥管理 委員會 
香港 律師會 
香 港獨立 媒體網 
香 港護士 管理局 
孫賢亮 

校園 規劃及 可持續 發展處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秦晞輝 

馬國明 

馬傑偉 

馬嶽 

區華欣 

張或瞀 

張善怡 


張浚軒 

罩俊基 

鄭巧玲 

張素貞 

黃乃正 

鄭玉昆 

梁文道 

黃力信 

鄭依依 

梁月琴 

黃永志 

鄭宗義 

梁兆昌 

黃妙賢 

鄭家榮 

梁美儀 

黃奕倫 

鄭淑珍 

梁啟智 

黃嘉靈 

鄭斌彬 

梁皓朝 

黃漢彤 

鄭智浩 

梁靜友 

黃慧頁 

鄭詠甄 

梁寶山 

黃潔慧 

盧偉明 

梁寶真 

楊佩珊 

盧遠昌 

馮家強 

楊政賢 

錢永祥 

莊耀洸 

萬松 

霍子謙 

莫碧琪 

葉宇堃 

戴捷輝 

許敬文 

葉浩麟 

戴遠雄 

郭鴻標 

葉蔭聰 

繆熾宏 

陳文樂 

雷競旋 

謝欣然 

陳曰東 

熊一豆 

謝馥盈 

陳玉峰 

趙永佳 

鍾宇杰 

陳光興 

劉志翔 

鍾耀華 

陳活彝 

劉建華 

顔龍 

陳倩瑩 

劉笑敢 

關仲然 

陳健民 

劉紹麟 

蘇鑰機 

陳清僑 

劉嘉華 

龔立人 

陳竟明 

劉 遵義施 政監察 

幾位支 持中大 ^ 

陸耀文 

樊善標 

際化」 策 略的學 

麥福達 

潘偉賢 

生、 校友 

彭叔 

蔡子強 


曾偉昇 

蔡寶瓊 


曾瑞明 

鄧小樺 


華雲生 

鄧逸軒 




特 別嗚謝 「香 港中文 大學五 十周年 
學 生活動 基金」 贊助 八萬七 千元, 
協 助本書 出版。 



卷_ 


五十 年鉤沉 




^ t 


♦ 李敏剛 

中文 大學成 立五十 周年, 大學官 方慶典 
隆重 其事, 當然少 不了說 一個官 方版本 
的 「 中大五 十年」 的 故事。 校方 說故事 
的方式 多樣。 校方既 架設了 網站, 重排 
了一個 簡略的 五十年 的大事 時間表 ,也 
在圖 書館設 立了展 覽館, 舖陳了 五十年 
來的 「發展 歷程」 和 「成 就」 。在 這些 
官方版 本的故 事中, 中大 的發展 彷彿一 
片 祥和、 欣欣 向榮: 學生 成為了 社會賢 
達, 研 究則逐 步達到 了世界 級水平 ,書 
院 則愈開 愈多媲 美牛津 劍橋, 在 晉身所 
謂 的國際 級大學 的軌跡 上穩步 爬升。 

我們認 為這樣 的歷史 敍事, 帶來 的是一 
個片 面的, 甚至 是扭曲 的中大 印象; 而 
更重要 的是, 這樣的 一套歷 史印象 ,其 
實恰 恰掩蓋 了中大 最值得 珍視、 發揚的 
精神和 價值。 因此, 在這個 《中 大五十 
年》 的 五十年 史部, 我們 嘗試重 新書寫 
那些 被官方 版本的 故事忽 略了的 歷史, 
希望 能重新 勾勒出 另一種 中大五 十年的 
歷史 圖像, 並 以此重 新論說 那些, 在官 
方 故事中 被消音 的中大 精神與 價值。 

本部 分的首 篇文章 〈中文 學院聯 合會對 
皮理思 教授專 論的分 析與評 論〉, 為凌 


道揚 、錢穆 、蔣 法賢 一 即 當時的 崇基、 
新亞、 聯合 三所中 文學院 的院長 一 聯 
名於 1957 年 發表。 當時 三所學 院正爭 
取成 立中文 大學, 殖民政 府內部 有不少 
反對 呼聲。 這篇文 章即用 以反駁 當時香 
港大 學教育 系教授 皮理思 對中文 作為大 
學教育 語言的 抨擊。 之所 以收錄 這篇文 
章, 是因 為這篇 原文為 英文、 在 南華早 
報 發表的 長文, 其 實相當 清晰的 勾勒了 
成立中 文大學 背後的 理念和 使命。 而這 
樣 的一篇 文章, 卻 一直為 中大官 方所忽 
略。 我們 認為, 這 篇文章 既有重 要的歷 
史 意義, 亦是一 個相當 合適的 起點, 讓 
我們 用一個 和官方 故事不 同的切 入點, 
去理解 中大的 歷史。 

接著 第二篇 王邦華 的文章 〈含糊 曖昧的 
中 大理念 、朝 三暮四 的大學 體制〉 ,貝 IJ 
為中 文學院 聯合會 的這篇 文章補 回了歷 
史 背景, 並 延伸論 及中大 多年來 就書院 
制和 學制的 爭議, 以及這 些爭議 與政治 
和社會 抗爭的 糾結。 中大 理想的 形成, 
其 實不斷 受政治 和社會 變遷所 模塑。 中 
大的 發展也 不是如 校方的 故事那 樣波瀾 
不驚。 反之, 中大 今日的 制度其 實全都 
是過 去各方 勢力的 政治考 慮和衝 突之下 


2 

中大 五十年 上 ♦ 


的妥協 產物。 從王 邦華的 文章, 我們可 
以 見到, 中大 的制度 演變、 乃至 理念和 
制度 之間的 衝突, 其實有 廣闊和 複雜的 
社會 與政治 脈絡。 這 些重要 的脈絡 ,恰 
恰是 中大的 官方故 事所忽 略的。 

本 部分的 第三篇 文章, 李 敏剛的 〈中文 
之 為大學 理想〉 ,則 是透 過追溯 「中文 
教學」 這一中 大的核 心理念 的歷史 ,去 
重 新理解 「中 文」 作為大 學理想 對我們 
的 意義。 同 樣以中 文學院 爭取成 立中大 
的 歷史為 起點, 這 篇文章 重新勾 勒了中 
大師 生在兩 次中文 運動的 參與, 以及在 
2005 年的 「哭 中大」 抗爭。 中文 教育作 
為教學 理想, 於香 港其實 一直有 著重要 
的抗爭 意義, 背後 蘊含的 是對不 公義與 
霸權的 挑戰, 而這 一切都 和中文 大學歷 
代的師 生息息 相關。 

本部份 第四篇 文章, 孫述宇 教授的 〈使 
用 中文是 中大的 使命〉 ,則 可視 為對這 
段 中文理 想史的 補充, 但 文章本 身其實 
也相當 有歷史 份量。 孫教 授的這 篇文章 
寫於 1977 年, 本 來是為 當年正 籌備出 
版的 《中 大十 五年》 而寫, 後來 出版計 
劃 擱置, 文 章於同 年刊登 於明報 月刊。 
在 2005 年的 「哭 中大」 事件中 ,這篇 
文章 被重新 發現, 其中對 中文教 學的辯 
護、 對中大 官方重 英輕中 欠缺文 化承擔 
的 批判, 即使 過了三 十年, 卻彷 彿仍然 
切 中當時 中大的 問題。 今天, 中 大官方 
對 中大的 ^ 中文」 理念論 述依然 單薄, 
甚 至完全 缺席, 孫 教授的 這一篇 文章則 
可說 是對這 一理念 最為完 整也最 為深刻 
的 闡釋。 


安徒的 〈廢墟 中大: 中大 認同的 (後) 
殖民 解讀〉 ,則為 前面四 篇文章 所帶出 
的中大 敍事, 引 入了異 議和商 榷的向 
度。 如果僅 僅閱讀 前四篇 文章, 我們很 
容 易會得 出這個 印象: 中 大的成 立和發 
展背後 有著複 雜的政 治角力 和計算 ,大 
學高 層都是 大學理 想的背 叛者, 但卻有 
一班 理想主 義的青 年學生 和老師 傳承了 
當 初批判 精神, 是正義 使者, 於 是他們 
才應該 是我們 的精神 祖先, 我們 應該傳 
承 他們的 精神。 安 徒的文 章卻指 出了這 
印象的 虛妄: 中大 打從成 立開始 就是建 
制的一 部份, 是同 樣身為 社會精 英的一 
群 「高等 華人」 倡議, 最 終得到 殖民者 
正式 支持的 產物。 那些彷 彿理想 主義的 
青 年學生 之外, 有 更多學 生期望 藉著中 
大 進入既 定的社 會階梯 爬升, 得 到社會 
主流 認同, 甚 至不少 「理 想主 義者」 其 
實轉 個臉就 投入了 這個他 們批判 過的制 
度遊 戲之中 。安 徒文 章開首 提及的 「AO 
事件」 在當年 中大引 起牽然 大波, 正是 
一例。 其實就 是那些 批判的 「理 想」 本 
身, 都有 不少值 得質疑 之處, 如 民族主 
義和 文化大 革命的 影響, 並不一 一可被 
視為 進步, 尤 其在時 移勢易 的今天 。而 
中大 那個彷 彿批判 而有理 想的文 化身份 
想像, 恰恰 可以輕 易轉化 成被社 會精英 
消費 的文化 符號, 掩蓋那 些在歷 史背後 
從來 沒有被 質疑和 動搖過 的社會 結構本 
身。 我 們重說 歷史、 考掘 價值、 抗衡今 
日大學 官方的 主流論 述和歷 史解讀 之際, 
會否 恰好反 過來為 當權者 提供了 用來掩 
蓋早已 成一片 ^ 廢墟」 的 中大的 漂亮口 
號? 安 徒文章 寫於十 年前, 原刊於 《中 
大四 十年》 ,對照 今日, 卻仍未 過時。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最後, 我們 另外收 入了李 歐梵教 授寫於 
2013 年的 〈追憶 中大的 似水年 華〉, 以 
及 雷競旋 先生五 篇刊於 《信 報》 回憶昔 
日 中大人 和事的 文章。 李教 授曾於 1970 
年代 在中大 任教, 雷先生 則於七 零年入 
學, 曾 任中大 學生會 會長。 本輯 一併收 
錄, 供 讀者追 想當年 中大的 風貌, 也為 
本部份 的那些 「大 歷史」 補上當 時的人 
追憶的 細節。 

我們 希望, 本部份 這些作 者筆下 的中大 
歷史 片段和 風貌, 可以為 讀者提 供一個 
和 官方故 事不同 的中大 印象, 並作為 
我 們反思 中大的 傳統、 價 值和精 神的起 
點。 在歌功 頌德、 粉 飾太平 以外, 我們 
認為, 這些 才是中 大五十 年需要 重視的 
歷史與 思考。 


中大 五十年 


上 



中 文學院 聯合會 

對皮 理思教 授專論 之分析 及評論 


♦ 凌 道揚、 錢穆、 蔣法賢 

原刊於 《香港 高等教 育問題 之商榷 》 • W 58 年 



皮 理思教 授最近 發表之 「香 港高 等教育 
問題之 商榷」 一系列 專論, 當為 自戰後 
即從事 本港中 上教育 者所詳 細研讀 。但 
以 其所討 論之問 題如此 複雜, 自 難望所 
有 有關人 士一致 贊同其 分析, 或 接受其 
全部之 建議。 皮理 思教授 關於在 華人社 
會中, 一間 大學之 性質及 其功能 所作之 
基本 假定, 其中一 部分係 吾人大 多數有 
關人士 持有異 議者。 更有 若干其 他基本 
問題, 皮教授 在專文 中未有 提及, 或僅 
加 以部份 解答。 關 於香港 高等教 育問題 
之 商榷, 若 忽略此 等問題 或未予 詳細檢 
討, 且不聽 取相反 方面之 意見, 而遽下 
定論 ,此 在吾 人誠覺 其不幸 。尤有 進者, 
此等 問題又 非單純 學術性 問題, 而是涉 
及整 個社會 前途之 問題, 皮教授 之將此 
問題 提出, 喚起 公眾之 注意, 且 其意見 
顯係曾 下一番 謹密之 研究功 夫者, 似此 
種種, 實深植 我人之 感謝。 因此, 吾人 
基於 同樣之 精神, 謹以 嚴肅討 論之方 
式 ,而 非爭辯 之方式 ,提出 下列之 評論。 

吾人 現所面 臨者, 全係 一新系 列的問 
題。 自 香港大 學設立 以來, 香港 已完全 
改變 。香 港大 學雖有 其自由 ,有其 財產, 
但仍 未能追 上時代 之變遷 而為社 會作適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合之 服務。 無論 如何, 目前 之需要 ,唯 
有 另一種 形式之 中上教 育機構 始能適 
應。 當前問 題乃此 種教育 機構正 在進行 
之 工作, 是 否能獲 致官方 之正式 承認, 
以 及是否 能獲得 公眾之 支持? 又 或者此 
等 學院之 發展, 是 否將永 久因經 費支絀 
而受 阻滯, 而其畢 業生之 資格是 否將僅 
囿限 於介乎 中文中 學畢業 生與大 學文學 
士 之間。 

香港之 變遷, 不祗 限於人 口激增 一端, 
而在 經濟、 政治及 文化等 方面, 變化亦 
甚 鉅大。 香 港不再 能希望 大陸中 國政府 
或教 會團體 分擔本 港居民 之教育 重任。 
而且 香港亦 不再僅 是英帝 國外圍 之一個 
小小 的舊式 據點, 祗對銀 行業務 及貿易 
始感 興趣。 倘 若香港 仍如過 去一樣 ,則 
一間 殖民地 大學而 具有高 超水準 者應已 
超過 當地之 需要。 

但香 港今日 究已經 歷何種 變遷? 是 否托管 
制 之現代 觀念, 正取 殖民地 主義而 代之? 
香港是 否事實 上已形 成中國 文化與 教育之 
主要 中心, 正 予整個 東南亞 以文學 、技 
術、 教育等 等之服 務以及 其他方 式之領 
導? 單就崇 基學院 而論, 來 自東南 亞各地 
之學 生已達 五十名 以上; 新 亞書院 之學生 
且有遠 來自韓 國與印 尼者。 中國高 等教育 
之 需要, 已 遍及此 一廣泛 地區, 而 香港不 
過 是一個 中心。 香港 大學之 存在, 倘僅為 
香 港本地 服務, 則本 港之中 文專上 學校之 
存在, 乃 際此緊 急需要 期間, 可為 整個東 
南亞服 務者。 吾人深 信香港 在歷史 上已負 
起 一全新 的重要 責任, 是即 發展與 增強中 
文 大學之 教育。 


以 何種語 文教授 之問題 
至於 以中文 為傳授 工具之 問題, 吾人相 
信皮教 授對此 一問題 事件之 重大, 有估 
計過低 之處。 其主 要癥結 所在, 乃皮 
教授 所欲在 英國高 等教育 制度下 予以合 
併之 各專上 學院, 本身盡 屬中文 學院。 
吾人願 更進一 步說明 此點, 蓋所 有此等 
學院純 係中國 學校, 其中 無一為 美國學 
校, 且七間 之中, 又祗有 兩間為 教會基 
金所支 持者。 真正 問題之 所在, 乃香港 
是 否應另 設立一 有權頒 發學位 之機構 
—— 姑無論 其為一 間中文 大學或 由各院 
聯合而 性質相 類者。 

英國 並不需 要在香 港設立 一所以 上之大 
學 ,皮 教授之 此一論 點自屬 人皆謂 然者; 
但若 認為任 何英國 大學均 能希望 適合絕 
大 部份以 中文為 基本語 言之社 會的需 
要, 則縱 使此等 英國大 學水準 極高, 恐 
亦難 以令人 入信。 惟此說 並非意 謂目前 
之 香港大 學應予 停辦, 有 如停閉 海軍船 
塢然。 一 間殖民 地大學 本身, 自 有其重 
要而有 用之任 務在, 例如 特為少 數說英 
語者 之專業 訓練, 又如訓 練政府 官員及 
其 他技術 人才, 彼 等可以 有助於 減輕殖 
民 地行政 之人才 與經費 問題; 再 如使香 
港社 會保留 西方之 楷模, 而使得 中外學 
者能從 事文化 之交流 (但 仍以有 一與港 
大性質 相似之 中文大 學存在 為限) 。事 
實 上即在 香港大 學內, 此 種文化 交流亦 
未見 顯著, 因該校 一切工 作似均 以西方 
典型為 依歸, 而港 大與中 國各地 大學以 
往之 關係, 現已告 終結。 

至 於中文 是否可 作高等 教育傳 授之媒 


6 

中大 五十年 上 令 


介? 在 決定此 一問題 之前, 吾人 僅先請 
問 皮教授 知否過 去五十 年來, 中 國大學 
畢業 生之程 度究竟 如何? 皮教授 本身之 
中文程 度及中 國歷史 與文化 之知識 ,是 
否 充份足 以遽下 判斷? 事 實上, 此種估 
價是否 應由精 通中、 英兩 種文字 之人士 
加以 衡定, 又是否 應先詳 閱中國 學者之 
原著及 中國科 學家、 工程 師之國 際性成 
就, 始 能加以 判斷? 應注 意者, 獲得 
1957 年諾貝 爾物理 學獎學 金之兩 位中國 
科 學家, 均 為戰時 之西南 聯合大 學畢業 
生, 而該大 學亦是 一所戰 時避難 性之教 
育 機構, 實驗 室及其 他各種 設備, 自極 
不合 理想, 更且科 學課程 之傳授 亦以中 
文 為主。 但 該校竟 能訓練 出諾貝 爾獎金 
獲 獎人, 此 更足以 表示判 斷一個 教育制 
度或 學校之 價值, 實甚 困難。 

程度 之比較 

倘欲 將中、 英兩 國最佳 之大學 作一比 
較, 是 否有客 觀之標 準可作 根據? 尤其 
是 要將一 般文學 院作一 比較; 當 更覺困 
難。 以往 香港大 學之畢 業生, 在 南京參 
加各種 考試, 或擬 轉入中 國國內 大學, 
是否 亦有落 第者? 皮教 授又焉 能將清 
華、 北大、 燕京或 聖約翰 等大學 之文學 
院 畢業生 與港大 文學院 畢業生 作一比 
較? 究竟 何人程 度較差 兩年? 又 在某一 
科 目較為 落後? 在 1948 年 以前, 香港最 
優秀之 學生, 選擇 大學教 育時又 何去何 
從? 而 其中大 部份目 前又 在何地 求學? 
有等優 秀中國 學生, 未能 進入香 港大學 
者, 是否 因港大 之程度 過高, 抑 或因費 
用過 昂及必 須以英 語為唯 一教授 工具所 
致? 又 香港中 學畢業 生之最 優秀者 (中 


文中 學會考 獲得優 異者) 何以並 不擬向 
港 大申請 入學, 而向外 地尋求 機會, 藉 
以 獲取為 中國人 而設、 並 以中文 為傳授 
工具之 教育? 此種 香港最 優秀之 青年, 
在香港 受中文 教育時 已所費 不貲, 何以 
竟 令香港 社會失 去此等 人才? 

中國有 其本身 之教育 理論與 傳統, 在任 
何方 面足與 西方教 育之理 論與傳 統相比 
擬。 台灣及 中國大 陸所出 版之西 方科學 
文 學基本 教科書 譯本, 均 可為本 港專上 
學校 採用。 本 港既處 於中立 地位, 在中 
文教育 方面, 自得 採用任 何國家 之最佳 
教材。 

吾人 強調中 文之可 作為, 且已被 用為大 
學 教育之 工具, 並 非否認 需有英 文閱讀 
之 能力; 而在 某些科 目中, 英文 閱讀能 
力更 較其他 科目為 重要。 但英文 閱讀能 
力, 有異於 規定學 生在考 試時須 以英文 
作答; 亦有 異於在 授課時 全部用 英語為 
媒介而 要求學 生徹底 了解。 同人 等所代 
表之 各專上 學校, 均有規 定英語 為必修 
科, 而且每 年入學 之新生 及畢業 生之英 
文程 度均有 進步。 

語 文與領 袖人才 

但 語文與 領導能 力二者 之間, 確 有重要 
關聯。 學 生之能 冀其精 通中、 英 兩種文 
字 者為數 極少。 所謂精 通兩種 文字, 
即 深切了 解中英 兩國古 典文學 之謂。 倘 
大學 之目的 係屬訓 練某種 社會之 領袖人 
才, 則必須 先決定 應訓練 此等人 才以何 
種 語言為 思想之 工具。 中 國大學 之畢業 
生或許 不能閱 讀綽塞 ( Chaucer ) 之作,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7 


但當能 閱讀本 國之偉 大古典 作品。 英國 
科學 或專業 機構所 主辦以 英文為 工具的 
考試, 彼等 如參加 或不能 及格, 但彼等 
能將 其所學 所知, 在以中 文為基 本語言 
之社會 中加以 應用與 發揮。 

本 港華資 自辦之 工業、 銀行及 貿易公 
司, 現 正蓬勃 發展, 而香 港之必 須依賴 
此等 發展者 也日趨 顯明。 是否曾 受中文 
訓練 之領袖 人才, 比較僅 以英文 為思維 
與工作 媒介之 人才, 對其 本國人 士能作 
更 有用之 貢獻? 

設使 原則上 承認, 高水準 之中文 大學教 
育, 有 在香港 實現之 可能, 則該 項教育 
之 目標及 內容, 與 英國及 西方大 學傳統 
形式 之異同 程度, 仍 有待於 決定。 似此 
的香港 教育結 構之一 個新構 成份子 ,將 
如何 併入現 有之學 校及中 學以上 教育金 
字 塔內, 亦 有待於 決定。 此將引 起極多 
有關 教育政 策及行 政之技 術困難 問題, 
在此無 法予以 討論。 吾人 僅籲請 承認, 
在 此項計 劃內, 可 能有較 皮教授 所似乎 
願意承 認者更 多之一 般教育 範疇。 

香港 之需要 

「過 早專 門化」 之 提倡者 與繼續 強調在 
大 學實施 「普通 教育」 者 之間的 爭辯, 
甚至在 英國亦 仍為一 未結束 之論題 。在 
香港, 或可 辯稱, 生活在 無根的 及太過 
商業化 環境中 之中國 青年, 中學 以上之 
普 通文化 教育, 仍 然為一 較大之 需要。 
即僅 就使彼 等獲得 社會的 責任感 而言, 
此種 普通文 化教育 已屬必 要者。 尤有進 
者, 此蓋符 合中國 向來之 高等教 育傳統 


以及 「讀 書人」 的 理想。 

各中 文學院 無須與 港大競 爭訓練 青年從 
事各 種特殊 事業。 例如, 並無任 何中文 
學院擬 設立醫 學院。 但各該 學院, 又能 
補 充現有 港大之 工作, 擴 充現時 所強調 
之普 通文化 教育, 為本港 訓練中 國社會 
領袖 人才。 

各中 文學院 之文化 重點, 應與如 香港工 
業專 門學校 等校實 施之中 學以上 專業訓 
練有所 分別。 

中 文學院 文學士 學位之 承認, 並 不真正 
與工 專或商 業學院 畢業生 之資格 相等或 
同其 範疇。 然而, 應予指 出者, 各中文 
學院能 開辦港 大所無 之各種 訓練; 例如 
中國 歷史及 文學, 會計、 建築 工程、 社 
會福 利工作 等等。 吾 人又注 意到, 皮教 
授並 未談及 官立文 商書院 夜校及 兩間官 
立師範 學院。 此等 官立之 中學以 上之學 
院, 與本港 現正迅 速發展 中之私 立中學 
以上 學院, 究當 如何比 較乎? 設 使同樣 
之 工作, 可 由各中 文學院 之教師 擔任, 
且費 用遠為 低廉, 則動用 納稅人 公帑之 
官立 文商夜 校尚須 繼續開 辦乎? 

飛速 之發展 

本港 七間私 立中文 學院, 現有學 生人數 
及質 素究竟 如何? 皮教授 引述去 年春間 
報告 之統計 數字, 揭示 學生共 2,313 人, 
日校 及夜校 學生人 數約略 相等。 現在各 
院學 生總數 已增至 3,197 人, 不 及一年 
增加百 分之三 十八。 七 校學生 均告增 
加, 各校報 告本學 期人數 較上學 期增加 


8 

中大 五十年 上 令 


百分之 十五至 六十七 不等。 此誠 為一驚 
人 的發展 速率, 顯 示吾人 亟需決 定各該 
學 院及畢 業生之 前途。 而 況不僅 學生人 
數 激增, 申 請入校 學生之 質素亦 有顯著 
之 進步。 

皮教授 謂不獲 升入港 大之優 秀學生 ,並 
非全部 申請進 入本港 之中文 學院, 此語 
誠屬 正確。 彼等 頗多前 往共黨 中國大 
陸或赴 台灣, 或其他 外國, 此因 彼等若 
在 港繼續 求學, 並 無取得 學位之 希望。 
但皮 教授又 謂各中 文學院 無資格 頒發學 
位, 部份原 因係由 於據說 最優秀 學生不 
升 入此等 學院。 話雖 如此, 今日 各學院 
之畢業 生為數 雖少, 但 其紀錄 甚為良 
好。 甚至如 工程系 之畢業 生亦全 部獲得 
職業。 其他亦 有升入 美國、 加拿大 、澳 
洲、 西 班牙、 西 德等國 大學, 攻 讀學士 
以上 學位, 且已有 在海外 獲得高 級學位 
者。 

學生 家長對 此等學 院所提 供之高 等教育 
機會之 反應, 指 出對此 學院之 需要頗 
殷。 現有之 港大不 可能希 望在將 來收容 
每年 適齡學 生百分 之一, 而皮教 授竟承 
認最 低限度 應有百 分之十 五的學 生有資 
格繼續 受高等 教育。 彼主 張中文 中學每 
年畢 業生最 低限度 有三十 人應被 港大容 
納, 但當 然有資 格升入 港大者 又豈止 
三 十人! 

其 他問題 

尚有其 他若干 問題, 吾 人願在 此提出 
者 。例如 ,是 否人皆 盡知此 等中文 學院, 
為粵 藉青年 服務多 於為來 自北方 之難民 


者? 各該學 院自六 至八年 前建立 基礎, 
以至 1954 年崇基 學院聯 合調查 委員會 
報告 書發表 以來, 在此 方面, 一 如在其 
他 方面, 經已 改變。 各該 學院現 有當地 
粵籍 學生之 比率, 約等於 港大粵 籍學生 
所佔之 比率。 

各該學 院如何 聘請資 格優良 之教師 ,又 
因何有 如許多 「鐘點 計數」 之 教師? 教 
師薪金 果真低 微而必 須予以 提高, 但若 
謂教 授之品 質可從 其薪額 觀之則 屬大謬 
不 然矣。 各 該學院 之專任 教職員 多數為 
中國難 民知識 分子, 具有 長久之 在大學 
任教或 從職之 經驗, 多數 有西方 大學之 
學士 以上之 學位, 其事業 受到戰 爭及流 
亡之 打擊, 彼等幾 乎每月 均有一 人有新 
書 或論文 發表。 彼 等之中 亦曾被 邀赴亞 
洲各著 名大學 講學, 或參 加歐洲 之漢學 
家或史 學家會 議者。 「新亞 學報」 為半 
年出 版一次 之中文 研究性 刊物, 已引起 
國際之 注意及 尊重。 每一 中文學 院之每 
一系均 有不少 「鐘 點」 教師, 但 彼等多 
數係 專家, 兼 任數學 學院之 課程。 因此 
實際 上彼等 係以全 部時間 獻身於 大學級 
之 訓導及 研究; 故 彼等雖 分任各 學院課 
程, 事 實上等 於在一 間大學 工作。 

目前 主要之 點是香 港中文 高等教 育之發 
展, 不能與 本港面 對之其 他教育 發展問 
題 比擬。 這是 不必瞻 望太遙 遠的; 雖 
然最 新的中 文大學 教育尚 為初次 嘗試, 
因為 大專學 院已由 一群教 授創立 起來, 
他們 多年來 已造就 了無數 可獲學 位的學 
生, 奠定 了一個 基礎。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學 位問題 

皮 教授也 曾提及 「低廉 學位」 之 危險, 
但學費 太昂貴 不也是 同等危 險嗎? 拿港 
大與 中文學 院每年 每個學 生的費 用作一 
比較, 是 極有意 思的。 港 大學生 每年每 
人 要花費 一萬二 千元, 大 部份是 由納稅 
人負 擔的。 反過 來看, 新 亞書院 每年每 
學生只 需費用 一千元 左右, 一點 沒有挪 
用 公欵。 

此等 中文學 院業已 成為香 港及東 南亞的 
模範。 因為 它們都 是在毫 無倚靠 下成長 
起 來的, 且已具 有許多 科系。 正 因它們 
沒 有足夠 的保證 支持, 便 在不平 衡與不 
同的 標準下 發展。 這些弱 點是這 些學院 
自 己所承 認的, 就 為了解 決此一 問題, 
纔 在去年 開始有 中文學 院聯合 會之組 
織。 所 有入會 的學院 均為不 牟利者 ,同 
時 每一院 校又各 有其董 事會, 正 在研究 
中的 是如何 使這些 院校具 有統一 的措施 
與 長遠的 計劃。 

顧問 委員會 

中文學 院聯合 會同意 皮教授 之建議 ,設 
立一 個高等 教育顧 問員委 員會, 向政府 
提出 有關高 等教育 之各項 建議。 吾人又 
希 望一個 中上教 育權威 機構, 由 政府、 
港大、 各院 校代表 及若干 關心教 育之事 
業 界人士 所共同 組織, 似 此當能 充分代 
表 社會之 各階層 斷面。 此 一機構 將監督 
和促進 各有關 學院之 水準, 並作 最後頒 
發 學位之 準備。 

中文學 院聯合 會主張 發展之 第一步 ,由 


該 會進行 辦理統 一之入 學試, 全 體會員 
學 院均應 參加; 另 一方面 辦理統 一之畢 
業 考試, 組 織一考 試委員 會負責 辦理, 
包 括校外 之考試 委員, 認 可之教 授及有 
關 機構, 至 於主要 之管理 及控制 則仍歸 
中 文學院 聯合會 負責, 以 保證學 生達到 
一定之 水準。 這絕 不是大 量製造 廉價學 
位, 而是製 造一些 懂得中 國學識 與文化 
的 學位。 

最後, 此 等學院 歡迎皮 教授之 寶貴意 
見, 同時希 望香港 大學及 所有本 港人士 
的 協助。 


中大 五十年 I 令 


含糊曖 昧的中 大理念 
朝三暮 四的大 學體制 

♦ 王邦華 


前言 

談中大 理想和 體制, 經常 會墜入 兩種窠 
臼。 一 種是中 大理想 和體制 是一直 「進 
步」 、向前 發展的 看法。 這種看 法普遍 
見於官 方史, 認為 中大一 直隨著 社會變 
化 而改良 自己的 制度, 抛 棄不合 時宜的 
舊制, 令中 大可以 在日新 月異的 社會中 
繼 續發揚 其教育 理念。 張 德勝在 官方史 
《邁 進中的 大學》 中即形 容中大 改行三 
年 制後的 「彈 性學 分制」 是 「適 應現實 
環境的 結果, 也 是羽翼 長成, 漸 具信心 
的 表現」 \ 另一種 看法是 中大理 想和體 
制 是一直 「退 步」 、不斷 失落。 這種看 
法則出 於學生 組織、 教員 和舊生 之口。 
他們認 為中大 自創校 以來, 就逐 漸淪為 
為殖民 地政府 (現在 是特區 政府) 權貴 
們 服務的 大學, 失 卻了前 輩們抱 持的理 
想, 校方高 層只汲 汲於追 求資助 和國際 
排名。 一部中 大史, 就是 中大理 想不斷 
墜落的 歷史。 李歐 梵就曾 痛批中 大空有 
「中文 大學」 之名, 而毫 無推廣 中文的 
志向 2 ; 張 駿謙亦 指出新 亞自從 加入中 
大後 就屢遭 打壓, 最終 錢穆、 唐 君毅等 
集體 辭職, 從此 之後新 亞書院 只是徒 
具 外殼, 失 卻其創 校精神 3 ; 1983 年時 
羅永生 (當時 的中大 學生會 會長) 亦感 


嘆: 「我們 愈來愈 難在中 大校園 聽到老 
師 同學激 情地談 論中大 理想, 輔 導營亦 
不 以此為 主題, 學 生報上 愈來愈 少見有 
關中大 理想的 文章, 而要 找老師 開講座 
來說這 些題目 的話, 愈來 愈少老 師可供 
選擇 邀請」 4 。 

在這 兩種論 述早已 司空見 慣的情 況下, 
今天再 講中大 理想和 體制, 難免 有老生 
常談的 感覺。 然而, 這兩 種論述 卻是各 
有 缺點。 前者 素有粉 飾太平 之譏, 忽略 
了 中大歷 史上種 種權力 鬥爭、 掛 羊頭賣 
狗肉 之舉。 但後 者也容 易墜入 「一 蟹不 
如 一蟹」 的老套 說法, 為 了批評 眼前的 
校 方而過 於美化 當年的 中大。 舉 例說, 
李歐 梵批評 中大在 1970 年中文 法定運 
動 中袖手 旁觀, 沒 有和其 他人一 起爭取 
中文 成為政 府法定 語文, 有負推 廣中國 
文化 的大學 精神。 然而, 這個大 學精神 
究 竟從何 而來? 為 甚麼中 大一開 始會以 
「傳 揚中國 文化」 (李卓 敏語) 為教育 
理念? 5 如 果這個 理念本 身就是 政治計 
算的 結果, 校方一 開始就 沒有對 這個理 
念抱持 真切的 興趣, 那就 不難理 解校方 
為甚 麼沒有 在中文 法定運 動中挺 身而出 
了。 又例如 九十年 代初中 大由四 年制改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為三 年制, 真的只 是因為 殖民地 政府偏 
愛 港大, 而 為了遷 就港大 的三年 制而迫 
中大 「 由四轉 三」? 


凡此 種種, 都暗示 我們可 以用一 種較歷 
史性、 甚至是 系譜學 ( Genealogy ) 的進 
路去 看中大 理想及 體制的 發展。 在各方 
勢力各 自建構 自己的 「中大 理想」 論述 
時, 我 們可以 思考: 一開 始這些 理想和 
體制為 甚麼會 出現? 當這 些理想 和體制 
有所變 更時, 是基 於甚麼 原因和 壓力變 
更? 我們現 在看到 的中大 理想和 體制, 
是在甚 麼歷史 條件下 產生? 探討 中大理 
想和 制度的 發展, 也有助 我們理 解一所 
大學和 社會、 政府之 間的互 動關係 。在 
種種 政治和 社會壓 力下, 一所大 學的理 
想如何 變化和 適應? 這些 變化是 與時並 
進 之策? 還是數 典忘祖 之舉? 還 是這一 
切都 是在香 港這個 社會脈 絡下難 以逃避 
的 宿命? 

本文 分為三 部分。 先講中 大及其 理想為 
何出現 的歷史 條件, 再 論書院 制的變 
化, 三論中 大在四 年制和 三年制 之間的 
遊移。 選擇 書院制 和學年 制為中 大體制 
的 代表, 是 因為這 兩者都 是核心 制度之 



餘, 也是和 中大教 育理想 關係最 緊密的 
兩個 制度。 中 大校方 在大學 年報、 升學 
刊物 中經常 提及書 院制, 它一直 是中大 
引以 自豪、 「彌 足珍貴 的優良 傳統」 (劉 
遵義語 ) 6 。 而中大 當年由 四年制 轉為三 
年制, 引起 中大史 上數一 數二的 學運, 
許多 老師和 學生一 起抗議 政府傷 害中大 
理想。 甚至 香港近 年由三 年制改 回四年 
制, 也被中 大校方 拿來說 成是政 府迷途 
知返、 終 於明白 中大當 年主張 才是正 
確 7 。 審 視書院 制和學 年制, 正 好幫助 
我 們理解 中大理 想在歷 史中的 影響。 

教育 理想背 後的政 治計算 
中 文大學 自創校 以來, 就 強調自 己有發 
揚中國 文化的 使命, 志在 成為中 國和西 
方 兩個文 化之間 溝通的 橋樑。 李 卓敏開 
宗明 義說: 「中文 大學自 始就把 促進中 
西學 術文化 傳統的 交流與 融合, 定為特 
殊的 目標, 它要求 每一個 學生深 刻了解 
自 己的中 國文化 傳統, 並 精通西 方的實 
證方 法和科 學。」 8 其後 幾任校 長都屢 
屢提及 這個教 育理想 ,馬臨 9 、 高錕 W 、 
金耀基 11 、 沈祖堯 12 等都 認為中 大有別 
於其他 香港的 大學, 有發 揚中國 文化的 
獨特 使命。 甚 至連因 為推行 「國 際化」 


中大 五十年 k 


12 


而 惡名昭 彰的劉 遵義, 在 為自已 的國際 
化 政策辯 護時, 也以 「 真 正有助 於促進 
中西 文化的 交流和 融合」 為 理由, 解釋 
自己並 沒有背 叛中大 先賢的 理想。 13 傳 
揚中國 文化、 將中 西文化 融會貫 通這個 
理想, 似乎 成為中 大神聖 不可侵 犯的牌 
匾。 

這 個中大 理想的 由來, 和 崇基、 新亞和 
聯合 三書院 的背景 脫不了 關係。 中大建 
校 時由此 三書院 組成。 崇基於 1951 年 
由南 逃至香 港的十 三間基 督教大 學合併 
而成, 創校 時頗有 基督精 神與中 國文化 
並重 的傾向 14 。 然 而崇基 創校後 多受教 
會組織 資助, 因此 其學風 逐漸偏 向教會 
大學的 傳統。 舉 例說, 崇基 早期的 「人 
生 哲學」 通識 課程, 主 要是講 基督教 
義, 再講 一點古 代西方 哲學。 除 了中文 
系外, 就完 全沒有 中國文 化和哲 學方面 
的特 設課程 15 。 聯 合則由 五所由 廣州南 
遷來港 的地方 性院校 組成, 雖云 有一個 
「促 進中外 文化之 交流」 的 目的, 但亦 
明顯 偏向教 授西方 文化和 學科。 以早期 
的 「通才 教育」 課程 為例, 六科 課程都 
沒有 涉及中 國文化 和學術 16 。 


和崇基 及聯合 不同, 新亞 學風有 濃厚的 
傳統主 義和民 族主義 色彩。 傳統 主義, 
指 學風有 一種對 中國傳 統文化 的強烈 
欽慕, 甚至 令他們 不甚著 重研究 現代文 
化; 民族 主義, 即 書院教 育以中 華民族 
為 中心, 強 調學生 有振興 中華文 化的使 
命 17 。 新亞的 教育宗 旨雖有 「溝 通世界 
中西 文化」 一項 18 , 但明 顯偏向 中國文 
化。 創辦新 亞書院 的錢穆 和唐君 毅等幾 
位 學者, 為 了逃避 共產黨 統治而 遠走香 
港。 他們認 為在大 陸全境 已陷入 共產黨 
之手、 中 華民國 只能孤 懸台灣 的情況 
下, 中國 文化已 經陷入 「花果 飄零」 的 
危機。 為了 避免中 國文化 滅絕, 他們決 
定在 香港借 辦學推 廣中國 文化, 目標是 
培養 出能夠 在新時 代把中 國文化 發揚光 
大的 學生。 大體 而言, 聯 合和崇 基的學 
風偏 向西方 文化, 而新亞 則偏向 中國文 
化。 

理 解到三 書院的 背景, 就 不難明 白中大 
創校時 的教學 理想, 可說 是三書 院理想 
的 結合, 而當 中新亞 的影響 又較大 。三 
書院 辦學皆 有會通 中西文 化的理 想這個 
共識, 故由 三書院 組成的 中大取 用此共 
識亦屬 自然。 而且 以會通 中西文 化為中 


大 理想, 亦 剛好為 偏西方 的崇基 及聯合 
和 偏中國 的新亞 提供一 個妥協 的中間 
點。 然而, 雖說中 大理想 是三書 院理想 
結合 而成, 但論影 響力新 亞始終 比崇基 
和聯合 較大。 這可 從中大 創校初 期的發 
展方向 看出。 中大 甫創校 即表明 自己會 
以中 國歷史 文化研 究為重 點強項 19 , 圖 
書館 擴充方 針也以 收藏更 多有關 中國文 
化研究 的材料 和文獻 為最優 先 M 。 而新亞 
諸 賢當時 的辦學 理念, 也 直接影 響中大 
諸校長 對教學 理想的 論述。 錢穆在 1949 
年新 亞書院 開幕典 禮中就 言明, 他們目 
標在培 養學生 「具 備中國 文化的 知識, 
同 時也要 了解世 界各種 文化。 要 發揚中 
國 文化, 也要溝 通中西 不同文 化。」 21 
這幾 乎和歷 任校長 幾十年 來講教 學理想 
的說 法同出 一轍。 當然他 們對何 謂中國 
文化 和如何 傳揚中 國文化 有不同 的理解 
(舉 例說, 錢 穆和劉 遵義、 李國 章的理 
解 可說是 天壤之 別), 但粗 略點說 ,中 
大校 方五十 年來對 理想的 論述, 其修辭 
都 深受新 亞諸賢 影響。 

但如 果把中 大看成 三書院 理想開 花結果 
的 成果, 以 為殖民 地政府 受這個 文化理 
想感動 而批准 中文大 學創校 ,而 日後諸 
位校 長亦受 這個文 化理想 感召薪 火相傳 
地努力 經營, 那未 免大大 美化當 時的歷 
史事實 22 。 事 實上, 1959 年殖民 地政府 
批 准三書 院聯合 成為中 大時, 有 關中國 
文 化的考 慮可說 是佔小 部分。 政 府那時 
批 准建立 中大, 大 部分是 建基於 冷戰時 
期的戰 略考慮 》 50 年代香 港專上 教育出 
現中 文中學 「塞 車」 的 情況。 那 時香港 
有英文 中學和 中文中 學兩種 中學, 然而 


只 有一間 大學, 就 是以英 文收生 和教學 
的香港 大學。 在這情 況下, 絕大 部分能 
入 讀港大 的都是 英中的 學生, 大 部分中 
中學生 都被拒 諸門外 23 » 本來從 殖民地 
政府以 英文為 尊的角 度看, 這情 況沒有 
甚麼 問題, 但那時 冷戰的 特殊情 況令政 
府 不能放 任這些 中中學 生自生 自滅。 

當 時大量 的中中 學生因 為無望 入讀港 
大, 遂 湧向內 地或台 灣的大 學升學 。中 
共 亦明白 大學的 戰略重 要性, 遂 大力資 
助 大學, 吸 引大量 本來逃 難來港 的學生 
重 新北上 就讀。 周 愛靈在 《花果 飄零》 
中曾 指出, 對 當時的 中中學 生來說 ,內 
地大學 有三個 優點: 他們 以中文 為教學 
語言, 同聲 同氣; 內 地大學 有政府 資助, 
學費 遠低於 港大; 而且內 地大學 能提供 
和 中國文 化有關 課程, 「對 於想 研究中 
國語 言文化 的學生 來說, 香港大 學的課 
程在 質素和 權威性 方面, 不及內 地大學 
好」 24 。 在這情 況下, 就 不難理 解為甚 
麼 當時到 內地讀 大學的 人數, 可 能更多 
於 港大的 學生人 數總和 25 。 另一 方面, 
逃難 到台灣 的國民 政府, 也沒有 忽略拉 
攏香 港的龐 大學生 群體。 50 年代 初開始 
台灣 就特別 預留一 些學位 給香港 學生, 
而數 量也穩 定增加 26 , 甚 至直接 在香港 
舉 辦聯合 考試招 募學生 入大學 27 。 50 
年代 香港的 一群前 途徬徨 的中中 學生, 
竟成 為兩岸 國共政 府戰略 博奕下 的重要 
棋子。 

然而, 對殖民 地政府 而言, 境內 學生被 
兩 岸政府 大量拉 攏離港 讀書, 會 大大增 
加管治 困難。 中共 以大學 為手段 吸引香 


中大 五十年 k ♦ 


港學生 北上, 潛在 目的就 是要灌 輸他們 
共 產主義 思想, 令 這班本 來是逃 難來港 
的學 生愛國 愛黨。 台灣國 民政府 也有差 
不多的 目的, 希望 把學生 培養成 同情國 
民黨的 右派。 如果 政府繼 續袖手 旁觀人 
才 外流, 那 十幾年 後許多 出色的 中中學 
生將 會為兩 岸政府 所用, 香港或 會出現 
人才 枯竭的 問題。 再者, 即使這 些外流 
學 生回歸 香港, 他 們經歷 過思想 教育, 
就會 回來香 港傳播 共產思 想或鼓 吹回歸 
國 民黨, 令 更多香 港人不 滿政府 而傾左 
或 傾右。 殖 民地政 府在冷 戰時期 的管治 
大 方針就 是保持 中立, 當 時的總 督葛量 
洪 指出 : “The strength of our position 
in Hong Kong depends largely upon 
non-involvement in political issues . This 
can be achieved only by maintaining 
strictly legality and impartiality in any 
issues with a political tinge .” 28 政府 一 '方 
面不 希望香 港社會 左傾, 因此和 美國、 
台灣一 樣反對 共產黨 的意識 形態, 但政 
府另 一方面 也不希 望香港 社會向 右轉, 
因 為如果 香港成 為反共 基地, 就 可能刺 
激中共 反彈, 以武 力奪回 香港。 因此政 
府那 時努力 維持一 個政治 平衡, 既要避 
免市 民被中 共吸引 過去, 又要避 免國民 
黨 勢力介 入香港 社會。 學 生的外 流問題 
對 政府形 成間接 的政治 威脅, 如 果再這 
樣任 由香港 學生外 流被國 共兩黨 思想教 
育, 那政府 努力經 營的中 立環境 就會變 
得不堪 一擊。 例 如說, 1956 年 10 月, 
國共 兩派人 士之間 的對立 因為一 次掛旗 
事 件而釀 成流血 暴動, 60 人死亡 29 。 不 
難理 解政府 因此想 把香港 建構成 一個意 
識形態 中立的 空間。 



因此, 那時 政府需 要建立 另一間 大學。 
這間 大學需 要有足 夠吸引 力去吸 納本地 
的中中 學生, 而政 治立場 不能偏 向國共 
任何 一邊, 用以幫 助香港 社會保 持意識 
形態 中立。 在這情 況下, 新亞、 崇基和 
聯合三 書院在 1950 年代後 期提出 擴充中 
文高等 教育的 要求, 正好 切合政 府的戰 
略 考慮。 三 書院當 時已經 頗具名 聲和規 
模, 課程質 素有所 保證。 政府權 衡輕重 
下, 最後決 定支持 這三間 書院組 成一間 
新 大學。 1958 年教 育司高 詩雅就 明言: 
「我 不想要 第二所 大學, 但覺得 …… 建 
立第 二所頒 發學位 的院校 可能是 惟一可 
行的 解決方 法 。」 M 

但政 府卻花 費了不 少心思 去淡化 三書院 
的意識 形態, 為此 政府和 三書院 爆發不 
少 衝突。 舉 例說, 新亞在 文化上 奉國民 
政府 為正朔 。但 1959 年 政府甫 一宣佈 
資 助三書 院組成 大學, 就 嘗試插 手切斷 
新亞 和國民 政府的 聯繫, 淡化新 亞的親 
右 立場。 該年 11 月政府 要求新 亞不再 




新亞書 院位於 深水埗 桂林街 
的 舊校舍 遺址。 

來源: 維基 百科 , Wrightbus 


懸掛中 華民國 國旗。 新亞 高層們 大為震 
怒, 因 為掛國 旗是新 亞的悠 久傳統 。唐 
君 毅甚至 認為, 如 果政府 不容許 新亞掛 
旗, 新亞就 應該停 止加入 當時正 在籌組 
的中大 31 。 但 政府依 然寸步 不讓, 最後 
院長錢 穆決定 讓步, 不再 掛旗, 也把校 
慶從 雙十節 改成孔 子誕。 

儘管 在籌辦 中大時 政府和 三書院 之間在 
許多 層面上 都衝突 不斷, 政府卻 樂於以 
會通 中西文 化這個 三書院 共識為 新大學 
的教學 理念, 並和 新亞一 樣高舉 弘揚中 
華 文化的 大旗。 這 個具有 傳統主 義和民 
族主 義的理 想令中 大可以 在意識 形態上 
獨樹 一幟, 不 太偏向 國共任 何一方 (國 
民 政府雖 然不像 共產黨 般敵視 中華文 
化, 但要在 1966 年發起 「中華 文化復 
興 運動」 後 才把自 己和中 華文化 傳統緊 
緊連繫 起來) ,令 香港 的中中 學生可 
以在 一個中 立於國 共雙方 的學府 繼續讀 
書, 也吸引 了許多 學者來 這個中 立地區 
研究 32 。 而且, 新 大學那 尊重中 國文化 
的 形象, 也 合乎殖 民地政 府的文 化敏感 


( culture-sensitive ) 教育 政策。 在當時 
解 殖的浪 潮下, 英 國開始 盡量尊 重殖民 
地本土 文化, 避免殖 民地人 民反感 。創 
立 中大, 並強 調它的 中國文 化背景 ,可 
以安 撫當時 香港愈 趨龐大 的民族 主義, 
借 此顯出 殖民地 政府無 意眨低 中華文 
化, 有 利政府 管治。 

這並 不是說 政治計 算是政 府當年 支持建 
立中 大和決 定其教 育理念 的惟一 理由。 
政府 決定成 立中大 也許亦 有文化 上的考 
慮, 難 以一概 論之。 無論 如何, 中大的 
出現, 是一個 偶然的 政治環 境中, 各方 
勢 力各取 所需才 出現的 產物: 中 中學生 
需要 在本地 升學, 政府需 要管治 穩定, 
三書 院需要 資源和 地位。 然而, 在政府 
和三 書院合 作組建 中大的 背後, 我們不 
能忽略 雙方其 實有巨 大的文 化差異 。舉 
例說, 雖然 政府和 新亞都 同意新 大學有 
弘揚 中國文 化和成 為中西 文化橋 樑的理 
想, 但雙方 對此理 想的詮 釋卻是 大異其 
趣。 政府和 李卓敏 為首的 大學校 方深受 
西 方學界 影響, 認 為大學 應該以 西方學 
界的方 法論研 究中國 文化, 但新 亞諸賢 
多是出 身於傳 統中國 文化的 學人, 更重 
視的 是以傳 統的書 院教育 去存續 中國文 
化。 雙 方雖然 合作, 但卻 缺乏深 厚的文 
化 共識。 中大 理想, 一開 始就是 一個空 
泛 含糊、 不同 勢力各 有詮釋 的概念 。在 
空 泛的教 育理念 背後, 是 尖銳的 文化衝 
突。 而這個 文化衝 突最後 引致的 結果, 
就 是書院 改制。 

因文化 衝突而 起的書 院改制 
中大 創校五 十年, 而書院 制一直 以來都 



被視 為中大 的傳統 制度。 當然這 個制度 
的內 容已經 變更了 不少, 由創校 初期的 
書 院大權 在握、 主管 教學, 到今 天中央 
集權、 書院 只是負 責照顧 學生生 活和開 
辦通識 課程。 一些 偏好舊 制的人 甚至會 
宣稱 ,書 院制 早已名 存實亡 、徒具 空殼。 
然而, 若果 我們回 溯當時 書院制 何以由 
分權到 集權, 就不 難明白 當年新 舊書院 
制 之爭, 可 說是兩 種文化 對教育 模式的 
不 同理解 所衍生 出來的 鬥爭。 政 府因為 
政治 危機強 行把兩 群信奉 不同教 育模式 
的人 放在同 一所大 學中, 這兩群 人之間 
就教育 理念有 所衝突 是在所 難免, 書院 
制不過 是一條 導火線 而已。 

中大於 1963 年創 立時, 以 崇基、 新亞 
和 聯合三 書院為 基礎, 為 一所聯 邦式的 
大學。 其時 教學和 研究大 權掌握 在書院 
手中, 每個 書院有 自已的 學系, 例如崇 
基有自 己的哲 學系, 新亞 也有自 己的哲 
學系。 大學 中央只 負責基 本的協 調和監 
察, 令三書 院的運 作達致 政府規 定的要 
求。 然 而自創 校起, 中大 內部就 不斷出 
現聯邦 制好還 是統一 制好的 爭議。 1976 
年政 府委任 富爾敦 研究改 革中大 體制。 
富爾敦 為首的 委員會 其後提 交報告 ,建 
議 中大把 教學責 任分為 「學科 為本」 和 
「學生 為本」 。前 者由大 學中央 負責, 
後者 由書院 負責。 大學中 央收歸 所有研 
究 和教學 大權, 各個書 院學系 整合為 
一, 再歸大 學中央 管理。 聘 請教員 、開 
辦 課程、 研究開 支等, 全 部由大 學中央 
決定 33 。 三書 院對改 制的反 應不一 ,聯 
合歡 迎改制 (甚至 有資料 顯示聯 合是首 
先倡 議改制 34 ) , 崇 基先反 對後被 拉攏, 


而新 亞則幾 乎全部 高層都 對新制 大加撻 
伐。 但政 府置之 不理, 把 法案提 交立法 
局。 法案最 後通過 之日, 唐君毅 和錢穆 
等九位 新亞校 董集體 辭職, 以 示抗議 
35 。 改制後 書院只 限於在 專科課 程外管 
理學生 食宿和 提供一 些通識 課程, 權力 
大減。 1984 年大學 檢討通 識教育 結構, 
委任 大學通 識教育 主任, 令大學 和書院 
各 有自己 的通識 課程, 更 進一步 邊緣化 
書院 的教學 責任。 書院淪 為學生 福利組 
織 之類的 機構, 甚 至被大 學校方 用作吸 
引捐 款而隨 便設立 (例如 劉遵義 任內就 
一口氣 設立五 間新書 院)。 

書院改 制的歷 史評價 向來褒 贬不一 。有 
人認為 新制令 中大更 有效運 用資源 ,省 
回 更多行 政費用 36 。 舊制 素有架 床疊屋 
之譏。 70 年代初 中大的 行政費 用遠超 
港大 ( 中大行 政費佔 總支出 14. 1% , 港 
大只有 6.9%) ,被 政府大 加批評 。政 
府甚 至懲罰 性地把 撥予中 大的預 算減去 
四 分一, 迫 使中大 改革書 院制, 取消功 
能 重疊的 單位。 也 有人從 權力鬥 爭的角 
度詮 釋書院 改制, 認為這 是一次 政府和 
大學 中央聯 手向書 院奪權 的陰謀 37 。 政 
府先是 以資源 利誘三 書院合 組中大 ,再 
許諾除 非書院 同意、 否則 不會改 動其結 
構 38 , 但最 後卻無 視新亞 的反對 意見強 
行 改制。 目 的正是 收編幾 個突出 的中文 
學院, 令政 府在專 上教育 界有更 大控制 
權。 

這兩種 解釋都 有其道 理在, 但我 們也可 
以 把書院 改制視 為兩個 文化之 間的衝 
突。 新亞和 政府及 大學校 方各自 對教育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有不同 理解, 從而 導致他 們對大 學教育 
制度 有不同 期許。 政府和 大學校 方深受 
西方學 術文化 影響。 19 世 紀的歐 洲出現 
知 識專業 化和科 學化的 風潮, 許 多學者 
奉科學 標準為 圭臬, 嘗試 用科學 的範式 
研 究人文 和社會 問題, 建 構新學 科的規 
範 ( 社 會學、 經 濟學、 歷 史學等 ) 39 。 
而 這種科 學化、 專 業化的 風潮也 影響對 
大學的 理解。 大 學不再 像中古 時期般 
以 文學為 中心、 以培 養紳士 為目標 ,而 
改為 以研究 科學化 的專科 學問、 傳授專 
業 知識為 己任。 大 學教育 最大的 目的, 
就是 要訓練 學生成 為專科 人才, 在某一 
門學 問中深 入鑽研 這 並不是 說政府 
和大 學校方 只視中 大為研 究專科 學問的 
象 牙塔、 認 為中大 對培養 學生品 德毫無 
責任, 但他 們大體 認為學 習知識 和培養 
品德是 可以割 裂的。 前者 由大學 中央主 
管, 大學 中央負 責聘請 教員和 提供課 
程, 確 保學生 得到高 質素、 專業 化的教 
育。 後者則 由書院 負責, 提供一 個文化 
環境, 薰 陶學生 的氣質 品性。 前 者重專 
業 知識, 後者 重博雅 教育。 這個 品德和 
知 識二分 的教育 模型, 正 是大學 校方和 
政府 改革背 後的教 育理念 41 。 

唐君 毅等新 亞高層 們卻深 受中國 宋明時 
代 的書院 式教育 影響, 在 知識和 大學責 
任 上和政 府與大 學校方 都有很 大的分 
歧。 他們認 為追求 學問和 磨練品 德是同 
一事。 這可 以從他 們寫的 〈新亞 學規〉 
中 看到: 4 故 人的最 高基礎 在求學 ,求 
學的 最高旨 趣在做 人」、 「你須 使曰常 
生 活與課 業打成 一片, 內 心修養 於學問 
打成 一片」 42 。 而學 習知識 和品德 ,就 


是靠 密切地 追隨老 師一起 生活。 「不要 
僅僅 注意一 門門的 課程, 應該先 注意一 
個個的 師長」 43 。 老師不 單是在 學術層 
面 上予以 指導, 也 在品德 層面上 以身作 
則, 引 導學生 成為一 個完善 的人。 正是 
因 為這個 統一性 的教育 思想, 令 新亞一 
開始 就反對 政府和 大學校 方的知 識和品 
德二分 的模型 4。 唐君毅 等人認 為把知 
識 和品格 的教育 割裂, 會 令教學 的人不 
能因才 施教, 不理 解學生 真正的 困惑, 
而書 院和學 生之間 的距離 也變得 疏遠, 
令書 院鞭長 莫及, 對培養 學生品 格無能 
為力。 

再者, 雙方 對教學 水平的 理解都 受各自 
的文化 影響。 雖然 雙方都 同意中 大有發 
揚中國 文化的 理想, 但政 府和大 學校方 
心目 中有關 中國文 化的教 學是科 學化、 
合 乎西方 學界標 準的, 正 如李卓 敏強調 
「思 想、 學 術等各 方面進 展一定 要與國 
際 看齊」 45 。 所以李 卓敏上 任後, 就開 
始依 據西方 大學的 標準改 革書院 課程, 
並 資助教 員往海 外深造 46 。 相反, 新亞 
一開 始就對 西方學 界的標 準抱持 一個質 
疑的 態度。 他們認 為中國 文化自 有其學 
術 標準, 要評 核他們 的教學 質素, 就應 
先 對中國 文化有 深刻的 了解, 而 不應把 
西 方的一 套學術 標準強 加在他 們身上 47 » 

因此, 書院 改制其 實可以 視為兩 個文化 
所 衍生出 來的教 育哲學 之間的 衝突。 政 
府和 大學校 方堅持 改制, 並不單 單是出 
於 效率和 省錢的 考慮。 對政府 來說, 大 
學教 育水平 是否達 標是更 重要的 考慮。 
早於 中大創 立時, 教育 司高詩 雅就提 


中大 五十年 k ♦ 


出: 「大 學必須 是一個 強壯的 整體組 
織, 而不應 只是一 羣鬆散 的聯邦 高校; 
只 有一所 如此具 有一切 權力的 大學, 
才有 機會能 夠制定 和維護 (學 術的) 標 
準。」 48 另一 方面, 也不 應該單 單用奪 
權 和陰謀 論去詮 釋書院 改制。 事 實上, 
政府委 任的富 爾敦委 員會就 提到, 要以 
「節 約」 或 「行政 效率」 為名取 消書院 
制, 根 本輕而 易舉, 但富 爾敦認 為這樣 
會 扼殺大 學的多 元文化 49 。 

而且 奪權論 也不能 輕易解 釋為甚 麼許多 
新亞嫡 系的教 員 ( 如 余英時 、劉 述先 
等) 會支 持書院 改制。 其 時余是 新亞書 
院 院長、 劉是 哲學系 主任, 二人 都被視 
為唐君 毅之後 下一代 的新儒 家傳人 ,但 
二 人都支 持書院 改制, 被 唐君毅 等新亞 
高層口 誅筆伐 5 °。 然而, 單純把 二人視 
作為權 勢所誘 的叛徒 也是不 合事實 。書 
院改制 不久後 二人就 離開中 大返美 ,有 
甚麼 權勢可 以享受 到了? 余劉和 唐君毅 
等的 分歧, 更應該 視作兩 套教育 哲學之 
間的 衝突。 二人都 在美國 求學和 任教一 
段長 時間, 受 西方學 術界影 響甚深 。余 
英時 當然同 意要推 廣中國 文化, 但他認 
為在 新制下 書院已 經足夠 擔當此 重任, 
不必特 地在專 科課程 中傳揚 51 。 劉述先 
也認 為新亞 不再需 要培養 反共、 繼承中 
國 文化的 學生, 執掌哲 學系時 也傾向 「無 
為 而治」 ,不 像唐君 毅般有 意識去 在課堂 
上傳 揚中國 文化、 培養 儒家式 的君子 52 。 
因此二 人雖然 學術淵 源和新 亞相近 ,但 
在教 育哲學 上的理 解卻反 而更接 近政府 
和大學 校方。 


如果 我們從 這個文 化衝突 的角度 出發, 
那 書院改 制一事 就不能 輕易視 作一次 
「進 步」 或 「退 步」 。它 未必是 「進 
步」 ,因 為新亞 精神本 身就和 「知 德合 
一」 的 教學模 式不可 分割, 放棄 了原本 
「知德 合一」 的教學 模式, 單 憑興趣 
班般 的書院 通識, 毫無疑 問不能 培養出 
新亞 精神中 希望培 養出來 的理想 學生, 
繼承中 國文化 的理想 傳統。 日後 新亞精 
神屢屢 被譏為 「已 死」 ,亦 非無理 。但 
它也 未必是 「退 步」 ,維 持新亞 本身的 
教 學模式 就一定 是好事 了嗎? 許 多批評 
當年 書院改 制的人 都有美 化早年 新亞書 
院的 傾向。 但其實 舊制的 新亞教 學模式 
也 有不少 問題。 例 如新亞 以中國 文化為 
專, 打 擊左派 學生, 干預 新亞學 生報出 
版等 53 ; 書院 學系運 作模式 不透明 ,聘 
請教員 時會私 相授受 54 » 對當時 的學生 
來說, 書院 制未必 是甚麼 神聖而 不可侵 
犯 的制度 55 。 考查 當時的 資料, 也沒有 
很多學 生走出 來討論 富爾敦 報告、 反對 
書 院改制 56 。 改制似 乎是難 以避免 的事。 
它可 視為一 次文化 衝突的 體現, 兩群人 
有不同 的教育 哲學, 最後 有資源 和權力 
的 一方強 行壓倒 另一方 而已。 新 制下的 
大學和 書院最 為人話 病的, 大概 是明明 
已經 轉向信 奉另一 套教育 哲學, 卻屢屢 
利用 舊制累 積下來 的名聲 去宣傳 自己, 
把自 己打造 成一脈 相承的 傳人。 這不免 
給人掛 羊頭賣 狗肉的 感覺。 

我們應 該更進 一步問 的是, 為甚 麼中大 
創 校短短 十幾年 就爆發 這麼大 的文化 
衝突? 一 所大學 內教員 有不同 教學理 
念, 並非 奇事。 但 大學剛 創校就 有兩群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人 各有管 理權力 而又有 針鋒相 對的教 
學 理念, 卻是 少見。 這 可以歸 咎於政 
府一 開始缺 乏深思 熟慮、 只希望 快快成 
立一所 大學吸 納中中 學生, 因為 政府主 
要考 慮政治 和戰略 層面, 結果在 政府和 
書院 成員之 間缺乏 文化共 識下就 強行組 
建了 中大。 即使有 擔心, 也只是 擔心新 
大學不 符合英 國學術 水平, 而不 是擔心 
和三 書院能 不能達 成各種 文化和 教育上 
的 共識。 在中大 組建期 間時, 政 府官員 
和 三間書 院已經 有不少 衝突, 包 括創校 
目標、 課程 內容、 職位 聘請等 57 。 這些 
衝突 最後雖 然沒有 導致中 大創校 計劃觸 
礁, 但直到 創校一 刻三書 院和政 府都缺 
乏 統一的 共識。 聘 請李卓 敏也是 政府和 
三書 院之間 妥協的 結果。 然而作 為中間 
人的李 卓敏, 也迴 避和書 院們討 論理念 
問題 58 , 有爭執 亦多以 「多 數勝 少數」 
的 方式強 行通過 59 。 因此 ,政府 、大學 
校方和 三書院 雖然合 作創立 中大, 但他 
們共享 的共識 不過是 n 冓 通中西 文化」 
等空泛 理想。 如 果詳細 談及理 想的內 
容、 實 踐這些 理想的 方法, 那他 們往往 
有差天 共地的 理解。 

中 大創校 後的十 幾年, 雖 然高懸 各種理 
想, 但其實 一直處 於這種 文化對 立的緊 
張關 係中。 書院 改制, 不 過是這 個緊張 
關 係最後 爆發的 結果。 最 後政府 和大學 
校 方大獲 全勝, 但 也負上 「扼殺 書院精 
神」 等 罵名。 歸根 究底, 也是因 為政府 
一開 始因循 苟且, 在沒有 共識之 下就強 
行創建 中大, 最後 只能犧 牲書院 理想去 
統 一大學 的教育 模式。 


改三 改四的 學年制 

在書 院改制 和各大 因素影 響下, 中大理 
想在八 十年代 出現空 泛化的 趨勢。 本來 
中大創 校時, 以書 院教育 和會通 中西文 
化 為教學 理想。 前 者自從 各書院 權力大 
為削 弱後, 便給 人名不 符實的 感覺, 各 
書院 的獨特 文化也 愈來愈 淡薄。 後者在 
校園 也逐漸 淡化。 本來它 在創校 時已經 
是 一個較 空泛的 理念, 八 十年代 更開始 
乏人 問津。 原因一 來是因 為校方 愈來愈 
少提這 個文化 使命, 也沒 有特地 在有關 
中國文 化的社 運中挺 身而出 M ; 二來是 
因為 七十年 代時, 火紅年 代的許 多學生 
左傾而 擁護共 產黨, 批 判傳統 中國文 
化 61 , 令會 通中西 文化這 個文化 理想在 
中 大學生 間也漸 漸失去 支持。 取 書院教 
育 和會通 中西文 化而代 之的, 是 四年制 
和通識 教育。 正如 當時的 中大學 生會會 
長 羅永生 指出, 愈 來愈多 人把中 大理想 
寄託在 四年制 和通識 教育等 制度。 羅永生 
慨嘆, 學生不 再講中 國文化 理想, 轉而 
視某些 教育形 式為中 大理想 核心, 是一 
種 「重 大倒 退」、 「流 向形式 主義」 62 » 
然而, 諷刺 的是, 正是因 為中大 理想空 
泛化, 才令 八十年 代的四 改三運 動有這 
麼多 背景各 異的學 生一起 參與, 甚至連 
校方 也支持 抗爭。 

中大 四改三 事件在 官方史 已經有 詳細論 
述 63 , 在此 只簡述 一下。 香港教 育制度 
很 多時間 都行雙 軌制。 中 中學生 跟從中 
國 模式, 讀 六年中 學後再 升讀四 年制的 
中大; 英中 學生跟 從英國 模式, 讀七年 
中 學再升 讀三年 大學。 但 這個雙 軌制卻 
在 70 年代末 期失去 平衡。 原因 是中中 


中大 五十年 I 


奢 20 


學 生持續 下降, 令中大 開始收 英中學 
生 。導致 英中學 生要考 三個公 開試: 
中五 的中學 會考、 中六的 高等程 度會考 
(中 大入 學試) 和 中七的 高級程 度會考 
(港 大入 學試) 。三 年三試 的問題 ,導 
致許 多人提 倡廢除 雙軌制 而改成 同一制 
度。 1 976 年書院 改制後 不久, 政府於 
1977 年 正式要 求中大 改為三 年制, 中大 
師 生群起 抗議, 甚 至許多 高層都 明言反 
對。 最 後政府 在中大 的堅持 下妥協 。然 
而醫 學院事 件令學 年制再 一次成 為爭論 
焦點。 1980 年中大 醫學院 成立, 而政 
府要求 醫學院 需要符 合英國 標準, 行五 
年制, 招收中 七學生 和以英 文授課 。中 
大許 多師生 認為應 繼續招 收中六 生並行 
六 年制, 近千師 生靜坐 抗議。 最 後醫學 
院決定 行五年 制並以 兩條途 徑收生 ,既 
收中 七生, 亦收中 六生為 「暫取 生」, 
只要 第一年 成績理 想即可 成為正 式醫科 
生。 中大其 後擴而 充之, 1982 年 在整個 
中大實 行暫取 計劃, 令一 些英中 學生不 
用三年 三試, 考完 中五會 考就可 以報讀 
中大。 

暫取 生制度 令中大 暫緩改 制壓力 ,然 
而教 統會於 1988 年發表 《第三 號報告 
書》 ,提 出七 年中學 、三 年大學 的劃一 
體制, 把中大 的改制 壓力推 向高峰 。在 
這次 改制之 爭中, 學生組 織和大 學校方 
站在 一線, 舉行多 次集會 抗議, 包括中 
大歷 史上人 數最多 (約四 千人) 、坐滿 
百萬 大道的 12 月 3 日 集會。 然而 政府漠 
視中 大許多 師生的 意願, 1989 年 宣佈接 
納報 告書, 命令所 有受資 助的大 專院校 
統一 在中七 招生。 中大若 是堅持 繼續收 


中 六生, 將受 UPGC ( 大 學及理 工教育 
資助委 員會) 的經 濟制裁 。權 衡利 害下, 
中大 只能推 出彈性 學分制 為過渡 政策, 
最 後成為 三年制 大學。 

四改 三運動 在中大 歷史有 幾個相 當重要 
的意義 。首先 ,它是 中大史 上歷時 最長、 
學生 參與人 數最高 的一次 學運。 然而, 
它 能夠吸 引這麼 多學生 參加, 並 不是因 
為某 些教育 理想成 功在中 大校園 茁壯成 
長, 而 是因為 「 四 年制」 這個符 號夠空 
泛, 可 以吸引 各有不 同考慮 的學生 。四 
改三 運動和 書院改 制及其 他學運 (例如 
中 文法定 運動、 保衛釣 魚台運 動等) 不 
同。 舉 例說, 新亞 院方所 捍衛的 書院自 
主, 其實預 設了一 種衍生 自中國 傳統文 
化 的教育 哲學, 而 那時學 生主流 思想左 
傾, 喜歡 以馬列 主義批 評中國 傳統文 
化, 並稱 新亞被 「 蔣幫」 所把持 64 , 所 
以許 多學生 那時沒 有加入 參與捍 衛書院 
舊制。 然而 四年制 的合理 性不需 要預設 
某 些意識 形態, 不 同人可 以由不 同角度 
出發找 出他們 支持四 年制的 原因。 閱讀 
當時的 記錄, 就可 以知道 學生反 對四改 
三的原 因五花 八門, 「有 人從民 族感情 
出發, 有人從 個人不 滿的感 受出發 ,有 
些是 中大本 位主義 (以對 中大處 境的利 
弊為 原則) 」 65 。 許多學 生的意 識形態 
雖 然大大 不同, 但 在反四 年制的 議題上 
卻取得 共識。 

四改 三同時 也是是 校方第 一次非 常活躍 
地和 學生參 與各種 集會、 並且明 確地和 
學生 站在同 一陣線 。七、 八十年 代中大 
學 生是許 多學運 的中堅 份子, 甚 至為中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大搏來 「 反殖 大學」 的 名稱。 然 而在這 
許多學 運中, 大學 校方的 態度通 常是不 
置 可否, 多數是 「你有 你參加 、我 有我 
袖手」 66 。 四改 三運動 卻不同 ,在 78 年 
和 88 年的抗 爭中, 許多 校方高 層都走 
出 來捍衛 四年制 67 , 其中 更不乏 素來立 
場 保守的 高層。 這 在其他 學運中 是無法 
想像的 情景。 在其 他學運 都保持 中立、 
甚至 於親政 府的大 學校方 ,在 「 四 改三」 
改 革中卻 和政府 決裂, 轉 而和學 生們連 
成 一線。 中 大校方 堅持四 年制的 原因有 
兩個。 首先 是資源 問題, 在三年 制下中 
大獲 得的資 源會比 四年制 時少, 這也能 
解 釋為甚 麼中大 抗議時 差不多 所有院 
系 都有教 員出來 抗議。 其次, 中 大也希 
望堅 持其通 識教育 特色, 和港大 分庭抗 
禮。 自從 書院改 制後, 中 大就改 為主力 
宣傳 通識教 育為他 們的教 學特色 68 » 四 
改三 後學生 能夠讀 通識課 程的時 間會大 
為 減少, 也令 中大不 能再以 ^ 全人 教育」 
作 宣傳。 姑 勿論大 學校方 的考慮 是否過 
於 現實, 他 們的參 與代表 校方不 一定是 
保 守派, 某 些情況 下他們 也會站 起來和 
學 生一起 反抗。 

然而, 如果 我們把 這兩個 相當具 鼓舞性 
的 意義, 結 合四改 三運動 最後的 失敗結 
果一 起看, 就會 得出一 個很悲 觀的結 
論: 即使整 個中大 幾乎總 動員走 出來抗 
議, 即使校 方和學 生一起 開啟輿 論機器 
打輿 論戰, 在 政府和 UPGC 的力 量下依 
然 是不值 一提。 如 果書院 改制一 事反映 
出區 區書院 不足以 對抗政 府壓力 以維持 
其教育 理想, 那八 十年代 的四改 三事件 
更進 一步反 映出, 即使反 抗勢力 換成整 


間 大學, 在 政府的 巨大壓 力前依 然是幢 
臂 擋車。 透過 四改三 運動, 任何 人都可 
以 輕易看 出真正 的權力 核心在 哪裡, 和 
「大學 自主」 是何其 脆弱。 對政府 來說, 
中大 教育理 想不過 是太倉 一栗的 考慮。 
政 府要考 慮的, 只 是要解 決困擾 已久的 
雙 軌制, 一 勞永逸 地統一 中學和 大學的 
學 年制。 

或 許有人 會問, 既然 要統一 學制, 為甚 
麼 不遷就 中大、 把 港大改 成四年 制呢? 
這也是 有趣的 問題, 尤其 港大內 部那時 
也有 聲音希 望改為 四年制 69 。 但 為甚麼 
最後 政府卻 是強行 壓下港 大改革 之聲、 
轉為 脅迫中 大呢? 首先, 那時政 府一直 
以來 的教育 大方針 是提升 大學學 額數目 
和提高 大學研 究經費 ™ 。 和 四年制 相比, 
三 年制學 位課程 平均耗 費較少 71 , 令政 
府可 以用同 一筆錢 製造更 多大學 學位。 
其次, 政府 那時也 銳意增 加大學 數目, 
把 本來是 學院的 理工、 城 市和浸 會提升 
為 大學, 如果這 些學院 都行四 年制, 將 
大大增 加政府 資助的 負擔, 因 此政府 
必 須在這 些學院 升格成 大學前 統一所 
有 大學學 制成三 年制。 三者, 政 府偏好 
三 年制, 也 有其政 治利害 考慮。 當時香 
港回歸 在即, 英國 希望維 持它在 前殖民 
地的 文化影 響力, 其中一 個方法 就是統 
一 香港學 年制。 世 界許多 國家的 大學都 
行四年 制 ( 例如 美國、 加 拿大、 台灣、 
大陸) ,而 英國卻 是行三 年制。 在香港 
全面 推行三 年制, 令香港 和英國 兩地學 
制 接軌, 將 會大大 提高香 港學生 前往英 
國 升學的 誘因。 這 猜想當 時已經 大行其 
道, 馬臨在 97 年 初就曾 指出: 「政府 


中大 五十年 k 


者 22 


當年為 甚麼要 強迫中 大改制 …… 目的就 
是為了 延續英 國在香 港的影 響。」 72 明 
白 這許多 考慮, 就 應該理 解為甚 麼政府 
寧願被 人罵違 反四年 制的國 際潮流 73 , 
也要 強推三 年制。 在省錢 和文化 霸權等 
種 種考慮 面前, 中 大區區 一間大 學的教 
育理 想在殖 民地政 府眼中 不過是 不值一 
提。 

在整個 「四 改三 改四」 的改 革中, 我們 
看到 的是政 府和大 學完全 不對等 的權力 
關係。 中 大能夠 做的, 只 是在政 府做完 
決 策後, 做些 小修小 補的塗 脂抹粉 (例 
如以 彈性學 分制之 名掩蓋 中大不 能堅持 
四 年制的 事實) 。美 其名 曰令中 大教育 
理 想與時 並進, 實 際上中 大根本 沒有權 
力自 主地決 定自己 的學制 和發展 方向。 

然而, 政府 那時冒 干預大 學自主 的大不 
韙 把中大 改為三 年制, 成 功把節 省下來 
的資 源用作 大大擴 展大學 學額, 但又疏 
於 提升中 學和大 學教育 質素。 表 面上大 
學生數 目增加 ,香港 向知識 型經濟 發展, 
實際 上卻是 大學生 平均質 素下降 74 , 
而且 過於偏 向專才 而缺乏 通識的 眼光。 
回歸 後八大 大專院 校校長 甚至高 調地希 
望大 學改回 四年制 75 , 令 政府最 終走回 
頭路。 教 統局於 2004 年提 出教育 改革的 
諮詢, 把中學 改回六 年制, 而大 學也配 
合 改為四 年制。 除 了提升 大學生 質素和 
配 合中學 制度的 考慮, 政 府希望 和英國 
學制 脫鈎, 減 低英國 的文化 影響力 。而 
且學 年制改 為和大 陸一樣 的六年 中學、 
四年 大學, 也能夠 吸引香 港學生 北上升 
學。 諷刺 的是, 政 府在檢 討報告 中使用 


的理據 (與 國際 教育的 銜接、 通 識教育 
的重要 ) 76 , 正是 中大師 生二十 幾年前 
高呼 的口號 77 。 對政府 來說, 甚 麼教育 
理想 不過是 口號, 用以掩 飾行政 效率和 
政治 利害的 計算。 而在一 個政府 掌握最 
終 權力的 教育制 度下, 中 大又有 甚麼空 
間 去實踐 教育理 想呢? 

結語: 縛手縛 腳的理 想之路 
五十 年何其 漫長, 本文不 過是稍 稍回顧 
中 大五十 年來的 教育理 想及體 制變遷 
史。 中國 文化、 書 院制、 四年制 等教育 
理想, 直 到今天 仍然不 斷被人 引用, 
視 之為中 大理想 的傳統 。但當 我們回 
顧這 五十年 捍衛中 大理想 的歷史 ,就 
不 由得感 到悲哀 一 它幾 乎是充 滿挫折 
和 失敗, 實在 難以稱 為一段 「進 步」、 
向前 發展的 歷史。 會通中 西文化 的使命 
愈 來愈少 人提, 校 方即使 提到, 也只是 
強調自 己有甚 麼研究 成績、 研究 中心有 
多大、 關於中 國文化 的講座 有多少 78 。 
書院 教育自 從改制 後就屢 屢被抨 擊虛有 
其表, 根本 沒有權 力實踐 書院原 有的理 
想。 而 四年制 更是令 人覺得 無奈, 即使 
中大 師生全 校動員 也無力 阻止自 己的學 
制被 硬生生 改變。 這些理 想或許 沒有被 
消滅, 正如 中大現 在仍經 常提到 書院制 
和中國 文化, 但它 們只是 空蕩蕩 的口號 
而缺 乏實質 內容。 這五十 年中我 們看不 
到與時 並進, 反而 見到中 大在外 部壓力 
下每 每妥協 而修改 自己的 理念, 令所謂 
的中 大理想 逐漸空 泛化。 

然而, 也 不能輕 易說這 五十年 是一段 
「退 步」 、不 斷失落 的歷史 。當 校方多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次妥 協時, 我 們卻見 到許多 校友、 老師 
和學生 走出來 抗爭, 捍衛 那些被 遺棄的 
理想。 政府 施壓迫 令大學 改制, 在各大 
學 的歷史 中並不 罕見, 但 像中大 這樣有 
許多 學生、 老 師集會 抗爭, 關心 理想傳 
承, 卻是 珍稀。 中 大理想 或許是 政治計 
算 的產物 —— 以會 通中西 文化為 己任, 
是因 為中大 要建立 一個中 立於國 共雙方 
意識 形態的 學府; 書院制 是因為 成立中 
大時 三書院 都已經 有穩固 基礎; 四年制 
是因 為那時 要吸納 那批剛 讀完六 年中學 
的中中 學生。 但這 不代表 這些理 想沒有 
可貴 之處。 新亞書 院背後 的宋明 教育傳 
統、 四 年制背 後的通 識教育 理想, 都吸 
引一 代又一 代的學 生和老 師加入 中大, 
理 解並捍 衛這些 理想。 他 們也許 一直是 
少數, 但他 們的那 種理想 主義似 乎已經 
成 為中大 學生的 特色。 在 體制中 不斷失 
落 的理想 傳統, 卻由 校友、 老師 和學生 
等 中大人 傳承。 

但 何 以堅持 中大理 想的老 是缺乏 實權的 
校友、 老師和 學生? 校 方呢? 許 多人把 
校方 對中大 理想的 輕視歸 因於高 層們缺 
乏教育 理想, 只是專 注追名 ( 大學 排名) 
逐利 (經 費) 。然 而, 宏觀 來說, 中大 
本身的 結構限 制才是 更重要 的原因 。政 
府可 以隨時 透過撥 款干預 大學, 令大學 
根本 沒有充 分自主 權去實 踐教育 理想。 
政 府決策 往往考 慮許多 因素, 例 如學術 
水平、 行政 費用、 政 治戰略 利害、 其他 
大專院 校等, 中 大不過 是許多 棋子之 
一。 在 這樣的 權力結 構下, 當政 府決策 
和一 些中大 理想相 左時, 政府往 往以削 
減 撥款為 武器強 迫中大 屈服, 而 中大只 


有退讓 的份兒 ( UGC 最 喜歡說 的是, 
他們不 會強迫 大學, 雖然 不服從 UGC 
的後 果是路 人皆見 ) 79 。 書院何 以要改 
制正是 因為政 府削減 四分一 撥款, 而四 
改三 最後中 大為何 屈服也 是因為 透過削 
減撥款 來要脅 中大。 當三 書院決 定接受 
政 府資助 成立中 大時, 就 已經註 定中大 
不能 獨立於 政府壓 力去堅 持其理 想和體 
制, 而只能 跟著政 府的方 針朝三 暮四。 

這是 否代表 大學應 該一開 始就拒 政府於 
門 外呢? 在 香港的 社會環 境下, 這似乎 
也 是太理 想化的 選項。 香 港的社 會規模 
遠比美 國小, 私立 大學難 以靠學 費和捐 
款自力 更生。 大學 如果要 發展到 一定規 
模, 依賴 政府似 乎是無 可避免 8 °。 樹仁 
大 學是一 個可供 比較的 例子。 1978 年 
政府 強迫香 港諸大 專院校 改為三 年制, 
浸會、 嶺南等 屈服, 惟獨 樹仁堅 持四年 
制, 結果政 府從此 就沒有 資助樹 仁過一 
分 一毫, 也拒絕 把樹仁 升格為 大學。 樹 
仁發 展大受 制約, 既缺錢 興建良 好設施 
和聘 請一流 教員, 亦缺乏 名聲吸 引學生 
入讀 ,令 樹仁有 「避 難所 學校」 、「二 
流 學校」 的 惡名。 要到回 歸後政 府重回 
四 年制, 樹仁才 重新得 到政府 資助, 並 
正 名成為 大學。 如 果當年 新亞沒 有加入 
中大、 或是 當年中 大堅持 四年制 而和政 
府對 著幹, 難保不 會變成 另一間 樹仁。 

這樣 的掙扎 由創校 到今天 都一直 困擾著 
中大。 當 年新亞 和政府 合作組 建中大 
時, 因 為文化 差異爆 發不少 衝突。 那時 
新 亞一些 高層就 擔心如 果加入 中大, 新 
亞將 失去自 主性, 無法再 堅持其 教學理 


中大 五十年 k 


奢 24 


想 81 。 然而 院長錢 穆最後 還是決 定接受 
政府 資助、 加入 中大, 其 中很大 的原因 
是 加入中 大後, 新 亞就不 用擔心 資源緊 
細, 有 足夠資 源去弘 揚中國 文化。 另一 
個 原因則 是新亞 升格大 學後, 對 學生畢 
業 後的前 途有很 大幫助 82 , 新亞 也可以 
吸引更 多學生 就讀。 然而 錢穆大 概意想 
不到 的是, 加 入中大 要做的 妥協, 遠比 
他想像 的多, 導致 最後他 也心灰 意冷、 
黯然 辭職。 錢 穆選錯 了嗎? 我不 知道。 
新亞 如果沒 有加入 中大, 就沒有 這麼多 
資源和 名氣去 吸引許 多學者 和學生 、資 
助 研究、 舉辦 講座、 發揚中 國文化 。只 
是錢 穆心目 中的中 國文化 教育, 一定不 
只是 123 分學 分中的 6 分 通識。 

大學排 名節節 上升、 著 名學者 相繼加 
盟、 校園設 施愈見 華麗, 這些都 是大學 
校方 在回顧 中大五 十年歷 史時不 斷拿來 
吹噓的 成績。 然而, 在這 些成績 背後, 
中 大究竟 付出了 甚麼? 在 今天的 權力結 
構下, 中大 還有甚 麼空間 談教學 理想? 
另一 方面, 當我們 指責中 大校方 只汲汲 
於追求 資源而 漠視理 想時, 我們 又能不 
能接 受放棄 資源的 結果? 這是過 往五十 
年每 個思考 教育理 想的中 大人無 法避免 
的 兩難。 


1 張 德勝, 〈制 度的 沿革〉 ,收於 吳倫霓 霞編, 

《邁 進中的 大學》 (中文 大學出 版社, 1993) , 
頁 82 。 

2 李 歐梵, 〈我 對中文 大學的 觀感〉 ,收於 《中大 
三十 年》。 

3 張 駿謙, 《新 亞書 院創立 之經過 一回憶 創辦人 
創 校之理 想》, 見 http : // www . pkucn . com / 
thread -27349-1 -1. html 

4 羅 永生, 〈時 代巨 輪下的 「中 大理 想」〉 ,收於 

《中 大二 十年》 ,頁 128。 

5 《中 文大學 校刊》 (中文 大學出 版社, 19"78 年冬) 
,頁 7 。 

6 《香港 中文大 學年報 2004-2005》 (香 港中 文大學 
出 版社, 2005 ) ,頁 6 。 

7 劉 遵義, 〈校長 家書一 大學四 年制有 利國際 
化〉 ,見 : http : / / www . alumni , cuhk . edu . hk / 
magazine /200412/ html / p 21. html 

8 《中 文大學 校刊》 (中文 大學出 版社, 19 77 年 
冬), 頁 14 。 

9 《中 文大學 校刊》 (中文 大學出 版社, I 977 年 
冬), 頁 19 。 

10 〈中大 面面觀 一高錕 校長訪 問記〉 ,收於 《中大 
三十 年》。 

11 《中 大二 十年》 ,頁 80。 

12 〈沈 祖堯 掌香港 中文大 學暢談 新官上 任幾把 火〉, 
《星島 日報》 , 2010 年 7 月 3 日。 

13 〈劉遵 義家書 反駁國 際化誤 解〉, 《明 報》 

, 2005 年 2 月 17 日。 

14 這可由 崇基校 歌中的 1 ■神 州學術 ,源 遠流長 ,數 
典不 忘祖」 和 校訓的 ■" 止於 至善」 看 出來。 

15 勞 思光, 〈中 國文化 研究與 整合〉 ,收於 吳倫霓 
霞編, 《邁 進中的 大學》 ,頁 88。 

16 同上, 頁 89 。 

17 這兩種 傾向, 可由新 亞創辦 人之一 趙冰對 新亞校 
歌 「千斤 擔子兩 肩挑」 一詞的 解釋可 以看到 : 「 
我們的 擔子, 一頭挑 的民族 思想, 一頭挑 的傳統 
文化。 這才 是我們 的真正 的桂林 街精神 呢。」 見 
張 丕介, 〈紀 念故 友趙冰 先生〉 ,收於 《誠 明古 
道照顏 色一新 亞書院 55 周 年紀念 文集》 (新 亞書 
院, 2006) , 頁 138 。 

18 新亞 的教育 宗旨為 「上 溯宋明 書院講 學精神 ,旁 
採 西歐大 學導師 制度, 以人 文主義 之教育 宗旨, 
溝通世 界中西 文化, 為人 類和平 社會幸 福謀前 
途。」 

19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1969),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General 
Reports, Vol. 1 : The First Six Years, 1 963- 


1 969. Hong Kong : The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 

同上。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20 


25 0 


21 錢穆, 《新亞 雜憶》 (東 大圖書 公司, 1989 ) , 
頁 1-2 。 

22 諷刺 的是, 這正 是錢穆 本來的 理想, 見 錢穆, 
《新亞 遺鐸》 ,頁 256-258。 

23 Keswick Committee on Higher Education ,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Higher Education 
in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 1952 ) , 
p . 17. 

24 周 愛靈, 《花果 飄零》 (商 務印 書館, 2010) , 
頁 122 ° 

25 Keswick Committee on Higher Education , 

Report of the Committee on Higher Education 
in Hong Kong (Government Printer , 1952 ) , 
p . 5. 

26 〈政 府積 極爭取 海外青 年〉, 《工 商日 報》, 
1954 年 4 月 22 日。 

27 周 愛靈, 《花果 飄零》 ,頁 136。 

28 Steve Tsang , A Strategy for Survival: The Cold 
War and Hong Kong,s Policy towards Kuomin tang 
and Chinese Communist Activities in the 1 950 } s, 
Journal of Imperial and Commonwealth History 
25 (2) ( May , 1997 ) : 300. 

29 http : / / zh . wikipedia . org / wiki / 雙 十暴動 

30 周 愛靈, 《花果 飄零》 ,頁 154。 

31 周 愛靈, 《花 果飄 零》, 頁 182 。 

32 其 中一例 可見劉 述先, 〈我對 中大的 期望〉 ,收 
於 《中 大十 年》, 頁 128 。 

33 1991 年校長 高錕有 鑑於行 政權力 太集中 大學中 
央, 做 成效率 遲緩, 遂下 放部分 權力予 各學院 
和 學系, 學院 和學系 能夠自 行修改 課程、 增減科 
目、 附加 入學條 件等。 然而 新制下 各書院 權力仍 
然 無太大 變化, 因此本 文不予 討論。 

34 〈改制 大事表 (撮要 )> , 《中 大學 生報》 

, 1977 年 4 月 

35 值 得一提 的是, 據錢 穆妻子 胡美琦 所說, 錢穆 
那時 已經退 出新亞 校務, 沒 有參與 新亞高 層們在 
書院改 制時的 抗爭。 新亞九 校董辭 職時, 錢穆 
其 實並不 知情, 要到 記者來 訪才得 知自己 被辭 
職」 。見 錢胡 美琦, 〈針對 錢穆先 生辭職 後一些 
事 實之澄 清 〉, http : / / tw . myblog . yahoo , com / 
jw ! JsfEMFmXHRrEcM 6 KBDbB / article? mid = 2 
57 & prev = 2 61& next = 2 55 。 然而 有些人 (例 如金耀 
基和曾 榮光) 把錢穆 在新亞 加入中 大後就 辭任新 
亞校長 一事詮 釋成錢 穆待新 亞有基 礎後就 飄然而 
去, 否定 錢穆有 對政府 抗議的 意思, 也是 不合事 
實的 詮釋。 錢 穆在一 封給予 雅禮協 會的私 人信件 
中 就明言 新亞雖 然加入 中大, 得 到資助 ,但 「目 
標卻 不斷受 到挫折 …… 辭退 校長一 職是一 種我的 
痛的 表達」 。見周 愛靈, 《花果 飄零》 ,頁 2 39。 

36 張 德勝, 〈制 度的沿 革〉, 頁 61 。 

37 例子可 見萍, 〈中 大發 展史一 政府奪 權的手 法〉, 
見 《中 大學 生報》 , 19 77 年 8 月。 


38 1971 年 香港中 文大學 修正條 例中, 載有 「凡 規程 
足以 改變書 院之組 織者, 除 非事前 經過該 書院之 
同意, 不得 訂立」 一條。 

39 華勒斯 坦等, 《開 放社會 科學》 (牛 津大 學出版 
社, 1996 ) 。 

40 Clark Kerr , The Uses of the University 
Torchbooks , 1963) . 

41 關於 這教育 理想的 闡述, 可見 改制派 中堅分 子金耀 
基 所寫的 〈大學 之理念 、性 格及其 問題〉 ,收於 
氏著 《大 學之 理念》 (牛津 大學出 版社, 2000) 。 
金耀基 以劍橋 為理想 模型, 解釋大 學和書 院如何 
分工 合作。 

42 錢穆, 〈新 亞學 規〉, 《新 亞遺 鐸》, 頁 2-5 。 

43 同上。 

44 〈新亞 書院董 事會上 香港總 督麥理 浩爵士 書〉, 
見 《新 亞書院 董事會 對富爾 敦報告 書》, 1976 年 9 
月 25 日。 

45 〈訪問 李卓敏 校長〉 ,收於 《中 大學生 報》, 
1972 年 1 月 15 日。 

46 劉 創楚, 〈中 西結合 ,與時 並進〉 ,收於 吳倫霓 
霞編, 《邁 進中的 大學》 ,頁 115。 

47 相關論 據可參 考錢穆 、凌道 揚和蔣 法賢, 〈中文 
學院聯 合會對 皮理思 教授專 論之分 析及評 論〉, 
收於皮 理思, 《香 港高 等教育 問題之 商榷》 (香 
港 大學出 版社, 1958) 。 

48 周 愛靈, 《花 果飄 零》, 頁 197 。 

49 香港中 文大學 調查委 員會, 《香港 中文大 學調查 
委 員會報 告書》 (香 港, 1976 ) ,段 104-105。 

50 那時 余英時 被罵大 叛徒, 而 劉述先 被罵小 叛徒, 
見劉 述先, 〈香 港中文 哲學系 與我〉 ,收 於劉國 
英 ,張燦 輝編, 《修 遠之路 :香港 中文大 學哲學 
系六 十周年 系慶論 文集同 演卷》 (中 文大 學出版 
社, 2009 ) 。 

51 余英時 甚少談 及自己 對書院 改制的 想法, 以上想 
法見周 愛靈對 余英時 的訪問 。周 愛靈, 《花 果飄 
零》, 頁 263-264 。 

52 劉述先 和唐君 毅都曾 執掌哲 學系, 二人風 格之不 
同 ,見勞 思光, 〈從 崇基宗 哲系到 中大哲 學系: 
勞思光 教授訪 談錄〉 ,收於 劉國英 ,張燦 輝編, 
《修遠 之路: 香港中 文大學 哲學系 六十周 年系慶 
論 文集同 演卷》 (中文 大學出 版社, 2009 ) 。 

53 〈吃 人的 「新亞 精神」 ,去死 吧!〉 ,收於 《中 
大三十 年》, 頁 85 。 

54 吳 汝鈞, 〈勞 、牟 、唐三 先生的 啟發與 教導〉 ,收 
於吳 汝鈞, 《苦 痛現 象學》 (學生 書局, 2002) , 
頁 109-110 。 

55 學生對 書院的 批評, 可見華 君靖, 〈一所 殖民地 
大學的 十年〉 ,收於 《中大 十年》 

56 〈中 大廿年 一歷史 回顧與 評論〉 ,收於 《中 大二 
十年》 ,頁 132 。 亦 可見吳 文光, 〈主 流? 末流? 
也談 學運〉 ,收於 《中 大二 十年》 ,頁 27 。 

57 大部分 可見周 愛靈, 《花果 飄零》 ,頁 194- 2 02。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6 


58 「中 文大 學校長 李卓敏 自行決 定院系 教授的 
聘任, 並且 迴避與 錢穆討 論中文 大學的 辦學宗 
旨, 李卓 敏這些 表現使 錢穆感 到憤慨 。 」 ,見 
文 兆堅, 〈錢穆 、新 亞書 院與香 港當代 史學〉 

, 《史學 家誌》 第 11 期, 2012 年 9 月, hup :// 
www . hkep . com / hi s tor y _ education / vol _01 1 _ 
master _01_3. htm 

59 錢穆, 〈新 亞書 院創辦 簡史〉 ,收於 《誠 明古道 
照顏 色一新 亞書院 55 周 年紀念 文集》 (新 亞書 
院, 2006 ) , 頁 23 。 

60 例如七 十年代 的中文 運動, 中大學 生雖說 積極參 
與, 但卻 完全不 見校方 身影。 

61 例 子見吳 汝鈞, 〈佛 學: 生命的 學問〉 ,收 於吳 
汝鈞, 《苦 痛現 象學》 (學生 書局, 200 2 ) , 頁 
124-125 。 

62 羅 永生, 〈時 代巨 輪下的 「中 大理 想」〉 ,收於 
《中 大二 十年》 ,頁 128。 

63 張 德勝, 〈制 度的 沿革〉 ,收於 吳倫霓 霞編, 《 
邁 進中的 大學》 ,頁 67-82。 

64 文 彩鳳, 〈必 須從問 題實質 著眼〉 ,收於 《中大 
十年》 ,頁 7 。 

65 伍 可祥, 〈我 們何 去何從 ,中 大何去 何從〉 ,收 
於 《中 大二十 年》, 頁 112 。 

66 前聯合 書院院 長鄭棟 材的一 次訪問 可說是 充分表 
現出大 學校方 高層這 種態度 ,見 〈訪 問鄭 棟材先 
生〉, 收於 《中 大十 年》, 頁 27 。 

67 共有三 任校長 (李 卓敏 、馬臨 、高 錕) 、副 校長 
鄭 棟材、 崇基 院長譚 尚渭、 新 亞院長 金耀基 、聯 
合 院長薛 壽生、 各大學 院院長 和系主 任等。 

68 〈中 大學 制〉, 《開 放日 特刊》 ,: 1980 年。 

69 張 德勝, 〈制 度的 沿革〉 ,頁 79。 

70 例子 可見教 育局, 《高中 及專上 教育發 展綠皮 
書》 (政 府印 務局, 1977 年 11 月) ,第 10. 5 項。 

71 教育 統籌委 員會, 《第 三號報 告書》 , 3. 53 段。 

72 何 景安, 〈香 港教育 概況〉 ,收於 香港教 師中心 
教 育研究 小組, 《1998 香港、 武漢 教育交 流合作 
研 討會論 文集》 (政 府印 務局, 1999 ) ,頁 18。 

73 張五常 當時曾 指出: 「舉世 都是向 十二、 四那方 
向 發展, 而香港 所選的 是十一 、二 、三, 是幾個 
選擇中 最劣的 了。」 , 見張 五常, 〈捨四 取三的 
謬誤〉 ,收 於張 五常, 《三岸 情懷》 (遠 流出版 
社, 1990) ,頁 191。 

74 王 卓祺, 〈香 港大學 生出了 甚麼問 題?〉 ,《文 
匯報》 , 2001 年 7 月 12 日。 

75 香 港教師 中心編 委會, 《教 師中心 傳真》 第 29 期 
(香 港教師 中心, 1998 ) 。 

76 教育 統籌委 員會, 《高 中學 制檢討 報告》 , 2003 
年 5 月 , 頁 4 ° 見 http : // www . e - c . edu . hk / tc / 
reform / rasih . html 

77 張 德勝, 〈制 度的 沿革〉 ,收於 吳倫霓 霞編, 
《邁進 中的大 學》, 頁 71 。 


http : / / www . inmediahk . net / node /15094 
79 關於 政府如 何透過 UGC 控制 大學, 可見 王俞, 
〈中文 大學的 本質〉 ,收於 《中大 十年》 。文章 
雖寫於 1973 年, 分析 卻依然 有參考 價值, 某程度 
上 也反映 社會發 展何其 緩慢, 和港 府即使 回歸後 
本質 也沒有 改變。 

80 事實上 ,即 使是 美國著 名的私 立大學 ,也 有接受 
政府 的大量 補助。 

81 錢穆, 〈新 亞書 院創辦 簡史〉 ,頁 19。 

82 周 愛靈, 《花果 飄零》 ,頁 2 37 。 


78 劉 遵義, 〈中大 家書〉 , 2005 年 2 月 17 日 ,見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27 令 


中文 之為大 學理想 


♦ 李敏剛 


中 大堅守 創校校 長李卓 敏博士 提倡的 「結合 傳統與 現代, 融會 中國與 西方」 的 精神, 
珍惜並 重視中 英雙語 的優良 傳統。 

— 香港中 文大學 《雙語 政策委 員會報 告書》 ( 2007 ) 

在各 個學科 領域, 全 面綜合 地進行 教學與 研究, 提 供公共 服務, 致力於 保存、 創造、 
應用 及傳播 知識, 以滿足 香港、 全 中國, 以至世 界各地 人民的 需要, 並 為人類 的福祉 
作出 貢獻。 

— 《香港 中文大 學概況 2 01 2 _ 2 013》 〈我 們的 使命〉 

香港中 文大學 是以新 亞書院 ( 1949 年創 立)、 崇 基學院 (1951 年 創立) 及聯 合書院 
( 1956 年 創立) 三 所專上 學院為 基礎而 建立。 該 三所院 校之早 期師生 多來自 內地。 1957 
年, 三所 院校為 爭取政 府承認 彼等為 為香港 學生提 供高等 教育的 努力, 聯 合組成 「 中文 
專上 學校協 會」。 1959 年, 富爾 敦先生 ( Mr . John Fulton , 其後 獲封為 富爾敦 勳爵) 
應邀 就三書 院的發 展提供 意見。 I 960 年, 政 府通過 《專 上學校 條例》 及有關 規則, 資助 
三院, 藉以 提高其 水準。 1961 年, 「大學 籌備委 員會」 成立, 由關 祖堯爵 士擔任 主席, 
初步籌 劃大學 校址、 建設, 以及 一切有 關大學 成立之 事宜。 同年, 一個包 括英美 學人的 
顧 問團, 就 如何把 三院文 、理 、商、 社 各科課 程提高 至大學 水準, 提 供寶貴 意見。 根據 
顧問團 建議, 政府於 1%2 年委任 以富爾 敦先生 為主席 的委員 會專責 考慮應 否成立 一所中 
文 大學, 並建 議成立 之法。 1963 年 4 月, 《富 爾敦報 告書》 公佈, 建議設 立香港 中文大 
學。 政 府隨即 宣佈原 則上接 納該報 告書。 同年 六月, 「臨時 校董會 成立; 九月, 大學條 
例 及規程 完成立 法程序 十月十 七日, 香港 中文大 學宣告 成立。 

— 〈簡 史〉 《香港 中文大 學概況 2012-2013》 (全 文) (2012) 


中大 五十年 k ♦ 


卷 


即言 

在這 幾段大 學官方 的簡史 和使命 之中, 
有一 個相當 明顯的 鏠隙: 中文大 學為何 
稱之 為中文 大學? 「中 文」 之於 中大的 
意義是 甚麼? 如果 只是讀 中大校 方自己 
寫的 「使 命」 ,我 們實在 分不出 中大和 
香港乃 至中國 的其他 大學, 到底 有甚麼 
分別。 這些 使命放 在任何 一所大 學的官 
方網 頁中, 都 不會有 違和的 感覺。 中大 
由三書 院爭取 成立, 可是 官方的 歷史論 
述 之中, 有 的卻只 是政府 如何提 高書院 
至英 美大學 的水平 、大 學如 何立法 成立; 
至 於中文 大學以 「 中文」 為名的 意義、 
三書 院如何 爭取, 卻被 忽略掉 1 。 在中 
大校 方的自 我理解 之中, 似乎最 為挨近 
「中 文」 的意 義的, 就只 有那句 「結合 
傳統 與現代 ,融會 中國與 西方」 了 。「中 
文」 之 於中文 大學的 意義, 在官 方的論 
述中, 竟至如 此曖昧 不明" 

但 「中 文」 其實是 中大理 想之所 寄:在 
香港 用中文 授課、 用 中文做 學術、 捍衛 
以及提 高中文 的社會 地位文 化地位 —— 
這些一 方面是 校方不 斷放棄 的承擔 ,一 
方面 卻是多 年以來 中大師 生所努 力實踐 


和 爭取的 理想。 如 果我們 一一把 這些看 
似 平常的 理念, 放回香 港當代 歷史、 尤 
其 是社會 抗爭史 的脈絡 之中, 便會發 
現, 這些都 可以說 是劃時 代的觀 念和堅 
持, 滋長了 一代又 一代的 理想主 義者, 
還 有一波 又一波 的學生 和社會 運動, 形 
塑 了香港 的社會 和政治 生態的 變遷。 因 
此 這段被 忽略的 中大理 想史, 甚 至對我 
們了 解當代 香港, 也有歷 史性的 意義" 
在中大 成立五 十年的 今天, 我們 有必要 
回 望這一 段被消 音的, 中大的 「中 文」 
理 想史。 

中 文専上 教育的 爭鋒: 

民族 .本土 .反殖 2 
要 追溯中 文之於 中大、 於香港 的重要 
性, 我 們便得 回到中 大成立 之前, 回到 
作 為中大 成立基 礎的三 書院的 草創時 
期, 回到那 個大陸 和香港 都動蕩 不安的 
時代。 

四 十年代 末國共 內戰, 帶 來了大 群的難 
民湧向 香港, 剛於 二戰後 在香港 重新立 
穩腳跟 的港英 政府, 一時 亦未知 可以如 
何 吸納這 個龐大 的新增 人口。 教 育方面 


一五十 年鉤沉 


的形 勢就更 複雜: 當時的 英文中 學數目 
既不 足夠, 也提供 不了這 群新增 人口所 
希 望接受 的中文 教育, 而 中文中 學的畢 
業生, 則例 不能考 進以英 文授課 的香港 
大學。 但同一 時間, 中共 卻以免 費提供 
大學 教育, 向逃避 戰亂散 落外地 的年青 
華人 招手。 港英既 不願意 年青人 才流失 
往敵 對陣營 之中, 更怕這 些受了 共產黨 
教育的 青年人 回流到 香港, 會引 發社會 
動亂, 挑 戰殖民 政府。 

新亞書 院和崇 基學院 等民間 書院, 正是 
在 這樣的 複雜局 面中, 由 一班南 來學者 
創 辦的民 辦專上 學府, 招收難 民學生 
和香港 學生, 用中文 授課, 為這 群年青 
人提 供中文 的專上 教育。 這些學 者如錢 
穆、 唐 君毅、 李 應林、 凌道 揚等。 他們 
流落 香港, 一方面 是不認 同內地 的共產 
黨 政權, 同 時也不 希望追 隨遷台 的國民 
黨 政權, 香 港這個 英國殖 民地, 遂成了 
他們 「花果 飄零」 的容身 之所。 

雖 然港英 政府對 這些民 間書院 未加干 
涉, 辦 學相對 自由, 但這 些民間 學院頒 
授的學 歷都不 為政府 承認, 資金 亦無保 
障。 到了 五十年 代中, 重 返大陸 的希望 
已 愈來愈 渺茫, 這樣畢 竟不是 長久之 
計, 得到殖 民地政 府某種 形式的 承認已 
是唯一 出路。 

中大官 方簡史 沒有說 錯的是 ,在 1957 
年當時 規模較 大的中 文學院 一 崇基學 
院、 新 亞書院 和聯合 書院, 組成 了中文 
學院 聯合會 ,希 望向 港英政 府爭取 承認; 
但 官方史 沒有說 的是, 三 所書院 不僅追 


求 港英的 承認, 更 是進一 步追求 港英承 
認它們 以中文 辦專上 教育, 應得 到和香 
港大 學同等 的大學 地位。 而這正 是三所 
書院和 殖民政 府的尖 銳衝突 所在。 

對港 英政府 來說, 這些中 文學院 吸納了 
大量 的青年 難民, 舒緩了 當時的 教育壓 
力, 本應 支持。 但 港英政 府卻極 不願意 
承認 它們的 地位, 其中最 主要的 原因, 
是認 為中文 教育不 可能達 到高等 教育的 
水平, 至於 中文中 學的畢 業生, 他們更 
覺 得根本 沒有達 到高等 教育的 程度。 港 
英 甚至設 想過於 香港大 學擴大 收生數 
目、 開 辦中文 課程, 以吸 納這批 移民學 
生, 但都是 被當時 的香港 大學以 「中 
文不 可能辦 有水平 的大學 教育」 為由 
拒絕。 

最 能表現 這種對 中文教 育的歧 視態度 
的 ,是 1957 年底 香港大 學教育 系主任 
皮理 思教授 在報章 發表的 一系列 檢討香 
港高等 教育的 文章。 皮理 思在文 章批評 
中文 並不適 合大學 教育, 他 指出, 由於 
欠缺有 水平的 中文教 科書, 中文 學界的 
水平亦 不足, 一些 如物理 學或經 濟學的 
學科, 根本 不適合 用中文 教授, 最多只 
能 用中文 教授這 些學科 的入門 課程。 他 
進而 認為, 既然這 些學科 已經有 充份的 
英文 文獻, 何 不直接 用英文 學習? 發展 
中文 高等教 育只會 拖低香 港學界 水平。 
中文 學院最 多只能 作為入 讀香港 大學的 
預 備班, 卻不夠 資格提 供大學 教育。 

中文 學院聯 合會對 皮理思 的文章 極為反 
感, 並立 即在報 端撰文 反撃。 他 們質疑 


中大 五十年 k 


奢 30 


皮理 思漠視 了中國 半個世 紀以來 傑出學 
人 輩出, 編 寫了高 質素的 教材, 即使如 
自 然科學 、工 程學等 課程亦 如是: 「1957 
年獲 得諾貝 爾物理 學獎金 之兩位 中國科 
學家, 均 為戰時 之西南 聯合大 學畢業 
生 [ …… ] 科學課 程的傳 授亦以 中文為 
主」 。更重 要的是 ,他們 質疑皮 理思根 
本就 沒有足 夠知識 判斷中 國數千 年的文 
化 傳統。 他 們認為 ,中、 英各有 自身的 
文 化學術 傳統, 「倘 欲將中 、英 兩國最 
佳之大 學作一 比較, 是否 有客觀 之標準 
可作 根據? [ …… ] 中國 有其本 身之教 
育 理論與 傳統, 在 任何方 面足與 西方教 
育之理 論與傳 統相比 擬」。 

聯合 會的文 章進一 步把論 調上升 到民族 
文化的 層次: 他們 批評, 香港大 學根本 
就是 一所為 殖民地 政府訓 練專業 人員和 
公 務員的 殖民地 大學, 不 能照顧 本土的 
教育 需要, 因為 「該 校一 切工作 均以西 
方 典型為 依歸」 。而 只有 一所由 華人所 
辦 的中文 大學, 才 能滿足 到香港 的華人 
社群 乃至整 個東南 亞的華 人民眾 的文化 
和知識 追求: 

「 [ ] ( 香港) 事實上 已形成 中國文 

化 與教育 之主要 中心, 正 予以整 個東南 
亞以 文學、 技術、 教育等 等之服 務以及 
其他方 式之領 導 [ …… ] 本港之 中文專 
上 學校之 存在, 乃 際此緊 急需要 期間, 
可為 整個東 南亞服 務者。 吾人深 信香港 
在歷史 上已負 起全新 的重要 責任, 是即 
發展 與增強 中文大 學之教 育。」 

這篇 抗議文 章所表 現的文 化和民 族自豪 


感, 在社 會引起 的廣泛 支持, 遠 超港英 
政府的 估計。 教育 司高詩 雅遂不 得不在 
翌年 回應: 「我 不想 要第二 所大學 ,但 
覺得 [ …… ] 建立 第二所 頒發學 位的院 
校可能 是唯一 可行的 解決方 案。」 港督 
柏立 基也在 給倫敦 的報告 指出, 「為避 
免冒社 會嚴重 抗議的 風險, 已經 不能不 
讓它們 (指 中文 學院) 得 到某程 度的承 
認」 ,成立 一所中 文大學 是唯一 可行的 
方法 。在 1959 年, 港英 政府宣 佈決定 
成 立中文 大學, 並 邀請聯 合會的 三所中 
文學院 參與。 

中文學 院聯合 會反駁 皮理思 的文章 ,最 
終迫 使港英 政府承 認中文 高等教 育的地 
位和重 要性, 把成 立中文 大學放 上政策 
議程。 成立 中文大 學因此 其實是 民間反 
殖抗爭 的一次 勝利, 也是 戰後香 港首次 
成功 的民間 抗爭。 這樣的 一篇和 中文大 
學的成 立息息 相關、 闡明 中大立 校理想 
的 文章, 竟 然為中 大官方 所完全 忽略, 
令人 扼腕。 3 

這創校 歷程也 部分解 釋了, 為何 中文大 
學打 從成立 開始, 便是社 會抗爭 的一大 
搖籃: 用中 文授課 的大學 得以在 英國殖 
民 地香港 成立, 突 顯出來 的正是 殖民地 
政府對 華人的 歧視和 壓迫, 本身 就充滿 
了 民族、 本土 和民意 伸張的 意味; 而中 
大所吸 納的, 則是 在殖民 地社會 受盡歧 
視 和不公 平對待 的中中 學生, 同 時吸引 
對中 文教育 有承擔 的教師 (譬 如李歐 
梵 ) 4 。 我們 當然不 必浪漫 化那些 學生: 
當年 的中大 畢竟是 大學, 和今天 一樣, 
相 信不少 可以進 大學的 學生, 都 只是希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望 為求職 業上有 更好的 出路, 未 必有反 
抗不公 義的理 想主義 的背負 ,可是 ,中 
文 大學是 追求反 抗不義 社會、 追 求社會 
理想 的青年 的有利 土壤, 則是 無疑。 

果不 其然, 中大成 立十年 不到, 到了 
1967 年, 中 大生就 成為了 第一次 中文運 
動的大 旗手。 

民族、 反殖與 改良的 糾纏: 

第 一次中 文運動 

所謂 的第一 次中文 運動, 是指 1967 年 
起一 連串由 學生發 動的爭 取中文 成為法 
定 語文的 「抗 爭」 。說是 抗爭, 其實有 
點 誇張, 因為 第一次 的中文 運動, 就本 
質上 而言, 只是一 場 ( 溫 和的) 輿 論戰, 
對港 英政府 的所謂 施壓, 都是見 諸報端 
的 文章與 宣言, 最 多也不 過是派 傳單; 
但如果 放到當 時的社 會與政 治脈絡 ,這 
樣其 實是一 次戰戰 兢兢的 嘗試。 

香港 的六十 年代的 是一個 動盪的 時代, 
1966 和 1967 年更 是戰後 香港最 為動蕩 
的 兩年: 1967 年, 青年蘇 守忠在 中環愛 
丁堡廣 場碼頭 絕食, 抗議 天星小 輪以及 
當 時一系 列的公 共服務 加價, 被 警察拘 
捕, 引發一 連串的 示威, 及後演 變成騷 
亂, 爆 發警民 衝突, 港督 戴麟祉 宣布在 
九 龍實施 宵禁, 最 後有一 名青年 在衝突 
中 喪生, 四 百多人 被捕。 但更大 的衝突 
還在 後頭: 1967 年 五月, 新蒲崗 人造花 
廠發生 工潮, 在港 的親共 組織如 工聯會 
迅速 介入, 並得到 內地紅 衛兵及 至中共 
的正式 支持, 行 動不斷 升級, 最 後演變 


成 暴動。 港 九各處 都有群 眾集會 和警民 
衝突, 左派 發動大 罷工、 大 罷市, 進行 
「反英 抗暴」 ,反 抗殖民 地統治 ,以土 
製炸 彈和燃 燒彈攻 撃港英 的政經 機構。 
這次 暴亂的 規模比 1967 年的 更大, 港 
英政 府全力 鎮壓, 港督再 次宣佈 宵禁, 
查 封左派 機構, 甚 至出動 直升機 進攻左 
派的 機構和 據點, 直至九 月初, 大規模 
的騷 動才告 平息。 

這兩次 的警民 衝突, 歷 史上都 被稱為 
「暴 動」 ,但 卻並不 能單單 以暴力 / 暴 
民破 壞公共 秩序和 安寧的 恐怖行 動來理 
解: 六十年 代中的 香港, 工 資低、 勞工 
保 障嚴重 不足、 住 屋環境 惡劣、 百物騰 
貴 、公 共服 務加價 ,升 斗市 民生活 艱苦, 
加 上殖民 地政治 封閉, 貪 污腐敗 嚴重, 
港英政 府不體 恤民間 疾苦, 這些 民怨累 
積都 是暴動 的土壤 。 5 事實上 ,六 六年 
的 反加價 暴亂、 甚至六 七暴動 早期, 輿 
論 和大多 數市民 多保持 中立, 甚至同 
情。 只有 到了後 來六七 年的工 人抗爭 
滲入 了文革 影響, 暴 力行動 升級, 炸彈 
襲 撃波及 平民, 民 情才轉 向支持 港英政 
府, 這也反 映了當 時的殖 民地管 治如何 
敗 壞和失 民心。 1967 年的 香港, 是一個 
撕 裂動盪 失序的 社會。 

就在 當年九 月尾, 新界鄉 議局提 議請政 

府 將中文 列為官 方語言 也許 是為了 

安 撫香港 華人。 中大學 生迅即 接過話 
頭 ,在 當年 十月十 七日的 《崇基 、新 亞、 
聯合 學生報 聯刊》 (即 《中 大學 生報》 
前身) 第一 期中, 社論 即題為 〈中 文必 
須盡早 被列為 官方語 文〉, 同期 並刊出 


中大 五十年 k ♦ 


了 「列 中文 為官方 語文」 專題, 訪問了 
幾 位中大 的老師 、文 化人 、市 政局 議員, 
都一面 倒支持 將中文 列為官 方語文 。學 
生們 提出將 中文列 為官方 語文的 理由, 
是希 望促進 「政府 與民眾 彼此間 的溝通 
和了 解」, 同 時可以 『加 強住在 香港的 
中國 人對政 府的親 切感」 。 6 相 比起兩 
次暴動 直接衝 撃殖民 管治, 中大 學生原 
初 提出的 建議, 完 全沒有 觸及殖 民地英 
國 人和華 人之間 巨大的 政治、 社會 、和 
經 濟的不 平等, 可 謂極為 溫和, 政治色 
彩亦 不濃。 

這些文 章隨即 引來了 不少輿 論回響 。殖 
民政府 自然不 會重視 這些學 生意見 ,但 
學 生批評 的調子 卻逐步 升級。 1967 年 
十 二月的 《崇 基學生 報》, 便繼 續以大 
篇幅探 討列中 文為法 定語文 的問題 ,這 
次不少 文章已 把矛頭 直指港 英政府 「殖 
民地 政策」 的政治 封閉性 和對華 人的歧 
視 ,批 評港英 政府是 「集權 政治」 、議 
會沒有 華人民 選代表 參政, 指港 英不接 
納中文 為法定 語文, 乃係 「一個 民族輕 
視 另一個 民族」 的 殖民地 政策的 一環。 7 

到了 1968 年 1 月, 崇 基學生 會舉辦 「中 
文列 為官方 語文」 大型研 討會, 新亞、 
聯合書 院的學 生會、 港大學 生會、 香港 
工業學 院 ( 理 工大學 前身) 學生會 ,羅 
富國師 範學院 (教 育學 院前身 之一) 學 
生 會等亦 有代表 出席, 研 討會並 邀請了 
當時 力爭中 文為法 定語文 的市政 局議員 
胡鴻 烈和黃 夢花, 甚至當 時的副 輔政司 
黎敦義 出席, 崇基 學院校 長容啟 東主持 
開 幕禮, 出席旁 聽者近 百人。 8 會 後研討 


會發 表聯合 公報, 主 張依然 溫和: 公報 
強調 列中文 為法定 語言促 進殖民 政府和 
民間 溝通, 同時亦 能令中 國人受 到應有 
的 尊重, 為 以中文 為母語 的本地 人才提 
供更多 承認和 出路, 得 以發揮 才能, 這 
指涉 的即為 當時為 數眾多 的中中 學生以 
及 中大學 生自身 。公 報的民 族意識 溫和, 
發 揚中國 文化亦 不被視 為重要 理由。 9 

但在 1 ■後 暴動」 的 1968 年, 這樣的 一 
場大 型研討 會和公 報已經 引起了 港英政 
府的 警惕, 南華早 報在研 討會後 隨即報 
導研 討會鼓 吹民族 主義、 有政治 目的, 
並指聯 合公報 「並 不是 學生的 意見」 

( Not the opinions of students ) , 受 
別有用 心的人 操縱。 這立 即引來 反彈: 
崇基 學生迅 即否認 指控, 指整 個研討 
會都 是學生 主導, 表達的 是學生 意見, 
並進一 步明白 提出中 文運動 「是 為關心 
社會 問題而 發的, 是為維 護中國 文化而 
發 的」, 「中 國人 對自己 優厚的 文化傳 
統, 焉能不 存在感 情?」 ,表露 出前所 
未 見的對 中國民 族和文 化的優 越感。 111 

之 後爭取 中文成 為法定 語文的 運動, 便 
開 始由學 院擴及 社會, 並 和其他 社會團 
體結連 。到了 1970 年, 「香港 各界促 
進中 文成為 法定語 文運動 工作委 員會」 
(各 界工 委會) 、由學 生團體 主導的 「爭 
取中文 成為法 定語文 運動委 員會」 (中 
聯會) 相繼 成立。 而在中 大三書 院的推 
動下, 港 大學生 也加入 運動, 學 聯成立 
了行動 委員會 。三 者聯 合發起 簽名運 
動, 中聯 會並在 工廠、 碼 頭派發 文宣, 
呼 籲市民 支持。 11 港英政 府的反 應先是 
敷衍 ,稱不 知何謂 「法定 語文」 ,辯稱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33 令 


從來沒 有歧視 中文。 後來 發現不 能把運 
動打 發掉, 便認真 下手, 宣佈各 界工委 
和 中聯會 為非法 組織, 揚 言會制 止簽名 
運動; 然後宣 佈成立 「公 事上使 用中文 
問題 研究委 員會」 ,把抗 爭訴求 吸納到 
建 制運作 之中, 消 弭運動 進一步 發酵, 
引 向民族 主義的 機會。 該委 員會在 1971 
年 正式建 議港府 使用中 英文為 法定語 
文, 得到 採納。 12 後來到 1974 年, 中文 
正式成 為法定 語文。 當時 作為運 動主力 
的各 大專院 校學生 會的關 注亦轉 向了保 
釣 運動, 第一 次中文 運動就 此結束 ,沒 
有進一 步演變 成群眾 運動。 

這次 中文運 動之於 香港的 意義, 並不在 
於 港英政 府最終 讓步這 「成 果」 ,這次 
讓步 妥協其 實符合 港英在 暴動後 安撫港 
人的 策略、 鞏固 管治的 利益, 運 動也在 
升級 至挑戰 殖民地 統治前 瓦解。 真正重 
要的反 而是, 第一 代在香 港成長 的社會 
精英 開啟了 和平社 會運動 的模式 和意識 
型態, 同時 中文運 動也是 他們本 土意識 
和民族 意識的 覺醒。 

如果 細看這 場運動 的論述 的話, 我們會 
發覺 這班香 港新一 代精英 的本土 認同是 
和民 族自覺 共生的 。最 切身的 本土利 
益, 就是在 殖民地 框架之 下維護 華人的 
生 活條件 和文化 尊嚴, 英 語則是 外來封 
閉政權 壓迫和 無視本 土人民 的象徵 。以 
今曰 的眼光 回望, 他們 的論述 自然粗 
糖 ,更 說不 上激進 ,但 真正 值得注 意的, 
則 是尊重 中文、 維 護中國 文化、 維護民 
族尊 嚴這些 理念, 是如何 因為運 動而在 
公 共論述 中慢慢 滋長。 


而中 文運動 也是暴 動之後 第一次 大型社 
會 運動。 暴動以 暴力衝 擊殖民 管治失 
敗, 大部分 港人都 在最後 關頭選 擇支持 
港英 政府, 也就 是支持 安定和 秩序。 這 
樣的話 ,社 會抗 爭應該 走甚麼 方向? 
應 該如何 面對殖 民政府 這個高 壓的外 
來 政權? 是革 命還是 改良, 是暴 力還是 
和平? 

中 文運動 之中, 學 生明顯 就兩個 問題都 
選擇了 後者。 這 未必是 自覺的 選擇: 當 
年 的大學 生作為 社會的 精英、 未 來的既 
得利 益者, 其 實並不 太了解 民情, 也有 
精英主 義高高 在上的 氣息, 如自許 「知 
識 份子永 遠領導 社會」 ,認 為華 人甘於 
被殖民 管治是 「華民 缺乏團 結力, 一盤 
散沙」 ,得 由知 識份子 「正確 聯絡起 
來」 ; 與兩次 暴動保 持距離 ,亦 沒有深 
究暴動 的社會 因素。 13 走 和平社 會運動 
的 道路, 也 許有港 英高壓 在前這 個時勢 
所限的 因素, 但 也不見 得是深 思熟慮 
的策略 選擇, 似乎 更像是 受制於 自身經 
驗 和社會 地位。 然而, 無論 如何, 以民 
間 連結、 簽名 運動、 和平 抗爭等 等運動 
方式, 走政 策倡議 和社會 改良的 道路, 
這些往 後社會 運動的 做法, 都自 中文運 
動始。 

中文作 為教育 理想: 

第 二次中 文運動 

第一 次中文 運動向 來和保 釣運動 一同被 
視為 當代本 土社會 運動的 先聲, 在大學 
生精 英圈子 之中, 因第一 次中文 運動覺 
醒了 的民族 意識, 經保釣 運動而 發揚光 


中大 五十年 k 


奢 34 


大 一 學生運 動自此 走進了 所謂的 「認 
識 祖國, 關心 社會」 的 時代。 大 學生組 
織 旅行團 回大陸 觀光, 學聯辦 「中國 
周」 ,迅速 受到內 地文化 大革命 的極左 
思潮所 吸引。 港大、 中大 的學生 組織都 
逐漸 傾向認 同共產 中國、 認同文 化大革 
命, 這即 所謂的 「 國 粹派」 全盛的 時期。 
這個時 期的學 生運動 都是以 「認 識祖 
國」 、配合 共產中 國的所 謂革命 發展為 
主調, 開始 脫離指 向本土 社會改 革的民 
間 抗爭, 認 為政策 上的修 補改良 並不足 
以改 善香港 的根本 問題。 

但到了 1976 年, 文革 結束, 當 年學生 
組 織圈子 間對共 產中國 和 文革的 狂熱認 
同 亦隨之 崩潰。 學 生組織 的關注 開始重 
新回到 本地的 民間、 基 層抗爭 之中。 14 
由 1977 至 1980 年, 學生 組織都 投入進 
到了一 系列的 本土社 會抗爭 之中, 如金 
禧事件 、油 麻地艇 戶事件 、安 樂村 事件、 
反巴士 公司加 價等。 第二 次的中 文運動 
正是 這一浪 回到社 會回到 基層的 脈絡下 
的 一場文 化運動 —— 相比 第一次 中文運 
動, 第 二次中 文運動 抗爭色 彩大減 ,但 
卻更有 「運 動」 的 色彩, 面向的 不止政 
府 政策, 還 有社會 大眾。 和第一 次中文 
運動 一樣, 這 次中文 運動的 旗手, 也是 
中大的 學生。 

第一 次中文 運動追 求的是 確立中 文的社 
會 地位, 重 點在於 殖民地 政府對 中文作 
為 社會大 多數人 使用的 語言的 正式承 
認。 但中 文成為 了法定 語文, 社 會上重 
英輕中 的意識 卻愈來 愈強, 尤其 令人擔 
憂的, 就是 即使是 本土以 中文作 為曰常 


語 言的中 國人, 都對 英文推 崇備至 ,希 
望把子 女送進 英中、 學 英文、 然 後進洋 
行、 或入政 府當公 務員。 英文在 殖民地 
社 會代表 著的, 是 金錢和 地位。 在這樣 
的社 會條件 之下, 崇英抑 中自然 難免。 

第二次 中文運 動的導 火線, 是港 英政府 
當年公 佈的公 開考試 規定。 1978 年 ,考 
試局 宣佈將 接辦香 港大學 和中文 大學的 
入 學試, 分 別稱為 香港高 級程度 會考及 
香港高 等程度 會考, 並公 佈香港 高等程 
度會考 (即 中文 大學入 學試) 的 參加資 
格, 是中學 會考英 文以及 任何一 科其他 
語文 ( 即 可以是 中文, 也可 是其他 語文) 
合格。 15 這 立即引 起中大 學生的 反彈, 
中大學 生會首 先發表 聲明, 要求 參加資 
格必 須英文 及中文 都同時 合格, 不能矮 
化 中文的 地位。 當年十 一月, 中 大學生 
會主辦 了一場 「中 文教學 公開論 壇」, 
並 發起了 「重 視中 文教育 地位」 全校師 
生簽名 運動, 要求 加入中 學會考 必須中 
文合格 為高等 程度會 考投考 資格、 檢討 
香 港的語 文教育 政策、 提 高學生 母語水 
平等。 所 謂的第 二次中 文運動 於焉開 
展。 16 

及後, 中大 學生會 聯同社 會上三 十四個 
文教、 學生 和工人 團體, 組成 「 中文運 
動 聯合委 員會」 (聯 委會) ,由 當時的 
教協會 長司徒 華出任 主席, 訂立 了中文 
運動 的三大 綱領: 促使當 局進一 步提高 
中文 的社會 地位、 中學推 行母語 教學、 
以及全 面改進 中學中 文教學 的質素 。之 
後聯委 會便舉 辦了一 系列的 行動, 如展 
覽 、演講 、文 宣、 組織中 學生出 版面向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中 學生的 中文運 動刊物 《中 鳴》 等; 然 
而, 除 了港英 政府在 1978 年 年底, 將高 
等程 度會考 的投考 資格改 為需要 中英文 
同時合 格外, 中大 師生和 聯委會 的其他 
訴求都 未有被 理會, 也沒 有引起 社會上 
的大 迴響。 運 動到了 1982 年 年初, 已經 
近乎 停頓, 由中大 師生成 立的中 文運動 
小 組雖然 繼續運 作組織 宣傳, 但 亦已無 
大影 響力。 17 學生 會的關 注亦逐 漸轉到 
其他 議題, 如轟動 一時的 醫學院 學制事 
件, 以及稍 後一點 的中英 就香港 前途的 
談判 之上。 18 

第 二次中 文運動 值得注 意的, 除 了中大 
入學試 的投考 資格外 (運 動最終 也令港 
英政 府加入 中學會 考中文 必須合 格的要 
求, 這畢竟 也是在 一定程 度上維 護了中 
文 在香港 的社會 地位。 不久 之後, 香港 
高級 程度會 考也加 入同樣 要求, 升學需 
要 公開試 中英文 合格, 遂成 定制, 至今 
不變) ,更 重要的 是提出 了中學 應推行 
母語 教學的 訴求, 這是香 港首次 有呼聲 
提 倡母語 教學。 譬 如說當 時的中 大師生 
就提出 了較多 的深入 論述, 強調 以英文 
進行基 礎中、 小學 教育, 學生得 用一種 
陌生 的語言 來掌握 知識, 根本是 事倍功 
半, 既 妨礙學 生學習 知識和 技能, 也減 
低了學 生學習 英文的 效率和 興趣。 19 

另一 方面, 運動也 強調希 望做到 「移風 
易俗」 的 效果, 令市民 ^ 關懷、 重視 
和愛護 自己的 語言」 。 2 ° 這是一 個有趣 
的 轉折。 言下 之意, 就是 當時的 香港人 
崇 英抑中 的風氣 已愈見 熾熱, 正漸漸 
忽視 中文。 如果 和中大 成立之 時的形 


勢 比較, 轉 變更見 明顯。 中文大 學的成 
立, 正是因 為當年 有大量 的中文 中學學 
生, 構成 中文專 上教育 的迫切 需要。 到 
了八 十年代 以後, 則到 了大學 ( 師生) 
得 反過來 向中小 學和社 會推廣 「母 語教 
學」 的 好處, 中 文中學 漸被邊 緣化, 而 
這突 顯的正 是整個 中文教 育正逐 漸受到 
邊 緣化。 第二次 中文運 動無疾 而終, 和 
運動 逆逐漸 崇英的 民情而 作文化 倡議, 
吃 力而不 討好, 不無 關係。 

呼應 著這個 轉變, 中文 運動的 焦點, 也 
由早 年在社 會和政 治上爭 取民族 尊嚴, 
強 調殖民 地中華 人的主 體性, 轉 移到人 
們意 識上的 「解 殖」 、保 育自身 的文化 
和身份 認同, 因此 「母語 教學」 也就成 
為了第 二次中 文運動 的核心 理念。 

這個轉 折突顯 了八十 年代的 民情, 已和 
五六十 年代不 可同日 而語, 這不 但在於 
市民 對港英 殖民地 的政經 秩序已 愈來愈 
認同, 也在 於隨著 二戰後 慢慢開 展的以 
美國 為首的 資本主 義全球 化新秩 序漸漸 
形成, 英語 成為了 全世界 最為強 勢的語 
言。 香港作 為當時 日漸重 要的面 向整個 
資本主 義世界 的工商 城市, 即使 人口是 
以 華人為 主體, 中 文和中 國文化 的社會 
重 要性, 也不再 是不證 自明。 

香 港的主 權由英 國移交 到中國 之手, 然 
後母 語教學 正式被 特區政 府用為 官方政 
策, 但 這都並 沒有扭 轉這個 「 崇英 抑中」 
的 趨勢。 二十年 過去, 終 於到了 中文大 
學自 身的中 文教育 傳統受 到嚴厲 挑戰, 
中文 反過來 變成了 大學官 方急著 要抛棄 


中大 五十年 k ♦ 


的 包袱。 這次, 則 是打著 「 國 際化」 的 
名堂。 

桿 衛與深 化中文 理想: 「哭 中大」 

2005 年 1 月, 中 大校方 要求所 有準備 
收 取外地 學生的 學系, 必 修課必 須要開 
設英 文班, 只有當 必修課 多於一 班時, 
才能 在至少 開一班 英文班 的條件 之下, 
開設其 他語文 (不 必然是 中文或 粵語) 
的 班別。 這樣 的一個 安排, 不但 未諮詢 
全中大 師生和 公眾, 甚至 是學系 也都只 
是 接獲短 時間的 通知。 根 據當時 新上任 
的 校長劉 遵義的 說法, 這 不過是 中大進 
一步 面向國 際化的 一環, 而所謂 的國際 
化, 則是中 大自創 校以來 一直的 追求, 
具體 表現則 為雙語 (即 英文和 中文) 教 
學的 傳統, 這 個新的 政策, 不過 是貫徹 
這個國 際化的 大方向 的其中 一步, 令中 
大有 更好的 條件招 收外地 學生, 加強中 
大和 國際的 交流。 21 

這裡 校方的 論述沒 有挑明 的是, 「國際 
化」 程度, 也就是 招收外 地生的 數量, 
是近 年時興 的大學 國際排 名的一 個重要 
指標 。 22 英 文作為 已經全 球通行 的世界 
語言, 標 榜自己 是英文 教學, 自 然比標 
榜 自己用 中文' 乃 至廣東 話教學 更易吸 
引外 地生, 尤 其是內 地學生 一 至少校 
方 是如此 盤算。 另一 方面, 研究 和學術 
成果也 是排名 的重要 指標, 而量 度的方 
式, 則主要 是計算 一所大 學的學 者刊登 
在國 際期刊 的論文 數目。 所謂的 「國際 
期刊」 其實 大多是 英美學 術界的 期刊, 
論 文自然 以英文 發表, 相 應之下 中文的 
論 著則不 為承認 。這樣 一來, 「中 文」 


對希 望爭取 國際聲 譽和地 位的中 大校方 
而言, 自然 是個需 要急急 拋棄的 負累。 
這是 劉遵義 和當時 中大的 領導層 推動這 
個政策 轉變的 背景。 

中大校 方對學 系的要 求曝光 以後, 立即 
引 起師生 校友的 譁然。 當年 一月底 ,中 
大 學生會 即發表 了長篇 公開信 〈哭中 
大〉, 並邀 請各方 聯署。 公開信 抨擊校 
方 這項政 策將是 中大建 校以來 「最 根本 
最徹 底的轉 變」, 「中文 大學將 不再是 
『中 文』 大 學!」 在這樣 的政策 之下, 
各 學系出 於資源 考慮, 只 會逐漸 在必修 
課 開辦英 文班, 變 相令中 文大學 不再以 
中文作 為教學 語言, 也就 是抛棄 中文大 
學創校 以來主 張中文 教育的 理想。 更重 
要 的是, 轉 用英文 教學, 將是同 時抛棄 
大學 之為大 學為社 會傳播 和深化 知識的 
使命, 公開信 指出: 「用母 語教學 ,是 
吸收知 識最有 效的方 法 [ …… ] 因此, 
用 廣東話 上課, 對大 多數同 學來說 ,對 
理 解學科 知識、 積 極參與 討論, 以及培 
養我 們的批 判思考 能力, 都是最 自然最 
舒 服最有 效的方 式」。 23 

公開 信並進 一步抨 撃校方 所謂的 「國際 
化」 ,不過 是因為 政府大 幅削減 大專教 
育 經費, 大學於 是透過 「大 量招 收非本 
地的自 費學生 ,幫補 大學的 財政」 ,這 
樣不啻 是為了 「搶 錢」 而 放棄中 大的理 
想和 傳統。 公開信 進而評 撃這是 對英語 
霸權的 屈服, 值得 詳引: 

「在香 港這樣 一個後 殖民地 社會, 英文 
實在 不是一 個簡簡 單單的 溝通傳 意的工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具 而已。 在 長長的 殖民地 歷史中 ,英 
文背 後所代 表的階 級權力 和社會 地位, 
深深 的刻在 每個香 港人的 深層意 識之中 

[ ] 沒有 人不知 道香港 的商人 和政治 

精英 是如何 崇拜英 文贬低 中文。 只有學 
好 英文, 才可 以出人 頭地, 才可 以向上 
爬, 才可以 擁有各 種各樣 的市場 競爭優 
勢。 在由英 美強勢 主導的 政治格 局中, 
英文在 可見的 將來, 在 全球化 的推動 
下, 會更加 凌厲地 支配入 侵以致 摧毀其 
他大大 小小的 非英語 文化, 進一 步削弱 
我們 對自身 獨特的 語言文 化的認 同。」 

「中文 大學, 一所 曾經在 殖民地 時期勇 
敢地以 『 中文 』 來確 認自己 身分的 大學, 
一所 曾經在 七十年 代勇敢 地爭取 中文成 
為法定 語文的 大學, 一所 曾經以 支持母 
語教 育和提 倡中國 文化為 己任的 大學, 
在回 歸後的 今天, 竟然自 動地不 加任何 
批 判地集 體放棄 自己最 引以為 傲的傳 
統, 為的 不是甚 麼教育 理想, 為 的只是 
在 ^ 國 際化』 包裝下 的經濟 利益, 徹底 
向教育 商品化 投降, 怎不令 人痛心 ,怎 
不令人 捶首頓 足?」 

公 開信因 此呼籲 要求中 大校方 收回政 
策, 容 許教師 自行選 擇授課 語言, 尊重 
粤語為 大多數 教師的 母語, 以及 他們以 
之 授課的 權利。 除此 之外, 信中 強調並 
不 反對真 正的國 際化, 但面對 外地學 
生, 要做的 應為增 撥資源 為外地 生提供 
良好 的中文 教育, 因 為這正 正是幫 他們了 
解香 港和中 國的語 言文化 的最佳 方法。 24 

公 開信發 表之後 不到一 個月, 即 有逾千 


中大 學生、 老師、 校友, 甚至校 外的知 
名文化 人和學 者參與 聯署, 學生 會並在 
中大 文化廣 場掛起 「哭 中大」 橫額 。〈哭 
中大〉 引起 的社會 迴響, 令校方 大為震 
動。 校方立 即發表 聲明澄 清指無 意在中 
大取 消中文 教學, 並指雙 語教學 是中大 
一向 以來的 傳統, 〈哭 中大〉 一 信為誤 
解。 但中大 學生會 隨即發 表聲明 反駁, 
之後 雙方兩 度來回 發表聲 明回應 指控。 
到 了當年 二月, 陸 續有中 大的教 師和校 
友在報 章發表 文章, 質疑 校方的 國際化 
政策, 支持 中大堅 持中文 教學。 其中, 
關子 尹教授 的文章 〈語文 作育, 國之大 
事〉 ,回顧 了當代 德語的 歷史, 指出堅 
持在 教育、 學術和 文藝使 用母語 對發揚 
本土文 化的重 要性。 校友 梁文道 的文章 
〈說 英文 的中文 大學〉 亦 博引意 大利、 
曰本、 法 國的高 等教育 為例, 指 出世上 
有 質素的 學府, 都 是用母 語而不 用外來 
語 言來授 課和做 學問, 批 評校方 不應盲 
目使用 英語。 25 

校 方迫於 壓力, 於二 月底宣 佈成立 「雙 
語 政策委 員會」 ,檢 討中 大的教 學語言 
問題。 2006 年 9 月, 委員 會發表 報告諮 
詢稿 ,主張 「普世 性科目 如自然 科學、 
生 命科學 及工程 科學等 課程, 原 則上用 
英語 授課」 ,只有 涉及中 國文化 、歷 史、 
社 會等學 科才用 中文, 而 涉及香 港社會 
文 化的, 則可用 粵語。 這 份諮詢 稿再引 
來 另一波 論戰, 中大學 生會的 「捍 衛中 
大理想 小組」 質疑 這樣的 原則事 實上等 
同放 棄中文 教育的 理想, 表現的 依然是 
「崇英 抑中」 的 心態, 是 有意識 地摒棄 
中 大和新 亞書院 諸賢的 傳統; 26 雙語政 


中大 五十年 k 


令 38 





2005 年 2 月, 校 長劉遵 義會見 同學。 

策委 員會委 員曾榮 光教授 則為文 反駁, 
認為 那是曲 解新亞 和中大 歷史, 中大向 
來都 以雙語 教學為 傳統, 並不必 然得用 
中 文授課 。 27 另外, 哲學 系全體 教師亦 
發表聲 明回應 諮詢, 申明 用中文 授課對 
哲學 教育的 重要, 亦指 哲學系 負有將 
外語哲 學概念 向國人 引介的 責任, 因此 
將堅 持以中 文為主 要授課 語言, 又指國 
際化 不應該 只是英 語化, 強調哲 學系一 
直有 從不同 渠道保 持和國 際學術 界的交 
流。 28 

最後, 校方 在報告 書定稿 中堅持 此一原 
則。 中大學 生 ( 亦為 學生會 幹事) 李耀 
基 隨即提 出司法 覆核, 質 疑報告 書有違 
《中 文大學 條例》 弁 言中, 「其 主要授 
課 語言為 中文」 的 要求。 2009 年, 法院 
判決 李耀基 敗訴, 理據為 前言並 沒有約 
束力, 只是 法例賦 予大學 的權力 及自主 
的一 部份, 大學亦 已對以 中文作 授課語 
言 有充份 考慮。 至此, 雙 語政策 亦在中 
大正式 落實, 除了 少數文 學院和 社會科 
學院 的科系 (如 哲學 系和政 政系) 堅持 
核心 課程中 英雙語 均開班 以外, 其他學 


系 多半亦 只有用 英文授 課的英 文班。 有 
關 中大教 學語言 之爭, 亦告一 段落。 

事 實上, 早在 哭中大 以前, 因為 迫於面 
向 「國 際」 ,多收 外地生 的壓力 (又或 
者 是學系 本身的 意願) ,理 學院 、醫學 
院、 工程學 院和商 學院的 大多數 科目, 
其 實已經 用英文 授課。 「崇英 抑中」 的 
風氣早 已蔓延 到中大 之內。 校方 的政策 
改變, 其實 只不過 是將原 有的現 象正式 
定 為官方 政策。 公平 的說, 校方 的雙語 
政策, 不過 是反映 當時整 個社會 乃至學 
界輕視 中文的 意識。 

但正是 這次由 「哭 中大」 引起的 論戰, 
引 起了社 會對大 專院校 教學語 言的關 
注, 多多少 少扭轉 了社會 輕視、 漠視中 
文的 風氣。 浸會 大學在 20 H 年底 要求將 
浸會大 學改為 全英語 授課的 大學, 即引 
起師生 的強烈 反彈。 29 在 2010 年 新上任 
的中大 校長沈 祖堯, 亦在 2012 年發表 
了 〈珍 惜我們 自己的 語言〉 一文, 承認 
保育 中文的 重要, 也反對 大學排 名以在 
英文 學術期 刊來衡 量學術 成就, 認為要 




39 0 


重視中 文學術 著作, 雖然 未有挑 戰雙語 
政 策報告 書中的 原則, 但 也部分 認同了 
「哭 中大」 之中抗 爭師生 校友的 理念。 3 ° 
因此, 「哭 中大」 透過提 高社會 對中文 
教學的 關注, 提出 相對嚴 整的論 述為作 
育中文 教學、 中文 學術而 辯護, 雖然 
不 能推倒 政策、 更 不能推 倒大部 分學系 
行之 已久的 以英語 為主要 授課語 言的慣 
性, 但也畢 竟在文 化上為 大學英 語化增 
加了 阻力。 

另 一點值 得注意 的是, 這 次捍衛 中文教 
育的 抗爭, 和前 兩次的 中文運 動的論 
述, 既 有繼承 之處, 亦有分 別之處 ,而 
這 正突顯 了時代 和抗爭 意識的 轉變。 
〈哭 中大〉 中論述 母語教 學的重 要性, 
與第 二次中 文運動 強調用 母語能 更有效 
學習 相似; 但 在前兩 次中文 運動、 乃至 
成立中 大之爭 時更為 重要的 反殖、 民族 
主 義底色 ,在 〈哭 中大〉 以及往 後抗爭 
者 的論述 之中, 已 無重要 位置, 取 而代之 
的則是 對英語 霸權、 英語全 球化之 下令本 
土文 化和認 同難以 生存的 警楊和 批判。 

此外, 〈哭 中大〉 中主張 尊重教 師以粵 
語 授課的 權利, 立 足本土 文化認 同來捍 
衛中文 教學, 這也 是前兩 次中文 運動所 
未 有意識 到的。 第 二次中 文運動 中更有 
論者主 張最終 應以普 通話教 中文。 31 而 
「哭 中大」 運動中 的不少 抗爭者 則同時 
警 惕普通 話對本 土文化 / 方言的 強勢和 
壓迫的 位置。 抗爭 者主張 的是一 種多元 
的、 混 雜的、 不 定於一 尊的、 尊 重本地 
語 言運用 現實和 應用需 要的教 育語言 
觀, 並不排 斥使用 英語教 材或普 通話, 


這 是一種 比前兩 次中文 運動、 乃 至創校 
理想更 為複雜 細緻, 也更 為對權 力和霸 
權敏感 的論述 和立場 。 32 在 這個意 義下, 
「哭 中大」 事件某 程度上 也是近 年興起 
的本 土意識 和本土 運動的 先聲。 

更重要 的是, 「哭 中大」 指出大 學放棄 
中 文理想 是唯利 是圖, 為 了爭取 更多資 
源輕 易放棄 教學理 想和自 身文化 傳統, 
甚 至放棄 教學的 質素和 對本土 文化、 社 
會 發展的 關係, 這 亦是把 堅持中 文教育 
的 理想, 扣連到 自九十 年代未 開始, 學 
生組 織對大 學教育 市場化 的反思 與批判 
之上。 「國 際化」 後來成 為中大 校方一 
系 列改革 的旗幟 。對 「 國 際化」 背後的 
大 學教育 市場化 邏輯的 批判, 亦 是近十 
年來學 生組織 (不 論是中 大還是 其他大 
專 院校) 的 主調, 「哭 中大」 無 疑是強 
化這種 抗爭意 識的一 次重要 運動。 

由圍繞 「哭 中大」 的論戰 催生出 來的有 
關教學 語言的 辯論, 堪稱 是近年 來華人 
社 會有關 (大 學) 教學語 言與社 會文化 
的一 次最為 深刻的 反思, 其中不 少討論 
已經 逸出了 技術性 的教學 效能的 範疇, 
而 由本土 社會、 英語 霸權、 大學 教育市 
場化等 不同的 視角檢 視問題 所在。 這些 
散見在 報章的 文章, 由周 錫輝、 雷競 
璇、 繆 熾宏、 林道 群等幾 位校友 輯錄成 
書, 就是 本文前 面不斷 引用的 《令 大學 
頭 痛的中 文》。 事 實上, 這幾位 校友都 
積 極參與 「哭 中大」 運動, 他們 除了有 
的為 文參與 論戰、 又把文 章輯錄 起來以 
外, 在 李耀基 的司法 覆核官 司中, 他們 
亦一 直給予 支持。 「哭 中大」 事件 過後, 


中大 五十年 k 


奢 40 


他們 成立了 「中大 校友關 注大學 發展小 
組」 (簡稱 校友關 注組) ,繼續 參與校 
政 討論, 在 後來的 新書院 事件、 情色版 
事件、 校董會 教務會 改組、 以至 民主女 
神 像進入 中大, 都向 校方據 理力爭 ,扮 
演了 關鍵的 角色。 33 

中文之 為大學 理想: 

批判意 識與理 想主義 的搖籃 
至此, 我 們不難 看到, 隨著時 代的變 
遷、 社會 形勢的 轉變, 中 大的中 文教育 
理 想都被 一次又 一次地 賦予不 同的含 
義。 在 香港提 倡中文 教育, 過去 曾經是 
反殖、 民族 意識、 本 土意識 覺醒的 象徵; 
到了 近年, 中大的 這個傳 統則成 為了反 
對英 美文化 霸權、 反對 大學教 育市場 
化、 維 護本土 文化身 份認同 的旗幟 。但 
這 並不意 味著, 「中 文」 之 為理想 ,不 
過 是一個 幌子。 如 果我們 細看五 十年來 
有關 「中 文」 理想 的論述 變遷, 就會發 
覺, 貫 穿這些 時代和 觀念轉 變的, 是一 
個共通 的批判 精神: 立足 於本土 民間、 
關 心社會 弱勢, 向 當權者 和霸權 提出挑 
戰和 批判, 並指向 更公義 的社會 改革的 
理想。 每一 次為著 中文的 抗爭, 儘管有 
著 不同的 論述, 但 都有這 個共同 的立足 
點, 並 由這個 立足點 來提出 論述, 申明 



中文於 香港社 會的重 要性。 「中 文」 因 
此並不 是一個 幌子, 反而 是一個 令中大 
人對 香港存 在的霸 權和壓 迫敏感 的參照 
點, 這和 香港的 殖民地 / 後殖民 地的社 
會 狀態分 不開。 

我們由 此可以 見到, 如 果不談 中文, 我 
們便 無以知 中文大 學應有 的社會 意義; 
而不 把作育 中文、 中文 教學、 中文 學術、 
提高 中文社 會地位 的訴求 放回香 港史的 
脈絡, 我 們則難 以理解 「 中文」 何以是 
一 大學乃 至社會 理想。 

五 十年來 的中大 歷史, 何其 複雜, 這篇 
文章 自然不 能一一 觸及。 中大人 的批判 
精神, 當 然並不 僅僅來 自中文 理想, 我 
們 亦要小 心以偏 槪全: 過 去這些 圍繞中 
文 教育、 中 文社會 地位的 校園內 外的抗 
爭, 不是全 體師生 都有份 參與, 並不是 
所 有的中 大人, 都 會為中 文理想 背後的 
批 判精神 和理想 主義所 感召。 而 五十多 
年 以來, 亦有很 多中大 師生, 默 默地為 
用中文 教學、 用中 文做學 問而經 營而努 
力, 他們 未必是 運動的 積極參 與者, 卻 
也 一樣是 在推動 和實踐 中大的 中文理 
想。 本文 之所以 把焦點 放在抗 爭事件 
之上, 不過 是希望 透過重 新書寫 這些歷 
史, 突顯中 文理想 在香港 社會脈 絡之下 
的重要 意義, 而這 一切, 恰恰是 急於迴 
避 「 中文」 的中大 校方, 所掏空 了的至 
為 關鍵的 中大歷 史意義 所在。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41 令 


1 譬如說 中大為 五十年 校慶架 設的網 站中, 「里程 
碑」 一版 所制作 的中大 年表, 亦沒 有提到 中文大 
學之 所以以 「中 文」 命名、 1 ■中 文」 之於 中大意 
義的 種種。 事 實上, 整個 網站都 跳過了 ^ 中文」 
對中大 的意義 的論述 。見: http :// www .50. cuhk . 
edu . hk / zh _ tw/ milestones 

2 本節的 內容, 節取自 筆者的 一篇於 《評 台》 網站 
發表 的書評 〈中大 前世, 香港 今生: 讀周愛 靈 《 
花 果飄零 :冷戰 時期殖 民地的 新亞書 院》〉 。這 
一節有 關早年 三書院 歷史的 書寫, 也都是 本於周 
著; 為了方 便閱讀 起見, 這裡不 一一 注明 引用之 
處; 詳 細的對 周著的 注明和 引述, 可參閱 該篇書 
評, 連 結為: http :// tinyud . com /19 krj 8 o 

3 諷 刺倒是 皮理思 後來把 自己的 文章集 結成書 ,收 
錄了 這篇文 章作為 附錄, 見 凌道揚 、錢穆 、蔣法 
賢, 〈中 文學 院聯合 會對皮 理思教 授專論 之分析 
與評 論〉, 收 於皮理 思著, 蔣炎 午譯, 《香 港高 
等教育 問題之 商榷》 (香港 大學出 版社, 1958 ) 

, 頁 35-42 。 本 書亦有 轉載, 為中大 相關的 出版物 
首次輯 錄這篇 文章。 

4 李 歐梵, 〈我 對中文 大學的 觀感〉 ,收於 《中大 
三十 年》。 

5 左翼 21 , 〈 「六 七、 傳統 左派和 工人」 的思 考〉, 
連 結為: http :// left 21. hk / wp /2010/10/ 

6 《崇基 、新亞 、聯會 學生報 聯刊》 ,第一 
期, 1967 年 10 月 17 日。 

7 潘牧, 〈殖 民地 的法定 語文〉 ;學 術部, 〈「中 文」 
與 「官方 語言」 座 談會〉 ,皆 見於 《香 港中文 大學崇 
基學 生雙週 報》, 第 111 期, 1967 年 I 2 月 8 日。 

8 《香港 中文大 學崇基 學生雙 週報》 ,第 II 2 
期, 1968 年 1 月 26 日。 

9 《香港 中文大 學崇基 學生雙 週報》 ,第 113 
期, 1968 年 2 月 23 日。 

10 同上。 

11 香 港專上 學生聯 會編, 《香 港學生 運動回 顧》, 
(香 港專 上學生 聯會, 1983 ) ,頁 13。 

12 《中 大學 生報聯 刊》, 1971 年 2 月 15 日。 

13 穆秋, 〈趕快 動員起 來〉, 《香港 中文大 學崇基 
學生雙 週報》 ,第 111 期, 1967 年 12 月 8 日 。另 
外 ,崇基 、新 亞、 聯 合三書 院的學 生會, 也曾在 
1967 年五 月跟隨 學聯發 表聯合 聲明, 譴責 暴動, 
聲明 全文見 《香 港學生 運動回 顧》, 頁 28 。 

14 〈七 七年 後香港 學生運 動的形 態〉, 《香 港學生 
運動 回顧》 ,頁 187-189 。 

15 〈「中 文」 大 學〉, 〈星島 日報師 長版〉 , 2 005 年 2 
月 28 日, 連 結見: http :// crycu . blogspot . hk /2005/02/ 
blog - post _110970841197788951 .html 

16 《香 港學 生運動 回顧》 ,頁 172-173。 

17 郭 少棠, 〈第二 次中文 運動失 敗背景 初探〉 ,收 
於 《香 港學生 運動回 顧》, 頁 174-175 。 


18 有 關醫學 院事件 ,可見 本部分 王邦華 的文章 〈含 
糊曖 昧的中 大理念 、朝 三暮四 的大學 體制〉 。中 
大學生 會在香 港前途 談判, 以及緊 接著的 中國民 
主 運動, 都 有關鍵 的角色 —— 中大 學生會 是最早 
支持 回歸, 提出 「民主 回歸」 論述 的社會 團體; 
在其 後的香 港民主 運動、 支援 中國民 主運動 、八 
九 民運, 中大學 生都扮 演了極 關鍵的 角色。 讀者 
如有興 趣這段 歷史, 可 參考蔡 子強、 黃昕然 、蔡 
耀昌、 莊耀 洸編, 《同途 殊歸: 前 途談判 以來的 
香港學 運》, 香 港人文 科學出 版社, 1998 。 

19 〈訪 問常宗 豪老師 —— 中運 、語 文教育 > 、 〈 
與楊鍾 基談中 運〉, 《中 大學 生報》 ,第 85 
期, 1979 年 3 月 12 日。 

20 〈中 運死了 !?〉 , 《中 大學 生報》 ,第 85 
期, 1979 年 3 月 12 日。 

21 〈校 長新春 家書〉 ,收於 《拉扯 在中英 文之間 

一 中大國 際化特 刊》, (中 大學 生報編 出被委 
員會, 2005 年)。 

22 詳見本 書卷三 「社會 •教 育」 ,吳 嘉倫, 〈追求 
卓越? 大 學排名 評分初 探〉。 

23 詳見本 書卷二 「國 際化事 件」, 〈哭 中大 —— 致 
中 大師生 的公開 信〉。 

24 同上。 

25 兩篇 文章均 原刊於 《明 報》 ,現在 收錄於 《令大 
學頭 痛的中 文》, 中 文大學 校友關 注大學 發展小 
組編, 2007 。 

26 中大 學生會 捍衛中 大理想 小組, 〈我 們是 中大人 
—— 以 歷史眼 光審視 語言政 策〉, 原 文刊於 《明 
報》 , 2 00 6 年 10 月 10 日 ,亦 收錄於 《令大 學頭痛 
的 中文》 中。 

27 曾 榮光, 〈重 認中大 的歷史 與教育 理念〉 ,《明 
報》 , 2 006 年 11 月 6 、 7 日 ,亦 收錄於 《令 大學頭 
痛的中 文》。 

28 關 子尹, 〈別在 語言迷 官裡迷 路〉, 明報, 世紀 
版, 2003 年 11 月 13 日, 亦 收錄於 《令 大學 頭痛的 
中文》 之中。 

29 參見香 港浸會 大學學 生會第 四十四 屆編輯 委員會 
聲明, 《浸 大教學 語言轉 為全英 —— 學術 自主蕩 
然無存 ,校 園民 主形同 虛設》 ,連 結見: http :// 
itextchannel . blogspot . hk / 201 1 /1 1 / blog - post. html 

30 沈 袓堯, 〈珍惜 我們自 己的語 言〉, 《校 長網 
誌》 , 連 結為: http :// www . vco . cuhk . edu . hk / js 一 
blog / index . php ? option = com _ jaggyblog & task=vie 
wpost & id ^ ST & lang ^ zh-TW 

31 〈訪問 常宗豪 老師— 中運、 語文教 育〉, 《中大 
學 生報》 ,第 85 期, I 979 年 3 月 I 2 日。 

32 參見鄧 小樺, 〈粤 語霸權 / 後殖 民香 港狀況 / 有 
效 學習〉 ; 路尋 _ 中大 校友, 〈迷 失香港 迷失 
中大: 本土 語言在 「國 際化」 下的萎 縮〉, 兩文均 
收在 《拉 扯在 中英文 之間一 中大國 際化特 刊》; 
亦見杜 振豪, 〈中 大教 學語文 政策的 鏠隙〉 ,原刊 


中大 五十年 k 


令 42 


於 《明 報》 , 2 006 年 8 月 25 日 。亦可 參看本 書第二 
卷 f ■國際 化事 件」, 方言」 一節。 

33 校友關 注組的 參與, 以及 這幾次 抗爭, 本刊 
均有其 他專文 論述, 有 關校友 關注組 對校政 
的 參與; 可見諸 他們的 網頁: http : // www . 
cuhkalumniconcern.com 

為了撰 寫這篇 文章, 筆者曾 訪問雷 競璇先 生和缪 
熾宏 先生, 他 們都為 我們提 供了寶 貴的資 料和意 
見。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43 0 


使 用中文 是中大 的使命 

♦ 孫述宇 


原刊於 《明報 月刊》 ,19 7 8 年 


一) 中大 的使命 

中 文大學 是為甚 麼目的 而創立 的呢? 中 
大有 甚麼使 命呢? 這些問 題我們 今天很 
需要 重新問 一下。 

中文 大學之 創立, 並不僅 僅是籠 統地給 
本港 中學畢 業生受 大學的 機會, 而更是 
給 他們受 到以中 文來傳 授與學 習的大 
學 教育的 機會。 這一點 我們要 記得很 
清楚。 假 使當初 只是為 了使本 港中學 
生多 一些入 大學的 機會, 根本 不必創 
辦中文 大學, 只須把 香港大 學擴充 ,或 
者 在九龍 新界設 立港大 分校, 就 可以解 
決 問題。 中 文大學 之所以 叫做香 港中文 
大學, 而不 叫做港 大沙田 分校或 甚麼別 
的 大學, 就 是因為 這學校 所要提 供的不 
僅 是高等 教育, 而且 是中文 教育。 中大 
創立 之前, 社會上 已有很 具代表 性的輿 
論, 要求 辦一所 大學, 使 本港的 中文中 
學 生能受 到合適 的高等 教育; 香 港政府 
接 納了這 要求, 於 是辦了 中大。 本港中 
文中 學的聯 會一向 都有派 代表參 加中大 
與成員 學院的 若干研 究與決 策機構 ,如 
董 事會、 入學 試委員 會等。 

要 辦中大 教育, 自 然要用 中文, 可是中 


大在這 十多年 來卻常 常不用 中文。 校內 
教職員 的各種 會議, 十 九是用 英語發 
言, 用 英文紀 錄的; 校方 致教職 員的文 
件也是 以英文 為主, 有 時附中 譯文, 有 
時 不附。 教育 方面, 學校 當局並 不強調 
要用 中文, 因為教 員可以 自由使 用任何 
語言來 上課, 而且 學校在 招聘教 員時, 
也不 規定應 徵人須 能以中 文授課 。今 
天, 中大名 字上的 「 中文」 二字, 並沒 
有 多少意 義的。 

二) 英 文教育 的現象 與成因 
讓我 們先檢 討一下 中大在 教學上 使英文 
的 現象, 看看 問題出 在甚麼 地方。 

中大 校內大 多數的 學系, 都相當 廣泛地 
使用 英語。 英文 系固然 是全部 英語, 西 
洋 音樂、 宗 教等學 系恐怕 也很少 中文。 
其他學 系裡, 外國 教師用 英語自 是不在 
話下, 中國 教師對 著中國 學生也 往往用 
英語 授課。 讀物方 面更不 用說, 不僅參 
考資料 是英文 的多, 主要 的教本 也常常 
是英 文的。 我們 禁不住 要問: 中 大與港 
大還有 甚麼分 別呢? 港大 雖說是 英文教 
學, 但中國 的文史 哲各科 也還用 中文; 
反之, 中大雖 云中文 教學, 卻也 不要求 


中大 五十年 k 


奢 44 


教師用 中文, 只是 由於中 大教師 之中華 
人比率 較高, 於是 英文教 學的情 形未及 
港 大普遍 而已。 東京 大學用 日文, 巴黎 
大學用 法文, 柏林 大學用 德文, 莫斯科 
大學用 俄文。 每一 家有名 望的大 學都用 
自己 學生的 母語, 甚至研 究外國 文學時 
亦然, 但我們 中大, 校名上 明擺著 「中 
文」 兩字, 卻在 講授、 習作 、考試 、閱 
讀各 方面經 常不用 學生的 母語。 然而很 
多中 大同事 與同學 覺得, 這是可 以理解 
而且 可以原 諒的。 他們 指出, 造 成校內 
廣 泛使用 英語的 現象, 有許 多原因 。第 
一個 是歷史 原因: 除了中 國文史 哲的研 
究在 中國有 傳統, 因而歷 來都用 中文之 
外, 其他學 科差不 多都是 近百年 來從西 
方 移植過 來的, 在中 國沒有 基礎, 因此 
不但 沒有足 夠的中 文書本 與其他 資料, 
連中 文的專 門詞彙 也不夠 作學術 研究與 
討論 之用。 

其次, 又 有社會 原因。 贊 成多用 英語的 
人 指出, 英 語是今 天國際 通用的 語文: 
同 學們畢 業後, 如要 深造, 十九 會到說 
英 語的國 家去; 如要 就業, 能講 寫流利 
英語 在香港 社會上 也大佔 便宜一 比方港 
大的 學生比 我們佔 便宜不 正是由 於他們 
的英 文比較 好嗎? 他們又 指出, 當初成 
立 中大, 原 以為錄 取的學 生會以 中文中 
學畢業 為主, 孰料 十多年 來本港 中文中 
學教 育日漸 衰微, 今天中 大的學 生大多 
數已是 來自英 文中學 的了, 這 樣的學 
生, 接受偏 重英語 的大學 教育, 比較更 
適宜。 

第三個 原因, 是本校 的特殊 情況: 中大 


有不 少外國 教員。 英文系 的同事 是洋人 
為多; 音樂系 專任教 員中, 洋人 的比率 
更高。 其他 許多學 系都有 些永久 性質或 
訪 問性質 的外籍 教師, 這 些教師 雖佔少 
數, 但對中 文教育 的阻碍 很大, 因為他 
們 本身固 然不能 用中文 講授, 而 由於中 
大考試 中的多 人閱卷 制度, 他們 要參與 
評 閱他人 科目的 考卷, 於 是往往 要勉強 
那 些考生 用英文 作答。 

這些原 因既然 存在, 即使 大學當 局明天 
就 下令一 切使用 中文, 也 沒法執 行的, 
因為 我們不 可能在 旦夕之 間弄出 足夠的 
教 材與參 考書, 甚 至不可 能有夠 用的中 
文專用 詞彙。 因此, 有些 人說, 本校廣 
泛使用 英文, 是 無可厚 非的。 

但 這樣的 想法, 完全 錯了。 馬上 在中大 
禁 用英文 是行不 通的, 不錯; 但 使用英 
文用得 這麼廣 泛而不 知錯, 便是 忘記了 
中文 教育的 目標與 使命, 與中大 創辦的 
旨 趣背道 而馳, 這怎能 說未可 厚非? 

在香港 辦中文 的高等 教育, 當然 會遭遇 
到 困難; 辦 學的人 也應從 一開始 就了解 
到這 些困難 存在。 我 們要討 論的是 ,這 
些 困難是 否不可 克服? 怎樣 克服? 而我 
們 中大的 當局與 師生, 又 作了些 甚麼努 
力? 

三) 歷 史原因 

先說 歷史原 因所造 成的困 難吧。 上節已 
說過, 除了 中國的 文史哲 幾科, 大學的 
其他 學科差 不多都 是最近 百年間 從西方 
移植過 來的, 這些 「西 學」 在 「中 土」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沒 有根, 我 們沒有 足夠的 中文教 本與參 
考書, 甚至沒 有齊全 的中文 詞彙。 這是 
事實。 

面 對這些 困難, 可 走的路 不外兩 條:一 
條是 培植這 些西學 在中土 生根。 這條路 
要譯 製出齊 全的中 文專門 詞彙, 寫出或 
譯出 中文教 本與參 考書, 用中文 講授、 
討論 、練習 ,使 這些 西學終 於歸化 中國。 
另一 條路是 我們甘 心用英 文來學 習這些 
西學, 以後也 用英文 來作深 入研究 ,不 
移 植這些 學問到 中土, 而 叫中國 人世世 
代代 用英文 作學術 語文。 

很 明顯, 第一條 路並不 好走, 要 遭遇不 
少的 困難, 要做許 多基礎 工作; 但是第 
二 條路是 不能想 像的。 即 使我們 不走第 
一 條路, 我們 的後代 早晚也 要走的 ,但 
這樣的 話中國 的學術 就遲了 起步, 我們 
的後 代要罵 我們。 一個民 族要拿 他族的 
語文來 做學術 工作, 這民 族的學 術成績 
早受了 先天的 限制。 語 文是思 考的工 
具, 一個民 族如果 有語文 而長期 使用外 
語 作學術 語文, 那 是很吃 虧的, 因為一 
方面, 外語 始終是 外語, 有母語 的人無 
法使用 得十足 純熟, 老是 拿一件 不利之 
器, 怎能善 其事? 另一 方面, 長 期用外 
文 為學, 母語又 沒有機 會成為 學術語 
文。 我們中 國人如 果想使 英語純 熟流利 
得像英 、美 、加、 澳人 一樣, 除 非是把 
我們 的母語 中文完 全棄置 不用, 把中文 
完全 忘記。 但我們 能不能 做到? 願不願 
去做? 

這個 道理, 香港人 比較難 聽信。 香港人 


吃 的虧, 說 不定是 英文太 好了。 有些人 
從幼 稚園開 始就學 英文, 習用語 法純熟 
得很, 口音 也正確 —— 正 確得會 去嘲笑 
印度 人與馬 來人的 英語。 以第二 語言的 
標 準看, 他 們的英 語在某 方面確 實了不 
起 ,可 是為這 成績也 付出了 很大的 代價: 
他們 沒有機 會培養 自己的 第一語 言成為 
可以 思考、 辯論、 創作的 語言。 而第二 
語 言始終 是第二 語言, 他 們若與 英美加 
澳受過 同等教 育的人 相比, 詞彙 不夠豐 
富, 表達 方法不 夠多, 思 想起來 也不夠 
深刻 周詳。 他們能 在雞尾 酒會上 模仿洋 
人, 但真 正要用 智力思 考時, 他 們的第 
二語言 沒法讓 他們天 賦的聰 明 充份發 
揮, 這時自 覺不如 洋人, 民族自 卑感就 
油然 而生。 這種感 覺他們 也許要 否認, 
因為 近年來 高等華 人已往 往不肯 自認不 
如 洋人, 不 過他們 蔑視其 他華人 總是遠 
過洋 人的, 這便是 民族自 卑感的 鐵證。 
這種人 對中文 教育, 一點 興趣也 沒有。 

世 界各地 的先進 國家, 今 天都用 母語做 
學問。 中古 時代歐 洲通行 的學術 語文是 
拉丁, 各國共 同一種 語文, 對於 學術溝 
通 本也有 其方便 之處, 但 文藝復 興時大 
家都改 用民族 語文, 以利 教育與 學術的 
發展。 有個早 期的德 國哲學 家說: 「我 
要教 導哲學 說德國 話!」 我們也 應該教 
導 近代學 術說中 國話。 

中國 從前也 曾教過 佛學說 中文。 那時佛 
教 初傳入 中國, 西 域的僧 人了解 到若要 
中國人 信佛, 教義 必須用 中文來 傳播, 
於是 動手譯 佛經; 後來中 國人想 研究這 
種 宗教, 也 到西域 印度去 留學, 回國後 


中大 五十年 k 


. 46 


亦 譯經。 經過 了玄奘 ( 唐 三藏) 等了不 
起的留 學生做 了翻譯 移植的 工作, 佛學 
在中 國便生 了根, 以 後就開 花結果 。到 
了 清代, 西學 東漸, 中國 人又開 始做翻 
譯工 作移植 這些新 學問。 中大今 天應該 
繼承這 傳統, 做這種 工作。 

任由 教員用 中文或 英文教 學是不 夠的。 
要 辦中文 教育, 須規 定用中 文教學 ,而 
且鼓勵 教員翻 譯專門 詞彙與 書籍, 並用 
中文 寫作。 

四) 社 會原因 

次 論社會 原因。 第二節 提到, 香 港社會 
崇尚 英語, 中 學生多 趨向英 文教育 ,今 
日英 文中學 的學生 數目遠 超過了 中文中 
學的 學生, 而中大 的學生 也大多 數來自 
英文 中學。 

這是 事實, 但中文 是否因 此就要 轉而辦 
英文教 育呢? 如 果要, 學 校當局 應當向 
社 會交待 一下。 

其實, 儘管 學生來 自英文 中學, 中文的 
大學 教育還 是可以 辦的。 學生的 母語究 
竟還是 中文, 而且 在中學 裡也還 讀過中 
文來 —— 否 則他們 也通不 過入學 試中的 
中 文卷, 中文 母語既 有相當 基礎, 只要 
在 大學裡 多做些 練習, 沒 有理由 不能用 
中文來 讀書研 究的。 反之, 英文 究竟是 
他們 的第二 語文, 他們可 以應付 到某一 
程度, 但大多 數人都 很難再 進步的 ,而 
這個 大家都 達到的 程度, 還遠不 是能夠 
深 入思考 問題的 程度。 這 是我在 中大十 
年 觀察的 結論。 


香港中 文大學 教育走 下坡, 這是 很令人 
痛心 的事。 中學 是語文 訓練的 重要階 
段, 因為 中學生 開始學 思考, 這 時沒有 
把母 語能力 提高到 可以充 分思維 與表達 
的 程度, 可說是 終身的 不幸。 面 對香港 
中文 中學的 衰落, 中大 做了些 甚麼? 當 
然, 社會形 勢是巨 大的政 治經濟 與心理 
力量造 成的, 要想 扭轉真 是談何 容易。 
但社 會人士 曾對中 大寄予 熱望, 他們有 
權問: 「 中 大想過 辦法、 出 過力沒 有?」 
中大 是本港 兩間官 辦大學 之一, 不是毫 
無影響 力的。 

我 們又聽 見說, 英文是 非常有 用的語 
文, 同 學們學 好了, 他日留 學深造 ,或 
者在本 港政府 部門與 工商界 求職, 都極 
其 有利。 

這 些話也 不錯, 但 也不是 不辦中 文教育 
的 理由。 沒 有人主 張不學 英文; 英文是 
當今國 際上最 有用的 語文, 同學 們當然 
應該 把英文 學好; 我們只 是主張 把中文 
作我 們的主 要學術 語文, 做我們 思維、 
學習、 研究的 工具。 拉丁 文從前 是歐洲 
最有用 的學術 語文, 為甚 麼後來 歐洲各 
國 都改用 自己的 母語做 學問? 還有 ,難 
道 中文學 好了, 英語就 學不好 的嗎? 

我們 沒有理 由相信 中文學 好了, 英文就 
不能 閱讀、 不 能寫、 不 能說。 無 數的歐 
洲 人能用 英語, 然 而他們 思考治 事的語 
文是 母語; 也有 很多 中國人 用中文 為主, 
但 亦能讀 、寫、 說 英文。 也許中 國學生 
完全 拋棄了 中文而 把精力 時間全 放在英 
文上, 英文可 以流利 不少, 但付 出的代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價是 極其慘 重的, 因為人 的聰明 才智用 
第二 語文是 發揮不 盡的。 

不 論出洋 留學, 或 在港求 職於工 商界與 
政府 部門, 某程度 的英語 能力肯 定是需 
要的, 但這程 度一旦 達到, 英語 是否漂 
亮, 就 遠不如 有沒有 頭腦重 要了。 到研 
究 院去固 然要有 頭腦, 到 工商界 又何嘗 
不要? 而培 養思考 能力, 肯定是 用母語 
有利。 

五) 外 國教員 

我們現 在談中 大的外 國教員 問題。 前面 
第二節 說過, 這些 外國教 員是中 文教育 
的障礙 之一, 因為他 們不會 中文, 不能 
以中文 講授與 討論, 也不 能閱中 文習作 
與 試卷。 

但中 大的師 生中, 了解到 外國教 員為害 
本校教 育的, 似乎 少得很 。許多 中國同 
事眼 見本地 與外地 教員待 遇不同 ,覺 
得外國 人佔盡 便宜, 很不 公道, 但也沒 
有認 為外國 教員於 本校教 育還有 別的害 
處 。似 乎大家 都認為 ,有些 學系的 性質, 
自然是 應該請 外國教 員來任 教的; 比方 
英 文系, 應 該以英 美教員 為主, 甚至沒 
有 中國教 員也沒 所謂; 至於 一般的 學系, 
也 可以請 些外國 教員, 因 為當今 有國際 
地位的 學府, 例 有別處 來的學 人訪問 
的。 

這兩點 見解都 錯了。 先談第 一點吧 ,那 
就是, 英 文系是 否應當 以英美 教師為 
主, 以英語 授課, 以 英文做 習作及 考試。 


我自己 從前對 這一點 也毫不 懷疑。 猶記 
得頭 一趟遇 見一個 學漢學 的美國 學生, 
當他 說到美 國大學 裡是用 英文講 中國文 
學 之時, 我便頗 有優越 之感, 因 為覺得 
他 們的中 國文學 程度, 比 不上我 們中國 
學生 的英國 文學程 度了。 後來我 到了美 
國, 看見他 們學德 國與法 國文學 的研究 
生, 都可以 自由選 擇用英 文或德 法文來 
寫 論文, 我 才開始 啟疑, 因為這 些研究 
生 —— 在 耶魯、 柏 克萊、 哈佛 唸書的 
— 的德 文法文 造詣, 肯 定是不 比我們 
中 國大學 生的英 文差。 再 後我在 美國大 
學裡頭 教中國 文學, 學生 當然都 是用英 
文討 論與寫 論文, 我發 現他們 的知識 
並不 很廣, 但往 往很能 議論, 比 我們學 
英國 文學的 同學強 得多。 我恍然 大悟: 
他 們在用 他們的 母語, 那 是一種 經過十 
多年 訓練、 能夠思 考與表 達的純 熟工具 
啊! 

這點 道理, 我 若不是 有殖民 地子民 的心理 
作崇, 早 就該了 悟的。 我在 大學裡 唸英國 
文 學時, 所用 的英國 文學史 就是兩 位法國 
教授 Legouis 和 Cazamien 合著 ,而 由英國 
人 譯成英 文的。 歐 洲的著 名學府 向來都 
用自 己的母 語來研 究英國 文學, 大學者 
如 Taine , Cazamien , Digeon , Schlegel , Ten 
Brink , Siever , Praz 等人, 寫 討論英 國文學 
的書, 用 的都是 法文、 德文、 意文。 我們 
可以 相信, 這些學 者所以 有成, 與 使用母 
語大有 關係。 

日本 人懂得 這道理 。他 們用 日文做 學問; 
他們大 抵能讀 外文, (不 能也不 要緊, 
他們的 翻譯工 作做得 很快) ,但 不作興 
用外文 寫作。 前年 美國的 約翰遜 學會收 


中大 五十年 k 


令 48 


到一本 日文的 集子, 學會 秘書初 時莫名 
其妙, 後 來請教 懂日文 的人, 才 知這是 
一群 日本學 者給一 位專治 約翰遜 博士的 
老先生 祝壽的 集子, 集內 文章都 是討論 
英國十 八世紀 文學。 日本人 說英語 ,一 
般 都不大 流利, 香港人 常會嘲 笑這些 
「喋 佬」 的 口音。 據說物 理學大 家湯川 
秀 樹的英 語就很 蹩脚。 但 是他們 外語不 
流利的 背面, 正是他 們學術 的獨立 。等 
到 我們像 他們那 麼樣, 能 自己在 本地培 
養出 湯川這 種諾貝 爾獎級 的學者 之時我 
們再自 豪吧。 

為甚 麼研究 外國文 學也要 用自己 的母語 
呢? 理 由是, 文學的 探討, 須有 極其有 
效力 的語文 工具。 研 究外國 文學, 一方 
面需 要相當 的外文 基礎, 否則外 文作品 
都看不 通透; 但到 整理自 己的感 受時, 
就需要 母語。 我 們閱讀 之時, 內 心的感 
受與 反應, 是 非常複 雜的, 矇矓 隱晦, 
斜纒 不清, 自已都 很難弄 明白是 怎麼回 
事; 要 把這些 混沌一 團的反 應弄出 條理, 
必 需有很 靈敏而 且貼切 的語言 才有希 
望 ,深 刻精微 的文學 ,活動 在人的 心裡, 
在 情感的 源頭、 靈魂的 深處, 在 這兒, 
外 文也許 偶然會 閃過, 但 經常出 現的語 
言, 怎 會不是 母語。 

中 大的學 生既然 都是中 國人, 中 大的英 
文系自 然應當 用中文 來討論 、練習 、與 
考試。 因此, 英 文系也 應當以 中國教 
員 為主。 中 國教員 一方面 能使用 中文教 
學, 另一方 面又能 在討論 英美作 品時引 
入中國 人的感 受性。 文學 的內容 不是作 
者的 作品, 便是 讀者的 閱讀。 以 莎翁的 


戲劇 為例, 他那時 代的人 有一種 看法, 
日後的 英國人 又有一 種看法 ,而 今日的 
英人、 美人、 歐 洲各國 的人、 亞 洲各國 
的人, 看 法亦可 不同。 今 日的英 人如何 
欣賞 莎翁, 不 必視為 標準; 甚至 當年莎 
翁的儕 輩如何 欣賞, 也 不是唯 一的法 
門。 莎翁 儕輩的 看法, 當然 很值得 研究; 
但對 於我們 中國人 而言, 最要緊 的是莎 
翁對 今天的 我們還 有沒有 意義, 以及我 
們帶 着中國 人的歷 史文化 經驗、 感受與 
眼光, 能不 能在莎 翁作品 裡嚐出 味道、 
找到 價值。 這問題 是要我 們中國 人才解 
答得 了的。 外國 文學的 欣賞與 研究, 多 
多 少少總 要採一 個比較 文學的 途徑, 才 
可能有 成績與 貢獻; 倘若 我們只 懂得很 
奴順 地模仿 今日外 國人的 感受來 閱讀, 
我們不 可能像 外國人 得到那 麼多, 而自 
己 又沒有 特有的 所得, 怎 能出人 頭地? 

即使 在外文 系裡教 外語, 也未必 應當以 
外國人 為主。 在 香港有 個很普 遍的見 
解, 以 為我們 學英語 的最終 目標, 是要 
說起來 像英美 人士, 寫也 寫得像 英美人 
士, 因此, 英語教 員當然 以英美 人士為 
上選。 持 這見解 的人, 沒有了 解到, 我 
們學英 語是學 一種外 國語, 一種 第二語 
文, 我 們很難 一 而且 也不必 一 期望 
講得 寫得與 受過良 好教育 的英美 人士一 
樣好。 而英美 人士教 別國人 英語, 也未 
必很 理想, 因為 英語是 他們的 母語, 他 
們不 懂得學 習英語 作為第 二語文 的種種 
問題。 最近 十多年 有些英 美的大 學開始 
研究 「英 語作 為第二 語文」 的 問題, 也 
開了些 「作 為第二 語文的 英語教 學法」 

( TESL ) 的課程 供學生 選修, 情 形或稍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49 


有 改善。 但一種 萬應的 TESL 教 學法也 
很難 入信, 因為把 英語教 給許多 不同母 
語 的人, 應 當用許 多各自 不同的 方法才 
對。 語言 教學法 再進一 步時, 教 中人英 
語的 方法, 一定 會聯繫 中文, 而 運用許 
多 比較與 變換的 方法。 這種 教法, 恐怕 
還 要中國 教才能 應付, 因 為英美 人士懂 
中文的 很少。 今天 的英語 教學法 其實很 
原始, 那些 英美教 員不論 到的是 非洲、 
中東, 或 香港, 都用 那套教 學法, 而實 
際 上是把 英語當 作母語 來教, 求 學生把 
它當母 語來學 ( 「校內 不得說 本地土 
話」、 「用 英語來 思想, 不要在 心裡翻 
譯」 ) 學生 的思考 能力反 正不是 他們的 
責任。 這種教 學法早 晚要淘 汰的, 但希 
望 香港不 是最遲 淘汰的 地方。 

當今 有國際 地位的 學府, 都會有 別處的 
學者來 訪問、 研究, 與 教學, 這是 真的。 
但這 事實不 能引為 理由, 以支持 中大聘 
請外 國教員 的風。 

六 國際性 的學府 

我們 拿中大 的外國 教員與 真正具 有國際 
地位 的學府 一 如柏 克萊加 州大學 一 
的外國 學者一 比較, 馬上 會見到 一個巨 
大的 根本性 分別, 那 就是: 柏克 萊的外 
國 學者使 用美學 生母語 教學, 中 大的卻 
不用中 國學生 母語。 到柏 克萊的 外國學 
者, 如 果不能 用英語 講授與 閱卷, 就會 
覺得很 抱歉。 

英美的 學者, 如果 去到巴 黎或莫 斯科大 
學, 除了很 特殊的 情形, 通常斷 不會用 
英語 教學。 他們 絕對不 會在教 授會議 


中 要求大 家都改 說英語 來將就 他們。 那 
一種 學校不 要求教 員使用 當地母 語來教 
的? 答案是 誰都知 道的: 那是過 去殖民 
地的 學校。 

「殖 民地」 一詞是 要引發 強烈情 緒的, 
我們 無意拿 它來刺 激人。 我們的 外國同 
事 之中, 開 明的也 不少, 有舊 式殖民 
者 心態的 大概並 不多。 他 們應徵 前來教 
書, 校 方既沒 有要求 他們用 中文, 他們 
之中 可能有 些人確 實沒有 想到應 該用學 
生 母語來 教學。 我們吃 過種族 主義的 
虧, 並不 提倡種 族主義 或排外 主義。 
假使有 一位外 國外國 同事, 看了 這篇東 
西, 同意這 種議論 ,於 是辭 了中大 的職, 
回國 、失業 、挨 窮, 我們 也會很 難過。 
痛苦 是沒有 種族國 籍的界 限的, 不過, 
剝 奪學生 用母語 學習的 機會, 就 是剝奪 
他心智 成長的 權利, 這 句話, 我 們不能 
不說。 

七) 大 學當局 的責任 
推 行中文 的大學 教育, 是 中文大 學的任 
務。 這個 艱巨的 責任, 不 僅學校 行政當 
局要 負起, 全體 師生也 應共同 努力。 
但解決 問題的 政策, 是要 由大學 當局制 
定的, 因為 只有當 局才有 統籌辦 事的能 
力。 中 大成立 將近十 五年, 有人 會說成 
績已是 「有目 共睹」 了, 但我們 共睹的 
是 甚麼成 績呢? 一 座座樓 館建起 來了, 
校 園的花 木種出 來了, 學位頒 獎了。 這 
些 當然是 成績, 但算不 算難能 可貴? 拿 
樓館來 說吧, 建築 款項主 要是由 政府撥 
付的, 少部分 是由社 會人士 捐助, 這些 
社會 人士, 出於 愛護中 文教育 之心, 或 


中大 五十年 k 


奢 50 


者是 希望服 務社會 而與政 府保持 良好關 
係, 捐起錢 來踴躍 得很, 有時不 待學校 
當 局請求 就自動 捐了。 所以, 樓 館建起 
來, 不是 學校當 局的大 功績。 一 所學校 
裡, 往往是 那些不 能直接 看見的 東西, 
才是要 緊的, 比如 學風、 士 風都是 。假 
設中 大能面 對重大 的困難 而執行 一項堅 
定的中 文教育 政策, 使畢 業生都 能用中 
文 思考、 治學、 處事, 並 使中文 中小學 
教 育的頹 勢得以 改良, 那 才是偉 大的成 
就。 

大 學當局 辦事並 不缺乏 魄力。 改 制也未 
嘗不遇 阻力, 但當 局經過 周詳計 劃一往 
無前地 完成了 。再 如所謂 「雙 語教 育」、 
學校大 旗大鼓 而行, 開了多 少會, 作了 
多 少計劃 、調整 、調 動? 這些雙 語教學 
的 辦法, 也 許將來 會證明 大部分 是行不 
通 的, 但目 前雷厲 風行的 做法, 表現出 
當局的 決心。 這種 魄力拿 了來推 行中文 
教育, 十五年 來應當 很有成 績的。 

中大如 果決定 要推行 中文教 育了, 應當 
採取些 甚麼步 驟呢? 答案 當然不 必由這 
篇文 章提出 。當 局應當 也委出 個研究 
會, 由了解 各學院 和書院 實況的 人共同 
研究 ,提 出建議 。但 本文可 以在反 方面, 
提出 一些要 戒除的 陋習。 

頭一 件陋習 是凡事 以英文 為主。 目前中 
大的 文告與 其他的 通訊, 致學生 時還會 
以 中文, 致 同事時 則以英 文為主 ,有 
時附 有中文 譯文, 有時 不附。 許 多同事 
都有個 印象, 以為 與校方 通訊必 須用英 
文, 於是有 些不諳 英文的 同事就 要請人 


代筆。 校方也 許會解 釋道, 這是 由於本 
校 行政人 員暢通 英文的 較多, 打字 的秘書 
也是能 打英文 的多。 但這當 然是過 去招請 
職員時 太偏重 英文的 結果; 而且, 現在要 
糾正這 錯誤, 也不 是不可 能吧? 校 內通訊 
雖 不是教 育的一 部份, 但是 一所提 倡中文 
教育的 學府在 行政系 統中使 用英文 為主, 
給人的 觀感很 不好。 

我們的 同事常 常說, 在 中大, 中國 教員是 
二 等人, 洋教員 才是一 等的。 這一 等二等 
之分, 不僅 見之於 「海外 待遇」 與 「本地 
待遇」 的 差別, 更見之 於語言 之上: 當中 
英 文面對 之時, 中 文例要 退讓, 有 時退三 
舍還 不止。 中 大的教 職員會 議是最 好的例 
子, 與會的 英美人 士總是 少數, 但 會議一 
定用 英文; 只 要有一 位洋人 在座, 那伯其 
他 九位或 十九位 都是中 國人, 也 要說英 
語。 中 國教員 一言不 發坐完 整個會 議的情 
形 相當的 普遍, 因為 中國教 員完全 不懂英 
文 的也許 很少, 但英 語說不 流利的 不少。 
學 者往往 是內向 的人未 必長於 說外語 ,即 
使留 過學也 如此。 中大 用英語 開會, 是給 
予外國 教師發 言權, 而剝奪 數目更 多的中 
國教 師的發 言權。 中大的 會議所 收集到 
的, 是 外國教 師與一 些英語 流利的 中國教 
師的 意見, 收 集不到 其他中 國教師 的意見 
— 收 集不到 真正具 有中國 文化特 色的意 
見。 

另 一件要 糾正的 錯誤, 是徵聘 教員時 ,不 
要求應 徵人能 講能閱 中文。 我們雖 不主張 
種族 主義, 但若栗 辦中文 教育, 不 能不在 
語文上 劃界。 能使 用中文 的外國 教員一 
如 Deeney 等, 我 們當然 歡迎。 倘 使有學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術界頂 尖人物 來訪, 即使不 懂中文 ,也 
可 以偶然 破例。 但如 果到來 的洋人 ,學 
術成就 平平, 甚至 在外國 根本沒 資格教 
大 學的, 而到 中大來 永久性 地任教 ,卻 
又不 學中文 …… 

中大廣 泛使用 英語, 有個 心理原 因的, 
那就 是在香 港華人 之間很 普遍的 語言自 
卑感。 香港 人很多 都以能 用英語 為榮, 
而不 以不能 用中文 為恥; 我們中 大的行 
政人 員與師 生中, 不能寫 中文的 為數不 
少, 但人家 批評他 們中文 寫不好 之時, 
他們往 往毫不 介意, 遠不 如被人 批評英 
文不 漂亮時 那麼不 高興。 有時中 國教員 
對著中 國學生 上課, 也用 英語, 理由是 
師 生所用 的方言 不同。 其 實中國 教員若 
不是在 外國長 大的, 用英 語授課 必不如 
用中文 發揮得 盡致, 而學 生學聽 國語雖 
會遭 遇一些 初時的 困難, 但長期 來說, 
一定比 用外語 來學習 上算; 但師 生都肯 
用 英語, 大 抵總是 由於雙 方都不 願承認 
自己的 英語未 夠好。 再如 校內用 英語開 
會, 同事們 任由中 家剝奪 自己全 部或部 
份發 言權, 也不 抗議, 恐 怕也與 此有些 
關係。 這 種心理 不變, 我 們大學 的前途 
很 黯淡。 

中文 大學的 成立, 是香港 政府決 定的。 
香港政 府事前 一定向 殖民部 提出, 得到 
殖民 大臣的 同意。 這即 是說, 英 國的殖 
民 官吏, 也 承認殖 民地人 民有使 用母語 
來受 教育的 權利。 這是世 界大勢 所趨, 
世界 各地都 理解到 母語的 重要, 理解到 
這是 思考能 力與獨 立人格 發展的 所繫, 
是人 權的一 部份。 要是我 們中大 繼續以 


英文 為主, 我 們可以 想像, 英國 的殖民 
官吏會 聳起肩 膀說: 「這 不干我 們的事 
啦, 這是他 們中國 人不要 中文, 要學我 
們 說話」 ,而 世界 各地的 人都會 瞧我們 
不起, 說我 們比英 國殖民 官吏猶 不如, 
說我們 俯伏慣 不肯站 起來。 


中大 五十年 


上 


廢墟 中大: 

中大 認同的 (後) 殖 民解讀 

♦ 安徒 

原刊於 《中 大四 十年》 


2003 年 4 月, 明報 一項調 查指, 中大、 
港大學 生對自 己所屬 院校的 評價, 遜於 
規模 遠小的 嶺大。 中大一 名教授 受訪回 
應上述 結果, 他說 「五 星級 酒店」 豪客 
的要求 ,與 「一 星級 酒店」 客人對 「客 
棧」 要求 不同, 難直接 比較跨 院校評 
分。 嶺大 有部份 同學, 對 於自己 的院校 
被 謔稱為 「客棧 大學」 憤憤 不平, 更電 
郵 該教授 投訴。 

這件 事令我 想起我 在中大 求學的 年代, 
曾在 校園傳 誦一時 的所謂 「 AO 事件」 

。 事 緣建校 初期的 某年, 中大學 生無一 
人 能考進 政府當 AO (政務 官), 為報 
章廣泛 報導。 當時 中大同 學還未 長出那 
種 「豪 客」 意識, 對報章 挖出這 個瘡疤 
深深 不忿, 除了質 疑中大 是否只 具二流 
大學的 地位, 也 抱怨殖 民政府 有意將 
中大邊 緣化, 維護港 大精英 的壟斷 。時 
光 流轉, 筆 者成長 於這所 昔日的 二流 
大學」 ,今日 又聞它 已榮列 「五 星級大 
學」 之榜, 撫今 追昔, 對 於嶺大 同學的 
反應, 可謂別 有一番 滋味。 

舊中 國素有 「讀書 做官」 的 傳統, 大學 
畢 業當不 上官, 有如 上京赴 考落弟 ,可 


謂奇恥 大辱。 中大 當年的 AO 事件, 雖 
與今 日流行 的大學 排名遊 戲不全 一樣, 
但 從中反 映的價 值觀, 即 以大學 作為求 
取 俸祿之 階梯, 實 在無分 今昔。 無論舊 
日科舉 封建, 還是近 世殖民 外治, 轉 
變其實 不大。 香港 大學籌 設於晚 清的斜 
陽 急景, 立 於民國 元年, 它是 在大英 
帝國 派赴中 非印度 的老練 討蠻大 將盧押 
( Lugard ) ■ 與本地 華人買 辦領袖 何啟, 
相 互協力 下籌備 建成。 其 如意算 盤乃是 
在 中國土 地上, 合 力落實 「間接 統治」 

( indirect rule ) 的 「後 滿清」 殖民大 
計, 它所 看準的 正就是 華人學 子根深 
蒂 固的讀 書利祿 情結, 有 奶便是 娘的德 
性。 及後 民國政 治長期 混亂, 使港大 「 
為 ^ 治理』 中國人 而立」 的大計 夭折, 
港大 遂變為 香港本 土殖民 政權接 班人的 
培 訓所, 行半 世紀而 不改。 

晚 殖民的 教育管 治工程 
中 文大學 立於六 十年代 中葉, 是 時香港 
實行 了超過 一世紀 的舊式 英殖民 者與華 
人精英 共享的 「間接 管治」 架構, 開始 
不適 用於從 商貿販 運轉變 過來的 新工業 
現代 秩序。 傳統 受英人 吸納的 「高 等華 
人」 團體, 無法 駕馭日 趨複雜 的香港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53 令 


社會, 殖民 政府有 必要更 廣泛的 介入社 
會 生活各 領域的 管治, 所以, 要 在專為 
培養 舊式專 業及政 治管治 人才的 港大英 
中教育 系統之 外另立 機構, 培植 社會管 
治 人才。 為了開 展這項 晚殖民 ( late - 
colonial ) 教育管 治工程 (pedagogical 
governmentality ) , 殖民政 府 
銳意收 編私辦 大專的 力量, 統一 各零散 
書院, 成立一 所新的 大學。 戰後因 「文 
化 冷戰」 需 要而為 美國所 訓練的 新一代 
回 國華人 學者, 就 成為這 個管治 工程的 
重 要構成 部份。 

高 教精英 站在維 護殖民 政府管 治的立 
場, 無分中 港大, 這點 可從中 港兩大 
學 生同聲 譴責由 親共左 派策動 之六七 
暴動, 可知 一二。 但中大 的成立 ,畢 
竟亦動 搖了過 去英殖 民者和 「高 等華 
人」 階層 之間, 共同分 享利益 的既有 
機制。 躍 躍欲試 的新精 英對中 大學位 
的 「利祿 等值」 期望 欣欣, AO 事件的 
發生, 猶如打 翻了五 味架, 顯 見新舊 
系統 的交接 協調, 並不一 帆風順 。其 
實 由殖民 政府來 設計及 駕馭一 個全新 
的現 代管治 架構, 要在 本土世 家大族 
的高 等華人 之外, 平衡 新進的 精英利 
益, 又談何 容易。 中大原 初採用 的聯邦 
架 構成份 複雜, 社會上 華文中 小學教 
育, 亦素為 左右派 政治意 識形態 的分歧 
對立所 偏擺, 各式 其他辦 學團體 ,亦 
陷各自 為政的 局面。 中大的 出現, 不但 
未能 及時安 撫這些 不同的 利益, 卻更 
突 顯出既 有權力 體制中 華洋有 別的矛 
盾。 抱怨英 人歧視 和壓制 華人教 育的觀 
念, 主導了 很多關 於中大 的人事 及制度 


爭論: 大學 年制、 授課 語言、 書院架 

構 所有 都成為 大學文 化政治 角力的 

新引 爆點, 雖然 這些教 育管理 問題, 未 
必 全跟華 洋有別 的問題 有關, 但 不管怎 
樣, 過去殖 民統治 所成功 掩蓋的 差異和 
矛盾, 漸次 被上綱 為文化 壓制, 溯源到 
殖民 權力。 

其 中最突 出的, 莫 如爭取 中文成 為法定 
語文 運動, 這運動 原由一 班殖民 政府所 
吸納的 「高等 華人」 精英所 提出, 目的 
只為方 便政府 對華人 社會的 管治, 自己 
則 赢取身 為華人 領袖的 威信。 但 是星火 
燎原, 一 發不可 收拾, 運 動引領 各方勢 
力 介入, 終成 為史無 前例, 成份 駁雜的 
民間 連線, 一致以 ^ 中文」 此一 文化象 
徵, 宣洩對 政府之 不滿。 因著中 文地位 
而激 起的民 族主義 意識, 反超 越了左 / 
右 派舊式 的政治 忠誠, 突 破了香 港社會 
「非政 治化」 的 禁忌, 成 為一面 新的旗 
幟, 要 求分享 殖民體 制的管 治權力 。中 
文運 動亦突 顯了中 港兩大 矛盾, 其中一 
次 中文運 動的聯 席會議 在崇基 舉行, 港 
大學 生會以 害怕有 人到場 以民族 主義煽 
動, 突然 退出。 中港兩 大學生 互罵, 走 
上分途 。斯 時, 本來 碰巧以 「中 文」 為 
大學 校名的 中大, 就陰差 陽錯地 從殖民 
現代化 大計的 設置, 變成 一個非 殖或甚 
至反 殖意識 發展的 (想 像) 空間。 

這種以 中大作 為反殖 的想像 空間的 取 
態, 主導 了不少 繼後有 關中大 的歷史 
陳述, AO 事件被 逐漸遺 忘及邊 緣化。 
它所 顯露的 那種中 大人的 殖民地 臣民心 
結、 含 混情緒 被逐漸 淡忘, 中 文大學 


中大 五十年 k ♦ 


如何 本是脫 胎自殖 民政府 自我調 適的計 
劃 ,亦 一一 開始被 擱開。 在線性 歷史記 
敍 底下, 港大、 中 大被整 裝為兩 個不同 
的對立 系統, 被想 像成體 現不同 價值, 
兩 所大學 的校風 差異, 亦 被不斷 標識為 
源於 不同的 文化。 以後殖 民心理 分析的 
語言去 說明, 我們 可以說 「港 大」 已成 
「中 大」 的他者 ( other ) , 既是 競爭的 
對手, 也是 欽羨和 嫉妒的 對象。 中大對 
自身 認同的 確認, 亦在於 自詡為 港大的 
另 類選擇 ( alternative ) 。 

民族 主義: 飄泊 • 陽剛 • 功利 
當 時日漸 澎湃的 「殖 民主義 vs 民族 
主義」 論 述主導 思考, 中港 兩大的 
分別 也隨之 而不斷 誇大, 中大本 
質在不 知不覺 間易容 改裝。 中大 
根 基中的 「中 國性」 (尤指 新亞書 
院 復興中 國文化 的自我 定位) ,被 
不斷 從那種 反共的 飄泊中 華認同 
( diasporic Chinese identity ) 置換 
為親 共的紅 色中國 擁抱。 中大人 匆匆抹 
去草 創時期 中大自 身在殖 民政權 面前的 
含混 反覆, 自憐 自卑, 拼 盡一切 去打造 
一個 「火紅 年代」 。在所 謂學運 高潮的 
時刻, 傳聞 中大一 名國粹 派同學 曾寄豪 
言 ,要 1 夸紅旗 插遍中 大」。 

紅色 中國的 出場, 對孤懸 「海 外」 ,常 
問 鄉關何 處的飄 泊社群 來說, 猶如從 
家 鄉傳來 消息, 謂 那裡爆 發了一 場原教 
旨主義 革命。 革命的 爐火令 人迷惑 ,卻 
足 可讓那 些在異 地的失 落心靈 一洗烏 
氣。 它 除迷醉 了部份 急欲還 鄉者, 更使 
如我 這類土 生土長 的英中 / 港大 系統 


的 逃兵與 失敗者 動容。 在新興 起的民 
族 主義陽 剛面貌 底下, 中 大相互 矛盾的 
歷史回 憶及文 化政治 想像, 又那 怕被一 
再 混同、 互換? 部 份創校 諸君或 有南來 
倦 客那股 移置的 悲情, 過客的 焦慮, 這 
些 落寞心 境對新 一代土 生學子 來說, 本 
不必然 會產生 共鳴。 然而 在七十 年代, 
在二 等心結 彌漫的 中大, 「手 空空, 
無 一物」 的淒楚 迷離, 很 快就會 接上了 
「開 了山, 闢 了地」 的昂然 奮進, 雖然 
前一 句來自 反共冷 戰時期 的憂慼 徬徨, 
後 一句卻 是國粹 派革命 浪漫主 義的濫 
觴。 「 打 倒牛鬼 蛇神」 的 囂狂, 迅速將 
「花果 飄零」 的憂患 情結, 轉化 為回歸 
綺夢。 謎樣 的中國 想像, 既可以 是落難 
心境的 投射, 誰又 能說那 其實不 是人類 
理 想的烏 托邦? 

七十 年代, 未 大肆擴 建前的 中大, 山清 
水秀, 遺世 獨立, 具有 詩謎氣 質的校 
園, 最易讓 人萌發 那種強 說愁情 式的故 
國 情懷, 以 填補那 份香港 知識份 子固有 
的 空虛, 以故 作孤高 的自我 形象, 給予 
自己 藉口以 忘卻在 急劇變 動中的 現實香 
港。 於是, 雖然世 局紛紛 擾擾, 但中大 
人 的另類 象牙塔 心態, 反更易 將熱情 
心 智投射 於千里 之外的 「祖 國」 ,使中 
大成 為所謂 「國 粹派」 的 溫床。 歸國朝 
聖 ,作 「革 命」 的觀 光客, 回來 後以取 
得 真經, 讀 懂人民 日報中 央指示 之道而 
炫耀 人前。 縱非個 個能真 的做到 ^ 胸懷 
祖國 、放眼 世界」 ,這些 偉大口 號也至 
少可以 洗滌少 年境遇 不濟的 霉氣。 

雖然 當時大 學校園 的國粹 派並非 中大特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55 


有, 然而國 粹派那 種盲從 一統, 以至派 
性和 霸氣, 中大都 是首屈 一指, 而且歷 
久 不衰。 雖 然這種 「火紅 年代」 的浮躁 
激進 主義, 在 七十年 代末已 經潰散 ,但 
關於中 大的這 一系列 情緒、 慾望、 價值 
及 理念的 投射, 卻 以神話 化的方 式縈繞 
不散。 八 十年代 初關於 「 中大 理想」 的 
話語, 雖以 民主信 念盡量 洗滌國 粹派傳 
統 之偏執 浮誇, 仍 逃不出 將中大 孤懸於 
水晶化 的民族 想像, 在時 代交替 的關節 
口上, 不但 未能收 拾理想 主義解 體後的 
價 值衰頹 殘局, 更 淪為日 後回歸 過渡期 
靠攏 轉軚的 功利民 族主義 者作嫁 衣裳。 

浪漫化 的民族 主義, 使得 中大人 在回歸 
問題 上恐居 人後, 義不 容辭地 一馬當 
先, 帶 頭打倒 「不 平等條 約」。 但中大 
人 民族主 義的迅 速徹底 質變, 出 現在八 
十年代 回歸過 渡期一 窩蜂的 「朝 北望」 

。 一 方面, 在 日子倒 數著的 殖民地 ,自 
號秉承 傳揚國 家民族 文化的 大業, 發揚 
中國 文化, 領世界 之先; 另一 方面, 
卻以 歐風美 雨作為 中大人 的文化 資本, 
磨拳 擦掌, 準備投 入開放 中國這 個無限 
的 市場。 於是, 中大的 認同和 歸屬, 
迅速 揚棄其 殘餘的 理想主 義色彩 ,轉 
變成 一種獨 特的社 會關係 和人脈 網絡。 
中國 關係, 特別 是前國 粹派的 中國關 
係, 立即兌 現為開 拓個人 政商前 途的敲 
門磚。 

八九 十年代 之交, 因著 六四的 衝撃, 
以及 中國徹 底市場 化的巨 大動力 ,一 
切環 繞中大 的理想 主義頓 然崩析 ,四 
改三 的最終 實現, 標誌 著一個 關於教 


育 另類選 擇的神 話鬼話 已徹底 破滅。 
在回歸 在即的 歲月, 大 學體制 卻給貼 
服 地整編 在如殘 陽晚照 的英式 殖民系 
統中, 更可 謂晚節 不保, 亦深 刻地反 
映 出中大 上下依 附殖民 權力體 制的本 
質, 根本 與香港 其他院 校毫無 區別。 其 
「朝四 暮三」 之變, 亦正 好反映 後過渡 
期香 港那種 缺乏政 治風骨 和知識 分子遠 
見的 「朝 秦暮 楚」。 於今 回歸後 六年, 
恢 復四年 制之議 又沸沸 揚揚。 是 歷史開 
了 中大的 玩笑? 還 是中大 開了歷 史的玩 
笑? 

廢墟 中的中 大認同 

Bill Readings 在 〈廢墟 大學〉 1 說 , 大 
學是現 代性體 制的一 部份, 文 化是從 
屬於 民族國 家的, 大學的 天生使 命就是 
權充民 族國家 的公共 空間, 在 其中文 
化得 以維護 發展、 價值得 以保衛 堅持。 
可是, Readings 悲觀地 斷言, 以 文化商 
品 化為特 徵的全 球化, 正根本 地動搖 
民族身 份的相 關性, 大 學作為 民族國 
家文 化發展 和傳承 基地的 功能, 曰漸 
被制度 化的實 利主義 ( institutionalized 
pragmatism ) 所 淘空, 大 學亦因 此喪失 
作為民 族社群 的公共 空間的 資格。 

可是, 中大 成長於 一個殖 民地, 原本就 
不具 備一個 甚麼偉 大的民 族國家 文化使 
命, 我們亦 大可不 必重複 Readings 所述 
說的 那個大 學的民 族文化 功能日 漸失落 
的線 性敍事 神話, 因為 從追索 香港殖 
民末 期的文 化政治 糾葛的 逆向閱 讀中, 
我 們知道 的是, 它 在振興 國家民 族文化 
的角色 被認同 之日, 恰 好就是 它的一 


中大 五十年 k ♦ 


些 創辦者 從飄泊 到定居 之時, 而那亦 
正是 文化理 想轉化 為文化 資本的 時刻。 
可是, 在 全球化 所帶動 的文化 商品化 
大潮 底下, 本 難真箇 有落地 生根、 安身 
立命的 定居, 有的 只是不 斷的拓 殖和墾 
伐。 中大 人咀巴 愛說卻 又虛應 故事的 
「文化 使命 」 (cultural mission ) , 細說 
亦得 從這個 內在於 墾殖者 邏輯的 「文 
明開化 使命 」 (civilizing mission ) 談 
起。 它是 否是一 種殖民 主義, 或 是怎麼 
樣的一 種殖民 主義, 就是 一個有 待細辯 
及見仁 見智的 問題。 

但無論 如何, 作為 一種潛 意識的 展露, 
上文 所述那 位中大 教授以 「五 星級酒 
店」 及 「客 棧」 的 對比來 談論今 日的大 
學 排名, 正 是一種 新殖民 的全球 化時代 
癥候, 說 明中大 (以 及其他 院校) 今日 
如何已 是文化 理想之 廢墟, 大學 除了提 
供 customer services 之外, 已別 無甚麼 
大 不了的 功用。 不過, 將 大學比 擬為廢 
墟, 並不 是說它 們一無 所有, 因 為廢墟 
尚非 沙漠, 它 只是一 片頹垣 斷壁、 碎瓦 
殘樑, 但 仍可供 人一再 憑弔、 紀念 、述 
說 一 或者建 酒店。 

中大作 為一個 特大的 廢墟, 可 以被回 
憶 、述說 、拜 祭、 招 魂的亡 靈特多 (本 
文也 只能算 是這些 喋喋不 休的招 魂咒語 
的一 部份) 。無 論是 中大的 「鬼 故」 還 
是 神話, 說 起來也 還是特 別聳然 動聽。 
事 實上, 這 些傳聞 故事、 片 刻回憶 、剎 
那 激動, 不斷 在耳語 相傳, 流通 轉述, 
偶爾 也會傳 來一兩 聲孤弦 黯嘆, 低迴半 
首安魂 悲調。 然而, 不也 正就是 這些, 


還 在不斷 建構延 續一種 「中 大人」 的特 
殊身份 認同, 使中 大成為 一個名 副其實 
的想像 社群? 一 上 文述說 的調查 ,亦 
謂中大 同學對 中大的 「歸 屬感」 在所有 
大學中 最強。 只是, 這 個客死 殖民異 
地, 急欲還 鄉安葬 的僵屍 社群, 從未有 
回 歸一個 故土, 而 是自始 至今, 仍然飄 
泊流散 在權力 、商品 、慾 望、 激情 、夢 
幻的全 球網絡 一 「廢墟 中大」 上已經 
建 成的, 與其說 像酒店 客棧, 不 如說更 
像 提供給 這些離 魂過客 寄居的 「義 莊」 


然而, 鬼影 幢幢的 又何只 中大? 如果說 
今 日仍然 希望, 大 學是一 些可以 用作交 
流 學問、 啟發 識見、 煥發 精神意 志的公 
共 空間, 我 們也須 明白, 這些空 間大都 
已給 各類文 化掮客 所僭奪 盤據, 各建山 
頭。 他 們一身 名銜, 手 挽各式 貼滿全 
球機場 及航空 公司標 記的行 李箱, 昂首 
闊步 的面朝 北方, 準備大 展拳腳 ,在 
一片 片新開 發的經 濟文化 屯墾區 上開山 
闢地, 完成英 國人還 未完成 的工作 。不 
過, 無論是 在尋利 的商品 大海中 弄潮, 
還是 在追逐 權力的 波濤中 滑浪, 標誌 ^ 
中 大人」 不 可磨滅 的身份 認同的 仍是, 
他們雖 絕非手 空空、 無 一物, 但 依然會 
在 五星級 酒店, 唸 唸有詞 的哼起 中大學 
生 會歌: 「我 們的 神聖工 作是拓 荒!」 


1 Readings, Bill ( 1996 ) The University in Ruins, 
Cambridge, Mass.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追憶 中 大的似 水年華 

♦ 李歐梵 

原刊於 《蘋果 日報》 ’ 2 013 年 5 月 19 日 


1970 年夏, 我初抵 中文大 學任教 ,職 
位是 歷史系 講師。 我剛 剛拿到 博士學 
位, 在美 國達慕 斯學院 (Dartmouth 
College ) 任 講師, 並 把哈佛 的博士 
論文 完成, 因為 簽證問 題必須 離開美 
國。 恰 好此時 有一個 「哈 佛燕京 學社」 

( Harvard-Yenching Institute ) 撥款設 
在中 大的講 師職位 從缺, 於是我 輕易的 
申請 到了, 1970 年夏, 我輕 裝就道 ,先 
在歐洲 遨遊, 中大秋 季快開 學前, 才抵 
達 香港。 

在此 之前, 我從 未來過 香港。 記 得當時 
有一 位台大 外文系 的老同 學葉維 廉在中 
大 客座, 竟 然在他 的一本 文集中 公開呼 
籲我 離開美 國回到 華人地 區的香 港來共 
同為中 國文化 的前途 效力。 這一個 「海妖 
的 呼喚」 ( Siren's call ) 對 我的確 有點魔 
力, 機會 難得, 也從 未想到 香港還 是英國 
的殖 民地, 大多數 人說的 是陌生 的廣東 
話, 就那麼 來了。 對於這 個號稱 「東方 
之珠」 的國際 大都會 我一無 所知, 只認 
得 兩個老 同學: 劉紹銘 和戴天 (本 名戴 
成義) ,紹銘 時在中 大英文 系任教 ,已 
經成家 立業, 為我 這個海 外浪子 提供一 
個 暫時的 「 家」, 給我 一種安 全感。 


記得 第一天 到了中 大校園 (當 時只有 
崇基 和范克 廉樓) ,放 下行李 ,就 
隨紹銘 和宗教 系的同 事沈宣 仁教授 
驅車 從馬料 水直落 尖沙咀 ,到 香港 
酒店 去飲下 午茶。 途 經窩打 老道, 
看 到這個 街牌, 英 文名是 Waterloo 
Road , 中文名 變成了 「窩打 道」, 
幾乎笑 出聲來 一 怎麼會 譯成這 個不倫 
不類的 名字? 從車窗 望去, 路邊 一排排 
的 的洋房 和店鋪 頗有點 「異 國情 調」, 
不 禁心曠 神怡, 就 在那一 瞬間, 我愛上 
了 香港, 這一 個華洋 雜處, 充滿 矛盾的 
小島正 合我的 口味。 

旅美浸 淫西潮 多年, 心 中似有 「回 頭是 
岸」 的 感覺, 因此我 把剛出 版的第 一 
本 雜文集 定名為 《西 潮的彼 岸》。 然而 
思 想依然 西化, 甚 至有點 左傾, 略帶反 
殖民的 情緒, 我熱 烈支持 「中文 法定運 
動」 ,認為 這是一 件天經 地義的 原則, 
覺得 在帝國 主義的 殖民地 為中華 文化而 
奮鬥, 更有 意義。 香港 對我而 言就是 
一片自 由樂土 ,既 無國 民黨的 「白色 
恐 怖」, 又在共 產黨的 「鐵 幕」 之外, 
還 有哪一 個華人 地區比 香港更 自由? 於 
是, 我變 成了一 個徹頭 徹尾的 ^ 自由主 


中大 五十年 k 


奢 58 


義」 者, 在 統治者 的眼中 我當然 不是良 
民, 但 又不是 一個顛 覆社會 安定的 「革 
命 分子」 ,雖然 一度有 此嫌疑 ,因 為我 
後來 寫了一 篇批評 中大制 度不公 平的文 
章, 竟然引 起軒然 巨波, 鬧得 滿校風 
雨。 

思想自 由是我 堅信不 疑的基 本價值 ,在 
學院 裡更應 如此。 於是, 在我 講授的 
中國 近代史 課上, 我故意 使用三 本觀點 
毫不相 同的教 科書: 一是 我在哈 佛的老 
師 費正清 (John K . Fairbank ) 寫的, 
一是台 灣學者 (記 得是李 守孔) 寫的, 
一 是中共 的著名 歷史學 家范文 瀾的著 
作; 三本 書的政 治立場 各異, 我 讓學生 
展開 辯論, 不亦 樂乎。 我講課 時當然 
用國語 (當 時在香 港尚無 「普 通話」 這 
個 名詞) ,學 生給 我一個 綽號: 「北京 
猿人」 一 「北 京」 指的 當然是 我的標 
準北京 官話, 「猿 人」 呢? 我自 認是恭 
維的 名詞, 因為 我軀體 雄偉, 比 一般學 
生 特別是 女學生 ft 得多。 

因為 年歲相 差無幾 (我剛 過三十 
歲) ,在課 堂上我 和學生 打成一 
片, 毫無 隔閡。 講課 時看他 們的表 
情, 彷 彿似懂 非懂, 也可 能是膽 
怯, 於是我 進一步 誇下海 口說: 
「三個 月內我 要學會 用廣東 話講課 ,但 
你 們也必 須學會 用國語 參加討 論!」 這 
場 賭注我 險勝: 三個 月後, 我竟 然用蹩 
腳的粤 語公開 演講, 題目 是關於 知識分 
子和現 代化的 問題, 我的 觀點完 全出自 
金耀基 先生剛 出版的 一本同 名的書 。我 
一口氣 用廣東 話講了 二十多 分鐘, 最後 


在學 生一片 笑聲中 還是改 用國語 講完。 
但 是在課 堂上, 學 生依然 故我, 本來會 
講國 語的發 言比較 踴躍。 

記得當 時學生 可以隨 意跨系 選課, 所以 
我 班上也 有哲學 系和中 文系的 學生, 我 
因此 有幸教 到幾位 高足: 本系的 二年級 
本 科生洪 長泰思 想成熟 ,在 《崇 基學生 
報》 上寫長 文評點 美國各 著名大 學的漢 
學 研究, 絕對 是可造 之才, 畢業 後順理 
成章進 入哈佛 攻讀研 究院, 卓然 有成, 
現在 是香港 科技大 學的名 教授。 關子 
尹 是哲學 系勞思 光教授 的得意 門生, 也 
來選我 的課, 又是 一個天 生的深 思型學 
者, 如今 是中大 哲學系 教授, 剛 卸任系 
主任 職位。 另一位 新亞的 學生郭 少棠選 
過我的 「俄 國近 代史」 的課, 他 旅美學 
成 歸國後 回母校 任教, 曾 被選為 文學院 
的 院長, 現已 退休。 現任 院長梁 元生也 
是我當 年學生 中的佼 佼者, 我剛 開課不 
久, 他就 以學生 會長的 身份邀 請我公 
開演講 魯迅, 後來 我把講 稿寫成 長文在 
《明報 月刊》 發表, 就此 走向魯 迅研究 
的不 歸路。 

現 在回想 起來, 我 自己的 學問其 實並不 
扎實, 但教學 熱情, 思 想較為 新穎, 
所以頗 得學生 愛戴。 記得 我第一 年教的 
是 中國近 代史, 第 二年教 的是中 西交通 
史。 文 史哲不 分家, 我不 自覺地 用了不 
少文學 資料, 更偏 重思想 史和文 化史。 
崇基 歷史系 的老師 不多, 大家 相處無 
間, 系 主任是 羅球慶 教授, 人極 熱情, 
對 我這個 後生小 子十分 照顧; 還 有一位 
來 自美國 Temple 大學的 Lorentas 教授,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59 0 


我私 下叫他 「獨 眼龍」 ,因 為他 一隻眼 
戴了黑 眼罩。 另一 位屬於 聯合書 院的王 
德 昭教授 更是一 位謙謙 君子, 我 有時會 
向他 請教。 新亞的 中文系 和歷史 系則大 
師 如雲, 我 只有在 三院歷 史教授 聯席會 
議上見 過面, 談不上 深交。 在會 上我的 
工作 是口頭 傳譯, 最難纏 的反而 是一位 
不學無 術但熱 衷權力 的美國 老教授 (姑 
隱其 名), 他老是 在會上 問我 : “What 
did they say ?” 生 怕這幾 位新亞 的史學 
大師發 言對他 不利, 其實 他們何 嘗把他 
看在 眼裡? 

當 時中大 正處於 整合的 時期: 崇基 、新 
亞、 聯合三 院合併 為一間 大學。 我個人 
反 對全盤 整合, 認為 各院應 該獨立 ,但 
可以 聯合成 像牛津 和劍橋 形式的 大學; 
然 而大勢 所趨, 我 這種自 由主義 的教育 
模式 當然和 中大受 命成立 的構想 大相逕 
庭。 我最敬 仰的是 新亞的 傳統和 精神, 
也 覺得崇 基背後 的基督 教教育 理念有 
其歷史 傳統, 可以 追溯到 清華和 燕京。 
現在 反思, 這是 一種徹 頭徹尾 的理想 
主義, 而且 基於我 對中國 教育傳 統的理 
解:既 然名叫 「中文 大學」 ,就 應該和 
殖民主 義的香 港大學 模式截 然不同 。我 
在課 堂上和 課外與 學生交 談時, 都是討 
論大 問題, 例 如中國 文化的 前途, 在香 
港作為 現代知 識分子 的責任 等等。 外在 
的政 治環境 當然有 影響, 但當時 香港的 
左 右派的 文化角 力是公 開的, 我 和雙方 
都保 持友誼 關係。 然而學 院內自 成一個 
「社 區」 ( community ) , 和外 界保持 
距離, 至少我 自己在 教導學 生時, 鼓勵 
他們超 越目前 的政治 局限, 現在 依然如 


此。 理 想主義 的壞處 是不切 實際, 但也 
有 好處, 就是可 以高瞻 遠矚, 尋 求將來 
的 願景。 校園是 一個最 「理 想式」 的社 
區, 是一群 甘願犧 牲物質 享受和 名利而 
熱心 教育的 「知 識人」 組 成的。 這一套 
思 想本身 也是一 種教育 的理想 主義, 然 
而我至 今堅信 不移。 只不 過面對 當今功 
利 為上的 「官僚 主義」 操作 模式, 顯得 
不 「與時 並進」 了, 然而 沒有理 想和願 
景 的教育 制度, 到 底其辦 學的目 的又何 
在? 

當年的 中大, 就是 建立在 一種理 想上, 
每 個人對 理想或 有不同 見解和 爭論, 然 
而那 畢竟還 是一個 理想的 年代。 追憶昔 
時 的似水 年華, 當 然不免 把過去 也理想 
化了, 但 是具體 的說, 當 年的中 大校園 
生 活還是 值得懷 念的。 七十年 代初的 
新 界正在 發展, 但 還保持 鄉村的 純樸風 
貌。 我的 廣東話 就是有 時到附 近鄉村 
買 菜購日 用品時 和村婦 交談學 來的; 在 
大 學火車 站買車 票時也 順便學 兩句; 清 
掃我 們辦公 的大樓 (早 已不 存在) 的工 
友更 是我的 朋友。 我住在 崇基教 職員宿 
舍 的一棟 小公寓 (現 在依然 「健 在」) 

, 和女友 可以到 吐露港 划船, 向 敬仰的 
老 同事如 勞思光 先生請 教時, 則 到山頂 
的一家 西餐廳 「雍雅 山房」 喝 咖啡。 總 
之, 對 我來說 這一個 「中 大」 就 是一個 
「樂 園」 ,我在 此如魚 得水, 樂不思 
蜀, 根本 不想再 回美國 任教。 然而偏 
偏 有一天 收到普 林斯頓 大學一 位教授 
的一 封信, 請我 到該校 任教。 我不想 
走, 反 而幾位 老友勸 我走, 我 被說動 
了, 1972 年初, 還剩下 一學期 就匆匆 


中大 五十年 I 


奢 60 


離港, 「中 西交 通史」 未完的 課程, 
由三 位老友 代課: 胡 菊人、 戴天、 胡 
金銓, 可謂是 「頂尖 明星陣 容」, 
校方竟 然不聞 不問, 這 種自由 尺度, 
在 今日中 大難以 想像。 我至 今對崇 
基 校長容 啟東先 生心存 感激, 他對 
我的 容忍態 度來自 何處? 基 督徒的 
寬 恕心? 當年 北大校 長蔡元 培的榜 
樣? 我不得 而知。 當 然不少 中大高 
層 人士聽 說我要 走了, 可能 也暗自 
高興。 

這一 段個人 回憶, 只能算 是我個 人的心 
路歷程 的一小 部份。 因 為今年 ( 2 013) 
適 逢中大 建校五 十周年 紀念。 中 文系向 
我 約稿, 遂成 此篇。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 

6 


回憶大 學老師 •一 
入學記 

令 雷競旋 

原刊於 《信 報》, 2 « 3 年 8 月 10 日 


1970 年我進 入中文 大學, 成了新 亞歷史 
系 學生, 這事說 來有點 偶然。 

中大 成立時 實行聯 邦制, 三間學 院獨立 
性 很強, 各有 自己的 一套, 校舍 在不同 
地點 ,教 職員 、學生 之間相 互往來 很少。 
這 種情況 一直維 持到馬 料水的 校園啟 
用, 李 卓敏校 長強力 推行中 央集權 ,才 
發 生根本 變化, 是 七十年 代中後 期的事 
情。 

我中 學讀的 是中文 中學, 畢業時 別無選 
擇 ,只 能投 考中大 ,拿 到入 學試成 績後, 
要分 別向三 間學院 申請。 我 是中文 、歷 
史、 地 理等科 都考得 不錯, 入讀 中大沒 
有 問題, 但還 要盤算 一下, 報讀 哪一間 
書 院和哪 一個學 科呢? 

中 學時有 一位中 文科老 師對我 青睞有 
加, 他 是聯合 書院中 文系的 畢業生 ,之 
後 和任教 聯合中 文系的 教授李 後有來 
往, 李 梭是前 清探花 李文田 的公子 。這 
位 老師看 到我中 大入學 試中文 科考得 A 
等, 很 高興, 鼓勵我 到聯合 讀中文 ,還 
熱心地 和李梭 說了。 我很 感激他 這樣厚 


待, 但心 裡不大 願意, 聯 合書院 座落香 
港島, 我到 中學畢 業為止 渡海到 港島也 
沒 有幾次 ,感 到陌生 ,聯合 校舍又 細小, 
不怎樣 吸引。 於 是唯唯 諾諾, 準 備最後 
別無 選擇, 才到聯 合吧。 聯合搬 遷到馬 
料水 之後, 原來的 校舍變 作一間 小學, 
當 時大學 之大, 可見 一斑。 

報讀 中大, 要經過 面試, 面試次 序按照 
成績的 高低, 因 為僧多 粥少, 各 書院和 
各學 系一般 在第一 天的面 試就收 足了學 
生, 後來的 沒有機 會了。 我按照 考得的 
成績, 分別 申報了 崇基地 理系、 新亞歷 
史系和 聯合中 文系, 都得 到在第 一天早 
上 面試的 機會。 我 決定先 去崇基 地理系 
面試, 一 來崇基 的校舍 吸引, 有 個大運 
動場, 當時 我熱衷 運動, 在田徑 方面有 
點 成績, 二來覺 得地理 學有現 代感, 不 
像 歷史、 中 文那樣 子熟口 熟面。 誰知面 
試時 見到的 教授是 洋人, 我小學 中學學 
英文都 是紙上 談兵, 口 語說來 結結巴 
巴, 這位洋 教授也 厚道, 見我其 他科目 
成績 不錯, 勸諭 我趕緊 到其他 書院面 
試。 我也就 馬上乘 火車從 馬料水 跑到土 
瓜灣, 在新亞 歷史系 面試, 主持 面試的 
是孫國 棟老師 ,說 廣東話 ,這 好辦 得多, 
信心 也恢復 過來, 當時 越戰正 打得激 
烈, 我記得 孫師問 了我對 這場戰 爭的看 
法, 我根 據閱報 所得, 依 樣葫蘆 說了一 
通 ,得 到取錄 ,成了 新亞歷 史系的 學生, 
不 必渡海 到聯合 中文系 再謀出 路了。 後 
來我在 法國時 竟然讀 了非洲 政治, 是更 
大的 偶然, 情節 記載在 《窮 風流》 這本 
小 書裡。 


中大 五十年 


上 


回憶大 學老師 •三 
李卓 敏校長 

♦ 雷競旋 

原刊於 《信 報》 , 2 013 年 8 月 9 日 


李卓 敏是中 大首任 校長, 1978 年 退休, 
我 在學時 和他的 接觸相 當多。 事 緣我擔 
任過中 大學生 會的副 會長和 會長, 不時 
因事 到他的 辦公室 見面。 

不過, 和李 校長的 關係, 恰當的 形容詞 
是 「緊 張」 。當 時大 學生反 殖意識 濃烈, 
197 2 年 3 月 ,香港 大學學 生刊物 《學 苑》 
刊登馮 可強的 文章, 通過歷 史考察 ,說 
明港大 是為英 帝國利 益服務 的大學 ,同 
月, 《中 大學 生報》 也 刊載一 篇題為 〈中 
文 大學的 本質〉 的 長文, 從中大 成立的 
背景、 校董 會的結 構到政 府的資 助和控 
制, 說 明中大 也是一 間殖民 地大學 。於 
是, 在 我的腦 海裡, 李校 長屬於 殖民地 
大學政 策的執 行人, 站 在我們 的對立 
面, 對他 也就沒 有甚麼 好感。 衝 突最嚴 
重 的一次 ,是 1973 年年底 的宿舍 事件, 
當時保 釣已經 結束, 反貪 污捉葛 柏運動 
也無以 為繼, 學生 活躍分 子的精 力要另 
找出路 發洩, 不知 怎的轉 移到學 生宿舍 
不足的 問題, 以此為 題向校 方發難 。某 
次晚上 集會結 束後群 情仍然 激烈, 要操 
上校園 馬路對 面山崗 上的校 長住宅 ,找 
李校長 理論。 我作為 學生會 會長, 帶領 


隊伍 前往, 李校長 穿著睡 袍出來 和我們 
見面, 擾 攘一番 之後, 學生才 離去。 過 
了三 數天, 李校 長請我 到他辦 公室, 說 
花 了很大 力氣, 從 駐港英 軍處找 來一批 
材料, 在校 園內構 建幾個 軍營式 的建築 
物, 作為臨 時學生 宿舍。 我聽他 說完, 
冷淡地 回應了 一下, 沒有說 「多 謝」。 

不過, 另一次 對話我 卻記憶 深刻。 當時 
宋淇 是校長 的特別 助理, 他說受 李校長 
囑託 ,請 我到 他辦公 室談談 。他對 我說, 
李校 長讀了 學生報 批評中 大是殖 民地大 
學的 文章, 感到很 痛心, 在英國 人管治 
下辦 中文大 學很不 容易, 他希望 我們理 
解他 的一片 苦心。 宋淇 還婉轉 地說, 很 
多中 大學生 中國文 化修養 薄弱, 國語不 
會說, 中文 也沒有 寫好, 卻恣意 批評校 
方為殖 民主義 服務, 意思 是希望 我們能 
夠 反省。 我聽 宋淇說 話時, 不以 為然, 
但後 來隨著 年歲和 經歷的 增長, 對這番 
話的體 會不一 樣了。 

1976 或 1977 年時, 李校 長到法 國波爾 
多大學 訪問, 我 當時正 在那裡 讀書, 但 
和 他沒有 見面。 另 一位也 在波爾 多大學 
讀書的 張姓中 大校友 見到李 校長, 告訴 
他我也 在當地 ,他回 答說: 「歷 屆學生 
會 會長畢 業後和 他都有 聯撃, 唯 一例外 
是 這位姓 雷的學 生。」 

1991 年 李校長 在美國 逝世, 當時 我已回 
到香港 工作。 中大 舉行追 悼會, 我參加 
了。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63 令 


回憶大 學老師 •七 
牟宗 三上課 (上) 

♦ 雷競旋 

原刊於 《信 報》, 2 01 3 年 8 月 3 0 日 


在農圃 道新亞 老校舍 就讀過 的學生 ,對 
牟 宗三應 該印象 甚深。 當 時校園 細小, 
不時 遇上牟 先生。 他住在 附近, 回來校 
園很 方便, 連 他的兒 子也流 連新亞 ,跟 
著比他 高大得 多的學 生一起 打籃球 。牟 
先 生長得 瘦削, 蓄 短髮, 顴 骨高, 架著 
眼鏡, 很容易 辨認, 尤其 夏天時 他常常 
穿 白色的 長衫, 手 指夾著 香煙, 腳步緩 
慢, 一 派飄渺 優游的 味道。 

牟先生 喜歡下 圍棋, 而且棋 癮很大 ,不 
時在圓 亭底層 石凳上 和學生 對弈, 或者 
遇 到有人 在那裡 下棋, 他駐足 旁觀, 
直至 終局。 余 英時是 牟先生 的棋友 ,牟 
1995 年仙 逝後, 余為文 追憶, 說 牟的棋 
力其 實不高 ,但深 好此道 ,真 能做到 「勝 
固欣然 ,敗亦 可喜」 ,只 是說 「可 喜」 
的 時候多 ,說 「欣 然」 的機 會少。 至於 
新亞 圓亭, 連同旁 邊草地 上的一 株鳳凰 
木, 都是六 七十年 代新亞 學生記 憶中長 
留的 風景。 

我是 大學最 後一年 選修牟 先生的 「歷史 
哲學」 課的 ,但 之前 和他有 過一些 接觸, 
印象 最深的 一次, 是找他 簽名, 事緣當 


時 因為不 知甚麼 運動有 學生被 檢控, 大 
家發 起簽名 抗議, 我拿著 抗議聲 明和簽 
名表 格在圓 亭旁的 通道上 見到牟 先生, 
向 他說明 並請他 簽名, 他 聽了之 後帶著 
微笑 慢吞吞 地說: 事情已 經到了 法院, 
本來不 應該干 擾的, 要尊 重司法 獨立, 
但學生 的行動 出於正 義感, 也 應該支 
持, 他 還說: 這種 聲明發 出去其 實沒有 
誰真會 留意, 然後 就簽上 了名。 當時願 
意支 持學生 這類抗 議聲明 的老師 很少, 
這 件小事 也就令 我記憶 深刻。 他 也說得 
對, 七十年 代時傳 媒報章 將我們 這種帶 
頭抗議 的大學 生稱為 「搞事 分子」 ,發 
出 去的聲 明泥牛 入海, 不 外就是 為自己 
壯壯膽 而已, 這和 如今報 章對大 小抗爭 
都報 道唯恐 不及, 真 有天壤 之別。 

牟先 生當時 擔任新 亞哲學 系的系 主任, 
但我 印象中 他和行 政工作 好像拉 不上關 
係, 沒有聽 說過他 是甚麼 委員會 成員之 
類, 反而在 一些校 政會議 上我遇 見過也 
是 屬於哲 學系的 唐君毅 先生, 但 唐先生 
的口音 極重, 我 聽不明 白他的 說話, 四 
年 大學始 終沒有 選讀他 的課, 這 是原因 
之一。 哲 學系當 時還有 徐復觀 先生, 我 
一年 級時糊 裡糊塗 上了他 的課, 他那湖 
南音濃 重的國 語我聽 不懂, 只能 將他寫 
在黑 板上的 內容抄 到自己 的筆記 本上。 
至於牟 先生的 國語, 幾 乎全聽 明白, 這 
和他 從前在 北大讀 書可能 有關, 因為同 
樣是 北大學 生的王 德昭, 他的國 語我們 
聽來 也沒有 問題。 


中大 五十年 k 


. 64 


回憶大 學老師 •八 

牟宗 三上課 (下) 

♦ 雷競旋 

原刊於 《信 報》 . 2 01 3 年 8 月 M 日 


昨 日談牟 先生, 只是 前言, 今天 入題, 
說說 當年他 上課的 情況。 

我主修 歷史, 副修 哲學, 我自問 讀歷史 
還 可以, 因 為記性 不差, 但讀哲 學完全 
不 是合適 材料, 對於 抽象問 題總是 「老 
鼠 拉龜」 。大四 時看到 牟先生 有一科 「歷 
史 哲學」 ,有 「歷 史」 兩 字兼且 他還出 
版了一 本同名 的書, 就報 讀了, 於是上 
了他 一整年 的課。 

過了 這麼多 時間, 當時究 竟讀過 甚麼, 
都忘 掉了, 只記得 楚狂接 輿之類 的小故 
事, 反而 牟先生 上課的 情景, 倒 有不少 
記憶, 恐怕 這種風 格現在 很難找 到了。 

除了棋 癮大, 牟先生 的煙癮 也大, 他到 
達 課堂, 先坐 下來, 拿出 香煙, 點火抽 
上 一根, 吞雲 吐霧讓 情緒沉 靜下來 ,有 
時 還將煙 盒遞向 我們, 示 意我們 也抽, 
當時大 學生為 了表示 自己有 性格, 抽煙 
的不在 少數, 但這 樣子在 課堂上 當著老 
師 ,還是 不敢接 過來抽 。煙 抽了好 幾口, 
牟先生 才開始 講課。 這樣 子理所 當然地 
抽 煙的, 我後 來在法 國還常 常見到 ,在 


波 爾多大 學指導 我論文 的老師 Lavroff 
尤 其身手 不凡, 他 在講台 上口叨 著煙, 
雙手 將一張 紙摺成 方形, 作裝載 煙灰之 
用, 摺 得工整 美觀。 現在 香港所 有大學 
都 禁煙, 而 且禁得 嚴厲, 我覺得 未免太 
清 教徒, 失 去不少 樂趣。 

牟先 生說話 緩慢, 上課 不帶書 本或講 
義, 相 當天馬 行空, 這是整 年的課 ,悠 
長兩個 學期, 也不必 焦急。 因為 時間充 
裕, 牟先生 不時發 點題外 議論, 雖然點 
到 即止, 但 不少卻 在我的 記憶中 留存下 
來。 例如 當時中 蘇關係 緊張, 他 有一次 
不知 怎地談 到中國 未來, 說一定 要和曰 
本、 蘇 聯兩個 強鄰打 一場, 方能 分出高 
低, 日本我 們打敗 過了, 還 欠蘇聯 ,是 
免不 了的。 又有一 次談論 到復興 中華文 
化, 他說 古人的 「射 人先 射馬」 很對, 
這 「馬」 不是 別的, 是馬 克思, 不射倒 
他, 無法 復興。 又 有一次 說到他 認為一 
個 人三十 歲之前 不當共 產黨沒 希望, 
三十歲 之後還 當共產 黨也是 沒希望 ,我 
們當 時激進 左傾, 聽 到他這 樣說, 表示 
只 同意他 前面的 一句, 他 笑著回 答:等 
你們 過了三 十歲再 說吧。 教這一 科時, 
牟先 生六十 四歲, 再過 一年, 他 退休離 
任了。 

這一科 我考得 的成績 很好, 下學 期開課 
時牟先 生發還 上學期 考試的 卷子, 我看 
到得 甲等, 滿心 歡喜。 接 著牟先 生慢吞 
吞 地說: 現 在的大 學生, 中文寫 得愈來 
愈 糟糕, 寫得好 一點的 ,已 得甲等 。於 
是心裡 苦笑, 知道 我其實 是靠中 文寫得 
暢順 蒙混過 關的。 


卷一 五十 年鉤沉 


65 令 


回憶大 學老師 •十 
余英時 在新亞 (下) 

♦ 雷競旋 

原刊於 《信 報》, 2 013 年 9 月 6 日 


余師 當新亞 院長的 兩年, 遇上 重大變 
化, 進退 維谷。 因緣 際會, 我也 躬逢其 
事。 

中大 1963 年成 立後, 行聯 邦制, 三間 
書 院相當 獨立, 各有 體系, 教員 招聘、 
課程開 辦等都 在學院 權力範 圍之內 。但 
這種 架構未 免疊床 架屋, 而學院 之上有 
大學, 政府的 資助是 撥發給 大學的 ,於 
是, 大學和 書院之 間滋生 矛盾, 也就無 
可 避免。 1973 年時 新亞、 聯合都 已遷到 
馬 料水, 三院 集中, 而中 大成立 亦已十 
年, 李卓敏 校長正 式著手 處理這 個行政 
架構 問題, 剛巧我 在這一 年擔任 中大學 
生會 會長, 李校長 一再和 我談及 他有關 
pooling of resources 的 想法, 在談話 
中 夾雜點 英文, 是李 校長的 習慣。 這一 
年, 余師也 到任, 他之前 是否知 曉中大 
正處 於轉折 點上, 我不 清楚。 

1973 年底, 李校長 成立了 一個委 員會, 
研究 中大行 政架構 問題, 主席 是鄭棟 
材, 當時是 副校長 兼聯合 院長, 余師當 
然也是 委員, 我因為 是學生 會會長 ,成 
了委員 之一, 開始 時是委 員會內 唯一的 


學生, 到 1974 年初 齊禧慶 接任學 生會, 
才多 了他作 為學生 委員。 對於大 學行政 
架構 問題, 我 雖然知 道茲事 體大, 但自 
己 既沒有 看法, 也不感 興趣, 而 委員會 
的文件 很多, 幾 乎全是 英文, 讀 得我很 
苦, 加 上快將 畢業, 開始 為前途 惆悵, 
所以, 在委員 會內, 我只是 旁觀, 沒有 
發言, 拖到 1974 年 5 、 6 月, 我就 以畢業 
離校為 藉口, 辭 去委員 職位。 當 時中大 
校 方覺得 我有始 無終, 甚不 高興。 至於 
余師, 記憶中 他在會 上發言 不多, 對中 
大 情況看 來還不 熟悉, 只 偶然提 供美國 
大學 的情況 讓大家 參考, 會 議進程 ,都 
由 鄭棟材 操持。 不過, 我這 裡說的 ,只 
是首 半年個 人所見 情況, 往 後如何 ,非 
我 所知。 

委員 會後來 發出報 告書, 大學 據之提 
請 政府修 改中大 條例, 1976 年在立 
法局 通過, 書 院的學 術行政 權從此 
轉 移中大 本部, 聯邦制 結束。 因應 
這個 變化, 新亞高 層激烈 反對, 校 
董會 集體辭 職以示 抗議。 余師 1975 
年離開 新 亞時, 正值 這場角 力的高 
潮期。 昨 日提到 余師的 《論 戴震與 
章 學誠》 ,書 中有一 篇自序 ,寫於 
1975 年 九月, 其 中的一 段話, 可作 
為上述 歷史的 見證, 如下: 「現 在回 
想 起來, 我當時 每晚撰 寫此稿 其實並 
無要 從事甚 麼嚴肅 的著述 工作, 我不 
過 是藉文 字工作 來忘掉 白天行 政雜務 
的 煩惱, 以保 持內心 的寧靜 而已。 過 
去 這一年 也許要 算是我 生平最 多紛擾 
的一段 歲月, 而此 稿的撰 述適與 之相終 
始。」 


中大 五十年 I 


令 66 


卷二 


國際 化事件 
保樹立 人事件 
情色 版事件 
烽火 台事件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不 只守護 傳統, 不只接 軌國際 
—— 國際 化事件 大論爭 


^ t 


♦ 杜振豪 


背景 

2004 年 7 月劉遵 義上任 為中大 校長, 

「 國際化 事件」 在 2004 年 底爆發 。一 
般媒 體均會 將此理 解為劉 遵義校 長的新 
政, 但事件 其實渉 及香港 整個高 等教育 
政策的 改變。 2003 年 12 月, 特 首董建 
華出席 中大四 十周年 校慶晚 宴時, 首次 
公開 提出希 望香港 能成為 「亞洲 教育樞 
紐」。 2 004 年 1 月, 教資 會發表 《共展 
所長 與時 俱進》 報 告書, 明 確提出 
香港應 該扮演 「區 內教育 樞紐」 ,推動 
本 港經濟 及社會 發展, 其 中預計 「各院 
校的 非本地 生人數 將顯著 增加, 其中大 
部分 將是從 內地來 港的學 生。」 由此可 
見, 「國 際化 事件」 的出現 ,除 了符合 
劉遵義 追求大 學排名 的競爭 思維, 同時 
也是 迎合高 等教育 產業化 及大幅 增加非 
本 地生的 政策。 

事 件經過 

2005 年 1 月, 中 大學生 會從非 正式渠 
道, 得悉 校方要 求所有 收取非 本地生 
的 學系, 必修 科必須 提供英 語授課 。基 
於資源 所限, 學 系未必 能做到 中英分 
班, 校方要 求如同 指示必 修科改 為英語 
授課。 事關 重大, 學 生卻蒙 在鼓裡 。於 


是, 中大 學生會 連同學 生及校 友組成 

^ 桿衛中 大理想 小組」 ,在 文化 廣場懸 
掛白底 黑字的 「哭 中大」 布幡, 貼上 
大 字報, 公 開邀請 師生校 友聯署 「哭中 
大」 聲明 1 。 

「捍 衛中 大理想 小組」 的 行動一 石撃起 
千 重浪, 校 方立即 以電郵 向師生 解釋非 
本地生 及教學 語言的 政策, 但無 改異議 
聲音的 擴大。 不到兩 星期, 「哭 中大」 
聲明已 收集得 八百人 聯署。 令人 注目的 
是, 除了 學生、 校友、 兩 岸三地 學者, 

「哭 中大」 聲明更 得到不 少在任 教授聯 
署 支持。 其後校 方再次 回應, 廣 發電郵 
指批評 聲音為 「誤 解」 2 , 同日 中 大學生 
會 迅速撰 文反駁 3 , 形成校 園罕見 的輿論 
戰, 同時逐 漸擴散 至主流 媒體。 

兩 日後, 校 長劉遵 義發表 〈校長 新春家 
書 > 4 , 繼續 回應各 方質疑 。翌日 ,明 
報刊登 〈要國 際化, 除了 英語, 還要開 
誠 和尊重 > 5 , 作 者署名 「不 想沉 默的中 
大教 師」, 批評 校方假 諮詢。 文 章見報 
後, 校方 輿論形 勢全面 向下, 諮 詢不足 
成 為反對 聲音的 最大公 約數。 


中大 五十年 k ♦ 


2 月 24 日, 校 長劉遵 義出席 「校 長會見 
同學」 論壇, 首次 現身回 應國際 化事件 
的 質疑。 文化 廣場逾 200 名師生 校友出 
席, 在場絕 大部份 出席者 均炮轟 校方假 
諮詢, 唯一 表態支 持校方 的台下 發言者 
王維基 (時為 中大校 董), 則認 為新政 
不會影 響雙語 政策, 批評 學生為 何不信 
任 校方。 劉遵義 回應時 強調, 新 政策只 
會影響 3-4% 課程, 拒 絕暫緩 計劃。 劉又 
指, 校 方將成 立雙語 政策委 員會, 委任 
前 校長金 耀基為 主席, 諮 詢師生 校友意 
見, 半年 後提交 報告。 

這 次論壇 以後, 爭議 暫時告 一段落 ,但 
仍偶發 餘震。 同年 3 月, 文化廣 場的壁 
報板 忽然張 貼了一 篇名為 〈笑 中大〉 的 
文章, 署名為 「幾 位支持 『 國 際化』 策 
略的 學生、 校友」 6 , 批 評中大 學生報 
的號 外使用 廣東話 。翌 日, 范克 廉樓地 
下出現 一大疊 〈笑 中大〉 印 刷本, 並指 
文章已 發表於 bbs . oal . cuhk . edu . hk 《人間 
仙境》 論壇 7 。 同年 4 月, 中大校 友評議 
會 舉行論 壇討論 「國 際化 事件」 ,學生 
會代 表胡浩 堂等人 要求進 入會場 解釋學 
生會 立場, 但遭校 友評議 會常委 嚴詞拒 
絕, 期 間被校 友彭玉 榮威嚇 “I will use all 
my power not to employ you !” 8 ° 

2 月 24 日論壇 以後, 媒體關 注消退 ,一 
方面 是因為 劉遵義 公佈成 立雙語 政策委 
員會, 似乎 是重新 諮詢師 生校友 意見, 
一 方面是 劉遵義 聲稱新 政策只 會影響 
3-4% 課程, 令人 認為反 對聲音 是小題 
大做。 不過, 在 當日論 壇後, 《中 大學 
生報》 訪問 時任中 大教務 長的蘇 基朗教 


授, 他 卻以各 學系還 未決定 下學年 授課語 
言 為由, 拒 絕提供 資料。 不只 「3-4%」 
的 推斷根 據一直 成謎, 新 政策也 沒有停 
下來。 只要招 收非本 地生, 便須 提供足 
夠 畢業的 英語授 課課程 (儘 管六 成以上 
的 非本地 生均為 內地生 ) 9 , 這種 規定一 
直沿用 至今。 

至 於雙語 政策委 員會, 最 後則遠 遠超出 
預 定的半 年諮詢 時間。 直至 2006 年 9 月 7 
日, 才 正式公 佈雙語 政策諮 詢稿, 諮詢 
期為兩 個月。 然後, 再花 了大半 年時間 
修訂, 2007 年 9 月 12 日才 正式將 雙語政 
策報告 書提交 予中大 教務會 111 。 報告書 
提出 授課語 言由學 系系務 會按不 同因素 
決定, 但特 別強調 課室講 課語言 應按學 
科性質 而決定 :一、 凡是普 世性高 ,學 
術載體 以英文 為主的 科目, 宜用 英語講 
課; 二、 凡是 較多強 調文化 特殊性 ,而 
學 術載體 以中文 為主的 科目, 宜 用中文 
(粵 語或普 通話) 講課; 三、 凡 涉及香 
港 社會、 政治、 文化等 科目, 宜 用粵語 
講課。 

報告書 的三層 原則被 不少論 者垢病 11 , 
但得 到馬傑 偉教授 推崇。 他讚揚 報告書 
「把 粵語 作為學 術語言 視之, 給 它一個 
不亢 不卑的 位置」 ,是 「有 勇氣」 之 
舉, 「保存 了中大 多年以 來重視 本土的 
傳統」 12 。 與此 同時, 報 告書也 建議了 
一些 「保育 中文」 的 措施, 並建 議在教 
務會 下設立 「優化 雙語教 育委員 會」, 
負責 督導及 監察中 大雙語 政策。 可是, 
根據 我們在 2013 年的 訪問, 優化 雙語教 
育委 員會的 工作恐 怕是名 過其實 13 。 


卷二 國際 化事件 


♦ 



中 大教務 會接納 雙語政 策報告 書的建 
議後, 中 大學生 李耀基 在校友 關注組 
的協 助下, 於 2008 年 1 月 正式入 稟高等 
法院, 申請司 法覆核 《香 港中文 大學條 
例》 。司法 覆核的 主要理 據為, 中大於 
2007 年 10 月 通過的 雙語教 學政策 ,違 
反 《香 港中 文大學 條例》 有關 「中 文為 
主 要授課 語言」 的 規定。 根據校 友關注 
組 列出的 〈中 大各 科目中 英授課 比例簡 
表〉 , 3,008 個院系 科目中 ,僅 以中文 
為 授課佔 634 ( 2 1.08%) ,僅以 英語授 
課佔 1,548 ( 51.16%) ,中英 並用佔 461 
( 15.33%) 。訴訟 纏擾了 兩三年 ,最後 
高等法 院上訴 庭判決 指出: 「教 務會獲 
授權制 定中大 的語言 政策, 不受 以中文 
為主 要授課 語言的 限制; 換 言之, 教務 
會有 決定一 種或多 於一種 主要授 課語言 
的權 力。」 2 011 年 9 月 2 8 日, 李耀基 一 
方放棄 上訴, 司法覆 核案正 式結束 。從 
2005 年 開展的 中大教 學語言 論爭, 也正 
式 劃上了 句號。 

校方: 與國 際接軌 

國 際化事 件歷時 數年, 爭辯論 題殊多 ,後 
來者 要把握 來龍去 脈並不 容易。 雖 然本輯 
命名為 「國 際化事 件」, 但 當年的 反對聲 
音 通常批 評校方 政策為 H 為國 際化」 ,或 
稱為 ^ 英語 化」。 不同 的命名 方式, 自然 
突 顯了不 同的側 重點。 校方 強調轉 換英語 
授課的 政策, 是中大 走向國 際化的 必要措 
施。 因此, 增加 英語授 課究竟 是有利 「國 
際 化」, 抑 或純屬 「偽 國際 化」, 無疑是 
整場辯 論中最 重要的 焦點。 

劉 遵義在 〈校 長新春 家書〉 中強 調中大 


要 與國際 接軌, 這種 「接 軌」 有 三層意 
思 :一、 中大 要為香 港培育 「 中 英雙語 
倶佳」 的 人才, 否則 香港將 「失 去競爭 
優勢 ,被急 速冒起 的內地 城市取 代」; 
二、 英語是 國際學 術交流 的主要 媒介, 
欠缺 英語便 「難以 吸引優 秀的學 者和頂 
尖的學 生」, 45 有足夠 的條件 去創造 
新知, 服務社 會」; 三、 增加交 換生名 
額及招 收非本 地生, 便須提 供英語 授課。 

「接 軌」 的 第一層 意思, 與特區 政府宣 
揚的 發展論 述絲絲 入扣。 香港 須配合 
中國 發展, 作為中 國面向 國際社 會的窗 
口, 同時也 要與內 地城市 競爭, 避免 

「被邊 緣化」 一 這些 說話, 香 港人當 
然耳熟 能詳。 自反 高鐵運 動以降 ,近 
幾年 香港社 會的政 治矛盾 愈來愈 嚴重, 
針對發 展主義 的反省 也開始 普及。 一方 
面, 我 們開始 思考, 這種 強調不 斷與人 
競爭 的經濟 發展, 是否 有利於 香港? 如 
果 有利, 是 哪些人 得益? 退 一步說 ,假 
如 香港相 對於內 地城市 有甚麼 競爭優 
勢, 只怕也 是資訊 流通的 環境與 相對健 
全的 法制, 而 非中英 兼擅的 人才" 

「接 軌」 的 第二層 意思, 本輯多 篇文章 
均有 討論。 葉蔭 聰的質 疑簡單 直接: 

「讓 學生 靠近, 或 所謂接 軌國際 知識生 
產 中心, 是否大 學教育 的目的 ? [ …… ] 
究竟 香港有 多少學 生有機 會進入 國際知 
識生產 中心? 更重 要的問 題是, 學術實 
踐 就是要 向那英 語世界 的知識 生產中 
心靠 攏?」 14 陳光 興及錢 永祥進 一步指 
出, 台灣 高等教 育加強 學術評 鑑機制 

(如 SSCI 及 A&HCI ) 與 資源分 配的連 


中大 五十年 k ♦ 



結, 包括國 際化、 英 語化等 要求, 應該放 
在 新自由 主義全 球化的 脈絡來 理解。 冷戰 
結 束後, 以美 國為主 導的新 自由主 義全球 
化 動力, 推動學 術生產 方式發 生巨變 。全 
球 競爭的 市場導 向成為 支配的 力量, 學術 
生產方 式也走 向私有 化及市 場化, 結果 
導致後 進國家 成為美 國學術 生產中 心的附 
庸 。兩 位學者 提醒: 「我們 到底是 活在一 
個單 一的、 英語的 新殖民 世界, 還 是在多 
元 文化、 承認 異質的 後殖民 世界? 全球化 
是 否只是 意味著 美國化 ,剷 除、 遺 忘所有 
非英 語的文 化 ?」 15 

「接 軌」 的 第三層 意思, 也是校 方推銷 
英語 化政策 時朗朗 上口的 理由: 學系 
要招 收非本 地生, 便須提 供足夠 的英語 
課 堂讓他 們順利 畢業, 否 則便是 不負責 
任。 招 生政策 本為事 件爭議 的關鍵 ,但 
反對聲 音較少 論及。 招生 政策的 細節和 
權限, 及其 與資源 分配的 關係, 不同學 
系可 能略有 差別, 一般學 生和校 友不甚 
了了, 少數 知悉內 情的教 授則礙 於身份 
不便 公開。 校 方往往 強調, 是否 招收非 
本地生 由學系 決定, 「學系 自決」 於是 
成為校 方的擋 箭牌。 不過, 系務 會的決 
策機 制是否 民主, 權力關 係是否 平等, 
卻 是一個 很大的 問號。 學 系招收 非本地 
生, 會 額外得 到多少 資源? 這些 資源對 
學 系運作 有多大 影響? 這些外 人難以 
得知的 情況, 都是懸 而未解 的問題 。此 
外, 招收非 本地生 與英語 授課的 必然關 
係, 也值 得仔細 考究。 中 國語言 及文學 
系 收取內 地生的 條件, 是 提供普 通話課 
堂而 非英語 課堂。 然則, 校方是 否允許 
其他學 系以相 同條件 招收內 地生? 進一 


步 而言, 如 果學系 明確提 出非本 地生的 
入 學資格 為熟諳 粵語, 並 須通過 特定考 
試, 校方是 否允許 學系招 收非本 地生而 
不必 提供大 量英語 課堂? 

反對 聲音: 守護中 大傳統 

至 於反對 聲音的 論述, 基本 上可以 〈哭 
中大〉 聯署 聲明為 代表。 〈哭 中大〉 訴 
諸師生 校友對 中文教 育傳統 的認同 ,痛 
斥 「國 際化」 政策 的真正 目的為 賺錢, 
並且 強調母 語教育 的教學 效益, 提醒英 
語 霸權對 非英語 文化的 侵蝕。 在 運動策 
略上, 〈哭 中大〉 劃定的 論述戰 場相當 
漂亮, 大部 份關於 「國 際化」 事 件的討 
論均 是由此 延伸。 尤其是 背棄中 文教育 
傳統, 這種 「拆 招牌」 的 舉措牽 動了不 
少 老校友 反感。 校 方顯然 也相當 顧忌, 
極力將 中大創 校的中 文教育 使命, 重新 
打造為 「雙語 教育傳 統」。 其後 ,「捍 
衛中 大理想 小組」 及立場 親近校 方的曾 
榮光 教授, 甚至撰 文辯論 錢穆與 唐君毅 
對 中大理 想的真 正立場 16 。 

相對於 考究中 大創校 傳統是 ^ 中文 教育」 
抑或 「雙 語教 育」, 傳統 能否適 應時勢 
可 能是更 重要的 問題。 立場 親近校 方的馬 
傑偉 教授, 指出中 大創校 時強調 中文教 
育 ,是 「 回 應當年 大學教 育對中 文的壓 
抑」 ,也認 同這是 「回應 殖民英 語霸權 
的 措舉」 。然而 ,他 認為九 七後歷 史條件 
不再, 「香 港面對 中國化 與全球 化的挑 
戰, 不 得不對 英語、 普 通話、 廣東 話作深 
刻的反 思與再 定位」 17 。 言下 之意, 便是 

認為中 大傳統 需要迎 合時勢 而調整 

或者 用校方 最愛的 修辭: M 憂 化」。 


卷二 國際 化事件 


♦ 



馬傑偉 認為, 九七 後香港 「應與 全國的 
中 國人作 有效和 直接的 交流」 ,因 此廣 
東話 無法再 「穩坐 語言霸 權的位 置而自 
絕於 全國以 普通話 為主的 語言環 境」。 
廣普之 爭姑且 不論, 不 得不英 語化的 
「 歷史 條件」 又何以 解釋? 如果 說港英 
殖 民政府 面對全 球化及 中共政 權的挑 
戰, 尚且存 在維持 中文高 等教育 的歷史 
條件; 香港 「回 歸」 中 國後, 反 而歷史 
條件 不再, 需要大 幅削減 中文高 等教育 
的生存 空間, 豈不是 歷史的 吊詭? 

無論 如何, 如 果我們 必須堅 持傳統 ,理 
由絕不 應該因 為它是 傳統, 而是 因為這 
個傳 統本身 對今天 社會依 然饒富 意義。 
我們 沒理由 反對檢 視傳統 是否適 用於今 
天 形勢。 問題 在於, 以中 文為主 的高等 
教育, 是否已 無存在 價值? 除了 母語教 
學的 教學效 益外, 梁文道 指出了 「知識 
循環」 的重 要性: 「服 務社會 還包括 
要把 大學裡 面開發 出來的 知識和 觀念, 
透過 一代又 一代的 學子和 教師們 的演說 
寫作, 流播向 社會各 界。」 學術 語言與 
曰常 語言的 割裂, 將會在 學院與 社會之 
間, 造 成知識 互相循 環的嚴 重障礙 。若 
要 「把 外來知 識轉化 成本土 資源」 ,中 
大便 須肩負 「中 文國 際化」 的使命 18 。 

馬國明 贊同梁 文道的 思路, 嘗試 
鋪陳事 例補充 「中 文國 際化」 的 
迫 切性: 「在 英語的 語境裡 除了用 
country , nation , kingdom 這 些字眼 來表達 
國 的意念 之外, 更有 state 這 個同 時表示 
境界 或狀況 的字眼 。『國 』 字頂 多只有 
country 和 kingdom 的 意思, 完 全沒有 state 


或境界 的意義 。 [ …… ] 中文的 語境硬 
將國和 家兩種 不同的 領域扯 在一起 ,才 
會出現 ^ 沒 有國、 哪 有家』 這種 望文生 
義的見 解。」 19 現 代政治 哲學的 概念源 
自 西方, 漢語 往往沒 有相應 的概念 ,因 
此華 文社會 理解這 些概念 容易出 現不同 
程度的 偏差。 坊間經 常流傳 ^ 中 文不夠 
準確」 的 論調, 正 是源自 於此。 然而, 
問題 並非漢 語在本 質上無 法準確 把握概 
念, 而是現 代學術 的概念 大多發 軔於西 
方, 轉譯成 漢語自 然份外 困難。 以漢語 
為母語 的全球 人口, 遠遠多 於英語 。只 
有積 極實行 「中 文國際 化」, 才 有可能 
破除 「中 文不夠 準確」 的 詛咒, 擺脫跟 
隨西 方學術 尾巴的 局面。 

普通話 vs 廣東話 

在 「國 際化 事件」 的論 戰中, 是 否贊同 
英語 化一直 是運動 的主要 矛盾。 雖然錄 
取內 地生是 推行政 策背後 的重要 原因, 
但 校方無 意大幅 加重普 通話授 課的比 
例。 因此, 普通 話與廣 東話的 取捨, 
在論 爭中遠 遠不如 英文與 中文的 對立來 
得 尖銳。 然而, 由 於反對 聲音不 時援引 
民族主 義色彩 的中大 傳統, 同時 又強調 
母 語教學 的教學 效能, 於 是兩者 之間的 
論述 縫隙, 常被傾 向校方 的論者 質疑。 

例 如批評 學生會 「獨 尊廣 東話」 的 Elka 
W Y Lee 便 指出, 創立 中大的 成員書 
院, 並 非推崇 廣東話 文化, 而是 要宏揚 
中華 文化。 廣東話 的強盛 地位是 殖民主 
義的 結果: 港英政 府忽視 普通話 教育, 
導致 香港人 無法與 大多數 中國人 口直接 
溝通。 因此, 假 如站在 反殖的 立場, 


中大 五十年 k ♦ 



應該 大幅加 重普通 話作為 授課語 言的比 
例。 同時, 她也提 醒廣東 話霸權 地位的 
形成 過程, 壓抑了 其他中 國方言 的生存 
空間, 暴力 程度不 弱於英 國殖民 主義。 
所以, 她提出 「如 果解殖 的邏輯 是指, 
完全 拒絕強 加在我 們文化 的東西 ,那 
麼我 們不是 應該完 全採用 普通話 以重尋 

『 中國 性』, 便是 應該正 視所有 語言社 
群的 權利和 傳統, 重尋 多元文 化的根 
本。 無論 如何, 廣 東話霸 權的合 法性都 
應該被 質疑。 M 」 

〈笑 中大〉 作者 的部份 觀點與 ElizaW.Y 
Lee 接近, 但表述 方式較 粗糙。 文章嘲 
笑中 大學生 報號外 以口語 直接引 述同學 
提問, 並批 評中大 學生會 曾指內 地學生 
更 「看 不起 自己的 語言」 22 , 認 為反對 
聲音 只是桿 衛一種 「區 域性 語言」 ,而 
非 「代 表中國 文化」 的 中文: 並 且認為 
授課語 言只是 「教學 形式」 問題, 與是 
否 「弘 揚中華 文化」 無關 。論者 「一 
個人」 則 批評, 這種論 調高舉 「規 範、 
純淨」 的語 言觀, 不可 能達致 「多 元文 
化、 開放 視野」 的 理想; 同時 強烈批 
評, 「假若 你們對 待香港 本地文 化是持 
蔑視 態度, 欲以某 種自命 正統的 規範取 
而代之 [ …… ] 你們 就已扮 演了殖 民者的 
角 色。」 

鄧小 樺援引 學者周 蕾回應 ElizaWYLee : 
如 果香港 的處境 介乎於 「殖 民者 與殖民 
者 之間」 ,解 殖運 動的語 言便應 屬建構 
港 人身份 認同的 粵語, 而 非代表 中國官 
方正 統的普 通話。 作者同 意應該 警惕粵 
語 霸權的 問題, 但 同時提 出愈來 愈多中 


學 採用普 通話教 中文, ^ 滅粵」 行動已 
悄悄 展開。 雖然 粤語在 香港相 對於其 
他方言 佔據霸 權位置 ,但在 「中 國-香 
港」 的 政治圖 景下, 普通 話相對 於粵語 
依 然非常 強勢。 

十年 過去, 「普 教中」 情 況已愈 來愈普 
遍, 並且 正式成 為教育 局的政 策目標 23 

。 近年香 港的本 土主義 興起, 語 言政治 
被提上 議程, 港人 對繁簡 之爭及 粵普之 
爭 愈來愈 敏感。 假如 「國 際化 事件」 發 
生在 2015 年, 輿論 焦點很 可能從 中英之 
辯, 轉為內 地生招 收政策 及普通 話授課 
語言 比例。 〈笑 中大〉 一文 ,也 會因其 
否定粵 語地位 的論調 及挑釁 姿態, 被媒 
體大造 文章。 當廣 州也出 現數千 人上街 
的 撐粵語 運動, 2005 年的 粵普小 論戰可 
能 已落後 形勢。 令 人遺憾 的是, 當年粵 
普 辯論的 出現, 基 本上是 為了回 應英語 
霸權的 質疑; 今天 粤普之 爭遠為 激烈, 
英語 霸權的 問題反 而隱沒 不見。 

結語 

「國 際化 事件」 可 能是過 去十年 中大最 
重要 的校政 爭議, 它不僅 為劉遵 義與師 
生 校友六 年角力 揭開了 序幕, 也 不僅是 
中大理 想的爭 奪戰, 更是 香港社 會罕見 
針對 英語霸 權的大 辯論。 事件論 爭範圍 
廣闊, 文章 眾多, 篇幅 所限, 難免有 
遺珠 之憾。 本書試 圖呈現 當年的 事件發 
展及主 要論辯 內容, 但 不少地 方包括 
非本地 生經驗 24 、 母語 教學、 司 法覆核 
理據, 均未能 顧及。 此外, 由於 中大校 
友關注 組已為 事件出 版專書 《令 大學頭 
痛的中 文》, 本書 也嘗試 輯錄更 多未出 


卷二 國際 化事件 


♦ 



版 文章, 以 供後人 參照。 至於 「國 際化 
事件」 前 的語言 論爭, 請 參考本 書卷一 
「 中大 五十年 鉤沉」 李敏剛 的文章 。我 
們深 切寄望 「國 際化 事件」 帶 出的反 
思, 能為香 港社會 的盤根 錯節的 後殖民 
處 境留下 註腳, 並 在不久 的將來 貢獻步 
履蹣跚 的解殖 運動。 


1 見 本部份 文章: 捍衛中 大理想 小組, 〈哭 中大 
—— 致中 大師生 的公開 信〉。 

2 見 本部份 文章: 中大教 務處, 〈關於 香港中 文大學 
招收非 本地生 和教學 語言的 一些誤 解和事 實〉。 

3 見 本部份 文章: 中大學 生會, 〈我 們並沒 有誤解 
校方政 策〉。 

4 見本 部份文 章:劉 遵義, 〈校長 新春家 書〉。 

5 見本 部份文 章:不 想沉默 的中大 教師, 〈要 國際 
化, 除了 英語, 還要開 誠和尊 重〉。 

6 見 本部份 文章: 幾位支 持中大 「國 際化」 策 略的學 
生、 校友, 〈笑 中大 —— 講 方言的 中文大 學〉。 

7 《人間 仙境》 為當 時中大 內地生 留連的 網上論 
壇。 

8 見 本部份 文章: 胡 浩堂 , 〈I feel really sorry for 

you 次 校友評 議會記 事〉。 

9 中 國語言 及文學 系可能 是唯一 例外。 當年 校方准 
許, 只要中 文系提 供足夠 普通話 課程, 便 可錄取 
內 地生。 其後, 絕大部 份中文 系主修 的課程 ,授 
課 語言均 訂明為 普通話 。當 時校方 強調: 「准許 
中 文系以 普通話 收取內 地生屬 個別例 子。」 參見 

〈中 大允憑 普通話 收內地 生〉, 《大公 報》, 
2005 年 2 月 15 日。 

10 雙 語政策 委員會 的角色 和討論 範圍, 可 參見本 
部份文 章:杜 振豪, 〈雙語 政策報 告書沒 有說甚 
麼〉 。 

11 見本 部份文 章:蔡 寶瓊, 〈對 《雙 語政策 委員會 
報 告書諮 詢稿》 的回 應〉。 

12 馬傑 偉為雙 語政策 委員會 成員, 並與另 外三人 
負 責修改 報告書 草稿。 見 本部份 文章: 馬 傑偉, 
〈中大 語文政 策的未 來〉。 

13 見本 部份文 章:杜 振豪, 〈貨 不對 辦的大 學語委 
會〉。 


14 見本 部份文 章:葉 蔭聰, 〈破 解殖民 語言想 像〉。 

15 見 本部份 文章: 陳光興 、錢 永祥, 〈全 球化 ,遺 
忘所有 非英語 文化? > 。 

16 兩者的 辯論, 本部份 文章李 敏剛, 〈中文 之為大 
學 理想〉 稍有 論及。 

17 見 本部份 文章: 馬傑偉 ,〈中 大 語文政 策的未 來〉。 

18 見 本部份 文章: 梁 文道, 〈說 英文的 中文大 學〉。 

19 見本 部份文 章:馬 國明, 〈國 際化與 語文政 策〉。 

20 根 據中大 學生會 的資料 ,當 時楊網 凱副校 長給各 
學系 的信件 ( 1 2 3 4 5 6 7 8 9 005 年 1 月 4 日) ,認 為內 地生來 
港 讀大學 的主要 理由, 是 出於英 語學術 環境: 
“This non-local quota caters for both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nd students from the mainland . It is noted that 
most of the latter do not speak Cantonese and indicates 
that an English-speaking academic environment is one of 
the main reasons for choosing a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over those on the mainland .” 

21 見 本部份 文章 : Eliza W . Y . Lee : An open letter to 
the students of CUHK . 

22 〈哭 中大〉 聲明原 文有一 句指: 「很 不幸 也很諷 
刺地, 我們 的大陸 同胞, 比 香港人 更看不 起自己 
的 語言, 只會 選那些 以英文 教學的 香港的 大學來 
讀 。 」 其後, 因 內地同 學表示 不滿, 中大 學生會 
承 認表達 不當, 刪去 此句並 致歉。 

23 2015 年 ,教育 局引用 2003 年語文 教育及 研究常 
務委 員會的 建議, 忽然指 普 教中」 是中 文科的 

「遠程 目標」 。另外 ,教育 局局長 吳克儉 表示: 
r 截至 12/13 學年有 70°/。 小學 在個別 班級或 全校推 
行普 教中, 較 2009 年多四 分一; 同期有 37% 中學 
也推行 普教中 ,增 加六分 一。」 〈教 局忽 指普教 
中是 遠程目 標〉, 《蘋果 日報》 , 2 015 年 4 月 14 
曰。 

24 非本地 生對中 大雙語 政策的 經驗, 可參考 本書第 
三卷 「教學 • 師生」 中的 〈外 地生 點睇中 大國際 
化? > 。 


中大 五十年 上 


奢 76 



卷二 國際 化事件 



令 

7 



國際 化事件 時序表 


2003 年 

12 月 6 日 特首董 建華出 席中大 四十周 年校慶 晚宴, 提出希 望香港 能成為 「亞 

洲 教育樞 紐」。 

1 月 30 日 教資 會發表 《共 展所長 與時 俱進》 報告書 ,明 確提 出香港 應該扮 

演 「區內 教育樞 紐」, 推動本 港經濟 及社會 發展。 報 告書提 出來年 
將削減 10% 撥款, 並 界定了 8 所 院校的 角色, 其 中預計 「各院 校的非 
本地 生人數 將顯著 增加, 其中 大部分 將是從 內地來 港的學 生。」 

2004 年 

11 月 校 方要求 各學系 或課程 表明能 否於下 學年, 提 供足夠 數量的 英語授 

課 課程, 以收 取非本 地生。 中大 44 個學系 (醫 學院 除外) 只有 7 個 
拒絕, 包括中 文系、 文 化研究 課程、 哲 學系、 宗 教研究 課程、 語文 
教育 課程、 體 育及運 動科學 課程、 中醫 學院, 其餘近 八成學 系均順 
從校方 要求。 

2005 年 

1 月 4 日 校方 再要求 那些答 應提供 英語課 程以收 取非本 地生的 學系遵 守四個 

條件 :一、 必 修科須 以英語 授課, 如該 科設有 數班, 則最少 一班必 
須 為英語 授課; 二、 學系須 提供足 夠英語 授課的 課堂, 令非 本地生 
可以 修讀足 夠的本 科學分 畢業; 三、 至 少一節 導修課 ( tutorial ) 、 
實驗 (laboratory section ) 及練 習課堂 ( exercise ) 須 以英語 授課; 
四、 所 有英語 授課的 課程須 有英文 試卷。 

1 月 26 日 中大學 生會從 非正式 渠道, 獲得 了一封 由副校 長楊綱 凱向學 系系主 

任 發出有 關教學 語言的 信函。 學 生會當 晚立刻 向各學 系系會 發出緊 
急 電郵, 同 時在新 聞組上 公佈。 

1 月 27 日 中 大學生 報出版 《必 修科 將全用 英語》 號外, 報導 此事。 

1 月 31 日 中大學 生會及 捍衛中 大理想 小組, 在中大 文化廣 場掛出 「哭 中大」 

橫 額及大 字報, 同時將 〈哭 中大〉 聯 署聲明 電郵予 同學, 並 於校園 
收 集同學 簽名。 


中大 五十年 


上 


2 月 1 曰 

2 月 2 日 

2 月 4 日 

2 月 12 日 
2 月 14 日 

2 月 16 日 

2 月 17 日 

2 月 200 


校 方電郵 《電子 快訊》 予 全中大 師生, 解釋中 文大學 招收非 本地生 
和教學 語言的 問題。 

中大學 生會及 捍衛中 大理想 小組, 透過電 郵及新 聞組, 發佈 〈多元 
化是假 ,歧 視中 文為實 一 對中 大校方 回應的 回應〉 。同日 晚上, 
學生 會舉辦 「中 大國 際化研 討會」 ,邀請 蔡寶瓊 、梁 文道 、陳健 
民、 陸德 泉討論 事件, 座無 虛席。 

校 方於崇 基信和 樓舉行 記者招 待會, 介紹 下年度 海外招 生計劃 、人 
數等 事宜, 學 生會同 學聞訊 到場質 詢校方 國際化 的問題 。同日 ,中 
大校方 發表新 聞稿, 指新學 年將首 次參與 「全 國普通 高校統 一招生 
計 劃」, 讓內地 13 省及 4 市的 高中畢 業生, 按 志願申 請入讀 中大。 
校方指 新學年 將取錄 280 名非本 地生, 其中 250 個 名額為 內地生 ,其 
餘 30 個是海 外生。 與此 同時, 非本 地生學 費將由 6 萬增至 8 萬 港幣。 

〈哭 中大〉 聲明 聯署人 數超過 800 人。 

校 方公佈 〈關 於香 港中文 大學招 收非本 地生和 教學語 言的一 些誤解 
和事 實〉, 並電郵 至全中 大師生 。同 日, 學生 會撰寫 〈我們 並沒有 
誤解校 方政策 一 回應 中大校 方的澄 清〉, 反 駁校方 論點並 重申要 
求, 希望校 方正面 回應。 

校長 劉遵義 透過電 郵發表 〈校長 新春家 書〉, 嘗試回 應國際 化事件 
面對的 質疑。 

明 報刊登 〈要國 際化, 除了 英語, 還要開 誠和尊 重〉, 作 者署名 ^ 
不想 沉默的 中大教 師」, 批評 校方假 諮詢" 

校長 劉遵義 發信予 全中大 老師, 交代校 方對既 有語文 政策的 調整, 
並 示意學 系有兩 星期時 間覆議 2004 年 11 月參與 招收非 本地生 計劃的 
決定。 

中 大學生 會及捍 衛中大 理想小 組召開 記者招 待會, 向 傳媒交 代反偽 
國際化 的最新 發展, 要求 校方立 即停止 改變授 課語言 政策, 並全面 
公 開諮詢 師生的 意見。 


2 月 24 日 中 大學生 報出版 《拉 扯在 中英文 之間一 中大國 際化特 刊》, 輯錄 

了 師生校 友討論 國際化 事件的 文章。 

「校 長會見 同學」 於文 化廣場 舉行, 劉 遵義首 次現身 回應關 於偽國 
際化的 質疑, 逾 200 名師 生校友 出席。 在場絕 大部份 出席者 均炮轟 
校方假 諮詢, 唯一 表態支 持校方 的台下 發言者 王維基 ( 時為 中大校 
董), 則認 為新政 不會影 響雙語 政策。 劉遵義 回應時 強調, 新政策 
只 會影響 3-4% 課程, 拒 絕暫緩 計劃。 劉 又指, 校方將 成立雙 語政策 
委 員會, 委任前 校長金 耀基為 主席, 諮詢師 生校友 意見, 半 年後提 
交 報告。 

3 月 7 日 文化 廣場的 壁報板 忽然張 貼了一 篇名為 〈笑 中大〉 的 文章, 署名為 

「幾 位支持 ^ 國 際化』 策略 的學生 、校 友」, 批評中 大學生 報的號 
外 使用廣 東話。 

3 月 8 日 范克 廉樓地 下出現 一大疊 〈笑 中大〉 印 刷本, 並指 文章已 發表於 

bbs . oal . cuhk . edu . hk 《人間 仙境》 論壇 。同日 下午, 3 篇回應 〈笑中 
大〉 的 文章張 貼於另 一塊壁 報板, 其中一 篇名為 〈笑 過了, 多看點 
書 罷〉。 

4 月 30 日 中 大校友 評議會 舉行論 壇討論 「國 際化 事件」 ,學 生會代 表胡浩 

堂等 人要求 進入會 場解釋 學生會 立場, 但遭校 友評議 會常委 嚴詞拒 
絕。 學 生會代 表爭取 不果, 最後被 數名校 友挾著 離開。 期間 校友彭 
玉 榮向胡 浩堂大 聲喝罵 : “I will use all my power not to employ you !” , 並 
表明 「Next Magazine 裡面既 黑名單 係真的 丨」。 彭追 問胡的 名字, 
並聲言 「我 鍾意 擇你名 就擇你 名!」 彭 的言論 引來坊 間極大 反感, 
數 曰後彭 在壓力 下以書 面方式 向學生 道歉。 

5 月 27 日 教育統 籌局發 出題為 《港 輸出高 等教育 潛力獲 肯定》 的新 聞稿, 指 

出 貿易發 展局的 研究, 肯定香 港學生 國際化 的教育 效益, 以 及本港 
輸出 高等教 育服務 的龐大 潛力。 

2006 年 

9 月 7 日 雙語 政策委 員會發 表雙語 政策報 告書諮 詢稿, 諮 詢期為 9 月 7 日至 11 

月 15 曰。 

2007 年 

1 月 中文大 學校友 關注小 組出版 《令 大學頭 痛的中 文》。 

9 月 I 2 日 校 方公佈 《雙語 政策報 告書》 定稿。 

10 月 9 日 教 務會接 納雙語 政策委 員會的 建議, 各學 系可根 據教學 目標、 科目 

性質 及其他 考慮, 自行為 每一科 目和每 一教學 活動選 擇最合 適之授 


中大 五十年 k 


令 80 


10 月 10 日 特首曾 蔭權發 表施政 報告, 其中 建議由 2008 學 年起, 大學 非本地 

生 上限由 10% 增至 20% 。 與此 同時, 放 寬非本 地生畢 業後的 逗留安 
排, 容許他 們在港 逗留一 年尋找 工作。 

2008 年 

1 月 18 日 中 大學生 李耀基 正式入 稟高等 法院, 申請司 法覆核 《香 港中文 大學條 

例》, 指 中大於 2007 年 10 月通 過的雙 語教學 政策, 違反 《香港 中文大 
學 條例》 有關 「中 文為主 要授課 語言」 的 規定。 根據校 友關注 組列出 
的 〈中 大各 科目中 英授課 比例簡 表〉, 3,008 個 院系科 目中, 僅 以中文 
授課佔 634 ( 21. 08%) - 僅 以英語 授課佔 1,548 ( 51. 16%) ■ 中 英並用 
佔 461 ( 15.33%) 。 

2009 年 

2 月 9 日 中大 教學語 言司法 覆核案 宣判, 高等 法院張 舉能法 官裁定 校方勝 

訴。 判詞 指出中 大在法 律上不 必以中 文為主 要授課 語言, 中 大可以 
自行 選擇。 根據 判決, 即 使中大 創校時 有中文 授課的 理想而 現在決 
定 放棄, 也不屬 違法, 法庭不 會出手 干預。 

10 月 14 日 特首曾 蔭權發 表施政 報告, 提出 教育為 香港六 大產業 ,其中 「發展 

教 育產業 的目標 是鞏固 香港的 區域教 育樞紐 地位, 提 升香港 的競爭 
力, 配合 國家的 未來發 展。」 

12 月 23 日 中 大宣佈 來年增 收非本 地生約 360 人, 但 內地生 人數仍 維持約 250 

人。 與此 同時, 非本 地生學 費將由 8 萬加至 10 萬 港幣。 

2010 年 

7 月 23 日 高 等法院 上訴法 庭宣判 中大教 學語言 司法覆 核案, 結 果駁回 李耀基 

的 上訴。 上訴 庭判決 指出: 「教 務會獲 授權制 定中大 的語言 政策, 
不 受以中 文為主 要授課 語言的 限制; 換 言之, 教務會 有決定 一種或 
多於一 種主要 授課語 言的權 力。」 

12 月 13 日 中大教 學語言 司法覆 核案獲 准上訴 至終審 法院。 

2011 年 

9 月 28 日 終審法 院聆訊 中大教 學語言 司法覆 核案, 期間 李耀基 一方主 動撤回 

上訴, 終院依 程序判 李耀基 敗訴。 案 件正式 結束。 

2012 年 

12 月 21 日 中 大宣佈 來年計 劃招收 500 名非本 地生, 其中 300 名為內 地生, 同時 

非本 地生學 費將由 10 萬加至 12 萬 港幣。 


卷二 國際 化事件 


81 


哭中大 

——致 中大 師生的 公開信 

♦ 中大 學生會 及捍衛 中大理 想小組 

原為兩 組織於 2005 年 1 月 31 日發給 中大全 體學生 之電郵 及於網 上設立 之聯署 


尊敬的 老師和 親愛的 同學: 

這 兩天, 我們從 《中 大學 生報》 得悉中 
大從 下學年 開始, 將正式 展開其 「國際 
化」 大 計的第 一步, 大幅 度增收 非本地 
自費 學生, 並要求 中大每 個學系 逐一表 
態, 是否同 意將每 個學系 所有的 核心課 
程 全面轉 為英語 授課。 令 人震驚 的是, 
整個 中大幾 乎所有 學系, 在完全 沒有諮 
詢同 學的情 況下, 「欣 然」 地毫 無保留 
地接受 了中大 校方的 建議, 並從 下學年 
開始, 將所 有核心 課程強 制性地 轉用全 
英文 授課。 

校方似 乎要用 快刀斬 亂麻的 方法, 造成 
米 已成炊 之局, 將 這個明 知充滿 爭議性 
以及影 響極為 深遠的 政策, 粗暴 地強加 
在中 大師生 身上。 

從過 去幾年 校方的 言論以 及劉遵 義校長 
上任短 短半年 以來的 舉措, 我們 絕對有 
理由 相信, 這只 是中大 「國 際化」 的第一 
步。 接著下 來的, 極 可能是 要求選 修課、 
導修課 以至通 識課, 通 通轉為 英文。 因為 
按照 校方的 邏輯, 只有 全面英 語化, 我們 
才夠 格稱為 一所國 際一流 大學! 


中大 將不再 是中大 

從 下學年 開始, 中文 大學將 不再是 「中 
文」 大學! 

中 大將經 歷建校 四十年 以來, 最 根本最 
徹底的 轉變! 因為從 下學年 開始, 中文 
大學將 不再以 自己為 香港唯 一一 所重視 
中文, 重視雙 語教育 的大學 為榮, 亦不 
再 視此為 大學的 理想和 目標! 劉 遵義校 
長上任 以後, 中 文大學 未來的 方向, 說 
得白 一點, 便是如 何盡快 擺脫過 去四十 
年 ^ 中文」 的 1 ■不 光彩」 歷史, 以最快 
的 速度英 語化。 

作為一 群關心 中大, 對中 大有強 烈歸屬 
感, 並衷心 認同中 大建校 的教育 理想的 
學生, 我們 震驚、 傷心、 憤怒! 

震驚, 是因 為這個 深遠地 影響中 大未來 
發 展以及 每個同 學學業 的重大 決策, 我 
們竟 然完全 被蒙在 鼓裡, 校方和 學系可 
以 完全不 諮詢同 學一聲 便強制 推行。 在 
香港 這個愈 來愈強 調民主 化透明 化的社 
會, 這種 粗暴的 態度, 竟 然發生 在我們 
的 大學, 實在令 人難以 置信。 更 令人吃 
驚的, 是主 其事的 楊綱凱 副校長 竟然將 


中大 五十年 


上 


責任推 得一乾 二淨, 聲稱 諮詢工 作應該 
由學系 來做。 但明眼 人都應 看到, 這個 
英 語化的 政策, 顯 然是劉 校長上 台後匆 
匆 推出的 「傑 作」 ,由高 層用種 種不同 
方式, 自上 而下的 強加在 各學系 身上。 
我們 實在不 明白, 校方 怎可以 如此霸 
道, 怎可 以如此 兒戲, 怎 可以連 聽一聽 
同 學意見 的機會 都不給 我們。 

傷心, 是因為 我們尊 敬的中 大師長 ,在 
這件 事上, 竟然連 一點異 議的聲 音都沒 
有, 竟然如 此輕易 地便棄 守中大 過往最 
引 以為傲 最值得 珍惜的 傳統, 竟 然可以 
讓 校方用 「各 學系 自由選 擇非本 地生」 
之名, 為中 大全面 英語化 開了這 道關鍵 
的 缺口。 在沒 有充分 討論的 情況下 ,各 
位老師 真的亳 無保留 地認同 校方的 「國 
際化」 的 「雄圖 大業」 ? 你們真 的看不 
到這樣 的發展 方向, 可能 會將中 大推向 
萬 劫不復 之地? 還 是我們 尊敬的 老師, 
作為一 個知識 群體, 在高 度官僚 化的大 
學體系 之中, 已經 集體喪 失了道 德判斷 
和道德 承擔的 勇氣? 但這 是我們 的大學 
啊! 我們 實在不 明白, 中 大曾經 有過如 
此輝煌 的為大 學理念 而抗爭 的傳統 ,怎 
麼 今天的 校園, 會如此 沉默! 

憤怒, 是因 為校方 竟然可 以如此 顛倒是 
非, 用種 種堂皇 美麗的 理由, 將 一個完 
全 違反大 學教育 理念的 政策, 強 加在我 
們和我 們的大 學身上 。 

「國 際化」 的真 正目的 是賺錢 


校 方說, 英 語化的 目的, 是 要推行 「國 
際 化」。 「國 際化」 的目的 ,是 為了提 
升教育 質素, 令每 一位中 大同學 得益。 
校 方聲稱 所做的 一切, 都是為 了我們 
好。 但這 真的是 為了我 們好, 還 是為了 
其他 目的, 從而犧 牲了中 大大多 數同學 
的 利益, 犧牲了 中大最 可貴的 傳統? 

我們 有沒有 想過, 香港各 大專院 校近年 
爭先恐 後的推 行所謂 「國際 化」, 到底所 
為 何事? 我們 認為, 它最 主要的 目的, 其 
實是 在政府 大幅削 減大專 教育經 費的情 
況下, 大 學開源 的一種 方式。 簡單 點說, 
「國 際化」 便 是容許 各大學 在現有 的學額 
之外, 大量增 收非本 地的自 費生, 幫補各 
大學的 財政。 基 於同樣 道理, 政府 一方面 
大 幅削減 對碩士 學位的 資助, 另一 方面卻 
鼓勵大 學開辦 林林總 總的自 負盈虧 的碩士 
課程, 令 大學變 成名副 其實的 學店: 搶錢 
第一, 學術 第二。 

但我們 知道, 所謂 的非本 地生, 其實絕 
大部 份是來 自國內 (例 如下 年度有 250 
位來 自國內 ,三十 位來自 其他地 方)。 
而從 下學年 開始, 聽說國 內學生 每年的 
學費更 會大幅 增加到 六萬元 以上, 並取 
消給予 國內學 生的獎 學金。 換 言之, 這 
是一個 赤裸裸 的搶錢 遊戲。 在金 錢引誘 
下, 各學系 自然一 窩蜂的 搶著迎 合校方 
的 要求。 但 大家試 想想, 這樣的 「 國際 
化」 ,說 穿了 ,不就 是為了 錢嗎? 不就 
是為 了趕著 在內地 這個教 育大市 場中爭 
得一杯 羹嗎?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我們的 憤怒, 是有理 由的。 


既然 如此, 何必那 麼虛偽 的說是 為了我 


83 ♦ 


們好, 為了 甚麼大 學多元 化呢? 為甚 
麼不 回過頭 想想, 為了那 三十個 外地學 
生 (大陸 來的同 學要讀 四年, 第 一年是 
要必 修廣東 話的, 因此語 言方面 不是問 
題) ,便要 強行將 中大絕 大部份 學系的 
核 心課程 轉為全 英文, 這 樣做值 得嗎? 
校方 有沒有 認真考 慮過, 這樣對 我們的 
教 學質素 有多大 的負面 影響? 又 有沒有 
考 慮過, 不 同學系 不同課 程有各 自的特 
色, 一刀 切的英 語化, 會 對中大 的長遠 
學 術發展 有甚麼 危害? 在 沒有任 何討論 
任何諮 詢的情 況下, 強行 將這個 政策加 
諸我們 身上, 又是 負責任 的大學 行政者 
的所 為嗎? 

或許有 人說, 有錢為 甚麼不 賺呢? 但我 
們是否 該先停 下來問 一問, 作為 一所大 
學, 是否為 了錢, 便應 該放棄 一切? 當 
然不。 有 人馬上 會說, 只有 愈多錢 ,我 
們才 可以愈 「國際 化」, 才可以 在世界 
林林 總總的 排名遊 戲中, 跳得前 一點, 
才 可以證 明我們 存在的 價值。 

中大危 機重重 

是嗎? 真 的是這 樣嗎? 讓 我們全 體中大 
師生 好好停 下來想 一想, 中大今 天到底 
是 怎樣的 境況。 今天的 中大, 無 疑是愈 
來愈 豪華, 愈來愈 浪費, 醜陋無 比的建 
築 物愈建 愈多, 但 我們的 學術風 氣卻是 
愈來 愈差, 同學愈 來愈功 利愈來 愈無心 
向學, 教學質 素愈來 愈差, 教職 員的士 
氣 愈來愈 低落, 大 家對大 學愈來 愈沒有 
歸 屬感, 還 有那愈 來愈多 無奇不 有的以 
搶錢為 目標的 課程, 以及 那令人 煩厭不 
堪 的排名 遊戲。 


各位 老師, 各位 同學, 大 家捫心 自問, 
我 們難道 不便是 處在這 樣的境 況嗎? 這 
樣的 境況, 不正正 在告訴 我們, 我們的 
中 大正處 在危機 中嗎? 我 們還要 一起玩 
「皇 帝的 新衣」 的 遊戲玩 到甚麼 時候? 
更 值得我 們思考 的是, 這樣的 危機, 
真的 是透過 拼命掙 得更多 錢可以 解決的 
嗎? 校方提 出的英 語化, 是將 危機推 
向 更深, 還 是中大 未來的 出路? 這樣的 
「國 際化」 ,真的 可以提 升大學 教育的 
質素? 

母 語教育 的優點 

我 們自身 的學習 經驗, 以 及很多 國家無 
數的教 學實踐 表明, 用母語 學習, 是吸 
收 知識最 有效的 方法。 英 文不是 我們的 
母語, 我們在 日常生 活中, 也不 是使用 
英語。 因此, 用 廣東話 上課, 對 大多數 
同學 來說, 對理解 學科的 知識、 積極參 
與 討論, 以 及培養 我們的 批判性 思考能 
力, 都是最 自然最 舒服最 有效的 方式。 
這 對老師 來說亦 一樣。 這 是一個 很顯淺 
的 事實。 我們不 覺得, 這 有甚麼 不對以 
及有 甚麼值 得慚愧 羞恥的 地方。 全世界 
有 多少個 國家的 人民, 不 是用她 們的母 
語來學 習的? 有多 少偉大 的學術 著作, 
不 是用她 們的母 語來撰 寫的? 這 不是甚 
麼大 道理, 這是 常識! 

校 方或同 學馬上 會說, 既 然有外 地的同 
學 來中大 讀書, 而 他們又 不懂廣 東話, 
所以我 們一定 要遷就 他們。 但 我們有 
沒有 想過, 為甚麼 一定要 這樣? 難道我 
們 去法國 讀書, 不用學 法文? 去 日本讀 
書, 不用學 日文? 而倒過 來要法 國人曰 


中大 五十年 k ♦ 


本 人遷就 我們? 如 果有外 地學生 來中大 
讀書, 為 甚麼他 們不可 以先努 力學好 
廣東 話學好 國語, 並主動 了解我 們的生 
活 我們的 文化? 為 甚麼一 定要絕 大多數 
生 於斯長 於斯的 同學, 遷 就極少 數說英 
語的 同學? 是 因為我 們過度 好客, 還是 
因為 我們骨 子裡根 本便瞧 不起自 已的母 
語, 覺 得廣東 話低人 一等? 如 果我們 
對 自 己的語 言和文 化一丁 點的自 信都沒 
有, 我們 拿甚麼 去和外 地學生 交流? 我 
們談 甚麼溝 通中西 文化? 

反 對全面 英文化 矣不學 好英文 

看到 這裡, 或 許很多 人已大 搖其頭 ,說 
我 們懶惰 故步自 封 欠缺國 際視野 不懂自 
我增 值以至 盲目的 文化保 守主義 等等。 
是嗎? 真 的是這 樣嗎? 那 請各位 老師同 
學, 給多一 點點的 耐性, 容我們 解釋。 

首先, 反對核 心科目 全面英 語化, 不等 
於我 們便不 歡迎大 學招收 多些外 地學生 
和 交換生 (理 由自 然不是 為了賺 錢)。 
這 兩者並 不是必 然有衝 突的。 校 方大可 
以增 撥多些 資源, 為外地 生提供 良好的 
中 文語言 教育; 亦 可以專 門為交 換生開 
設一 些他們 特別感 興趣的 科目。 就我們 
所 觀察, 很多大 陸來的 同學, 半年後 
便 可以用 廣東話 上課; 很 多外國 的交換 
生, 亦 都主動 修讀國 語和廣 東話。 而他 
們很多 來香港 求學的 目的, 正正 是希望 
藉此 多些了 解香港 和中國 的語言 文化。 

其次, 反對核 心科目 全面英 語化, 絕不 
表 示我們 要抗拒 英文。 我 們自然 了解, 
英語 是學術 世界中 的主要 語言。 要更好 


的掌 握各種 不同的 知識, 要更好 的從事 
學術 研究, 學好英 文是必 要的。 但這絕 
不 表示, 只有用 英文作 為授課 語言, 才 
是 最有效 的學習 和吸收 知識的 途徑。 在 
我們 的實際 學習經 驗中, 一方 面閱讀 
英文 文獻, 運用英 文撰寫 論文, 一方面 
以母語 作溝通 討論, 是完 全可以 並行不 
悖甚至 更為有 效的。 強行 全面英 語化, 
更可 能的, 是放棄 了我們 靈活的 學習方 
法, 減低 了我們 的學習 動機, 削 弱了我 
們對 知識的 理解。 有些老 師對傳 媒說, 
反 對英語 化是因 為同學 懶惰。 怎 麼可以 
這樣 說呢? 難 道這些 老師看 不到, 有更 
多 更多的 同學, 是 每天積 極主動 的學習 
英文 和其他 語言, 努力的 在吸收 各種知 
識嗎? 中大 無數今 天事業 有成的 校友, 
難道不 是母語 教育之 下的成 果嗎? 

英文背 後的權 力含意 

但 更值得 我們留 意的, 是在香 港這樣 一 
個後 殖民地 社會, 英文實 在不是 一個簡 
簡單 單的溝 通傳意 的工具 而已。 在長長 
的殖 民地歷 史中, 英文背 後所代 表的階 
級權力 和社會 地位, 深深 的刻在 每個香 
港 人的深 層意識 之中, 以 至直到 今天, 
母語 教育在 香港仍 然舉步 維艱。 沒有香 
港人 不了解 學好英 文背後 的那種 種權力 
含意, 沒有 人不知 道香港 的商人 和政治 
精英 是如何 崇拜英 文贬低 中文。 只有學 
好 英文, 才可 以出人 頭地, 才可 以向上 
爬, 才可以 擁有各 種各樣 的市場 競爭優 
勢。 這些, 我們怎 會不知 道呢? 我們更 
加 知道, 在 由英美 強勢主 導的政 治格局 
中, 英文在 可見的 將來, 在全球 化的推 
動下, 會更 加凌厲 地支配 入侵以 致摧毀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85 令 


其 他大大 小小的 非英語 文化, 進 一步削 
弱我 們對自 身獨特 的語言 文化的 認同。 

中 文大學 的使命 

中文 大學, 一所曾 經在殖 民地時 期勇敢 
地以 「 中文」 來確 認自己 身分的 大學, 
一所 曾經在 七十年 代勇敢 地爭取 中文成 
為法定 語文的 大學, 一所 曾經以 支持母 
語教 育和提 倡中國 文化為 己任的 大學, 
在回 歸後的 今天, 竟然 自動地 不加任 
何批 判地集 體放棄 自己最 引以為 傲的傳 
統, 為的 不是甚 麼教育 理想, 為 的只是 
在 「國 際化」 包裝下 的經濟 利益, 徹底 
向教育 商品化 投降, 怎不令 人痛心 ,怎 
不令 人捶首 頓足? 我們又 可以如 何面對 
我們 的創校 先賢以 及一代 又一代 中大人 
所 付出的 努力? 

尊敬的 老師和 親愛的 同學, 我們 千萬千 
萬不要 以為, 教育 語言的 轉變, 是一件 
小事, 是一 件只關 乎個人 利益及 個人投 
資 的事。 它關 涉的, 不僅 是整個 中大的 
未來, 也和香 港的未 來息息 相關。 我們 
都 知道, 香 港正在 一步步 走向民 主化。 
而在走 向民主 化的過 程中, 我們 最需要 
的, 是一批 又一批 對本土 社會和 文化有 
認 識有承 擔有批 判性的 公民。 要 培養這 
樣的 公民, 首 要的, 是對 自己的 歷史語 
言文 化有最 基本的 認同和 肯定。 中大, 
作為 香港其 中一所 最具人 文及社 會關懷 
的 大學, 在這 個歷史 的關鍵 時刻, 實在 
理應 視培養 這樣的 公民為 時代賦 予自己 
的 使命。 最 最令人 意料不 到的, 是中大 
校方竟 然在沒 有任何 外來壓 力下, 甘心 
放棄 自己的 使命, 甘心放 棄這個 難得的 


歷史 契機, 這怎 不令學 生扼腕 嘆息! 

反 對不民 主的家 長治校 

我 們不反 對學好 英文; 我 們不反 對中大 
變得真 正的多 元化; 我 們甚至 不反對 
為了招 收多些 非本地 學生, 我們 申請入 
住 宿舍的 機會少 一些, 又 或住得 狹窄一 
些 o 

我們反 對的, 是中 大校方 這種絕 不民主 
的 自上而 下的粗 暴的家 長制的 治校方 
式; 我們反 對的, 是校方 漠視我 們的權 
益, 剝奪我 們用母 語學習 核心課 程的機 
會; 我們反 對的, 是中大 校方在 剛剛慶 
祝 完四十 年校慶 不久, 便 將中大 艱苦經 
營且 已所剩 無幾的 寶貴傳 統一手 否定! 

我們不 甘心, 中大 從此不 談理念 只談利 
益! 我們不 甘心, 這個屬 於我們 每個人 
的 校園, 從 此會以 說中文 為恥! 我們更 
不 甘心, 在 所謂的 「國 際化」 口 號下, 
那許 許多多 值得中 大師生 一起認 真探索 
討論的 「中 大往何 處去」 的問題 被掩蓋 
被 扭曲被 壓制! 

我們 真的不 甘心! 

我們若 沉默, 中大 將沉淪 

尊 敬的老 師們, 學生言 論或許 有所偏 
頗, 考慮或 許有欠 周詳, 但這確 確是我 
們 的肺腑 之言。 你 們從我 們第一 天進入 
中 大起, 便教 導我們 要慎思 明辨, 要擇 
善 固執, 要不平 則鳴! 今天, 面 對中大 
這 樣影響 深遠的 轉變, 學生實 在不明 
白, 你們 怎麼會 像校方 所說的 ^ 自由選 


中大 五十年 k 


86 


擇」 了 這樣的 「國 際化」 ? 學生 實在不 
相信, 以你 們多年 在中大 教學的 經驗, 
以 你們豐 富的對 教育的 理解, 你 們會看 
不到 學生所 看到的 一切。 我們倒 寧願相 
信, 你 們有這 樣那樣 不得已 的苦衷 。但 
每想 及此, 學生便 有更深 一層的 悲哀: 
大大的 中大, 是甚 麼令我 們變得 如此沉 
默? 是甚麼 令得昔 日自由 開放師 生無間 
的 校園, 變得 如一灘 死水! 

我們 並不奢 望有老 師站出 來支持 我們, 
但我們 是如此 誠懇的 盼望, 你 們可以 
嘗 試聽聽 我們的 聲音, 不 要視我 們是一 
群偏 激無知 懶惰不 懂與時 並進的 頑劣學 
生。 我們 和你們 一樣, 對 中大的 過去現 
在與 未來, 有著 深深的 關切; 我 們也有 
著 同樣的 願望, 希 望中大 繼續堅 持它創 
校以 來的人 文關懷 和教育 理想, 立足本 
土, 放眼 世界, 以 不亢不 卑的態 度面對 
自己 的語言 文化, 以開放 謙虛的 態度去 
學 習西方 文化。 

親 愛的同 學們, 我們 和你們 一樣, 每天 
忙忙 碌碌, 關心 自己的 學業和 前途。 
我 們也知 道很多 同學, 對 於校方 的政策 
有 不同的 意見和 想法。 這 是健康 且可喜 
的。 因 為這是 我們的 大學。 我 們在這 
裡, 以 誠懇的 態度, 提出 我們的 觀點, 
表達 我們的 擔憂, 也是因 為我們 不視自 
己為 大學的 顧客, 而是中 大的一 份子。 
我 們可以 做的, 或者 不多。 但 我們若 
繼續 沉默, 代價便 可能是 中大更 深的沉 
倫! 我們因 此懇切 的呼籲 大家, 用你們 
不同的 方式, 將你 們的意 見反映 給你們 
的老 師聽, 反 映給你 們的同 學聽。 只有 


大家一 起關心 中大, 一起 以開放 理性的 
態度去 思考去 抗爭, 中大 才有上 升的可 
能! 

作為中 大人, 我 們不得 不發聲 —— 無 
論 我們的 聲音是 如何的 微弱! 

作為中 大人, 我們 不得不 為中大 放聲一 
哭 —— 儘管 我們絕 不輕言 放棄!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關 於香港 中文大 學招收 非本地 生和教 學語言 
的一 些誤解 和事實 

♦ 香港中 文大學 教務處 

原為香 港中文 大學教 務處於 2005 年 2 月 14 日向 中大抆 友發出 的電郵 


自 2005 年 1 月 以來, 中文 大學招 收非本 
地生 和教學 語言的 問題, 引起了 很多師 
生、 校友 和社會 人士的 關注。 尤 其是關 
於教 學語言 一點, 愛護中 大的人 士迴響 
不少。 他 們每一 個人的 看法, 中 大都非 
常 重視。 

然而, 大學發 覺最近 有部分 的看法 ,可 
能 出於對 事情的 誤解。 雖 然中大 已將有 
關政策 通過書 面通知 各單位 或人士 ,但 
仍有很 多不必 要的誤 解廣泛 流傳, 引起 
了部分 中大友 人和社 會人士 的憂慮 ,中 
大對 此深表 關注。 我們把 近日聽 聞的一 
些誤 解分列 於下, 並 再作出 澄清。 

教學語 言問題 

誤解 1 : 中大將 改為全 部英語 授課。 

事實: 中大堅 持雙語 政策。 中大 是全香 
港 唯一堅 守這個 原則的 院校。 不 可能轉 
為全 部英語 授課。 

誤解 2 : 全部必 修科改 為英語 授課。 

事實: 中大堅 持雙語 政策。 由各 學系按 
課程 需要及 本系發 展策略 而自由 選擇是 
否招 收非本 地生。 選擇了 取錄非 本地學 
生的 課程或 學系, 將需要 提供足 夠的必 


修 及選修 科目, 以英語 授課, 使 他們能 
夠 畢業。 其他科 目使用 粵語、 普 通話或 
英 語授課 ,繼 續由 各學系 自定。 相信大 
學有 不少科 目仍將 會繼續 以中文 授課。 

誤解 3 : 中大 八成科 目將轉 用英語 授課。 

事實: 八成 學系或 課程在 一月時 表示選 
擇招 收非本 地生。 這並不 代表他 們的科 
目 全部轉 為英語 授課。 他們只 須提供 一 
部 分科目 以英語 授課, 包 括必修 科及足 
夠的選 修科, 能讓 非本地 生有足 夠科目 
完成 課程, 不須將 全部科 目轉為 英語。 

誤解 4 : 即 使在文 史哲等 學系, 與中 國文化 
相關 的必修 科目, 也將 全部改 為英語 授課。 

事實: 與其 他學系 無異, 文史哲 三系有 
關 中國文 化必修 科的教 學語言 ,均 由各 
學系 按課程 需要及 本系發 展策略 而自由 
選擇。 三系 在招收 非本地 生方面 的決定 
如下: 中文 系要求 所有非 本地生 具有良 
好中文 水平, 該系 所有科 目繼續 使用中 
文 講授。 哲學 系不招 收非本 地生。 歷史 
系將開 設足夠 科目, 讓同 學可以 自由修 
讀以 中文講 授或英 文講授 的科目 而滿足 
主修的 要求。 不論 本地生 或非本 地生, 
三系 學生均 可繼續 以中文 修讀必 修科。 


中大 五十年 k 


令 88 


招收 非本地 生問題 

誤解 5 : 各學系 必須招 收非本 地生。 

事實: 各學 系情況 不同, 是否選 擇招收 
非本 地生, 大學完 全尊重 學系的 自由決 
定。 例如 哲學系 經深入 討論, 決 定不招 
收非本 地生, 大學亦 尊重其 決定。 

誤解 6 : 不招 收非本 地生的 學系, 資 源將被 
削減。 

事實: 不招 收非本 地生的 學系, 其本地 
生名額 不變, 資源亦 不變。 

誤解 7 : 招 收非本 地生的 學系, 資源 將大幅 
增加。 

事實: 資源 只會因 學生人 數增加 而帶來 
的適量 調整, 以應 付增添 的教學 負荷。 

誤解 8 : 非本 地生學 費較高 ( 八 萬元) ,所 
以招收 非本地 生是為 了爭取 資源。 

事實: 非本 地生並 無政府 資助, 學費只 
足應 付較低 的邊際 成本。 大學 還需籌 
募獎 學金, 幫助部 分非本 地同學 支付費 
用。 

誤解 9 : 大 學一兩 年後便 要招收 25% 的非本 
地生。 

事實: 校長 所提的 25% 數字, 是 一個中 
長期 願景, 估計要 十年以 上才有 機會實 
現。 2004/05 年只達 8% , 在可見 的未來 
數年, 非本 地生亦 不會超 過總收 生人數 
的 10% (即 280 人) 。除了 大學本 身的配 
套策 劃必須 循序漸 進外, 政府對 本地大 
學收取 非本地 生人數 亦設有 上限, 大學 
不可能 超越。 


誤解 10 : 招收 非本地 生將減 少本地 生入學 
的 機會。 

事實: 政府 指定, 新增收 的非本 地生均 
在名額 以外, 不影 響本地 生入學 機會。 

誤解 11 : 招 收非本 地生對 本地生 沒有好 
處。 

事實: 招收非 本地生 (和交 換生) 是為 
了 提供一 個更豐 富的校 園學習 環境, 使 
所 有學生 (尤 其是本 地生) 能夠 欣賞及 
適 應多元 文化, 為將 來投身 本地、 內地 
或 全球社 會的生 活和工 作做好 準備。 

諮 詢及溝 通問題 
誤解 12 : 大 學沒有 諮詢。 

事實: 大學 去年十 月底已 通過各 學院諮 
詢各 學系和 課程, 邀請他 們自由 選擇, 
是否按 前述開 課條件 (見 「誤解 2」 的 
^ 事實」 說明) ,招收 非本地 學生" 
八 成以上 學系及 課程, 十 二月時 已知會 
大學 將會招 收非本 地生。 今年 一月, 
大學 再請有 關學系 及課程 確定, 是否有 
足夠英 語授課 科目, 供下 學年入 學的非 
本 地學生 就讀, 以 開展內 地及海 外招生 
程序。 各學 系或系 務會其 後提供 有關資 
料, 入學及 學生資 助處經 已集結 上網。 
大學 亦一直 通過通 函及電 子通訊 方式, 
申 明大學 的有關 政策。 一月 以來, 部分 
教授、 同學 及校友 對此事 累積了 一些誤 
解, 大學正 循各種 途徑與 有關學 系溝通 
商議, 協助他 們處理 問題, 並澄 清大學 
的雙語 政策, 以 消除不 必要的 疑慮。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89 令 


誤解 13 : 大學給 予學系 的時間 不足, 或傳 
説謂某 些學系 只得一 天作出 決定。 

事實: 一月 下旬大 學收集 學系上 述有關 
開設 科目的 具體資 料時, 個別學 系逾期 
未交, 或 有細節 欠明, 故 此大學 曾敦請 
這些 個別學 系在一 兩天內 提供所 欠缺的 
小 量補充 資料。 但 學系對 有關的 決定, 
不應該 是一兩 天內作 出的。 目前 大學仍 
在不斷 與有關 學系進 行溝通 了解, 以便 
提供 協助, 解決 實施時 可能碰 到的問 
題。 

中 大國際 化問題 

誤解 14 : 中 大可以 選擇不 走向國 際化。 

事實: 目前 中國內 地各大 城市及 院校均 
迅速 發展, 邁向 國際。 如 果香港 不加強 
與國際 接軌, 香港 將會失 去競爭 優勢。 
如 果中大 不邁向 國際, 不 能為香 港培養 
出對 本地和 內地都 有深切 了解, 同時具 
有國際 視野, 能欣 賞中國 及國際 多元文 
化 的人才 的話, 中 大也不 免被邊 緣化。 
這不 是廣大 的中大 老師、 同學和 校友們 
所希望 見到的 局面, 也不 符合中 大的創 
校 理想。 同 樣地, 亦不會 是香港 社會對 
中大的 期望。 

誤解 15 : 中大國 際化是 一項新 政策。 

事實: 創校 校長李 卓敏博 士早已 提出, 
中大要 、結合 傳統與 現代, 融會 中國與 
西方」 。中 大自創 校以來 ,既以 弘揚中 
國 文化為 己任, 亦 同時強 調中西 交流, 
面向 國際。 今天我 們面對 著全球 性的社 
會經濟 變局, 加上 中國日 益對外 開放, 
國際 化議題 雖非新 政策, 但自有 更切合 
時代 的特殊 意義。 


誤解 16 : 在中 大國際 化與中 華文化 不能並 
存。 

事實: 中文 大學的 重任, 是在國 際化的 
過 程中, 同 時更堅 定的加 強弘揚 中華文 
化。 這兩個 目標不 單並行 不悖, 而且可 
以相輔 相成。 成敗 關鍵在 於中大 人是否 
可 以團結 一致, 共 同為實 踐這個 理想而 
努力。 

香港中 文大學 教務處 
2005 年 2 月 14 日 


中大 五十年 


上 


我們 並沒有 誤解校 方政策 
—— 回應中 大校方 的澄清 

♦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及捍衛 中大理 想小組 

原為兩 組織於 2005 年 2 月 14 日的網 上回應 


教學語 言問題 

校方的 澄清: 八成 學系或 課程在 一月時 
表示 選擇招 收非本 地生。 這些學 系若能 
招收海 外 ( 包括 內地) 學生, 須 最少有 
一組 的必修 科及足 夠數目 的選修 科以英 
語 授課。 其他科 目使用 粵語、 普 通話或 
英語 授課, 繼續由 各學系 自定。 相信大 
學有 不少科 目仍將 會繼續 以中文 授課。 
中 大會堅 持雙語 授課的 傳統。 

事實: 校方 的政策 表面上 是可以 繼續雙 
語 並行。 不 過大部 分的學 系礙於 資源所 
限, 只能開 辦一組 的必修 科及選 修科。 
因此 有關政 策實際 上是要 求大部 分的學 
系的 核心課 程將會 以英語 授課。 如校方 
所言, 部 分學系 的小部 分科目 仍可以 
中文 授課。 這不啻 是抛棄 中大原 來中英 
雙語 並重的 傳統, 改 為英語 主導, 中文 
為副。 

招收非 本地生 的問題 

校方的 澄清: 各學 系情況 不同, 是否選 
擇招 收非本 地生, 大學完 全尊重 學系的 
自由 決定。 學系的 決定亦 不會影 響他們 
的 資源。 


事實: 校方 的確沒 有表示 強迫學 系接受 
新政, 亦沒 有提及 不招非 本地生 就會削 
資。 但在財 政資源 全掌握 在校方 手上, 
這 種明顯 的權力 不平衡 底下, 很 多時我 
們 都被迫 「 自我修 正」: 就等如 老闆叫 
員工 加班, 員工就 算有多 不願意 ,並 
不敢說 「不」 一樣, 即使 老闆並 無說明 
「唔加 班就會 炒你魷 魚!」 。 在 劉校長 
高 調要求 「國 際化」 底下, 我們 真的能 
將這 次學系 的選擇 理解為 「自由 決定」 
嗎? 有幾位 老師都 向我們 表示, 校方高 
層的 說法, 表面上 是可以 商量, 但言下 
之意卻 是勢在 必行。 

校方的 澄清: 招收非 本地生 (和 交換 
生) 是為了 提供一 個更豐 富的校 園學習 
環境, 使所 有學生 (尤 其是本 地生) 能 
夠欣 賞及適 應多元 文化, 為將來 投身本 
地、 內地或 全球社 會的生 活和工 作做好 
準備。 

我們的 立場: 我們 歡迎大 學文化 變得多 
元 國際, 多招 收非本 地生和 交換生 。但 
這些 政策應 該以堅 持中大 創校的 理想和 
傳統, 堅持 自己的 語言和 本土知 識發展 
為 基礎作 考慮。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諮 詢及溝 通問題 

校方的 澄清: 大學 自十月 起已積 極在校 
進行 諮詢和 溝通, 包括在 十月向 各學系 
發 出諮詢 文件。 大 學亦一 直通過 通函及 
電 子通訊 方式, 申 明大學 的有關 政策。 

事實: 校方 的確在 十月已 發信要 求各系 
作出 決定。 然而, 校方一 直沒有 進行任 
何公開 大型的 諮詢和 討論。 同學 和校友 
一直 被蒙在 鼓裡, 直到一 月二十 日在偶 
然的場 合下, 方得 知校方 已悄悄 通過有 
關 計劃。 校 方所謂 一直以 通函及 電子通 
訊, 解釋 政策, 亦 是要到 部分校 友及同 
學發起 「哭 中大」 的聯 署信, 方發出 
「解 釋」。 由此 可知, 校 方根本 沒有任 
何誠 意諮詢 同學及 校友的 意見。 我們從 
數位 來自不 同學系 的教授 口中得 知部分 
學系 亦沒有 公開討 論有關 決定。 他們亦 
是到後 期方得 知有關 決定。 

中 大國際 化問題 

校方的 澄清: 中大國 際化, 是要 為香港 
培養出 對本地 和內地 都有深 切了解 ,同 
時具 有國際 視野, 能欣賞 中國及 國際多 
元 文化的 人才。 中文 大學的 重任, 是在 
國際 化的過 程中, 同時更 堅定的 加強弘 
揚中華 文化。 

我們的 立場: 我們 也深願 中大能 延續她 
創校的 傳統和 理想, 立足 香港, 面向世 
界, 溝 通中西 。但 「國 際化」 並 不等於 
好似 現時的 計劃般 盲目地 進行英 語化, 
放棄自 己的教 學質素 和文化 承傳。 理想 
的 「國際 化」, 更應 顧及本 地文化 ,將 
西方學 術理論 帶進本 土生活 之中, 加強 


本土 文化的 活力。 過 份偏重 英語, 將會 
增加 由第二 語言造 成的理 論與生 活間的 
割裂, 這對 豐富自 身文化 起了很 大的負 
面 作用。 當 我們不 能肩負 上豐富 自身文 
化的責 任時, 拿 甚麼去 做國際 交流? 如 
何 加強弘 揚中華 文化? 

我們 的訴求 

校方多 次指我 們誤解 事實, 那麼 校方應 
積極地 全面地 公開所 有有關 計劃的 資 
料, 並直 接與同 學公開 討論, 以 消弭所 
謂的 「誤 解」 。但校 方到目 前為止 ,從 
未表 示會公 開諮詢 同學, 只以 公關技 
巧, 向 外發放 消息。 作 為一間 「國際 一 
流」 大 學的知 識分子 高層, 校 方面對 
一 個對中 大影響 深遠的 變革, 竟 不肯正 
面 回應同 學訴求 ,迴避 自由、 開 放的討 
論, 只是不 停重複 一 些空 fe 的 論據, 誤 
導 群眾。 

就此, 我 們有以 下三個 要求, 並 希望校 
方 能積極 回應, 不 再採取 連日來 迴避閃 
縮的 態度: 

(一) 立即 停止現 計劃內 的改變 授課語 
言 政策, 並 就授課 語言向 師生進 行廣泛 
而 公開的 諮詢; 

(二) 切 實執行 真正的 「雙語 教學」 政 
策, 並公開 數據, 說明計 劃前後 所有課 
堂 的中文 / 英語 授課 比例; 

(三) 公 開大學 「 國 際化」 背後 的所有 
實質 政策, 讓師生 有足夠 時間及 資料作 
出 討論及 修改。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及捍衛 中大理 想小組 
2005 年 2 月 14 日 


中大 五十年 k ♦ 


校長新 春家書 

♦ 劉遵義 

原 為劉遵 義於於 2005 年 2 月 16 日 向中大 師生校 友發出 之電郵 


親愛的 同事、 同學和 校友: 

雞年 伊始, 我在這 裡祝大 家身體 健康, 
萬事 如意。 這是我 第一次 向各位 拜年, 
希 望日後 可以繼 續透過 《中大 家書》 與 
各位分 享我在 中大的 經驗和 感受。 

回顧 與前瞻 

中 大在猴 年經歷 了不少 挑戰, 但都 一一 
克 服了, 而 且取得 很好的 成績。 教資 
會於 2005/2008 年 度撥予 我們的 整體撥 
款, 是八 大院校 之冠, 又 滿意我 們的角 
色和 表現, 所以撥 給我們 額外的 款項作 
獎勵。 本地 首千名 成績最 好的聯 招新生 
之中, 有 過半選 擇入讀 中大。 我 們的同 
學在 多項學 術比賽 和課外 活動有 極優秀 
的 表現; 中 大的教 研人員 也在不 同的學 
術範 疇成績 卓越, 多項發 明和創 見都贏 
得 本地和 國際的 稱讚, 這 都是我 們值得 
自 豪的 成就。 

最令人 感到高 興的, 是 經過多 年的期 
待, 我 們終於 有望於 2011 年回 復四年 
本科 學制。 中大一 向擁護 四年大 學的制 
度, 又 特別重 視通識 教育, 如今 兩者在 
新一 輪的教 改建議 中得到 社會的 支持, 


中 大人都 會感到 欣慰。 大 學要為 回復四 
年 制做很 多準備 工夫, 我 們已開 始積極 
籌劃 課程, 增聘 師資, 並 已向政 府申請 
撥款, 興建 新的學 生宿舍 和教學 大樓。 

經過 與教統 局多番 討論, 大專院 校的下 
一個 三年撥 款方案 已轉為 0-0- X 。 以香 
港的經 濟發展 趨勢, 我有 信心在 2006 年 
中檢 討後, 這將 再轉為 0-0-0 方案 。相 
信大 學無須 推出新 的節流 措施。 

我 所認識 的中大 

我 上任已 有七個 多月, 想 在這裡 與大家 
分 享我對 中大的 看法。 我在香 港長大 
和接受 中小學 教育, 對香 港有深 厚的感 
情。 最 近十多 年來, 我主 要的研 究領域 
是中國 和東亞 經濟; 因為 個人學 術興趣 
和工 作上的 需要, 我時 常來往 中國內 
地、 香港和 台灣, 也不斷 思考傳 統與現 
代 中國的 關係, 兩 岸三地 的互動 影響, 
以及國 家在國 際舞台 上的新 角色。 出任 
校長 之前, 我曾多 次訪問 中大, 也曾探 
究 中大的 歷史和 宗旨, 對 大學所 秉持的 
教育理 念十分 清楚, 也極之 認同。 

當中最 令我佩 服的, 是中 大先賢 如錢穆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和唐 君毅諸 位的強 大文化 使命感 和教育 
理想。 他們 的主張 多年來 是中大 精神之 
所繫, 也造就 了中大 的獨特 性格。 中大 
是由中 國學者 創立的 大學, 為香 港青年 
而設, 肩負弘 揚傳統 文化、 溝通 中西學 
術、 建造 中國新 文明的 重任。 而 創校校 
長 李卓敏 博士, 則 以過人 的魄力 ,為 
大學定 下整體 發展的 方向。 他倡議 「結 
合傳統 與現代 ,融會 中國與 西方」 ,強 
調 中大的 「國 際性 格」, 確立了 雙語並 
重、 教研 並重、 通 識與專 業並重 的教育 
方針。 這些 都是歷 任校長 的工作 目標。 
我接受 中大校 長這個 任命, 是因 為我認 
同中大 的教育 宗旨, 並希 望能夠 為實現 
她的創 校理想 盡一已 之力。 

富有 國際性 的學府 

李校長 最先於 1964 年 4 月 的一篇 演辭提 
出有 關中大 的國際 性格的 論述, 指出這 
是他對 「中 文大學 整個組 織的基 本哲學 
觀」 。這不 但指大 學的學 術水平 要達到 
國際 標準, 或是師 生要覺 得自己 是國際 
學術 社會的 一員; 更重 要的, 是 中大要 
憑藉國 際間的 人力、 物力和 財力, 去加 
速 發展, 以求 「在 短期 間內, 躋 身於世 
界大學 之林」 。在 同年 9 月的就 職演辭 
中, 他 進一步 闡釋, 由於 當時香 港的國 
際地 位極其 重要, 所以中 大自創 校開始 
即吸 引到國 際間的 興趣和 注意。 李校長 
認為 中大必 須不斷 加強和 擴大對 外的聯 
繫, 但這並 非表示 要將中 大完全 西化, 
因為中 大有她 的特殊 使命, 亦即 是他後 
來 所說的 「促 進中 西學術 文化傳 統的交 
流與融 合」。 


可見中 大的國 際化並 非始自 今天。 四十 
年前 中大希 望藉著 國際化 去追求 持續發 
展和達 成教育 目標。 四十 年後的 今天, 
我 們也堅 持這個 目標。 

致 力加強 國際化 

比 起四十 年前, 香 港今天 的國際 地位有 
過 之而無 不及, 更 是她賴 以生存 之道。 
在 今天全 球性的 社會和 經濟變 局裡, 香 
港如 果不繼 續加強 與國際 接軌, 繼續鞏 
固和 增強她 的國際 性格, 將會失 去競爭 
優勢, 被 急速冒 起的內 地城市 取代。 
同 樣地, 作 為香港 重要的 大學, 如果中 
大 不繼續 以其國 際性格 為自己 定位, 
不能為 香港培 育出中 英雙語 俱佳, 視野 
廣闊, 兼能欣 賞本地 、全 中國, 以及世 
界多元 文化的 人才, 則肯 定不能 繼續吸 
引國際 社會的 興趣和 注意。 這意 味著人 
力、 物力和 財力, 都會轉 移到其 他地方 
去, 中 大將面 臨被邊 緣化的 危機; 屆時 
我們 憑藉甚 麼力量 去騰飛 精進, 日新又 
新呢? 我們 固然可 以崖岸 自高, 但這能 
真正 有助於 促進中 西文化 的交流 和融合 
嗎? 我們真 的可以 為香港 、為 中國文 
化、 為世 界作貢 獻嗎? 

重視國 際交流 的語言 

英語 是現今 國際學 術交流 的主要 媒介; 
大學要 國際化 就不能 不重視 英語。 也 
許若干 年後, 中文 會隨著 中國國 力的增 
強而 變成國 際交流 語言, 正如中 國歷史 
上 的大唐 盛世。 國 際交流 媒介是 會轉變 
的; 二 次大戰 之前, 學科 學的都 要懂德 
文, 英美學 者要習 德文。 今天, 德國科 
學 家反過 來要學 英文。 放眼 世界, 無論 


中大 五十年 k 


. 94 


是亞洲 國家如 日本和 南韓, 歐洲 國家如 
法國和 德國, 或是 國內的 大學, 都紛紛 
增 強國際 聯繫, 加 強英語 教學, 這是大 
勢 所趨。 馬 來西亞 大學曾 有一段 時間完 
全 轉用馬 來語進 行教研 活動, 最 終認為 
這不 是長久 之計, 於是近 年又重 新採用 
英語 授課。 很明 顯地, 欠 缺了與 國際交 
流 的語言 媒介, 就難 以吸引 優秀的 學者和 
頂尖的 學生, 或是取 得國際 認同, 也就沒 
有足夠 的條件 去創造 新知, 服務 社會。 

與各 地大學 對等交 換學生 

每 年很多 大學都 送他們 的學生 到來中 
大 進修, 也會接 納我們 的同學 前往學 
習。 透 過交換 協議, 中 大同學 享有很 
多機會 外出體 驗不同 文化。 按過 去幾年 
的 經驗, 這 類交換 計劃極 受我們 的同學 
歡迎。 外出 交流的 本地生 不但大 幅增加 
(去年 參加全 年或短 期交流 的就有 
1,600 人) ,而且 申請情 況極其 踴躍, 
名 額供不 應求。 我 們會繼 續努力 拓展國 
際 聯繫, 與 世界各 地的大 學簽訂 交換協 
議, 為同學 爭取更 多外出 交流的 機會。 
要 知道, 世界一 流大學 如哈佛 和耶魯 
等, 也 開始要 求本科 生在就 讀期間 ,到 
外地交 流一段 日子。 

再 看看在 中大校 園的交 換生, 他 們操不 
同 語言, 來 自不同 地區, 令我 們的校 
園更 加多姿 多采。 他們為 中大同 學帶來 
新鮮的 觀點, 多種 多樣的 成長和 學習經 
驗, 足 令本地 同學開 闊眼界 和心胸 ,學 
會 怎樣與 不同文 化背景 的人溝 通和相 
處。 大家無 須放洋 外國即 可體驗 一個多 
元化 的學習 環境。 所以我 們歡迎 更多的 


交換生 前來, 也要 為他們 提供足 夠的, 
用英 語授課 的課程 讓他們 修讀。 我們越 
能吸 引不同 地區的 學生, 就越能 為中大 
的 同學製 造對等 交換的 機會。 

招收非 本地生 

至於前 來就讀 本科課 程的非 本地生 ,會 
在中 大度過 四年的 時間, 與本地 的同學 
一起 生活, 一起 學習, 砥礪 切磋, 容易 
培養出 對中大 以至香 港的歸 屬感。 這些 
同 學畢業 後會願 意回饋 母校, 為中 大的長 
遠 發展作 貢獻。 他 們選擇 留下來 工作, 
固然 可以充 實香港 的人才 寶庫; 即 使他們 
返回 原地, 也 是中大 和香港 的忠實 朋友和 
親善 大使, 使 我們的 海外網 絡更形 牢固。 

招收 非本地 學生是 一個發 展的大 方向, 
我 們以總 收生 人數的 25% 作 為 長期願 
景, 循序 漸進, 估 計需時 十年以 上才能 
完全 實現, 目標與 香港其 他院校 大致相 
同。 我 們充滿 信心, 可 以做好 各樣準 
備, 適時增 添所需 設施。 未來幾 年因為 
種種策 劃上和 政府的 規限, 非本 地學生 
人數 不會超 過總收 生人數 (包括 本地生 
及非本 地生) 的 10% , 即約 2 80 人 ,比 
去年 只多出 30 多人。 新增 收的非 本地學 
生, 均 在名額 以外, 絕對 不會影 響本地 
生入學 機會。 

對中 大傳統 的執著 

但就 在農曆 新年前 不久, 校園出 現了大 
字報, 對中 大的雙 語教學 傳統提 出了一 
些 看法。 我細讀 之下, 覺 得文章 感情澎 
湃, 字裡行 間是作 者對雙 語教學 的堅持 
和 對中大 傳統的 執著。 不 過這些 堅持和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執著 似乎是 基於對 大學招 收非本 地生政 
策 的理解 不足。 文 章引起 了部分 師生校 
友的 關注和 討論, 也有本 地報章 全文刊 
登。 校 方發佈 了幾次 澄清, 我希 望大家 
看到, 對整件 事有較 全面的 了解。 

我 對這次 大字報 事件, 憂喜 參半, 喜的 
是見 到中大 人對中 大事充 滿熱誠 和積極 
參與, 以及 對大學 理念的 認同和 關心; 
這其 實是中 大不斷 發展, 不斷精 進的重 
要 動力。 憂 的是未 曾能夠 把這種 力量引 
導 到我們 要推動 的計劃 上去, 反 而引起 
了部 分師生 校友的 憂慮和 擔心。 我們顯 
然有 加強校 內校外 溝通的 必要。 我希望 
這封 《中 大家 書》, 有助 於釋除 誤會, 
讓所有 中大人 認同我 們同屬 一家, 願意 
肩 並肩建 設中大 美好的 未來。 

那 篇大字 報的作 者說, 他們不 抗拒英 
文, 不 反對中 大變得 真正的 多元化 ,但 
反對全 部課程 用英語 授課。 我很 高興同 
學 和校友 認同國 際化的 好處, 也 很高興 
他 們了解 為非本 地生的 到來而 作的配 
合。 但他們 對教學 語言的 關注, 正是我 
們數次 澄清的 要點。 

堅持雙 語教育 

我不 願意見 到中大 人對中 大事有 任何誤 
解, 所以 在這裡 重申, 國 際化並 不等於 
全盤英 語化。 大學 無打算 也絕不 會全面 
轉用 英語。 四十年 前中大 要確立 其國際 
性格 時無此 需要; 四十年 後我們 要加強 
大學的 國際性 格時, 也無此 需要。 因為 
創校先 賢高瞻 遠矚, 為我 們定下 了雙語 
雙文化 的教育 政策。 中 英並重 既可以 


維持我 們的國 際性, 又讓 我們得 以秉承 
中國 的教育 傳統, 發 揚中華 文化, 朝著 
「融會 中國與 西方」 的目 標不斷 邁進, 
實現中 大獨特 的教育 理想。 

去年十 月大學 開始諮 詢各個 學系, 邀請 
他們 選擇是 否招收 非本地 學生。 學系 
於是按 本身的 發展策 略作出 決定。 那些 
選擇招 收非本 地生的 課程和 學系, 有責 
任 提供足 夠以英 語授課 的必修 和選修 科 
目, 讓這些 同學能 夠滿足 課程的 要求, 
順利 畢業。 我們並 沒有要 求所有 的科目 
以英語 授課; 很多 其他的 科目, 授課語 
言是 粵語、 普通 話抑或 英語, 概 由學系 
自定, 這 是大學 一貫的 做法。 透 過與學 
系不 斷溝通 了解, 相互 交流, 我 們希望 
可以靈 活解決 實施上 的各種 問題。 

會不 會有學 系因為 資源而 影響招 收外地 
生的決 定呢? 我深 信學系 所作的 決定, 
都 是從教 育觀點 出發, 以學生 的最終 
利益為 依歸。 那些 不招收 非本地 生的學 
系, 本 地生名 額完全 不變, 資源 完全不 
變。 至 於那些 招收非 本地生 的學系 ,由 
於學 生人數 多了, 教 學負荷 重了, 自然 
會在 資源方 面得到 適量的 調整。 但非本 
地生 並不享 有特區 政府的 資助, 學費只 
足以應 付較低 的邊際 成本。 

弘揚中 國文化 

在此 之前, 我 曾一再 強調, 我們 在推行 
國 際化的 同時, 會 全力弘 揚中國 文化。 
我們 一向在 世界各 地延攬 人才, 最近就 
有好 幾位從 事中國 研究的 知名學 者加盟 
中大; 他 們來自 牛津、 柏 克萊、 哈佛等 


中大 五十年 k ♦ 


學術 重鎮, 各有 專長, 當 可啟發 校內更 
多 研討和 合作, 增 強我們 在中國 研究方 
面的 國際影 響力。 我們將 會繼續 物色及 
邀 請更多 有分量 的學人 前來, 參 與全職 
或短期 的教研 工作, 務求 把中大 建設成 
為 國際中 國研究 重鎮。 

我們 更打算 推出跨 院系跨 學科的 中國研 
究 課程, 在國 際層面 推動中 國研究 ,我 
們也會 舉辦當 代中國 研討班 ,以 及中國 
文化公 開講座 系列, 邀請 中外世 界級的 
學人 當嘉賓 講者, 積極鼓 勵社會 大眾的 
參與, 旨在 引起民 間更多 討論, 讓更多 
人得以 分享學 術研究 的成果 和心得 。我 
們又考 慮綜合 現有的 科目, 開辦 中國研 
究的本 科生及 研究生 課程。 另外, 有三 
十多年 歷史的 中國文 化研究 所將會 擴建, 
以 配合與 日俱增 的研究 活動。 新成 立的法 
律學 院也會 提供包 括中國 法律的 科目。 

大家 如果知 道我們 最近籌 得逾千 萬元的 
款項, 以支持 人文學 科的研 究工作 ,必 
定會感 到十分 興奮。 這些 資源將 用以成 
立有關 通識、 中國 哲學和 文化的 研究中 
心。 另 一項好 消息, 是蔣 經國國 際學術 
交流 基金會 已決定 在中大 設立該 會在亞 
太區唯 一的漢 學研究 中心, 另外兩 個中心 
已 分別設 於美國 東岸的 哥倫比 亞大學 ,和 
捷克布 拉格的 查爾斯 大學。 我們會 繼續爭 
取海 內外的 支持, 去 推展人 文學科 各個領 
域的 研究。 對 於中國 研究, 中大有 不可推 
卸 的時代 使命。 我們 構思中 的種種 計劃, 
都是 朝著這 個方向 開展。 

中 大立足 香港, 在推 行國際 化之餘 ,亦 


同時致 力研究 香港的 歷史和 傳統、 城市 
發展、 文化 建設、 經濟 成長, 以 及政治 
社會 制度。 不少同 事更積 極參與 政府各 
種 政策的 諮詢和 制定, 貢獻 良多。 我們 
必定 繼續加 強這幾 方面的 工作。 

我們在 邁向國 際化的 同時, 致力弘 揚中國 
文化, 兩 者相輔 相成, 並行 不悖。 最終的 
目標, 正是溝 通和融 合中西 學術, 發展成 
為卓越 的國際 學府, 讓一代 又一代 的中大 
人, 都可 以在中 西文化 之間擷 取精華 ,終 
生 受用, 在香港 、中 國, 以至 全世界 ,都 
可以 發揮影 響力, 作出 重要的 貢獻。 

共 建中大 

我上 任七個 多月, 已從中 大人強 烈的歸 
屬感、 向心力 和團隊 精神, 深 深感受 
到中大 人愛中 大之精 之誠。 我很 高興成 
為這 個大家 庭的一 分子, 亦會如 各位一 
樣, 為中 大做到 最好, 讓 她可以 不斷追 
求 卓越。 我感 謝你們 給予我 的支持 ,更 
希 望在往 後的日 子裡, 與 你們建 立起更 
親厚的 關係, 休戚 與共。 中大是 一所上 
升中的 大學, 剛於 前年慶 祝成立 四十周 
年。 我們對 她充滿 信心, 充 滿期望 。就 
讓我 們以心 連心, 一起去 實現我 們共同 
的 理想和 願望, 為 中大創 造再一 個光輝 
燦爛的 十年。 

杜鵑和 洋紫荊 盛開的 季節快 到了, 希望 
在萬紫 千紅的 校園裡 碰見你 ,親 自向你 
問好。 

劉遵義 
2005 年 2 月 16 日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要 國際化 除 了英語 還 要開誠 和尊重 


♦ 不想沉 默的中 大教師 

原刊於 《明 報》, 2 005 年 2 月 18 日 


中文大 學為了 招收非 本地學 生的教 學語言 
安排, 在農 曆年前 引起了 討論。 學 生寫了 
一 篇名為 「哭 中大」 的反對 文章, 學校也 
通過 不同渠 道作出 反應。 學 生問及 教師為 
何沒有 聲音, 而學校 的立場 是否就 代表所 
有教 師的意 見呢? 讓 我作為 大學教 員的一 
分子, 說 說我的 感想。 

中 文大學 有一個 特色, 就是 在瀰漫 殖民地 
思想的 香港, 唯一堅 持中文 教學的 大學, 
而同時 她在國 際上的 地位, 比其他 自稱以 
英語授 課的大 學有過 之而無 不及。 校友在 
國際或 香港的 成就, 印證了 中文大 學畢業 
生 的英語 水平, 也顯 示出英 語授課 等於高 
水平的 看法是 多麼膚 淺和無 知的。 

無 論怎樣 也稱不 上諮詢 

當然, 過去的 成就不 可作為 守舊或 因循的 
藉口。 中大 學生的 背景和 大學的 前景, 40 
年 來有了 很大的 轉變。 從前 學生的 母語是 
單 一的廣 州話, 現在遑 論外來 學生, 本地 
學生 中也有 不少新 移民, 他 們的母 語是中 
國 的其他 方言。 從前 中文大 學主要 在殖民 
地別樹 一幟, 現在則 要成為 全中國 出眾的 
大學。 在新的 時代, 大學的 中文特 色和國 
際 視野, 也應有 新一層 的意義 。可是 ,這 
是十分 嚴肅的 議題, 牽涉到 中文大 學的定 


位, 並非單 單英語 授課的 問題。 這 樣的議 
題, 通常 不會有 很簡單 的結論 :學生 、教 
師 和行政 人員也 一定有 不同的 看法, 需要 
一定 時日的 溝通。 作 為知識 分子, 我實在 
不 願意未 經詳細 考慮與 討論, 就站 出來表 
態 贊成或 反對。 但是, 公開 的沉默 並不代 
表我 對政策 的絕對 支持。 可是, 大 學近來 
的公開 回應, 不斷製 造教師 已被充 分諮詢 
並大 多支持 政策的 形象, 又 使我感 到繼續 
沉 默有違 良心。 無論 怎樣, 我是絕 對支持 
中 文大學 向國際 邁向的 選擇, 學校 也不必 
困在 中文教 學的牢 籠裡, 但 卻不應 把優秀 
學術 水平等 同英語 校園。 

中 文大學 新的教 學語言 政策, 最沒 有道理 
的是硬 把取錄 非本地 學生與 英語教 學掛鈎 
起來, 尤其大 部分的 外來學 生其實 是中國 
學生。 按 照這個 政策, 一個 原本打 算來這 
裡 學中文 的國際 學生, 只會 發現中 文系是 
不招收 國際學 生的, 或者發 現中文 系是大 
量使用 英語授 課的。 除了中 文系, 大學裡 
所 有本土 研究的 學科, 都面 對同樣 荒謬的 
情况。 另外, 像 音樂、 藝術、 運動 科學、 
自然科 學這些 本來可 以較靈 活使用 教學語 
言的 學科, 教 學空間 卻因新 政策而 變得狹 
窄了。 這樣 的政策 反映出 主事人 員的粗 
疏, 沒 有關顧 各學科 的獨特 情形, 只求一 


中大 五十年 k 


令 98 


個英語 外殼。 也 許大學 在訂立 政策時 ,根 
本 忘記了 本身的 中國文 化立 場和忽 視了大 
批本 地學生 的學習 需要。 

新教 學語言 政策的 目的, 是 為了保 障非本 
地 學生, 不受 語言限 制地修 讀學位 。可 
是, 這 個保障 卻奇怪 地依賴 於英語 授課。 
如果某 個學系 所有的 非本地 學生都 來自中 
國, 為甚 麼不能 以普通 話來授 課呢? 而 
實際上 大部分 學系的 非本地 學生都 是說普 
通 話的。 新政 策的副 產品, 是為本 地學生 
提供 更多元 的文化 環境。 學 生若要 使用非 
母 語來聽 或講, 自然 能更深 入地掌 握另一 
個 文化的 內涵。 目前 英語文 化在世 界上舉 
足 輕重, 所以, 我同 意大學 應努力 創造英 
語 環境。 但是, 這個聽 和講的 環境, 是否 
在課 堂裡最 有效發 揮呢? 以我 的經驗 ,好 
像在 球場、 餐 廳及課 外閱讀 中獲益 更大。 
事 實上, 要達 到能提 供理想 的英語 文化環 
境, 校 園內必 須有足 夠以英 文為母 語的學 
生。 以香港 當前的 情况, 我們只 有來自 
中國不 同地區 的文化 交流, 英語明 顯不是 
這種 交流的 媒介。 由此, 新 政策本 應鼓勵 
學系 考慮多 採用其 他語言 授課, 而 不必局 
限於 英語, 才 能真正 帶動校 園的多 語言環 
境。 現在莫 名其妙 的獨尊 英語, 是 否只反 
映大 學領導 的文化 品味, 而 非中文 大學的 
國際化 路向? 

其實大 學的教 師有多 了解整 個新教 學語言 
政 策的目 的呢? 我 們又是 否感到 有被諮 
詢和有 真正選 擇呢? 去年 10 月 份下 來的文 
件, 只 是要各 學系決 定取錄 非本地 學生而 
已, 英 語教學 是附帶 條件。 學系從 長遠發 
展 來看, 不能 輕言拒 絕外地 學生。 那時校 
園 內道聽 途說, 也有 質疑這 英語教 學的理 
據, 但 幾個月 來不見 得大學 有體制 內的討 


論。 到 1 月份的 文件, 也只 是要求 各學系 
提 交明年 各科目 的授課 語言, 也沒 有討論 
政策的 空間。 有些 學系, 根 本未經 討論就 
把所 有科目 填上了 英語。 這樣 的過程 ,無 
論 怎樣也 稱不上 諮詢。 今天 大學還 得多謝 
那 些不乖 乖照章 執行的 學系, 才能 自圓其 
說沒 有大幅 度改變 為英語 教學。 大 學對外 
界把 這過程 說成幾 個月的 諮詢, 與 真相有 
極大的 出入。 

大 學裡的 同事, 很多都 曾留學 海外, 深受 
文化 交流與 衝撃的 好處, 大部分 能操流 
利的 英語。 因 此都對 國際化 和使用 英語抱 
開放的 態度, 也明 白中文 大學要 審度形 
勢, 不 斷更新 與重定 方向。 校友投 入社會 
多年, 也 知道大 學要適 應社會 的需要 。在 
校 園裡, 學生 也願意 為少數 不懂廣 東話的 
學生, 使用共 同了解 的英語 為溝通 媒介" 
大學若 認真的 探討教 學語言 的問題 ,就 
算 要更改 章程, 放棄 中文為 主要教 學語言 
也有 可能。 現在所 推行的 政策, 一 方面欠 
缺 理據, 另一 方面又 無視它 對教學 環境所 
產生 的實質 改變。 遇到 反對的 時候, 又取 
巧說已 有足夠 諮詢, 玩弄數 字來說 仍然堅 
持雙語 政策。 欲蓋 彌彰, 無 怪乎大 學這新 
政策, 被懷疑 是為了 偷換中 英文地 位的手 
段。 在這 樣的氣 氛下, 我更 加不願 意站出 
來, 冒犯 領導的 意願。 以我的 觀察, 教師 
對國 際化差 不多是 一致的 贊成, 對 英語教 
學則有 贊成, 有 疑慮, 也有 反對, 目前教 
師如此 安靜, 也是校 方推動 政策時 的家長 
化手段 所致。 

要做國 際化的 大學, 除了 英語, 還 要開誠 
和 尊重! 

不想沉 默的中 大教師 
2005 年 2 月 18 日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I feel really sorry for you.” 

次校 友評議 會記事 

♦ 胡浩堂 (香港 中文大 學經濟 系三年 級生)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 2 005 年 6 月號 


昨天 (4 月 30 日) ,中大 校友評 議會就 
「國 際化」 舉行了 論壇, 就著早 前的教 
學語言 政策所 引起的 風波進 行討論 。有 
關注事 件的校 友告知 我們, 並鼓 勵我們 
到場 向校友 講述學 生會為 甚麼反 對該項 
政策, 及 校內的 同學的 一些討 論意見 
等, 以 求令校 友和同 學能直 接溝通 。但 
是, 實際 的情形 卻令我 們大失 所望。 

我們 一行六 人到了 中環某 商業大 廈二十 
一樓, 我與 另一位 同學首 先進入 會場, 
就 被查問 為甚麼 沒有姓 名牌, 而 另外四 
名同學 則仍在 場外, 不得其 門而入 。我 
們唯 有表明 自己是 學生, 校友事 務處處 
長俞靄 敏女士 也就要 求我離 開會場 ,說 
這 是校友 活動。 我 們當然 不從, 因為我 
們認 為不應 只有大 學高層 才有資 格向校 
友 說話, 學 生的聲 音也應 該得到 尊重, 
況且 教育應 以學生 為本, 學生才 是這所 
大 學的主 體啊。 (當然 ,這 種想 法確實 
有點 天真可 笑!) 

其後, 處長 禮數周 全地邀 請我與 另一名 
同學 離場, 謂我們 離場後 她會與 常委會 
討 論是否 讓我們 列席, 如 容許列 席的話 
會 再邀請 同學們 進場, 我 們拒絕 了這要 


求。 處 長便請 「常 委」 決 定是否 讓學生 
列席。 我舉 手要求 發言, 解釋我 們到場 
的 理由, 是 要向校 友表達 同學對 「教學 
語言 政策」 的一些 不同的 疑問和 意見, 
因當時 亦有校 方代表 在場, 故希 望藉學 
生聲音 以增加 校友們 討論的 面向。 怎料 
未及 開口, 即有一 校友以 訓斥的 語氣怒 
呼: 4 尔唔係 校友! 我地 唔歡迎 你!」 

說 真的, 很 久很久 未試過 被人用 這種語 
氣 「訓 示」 了, 印 象中很 可能要 算到中 
學 時給老 爸責罵 的情境 (現 在老 爸雖然 
也 當我是 細路, 但 也會以 相對平 等的語 
氣與 我溝通 ,最多 也只是 薄責幾 句)。 
我 想不通 的是, 為何 他們把 「校 友」 
和 「學 生」 的 界線劃 得這麼 清楚? 我們 
不 也是曾 在同一 地方度 過了人 生中最 
熱誠、 最有 抱負的 歲月? 年前不 是有一 
套 「 中大 人家」 的 話劇上 映嗎? 內容不 
是 說中大 校友、 學生、 老 師就有 如一家 
人? 為何到 現在學 生要表 達些少 意見, 
便 變成敵 人了? 教 育政策 的更改 對同學 
的 影響最 大的, 但竟然 把同學 關在門 
外? 我們的 楊綱凱 教授和 蘇基朗 教授, 
就是 那些負 責推行 語言政 策的曾 信誓旦 
旦 會以開 放的態 度衷心 諮詢和 接受同 


中大 五十年 I 


令 100 


學意見 的副校 長和教 務長, 竟然 無動於 
衷, 悠 悠然地 閒坐! 我很 疑惑, 這就是 
他 們尊重 同學意 見的方 式嗎? 

接 著有更 多校友 表態, 大 抵是說 學生這 
次是 「踩 場」、 「搞 事」 之類, 亦有校 
友 大聲質 問我, 叫我 唸出牆 上的字 (上 
面寫著 「校 友評議 會」, 大抵是 諷刺我 
不識 抬舉, 這 不是屬 於我的 地方) 。我 
自命 「睇 得開」 ,很 多時 對保守 (或反 
動) 勢力 的攻擊 都甚少 動氣。 但在那 
一刻, 我確 實感到 委屈和 憤怒。 拒絕溝 
通、 惡 劣的會 議氣氛 我也見 過不少 ,但 
令 人難過 的是她 / 他們都 是中大 的畢業 
生, 都是 我們的 學長、 學 姊啊! 

糾纏 了十多 分鐘, 在 極度失 望的情 況下, 
我和 另一位 同學被 數名校 友挾著 離去。 一 
出 會場, 「陪 伴」 我 們一同 離場的 校友可 
能所 受的群 眾壓力 較少, 說 話亦更 趨尖酸 
起來, 跟 著十數 分鐘的 對話, 相信 亦將是 
我 人生裡 難得一 回的經 驗了。 

話說, 其中一 位彭玉 榮校友 (據 筆者 
於 google 捜尋 所得, 他是 本港某 大銀行 
執行 董事兼 副行政 總裁) 向我大 聲喝 : “I 
will use all my power not to employ you ! ” , 
大抵 是指我 永遠都 不要寄 望到中 環打工 
了。 我聽到 這些自 以為會 嚇倒我 的說話 

時, 也真的 忍不住 用英語 種權力 

的象徵 回 應他 : “I feel really sorry for 

you.” 、 “I can talk to you in English if you 
really want to . ’’ 說 完後, 他 臉上浮 現出一 
副 奇怪的 表情。 好像是 錯愕, 又好 像是迷 
茫。 我想可 能他似 乎預計 不到這 群身穿 


T - shirt 、 波鞋、 牛仔褲 的低下 學生兒 ^ 也目 g 
操著 一口流 利的、 屬 於統治 者與特 權階級 
的 語言, 權力 關係失 去絕對 優勢, 一時反 
應 不了。 回過 了神, 他又再 次回到 打工的 
問 題上, 告 訴我 : 「Next Magazine 裡面 
嘅 黑名單 係真的 ! \ 接著, 他又 不斷追 
問我的 名字, 說話時 更拿著 由紙張 卷成的 
1昆」 ,在我 胸前不 停地揮 動著, 活像警 
官審 問疑犯 似的。 我 反問他 為何這 樣問, 
他竟 然說: 「 我鍾意 擇你名 就擇你 名!」 
我真 的是丈 二金剛 摸不著 頭腦, 實 在不明 
白他 憑甚麼 能以這 麼一種 高高在 上壓倒 
一 切的姿 態來質 問我? 有財 有勢就 自以為 
可 以掌握 別人的 命運? 還真 是幼稚 和野蠻 
得 可以! 據知 這名校 友亦擔 任不少 社會公 
職, 這 麼一個 有成就 有社會 地位的 校友, 
就是中 大校方 常掛在 嘴邊要 培養的 「具國 
際 視野」 的世界 人才? 

另有一 名馬紹 良校友 (據 聞是教 育署的 
高官) ,亦 以一副 不屑的 語氣嘲 弄我們 
這一群 不知天 高地厚 的黃毛 小子: 「等 
下啦 ,細 路。」 言下之 意是, 我 們還未 
夠 資格參 加這些 校友的 「私 人派 對」, 
等畢 業後再 算吧。 那 一刻, 我 終於明 
白, 原來學 生真的 沒有說 話權。 


1 二月 份的其 中一期 《壹 周刊》 的 〈中環 人語〉 專 
欄中 • 有 指於中 環工作 的髙層 人士, 由於 不認同 
學生 會反對 「偽國 際化」 ,要 把中 大學生 會的當 
權派 列入黑 名單, 永不 錄用。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異議 


101 令 


説英 文的中 文大學 


♦ 梁文道 

原刊於 《明 報》 . 2 005 年 2 月 9 曰 


英 聯邦的 秘書長 Srickth Ramphal 回憶他 
曾在 1975 年 時拜訪 斯里蘭 卡總理 Sirimaro 
Bandaranaike ,商談 有甚麼 是英聯 邦可以 
效勞 的事時 ,總 理的回 應是: 「快 多送些 
人 來指導 我們的 老師教 英語」 。原 來這位 
總理的 丈夫二 十年前 從政的 時候, 正是斯 
里 蘭卡依 據民族 主義原 則建國 的高潮 ,他 
大力 推行民 族語言 政策的 結果, 就 是二十 
年後, 這枚昔 日大英 帝國的 海上珍 珠已經 
失去了 英語。 總理解 釋說: 「我們 的農夫 
使 用進口 的設備 和化學 農藥, 但他 們看不 
懂上 面的英 文說明 書」。 

這段 小故事 不同的 人看了 會有不 同的反 
應。 有人 會說這 是香港 的前車 之鑑, 
還是趕 快把母 語教學 丟到一 邊去吧 。也 
有人 會說這 是資本 主義市 場的力 量把英 
語 推成國 際語言 的另一 例證。 我 自己看 
到的, 卻 是一種 語言的 斷裂。 斯里蘭 
卡農 民當年 遇到的 問題, 是他 們的母 
語無法 處理日 常生活 所需, 因為 他們的 
農務工 作必須 使用一 些先進 的裝備 ,而 
與該 等裝備 相關的 語言, 是他們 陌生的 
英語。 也就 是說, 斯里蘭 卡的官 方語言 
Sinhalese 不足 以幫助 國民處 理所有 問題, 
他們的 語言, 在生 活中的 某些處 境是空 


白的, 在那 些處境 之中, 他們必 須使用 
另一種 語言。 我們可 以繼續 推想, 就算 
他們 看得懂 進口農 藥和肥 料的說 明書, 
他們 又能不 能把說 明書上 某些植 物的學 
名, 和他 們習慣 的作物 俗稱聯 繫起來 
呢? 情况就 像能夠 說寫聽 讀英語 的人, 
卻 不一定 看得懂 進口藥 物的說 明書。 讀 
者 們自己 可以試 試看, 去藥房 架子找 一 
瓶治 1 ■風 濕」 或 ^ 生蛇」 的進口 軟膏。 

這種 語言的 斷裂, 我們 香港人 並不陌 
生。 曾幾 何時, 就 算一個 識字但 不懂英 
文的普 通人, 也要 為了填 寫一份 官方表 
格費煞 思量。 一個 老百姓 站上法 庭接受 
審訊, 控 辯雙方 說的話 都圍繞 著他, 他 
卻一個 字都聽 不懂。 我們 大學裡 面的專 
業 學科使 用英文 教材, 以英 語教學 ,訓 
練 出來的 學生, 則 在中文 世界裡 面生活 
和 工作, 用中 文向病 人解釋 病情, 用中 
文向客 戶解釋 案情。 在這 個環境 底下, 
英 文是一 種專業 語言, 比起日 常使用 
的中 文高了 一級, 不會英 文是值 得自卑 
的, 反過來 不懂得 用中文 解釋專 業知識 
時 說一句 「抱歉 ,我 的中文 不好」 ,不 
止不需 慚愧, 甚至 可以彰 顯出專 業的身 
分。 


中大 五十年 I 


奢 102 


錢穆的 堅持切 中殖民 地要害 

只 有在這 種背景 底下, 我 們才可 以理解 
當 年錢穆 堅持把 中文大 學叫做 「中文 
大學」 的苦心 孤詣。 一代 宗師錢 穆先生 
的這種 堅持, 不是 無謂而 狹隘的 民族主 
義, 而是切 中殖民 地社會 要害的 遠大企 
圖。 大 學的功 能主要 有三: 一是 教育學 
生 I 二是 開發新 知識, 三 是服務 社會。 
所 謂服務 社會, 指的不 只是現 在流行 
的學企 合作, 把科 學研究 和產業 需求掛 
鈎 起來。 服 務社會 還包括 要把大 學裡面 
開發 出來的 知識和 觀念, 透過一 代又一 
代的 學子和 教師們 的演說 寫作, 流播向 
社會 各界。 聽 起來很 抽象, 但只 要看看 
我們報 紙上的 文章, 甚 至每日 使用的 
語言, 就會 發現有 多少養 分材料 源出學 
府 。張五 常津津 樂道的 「產 權」 ,金耀 
基的 「行政 吸納政 治」, 甚至廣 告上的 
「乏晰 邏輯」 和 「納米 科技」 ,無 一不 
是學 院提供 給社會 的觀念 武器。 倒過來 
看, 社會的 日常語 言也為 學術界 (尤其 
是人 文社會 科學) 供給了 大量的 基礎, 
讓學 者們可 以在其 中涵泳 提煉。 這是一 
個有益 的健康 循環, 使得 學術不 致於倫 
為 小圈子 的智力 遊戲, 也 使得社 會整體 
的 智識水 平不斷 提升。 

這 個循環 的前提 之一, 就 是學院 內外的 
語 言沒有 障礙。 但 是我們 都知道 學術的 
專門 措辭, 離日常 生活本 來就有 一段距 
離, 很難也 不大可 能完全 填平。 不過如 
果學 院內的 主要語 言也是 它所在 社會的 
母語 的話, 這 段距離 就有望 縮短。 在各 
種國際 大學綜 合排名 裡面, 名列 亞洲前 
茅 的往往 是東京 大學, 但它的 教學語 


言是 日文, 事實上 日文在 日本學 術界根 
本是最 主要的 語言。 日本 的岩波 文庫以 
出版嚴 肅著作 著稱, 但一 直有不 錯的銷 
量; 日本社 會的文 化水平 在亞洲 區內也 
屬前列 位置, 這些 現象之 間的關 係絕非 
偶然, 正是 學院內 外良好 互動的 結果。 

作 為一個 校友, 知 道母校 香港中 文大學 
正 準備把 教學語 言改成 英文, 以期建 
立一 間既國 際化且 有世界 一流水 平的學 
府, 我實 在感到 悲涼。 看 來新任 校長劉 
遵義 和校政 當局, 並不理 解前人 對香港 
對中 國和對 整個華 文世界 的偉大 抱負, 
更 沒辦法 從近年 香港母 語教學 的爭論 
中, 認識到 長期以 來學術 語言和 日常語 
言割裂 的痛苦 後果。 

請 看日法 德大學 的經驗 

我建 議大家 不要輕 易墮入 「英語 = 國際 
化」 和 「中文 =本 土化」 簡單對 立的陷 
阱, 更不要 輕易地 把國際 化和世 界一流 
變成同 義詞。 某些 英語世 界的高 等院校 
招 收了大 量香港 學生, 甚 至出現 了導修 
課用廣 東話的 情况。 它 們的確 很國際 
化, 但它們 算得上 世界一 流嗎? 相反 
地, 東 京大學 上課用 日文, 巴黎 大學和 
柏林 自由大 學也各 以母語 為教學 語言, 
難道它 們就是 三流的 地方學 院嗎? 決定 
一 所大學 國際化 程度和 水準的 主要準 
則, 恐怕 不在教 學語言 是不是 英文。 

中 文大學 的獨特 使命不 在固守 中文, 而 
在中文 本身的 1 ■國 際化」 。所謂 中文的 
國 際化, 意 思是不 拒外來 文化, 反而要 
把它 們吸收 轉化成 中文思 考的新 領域。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103 令 


過 去百多 年來, 經 過許多 知識分 子和翻 
譯家的 努力, 大量 的外來 語為現 代中文 
開拓了 前所未 有的新 領域, 而且 又流向 
社會 大眾, 豐富 了中國 人的眼 界和思 
考 範圍。 中文 大學作 為一家 大學, 當然 
要符合 university 的 本意, 以普世 主義的 
精神泯 除國際 邊界; 但坐 落在香 港和中 
國, 又使得 它必須 肩負把 外來知 識轉化 
成本土 資源, 以及 將學術 研究的 成果向 
社會 開放的 重任。 因此, 中文大 學以中 
文 為主, 但卻 一向實 施雙語 教學。 

由於 華文世 界的學 術規範 和制度 不夠嚴 
整, 沒有足 夠的刊 物出版 社名列 A 等, 
本地 社科學 者在近 年的大 學改革 之中, 
為了爭 取研究 的出版 機會, 已經 逐漸放 
棄香港 研究, 轉向 國際學 術界更 加關注 
的其他 領域。 這 種情況 的吊詭 之處, 是 
我們 以公帑 聘用的 學者, 愈來愈 有國際 
資格, 但 他們距 離我們 卻愈來 愈遠。 
如今 中文大 學若連 課堂上 的語言 都改成 
英語, 那就 只會把 學院變 成一個 更國際 
化, 但 也更封 閉的象 牙塔。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04 


國際 視野? 望向 哪裡? 
(破解 殖民語 言想像 之一) 

♦ 葉蔭聰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5 年 2 月 25 日 


在 《黑 皮膚, 白 面具》 中, 法農 (Framz 
Fanon ) 講 了一個 故事: 一 位法國 殖民地 
馬 提尼克 ( Martinique ) 島的 男子, 剛到 
了 巴黎, 便大 步走進 酒吧, 大聲地 學著法 
國人 說話, 學 過法文 的人都 知道, 法文 
的 「 r 」 音很 難發, 也是法 文一大 特點, 
這位男 子於是 特別把 音拉得 很長, 說得很 
大聲, 英 譯者把 這句話 轉成: Waitewr ! ! 
Bing me a beeya ° 

他 期望巴 黎人稱 讚他: 「老兄 ,你 的法文 
說得真 『像』 個白 人!」 


讚 中大: 「嘩! 你 們中大 課室裡 都說英 
語 ,真 『像』 國際化 大學, 倒 不太像 『中 
文』 大 學!」 

這次中 大教學 語言的 爭議, 最值得 高興的 
是, 中 大不少 同學, 敢於 跟校方 及老師 
辯論, 但 校方, 以 至一些 同情學 生的老 
師的 回應, 卻令人 失望, 這多少 揭示出 
香港 社會隱 藏多年 的殖民 情結 (colonial 
complex ) ,從 來沒 有消散 ,反而 我們在 
這 些情結 裡鬱鬱 寡歡, 時而黯 然自卑 ,時 
而莫名 亢奮。 


殖民 情結, 是一 個法農 的用語 ,他說 ,這 
種 情結令 人相信 ,獲取 (前) 殖民 者的語 
言, 是獲取 (前) 殖民者 權力的 階梯; 
今天早 已回歸 的香港 ,對 「殖 民」 左閃右 
避, 倒 是產了 不少新 的理論 來延續 殖民情 
結。 

(以下 評論的 對象, 部份是 認識, 也是我 
敬佩 之人, 希 望我的 批評不 會導致 個人恩 
怨。) 

國際 視野論 

中大 馬傑偉 教授雖 然反對 校方, 但是, 他 
對 「國際 視野」 還是 相當迷 戀的。 

「大 比例的 科目轉 以英語 授課, 如 果能吸 
引較多 的外國 和內地 學生, 我由衷 覺得有 
利校園 的多元 文化和 學生的 國際視 野。」 
(馬 傑偉, 〈建 立一 間本土 化國際 化並重 
的 中文大 學〉, 《明 報》 , 2005 年 2 月 14 
曰) 

這其 實不值 一駁, 如 果英語 授課, 增多外 
國 學生, 就具 有國際 視野, 我們那 些港大 
(英語 授課) 畢業, 兼到過 英國或 美國進 
修 的高級 AO , 應該 可以令 我們的 特區政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105 # 


府很 有國際 視野; 當然, 不 少人只 好怪董 
特首, 不幸 的是, 他也 是在英 國唸書 ,與 
不少 外國人 打過交 道的。 

當然, 以英語 作學習 語言, 與外 地學生 
經常交 流的, 不 少也很 具有國 際視野 ,正 
如 用中文 及廣東 話學習 的本地 學生, 也可 
以很具 有國際 視野, 只是 這些都 不是必 
然的。 

談 視野, 先要 談想看 甚麼? 看到 甚麼? 坦 
白說, 我在那 些整天 在談國 際視野 的人口 
中, 聽 不到他 們看到 甚麼, 最多 也只聽 
到多一 點別人 的文化 經驗, 但我聞 到的, 
是對 英語的 迷信, 英 語是帶 領我們 通向國 
際 視野, 通向 國際化 之路, 這樣, 我們便 
升級, 比較 「像」 那些 英美的 「國 際化」 
大學。 

我 有一位 學生, 經常 與美國 交換生 混在一 
起, 英語 說得很 不錯, 也交 了一位 美國女 
朋友, 但他卻 不想去 英美, 他打算 要去墨 
西 哥交流 一年, 他看到 甚麼? 他看 到香港 
的 (後) 殖民 狀況, 關 心教育 問題, 看到 
第三 世界, 當然 也看到 著名的 Zapatista ; 
他告 訴我, 正打算 學西班 牙文, 並 一如以 
往 的努力 寫中文 文章, 用廣 東話兼 英語在 
寂 寞的嶺 南校園 裡跟人 抬損。 

今 天的學 生如果 沒有所 謂國際 視野, 不是 
因為他 們都用 中文及 廣東話 學習, 而是不 
知要看 甚麼, 看香港 以外的 東西有 甚麼意 
義; 我唸大 學時, 同 學之間 很關心 東歐發 
展, 他 們看的 是國內 著作, 為甚麼 他們有 
這種 視野, 因 為那時 正值八 九年北 京學生 


運 動引發 的民主 浪潮, 民主想 像澎湃 ,才 
把 大家的 眼睛投 往那些 陌生的 國度。 

所以, 在 這場討 論裡, 梁文 道還是 值得尊 
敬的, 他談學 術語言 與日常 語言之 間的斷 
裂, 其實是 (後) 殖民的 處境, 不 論他的 
籌謀是 否完全 正確, 但他的 確清楚 提出, 
要連 接這個 斷裂, 不 能輕言 減少運 用本地 
語言在 大學教 育裡。 

談甚 麼國際 視野, 不如先 談自己 有甚麼 
籌謀 (project) , 以 至這個 籌謀在 跨地域 
( translocal ) 的 處境中 有甚麼 意義, 根本 
沒 有一種 現成的 國際的 視野。 

奢 談國際 視野, 往 往其實 看不到 甚麼東 
西, 只 是一張 殖民者 留下來 讓我們 蓋著眼 
睛的 黑布, 我們都 變成沒 有盲人 杖的盲 
人, 跟著別 人走。 

「國 際學 術平台 / 中心 論」? 

國際視 野外, 另一 個流行 說法是 「國 際學 
術平台 / 中心 論」 。李詠 怡說: 

“More importantly, the use of English 
has allowed both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of CUHK to have direct linkage with 
the centers of knowledge production that 
predominantly reside in the English- 
speaking world. Taking Political Science 
as an example, even China Studies today 
is a heavily English-dominated field of 
studies. The best centers of China Studies 
are physically located in the West. 


中大 五十年 I 


奢 106 


The major international journals and 
writings on Chinese politics are published in 
English , not Chinese . Major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are conducted in English . In 
short , the use of English is pertinent to 
maintaining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of 
this university . ( An open letter to the 
students of CUHK ) " 

讓學生 靠近, 或所謂 接軌國 際知識 生產中 
心, 是 否大學 教育的 目的? 這其實 是十分 
令人可 疑的。 

作 為一個 老師, 我會 比較期 望學生 學好英 
語, 跟印 度人打 交道, 多於 要他們 擠身那 
些所謂 國際知 識生產 中心, 究竟香 港有多 
少學 生有機 會進入 國際知 識生產 中心? 

更重 要的問 題是, 學 術實踐 就是要 向那英 
語 世界的 知識生 產中心 靠攏? 恐怕 那不過 
是我們 仍然以 西方的 眼光看 我們自 身的結 
果, 但在 這種眼 光裡, 我們 永遠不 夠班, 
我 們永遠 距離那 個中心 很遠, 我 們很自 
大, 覺得自 己要跟 哥倫比 亞呀, 哈 佛呀, 
史丹 福呀, 一較 長短, 我們很 自卑, 我們 
覺得自 己水平 不夠, 那不是 殖民情 結的翻 
版又是 甚麼? 

以西方 為中心 的學術 體制, 在美國 以至本 
地 大學高 層吹噓 之下, 它不 是一個 中心這 
麼 簡單, 它 是一個 層級, 一 方面, 它吸納 
了本地 精英, 另一 方面, 它 贬抑及 排斥專 
注 本地或 非中心 的學術 實踐; 例如, 做香 
港 研究的 學者, 要打 入這個 中心的 困難, 
是 可想而 知的, 但大 學卻偏 偏越來 越以那 


個 中心作 為衡量 標準! 

學術 實踐與 生產, 不一 定以西 方中心 
為 目標, 台 灣的陳 光興等 人搞了 一本叫 
Inter-asian cultural studies 的學術 期刊, 
英 文的, 由外國 最主流 的學術 出版社 
( Routledge ) 出版, 但投稿 人主要 以亞洲 
學者 為主, 甚 至翻譯 不少亞 洲地區 的社會 
運動 文章, 他 們要促 進亞洲 地區之 間知識 
與社會 實踐的 互動。 

他們有 自己的 籌謀, 有自己 的價值 體系, 
對 不對, 好 不好, 我們 可以再 討論, 但總 
比 以脫離 本地, 脫離跨 地網絡 (華 文的 
學術 生產, 其 他亞洲 地區與 香港的 互動等 
等) 的西 方學術 中心, 作為 自己的 價值體 
系要好 得多。 

香港回 歸了, 但殖民 情結多 的是, 但學術 
界 裡自己 的另類 籌謀, 自己 的另類 價值體 
系 卻嚴重 缺乏! 

下次再 談這個 「中 心」 前, 請各位 先看陳 
光興 與錢永 祥寫的 〈新 自由 主義全 球化之 
下的 學術生 產〉! 然 後再想 一想, 是哪個 
中心, 是 別人的 中心? 還是 自己的 中心? 
自己的 主體在 哪裡?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國際 化與語 文政策 

♦ 馬國明 

原刊於 《令 大學頭 痛的中 文》, 中大 校友關 注組, 2007 年 


中文大 學兩、 三年前 提出國 際化的 口號, 
主張改 變一向 以來教 師自行 決定教 學語文 
的 政策, 大幅 增加英 語授課 的學科 數目。 
此事引 起校內 的師生 和校外 的校友 廣泛關 
注; 學生、 校 友以至 校方都 曾在報 章撰寫 
文章, 闡釋 立場。 

中大創 校已接 近半個 世紀, 校方因 應當今 
社 會的情 況作出 變更, 實在責 無旁貸 。問 
題 是簡單 的一句 「國 際化」 是否足 以回應 
半個世 紀的急 劇社會 轉變。 事 實上, 在過 
去兩年 多的討 論裡, 便有 梁文道 校友指 
出, 逼切需 要國際 化的不 是中文 大學, 
而是 中文; 中 文大學 作為一 所以中 文先行 
(起 碼在名 字上) 的 大學對 中文國 際化一 
事更 是責無 旁貸。 梁 校友的 觀點極 之有見 
地, 但 中大校 方卻似 是充耳 不聞; 即使是 
雙語 政策委 員會日 前 發表的 諮詢文 件亦迴 
避有關 討論, 令人 遺憾。 

中文國 際化的 迫切性 

中 大校方 一方面 提出國 際化, 另一 方面對 
國 際化的 內涵卻 簡單概 括為英 語授課 ,完 
全 忽視中 文國際 化的迫 切性; 令人 懷疑校 
方對於 中大的 使命, 究竟有 多大的 承擔。 
中大的 全名是 「香港 中文大 學」, 中大校 


方提出 國際化 之餘並 沒有說 要更改 名稱, 
因 此這篇 短文旨 在提醒 中大校 方何謂 「香 
港 中文大 學」。 

中大在 上世紀 七十年 代初遷 入今日 的校園 
時, 恰好是 香港社 會年輕 一代, 包 括為數 
不少 的中大 校友, 爭 取中文 成為法 定語文 
的 年代。 雖然 後來港 英政府 接納中 文為官 
方語文 之一, 並規定 所有政 府公面 都中英 
文 並列, 但法 律條文 和法庭 用語一 律用英 
文, 商業 上的書 信往還 亦以英 文為主 ,客 
觀 上中文 頂多只 是二等 語文; 更要 命的是 
中文只 能在現 代社會 的邊緣 打轉, 無法進 
入現 代社會 生活的 核心。 加 上中國 大陸經 
歷長 達十年 的文革 浩劫, 中 文出版 物除了 
中央政 府的宣 傳文件 之外, 便完全 欠奉。 
這種情 況直到 1976 年 四人幫 倒台後 才有所 
改善, 但社會 科學學 科的中 文出版 物仍是 
嚴重 缺乏。 影響 所及, 連一 些簡單 和基本 
的現 代社會 概念, 用 中文表 達往往 出現詞 
不 達意的 問題。 

舉一個 簡單的 例子, 香港刻 下正進 行多個 
市 區重建 項目, 負 責的機 構名為 「市 區重 
建局」 ,英文 名稱是 Urban Redevelopment 
Council 。 九 七前後 香港有 一個民 選成份 


中大 五十年 I 令 


佔了頗 大比例 的市政 局專責 今日由 食環署 
和 康文署 管轄的 事務, 英文 名稱是 Urban 
Council 。 究 竟應怎 樣用中 文表達 Urban —* 
詞的 意義? 是市 區還是 市政? 如果 有人認 
為這 樣的問 題無關 痛癢, 留 待翻譯 專家解 
決, 無 須小題 大做, 那便 無法掌 握當前 
在全球 範圍內 出現的 Urbanization 。 據聯 
合國的 統計, 全球超 過一半 的人口 現在居 
住在城 市裡, 而 且比例 還急速 增加, 將會 
對 全球的 政治、 文化 和生態 做成重 大的影 
響。 那麼, Urbanization 是 市區化 、 市政 
化還是 索性用 另一名 稱如都 市化? 名稱上 
的混亂 其實也 是概念 上的混 亂或根 本就一 
片 模糊。 

類 似的例 子俯拾 皆是, 像 Identity 寫 成中文 
可以是 身份證 ( Identity Card ) 的 「 身 份」, 
更可 以是民 族認同 (National Identity ) 的 
1 忍 同」; 究 竟是身 份還是 認同? 問題絕 
非無 關痛癢 ,將 National Identity 寫成 
民族認 同帶有 強烈認 祖歸宗 的傳統 意味, 
稍為偏 離即變 成大逆 不道。 寫成民 族身份 
則完 全切合 現代社 會的多 元性, 民 族身份 
只 不過是 現代社 會多元 身份, 如女 性主義 
者、 同性 戀者、 雙性 戀者、 無 神論者 、馬 
克思主 義者、 信徒、 神 職人員 、社工 、教 
師、 學生、 校 友等等 當中的 一種, 個人可 
以自行 決定哪 種身份 才是最 重要。 不同的 
寫法 立刻帶 出截然 不同的 立場, 絕 非無關 
痛癢。 

以 「國 家」 一詞作 為説明 

事 實上, 中文 只不過 是游離 於現代 社會邊 
緣 的二等 語文, 此一 事實的 後遺症 正不斷 
折 磨今日 的香港 社會。 今 日的香 港社會 


正接受 「心繫 家國」 之 類的愛 國教育 ,可 
是 「國 家」 這 個以中 文表達 的概念 ,從 
現代 政治哲 學的角 度而言 是混淆 不清、 
不能成 立的。 在 現代社 會裡, 「國」 和 
「家」 是兩 種絕然 不同的 領域, 家 庭是純 
粹 私人的 領域, 是個 人情緒 需要得 到滿足 
的 領域; 國 則是完 全屬於 公眾, 在 原則上 
要完全 公開的 領域。 在英語 的語境 裡除了 
用 country , nation , kingdom 這 些字眼 來表 
達國 的意念 之外, 更有 state 這個同 時表示 
境界或 狀況的 字眼。 「國」 字頂 多只有 
country 和 kingdom 的 意思, 完 全沒有 
state 或 境界的 意義。 或許這 正是為 何在中 
文的語 境裡會 硬將國 和家兩 種不同 的領域 
扯在 一起的 因由, 除 了混淆 視聽, 更阻礙 
香 港以致 中國的 發展, 尤其 是政治 發展。 

相信 很多人 仍記得 2003 年香 港特區 政府為 
基本 法二十 三條立 法時, 支 持立法 的政黨 
在街 上拉起 橫額, 上 面寫著 「 沒 有國、 哪 
有家」 的 字句。 中文 的語境 硬將國 和家兩 
種不 同的領 域扯在 一起, 才 會出現 「沒有 
國、 哪 有家」 這 種望文 生義的 見解。 將這 
句說 話譯成 No Country , No Family 仍 
勉強 可以, 但譯成 No State , No Family 
則明 顯不符 實情。 土耳其 和伊拉 克一帶 
的 庫爾德 族人、 西班牙 的巴斯 克人、 加拿 
大 和澳洲 的土著 都沒有 自己的 State 但卻有 
Family 。 2003 年在香 港的人 應該謹 記中文 
的貧乏 可能引 致嚴重 的政治 後果, 甚至中 
國大陸 政治上 和法制 上總是 無法達 到國際 
標準的 事實, 也是源 於中文 的語境 無法表 
達現代 社會裡 「國」 一字 的全部 意義。 

很多人 都知道 現代社 會講求 行政、 司法和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109 命 


立 法三權 分立, 其 實現代 社會更 講求私 
人、 公 眾和半 公半私 的三重 領域, 各有所 
屬。 家庭 是純粹 私人的 領域, 代表 政府的 
人員如 警察無 權入屋 捜查, 個人在 家庭的 
領 域內追 求的, 是個 人情緒 需要的 滿足, 
談 不上甚 麼家國 大事。 家庭 以外尚 有半公 
半 私的公 民社會 (Civil Society ) 和 完全公 
開、 屬於 公眾的 State 。 公民 社會是 一個半 
公 半私的 領域, 因為 它讓人 們公開 追求一 
己的 利益, 毋 須偷偷 摸摸。 State 則 不然, 
這 是一個 完全不 涉及私 人利益 的領域 ,是 
完全 屬於公 眾的。 中 國大陸 連人家 生多少 
孩子也 要管, 當然不 會限制 公安人 員入屋 
捜查; 概 念上硬 將家和 國扯在 一起, 實質 
上也不 會當家 庭是一 個純綷 私人的 領域。 
既 然無法 區分公 和私的 領域, 也就 不會有 
半公半 私的公 民社會 讓人們 公開追 求一己 
的 私益, 這只 能偷偷 摸摸地 進行, 貪污腐 
敗之 風當然 熾烈。 另一 方面, State 這個領 
域讓人 們體會 一種與 家庭甚 至公民 社會完 
全 不同的 精神, 因 為完全 不涉及 私人利 
益; 因 此在黑 格爾的 哲學體 系裡, State 雖 
然是人 們道德 發展得 以達到 最高境 界的領 
域, 黑格爾 亦因而 普遍被 認為是 Statism 或 
國家主 義的表 表者, 但起碼 黑格爾 提供了 
一個 為何要 愛國的 理由, 而 且是一 個個人 
自行選 擇味道 十足的 理由, 因為愛 國無非 
是 為了提 升個人 情操, 而且 愛國的 先決條 
件是國 真的是 一種完 全公開 和完全 屬於公 
眾的 境界, 一 黨專政 的局面 是難以 叫人愛 
國的。 香 港今日 處處宣 揚愛國 主義, 但卻 
將 愛國作 為不言 而喻、 自 明的大 道理; 有 
時 更將家 和國混 為一談 ,如 「心繫 家國」 
之類的 宣傳, 不外 是賺人 熱淚, 完 全未達 
到 理念的 層次。 中國政 局苦無 突破, 道理 
在此。 


香港中 文的獨 特處境 

中大校 方要增 加英語 授課的 學科, 提出國 
際化的 口號為 理據未 免流於 空疏; 中文的 
困境、 中文語 境未有 進入現 代社會 生活的 
中 心才是 最好和 最有說 服力的 理由。 但中 
大 校方既 然不打 算更改 名字, 仍 然沿用 
「香 港中文 大學」 的名稱 ,校友 、師 
生以 至廣大 的社會 人士便 會有合 理的期 
望, 期望 中大校 方能為 中文出 點力, 提 
升中 文和現 代社會 接軌的 水平, 而香港 
是最 有條件 促成這 項影響 深遠的 任務的 
地方。 中文由 數千個 常用的 方塊字 組成, 
每一 個方塊 字又經 過數千 年的歷 史文化 
雕琢, 無論 是賦上 新意或 是抽出 新義都 
是難於 登天。 因此 在中文 的語境 中要吸 
納新的 意念一 點也不 容易, 因為 不能像 
字 母拼音 的語文 那樣, 索 性拿人 家的字 
詞 來用便 是了。 香 港位處 中國南 方的邊 
陲, 遠 離中原 文化, 又曾 被英國 人統治 
長 達個半 世紀, 雖 然香港 人的口 語其實 
是廣 州話, 但卻包 含大量 由英文 音譯的 
字眼, 如 巴士、 的士、 士多、 多士 、沙 
文治、 沙律、 賓治 等等, 個別字 眼更加 
以 改良, 如 Fans 的 地道稱 謂變成 Fan 屎, 
把代 表眾數 和本是 輔音的 s 說成 中文的 
1 ■屎」 。由於 中文裡 的每個 方塊字 都有自 
己的 意思, 將 Fans 說成 和寫成 Fan 屎 便也產 
生一 種意外 收穫, 充 份表達 了現代 社會的 
流行文 化那種 盲目追 捧明星 的心態 底下, 
造成一 方被捧 得高高 在上, 另一方 則不斷 
地 自贬, 甚 至有如 糞便般 的不良 現象。 

香港 人說的 廣州話 由於是 口語, 因 此十分 
貼 近生活 ,像 「空 調」 香港 人會說 「冷 
氣」 。空調 跟英文 Air - conditioning 的意 


中大 五十年 I 


令 110 


思完全 一致, 空 調可以 把氣溫 降低, 亦可 
以 調高。 香 港的冬 天氣候 溫和, 氣 溫降至 
攝氏十 度以下 的日子 不多, 很多人 的家裡 
都 沒有設 置調高 氣溫的 裝置。 但香 港的夏 
天天氣 炎熱, 濕度 又高, 冷 氣機幾 乎家家 
必備。 這種 裝置只 能調低 氣溫, 不 能調高 
氣溫, 英文 Air - Conditioner 的稱 謂及不 
上 冷氣機 直接了 當道出 香港的 實況。 香港 
人的廣 州話一 方面大 量將英 文的字 眼音譯 
後直 接據為 己用, 另 一方面 緊貼實 際的生 
活 型態, 隨著生 活型態 的改變 而改變 。具 
體的例 子俯拾 皆是, 像男女 之間的 關係, 
在 香港的 廣州話 裡由男 方採取 主動的 「追 
女仔」 演變 為相方 互動的 「溝 女」 或 「溝 
仔」, 之後 再演變 為互相 競逐的 「界」 
(同 音) 。雙 語政策 委員會 建議中 大日後 
硬性規 定內容 涉及普 世價值 或範圍 的科目 
以英語 講授, 個別牽 涉本地 研究的 科目才 
採用 本地的 口語。 但 在香港 生活一 段日子 
的人都 會聽過 「環球 金融、 地方 智慧」 這 
宣傳 語句, 掌握 「地方 智慧」 才能 在全球 
化或 國際化 的大氣 候底下 立足; 普 世和地 
方二者 雖然有 不同的 統攝, 但亦有 重疊之 
處。 香港的 口語緊 貼現實 生活, 而 香港又 
是 現代大 都會, 與現 代社會 兼容的 平台比 
任 何一個 中國大 陸的城 市都要 廣闊, 香港 
的 口語除 了表達 本地的 生活特 色之外 ,亦 
包含 普世的 元素。 硬 性規定 本地研 究的科 
目才能 用香港 的口語 授課, 其實抹 煞香港 
口 語的普 世性。 

不過, 香港 常用口 語的普 世性, 卻 不是中 
大 教學語 言必須 4 呆持 不變」 的最 主要理 
據。 在 香港, 每個學 習書寫 的小學 生都會 
不斷被 老師或 父母提 醒書面 語有別 口語, 


不能 以口語 書寫。 胡適先 生在五 四新文 
學運動 中提出 「我 手寫 我口」 作 為更新 
中文、 擺脫中 文淪為 八股文 的囚徒 的原則 
和 方法。 一個 世紀之 後的香 港人書 寫中文 
時, 卻切忌 「我 手寫我 口」, 這種 情況源 
自香港 位處中 國南方 邊陲和 歷史上 是英國 
的殖 民地; 但 香港的 地理位 置和獨 特的歷 
史從 來是香 港優勢 所在, 「我 手寫 我口」 
的普世 原則不 適用於 香港, 也是香 港人在 
語文上 的優勢 所在。 每一個 口講香 港廣州 
話而又 懂得書 寫中文 的人, 心裡清 楚明白 
自 己一直 「講 一套 、寫 一套」 ,像 「講一 
套、 做 一套」 的情形 一樣, 講的比 做的和 
寫的 其實更 動聽、 更 精彩。 每一個 口講香 
港廣州 話而又 懂得書 寫中文 的人, 便也更 
明白中 文在現 代社會 裡無時 無刻呈 現的張 
力。 組 成中文 的每個 方塊字 都可謂 千綞百 
煉, 不 能輕易 改動; 即使簡 體字已 推行多 
時, 但 不少文 人雅士 仍甚為 抗拒, 認為破 
壞了漢 字和中 文的完 整性。 其實簡 體字的 
問題已 清楚說 明中文 在現代 社會的 困境, 
有一 派意見 甚至認 為要全 面改革 中文, 像 
西方的 語文一 樣以拉 丁字母 取代方 塊字, 
漢語拼 音便是 這一方 向的第 一步。 在香港 
的人卻 可以更 進一步 認識到 中文除 了在形 
式上須 漸漸向 字母拼 音的語 文靠攏 之外, 
更須在 內涵和 理念上 跟上現 代社會 的急劇 
轉變。 很 明顯, 即 使反對 的聲音 十分響 
亮, 中 文在形 式上需 要變革 的議題 已正式 
放在議 程裡。 在內 涵上的 變革則 不然, 文 
人雅士 普遍沉 醉在中 文背後 那悠長 的歷史 
文化; 香港 的邊緣 位置和 不光榮 的殖民 
歷史形 成的社 會條件 卻足以 令人從 夢中醒 
來, 這是 一所以 「香 港中文 大學」 命名的 
學府需 要重新 認識和 認真對 待的。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111 


中文和 現代社 會之間 的張力 

結束這 篇文章 之前, 再舉一 個發生 在香港 
的 簡單事 例以作 引申。 有關 「數 碼港」 的 
爭 議至今 仍聚訟 不休, 批 評者認 為項目 
名大 於實, 特 區政府 卻一口 咬定項 目是名 
副 其實。 其 實最值 得爭辯 的問題 在於項 
目的 中文名 字和英 文原名 的重大 分別, 
「數 碼港」 的 命名實 在不倫 不類; 數碼 
是 處理訊 息和影 像的新 技術, 作 用是將 
某 些現實 或觀景 再現, 數 碼技術 尚未面 
世 之前, 只 能倚賴 模擬或 類比的 技術, 
而 相機、 電 視一類 能將現 實再呈 現的儀 
器 在新的 數碼技 術面世 之後, 由 於配備 
新的 技術而 變成數 碼相機 和數碼 電視。 
但 港口並 非現實 再現的 儀器, 「數碼 
港」 的 命名因 而不倫 不類。 「數 碼港」 
的英 文原名 Cyberport 卻不 存在這 樣的問 
題。 Cyperport 的意念 應源自 Cyberspace , 
後者源 自同名 的科幻 小說, 可當是 互聯網 
的 別名, 是由 電子儀 器打造 出來的 想像但 
又能 被加以 運用的 空間。 Cyberport 因而清 
楚告訴 人們這 並非人 們習慣 見到的 港口, 
而是一 個想像 但又能 被確實 運用的 港口。 
中文的 字詞怎 樣也不 能表達 出這種 既是想 
像又是 確實的 境況, 唯有蒙 混過關 ,以 ^ 
數 碼港」 這個不 倫不類 的名稱 頂替。 在香 
港, 只 要對身 邊發生 的事不 至視而 不見, 
便會見 到中文 和英文 背後的 理念之 間的巨 
大 鴻溝。 由於事 例俯拾 皆是, 習以 為常、 
見 怪不怪 是大多 數人的 反應, 最後 更變成 
視而 不見。 以香港 的口語 一 本身 已是充 
滿張力 的語言 一 講授 普世性 的學科 ,中 
文和英 文之間 的差異 和背後 理念的 張力必 
會表露 無遺。 


香港 的殖民 歷史奠 定英文 為先的 情況, 這 
種情 況通常 只表現 為重英 輕中的 不良結 
果, 但 英文先 行其實 可以被 轉化為 檢視中 
文在 現代社 會裡的 困境的 台階, 英 文先行 
不應只 是為了 某所大 學的國 際化, 更應是 
為了中 文的國 際化。 為 了達到 後者, 必須 
時刻 緊記中 文和現 代社會 之間的 張力, 抹 
煞 本地口 語的普 世性, 限定 本地課 題的科 
目才能 用本地 的口語 教學是 倒退的 做法, 
因為 這會忽 視中文 和現代 社會之 間的張 
力。 

2006 年 9 月 28 曰 


中大 五十年 I 


令 112 


全 球化, 遺 忘所有 非英語 文化? 

♦ 陳光興 (新 加坡大 學亞洲 研究中 心資深 訪問研 究員) 
錢永祥 ( 中研 院人文 社會科 學研究 中心研 究員) 

原刊於 《聯合 報》, 2 004 年 9 月 2 4 日 


近 年來, 政 府及學 界領導 階層, 積極加 
強學 術評鑑 的制度 (包括 升等及 續聘、 
學 術刊物 的審查 評等、 大學 評鑑等 等), 
進而 加上國 際化、 英 語化等 要求, 並且 
將資源 分配等 辦法, 與評 鑑結果 直接掛 
飽。 一時 之間, 整 個高等 教育界 都在隨 
著評 鑑這部 大機器 忙碌。 

可是 這些制 度背後 的動力 何在、 理據是 
甚麼? 人 文社會 學科的 性質會 不會遭 
到 扭曲? 對 於學者 一 尤其資 淺的學 
者 一 是不是 公平? 在在 都是迫 切的議 
題, 極需展 開公共 討論, 讓學術 工作者 
廣泛 參與。 這次, 許多學 術社團 共同舉 
辦 「高 教評 鑑研討 會」, 目的即 在此。 

不過, 身為 學術工 作者, 我們的 視野不 
能侷 限在法 令規章 等行政 層次。 學術評 
鑑不 僅是學 術行政 問題, 更是一 個關於 
知 識生產 的政治 經濟學 問題。 當 前學術 
生產方 式變動 的動力 和方向 何在? 這是 
我 們反省 的起點 。我們 認為, 「新 自由 
主義 的全球 化之下 的學術 生產」 ,是應 
該突出 的基本 脈絡。 我們的 回應, 也不 
能脫 離台灣 的歷史 脈絡。 


1980 年代 末期, 蘇 聯東歐 社會主 義政權 
相繼 瓦解, 冷戰體 系在歐 美地區 結束。 
以 美國為 主導的 新自由 主義全 球化動 
力, 快 速形成 主導性 力量。 在大 環境的 
變 化中, 學術生 產方式 也發生 巨變, 全 
球 競爭的 市場導 向成為 支配的 力量 。 九 
十年 代以後 的美國 大學, 開始出 現前所 
未有的 專業化 現象, 背後 的基本 邏輯, 
其實 就是走 向私有 化及市 場化。 

以美 國為核 心的新 自由主 義市場 化的走 
向, 不但牽 動後進 國家, 也 成為後 進國家 
模仿、 跟進的 標準。 台灣、 新 加坡、 南韓 
乃 至於中 國大陸 等地, 在彼 此競爭 的壓力 
下, 紛紛把 學術生 產作成 可以量 化的指 
標, 歸結 到國家 總體競 爭力來 計算, 以量 
化得 分多少 來實施 獎懲。 下 降到個 別研究 
教學 人員, 應 運而生 極為簡 化的量 化記脹 
方式, 即 所謂的 SSCI 及 AHCI ' TSSCI 等體 
制, 更 是評鑑 機制的 核心。 

新自由 主義的 趨勢, 就人 文社會 科學而 
言, 很 容易將 「研 發」 及 「政 策」 拱 
成主 導的學 術生產 方向, 阻絕人 文社會 
學科 的自主 性及反 思性, 其間隱 憂值得 
深究。 而索 引體制 本身的 眾多成 見和扭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113 # 


曲, 尤其是 移植到 台灣之 後的逾 淮為枳 
現象, 也極 待梳理 正視。 

不過, 當前 台灣評 鑑體制 面對著 一個關 
鍵的 問題, 極需 先有所 澄清: 我們到 
底 是活在 一個單 一的、 英 語的新 殖民世 
界, 還是 在多元 文化、 承 認異質 的後殖 
民 世界? 全球化 是否只 是意味 著美國 
化 ,剷 除、 遺忘 所有非 英語的 文化? 這 
不只是 規範性 問題, 也是 一個有 關現實 
自我 界定的 分析性 問題。 

我們 認為, 台灣 的學術 生產, 不 可能脫 
離台 灣的總 體歷史 與地理 脈絡來 思考, 
因此 在提出 台灣學 術生產 國際化 的想像 
之前, 有必 要先釐 清台灣 所處的 基本脈 
鉻。 相較於 台灣中 心論, 台灣的 主體位 
置可以 視為一 個結點 (nodal point ) , 也 
就是 說台灣 作為一 個地理 歷史空 間的想 
像 實體, 基本 上處於 幾個相 互重疊 、作 
用的 生活網 絡交叉 點上: 

台 灣主體 不能聚 焦在中 台對立 

台灣 在地: 在近代 史上, 台灣從 來沒有 
處於 關閉性 的孤立 狀態。 在不同 歷史時 
期, 幾個 網絡的 交織, 構 造了台 灣主體 
的現 代性。 台灣的 異質主 體不能 化約到 
省籍、 族群來 理解, 或是 僅聚焦 在中台 
對立關 係中來 看待。 

華 語學界 不應受 制於政 經格局 

兩岸 關係: 毋庸 置疑, 兩 岸關係 是當前 
台 灣政治 格局中 的首要 矛盾。 但 是改革 
開放 後的中 國大陸 已經如 同磁場 一般, 
世界 各地都 企圖與 其發生 關係, 台灣的 


學界大 概也很 難背道 而馳; 華語 學界應 
該獨立 於政治 經濟的 勢力, 不受 制於既 
有的政 治經濟 格局, 才能 開啟更 為寬廣 
的學術 視野。 

華 文國際 不被台 灣承認 的事實 

華文 國際: 台灣 的主體 意識, 通 常不承 
認 華文是 一種國 際語言 。其實 ,華文 
國際 網絡遠 遠大於 台海兩 岸或是 三地的 
政治 想像。 中國 大陸與 台灣都 必須正 
視全世 界各地 一 港澳、 東南亞 、北 
美等 一 龐大華 人社群 或國家 的獨特 
經驗, 也 必須正 視非華 人社會 (例 如南 
韓) 重視 華文的 事實。 

亞 洲區域 必須面 對的統 合大勢 

亞洲 區域: 在歷 史及地 緣的關 係位置 
上, 台 灣並不 外在於 亞洲, 反而 是處於 
相當 重要的 結點, 連結 東北亞 與東南 
亞。 九 十年代 以後, 亞洲 更是無 法迴避 
的生命 狀態, 所謂 的外籍 新娘、 外勞、 
看 護工, 早 已成為 我們日 常生活 中的重 
要 部分。 區域 性的統 合乃是 大勢, 台灣 
必須 面對。 

全 球場域 別自限 美國學 術附庸 

全球 場域: 這裡 所指的 全球, 當 然不只 
是 美國。 上 述的華 文國際 與亞洲 區域, 
也都是 全球化 操作的 場域。 戰後的 「脫 
亞 入美」 ,表 面上 替台灣 搭起了 一條通 
往 全球化 的快速 道路, 但 是由於 只是單 
邊 關係, 沒 有全球 性多邊 關係的 開展, 
反而 會在全 球化運 動中受 限於美 國學術 
的附庸 身分, 喪 失了自 主性。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14 


卷 


台 灣的主 體性, 既 然處於 這些客 觀存在 
的網絡 之間, 台灣 學術的 國際化 與全球 
化 方向, 乃 至於學 術評鑑 以及知 識生產 
的制度 設計, 便也 應該本 著這樣 的視野 
去 開展。 兩岸 關係、 華文 國際與 亞洲區 
域, 其 實正是 全球化 所循的 軌跡。 



二 國 際化事 件學術 


115 # 



An Open Letter to the Students of CUHK 


令 Eliza W.Y. Lee ,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Government and Public Administration 

原刊 於中大 內聯網 新聞組 CU Forum 


Dear Students, 


I am writing this letter in English solely 
because I can type and write much faster in 
English than Chinese, and with the pressure 
of work I do not have time to translate 
this into Chinese. I also feel that writing in 
English will allow my ideas to reach our non- 
Chinese reading students and colleagues, thus 
fostering a more inclusive dialogue. I hope the 
English will not constitute an intellectual or 
psychological barrier between us while I try 
to get my message across. 

Recently, I have been reading a lot of 
comments by students on the issue of 
language of instruction, including of course 
the letter written by the Students’ Union. I am 
not here to defend the policy of the university, 
and in fact I believe there is much room for 
improvement regarding the policy formulation 
of “internationalizing the student mix” and 
the consultative process. The purpose of this 
letter is, however, to offer my response to the 
major arguments advanced in your comments. 


The argument against the use of more 
English as the teaching language has so 
far been framed in terms of four themes: 
1) nationalism and decolonization; 2) the 
mission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3) effective learning, which requires the 
need to be educated in one’s mother tongue; 
4) cultural rights and identity. I would like to 
explore whether these four themes should 
lead us to the conclusion that Cantonese 
should be used exclusively or predominantly 
as our language of instruction. 

Nationalism and decolonization — Many of 
you argue that English is simply a language of 
the former colonizer that was imposed on us. 
Moreover, a relationship of domination and 
subordination between the colonizer and the 
colonized was established through culturally 
privileging English and belittling Chinese. 
Decolonization requires us to rediscover our 
Chinese roots, and thus Chinese should now 
replace English as the dominant language in 
all levels of communication. This argument 


中大 五十年 


上 


116 


should have led us to reflect on the fact that 
the dominance of Cantonese in Hong Kong, 
as much as the dominance of English, is the 
result of colonialism. British colonialism have 
led to the negligence of Putunghua education 
and the raising of several generations of HK 
Chinese that are poor speakers of Putunghua, 
thus rendering them unable to communicate 
with the majority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and their fellow Chinese citizens. The 
recognition of this historical shame should 
have obligated us to greatly expand the use 
of Putunghua instead of Cantonese as the 
medium of instruction in CUHK and all 
levels of schooling. 

At the same time, we should be critically aware 
of the fact that Cantonese is not even the 
indigenous language of Hong Kong, and that 
the dominance of Cantonese is the outcome 
of a historical process of hegemony and 
homogenization that is arguably no less violent 
than British colonialism. Just think of all the 
new migrants who even today are regarded as 
less “Hong Kong” and discriminated against 
by the majority of HK Chinese because they 
cannot speak accentless Cantonese. The 
original inhabitants of HK were the Tankas 
and the Hakkas, who each spoke their own 
dialect. The majority of the population 
here are migrants or their offsprings and 
descendants. Although Cantonese speaking 
people have constituted the majority of them, 
there have always been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migrants from various places in China, 


whose mother tongues are not Cantonese. In 
fact, as recently as the 1950s, Hong Kong was 
a multiethnic society consisting of multiple 
linguistic communities, such as Shanghaiese, 
Chiuchauese, Fujianese, Toisanese, Shantung- 
ese, Hunanese, Ningpoese, Hakkas, Tankas, 
and many more. On top of that, there are 
non-Chinese ethnic groups who have lived 
in Hong Kong for generations, and whose 
ancestors came from Britain, Portugal, Russia, 
Central Asia, India, Southeast Asia, among 
other places. If the logic of decolonization 
means a total rejection of what was culturally 
imposed on us, we should have rediscovered 
either our Chineseness by fully adopting 
Putunghua as the official spoken language, or 
our multicultural roots by giving due regard 
to the rights and heritages of all linguistic 
communities. Either way, the hegemony of 
Cantonese should be questioned and de- 
legitimized. 

The mission of CUHK : It has long been 
the mission of this university to promote 
bilingualism (meaning Chinese and English) 
and biculturalism (especially bridging the 
Chinese and the Western culture) . What the 
founders of the three colleges (that originally 
constituted CUHK) had in mind was definitely 
not promoting a Hong Kong-Cantonese 
culture (which did not even exist in the 1950s 
when the colleges were founded) , but the 
national Chinese culture. Ideally, to fulfill the 
mission of bilingualism and biculturalism, 
Puotunghua and English should be the major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17 


language of instruction of CUHK, and 
Cantonese should not have a strong presence. 
Many of you have claimed that CUHK has 
always upheld teaching in mother tongue. 
This could be true to the extent that the 
University has supported the use of mother 
tongue in foundational education. But I am 
not aware that CUHK has a policy of teaching 
in mother tongue, as there has never been a 
recruitment policy that requires all teaching 
staff be fluent in Cantonese. 

Effective learning: The third argument 
contends that mother tongue is always the 
most effective way of learning, and the use of 
any other second language will compromise 
the purpose of education. This argument 
on the right to be educated in one’s mother 
tongue is somewhat at odds with the first two 
arguments which, according to my analysis, 
would have required that Cantonese not be 
used as the primary teaching language but be 
put back to its place as a dialect. Interestingly, 
given this assertion, the student union in their 
open letter felt that it was perfectly legitimate 
to demand Mainland Chinese students to 
study in Cantonese which is often their 
second, third or even fourth language (after 
their own local dialect and English). While 
upholding the sanctity of learning in one’s 
mother tongue, they also conceded that they 
fully understood the importance of English 
but felt that its use should only be confined 
to “reading materials”. 


If the use of Cantonese were the sole factor 
constituting “effective learning”, it would 
require that the teaching staff of our entire 
university be Cantonese-speaking people 
only. It would require that CUHK stop 
admitting students whose mother tongue 
is not Cantonese. It would require that the 
university stop running all international 
exchange programs, especially not to send 
our students to foreign universities because 
there is no way they can learn “effectively” 
in a non-Cantonese environment. It would 
even mean that we stop inviting distinguished 
international visitors to come in and give 
public lectures because, after all, how 
effectively can students learn from their 
English (or Puotunghua) presentations 
anyway? 

Obviously, if we turn our university into 
a Cantonese-only campus, it will seriously 
impoverish the academic environment and 
lower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and will 
not be conducive to “effective learning”. 
Conversely, if we admit that the use of 
English is important if not inevitable, then 
“effective learning” must be understood as a 
multidimensional concept. I believe there are 
multiple factors that contribute to “effective 
learning” in the context of our university. For 
one thing, the teaching staff of CUHK have 
long been an internationalized group, and 
this has directly contributed to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here. There is no evidence to show 
that Cantonese speaking teachers are always 


中大 五十年 


上 


118 


卷 


more effective than their non-Cantonese 
speaking counterparts. Some of the recipients 
of the best teaching awards have been English 
speaking teachers. Many non-local teachers 
have performed extremely well in teaching 
evaluations. More importantly, the use of 
English has allowed both the teachers and 
students of CUHK to have direct linkage with 
the centers of knowledge production that 
predominantly reside in the English-speaking 
world. Taking Political Science as an example, 
even China Studies today is a heavily English- 
dominated field of studies. The best centers 
of China Studies are physically located in the 
West. The major international journals and 
writings on Chinese politics are published 
in English, not Chinese. Major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s are conducted in English. In 
short, the use of English is pertinent to 
maintaining the quality of education of 
this university. Time and expertise do not 
allow me to comment on the situation of 
all those monolingual countries such as 
France, Germany and Japan that are teaching 
exclusively in their own mother tongue. (I do 
know that at least France and Germany are 
opening in recent years and some of their 
universities are offering programs and courses 
in English in order to attrac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n any event, I do not think Hong 
Kong’s situation is comparable to theirs, and 
I do not see how our quality of education will 
not be seriously compromised if we insist 
on teaching exclusively or predominantly in 
Cantonese. 


Thus none of the three arguments, naming, 
nationalism and decolonization, the mission 
of the university, and effective learning, 
makes a sufficient case for using Cantonese 
exclusively or predominantly in CUHK. 
Instead, they all seem to point to the need for 
students to master multiple languages. Even 
without the issue of “internationalizing” our 
student mix, I doubt that we have a strong 
case to uphold Cantonese as the major 
medium of learning. 

Cultural rights and identity : In many of your 
comments, the argument has been advanced 
that the history of western colonialism 
and the current trend of globalization have 
brought about the hegemony of the English- 
speaking world and their cultures, and have 
threatened the survival of other languages and 
cultures. English has certainly become the de 
facto supranational language, not only in the 
academic community but also in many areas 
of social and cultural exchanges. We certainly 
need to be highly vigilant of any unhealthy 
trend toward global monolingualism. On the 
other hand, the way to combat this trend is 
not to withdraw ourselves from participating 
in the center of knowledge production 
or other international exchanges. For one 
thing, the participation of non-Western 
people in the academic discourse of the 
English-speaking world has actually helped 
subvert the hegemony of western-centered 
scholarship. The scholarships of cultural 
studies and postcolonial studies are examples 


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19 


of such ^subversive knowledge brought 
about by English-speaking intellectuals such 
as Edward Said and Gayatri Spivak who are 
of Third World origins. As far as Chinese 
people are concerned, actively participating 
in international activities and promoting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culture are not 
mutually exclusive. In fact, active learning 
from other cultures will serve as a major 
source of innovation to our Chinese culture, 
and active interaction between Chinese 
and other cultures will augment the impact 
and contribution of Chinese culture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In fact, quite many 
scholars have also pointed out that in the 
amidst of globalization and the spread of 
English as a global language, what we are 
witnessing is convergence not toward global 
monolingualism but rather multilingualism 
in which people will be expected to master 
a few languages. As the Students’ Union has 
mentioned in its open letter, more and more 
international students are interested in coming 
to this part of the world to learn Chinese, 
and this by itself is already an indication of 
the multilingual trend. But then why should 
students of CUHK allow themselves to lag 
behind this multilingual trend by insisting on 
learning in Cantonese exclusively? 

This brings us to the issue of Hong Kong’s 
cultural identity and how it can contribute 
to China’s development. Many of you have 
insisted that the predominance of Cantonese 
is crucial to the preservation of our cultural 


identity. I beg to disagree. Aside from what 
I have already pointed out as the need to 
rediscover the multilingual roots of Hong 
Kong, we should also recognize that English 
has a central place in our economic, cultural, 
social and political spheres. I do not wish to 
deny that such strong presence of English is 
a legacy of our colonial past. On the other 
hand, I would question whether it is in the best 
interest of Hong Kong or China as a whole to 
dismantle such infrastructural characteristics 
of Hong Kong. For one thing, our common 
law system which has significantly contributed 
to the rule of law and the protection of our 
way of life is entirely based on English. What 
we think of as the “indigenous” cultural traits 
of Hong Kong are mostly “foreign” in origin. 
They are actually the product of the fusion 
of the cultures of the migrant population 
and the foreign cultures that we have actively 
imported over the course of a hundred and 
sixty years. In this sense, Hong Kong culture, 
as many cosmopolitan migrant culture, is a 
fusion culture. The very possibility of such 
fusion culture is the openness of this society 
to international influence - and this is what 
makes us unique and distinct from the rest 
of China. Those who argue for Cantonese 
as the foundation of our indigenous culture 
are merely asking Hong Kong to turn inward. 
Such closing of the Hong Kong mind will 
only suffocate the continuous rejuvenation 
of our indigenous culture and sow the seeds 
of our own demise. In the past century, the 
characteristic of Hong Kong as an open 


中大 五十年 k 


0 120 


卷 


society situated at the margins of the East 
and the West have contributed significantly 
to China’s development. Postcolonial 
Hong Kong should continue to play such 
“linkage” role if we wish to contribute to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 and the Chinese 
culture in the 21st century. 

I do not claim to have answers to all the 
questions regarding the debate on the 
language of instruction, but I do hope that my 
views on these issues will offer some insights 
for you to rethink the issues of the mission 
of CUHK and our own cultural identity. I 
welcome your feedbacks to my comments. 


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21 令 


粵語霸 權及後 殖民香 港狀況 


♦ 鄧小樺 

原刊於 《拉扯 在中英 文之間 一 中大國 際化特 刊》, 2005 年 2 月 


編按: 本 文為作 者回應 Eliza W.Y Lee 的文 
章 ( 前文) 的第一 部分。 

無疑, 不同 方言、 語言 之間的 權力關 
係是 十分複 雜的, 而令情 況更為 複雜的 
是 香港的 狀況。 我願意 在此提 起 ( 當然 
Eliza 也 會很熟 悉的) 周蕾的 論調: 香港 
的 後殖民 情況是 世界上 獨一無 二的, 因為 
香港 是處於 「殖民 者與殖 民者之 間」。 
雖然回 歸了宗 主國, 卻沒 有獲得 真正意 
義 上的自 治權, 而 宗主國 也著意 延續殖 
民式的 統治, 因此雖 然香港 回歸了 ,但 
其解 殖情況 則仍令 人滿腹 狐疑。 

我們不 妨從這 種脈絡 理解, 為何 在香港 
的解 殖運動 中佔主 要位置 的是粵 語而不 
是普 通話。 中國政 府只是 在經濟 方面賦 
予香 港獨特 位置, 而卻沒 有給予 香港獨 
特 的文化 以存在 空間。 在 文學藝 術方面 
的情 況尤其 證明了 這點。 中國 大陸的 ^ 
香 港文學 研究」 之 典型論 述是: 「在九 
七 之前, 香 港同胞 還會對 自己的 身份有 
所 懷疑, 但回歸 之後, 一 切的身 份疑問 
已 經迎刃 而解、 冰消 雪融」 —— 於是九 
七之 後的文 學作品 若對自 己的身 份流露 
出疑問 ,便會 被評為 「落 後於形 勢」、 


「昧於 現實」 。然而 香港人 對自身 身份的 
疑問 何嘗停 止過? 

在 這個層 次上, 代 表官方 的普通 話扮演 
著殖 民者的 角色。 現在許 多名牌 中學是 
以 普通話 教授中 文科的 ,「滅 粵」 的行 
動正在 悄悄進 行中。 這種 名牌中 學的滅 
粵行 動與另 一些新 界為照 顧新移 民學生 
而使 用普通 話授課 不同, 前者背 靠的是 
一種 「 官方 —— 普世」 的 思維。 當然, 
正是 受到殖 民者的 衝撃, 被殖 民者的 
身 份認同 便開始 建立。 粵 語作為 一種媒 
介, 對香港 身份認 同的想 像便起 著比英 
語和普 通話都 更強烈 的建構 作用。 

我 承認在 Eliza 所解 釋的脈 絡中, 解殖的 
語言 應該是 普通話 而不是 粵語。 但 我所提 
出的 (堪稱 「大 路」 的) 脈絡, 我 認為你 
也應 該考慮 在內, 因為 「普 通話 一 中 
國」 這 一聯繫 ,在 「香港 一 中國」 政治 
圖景 上佔據 壓倒性 的權力 位置。 

另 外是粤 語對其 他語言 的霸權 位置, 包 
括對 新移民 的標籤 作用。 這實在 是很重 
要的 問題, 必須不 斷不斷 地提醒 香港人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22 


卷 


反省: 我們不 能一邊 扮演被 壓迫者 ,另 取多 少還是 看各自 修行。 因此 「獨 尊粤 
一邊同 時壓迫 另一些 更弱者 。不過 ,可 語」 是言之 過早。 

能是 我過於 樂觀, 我覺得 粵語及 香港文 
化的 討論, 仍可以 為這些 問題提 供觸發 
點 及反省 空間, 讓我 們警戒 到號稱 「普 
世」 的價 值與霸 權的鄰 近性。 周 蕾說, 

因為 香港文 化的混 雜性, 令我們 對一切 
強調 「根 源」、 「純 淨」 的論述 都抱有 
戒心; 情形未 必如此 美好, 但有 時我覺 
得也有 類似的 曙光。 一 群香港 文化的 
研 究者, 能 夠出版 《文化 想像與 意識型 
態》 一書來 批判當 時香港 對中國 在商業 
經濟上 的殖民 行動, 可能 會是一 個令人 
樂觀 的例子 。相反 ,在 「支 持普 通話」 

的話 語中, 鮮見像 你這樣 對權力 敏感的 
論述。 現在校 園裡一 些內地 生認為 「愛 
母語 就不該 在說話 時夾雜 英語, 這是對 
母語的 玷污」 ,這 種語言 觀相信 Eliza ! 

不會 同意。 

其實 在這次 的反國 際化事 件中, 有許多 
校友 都對粵 語的霸 權有很 深的警 覺性, 

他們所 發出的 論述, 也必 須被引 入校園 
來。 以我 觀察, 學 生會的 同學尚 未至於 
固步 自封, 他們是 願意閱 讀這些 論述, 

並把 它們引 進校園 來的。 當然 能夠吸 


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笑中大 —— 講方 言的中 文大學 

♦ 幾位支 持中大 「國 際化」 策略的 學生、 校友 

原刊於 《號外 號外! 》 , 2 005 年 3 月 9 日 


「 整 program 咖數 字唔係 1 就係 0 

我地依 家寫個 program 先 , exclude 左 
professor 金同 department , 個 program 
就係 咁嘅, 如果 中大教 職員與 萬幾個 
學生作 出反對 or 存有 疑問, then 校長你 
既 選擇係 0 繼 續推行 or 1 立 刻暫停 ,唔 
知校 長你會 return 個咩 value 呢, 同埋呢 
個 program 有兩個 限制, 第一個 係一句 
statement 之 內答到 我地, 同埋你 time 
limit 只 係一分 鐘。」 《中 大學 生報號 
外: 校長 回應國 際化, 英語授 課不推 
延》 中 所引用 之現場 提問。 

一 國際化 的你, 看懂 了嗎? 反 對國際 
化 的你, 看懂 了嗎? 

香港 中文大 學在最 近的傳 
媒上真 是風光 無限, 曝光頻 
頻 。校 方主張 「國 際化」 、 
「英語 教學」 的改革 方案, 學生會 「捍 
衛 中文大 學為華 語世界 服務的 創校精 
神」 ,見面 會諮詢 會接二 連三。 校方聲 
澌力 竭謹小 慎微, 部分學 生臨表 涕零群 
情 激昂。 雖說 數千年 歷史橫 亙眼前 ,似 
乎 每一步 探索都 是步履 維艱, 但 這樣一 
個可 能導致 的進步 舉措亦 引起如 此爭執 


紛擾, 也不 免讓人 再次感 嘆啊。 喪幡式 
樣的 「哭 中大」 條 幅觸目 驚心, 年前年 
後的 文化廣 場一片 索然, 再 看看這 《號 
外》 中這 唯一的 一段現 場原文 發言, 卻 
不禁 失笑一 笑這十 幾億華 人裡倒 至少有 
十 億看不 懂更聽 不懂的 「漢 語」! 問問 
那些 哭泣的 同學, 你們捍 衛的到 底是傳 
承著 上千年 中華文 明的中 國文字 與中國 
語 言呢? 還 是在捍 衛一種 區域性 的地方 
方言? 

效 顰古人 三笑, 不 知是否 能有同 樣風姿 
令各 位看官 回眸: 

— •笑 Canto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當 有些同 學高舉 「捍 衛中大 理想」 ,淚 
眼婆娑 地對我 們說, 「中 大將不 再是中 
大!」 的 時候, 我們同 樣覺得 震驚、 
覺 得熱血 沸騰。 可轉念 沉思, 卻覺困 
惑: 如果 說教學 語言用 英語就 會造成 
中 文大學 不再是 ^ 中文」 大學, 那麼一 
直採 用廣東 地區的 一種區 域性語 言一廣 
府 方言, 就可以 使中文 大學真 正的成 
為 「中 文」 大學 了嗎? 如果真 是這樣 
的話, 不如索 性改叫 「香 港廣 東話大 
學 ( Cantonese University of Hong 


中大 五十年 I 


令 124 


Kong ) 」 ,甚 至英 文縮寫 都無需 改變, 
多好! 

校方 的文件 中曾經 提及, 內地學 生更願 
意 選擇由 英語, 而 不是廣 東話作 為教學 
語言。 學生 會便以 此攻擊 校方意 指內地 
學生更 「看 不起 自己的 語言」 。在這 
裡, 我 想跟學 生會的 同學探 討一下 ,所 
謂的 「自 己」 是 站在甚 麼立場 來說話 
的? 「自 己」 是誰? 如果 「自 已」 只是 
華南 部分地 區操廣 府方言 的人群 ,我 
們無 話可說 :如果 「自 己」 只 是有著 
近七百 萬人口 的香港 本土, 我們 也無話 
可說; 如果 「自 已」 只是 學生會 部分同 
學 的自我 認同, 我更 …… 我只能 選擇沉 
默。 

笑評 之餘, 我 們冷靜 思考, 其實 中文大 
學的 「中 文」 其實 是來自 對中國 文化的 
尊崇和 傳承, 而並 非來自 僅僅堅 持某種 
語 言媒介 這樣的 表象, 況 且這種 地方語 
言並非 能夠很 好地代 表中國 文化。 如果 
希望 「中文 大學」 是一所 具有完 全地域 
特 色的、 純區 域性的 CUHK ,反對 「國 
際 化」、 堅持 「廣 東話 教學」 就 無需這 
樣那樣 的邏輯 論證, 僅僅聲 明要求 「區 
域化」 就可 以了。 

其 實何止 是廣東 「話」 了, 在今 天的香 
港、 今天的 中大, 甚至連 書寫文 字也在 
逐 漸徹底 「廣東 話化」 。語 言與 文字本 
是 一體, 堅持 粤語反 對英語 ,將來 ,香 
港學生 寫出來 的文字 外國人 看不懂 、大 
部分中 國人看 不懂、 只有 香港人 自己看 
得懂, 豈不 可悲? 廣 東話, 這門 曾在特 


殊時 期對傳 承及弘 揚中文 做出特 殊貢獻 
的 方言, 卻 將成為 阻礙中 文在香 港進一 
步 推廣的 「新霸 主」, 成 為香港 社會與 
其他 中文、 外 文社會 溝通的 攔路虎 ,豈 
不 可悲? 

又有 同學在 反對英 文教學 時提及 「中大 
使命」 。今時 今日, 「 中大 使命」 到底 
應該是 甚麼? 仍是 四十年 前反抗 港英殖 
民大 學的使 命說? 是堅持 廣東話 在教學 
乃至 重大事 務中的 「小 霸王」 地位 ,直 
至將 「兩文 三語」 演化成 「三文 三語」 
的 使命? 還 是逐步 引導、 推動香 港社會 
在語言 上與全 世界的 中文社 會真正 融合? 
如 果完全 枉顧歷 史發展 的生搬 硬套, 為反 
對而 反對, 恐怕那 些首創 「中大 使命」 的 
大 師們, 也只 能哭笑 不得吧 一 無論是 
錢穆 還是余 英時, 他們雖 然具有 深厚的 
中 國文化 內蘊, 然 而又有 哪個能 夠讀得 
懂 本文開 篇引用 的那段 話呢? 

二 笑捨本 逐末、 體 用不分 

其實 英文教 學本是 個簡單 的教學 形式問 
題, 實 在沒必 要把它 誇大、 提 高到了 
一個 不該有 的政治 高度。 對於 大學而 
言, 教學 語言是 否採取 英文對 「弘 揚中 
華 文化」 與否本 無直接 聯繫。 一 所建築 
大學, 即使 全部採 用中文 教學, 恐怕對 
中華 文化的 傳承與 推廣也 只能起 到很有 
限的 作用; 反之, 如果中 大的學 系通過 
英文 授課, 甚至是 用英文 講授中 文類課 
程 的形式 吸引更 多的留 學生、 並 讓他們 
瞭 解中國 文化, 對 中華文 化可能 會起到 
更 加宏大 的推進 作用。 動 輒扯上 「殖民 
統 治」、 「強權 意味」 之 類的用 語不過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令 


是聳人 聽聞。 試問, 如 果說英 文在香 
港的流 行源自 於香港 的殖民 地歷史 ,難 
道普通 話的普 及就是 「新 殖民 主義」 
的 開端? 難道香 港人從 此就守 著這彈 
丸 之地, 建造 個現代 版的桃 花源? 那不 
可能, 香港也 不想。 社會歷 史表明 ,只 
說廣 東話、 不會普 通話已 成為香 港的劣 
勢, 語言的 障礙使 香港在 與內地 進行廣 
泛 經濟、 學 術交流 的過程 中遇到 障礙; 
較高 的英文 水準反 而卻是 香港的 優勢, 
這使 香港人 容易與 世界上 其他國 家進行 
更多的 交流, 對弘 揚中華 文化本 身來說 
都 會產生 積極的 影響。 

而採 用英語 作為教 學語言 是否預 示著對 
中文或 是母語 的有害 衝撃? 從 大陸的 
例子 來看, 內 地的許 多城市 如上海 、成 
都、 重慶、 廣州, 都存在 有異於 普通話 
的當地 方言。 大學、 公司 乃至政 府機關 
採 用普通 話作為 官方語 言並未 對當地 
方言 造成實 質性的 衝擊。 幾十 年來, 
這些 城市的 方言依 舊保留 著各自 原有的 
特色, 依舊 在當地 居民的 日常生 活中廣 
泛 使用。 由此 可見, 採用 非本地 母語作 
為大 學的教 學語言 並不會 對母語 造成傷 
害, 卻能 在學術 交流、 招 收非本 地學生 
等等 各個方 面起到 本地母 語所無 法起到 
的積極 作用, 同時 這也是 一所志 存高遠 
的 大學躋 身國際 平臺, 拓 展發展 空間的 
必然 步驟。 

當一 名講國 語或者 普通話 的非本 地生面 
對幾 所不同 的香港 高校, 要在 廣東話 
這門 「聽 不懂的 中文」 和英 文這門 「聽 
得懂的 外文」 中做 一個選 擇時, 「中文 


大學 用廣東 話授課 可以更 快融入 香港社 
會」 這個 考慮不 應該成 為其判 斷的標 
準。 負 笈南下 為知識 而來, 書 生友誼 
乃生活 所與, 切 勿本末 倒置。 有 誰能證 
明港 大科大 的內地 學生比 中大的 更難交 
到 朋友、 更 難融入 香港社 會呢? 教學與 
生 活是不 同的, 不 要隨便 得出推 動國際 
化, 宣導英 文教學 就是撼 動了現 今校園 
生 活的根 基這樣 危言聳 聽的結 論來, 這 
樣 雖然可 以博得 同情和 支持, 但 是於事 
無補。 

三 笑危言 聳聽唯 金錢論 

在 《哭 中大》 中, 作者 指出: 「謂 的非 
本 地生, 其實 絕大部 分是來 自國內 …… 
為了 那三十 幾個外 地學生 …… 這 樣做值 
得 嗎?」 這 裡多少 有偷換 概念的 嫌疑。 
在此 想整理 的是: 首先, 擴招非 本地生 
和英 文教學 不是直 接因果 關係, 而是並 
行為國 際化的 舉措。 其次, 對非 本地生 
的招收 恐怕也 不是單 一財政 問題, 「搶錢 
第一、 學術 第二」 真是不 知語出 何處。 

許多 從香港 之外來 的學生 都有這 樣一種 
感覺: 中 大目前 的硬體 設施、 教學資 
源、 師資力 量等許 多方面 都遠在 內地一 
些著 名高校 之上, 甚至超 過了英 美的很 
多 大學。 然而, 中 大的一 個很大 劣勢是 
缺乏 優秀的 生源。 內地的 一流大 學每年 
可 以在全 國七、 八 百萬高 考考生 中挑取 
最優 秀的學 生進入 自己的 學校, 而香港 
的大 學卻只 可以在 本地區 有限的 考生中 
選擇 新生。 教 育以人 為本, 在如 此顯著 
的 生源差 異下, 中 大要想 強於內 地一流 
高 校都不 容易, 又 談何與 世界一 流的國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26 


際性 大學試 比高? 

生源與 大學發 展息息 相關, 對大 學品牌 
樹 立尤為 重要。 而 校方所 推行的 擴大非 
本地學 生招收 比例的 計畫, 正是 在吸引 
非本 地優秀 生源的 方向上 邁出了 重要的 
一步。 而匯 聚兩岸 三地乃 至海外 華僑中 
的精英 學子、 使 中大在 「國 際化」 的路 
上首先 成為大 中華圈 的領先 大學, 更是 
中大的 「長治 久安」 之計。 

大學與 市場的 互動, 是現 代大學 發展的 
必然 趨勢; 充足 的財政 支持, 也 是大學 
追求 的目標 之一。 但至 於說因 此得出 「 
國際化 的真正 目的是 賺錢」 這樣 狹隘又 
功利的 結論, 當 真就是 貽笑大 方了! 

仍舊讓 歷史來 說話, 從 中世紀 到現當 
代, 從象牙 塔到平 民化、 市 場化, 大學 
的各 個方面 都發生 了巨大 變化。 但在這 
些 變化的 背後, 還 是有一 條主線 貫穿其 
中, 這就是 大學的 理念和 精神, 其理想 
和追 求沒有 改變。 


「哭 中大, 哀 淚眼, 

做秀 歪風滿 眼見。 

不求 今日同 氣好, 

昔時 嶺南聲 共勉。 

君 不見, 哈佛 耶魯與 牛劍, 

漢學 研究走 在前; 

君 不聞, 四院 諸律傳 統重, 

校格 彰彰仍 為鑒; 

君 不若, 施夷 夷語以 國際, 

港校 改革吾 輩先。 

步驟 操作有 商榷, 

固步 自封難 為變。 

切 忌自輕 自大話 方言, 

還 我中大 一個笑 團圓! 

歪詩 一首聊 表意, 

冀望母 校拓新 天!」 

一 幾位支 持中大 「國 際化」 策略的 
學生、 校友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博文 約禮: 誠明、 明德 新民、 修德講 
學、 止於 至善, 大 學依然 是我們 的精神 
家園。 


笑過了 ,多看 點書罷 


♦ 一個人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 2 005 年 


〈笑 中大 > ( 下稱 〈笑 > ) 一 文所秉 
持的語 言觀, 明 顯是相 當樸素 ( naive ) 
的, 因 此它的 「 笑」, 也顯得 「天 真無 
邪」 。無論 如何, 如果這 是一篇 由中大 
同學校 友自發 撰寫的 文章, 又不 與任何 
政治勢 力有所 聯結, 我們 也該對 之付上 
敬意。 以下 謹分析 〈笑〉 的語 言觀。 

1. 語言 必須是 規範、 純 淨的? 

〈笑〉 文 主力攻 撃中大 反英語 化運動 

「獨 尊粤 語」; 〈笑〉 認為 ,粵 語是方 
言, 而 香港如 此著重 自己的 方言, 會導 
致它 成為與 中國及 世界溝 通的攔 路虎。 
方言與 規範的 官方語 言是相 對的, 由此 
可見, 〈笑〉 認為 唯有全 面緊貼 規範, 
去除 方言的 雜質, 我們才 能溝通 。然 
而, 這 種溝通 圖象的 簡單, 是與 世界學 
術思潮 完全脫 軌的。 任 何認真 思考語 
言的哲 學家、 思 想家、 語言 學家, 都會 
指 明要完 整劃出 「語言 規範」 是 不可能 
的, 遠可 參見維 根斯坦 ( Wittgenstein ) 
等語言 哲學的 論述, 近可 參見台 灣學者 
陳 光興、 錢永 祥等, 或香 港學者 如汪惠 
迪、 大陸 學者如 戴錦華 等等。 而 當代黑 
人女 性主義 理論家 胡克斯 (Bell Hooks ) 
的說法 更值得 玩味。 


胡 克斯在 學院教 授英語 及婦女 研究。 在 
教 室裡, 她鼓 勵學生 用母語 (黑 人方 
言) 發言, 然 後將其 翻譯, 因為 「這樣 
使得 學生不 必感覺 到接受 高等教 育就一 
定要 疏遠她 / 他們 最熟 稔的語 言和文 
化」 。而當 學生們 開始用 各種不 同的語 
言發 言時, 有些 白人學 生會感 到不自 
在, 而胡 克斯則 鼓勵他 們把無 法聽懂 
某人 說話的 時刻視 為學習 空間。 胡克斯 
會 在她自 己的講 座中使 用各種 方言, 她 
說: 

「我 這樣是 在暗示 我們不 必聽到 和了解 
完整的 講話, 不 必把敍 事當作 一個整 
體來 『掌 握』 和 征服, 我 們可以 只了解 
一些 片斷。 我們可 以從沉 默的空 間中學 
到 東西, 正如我 們從言 語的空 間學習 一 
樣。 在我們 耐心聆 聽他種 言語的 時候, 
我們 可以把 那主張 所有欲 望都必 須即時 
得到 滿足的 資本主 義的狂 熱和消 費文化 
加以 顛覆; 或擾亂 破壞那 主張只 有用標 
準英 語講話 的人才 配傾聽 的文化 帝國主 
義。」 

當然, 我們面 對中, 英文、 國 / 粵語 
時, 都應持 胡克斯 所提倡 的開放 態度。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28 


但問 題是, 中大校 方將國 際溝通 等同於 
課程 的劃一 英語化 (若 非同 學抗爭 ,校 
方不 會提出 各種微 調措施 如學系 可規定 
非本地 生須懂 中文) ; 正如 〈笑〉 文, 
它所 要求的 是一種 「規 範」、 「純 淨」 
的 語文, 對 自己聽 不懂、 看不懂 的方言 
持敵視 態度, 正正 與胡克 斯所倡 的開放 
態 度背道 而馳, 也 與真正 的國族 互融背 
道 而馳。 

2, 殖 民」、 「強 權」 聳人 聽聞? 

〈笑〉 認為 「殖 民統 治」、 「強 權意 
味」 的說法 是聳人 聽聞。 我以 為只是 

〈笑〉 的撰 文者對 「殖 民」、 「權 力」 
這些字 眼太過 陌生, 太 過大驚 小怪一 

〈笑〉 的撰 文者以 為這些 是很遙 遠的東 
西。 其實, 在文化 研究等 等的學 科中, 

「殖 民」、 「權 力」 都是 非常普 遍地使 
用的 字眼, 而這些 事根本 也和我 們距離 
很近。 麥 當勞、 肯 德基、 可口可 樂便是 
活生生 的 ( 文化 / 經濟) 殖民 行動; 而 
即使 是親密 如情侶 關係, 也可以 有權力 
運作 其中。 「殖 民」、 「權 力」 這些詞 
語 在世界 學術界 的廣泛 運用, 是 對全球 
化狀 況和無 處不在 的剝削 與被剝 削情況 
的 警醒; 這 種對本 土文化 狀況的 焦慮和 
關懷, 不單只 出現在 香港, 在大 陸和世 
界各地 的有關 著作, 都是汗 牛充棟 。唯 
有正視 自己與 他人的 文化, 正視 生活中 
各種或 隱或現 的政治 衝擊, 我們 才不致 
在 國際化 的洪流 中淹沒 自身。 

我 認為, (笑) 的撰 文者對 「權 力」 這 
類 字眼的 抗拒, 和 對日常 生活中 權力關 
係的 不敏感 ,與其 '純 淨」、 「規 範」 


的語文 觀仍然 有關。 

中國 翻譯學 者孫歌 曾批判 當今中 國大陸 
的外語 教學, 過 於偏重 語法和 語音訓 
練, 而忽 略了語 言背後 的意識 形態問 
題。 他認為 這種將 語言視 為透明 的載體 
工具的 教學, 只能教 會學生 「識 別」, 
而非 「理 解」 ,所 以認為 語言只 與技術 
手 段和生 產工具 有關。 而 當語言 由背負 
著一 套有待 理解和 發掘之 關係的 符號, 
簡化 成純為 「識 別」 指令的 信號, 那麼 
符號 的可變 性和可 塑性, 都會被 規範的 
一 致性所 取代。 孫 歌一矢 中的地 指出: 
假若 是建立 在這種 簡化基 礎上, 「外國 
研究」 是完全 沒有意 義的。 即是說 ,如 
果外 語教學 與研究 不能審 視所處 的文化 
位 置的複 雜性, 進 而不能 擁有單 語文化 
視角 所不具 備的思 想生 產能力 —— 那麼 
雙語 教學與 研究所 憑借的 立場, 就僅僅 
是對 母語文 化立場 (甚至 僅僅是 意識形 
態 立場) 或 者是另 一種文 化立場 的簡單 
複製。 「而不 言而喻 ,這 兩種複 製不僅 
不 具有原 創性, 甚 至就複 製本身 而言, 
它 也往往 有鸚鵡 學舌的 拙劣之 嫌。」 

也就 是說, 如果我 們繼續 秉持著 語言必 
須是規 範的、 純淨的 觀念, 那麼 就算引 
入 了外語 教學, 或者 保持雙 語教學 ,而 
不 能審視 語言使 用者的 位置、 語 言與意 
識形態 之深刻 關聯、 語言 與語言 之間的 
權力 關係, 那 麼理想 中的多 元文化 、開 
放 視野, 就依 舊遙不 可及。 孫歌 的批判 
如 此深刻 入骨: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 


「 當今外 語教學 最易培 養兩類 型的學 
者: 要麼是 毫無頭 腦鸚鵡 學舌的 文化買 
辦, 要麼是 極端而 簡單的 民族主 義者, 
就是 因為它 不能解 決這個 問題: 『我在 
何處? 』 」 

3. 何謂 殖民? 

殖 民關係 不是以 國籍、 血 緣來定 義的, 
而 是以其 對被壓 抑文化 的態度 來定義 
的。 這是 討論殖 民關係 的基本 起點。 

普通 話作為 「新 殖民 主義」 的開端 ,這 
個說法 其實並 非天方 夜譚, 周蕾 (Rey 
Chow ) 早 已形容 香港的 情況是 「在殖 
民者與 殖民者 之間」 ,因 為在 殖民時 
期, 香 港只被 視為經 濟生產 的工具 ,其 
獨 特的文 化不受 尊重, 香港的 前途無 
法 自決, 而在回 歸後, 這 些情況 並沒有 
得到 怎樣的 改善。 我無 意將普 通話和 
粤語 在所有 場景裡 的複雜 關係都 簡化為 
前者對 後者的 壓迫, 我也 反對粵 音不正 
的新來 港人士 所可能 遇到的 歧視。 但我 
想提醒 「幾 位支持 中大國 際化的 同學和 
校友」 (及其 他人) :假 若你們 對待香 
港本地 文化是 持蔑視 態度, 欲以 某種自 
命正 統的規 範取而 代之, 視香港 為純粹 
經濟 生產的 工具, 那麼無 論你們 是外國 
人、 內地人 還是香 港人, 你們就 已扮演 
了殖 民者的 角色。 

有 人可能 會說, 我 所引的 理論也 是英文 
作 品嘛, 可見英 文多麼 重要。 我想說 
的是, 就我所 見反對 是次的 「英 語化運 
動」 中, 「反對 偽國際 化者」 從 未說過 
要全 面拒絕 英語。 中 大一直 如此: 上課 


中英 夾雜, 日 常普粵 混用, 不斷 在各種 
語 言之間 出入。 這 種混雜 的溝通 過程並 
不保 證永遠 平等、 開放、 流動, 但一 
旦追 求徹底 死硬的 規範, 就是真 正的封 
閉、 僵化、 不 平等。 在學 術上對 英文無 
可 避免的 倚賴, 當然有 其危險 存在, 因 
此, 我們 在學習 之時, 更 加要留 意到各 
種各樣 的權力 關係。 

就 我自己 的經驗 來說, 如 果沒有 今天香 
港這 個在地 抗爭的 機會, 我再讀 一百本 
外國 理論, 也沒 有機會 把它用 出來。 而 
沒有 真正運 用過的 知識並 不是自 己的知 
識。 因此, 我 以為, 最重 要的是 對所身 
處的 土地之 關懷和 投入。 

對他 人文化 的蔑視 和禁制 是撕裂 族群的 
起點。 「幾 位支持 中大國 際化的 同學和 
校友」 ,希 望你們 能夠尊 重各種 並不佔 
據中心 位置的 文化。 

4. 國際化 不是閉 門造車 

〈笑 中大〉 這 篇文章 有一個 特點, 就是 
好像對 「中大 英語化 事件」 眾多 的討論 
充耳 不聞, 只 咬住一 點大加 發揮, 譬如 
「我 們的大 陸同胞 比香港 人更看 不起自 
已的 語言」 。我 初讀 〈哭 中大〉 ,對那 
句 也頗不 順眼, 想起 而以筆 伐之。 問 
題是, 學生會 已經道 了歉, 也修 改了文 
章, 在對外 發言時 也更著 意於發 表內地 
同學的 意見, 調和 內地同 學與本 地同學 
之間的 矛盾。 再咬著 不放, 又不 回應他 
人 論點, 就 只會顯 得封閉 和意在 挑撥。 
如 果說, 〈笑〉 文 的說法 為何好 像不曾 
浮上 表面, 我個人 以為, 乃是 因為這 


中大 五十年 k ♦ 


卷 


種認定 「語 言是 純淨、 透明的 工具」 的 
語 言觀, 在 今日的 學術界 裡是站 不住腳 
的。 「幾位 支持中 大國際 化策略 的同學 
和 校友」 ,希 望你 們在支 持之餘 ,也要 
多 閱讀和 思考, (起 碼讓 自己真 正地國 
際化 一點) ,更瞭 解現在 世界上 關於國 
際化、 全 球化的 思潮正 在討論 甚麼。 


引 錄書籍 

許 寶強、 袁偉 選編: 《語 言與翻 譯的政 
治》, 牛津 大學出 版社, 2 000 年。 


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令 


中大語 文政策 的未來 

♦ 馬傑偉 (中 文大 學新聞 與傳播 學院副 教授, 雙語政 策委員 會成員 之一) 

原刊於 《明 報》 . 2 006 年 8 月 14 日 


廣 東話、 普 通話、 英語, 兩 文三語 ,應 
用於 教育, 看似 簡單, 實際上 是十分 
「動 感情」 的 問題, 其中 牽涉本 土與國 
家認 同以及 全球化 挑戰, 在 回歸快 10 年 
的 香港, 更 是檢討 殖民歷 史與前 瞻文化 
轉 型不可 迴避的 考驗。 

2005 年, 中文大 學提出 國際化 方案, 
英語 教學成 了激辯 焦點, 師生校 友發起 
《哭 中大》 簽名 運動, 引 起近年 少見的 
語文大 辯論。 及後 校方成 立雙語 政策委 
員會, 由 金耀基 教授任 主席, 各 學院推 
選老 師代表 參加, 成員亦 包括學 生及校 
友 代表, 過去 1 年開會 20 次, 撰 寫報告 
書草稿 的小组 另開會 多次, 初步 完成諮 
詢 文稿, 將 於本月 底發報 讓全體 師生校 
友 討論。 

我參 加了委 員會的 工作, 後期亦 與張洪 
年、 張 雙慶、 李行 德幾位 語文專 家共同 
修改 報告書 草稿, 深感兩 文三語 涉及文 
化問 題的複 雜性。 在 討論過 程中, 各成 
員坦誠 交流, 分 享教學 及研究 心得。 20 
多 次大小 會議, 我 從各同 事的發 言中深 
受 啟發。 教 務行政 的會議 大多是 付出精 
神花耗 時間, 但此 項語文 檢討工 作罕有 


地有 所學, 有 所得。 

本文 是我這 年對大 學語文 政策的 一些反 
思, 純 屬個人 觀察, 不 代表委 員會立 
場。 

回顧 中大的 成立, 有獨特 的歷史 背景, 
當年殖 民地最 高學府 以英語 授課, 中文 
被視為 次等, 中大於 1963 年 創立, 申明 
中文 是授課 語言, 此舉開 創了高 等教育 
新 局面, 亦是 ^ 中 大人」 引以自 豪的歷 
史。 中 大強調 中文, 是回 應當年 大學教 
育對 中文的 壓抑。 但翻查 校史, 中大一 
直有兩 文三語 的自由 氣氛, 操流 利英語 
的教師 以英語 教學, 來自 五湖四 海的教 
授使用 各有鄉 音的普 通話, 及後 本地學 
者學成 返中大 任教, 則多 以廣東 話講學 
授課。 

我個 人對中 大這種 獨特傳 統是充 滿浪漫 
情 懷的。 以廣東 話夾雜 英語, 在課堂 
和生活 作學術 討論, 並以 書面中 文撰寫 
文章。 這 種學術 氣氛, 讓 青年學 生與學 
者, 由 70 年代到 90 年代, 在中文 大學這 
所出色 的高等 學府, 上下 尋索社 會國家 
與人生 終極; 而文 史哲以 及社會 科學的 


中大 五十年 


上 


知識, 可以 由學術 殿堂自 由流通 日常生 
活, 並滲 透社會 運動的 前線。 我想 ,將 
來史 家若要 撰寫香 港本土 知識生 產與文 
化 發展的 歷史, 中 文大學 兩文三 語的學 
統, 是 其中一 個不可 或缺的 環節。 中大 
語 文政策 某程度 而言, 是 回應殖 民英語 
霸權的 措舉。 

在 香港, 廣 東話由 70 到 90 年代能 夠成為 
強勢的 語言, 是出 於十分 獨特的 歷史條 
件。 

香港文 化與政 治相對 獨立於 內地, 
現代 性優於 大陸, 經 濟上某 些層面 
比殖民 宗主英 國更有 活力。 語文使 
用更為 特異, 當年英 語雖是 經濟與 
政治 語言, 卻 並沒有 在日常 生活發 
揮統一 與效忠 的政治 功能, 普通話 
更 被排斥 於文化 邊沿。 在沒 有強勢 
「官 話」 的 語言環 境下, 廣東 話在流 
行 文化領 域大放 異彩, 統一了 其實夾 
雜多 種方言 的移民 社群, 並觸 發強勁 
的文化 生產與 輸出, 影響 遍及東 南亞, 
遠 至英美 電影, 也偶以 一兩句 廣東話 
代 表中國 文化。 在康奈 爾大學 任教的 
Edward Gunn 最近撰 寫專書 Rendering ' the 
Regional : Local Language in Con tem porany 
ChineseMedia ( Hawaii , 2006) , 
其中 一章就 詳細分 析廣東 話在香 港透過 
流 行媒體 達至方 言霸權 的地位 (文 中整 
篇引述 阿寬的 《小 男人 周記》 及 麥兜漫 
畫 ,香 港讀者 份外親 切)。 

然而, 97 之後, 當 年的歷 史條件 不再, 
香港面 對中國 化與全 球化的 挑戰, 不得 


不對 英語、 普 通話、 廣東 話作深 刻的反 
思與再 定位。 今天 我們在 課堂或 公開研 
討的 場合, 以英文 PowerPoint , 用廣東 
話 講解, 遇到國 內朋友 的話, 把廣東 
話 「落少 少西」 ,變 成半 淡不鹹 的普通 
話 …… 如 此這般 的權宜 之計, 今 時今曰 
不得不 調整。 

回到中 大的雙 語政策 檢討, 其中 一個重 
點 討論的 議題, 就 是在於 兩文三 語在新 
形勢之 下的定 位問題 : 1. 普世性 的科目 
如自然 科學, 文化差 異少, 且國 際慣用 
英語, 採 用英語 教學, 有 直接、 準確的 
好處; 2 . 涉 及中國 文化、 社會、 歷史的 
科目, 多用 中文, 以 普通話 授課, 一方 
面 可溝通 全國, 亦 可汲取 中國文 化數千 
年所 累積的 知識; 3. 涉及 本地文 化色彩 
及本 地社會 政治的 科目, 可多用 粵語, 
以 促進本 地民智 與文化 的發展 (具 體內 
容以月 底正式 發布的 報告為 準)。 

這項 原則性 的建議 一方面 是面對 香港回 
歸及 全球的 挑戰, 另一方 面亦確 認中大 
作為 宏揚中 國文化 的知識 基地, 而其中 
看似謙 和其實 是頗為 大膽的 提議, 是把 
粤語 作為學 術語言 視之, 給它一 個不充 
不卑的 位置。 

以下 我想分 別討論 這三層 定位所 帶來的 
一 些問題 。一、 中 大創校 以來, 校友對 
所謂的 英語霸 權十分 敏感。 這個 概念, 
有其 利亦有 其害。 

其利 在於對 非英語 世界的 尊重和 肯定, 
並有 解放、 抗爭的 力量。 而其 害亦在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33 令 


於漠視 了英語 在近年 的多樣 性發展 。在 
全 球化浪 潮下, 豐 厚的知 識以英 語作媒 
介 累積, 國 際社會 亦以英 語主導 日常操 
作, 中大增 加英語 授課, 而且集 中於普 
世 性強的 科目, 是 取靈活 之策, 既有利 
接 軌國際 學潮, 亦 不壓抑 本國與 本地文 
化的 承傳。 有論 者謂, 英 語化不 等於國 
際化, 不要 像早年 的中國 愚民, 以為把 
水龍 頭安放 在牆上 就可以 引出自 來水; 
沒 有國際 思維, 打開 嘴巴說 英語, 也可 
能像 狹隘愚 民不知 世事。 然而, 今天的 
英語已 不單是 沒有水 管的水 龍頭, 它是 
通往國 際人脈 與英語 知識庫 的鑰匙 。大 
學加 強英語 教學, 多了 不同地 區的學 
生, 活 用國際 語言, 肯定 有助大 學師生 
面向 全球化 的挑戰 。二、 在加強 英語的 
同時, 亦應同 樣重視 中文 。 

在雙 語委員 會的會 議上, 主席金 耀基教 
授多 次強調 中文知 識體系 深厚, 也是身 
分 及文化 認同的 基礎。 部 分委員 亦深明 
英 語霸權 的論點 與影響 。在文 、史 、哲 
各 個文化 性強的 範疇, 大 學對中 國文化 
的 保育與 拓展, 有著不 可推卻 的崇高 
責任。 而強 化中文 寫作與 普通話 口語能 
力, 在中 國國力 冒升的 今天, 是適切 
而 必須。 對香 港學生 而言, 更是 刻不容 
緩。 香港的 各所大 學將來 無可避 免要全 
國 招生, 此 趨勢能 提升香 港大學 質素及 
多 元性, 而 不是出 於簡單 的市場 利益考 
慮。 

有論 者謂, 中 大減少 廣東話 而增加 普通話 
授課, 是屈從 「普 通話霸 權」、 削 弱本土 
文化、 犧牲本 地學生 利益。 我不 同意。 


請把 今日的 香港, 放回今 日的形 勢而作 
出 恰當的 思考與 回應。 八九 十年代 ,香 
港的 廣東話 強勢, 是十分 特殊的 歷史條 
件所 造成。 97 前 類近於 文化自 主放任 
的城邦 ( City - state ) 意識, 不 可能在 
97 後有效 運作。 我和呂 大樂 、 Gordon 
Mathews 合 著白勺 Learning to Belong to 
a Nation : Hong Kong in China and the 
World ( Routledge , forthcoming ) , 主 
要重 點亦是 描繪香 港由一 個不知 有國家 
認同的 城市, 如何 學習面 對一個 國家。 
香 港人在 文化、 學術、 經濟、 政 治各層 
面, 都應與 全國的 中國人 作有效 和直接 
的 交流。 大 學作為 一個文 化學術 交流的 
重要 平台, 渉及全 國性的 文化、 社會、 
歷史 科目, 多以 普通話 授課, 宏 觀來說 
實有 利在香 港的學 者與大 學生參 與中國 
整 體文化 體系的 互動、 交流、 批 判與更 
新 。三、 這份雙 語檢討 報告, 大 膽把廣 
東 話寫入 大學教 育政策 之中, 建 議有地 
方 色彩的 科目, 可 用粵語 授課。 本地學 
生可 能認為 此舉實 質上是 把粵語 規限於 
整 體教學 語言的 邊緣。 我不 同意。 

的確, 面對 加強英 語及普 通話教 學的轉 
變, 廣東 話作為 方言, 不可 能再如 97 
前 那個特 殊歷史 階段, 穩 坐語言 霸權的 
位置 而自絕 於全國 以普通 話為主 的語言 
環境。 然而, 正 因為委 員會內 幾位語 
言專 家是站 在香港 一國兩 制有利 的批判 
距離 之內, 他們能 較清晰 地定位 方言的 
價值。 我對李 行德、 張 雙慶、 張洪年 3 
位 教授是 由衷佩 服的。 李 行德教 授更清 
晰 指出, 大學完 全不用 方言, 是 方言式 
微 的因素 。報 告中, 他們 亦指出 「普通 


中大 五十年 I 


♦ 134 


S 舌不# 於官 話, 官 S 舌也是 一種方 目」。 
而粵 語作為 南中國 一個主 要地方 語言, 
蘊含深 厚的歷 史文化 資源, 與香 港本土 
生 活息息 相關。 中 大有勇 氣在政 策文件 
中, 肯定粤 語的學 術與文 化價值 ,並 
予 以適當 定位, 保 存了中 大多年 以來重 
視 本土的 傳統, 在 有本土 色彩的 領域, 
讓本地 學者與 學生, 自由 以粵語 貫通學 
術、 社會與 生活, 此原則 若發展 得宜, 
將有 利於中 國文化 的多元 化與創 造性, 
亦 有助香 港創意 文化的 發展, 更 將會是 
中文大 學一大 特色與 專長。 

諮詢報 告發表 在即, 謹在 此祈願 中大師 
生校友 以及關 心大學 教育的 朋友, 開心 
見誠, 各抒 己見, 為中大 語文政 策開拓 
適切時 代的新 局面。 


參 考書目 

1. Edward Gunn: Rendering the Regional: Local 
Language in Con temporary Chinese Media.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 Gordon Mathews, Eric Kit-wai Ma, Tai-Lok 
Lui (forth-coming □: Learning to Belong to a 
Nation: Hong Kong in China and the World • 
London : Routledge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35 令 


對 《雙語 政策委 員會報 吿書諮 詢稿》 的回應 

♦ 蔡寶瓊 (時 為中大 教育行 政及政 策系副 教授、 中大 性別研 究課程 主任) 

原刊 於中文 大學抆 友關注 大學發 展小組 網頁, 2006 年 12 月 1 日 


香港中 文大學 《雙 語政策 委員會 報告書 
諮 詢稿》 的 面世, 是本 校師生 所樂見 
的。 首先, 八 大院校 之中, 除了 香港教 
育學 院在課 程安排 上實行 雙語教 育外, 
中大 是唯一 明確地 聲明在 教學語 言上要 
中英 並重的 院校。 除了中 大和香 港教育 
學 院外, 其 他大學 都不問 情由地 只以英 
文為 「官 方」 教學 語言。 中大這 份諮詢 
稿肯定 了中、 英文, 包括 廣東話 的學術 
地位, 我覺得 是令人 鼓舞的 。其次 ,大 
學 校方成 立雙語 政策委 員會, 集 合師生 
多番討 論語文 政策, 並諮 詢師生 校友, 
一改 以往只 以行政 手段試 圖增加 英語授 
課 科目的 策略, 這 種從善 如流的 做法, 
也是 值得欣 賞的。 更重要 的是, 這份諮 
詢 稿開展 了關於 大學教 學語文 和何謂 
「 國 際化」 的 討論, 也 肯定中 文以至 
廣東話 的學術 地位, 並嘗 試澄清 兩者的 
位置; 相比 社會上 一般人 盲目地 尊崇英 
文, 以及誤 以為用 英文就 等於國 際化這 
種膚淺 見解及 態度, 中大 今日由 諮詢稿 
所 引起的 討論, 就 更加有 其學術 乃至社 
會的 價值。 

不過, 這份 諮詢稿 仍有不 少理念 以至實 
踐上的 漏洞。 以 下是我 一些想 法及建 


議, 我會先 從一些 原則性 的理念 開始, 
然 後引申 到一些 具體的 建議。 

大學 的使命 

(一) 培育 學生: 我認為 大學除 了要培 
育學 生掌握 各種謀 生技能 之外, 也是培 
育及發 展高層 次理論 思維的 地方。 為了 
確保學 生能真 正掌握 抽象的 概念, 深入 
思考 學問, 我認為 大學應 有一定 比例的 
課程, 包括 主修課 程採用 學生的 第一語 
言 授課。 因此, 大 學要監 察學系 能否維 
持這個 比例。 當然, 個別專 業學院 (如 
醫 學院、 工學院 或商學 院某些 課程) 或 
要順 應全球 英語的 強勢, 讓畢業 生能與 
國際專 業團體 接軌, 於是 要採取 英語授 
課, 則作 別論。 不過, 即 使是在 這情況 
下, 仍應該 保留若 干用第 一語言 授課的 
課程, 以確 保學生 能用第 一語言 在其專 
業範 疇內作 較深刻 的思 考及理 解相關 問 
題。 

(二) 回饋 社會: 諮詢 稿引述 《香 港中 
文大學 條例》 弁言 中關於 中大的 使命, 
其中 一項是 「促進 香港的 民智與 文化發 
展, 藉 以協力 提高其 經濟與 社會福 利」。 
我認為 當年弁 言中寫 下了這 一項, 實是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36 


高瞻 遠矚、 難能 可貴。 大 學不應 該是脫 
離社 會的象 牙塔, 或只是 讓青年 人晉身 
「高尚 階層」 的 階梯, 也 不應該 像殖民 
地大學 一樣, 只作 為導引 接近統 治階層 
的一個 「俱樂 部」。 相反, 大學 應該與 
社會 生活保 持有機 聯繫: 一方面 在學術 
研究上 要面向 社會, 在面 對社會 現實及 
其 種種挑 戰中發 掘研究 課題及 素材; 另 
一 方面, 大 學要將 研究成 果回饋 社會, 
而 其中最 重要的 任務, 就 是提升 社會在 
各方面 的分析 思考水 平及人 文素質 。要 
履 行這項 任務, 大學就 必然要 用大多 
數社 會人士 能明白 的語言 來發表 研究成 
果、 引 發社會 討論。 中大 有其獨 特的歷 
史 優勢, 更 宜好好 珍惜及 利用。 近日社 
會上 有少數 聲音, 提出中 大應肩 負將中 
文 「國 際化」 的使命 1 , 我十分 贊同。 
在 香港的 八所大 學中, 只 有中大 有較優 
厚的 條件, 與中 國大陸 及台灣 的學界 
同儕 一起拓 展立足 於華人 社會的 高等學 
問。 具體 而言, 中 大應該 在本土 大學中 
獨樹 一幟, 鼓勵中 文學術 寫作, 並盡快 
在 各科範 疇中建 立完善 的學術 期刊編 
輯及其 他出版 系統, 使中 文學術 成果發 
表 不致長 居二流 位置, 導 致仝人 為通過 
個 人學術 評審, 只 得撰寫 英文文 章在國 
外 期刊發 表研究 成果。 這種 做法, 在今 
日大 學削資 及院校 間惡性 競爭下 已蔚然 
成風, 如 此不獨 學術研 究成果 不能回 
饋華人 及本土 社會, 而學 術研究 「外 
向」 ,往往 為迎合 源於英 語社會 的課題 
或理念 框架, 難免 脫離本 土社會 現實及 
華 人文化 背景, 結 果學術 界難以 產生深 
刻而 獨特的 洞見。 這個弊 端在人 文及社 
會科學 界尤其 嚴重。 


(三) 學術拓 展與國 際化: 由此, 我們 
可 見學術 發展與 社會連 繫是互 為表裡 
的。 今天不 論社會 及大學 都奢談 「 國際 
化」, 以為有 足夠數 目的人 懂英語 、能 
與外 國顧客 或僱主 用英語 交談就 名之曰 

「國 際化」 ,於是 社會資 源即本 著這個 
膚淺 的邏輯 投放。 舉例 而言, 自 1998 年 
開 始實行 的所謂 「母語 教育」 制度 ,其 
實是 英語精 英篩選 制度, 其目的 不外是 
選擇少 數精英 (大 概是三 份一) 小學畢 
業生, 在中 學課程 中通過 英語授 課來使 
他 們學習 英語, 而 非讓他 們接受 全面的 
教育。 其實, 學術 界真正 的國際 化應是 
立足 本土社 會現實 及本國 文化, 一方面 
如上 所述, 提升 公民的 質素, 尤 其是其 
人 文素養 及思考 水平, 另 一方面 通過發 
掘及 面對本 土社會 及本國 文化的 深層及 
現實 問題, 並進行 研究, 俾能與 外國學 
術界 交流, 而 非只附 人驥尾 而已。 換言 
之, 要能國 際化, 就必先 要發展 植根本 
土 及本國 文化的 研究。 要做 到這點 ,就 
非要建 立完善 的中文 學術語 言不可 。我 
認為 中大在 這方面 有較好 的歷史 條件, 
今曰 我們要 做的, 不是盲 從社會 主流的 
有關 國際化 的膚淺 之見, 而是在 既有的 
歷史條 件上, 進一 步鞏固 立足本 土及本 
國 文化的 研究, 從 而進行 真實而 深刻的 
文化 交流, 扭轉大 學界多 年來源 於殖民 
統 治疏離 社會的 惡習。 

如何 制訂政 策促進 學術中 外交流 

(-) 讓 外籍教 授學習 中文: 我 認同諮 
詢稿 所說, 徵聘教 授應全 球延攬 人才。 
這 不獨符 合選賢 與能的 準則, 更 是讓學 
生 接觸外 國學術 思想、 習 慣使用 外國學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令 


術語言 的有效 方法。 除此 之外, 大學亦 
應 鼓勵及 支援各 學系舉 辦外國 訪問學 
人、 國 際學術 會議及 交流、 外來 教授給 
學 生作學 術輔導 等等, 尤其要 鼓勵學 
生 參加, 甚 或把這 些活動 納入常 規的課 
程 之內。 諮 詢稿有 提到在 聘請教 授及作 
升遷評 審時, 應以學 術成就 、教學 、研 
究及服 務為主 ,而 「不應 因其不 諳中文 
或英文 而摒棄 人才」 。事 實上, 因種種 
歷史 及政治 原因, 香港以 至中國 大陸的 
大學 教授, 沒有幾 個是不 諳外語 (尤其 
是 英語) 的; 相反, 大部 分外籍 教授則 
以不 諳中文 居多。 我認為 要促進 雙向而 
非單 向的中 外文化 交流, 大學 應提供 
資源, 讓不 諳中文 的教授 能盡快 學好中 
文, 至於 至何等 程度, 則 視個別 學科教 
學需要 而定。 語文不 止是工 具而已 ,更 
是 了解文 化的切 入點。 外 籍教授 能懂中 
文, 則 能更有 效地與 華裔學 生溝通 ,提 
升教學 效果。 再者, 既言 溝通, 自應雙 
向。 外籍教 授與華 人學生 之間的 相互理 
解, 對文化 交流以 至提升 學術思 考自起 
促進 之用。 至於外 籍教授 應學廣 東話還 
是普 通話, 我 想應先 學好廣 東話, 方便 
與學生 溝通, 繼而 學習簡 單書寫 語言, 
起 碼達到 應付日 常生活 需要的 程度。 

(二) 諮詢 稿建議 授課語 言由系 務會決 
定, 並 提出一 套參考 原則。 我想 這套參 
考原則 是諮詢 稿最為 人詬病 的部分 。簡 
言之, 委員會 提出一 個三層 架構, 包括 

(1 ) 所謂 「 普 世性」 的 學科, 建議用 
英文 講授; ( 2 ) 渉及中 國文化 、社會 
及 歷史的 學科, 建 議以中 文講授 ,並 
要 「適 當地 增加普 通話講 課的比 例」; 


及 (3) 「與 香港 本土文 化生活 息息相 
關、 帶本地 文化色 彩和涉 及本地 文化政 
治的 科目, 以及討 論人生 哲理的 科目, 
原則上 用粤語 講課, 以促 進本地 民智與 
文 化的發 展」。 

這個三 層架構 有極大 的理念 漏洞。 首 
先, 在學 理上說 某些科 目帶有 「普世 
性」 是說不 通的。 如果說 自然科 學和科 
技 是普世 性的, 那 是一個 極常見 但也是 
極 錯誤的 謬見。 上 世紀初 的知識 社會學 
乃 至今天 的女性 主義、 後 結構主 義學已 
清楚 指出, 人類知 識本來 就是特 定社會 
文 化以至 權力脈 絡下的 產物, 根 本不存 
在超 乎文化 及權力 結構的 知識。 更重要 
的, 是授課 語言的 選擇, 不應以 學科性 
質來 訂定。 前文 提及, 一 些專業 培訓的 
學 院要採 用外語 (英 語) 授課, 這只是 
順應 英語強 勢的權 宜之計 而已, 並非最 
理 想的教 與學乃 至學術 研究的 選擇。 相 
反, 授課 語言的 選擇, 應 以教學 效果、 
以 及上述 的大學 使命為 依歸。 

(三) 外 地生、 內地 生及交 換生: 招收 
一 定數目 的外地 生和國 內生, 對建立 一 
個多 文化校 園大有 裨益。 但要達 到學生 
間 真正的 交流, 校 方以至 教資會 就要承 
諾投入 更多的 資源, 提升 外來學 生的粤 
語 程度。 短 期的交 流生, 大學 可提供 
簡單 的粤語 課程, 使他們 的粵語 能力可 
達 最低限 度的生 活應對 程度。 至於內 
地生 則可以 提供一 個短期 密集式 的粵語 
課程, 輔以長 期 ( 例如一 至兩個 學期) 
較寬鬆 的補充 課程。 外籍 生則要 修習粵 
語 和中文 課程, 達至簡 單書寫 (大 概相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38 


等 於本地 生中三 程度) 及說話 程度; 當 
然, 大學 也要投 入額外 資源, 開 辦足夠 
用英 語教授 的本科 及通識 課程, 讓他們 
修讀。 外 來學生 一旦能 夠與本 地學生 
在生活 以至學 術上開 展雙向 (而 非單向 
的) 的 溝通, 文化 交流的 目的就 不難達 
到 ° 

當然, 有人 會認為 是否值 得為此 投入這 
麼多 的額外 資源。 我的回 應是肯 定的。 
因 為真正 的文化 交流和 多元文 化的建 
立, 在今天 全球英 語強勢 所造成 的語言 
以 至文化 單一化 的威脅 底下, 就 算只是 
在 香港的 一小角 —— 中 大校園 —— 進 
行, 長遠 而言, 對 中文以 至粵語 文化的 
輩固和 發展, 乃至 對人類 的利益 都是不 
可估 量的。 

結語 

中大 是本港 唯一在 政策上 確認中 英文雙 
語 授課的 大學, 是 在殖民 地陰影 及世界 
性英 語霸權 下仍保 留第一 語言授 課的院 
校, 因此最 有條件 履行上 述大學 應有的 
使命。 我 們作為 中大的 師生, 實 在應該 
珍 惜及維 護這個 優良的 傳統, 而 不應視 
之為 「歷史 包袱」 。事 實上 ,中 大不少 
教授 都是從 本地或 國內大 學畢業 ,然 
後負笈 外國, 再回歸 本校任 教的。 我們 
接受 了外國 學術思 想薰陶 及治學 訓練, 
回來面 對本地 或華語 學生, 用我 們的第 
一語言 (粵 語或普 通話) 講授, 同時也 
在重 英輕中 的評審 制度下 勉力用 中文著 
述, 所經歷 的是一 個微妙 而深刻 的文化 
交流 及溝通 過程。 原來用 第一語 言講授 
源於外 國的學 術思想 及作學 術研究 ,不 


單 是在做 「翻 譯」 工作 而已, 實 際上是 
在 藉自我 省思進 行文化 交流, 然 後通過 
講課 及出版 將這種 交流所 得推廣 至學生 
及 社會。 事 實上, 翻譯本 身並不 是一個 
機械的 過程, 因為 語言並 不只是 單純的 
工具 或載體 而已; 語言的 使用是 思考和 
創作的 過程。 我希 望中大 雙語政 策委員 
會 能慎重 地思考 中大的 使命, 提 出一個 
更完 善的教 學語言 政策。 


1 馬 國明, 〈先 要國際 化的, 不是中 文大學 • 而是 
中 文〉, 《明 報》, 1 2 006 年 10 月 2 5 日; 馬 國明. 
〈英 文先行 就是為 了中文 的命運 > • 《明 報》 

, 2006 年 10 月 26 日。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39 令 


雙語政 策報吿 書沒有 説甚麼 


♦ 杜振豪 (雙 語政策 委員會 本科生 代表) 

原刊於 《中大 學生報 》 • 2 00 7 年 5 月號 


關 於雙語 政策, 我們還 能說些 甚麼? 雙 
語政 策委員 會已於 四月中 完成諮 詢期後 
的最後 審訂, 報告書 定稿不 日出爐 ,隨 
後將 轉呈校 長與教 務會, 成為各 學系決 
定教學 語言方 針的新 指引。 問題是 ,這 
份 報告書 對我們 學生、 老 師以至 中文大 
學 的發展 方向, 會 有甚麼 影響? 可能完 
全 沒有, 也可 能大有 干係。 沒 有是因 
為, 校方高 層要左 右學系 決策, 其實從 
來 不僅白 紙黑字 頒布指 引一途 —— 難 
道我 們相信 在委員 會成立 之前, 各學系 
的教 學語言 不曾向 英語靠 攏嗎? 大有干 
係是 因為, 報告書 可能成 為消解 反對聲 
音和 學系進 一步英 語化的 資源。 無論如 
何, 在我們 思考能 說甚麼 之前, 也許應 
該先 了解報 告書其 實說了 甚麼, 或更重 
要的, 報告書 沒有說 甚麼。 

對於雙 語政策 的長期 關注者 而言, 不難 
發 現報告 書雖然 在一再 修訂下 套入了 
不少 「立足 香港」 或 「保 育本地 文化」 
的 修辭, 但 其總體 上所表 現的世 界觀依 
然十分 相近, 就是 我們需 要回應 全球化 
(最 新修訂 避開了 「國 際化」 這 個敏感 
字眼) 形勢, 調 整教學 語言。 至於那 
種回應 是怎樣 的一種 回應, 其實 幾乎從 


來 沒有改 變過。 在討 論的過 程中, 不少 
委員 —— 尤以主 席金耀 基和秘 書長梁 

少光最 為經常 方 面強調 向國內 

外大量 收生是 事實, 我 們需要 配合, 一 
方面 強調委 員會處 理的只 是收生 帶來的 
語言 問題, 與大學 收生的 國際化 政策是 
兩 回事。 前 者表現 出視討 論前提 為理所 
當然的 傾向, 認為 不辯自 明的客 觀環境 
已決定 了討論 方式, 後者 將教學 語言問 
題強 行與收 生政策 分割, 兩者都 限制了 
雙語 政策委 員會的 討論範 圍及可 處理的 
工作。 雙語政 策如何 制訂, 怎麼 可能跟 
大學 如何招 生分割 處理? 不一樣 的招生 
政策, 明顯會 產生不 一樣的 問題。 例 
如中 大若參 與全國 聯招, 招來的 學生便 
幾 乎以不 諳粵語 為主, 而 且沒時 間讓院 
校作 面試和 筆試; 但若堅 持獨立 招生, 
雖然生 源因此 收窄, 卻有 更多時 間作面 
試和 筆試, 可以保 証收生 的英文 和粵語 
水平。 然而, 這種 牽涉大 學招生 的政策 
討論, 卻會 被理解 成雙語 政策委 員會無 
法 處理的 問題。 因此, 這 種分割 式的理 
解, 其實 並非真 的可以 分割了 問題, 而 
只 是在肯 定現時 招生政 策下, 處 理因收 
生的 語言能 力而帶 來的教 學語言 問題。 
於是, 在 這樣的 討論框 架和議 題設定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40 


下, 委員會 可討論 的方向 被嚴重 窄化, 
討 論的細 節亦流 於技術 層面, 以 至於瑣 
碎 的修辭 表達。 

可 以預料 的是, 秘 書長梁 少光看 到上述 
一 番說話 ,必然 會立時 回答: 「學系 
可以選 擇是否 向國內 外招生 。 」 的確, 
不 只收生 與否, 建議中 的授課 語言問 
題, 報告書 都預留 了頗大 詮釋空 間予系 
務會, 包括學 科如何 定性, 原則 如何運 
用。 然而, 系務 會本身 是否能 夠確保 
其決策 不偏向 校方, 卻不 是一件 容易的 
事。 事 實上, 諮詢 期收到 的意見 當中, 
便曾 有聲音 指出, 職位較 低的導 師難以 
參與系 務會的 決策, 更遑論 學生。 筆者 
記得秘 書長梁 少光便 曾經就 此回答 ,這 
是 系務會 的組成 問題, 不 是雙語 政策的 
問題。 當然, 儘管 系務會 的組成 可能有 
問題, 也沒 理由要 雙語政 策委員 會越俎 
代庖去 處理, 但要 說雙語 政策可 以不必 
考慮 系務會 的組成 問題, 卻明顯 更難自 
圓 其說。 看 看早前 校方以 「下放 權責」 
和 「加強 領導」 之 名硬銷 院長委 任制, 
再想 想校長 和院長 皆為必 然成員 的系務 
會, 當中 權力關 係的千 絲萬縷 —— 難 
道這 些憂慮 都是多 餘嗎? 

以上 種種, 自 然不會 見於報 告書, 因為 
更 密切相 關的, 報告 書也付 之闕如 。委 
員會其 中一項 工作為 檢討雙 語成效 ,但 
報 告書卻 未有任 何仔細 分析, 沒 有對兩 
文三 語的教 學反應 作意見 調查, 甚至也 
沒有 授課語 言的具 體分佈 資料。 報告書 
口口 聲聲要 避免英 語過份 主導, 沒有中 
英 授課語 言的具 體分佈 資料, 我 們怎知 


道 英語不 是已經 —— 或將快 —— 過份 
主導? 以第 二語言 教學會 降低教 學效率 
幾乎是 常識, 但委 員會中 仍然有 意見認 
為, 以英語 教授理 工科目 (即諮 詢稿中 
的 「普 世性科 目」, 新 修訂已 刪去 ) 會 
更 直接而 準確。 然則, 報 告書有 沒有回 
應這個 問題, 有沒 有嘗試 研究中 英文授 
課語 言在理 工科目 的接受 情況? 另外, 
新 修訂的 建議中 增加了 q 呆育 中文」 的 
段落, 當中 又有沒 有任何 關於保 育中文 
的具體 建議或 承諾? 待報 告書定 稿正式 
公佈, 各位不 妨仔細 留神, 查找 不足。 
報告書 沒有說 甚麼, 比 報告書 說了甚 
麼, 更 為可圈 可點。 

以後教 學語言 問題日 後再有 爭端, 校方 
大有可 能祭出 這份報 告書, 宣告 教學語 
言 政策已 商議了 兩年, 歷 經廿多 次會議 
和 十多次 諮詢, 其中 有學生 、教師 、校 
友各方 代表, 整理 了不同 意見, 仔細討 
論才 得出當 中建議 —— 由是反 對聲音 
便 無法喚 起大眾 注意, 繼 而自動 瓦解。 
筆者 在此希 望提出 的是, 有毛 病的政 
策, 即使 開一千 次會議 一百場 諮詢, 也 
可以依 然是有 毛病的 政策。 作為 委員會 
其 中一名 委員, 也 必須聲 明報告 書有不 
少 地方, 本人始 終無法 同意, 有 不少地 
方, 是礙於 會議形 勢而作 出的退 讓和妥 
協。 報 告書的 內容, 包括 檢討、 理念、 
建議, 都是協 商遠多 於一致 認同, 儘管 
部份 委員可 能未必 同意, 但這依 然是本 
人希望 一再強 調的。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41 令 


貨 不對辦 的大學 語委會 


♦ 杜振豪 


編按: 為 了檢視 「國 際化 事件」 後成立 
之 「優 化雙語 教育委 員會」 幾年 來的工 
作, 我們於 2013 年 訪問了 委員會 主席、 
秘書 及學生 委員。 

話說 2005 年 春天, 前校長 劉遵義 打算推 
行核 心課程 全面英 語化, 以配合 其廣招 
非本 地生的 「國 際化」 大計。 不 料此舉 
引起激 烈反對 聲音, 鬧出 「哭 中大」 事 
件。 當時為 了平息 爭議, 劉遵義 成立了 
「雙語 政策委 員會」 ,諮 詢師生 校友意 
見。 兩 年後, 《雙語 政策報 告書》 (下 
稱 《報告 書》) 出爐, 其 中建議 在教務 
會 下設立 「優 化雙語 教育委 員會」 (下 
稱 「語委 會」) ,按 《報 告書》 建議跟 
進雙語 政策的 問題。 

六 年時間 過去, 語 委會做 了甚麼 工作? 
有沒 有做好 監察及 促進中 大雙語 政策的 
角色? 能否 回應當 初引起 激烈迴 響的反 
對 聲音? 帶 著這些 疑問, 我們分 別訪問 
了現 屆委員 會主席 侯傑泰 教授、 秘書黃 
潔美, 以及 最近兩 屆的學 生代表 呂子健 
及鍾 耀華。 可惜, 我 們得來 的答案 ,卻 
是令人 詫異的 空白, 與原 先期望 有極大 
的 落差。 若與 《報 告書》 聲稱 的職權 


來 檢視, 語 委會的 表現只 能說是 貨不對 
辦。 

説 英語的 語委會 

校方介 紹語委 會的網 頁頗為 簡陋, 只列 
出了 現任委 員名單 及語委 會職責 的英文 
簡述, 找不到 任何會 議議程 及紀錄 1 。 據 
黃潔美 透露, 語 委會於 2007 年 11 月正式 
成立, 至今 ( 2 013 年 10 月) 開了約 16 次 
會議, 首兩 年會議 較密, 後來則 較疏。 
學生 代表鍾 耀華則 表示, 語委會 大約是 
一 年開兩 次會。 在組成 方面, 除 了恆常 
出任的 各學院 代表、 各語 文中心 2 代表、 
註冊組 職員; 有四 至五位 成員由 校長委 
任, 大 約兩年 一任; 同樣 由校長 委任的 
主席, 更是 每年都 會重新 委任, 六年來 
已換了 四位; 至 於學生 代表, 也 是一年 
一任。 因此, 不少 成員或 許只能 出席幾 
次 會議, 未 摸熟語 委會工 作便須 換人。 

值 得注意 的是, 學 生代表 呂子健 表示, 
語委會 的會議 紀錄只 有英文 版本, 在 
他出 任委員 期間, 因有外 籍教授 參與會 
議, 會 議討論 更是以 全英語 對話。 侯傑 
泰教授 對此則 回應, 外籍 教授參 與會議 
期間, 雖然會 議語言 主要是 英語, 不過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42 


「會 議沒規 定必須 用英語 發言」 ,必要 
時鄰 座的成 員也會 幫忙翻 譯云云 。也 
許, 這種情 況不過 反映了 中大雙 語政策 
的曰 常操作 —— 只要有 一位與 會者不 
諳 中文, 會議便 須轉為 英語, 最 後實際 
上變 成英語 優先。 假如 說使用 不擅長 
的教學 語言, 會阻 礙教學 成效; 使用不 
擅長 的會議 語言, 同樣也 會窒礙 溝通和 
表達。 若從 不提供 常規化 翻譯的 做法來 
看, 看來語 委會也 無意突 破英語 優先的 
困境。 

不談教 學語言 

那麼, 語 委會曾 經討論 甚麼問 題呢? 侯 
傑 泰教授 介紹, 近 年語委 會主要 關注三 
三四 改制語 文課程 改制, 包括非 本地生 
的語文 課程。 除此 以外, 則是改 革語文 
教育 架構, 包 括取消 「語 文精修 課程」 
(舊 時俗稱 「語 精」) , 以及將 學院要 
求 的語文 課程, 重 組為大 學基礎 語文課 
程。 無疑, 這些都 是與大 學語文 教育至 
關 重要的 問題, 但 怎麼沒 有討論 當年最 
受爭議 的教學 語言? 

在筆者 不斷追 問下, 侯 黃二人 略顯尷 
尬。 侯傑 泰教授 回答, 語 委會對 教學語 
言 的問題 「冇 乜新 vision 」 , 所 以沒有 
討論。 黃潔美 補充, 校方 會統計 校內課 
程 的教學 語言, 但 只供學 院內部 參考, 
不 會在語 委會上 傳閱; 至於 《報 告書》 
的 內容, 她 則認為 「沒 有爭 議性」 ,語 
委會純 粹遵循 《報 告書》 的建議 去做云 
云。 換句 話說, 語 委會沒 有處理 教學語 
言的 問題, 也沒有 檢視和 統計教 學語言 
的使用 情況, 甚至沒 有討論 《雙 語政策 


報 告書》 的 內容。 

由此 可見, 優化 雙語教 育委員 會的工 
作 內容, 與其說 是檢討 及改進 雙語政 
策, 不如說 是增強 中英文 訓練。 或許, 
語委 會的英 文名稱 (Senate Committee on 
Language Enhancement ) > 已經恰 如其份 
地說明 了它的 定位。 若校 友期望 語委會 
能監 察及檢 討雙語 政策, 甚至延 續處理 
教學 語言的 爭議, 恐怕 是痴心 錯付, 太 
傻太天 真了。 

消失的 「保育 中文」 

語委 會的工 作不如 預期, 這是關 心教學 
語 言的校 友一廂 情願, 期望過 高嗎? 其 
實, 根據 《雙語 政策報 告書》 的 建議, 
語委 會的職 責包括 :一 、統籌 、檢 討、 
改進及 推廣中 大的雙 語教育 政策; 二、 
促進、 協 助及督 導各有 關部門 執行大 
學的 雙語教 育政策 ; 三 、推動 《報告 
書》 7. I 2 段所 述的保 育中文 工作。 3 

可是, 到 了語委 會正式 成立, 在 校方網 
頁 上列出 的職權 範圍, 卻似乎 變了模 
樣 :一、 檢討大 學的雙 語教育 ; 二 、檢 
討大學 雙語教 育政策 的執行 情況, 以及 
協助推 廣有關 政策; 三、 檢討所 有中文 
( 普 通話、 廣 東話、 書寫 中文) 課程及 
英文 課程, 包括新 課程的 批核以 及這些 
課程的 質素及 成果; 四、 參考雙 語政策 
委 員會的 建議, 推 廣語文 課程的 成果。 4 

兩相 對照, 我 們可以 發現, 雖然 網頁版 
本保 留了檢 討雙語 教育的 字眼, 但沒 
有如 《報 告書》 般 說明可 以改進 雙語政 


卷二 國 際化事 件方言 


143 # 


策, 而且工 作重點 也轉向 了語文 課程的 
檢討及 推廣。 最重要 的是, 保育 中文的 
部份, 竟然 完全消 失了。 關於第 三點, 
侯傑 泰教授 向筆者 表示, 保育中 文不在 
教務會 委員會 的層次 處理, 會由 其他部 
門 負責, 例 如中國 文化研 究所。 可是, 
為甚 麼保育 中文不 能在語 委會討 論及建 
議, 大 學語文 課程改 革又可 以呢? 這筆 
糊塗 賬也只 能留待 公論。 

結語 

六 年時間 過去, 當 年爭議 已不復 見於校 
園 。從 《雙語 政策報 告書》 到優 化雙語 
教育委 員會, 教學 語言的 問題, 似乎已 
被巧 妙轉換 為語文 課程的 問題。 學系自 
決依然 是校方 的堂皇 說法, 但實 際操作 
如何, 外 人難以 得知。 其實, 《報告 
書》 曾明確 建議, 優化雙 語教育 委員會 
成立五 年後, 須全 面檢討 雙語教 育的成 
效。 5 侯傑泰 教授似 乎不知 悉這道 條文, 
坦 言語委 會不曾 作全面 檢討, 只 表示三 
三四 課程改 革行之 未久, 目前不 是檢討 
的好 時機。 筆 者只能 寄望, 校方 盡快認 
真檢 討雙語 政策及 其執行 情況, 不要將 
《報 告書》 的建 議視如 裝飾。 否則 ,不 
只對 《報 告書》 建 議有保 留的師 生校友 
會群起 攻之, 認同 《報 告書》 的 師生校 
友也 會感覺 受騙。 人而 無信, 不 知其可 
也。 大學辦 教育, 也是 這麼一 回事。 


1 目前, 校方僅 為教務 會的工 作提供 公開的 「會議 
簡報」 (中英 對照) •至於 教務會 屬下委 員會, 
則 是甚麼 文件也 沒有。 侯傑泰 教授對 此表示 ,不 
公 開委員 會文件 是中大 校方的 政策。 在筆 者追問 
下, 他 補充這 是校方 的慣常 做法, 需要維 持政策 
一致 • 而且 也沒有 委員要 求公開 文件。 

2 包 括中國 語言及 文學系 '英 語教學 單位、 雅禮中 
國 語文研 習所。 

3 《報 告書》 7. I 2 段所 述甚詳 ,其意 甚誠, 為不少 
批 評者所 稱道。 兹概 述如下 :一' 必須用 英語講 
課的 學系, 可考 慮開設 若干中 文講課 科目, 以促 
進學 術的本 土化; 二、 涉 及中國 文化的 科目, 可 
考 慮開設 若干英 語講課 科目, 以弘 揚中國 文化; 
三、 中大應 支持中 國研究 及本地 研究, 同 時鼓勵 
在 其他領 域以中 文發表 論文; 四、 中大應 致力以 
中 文傳播 知識, 包 括出版 期刊、 編寫 教材、 翻譯 
著作; 五、 校方 應提供 資源, 推 行上述 工作。 

4 《報 告書》 7. 12 段所述 甚詳, 其意 甚誠, 為不少 
批 評者所 稱道。 茲概 述如下 :一、 必須用 英語講 
課的 學系, 可考 慮開設 若干中 文講課 科目, 以促 
進學 術的本 土化; 二、 涉及中 國文化 的科目 ,可 
考 慮開設 若干英 語講課 科目, 以弘 揚中國 文化; 
三、 中大應 支持中 國研究 及本地 研究, 同 時鼓勵 
在 其他領 域以中 文發表 論文; 四、 中大應 致力以 
中 文傳播 知識, 包 括出版 期刊、 編寫 教材、 翻譯 
著作; 五、 校方 應提供 資源, 推 行上述 工作。 

5 「 優化 雙語教 育委員 會應於 成立五 年後就 中大學 
生的 語文程 度及雙 語教育 的成效 作全面 檢討」 見 

《雙語 政策報 告書》 7. 27 段。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44 



係樹 立人参 杵 



JU. JL. 

校園運 動的一 場小勝 刑若 

—— 「保樹 立人」 運動 

♦ 羅奕媚 


2006 年 2 月 中大學 生會發 出聯署 聲明, 
指斥中 大當時 為發展 而大興 土木, 大肆 
破壞校 園生態 環境, 希望 中大人 關注並 
向校 方施加 壓力。 聯署很 快就獲 得不少 
校友的 回應。 一班 校友從 聯署上 得知中 
大將把 池旁路 三十多 棵大樹 砍掉, 憤而 
起之, 發起 「保樹 立人」 行動。 及後, 
一 眾員生 校友決 定成立 「校 園發 展監察 
聯盟」 (下稱 「聯 盟」) ,以制 衡忽視 
生 態保育 的工程 部門, 提 倡中大 員生參 
與規劃 校園。 

事件 中的論 爭其實 有兩個 層次。 第一是 
理念 層面。 「聯 盟」 強調 的有兩 大點: 

( 1 ) 保樹 不單為 環保, 還關乎 教育理 
念 1 ; (2) 必須改 善現時 校園規 劃決策 
的黑箱 過程。 校方對 於以上 的回應 ,則 
只是 指出自 己已堅 守如斬 樹會補 種的原 
則、 已有 完善行 政監管 機制和 「其 實中 
大 已經好 環保」 。而 校方 對此事 所提出 
的解決 方法, 則是 以操作 層面為 重點, 
抛 出五個 方案來 「公開 諮詢意 見」, 
並欲 把焦點 轉移至 五個方 案來討 論細節 
(見 〈眾 志綠 —— 池旁 路工程 方案諮 
詢〉) 。然 而, 「討 論五個 方案」 並沒 


有回應 「聯 盟」 理念 層面的 訴求, 員生 
校友當 然拒絕 接受。 

至於 砍樹的 理由, 校方 的對內 論據為 
2012 年三三 四實行 後人數 大增, 為確 
保 安全而 需擴闊 路面, 對 外則從 不提工 
程是 為擴闊 路面, 只稱為 了維修 斜坡而 
斬樹。 校友 因此估 計維修 斜坡而 斬樹看 
似大條 道理, 至於 擴闊馬 路則可 能理據 
不足。 無論 如何, 應否為 擴闊馬 路而斬 
樹, 仍是 事件中 最大的 爭論。 反 對保樹 
者大多 認為在 「安 全」 面前, 「環 保」 
就 算無奈 亦得靠 邊站, 而熊 一豆的 〈願 
那 校園能 容下貓 和樹〉 則 試圖梳 理這個 
似是 而非的 爭論, 指出這 是把大 學發展 
置於 人文傳 統的對 立面, 掩飾大 學盲目 
擴張的 事實, 「於 是連續 兩年, 同是大 
刀 欲揮, 去 歲先動 搖中文 授課之 本今則 
輕 率欲砍 老樹為 人車開 路」。 

結果, 抗爭 一個多 月後, 校方終 於宣布 
撤回 向地政 處提出 的斬樹 申請, 並成立 
「校 園自 然景觀 美化委 員會」 監 察校園 
發 展處, 指 日後所 有斬樹 工程都 要經委 
員會審 批才能 開工。 


中大 五十年 k 


者 146 



「保樹 立人」 的另一 個重要 之處, 在於 
因著 其積極 參與者 的高度 重疊與 理念相 
近, 經常被 認為是 一連串 保育運 動的開 
端 (保樹 、天 星、 皇 后與菜 園村) 。而 
本書 此部分 所輯錄 的兩篇 報導, 均是節 
錄 轉載自 「香港 獨立媒 體網」 ,並 由校 
友朱 凱迪所 撰寫。 他是運 動的其 中一個 
帶頭級 人物, 在過 程中不 斷以調 查式報 
導紀錄 「戰 況」 ,並 用文件 、數 據等實 
證去 回應官 方各種 說法, 文宣均 主要用 
網上媒 體發佈 —— 以上 種種, 在校園 
推動 關注校 政的範 疇上, 於當時 都是全 
新 的宣傳 與動員 策略, 為 日後各 種校園 
運動 提供了 很好的 示範。 

到今日 ,縱 使中大 已遍山 新大樓 ,、綠 
色 校園」 卻 已成中 大經常 向外宣 傳的口 
號, 「保樹 立人」 運動之 後校方 所擬定 


的樹 木保育 政策, 亦 成為其 「綠 色」 的 
重 要憑證 —— 雖 然大部 分保樹 校友均 
認為 事件核 心是保 衛人民 價值而 非關環 
保 —— 但 運動之 後校方 對校園 環境的 
敏感 度確是 提升了 不少。 另外, 這場運 
動亦 喚醒了 中大人 對校園 規劃的 關注, 
同學在 後來自 發成立 「中 大校園 民主規 
劃 小組」 ,監 察校 園規劃 ,並推 廣參與 
式 規劃; 而 及後的 擴建圖 書館事 件亦迅 
速受 到校友 和同學 關注並 成立保 衛烽火 
台 聯席。 以上 種種, 都令 人認為 「保樹 
立人」 不 單是校 園規劃 運動的 一場小 
勝, 也 是一個 重要的 起點。 


1 朱 凱迪, 〈退 一步海 闊天空 解決池 旁路行 人擁擠 
的建 議〉, 《香港 獨立媒 體網》 , 1 2 ooe , http :// 

www . inmediahk . net / node /101 1 80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池 旁路擴 路工程 「公開 事件」 時間表 

♦ 朱凱迪 

原刊於 《香港 獨立媒 體網》 〈中 大保樹 之校方 「屎 上抹 胭脂」 公關 簡報會 附錄一 .) • 2006 年 4 月 14 日 
本書編 輯稍作 增修。 


2005 年 

1 月 6 日 池 旁路擴 闊路面 及維修 斜坡工 程招標 結束, 之 後在網 頁上查 不到中 標公司 

身份, 以及 工程涉 及金額 和合約 內容。 

2006 年 

2 月 28 日 校園 發展處 網頁刊 出工程 內容, 只 提維修 斜坡, 隻字未 提要擴 闊路面 。工 

程 要求斬 三十五 棵樹, 包 括樹齡 可能超 過五十 年的老 樟樹, 但公布 中未提 
大 部分樹 是為擴 闊路面 而斬。 

3 月 6 日 有中 大員生 發現, 工 人在池 旁路大 樹上圍 上危險 膠帶, 同時 間學生 會發起 

的 〈保護 山城〉 聯署, 後來收 集到二 千多個 簽名。 

3 月 8 日 協理副 校長許 敬文在 聯署壓 力下, 承諾 池旁路 工程會 暫停, 再諮詢 中大員 

生。 

3 月 9 日 約三 十名中 大員生 在池旁 路舉行 黃絲帶 「保樹 立人」 行動。 

3 月 11 日 中 大委託 的顧問 公司, 正式向 地政總 署申請 斬樹, 並 未提出 任何不 用斬樹 

的 可能。 校方 被指欺 騙中大 員生, 在 承諾諮 詢後繼 續推進 工程。 協 理副校 
長 許敬文 辯稱, 是顧問 公司私 自提交 申請。 

3 月底 中大教 職員、 學生 及校友 代表決 定成立 校園發 展監察 聯盟, 以制衡 忽視生 

態保育 的工程 部門, 提 倡中大 員生參 與規劃 校園。 

4 月 7 日 學生 會和學 生報聯 同校友 代表, 出版 《保樹 立人特 刊》, 希望中 大員生 

關 注事件 。同 日, 校方 在邵逸 夫夫人 樓舉行 池旁路 工程簡 報會, 提出五 
個 方案。 其中 四個堅 持大幅 擴闊行 車路面 和大量 斬樹, 但除 了幾張 精心挑 
選的人 車爭路 圖片, 校 方並沒 有提供 池旁路 人車流 數據, 以 證明必 須大幅 
擴 闊行車 路面。 校方 亦一度 阻止公 眾人士 參與簡 報會。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48 


卷 


4 月 13 日 沙田 地政處 證實, 中大 仍未撤 回斬樹 申請, 亦沒 有知會 政府正 重新諮 

詢中大 員生, 工程內 容可能 有變。 斬 樹申請 仍在審 批中。 

4 月 14 日 校友一 個月前 在池旁 路漆上 「保樹 立人」 四個 大字, 被 物業管 理處人 

員 塗去。 

4 月 19 日 校方 宣布撤 回斬樹 申請。 

4 月 21 日 校方向 校園發 展監察 聯盟召 集人表 示決定 成立斬 樹審批 委員會 制衡校 

園發 展處, 日後所 有斬樹 工程都 要經委 員會審 批才能 開工。 



一 保樹立 人事件 


齊來保 護我們 的山城 (聯 署) 


♦ 香港 中文大 學學生 會校園 環境關 注小組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6 年 2 月 27 日 


中大, 是 山中一 座城。 這 座城, 自然風 
景和 人文風 景渾成 一體, 曾經 孕育無 
數 學子的 心靈。 因此, 我 們應該 好好珍 
惜它, 愛 護它, 讓 這道美 好風景 能夠永 
續 下去。 很 可惜, 近 年大學 的發展 ,卻 
與 此背道 而馳, 自然環 境遭到 嚴重破 
壞, 大量 傳統建 築面目 全非, 情 況令人 
憂心。 

我們都 知道, 中大 的美好 環境, 全賴一 
代 又一代 中大人 的共同 努力, 才得以 
慢慢 建立。 比 方說, 第一 任建築 師司徒 
先生, 極注 重建築 物與地 形山勢 間的和 
諧、 協調; 總 園藝師 劉雲章 先生, 秉承 
這種 作風, 憑 其出色 品味, 致力 保護校 
園 的自然 野趣。 是故, 百萬大 道的樓 
房, 跟 新亞、 聯合書 院的風 格一致 ,渾 
然 天成; 清水 石屎的 外牆, 更散 發著濃 
厚的書 卷氣。 校園 很多地 方更盡 量讓植 
物自然 生長, 古樹 處處, 繁 花叢生 ,自 
成一 個生態 系統。 

令人憂 心的, 是中大 美好的 校園, 在急 
劇發展 和缺乏 足夠的 環保意 識下, 迅速 
遭到 破壞。 大家都 見到, 中大近 年大興 
土木, 工程 不絕, 斬 大樹蓋 高樓, 已到 


觸目 驚心的 地步。 而這些 發展又 往往力 
求宏 偉和都 市化, 與外面 地產商 的庸俗 
品味 看齊, 環境保 護和建 築文物 的保育 
工作, 統統靠 邊站。 中大 校園, 正經歷 
一 場又一 場人為 的環境 災難: 

1. 2003 年 初夏, 沙 士疫情 剛過, 大學火 
車 站旁, 幾棵鳳 凰木開 得特別 燦爛, 滿 
樹 橙紅, 引人 注目, 有報 章記者 拍了下 
來, 放在 頭版, 以 其旺盛 生命力 激勵港 
人。 可悲 的是, 這 棵意義 非凡的 大樹, 
在所謂 「校 園美化 工程」 下, 為 了興建 
一截令 人啼笑 皆非的 「觀景 橋」, 硬生 
生給斬 去不少 根兒, 現 正處於 瀕死邊 
緣。 

2. 為 了修葺 斜坡, 校 方花費 百萬, 在 
何善衡 工程大 樓對面 山坡, 以水 泥舖設 
臨時 小路, 讓工 程車輛 出入, 既 浪費公 
帑, 又 嚴重破 壞生態 環境, 導致 山坡面 
目 全非, 草 木茂盛 的原貌 一 去 不返。 

3. 崇基 的小橋 流水, 清幽 怡人, 原有 
泥路及 溪澗, 洋 溢山林 氣息, 是 最多中 
大人喜 歡行的 小路。 可是, 校友 徑的修 
建, 將其 天然風 貌狠狠 摧殘, 不 少老樹 


中大 五十年 k 


150 


及 小路兩 旁的野 薑花, 慘遭 砍伐, 換上 
人工 種植的 植物。 更糟糕 的是, 樹蔭下 
的沙土 小徑, 加設 了冰冷 的金屬 扶手, 
改建為 石板路 (及 後又因 效果不 佳再鋪 
一 次), 雨水 的滲透 受阻, 路邊 大樹長 
得一 年不如 一年。 總括 而言, 一 種在市 
區 才出現 的仿郊 野公園 設計, 硬 生生嵌 
進 了中大 的自然 領域, 既浪 費金錢 ,又 
不倫 不類。 

4. 中 大正門 附近, 有一 個大迴 旋處, 
原 是天然 草坪, 配 以園藝 美術, 供人拍 
照留念 多時。 年前, 綠草給 鏟光, 換上 
高爾夫 球場的 草皮, 禁止 踐踏。 新草地 
看 似平滑 如絲, 其 實極難 打理, 幾個月 
便 得重鋪 一次, 花費 甚鉅。 而且, 外國 
先進社 會早已 開始摒 棄這種 人工美 ,中 
大 校方有 心推廣 環保, 為 何不開 風氣之 
先, 反而 倒行過 來?! 

5. 李達 三樓的 重建, 砍 伐不少 巨樹, 
引 起社會 關注。 李 達三樓 旁的小 斜坡, 
本植有 一大排 杜鵑, 早春 三月, 總會燦 
爛 盛開, 是中 大最美 麗的景 致之一 。早 
幾 年卻不 知何故 給砍掉 大半, 現 在更是 
連根 拔起, 令很多 重返母 校的校 友感慨 
不已。 中國文 化研究 所的擴 建工程 ,最 
近 也使大 批樹木 遭殃。 據悉, 崇 基教學 
樓 一段池 旁路, 即將 有擴建 工程, 靠向 
嶺南 場的斜 坡上, 一大片 林木又 將難逃 
厄運。 對 於伐樹 一事, 校 方常常 說會另 
覓地方 補植。 但這種 講法不 盡不實 。因 
為, 砍去的 往往是 大樹, 補種的 卻統統 
是幼小 樹苗, 一棵 數十年 樹齡的 老木, 
試 問如何 補償? 當下, 李 達三樓 正在重 


建, 地 盤外, 只 見兩行 楚楚可 憐的幼 
苗, 遙 對龐然 大物的 吊機, 情景 荒誕, 
正 好說明 一切。 而且, 人 樹長年 相對, 
感 情自然 而生, 又 豈是一 砍一植 的邏輯 
能夠 解釋, 主事者 難道對 此完全 不能理 
解?! 

6. 從 范克廉 樓往山 下走, 右 面斜坡 ,本 
是一大 片相思 樹及灌 木叢, 夏夜 來臨, 
偶有 螢火蟲 出沒。 但 經過維 修後, 一半 
斜 坡鋪上 綠色尼 龍絲, 原 有的自 然景觀 
消失, 只剩 下疏落 的相思 和橫陳 的水泥 
道。 

7. 百萬 大道, 超然 脫俗, 與新 亞及聯 
合 水塔, 遙相 呼應, 成為 人文精 神的象 
徵。 中大 校方, 卻毫不 珍惜, 在 大道中 
間興建 玻璃幕 牆的研 究所, 擾亂 統一的 
建築 風格, 立 下極壞 先例。 事實上 ,校 
方正籌 建多幢 同類型 商廈似 的大樓 ,漠 
視 惡俗品 味入侵 ,更 罔顧 中大的 自然環 
境, 禽鳥 眾多, 牠 們容易 因分辨 不出玻 
璃 的倒影 而撞牆 致死。 

8. 中大準 備修築 貫通全 校的環 山徑, 
但有 違郊野 公園的 做法, 捨沙土 而取紅 
磚 來鋪設 路面, 顯 示校方 缺乏綠 化校園 
的想 像力, 漠視這 種慣見 於城市 的路面 
設計, 對自 然景觀 和對生 態環境 的負面 
影響。 

9. 中藥 園外的 斜坡, 原本 種滿樹 來鞏固 
泥土, 不足 一年, 給 砍剩最 底一排 ,由 
於沒有 足夠樹 木抓緊 泥土, 出現 嚴重的 
水土 流失, 現時正 進行緊 急維修 工程。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這些 工程, 本 來可以 避免。 

10. 近年, 中大出 現一波 又一波 的裝修 
潮, 將 大部分 建築物 內部, 重新 翻新, 
原來比 較陳舊 但書卷 氣濃厚 的課室 ,千 
篇一 律變成 現代化 辦公室 模樣, 個性模 
糊, 文化氣 息蕩然 無存。 最令 人嘆息 
的, 是 中大的 幾座圖 書館, 幾年 之間, 
全變成 酒店式 的豪華 裝潢, 庸俗 不堪, 
原 來各有 特色, 並 富學術 氛圍的 環境, 
從此 不再。 

無疑, 隨 著時代 進步, 某 些課室 的確需 
要加添 設施, 但 這並不 表示, 原有建 
築 的傳統 和獨特 風格, 便 應該棄 之如敝 
屣。 一 個沒有 傳統的 大學, 是不 會讓人 
有歸屬 感的。 試 想想, 畢業 的校友 ,每 
次回來 中大, 都發覺 校園面 目全非 ,試 
問 如何建 立對母 校的感 情?! 

再者, 部分 裝修工 程是否 必要, 實屬疑 
問。 好像 大學圖 書館, 重 複建設 頻繁, 
還特設 酒店式 旋轉大 門和雲 石大堂 ,浪 
費資源 之餘, 又不 實用, 使人 費解。 

以上 種種, 只 是冰山 一角。 面對 中大進 
一步 的擴建 發展, 如果 大家再 不加保 
護, 恐 怕不出 幾年, 中大 便會更 為面目 
全非。 不過, 我們 必須說 清楚, 我們並 
非反 對任何 形式的 發展, 反對大 學興建 
校舍, 我 們只是 要求: 

1. 重 新檢討 現時校 園環保 政策及 其背後 
的 理念和 原則, 成 立包括 學生老 師職員 
在 內的, 更具代 表性、 透明 度更高 ,並 


有實 質監察 力的校 園環境 督導委 員會; 

2 . 在 中大 策略計 劃中, 把 環保原 則列為 
重要 考慮, 避免 無節制 的過度 發展; 

3 . 切 實執行 對環境 及有歷 史價值 之建築 
物 / 設計 的保護 工作; 

4 . 停 止濫伐 樹木, 盡量採 用合乎 自然美 
的校園 設計; 

5 . 加 強環保 教育的 工作。 

我們 呼籲, 愛惜中 大校園 之士, 密切關 
注中大 環境的 變化, 若發 現任何 嚴重破 
壞環境 之事, 請 與中大 學生會 聯絡, 共 
商 對策。 

中大, 是 山中一 座城, 她 不止是 中大人 
的 地方, 也 屬於地 球的一 部分, 保護她 
的生態 環境, 是作 為人類 的基本 責任。 

要成為 一所真 正出類 拔萃的 大學, 我們 
必須 具備這 種綠色 視野, 從我們 身邊做 
起, 好好珍 惜我們 這個得 來不易 的美好 
校園。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校園環 境關注 小組啟 
2006 年 2 月 27 日 


中大 五十年 


上 


十年 樹木, 百 年樹人 

「保樹 立人」 行動 及聲明 


♦ 一群中 大校友 

原刊於 《香港 獨立媒 體網》 , 2 006 年 3 月 9 日 


我 們是一 群中大 校友, 從 中大學 生會校 
園 環境關 注組的 〈齊來 保護我 們的山 
城〉 一文 得知, 近 年中大 校方為 了所謂 
的 「美化 發展」 校園 工程, 大興 土木, 
砍 老樹拆 舊樓。 而 最近為 了擴闊 崇基池 
旁路, 校方又 以鞏固 斜坡為 掩飾, 計劃 
無聲 無色地 砍掉三 十五棵 大樹。 對此我 
們深表 震驚與 憤怒! 

校園 之美, 講 求歷史 傳統, 實而 不華; 
大學的 卓越, 在 於其師 生堅守 教育理 
念, 對社會 的責任 和承擔 。可是 ,近年 
校 方的行 政管理 政策, 日趨 浮誇, 一棟 
棟古 撲的建 築群被 拆毀, 當年在 殖民地 
裡, 幾間書 院特立 獨行, 開創香 港戰後 
高等教 育的新 風氣, 這些 建校的 歷史地 
標亦於 空間中 消失; 持續 地斬大 樹蓋高 
樓, 與自然 和諧共 存的校 園氣息 亦煙消 
雲散。 

歷年 中大優 秀的畢 業生, 是大學 「樹 
人」 成果, 亦 是大學 之本, 我們 今天發 
起 「保樹 立人」 的 行動, 保樹不 單是為 
了 環保, 亦是 為了保 衛母校 的歷史 、傳 
統 與自然 之美。 


我們呼 籲中大 同學、 職工 和校友 一起行 
動, 於三 月十日 早上十 二點, 在中大 
火 車站廣 場集合 (那 裡有 三十五 棵樹等 
待我們 搶救! ) , 我們會 拆掉伐 木的膠 
帶, 繫上寫 有自己 名字的 布條, 向校方 
表明, 砍 伐這些 老樹, 不 單止是 破壞環 
境, 亦是 損害我 們對母 校的情 感與認 
同! 

我們 希望透 過這次 行動, 要求 校方: 

1. 保 護校園 老樹, 各項 建設與 修整, 不 
應 破壞中 大美好 的自然 及人文 環境; 

2. 檢討 校園環 境規劃 和發展 政策, 要公 
開 透明, 諮詢 同學、 職工和 校友; 

3. 放棄好 大喜功 的發展 心態, 改 以保育 
為首的 態度, 發揚建 校文化 傳統, 愛護 
中大人 文自然 環境, 締造 自由開 放的風 
氣。 

一群中 大校友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153 令 


中 大保樹 之校方 「屎 上抹 胭脂」 公關 簡報會 
(節 錄) 

♦ 朱凱迪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5 年 4 月 14 日 


梁文 道在聲 援保樹 立人的 文章中 提到: 
「其 中一個 將要倒 下的樹 木是株 一個壯 
漢 也圍抱 不住的 樟樹, 另一種 香港常 
見的 植物, 高大 壯實, 可 製家具 經久耐 
用, 也可提 煉樟油 驅蟲。 但在自 然環境 
裡, 樟樹 是很受 小動物 歡迎的 ,四 月開 
花, 總有蝴 蝶蜜蜂 圍繞; 冬 天結果 ,就 
有小 鳥成群 採食。 若 遍植樟 木成林 ,使 
人行 其間, 可隨風 聞到一 股醒神 清香。 
中大 附近的 樟樹灘 本來就 是這種 地方, 
可惜 日治時 期砍伐 過濫, 如今那 株圍上 
了黃布 條的樟 該是同 區的殘 餘。」 

我 對樹木 有情, 卻 無知。 一個月 的保樹 
行動, 得到 嘉道理 農場職 員熱情 開示, 
真的, 像 兩年前 學波斯 文一樣 開了眼 
界, 對眼球 感知的 信息多 了一重 釋讀。 
搬到新 居八個 月了, 園子 裡幾株 大樹, 
看 著以為 甚好, 但從 未想到 問來歷 。原 
來, 他 們也是 樟樹! 嘩, 原來我 在中大 
保守 的樹, 我的家 也有! 然後 一切都 
在我 腦中聯 成一條 對付無 良斬樹 黨的戰 
線, 字 典裡的 釋義, 我家的 樟樹、 中大 
的 樟樹, 以 至全香 港的樹 都聯成 一線。 


問屋 主李太 樟樹的 來歷。 她說三 十年前 
搬來的 時候, 樹 已經不 小了, 她 覺得樹 
起碼 有六、 七 十年。 我 吃驚, 因 為園裡 
的 樟樹, 樹 幹只有 中大池 旁路的 一半, 
如 果連我 家的也 有六、 七十年 (少 說也 
有四 、五十 年吧) ,那中 大池旁 路的樹 
齡就真 的起碼 達六、 七 十年, 和 梁文道 
根 據政府 出版的 《賞樹 手記》 說 的馬料 
水樟 樹灘接 軌了。 故事就 像偵探 小說一 
樣引人 入勝。 

現 在要斬 這些樹 的中大 校方, 已 不是無 
理和無 知兩個 詞所能 包括, 他 們是在 
無理 和無知 之餘, 還要用 公關的 手段替 
自己 化妝, 猶如在 屎上抹 胭脂, 噁心到 
爆。 上星 期五的 校方簡 報會, 來 了許敬 
文 協理副 校長、 校 園發展 處的林 洒維總 
監和 學生事 務處的 何培斌 教授。 校方說 
要在 簡報會 上重新 提出五 個池旁 路工程 
的 方案, 廣 告中大 員生。 簡報會 下午四 
點半 在邵逸 夫夫人 樓一個 普通講 室內舉 
行, 不單 止地方 難找, 時 間安排 亦令中 
大職 工難以 出席。 咁仲 未止, 在 講室門 
外, 還有幾 個五官 模糊的 公關女 子阻礙 
記者和 公眾人 士進場 。當 日我 「爛 身爛 
勢、 鬚根未 剃」, 腳踏染 有咖喱 汁的白 


中大 五十年 k ♦ 


飯魚, 如果 不是手 持一疊 《保樹 立人》 
特刊, 早已 被掃地 出門。 

林泗維 在整個 presentation 中, 曝 露了一 

個 很重大 的醜相 池旁 路又要 斬樹、 

又 要擴闊 路面、 又要 整新行 人路、 又要 
修 斜坡, 搞 九萬幾 樣野, 但他們 真正做 
過 study 的, 只 有池旁 路斜坡 的泥土 (泥 
土好鬆 ,所 以要 挖起再 壓實) 丨他們 
要 斬樹卻 沒有調 查樹的 品種和 生態價 
值, 要擴闊 路面又 沒有做 車流和 人流的 
調查, 連問 題都未 成立, 他們 就跳晒 
step 問斬 八十 棵樹定 三十五 棵樹。 林泗 
維唯 一拿來 證明池 旁路需 要斬幾 十棵樹 
擴闊的 資料, 竟然 是在保 樹立人 黃絲帶 
行動 後才在 池旁路 拍的幾 張類似 「捉姦 
在床」 式 照片。 展示 的照片 包括: 一個 
懵懂的 男生一 邊講手 機一邊 「衝 出」 馬 
路, 有一架 校巴正 駛下; 幾張汽 車為避 
行人 越過中 間線; 巨型工 程車駛 過的驚 
人 鏡頭。 

許 敬文在 簡報會 一開始 時又很 緊張地 
自爆, 政府說 3 月 n 日中 大正式 提交了 
斬樹 申請, 其實 遞交申 請的是 中大委 
託的 landscape architect 。 同學問 中大是 
否 知情, 以 及中大 會否在 重新諮 詢員生 
期 間撤回 申請, 許敬文 校長都 沒有直 
接回答 。 [ …… ] 昨天打 給沙田 地政處 
的廖 先生, 我問中 大有沒 有撤回 申請, 
他說沒 有呀, 1 一 ■點 消息 都 沒有, 也沒有 
提出新 方案。 我 說依家 中大辯 稱不知 
道 landscape architect 替 他 們遞了 斬樹的 
申請。 他用 公務員 少有的 輕鬆爆 出三個 
字: 「唔係 啩。」 [ …… ] 


[ …… ] 中大 連問題 都未搞 清楚, 就一 
口 咬定自 己斬三 十五棵 樹的擴 路方案 
是 最好, 點解? 因 為和承 建商已 經簽了 
約, 而擴 闊路面 是合約 的主要 內容, 取 
消就要 賠錢, 因而 至今就 算無理 也死要 
攬住 擴路這 一部分 (請 留意, 五 個方案 
中 有四個 堅持擴 闊行車 路面) ? 我唔知 
道。 以 一個普 通人的 判斷, 池旁 路的汽 
車流 量和市 區路面 比較簡 直是蚊 脾同牛 
脾, 一條交 通燈都 沒有的 路要在 居然說 
因 為行人 流量太 多而要 擴闊? 咁 仲有得 
拗? 林泗維 總監在 提出擴 闊路面 時死硬 
說目前 路面只 有五點 八米, 和政 府規定 
的七 點五米 有很大 距離; 我篤爆 政府根 
本沒 有硬性 規定私 家路面 要擴闊 至七點 
三米, 佢就 和劉遵 義校長 一樣穿 回叫做 
「安 全」 的國王 新衣。 

愈說 愈氣, 文 章就此 打住。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155 ♦ 


中 大校園 發展處 處長林 泗維先 生訪問 


♦ Pat 

原刊於 《中大 學生報 》 • 2 00<5 年 4 月號 


常常都 聽說, 其實 我們很 難知道 究竟中 
大的 「全 貌」 是怎 樣的。 不論我 們在全 
年的 哪一個 時候停 下來, 想看看 中大的 
環境 是甚麼 樣子, 都 總不能 成功, 因為 
總有 一些地 方要不 是被重 重圍板 隔著, 
就是被 剷成光 秃禿的 山坡。 這 些地方 
有 時是在 崇基, 有時在 聯合, 有時在 
本部, 大小 工程在 中大似 乎全年 無休, 
但又 不是太 多人知 究竟大 興土木 所謂何 
事。 

最清 楚這一 切的, 應該是 校園發 展處處 
長林 泗維先 生吧。 正 因為這 個原因 ,林 
先 生自己 也說, 他 差不多 每年也 接受學 
生報的 訪問, 去年 是關於 李達三 樓的重 
建 計劃, 今 年是有 關中大 校園的 整體規 
劃。 

「步行 校園」 一 從此上 山落山 靠電梯 
林先 生說, 由於中 大依山 而建, 各個上 
課和 辦公的 地方分 散在山 頭多個 角落, 
他來 中大的 時候就 有一個 夢想, 就是把 
中大 校園建 成一個 可以以 步行貫 通的校 
園 (pedestrian campus ) > 讓師生 不用動 
輒靠 校巴才 可來往 火車站 與山上 各處。 
然而, 下山 容易上 山難, 既有的 山勢不 


利 步行, 唯 有以興 建新建 築物和 修建步 
行 徑解決 問題, 連接校 園各部 。在 目前 
正在 進行或 最近完 成的工 程中符 合這個 
用 途的, 包 括由崇 基校友 園一帶 直上范 
克廉樓 及蒙民 偉工程 學大樓 (即 賤標二 
期) ,還有 國際生 舍堂至 聯合陳 震夏宿 
舍, 而陳震 夏宿舍 亦將加 設一部 公用電 
梯, 以分隔 開陳宿 宿生與 其他經 陳宿出 
入的 同學。 

林先 生指, 其實 早在中 大建校 之初由 
司 徒惠先 生所設 計的規 劃圖中 已有兩 
幢有連 接校園 用途的 建築物 (circulation 
tower ) 的 構思, 但因當 時校方 缺乏資 
金, 所以 那兩幢 大樓一 直沒有 建成。 而 
他也 曾經向 校方建 議進行 數項類 似的工 
程: 

一、 由新建 的李達 三樓建 一道天 橋連接 
至聯合 書院, 以及 一條行 人画道 連接至 
田家 炳樓地 下的停 車場; 

二、 清拆 崇基松 竹柏三 苑後, 原 址改建 
為三 幢教學 樓群, 利 用內部 的通道 (可 
能 是扶手 電梯) 連 接何善 衡夫人 宿舍, 
計劃 引導同 學由此 步行至 蒙民偉 工程學 


中大 五十年 k 


# 156 


大樓或 五旬節 會樓低 座轉乘 電梯上 本部; 

三、 計劃中 的新學 生活動 中心, 高約六 
層, 建 於崇基 眾志堂 之後, 以長 天橋連 
接 蒙民偉 工程學 大樓; 

四、 由雅禮 賓館興 建一條 天橋往 研究生 
宿舍 一座, 再 連接校 園東區 (近 吐露 
港)。 

第一項 工程的 天橋已 獲教資 會撥款 ,勢 
必 成事; 行 人隧道 則不獲 撥款, 需由校 
方自 行籌集 資金。 第二項 工程的 教學樓 
群中, 其中一 幢為配 合大學 「三 三四」 
改制 而建, 但因松 竹柏三 苑的重 建申請 
仍在進 行中, 故整項 工程仍 未開始 。至 
於另 外兩項 工程, 現時也 是因為 資金問 
題, 所以無 法一一 實現。 不過, 他指現 
時的 蒙民偉 樓和五 旬節會 樓低座 的公用 
電梯, 也 能暫時 滿足這 方面的 需要。 

林先生 認為, 步行校 園的最 大好處 ,在 
於 能夠減 少校巴 班次, 並 減低校 巴帶來 
的空 氣污染 問題。 他 估計, 步行 校園建 
成後, 由火 車站至 大學本 部的路 程只需 
時二十 分鐘。 


起見, 需展 開全校 性的斜 坡維修 工程。 

根據 校園發 展處網 頁的資 料顯示 ,自 
2004 年起, 校園 內進行 的斜坡 維修工 
程多 達二十 多項, 分 佈校園 各處。 而自 
2005 年 開始, 工程 大部份 都在崇 基學院 
範圍內 進行, 最近 期的工 程所在 地為池 
旁路 下面及 鄰近火 車站的 斜坡, 以及利 
黃 瑤碧樓 下面的 斜坡, 前 者工程 預計於 
今 年暑假 開始, 年底 完成, 後者 則在今 
年 四至五 月期間 進行。 林先 生指, 校方 
會在是 次工程 期間, 一併 擴闊利 黃瑤碧 
樓 下的行 人路。 

另一項 受人注 意的斜 坡維修 工程, 為何 
善衡工 程學大 樓西面 的兩幅 斜坡, 校方 
特地在 該段斜 坡築了 一段水 泥路, 而這 
亦是該 工程為 人所垢 病之處 。然而 ,林 
先生 解釋, 該段斜 坡由於 需要大 型泥頭 
車 進出, 承 辦商要 求由富 爾敦樓 近百佳 
的停車 場開路 運送, 但該 段路面 為超級 
市場、 大學 書店及 學生飯 堂所在 ,人 
流 極多, 故 最後更 改於賤 標一期 附近開 
路 前往。 有同學 批評, 於工 程過後 ,近 
何善 衡工程 學大樓 一段山 坡仍被 圍板所 


斜 坡維修 一 安 全至上 
近曰 引起各 界關注 的斬樹 行動, 源於校 
方在 崇基的 斜坡維 修和路 面擴闊 工程。 
林先 生指, 在 幾年前 的一場 大雨中 ,校 
園東部 ( 即聯 合書院 附近) 及 Phase 5 發 
生山泥 傾瀉, 雖無人 受傷, 但該 處地盤 
的地 基全遭 破壞, 而校方 亦收到 政府要 
求 馬上進 行斜坡 維修的 通知, 為 了安全 





封, 近月 亦未見 有任何 工程, 質 疑校方 
胡 亂破壞 山坡, 但林 先生表 币 , 由於該 
帶 斜坡的 工程將 於暑期 展開, 所 以不存 
在 「亂 開」 的 問題。 

至於 斜坡維 修後, 許多 樹木遭 斬去, 以尼 
龍網 覆蓋, 林先 生指, 斜 坡應以 安全為 
大 前提, 是否 美觀, 實屬見 仁見智 。他 
又 向筆者 說明, 校方 有數位 安全事 務主任 
( safety officer , 隸 屬大學 安全及 環境事 
務 處), 專責 處理校 內安全 事務, 如早前 
他 們曾基 於安全 理由, 規定 校內所 有水池 
均 要加上 圍欄, 而即 將開始 修築的 環校步 
行徑, 也需 以磚頭 鋪設, 以 保障穿 高跟鞋 
步 行者的 安全。 

工 程建設 一 個 個都係 大粒佬 

訪問 期間, 林先 生多次 表示, 校園 的各項 
工程, 都有 各界專 業人士 參與, 通 過多重 
審核。 譬如, 斜坡工 程由校 園岩土 事務委 
員會 ( Committee on Campus Geotechnical 
Matters ) 負責 統籌, 委員會 的第一 任主席 
為熊翰 章先生 (機 電工 程師及 發明家 ,現 
任崇基 學院校 董), 其他成 員包括 林先生 
本人、 土木工 程拓展 署人員 及香港 工程師 


學會 代表。 兩年前 委員會 改組, 由 郭志樑 
先生 ( 現任崇 基學院 校董會 主席) 出任主 
席, 土木工 程拓展 署人員 退出, 加 入香港 
園林設 計師學 會秘書 和路政 署的園 林設計 
師, 又與 嘉道理 農場、 中大 生物系 和地理 
及資源 管理系 的教授 進行斜 坡鞏固 與綠化 
的 研究。 

而校 園發展 處岩土 工程師 黃植禧 也曾表 
示, 他 們經過 多年的 試驗和 研究, 已得出 
一 個合乎 大學環 境的斜 坡綠化 模式, 顧及 
到 斜坡的 水文、 地質、 斜度、 坐向、 降雨 
量等 因素, 而 每項綠 化工程 更是按 每個斜 
坡的情 況度身 訂造。 

至 於全校 諮詢, 林先生 稱困難 在於, 校方 
向教資 會申請 撥款的 手續相 當繁複 一 每 
年的 九月和 六月, 各 間院校 均會向 教資會 
分別申 請兩筆 款項, 一為需 花費一 千五百 
萬元以 上的大 型建設 ( Capital Works ) • 
二為 花費少 於一千 五百萬 元的小 型工程 
( Alterations , Additions & Improvement 
Works ) - 例 如宿舍 翻新、 圖書館 翻新、 
加裝 電梯等 工程。 校方 每年均 會向各 
學 系及部 門詢問 是否需 要申請 任何工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58 



程, 收集有 關申請 後由小 型建設 委員會 
( Committee on Minor Works ) 決定 0 至 
於大型 工程, 經大學 校園發 展委員 會討論 
後, 會 交由一 個擁有 校友及 公眾人 士委員 
的 大學校 園建設 及發展 委員會 (Campus 
Building and Planning Committee ) 商議, 
最 後由校 長作出 決定。 如果 每項工 程都作 
全校 諮詢, 則 會耽誤 向教資 會提交 申請的 
日期。 

他說 校方絕 對願意 與同學 溝通, 譬 如前年 
的大學 火車站 改建工 程和體 育館工 程則各 
舉行了 兩次諮 詢會, 但同學 的反應 非常冷 
淡, 出 席人數 很少, 而用家 小組的 學生代 
表出 席率也 不高。 筆 者問可 否每項 工程都 
設 如火車 站改建 工程般 的用家 小組, 林先 
生 反問: 「斜 坡都有 用家的 嗎?」 

然後, 林 先生就 〈齊 來保護 我們的 山城〉 
的論 點逐一 回應。 譬 如拆卸 李達三 樓時所 
砍下 的數十 棵樹, 已 被移植 至國際 生舍堂 
後面; 而火車 站的鳳 凰木, 他們在 改建火 
車站外 廣場時 也花了 百多萬 元保護 樹根絲 
毫 不損。 另外, 林 先生又 重申, 其 實校方 
十 分注重 環保, 如早 前曾在 李達三 樓外的 
草地 試設太 陽能環 保燈, 惟 因光線 偏藍及 
強度 不足而 放棄。 

小結 一 五星級 的家又 關你事 
訪問 已是一 個多月 之前做 的了。 這 個多月 
來, 這 邊廂林 先生在 侃侃而 談他的 步行校 
園 夢想, 那邊 廂的另 一眾師 生在表 述一個 
對自然 簡樸的 校園的 想像。 兩者乍 聽之下 
是 可以相 容的, 但實際 上卻差 天共地 一 
當整 個校園 都要靠 電梯、 天橋、 高 樓大廈 


來 連接的 時候, 我們實 在很難 想像, 大樹 
還 可以從 哪些角 落冒出 頭來, 而 新建的 
建 築物如 何以一 柱擎天 之姿, 聳立 在山頭 
的各個 角落; 我們對 校園的 記憶, 又如何 
剩 下沒有 盡頭的 走廊、 天橋, 還有 每次等 
坐 電梯都 只看到 裡面擠 滿了人 的夢魘 。不 
過, 這個 時候, 各個 專業單 位都一 定會衝 
出 來派定 心丸, 說每一 項計劃 都經過 XXX 
委 員會的 設計和 批核, 而每 個委員 會的主 
要組成 成員都 是資深 XX 師和 XX 員。 

對呀, 按林 先生的 講法, 所謂的 「山 
城」 ,也不 過是個 人口味 罷了。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159 ♦ 


報喜! 中大 設立斬 樹審查 委員會 
池旁 路老樹 (可 能) 有救 (節 錄) 


♦ 朱凱迪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 j 年 4 月 22 日 


協理副 校長許 敬文繼 十九日 凌晨 通知我 
們, 校 方下令 校園發 展處撤 回池旁 路斬三 
十五棵 樹的申 請後, 昨日 (二 i ^一 日) 又 
向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三名老 中青召 集人表 
示, 校 方決定 成立斬 樹審批 委員會 制衡校 
園發 展處, 日後所 有斬樹 工程都 要經委 
員會審 批才能 開工。 委員會 成員包 括嘉道 
理農場 代表, 組織 架構會 先諮詢 中大員 
生 (我 們絕不 會同意 校園發 展處派 代表加 
入, 像 目前審 批斜坡 工程的 岩土委 員會那 
樣)。 許 副校長 承諾, 所有 涉及斬 樹的計 
劃 都不會 開工, 待委 員會在 一至兩 個月內 
成立。 他說, 池旁路 工程今 個暑假 開工的 
機會近 乎零。 

另外, 由地資 系林健 枝教授 主持的 校園督 
導 委員會 亦已經 通過, 繪 製中大 生態地 
圖, 標 明所有 有價值 樹木和 特別生 態區的 
位置。 許 副校長 表示, 有關 工作可 能歷時 
兩、 三年。 

這些改 變都是 校園發 展監察 聯盟樂 於見到 
的。 民 間自發 的山城 聯署和 保樹立 人行動 


在這 麼短時 間內能 推動校 方進行 結構改 
組, 實在 是校政 民主化 的重要 勝利! 

在超過 兩個小 時的會 面中, 許副校 長回答 
了很多 問題, 給我們 一個了 解大學 高層想 
法 的絕佳 機會。 

池旁 路工程 緣起與 校園發 展處思 維分析 
池 旁路工 程的故 事說起 一匹布 咁長。 許副 
校 長記不 清楚事 件發生 的確切 時間, 他說 
是 校園發 展處首 先提出 池旁路 太窄, 有需 
要 擴闊, 然後 就請工 程公司 設計擴 闊路面 
工程。 他說, 工程 公司最 初提出 要斬百 
多 棵樹, 校園 發展處 知道沒 有可能 「過 
關」 ,要 求修改 ,之 後減到 八十棵 ,再要 
求改, 最 後改到 三十九 (之 後再 成了三 
十五) 棵。 許副校 長說, 校 園發展 處認為 
三 十五棵 是可以 接受的 水平, 怕再 減會激 
走 consultant , 於 是就在 2 月 2 8 日在 網上公 
布, 「計 劃在 2006 年 中動工 ,並於 同年底 
完 成」。 

許副 校長之 後說了 兩句我 至今仍 懷疑的 
話。 我問: 「 中大和 工程公 司的合 約中, 
是 否列明 要擴闊 路面? 中大 是否因 為不想 


中大 五十年 


上 



成 功保樹 後校園 發展監 
察 聯盟於 文化廣 場向 £:! 
佈 M 新消 


蒙 


賠錢 而至今 仍堅持 擴闊路 面?」 許 副校長 
強調: 「就算 現在說 不擴闊 路面, 中大亦 
不 需要賠 錢。」 副校長 又保證 : 「目 前仍 
未確定 開工的 contractor (承建 商)。 」 

第二個 說法特 別難以 置信。 一名專 做斜坡 
和擴 闊路面 的土木 工程師 表示, 校 園發展 
處於 2 月 28 日實 牙實齒 說年中 會開工 ,沒 
有甚麼 可能未 確定承 建商; 而且負 責設計 
的工程 公司絕 少會在 施工地 點畫上 詳細工 
程 標記和 在樹幹 上綁危 險帶, 那是 承建商 
才會做 的事。 第 一個說 法比較 複雜, 目前 
正 諮詢專 業人士 意見, 稍後再 解釋。 

好了, 聽 完許副 校說, 現在 輪到我 
發炮。 根 據校園 發展處 的招標 紀錄, 
池旁路 工程在 2005 年 1 月 6 日已 經截標 
( Tender No . CD 02004166 ) ,計 劃名稱 
是 「 Stabilization and Improvement Works at 
Pond Crescent and Adjacent Sloping Area 」 , 
沒有 列明是 「設 計連 工程」 還是 「純 粹設 


計」。 四份 標書的 
價錢 分別由 一千萬 
港元 至二千 八百萬 
港元 不等。 由此向 
上推, 即是 說校園 發展處 最遲在 2004 年底 
已經 決定要 擴闊池 旁路, 或 者再早 一點, 
在計 劃興建 火車站 廣場時 已經決 定了。 

( 網上 已經找 不到火 車站廣 場諮詢 的內容 
和結 果。) 

如果 你是校 園發展 處總監 的人, 可 能也會 
像 總監林 泗維一 樣感到 委屈。 從校 園發展 
處的 角度, 池 旁路無 論是為 了配合 火車站 
廣場 (對 開路 面已擴 闊了) 的發展 或者是 
本身 太窄, 擴 闊路面 是唯一 和老早 已決定 
的 目標, 之後 做的一 切都是 為了更 好和更 
快 地完成 目標。 而在 實踐目 標的過 程中, 
校園發 展處已 經千辛 萬苦地 (這個 我倒是 
相信, 外面的 工程佬 哪會珍 惜中大 的樹) 
將 斬樹的 數目由 一百棵 減至三 十五棵 ,可 
謂 「仁 至義 盡」。 

但是, 校園發 展處可 以自圓 其說並 不代表 
事情做 得對。 一個習 以為常 的程序 居然推 
導出不 合常理 不合中 大大部 分員生 期望的 
結果 (斬三 十五棵 老樹) ,正 正說 明制度 
失 效了。 熊 景明老 師用了 個很貼 切的比 
喻: 校 園發展 處提的 工程, 猶如 黃綠醫 
生游說 一個健 康的人 動手術 ( 她說 得很好 
笑, 容後 補上) 一 你有 沒有毛 病不重 
要, 反正理 由總能 找到, 給 不給錢 動手術 
才是 關鍵。 

池旁 路工程 正是先 決定動 手術再 找病因 
的典型 例子。 校園 發展處 至今也 不能告 


161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訴 我們, 池旁 路人流 和車流 的實質 數據, 
現在到 底是塞 車還是 塞人? 他們從 頭到尾 
也沒有 認真了 解問題 (病 因) 出在 哪裡, 
為 甚麼? 根 本不需 要嘛, 他 們根本 不用對 
症 下藥, 他們要 的是動 手術。 很恐 怖的圖 
像呢。 如果校 園發展 處真的 關心中 大的生 
態、 尊重 傳統, 真的 是為解 決問題 而設, 
那麼 他們和 校方在 2006 年 4 月 7 日搞 的諮詢 
會, 就應 該提前 起碼一 年半在 2004 年底舉 
行。 在舉行 之前, 他 們還應 該先調 查好池 
旁路 目前的 人流、 車流 和斜坡 生態, 再向 
中大 員生提 出初步 建議。 


有了 這樣的 諮詢, 知 道中大 員生原 來那麼 
關注池 旁路的 老樹, 校園發 展處行 事時自 
然 會更加 謹慎。 現 在呢? 發 展處先 在黑箱 
裡決定 了一定 要擴闊 路面, 然後以 片面之 
辭 游說大 學資助 委員會 撥款, 然後 花至少 
一千 萬招標 (記 著, 我們不 知道哪 間公司 
中標, 最貴 的達到 二千八 百萬) 請 工程公 
司設計 如何擴 闊路面 ( 而不 是解決 人車爭 
路問 題)。 黑 箱一直 作業直 到大家 在三月 
初發 現大樹 綁上危 險帶, 那 已經是 很後很 
後的 階段, 癌症已 經到了 末期。 但 大家都 
沒想到 山城和 保樹行 動那麼 成功, 激起中 
大 員生大 反彈, 工 程被迫 擱置, 被 迫重新 
諮詢, 甚至被 迫推倒 重來。 嚴苛一 點說, 
因為校 方和校 園發展 處沒有 在適當 時候諮 
詢, 至 少一千 萬公帑 可能已 經白白 浪費。 

(因 此, 為了 向大學 資助委 員會證 明自己 
沒 有浪費 公帑, 校方 自然會 想方設 法推動 
池旁路 工程, 否則跳 進黃河 也洗不 清。) 


還 有一點 令人百 思不得 其解。 大家 有沒有 
發現, 根據許 副校長 的話, 校園發 展處從 
一開 始就盯 着擴闊 池旁路 路面, 一句也 
沒有提 過維修 斜坡。 但醞釀 了差不 多一年 
半, 發 展處在 2 月 28 日公 布時, 卻 倒過來 
隻字不 提擴闊 路面, 強調工 程是斜 坡鞏固 
及改 善工程 ( 英文為 stability improvement 
works ) ?我 很清楚 將這個 問題告 訴許副 
校長, 但 他沒有 回答的 意思。 要解 答這個 
疑問和 釋除上 面兩個 懷疑, 我們必 須知道 
2005 年初 中標公 司的名 稱和合 約內容 ,以 
及校園 發展處 向大學 資助委 員會的 撥款申 
請書。 許副校 長昨天 沒有答 應公開 文件。 
請各位 中大員 生去信 apvchui @ cuhk . edu . 
hk , 要求 校方公 開兩份 文件。 另外, 許副 
校長說 4 月 7 日重 新諮詢 至今, 只收 到一兩 
份意 見書, 請大 家坐言 起行, 馬上 寫封電 
郵, 幾隻字 都好, 向 中大校 方大聲 和清晰 
地反對 斬樹。 

我在 4 月 19 日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簡報會 
上, 呼 籲校方 和校園 發展處 在池旁 路工程 
上回到 「不 擴路不 斬樹的 底線」 ,許 敬文 
苦 口婆心 地回應 ,「凱 迪, 你 知道嘛 ,最 
難 有共識 的就是 底線」 。我 被眼前 這個死 
都要用 公關語 言包裝 自己的 不倒翁 激到眼 
火爆。 大佬, 難道我 們既能 夠保護 樹木又 
能夠解 決人流 擁擠的 方案, 不會比 校方犧 
牲三十 五棵樹 的方案 好嗎? 校方五 個所謂 
方案 有的擴 闊零點 七米, 有 的擴闊 三點六 
米, 如此有 彈性, 證明校 方根本 沒有底 
線, 點 都得。 咁 樣的對 手我點 同你打 。中 
大, 你甚 麼時候 才能變 得堂堂 正正? 


中大 五十年 


上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意見書 第一號 

♦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原刊 於中文 大學校 友關注 大學發 展小組 網頁, 2006 年 4 月 13 日 


許敬文 教授、 何培斌 教授、 林 洒維先 
生: 

我們是 由中大 學生會 代表、 工會 代表以 
及一批 關心校 園發展 的中大 教師、 職工 
和校友 組成的 「校 園發展 監察聯 盟」。 
謝 謝你們 4 月 6 日向 大家詳 細介紹 了池旁 
路工程 的不同 方案。 我們 非常贊 同許教 
授的 觀點, 首先必 須建立 信任。 開誠布 
公的 態度與 溝通, 是建立 信任的 前提。 
我們 的目標 之一便 是促進 師生校 友和學 
校有 關行政 部門的 溝通。 

迄今 為止, 校 方與師 生都取 得共識 ,認 
為要盡 量保護 池旁路 地帶的 生態, 可以 
說, 無論 如何, 當 初砍掉 35 棵大 樹的決 
定考慮 欠周。 由此, 有必 要審視 並檢討 
該 項工程 決策的 程序, 這 並非為 追究個 
人和 部門的 責任, 也不單 單為保 護池旁 
路 罕有的 原生態 地帶, 更 為校園 發展管 
理的 改進; 同時也 有利於 改善大 學的管 
治 水平。 

以下 問題, 希 望得到 CDO 的答 覆與澄 
清。 


1. 工 程的緣 起及安 全因素 

1. 1 工程最 初的提 案是哪 一個部 門作出 

的? 

- 工程的 起因是 道路安 全和斜 坡安全 ,負 
責 中大校 內交通 安全的 部門, 例如 交通組 
和保 安組, 是否參 與提案 ? ( 請提 供該兩 
個部門 的書面 建議, 或 諮詢文 件。) 

- 是 否作過 使用者 (步 行者 及駕車 人士) 

的 意見調 查及交 通流量 調查? 為何 不採用 
(或者 試行) 限車速 或改單 行道等 管理手 
段, 而決 定用土 木工程 來解決 問題? 

- 林先 生展示 了交通 問題的 照片。 從路邊 
樹上 已繫上 黃布帶 可見, 照 片均為 在保樹 
運動之 後 ( 由 CDO ? ) 所拍。 學生 步入車 
行道, 車 輛壓路 中線的 情景, 校園 到處可 
見。 這並 不表示 (亦不 可能) 將校 內的路 
都 拓寬為 CDO 建議的 7. 3米 ( 經 查證, 政府 
並未 規定校 內的新 修路面 要拓到 7. 3 米)。 

1.2 工程從 提案到 請款, 經 過了哪 些工作 
步驟 和審批 程式? 

1.3 為澄清 以鞏固 斜坡為 理由, 掩 蓋要擴 

163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寬路面 的實際 要求的 謠傳, 請公開 工程向 
政府 請款的 報告書 ( 網上看 到工程 的名稱 
為 「 Stabilization and Improvement Works at 
the Pond Crescent 」 , 並未 提及拓 路)。 

- 在簡報 會上, 已有 經常在 傍晚行 池旁路 
的同學 指出, 並 不覺得 有安全 問題; 按師 
生 中每天 6: 30 至 8: 00 「繁忙 時間」 行走者 
的 經驗, 因為池 旁路有 坡度、 路面窄 ,車 
輛均 減速, 是 校內較 為安全 的地段 (現存 
校園中 的其他 「交 通黑 點」, 我們 將在諮 
詢 師生後 提出報 告)。 

2. 環境及 生態評 估及砍 樹申請 
2. 1 池 旁路面 擴寬, 是否作 過環境 生態評 
估 報告, 特 別是樹 木生態 調查? 如有 ,聯 
盟 要求公 布該環 境及生 態評估 報告。 

2.2 斜 坡維修 評估經 過哪些 程序, 校內外 
分別有 哪些人 參與? 

- 按土木 工程拓 展署的 斜坡維 修手冊 
( http :/ / www . cedd . gov . hk / eng / publications / 
manuals / manu_eml .htm ) > 斜 坡具體 情況各 
異, 不 能一概 而論。 斜坡是 否需要 維修要 
參 考很多 因素。 1. 4 的 安全系 數是參 考因素 
之一 (我 們將 在諮詢 專家後 提交意 見)。 

2.3 給政府 地政處 的砍樹 申請是 3 月 11 曰 
才遞 交的, 而早在 3 月 6 日 清早, 準 備砍伐 
的 樹上已 被綁上 「危 險」 膠帶 的標誌 。據 
許教 授說, 該 申請是 由承建 商委託 的園林 
設 計公司 所為。 CDO 知情後 有沒有 向政府 
收回 申請, 等待重 新諮詢 結果? 


164 


3. 工 程招標 

3. 1 按 CDO 網 上公布 的招標 記錄, 池 
旁路招 標已在 2005 年 1 月 6 日 結束, 共有 
四 間公司 競投, 款額 分別為 1)10,429,318 
元; 2)10,829,408 元; 3)11,329,668 元; 
4) 2 8,359,930 元。 請問 CDO 是否已 經和承 
建商 簽約, 何時 簽約? 可否 公布承 建商之 
公司 名稱? 

3. 2. 當 學校在 3 月 8 日 (或 之前) 決定聽 
取師生 意見, 重 新考慮 不同方 案時 , CDO 
是否已 通知承 建商? 

3.3 如果 2005 年初已 經和承 建商簽 定了協 
議, 並已 決定在 2006 年春夏 開工, 因中大 
取消 工程而 令協議 作廢, 大學是 否要賠 
償, 賠 償金額 多少? 

建議 

- 及 時向地 政處撤 回砍樹 申請; 設 專門小 
组檢 討池旁 路工程 的決策 程序, 向 公眾提 
交改 進程序 建議, 按 新的程 序重新 評估該 
工 程的必 要性。 

- 用 半年或 以上的 時間試 行車輛 時速限 
制, 以觀 效果; 如 果限車 速效果 欠佳, 半 
年之後 試行單 行道, 一年 以後再 評估。 

- 在 池旁路 工程檢 討完成 之前, 尚 未開工 
的其 他擴路 及斜坡 工程暫 時停止 動工, 同 
時公布 未來兩 年內有 關擴路 及斜坡 工程提 
案, 廣泛諮 詢公眾 意見, 成 立專門 小組重 
新 研究、 評 估這些 計劃。 

世界 上無數 年代悠 久的校 園和小 城鎮, 都 


中大 五十年 I ♦ 


面臨擴 路之需 與保護 傳承的 文化及 生態環 
境 之間的 抉擇。 對以 維護中 西優秀 文化傳 
統 為使命 的中文 大學, 答案是 明顯的 。相 
信校 方與校 園發展 監察聯 盟有共 同的目 
標, 讓 我們一 起為建 設安全 而優美 的校園 
而 努力。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召 集人: 周 漢杰、 朱 凱迪、 熊景明 
2006 年 4 月 13 日 

副 本致: 

劉遵 義校長 
廖柏 偉校長 

中大環 境事務 委員會 主席: 林健 枝教授 
中大管 治專責 小組: 梁少 光先生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165 令 


飯 氣劇場 

# Special : 畔野樹 

令 Kongkee 江記 



令 166 



卷 



167 


校 園發展 監察聯 盟就校 方諮詢 的聲明 


♦ 校園 發展監 察聯盟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6 年 5 月 5 日 


首先我 們歡迎 校方擱 置池旁 路工程 ,並 
進行 諮詢。 我 們經過 仔細閱 讀方案 ,訪 
問有 關人等 及查證 資料, 發現工 程部門 
提供的 許多資 訊並不 準確, 有故 意誤導 
視聽 之嫌。 我們本 來希望 在看到 更多的 
資料, 例如 工程顧 問公司 的報告 、合 
同、 教資 會撥款 申請書 之後, 在 進一步 
研究後 再發表 意見。 但諮 詢限期 將至, 
校 方仍未 願意交 出有關 資料, 故 僅就目 
前瞭 解到的 事實, 提 出以下 幾點, 希望 
得 到校方 切實的 回應。 歡 迎所有 中大員 
生批評 指正。 

1 .反對 「五 揀一」 :五個 方案的 陳述, 
都是 以擴闊 路面為 前提, 令人 懷疑校 
方因 為政府 已批下 款項, 工程 (或 大或 
小) 勢在 必行。 校 方並在 此不能 說明的 
前 提下, 扭曲 事實。 

且舉 一例: 方案三 裡引述 中大建 築系老 
師的 構思說 「將 現時闊 5.8 米的雙 程行車 
線, 擴闊至 7.3 米, 以達 到現時 香港建 
築物 規例對 新建私 家街道 的闊度 標準, 
提高駕 駛者及 行人的 安全」 。這 完全是 
捏造 事實, 建築系 老師的 構思從 未提及 
擴 闊行車 路面, 他 本人亦 從未被 諮詢或 


聽 聞任何 「仔 細可 行性研 究」! 

其 他扭曲 誤導見 〈眾志 綠山城 一 池旁 
路工程 方案眉 批〉。 

2. 要 求成立 獨立委 員會: 池旁路 工程, 
無論從 提出的 理據、 諮詢、 決策、 審 
批、 執 行和監 督各個 環節, 均出 現嚴重 
問題。 譬如, 工程於 2005 年 1 月 6 日完 
成 投標, 本來 計劃在 2006 年年中 動工, 
但校 園發展 處卻到 2006 年 3 月 11 日, 在 

「護 山城」 及 「保樹 立人」 行動 展開, 
校 方答應 擱置工 程後, 才 向沙田 地政處 
申請 斬樹。 我們要 求成立 一個獨 立委員 
會, 徹查 當中的 問題, 以 免日後 出現同 
類 事件。 

3. 延長諮 詢期: 在獨立 調查報 告完成 
前, 停止所 有斜坡 和斬樹 工程, 繼續進 
行 諮詢。 我們 很高興 知悉, 校方 將研究 
現 行制度 存在的 不足, 加以 改進。 但池 
旁路 生態對 中大員 生非常 重要, 必須避 
免因 現時的 錯誤付 上不能 彌補的 代價。 

4. 制訂校 園總體 規劃: 長 遠計, 必須參 
照世 界一流 大學的 經驗, 制訂校 園總體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68 



規劃; 制 訂歷史 文化、 環 境保育 原則; 
制訂未 來校園 工程和 交通安 排指引 ,實 
施 行人優 先制。 

校園環 境監察 聯盟在 過去兩 個月來 ,不 
斷要 求校方 和工程 部門公 開池旁 路工程 
合約 資料、 環境 評估、 交 通人流 評估報 
告和持 份部門 (如交 通組、 保 案組) 的 
諮詢 報告。 可是, 直到 現在, 工 程部門 
對 這些資 料是否 存在, 會否 公開, 均不 
予 回應。 

聯盟更 發現, 校園 目前幾 個主要 斜坡工 
程的 承建商 ,提供 「一 條龍服 務」, 
包攬 顧問、 向政府 提交工 程提案 和實行 


工程等 工作於 一身。 顧問 的責任 應該是 
公平地 判斷工 程的必 要性和 影響, 但在 
「一 條龍 服務」 下, 這項 至關重 要的工 
作卻 交由實 行工程 的公司 負責, 結果不 
問 可知。 校 方有必 要交代 目前的 斜坡工 
程是否 按這種 「All in One Package 」 的方 
式 運作? 中 大的工 程部門 在其中 究竟充 
當甚麼 角色? 

若我 們不檢 討校園 發展和 工程的 運作, 
所謂的 諮詢只 會淪為 門面的 公關騷 ,而 
類 似池旁 路的爭 議一定 會陸續 出現! 


169 ♦ 



願 那校園 能容下 貓和樹 


♦ 熊一豆 

原刊於 《明 報》 . 2 006 年 3 月 18 日 


今天讀 到一則 花邊小 新聞: 「嶺 大之 
寶 『 小虎』 傷了 學生兩 天籌款 2000 」 

( 《明 報》 , 2006 年 3 月 14 日) 。「小 
虎」 是 坐鎮嶺 大的其 中一隻 野貓。 到訪 
嶺大, 從 廣場拾 級而上 ,三、 五 隻貓兒 
悠 躺路中 或臥睡 花叢, 是等 閒景觀 ,也 
是急促 步履與 繃緊精 神的分 、逗號 。但 
此 等閒之 情景, 在 這個高 度規管 的城市 
空間, 卻得來 不易, 絕非 等閒。 

印 象中, 好些大 專院校 都是驅 狗趕貓 
的, 即使那 些院校 是傍山 而建、 與大自 
然的邊 界欲斷 難斷。 驅貓還 是共處 ,直 
指的 是校園 風光下 的文化 底蘊, 也從中 
反 照孕育 出何等 樣人。 

從 嶺大生 救貓, 想到中 大人護 
樹。 中 大連續 兩年, 逢此 春際, 
均 遭受看 似不足 道而實 際影響 
深遠的 風波。 中 大人, 繼去年 
「哭 中大」 後 ( 2 005 年 1 月底, 中大學 
生發 起名為 「哭 中大」 的 公開聯 署信, 
目的 為捍衛 中大以 中文授 課的傳 統), 
今年又 為老樹 而泣。 

本 月初, 中 大校方 因道路 工程欲 砍掉崇 


基池 旁路一 段約三 十多棵 大樹。 那些 
樹, 該為 第一代 崇基人 植下的 老樹, 見 
證 了中大 變遷逾 五十個 年頭, 而 今成了 
中大 發展的 障礙, 非讓路 不可。 逾二千 
名中大 學生、 教 職員、 校 友聯署 反對, 
於是一 場砍樹 護樹爭 議由是 而生。 

可是, 當 爭議被 表述出 來時, 卻 被約化 
為 「安 全」 與 「環 保」 對 立的二 擇一命 
題: 背 後潛藏 的文化 爭議, 隱而 不現。 
但根據 中大校 園環境 關注組 ( cusu . hk / 
cecg / ) 提供的 資料, 修 築安全 斜坡不 
過是 幌子, 工程主 要目的 是擴建 路面。 
原因 是目前 大部分 教學、 夜間的 課程, 
都集中 遷移到 崇基, 人 多了車 多了, 路 
就不夠 寬了。 盛載 歷史的 大樹, 在諮詢 
從缺、 其他 方案欠 奉的情 況下, 成為廣 
收生、 爭 資源、 不 斷擴建 政策下 的犧牲 
品。 

而命 題的另 一端, 「環 保」 二字, 同樣 
不盡 不實。 在 香港, 環 保二字 的定義 
經 常流於 偏狹, 除 了把人 的思想 囿於藍 
廢紙、 啡 膠樽, 就是唯 綠色為 好了 。 於 
是, 把 大樹拔 起移種 別處, 或砍 樹後有 
規劃 地覆鋪 草坪、 在別 處補種 新樹等 


中大 五十年 k 


行徑, 仍 能穩穩 當當過 …綠色 環保」 
一關。 所以, 重 點不是 環保, 而 是對傳 
統、 文化的 敬惜, 對人文 素養的 珍視。 

「安 全」 與 「環 保」 以 外的人 文因素 

大學 教育, 又豈只 課堂內 單純的 知識傳 
授, 一隅樹 蔭下的 夏讀, 漫步山 徑的沉 
思, 是更 廣義的 課堂。 環境, 向 來就不 
能從 教育育 人的環 節抽脫 出來。 教育, 
除了 知性的 輸出與 接收, 更不可 忽略對 
身邊人 事草木 的感知 關懷。 由鳥 語鶯音 
陪伴走 過小橋 流水的 心靈, 相信 更能得 
見屠 宰健康 家禽之 荒謬與 冷酷。 而盛載 
了歷 史厚度 的一草 一木、 一 桌一椅 ,除 
了是 過往一 代代中 大人的 記憶、 情感所 
繫, 亦 是那個 廣義課 堂的深 厚累積 。所 
以, 草率 砍樹, 不 只是對 環境的 冷漠, 
更反 映出其 教育藍 圖裡, 人文因 素考量 
的 從缺。 

然 而過往 幾年, 中大 大興土 木之頻 、拆 
舊 建新之 狠勁, 絕不遜 於鬧市 商業地 
皮。 一幢幢 高聳建 築拔地 而起, 門面都 
金 光閃閃 起來, 連 草坪、 過道, 也都落 
入 管理的 範疇, 處處顯 露出規 劃的痕 
迹。 在 此聲勢 浩大的 硬件發 展中, 中大 
的 人文氣 質漸為 一種重 區隔的 空間管 
理 所替。 就整 體外觀 而言, 中大 從過往 
因地 就勢、 與大自 然謙和 共處的 建築形 
態, 逐 步變身 為雄踞 山頭的 霸姿。 至於 
內 在空間 使用, 僅以 Snack Bar 為例, 
加 了個玻 璃罩, 內 裡冷氣 的確透 心涼, 
但也自 此與外 間區隔 開來。 以往 的空間 
是 流動的 ,餐桌 、泳池 、梯級 、過 道、 
有雀鳥 飛過的 天空, 連成 一氣, 自由鬆 


動。 加 了個罩 之後, 儘管玻 璃透明 ,但 
內外 其實已 是截然 不同的 空間, 連帶其 
使用 規限。 

所以 ,把 「安 全」 與 「環 保」 這 兩個似 
是而 非的爭 持面揭 開來, 是把大 學發展 
再 次置於 人文傳 統的對 立面。 而 此發展 
藍圖, 是以經 濟效益 為指標 ,以 盲目追 
求國 際化為 依歸。 於 是連續 兩年, 同是 
大刀 欲揮, 去歲 先動搖 中文授 課此一 
立校 之本, 今則輕 率欲砍 老樹為 人車開 
路。 看 不到自 身根基 之獨特 及可貴 ,反 
而 視之為 變身國 際化之 羈絆, 非 去之而 
後快, 不能 不嘆喟 中大的 悲哀。 

更可 嘆是, 當零丁 幾名校 友自組 4 呆樹 
立人」 行動, 在池 旁路地 上書此 四個大 
字, 卻 只落得 被校方 及一些 同學, 斥為 
「破 壞公 物」, 不能 容忍。 校友對 校園、 
對樹木 的關顧 之情, 竟被 塗鴉之 「罪 名」 
遠遠 蓋過。 那四 個不容 於法的 「保 樹立 
人」 大字, 躺在 地上, 路 人字照 踩路照 
過, 比照著 數十棵 大樹將 被終止 生命的 
合法 指令, 只能教 人不勝 唏噓。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愛樹 的人都 難免掉 眼淚, 兼 發泄與 許敬文 副校長 
面談後 的感受 

♦ 朱凱迪 

原刊 於中文 大學校 友關注 大學發 展小組 網頁, 2006 年 5 月 23 日 


愛樹 這個事 情嘛, 多 數像忘 年戀。 你知 
道樹的 時候, 通常 他已經 是一把 年紀, 
喜 歡摸他 粗糙的 樹幹紋 多於新 長的嫩 
葉。 而在我 們這個 時代, 能陪伴 我們到 
老的, 又有 幾株? 很佩服 那個港 大的詹 
志勇, 每次 記者訪 問都是 帶他到 大屠殺 
的 現場, 他 愈認識 樹就要 面對愈 多大屠 
殺。 而 他還能 維持著 學者的 木訥, 我真 
的 會流下 淚來。 

如 今四、 五 十歲身 處高位 的中大 舊生, 
我要 向你們 詰問: 你們年 輕時經 歷過美 
善 的事, 曾 經坐在 草地上 聽差不 多死光 
的 學人的 教誨、 曾 經名副 其實地 吐露過 
夜話、 曾經親 手將樹 苗種在 好土裡 。現 
在大 學交到 你們的 手裡, 學生 交到你 
們的 手裡, 你們 一邊罵 這一代 的大學 
生惡 俗犬儒 膚淺沒 有研究 精神, 另一邊 
卻 自己騙 自己, 說要將 「 (中 文) 大學 
發展成 為中國 和區內 的傑出 學府, 以至 
東 亞的國 際大學 的首選 …… 中大 致力成 
為亞洲 甚至全 世界的 最佳學 府之一 。不 
過, 要 達到這 個卓越 水平, 必須 釐清目 
標, 集中 力量。 故此, 目 標是在 未來十 
年有 更多卓 越學科 領域躋 身亞洲 最佳之 
列 …… 」 你 們自己 享受過 只有二 、三 


千 名學生 的中大 的好, 知道這 樣規模 
的大 學令你 們有更 緊密的 師生和 同學關 
係, 現 在你們 卻說要 擴展、 擴展、 再擴 
展, 最好能 跟科大 合併, 變成 超級大 
學 (最 好八萬 是外地 學生) 。這 樣你們 
就有藉 口推說 「咁 多人, 我見都 未見得 
晒」 ,然後 就用你 們那些 猶如檢 定工廠 
貨 品的標 準來量 度你們 口中的 「親愛 
的 同學」 ,我 恐怕 十年後 的中大 學生畢 
業前 都要由 機械人 來檢定 他們符 不符合 
IS01234567 。 

現 在一個 個進來 中大的 學生, 你 們真的 
還 / 能當他 們是一 個個活 潑的生 命嗎? 
你們說 「本 地人口 統計數 據並不 樂觀; 
隨著適 齡大學 生人口 萎縮, 中大 應有能 
力面 對這些 壓力, 而競爭 力較弱 的院校 
則要 面對更 大挑戰 …… 」 我有 沒有看 
錯? 適 齡大學 生人口 萎縮, 在你 們眼中 
居 然成了 壓力, 你 們好像 將學生 人數變 
成了營 業額增 長率, 增長 得慢一 點就已 
經手心 冒汗, 如果 增長率 係零就 幾乎要 
跳樓自 殺了。 「競 爭力較 弱的院 校則要 
面對 更大的 挑戰」 ,我好 久沒聽 過更涼 
薄 的話。 


中大 五十年 k 



我知 道關於 「學 口」 (餵食 知識) 增長 
這點 你們是 坦白承 認的。 你們說 「兩 
個三 年計劃 之後, 大學學 制將恢 復為四 
年, 學 生完成 中六課 程則入 大學。 四年 
制固然 是難逢 的機遇 …… 」 我最 初還天 
真 地以為 ,這 個所謂 「難 逢的機 遇」, 
是因為 學生可 以多過 一年大 學生活 。但 
原來, 「難 逢的 機遇」 是 指中大 可以突 
然間 多三千 名學生 (簡直 是令人 驚喜的 
非 經常性 收益) ,因 此可 以拿更 多的資 
源 擴張, 搞第五 、六 、七、 八間 書院, 
直 到永永 遠遠。 對 於校園 發展處 和跟他 
們合作 愉快的 發展商 / 承建 商, 工程就 
更 加應接 不暇, 高樓大 廈起到 2046 都未 
起 完了。 (校 園發 展處手 頭上的 工程多 
到 「做唔 切」, 這 是我從 超過一 名教職 
員 口中聽 到的) 

我要 再重複 一次, 你們自 己明明 享受過 
中 大豐富 的空間 帶來的 自由, 為 甚麼現 
在要 欺騙下 一代, 令他們 不自覺 地認同 
你 們那套 中大必 須不斷 擴展、 學 生必須 
不斷增 加才有 前途的 邏輯? 這樣 的發展 
前途, 和香港 地產商 心目中 的前途 ,究 
竟 有甚麼 分別? 


趁吐露 港還未 填平, 讓我 把所有 的偏見 
都 吐露出 來吧。 你 們應該 挺羨慕 科大。 
在 那邊, 民主 牆是空 白的, 學生 活動大 
部分是 中學式 的興趣 小組, 同學 在小巴 
上談 論得最 多的是 「這科 攞唔到 A - 、 
今 個學期 入不到 dean’s list 」 , 沒有不 
滿, 沒有 跳出來 攔著校 長座駕 的學生 
和 校友, 有 一個整 體劃一 經過規 劃的校 
園, 外判 的清潔 工人, 還有比 中大更 
多的天 生金色 頭髮的 男女在 走動, 赢得 
一 個又一 個研究 獎項, MBA 的 世界排 
名 又比中 大高。 真是 比夢想 還美啊 ,一 
班 apolitical 的 學生, . ― * 個 apolitical 的校 
園。 

所 以我必 須踢爆 你們。 你 們口口 聲聲說 
r 中大的 獨有特 色是雙 語和雙 文化環 
境, 對中國 文化有 深厚的 感情, 堅信社 
會進 步不單 只是有 賴由科 技和商 業推動 
的經濟 發展, 而人文 科學、 創造 性藝術 
和社會 科學的 心靈啟 迪同樣 重要」 (將 
藝術和 社會科 學的政 治戰鬥 力抹去 ,變 
成軟弱 無力的 「心靈 啟迪」 ,這 還不是 
說漏了 嘴?) : 但同 時間, 你們 對文學 
院和 社會科 學院部 分不聽 話的學 系多番 
壓榨、 削資 合併。 新老師 大部分 都是工 
作前景 極不穩 定的合 約制, 生殺 任由高 
層 話事, 令本 來可以 活躍於 校政、 激發 
同 學政治 意識的 老師, 都 變得敢 怒不敢 
言 一 就 算還敢 出聲, 都 被愈來 愈多的 
教務 工作弄 至動彈 不得。 就以保 樹立人 
行動 來計, 多少老 師在削 資和失 業的威 
脅下 ,淪為 (是 ^ 倫 為」) 匿名 消息人 
士? 許敬 文副校 長說, 那 部分源 於中國 
人不愛 出頭的 文化, 還難 為他要 循循善 


卷二 保樹立 人事件 


誘地請 職工將 意見說 出來。 

我 承認, 配合著 香港的 大趨勢 (你 們說 
「大 學教育 資助委 員會的 《香港 高等教 
育報 告書》 ( 2 00 2 年 3 月) 所訂 定的連 
串 目標, 與中文 大學的 使命和 願景不 
謀 而合」 ,啊! ) , 你們 是佔盡 上風的 
—— 中 大的學 生愈來 愈多, 民主 牆的大 
字 報愈來 愈少, 不 少同學 對著我 們幾個 
「戆 居」 的保樹 校友展 露出陰 沉的麻 
木, 以 ISO 代替學 術傳承 和師友 關係。 
(遲 啲畢 業同學 要填, 以 五分為 滿分, 
你 認為中 大的師 生關係 有多少 分呢? 老 
師到 時就更 像賣笑 了。) 但是, 哈哈 
哈, 當 你們口 裡說承 傳中大 的道統 ,實 
際上 卻拉著 新一代 忘記過 去忘記 理念走 
那發展 大路的 時候, 中大的 「珍 重」 精 
神仍然 會像紅 花會一 樣縈繞 不止, 在各 
個暗處 擴散。 以我 為例, 我在中 大時沒 
有 參與過 校政、 沒 有寫大 字報、 沒有在 
烽火 台上發 過言, 但中大 精神還 是不知 
不覺地 像癌細 胞一樣 潛伏在 體內, 而且 
還始 料不及 地在畢 業七年 後的今 天才發 
病。 因此 , r m sorry . 你 們沒有 機會像 
朱經 武一樣 舒服, 沒有 機會。 


備註: 

- 他們說 的話, 全部 引述自 《中 大策略 
計劃》 ( 2006 年 2 月 1 日)。 

( http:/ / www.cuhk.edu.hk / Chinese/ 
documents /aboutus/cuhk -strategic- 
plan. pdf ) 


- 還 未提到 中大日 後將會 視國內 為主要 
的學生 市場, 十三 億人喃 I , 0. 1% 適齡客 
人來中 大都發 達啦。 (嘩 ,這模 擬的口 
脗和 港商真 像。) 


中大 五十年 


上 


174 




JU u. 

從 校園掀 起的文 化戰爭 刑若 

♦ 杜振豪 1 


背景 

要談 情色版 事件, 不得不 談中大 學生報 
的革新 計劃。 時維 2006 年下 半年, 幾位 
新舊 學生報 編輯, 眼看當 時中大 學生報 
編委 會士氣 低迷, 校 園影響 力弱, 曰漸 
脫離 群眾, 遂決 定厲行 改革。 改 革計劃 
大刀 闊斧, 包括增 聘全職 編輯、 增加發 
行量、 改 為月刊 出版。 至 於內容 方面, 
除了維 持舊有 的校園 版和社 會版, 增設 
了特約 專欄、 文 藝版、 體 育版、 情色 
版。 籌組計 劃的編 輯野心 勃勃, 一方面 
希望增 加出版 密度, 擴大 社會影 響力, 
一方面 希望在 題材上 吸引更 多群眾 ,介 
入更 多不同 議題。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 
版, 便是 在這個 背景下 誕生。 

事 件經過 

從 2 006 年 月號 開始,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 版出版 了五期 2 , 一直相 安無事 。直 
至 2 007 年 5 月 7 日, 《星島 日報》 、《東 
方曰 報》、 《明 報》 3 忽然接 獲投訴 ,大 
篇幅 報導情 色版, 東 方日報 標明為 4 馬 
子釗 爆料」 。同 日, 署名 王達威 的評論 
文章 4 , 恰 好也在 《星島 日報》 大 力抨撃 
中 大學生 報辦情 色版。 其後, 馮 子釗及 
王達威 的背景 被網民 揭發, 分別 為播道 


會恩 泉堂傳 道人及 宣道會 真道堂 成員。 
事前 中大代 表會或 中大學 生報均 沒有收 
到任何 投訴, 因此, 這 件事的 性質, 可 
說甫 開始便 不是校 園內的 爭議。 

報 導刊出 當天, 中 大校方 發言人 即表示 
「校 方要求 學生具 有高尚 的品格 和道德 
操 守」, 「絕 不容 許學生 以不雅 及色情 
的方式 出版刊 物」, 並且 「已成 立調查 
委員 會了解 事件」 5 。 翌日, 各 大媒體 
廣 泛報導 事件, 輿論 焦點紛 紛落在 「亂 
倫」 及 「人 獸交」 的 問題。 

5 月 10 日, 教務會 學生紀 律委員 會主席 
馬 麗莊, 繞 過既有 程序, 發出警 告信予 
學生報 編輯, 明令禁 止出版 6 。 警 告信指 
出, 各期 情色版 「確 實載 有不雅 內容, 
超 出社會 可接受 的道德 底線, 令人不 
安。 本委員 會認為 有關刊 物影響 其他中 
大 同學的 利益, 並損害 校譽。 本 委員會 
將盡 快再舉 行會議 [ …… ] ,考慮 處分方 
式。」 署理 教務長 吳樹培 也於同 日致函 
學生報 編輯, 表示 ^ 《中 大學 生報》 是 
次 行為純 屬出版 委員會 之舉, 全 體成員 

必須承 擔責任 [ ] 本人謹 此向 《中大 

學 生報》 出 版委員 會各成 員給予 嚴重警 


中大 五十年 上 令 


告, 敦促同 學們必 須立即 停止出 版載有 
不雅 及粗鄙 內容的 刊物, 或分派 該等刊 
物。 大學亦 將禁止 該等刊 物在校 園內發 
佈 。 J 7 

接下 來的半 個月, 可 說風起 雲湧。 不同 
團體 及人士 紛紛發 表聯署 聲明, 分別支 
持或 批評學 生報。 曾發表 聲明支 持或傾 
向 同情學 生報的 團體, 包 括國際 特赦組 
織香港 分會、 大學 師生監 察無良 企業行 
動、 自治 八樓、 中大 校友關 注組、 中大 
員工 總會、 中 大校園 電台、 前中 大學生 
會 幹事及 學生報 編輯、 香 港專上 學生聯 
會、 香 港基督 徒學生 運動。 與此 同時, 
校內 各系學 生也分 別發出 聯署公 開信聲 
援, 包括文 化及宗 教研究 學生、 經濟系 
學生、 政政系 學生、 哲學系 學生、 社會 
學系 學生、 社工系 學生。 除 此以外 ,數 
十 位來自 本地、 台灣、 外地 的學者 ,更 
發起 「守護 我們的 學生, 守護我 們的學 
術 自由」 的聯署 聲明, 聲援中 大學生 
報。 

至於 批評學 生報的 聲音, 則主要 來自傳 
媒 及宗教 團體。 期間曾 有五十 三名中 
大 學生聯 署發起 「回 水大行 動」。 除此 
以外, 則要 數署名 「一群 關心中 大的中 
大 同學、 校友, 和社會 人士」 的 匿名團 
體, 他 們在網 上發起 〈勇於 認錯, 重新 
改過 —— 請 《中 大學 生報》 編委 迷途知 
返〉 聲明, 得逾三 千學生 校友及 公眾人 
士 聯署。 5 月 16 日, 更 有人以 「一 群真 
正弱勢 的香港 市民、 以 及中大 舊生」 的 
名義 ,在 《星島 日報》 刊 登全版 廣告的 
公 開信, 聲稱 「是 沒有 組織、 被視為 『 


沉默』 的香港 市民」 ,表示 「反對 《中 
大學 生報》 低級 猥褻, 並文 過飾非 ,以 
言論自 由混淆 公眾視 聽。」 

情色 版風波 引起社 會廣泛 討論, 輿 論最初 
全 面聲討 學生報 編輯, 後來 則慢慢 轉向批 
評校 方做法 。其後 ,當 《中 大學 生報》 及 
轉載情 色版的 《明 報》, 相 繼被淫 審處被 
評為 二級不 雅後, 更 引來大 批網民 不滿, 
集 體投訴 《聖 經》 內容 不雅, 最終 影視處 
接 獲超過 2 000 宗投訴 8 » 《聖 經》 的 投訴自 
然不獲 影視處 受理, 至於 《中 大學 生報》 
與 《明 報》 的 評級, 後來交 由高等 法院作 
司法 覆核, 並 在翌年 勝訴, 揭露了 淫審制 
度的程 序問題 9 。 

總括 來說, 情色版 事件甫 開始便 不是校 
園內 部的小 風波, 而是 有心人 以情色 
版為切 入點, 在社 會上發 起的輿 論戰。 
傳媒以 「亂 倫」 和 「人 獸交 」 為 報導焦 
點, 成 功吸引 公眾的 注視。 豈料, 其後 
矛頭 卻轉向 質疑淫 審機制 和宗教 霸權, 
並最 終發展 為民間 社會不 同道德 價值的 
角力, 儼然成 為一場 「文化 戰爭」 1() 。 

文 章選輯 

情 色版事 件全城 關注, 引 來極多 評論文 
章。 論範圍 之廣, 討論 之深, 實 難在短 
短 數十頁 羅列。 篇幅 所限, 難免 有遺珠 
之憾。 我們 無意按 輿論比 例反映 當時的 
坊間 討論, 也不打 算糾纏 於中大 學生報 
的 對錯, 而 是希望 選取在 觀點上 具代表 
性的 評論, 為此次 事件帶 來的對 話和爭 
辯留下 紀錄, 供後人 參考。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聲 明及事 件紀錄 

作 為事件 的核心 及批評 對象, 我 們揀選 
了三期 情色版 文本, 包括 備受爭 議的問 
卷調查 回應, 供讀 者與其 他評論 文章對 
照 閱讀。 其次, 則 是三篇 聲明以 及一篇 
事件 紀錄, 前者涵 蓋了當 年中大 學生報 
編輯 對事件 的回應 及核心 論述, 後者則 
是新 近完成 的事件 紀錄, 用以交 代中大 
學生 報覆核 淫審處 評級的 經過, 以及最 
終高等 法院的 判決及 其法律 理據。 

師生校 友迴響 

此外, 我 們選擇 了幾位 師生校 友的文 
章, 討論範 圍主要 圍繞情 色版的 手法、 
學 生報的 論述、 校方 的處理 方式。 鄭巧 
玲的文 章是事 件中相 對早期 的評論 ,作 
者撇開 了傳媒 窮追猛 打的道 德問題 ,嘗 
試將事 件定性 為某種 「傳播 技術」 的失 
誤。 鄭認 為情色 版的問 卷調查 回應, 
「敍述 『偷 窺』 的 過程」 ,於 是變成 
「單純 的色情 描寫」 ,結 果不 符合希 
望反 思色情 的編輯 目標。 鄭巧 玲的觀 
點, 可 說是坊 間某種 「眼高 手低」 論的 
代表。 鄭建 議編輯 應該將 問卷調 查的回 
應 ,視 為性學 研究的 案例, 「討 論人們 
獲得性 知識的 渠道以 及其影 響」。 

相對於 要求性 學研究 討論的 鄭巧玲 ,校 
友 王邦華 則引用 傅柯的 理論, 指 出性話 
語在不 同歷史 階段有 不同的 展現, 牽涉 
各種歷 史原因 及權力 操作。 現代 社會長 
期眨低 主觀的 性經驗 描寫, 同時 將具有 
客觀 權威的 性學知 識視為 談性的 圭臬, 
其 實只是 性論述 的規訓 結果。 作 者強調 
性 學知識 有相當 高的解 釋力, 但 不是性 


的 全部; 主 觀性經 驗能豐 富我們 對性的 
想像, 也能引 起更多 思考。 

黃慧貞 的文章 則明確 指出, 所謂 「眼高 
手低」 的 說法, 恐 怕不全 然是指 向手法 
問題, 而是 同時指 向內容 問題。 作者綜 
合各 方批評 ,得 出一個 總結: 「大 學生 
談 性是可 以的, 只要 他們嚴 肅地談 、有 
^ 品味』 地談、 在一 定的框 框內談 、避 
免觸 及社會 公眾對 性的忌 諱。」 換句話 
說, 公眾 可以接 受嚴肅 地討論 亂倫, 
但以 一問一 答的方 式向讀 者提問 亂倫的 
欲望, 公 眾卻是 無法接 受了。 黃 引用佛 
洛依德 及利維 史托的 理論, 指出 這種禁 
忌其實 正源自 欲望的 壓抑。 中大 學生報 
的 「失 誤」 ,其實 在於嘗 試反抗 這種壓 
抑的潛 規則。 那就像 「 國 王的裸 體」, 
有 些秘密 大家都 知道, 但 就是不 能公開 
說。 

蔡子強 的文章 透過追 憶高錕 的往事 ,呼 
籲校 方對學 生報編 輯盡量 寬容。 這篇文 
章於當 時傳播 甚廣, 可說 有助促 成輿論 
轉向質 疑校方 做法。 文章 得到廣 傳不無 
原因, 一來 是相對 於當時 校長劉 遵義的 
乾綱 獨斷, 高錕的 確擁有 校長該 有的胸 
襟和 風度; 二來是 文章已 假定了 學生報 
編輯 犯錯, 只是呼 籲校方 包容, 而且 
將問 題轉移 為師生 校友對 中大的 認同。 
可惜, 作者 於通篇 文章不 斷強調 在上位 
者 受到的 委屈和 侮辱, 以 及高錕 對異議 
者的 忍讓, 卻完全 抹去了 當年學 生抗議 
的 理據, 甚 至連不 懲罰抗 議學生 也說成 
為包容 學生的 証明, 由是 這種論 調便徹 
底成為 一種站 在上位 者角度 的憐憫 。簡 


中大 五十年 上 ♦ 



言之, 蔡的觀 點其實 就是, 校方 應該對 
學生 寬容, 但與學 生有沒 有道理 無關, 
純粹 是因為 校方應 該展現 出上位 者的風 
度, 容忍 學生的 稜角和 反叛, 因為他 
們二三 十年後 也可能 成為鄭 海泉、 何安 
達、 劉細良 等社會 名流。 

馬 嶽的文 章以世 代論為 框架, 並 以五六 
十 歲的掌 權人為 身位, 反 思主流 社會標 
準 不一的 偽善。 雖然以 「後 物質 主義」 
VS …經濟 發展」 的邏輯 來理解 「跨 代的 
價值 斷裂」 ,很可 能造成 不必要 的假對 
立 —— 天 星皇后 事件的 意義, 並 非旨在 
守護甚 麼集體 回憶, 或純 粹以歷 史文化 
抗拒 、經濟 發展」 ,更是 指向這 種…經 
濟 發展」 為誰 服務的 問題。 

不過, 作者銳 利地指 出了一 個問題 ,就 
是 「批 評者 從來沒 有在共 同的價 值基礎 
下, 和他們 公開辯 論哪個 是適合 的道德 
和品 味的界 線」, 只是 「從 自己 價值觀 
出發, 先 肯定了 大學生 有錯, 但 年少無 
知應 該寬大 處理」 。也許 ,這便 是對蔡 
子 強文章 的最佳 回應。 

曾 瑞明是 前中大 學生報 編輯, 立 場上同 
情情 色版的 設立, 也反對 坊間的 泛道德 
批評 11 , 但 卻對中 大學生 報編輯 的回應 
論述, 提出 了在芸 芸論者 中最辛 辣的批 
評。 文 章首先 指出, 使用 市井語 言不等 
於不 會排拒 基層, 問題的 關鍵其 實在更 
實 際的物 質條件 差距。 大 學生不 可能在 
階級與 階級之 間變來 變去, 所以 不應太 
有信 心說要 代某階 級發聲 12 。其次 ,作 
者 指出了 「尊重 多元」 的 空洞, 學生報 


的聲 明有時 主張價 值主觀 主義, 有時高 
舉多元 有普遍 價值, 論述內 含矛盾 。此 
外, 他 也點出 了所謂 「解 放遭這 論述壓 
迫 的弱勢 者」, 不符 《國 王的 新衣》 中 
「誠實 小子」 的 形象, 質 疑學生 報編輯 
表面 「扮 無知」 但 實際上 「自 大」。 

社 會批評 及爭議 

最後, 我們 也選取 了數篇 文章, 嘗試涵 
蓋 因情色 版事件 而起, 並 延伸向 教育、 
宗教、 性文化 層面的 社會爭 論焦點 。梁 
文道 透過介 紹外國 經驗, 肯定大 學容許 
出版情 色刊物 的自由 。文 章指出 美國大 
學 學生辦 的情色 刊物, 分 量和尺 度猶有 
過之, 校方卻 「絕 不輕言 審查, 更不動 
用甚 麼紀律 審裁的 機制」 。梁文 道認為 
大學應 該開放 包容, 與主 張設限 劃禁的 
何漢 權截然 不同, 讀者不 妨對照 參考。 

郭鴻標 認為, 學生報 編輯辦 情色版 「有 
明確的 目標, 就 是要衝 撃傳統 道德價 
值」。 作者又 形容, 這種思 潮乃是 「當 
代性 別及文 化研究 在自由 主義和 後現代 
主義思 想帶動 底下, 進行 對社會 主流價 
值的顛 覆」, 亦即 「搖動 傳統家 庭婚姻 
價 值」。 安徒的 文章則 認為, 情 色版事 
件標誌 香港的 「文化 戰爭」 踏入 關鍵時 
刻。 這場 「文 化戰 爭」, 乃是倣 效美國 
文 化政治 ,以 「 宗教 VS 世俗」 的 對抗圖 
式 而發動 的模擬 戰事。 作者 指出, 在這 
場風 波中, 「衛道 聖戰者 騎劫了 傳媒, 
而 傳媒又 騎劫了 大學」 ,學 生報 編輯則 
成為了 「聖戰 祭禮中 的犧牲 羔羊」 。可 
是, 作 者同時 指出, 民粹 主義邏 輯是一 
把雙 面刃, 隨時 會遭受 反撲。 本 地基督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教團體 的投訴 行動, 其後 引來大 批網民 
反 過來集 體投訴 聖經, 或 可視為 其中一 
個 事例。 

林奕 華細讀 五期情 色版, 在坊間 芸芸評 
論中實 屬絕無 僅有。 他在 各期情 色版中 
讀到 「文章 背後的 抑壓, 以及從 字裡行 
間滲透 出來的 焦慮、 苦悶、 不安」 ,並 
指出 輿論沒 興趣閱 讀上述 圖象, 而只抓 
住所 謂亂倫 人獸交 的問題 不放, 「其實 
是一種 『 看不見 』 的 『看 見』」 。作者 
補充, 情色版 之所以 被評為 「眼 高手 
低」, 其實是 「學 生的嚴 肅手法 被捉錯 
用神」 ,評 論者完 全忽略 了情色 版的另 
一層 功能, 乃是 「同 學藉 著書寫 與性有 
關 的文字 來尋找 自己」 。林 奕華 舉例說 
明, 〈滿 足〉 及 〈做 / 愛總是 拉着痛 
苦 一二三 四五〉 正是 「女 性在性 方面自 
覺和 自主的 『自白 書』」 。作 者繼而 
批評, 「隨 便用 『鼓吹 淫穢』 來 否定自 
我 探索」 ,其 實也是 一種逆 向幻覺 ,即 
「看見 地看不 見」。 

其後 

《中 大學 生報》 與 《明 報》 就淫 審處評 
級 的司法 覆核, 終於在 2008 年 10 月獲得 
勝訴。 高等 法院判 決淫審 處行政 失當, 
相關的 不雅評 級須予 撤銷。 至於 中大校 
方 的紀律 程序, 則早於 2008 年 3 月便由 
新組成 的裁決 小組, 宣佈不 予追究 ,個 
案 結束。 然而, 校方於 2007 年 5 月 10 日 
發 出的警 告信, 始 終未有 收回, 也不曾 
對 學生報 編輯致 以任何 歉意。 

風波過 去後, 中 大學生 報一直 繼續出 


版情 色版。 2009 年 4 月, 一篇 〈情 到濃 
時, 不如 開房〉 的 文章, 介紹開 房需注 
意的 細節, 又再引 起媒體 關注。 不過, 
社會 反應遠 遠沒有 2007 年 哄動。 七年過 
去, 要總結 情色版 事件的 意義, 依然非 
常 困難。 無論 如何, 事件 引起了 關於性 
言談 的豐富 討論, 殊為 罕見, 它 在一定 
程度 上拉闊 了本地 院校的 性言談 空間, 
也為 性言談 的爭辯 留下了 寶貴的 討論資 
源。 或許, 這也算 是達到 了設立 情色版 
的 部份目 的吧。 


1 筆 者為第 34 屆及 35 屆中 大學生 報編輯 ,至 於牵涉 
情色 版事件 的中大 學生報 編輯, 則分別 屬於第 36 
屆 「雜 草』 內 閣及第 37 屆 「拾 遺」 內閣。 

2 五期 當中, 2006 年 12 月號、 2007 年 1 月號、 2007 
年 2 月號、 2007 年 3 月 號均由 雜草」 內閣 負責出 
版, 只有 2007 年 4 月號為 「拾 遺」 內 閣負責 出版。 
其後, 2007 年 2 月號及 3 月號, 被淫 審處評 為二級 
不雅。 

3 《明 報》 題為 〈中大 學生報 露骨談 性〉, 
《東方 日報》 題為 〈中大 學生報 淪淫賤 

報〉, 《星島 日報》 更是特 別關照 ,共有 
三篇 報導, 包括 〈教 育界震 驚校方 稱嚴正 
處理 《中 大學 生報》 炮製 「情色 版」〉 、 
〈只求 情色歡 愉易墮 失責陷 阱〉、 〈未接 正式投 
訴 學生 會不介 入〉。 

4 王 達威, 〈《中 大學 生報》 「情 色」 版 令人震 
驚〉, 《星島 日報》 , 2007 年 5 月 7 日。 

5 〈影 視處接 《情 色版》 投 訴〉, 《星 島日 報》, 
2007 年 5 月 8 日。 

6 詳見 本部份 文章: 中大學 生報, 〈堅 決反 對校方 
不義 裁決聲 明〉。 

7 在 輿論轉 向批評 校方做 法後, 署理 教務長 吳樹培 
隨即於 5 月 18 日致函 學生報 編輯, 表示 5 月 10 日的 
信 件並非 「處 分通 知書」 ,目的 只是要 「敦 促」 
同學, 不可出 版不雅 刊物。 6 月 4 日, 教務 會學生 
紀 律委員 會也以 秘書余 蕙卿的 名義, 表示 「5 月 10 
日舉行 的初步 會議並 非正式 聆訊, 沒有作 出正式 
裁決 或對任 何同學 作出處 分」, 並指 「在 審裁處 
的司 法程序 尚未完 結前, 委 員會暫 停有關 的紀律 
程序。 校 方反應 隨輿論 起舞, 前倨而 後恭, 從中 
可 見 一斑。 

8 至 於針對 《中 大學 生報》 情 色版的 投訴, 則為逾 
300 宗。 


中大 五十年 上 


令 180 



卷 


9 詳見 本部份 文章: 吳 嘉倫, 〈情色 版事件 之法庭 
篇〉。 

10 詳見 本部份 文章: 安徒, 〈文化 戰爭與 道德聖 
戰〉。 

11 可參 見:曾 瑞明, 〈冷 言冷語 論情色 (上 ) > ,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007 年 5 月 20 日。 本 書限於 
篇幅, 未有 輯錄。 

12 使 用市井 語言, 不 代表不 會排拒 基層; 但排斥 
市井 語言, 的確 是區分 階級, 並且 合理化 統治階 
級 優越地 位的文 化生產 方式。 關於 學生報 編輯對 
階級 藩籬的 自覺, 筆 者建議 可參看 本部份 輯錄的 
〈太 子戲 院食屎 食著豆 ,或相 反〉。 〈太〉 文作 
者 不諱言 抱持獵 奇心態 進場, 並 且注意 到自己 
「意 圖營造 以便自 我感覺 超然的 距離」 ,這 種心 
態 「細 想起 來就使 人手足 無措, 唯 有以論 述的慾 
望 掩蓋」 。學 生報編 輯不時 使用市 井語言 ,除了 
拒絕附 和區分 階級的 文化優 越論, 或許也 是為了 
掩 蓋這種 「令 人手足 無措」 的階級 差距。 

13 這種 ^ 看 見地看 不見」 ,不 只出現 在泛道 德批評 
的 文章, 甚至 出現在 熟悉女 性主義 與性別 研究、 
有文 化研究 背景的 論者。 例如, 2007 年 5 月 15 日 
《明 報》 刊 登的朱 振威、 陳英凱 〈被 迫害 妄想的 
性 解放先 鋒?〉 ,作者 便批評 〈滿 足〉 一文 只是 
為父 權價值 觀背書 ,指 〈滿 足〉 的 作者被 父權意 
識 「內 化而不 自知」 ,結 果是 「再 一次 複製及 
鞏 固僵化 的單元 思想」 。這 些論者 完全沒 有看到 
〈滿 足〉 作 者提出 的女性 情欲自 主問題 —— 是否 
能以性 幻想補 償現實 的不滿 —— 更 沒有留 意到學 
生報 編輯在 同版的 〈 stephy 信箱〉 中, 早 已處理 
了幻想 被性虐 待的情 節是否 有違女 性情欲 自主的 
問題。 

14 據媒體 報導, 裁決小 組認為 ,第 37 屆總編 輯曾昭 
偉只負 責出版 2007 年 4 月號, 淫審處 已評定 4 月號 
為既非 淫穢亦 非不雅 的一級 內容, 故投訴 並不成 
立; 至於第 36 屆總 編輯唐 世豪, 則 因其他 原因已 
經 退學, 校方 已無權 執行任 何紀律 程序, 故此個 
案亦 結束。 



181 ♦ 




奐® 事件 



2006 年 12 月 6 曰 
2007 年 2 月 6 曰 
2007 年 3 月 6 日 
2007 年 5 月 7 曰 

2007 年 5 月 7 曰 

2007 年 5 月 8 曰 

2007 年 5 月 8 曰 
2007 年 5 月 8 日 
2007 年 5 月 9 曰 

2007 年 5 月 9 日 
2007 年 5 月 9 日 
2007 年 5 月 10 日 
2007 年 5 月 10 曰 
2007 年 5 月 10 日 

2007 年 5 月 10 日 
2007 年 5 月 11 曰 
2007 年 5 月 11 曰 


中 大學生 報出版 第一期 情色版 

中大 學生報 出版第 三期情 色版, 包 含情色 版問卷 

中 大學生 報出版 出版第 四期情 色版, 包含情 色版問 卷及讀 者回應 

《星 島》、 《東 方》、 《明 報》 報導情 色版, 《東 方》 註明 為馮子 
釗 爆料, 同日 王達威 另文於 《星 島》 炮轟 

中 大發表 聲明, 表示 要求學 生有高 尚品格 和道德 操守, 已成 立調查 
委員 會跟進 

幾乎 所有媒 體均以 大篇幅 報導, 部份以 亂倫人 獸交作 標題; 同日王 
達威另 文刊於 《明 報》 

媒體報 導指, 影 視處接 7 宗 投訴, 稍後將 會送檢 

中 大學生 報出版 第一份 號外及 「無懼 污名, 重尋 真性」 聲明 

媒體以 中大學 生報拒 認錯, 繼續 大篇幅 報導; 評論文 章開始 愈來愈 
多 

中大 學生報 300 份 號外被 棄置於 回收箱 

中大學 生報出 版第二 份號外 及發起 「衝 破禁忌 重建 道德」 聯 署聲明 
媒 體報導 53 名中 大學生 聯署, 要 求回水 和道歉 
H 生, 我 們如何 表述」 論壇, 於中 大烽火 台舉行 


論壇 末段, 署 理教務 長吳樹 培發信 予編輯 「嚴重 警告. 
生紀 律委員 會表示 「考慮 處分」 

中 大學生 報發表 「堅 決反對 校方不 義裁決 聲明」 

國際特 赦香港 分會發 聲明支 持中大 學生報 

大 學師生 監察無 良企業 行動發 聲明支 持中大 學生報 


教 務會學 


中大 五十年 I 


令 182 


2007 年 5 月 12 日 
2007 年 5 月 13 日 

2007 年 5 月 13 曰 
2007 年 5 月 14 日 
2007 年 5 月 15 曰 
2007 年 5 月 15 日 

2007 年 5 月 16 日 

2007 年 5 月 16 曰 
2007 年 5 月 16 日 

2007 年 5 月 17 日 

2007 年 5 月 18 日 
2007 年 5 月 22 日 
2007 年 5 月 25 日 
2008 年 3 月 6 日 

2008 年 3 月 13 日 

2008 年 10 月 21 曰 


「言論 空間的 底線? 多元與 尊重」 論壇, 於旺角 西洋菜 街舉行 

自治 八樓、 學界 聯署、 中大 校友關 注組、 中 大員工 總會、 政 政系同 
學、 文宗系 同學等 各自發 聲明支 持中大 學生報 

《明 報》 〈星 期日 生活〉 諧擬情 色問卷 

新 亞學生 會發表 聲明, 呼籲校 方停止 干預中 大學生 報出版 

學 聯發表 聲明支 持中大 學生報 

淫審 處裁定 2 月、 3 月號和 網上版 為二級 不雅, 影視處 至今接 152 宗 
投訴 

《星 島》 刊登全 版廣告 公開信 批評學 生報, 署名為 「一 群真 正弱勢 
的香港 市民、 以 及中大 舊生」 

基督 徒學生 運動發 聲明支 持中大 學生報 

淫審 處裁定 中大學 生報不 雅後, 影視 處兩日 內收到 1,400 百宗 聖經不 
雅投訴 

中大 學生報 編輯與 副校長 鄭振耀 會面, 校 方指警 告信只 是勸籲 ,並 
表示 不會資 助上訴 

中 大學生 報向審 裁處申 請覆核 

《明 報》 〈星 期日 生活〉 送檢後 ,被裁 定為二 級不雅 

中大 學生報 出版五 月號, 部份媒 體評為 「收 歛」 

媒體 報導, 中大為 學生報 情色版 事件, 在教務 會學生 紀律委 員會下 
成立 新的裁 決小組 

媒體 報導, 中大 宣佈裁 決小組 決定, 不 予追究 學生報 情色版 事件, 
個 案結束 

學生報 與明報 就淫審 處評級 的司法 覆核, 獲高等 法院判 決勝訴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183 令 


情 色版欄 目選讀 


§升3 。 较汩 裟 。 轵渤 却 cist 

㈣ • 1 #0 賴關 

K - lCi/X : 鸢: _5运莛 刹 StSi \ 

2 tg 逛 a 犖 S < iS 311: 。 崔 1 

«5! I-n ^ ^ gi = sgsai : 

崔 <3 朴迂 •翠 结受" < tt < isg •沁 
- iSSISJcK -'^^ S ^^ I ' fSi - 
兹莰 Si : i 袼 SfSS ( S ! 夂驾 结羞垚 
+茬 …川 蛉 msagl 屮 K 刹; 3 i&「J 

liiiffi ^^^ Jc ^ g = i m ^< 

视 c 筘 箄 m 弍 ig «< 识嘛 iffg 
- S 5 S 3 iHI 5 f 

<^'§ SS ^ ISSSl ^ S = JS 4^ te 3 


o 0 

g g 箋 s 毫: ^ K IlaT " tl a l 丨漆欲 
t x 'ss s g ^ lvflqt " 袋 遂 
! § 笼丨笼 i ?! 1 键 la " 獅鋅 2 -1 刼 %| 
室。 1 箄 'f i} rn 制髮送 砮 4- s * s 
f s I 丨 ti SM l 莛 vf : 衫 。笤 f 遂笤屮 衫 ffi w 
概联堞 * i ® 赵 s 銎餐莕 os ± 縈七 il: 丨 g 

" 翠 势 — ttc i N I c t e JMl s m l 陈 


。滩逛 ffl^ g 還 
1 3 诹翠 " ils fr Y 逛諺嶔 smi h 越 !^ 

iihki-u 硿 l t s g 黎靼鹚 键雜 ® s a g ! 麵 
I 鑕輕 x i f 缓緵 ^ 、 g fe i iw 翠 f l Kn l ii 、 

。 翌黎 裂 

I 赛笮鸾 。絜 l m i 汉结 m ^ h 装 1 睬广 您 
1 淀汉 il i a ffl g iY ^ ^ ug a T 0 
萄 _lb s /u *m ^ s : € ^ 镊 i €- « vrot 簟特寒 
^fs l KY^ ^ g 芸 a s ^ Tis ' E 倒和 
?irr 35 恶张 < i t n l s l-g M a v 犖 ffi * JJ ffi 
^ iv^s g t s fc i s E f K g 户 T ^ l+ 
*a « :E s fvuflK$ ^ s! 裆 3 K 袈 & s i S 1 N 
g ^ ^ c vi% 一笤 « 广 七 II s g IaAa l 
蓉 tl si ^x 釭薛 w a JJ yTi s fti ly^ E 
5 築恹洚 § 缇起 W 窆 l s -s f ^ A>m 
« i l ffl s l s 3 IY& 邱二 s ^ g f 塘 i: Ti ^ 
3 xasg s fr 赛 3 。 砮 T st c vs 蓉 i 

鞋 § h ^ ffi s t 鈴 i^fa i s TMIl ^ u 、 範 of 

I 涞 l fi- s 二 s g l ^ i 擗 t ^EIX= g 
m 一 t II 吉遂 — f f4l 荃运 * SSI 轾 ^ 老 _ 
slw g Y * i 神 ?K 赛 l s Tfc ifr + 逛 践 
l s ^ I ^ ^ g s i " 赵 H13 笤 :^莛 f 



0 c 

fs ^0 - 0 S 00 § 0 ^ 

piirss 雲 _ - S K - 謹 

- Sss 00 ,ka - 0 

^^ plfKXT —靈 — 
^ r s i_ « 's g s 
^ 000 § ss 0 ^ f ^ , 

P^HHg li M 崧坩 。态鋈 君舔聲 鎪 =? l 

f 00 s 40 ^ ss , I 

o s g ? 
- « S ®1 
S & S 1 1 犖 if 藍 ' rf p s z K - ^ s ^I lw 
s h 连_钇 |4- £) 頸爸婊 运 iw ^ T f sc 
Kn 。 S 1 F 装絲 iiy 參 g M ^ K - 玻玦 銳 
- 01000 ^$ 
dL ^ aH 运荽敌 ll ^ s 迳 ilSt 。敌觸 ^ 
笤袈亨 昶态运 缝 3; 荽 1伫罃 迳菡' 勸 
溆为 K - ^ sl r s '- f 。 逛1 蓉妇运 1: 

S 0 S , 

。 蹵态运 ^ 44 1: 垛 52 鏨链尨璲 

龚迤贫 淺 适 €] €: 国頸浒 艇 nc ffl ® * Y 

S 0 S , 000 s .. ss 

面 ' 勸黝级 K - sfe 芻 B K 。 SI 溆 a 苺駿 

® - ig ?11 Nsl ^ 

这耗 铥崧雜 l ® nc 。 袅 as * 雜 iH 芻筘 

E r 被雜箄 逛產芻 运 眾箨 ^ 頌 « 。夂 

0 s ^^ s 00 f ^ 


隳 g}Aq PH 9 s 




令 184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15S - 

i } s ! _ M 圏靼 逛勐 迂 |1 1? 二 WY 趦鰣堑 Y 敏硖骣 茔 響 M 
HX 頭 m 长 P 兹冶錄 逋跬菪 Y * _ 缝鏍頦 链} 爾钽 緵逛爾 
鋈錄 菝柯 i iF ^ s gdx 歟荽 II 騣 r ij il li l 1 鼷痤爾 
。 —li 皿逛 

皿驾激 頃奖 * 蜞 汝鏟锭 p .^ 绥豔命 nj ffl 踺 痤 敌 '給輕 

。謇黻 M 1: 4 S 4 敌链庇 ~ T 鐽链# 铿迮 
1 R ® T 班 i : 链戽 1! 起杯 结}画窖 逛 a * 『坻 T 4^ 锄箄 il l 1 
• # 爸睐妒 _糖菌」 荽嵌 * 趟級链蟀 芪 Tf ls l 產 改 鐮链 
_ 铉 I ? 镓广觀 胡 W 鹉逛歟 莛邸您 _ ^ 1 F -< P _ 毅輕 。痤 
蕤綴令 盛宏铨 株 錘- 凿菡逛 塑* 卹雖: f 4 碰雜條 T b ts 

。 11 鏹 痤鏹 置联输 瓣 搫歟莖 UJ - nn gl gl s K - 
* 荽靼尜 献減 # nc fi m 运。 11 11: 琏 闰釦鐽 賊塑' Ei tl 较 
銼 置涞 歟翠 nj 皿 w ^ pl l 1 菪四 ^ Kt r 蓮蕻翠 一 .拉頷 E 怔 


雖鼷你 1: 面 || 尝 樊敌 * 挝砍 趦起 鰹菪臼 頸 If o is EJ te l 一縈 J 

坦 擗 银 * 樾荽 睬趦 歟 3 I W * <4 卻 Tw ^ l ? ) — 

茬莺顸 Y 鏘勸 li 涵 0、 镯封雔 耷 -^ 駿 ~ 苺 缀 M ! 遥额碧 
醒靼苦 绽 K - p i 敌 -&- T 駱終雛 fl 路 33 运 敌镜歐 II 銳铝 if 
YJi i ? 箱趨彡 迪 15: 坦 面啶 菡恝 织恝织 _ 鏘 n n 。 铝起 起 
起 担 ! In il K - 縴 Y # 街-缝 ±3= n 逛錄 荽菪雜 * ^ 雜勾驪 

。汾 踨袭 犁修 德絮 圏費葙 * W 
蕻想錄 11 爾塑 铬豳 擁趦 钽桦域 •刼犖 1 运莪起 轶专 t 鹉 
雜些 「 。』€5 -15: 1@1_1旮 « 苗¥泜_链親运菪溉祀岌这 
逛鏟 • #! 苌逛谀 雔鉍匣 , 斅鄉 匠眾 渥蕻 ~箱}璲苦敌搿裟 
錄逛 a o ll il p M Y l 1 敌 《凝 菰幾 链箱 》 铒 
雜 * 班 」 : 雔値簏 a 。 拿糖轾 ■逛 S M SI 犖 a 奖 这賅 ! 1 
雔珙 《 sa r OMS 》 班 ^: 裳 Ill i Y 箄 0 运 四尨 茬 「 。 Y 

錄歟翠 缝籙 -< 圉丨莖 」 : 頸鵜钽 5 ? J 链 SIZBSesaJJBZS 
m il 逛 IP -g IMUOJasB u uqof 诞緲 il 《 sna t ; oqs » 


圓 Inala A 〗 i 相: pi : _##i 


It 聆緻 -待鑛 驛廊 


• ^ 4 .l\ I^ r 呛 
言岬 i w t ^ 
45 tl l4B < T ^ 

t ^ 

-< r y i 竹 车 



185 # 


情 色版欄 目選讀 


蔣」 :鋸萆 謝 S * H 罢坩 。罢撇 轺 S - H - 


。卜雔 啤 X ® 監 ITLf 鹊 a/s 蔣槲 《屮昍 * 铖丨卜 诚 蔣_测 妄 
—M s g 尝卜晷 ® 頮 r _七 趔」 「 i 盤 躏每 i 1 « 埏」 

_耑酿雔0屮_ 靶擊& 每 T g ^ 呆 片盔1坰。保勘宽觀坦 ^ 闳书屮邮* « 1峨^涅_翠鉍鉍汩 £1 二济田|10 - 钽& 
-擊篮 S 疑蛔 卜面 毗 n ( 。 幸 x _@, fa 趣职 -嵌田 坌曾溫 陡睜鳅 細擊 tf ? w 蝴, 口、。 祕赃却 螺 轵砮弋 _; « 趙 S 画 一卿 
* 啲薛 ^ 二一 皿驗 S IIJ 皿 _铝 ' 黯阐 坩 «蔣 。鹺皿 莪题坦 IITi llJ il K - s aJ 皿 「11 錯 ? it _ i I 駿 


魍耑 。恡 K- ii ^ ^ KI 
' WYSIISST 迤槲鱒 


。 il 郾 运另 顯 面 蹈: S 4 W T # s 、 i / f - v s 钯 K - 栏拦匀 榈修 Ml 
n%s 蔣擬麵 蝶賴 罢测 # x 。 II 谳 S 籙麵耑 , sis 龌低耑 面#齷 -< 锯翠#盔。 » 掛 
糾 4 n tt 坩辕 啲坻堪 疟。 If 褽璲 _¥ HS « IM ffR 罢箄 # ini ^ l 渺 S K - T 啲剞 …… -CK 


鋈 , ffls iiv , w M i , «R > 扫插画 } 1 # T % ^ ® 頻晷萆 鼽麵班 狻 > 韹衫一 刑一 f 1b s T TI + 梠辕每 s ilfs 捌螋 s « 

H '® ss _ i '! s ! . l ^ 蔣盔銀 坰。1鹤纪 相 rw hk 閱 h ± ws 4 n tt fr igil 。 嫉 n l H w li rw } ^ 閱坩舾 甥坰面 鹎 

。修 g 每瞅 卜怩箬 g } 鹱軀 1 * g 遛齒遛 碹叵铝刪:酿比/ 盈蠏均 旧皿 雜 Y :1 Kn 诹 Y EHR 刪 ':' 顆輞輞 

蔣 。雔 靼酿面了* 一怩細 1 S 1 菡 •獾 — SWISS 嵌拭 屮嚭 擊这嵌 T K 蝴 nc ^ ^ ® 。 螺 1_} ^ 异刪「||1负插宕 « 每 

禽 M 。 頰圈 蚺趔书 圈毗 帜_趣禽_ * S 荽 2 a . i } as % s 蔣諶 1 

0is§ , ^ 


■ilHal 


- R -K 輕 & •嵌 _ i}.l ffls ^ s 蔣 giig 龌龌錙 

■ ■ K ± a± a l IlJ -< ER s «% I 卜 篮® 嶼燧峭 駿 aj 




S3V 







S 


4 % ^ 


中大 五十年 上 


令 186 



\ i BJ u 鏺遂, 箄运 搽 

_ ” 鏹跑 冷刼 ~ 制»犖令杉 ^ _皿| ^ #1 劄《纶 
抑。 #1 雜 1 F S AJ } 濉繳 tt - 33 鹤 ^ 毖湓娣 f ^ p # i f>IJ 
茌 驗 - Im Hr ^ 。 (铤擊 gss 蚺酿彼 1 K - 刼 f ) 歟涅 
———^ - 
00 ^ .. 

-鏺彰 运駿 DR 擗 Kn _#_ 。邮轆 辑圉卹 nj 皿 

擗迳绽 砌 。凿 3 r ^ @ Kn InK 鹤枨鄭 K - 眩。 z ^ l^ Bl x 
蚺輙_迳 介職 氓-鹤 ^ 芻麋摊 ^ 雔越皿。_氅由 ^ / 
RJ 皿 _ 运 ,雕鹅 _ 蛱餌 胡酲! rer 銦 RJ 皿驅 illfr 杂 
\皿 c 條回 膣卹锊 皞碱链 IT 勸/ :? #! 碟 Eh 祸 K - fg ® 1111 
/ CS 郇键箄 YW - S - 鹤 ^ #1 袒鐽卹 _ g K - 匣迳* 1« 

\ i 酲铷 雠镞 潑_运蓉 
杯鄭 /■ ■&- 薜 胡舾 酹坩 ” # 嫛运 槊蜮驾 茇蝈 耱” T 
舾修 \銳 #1 运缌蚂 #1 邮驾 擗链 IF K - S 杯轭 緦 。 Q 

0 \ 0 s^m§sms - 0 ims 

InK _ lf m 。 顓 f # i 杯 您鰱 #1 邮诹 ® nc _ 凿签 
\ 縫贓 \ ® D ± M \ gM 翳您 槊1 袒瘛 囵蝈 漉 。想 il 
S 「郇 鰱耧荽 酿 f ^ VK Y 杯」 擗迳 。却 csg # 
截迁 *0- 28袒鍪 1( « :^_刼 01| 踣。运睦 ^ 蜮链}醒一 

i } H #i 运鰱 截麵筘 籬 ^ Y BR ^ lf fr ^- - s - 徙泞扛 

酹卹鐽 。挪 鰱箄犖 鳅彼錐 lf ^ _ Y 杯 :孟 0. 3 00 

\ ~蜜 # _/笨 
链 J 跑彼維 簏胡 H < Y 杯铡 鏟-郇 f 櫞锻制 摊”诳 劣 

0 .SSS 0 S , 

龌龌 1 » 蝈類 .011 了鹤 ^ 蝈氓蜮翅泉\齡。如^^ 
1鹤 ^ 靼頸餿籬_刼”縲騣趣皿掛纖^^:巨 



-7 W ;? 二 1 


rt M s : 

c -or i !s 1 !r . -i. tf a 


s Ai 



5 $J 




7 M « 

^ r v 4 在淀 <»>• 來 s 

• & ! * s - 1 一 in 二 4 
* Vf v ^ 4 " v ^ 


情 色版欄 目選讀 


。叙 ^ -< 115: 鞍啭竣 稀: Z 蛑 
面驴饀 : I 蛛 

.. + 

T3 蜋粼 崦卹頰 心 * -< 33 贼賴 P K- 湓竣塘 • S 堞: g 蛑 
。搫 戚农和 牧 葙担 M •埂谢 >,#x •銨 -Gn fe 歡郝铽 •銨 
征笫鉍 3} 擊愈盔 叙基 J3uts Ito: 40 柄钽窖 :埂嘞 湓验揉 '#x < 銨 孤' 繫如韜 F 筮蓥 < 由 0 蓥如舞 寒世 
機啕 W'# 酲蜱 ¥ 翁 H 韜# 擗:埂 初貂漶 龙驴賒 |_| 农农韜 -W 銨孤 * _ 驴 I# 翁 0韜 靼 W : Y 孝特鬲 韜 

S0S0S^ S0MMS , "s 

谢惻驴 : eo 协 

。俾 T>< 瑶龌 sn 农 •评 XYP 丨驺 及苷 ii * (PY¥ 璐華农 ) ^x CD sf! :挈 韶叵 : z 妳 

# 葙堞 :I# 

~筚啭雄漭>|奪铝 4? \ 鋇® ^ : ^ 

姝苷醵 濰喇 * 輯尜 -w 寒: Ln 纯 
( i ^ M K- ^ 「杈荖 」 « 聆窖… 「丧 叵」 峭 姝屮 M 谀却 銮坫 齡恭 …权苺 S 荽丨呶 -K K- 
嘛奴茗 槭碳 \ 杈 荖葙 韶嘟铽 * 敏酲# 駿酲唉 韜踱酲 一 … S M 璩啪骑 …杈 荖韶呶 插% 底傘锸 ¥_H 
•余 緹农窜 K- …杈荜 女 镐职 盔权 荖竣 驴 le * -w T_^^ ?^孤 1!5: 煞雄虛鉍妳駟械羝*踱匣學相黎_ 
遄栖想 駟衬鹆);丧叵「杈萆」呶$<镩靖_40呶$<济丨1窜济!轵鸷盔,>酲驴?峨酲 *- 鹚郵 
# _ 陴酲 << lr lv -+- 璣备 s ro sf 驴 MIX 稻痒 * N 伞囀啭 熘鹱孝 荖睐轵 X 恭 * 靼 ^ 辐— +1 丨阐翱 苷 
•杈 荖如 镔啦悴 靶一 -搵鹫 孝呶埂 丨# :…骏 GfF^ ^ -a- 酲墀孝 韹 vfi 长裨堞 tlj 赛衮窖 漱苷 
* 荖1 雔伞 -靼 ♦余杈 荖如窖 孝长漤 靼峭學 丨柄 :…遄 农餡 玉竣 匯 宕孝 荖 Y 令 K 笫屮荜 髂溆 长靼 
•菊摩 柘稀杈 叚 如些+ 些 sn: 韶担峩 •杈 每如孝 镔啪 俾孝呶 學 丨栖 :…々 匯要 N 寒 + 銮杈 荜峭荩 ^ 韶枨 

^ ^ ^S$S0S . ^—SSSTte- - ^s^s$0m . ssi— 

( 一 : •树及 Y 孝衬栖 稀遄靼 w 镝潜 迴-眾 -< 裸崧省 #a 顿:啤 碱諺茕 # £H) 「隶 隹隹」 im : 却 妳 


( 一 … 树及 Y 孝衬栖 f I 靼 W 镝潜 *- !> • 眾 -< 裸崧省 #a 顿:啤 碱諺茕 #£H) 「隶隹 #」 im : 却 妳 

r- 寧搫 ^ 輕饗 … um : co 蛑 
/ l^yp xxx : CNI 妳 
• 三4| 棟韜 . -W 栖二妳 

(>• 刦 _ 錐? anr ^ t 1 * , 职及叫 ¥f 駟筚 w : v 

,寒- 1 -驴钿 1 :s 妳 

。 … ^ M Y -m ml f ¥ 

榈 Kill 棚婼呶 -a - 分 醎神 扭 * 「录驴掹」 械 ¥%骑 * 斑 驴韜二 W 驴 1E 蜮踱 SS 蜥 -K t# …长汨 
斑如驴 觭 g 睛 . (杈萆如 \ 畎盔與 + 杈 每&) 屎杈 H d3 据如啻 杷 一 射苷 : ( 枳箄啤 駿卜 


- ^$,s - - PI 

轵瑞濰 X •兪寒 埂密叵 •些傘 \ Y 釵學 缴俾 #a IH: 堂杷 :毁农 寒蝰機 * P* 狻 f T p 鄭踩如 W 覲 
恭长 ifi> * ¥搞驴「奪抝」攻竣噢轵枚葙二_£1|恭#0枘:蛱攻鬲濰竣 « *&叙荽陬奴1散荽 
* da 奪陴 掛套濰 如〆# 柄:莰 农竣 K 觀套 f WH ♦楸 齡 蝴 * qq 栖 nJ -EI 緘 1>< 匣驴' #1>龆农竣裨 螂匣 
啻栖 :毁农 舞 * P8 S #- 堞荦 2孤* 袋傘 踩牧 H 燦 H 啻惮 :毁农 竣 tt * ffi s 囀 fli 荽囀面 喵 崧驴 
-徙 茗韧 戾 Y 孝袜 # 佘如松 II 睬袅 * « 1t p -w 域牽耍 Hxl> -^ 隶機戏 囡# 俾 。狻勃 ¥ 癘 nj 姐+ 

0^ss , $s¥ksss^ , 0$H£^s , S$is0 " Kr $ 

f®f ?l , ^ . p ^ 
。既墩 X 蘧职农 '( 驺 x^ SA l^ #: ) 
SJauteds 寒軚 1 嘟如 t: 轵 tlJ -EI 如碁陬 苷 * 农 難塘華 农 J3utsla sl 、p 難 #蝰1-#0 杷 Kir 。 蛱农 
晅截 农竣 M 啻俾 M o #!. 稀學底 鬲 韃瞅 . M: 驴如圾 ^ ^ p ^ ^ 

g 畴铤农 稀 ifd 既农 郸菊學 漶 竣 < ia -+K 驴 : I 妳 

繁#:9| 

X • p — 3 s 91 .s aia 如擎躲 x. 呶 袅 H H 竣袈耍 - 牧 隶鼷命 攻缴稀 -K -a - 竣棘靶 瞰鰣韜 * U8 
aaJJS ^ m m ^H * 郫叵。 …嘸截 ♦¥ 韶瘅苷 眯辘促 这农遽 、7:1 些領 K- K* 职鸷 部剌驴 獎 驴些 
-驷驴 些迴 * 螗 睬蝉咳 K- 弒轵 漱筚傘 囀…歳 如些來 1^ © |?及 竣搫輞 •裸 稀篸 璩谢 • 牟¥ << 农 
# 杷 •苷竣 稀啪寧 齅奪 *醛 4< 轉囡逄 遐 !一 稀駟械 湓濰 兴趣 * 蟹3茫 敏匪栖 鸷食犁 I1J 掘燦 

- 3§«s sss ^ 

轵驴 雒米些 担砮… f K- 荽荽' #乘}锏 长靼 •蟹 隶隹每 nJ -Gn 如轵怒 T K- 套塘歲 苷 < 陴帔牧 S 栖 
i 「蝥」 面醛 竣槊躲 一 蝥 W 瑟。 E 农酴 嗣墀靼 ^ ^:5 gl -w 荽杈 每职埂 惮桓 XIN 韶 •竣稀 :_ 搀 

s= .■$ 

。紱 SK 無輯鞍 4-呶 农 •釦 稀啻栖 : 3 妳 
骤畴 P 杷稀 : 一 妳 

.. • 

~妃掛械機桊丨切械皤斗妳 
卜齋 脛 Z V-C A 埂丨耿 哞 = co 蛛 
^0 1^—^ ns 
~琳叵3-^械械=1妳 


髟 恶栩 * 笔0 琳 晅 扭领鬲 岑瑭 < * 靼 -33 轱锏囅 #匣 婆茹 : 陴豳回 _ 





令 188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硃 T'# 驴瀠域 归枚 n : s 妳 
i 琳 -< 1 T 糠靼 …踱叵 
^ 

匣 P 栖跛匪 p ^ e 鹹 X 齡-菊 14- 。 苷 -< 兹兹 § * a 靼翠桃 民 4$? 等屮余 褰々 酲驴睐 每 ~: rdp ,> 
酲 噢寒 r :1 t 驴 tr N : &々 si 驴鲣寒 隶頜昶 da n -33 軟斑譃 •长 -33 耱如驴 稀 1 S K 1 頰 K - i 酎 杷:寸 纯 

ts—^ , 0r .. X 

。 is s 键 jTP y f | Tl 8 b 却駟 

械菌 K- * 搫鸷麴 酴貂 tr 栖稀长 -33 -W 雜 tH +J o UJUS 茗轵瑚 朝迴 . jsE 、 粼齣酴 疟长 -33 斑驴 領艋来 : 3 纯 

跛叵 埂锕剌 蜮硝搫 , > 栖 _* 躁 : I 蛉 

制齙磙 €(鉍卍 锥 fOO 瞅 22: 昶 ^ 21 蜱回柃 楗 : 0 + 

, ss$s^^ , .. £ 

i P 赛甚棒 — Hli 令链! i 智总 一 晉鹚 农驴 埋 一 苷 苷苷竣 K 稀學埂 运鱖却 琳 P 鞍…驷 稀徙醵 癍举 n< f M 

' 概齡翠 勒 機 。髂 螂豳 「劲 ml 堞 」 攀娴 妮奪# IF ns : •「驷 陴稀 扮」 彰琳 "竣駿 % 學运貂 iii lip ^ 起 
^isss , ^ 00 ^ , …… 醵驴 
耜女如 取取- 叙套如 米叙 丨屮 畎俾成 叫强 寧 #些<「 # 睾叵」 s ^ lk%^g - 竣鉍 袜助⑦ 
* (派.汜朝农崔铽运择劫妾神贼叵骑_玻堞駟神些声®) 駿 §1 盔 1? # 琳赛彰 零驴 塘键! 一躁一 - Igf # 


• 补 槭丨硝 軍 )… -W 袈 酲 酲 -? 一链舞 4 驴砣 f_s 躲 + 价丨 -W 湓 … 湓 濰湓 濰湓 •榊舟 农 雨 湓窜弒 
: 既遘 軟 … 钽驴 靠轵 ra § 轵 3 • # llu m 毯如 # a fr xl 乾 • NAX 遄栖荩 *- 酲 • 牧 葙裤伞 俾耙 •杈荜 

… 一 竣蓮盔 「 nj -cn lls: nj ll JEIE 鳟萊驴 X • 竣 匯齡柄 每如 \ 呢些 El ^ E itl 销萊驴 赛苷 i llu l •钽 -te 
革 农 一 「輕及 埂鹆总 」 -m -33 丨 $ 铒 < 頰轵及 % 骑阐湓 苷裨躂 -m 艇令攻 中萃墀 _ 价 M : 寸妳 

^• 剧喊咏" £玲 
XXX : Z 妳 

竣遝 -0> 3搣 4< 瓖 « 啪酞城 蝶條離 • 竦墀户, 繫 獎臣) 窜剌 鹌墉 : 一 妳 


( 一 讓 WMIVP 汝 £讨辑心) 一 WWI : 
; 匀' £ wol 」 r- nY ^ 泞 ST : u 




W 啤遄晟 驴駟械 ) 學地 农屮荜 : 


驷蜞裔 州杈 璇陴竣 -H- T 组俾 : LO 搀 





. ^ ST ^ 




. 。昝鲒 赋崧 tfFI - K - a - 农啭 < 敢叵 辕 

' If 婆咖 if ga' f A r * 蝰稀^ 二 赛竣轵 驴 

7 ^£| 

… 转 -&- ;: 觀 — i ^ j ^^ ^ UL -^ UL 摩 

yjJ ^ pfTlsglFP 罢 S 取 -#賴 ? 鞏。|&_ 

- - ^ 

. 1^, ^ /lf 3_f u 

叙绥 _爷¥ 4- 拦珀螨 # : U J_ 


4 

> -%¥! 、 伞 #l 砮 * T 铢 ## 躲 T 靼 

… 由如 诶 w fe li 驴 if 

__ lni } 寒辆米 骑 # 攻驴孝 貂 ia * ^ l? si /va_l nr» ^ 农磘农 p 丨埤銮 w f 「豳璇 」 II 啻杷 …竣送 
农 :^濰 鉍暗 ' 刎浚淑 _ 些絜雄 -3 姐 ^| 鋼键诨 機 #0 麵 ( 。些 M 搞驴癦 -m i 俾 i 、 酲农如 * 苷 
鸷. 农 X 茑 P 崦栖 韻 PM1- > - 
■ 啻 fwl i f 會蟓 nj l^l:rd 孽驴 一 酎 … 。 葙 # 報竣噢榀 驴駟 rr:1 ^ * 湓 18 农驴 nj -cn 担 H 
,革 #埋 二 nr> ¥a 农扣 i ^ l^ ls — 頰滅 ro ^^ BK ^ p 帐躺 鎪想筚 XIW+ -K -K 驴 x ^ pl : :呀妳 

Y ^ w^s## 迴趣 : co 妳 
。如塬 f 敏龜蜒 赛 l>! p^a# 狻韶 勒奪 號棟如 Y 杷躲农 華农 T# 切 : <NI 妳 

〜 01 -< 如竣 塘 " 纯 

> !N 縮宕 # 凇赛 韶螨 ( 《 <\ 者 廒啫 ) Y ^ 4r T 电婵 :屮 

• IU , 

^ 、苷 % I 、 农荜农 寒隶 InJ H w mi ^ • 驺 汉 機索些 蕲竣 M 磲 S * 贼璩竣 稀菊心 * 酎 栖 : LO 纯 
V 。 器犛农 竣 M 寒苷 长靼 •驾 辑农珠 鋼啻袈 酲 
• * yf_ 审驴 fill 來些 啻俾 * 恭竣 s 适袈 鲽笫 * 女 职 屎韶 M 擊长 *相 装 
水 … 麵 培 t -fe 考 -mi } 铌溆 眾歲 - flatpp ^ * 換捌 犟錾 盔长 菊妝齡 瞎 @7^15 筚归 H - 竣 索些卜 M 
「 0 」 0 £ ® 擊 #i, l? #r# * _T‘fi,* f £n 铝运 • 酲噢 丨 E5: 竣担 n T 械丨埂 屎 袅:寸 妳 

^p • • : 4 

^ 一 i 、 SJ8 客 aii 

- 。 絮 ¥ 锵 ^- 竣塘 _ ^ * 套长嵌赍漤 1- 蜞鹱宏洳 131 丽鹅鵪 ||| 盔袒鬲琳七學屎竣 < 忙舞揲: 2 蛑 

躲:一 妳 

(>- 叙 莛 ,鋇 *® , 猞 镩 ,蜓无 者埋 «/ 鉍 +? 杯结 : S 

_ mfsx 安 : 9# 
p i 嵌…辍 埂 (>• 踱觅 蟛七呶 傘 II 糎钜蝈 f_f~ 轵索煞 掘骀陴 靆歲。 -W 軀鉴幸 3S * (渔俾 
漱 韧眾1>* 轫辑莩 者漱 眾 驴搵 5 歐令, f -w ud -tK ^ 寤傘锸 ¥ 长靼迴 •菡余 扮俾 璿耱竣 驴竣 

, a^s 

l m- s 栖。! T# 如觀愁 i 洳輕轵 咖頰^ 。韶 l nr> 钐 -K ±n.r 隶些珠 一 .嫦 囤竣中 ¥ i 敢 領弒 廉:呀 妳 

竣裨 1>< 萝 忙: CO 纯 

。濰 啤螋蜜 '• 蛱 农荽些 n 盤蝰轵 貂 k • 勑 驺 Dr#H 忙 • 頰翌 酲盤 一 ,# □< 窜 K- i 髟 
歳如雔 S 孽埤 叵 頰韜 稀酲 整丨杷 < M 埘辛職 職 # 銨 -EI 墘竣 ra -EI 頰譃竣 * 柏 韜鹱 宏 洳 13£|:2 蛑 

〜OM 墉 " 纯 

::1 嫌碟 ) ■-. , I . , I 


i 詈擗桓 Kl i 詈 俾 
# — 1 ^ 湿 
。 g CQ 柃 




起二 #: . 


P 埤如键 5 f £ - rs # PM ^^^^4 s * _ 

_ ss vg 

。抿农 银咖 tamjs 鄱卜 

驴伞 裾担蓥 鬱 el 


u #: 如怎^ 


( 轵 劲螨 x Iemudo )溆 螨赛叙 荽 伞 姝紱 Be d 


t . 415 s ¥9 ^5 

Fuss 

■} 4< 4s^^^g 

# c'y 藝 . : v : :'/'..:i: 

IP TSSJISf #& 

r r 苷 sil 


T . Lo ^n 

鄭囀 < E - 

v (_ . 

pkt 

3 : s 


# 办 «| 4 

審部画 W 1H 

ssw 編 ) _ 


tl t .1 S5E/ - - f 

?1 «/ ^ 1 玫轵 登 : 1 七 

: # j 擊吹苷 : 没: 
P 柄 m * Mi c 


… (狄埤 辑 H 躲啻 粞漱进 、靼遲 兪 ^ 阐瀚靼 wli^) 裔, > -0 §苽 * 掛瑞韶 

5 si ¥ * 1 L 2 ( ISS ) ¥f .W 扣 S # ‘1 遂 2 * ^ l #- sw f 7 寒發 

aj 羝担 葙些 靼黎 * P # 米! 一农 相忝… 發忝苷 plpl i ¥ 攻 一 辕墚 一 塊 … 「玻忝 」 埤丽¥艏苷 < 恶 
钽捌 X 3} 些担 捌韶 —— 峻 ¥鬲*¥黎饮 < 左 画迴苷 鹎 鹎成 -< 學丨 * 盔 彪驴韶 * ff 瞰盔盥 ¥啪杈 每塑 
無夂 丨俾 一: rd 。 盔擊轵 菸靠祉 璣 要俾蓉 蝱孝械 nn : 祉機 < 「 YJ # 参莪 齡飧囀 噢罄锥 + 孤:寸 妳 


189 令 


無 懼污名 重 尋真性 

♦ 中大 學生報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號外, 2 00 7 年 5 月 8 日 


《中 大學 生報》 於去年 I 2 月增 設情色 
版 ,近 日遭輿 論斥為 『淫 穢」 ,與 坊間 
報 章風月 版混為 一談。 對 於此番 誤會, 
本 報深感 意外。 38 年來, 本報 一直以 
針眨 時弊, 改革 社會為 己任, 關 注世道 
的 篇章至 今未嘗 稍歇。 創 設情色 版的用 
意, 在於 批判現 今社會 單線、 扭 曲的情 
愁 想像, 營造開 闊討論 性與慾 望的空 
間, 與 本報傳 統一脈 相承。 

拒 絕將性 污名化 

本報 對情色 版嘗試 加入多 元的性 想像, 
乃在 抗拒現 今香港 社會論 述性的 單元。 
情 色版之 成立, 旨 在打破 一兀性 論述, 
解 放遭這 論述壓 迫的弱 勢者。 

本報 四月號 刊登同 志指點 異性戀 者房事 
的書 評即為 一例, 展現 不同性 傾向人 
士 之間決 非只有 壓迫與 屈從, 卻有平 
等 的交流 溝通。 備受爭 議的情 色問卷 
亦非 刻意鼓 吹某種 性行為 一 如 所謂的 

「亂 倫」 和 ^ 人 獸交」 而 讓 讀者如 

實 反映他 們的性 想像, 藉 此反思 一元性 
論述。 若說鼓 勵同學 發表意 見等如 「鼓 
吹」 「淫 亂」 ,實 無異於 將性傾 向歧視 
條 例立法 等同於 「鼓 吹」 同 性戀、 加劇 


愛 滋病、 打擊 出生率 等等。 此皆 以禁忌 
之名, 無限 上綱。 

情 色版強 調每個 人的慾 望都需 要被尊 
重, 用之與 「新亞 桑拿」 、風月 版等等 
以販 賣及標 榜物化 「身 體」 相提 並論, 
恰 恰就是 社會對 性論述 膚淺一 元之明 
證。 若 本報存 心賣弄 色情, 譁眾 取寵, 
何不 刊登裸 女艷照 直接挑 起讀者 遐想? 

反對權 威與淫 穢共生 

有 論者指 責本報 不以艱 深學術 談性, 不 
以權威 人士回 覆讀者 來信, 彷彿 不詳加 
解釋 就無權 威性。 然而輿 論何曾 要求傳 
媒講 飲講食 之際, 須經 過專家 學者剖 
析? 食色 性也, 選擇 性索求 解釋, 為的 
不是 求真, 只 是維持 禁忌。 

現今 社會充 斥著各 種色情 資訊, 大學和 
師 長卻對 性三緘 其口, 是 極為不 健康的 
狀況。 正因 不能循 正常的 渠道獲 得有關 
性的 資訊, 自由 討論, 才 讓商業 化的色 
情資 訊有機 可乘, 把我們 社會對 於性的 
看 法極度 扭曲、 渲染, 變 成單一 的淫穢 
想像。 如此 種種, 使我們 的社會 對性只 
有兩 極化的 論述。 若非把 性視為 洪水猛 


中大 五十年 I 


令 190 


獸, 只以生 理學或 醫學的 角度作 n 生教 
育」 ,完全 不討論 性在我 們日常 生活中 
的 位置, 便 是把性 理解為 淫穢不 堪的事 
物, 男男女 女都只 能藏頭 露尾, 偷偷地 
竊取 快感。 


批判階 級歧視 


我們不 反對學 術性的 談性, 亦有 這個能 
力, 但這種 經過消 毒的象 牙塔口 吻究竟 
排拒 了甚麼 社群? 基層人 士有多 少能以 
這 種語言 表達自 己性的 經驗? 不 少人視 
大學 為與市 井隔絕 的神聖 廟堂, 本報堅 
決反 對這種 偏見。 1968 年美國 哥倫比 
亞大學 故意興 建體育 館隔開 校園和 哈林, 
區, 校內學 生群起 抗議這 個將大 學和貧 
窮黑人 分開的 舉動。 拿 學位、 賺* 錢、 
搵食, 然 後俯瞰 黎民, 不 應是大 學生& 
目標。 大學 的意義 必需建 基於與 群眾时 
行, 這亦是 《中 大學 生報》 的 理念。 

^ [生是 亦只是 男人對 女人的 淫慾發 洩」、 
「大 學生 是天之 驕子」 都是 本報亟 欲鼓! 
勵同學 打破的 成見。 指出國 王沒穿 


的, 唯 有不拘 謹害羞 的誠實 小子, 讓同 
學感於 由衷說 出親身 經驗和 想像, 才是 
求 真相、 問為甚 麼的第 一步, 我們希 
透過 《中 大學 生報》 的 空間鼓 吹知道 
面對、 分享、 溝通和 尊重。 



《中 大學 生報》 出版委 員會謹 

2007 年 5 月 8 日 I 



堅決反 對校方 不義裁 決聲明 


♦ 中大 學生報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號外, 2 00 7 年 5 月 10 日 


2007 年 5 月 10 日, 香港中 文大學 教務會 
署理教 務長向 《中 大學 生報》 全體出 
版委員 發出共 12 封警 告信。 信 件內容 
指 《中 大學 生報》 內 容不雅 及粗鄙 ,作 
出嚴重 警告, 要求 本報停 止出版 及分發 
校 方認為 不雅及 粗鄙的 《中 大學 生報》 
(並 沒指明 為已出 版或將 出版之 刊物) 

, 本報對 此極為 憤怒, 認 為校方 有以下 
九大 不義: 

一) 教務會 學生紀 律委員 會在通 知編輯 
將成立 裁決小 組後, 於不足 48 小時 後進行 
龄訊, 未有 給予學 生合理 的抗辯 時間。 

二) 本報編 輯曾對 紀律委 員會及 裁決小 
組的程 序提出 疑問, 校方 未曾提 出回應 
或 解釋, 損 害本報 編輯及 同學知 情權。 

三) 本報編 輯對裁 決小組 的組成 曾提出 
質疑, 校方 在未回 應有關 質疑或 替換成 
員 便繼續 聆訊, 未 有保障 同學應 有的權 
益。 

四) 裁 決小組 並未明 確指出 《中 大學生 
報》 出版載 有不雅 及粗鄙 內容的 期數及 
內容, 對本 報提出 空泛而 沒有根 據的指 
控。 

五) 委員 會在淫 褻物品 審裁處 尚未對 
《中 大學 生報》 作出裁 定前, 便 妄下結 


論 指本報 情色版 「內 容不 雅」, 「超出 
社會 道德底 線」。 

六) 《中 大學 生報》 以認 真嚴肅 態度辦 
報, 批 判社會 文化, 委員 會強指 編輯違 
反學則 19.1 條: 「行 為有損 校譽或 本校利 
益」 。 

七) 紀律委 員會無 理地以 「 不雅、 粗 
鄙」 為由, 禁制編 輯出版 及分發 該等刊 
物, 無異 於強迫 《中 大學 生報》 停刊。 

八) 學則上 和法律 上均沒 有關於 「粗 
鄙」 此一 概念的 控罪, 以 此為由 禁制出 
版先例 一開, 校方 日後將 可無理 禁制任 
何 被校方 單方面 指控為 「粗 鄙」 的校園 
刊物 出版。 

九) 校方及 教務會 藉紀律 程序及 懲處威 
脅 《中 大學 生報》 編輯, 禁止刊 物在校 
園 派發, 妨 礙編輯 自主, 嚴重侵 犯學生 
民 主自治 及言論 自由。 

本報 強烈譴 責以上 行為, 並在此 要求校 
方 立即收 回裁決 結果, 嚴 正審查 有關紀 
律程 序的公 正性。 

中大 學生報 出版委 員會全 體成員 
2007 年 5 月 10 日 


中大 五十年 k 


者 192 


衝 破禁忌 重 建道德 

要求影 視處判 決中大 學生報 無罪聯 署聲明 


♦ 中大學 生報等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號外, 200 7 年 5 月 9 日 


從前 有一個 人沉船 遇難, 漂流 到獨眼 
國。 該 國居民 看見這 人生有 雙目, 為之 
蔚然, 將他關 在籠裡 觀賞。 幾經 寒暑, 
他 開始懷 疑自己 有兩隻 眼睛是 否不正 
常, 於是 伸指刺 瞎其中 一隻, 甚 至找尋 
其他 擁有兩 隻眼的 人來刺 瞎其中 一隻, 
從此 過著幸 福快樂 的日子 

有 兩隻眼 睛是否 禁忌? 自 毁一目 是否道 
德? 都 不是。 獨眼 國故事 主角不 是甚麼 
聖人 君子, 他在道 德上是 軟弱的 …… 不 
道德 之處, 在 於他放 棄思考 ,盲 目視禁 
忌為 合理, 以偽 作真, 非愚 即誣。 

不道德 的審查 

追求 真相, 不滿足 於虛偽 苟安, 這是大 
學 應有的 理念, 也是 《中 大學 生報》 堅 
持 的道德 原則。 在 社會版 揭破高 地價政 
策 謀殺文 化剝削 基層, 在 校園版 直指校 
方 「 國 際化」 政 策短視 近利, 皆 出於這 
個道德 原則, 在情 色版質 問禁忌 的合理 
基礎 何在, 亦屬 同理。 如今, 影 視及娛 
樂事 務處卻 準備將 這份對 真相的 道德堅 
持 定性為 「不 雅」 或 「淫 褻」 ,以 港幣 
四十萬 元罰款 和一年 監禁, 刺瞎 廣大市 
民的 眼睛。 回顧以 往淫褻 及不雅 物品審 


裁處裁 定之二 級不雅 物品, 例子 是刊登 
劉嘉玲 裸照的 《東週 刊》, 試問 只是嘗 
試將 不同性 議題引 入社會 討論, 究竟有 
多不 雅或淫 褻以致 需要被 裁定為 不雅物 
品 並罰款 監禁? 

香港 的公共 審查機 構不辨 黑白, 早有前 
科。 英國女 雕塑家 伊莉沙 伯 • 弗 林克的 
「新 人」 銅 像即於 12 年 前被裁 定為不 
雅, 不 得公開 展覽。 這種 荒謬審 查近年 
有越 演越烈 之勢, 而且極 具政冶 指向, 
香港 電台長 壽節目 《鏗 鏘集》 的一輯 
「同志 •戀 人」 ,就 在今 年遭受 警告, 
理由 是節目 未同場 展現反 對同性 戀的觀 
點, 所以 「不持 平」。 但 在另一 邊廂, 
收到 逾百宗 投訴的 《心繫 家國》 愛國 
宣傳 片卻從 未被當 局警告 過要加 入支聯 
會觀 點以免 「不 持平」 。箇 中的 雙重標 
準, 在在 顯示公 共審查 機構沒 有扮演 
道德代 言人的 資格, 然而 淫褻及 不雅物 
品 審裁處 在不具 公信力 的情況 下閉門 
會議, 卻又 擁有判 決物品 是否不 雅的權 
力, 輕率地 以他們 訂下的 禁忌為 社會道 
德 標準, 這才 是篾視 道德。 

更 甚者, 審 裁尚未 開展, 淫褻及 不雅物 


卷一_ 情色 版事件 聲 明及事 件紀錄 


193 令 



品審 裁員協 會主席 葉興國 竟已在 報上公 
開就事 件表達 意見, 形容 該報的 有關言 
論 過火及 很大機 會被評 為二級 不雅物 
品, 如 此先判 後証, 違反司 法公正 ,請 
各 界盡速 徹查。 


不道德 的禁忌 

堅守禁 忌不是 道德, 恰好 相反, 禁忌往 
往是不 道德的 根源。 

宣 揚異教 被火刑 燒死, 婚 前性行 為被拉 
去浸 豬籠, 犯了禁 忌意味 著可以 用肆無 
忌 憚的殘 酷手段 對待。 換 言之, 維持禁 
忌 就是踐 踏道德 的免死 金牌。 性 工作者 
被嫖客 搶劫, 又遭 警方集 體露天 拘留不 
准 穿衣, 諸如 此類的 例子正 正基於 「你 
們只 是下賤 妓女」 的 心態。 

本報 雖觸及 禁忌, 然而其 目的在 於讓性 
論述 更加多 元化, 讓性小 眾的聲 音不至 
於不 問情由 地被湮 沒和妖 魔化, 況且, 
情色版 問的問 題雖然 敏感, 然 而發問 
並 不代表 鼓吹, 只 是像口 述史般 敍述性 
事, 藉著追 問禁忌 來達到 了解和 交流, 
如 欲捍衛 道德, 呼 召公眾 反思禁 忌實屬 
必要。 《中 大學 生報》 化 不可說 之事為 
可說, 正是 為了勸 阻世人 藉禁忌 之名為 
所 欲為。 

《中 大學 生報》 被傳媒 渲染為 「淫 穢」 
之後, 輿 論群情 洶湧, 不 擇手段 將之妖 
魔化, 甚至作 出種種 惡毒的 侵犯。 整整 
一百 份學生 報被拆 封然後 棄置溝 渠浸泡 
霉爛, 足足 三百份 澄清聲 明遭神 秘人埋 
葬於 廢紙回 收箱, 女編輯 受到冒 稱大學 
教 授之徒 電話性 騷擾。 情 況就如 之前榆 
林 書店丟 棄同志 組織的 《她 們的 女情印 
記》 小 冊子, 廣播事 務管理 局打壓 《鏗 
鏘 集》, 凡此 種種, 盡屬 敗德甚 至違法 
(包括 性騷擾 與刑事 毁壞) 之舉, 亦反 
映了 人們對 性禁忌 的白色 恐怖。 


中大 五十年 k 


奢 194 


不道德 的傳媒 

既 要呼召 公眾反 思日常 禁忌, 《中 大學 
生報》 的性 / 別論述 自然不 同流俗 ,譬 
如會關 注性別 和權力 問題, 就提 及性題 
材的戲 劇寫劇 評及評 述女權 運動等 ,傳 
媒卻紛 紛將情 色版比 附為諂 媚流俗 、譁 
眾 取寵的 「風 月版」 ,無 異是對 學生報 
情色版 之徹底 誤解。 及後, 學生 報發表 
聲明回 應傳媒 的無理 指控, 意欲 就如何 
表述 性跟傳 媒加以 討論, 可是指 罵學生 
報未 能嚴肅 討論性 題材的 傳媒, 卻沒有 
參與 和延續 討論以 求追尋 真相, 可謂文 
責 不負。 

「不 可作假 見證陷 害人」 乃十誡 之一, 
追尋真 相本來 就是不 分文化 、種族 、宗 
教 的共同 道德, 為 追尋真 相而追 問禁忌 
更 是文明 累積的 基石, 大 學的存 在是此 
中 鐵證: 不 追問封 建體制 就沒有 資本主 
義, 也就 沒有今 天的商 學院; 不 追問教 
廷權 威就沒 有科學 發展, 也就沒 有今天 
的理 學院; 不追問 種種文 化典範 社會規 
範就沒 有人文 學科, 也就 沒有今 天的文 
學院和 社會科 學院。 

《中 大學 生報》 被判 有罪的 後遺症 

1 .全 港大專 院校勢 將面臨 M 生 道德祭 
旗」 一 繼 2007 年 4 月香 港城市 大學商 
務書 店被星 島日報 獨家指 責售賣 教導性 
愛 姿勢的 書籍, 書 店方面 受壓有 機會不 
被 續約; 2007 年 5 月星島 日報及 明報以 

《中 大學 生報》 為箭靶 。若 《中 大學生 
報》 淪陷, 全港大 專院校 將出現 言禁之 
風。 


2 . 民間 團體的 言論、 出版 及論述 自由, 
將受嚴 厲監視 一 《中 大學 生報》 事 
件, 與 民間團 體日後 言論、 出版 及論述 
自由, 可 謂休戚 與共。 猶記得 2000 年 
政 府蠢蠢 欲動, 企 圖收緊 《淫褻 及不雅 
物品條 例》, 但由於 當時婦 女界、 同志 
界、 藝術 家能夠 團結, 力 抗創作 與言禁 
之風, 最後 迫使政 府擱置 違反言 論及出 
版自由 此舉。 

3 . 今 日是 報社, 明 日是主 流媒體 一 港 
府於 2006 年及 2007 年, 多 次借懲 罰主流 
傳媒 的淫褻 報導, 重 提收緊 法例。 若今 
次 《中 大學 生報》 成為 炮灰, 港 府將可 
輕 易借刀 殺人, 傳媒 於今日 所作的 「泛 
道德輿 論」, 日後 將要變 成一把 「自我 
閹割」 的 利刃。 

學 生報以 求真為 德的精 神一以 貫之, 情 
色 版風波 擾攘, 恰好說 明了當 下的審 
查、 禁 忌和傳 媒道德 倫亡。 

為了捍 衛追求 真相的 道德, 為了 守護討 
論 禁忌的 權利, 我 們嚴正 要求影 視處判 
決 《中 大學 生報》 無罪, 而且不 屬淫褻 
或不雅 物品。 

睜開 雙眼, 拒絕盲 目跪拜 一時一 地的禁 
忌, 社會 方能尊 重多元 論述, 重建道 
德, 邁向 文明。 

2007 年 5 月 10 曰 


卷二 情色版 事件聲 明及事 件紀錄 


情色版 事件之 法庭篇 

♦ 吳嘉倫 (第 36 屆中大 學生報 編輯) 


2 007 年 5 月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 版因被 
數家 報館的 讀者投 訴惹起 了一場 不大不 
小的 風波。 事 件當中 影視處 把數期 《中 
大學 生報》 送往淫 褻物品 審裁處 (下稱 
「淫審 處」) 評定, 編委在 5 月 15 曰被 
影視 處通知 ,二 月號、 三 月號及 相應的 
網 上版被 淫審處 暫定評 級為第 II 類 (不 
雅) 物品。 事件自 此牽涉 了法律 程序, 
並成 為後來 淫審制 度改革 的契機 之一。 

淫審 處根據 《淫 褻及不 雅物品 管制條 
例 》 ( CAP 390 , 以 下簡稱 「條 例」) 成立, 
由一名 主審裁 判官及 審裁委 員組成 。審 
裁委 員由終 審法院 首席法 官委任 ,一 
般市民 都可以 申請, 官方 聲稱代 表了社 
會 各階層 的道德 標準。 淫審處 可把物 
品 評為第 I 類 (既 非淫褻 亦非不 雅)、 
第 11類 ( 不雅) 或第 III 類 (淫 褻)。 條例 
為第 II 類物 品制訂 了發佈 限制, 第 HI 類物 
品 則不可 發佈。 

中 大學生 報以第 36 屆總編 輯唐世 豪為代 
表, 在 5 月 19 日就 暫定評 級提出 覆核要 
求, 淫審處 於是在 7 月 6 日 展開全 面聆訊 
程序。 其時 代表中 大學生 報的大 律師沈 
士文 指出, 淫 審處在 5 月 15 日公 佈的暫 


定評 級並沒 有指明 兩份刊 物屬不 雅的部 
分, 並 不符合 條例第 14 條 3( c ) 「須 指出 
讓 物品屬 淫褻或 不雅的 部分」 的 要求。 
主審 裁判官 認為評 級是否 有效的 問題應 
交由高 等法院 處理, 於是 指示中 大學生 
報提 出司法 覆核, 並 把聆訊 押後。 

司法覆 核的案 件被交 到高等 法院 , 與 
《明 報》 副刊 〈星 期日 生活〉 的 案件一 
同 在翌年 10 月 21 日審理 1 。 高院法 官林文 
瀚在 判詞中 指出淫 審處的 評級有 法律後 
果, 故淫審 處需遵 守條例 規定的 方法進 
行 決策, 評 級方為 有效。 此外, 雖然法 
例 並未要 求審裁 處公佈 評級的 理由, 但 
不 代表評 級的決 策本身 不需要 理由。 

林 官指出 淫審處 在評定 《中 大學 生報》 
和 《明 報》 〈星 期日 生活〉 時, 假定被 
送審 的必定 是一件 物品, 但實際 上兩案 
中被評 定的卻 是多篇 文章、 圖片 等的組 
合。 林官指 出不同 的文章 和圖片 有截然 
不同 的整體 效果和 目的, 不能 混為一 
談。 故此, 林官質 疑淫審 處沒有 按照條 
例第 10 條的 要求, 考慮 物品的 「整 體上 
的顯著 效果」 和物品 「是 否具有 真正的 
目 的」。 此外, 在評定 《中 大學 生報》 


中大 五十年 k 


# 196 


淫審 處亦違 反了條 例要求 「須指 出讓物 
品屬 淫褻或 不雅的 部分」 的規定 。因 
此, 法庭決 定撤銷 淫審處 在兩案 中定下 
的不雅 評級。 

在法庭 糾纏了 17 個月, 案 件以高 等法院 
判 定淫審 處的行 政失當 作結。 這 對中大 
學生 報的編 輯們來 說雖然 是個小 勝利, 
但最 終也沒 有得出 兩期情 色版是 否不雅 
的 結論。 這 次事件 卻反映 了現行 淫審制 
度 的諸多 問題, 尤其是 「淫 褻」 和 「不 
雅」 定義 含混, 以 及評定 制度和 程序不 
透明。 及後, 政府在 公眾壓 力下於 2008 
年 10 月 及 2012 年 4 月 兩度 就改革 條例進 
行公眾 諮詢, 不少 民間團 體都對 上述問 
題提 出不同 的質疑 1 2 。 當局 亦在諮 詢報告 
中直 言公眾 就這兩 點未有 共識。 今後條 
例 將如何 改革, 我們仍 需拭目 以待。 



1 案件 編號為 HCAL96/2007 HCAL101/2007 

2 可 參考: 《反 查禁 一 2 008 及 2 01 2 年 《淫褻 
及 不雅物 品管制 條例》 修訂 > , 《香港 獨立媒 
體網 》 , http : / / www. inmediahk. net/ anti- 
censorship. 




無 關道德 

♦ 鄭巧玲 (香 港中文 大學新 聞與傳 播學院 講師) 

原刊於 《明 報》 , 2 00 7 年 5 月 8 日 


看了 報章對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 版的報 
道, 大嚇 一跳。 當然, 我對本 港某些 
報紙動 不動就 把少數 大學生 的負面 / 幼 
稚行 為上綱 上線為 「大學 校園道 德風氣 
敗壞至 令人咋 舌地步 」 ( 《東方 日報》 
語) 已 經習以 為常。 嚇我 一大跳 的也不 
是那 些和風 月版如 出一轍 的情色 內容, 
因為, 香港有 些所謂 的大報 (就 銷量而 
言) 每天就 充斥着 那些東 西來吸 引讀者 
的 眼球。 

嚇我一 跳的是 《中 大學 生報》 編 採人員 
的目 的和結 果之間 的巨大 落差。 反映 
了他們 在思維 方面的 片面、 單 面和表 
面。 雖然很 多人根 據情色 版的內 容來推 
斷 《中 大學 生報》 的編採 人員可 能用意 
不良, 如有 心嘩眾 取寵或 鼓吹某 種性風 
氣, 但是, 《中 大學 生報》 副總 編輯劉 
明 蕙已經 申明, 他 們的本 意只是 「希望 
去除大 學校園 『 去 性化』 的傳統 觀念, 
讓 學生更 加公開 地討論 性」。 

片面、 單面、 表面 

可 以說, 這個目 的是明 確的, 正 確的。 
性或任 何社會 禁忌, 都是 可以, 而且應 
該公開 嚴肅地 討論。 因為 ,不說 ,不等 


於不 存在。 說了, 可 以增進 了解。 而大 
學生更 應該有 這樣的 機會來 探討, 反思 
一 些所謂 的敏感 話題。 大學 方面, 其實 
也在 朝着這 個方向 努力。 我這學 期在中 
大教一 門關於 「性、 媒介與 暴力」 的 
課, 修讀的 同學也 是抱着 相似的 目的來 
上 課的。 

但是, 如果 《中 大學 生報》 的目 的正確 
而且 良好, 撇除 有些偽 善的泛 道德譴 
責, 為甚 麼出來 的效果 還是引 起那麼 
多 人的反 感呢? 《中 大學 生報》 的思 
維錯誤 在於把 深入、 複 雜的議 題片面 
化、 單面 化和表 面化。 比 如說, 最多 
人 討伐的 其中一 個問卷 的題目 是問讀 
者 「有否 『裝』 過 阿爸阿 媽兄弟 姊妹做 
愛?」 , 然後 刊登了 一名學 生回應 ,曾 
偷看 父母進 行性愛 的過程 。其實 ,這種 
題目和 答案, 在性 學研究 裡面也 曾經有 
過。 但是, 性學研 究的重 點不會 是敍述 
4 俞窺」 的 過程, 而是討 論人們 獲得性 
知識 的渠道 以及其 影響。 這樣的 題目和 
答案, 如果 《中 大學 生報》 的 同學, 能 
夠把 它作為 香港性 教育的 缺乏而 色情文 
化氾濫 的社會 情況下 的一個 案例, 然後 
再做 多方面 的深入 探討, 其實完 全可以 


中大 五十年 k 


令 198 


成為 一個富 有反思 價值的 例子。 可惜的 
是 ,到了 《中 大學 生報》 同學的 手裡, 
就變成 了單純 的色情 描寫。 而更 可惜的 
是, 本 來他們 是想要 反思, 而不 是要色 
情。 

道 德論遮 掩了問 題本質 

有些評 論認為 情色版 的內容 太露骨 ,敗 
壞了大 學生和 大學的 名譽。 我認為 ,這 
樣的 「道 德論」 遮掩了 問題的 本質。 

假 如說, 《中 大學 生報》 本意就 是要出 
版色情 內容, 那麼, 我 們就可 以圍繞 
他 們的意 圖而展 開道德 辯論。 但是 ,如 
果我 們承認 他們的 本意是 想要公 開討論 
性, 是要反 思僵化 的色情 論述對 大學生 


帶來的 束縛, 而結 果他們 恰恰就 只能重 
複 色情的 話語, 只 能把反 色情的 本意做 
成販 色情的 內容, 那麼, 我們就 可以發 
現, 他們 的錯誤 ,不 ( 僅僅) 是 道德的 
錯誤, 而是 思維的 錯誤。 而這個 思維的 
錯誤, 和對這 個錯誤 的錯誤 批判, 其實 
更 加令人 憂心。 因為 犯錯的 一方, 要麼 
容易因 為評論 對他們 的道德 論斷, 而把 
自 己放到 道德殉 難者的 位置, 而 錯失了 
反省的 機會。 要麼 就是想 破了頭 也找不 
到 問題的 根源。 如 果他們 找不到 問題的 
癥結, 又怎 能期望 他們改 進呢? 


% 


. m,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199 令 


學 生報, 你 的描寫 怎麼這 麼低俗 下流? 


♦ 王邦華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 7 年 5 月 18 日 


近日 中 大學生 報設置 情色版 被大眾 傳媒廣 
泛報 導後, 引來不 少道德 指責。 批評者 
中, 或 許不乏 有人看 到一兩 個敏感 字詞便 
急 急搶佔 道德高 地指點 一番、 然後 自我感 
覺 良好地 大嘆大 學生浪 費社會 資源、 一蟹 
不如 一蟹, 我們不 必費心 於此類 捕風捉 
影的 抽水式 觀點, 而 且此類 人想必 數目不 
多, 大部份 批評者 應是了 解事情 全貌後 
仍然不 敢苛同 於學生 報對情 色版的 處理手 
法。 粗略 觀之, 除了 那些見 到問卷 幾個字 
詞便 上綱上 線大呼 「鼓 吹亂 倫」、 「鼓吹 
人 獸交」 的 無聊批 評外, 對 學生報 的批評 
可 分為兩 大類。 其一 為批評 學生報 的文章 
缺乏學 術性、 不知何 以值得 討論, 和一 
般風月 版沒有 分別; 其二則 是認為 學生報 
把 個人性 經驗露 骨地描 寫出來 是低俗 、下 
流、 賣弄 色情。 前者 預設了 只有學 術性的 
性學文 章才有 刊登的 必要, 後者則 表現出 
對 描寫性 經驗的 鄙視。 

有趣 的是, 學生 報所受 到的兩 方批評 ,卻 
正好印 證了學 生報在 5 月 8 日的 聲明中 ,對 
香港 社會性 論述兩 極化的 觀察: ^ 若非把 
性視 為洪水 猛獸, 只 以生理 學或醫 學的角 
度作 「 性教 育」, 便 是把性 理解為 淫穢不 
堪的 事物, 男男 女女都 只能藏 頭露尾 ,偷 


偷地 竊取快 感。」 也就 是說, 如果 要在香 
港的公 共空間 討論性 話題, 若不是 拋出一 
大堆 學術性 名詞、 邀 請幾個 學術權 威說三 
道 四一番 ,便 得承受 「淫 穢」、 「低 俗」 
的指責 ( 有趣 的是, 對於這 些非學 術而又 
關 乎性的 題材, 例如名 人的私 生活、 走光 
描 述等, 我們都 是一方 面嚴詞 指責, 一方 
面 卻是抱 著獵奇 式心態 觀賞, 這大 概就是 
^ 偷偷地 竊取快 感」) 。這 兩極 化的現 
象, 其實 都是指 向同一 方向, 就是 性這個 
概念在 香港社 會只能 作為一 個疏離 的客體 
( object ) 去 給我們 觀察, 要正確 地談論 
性只能 是討論 性的客 觀知識 (即生 理學、 
醫學等 知識) ,而 有關性 的主觀 經驗則 
是 「低 俗」、 「不能 登大雅 之堂」 ,我們 
只能默 存心中 繼續以 學術語 言討論 性議題 
一儘 管我們 知道大 家心中 都有想 這些東 
西。 

然而, 為 甚麼對 主觀性 經驗的 描寫一 
定是下 流而地 位低於 學術語 言呢? 傅 
柯 (Michel Foucault ) 在 其名著 《性 史》 

( History of Sexuality ) 中 曾考察 不同時 
代的性 論述, 結果 得出一 個有趣 的結論 
—— 主觀性 經驗的 地位高 低和當 時 權力網 
絡 ( power network ) 有密切 關係。 在古 


中大 五十年 I 


令 200 


希臘 時期, 討論 性很少 會觸及 禁忌, 人們 
都可以 公開談 論性的 話題。 因為當 時科學 
尚未 發達, 沒 有人能 自居性 知識的 權威, 
人 人都有 詮釋性 經驗的 權力。 對希 臘人來 
說, 性是主 體自由 的重要 體現, 多 元的性 
經 驗正好 代表每 人運用 自 己的自 由 選擇不 
同 的路, 最後 各自達 到一種 和諧、 美的 
狀態。 性 具有濃 厚的主 觀色彩 ,是 「一 
種態度 的風格 化和一 種生存 美學」 ,此時 
對性採 取一種 一視同 仁的客 觀描述 反而不 
常見。 可是情 況到了 十七世 紀維多 利亞時 
代的 英國便 大大不 同了, 用 傅柯的 話語來 
說, 就是 1 霍力網 絡改變 了」, 有 一批人 
掌 握了大 量有關 身體及 性行為 的資訊 ,這 
批 人開始 成為性 方面的 專家, 用普 羅大眾 
聽不懂 的術語 詮釋性 經驗, 界定何 謂正常 
及不 正常, 並 宣稱這 些性學 知識具 有客觀 
普 及性。 傅柯 認為, 由十七 世紀維 多利亞 
時代 開始, 在 公眾空 間詮釋 性經驗 的權力 
向一 小部分 「專 家」 集中 起來, 權 力上的 
傾斜 導致這 些客觀 知識、 學 術語言 在有關 
性議題 的公共 討論上 取得主 導權, 幫助社 
會 去規訓 「誤入 歧途」 者重 新服從 主流的 
性論述 (例 如同性 戀是不 正常、 異 性戀才 
是 正常) 。相 比起百 家爭鳴 、主觀 色彩濃 
厚的古 希臘性 論述, 現代的 性距離 我們愈 
來 愈遠, 我們 除了運 用疏遠 的學術 語言公 
開談 性外, 就 只能偷 偷摸摸 地和好 友交換 
主觀性 經驗。 詮釋上 的權力 傾斜, 導致公 
共空間 的性 論述出 現奇怪 的兩極 對立一 
權 威的客 觀知識 VS 沒 有討論 價值的 主觀經 
驗。 

回 看今天 的香港 社會, 和傅 柯筆下 的維多 
利亞 時代的 英國相 比可謂 有過之 而無不 


及: 對 描述性 主觀經 驗的小 說及情 色信箱 
嗤之 以鼻, 而 對學術 權威及 專家意 見卻是 
趨 之若騖 (別 忘記其 中一個 批評中 大學生 
報的意 見就是 該報的 情色信 箱缺乏 學術權 
威意見 ) 。然 而, 如果 我們仔 細想想 ,便 
應明 白兩者 與其說 是一高 一低, 倒 不如說 
是互補 不足。 我們的 社會長 期貶低 主觀的 
性經驗 描述, 是 因為它 缺乏客 觀性, 不是 
人 人都會 接受, 因此 我們便 會覺得 一篇性 
交時的 心理獨 白比一 篇研究 性交時 的心理 
的學 術論文 低俗。 固然 客觀、 科 學化的 
性學知 識有相 當高的 解釋力 (explanatory 
power ) ,可是 ,性 學知 識其實 只反映 
了性的 其中一 部分, 我們 每人都 是不同 
的 個體, 每 人都有 不同的 性偏好 (sexual 
preference ) ,只以 一套論 述概括 全部人 
的經驗 並加以 判斷只 會以偏 概全。 有些人 
喜 歡陰道 性交, 有些 人喜歡 肛交, 如果後 
者做 足安全 措施而 又雙方 同意, 又 有甚麼 
問 題呢? 為甚麼 前者是 一定是 「正 常」 的 
性行為 而後者 一定是 「不 正常」 呢? 讓專 
家的權 威論述 在詮釋 性經驗 上一家 獨大, 
只 會令我 們漠視 了不同 個體 在性經 驗上的 
差別。 主觀 經驗的 重要, 正 正是因 為我們 
每 人都是 獨立的 個體, 擁有 屬於我 們自己 
的性 經驗。 而 透過分 享這些 主觀性 經驗, 
我們可 以明白 性生活 的多姿 多彩, 決不能 
單單以 一套科 學化的 性論述 去窮盡 。再 
者, 在 公共空 間分享 主觀性 經驗, 也能夠 
豐 富我們 對性的 想像, 有助 我們體 諒那些 
性經 驗異於 我們的 小眾。 在 公共空 間討論 
主觀性 經驗, 與其說 是世風 日下, 倒不如 
說是幫 助我們 認識性 原來除 了硬梆 梆的學 
術語言 外還有 另一面 風景。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201 令 


如果從 這個角 度看中 大學生 報情色 版的文 
章, 則 他們非 但不是 低俗, 甚至正 正是在 
幫助中 大學生 去理解 其他較 少提出 的性經 
驗, 打破 專家們 對詮釋 性經驗 的壟斷 ,而 
令 詮釋的 權力回 歸到大 眾手裡 ,各 自說 
出 自己的 見解。 儘管 不少主 流媒體 的風月 
版都有 主觀性 經驗的 描寫, 但立場 千篇一 
律, 絕大 多數都 是以男 性本位 看女性 ,或 
是視 陰道性 交為性 行為的 中心, 角 度沉悶 
而缺乏 新意。 而如果 我們細 讀學生 報情色 
版 的幾篇 文章, 〈滿 足〉 一 文正是 從女性 
角度 出發看 性交及 自慰, 而 也有幾 篇文章 
是 探討性 行為的 其他可 能性, 並鼓 勵讀者 
不應受 單一性 論述所 束縛, 而應 視乎體 
質尋找 一條屬 於自己 的路。 若然我 們放下 
學術 / 高尚 VS 主 觀經驗 / 低俗的 二元對 
立, 了 解到其 實兩者 都只是 了解到 性的其 
中 一面, 則我 們不難 發現, 學生報 的情色 
版 與其說 是低俗 下流、 缺乏學 術觀點 ,倒 
不 如說是 從另一 觀點切 入性的 討論, 並讓 
我 們了解 不同種 類的性 經驗, 而這 些多元 
的主觀 經驗, 正好和 客觀、 科學化 的性學 
知 識互相 補足。 唯有 了解不 同的性 經驗, 
我們 才能了 解性學 知識的 不足, 而 找出一 
條屬於 自己的 道路; 唯有了 解不同 的性經 
驗, 我們 才不會 被正常 / 不正 常的 區別限 
制了 目光, 而 能夠從 多角度 反思那 些被視 
為異類 的性行 為的合 理性。 

我非 常同意 幾天前 明報社 論的其 中一句 
話: 「學生 報負責 人宜放 開胸懷 ,聆 聽意 
見, 接受 批評。 社會是 互動的 ,盲 目的我 
行 我素本 身就是 一個錯 誤。」 學生 報固然 
應該聆 聽社會 意見, 但批評 學生報 的諸君 
亦應開 放心懷 反思, 是否 只有學 術性文 


章才 有討論 必要? 在 公共空 間討論 主觀性 
經驗是 否一定 是低俗 下流? 我們一 直以為 
「正 常」 的性 經驗背 後是否 隱藏著 的各種 
歷 史原因 及權力 操作? 讓各 種性經 驗論述 
在公共 空間百 家爭鳴 難道不 是有助 我們更 
全 面了解 性嗎? 公共 討論此 一迴避 已久的 
議題, 了 解到性 經驗的 各種可 能性, 方能 
在互 相衝突 的立場 上取得 共識。 如 果只以 
黨八股 式的道 德謾罵 指責學 生報, 或是運 
用 權力強 迫對方 屈服, 抹殺 性經驗 的多元 
可 能性, 不但無 助我們 深思此 議題, 亦只 
會 顯得批 評者的 淺薄及 暴力。 





中大 五十年 I 


令 202 


國王 的裸體 

♦ 黃慧貞 

原刊於 《明報 》 • 2 00 7 年 5 月 n 曰 


引 起軒然 大波的 是本年 2 月和 3 月號 
《中 大學 生報》 ,以 及其 關鍵的 兩個主 
要問卷 提問。 經 過傳媒 的反復 循環再 
造, 變成學 生報一 再被指 摘為不 雅及淫 
褻的 罪證。 眾多的 指摘大 致可分 成兩方 
面: 其一 是報刊 d 丨青 色版」 問卷 所提及 
的內容 ,其 二是 編輯的 「眼 高手 低」, 
即他們 的本意 良好, 手法 卻極待 商榷。 
我且從 這兩點 說起。 

先說 多數人 話病的 手法。 

新增的 ^ 情色 版」, 不論 是情色 故事、 
答問 信箱、 性議題 專書的 介紹或 討論, 
其 採用的 文筆大 多以生 活化、 流 行俚語 
和一定 程度上 零碎、 斷續 和跳躍 的文字 
篇章, 十足新 一代網 上文字 的作風 。雖 
然我在 課堂上 講述過 不少色 / 性理 論, 
與同 學分析 過不少 關乎情 色的影 視及文 
學 作品, 對於 《中 大學 生報》 上的情 
色文字 頗有格 格不入 之感。 不過 這情形 
其實 也不單 出現在 H 青色 版」, 就我閱 
讀 其他如 「社 會版」 的文 字和報 道時也 
有 同感。 我 似乎失 落於尋 找一些 慣讀的 
議論 文章, 一些 能就某 一議題 旁徵博 
引、 論據 精闢、 曉 諭家國 民族大 義的文 


章。 究竟 《中 大學 生報》 M 青 色版」 出 
事是 手法的 問題? 是一個 年輕人 創意的 
問題? 還是 新舊兩 代溝通 模式相 悖的問 
題? 我 為自己 斷症為 「代溝 障礙」 ,情 
況正 如我對 很多流 行網上 創作大 惑不解 
一樣。 

內容問 題與手 法問題 

另一 個手法 的爭議 是關乎 亂倫等 的問卷 
提問。 

綜觀各 方面的 批評, 似乎 大家都 在肯定 
大 學生談 性是可 以的, 只 要他們 嚴肅地 
談 、有 「品 味」 地談、 在 一定的 框框內 
談、 避免 觸及社 會公眾 對性的 忌諱。 現 
在 《中 大學 生報》 編委除 了錯在 觸犯性 
忌 諱外, 更 錯在他 們談得 「輕 佻」、 談 
得 「低 俗」, 直接 冒犯了 社會上 眾多家 
長, 引 起大眾 不安。 性忌 諱如亂 倫當然 
可以 嚴肅的 討論。 問 題是: 亂倫 的欲望 
是否 可以被 提問? 答問題 的朋友 又是否 
可以 坦白? 如此 就亂倫 的議題 「一問 一 
答」 是 否就是 「 輕佻 」 、「低 品味」 和 
「超越 底線」 ? 看來 《中 大學 生報》 出 
事的 到底是 內容還 是提問 的手法 似乎不 
容 易說得 清楚。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203 令 


向來在 主流價 值中, 性慾 一 不 單以生 
育為中 心的性 一 就不宜 在公眾 領域宣 
之 於口, 任何以 「正 常」 伴侶以 外作為 
性慾 對象的 幻想, 更屬 「能 做不 能講」 
的 範圍。 

不過, 就亂 倫題目 來說, 佛洛依 德採用 
了依 底柏斯 神話, 加上對 部族圖 騰崇拜 
研究的 吸收, 發展 了一套 「弒父 戀母」 
的心 理分析 學說, 對解釋 社會文 化發展 
和人類 心理分 析的影 響至為 深遠。 他學 
說最 精彩的 地方, 是論說 「性 壓抑」 如 
何一 方面成 就今日 的西方 文明, 一方面 
也 構成人 類沒完 沒了的 夢魘, 既充斥 
也 豐富了 我們的 想像和 創作。 按 他的理 
論, 亂倫的 欲望不 單只存 在於我 們的社 
會文 化中, 更埋藏 於每個 人的潛 意識深 
處。 

亂倫 的壓抑 當然深 具社會 意義。 利維史 
托認 為它的 禁制發 揮了部 族向外 結盟的 
作用。 在 宗法社 會中, 不 論同宗 同姓還 
是異 宗異姓 通婚, 都在不 同處境 中發揮 
着維 護宗族 承傳和 其中所 牽涉的 利益的 
作用。 近代 的醫學 再為近 親通婚 的問題 
提出 了科學 遺傳的 理據, 加入了 一個現 
代 理性的 基礎。 從 社會組 織來說 ,亂 
倫更潛 在着一 個權力 操縱的 問題。 今曰 
核心 家庭成 員之間 的關愛 和肉慾 必須嚴 
格 分開的 做法, 有 效地壓 止親屬 間濫用 
權 力剝削 弱小的 可能。 一 個文化 及社會 
禁忌 的產生 既有它 一定的 歷史條 件和基 
礎, 它之未 受廣泛 挑戰自 然是因 為它具 
有在 特定歷 史時空 產生的 作用。 也就是 
說, 對於今 日現代 社會大 多數人 來說, 


亂倫的 禁忌是 「必然 的」, 甚 至不容 
挑戰的 。從這 個意義 來說, 《中 大學生 
報》 編委說 他們是 「國王 新衣」 故事中 
的 小孩是 對的, 因 為他們 斗膽對 一個大 
家都噤 若寒蟬 的話題 發問。 

對於 《中 大學 生報》 的編 輯們, 假如大 
家 同意他 們的動 機是良 好的, 假 如我們 
也同 意亂倫 等性問 題是可 以成為 公共討 
論的 議題, 現在只 是表達 方式的 爭論, 
大眾 喜歡不 喜歡的 問題, 那學生 肯定會 
從 事件中 學習、 汲取 教訓。 不過, 作為 
教育工 作者、 傳媒 工作者 或社會 大眾的 
我們, 有沒 有想過 可以從 事件中 汲取些 
甚麼教 訓呢? 下一 次再有 少不更 事的少 
年人 出來說 實話的 時候, 我們是 否又要 
鞭撻 她不夠 老練、 用詞 不當, 或 以踰越 
界線 來打發 她呢? 我們要 守着國 王裸體 
的秘 密到幾 時呢?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04 


再評中 大學生 報事件 


愛 在漫天 風雨時 

♦ 蔡子強 (中大 政治及 行政學 系高級 講師) 

原刊於 《明 報》’ 2 00 7 年 5 月 15 日 


如果 要我說 出自己 最敬佩 的大學 校長, 
或 許有人 會覺得 我不識 時務, 因 為我心 
目中的 人選, 不是 一位會 為大學 掙得很 
多 捐款, 也 不曉得 誇耀自 己把大 學建設 
成世界 「第 幾大」 的人, 但他卻 有著教 
我 更加心 悅誠服 的胸懷 一 那是 中大前 
校 長高錕 教授。 

記得 1993 年, 中大 30 周年 校慶, 舉辦 
了 盛大的 「 開 放日」 來 慶祝。 但碰巧 
那時, 也是 六四事 件後, 香港 學運最 
「激」 的 幾年, 學生组 織最恨 歌舞昇 
平, 於 是便執 意要與 校方對 著幹。 

高錕 fe 長的 故事 

在 開放日 那天, 中 大喜氣 洋洋, 冠蓋雲 
集, 正當 高錕校 長要致 辭時, 冷 不防被 
激進 的學生 衝上主 禮台, 在眾多 嘉賓、 
家長、 同學、 校友的 眾目睽 睽之下 ,誓 
要搶 走校長 手中的 「咪」 ,以表 達另類 
聲音, 結 果令台 上亂作 一團, 擾攘達 
數分鐘 之久, 令人 覺得中 大丟盡 面子。 
他 們又把 抗議的 單張放 在吹脹 的避孕 
袋內, 向現 場人士 派發, 極盡挑 釁之能 
事。 


事後, 當校長 步下禮 台時, 《中 大學生 
報》 的記者 第一時 間衝前 採訪, 詢問校 
方會 否懲罰 學生, 怎料校 長卻一 臉詫異 
的說: 

「懲 罰? 我為 甚麼要 懲罰學 生?」 

那位學 生記者 頓時為 之語塞 ,頗 覺自己 
就像以 「小人 之心, 度 君子之 腹」。 

我 記得幾 年後, 有 一晚與 老師關 信基教 
授促膝 談心, 提 起這件 往事, 他才透 
露, 事後差 不多各 方都排 山倒海 的要求 
紀律處 分該等 學生, 但卻有 3 人 由始至 
終堅持 反對, 最 後才能 頂住了 壓力。 3 
人中 的其中 一位, 原來 就是當 事人, 本 
來該 是最受 屈辱、 最應意 憤難平 的高錕 
校長。 

老師 的訓勉 

至於另 一位, 就是 當日身 為學生 輔導長 
的關 老師。 我記得 老師當 時是如 此跟我 
講的: 

「大學 校園, 本 來就該 是引發 思潮、 帶 
動社會 前進的 地方, 如果 我們的 步伐和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205 # 


界線, 都與外 面社會 的一模 一樣, 那又 
豈能起 到帶動 的作用 呢?」 

我完 全能夠 想像, 當日身 為輔導 長的老 
師, 會 為此受 盡多少 壓力, 受盡 多少委 
屈, 但當他 道出那 一番說 話時, 就是那 
麼一臉 淡然, 就像一 切本當 如此, 像高 
錕校 長當日 一樣。 

老師的 學養, 做學生 的限於 資質, 學不 
上 皮毛; 但老 師所講 過的做 人道理 ,做 
學 生的, 卻一 直未敢 或忘。 

但 可惜當 年中大 的學生 組織, 卻不領 
情, 因為 校長接 受北京 委任為 「港 事顧 
問」 ,而一 直對抗 到底。 例如出 版學生 
報, 大字標 題刊出 「港 事顧問 粉飾太 
平, 中大校 長一事 無成」 等 辛辣、 侮辱 
性 字眼, 令 不少教 授為之 側目。 但高錕 
校長 本人卻 一直以 平常心 待之, 甚至 
每年 從個人 戶口中 拿出兩 萬元, 捐助有 
財政困 難的學 生組織 中人; 又每 年都親 
筆撰寫 書信, 多謝 學生組 織對大 學的貢 
獻; 更 幫助學 生排難 解紛, 在一 場教授 
與學 生可能 因教學 評核而 對簿公 堂的官 
司中, 為學 生順利 調解。 

而另外 一些更 加偏激 的中大 學生, 更加 
出版一 系列以 粗口諧 音作為 名稱的 「小 
報」 ,刊 登一 些不雅 、性 器官的 照片, 
尺 度遠比 今天的 大膽, 但 當時校 方也只 
是循循 善誘, 屢加 勸喻, 卻始終 沒有紀 
律 處分。 

「法 國思想 之父」 伏爾泰 ( Voltarie ) 曾 


經 講過: 「雖 然我 並不同 意你的 觀點, 
但我 會至死 也捍衛 你說出 那個觀 點的權 
利。」 從當年 的中大 校園, 我完 全能領 
會 到這句 說話的 境界, 也 就是這 些點滴 
和 積累, 令我們 那一輩 的學運 反叛分 
子, 至 今仍十 分熱愛 中大。 

「昨 非」 與 「今 是」 

近日 《中 大學 生報》 的情 色版, 惹起軒 
然 大波, 都說同 學偏離 了社會 標準, 公 
眾不能 接受。 但社會 標準, 又真 的應是 
學生 運動及 校園討 論的極 限嗎? 

我記得 80 年代初 「香 港前途 談判」 ,中 
大同學 冒著天 下之大 不韙, 提出 香港應 
該 脫離港 英殖民 管治, 民 主回歸 祖國。 
當時在 這個醉 生夢死 的殖民 社會, 這是 
何等 的離經 叛道, 與 所謂的 「主 流社會 
標準」 ,差 距又豈 能以道 里計, 公眾也 
是絕不 接受, 甚 至更罵 同學為 「共 諜」 

、 「死 左仔」 。更 有聲音 說這些 中大同 
學畢業 後公司 將永不 錄用, 甚至 催促中 
大 應予以 警誡。 但 20 年後, 事實 證明, 
究 竟又是 誰對誰 錯呢? 

今天中 大視為 顯赫校 友的鄭 海泉先 
生, 70 年代 曾是因 為在街 上張貼 「保 
釣」 海報而 被抓過 的學運 分子。 朋友王 
慧麟 曾到倫 敦翻閱 業已解 封的殖 民地機 
密 檔案, 才發 現原來 竟然有 着這位 「鄭 
大班」 的黑 材料, 他被 形容為 ^ extreme 
radical student 」 , 視 之為麻 煩搞事 分子。 

我相 信當日 也曾經 有不少 聲音, 批評過 
這些同 學影響 校譽, 損 害中大 學生形 


中大 五十年 I 


令 206 


象。 但幾十 年後, 一 笑便已 風雲過 ,鄭 
海 泉已成 了匯豐 「大 班」 ,當日 搞學運 
的何 安達, 那個 曾經拿 著水槍 在宿舍 
「知 行樓」 周 圍射, 憤世 嫉俗、 玩世不 
恭的 「死 飛仔」 劉 細良, 卻已成 了行政 
長 官曾蔭 權的左 右手。 學生年 代的棱 
角, 本來就 是理應 如此。 

那是一 張倔強 而非猥 瑣的臉 

上 周四, 我 有透過 電視直 播收看 學生報 
編委會 的自辯 論壇, 在 一張又 一張同 
學的 臉上, 我看到 的是一 臉的倔 強和純 
真, 而不 是淫褻 猥瑣。 雖然過 去言語 
間, 或 許他們 有頂撞 過個別 老師, 但我 
相 信他們 都是真 誠的。 


我 相信, 如果有 一天同 學願意 反省, 又 
或 者歉疚 的話, 原因一 定不是 因為校 
方 處分了 他們, 而 是我們 這些作 為老師 
的, 曾經以 極大的 耐心和 誠意, 來看待 
他們 所做過 的事; 如 果好多 年後, 學生 
仍會惦 記著我 們的, 多半 不會是 因為我 
們 教授過 他們甚 麼具體 知識, 而 是我們 
曾 經以身 作則, 教導他 們如何 處世做 
人。 

周 六回到 校園, 得知政 政系的 同學, 在 
考試 季節, 大家都 在捱更 抵夜的 時候, 
還 是奮力 「開 夜車」 ,趕 出了 一份聯 
署 聲明, 並邀請 我加入 聯署。 這 群同學 
本來 不是直 接牽涉 在內, 但都能 如此見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義 勇為, 做老師 的常常 鼓勵學 生要有 
judgment , 要有 initiative , 如今 還夫復 
何求, 即使 再有些 甚麼, 也只是 枝葉, 
於 是立即 簽名。 

為 甚麼我 們這樣 愛中大 
事 件中, 我 一直只 是個旁 觀者, 只是在 
旁邊說 些風涼 說話, 我知 道真正 要負責 
的中大 老師和 同事, 卻處身 熱廚房 ,壓 
力都 很大。 

在民 粹主義 肆虐的 今天, 傳媒會 動輒不 
問 情由, 指 摘我們 「包 庇」 學生, 把整 
間 大學的 校譽也 「擺 上檯」 。我 完全體 
會到 校方調 查委員 會做決 定時的 難處, 
而大學 輔導長 何培斌 教授, 早前 接受記 
者訪 問時亦 透露, 有需 要時, 他個人 
願意為 學生提 供法律 支援, 並以 「有理 
想、 有 看法、 有 堅持」 來 形容學 生報的 
委員。 但 我只想 補充多 一句, 能 對學生 
寬 容的, 希望都 能盡量 寬容。 

現在 差不多 每一間 大學, 都說鼓 勵學生 
獨立 思考、 批判 思維, 但 當學生 的看法 
與我們 一模一 樣時, 哪用大 家多作 lip 
service : 相反, 正 正是當 學生的 看法與 
我 們南轅 北轍, 與我 們不同 的時候 ,校 
方仍能 表現出 尊重和 包容, 才真 正最能 
體現 出我們 對獨立 思考和 批判思 維的真 
誠, 才 最彌足 珍貴。 

我 們都愛 自己的 學生, 但 當學生 飛黃騰 
達, 名成利 就時, 我們的 愛充其 量只是 
錦上 添花; 相反, 正正是 當漫天 風雨, 
壓 力鋪天 蓋地, 學生 茫然無 助時, 我們 


的愛, 我 們所表 現出的 承擔, 才 是學生 
最需 要的。 

我們那 一輩都 十分愛 中大, 因為 那是一 
個 曾經容 許我們 犯錯、 容 許我們 跌倒, 
以 及容許 我們跌 倒後重 新站起 來的地 
方。 我 真切的 希望, 很多 年後, 我們的 
師弟、 師妹、 學生, 也能 夠有幸 因著同 
樣的 原因, 愛著 同一間 中大。 


中大 五十年 k 


奢 208 


夭星 •皇后 •情色 

♦ 馬嶽 

原刊於 《明報 》 • 2 00 7 年 5 月 2 3 日 


自天星 以來, 我 一直在 想這運 動和香 
港 的民主 發展、 社 會運動 和公民 社會的 
關係。 從學 術角度 這不難 解釋。 英高客 
( R . Inglehart ) 等早 指出, 當先進 資本主 
義社 會踏入 後工業 社會, 年輕一 代開始 
愈認 同後物 質主義 ( post - materialism ) 。 
隨 著年輕 一代在 富裕中 成長, 傳統的 「麵 
包與 牛油」 議 題的吸 引力逐 漸減退 ,有 
關生 活素質 (quality of life ) 的議 題如環 
保、 兩性、 文 化保育 等愈受 重視, 令社會 
運 動呈現 新貌。 

放 在香港 的實際 環境, 現今香 港的年 
輕一代 成長於 較富裕 的環境 ,對 「搵 
食」 和安定 繁榮的 重視, 遠不及 以難民 
身分 來港的 一代, 但特區 政府用 的偏偏 
是 「發展 主義」 的 語言, 將經濟 發展視 
為 大部分 (如 果不是 全部) 政策 的最高 
價值。 於是 每次保 育運動 都是一 次意識 
形態 抗爭。 保育者 反對的 是那種 「發 
展 至上」 的意識 形態, 於 是反填 海後有 
天星' 天 星後有 皇后、 皇 后後必 然有其 
他 地標。 特 區政府 一直沒 能力說 服保育 
者, 為甚麼 疏導交 通一定 比集體 回憶重 
要, 在一輪 「雞同 鴨講」 不得要 領下, 
只能 訴諸建 制的所 謂程序 理性, 或索性 


出 動推土 機了。 皇后 的營幕 未拆, 發生 
了 中大的 學生報 情色版 事件。 我 看到了 
跨代 的價值 斷裂。 主流社 會批評 中大學 
生 的人, 至今都 未能正 面面對 (可能 
是無力 面對) 一項 事實: 學生報 的同學 
(可 能也包 括支持 他們的 同學) 覺得自 
己沒 有錯, 或至少 主流社 會沒資 格說他 
們錯。 

對不 少同學 而言, 情色版 的內容 比每天 
報 章的風 月版、 坊 間很多 小說, 甚至網 
上俯 拾皆是 的相類 內容, 是小 巫見大 
巫。 如 果這些 都可以 出版, 學生 報一不 
牟利, 二 不是為 了嘩眾 取寵, 而 是真心 
誠意為 了討論 問題, 為 甚麼不 可以? 有 
人 會說他 們品味 不高, 有 人會不 同意他 
們 的道德 價值, 但 這都應 該在言 論自由 
的前 提下, 由社 會和校 園公開 討論。 如 
果有 人非議 部分內 容的道 德和品 味水平 
便 要禁止 出版, 我 相信現 在每天 報攤不 
剩 多少報 刊了。 

現在 很多主 流社會 的論斷 都從自 己價值 
觀 出發, 先肯定 了大學 生有錯 ,但 「年 
少 無知應 該寬大 處理」 。這 包括 兩個主 
流 民主派 政黨發 言人, 令 我頓然 明白為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209 令 


甚 麼很多 大學生 投票給 長毛, 因 為只有 
社民 連才屬 於他們 的政治 光譜。 另一種 
普遍論 調是: 「既 然有人 批評, 認句錯 
不就 沒事了 嗎?」 殊不知 這只是 成年人 
在 資本主 義社會 或官僚 架構中 學會的 
生存 之道, 根本沒 有解決 價值衝 突的問 
題。 

家長們 赤裸裸 的權力 

他們 都聽不 見這群 大學生 在問: 為甚麼 
你們 的道德 標準和 品味就 是對, 我們的 
就 是錯? 當 大學生 以公開 論壇嘗 試認真 
討 論這問 題時, 卻被 抹黑為 「向 公眾下 
戰書」 。批 評者從 來沒有 在共同 的價值 
基 礎下, 和 他們公 開辯論 (或者 是沒能 
力 辯論) 哪 個是適 合的道 德和品 味的界 
線, 最 後說服 不了年 輕人, 便只 能用建 
制權力 批鬥、 「評 級」 或 要紀律 處分。 
這和 特區政 府說服 不了天 星的抗 爭者, 
便 兼夜出 動推土 機沒有 兩樣。 年 輕人看 
到 的不是 道德的 規範, 而 是家長 們赤裸 
裸的 權力。 

我們 的主流 社會, 這個五 六十歲 的人掌 
權的 社會, 負 責教育 的高官 隨意說 rape , 
電視 台選美 司儀每 年公然 說意淫 笑話性 


騷擾參 賽者, 批評 情色版 的報章 的傳媒 
集團 自己出 版色情 含量高 很多的 周刊。 
然後 有一天 主流社 會突然 「食了 酸梅乾 
就變 超人」 ,要 求大學 生要比 他們有 
高得多 的道德 水平和 品味。 這正 等於我 
們社會 街頭巷 尾粗口 橫飛, 但卻 容不下 
《秋 天的 童話》 的兩句 粗話。 這 不是偽 
善是 甚麼? 

有罪 的人在 扔石, 眼中有 杉的人 在挑他 
人眼中 的刺。 主 流傳媒 的道德 審判、 審 
裁處、 中大 的紀律 聆訊, 和天星 的推土 
機沒有 兩樣, 都只 是五六 十歲的 當權者 
不能用 理性說 服時, 出動 的建制 權力。 
就像 小孩子 問了一 個家長 覺得不 應該問 
的問 題時, 家長一 耳光摑 過去說 「不准 
問!」 對 《聖 經》 和莎士 比亞的 投訴, 
只 是年輕 人對偽 善的建 制權力 的微弱 
反抗。 香 港的跨 代價值 斷裂, 將 隨著天 
星、 皇后、 情色, 愈來 愈闊" 

世 界是你 們的, 也是我 們的, 但 歸根究 
柢 只是我 們的, 因為我 們擁有 權力。 


中大 五十年 


上 


冷 言冷語 論情色 (中) 

♦ 曾瑞明 (第 31 屆 中大學 生報總 編輯)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00 7 年 5 月 31 日 


學生 報有一 優良傳 統習慣 ,叫 「過 文」。 
「過 文」 ,意 即幾 十位莊 員圍在 一起, 
就某 篇即將 刊登在 學生報 刊物的 文章, 
一字 一句地 討論, 找 尋當中 的問題 ,思 
考 可能的 批評, 然後 修改, 然 後再討 
論, 直到大 家滿意 為止。 這過 程的精 
神, 我認為 可稱是 「民 主的 寫作」 。它 
把作者 的無上 權威, 擁有 最終決 定權的 
定律 打破。 當然, 作者的 創意、 文風、 
也會 盡量予 以包容 保留, 成功與 否牽涉 
莊員 之間的 了解、 識見和 包容。 不過, 
每篇 文章理 論上是 個人和 團體意 志的結 
合。 這是健 康的, 它避免 獨斷、 輕率, 
還培養 了我們 對他人 意見的 尊重。 

這 訓練, 令 離開學 生報多 年的我 至今仍 
會願 意花時 間字酙 句酌。 學生報 就情色 
版事件 發表的 〈無 懼污名 重尋 真性〉 

, 我的 確看到 問題, 找到 矛盾。 我希望 
學 生報的 朋友, 可 以繼續 思考, 繼續修 
正, 實踐學 生報的 傳統: 「民 主的寫 
作 J ° 

、想 像」 的基層 

學生報 的編輯 們說: 「我 們不反 對學術 
性的 談性, 亦 有這個 能力, 但 這種經 


過消 毒的象 牙塔口 脗究竟 排拒了 甚麼社 
群? 基層人 士有多 少能以 這種語 言表達 
自 己性的 經驗? 不 少人視 大學為 與市井 
隔絕 的神聖 廟堂, 本報 堅決反 對種偏 
見。」 我 們的觀 感是, 這 群大學 生似乎 
可以在 兩種觀 點瀟灑 游移, 像超 人蜘蛛 
俠變身 那樣。 

他 們既可 以做大 學生, 寫 論文、 講英 
文, 引經 據典, 談文 論藝; 也可以 「扮 
演」 基層, 用 基層的 語言, 說 粗口, 談 
談情 說說性 。但, 到 底誰是 基層? 「基 
層」 到底是 怎樣的 一 他 們的收 入是怎 
樣的? 知識水 平是怎 樣的? 嗜好 是怎樣 
的? 他們的 語言習 慣是怎 樣的? 他們的 
性口 味是怎 樣的? 我絕不 敢說了 解說知 
道, 因這 不能單 靠想像 一 這 全都是 
事實 問題, 需要大 量社會 科學的 研究, 
也需 要你真 的接觸 基層, 與他們 同喜同 
悲, 才能 與他們 呼吸同 一口的 空氣。 要 
是如此 困難, 學生 報的編 輯為何 如此有 
信 心去代 某階級 發聲? 記著, 使 用市井 
語言不 等於你 變身成 市井, 你 關心的 
問題, 你 引用的 東西, 完 全反映 你的口 
味和 觀點, 這 未嘗不 是一種 「排 拒」。 
而且, 我 不認為 「經 過消 毒的象 牙塔口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211 


脗」 是 「排 拒」 了某 種社群 的關鍵 ,關 
鍵在於 二字: 階級。 哪個 基層會 有興趣 
去找 一份大 學生的 刊物, 去研究 一下有 
關 性慾的 東西? 我 不敢說 沒有, 但很想 
知 道那人 是誰。 中 大學生 報的派 發點有 
沒有深 入基層 出沒的 地方, 比如 觀塘裕 
民坊, 深水埗 鴨寮街 等等? 

「上山 下鄉」 ,為 就了讓 知識份 子能跨 
越 階級的 藩離, 但 是否成 功大家 心裡有 
數: 在中國 導演王 小帥的 《青 紅》 中, 
知識 份子因 著革命 的熱情 去到中 國西部 
的甘肅 工作。 後來, 變得老 是喊著 「我 
們是 上海來 的」, 「我們 是上海 人」, 

「要 回上 海去」 。甘肅 ,對 於這 批知識 
份子 來說, 就只 是一個 錯誤, 與 他們想 
像的完 全兩樣 一 那裡沒 有他們 喜愛的 
精緻 文化, 沒有他 們喜愛 的高級 娛樂。 
知識 份子與 工農兵 歡歡樂 樂走在 一起的 
畫面, 純 屬主觀 意願。 

我不 是說我 們不應 該關心 基層, 我認為 
這是每 個知識 份子的 責任, 每個 處於安 
樂當中 的人的 責任。 我只是 要指出 ,別 
太一廂 情願的 以為, 你可 以在階 級與階 
級之 間變來 變去, 走來 走去。 

「 關 祖認社 」 那些 日子, 我 們喜歡 「想 
像」 中國, 「想 像」 社會, 很火紅 。今 
天, 我 們透過 「想 像」 基層, 來 為自己 
建立一 個道德 高地。 但是, 基層 透過閱 
讀 他們的 報紙, 比 如方向 報和月 亮報, 
卻 對這群 招納基 層的編 輯嗤之 以鼻。 


「多 元」 迷思 

學 生報編 輯說: 「本 報對 情色版 嘗試加 
入多 元的性 想像, 乃在抗 拒現今 香港社 
會論 述性的 單元。 情 色版之 成立, 旨在 
打破 一元性 論述, 解放遭 這論述 壓迫的 
弱勢 者。」 何謂 「一 元性論 述」, 語焉 
不詳。 大 概是指 社會把 性的議 題限制 
了, 因此, 學生 報的編 輯們, 要談亂 
倫, 人獸交 等等, 學生 報因此 要如實 
反 映大家 對這些 課題的 看法, 鼓 勵同學 
發表 意見。 「一 元」 也可 能是指 社會把 
r 性 是亦只 是男人 對女人 的淫慾 發泄」 
等等 既定和 主流的 觀點。 多元總 好過一 
元, 似乎是 學生報 的預設 立場。 但是, 
如果社 會把性 的議題 限制是 對的, 社會 
把 性看作 「是 亦只 是男人 對女人 的淫愁 
發 泄。」 也 是對的 ,哪 「一 元」 有甚麼 
問 題呢? 如果有 問題, 也 只因為 這樣是 
錯的。 

學生 報也顯 然認為 這是錯 誤的, 他們作 
了價 值判斷 (雖 然這是 沒甚麼 爭議性 
的價值 判斷) 。但 對於一 些較有 爭議性 
的 議題, 他們卻 開始企 圖擺脫 價值判 
斷, 想做 到客觀 中立, 最 後卻只 能任人 
詮 釋他們 的一字 一句。 亂倫, 人 獸交等 
等究 竟有沒 有錯, 是否有 問題, 學生 
報不 曾表示 意見, 只表示 要尊重 多元。 
但, 我們為 甚麼要 尊重多 元呢? 是因 
為 「多」 有無上 價值, 還 是因為 「元」 
本 身值得 捍衛? 如 果有人 說法西 斯主義 
要 尊重, 是因 為民主 自由太 單元, 而我 
們的世 界恰恰 要鼓勵 多元。 你會 說這是 
胡說 八道。 但 為何這 是胡說 八道? 因為 
我們 覺得法 西斯主 義是錯 誤的。 所以, 


中大 五十年 k 


者 212 


不 會為了 「多」 而去 保留這 種主義 。因 
此, 鼓勵多 元必定 預設要 保留的 東西有 
一種 價值, 而非邪 惡而非 無聊而 非不道 
德的。 那麼, 到底 亂倫, 人 獸交, 多性 
戀, 濫交有 沒有問 題呢? 學生報 不需要 
提 供終極 答案, 但起 碼要不 畏懼, 表達 
意見 一 而 不是左 閃右避 ,以 「多 元論 
述」 來含糊 其詞。 

學 生報也 聲言要 「尊 重慾 望」, 表面看 
來甚為 偉大。 但其 實這論 調不堪 一擊。 
難道我 們也要 尊重強 姦犯、 殺 人者的 
愁 望嗎? 問 題仍是 在於該 慾望是 否有價 
值, 是 否值得 捍衛。 除非 學生報 認同所 
有 有關性 的慾望 皆十分 特別, 都 是神聖 
不可侵 犯的。 但這 點嚴重 偏離我 們的常 
識, 需 要加以 證實。 

學 生報時 而走進 價值主 觀主義 (value 
subjectivism ) - 時 而高舉 多元有 普遍價 
值 ( universal value ) , 十 分奇怪 ,非 
常 矛盾。 要麼 是頭腦 混亂, 要麼 只是狡 
辯。 不過, 在這 個號稱 「後 現代」 的年 
頭, 我 們見慣 不怪。 

探 究者與 解放者 

學生報 在聲明 還來了 點革命 語言: 「解放 
遭這論 述壓迫 的弱勢 者。」 這豈是 「不拘 
謹害羞 的誠實 小子」 該說的 話呀? 差點 
以 為火紅 年代的 冤魂降 臨了。 解放 他人, 
暗 示了解 放者知 道何謂 真實, 知 道何謂 
真理, 因此知 道弱勢 者被甚 麼蒙騙 ,知 
道 弱勢者 受著甚 麼枷鎖 一 這與 誠實小 
子作 為探究 者的角 色相差 甚遠。 誠實小 
子未 必知道 真理在 哪裡, 但他願 意打破 


禁忌, 開誠 佈公。 他不介 意語調 平和, 
有時 戲謔, 為 的是不 要煞有 介事, 不要 
鼓勵 成見, 而 是輕輕 鬆鬆, 方便 大眾思 
考。 

答案, 他相信 是在大 眾那裡 (甚 至在將 
來的人 那裡) ,而 非自 己成竹 在握。 

《重尋 真性》 是一句 草率的 標題, 它透 
露了 學生報 的編輯 們其實 早已知 道何謂 

「真 性」 。但 他不 說出來 ,反而 扮作一 
無所知 。以 「cheap cheap 哋」 的 口吻和 
大家開 開心心 做問卷 調查, 讓你 們談談 
不明所 以的性 經驗, 然後 讓學生 報做我 
們的精 神導師 一 這其實 還是大 學生的 
自大。 一種變 種的、 扮小 人扮無 知其實 
心裡 覺得自 己十分 有料十 分勁的 心理。 
正如我 在前文 所說, 學生 報起初 用意頗 
佳, 本 來大可 以角色 扮演遊 戲一場 ,跳 
離大 學生一 本正經 要去解 放社會 改革社 
會 的刻板 形象自 大心理 一 但在 聲明裡 
卻變 成高不 可攀, 卻又 那麼可 笑的樣 
子。 可見, 社會對 大學生 的模塑 仍是牢 
不 可破, 而 這個形 象也卻 是大學 生最厲 
害的 武器: 當遇到 襲擊時 便會拿 來對付 
別人, 教訓 別人指 責別人 只是蒙 蔽者。 
大學生 學生團 體總是 這樣不 知不覺 ,就 
會重蹈 覆轍, 走上 我們這 些前人 也以為 
曾經 擺脫, 但其實 也是同 一條的 舊路。 


卷二 情色 版事件 師生校 友迴響 


學 習哈佛 


♦ 梁文道 

原刊於 《明 報》 . 2 00 7 年 5 月 17 曰 


轟動 一時的 哈佛情 色刊物 HBomb , 最近終 
於失去 了它的 正式學 生組織 地位。 不是 
因 為它的 內容太 色情, 也 不是它 太冒犯 
社會 禁忌, 而是它 的編輯 隊伍太 不成氣 
候。 想當年 這份刊 物草創 之時, 曾是全 
美國傳 媒的熱 門話題 之一, 大家 都想看 
看哈佛 學生搞 「色 情」 可 以搞到 甚麼地 
步, 而哈佛 校方的 容忍程 度又可 以有多 
大。 

除 了很不 草根甚 至有點 專業的 討論之 
外 , H Bomb 還 有許多 小說、 散文與 
詩, 談 的全都 是性。 當 然啦, 外 人最關 
心的 還是那 些性感 照片, 因為大 部分的 
模特 兒都是 哈佛的 學生, 他們不 只奉獻 
自己 的身體 形象, 還暢快 談論性 經驗。 

這 到底是 不是本 「鹹 書」 ( pom ) 呢? 
H Bomb 的網 頁如此 回答: 「這要 由你來 
決 定了, 我 們認為 它不是 …… 假如 你還沒 
有成 熟到能 夠區分 好玩的 裸體照 與色情 
的 地步, 你 大概不 該閱讀 HBoffib 。 」 
但是 藝術和 色情又 該怎樣 區分? 「 你開 
玩 笑嗎? 藝 術和色 情的差 異是種 主觀的 
區別, 它完全 依賴個 人的文 化價值 。與 
其設 定它自 己的 議程 , H Bomb 鼓勵持 


不同 意見投 稿者之 間的討 論。」 

這是 學生的 看法, 哈佛校 方又做 了甚麼 
來 回應外 間的議 論呢? 幾乎甚 麼也沒 
有。 起初 他們也 很關心 「哈 佛學 生搞鹹 
書」 的 傳聞, 但後來 校方的 「學 院生活 
委 員會」 還是讓 H Bomb 登記 註冊, 取 
得 「正 式哈 佛學生 刊物」 的 地位, 而且 
完 全沒有 審查, 也 不干預 編採。 此外, 
哈佛大 學的學 生會也 贊助了 H Bomb 一 
筆。 

不過, 3 年來 H Bomb 才出過 兩期, 現 
在 就已經 陷入停 滯的狀 態了。 由 於根本 
符 合不了 至少要 有兩名 職員和 年度預 
算 計劃的 規定, 所 以哈佛 學院助 理院長 
( Assistant Dean of the College ) Paul 
J . McLoughlin II 只 好告訴 記者, 剩下一 
名 職員的 H Bomb 儘管可 以自行 出版, 
但不 能再擁 有正式 刊物的 地位。 他說: 
「或 許每個 人都想 看這本 雜誌, 但沒人 
願 意辦好 它。」 

相比 之下, 耶魯的 學生就 爭氣得 多了。 
他們 的年度 「性 愛周」 ( sexweek ) 固 
然 愈辦愈 生猛, 他 們的性 雜誌也 健健康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14 


康 地活了 下來。 最 近一期 還有篇 非常詳 
盡的 長文, 條 分縷析 地把女 陰分成 18 部 
分逐步 解釋, 教導 大家怎 樣恰當 地刺激 
它們, 好使伴 侶獲得 莫大的 快感。 為免 
本日 《明 報》 也有 被列作 二級淫 褻及不 
雅 刊物的 風險, 就 請恕我 不再引 述翻譯 
了。 

如果各 位讀者 有興趣 的話, 請隨 便上網 
查索, 在 傳統的 長春藤 盟校和 牛劍之 
外, 國際級 名校學 生辦的 青色」 刊物 
和 網站簡 直多不 勝數, 其 中更不 乏學生 
會資助 且校方 認可的 例子。 請拿 它們和 
最 近惹起 爭議的 《中 大學 生報》 比一 
比, 假如我 是陶傑 的話, 我一定 會說這 
就是真 正世界 級與第 三世界 「亞 洲國際 
城市」 的分 別了。 

但是說 了這麼 多哈佛 與耶魯 的故事 ,目 
的當 然不只 是為了 突顯開 放與保 守的分 
別, 更不是 要諷刺 近年好 些教育 界高人 
言必稱 哈佛的 習性, 而是 要指出 在處理 
相近 課題時 的不同 方式。 

首先, 我們看 見了哈 佛校方 緊守本 
分, 絕 不輕言 審查, 更 不動用 甚麼紀 
律 審裁的 機制, 而是按 章辦事 。假 
tWHBomb 想要 在校內 發放, 想 要獲得 
校內 各種組 織各類 人等的 資助和 廣告, 
它就 要經過 「學院 生活委 員會」 的審 
核。 這個 委員會 不審核 未來刊 物的內 
容, 它看的 是主辦 者在組 織和預 算等形 
式問 題上是 否符合 規定。 雖然哈 佛大學 
也 「關 切」 學生出 版色情 刊物的 傳聞, 
但是 他們很 小心地 避開了 由內容 審查引 


伸的 g 論自由 問題。 正如 H Bomb 的網 
頁 所言, 色情 是很難 客觀定 義的, 校方 
強行 介入只 會徒增 煩惱。 

比起 香港中 文大學 處理此 次學生 報情色 
版的 手法, 其中高 下之別 實在是 太巨大 
了。 最令人 難以理 解的是 遇到了 社會爭 
議, 中大校 方不去 發揮學 府自由 開放而 
嚴肅的 本色, 既不 是把事 件直接 交給學 
生自己 解決; 也不是 退而求 其次, 召開 
研討座 談或公 聽會, 讓各 方暢所 欲言自 
由 辯論; 卻是 先行假 設學生 「犯 事」 

, 一步 就跳到 了紀律 審議的 機制, 更在 
閉門 且被告 缺席的 情况下 判定了 學生有 
罪。 縱使校 方後來 表示願 意在法 律上援 
助 學生, 他 們那種 為求迅 速對付 外界壓 
力 和傳媒 審查, 忘 卻大學 根本的 心態已 
經暴露 無遺。 這次 事件當 然是一 場公關 
危機, 但大 學怎麼 可以在 面對它 的時候 
不顧大 學的身 分呢? 

其次 我們再 看學生 方面的 問題。 無論是 
哈 佛還是 耶魯, 他 們的情 色刊物 在分量 
和質量 上都比 《中 大學 生報》 的 情色版 
重 得多; 但細閱 之後, 你 會發現 它們的 
編輯 充分考 慮到了 讀者, 很用心 地在傳 
達 自己的 想法。 反觀 《中 大學 生報》 的 
溝通技 巧就太 嫩了。 

《中 大學 生報》 的 出版委 員會在 5 月 8 
日發 出的公 開信裡 聲明: 「我們 不反對 
學 術性的 談性, 亦 有這個 能力, 但這種 
經過 消毒的 象牙塔 口吻究 竟排拒 了甚麼 
社群? 基層 人士有 多少能 以這種 語言表 
達自己 性的經 驗?」 我非 常認同 有些引 


卷二 情色版 事件社 會批評 及爭議 


起爭 議的話 題和觸 及社會 禁忌的 體驗經 
過學 術語言 的包裝 之後, 會變得 乾乾淨 
淨, 甚 至令大 眾難以 理解。 但是 《中大 
學 生報》 的主 要讀者 就是大 學生, 難道 
他 們都是 不能使 用學術 語言的 「基 層人 
士」 嗎? 其 實編輯 們根本 用不著 引經據 
典, 也不必 找專家 解說, 他們照 樣可以 
使用淺 白的語 言去刺 激大家 思考。 就以 
成 為焦點 的那份 問卷裡 的兩條 問題為 
例, 與其只 是去問 讀者最 想和哪 一種動 
物 做愛, 何 不簡單 地多補 幾句, 問大 
家 「贊 不贊 成人獸 交」, 「理由 又是甚 
麼」 。這都 是很多 哲學課 堂上會 讓大家 
思考 討論的 問題, 也不見 得有多 學術多 
專業, 不 是嗎? 

《中 大學 生報》 的 出版委 員會雖 然在上 
述公 開信中 表達了 「加 入多元 的性想 
像」 和 「打 破一 元性的 論述, 解 放遭這 
論述壓 迫的弱 勢者」 的 意願。 不 過很可 
惜, 他們既 沒有掌 握清楚 讀者的 背景, 
也沒 有找到 更有效 的表達 方式。 



回應 《中 大學 生報》 的歪理 

♦ 郭鴻標 (香港 建道神 學院副 教授、 神 學系系 主任及 神學碩 士課程 主任) 


原刊於 《時代 論壇》 第 103 2 期, MO 7 年 6 月 10 日 


傳統 道德扭 曲性慾 的歪理 

《中 大學 生報》 出版委 員會在 《明 
報》 2 007 年 5 月 10 日 A 2 8 版發 表文章 ,表 
示加入 H 青 色版」 的 目的是 「批 判現今 
社會 單線、 扭曲 的情慾 想像, 營 造開闊 
討論性 的空間 …… 。 本報 對情色 版嘗試 
加入多 元的性 想像, 乃在 抗拒現 今香港 
社會論 述性的 單元。 情色版 之成立 ,旨 
在打破 一元性 論述, 解放 遭這論 述壓迫 
的弱勢 者。」 

明 顯地, 《中 大學 生報》 編輯們 並非中 
立 地看亂 倫與人 獸交的 課題, 而 是已經 
同 意這種 行為, 並透 過問卷 讓讀者 「如 
實 反映他 們的性 想像, 藉 此反思 一元性 
論 述。」 若 果讀者 從來不 會如此 想像, 
又不會 覺得被 傳統道 德規範 壓抑, 也要 
學習去 想像。 這樣 的做法 不是鼓 吹又是 
甚 麼呢? 這 種先入 為主要 衝擊傳 統道德 
價值的 行為, 並非 像一些 為學生 開脫者 
所 形容的 一 無知。 學生 們有明 確的目 
標, 就是要 衝撃傳 統道德 價值。 

《中 大學 生報》 編 輯們認 為問卷 中關於 
亂倫及 人獸交 的問題 沒有指 向性, 不屬 
於鼓吹 行為。 不過 提問這 個問題 背後的 


意識 形態卻 徹頭徹 尾是假 定社會 主流價 
值 壓抑人 內在的 性慾。 問 題是縱 使大部 
分大 學生沒 有這種 想法, 也要對 他們進 
行性 解放。 

面對 學生的 衝撃, 我們亦 要反問 為甚麼 
社會 要接納 亂倫及 人獸交 的性論 述呢? 
為甚 麼高舉 言論自 由可以 沒有道 德底線 
呢? 筆者認 為更深 層的問 題是: 當代性 
別及 文化研 究在自 由主義 和後現 代主義 
思 想帶動 底下, 進 行對社 會主流 價值的 
顛覆。 

對自由 主義性 別及文 化研究 的批判 

筆者 認為當 代性別 及文化 研究標 榜小眾 
文化, 追求 另類; 在學術 層面來 說是創 
新, 但是 在社會 卻帶來 負面的 衝擊。 作 
為性 別及文 化研究 學者, 應該深 思對學 
生及對 社會的 影響。 

究竟 現時性 別及文 化研究 的前設 是否將 
愛與 性慾分 割呢? 若果性 別及文 化研究 
只談 性慾, 漠視愛 與家庭 責任, 將會陷 
入自我 中心和 縱慾的 地步。 若果 學生受 
自由 主義性 別及文 化研究 理論的 影響, 
假設人 心底有 「弒父 戀母」 情意 結及與 


卷二 情色版 事件社 會批評 及爭議 


217 


動物 性交的 慾望, 然後以 各種途 徑獲得 
數 據支持 人以理 性壓抑 性慾是 一種枷 
鎖, 無 形中是 鼓吹亂 倫及人 獸交。 

自由 主義的 性別及 文化研 究鼓吹 放縱性 
愁, 《中 大學 生報》 出 版委員 會認為 
r 情 色版強 調每個 人的慾 望都需 要被尊 
重」 。從言 論自由 的角度 來說, 每個人 
都有 權以個 人的身 分發表 這樣的 言論; 
不過以 《中 大學 生報》 的 名義發 表這樣 
的 言論是 否公器 私用, 就值 得商榷 。筆 
者 反問為 甚麼其 他中大 學生不 能反對 
這 種性觀 點呢? 為 甚麼中 大校方 不能反 
對這種 思想在 《中 大學 生報》 出 現呢? 
若果沒 有一種 外在的 規範, 如何 平衡每 
個人的 性交的 慾望。 例如 陳先生 雖然已 
婚, 但是覺 得黃太 太十分 吸引, 要追求 
她 和與她 性交。 若 果陳太 太和黃 先生都 
這樣, 其 他人亦 是這樣 的話, 社 會上婚 
姻及 家庭的 穩定性 必然被 動搖。 

若 果一個 18 歲 的青年 有權投 票選舉 ,表 
示青 年人有 獨立思 考和負 責任的 能力, 
我們要 小心這 種高舉 「重尋 真性」 的理 
由, 衝擊道 德標準 及挑戰 社會建 制的行 
為。 我 們投放 大量資 源培養 大學生 ,我 
們懷 著教育 理想推 動博雅 教育, 促進中 
西文化 交流, 究竟 我們是 否要像 哈佛大 
學 容許色 情雜誌 出版, 才 能算得 上超英 
趕 美呢? 筆者曾 經撰文 〈對 自由 主義性 
哲學 的反駁 > ( 第 1011 期), 指出搖 
動傳 統家庭 婚姻價 值的是 自由主 義性哲 
學, 這種思 想引伸 的性別 及文化 研究同 
樣 是顛覆 主流價 值觀為 己任。 作 為基督 
徒 學者應 該敢於 發言, 在 學術界 表明基 


督徒的 身分和 立場。 

甚麼是 大學生 的社會 良心? 

《中 大學 生報》 出 版委員 會認為 「一直 
以針贬 時弊, 改 革社會 為己任 …… 」 
一位 學運前 輩形容 學生是 孩子, 以前的 
大學生 談國家 大事; 現在 的大學 生則談 
性。 雖然這 番說話 令人覺 得現時 某些大 
學生 不像樣 之外; 他仍以 父親的 心腸反 
對打壓 學生。 值得反 思的問 題是: 究竟 
甚麼是 打壓? 中大 發警告 信給學 生就等 
於剝奪 言論自 由嗎? 

《中 大學 生報》 出 版委員 會以求 真為理 
由, 並判定 「社會 對於性 的看法 極度扭 
曲、 渲染, 變成 單一的 淫穢想 像。」 這 
樣的 言論根 本沒有 任何地 方表達 對亂倫 
及 人獸交 的批判 反思; 只 有一個 前設就 
是 「讓同 學感於 由衷說 出親身 經驗和 
想像, 才是求 真相、 問為甚 麼的第 一 
步 …… 」 《中 大學 生報》 出版委 員會鼓 
勵尊重 有亂倫 及人獸 交經驗 的人, 認為 
這是 多元社 會中人 應有的 權利。 不過筆 
者質 疑推動 這種縱 慾的思 想是否 大學生 
的社會 良心的 表現? 究竟 縱慾對 社會道 
德 規範帶 來多少 衝撃, 破 壞多少 家庭幸 
福呢? 

《中 大學 生報》 出 版委員 會提出 「不能 
循正 常的渠 道獲得 有關性 的資訊 …… 」 
其實 香港是 一個資 訊流通 甚廣的 地方, 
豈可能 會得不 到有關 性的資 訊呢? 若果 
所講 有關性 的資訊 是指由 衷說出 親身亂 
倫 與人獸 交經驗 和想像 的話, 當 然在一 
個尊 重家庭 及婚姻 制度的 社會, 必然有 


中大 五十年 I 


奢 218 


很 多反對 聲音, 令 銳意推 動縱慾 的人覺 
得得 不到他 們所要 求的性 資訊。 

筆者 覺得學 生們的 性觀點 錯誤, 只有縱 
慾和衝 擊道德 底線的 想法。 學生 們亦缺 
乏自 我反省 能力, 只堅持 自己的 觀點, 
毫無 悔意。 反過 來指摘 校方不 愛惜學 
生, 實 在令人 失望。 若果 推動縱 慾思想 
就是社 會良心 的話, 這將 會是香 港高等 
教育的 悲劇! 


文化戰 爭與道 德聖戰 


♦ 安徒 

原刊於 《明報 > • 2 00 7 年 5 月 2 0 日 


《中 大學 生報》 情 色版的 風波, 發 展至最 
近有人 集體向 影視處 投訴, 認為 《聖 經》 
亦應 被評審 為不雅 刊物。 爭論的 激烈, 
遠超一 般人當 初想像 之外, 亦象 徵性地 
說 明了, 一場 不宣而 戰的香 港本地 「文 
化 戰爭 」 (Culture War ) ,已踏 入一個 
重要 的關鍵 時刻。 

「文化 戰爭」 這 個詞, 原 本來自 卑斯麥 
時期 德意志 帝國與 天主教 教廷的 對抗, 
後來意 大利馬 克思主 義者葛 蘭西, 亦認 
為無產 階級如 要取得 勝利, 關鍵 在乎打 
破 原來統 治階層 的文化 霸權, 更 要在傳 
媒、 教育、 群眾組 織上, 赢取一 場文化 
戦手。 

九十 年代, 美 國學者 James D . Hunter 以 
「文化 戰爭」 為名 著述一 本書, 分析美 
國在 新保守 主義急 速冒升 的時代 ,文 
化政 治上不 同力量 之間, 重新結 盟整合 
和相互 對抗的 情況。 他將 這場對 抗名為 
「正 統派」 和 「進 步主 義者」 之爭 ,也 
有人 把這場 對抗, 形容為 「世俗 進步主 
義」 和 「傳統 主義」 之間的 對抗。 對立 
雙方 分別在 墮胎、 槍械 管制、 同 性戀、 
刊物及 影視品 審查、 毒品、 性教育 、死 


刑、 獨 用英語 教學、 及 一系列 種族、 移 
民權 利問題 上拉開 戰幔。 

東施 效顰打 一場子 虛烏有 的戰爭 

美 國是一 個以基 督教為 主流信 仰體系 
的 國家, 有 著它本 身錯綜 複雜的 宗教歷 
史, 自 己獨特 的傳媒 生態、 知 識傳統 
和校園 政治。 文化 戰爭的 出現, 反映著 
美 國社會 的獨特 問題。 香港也 有著本 
身獨 特的文 化處境 和思想 淵源, 本來就 
沒 有一種 合適的 土壤和 必要, 發 動一場 
模 擬美國 「 宗教和 世俗」 對抗的 文化戰 
爭。 然而, 因為香 港某些 人和美 國教會 
的利 益和信 念上的 連繫, 在這幾 年來, 
竟 也有人 想東施 效顰, 以對抗 邪惡的 
「聖 戰」 心態, 在 本地也 發動這 一場子 
虛烏有 的模擬 戰事。 在這 些試圖 自美國 
橫 向移植 他們的 「宗教 vs 世俗」 對抗圖 
式中, 他們以 「世 俗」 為敵, 杜 撰一個 
名為 「世 俗化 霸權」 的東西 ,並 把自己 
幻 想為受 逼害的 「宗 教人 士」, 被世俗 
世界 逼迫他 們放棄 他們的 「宗教 生活」 


他 們為了 構作一 幅聖戰 圖像, 自然 要以樹 
敵 的修辭 策略, 為 自己打 造一個 敵人, 這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20 


些幻想 出來的 敵人, 名為 「極 端自 由主義 
者」 。他們 的罪名 是在公 共領域 「去 基督 
教 化」、 鼓吹 墮胎和 把同性 戀變成 人權, 
他 們甚至 設想, 當 今世界 的孩子 們是被 
「極端 自由主 義者」 們逼著 灌輸了 「同性 
戀意識 形態」 。所以 ,他們 要起來 反抗, 
抵抗 世俗主 義者的 侵襲。 

不過, 這種 美國右 翼福音 派基督 徒的香 
港代 理人, 為了 證明香 港社會 也存在 
這 種所謂 「世 俗化霸 權」, 以向 本地輸 
入道德 聖戰的 實踐, 卻為 他們的 環球戰 
略, 作了 本色化 ( 本 地化) 的改造 。按 
照 他們的 理論, 大 眾傳媒 原都是 令社會 
道 德沉淪 的罪魁 禍首, 但 他們並 不像美 
國 那邊, 滿足於 在自己 的教會 刊物, 
教 會禮拜 的宣道 場合, 宣 揚他們 的反世 
俗, 反大眾 傳媒的 論調。 他們反 而積極 
利 用大眾 傳媒, 配 合傳媒 的譁眾 取寵操 
作, 不斷 製造社 會道德 議題, 不 斷喧染 
道德 恐慌。 過 去一兩 年來, 除了 例如反 
對 立法保 護同性 戀不受 歧視的 主戰場 
外, 這股道 德聖戰 衛士超 強的製 造議題 
的 能力, 早已鑽 了不少 空子, 使 社會大 
眾疲於 奔命" 

正如 一些學 者曾經 計算, 過去 一兩年 
間, 香港 發生與 性問題 有關的 道德爭 
議, 可 說無月 無之。 問 題並不 是甚麼 
社會 風氣突 然急速 變壞, 而是香 港的既 
有社會 體制, 在這 段短時 間內, 被這些 
熱中 於挑起 「文化 戰爭」 的衛道 之士騎 
劫。 最 明顯的 莫過於 《秋 天的 童話》 
這種 聲譽本 已甚高 的陳年 電影, 都會被 
「翻 炒」 指控, 頭 頂破壞 青少年 道德心 


智的 罪名。 

如 果說, 包 括電影 導演、 報紙 編輯、 大 
學生們 在內的 「極端 自由主 義者」 ,在 
他們 眼中都 是在衝 擊和瓦 解著社 會的道 
德 底線, 那他 們持續 不斷、 譁眾 取寵式 
的誘發 香港的 道德歇 斯底里 反應, 也可 
以 被視為 不斷在 測試香 港公民 社會、 公 
民文化 和基本 權利的 底線。 香港 人曾引 
以自豪 的公民 文化, 又是 否經得 起考驗 
呢? 

正如 任何宗 教都不 應被還 原為一 些所謂 
基 本教義 的簡單 原則, 而 要對應 具體歷 
史的 脈絡, 宗教方 不會成 為獨斷 偏執的 
禍源, 一個成 熟的現 代公民 社會, 也不 
能 避免社 會道德 爭議, 因 為公民 社會正 
是 為反對 陳腐的 道德和 宗教獨 斷而建 
立。 公民 社會之 為公民 社會, 正 在於它 
具 備包容 差異、 促進 溝通、 不斷 反思的 
機制, 在爭議 中為社 會謀取 共識, 而不 
是以隨 意的公 權力、 單一 的長官 意志、 
獨斷的 教條和 民粹式 的多數 壓力, 強行 
為 社會訂 定道德 準則。 

傳 媒和大 學本來 就是現 代公民 社會中 
公 共領域 的兩大 支柱, 讓 反思、 溝 
通 和探索 可以以 持續、 合理 的方式 
進行。 但是, 正 如德國 大哲哈 巴馬斯 
( Habermas ) 所指, 理想 的公共 領域已 
隨商品 化邏輯 的侵進 而陷入 衰退、 扭曲 
的 危機。 

民粹 式的傳 媒運作 ,公關 ( PR ) 化的政 
治、 品 牌機器 式的治 理大學 理念, 正是 


卷二 情色版 事件社 會批評 及爭議 


221 令 


上 述這種 公共領 域衰微 的表徵 。而 《中 
大學 生報》 事 件所揭 示的, 正是 近年香 
港遭 不斷削 弱的公 民社會 和公共 領域危 
機的 一場小 爆發。 

無意中 挑動中 大數代 「集體 回憶」 

不斷 追逐聳 動新聞 的大眾 傳媒, 只顧建 
立 公關形 象而忘 卻教育 本義、 大學應 
有角色 的大學 當局, 造就了 《中 大學生 
報》 事 件中衛 道聖戰 者騎劫 了傳媒 ,而 
傳媒 又騎劫 了大學 的一場 鬧劇。 

不過, 道德聖 戰者以 為可以 以幾個 中大小 
子作 為聖戰 祭禮中 的犧牲 羔羊, 卻 沒料到 
中 大當局 的過度 反應, 卻造 就機會 使被宰 
殺的 一方作 出強力 反彈。 原因 在於, 他們 
沒有 真正了 解香港 的思想 傳統, 香 港的文 
化 地貌, 他們更 不了解 中大。 

在 美國, 文化 戰爭往 往以校 園為主 戰場, 
各 派在大 學為了 課程、 收生、 聘 任等問 
題, 持久 爭戰, 反復 辯論。 香港的 大學校 
園, 卻 沒有這 種讓多 元文化 相互角 力的學 
院 環境和 傳統。 然而大 學 ( 特別是 中大) 
卻 積累了 香港最 強的進 步主義 傳統, 最持 
久 的反叛 精神, 學生報 更是最 具開放 、前 
衛、 實驗 精神的 象徵。 

道德聖 戰者意 圖走進 校園高 舉道德 大纛, 
卻無意 中挑動 了跨越 數代整 個中大 社群的 
「集體 回憶」 ,觸動 了中大 人承繼 中國五 
四 運動, 思想無 禁區的 精神, 反封建 、反 
禮 教約束 的警覺 系統, 對個性 自由、 表達 
自 由的價 值執著 。連 日來, 新新舊 舊的中 
大人, 相互 奔走, 連繫 聯署, 以致 爭相辯 


論, 都 是爭取 修復被 原教旨 獨斷思 維所踐 
踏破壞 的前衛 探索、 理性 反思的 傳統, 捍 
衛大學 繼續作 為公共 領域, 使理性 辯論與 
反思, 可 以無畏 無懼地 進行的 空間。 

中大人 的這種 「集 體回 憶」, 正好 就是香 
港過去 數代年 輕人, 反對冷 戰年代 黨國操 
控 的制式 教育, 抵制 殖民地 的愚民 教育, 
所積累 而來的 自由主 義精神 財富。 從保護 
這份現 代中國 青年, 珍貴的 自由主 義精神 
遺 產的角 度看, 中大 人是受 得起考 驗的。 

對 於公共 領域的 「沉 淪」, 香港版 本的道 
德聖 戰者的 反應, 其 實是徹 頭徹尾 的犬儒 
主義 ( cynical ) :他 們對之 一方面 進行空 
洞的 批判, 一 方面卻 又利用 這種傳 媒的民 
粹 主義式 操作, 以千 倍放大 鏡去揭 示大學 
生 的道德 醜聞。 

然而, 水能 載舟, 亦能 覆舟, 傳媒 引導的 
輿論, 可以 在數日 之內, 翻雲 覆雨。 這些 
聖戰 者們不 明白, 譁 眾取寵 的傳媒 運作, 
所依循 的是民 粹主義 邏輯, 它是一 把雙面 
利刃: 它 的核心 原則是 「反 精英 主義」 

。 所以, 它可 以無限 放大性 醜聞, 以詆識 
「精 英」 大 學生的 形象, 也 可以急 速放大 
大 學當局 的笨拙 反應, 以令 庶民享 受揶揄 
更 大的大 學精英 體制所 帶來的 快感。 箇中 
雖然 弔詭, 但 並無甚 麼精神 分裂, 可笑的 
只 是有人 「搬 起了 石頭打 自己的 腳」。 

在中 國數百 年綱常 禮教、 黨 國道德 禁制的 
歷史, 和在道 德偽善 充斥的 現實陰 影下, 
香港的 可貴, 正在 於這裡 那怕是 半吊子 
的自由 主義俗 世活命 空間。 這是地 上的公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22 



義, 也是 精神的 救贖。 香 港人的 
社 會道德 前提和 底線, 正 建基在 
如何維 護這個 空間, 而非 如何建 


任何教 育工作 者都應 知道, 道德: 
能力的 培養, 聆聽 與關懷 
不在 乎行使 權力的 淫威。 香港的 
基督信 仰者, 有身 體力行 ,致. 
普世 價值的 實現, 有孜孜 不倦 , M 
致 力傳揚 福音。 香 港人希 望聽見 
的是 仁愛、 寬恕 和正義 的福音 \, 
卻非那 種喋喋 不休, 焦灼、 虛怯 
卻又無 能的道 德聖戰 的喊叫 。敢 


救 孩子! 哈利 路亞! 






We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 林奕華 

原刊於 《信報 財經新 聞》, M 0 7 年 5 月 14 日 


讀 罷一共 五期的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 
版, 我 並沒有 覺得它 「淫 穢」; 相反, 
我只 有強烈 感受到 隱藏在 一篇篇 文章背 
後的 抑壓, 以及從 字裡行 間滲透 出來的 
焦慮、 苦悶、 不安 —— 總 有急不 及待想 
問的 問題, 想從別 人口中 聽到的 答案, 
逼 切地去 闡釋、 澄清、 介 紹與性 有關的 
資訊和 知識, 渴 望透過 書寫讓 感受和 
(性) 經驗 被更多 人知道 、明白 。表面 
上 是探索 「情 色」 ,我 認為 ,這 五期刊 
物的 「潛 文本」 才 應該是 大眾的 關心所 
在:這 社會的 「大 學生」 (年 輕人) 為 
何 享受不 到性所 帶來的 快樂, 卻 要因得 
不到 想得到 的性, 備受肉 體與精 神的折 
磨? 


單從 版面設 計與視 覺安排 來看, 每期情 
色 版均有 著統一 風格: 如 果不是 廁所牆 
壁上的 塗鴉, 就是被 切割的 圖片。 不要 
說 型男索 女的裸 露照片 欠奉, 就 是線條 
簡單 的插畫 公仔, 也大 部分是 「無 性別 
(器) 」 , 或只有 下半身 (腳) 。上 
半身不 是完全 沒有, 只是 大多數 以象徵 
代替, 例 如頸部 以上不 是頭, 卻是四 
方 框框內 只有一 張紅色 大嘴。 還 有戴上 
「防毒 面具」 的 頭顱, 蹲 着大便 和抽煙 
的 屁股, 伸出青 蛙似的 舌頭的 「怪 物」 

, 把眼 耳口鼻 (痛 苦地) 擠成一 團的猩 
猩 …… 唯 一出現 「真 人」 的 一次, 是在 
《自 慰》 一 書的書 評下有 張戴眼 鏡的男 
性 照片, 相 中人低 著頭垂 著眼, 十分切 



♦ 224 


合旁邊 的標題 「也 沉思」 ,卻與 另一行 
r 既 尋樂」 相去 甚遠: 對 喝慣香 港文化 
奶汁長 大的人 來說, 整個 版面活 脫脫就 
是 「書 默子」 (電 車男) 的生活 命題與 
寫照。 

看不見 的看見 

但是 輿論似 乎沒有 興趣閱 讀上述 圖象, 
而 只是抓 住內文 的文字 不放。 各 大媒體 
引用 最多的 例子是 「有否 『裝』 過阿爸 
阿媽兄 弟姊妹 做愛? 」 、 「最想 同咩動 
物造 愛?」 若你 問我, 抽 取這兩 則問題 
其實 是一種 「看 不見」 的 「看 見」- 
在總 共十條 問題的 調查問 卷內, 除了被 
認為是 「嘩眾 取寵」 的該 兩題, 其餘八 
題均 是圍繞 q 故愛是 否好悶 / 好煩」 與 
「 怎樣才 能挑起 (性) 幻想」 的 主題。 
有 此上文 下理, 「偷 窺至親 做愛」 與 
「想同 咩動物 做愛」 的出 現便不 是為了 
「引人 犯罪」 ,而 是有 意喚起 讀者對 
性 幻想的 「幻 想」, 然而 編輯用 心良苦 
(包 括聲明 「要 答詳細 啲」) , 看不過 
眼者 卻斷章 取義, 一場校 園風暴 與社會 
風波便 像滔天 大浪般 翻起。 


本來, 社 會大眾 可以藉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 版的種 種內容 來關懷 「是甚 麼令年 
青人在 性面前 有這許 多挫敗 感?」 ,但 
是指 責和指 控的態 度明顯 更有助 大多數 
人掩 飾一些 甚麼, 於是 「感 到痛心 、可 
惜」, 「怒 斥學 生無知 、教育 水平太 
低」 屬於條 件反射 式的反 應鋪天 蓋地而 
至, 以至真 正的問 題才露 出頭來 旋即被 
打壓 下去。 

「性」 ,從 來不是 獨立於 人格和 心理以 
外的 行為。 「性」 ,本 來就 是反映 
「我 是誰」 的 鏡子。 《中 大學 生報》 情 
色版 之會被 部分教 育界人 士評為 「眼高 
手低」 ,想 必是學 生的嚴 肅手法 被捉錯 
用神: 大家真 的以為 「性」 的意 義永遠 
兩極: 淫穢與 神聖, 所以 忽略了 情色版 
的 另一層 功能: 同 學藉着 書寫與 性有關 
的文字 來尋找 自己。 

看見地 看不見 

那麼, 是甚 麼讓二 十出頭 的年輕 人對自 
己感到 迷惑、 惶恐? 情 色版內 的文章 
統統 有線索 可尋。 最鮮明 的例子 是對女 


入, fc * ' '■ V ' - V - 



卷二 情色版 事件社 會批評 及爭議 


225 令 


性在 性方面 自覺和 自主的 「自白 書」。 
2007 年一、 二月號 分別有 〈滿 足〉 和 
〈做 / 愛 總是拉 著痛苦 一二三 四五〉 兩 
篇 由女性 執筆的 文章。 不 約而同 ,文 
中都 是女性 對於做 愛不應 只是為 了滿足 
男方的 體會。 若 把兩篇 文章的 「意 義」 
放 在學生 報的讀 者群來 考慮, 不 難想像 
確 是可以 令不知 如何與 異性就 性需要 
提出要 求的同 學得到 啟發: 不 論是羞 
於啟齒 還是誤 會可以 奉旨, 〈做 / 愛總 
是拉 著痛苦 一二三 四五〉 表述了 女方有 
權 主動、 有權 拒絕、 有權 不為不 成功的 
「性」 感到 內疚; 〈滿 足〉 則以 散文方 
式道 出不美 滿的性 不一定 帶來不 滿足的 
愛, 如果性 幻想能 夠補償 現實的 缺陷。 

若 說因有 描寫露 骨之嫌 便等同 報章的 
「風 月版」 ,那 真不知 道是刻 意贬低 
上 述兩篇 文章, 抑或太 抬高了 (一般 
的) 「風 月版」 (雖然 「風 月版」 也 
出過不 少水平 極高的 情色文 學家) - 
〈做 / 愛 總是拉 著痛苦 一二三 四五〉 全 
文沒有 落下一 個標點 符號, 用 最老土 
的 比喻, 它是 「藝術 電影」 多於 三仔四 
仔。 因 為內容 以外, 作者 也追求 在形式 
上有 創意, 甚 至詩意 (意 境)。 

隨便用 「鼓吹 淫穢」 來否 定自我 探索, 
有可能 是由於 「看 見地看 不見」 ,怪不 
得會 對於他 人的痛 / 苦視 而不見 。「自 
己總 是想像 他是愛 他他他 或她我 在陷害 
他同 時一再 令自己 痛苦不 已直到 他又一 
次說 他是多 麼的被 我吸引 着他我 才又不 
相信 卻安心 起來這 是妒忌 心或是 不信任 
或者 是虐待 狂或者 以為想 存在」 


類似 矛盾, 誰敢說 只有該 段文字 的作者 
才有? 這 些矛盾 被放在 「性」 的 範疇內 
呈現 一 「越 做越 『乾』 (?) 因為已 
做 了三次 (如 何計 算?) 或者是 自己以 
為 不想做 突然越 『乾』 仍插 入是痛 / 痛 
/ 我 小聲地 叫好痛 呀他問 要停嗎 你那麼 
痛我說 痛得很 興奮繼 續吧」 一 為何不 
會是、 不能是 把作為 「女大 學生」 對於 
性 的愛彼 為難的 呈現? 對 於自己 身體又 
熟悉 又陌生 的感受 的誠意 分享? 

窘態 曝了光 

我 不是說 《中 大學 生報》 情色版 的每篇 
文章都 是驚世 之作。 現 實沒有 那麼誇 
張 一 偏偏 卻是對 現實有 著抗拒 心理的 
人愛 把平凡 不過的 事情以 誇張的 方式放 
大來逃 避現實 一 逃避那 有著無 數慾望 
卻因 害怕別 人眼光 而不得 不假裝 無求的 
自己; 逃避 那因為 畏首畏 尾而面 目逐漸 
模糊的 自己, 以至 逃避一 個城市 必須面 
對的大 哉問: 是甚 麼造成 我們對 ^ [生」 
有 著如此 嚴重的 焦慮, 而 當一群 大學生 
對這現 象作出 反應, 甚至反 抗時, 便令 
我們的 窘態曝 了光? 

與其 說要他 們道歉 認錯, 為甚 麼我們 
不先反 問在議 論這件 事時, 竟 會如此 
missing the whole point ?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26 



傅 


JUL U. 

校園民 主之難 一烽火 台事件 刑各 

♦ 陳秉鳳 


事隔 五年, 本部 圖書館 新翼早 已竣工 ,烽 
火台 亦所謂 「回復 原貌」 。當年 的烽火 
台 事件, 在此刻 回看, 仍然 相當有 紀錄價 
值, 在筆者 看來, 主 要在於 異議者 勇於直 
面權力 架構, 並嘗試 以兩種 不同方 法去實 
踐反對 學校一 方的校 園民主 想像。 

先講 時點。 烽火 台是自 2006 年 「齊 來保 
護 我們的 山城」 聯署及 保樹立 人事件 
後, 另一次 備受矚 目的校 園發展 規劃事 
件, 再一 次揭露 校方先 斬後奏 (甚 至不 
奏) 、獨 行獨 斷的發 展模式 。在 宏觀社 
會環 境下, 中大面 對政府 展望的 高等教 
育 擴張, 以及 學制三 改四的 壓力, 近十 
年不斷 研究擴 展大學 校園、 增加 建築物 
的可 能性; 而在 大學行 政架構 之中, 
劉 遵義在 2004 年上任 校長一 職後, 多番 
推 動好大 喜功的 政策, 包括 「國 際化」 
事件、 瘋狂 增建新 書院、 院長改 行委任 
制、 教 務會改 組取消 學生代 表等等 ,贏 
得 「破 壞王」 的稱號 ^ 劉在任 的五年 
間, 惡 行不勝 枚舉, 而烽火 台事件 ,就 
是他 在任最 後一年 所發生 之事, 亦是中 
大校 方為應 付三三 四改制 的建築 潮的第 
一波 工程。 


整個事 件歷時 不長, 由 2008 年 11 月 中 
旬媒 體報導 揭發烽 火台將 會被清 拆及暫 
時移 離該處 開始, 至翌年 二月中 大學生 
會、 中大學 生報及 「 烽 煙四起 聯席」 2 , 
發表 有關圖 書館及 校園公 共設施 興建的 
問卷調 查報告 為終。 

烽 火台事 件的來 龍去脈 

事件過 程及雙 方論點 清晰, 校方 堅稱會 
一磚一 瓦保留 烽火台 及雕塑 《仲 門 》 在 
一年 後重建 (見 〈圖 書館 擴建迎 四年制 
烽火台 保留不 損半分 > ) 。然而 反對清 
拆 烽火台 的師生 校友, 則 認為劉 遵義在 
任 內多行 不義, 不能 信任; 圖書 館新翼 
興建的 計劃及 過程, 亦沒 有經過 充份諮 
詢, 是黑箱 作業的 過程。 (見 〈中大 
學生會 反對拆 卸烽火 台聲明 > ) 當時作 
為圖 書館諮 詢小組 委員之 一的李 浩暉同 
學 質疑, 學生會 亦有代 表於小 組內, 不 
可能 在媒體 報導後 才得知 事件, 他認為 
遷移 一年為 可接受 方案, 各方應 理性討 
論, 不應 採取過 份激烈 行為, 同 學並應 
多循制 度內渠 道發表 意見, 才是 對中大 
人 有利的 做法。 (見 〈中 大人, 請一起 
運用理 性吧! 一 就烽火 台將被 移開一 
事作補 充〉)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28 


朱凱 迪於獨 立媒體 網撰文 ,寫 〈我 所知 
的 拆烽火 台計劃 來龍去 脈〉, 頗 有回應 
到李 同學的 論點, 包括為 何有學 生會同 
學擔 任小組 委員, 仍無法 事先得 知拆烽 
火台的 安排, 校方 的詭辯 以及似 有還無 
的諮詢 ( 2007 年開 始進行 的校園 發展計 
劃 諮詢, 並不 包括在 2012 年前 需要興 
建的 幾座新 大樓, 包括圖 書館新 翼)。 
所謂 的理性 討論, 在雙方 所獲資 訊有嚴 
重 差距、 掌 權一方 沒有意 願聽取 意見的 
情 況下, 不可能 發生。 若 反對一 方不加 
強行動 力度, 根本 無法迫 使校方 正視問 
題。 現行的 諮詢架 構和模 式若然 有效, 
斷不會 鬧出如 此軒然 大波。 

略見 成果的 抗爭, 不了了 之的校 園調查 

文初 所謂兩 種民主 實踐的 方法, 是指事 
件初 期的抗 議及後 期的校 園調查 。初 
時, 反 對一方 採取較 為傳統 的方法 ,包 
括聯 署聲明 (該 聲明 在三日 內已有 3,600 
人 聯署) 、在 校長 見同學 會面上 質詢校 
方、 舉 辦公開 論壇、 出席 校方簡 介會要 
求校 方公開 資訊, 及後亦 在畢業 禮時, 
在 《仲 門》 雕 塑上, 以膠 樽設藝 術裝置 
示威。 同時 中大學 生報亦 出版特 刊進一 
步討論 事件, 獨立 媒體網 及其他 主流媒 
體 的跟進 報導, 亦 製造了 龐大的 輿論壓 
力, 迫使校 方作出 讓步。 2009 年 2 月 5 
日, 校方發 出聲明 宣佈新 的建造 方案, 
以 「 U 型」 設計 避開烽 火台, 使 圖書館 
地庫工 程進行 期間, 烽火 台不需 遷移。 

在 校方宣 佈新方 案前, 反 對拆卸 烽火台 
的 朋友, 做 了兩次 大規模 的校內 調查。 
事後 回看, 這 兩個調 查仍甚 具意義 。兩 


次合 共訪問 了超過 1,500 位 同學, 嘗試真 
正聆 聽及收 集校內 不同學 生對校 園設施 
的 意見。 劉遵 義曾說 如果要 做諮詢 ,到 
2016 年 圖書館 都不能 建成, 又說 傳統上 
是不會 諮詢, 事實上 卻是不 為也, 非不 
能也。 調查結 果清楚 反映, 校方 在建設 
圖書 館一事 上諮詢 完全不 合格, 大部份 
同學認 為校園 設施不 必全放 在本部 ,逸 
夫書 院的同 學更長 年面對 沒有圖 書館及 
其 他設施 不足的 問題, 這 些問題 在新書 
院 建成後 ,只會 愈來愈 嚴重。 (見 〈成 
功保衛 烽火台 繼 續要求 落實逸 夫圖書 
館 及公開 資料〉 及 兩個調 查報告 節錄) 

反方 嘗試透 過校園 調查, 擴 闊議題 深度, 
讓 事件不 只停留 在烽火 台的去 留問題 ,更 
應迫使 校方改 變現行 做法, 公開與 校園發 
展有關 資訊, 並充份 諮詢持 份者的 意見。 
可惜 的是, 校方 選擇單 方面更 新方案 ,避 
開爭 議性最 大的烽 火台, 其 實當中 的決策 
也是 同樣不 民主。 然而, 對 很多人 來說, 
這 已是校 方一大 讓步, 亦讓 運動迅 速冷卻 
下來。 反 方並未 能把握 機會, 把問 題由單 
一事 件推展 至政策 倡議, 在 發佈調 查結果 
後, 亦 未能以 行動跟 進要求 校方回 應調查 
反映的 問題。 在烽火 台的標 誌效果 無法繼 
續使用 的情況 之下, 反 方要面 對的, 其實 
是那 個對民 主決策 冷漠的 校園, 魄 力之不 
足, 改變 眾人的 「日 常」 之 困難, 使事件 
雖 然取得 小勝, 但未 能收割 更大的 成果。 

念念 不忘, 必 有迴響 

整 個事件 雖留有 遺撼, 但 另一點 彌足珍 
貴的, 是 烽火台 面臨清 拆時, 不 同年代 
的校 友紛紛 講述他 們對烽 火台的 記憶,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29 ♦ 




論証 烽火台 在中文 大學以 至香港 歷史中 
的重要 位置。 它見 證了歷 代中大 人對社 
會 公義的 承擔, 亦 是中大 人邁向 校園民 
主 以至社 會運動 的起點 —— 「烽 火台」 
之名 ,亦 是因此 而起。 (見 〈反 拆烽火 
台 300 人出 席論壇 一 大 學輔導 長何培 
斌: 「我 泥聽意 見。」 > 及 〈烽 火台上 
起烽火 > ) 

事隔 數年, 校園內 新建築 林立, 雖然當 
時能保 得烽火 台不遷 不拆, 卻 未能改 
動中大 對校園 規劃的 政策和 制度, 實在 
可惜。 現在 不時也 會聽聞 新建築 的設計 
和使用 規則不 合理的 消息, 但師 生的不 
滿, 往往 會被以 「發 展」 為名的 洪流淹 
沒。 重 讀歷史 的重要 性正正 在此, 若不 
夠 堅持, 無論 是日常 生活、 校園 民主或 
社會 公義, 都會被 當權者 操控, 我們自 
當 反思, 能 否讓烽 火台的 烽火, 繼續點 
燃 下去。 


1 見 2008 年 12 月, 中大 學生報 出版, 《破壞 王劉遵 
義 特刊》 

2 「烽 煙四起 聯席」 為當 時反對 拆烽火 台的核 心學生 
與校 友組成 的臨時 組織, 當 中亦包 括時任 學生會 
幹事 及中大 學生報 編輯。 


230 


得悉屮 大_卸腸 

後, M 學 於范克 廉樓外 

. 1:.. - : .• 



圖書館 擴建迎 四年制 烽火台 保留不 損半分 


♦ 程伯中 (香 港中文 大學副 校長) 

原為當 時程伯 中寄全 中大的 公開信 


各 位校董 、校友 、同學 、同 事: 

近曰有 傳言指 大學為 擴建圖 書館, 將拆 
毀中大 地標烽 火台。 我特 撰此信 向大家 
解釋, 這種說 法是完 全沒有 根據的 。校 
長 亦曾在 不同場 合一再 表明, 不 能對圖 
書館 前的大 學廣場 有任何 改動, 烽火台 
這個 見證本 校歷史 的重要 地標, 在工程 
完 成後必 須原址 重置, 回復 舊觀, 一寸 
都不 能少。 

在 圖書館 擴建工 程進行 期間, 大 學廣場 
部分 需要封 閉一段 時間, 以利 工程進 
行。 廣場 是大學 舉行畢 業禮的 場地之 
一, 為免影 響典禮 舉行, 預計廣 場會在 
2009 年 畢業禮 後暫時 封閉, 為期 不超過 
一年; 一俟 圖書館 擴建工 程完成 即會重 
開, 大 家原來 熟悉的 事物, 如烽 火台、 
惠園、 「灌叢 圖案」 等 都會在 原址還 
原, 與今 天所見 無異。 

恢復大 學四年 學制, 師生 校友們 期盼已 
久。 大學 圖書館 擴建, 是為 2012 年恢復 
本科 四年制 作準備 的重要 項目。 因為到 
時大學 將額外 增加三 千名本 科生, 現有 
圖書館 將不敷 應用, 極需 擴大。 原來的 


圖書 館擴建 方案, 提議在 原圖書 館之側 
興 建一座 多層的 新翼, 樓 高將超 逾田家 
炳樓。 由於這 和周遭 景物極 不協調 ,還 
會影響 沿林蔭 大道延 伸之中 軸線, 對景 
觀造 成無可 彌補的 破壞, 因此遭 這項目 
的專 責建設 委員會 否決。 

其 後提出 的新方 案把擴 建部分 建於地 
底, 與圖書 館地庫 相連。 這個方 案雖然 
在技 術上更 困難, 成本 更高, 但 建設委 
員會認 為更為 可取, 因為 它既能 增加圖 
書館 面積, 又能保 存四周 乃至整 個校園 
本 部在視 覺上和 建築物 之間的 協調一 
致。 

由擴建 圖書館 地庫方 案提出 開始, 校長 
就已 強調, 不能 對大學 廣場有 任何改 
動, 而廣場 上包括 烽火台 在內的 結構和 
建築, 必 須妥為 保存, 並 在工程 完成後 
原址 重置, 不改 外觀。 建 設委員 會亦向 
建築 顧問公 司和有 師生代 表在內 的圖書 
館 使用者 小組, 說 明上述 立場。 建築顧 
問公 司將會 為烽火 台和惠 園等部 件編號 
標籤, 並拍照 存檔, 以 便日後 重置。 

擴建圖 書館的 工程有 必要及 時完成 ,大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學 廣場、 烽 火台及 其代表 的中大 理念和 
獨特的 歷史, 亦一 定要原 原本本 保留給 
未 來的中 大人。 我 衷心希 望大家 能理解 
和 支持, 讓 大家在 不久將 來一方 面目睹 
圖書 館完成 擴建, 服務 未來的 師生; 另 
一方 面看到 大家熟 悉的烽 火台、 惠園和 
「灌叢 圖案」 ,一 如往 昔佇立 校園。 

2008 年 11 月 20 日 


烽火 台雕塑 《門》 為二人 
對打 之姿勢 


| | 丨 || |丨 II II II !MMM* 





—nlij 

中 


大 五十年 


上 


232 


中大 學生會 反對拆 卸烽火 台聲明 

♦ 中大 學生會 


烽火台 的意義 一點也 不少, 這個 地方不 
僅是一 個讓學 生流連 談天、 辦 辯論比 
賽、 遊 客拍照 留念的 地方, 她的 可貴, 
更在 於非物 質的象 徵性。 學制四 改三、 
六四, 學生從 中大乘 車到集 會現場 ,大 
學社會 參與, 都 由這裡 開始; 高 錕校長 
任港事 顧問、 金耀 基校長 殺系, 以至近 
年的反 23 條, 都在 烽火台 烙下了 印記。 
這是 中大最 重要的 標記, 她培養 了每代 
中 大人。 

所以烽 火台對 中大人 來說是 重要的 。今 
日, 校方卻 以其黑 箱作業 的作風 、不 
盡 不實的 說詞、 和 毫不顯 出迫切 性的理 
由, 對 我們的 烽火台 及其廣 場動手 ,將 
其 拆卸。 我們對 此感到 憤怒, 並 強烈抗 
議。 我們要 求校方 立即擱 置拆卸 烽火台 
的 計劃。 

中 大校方 拆卸烽 火台的 決定, 由 頭到尾 
都 是黑箱 作業。 學生' 校友甚 至教職 
員, 竟然都 是在傳 媒揭發 後才知 悉整個 
計劃。 校 長更稱 「 這些工 程傳統 上不公 
開 諮詢教 職員和 學生」 ,並 且因 為工程 
已經 批出, 不 準備再 作任何 諮詢, 一意 
孤行。 中大的 象徵, 竟可 在無諮 詢持分 


者的情 況下, 輕言 拆卸。 是 可忍, 孰不 
可忍? 

更有 甚者, 中大 校方一 意孤行 之餘, 說 
詞 卻不盡 不實。 校 方在回 答同學 的提問 
時, 稱已經 諮詢了 大學圖 書館讀 者小組 
的學生 代表, 卻遭 即時揭 穿這次 工程根 
本沒 有在該 小組諮 詢過。 如此前 言不對 
後語, 說 詞不盡 不實, 他 們承諾 烽火台 
將在拆 卸一年 後原址 重置, 又如 何可以 
取信於 我們中 大人? 

事 實上, 要 纾解新 增學生 對圖書 館造成 
的 壓力, 我們 可以有 更多的 選擇。 例 
如, 逸夫 書院多 年來都 爭取建 立圖書 
館; 如果只 是為了 令同學 有更多 地方學 
習, 可以在 中大其 他地方 加建夜 讀室。 
可見, 在烽 火台下 擴建, 根本不 是唯一 
的 選擇, 甚 至不是 最好的 選擇。 

對 中大人 而言, 烽火台 不只是 一個建 
築, 而是一 個屬於 我們中 大人的 空間。 
我 們要守 護的, 不只是 雕塑, 不 只是地 
台, 更 是整個 廣場、 整個 空間、 整個屬 
於我們 生活的 印記和 記憶。 烽火 台和整 
個廣 場所代 表的, 其實就 是中大 之所以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33 # 


為 中大的 氣象、 之 所以為 中大的 價值。 
因此, 我 們要求 校方: 

1. 立即擱 置拆卸 烽火台 的計劃 

2. 遵守 承諾, 公開 圖書館 擴建計 劃的所 
有相關 資料, 包括會 議紀錄 及圖則 

3. 為 擴建圖 書館事 宜重新 諮詢同 學及各 
持分者 


發 起團體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 ww . cusu . hk ) 
2008 年 11 月 20 日 



2008 年畢業 禮前, 示威同 
學準 備將收 集得來 的數百 


令 234 


中 大人, 請一起 運用理 性吧! 

—— 就 烽火台 將被移 開一事 作補充 

♦ 李浩暉 (政治 及行政 學系四 年級、 「圖 書館 使用者 小組」 崇 基學生 代表) 


原 文為當 時他寄 往一個 中大電 郵群組 的電郵 


本人 完全明 白為何 《蘋果 日報》 可以為 
了發 行量在 月 17 日寫出 一些如 「中大 
擬 拆烽火 台學生 憤怒」 等 誤導失 實的新 
聞 標題。 但筆 者十分 困惑, 作為 中大的 
一 份子, 為 何我們 沒有嘗 試找出 真相, 
卻是 一味地 批評? 為何我 們就完 全相信 
報紙 的一面 之詞? 

雖然, 本人 與很多 關心中 大前途 的同學 
和朋友 一樣, 不大喜 歡劉遵 義之流 ,而 
且他 在回答 同學的 問題時 也常常 令人誤 
會。 然而, 在 圖書館 擴建這 件事中 ,其 
實情 況並不 是如此 壞的。 

首 先要交 代一些 背景。 本 人作為 
「圖 書館 使用者 小組 」 (Library User 
Group • LUG ) 崇基學 生代表 之一, 
在半 年多前 (4 月份) 的 會議上 便已經 
得知 大學有 關部門 希望在 2012 年三三 
四 學制實 行時擴 建本部 圖書館 。(令 
筆者大 惑不解 的是, 當 時中大 學生會 
的代表 Mr _ Ng Ming Kei , Stephen 
也有 出席, 為何 中大學 生會在 〈反 
對拆卸 烽火台 聲明〉 中 卻強調 「(校 
方) 由 頭到尾 都是黑 箱作業 。學生 、校 
友 甚至教 職員, 竟 然都是 在傳媒 揭發後 


才知悉 整個計 劃」? ) 

當時除 了本人 之外, 其他 的學生 代表也 
十 分關注 地下工 程對烽 火台的 影響。 不 
過, 那位校 方代表 Associate Pro-Vice 
Chancellor , Professor Michael Hui 強 
調 烽火台 附近的 廣場除 了在施 工時間 
外, 將在 圖書館 擴建後 「大 部份」 保持 
原貌。 「大 部份」 的原 因是由 於他希 
望改 造廣場 地面, 引入更 多天然 光到將 
來的 地下圖 書館。 在學生 反對改 造烽火 
台 令可用 空間減 少下, 他 說會再 考慮。 
不過, 現在 既然劉 遵義說 了烽火 台廣場 
4 呆證全 部保留 ,一 寸都不 會少」 ,筆 
者想 那無聊 的天然 光計劃 應該已 被取消 
吧。 

另外, 根據 那位校 方代表 所言, 大學擴 
建圖 書館的 建築費 用是由 大學資 助委員 
會 ( UGC ) 而 來的。 而且, 大學 圖書館 
館長 Dr . Storey 也告訴 我們, 香港 政府那 
些官 員認為 圖書館 只有愈 來愈大 的份, 
因此 就擴建 圖書館 一事上 表現得 十分抗 
拒, 這次的 擴建很 有可能 是中大 的最後 
一次。 出 於財政 原因, 很 多的書 將漸漸 
由書 本變成 電子書 以節省 空間的 使用。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35 令 


那 是香港 各院校 整體的 趨勢。 

雖 然本人 很鄙視 那些政 府官員 目光短 
淺, 也不認 同圖書 館將來 漸趨電 子化的 
方向, 但是 由以上 的資料 可見, 擴建一 
事, 所牽 涉的人 、制 度、 錢等 等也不 
少, 中大方 面為了 讓新學 制進來 的新生 
也費 了不少 時間及 心思。 對於為 何最後 
選擇了 在地下 擴建, 也有其 合理性 。同 
學隨便 問一句 「為 甚麼 不做另 外的決 
定」 很 容易, 要了 解為何 如此決 定卻是 
很 難的。 而且, 在 校方主 動提出 保留烽 
火台原 貌的承 諾下, 我們 的同學 到底在 
反對甚 麼呢? 叫停了 工程, 對中 大將來 
而言又 是否有 好處? 

對於 擴建圖 書館是 否應該 諮詢, 那答案 
是肯 定的。 實 際上, 校 方也有 作一些 
小圈子 的諮詢 (圖 書館使 用者小 組為一 
例) 。不過 ,從劉 遵義說 「如果 諮詢學 
生便 2016 年也建 不成圖 書館」 一語可 
見, 他 心中認 為學生 的意見 沒有用 ,學 


生 參與只 會礙事 云云, 那當然 不是作 
為校 長的他 應有的 態度。 而且, 擴建圖 
書館 一事影 響眾多 同學使 用的烽 火台, 
利用 一個小 型而且 不超過 30 分 鐘的小 
圈 子諮詢 便以為 充分掌 握了同 學的意 
見 的話, 那不 但令人 發笑, 也讓 人認為 
校方 的所謂 諮詢只 是虛有 其表而 無實質 
意義。 

不過, 作為 學生及 校友盲 目地批 評他, 
沒 有提出 更廣泛 諮詢學 生意見 的重要 
性, 也是不 可取。 筆者了 解近年 劉遵義 
的行 為實在 令人難 以跟他 溝通, 不過, 
學生 及校友 與校方 長期地 作街頭 式的互 
相攻 擊及不 信任, 那可不 是整個 中大之 
福。 現在可 見的, 不論 校方或 同學, 都 
是單 一非黑 即白的 抗爭, 所缺乏 的正是 
理性 討論的 空間。 我們需 要有激 進的時 
候, 但 也要懂 得理性 地解決 問題。 單一 
地採取 這種方 式表達 訴求, 只會 令將來 
的 中大人 受害。 



令 236 


現在的 中大跟 四年前 的已經 很不同 。繼 
「保樹 立人」 事件及 「天 星及 皇后碼 
頭」 事件 之後, 各 大行政 機關對 環境保 
育及 保留有 共同回 憶的建 築物皆 有所警 
覺。 他們開 始了解 不考慮 這兩種 因素的 
後果是 可以很 大的。 按理 而言, 行政機 
關方 面不會 如以往 一般置 民意於 不顧。 
不過, 信他 們的話 不如信 制度。 現在我 
們需 要的, 是一套 能有效 把廣大 學生意 
見帶 進行政 機關的 制度, 每當有 重大的 
改變, 必 須諮詢 學生, 讓 學生的 聲音可 
以被 反映。 那制 度不但 要有, 而 且要廣 
泛地 讓同學 知道。 另一 方面, 同 學也應 
盡 作為中 大人的 責任, 多 為我們 的中大 
出一份 意見, 讓 不同的 意見, 可 以在一 
個本 來很小 圈子的 諮詢制 度中, 加入更 
多的 民意代 表性。 正如現 代的代 議政制 
一樣。 


常 出缺。 如 果中大 的同學 可以更 主動地 
利 用那制 度監察 校方, 並 向其他 同學指 
出 校方的 問題, 那 我們自 己學校 的消息 
還需要 第三者 告訴我 們嗎? 

就本部 圖書館 擴建一 事上, 有 很多東 
西也 是可以 大家討 論的, 例 如施工 
期 是否真 的只有 一年? 我們 如何確 
保劉遵 義遵守 承諾, 一年之 後一切 
依舊? 又 例如擴 建的圖 書館內 的設施 
應 該增加 甚麼? 這些都 是值得 討論的 
問題。 希望大 家不要 再作不 必要的 
推測, 重新用 理性考 慮圖書 館擴建 
— ■事。 


老 實說, 中 大有一 套制度 (完善 與否則 
另作 別論) 讓中大 的同學 參與並 向校方 
提供 意見。 然而, 那些諮 詢席位 卻是常 


時 有间學 i # 萬大 道以不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我所知 的拆烽 火台計 劃來 龍去脈 


♦ 朱凱迪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8 年 11 月 M 日 


上星 期六, 與 中文大 學校友 C 同 遊大埔 
墟, 臨 別前他 說收到 消息, 中文 大學校 
方 打算擴 建本部 大學圖 書館, 圖 書館對 
開 的烽火 台將要 拆卸, 移放 別處, 待工 
程 完成後 重組。 

兩日 後的星 期一, 《蘋果 日報》 率先披 
露了 消息, 同日劉 遵義繼 續弄出 其癟三 
嘴 臉說, 今次圖 書館的 擴建上 「做 唔到 
公開諮 詢」, 如 果諮詢 的話, 圖 書館就 
「2016 年都做 唔到」 ,而 這種事 傳統上 
是不 會公開 諮詢。 他 又說, 學生 代表在 
圖 書館小 組會議 上亦沒 有表示 異議。 

這篇民 間報道 主要處 理的, 是按 我有限 
的 資訊, 向 各位說 明拆烽 火台事 件的由 
來。 至於烽 火台的 歷史、 公共地 標的意 
義和民 主規劃 程序等 議題, 相信 陸續會 
有文章 述及。 

争命令 

劉遵義 說關於 樓宇拆 建事宜 「 傳 統上不 
會公開 諮詢」 ,確 是這樣 ,遠的 不說, 
近的 幻彩實 驗樓、 拆李達 三建西 部教學 
大樓、 將各 圖書館 內部改 頭換面 都沒有 
公開 諮詢。 中大 員生到 2006 年初 忍無可 


忍, 紛紛響 應中大 學生會 的護山 城聯署 
和之 後的保 樹立人 運動, 敲響了 民主規 
劃 校園的 鐘聲。 同年 年中, 中大 宣布乘 
大學 學制三 改四之 便增加 本科生 人數三 
千人, 並計 劃設立 多間新 書院, 又向學 
生會 幹事會 透露將 開展校 園發展 計劃, 
學生 會代表 要求加 入即將 成立的 督導委 
員會, 被 拒絕, 理 由是計 劃涉及 很多中 
大 機密。 

2007 年 秋天, 校方 向中大 員生及 公眾高 
調 宣佈, 因應學 制三改 四推出 校園發 
展計劃 諮詢。 計劃 先定下 大學擴 張的指 
標, 包括將 全校建 築物樓 面面積 在十五 
年內 增加三 百萬平 方呎, 大學人 口由目 
前一 萬七千 人增至 三萬人 (根據 Aedas 
Ltd ./ Edward Cullinan Architects , UK 在 
簡報會 提供的 資料) ,再 由四間 指定的 
建築 師樓提 出設計 方案。 當時有 中大教 
授在報 刊撰文 為校方 喝采, 肯定 校園發 
展計劃 諮詢; 我和 一些中 大員生 則認為 
討 論應擴 闊至中 大未來 應有的 規模, 不 
能 說三萬 人就三 萬人。 

在這一 輪諮詢 期間, 獲邀 的建築 師已指 
出中 大將有 多個計 劃於三 改四學 制實行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38 


前 完成的 工程, 包 括拆崇 基松竹 柏苑起 
教 學樓、 酒店、 崇 基牟路 思宜圖 書館旁 
的學 生活動 中心、 西部教 學大樓 、以 
及 圖書館 擴建。 中 大員生 一直有 一個印 
象: 既然校 方指校 園發展 計劃是 為應付 
三改四 大變而 提出, 那麼在 2007 年之後 
為三 改四而 興建的 項目, 都應該 納入諮 
詢和討 論的範 圍內, 而我 亦一直 持着這 
樣的理 解參與 諮詢。 

又 過了幾 個月, 中 大校園 發展計 劃督導 
委員 會選了 Aedas Ltd ./ Edward Cullinan 
Architects , UK 的龍騰 吐露設 計 ( 重點是 
在科 學館以 東興建 大量教 學樓, 將百萬 
大 道一直 「延 伸」 至吐 露港) 。 2 008 年 4 
月, 該建築 師樓在 中大舉 行員生 參與工 
作坊, 直 至那日 我們才 知道, 原來 2007 
年開 始的校 園發展 計劃諮 詢是不 包括目 
標於 2012 年或 以前起 好的新 建設。 即是 
唔使 傾也冇 得傾。 

校友 eg 9515 在工作 坊後寫 了一篇 民間報 
道, 茲引述 如下: 

「在 簡介環 節時, 顧 問公司 介紹了 2012 
年前中 大已落 實及計 劃中的 建築, 並表 
示 此工作 坊主要 是籌劃 2012 至 2021 年的 
校園 規劃。 有與會 者即時 發問, 為何校 
園規劃 的計劃 不包括 2012 之前? 顧問公 
司說, 從 來都是 如此。 這便 奇怪了 ,由 
去年 9 月 中大 公佈四 間顧問 公司的 設計的 
簡介會 到今年 3 月 的 校長會 見同學 活動這 
六 個月時 間裡, 校 方的高 層人員 從未說 
過校 園規劃 的諮詢 不包括 2012 年 之前的 
計劃。 每次 校方人 員介紹 校園規 劃時, 


總是以 ^ 2012 年我 們多了 多少多 少本科 
生』 為開 場白, 當 師生及 校友要 求參與 
時, 校方 總叫他 們待至 4 月 由顧問 公司舉 
行的 工作坊 及諮詢 活動。 這不難 給予他 
們 合理的 期待, 能 夠參與 未來十 多年的 
規劃, 而不 是參與 未來十 多年當 中某幾 
年的 規劃。 

那 麼這個 『校 園發展 計劃 』 (Campus 
Master Plan ) 還諮詢 甚麼? 當大 家發現 
原本 校方已 計劃好 校園西 區的綜 合教學 
大樓、 鄰近 大學站 的教學 酒店和 教學大 
樓、 衛 星遙感 地面接 收站、 5 所新 書院包 
括 2,400 個 宿位、 崇 基學院 神學樓 旁的新 
聖堂、 近火車 站的綜 合教學 大樓、 39 區 
的綜 合研究 實驗室 大樓、 大學圖 書館新 
翼及 崇基圖 書館旁 的學生 文娛中 心等建 
築物, 對於 校園的 擴展及 分區已 下草圖 
時, 持 份者還 有甚麼 置喙之 餘地? 當顧 
問公 司在工 作坊上 向參與 者提問 『 你認 
為中 大缺少 甚麼設 施?』 『你認 為甚麼 
地方 最適合 興建宿 舍?』 『中大 應新增 
甚麼 教研設 施?』 等等, 參與者 確實感 
到自 己的意 見很被 尊重。 但其實 校方已 
規劃好 2012 年前 的所有 東西, 參 與者在 
工作 坊上的 討論, 永遠都 不會進 入真正 
的 議程。 所謂的 諮詢, 只 是一場 極度接 
近真實 的虛擬 遊戲, 真正的 『 校 園發展 
計劃』 已 經在別 處進行 中。」 

eg 9515 這篇 立此存 照式報 道給我 們一個 
重要 參考, 簡 單說, 中大 校方在 2007 年 
至 2008 年夏 天搞的 校園發 展計劃 大龍鳳 
諮詢, 一切 簡介會 模型論 壇問卷 和工作 
坊, 都 只是為 「別 處進 行中」 的 真正的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39 # 


校 園發展 計劃做 掩護。 涉 及拆走 烽火台 
的大 學圖書 館擴建 工程正 是其中 之一, 
而跟 校園發 展計劃 諮詢的 大型和 公開相 
反, 這項工 程的決 策場地 是由校 董郭炳 
聯任主 席的校 園計劃 及建設 委員會 ,此 
會閉門 進行, 會議紀 錄亦不 公開, 黑箱 
中的 黑箱, 而蚊型 且毫無 權力的 「圖書 
館 使用者 小組」 則 是中大 學生唯 一有機 
會得 聞該計 劃 的地方 —— 劉遵義 現在居 
然想 將不諮 詢的責 任賴在 小組的 學生代 
表 頭上。 

令命令 

劉遵 義確實 無賴到 極點, 想 以知會 「圖 
書館 使用者 小組」 代替公 開資訊 和公開 
諮 詢中大 員生, 想 將拆走 烽火台 的決定 
賴在 「圖 書館 使用者 小組」 學生 代表頭 
上。 比這個 更無賴 的是, 「圖書 館使用 
者 小組」 的學生 代表自 2007 年 10 月起多 
次在 會議上 要求校 方公開 諮詢, 只是出 
席的中 大高層 當作耳 邊風。 

證據 如下: 

據上屆 ( 2 007 至 2 008 年度) 「圖 書館使 
用者 小組」 新亞學 生代表 Tam Wing Yin 
提供 的三份 「圖 書館 使用者 小組」 會 
議紀錄 顯示, 中 大圖書 館館長 Dr. Colin 
Storey 於 2007 年 6 月 7 日 會議的 「其 他事 
項 時段」 內提 出圖書 館新翼 計劃 :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Storey 
reported that the UGC had approved an 
extension of Library Building at the car 
park area next to the University Library. 
Although it was a very early stage, he 


was putting forward the needs of the 
Library for the new building for University 
management’s consideration. 

到了 2007 年 10 月 5 日的 會議, 中 大圖書 
館館長 Dr. Colin Storey 再 報告圖 書館新 
翼事宜 :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noted that the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would be finished in 
2012 and was now under tendering process. 
Miss Cheung asked the Building Committee 
to consult students before making the final 
decision. 這 位要求 校園計 劃及建 設委員 
會諮詢 學生的 Miss Cheung 是中大 學生會 
代表 Miss Cheung Man Wai 。 

到了 2007 年 12 月 19 日的 會議, 中 大圖書 
館館長 Dr. Colin Storey 再 報告: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 Re: 
LUG20/ 5/3 ) Dr. Storey informed members 
that Mr. David Lim, Director of Campus 
Development, will join a future LUG meeting 
to brief members about the planning of the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explained that the planning was still at a very 
early stage, neither a final design plan nor an 
architect had been chosen. 

Miss Cheung asked whether the University 
would collect public opinion regarding 
the design of the new library building 
extension. Dr. Storey would convey any 
thoughts regarding the design to the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40 


architect . Miss Cheung 再次 詢問校 方會否 
徵 詢公眾 意見, 館長 Dr . Colin Storey 對 
接收意 見態度 正面, 但並 沒有答 應公開 
諮詢。 

2007 年 12 月 19 日後, 「圖 書館使 用者小 
組」 的學 生代表 換屆。 我 以電話 訪問了 
其中 一名學 生代表 Stephen 。 

Stephen 表示, 他 出席了 新一屆 「圖書 
館 使用者 小組」 於 2008 年 4 月 18 日舉行 
的首次 會議及 2008 年 10 月 18 日 的第二 
次 會議。 他 表示, 由於要 上堂, 錯過 
了第一 次會議 的部分 內容, 當 他進去 
會議 室時, 協理 副校長 許敬文 正在透 
過 powerpoint 介 紹大學 圖書館 新翼的 
情況。 Stephen 表示, 關 於計劃 的詳情 
「當 時是知 啲唔知 啲」, 「講法 是冇話 
會 拆烽火 台」, 校 方代表 (不知 道是許 
敬文 還是校 園發展 處的林 泗維) 說圖書 
館新翼 包括兩 部分, 一部 分建於 大學圖 
書館 右側, 「但為 了保存 景觀, 唔會起 
太高, 起 四五層 就算, 剩 下的樓 面面積 
(據 副校長 程伯中 表示, 總樓面 為一萬 
平方 公尺, 即約 十萬平 方尺) 就 可以放 
入地 底。」 校方代 表說, 該地 底新翼 
將成為 information common ■ 廿四 小時開 
放。 至 於大學 圖書館 右側的 新翼, 地下 
和地 底兩層 將有停 車位。 

我問 Stephen 會不 會同意 這次會 議只是 
知會 他們, 他說有 這樣的 感覺, 也覺得 
校方 「想要 一啲意 見」。 他 表示, 當日 
他和 其他成 員都有 詢問許 敬文會 否有公 


開 諮詢, 「佢 一直講 話會有 ,但 又唔係 
100% 肯 定」。 

一個 月後, 「圖 書館 使用者 小組」 向 
Stephen 發出第 一 •次 會議 draft minutes > 
裏面有 三點值 得留意 。一) 提到 如何處 
置蜂火 台 : The square might be closed 
during the construction period , but the 
outlook of the square should remain 
the same after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basement . ( Stephen 在電話 裏向我 讀出會 
議紀錄 內容) 請讀者 留意, 這裏 用的是 
might , 不是 will , 即是校 方並沒 有令小 
組 成員確 認烽火 台將會 ( will ) 被 拆走。 
二 ) draft minutes 裏 並沒有 提及小 組成員 
要 求公眾 諮詢, 亦 沒有提 及許敬 文的正 
面回應 。三) 由於 計劃改 變了, 項目需 
要教 育資助 委員會 和立法 會財委 會再次 
批准, 目標 時間是 2008 年 10 月。 計劃目 
標於 2012 年 完成。 

這份 draft minutes 在 2 008 年 10 月 9 日再傳 
給小組 成員, 並於 10 月 17 日第二 次會議 
上 通過。 

Stephen 說, 在第 二次會 議上, 主 持會議 
的中 大圖書 館館長 Dr . Colin Storey 沒有 
再提 出新的 詳情, 只表示 曾經有 七個建 
築 公司向 大學提 出初步 設計, 當 中一家 
已 獲選, 並於 11 月 15 日與 圖書館 成員會 
面。 Stephen 再次在 會上要 求校方 就計劃 
諮 詢中大 員生, Dr . Colin Storey 回應說 
會向 許敬文 反映。 據 Stephen 說, 這些內 
容都 有寫在 會議紀 錄裡。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41 令 


簡單 總結, 劉 遵義在 2008 年 11 月 18 日聲 
稱 「學 生代 表在圖 書館小 組會議 上亦沒 
有表示 異議」 ,是 再一次 說謊。 學生代 
表的意 見白紙 黑字寫 在會議 紀錄上 ,只 
是劉遵 義視而 不見。 還有 一點我 認為必 
須 糾正劉 遵義, 他說 如果諮 詢的話 ,圖 
書館就 「 2016 年都做 唔到」 ,這 種專制 
者 慣用的 口脗, 不是 顯示其 心虛, 就是 
自打 嘴巴。 中大校 方連偉 大的、 關乎未 
來 十五年 發展的 「校 園發展 計劃」 諮詢 
都 能如期 以一年 完成, 怎 麼就不 能讓中 
大員生 討論圖 書館新 翼的必 要性、 圖書 
館 空間的 運用和 分配、 圖 書館新 翼的設 
計呢? 


事情 被披露 後短短 幾天, 我便聽 到有關 
圖 書館空 間分配 的幾種 意見, 包 括十萬 
平 方尺的 面積應 該分配 一些給 逸夫書 
院、 大學圖 書館可 以全面 更換摺 疊式書 
架以省 地方、 聯合 圖書館 的多媒 體資料 
可放 上網, 恢復 藏書功 能等。 中 大近二 
萬員 生每天 使用圖 書館, 肯定能 提出非 
常有建 設性的 意見, 劉遵 義一邊 侮辱中 
大 員生, 一 邊扼殺 中大員 生參與 營造更 
優良 空間的 機會, 只反 映了其 無能。 

這種 無賴, 不配 被稱為 校長。 


(;| || HU I [| II I) ll 

I I I I 


同 學製作 膠樽怪 獸」。 
膠樽 戲指劉 遵義, 拆卸烽 
火 台破壞 中大。 

' ■ " v - ' / . . ; 



中大 五十年 k 


0 242 


反拆 烽火台 3 0 0 人出 席論壇 

大學 輔導長 何培斌 ^ 我泥 聽意見 。(我 唔會回 應)」 


♦ eg 9515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2 008 年 11 月 26 日 


上星 期傳媒 踢爆中 大校方 將會拆 卸烽火 
台, 在 去週的 「校 長會見 同學」 上 ,師 
生校 友已不 斷就此 追問。 事後學 生會與 
其他員 生校友 成立保 衛烽火 台聯席 「烽 
煙四 起」, 並 於今日 ( 2 5 號) 舉行論 
壇, 希望校 方交代 事件, 亦讓各 中大人 
公開 討論。 校方一 直未對 「烽煙 四起」 
的 邀請作 回應, 並 於期間 發出兩 封公開 
信。 一 直拖到 昨日, 除大 學校長 以不在 
港 為由缺 席外, 其 餘四位 大學副 校長均 
以要在 戶內以 powerpoint present , 在 
戶外舉 行無法 present 為由拒 絕出席 。延 
至今日 中午, 大學 輔導長 何培斌 又突然 
應 允出席 1 。 是日 論壇於 下午四 時至六 
時 舉行, 聽足 全場的 中大人 至少有 300 
餘。 校方 代表何 培斌以 「來 這裡 聆聽」 
為由, 對大 部份嘉 賓及台 下的問 題置若 
罔聞。 台下 數次響 起要求 劉遵義 下台的 
呼聲, 中文 大學的 高層, 是否還 認為以 
公關 手段治 校便足 以蒙混 過去? 

大學輔 導長: 「我 泥聽意 見。」 

何培 斌首先 發言, 他說每 年出席 畢業典 
禮 時感受 好深, 他 說不少 重要的 事都在 
烽火台 舉行, 他說 今年他 參加了 汶川地 
震燭光 集會, 他強 調大學 廣場將 「原封 


不動」 ,他 希望 今日能 「聽 意見」 。當 
然, 聽唔聽 到及轉 唔轉達 這兩件 事情上 
都沒有 保證。 

學生會 會長: 從 未諮詢 

次發言 為中大 學生會 會長林 嘉嘉。 她表 
示她於 11 月 17 日 得知事 件後, 幹 事會立 
即發 出一份 聲明, 至今已 有超過 2,500 
名 師生校 友聯署 聲明, 而 facebook —個 
由校友 自發組 成的群 組亦有 4,700 人參 
加。 在 圖書館 擴建事 件上, 林嘉 嘉指在 
今年四 月圖書 館使用 者小組 會議, 副校 
長許敬 文曾以 powerpoint present 計劃 
一次, 學生代 表要求 諮詢, 許亦 予以答 
應。 但本月 卻從傳 媒處發 現當時 所說的 
「初步 計劃」 已經 拍板。 林嘉嘉 強調該 
小組並 非諮詢 機構, 校方 不可以 已經諮 
詢 為辭。 她 說目前 手上沒 有足夠 資料, 
暫時 只能做 到舉行 論壇, 公開讓 中大人 
參加、 發表 意見, 但卻不 能知道 校方會 
否聽、 能否 影響到 校方的 決定。 

朱 凱迪: 中大 讓一小 步食你 一大步 

第三 位嘉賓 朱凱迪 發言, 他說烽 火台近 
年已經 好少人 使用, 但 劉遵義 上台後 
機會已 經愈來 愈多。 中 大做事 作風封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43 # 



「烽 火台砸 
€!」 論社, 
校友朱 凱迪發 

言: 、 


閉, 不肯給 予師生 參與的 權利。 如果董 
建華是 「 曲線救 港」, 劉校 長則是 「曲 
線救 中大」 。朱凱 迪提出 二點, 第一, 
校方的 手段有 明顯的 規律。 最近 劉校長 
的公開 信滿有 熱情, 可是 這當中 是有一 
個 改變的 過程。 今日, 校 方表示 建築委 
員會著 手與員 生校友 會面。 但是 不過四 
日前, 副校長 程伯中 只表示 「衷 心希望 
大家 了解同 支持」 ,沒有 表示會 安排會 
面。 再兩日 之前, 劉 遵義說 「做 唔到公 
開 諮詢, 如 果唔係 2016 都做唔 成。」 中 
大 高層的 態度隨 形勢而 善變, 從 根本上 
就無法 讓大家 信服。 

第二點 是關於 烽火台 的保留 問題, 從來 
不 是現在 所說的 「一磚 一瓦」 的 保留。 
今年 四月圖 書館小 組上, 烽火台 下的地 
庫是打 算設有 skylight area , 即 是有透 
明 光射進 地底的 設計, 位 置在近 行政樓 
的 草叢, 與 公開信 承諾的 「與今 天所見 
無異」 是有 重大的 變化。 至今校 方仍拒 
絕公開 圖則甚 至一個 powerpoint , 這便 
是黑 箱作業 的可悲 狀態。 

他提 出關於 校園發 展的整 體問題 。他 
指 校方在 「濕 碎的 位置上 讓步, 在重 


大事 情上則 繼續」 。濕碎 
的 事情如 2006 年 保樹立 
人、 2007 年 重新發 展應林 
堂, 都是在 中大人 反對下 
讓步。 在 今次事 件上, 所 謂的圖 書館新 
增 10, 000 平 方米, 應該放 於甚麼 地方, 
在 聯合、 新亞, 還是 逸夫, 這些 都是十 
分 正經, 都是大 家都會 關注的 問題。 更 
大的問 題是學 制三改 四的問 題上, 中大 
人 從來都 沒有選 擇權, 結 果增加 了三千 
人口 成為所 有事的 前提。 中大一 眾師生 
校友, 從來 對於更 重大的 問題沒 有置嗓 
的 餘地。 

他建議 組成圖 書館小 組作出 研究, 究 
竟 校園需 要甚麼 設施? 同 學的需 求是甚 
麼? 是圖書 館還是 溫習的 空間? 又例如 
可 否加強 wifi 、 延 長課室 開放的 時間? 
這 些都能 令納税 人的金 錢更加 得到善 
用。 

陳 家洛: 烽 火台乃 中大、 香港及 中國的 
民主重 要一點 

陳家洛 教授於 1990 年畢 業於聯 合政政 
系。 他 在校的 1986-1987 年間, 曾多次 
就 校政民 主化、 增 設民選 校董等 在烽火 
台舉行 活動, 他 感嘆於 20 年後 一切依 
舊。 在八十 年代中 後期, 活動轉 向香港 
民 主化, 包 括邀請 草委、 諮委出 席討論 
如基 本法等 問題。 而 八九六 四時, 烽 
火 台舉行 過無數 集會、 預備會 議和論 
壇。 1988 年的四 改三罷 課亦在 烽火台 
進行。 他 說在這 裡他可 以感受 到中大 
的命脈 精神。 他對 於校方 以室外 無法播 
放 powerpoint 的 理由感 到莫名 奇妙, 笑 


中大 五十年 k 


奢 244 


g 不知校 方是無 power 定無 point 。 他要 
求大 家不要 小看烽 火台, 要好好 珍惜, 
「千祈 唔好放 棄」。 

黃 毓民: 支 持學生 

黃毓 民是新 任中大 校董, 他說他 常來中 
大出席 論壇 、 high table 及 傳教等 活動, 
對於 這個地 方十分 喜愛。 在 1994 年亦曾 
與曾 钰成在 烽火台 辯論臨 時立法 會的問 
題。 他說在 立法會 財委會 工務小 组上會 
對於 中大的 這項工 程詳加 留意, 希望能 
改 善校方 的做事 手法。 

嘉賓發 言後進 入台下 環節。 發言 
者 眾多, 筆 者不怕 冗長, 盡量採 
錄, 因為 每一則 發言, 都是 一份感 
情。 因為輔 導長說 「聽 意見」 , 
所以 很多問 題他都 沒有作 出一句 回應。 

杜 校友: 詢問 校方何 時將資 料公開 、如 
何進行 決策的 過程, 而往 後還有 沒有甚 
麼 重要的 工程。 何培 斌指, 他明 日將與 
學 生領袖 見面, 下周 二及五 則舉行 「討 
論 及分享 會」, 「會 一直 改改到 大家都 
滿意」 。台 上會長 及報社 總編輯 立即表 
示 未收到 邀請, 台 下一職 員高聲 表示, 
剛才 「 book 唔 到場, 依家 book 到」 ,會 
盡 快約。 ( 17:30 左右 校方發 出電郵 ,邀 
請 「學生 領袖」 翌日 18:30 出席 會議) 

詩都有 得吟: 「總恨 遵義能 蔽日, 烽火 
不見使 人愁」 

一位 政政系 一年級 劉同學 將李白 的詩句 
「總為 浮雲能 蔽日, 長安 不見使 人愁」 
改為 …總恨 遵義能 蔽日, 烽火不 見使人 


愁」。 他說將 烽火台 封閉, 是等 於封閉 
了公 共討論 空間。 他表示 如果政 府於下 
年 度推出 廿三條 立法, 他 們是否 可以到 
大 學行政 樓門口 討論? 他 與一班 政政系 
同 學將禮 物送予 校方, 是一 個印有 「膠 
遵義 務回收 計劃」 標示的 紙箱, 他說希 
望一人 一樽, 表達對 劉遵義 的不滿 。何 
培 斌接受 禮物, 連聲 「多 謝多 謝」。 

校友莊 耀洸質 問指, 是否有 必要在 
地底 興建圖 書館? 他 又指, 在教院 
事 件時, 劉遵義 在研訊 中說了 1 7 
次不 記得, 令人 質疑其 誠信。 劉遵 
義又常 常以異 於常人 理解的 用語, 

以 今年劉 校長新 春家書 為例, 他說 
「中 大一棵 樹都不 能少」 ,但原 來劉理 
解為斬 一棵種 一棵。 以烽火 台為例 ,校 
長說 不拆的 意思是 「拆 左起 番」。 他希 
望 校方能 有一個 完善的 機制, 讓 員生及 
校友 參與。 

一位 同學: 表示不 明白校 方為何 那麼不 
願意 諮詢。 他說 個人而 言好想 con 劉遵 
義。 與會 者爆起 嘩然。 

陳 家洛說 他在浸 會大學 授課, 地方不 
足。 校 方開始 研究沒 有牆的 圖書館 ,即 
是電 子化, 這亦是 歐盟廿 七國目 前的工 
作 目標。 

畢業 十年英 文系校 友說, 畢業多 年回到 
中大的 感覺, 就像 孤魂, 面對不 少不熟 
悉的建 築物如 「七 彩樓」 她不明 白中大 
「承 傳」 甚麼, 是否就 是承傳 「不 諮詢 
的傳 統」? 她強調 烽火台 及大學 廣場一 

245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帶是一 個整體 的公共 空間, 不能 讓校方 
再加以 破壞, 例如在 「門」 下面 加設一 
個如地 鐵的出 入口, 進入 傳說中 的圖書 
館 新翼。 

政政 系一年 級女同 學指在 上星期 的文化 
廣場 活動, 劉遵義 校長在 短時間 之內, 
就在 圖書電 子化及 興建圖 書館上 自相矛 
盾。 她批評 校方從 保樹立 人的事 件起, 
就一直 無改善 機制。 再另 一位政 政系一 
年 級男同 學指, 校 方不是 在校園 發展計 
劃上 有諮詢 公眾? 朱 凱迪回 應指, 中大 
的 校園發 展諮詢 是一場 假諮詢 ,「昆 
你」 。在 2007 年時 ,校 方說會 一起諮 
詢, 大 家都期 待可以 參與由 2007 起開始 
的 計劃, 誰知參 與後才 發現, 校 方只讓 
你就 2012 至 2021 年 的校園 發展規 劃提供 
意見。 

逸夫 同學: 我 地要圖 書館! 

政政系 同學拿 破崙帶 備橫額 到場, 他說 
逸夫 沒有圖 書館, 同學都 沒有地 方讀書 
溫 下書, 他將 橫額放 於台前 抗議。 

員工總 會吳曉 真指, 大家實 在很難 
再 相信劉 遵義, 例 如烽火 台石磚 
在兩 年前已 經全部 更換。 原李達 
三樓 的校園 西教學 大樓, 亦於原 
圖則 作 出不少 修改, 亦將 原本的 
「景 禧園」 拆走。 

周 校友: 劉遵 義要閹 割中大 

1975 年 畢業的 周校友 發言, 他 畢業已 33 
年。 他 說遵義 會議具 有劃時 代意義 ,中 
大遵 義時代 一樣。 劉 遵義上 任後, 不斷 


破壞 美麗的 環境。 他對於 今日同 學的表 
現十分 感動, 見到 同學的 自由思 辯與獨 
立 思考, 這 正是大 學所希 望培養 的人。 
周校 友說, 劉遵 義根本 是打算 在精神 
上閹割 中大, 就如 新書院 及教學 語言事 
件。 他將 書院權 力收歸 中央, 又 將主要 
教 學語言 淡化, 現在 更要將 中大的 「祠 
堂」 拆毀。 他要求 這位騎 呢校長 落台, 
參與 者鼓掌 呼應。 1979 年 畢業的 繆熾宏 
校 友指, 劉 遵義的 任期至 2010 年 6 月底 
結束, 大家 不應該 再讓他 續任, 以保護 
中大 的人文 精神。 

李 維怡: 請 堅守中 大的反 抗精神 

李維怡 校友從 「門」 說 起中大 的反抗 
精神。 她 說烽火 台上的 雕像是 台灣藝 
術家 朱銘的 太極系 列作品 之一, 名叫 
「門」 ,是兩 個人在 打交。 「門」 座落 
大學正 門及百 萬大道 中間, 意為 知行合 
一。 「太 極」 是相 反的東 西互相 融合, 
衝 突與和 諧本來 是同一 件事, 以位置 
來說, 「門」 的二 人對招 ,卻 開出了 
通往知 識大門 (雕 像正 後方圖 書館) 的 
空間, 正好 說明, 衝突與 和諧, 是一 
個 互動的 循環, 歷史 也因而 發展。 可 
惜 號稱以 中國研 究見長 的中大 的校方 
高層 卻好像 不懂得 似的。 李維 怡說, 
「門」 所象 微的反 抗精神 也是中 大的傳 
統, 就近年 的例子 而言, 中大是 第一間 
能成 功成立 基層關 注組的 院校, 中大的 
同學不 單止爭 取上層 民主, 亦關 心最弱 
勢的 社群如 校內的 勞工。 中大泳 池旁的 
小 賣店, 亦 是校內 老師同 學向學 校爭取 
的 成果, 以 同基層 群體一 起實驗 另類經 
濟, 這是 中大的 創舉。 近年各 民間團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46 


體在 尋求支 持及聯 署時, 如果要 找院校 
一 定會找 中大學 生會, 他 們對於 其他大 
學學生 會沒有 信心, 不肯 定他們 會簽、 
會聽。 在情 色版事 件上, 中大學 生報亦 
能引 起社會 討論。 她經 常要到 不同的 
院校, 對於 其他院 校的學 生報, 她以失 
望、 可惜 形容, 內容 都是十 分溫柔 、吃 
喝 玩樂, 只 有中大 學生報 堅持討 論社會 
事務、 硬淨。 她說 中大其 中一個 傳統就 
是夠 膽去討 論當權 者或他 其大部 份人不 
認同 的事, 她呼籲 同學師 生持守 這種反 
抗 傳統。 

四年 級同學 發言, 指何培 斌作為 建築系 
教授, 應該在 制度中 發聲, 而 不是沉 
默、 不作 回應, 有 失學者 風範。 他又要 
求作為 校董的 黃毓民 跟進。 另一 位校友 
小西 表示, 本身 認同感 唔多, 但 多謝劉 
遵義, 每年 均提醒 他中大 有難。 小西 
說, 中大建 築一向 是鼓勵 人與地 發生關 
係, 而 非近年 的盲目 擴建。 

一 位同學 上台, 要求 大家靜 一靜, 感受 
烽 火台的 環境, 他 說這是 重要的 言論空 
間 及公共 空間, 高問 與會者 「保 護呢度 
好唔 好?」 台下以 「好」 回應。 


在 論壇結 束前, 會長 提出三 個要求 ,包 
括擱置 目前的 工程、 交 出所有 文件及 
舉行 完全無 前設的 諮詢, 限期為 本星期 
前。 幹事 會列印 出聯署 名單, 將 之貼於 
大學行 政樓, 讓沒 有出席 的劉遵 義仔細 
看看。 

小結 

如上文 所言, 校 方面對 強大的 壓力, 
仍 然一心 以公關 手段、 政治 化妝應 
對。 校方先 以明日 26 日約見 「學生 
領袖」 ,包括 中大學 生會三 莊及四 
間書 院的學 生會, 抱著 的無非 是收買 
「高 等華人 買辦」 的殖 民管治 殘風。 
下星 期二及 五舉行 的所謂 「諮 詢」, 
更 安上了 「分 享會」 的 名目, 地 點為可 
以播放 powerpoint 的蒙民 偉樓。 下 周已是 
考 試週, 能 知道的 同學有 多少? 「分 享」 
完之 後校方 會聽到 多少, 大家 都知道 一 
這不過 又是另 一場偽 諮詢的 鬧劇。 各位姑 
且靜 待校方 於本星 期五, 會否對 學生會 
的要 求作出 回覆, 或 是一意 孤行, 堅持 
將圖書 館新翼 上馬。 


其他 獲邀但 未出席 的嘉賓 包括中 大校董 陳克勤 
中大 校董張 宇人、 立法 會議員 梁美芬 


論壇有 三酉人 出席, 討論 
- 直至晩 丨: 仍未 結乘。 



247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站在豐 厚歷史 的前端 

♦ 陳秉鳳 

原刊於 《守 衛烽 火台特 刊》, 2 008 年 I 2 月 


直正 進入報 社接近 一年, 可是在 這段時 
間, 一直 都沒有 好好去 讀一次 中大的 
歷史。 應該 是說, 選 中大的 時候, 除了 
喜 歡學系 親切的 氛圍, 就 是喜歡 中大的 
樹, 還有讓 人走到 氣喘的 斜路。 一直想 
督促 自己起 碼要把 《中 大四 十年》 讀完 
一次, 每次 一翻開 《中 大四 十年》 都近 
乎驚慌 失措, 到底 是怎樣 的心力 才能編 
得 完這上 下冊兩 本書。 面 對著一 天天要 
過的 日子, 有時候 覺得歷 史對我 來說是 
太遙 遠而沒 有實際 幫助。 

這次 的烽火 台事件 卻有令 我經歷 了一次 
歷史的 感覺, 在 各報章 上不同 年份畢 
業, 現在正 就職不 同行業 的人都 透過論 
壇版 或副刊 專欄等 去重寫 自己對 烽火台 
的記憶 或是他 們心中 烽火台 的意義 ,有 
些 重申烽 火台不 只是一 個台、 一 道門; 
有些或 會批評 學生的 做法過 於激烈 ,心 
繫中大 這片山 頭的人 比想像 中多。 或許 
這和 以前會 在烽火 台出現 的思辯 大會同 
屬 一類。 

在保 護烽火 台的同 時必須 先知道 這個地 
方的 過去, 除了 已經發 黃的學 生報以 
外, 還有 活生生 的人, 念 茲在茲 提著他 


們 經歷過 的事, 反四 改三、 與各 屆校長 
周旋、 聲援國 內民運 人士, 七幾 年畢業 
的校 友拿著 咪講述 自己的 經歷, 更重要 
的是 他們不 是抱著 「當年 也曾激 情過」 
的 緬懷心 態隔岸 觀火, 而是一 次一次 
在 大小事 務上挺 身而出 指責走 錯方向 
的 校方, 亦有校 友在烽 火台論 壇上重 
提 大學的 理念及 大學生 應有的 人文關 
懷, 他們 的在場 及支援 正正是 告訴校 
方 和同學 「大 學生應 該關心 社會」 不是 
陳腔 濫調, 而是一 股必須 得到承 繼和壯 
大的 力量, 而烽火 台就是 地面上 一個實 
體的 象徵, 在必要 時聚集 力量。 

假若 校方和 我們對 烽火台 和大學 教育的 
理解 沒有如 此大的 落差, 就會在 動我們 
的 烽火台 前先問 我們, 而 不是讓 一班對 
於大 學教育 有著如 此熱誠 的人成 為無主 
孤魂。 論壇 上有位 同學說 得好, 假若再 
來一次 廿三條 立法, 我們 要去哪 裡聚集 
和 討論? 冬日 晝短, 員工 總會代 表來到 
發言 時天已 黑齊, 我們 卻看不 見同樣 
應該 已經下 班的校 長們像 她一樣 趕來。 
校 方時常 推說, 工程 進行時 間長, 三年 
大學 都未必 能見到 一座建 築物由 開始到 
建成, 但他 們似乎 忘記了 很多雙 眼睛隨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48 







s:*« 




_ 


!_i 

綱關 ii 


__ ! l 


« 




同學自 發集會 表不滿 


圓 形廣場 讀悼文 


烽 火台上 大辯論 


立法 局通過 公安法 新 聞系發 發 明抗謀 

l«tw «!«!»> ***5 •- 6M*t I Ji:> ■ Maavio«n 


高錕 獲委港 事顧問 
校園 反對浪 潮迭起 


烽火 台再擺 龍門陣 


千多師 生對擂 三黨魁 


卷 


烽 

火 

台 

事 

件 


時在 看著大 學到底 想要培 育些甚 麼樣的 
人。 我時時 在想, 假若做 校長的 主要工 
作是 關心學 生的成 長並時 時緊記 辦中文 
大 學時的 原意, 那 麼更多 當日在 場的校 
友, 比 劉遵義 更適合 做一校 之長。 

作為中 文大學 民選學 生代表 的一員 ,我 
慢慢 才發現 歷史賦 與這個 職位多 重的意 
義, 身 邊包圍 著多少 高大的 身軀。 校方多 


次用行 政手段 或多或 少磨滅 中大人 應有的 
特質, 把傳 統化成 宣傳單 張上一 兩句的 
口號, 而不去 正視提 出理據 要求改 變的中 
大人, 讓大學 慢慢成 為一座 充滿各 式各樣 
新派建 築物的 死城。 面對著 本不該 對立的 
雙方, 憤 怒和感 動同時 存在, 抗爭 不會停 
止, 希 望校方 立即改 變所謂 「傳 統」 的黑 
箱 作業, 展開 溝通, 重新思 考甚麼 才是中 
文大學 的真正 需要。 


249 ♦ 





烽火歷 史小輯 


原刊於 《守 衛烽 火台特 刊》, 2 008 年 I 2 月 
本書編 輯稍作 增修。 


1978 年 2 月 

2,600 多名 師生於 百萬大 道及煲 底參與 「師 生團結 反對中 大四改 
三」 群 眾大會 

1981 年 3 月 

千多人 參與爭 取醫學 院六年 制集會 

1986 年 10 月 

諮委 政制模 式評議 座談會 於烽火 台進行 

1987 年 1 月 

同學自 發舉辦 集會, 表達對 1987 年 1 月內 「反 資產 階級自 由化」 運動 
之不滿 

1987 年 3 月 

記協主 席黃國 華及立 法會議 員黃宏 發出席 公安法 論壇, 300 多 人出席 

1987 年 12 月 3 日 

「門」 開幕 

1988 年 2 月 

「從 港大女 性事件 看傳媒 的處理 手法」 論壇 

1989 年 5 月 4 日 

八九民 運爆發 初期、 五四運 動七十 周年, 中大同 學於烽 火台集 合出發 
示威 

1989 年 5 月 28 曰 

全球 百萬人 遊行, 中大 於烽火 台聚集 了數百 人出發 

1990 年 3 月 

「千 瘡百孔 一 剖析中 大醫療 問題」 討論會 

1992 年 3 月 

「第 N 宗 事件」 交代會 

1992 年 3 月 

同 學公開 討論鄧 醫生的 醫德、 醫術 和校方 報告書 

1993 年 

中大開 放日, 大學四 改三, 校方 唱好不 唱衰, 同 學於高 錕致詞 時拉橫 
額走進 台前, 並以 揚聲器 高叫口 號示威 

1993 年 3 月 

高錕出 任港事 顧問, 學 生會表 示強烈 反對, 校長 公開交 待會有 近千名 
同 學出席 


1993 年 8 月 

為抗 議中國 工運朋 友韓東 方被拒 入境, 學生 會於藝 墟發起 簽名運 
動, 拉橫 額叫口 號並收 集簽名 

1994 年 11 月 

烽火台 上擺龍 門陣, 嘉賓黃 毓民、 李 鵬飛、 曾 钰成、 李 柱銘於 台上大 
談 政治人 物應具 之操守 

1995 年 

第三 屆亞洲 民眾戲 劇節, 同學 於師資 會抗議 校方沒 收小報 ,抬著 「言 
論 自由棺 材」、 身穿喪 服遊行 示威, 並在行 政樓前 停棺、 撒紙 錢及宣 
讀祭文 

1997 年 

國殤 之柱擺 放於烽 火台上 

1999 年 

六四十 周年, 一 眾中大 學生、 校友、 教職員 等於烽 火台、 百萬 大道參 
與 「六四 •今天 •我 們」 燭 光晚會 

2003 年 

保 安局局 長葉劉 淑儀出 席有關 《基 本法》 第 二十三 條立法 的論壇 ,有 
同學為 她送上 「精忠 報國」 的錦旗 

2003 年 

2003 年 底大學 削資, 中大提 出減薪 方案, 基層員 工減薪 的幅度 比較高 
級的 員工高 ,員工 集合力 量反對 「肥上 瘦下」 ,數百 員工於 烽火台 
集會 

2007 年 5 月 

中 大學生 報情色 版事件 「爆 發」 後 數天, 學生報 隨即於 烽火台 舉辦論 
壇, 校方並 沒有代 表應邀 出席, 而 在論壇 中途, 校方發 出警告 信予當 
屆編輯 

2012 年 9 月 

香港 專上學 生聯會 發動的 「大 專生 領頭罷 課要求 撤回國 教科」 集會, 
超過 8,000 名大 專生、 老師 及市民 參加, 要求 政府撤 回國民 教育科 


烽 火台上 起烽火 (節 錄) 

♦ 鄭依依 

原刊於 《明報 > • 2 008 年 11 月 22 日 


原文 編按: 中文大 學學生 會發出 之反對 
拆遷 烽火台 聲明一 天內蒐 集得逾 千師生 
校友 及社會 人士的 簽署, 3 天內 更有逾 
3,600 人加入 「反 對拆毁 中大烽 火台」 
網上 facebook 群組。 中大 副校長 程伯中 
在公 開信說 「烽火 台工程 完成後 原址重 
置」 ,即 使千 金之諾 ,拆 遷仍是 拆遷。 

不少具 影響力 的社會 人士均 「出 身」 自 
烽 火台, 且聽他 們有何 話說。 

盧 思騁: 非 常離譜 

1995 年 於中大 畢業於 政治與 行政系 ,現 
為 綠色和 平項目 總監的 盧思騁 ,以 「非 
常 離譜」 形 容中大 校方指 要騰出 空間擴 
建 大學圖 書館, 擬 拆遷烽 火台, 這個他 
曾 反對黑 箱遴選 校長李 國章、 高 錕被委 
任港事 顧問等 事件的 戰場: M 993 或 
1994 年 中大開 放日, 我們 曾在這 裏同場 
抗議。 當時 大學剛 四改三 不久, 開放日 
作為 宣傳, 只 唱好不 唱衰, 掩埋 內部問 
題不作 討論, 我們 於是反 對這種 虛假的 
中大形 象。」 盧思 騁並曾 在烽火 台播放 
性 別議題 或同志 電影。 這裏是 「學 生參與 
校園 民主的 起點, 是 锻煉學 生的木 人巷, 
社 會運動 分子舉 行成人 禮的地 方」。 


陳 健民: 象徵 「艱苦 奮進」 

現 為中大 社會學 系副教 授陳健 民難忘 80 
年 代這個 黃昏, 落日 景色, 烽火 台上, 
大學 圖書館 門下, 群燕 飛舞。 

當時, 大 學定議 決將醫 學院六 年改五 
年, 學生 認為是 大學校 制四改 三前奏 
曲, 群起 反對, 罷課 聚集烽 火台。 見校 
長馬臨 開完教 務會議 出來, 卻不 理會示 
威的 學生, 學生 進一步 失望, 將 校長逼 
回 烽火台 對質。 

「當 晚, 我與吳 志森、 黃 洪即回 宿舍, 起 
草抗 議書, 質問校 長罔顧 學生意 見。」 他 
還記 得當年 有學生 在烽火 台對着 聯合書 
院的斜 坡上掛 着巨型 校徽, 當確 知大學 
改制的 消息, 即為校 徽披以 黑紗" 

「我 從來不 曾喜歡 讀書, 自從進 了中大 
之 後。」 因為 1978 年中 大曾堅 拒四改 
三, 校園獨 特精神 使就讀 社會學 系的陳 
健民, 深 感與填 鴨式中 學教育 大有不 
同, 至 1983 年 畢業, 都 積極於 學運, 並 
出任第 十一屆 學生會 幹事, 如今 又回校 
任教。 近年 中大校 園大興 土木, 但讓他 
牽繫 的仍是 本部、 新亞書 院早年 簡約的 


中大 五十年 I 


252 


清水 建築, 唯其象 徵他與 校友心 中中大 
的艱 苦奮進 精神。 

吳 志森: 由烽火 台至烽 煙節目 

「若 大學時 期不曾 在烽火 台上講 過話, 
我覺得 簡直不 像大學 生。」 1982 年畢業 
於生 物系的 港台烽 煙節目 主持吳 志森, 
當 年醫學 院改制 事件發 生時, 是 新亞書 
院 學生會 幹事, 當 烽火台 對外的 斜坡上 
巨型校 徽蓋上 黑紗, 象徵 中大精 神死亡 
時, 他倒 已領略 為不義 發聲的 道理。 

畢業 後任職 記者, 仍經常 回圖書 館查資 
料, 黃昏 日落, 帶 着一身 倦意步 出圖書 
館, 坐 在烽火 台望群 燕回巢 的奇觀 ,這 
成了他 學運以 外難忘 的悠閒 一幕。 

鄧 小樺: 校方觸 犯禁忌 

對於 烽火台 與其上 的雕塑 《門》 , 文化 
人鄧 小樺先 來一番 文化的 講解: 校園傳 
說穿過 《門》 者不可 畢業, 是中 大學生 
的 忌諱, 如今校 方擬或 搬遷, 鄧 小樺笑 
稱為 ^ 觸犯禁 忌」。 

「 《門》 的原 意是兩 人正在 對打, 我將 
之 詮釋為 學術的 切磋、 砥礪。 而事實 
上, 烽火台 亦是聚 眾針鋒 相對、 透過辯 
論 磨練大 學生尖 銳批判 力的地 方。」 她 
印象最 深刻的 一幕, 是 1997 、 1998 年時 
任 《中 大學 生報》 編委, 李國章 定期在 
烽火台 與同學 會面。 「有次 ,他 原一直 
以官 僚的答 腔暢順 地應付 學生, 直到有 
學生問 及他就 職典禮 時被喝 倒彩, 他即 
時掩飾 不住怒 氣而發 作。」 2001 年畢業 
於中文 系的鄧 小樺, 記得 當年校 園氣氛 


因政治 問題, 乏人 上莊, 但此役 仍是大 
學生挑 戰權威 的有力 明證, 至今 深刻記 
憶此 珍貴的 回憶" 

梁 文道: 葛 蘭硬撼 葛蘭西 

常舉行 激烈辯 論的烽 火台, 對文 化人梁 
文道 而言, 是溫 情的。 

1994 年哲學 系畢業 之前, 梁文 道有段 
日子常 到大學 圖書館 讀書, 至晚 上閉館 
方 打道回 宿舍, 這 時他都 會遇上 他那流 
浪 的好友 一 大狗 小黑。 小黑常 在百萬 
大道 遊蕩, 夏日白 天的晌 午便跳 到圖書 
館旁 的羅馬 噴泉游 游水。 梁文道 從圖書 
館出 來後會 跟小黑 在烽火 台上作 個伴, 
坐坐 片刻, 小黑在 乘涼, 梁文道 則抽抽 
煙, 直到夜 幕低垂 時小黑 才送梁 走一段 
歸家的 路程。 

而作 為許多 學生組 織上莊 前舉行 諮詢儀 
式的 地點, 嚴 肅的烽 火台, 在梁 文道來 
說 又帶有 頑皮的 顛覆。 

「 那時我 們很看 不起搞 學生運 動的同 
學, 覺得他 們不學 無術, 無理 論基礎 
點搞運 動呀? 於是 想組莊 競選學 生會。 
當 時學術 界流行 葛蘭西 (共產 主義思 
想家) ,我 們則 打算在 烽火台 搞葛蘭 
( 50 、 60 年代 華語片 女星) 研 討會, 當 
時 老鬼知 道恐懼 得很, 走 來問我 們到底 
想幹 甚麼。 我們本 來競選 的意圖 只有一 
個, 便是一 上莊便 解散學 生會。 不過玩 
嘢的 學生哪 有甚麼 耐性? 學生會 成員要 
跨 學院跨 系別, 太麻 煩了, 最終 當然組 
莊不 成。」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53 令 


莊 耀洸: 六 四師生 曾同心 

律師 莊耀洸 1991 年 畢業於 中大政 治與行 
政系, 曾 擔任第 19 屆中大 學生會 外務副 
會長, 曾爬 梳整理 香港學 運歷史 成書, 
烽火 台上的 經歷, 年月 日記 憶清晰 ,特 
別 1989 年北 京民運 裏中大 學生的 參與。 

「先是 5 月 4 日, 那是五 四運動 70 周年, 
當時北 京已有 學生衝 出校園 示威, 中大 
亦有學 生在京 聲援; 在 港學生 則同步 
在早上 8 時半從 烽火台 出發, 無 綫電視 
還 用直升 機跟蹤 報道。 那 時正值 考試期 
間, 在 中大出 發時有 50 多人, 但 考完試 
後陸續 有學生 加入, 經過 大埔、 花墟, 
浸會、 城市、 理工學 生漸漸 加入, 到中 
環時已 有學生 3,000 ' 市民 2,000 多 人。」 

「5 月 20 日晚, 趙紫 陽慰問 學生後 ,廣 
場 上的絕 食變作 靜坐, 但除即 李鵬宣 
佈 戒嚴。 當 晚我們 在宿舍 召集同 學去示 
威, 在烽火 台上我 問是否 要寫出 綱領, 
當時仍 未有一 半人要 求李鵬 下台。 那時 
正 掛三號 風球, 學 校已放 暑假, 只有高 
年級的 留校。 我們 400 多 人從大 埔道出 
發, 其 中有不 少內地 學生, 許多 的士義 
載, 去到新 華社已 經凌晨 4 時, 日間還 
轉掛 八號風 球。」 「28 日 全球百 萬人遊 
行, 中大學 生亦在 烽火台 聚集了 數百人 
出 發。」 這 是中大 師生校 友極其 同心的 
一年。 莊 耀洸又 記得, 1993 年, 學生會 
在烽火 台舉行 論壇, 送校 長高錕 紙造傳 
聲筒, 諷其出 任港事 顧問, 充當 政權傳 
聲筒。 「此後 ,校 方高層 與學生 愈不信 
任 了。」 莊 耀洸低 聲說。 


周 思中: 同學們 的填充 
香港獨 立媒體 ( inmediahk . net ) 編輯周 
思中 2002 年畢 業於政 政系, 笑說 在校的 
幾 年風平 浪靜, 對 於烽火 台的最 深刻記 
憶, 倒 是離校 之後的 《中 大學 生報》 情 
色版 論壇。 

「烽 火台 好似隻 會將人 攬過嚟 的手, 一 
個鼓勵 聚集的 地方。 本部 的佈局 的原意 
應是 寄寓並 成就師 生交流 切磋, 因而往 
後的 任何改 動不能 單純基 於學生 人數、 
圖書館 面積的 計量, 而是 要與中 大的傳 
統 對話。 中 大建校 總設計 師司徒 惠在中 
大藍 圖所指 的交流 切磋, 歷屆中 大同學 
以學運 和社運 的方式 填充、 演繹 了他的 
期許 一 雖然, 誰 又知道 司徒惠 心目中 
的交 流是否 如此? 但這不 正是有 趣的地 
方 嗎?」 

所以, 既然有 此政治 功能的 自行填 
充, 也能預 想到政 治功能 以外的 演繹: 

「這 裏人來 人往, 同學、 師生 可以彼 
此 接觸、 溝通, 即使不 是搞學 運的學 
生, 平日夜 晚也可 能在這 裏發癲 、玩, 
並不只 是有它 政治的 功能, 也有 non - 
functional 的 意義。 」 


中大 五十年 I 


令 254 


致 劉校長 的話: 

明 月清風 本無事 —— 談 朱銘的 《門》 及其他 

♦ 梁寶山 

原刊於 《明 報》 . 2 008 年 11 月 2 1 日 


回 覆友人 問候, 我道 很好, 就是 盡量不 
去 展覽、 不寫 藝評、 不談 藝術, 生活就 
過得 愜意。 因 為前衛 易得, 安靜 難求。 
可 惜的是 就連好 端端的 舊作, 在 這城還 
是無法 立錐。 我說 的當然 是香港 中文大 
學校 園裏, 朱銘的 《門》 。 何况 在城市 
的喧鬧 之間, 到底 是煞有 介事的 作品, 
還是無 聲勝有 聲的藝 術才更 前衛? 

唯 有借舊 憶舊, 在 此與大 家分享 早前到 
台北 金山鄉 朱銘美 術館的 回憶。 

半 個素人 藝術家 朱銘, 原名朱 川泰, 1938 
年還 是日治 時代, 生 於苗栗 通宵。 通宵 
是個 臨海的 小鎮、 朱 家家境 清貧, 朱川 
泰是 家裏第 十一個 孩子, 只能念 到國小 
畢業。 與藝 術搭上 緣分, 是因為 15 歲 
那年 鎮上的 慈惠宮 翻新, 便跟隨 當地的 
雕刻師 李金川 學藝。 只有 國小程 度的朱 
銘, 可以說 是半個 素人藝 術家, 後來 
竟能在 國立藝 術學院 教學, 與同 樣是木 
匠出身 的齊白 石一樣 傳奇。 廟飾 雖是民 
俗 工藝, 但 要成為 出色的 工匠也 殊不容 
易。 除了 雕工, 李 金川還 著朱川 泰學繪 
圖, 為 日後的 藝術發 展打好 基礎。 朱川 
泰 20 歲出 師自立 門戶, 在 北部鄉 鎮開設 


木雕 工廠, 本 來一帆 風順, 惜 1960 年代 
初不善 經營而 結業。 正因 為這個 打撃, 
朱川 泰才立 志不做 生意工 藝人, 而轉向 
更 高層次 的藝術 探索。 觀 乎這個 階段的 
嘗試, 仍 以小件 居多, 例 如曾參 與全省 
美展 的佳作 《玩 沙的女 孩》, 工 藝精湛 
準繩, 寫 實能力 極強, 雖不 脫匠氣 ,然 
女孩 低頭、 不着 艷色的 造型, 別 具文藝 
味道。 而這名 低頭的 女孩, 正是 新婚妻 
子 陳富美 女士。 

朱 川泰的 人生轉 捩點, 在 1968 年 拜學院 
出身、 比 他年長 12 年的 楊英風 ( 1926- 
1997 ) 為師。 楊英 風先後 求學於 日本東 
京美 術學校 (現國 立東京 藝術大 學)、 

北 平輔仁 大學美 術系、 國 立台灣 師範大 
學藝術 系等, 又曾 遊學意 大利, 以其線 
條 流暢、 造 型抽象 的中國 傳統文 化主題 
不 鏽鋼雕 塑最為 著名。 楊 氏與香 港藝壇 
亦甚 有淵源 (作 品曾於 1962 年現 代文學 
美術協 會的國 際藝術 沙龍中 獲獎, 多次 
來港 展出, 現灣仔 瑞安中 心大堂 亦擺放 
了 其作品 《一帆 風順》 ) 。 

朱川 泰投師 門下, 除 了得名 「朱 銘」 
以外, 最重 要的得 着就是 「丟」 一 拋 

255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棄學成 所得。 這 對身懷 絕技的 雕刻師 
來說, 是很大 的心理 挑戰。 經過 8 年時 
間 ,朱 銘又再 「出 師」 。: 1976 年 ,在 
歷 史博物 館舉行 個展, 趕 上了鄉 土文藝 
大潮 (同 期成名 的還有 素人藝 術家洪 
通), 結 果一鳴 驚人。 例 如以牛 和牽牛 
人 為題的 《同心 協力》 ,拋棄 精雕細 
琢, 轉 以大刀 闊斧來 表現牛 車動勢 ,粗 
獷的線 條配合 不修邊 幅的斧 鑿痕迹 ,為 
立體 造型增 添素描 效果, 質樸之 餘又喻 
意 深長。 參觀 當日, 導賞 員還特 意解析 
這件作 品的創 作動機 一 鄉間以 牛車載 
貨, 然 牛主人 不但不 體恤牛 隻之苦 ,往 
往 還重加 鞭策, 皮 開肉爛 之餘, 牛隻不 
勝負荷 之慘, 把屎 便也迫 出來。 不忍之 
情, 朱銘 於是強 調人與 牛協力 同心。 

70 年 代台灣 的鄉土 之風, 吹不 到急促 
城市化 的香港 (當 然還因 為張頌 仁還未 
代 理朱銘 作品) 。朱銘 最為香 港人所 
熟 悉的, 正是這 次漩渦 中心的 《太 極》 
系列, 而放於 中大的 《門》 為最 注目之 
作。 基本 的雕塑 常識: 雕 是去除 物料部 
分 以得成 造型的 減法; 塑是 加添、 模塑 
物料 以得成 造型的 加法, 木雕塑 基本上 
就是 以減法 操作, 不同 於可以 反覆修 
改的 泥塑, 創 作必須 即時得 心應手 。甚 
至可 以說, 木雕予 人的原 始感, 一半源 
自 作者施 之於木 頭上的 力量, 一 半則來 
自於 木頭本 身的實 在感。 觀乎我 知道的 
木刻雕 塑家, 張義、 王 克平、 唐 景森, 
甚至仍 時有鑿 木的張 氏徒弟 何兆基 、林 
嵐; 唐氏 徒弟馮 力仁, 都 有寧拙 勿巧、 
順其自 然的共 通點。 而從 年初逝 世的唐 
景森、 今年 72 歲的 張義, 甚至我 鄉居劈 


柴 阿婆的 身上, 都 能見到 那種強 韌的生 
命力, 是日夕 與木頭 為伍的 功夫。 朱銘 
四十 上下, 為了應 付雕刻 的體力 需要, 
便遵楊 英風吩 咐學習 太極。 太極 順理成 
章成 為創作 題材, 朱銘亦 從鄉土 進入更 
深遠 的文化 傳統, 並走向 國際。 

大 象無形 

鄉 土系列 中的斧 鑿刀痕 ,在 《太 極》 系 
列 (原名 「功 夫」) 更 顯出神 入化, 抽 
象 與物質 的緊密 結合, 活 脫脫就 是一幅 
立體寫 意畫。 太極講 求內在 動勢, 尚意 
不 尚形。 從 看得見 的套路 到難以 辨認的 
動勢, 朱銘 刀下的 《太 極》 逐漸 化繁為 
簡, 他的說 法是: 「不單 是刻這 一招或 
那 一招, 而 是走到 這一招 到下一 招之間 
的演 變。」 (這與 關良的 戲曲人 物不取 
亮 相一刻 而取動 勢異曲 同工) 

我第一 次遇上 《太 極》, 其實不 在中大 
而 在演藝 學院, 當時只 覺得那 些放在 
台座上 的人仔 「好 型」 。其後 在中大 6 
年, 每日與 它擦身 而過; 埋身 深究, 
可 能不到 5 次 —— 然而, 這不正 正就是 
它的 好處嗎 一 門之 為門, 在其 虛空。 
它就 是靜靜 地待在 那兒, 龐大 的身形 
( monumental scale ) ,大到 你沒有 為意它 
是一件 作品, 而 更像自 然的一 部分。 它 
維繫 起整個 空間, 見證着 學子走 向上天 
下地、 走向 知識、 走向 世界, 是 圖書館 
與百萬 大道的 中介, 亦即 知行合 一的中 
介。 驟 眼看來 的木色 雕塑, 其實 脫胎自 
寶麗龍 (即 發泡 膠), 經翻模 鑄銅, 以 
擺 脫材質 限制。 


中大 五十年 


上 


所以作 品遠則 與山色 相襯、 近則 可膠粒 
質感。 二人 對打, 正前 右方的 一人蹬 
腳, 背後看 來剛成 「人」 字形; 左方對 
手 以雲手 擋開, 二 人手腳 之間僅 有一線 
之差。 錯折的 刀痕加 強動勢 與速度 ,千 
鈞 一髮, 對 打變成 是此消 彼長的 能量流 
動。 立 在中大 的這件 《門》 , 並 不是整 
個系 列中最 抽象的 作品。 在朱 銘美術 
館 「太 極園」 草 坪上的 《太 極拱 門》, 
有 如中大 這一件 的快鏡 重溫, 肢 體已不 
可辨, 二人 已連成 一體。 在日照 之下, 
陰 陽分明 地點綴 着整個 山頭, 它 要刻劃 
的, 已不 是區區 的銅、 木 或者寶 麗龍, 
而 是天地 之間的 虛空。 

在朱 銘開展 《太 極》 系列的 同時, 亦在 
探 索另一 組主題 —— 《人 間》 。雖然 
都 以雕鑿 為主, 但人間 系列卻 色彩繽 
紛, 着重表 現個體 意態, 組合 起來, 
還 滿有故 事性。 例如 《人 間》 園區中 
央的 《傘》 , 十多 個西裝 友在雨 中行行 
企企, 神態 各異。 園區 佈置, 每 一角都 
顯出 藝術家 的精心 規劃, 每一件 作品都 
被安 放在最 合適的 地方, 許些還 透露着 
老人家 靜看眾 生的幽 默感。 例如 安放在 
本館 門外的 《排 隊》, 是 一列風 雨不改 
的 遊客, 指手 劃腳、 探頭 張望; 還有放 
在 魚池中 央的白 天鵝、 樹 上的假 文雀。 

2006 年曾在 時代廣 場展出 的最新 人間系 
列, 以肯肯 舞娘為 主題, 對比起 之前的 
《太 極》 系 列雖顯 艷俗, 惟 令我想 起張義 
說 過的一 句話: 「唔 鹹濕唔 係藝術 家。」 
如 果性是 推動生 命循環 的原始 本能, 七十 
歲 老爺爺 的返老 還童, 情有 可原。 


藝術 景點因 加得減 

我的 中大時 代見證 着吐露 港大幅 填海, 
山明水 秀雖然 不再, 惟 是一草 一木、 一 
椅 一桌、 能 打開的 窗戶、 可拾級 而上的 
班房, 仍 舊實用 簡樸。 其 後增添 的許些 
藝術 景點, 不 是閃閃 生輝、 迫入 眼簾, 
就是與 校院生 活各不 相干。 最無 厘頭的 
要數 新亞孔 子像, 創校先 賢錢穆 先生、 
唐 君毅先 生不見 蹤影, 卻捨近 取遠地 
招 來先秦 鬼影, 在水塔 下畫蛇 添足。 唯 
一能 發揮中 大地理 優點的 只有天 人合一 
池, 既容 人靜默 沉思、 山盟 海誓, 也成 
為留影 景點, 好讓 學子各 奔前程 之後回 
顧 憑欄。 說也 奇怪, 中大 草創, 開山植 
林, 種的 是台灣 相思; 見 證學生 運動風 
起雲湧 的也是 台灣藝 術家的 作品。 明月 
清風本 無事, 我們的 政協、 于右 任的外 
孫校 長又何 來拿石 頭砸自 己 腳趾?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57 令 


成 功保衛 烽火台 

繼 續要求 落實逸 夫圖書 館及公 開資料 

♦ 中大學 生會、 中大學 生報、 「烽煙 四起」 聯席 

原文 為三組 織寄予 中大全 體學生 之電郵 


去年十 一月, 有報 章揭發 中大校 方私下 
決定於 烽火台 地底興 建圖書 館新翼 ,計 
劃 把烽火 台及雕 塑臨時 拆走。 事 件引來 
中大員 生及校 友群起 反對, 二千 多人聯 
署幹 事會的 「保 衛烽 火台」 聲明, 學生 
報亦 透過出 版特刊 及製作 展板, 協助中 
大各持 份者了 解來龍 去脈。 校方 抵不住 
中 大員生 的強大 壓力, 不 斷改變 立場, 
直至日 前提出 圖書館 新翼地 庫採取 「U 
形 設計」 ,避 免拆卸 烽火台 。雖 然校方 
在聲 明中仍 試圖以 公關修 辭掩飾 其決策 
的 疏漏, 但中 大員生 都清楚 明白, 所有 
的讓步 都是我 們齊心 爭取回 來的。 

烽火 台不動 分毫, 只是中 大員生 成功爭 
取 到的第 一步, 更根本 的問題 尚待解 
決。 校方在 策劃興 建圖書 館新翼 的事情 
上, 既不 專業, 又不 民主。 中大 因三改 
四而 獲教育 資助委 員會增 撥約六 萬平方 
呎 圖書館 樓面, 差 不多是 目前整 個圖書 
館系 統樓面 面積總 和的三 分一。 面對這 
樣的大 變動, 中大 校方多 年來都 沒有把 
握機 會為各 圖書館 的分工 進行堅 實的規 
劃 研究, 與 校內的 知識群 體共同 籌劃未 
來 應走的 方向, 更 沒有就 新圖書 館樓面 
的分配 全面徵 詢中大 員生, 卻倉 卒地決 


定將 六萬平 方呎樓 面全部 用來興 建大學 
本部 圖書館 新翼。 

問卷 調查: 

支持 更加平 均地分 配圖書 館面積 

為了彌 補校方 獨斷的 缺漏, 「烽 煙四 
起」 聯 席先後 做了兩 次問卷 調查, 了解 
同學的 想法。 第一 個調查 於去年 十二月 
在逸 夫書院 進行, 結果 顯示, 超 過百分 
之九十 三的逸 夫同學 認為, 中大 校方應 
將部 分新圖 書館樓 面用於 興建逸 夫圖書 
館, 以纾緩 多年來 逸夫書 院學習 設施嚴 
重 不足的 問題。 至於在 農曆新 年前完 
成的 全校調 查則訪 問了約 一千名 各書院 
的 同學, 當 中約百 分之七 十四支 持逸夫 
同學的 要求, 不少 同學亦 認為, 將新增 
圖書 館樓面 全部置 於本部 並非最 好的選 
擇。 兩 次問卷 表達的 信息非 常清楚 一 
中 大同學 並不認 同校方 閉門造 車的決 
定。 如果大 家有權 選擇, 大家會 希望新 
增圖書 館樓面 以更平 均的方 式分配 ,包 
括詳 加考慮 逸夫建 圖書館 一 在 目前的 
校園規 劃中, 逸夫在 2021 年前, 都沒有 
圖書館 的設施 一 政府因 三改四 增撥資 
源, 無疑 是逸夫 的最後 機會。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58 


望 校方正 視同學 的想法 
「 U 形 設計」 的 提出, 說 明校方 完全有 
能力回 應中大 員生的 要求。 我們 希望校 
方本着 開放的 態度, 首先 停止在 烽火台 
進行 的勘探 工程, 並正視 同學對 新圖書 
館樓面 分配的 想法。 「烽煙 四起」 聯席 
各成員 相信, 本著 更嚴格 的研究 和更民 
主 的程序 規劃出 來的新 圖書館 系統, 將 
會更符 合中大 的長遠 發展, 也會 更受各 
中 大員生 和校友 歡迎。 

中大 學生會 
中大 學生報 
烽煙四 起聯席 
2009 年 2 月 17 日 


内烽 火台舖 挺劫 \29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259 令 



9 3 % 支持 建逸夫 圖書館 

—— 逸夫同 學設施 需求調 查報吿 (節 錄) 

♦ 中大學 生報、 「烽煙 四起」 聯席 

原刊於 《中 大學 生報》 . 2 009 年 1 月號 


調查 方法: 

由同學 及校友 組成的 調查工 作隊, 於 平日晚 上到宿 舍進行 面對面 的問卷 調查, 對象為 
逸夫 書院的 同學。 成 功取得 回覆的 問卷數 量共有 649 份。 

摘要: 

86% 的同 學認為 逸夫在 圖書館 設施方 面是不 足夠的 
同學 亦普遍 認為自 修室、 健身 設施及 課室設 施不足 
半數同 學認為 宿舍設 施不足 1 

超過 60% 的同學 不知道 將來逸 夫加上 兩間新 書院後 會共有 5,000 人口 
96% 同 學贊成 校方應 增撥資 源予逸 夫書院 

74% 同學不 知道根 據目前 的規劃 建議, 在 2021 年前 逸夫都 不會有 圖書館 
80% 同學不 知道校 方獲政 府批得 的圖書 館用地 可以分 配在逸 夫書院 
93% 同學贊 成將部 份批得 樓面分 配予逸 夫興建 圖書館 
63% 的 同學認 為可在 逸夫設 社區圖 書館, 25% 認為可 設專科 圖書館 


1 現 有資源 及設施 不足: 問 卷中的 問題一 及二, 均反 映到同 學普遍 認為書 院設施 不足。 在宿舍 方面, 國楙樓 宿舍雖 

然剛 於過去 一年完 成裝修 • 惟滿 意度仍 只有約 一半。 有逸夫 同學反 映如電 腦室設 施經常 故障、 國宿 的電腦 室與自 
修 室合而 為一等 問題。 書院 方面, 同學認 為應設 有圖書 館 • 亦 應增加 課室、 自修 室等。 部份 同學亦 認為需 增加校 
巴 服務。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60 


唔 係咩都 要質曬 係本部 

中大圖 書館擴 建計劃 問卷調 查報吿 (節 錄) 


♦ 中大學 生報、 「烽煙 四起」 聯席 

原刊於 《中大 學生報 》 • 2 009 年 2 月號 


調查 方法: 

由同學 及校友 組成的 調查工 作隊, 於平 
日中午 在本部 附近進 行問卷 調查, 對象 
為 中大圖 書館的 所有使 用者。 成 功問卷 
數量為 955 份, 拒 絕個案 227 個。 

結果 分析: 中大 同學撐 逸夫圖 書館! 

十二 月的調 查中, 我們訪 問了三 百幾位 
逸夫 宿生, 他們的 意見說 明了逸 夫同學 
要求 興建圖 書館, 而且是 要求現 在有, 
不是 二十年 後有。 今次我 們放眼 中大, 
請全 中大的 同學來 為逸夫 同學的 要求評 
評理, 答案是 令人鼓 舞的: 74% 的中大 
同 學支持 逸夫圖 書館的 想法。 這 不單證 
明中大 同學並 非獨善 其身的 自私鬼 ,更 
能 令大家 確認: 逸 夫興建 圖書館 的要求 
情理 兼備, 三改四 是絕無 僅有的 契機。 

不一 定要在 本部: 平均分 配的規 劃想像 

其實 逸夫圖 書館只 是其中 一個相 當有民 
意 支持的 非官方 提案。 問 及同學 覺得六 
萬尺 的圖書 館面積 可以怎 麼用, 同學對 
我們 提供的 六個選 擇的意 見相當 平均。 
把面 積用在 擴建現 有大學 圖書館 的三個 
選擇, 分別有 323 、 333 、 276 位 同學支 
持; 把面積 用在本 部以外 的三個 選擇, 


亦有 279 、 294 、 329 位同 學支持 。即: 
近半 同學希 望能在 書院享 用圖書 館及相 
應 設施。 

再者, 在更 直接的 一個問 題中, 55% 同 
學都 不認同 把圖書 館的空 間全部 集中在 
中 央本部 興建。 面 對人口 壓力, 同學的 
想 法顯然 不是想 進一步 把設施 集中本 
部, 而是希 望大學 能更好 地利用 書院的 
空間、 各種 可以進 一步善 用的本 部以外 
的 空間。 

你知我 唔知: 諮 詢不足 

超過 六成的 同學不 知道政 府批出 的圖書 
館地積 的前因 後果, 也有 相當同 學不知 
道以 後逸夫 附近的 新書院 計劃。 就調查 
結果 可見, 即使 校方不 斷說自 己如何 「 
尊重」 持 份者的 意見, 但 同學普 遍對大 
學的 校園發 展所知 不多, 亦不能 將之與 
討論烽 火台的 風波、 圖書 館擴建 扣連。 

大學圖 書館: 善用而 非擴展 

儘管 同學主 要認為 大學圖 書館不 足的地 
方是電 腦不足 (518 人)、 小組 討論空 
間不足 (415 人)、 自修空 間不足 (285 
人) ,但 56% 的同 學卻都 認為現 時的大 


卷二 烽火 台事件 


學圖 書館的 樓面面 積已經 足夠。 可見同 
學認為 大學圖 書館需 要的, 不是 增加地 
方, 而是更 好地利 用現在 面積。 至少把 
本部圖 書館擴 張不是 唯一的 選擇。 


大學 應分配 更多資 源予逸 夫書院 
在 問及對 逸夫書 院的觀 感時, 70% 同學 
認為 逸夫書 院設施 不足, 78% 同 學認為 
大學 應增撥 資源予 逸夫。 可見 覺得逸 
夫書 院不足 的不單 是逸夫 同學, 逸夫書 
院設 施不足 也不被 視為單 單書院 的個別 
問題。 書 院設施 不足, 同 學唯有 更頻繁 
地往返 本部與 書院, 增 加本部 的人流 
壓力。 


i ⑻ 11:1:1 丨 丨丨 I 




中大 五十年 


上 






從對峙 到凋零 
—— 記民 主女神 像事件 

♦ 陳嘉銘 


2010 年 5 月 29 日, 支聯會 在時代 廣場豎 
立 新民主 女神像 和浮雕 紀念六 四受難 
者, 被在 場保安 阻止。 食環署 人員到 
場, 指 有關展 出無申 領娛樂 牌照, 不能 
在公 眾場所 舉行, 要求 清場。 隨 後警察 
到場將 民女像 和雕塑 沒收, 同時 拘捕支 
聯會 多人。 後來中 大學生 會表示 接收民 
女像, 但 中大校 方則以 「政治 中立」 為 
由, 拒絕它 在中大 展覽。 此為民 主女神 
像事 件的起 始點。 

過於政 治化的 「政治 中立」 

校方的 言論和 做法, 無 疑引起 軒然大 
波。 中 大學生 會隨即 召開記 者會, 表示 
一定會 將民女 像運入 中大。 絕大 部份中 
大 人和香 港市民 也無法 接受校 方的說 
法, 覺得它 只是掩 飾校方 保守政 治立場 
的 幌子。 當時, 很 多中大 的團體 和人士 
也 發表聲 明譴責 校方, 當 中包括 中大員 
工 總會、 不 少中大 學系的 系會、 當時的 
校董 會成員 及校友 評議會 常委。 其中最 
具代表 性的是 〈地 獄之火 將留給 面對道 
德危 機時仍 宣稱中 立的人 一 聲 討中大 
校方禁 止擺放 民主女 神聯署 聲明〉 ,有 
30 個 中大組 織聯署 及網上 1 ,500 多人聯 
署。 結果 ,在 6 月 4 日的 晚上, 逾 2,000 名 


市民 到中大 護送民 女像, 並將它 置放在 
火車 站對出 的大學 廣場。 

事 實上, 在 民女像 進駐中 大後的 一段時 
間, 民間的 聲音仍 幾乎是 一面倒 指責校 
方。 在公共 領域的 討論, 其中一 個主軸 
就是 回應中 大校方 「政治 中立」 一說。 
當時 有不少 中大人 都撰寫 文章, 討論大 
學 應該抱 持甚麼 理想、 大 學能否 或應否 
政治 中立, 以及中 大忘掉 價值思 考的結 
構性 因由。 (見 〈「當 仁不讓 於師」 之 
^ 哭中 大」〉 、 〈如 果中 文大學 真的政 
治中立 ,則 …… > 及 〈大 學價值 崩壞的 
制度根 源〉) 

民 女像引 發的空 間政治 

及後, 事 件的氣 氛稍為 緩和, 校 園內便 
出現了 一些相 對具爭 議性的 討論。 其中 
本應是 最重要 但卻被 事件蓋 過的, 就莫 
過於 是有關 民女像 設計的 思考: 究竟新 
民 女像是 否理想 的藝術 雕像? 新 民女像 
與八九 六四時 的有何 不同? 這些 差異又 
會如 何影響 群眾的 觀感? 這些甚 少人問 
津的 問題, 正好由 何慶基 教授的 〈要擺 
民主 女神, 但不是 這個〉 一文大 膽地提 
出。 


中大 五十年 k ♦ 


另外, 校園 公共空 間及幹 事會的 處理手 
法亦 是中大 人甚為 著緊的 議題。 因為當 
時校方 雖然同 意民女 像置放 於中大 ,但 
卻認 為它應 該搬去 由幹事 會管理 的文化 
廣場 (即 本部 范克廉 樓外的 空間) 。校 
方提 出的理 由是, 他們 早已有 意重新 
規 劃大學 廣場, 所 以民女 像的存 在只會 
阻 礙規劃 1 。 但對校 方做法 稍為有 認識的 
人, 都 不難看 到這個 藉口是 要收窄 大學原 
本已少 之又少 的公共 空間。 (見 〈民主 
規劃 只限於 學生自 治區? > ) 到 最後, 
校 方沒有 將民女 像搬到 文廣, 但 至今仍 
沒有 白紙黑 字批准 幹事會 將它永 久放在 
火 車站前 廣場。 除此 之外, 校方 亦沒有 
為 民女像 做鞏固 工程, 於 是校友 關注組 
就自 發為工 程費用 (約 2 萬元) 籌款 2 。 

至於崇 基學院 對幹事 會的做 法亦同 樣感到 
不滿, 但理由 卻有別 於大學 中央。 崇基 
院方 認為, 民 女像擺 放的位 置屬書 院管轄 
範圍, 因而 指幹事 會的申 請是霸 王硬上 
弓, 「話擺 就擺」 ,完 全無商 量餘地 3 。 
另一 邊廂, 崇基學 生會則 表明, 若果公 
投後 大部份 同學的 意願是 把民女 像放回 
火車站 對開的 空地, 他 們會欣 然接受 4 。 

與此 同時, 在 這次民 女像事 件中, 有其 
他中 大同學 不同意 學生會 不民主 的處理 
手法, 於是發 表了一 篇名為 〈以 民主為 
名, 行專制 之實〉 的 聲明, 有近 140 位 
中 大同學 聯署。 發起人 認為, 幹 事會必 
須就 永久擺 放民主 女神像 事宜召 開諮詢 
會。 此外, 幹事會 亦須兌 現該年 六月提 
出的 承諾, 就民主 女神像 事宜進 行全民 
投票。 這份 聲明, 不啻是 反映幹 事會跟 


部份 同學意 見之間 的拉扯 。然而 ,筆者 
認為 有民意 授權的 幹事會 的政綱 早已列 
明 「平反 六四」 ,擺 放民 女像實 屬正當 
不過。 再者, 民女像 事件事 出突然 ,幹 
事會 亦難以 在短短 數天詢 問同學 擺放民 
女像 的位置 以及是 否永久 擺放。 為了回 
應 同學的 疑惑, 幹 事會在 該年十 月就寫 
了 〈重 拾中大 使命, 推動 校園民 主:為 
永久 安置新 民主女 神像建 言〉, 解釋民 
女像 永久落 戶中大 及擺放 在大學 廣場的 
原因, 並承 諾要以 全民投 票來決 定神像 
的最終 安排。 

實踐 校園民 主之難 

但是幹 事會至 今仍沒 有啟動 公投, 只在 
翌年 的十月 及十一 月走訪 全校, 召開八 
次 中期諮 詢會。 據第 41 屆 ( 2 011_ 2 01 2 ) 
代表 會主席 鄭智浩 憶述, 沒有舉 行公投 
的 原因有 三點。 一 是代表 會在公 投的投 
票形式 和選項 等問題 未能達 成共識 。此 
外, 幹 事會認 為同學 的意見 紛雜, 當中 
有關 民女像 擺放地 點上有 不同的 意見, 
難以 在一次 公投中 處理。 最後, 幹事會 
亦擔 心若果 公投議 案複雜 和宣傳 時間太 
短 (當 時距 離三莊 投票只 有約兩 星期時 
間), 宣傳 公投亦 有難度 。不過 ,筆者 
認為這 些說法 實在難 以自圓 其說, 因為 
幹 事會早 已承諾 要啟動 公投, 而 且公投 
方案只 是技術 性問題 一 例如幹 事會是 
可以 分別進 行兩次 公投: 一次是 永久落 
戶, 另 一次是 擺放的 位置。 

公投最 終不了 了之, 其實 跟校園 的政治 
冷感氣 氛不無 關係。 事 實上, 有 關公投 
的實 際操作 是在民 女進駐 中大後 一年才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65 ♦ 



開始 商討, 而且參 與諮詢 會的同 學寥寥 
無幾, 這種 政治冷 感的氣 氛令幹 事會擔 
心投 票率會 低落。 但說 到底, 幹 事會魄 
力 不足, 才令 他們不 堅持推 動公投 ,違 
反 當初的 承諾。 


1 球奇, 〈民 女最 新動向 文 廣狂想 曲〉, 《中大 
學 生報》 1 2 3 4 011 年 1 月號。 

2 楊 曉楓, 〈中 大擬 6 月底鞏 固女神 像〉, 《明 報》 

, 2010 年 6 月 22 日。 

3 〈沈祖 堯返港 急為事 件降溫 聲言 永久擺 放須再 
申 請〉, 《蘋果 日報》 , 2010 年 6 月 5 日。 

4 甲子年 * 〈第 六十屆 崇基學 生會上 場〉, 《中大 
學 生報》 2 011 年 3 月號。 


中大 五十年 上 


令 266 



中大 堅守政 治中立 的原則 


原 刊於中 大傳訊 及公共 關系處 網頁, 2010 年 6 月 2 日 


致校董 、同事 、同學 、校 友: 

香港中 文大學 收到中 大學生 會會長 5 月 
29 日 來面, 申請將 「新 民主女 神像」 及 
相 關展品 放置於 中大校 園內。 大 學輔導 
長與學 生會會 長密切 聯繫, 了解 申請的 
實際 情況。 

中大 向來尊 重言論 自由, 有責任 維護所 
有大 學成員 享有表 達不同 見解和 持有不 
同 立場的 自由。 大 學的行 政與計 劃委員 
會 以不記 名方式 投票, 一 致決定 重申大 
學 必須堅 守政治 中立的 原則。 如 有行動 
或 活動反 映政治 立場, 而 對大學 政治中 
立的 原則有 損者, 大 學不應 涉及。 鑑於 
上述的 原則, 行政 與計劃 委員會 不能接 
受學生 會會長 5 月 29 日來 西所提 出的申 
請。 但大學 了解到 學生會 正探討 舉行相 
關 活動, 特 委派大 學輔導 長與學 生會會 
長繼 續聯繫 溝通。 


當年一 致否決 新民主 女神像 及相關 
展品放 置於中 大校園 內的, 是中大 
的行政 與計劃 委員會 ( AAPC ) 。 

我們 僅此列 出該委 員會的 成員名 
單, 立此 存照: 

劉遵義 教授、 華雲生 教授、 楊綱凱 
教授、 鄭振耀 教授、 程伯中 教授、 
許敬文 教授、 黃乃正 教授、 梁元 
生 教授、 馮國培 教授、 沈 祖堯教 
授、 黃永成 教授、 熊秉 真教授 、黃 
德尊 教授、 李子建 教授、 汪 正平教 
授、 Prof . Mike McConville 、 霍泰 
輝 教授、 伍灼耀 教授、 李 少南教 
授、 梁少光 先生、 吳樹 培先生 、陳 
鎮榮 先生、 吳基培 教授。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010 年 6 月 2 曰 



中 大學生 會記招 

籲市民 師生明 晚護民 主女神 像進校 


♦ Vicky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MIO 年 (5 月 3 日 


6 月 1 日, 中 大學生 會幹事 會向校 方提交 
在大 學火車 站旁長 期擺放 「新民 主女神 
像」 的 〈知 會書〉 。 6 月 2 日, 大 學輔導 
長吳 基培向 幹事會 表示神 像可放 於文化 
廣場 。同日 晚上, 校方以 電郵方 式發出 
公開信 ,以 「行政 與計劃 委員會 以不記 
名方 式投票 (當中 包括現 任校長 劉遵義 
及候任 校長沈 祖堯) 一致 決定重 申大學 
必須堅 守政治 中立的 原則」 為由 ,表示 
「不能 接受」 該項 「申 請」。 

學生 會旋即 於今日 召開記 者會。 與會團 
體包括 中大學 生會幹 事會、 中 大學生 
報、 中 大校園 電台、 新亞學 生會、 逸夫 
學 生會、 中大員 工總會 會長、 校 董會成 
員、 中大 校友關 注組、 劉遵義 施政監 
察、 學 聯以及 校友梁 文道。 

與 會者主 要針對 中大以 「政治 中立」 來 
矇混 視聽, 認為 校方沒 有自稱 「中 立」 
的資格 一 校長劉 遵義出 任全國 政協委 
員, 又 曾頒授 榮譽學 位予董 建華、 唐英 
年等的 政要, 這是 怎樣的 「中 立」 ?對 
此, 校友梁 文道直 斥中大 校方以 此作藉 
口乃 「低 智力」 的 表現, 曲解 「政 治中 
立」 的含意 一 阻 止神像 於校園 擺放根 


本就是 一政治 判斷。 所有 稍有理 智的人 
都會知 道其不 合邏輯 之處, 希望 學生跟 
校 友以此 為戒, 與校 方劃清 界線。 

中大 員工總 會會長 吳曉真 形容全 體同工 
得知 此事時 「嬲 到震」 。她 指劉 遵義不 
能以集 體決定 來迴避 責任。 她認 為廿一 
位行政 會的同 工內必 有有良 心者, 劉在 
任期快 將完結 之時, 仍要 陷行政 會的同 
事於 不義, 實 在無法 饒恕。 另外, 她在 
較 早前接 到媒體 電話, 被 問及關 於送神 
像進 校時會 否發生 衝突的 問題, 她認為 
問題 重心是 誰造成 衝突, 而不是 衝突本 
身。 她要求 校方別 再難為 保安組 員工, 
他們 根本就 不忍心 執行與 學生有 衝突的 
任務。 

校友 關注組 周錫輝 認為校 方的做 法是中 
國的 悲哀, 他 欣賞師 弟妹的 行動, 認為 
他 們是不 願做淹 沒歷史 真相的 幫兇, 並 
表示 會全力 支持。 同時, 他對於 近來於 
香港發 生的打 壓越發 頻密, 言論 的空間 
收 窄感到 悲痛, 並認 為如不 反抗, 長此 
下去, 社 會上就 只剩沒 有思想 的人。 

記招 過後, 有同學 自發用 油漆於 圍板上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68 


寫上 「假 中立 、真 打壓」 ,並用 白油漆 
填滿烽 火台的 石階。 發起 人陳玉 峰同學 
解釋, 平時 我們都 覺得白 色就是 ^ 白紙 
一張」 ,是 純粹的 ,但當 其覆蓋 面積大 
時, 也與 其他顏 色同樣 顯眼。 ^ 白色都 
係 顏色」 ,校 方的 「政治 中立」 同樣是 
政治 表現。 

學生 會的立 場非常 堅定, 並以 「女 神起 
錨」 為 口號, 要求 校方就 拒絕讓 新民主 
女神神 像進校 之事, 向全校 師生, 甚或 
全 港市民 道歉。 而 神像定 必會如 期送到 
大學火 車站旁 作長期 展示。 邀請 所有中 
大 同學、 校 友以及 市民, 一同護 送新民 
主女神 神像到 中大。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69 令 


地獄之 火將留 給面對 道德危 機時仍 宣稱中 立的人 
聲討中 大校方 禁止擺 放民主 女神聯 署聲明 


♦ 中大學 生會、 中大學 生報、 劉 遵義施 政監察 

原刊於 Gopetition 聯 署網站 


中大 校方於 6 月 2 日發出 公開信 ,以 ^ 大 
學必須 堅守政 治中立 原則」 的理由 ,拒 
絕 中大學 生會將 「新 民主女 神像」 及相 
關展 品擺放 於中大 校園, 我們對 此非常 
憤怒! 

擺放雕 塑才是 彰顯言 論自由 

據 校方的 公開信 內容, 校 方拒絕 學生會 
的 申請, 是因 為中大 「有 責任維 護所有 
大學 成員享 有表達 不同見 解和持 有不同 
立場的 自由」 。面 對這種 解釋, 有基本 
智力 的人都 會懂得 反問: 擺放民 主女神 
於中大 校園, 為何 無端會 限制了 大學成 
員 的表達 自由? 莫 非僅僅 一座有 政治取 
態的 雕塑, 竟有法 力阻止 大學師 生繼續 
討論 六四的 問題? 十分 明顯, 雕 塑不會 
窒礙 討論, 而且 能激起 討論。 真 正限制 
大 學成員 表達自 由的, 不是 雕塑, 而是 
校方的 禁令。 

眾所 周知, 六 四是政 治敏感 的議題 ,大 
陸官 方嚴厲 封殺, 不能公 開談論 ,也 
無法 見容於 內地天 羅地網 的資訊 封鎖。 
近 年香港 入境處 多番拒 絕民運 人士來 
港, 近日食 環署與 警方更 以違反 娛樂牌 
照條例 為由, 在時 代廣場 沒收新 民主女 


神像, 並拘 捕一眾 支聯會 成員。 這種 
情況 說明, 政府 為收緊 展示六 四作品 
的 空間, 已到 了堆砌 罪名的 地步。 不容 
於政權 的異見 和表達 方式, 才是 中大最 
需要, 也 最有責 任維護 的表達 自由。 這 
座雕 塑如可 擺放於 中大, 恰恰正 能彰顯 
中大 的言論 自由和 無畏於 權貴的 獨立精 
神 0 

政治中 立邏輯 混亂雙 重標準 

校方的 公開信 又指, 「大 學必 須堅守 
政治 中立的 原則」 。如 果這種 「政 治中 
立」 ,指的 是大學 不應因 為特定 政治傾 
向, 排 斥某些 教學和 研究, 限制 某些言 
論 的表達 自由, 我們當 然絕對 贊成。 不 
過 校方的 說法卻 是指, 異 見聲音 的表達 
會 限制其 他人的 自由, 因 此應該 禁止。 
言論 自由的 價值, 本來便 在於維 護異見 
聲音的 表達。 今天中 大高層 卻顛倒 是非, 
為了維 護他們 口中的 「言 論自 由」, 
竟然 反過來 要打壓 異見。 

其實所 謂政治 中立, 也 是一種 政治立 
場。 劉 遵義上 任校長 以來, 先後 頒贈榮 
譽博 士予劣 跡斑斑 的董建 華和唐 英年; 
劉遵 義本人 也被大 陸官方 委任為 全國政 


中大 五十年 I 令 


協, 繼而走 入特區 政府的 經濟機 遇委員 
會, 甚至 當上行 政會議 成員。 一 邊歌功 
頌德, 一邊遇 上政權 不喜的 議題, 便以 
中立為 由絕口 不提。 這種 雙重標 準說明 
了中 大校方 的政治 立場, 其實就 是以大 
陸官 方的立 場馬首 是瞻。 

「和 諧」 中 大還有 多遠? 

為了 迎合大 陸官方 的政治 立場, 中大高 
層 已不惜 揭破最 後一層 面紗, 以 邏輯混 
亂無人 信服的 說詞, 禁止 中大校 園擺放 
新民主 女神。 更令 人擔心 的是, 校方公 
開信 還指, 「如有 行動或 活動反 映政治 
立場, 而 對大學 政治中 立的原 則有損 
者, 大學 不應涉 及」。 若此 例一開 ,以 
後一切 「反 映政治 立場」 的 活動, 中大 
校方 皆有藉 口阻止 舉行。 此舉不 單嚴重 
限 制學生 自主, 不 單徹底 葬送了 中大的 
精神和 氣象, 更勢 必連學 術自由 這條基 
本底線 也一同 拋棄。 「和 諧」 的 中大, 
距離我 們還有 多遠? 

《神 曲》 的 作者, 意大 利詩人 但丁曾 
說, 「地 獄裡 最熾熱 的地方 ,是 留給那 
些在出 現重大 道德危 機時, 仍要 保持中 
立 的人」 。這 句話 不只適 用於以 劉遵義 
為首 的中大 高層, 也適用 於所有 關心中 
大, 擁 護大學 自主、 言論 自由和 真理的 
人。 中大高 層倒行 逆施, 背棄大 學堅持 
言 論自由 的基本 道義, 辜負六 四死難 
者和 在囚者 為追求 民主的 犧牲。 在這關 
頭, 我們已 再沒有 沉默的 理由。 中大已 
容不 下一張 安靜的 書桌! 


我們 要求: 

一、 中大行 政與計 劃委員 會整體 成員立 
即公開 道歉; 

二、 中大學 生會可 以決定 擺放六 四雕塑 
的 時間和 場地, 校 方不得 阻撓; 

三、 舉 行公開 論壇, 交代 中大校 方所謂 
「政治 中立」 的 原則, 並 表明對 六四事 

件的 立場。 

發 起人: 
中大 學生會 
中大 學生報 
劉 遵義施 政監察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強 烈譴責 中大行 政及規 劃委員 會越權 不允許 
中大學 生會提 請在校 內放置 新民主 女神像 

♦ 陸耀文 (香 港中 文大學 校董會 成員) 

原刊於 Facebook page 「陸 耀文: 香港中 文大學 抆董一 中大校 友評議 會常務 委員」 


香 港中文 大學傳 訊及公 共關係 處昨晚 
(6 月 2 日) 深夜 時 32 分 向包括 大學校 
董、 大學教 職員、 中大同 學及校 友等全 
體大學 持分者 發出公 開信, 闡述 大學行 
政 及規劃 委員會 「必 須堅 守政治 中立的 
原 則」, 因此 「不能 接受」 中大 學生會 
提請 把新民 主女神 像及相 關展品 置於中 
大校 園內的 立場; 而本人 作為中 大校董 
會 成員, 也 是直至 電郵發 出後, 才得悉 
校 方有關 決定。 

根據 《香 港中 大大學 條例》 規程 13 , 行 
政及 規劃委 員會是 大學校 董會的 屬下委 
員會, 其職權 包括: ( a ) 協助 校長執 
行其 職責; ( b ) 提出香 港中文 大學發 
展 計劃; ( c ) 協 助校長 審核與 統籌香 
港中 文大學 經常及 資本開 支的年 度預算 
及補充 預算, 然後 轉交大 學校董 會的財 
務委 員會; ( d ) 在助教 級及更 高職級 
或職 級與此 等職級 同等的 教務人 員及行 
政人 員的聘 任作出 之前, 對該等 聘任進 
行 審核或 建議作 出該等 聘任; ( e ) 處 
理大 學校董 會提交 該委員 會處理 的其他 
事宜。 


因此, 行政 及規劃 委員會 並非大 學的管 
治機構 (參照 《香 港中 文大學 條例》 第 
7 ( a ) 及 ( b ) 條) ,而 法例並 沒有賦 
予該 委員會 訂立任 何關乎 大學政 策立場 
或 校令的 權力; 所以, 該 委員在 沒有得 
到大 學校董 會交予 處理或 確認下 ,以 「 
堅 守政治 中立的 原則」 拒絕中 大學生 
會 的相關 提請, 並 不在存 在法律 依據, 
也有 僭越大 學校董 會權力 之嫌。 本人對 
於行 政及規 劃委員 會倉卒 的決定 深感不 
滿, 其 處理草 率應予 以強烈 譴責, 並將 
去 信大學 校董會 主席, 要 求在下 次校董 
會會議 上討論 事件。 

至於校 方提出 「如 有行動 或活動 反映政 
治 立場, 而 對大學 政治中 立的原 則有損 
者, 大 學不應 渉及」 的 說法, 查 過去前 
任校長 高錕教 授回歸 前曾獲 委任為 「港 
事 顧問」 、現 任校 長劉遵 義教授 去年獲 
委任 為國務 院智庫 「中國 國際經 濟交流 
中心」 的執 行副理 事長, 又大學 過去亦 
向卸任 的政治 人物, 包括 李光耀 及董建 
華, 在位 的政治 人物, 包 括曾蔭 權及唐 
英 年等, 頒 授榮譽 學位, 凡此 種種, 正 
好說 明校方 對中大 學生會 及新民 主女神 
像 在校內 放置, 抱 有偏見 及雙重 標準。 


中大 五十年 k 


卷 


正當 港府拒 絕新民 主女神 像創作 人陳維 
明入境 之際, 中大 又作出 「不能 接受」 
新民 主女神 像在中 大放置 的決定 ,實 
在惹 人聯想 校方為 免惹起 港府及 內地不 
滿, 甘願放 棄表達 自由的 原則, 令校方 
在 公開信 中所謂 ^ 向來尊 重言論 自由」 
的說 法頓成 空談。 因此本 人十分 質疑校 
方主 管人員 此種害 怕觸碰 政治取 向的思 
維, 又 如何能 夠為探 討中的 「中 大深圳 
校園」 爭取 內地承 諾和保 證尊重 表達及 
學術 自由? 


本人 公開呼 籲各位 校友、 大學教 職員和 
同 學們, 齊心 桿衛我 們校園 的言論 、表 
達 及學術 自由, 維 護大學 的教育 理念和 
核心 價值。 

香港 中文大 學校董 會成員 
陸耀文 
2010 年 6 月 3 曰 



一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73 



當仁不 讓於師 J 


之 「哭 中大」 


♦ 安徒 

原刊於 《明 報》 . 2 010 年 6 月 6 日 


又要下 筆批評 中大, 難免 尷尬, 畢竟還 
是 母校。 但 是這所 「 母校」 近 來的所 
作 所為, 已 經令我 等中大 人感到 非常陌 
生。 為了拒 絕學生 在校園 擺放一 具雕像 
而搬出 「政治 中立」 四個 大字, 如此理 
屈 辭窮地 回應, 這 所大學 亦可謂 接近自 
拆 招牌的 絕路。 

高教領 導人有 辱斯文 

可 哀者, 不是因 為它被 批評的 諂媚權 
勢, 而是它 展露出 這一批 「高 教領導 
人」 的思想 是何其 混亂, 已到達 有辱斯 
文的 地步。 

大學 之為大 學的最 高原則 是學術 自由、 
思想 自由。 

而思 想自由 的前提 正正是 容納各 種不同 
的 政治、 文化、 宗 教等主 張自由 表達, 
互 相理性 辯論, 溝通 差異, 以 追求真 
理和 共識。 所以, 思想自 由的前 提正好 
是鼓 勵師生 提出不 同政治 主張, 勇於表 
達, 而 非迴避 爭論, 沒有 態度。 

新亞書 院是中 大的創 校組成 書院, 它的 
校訓出 自儒家 思想的 「誠 明」 。而儒 


家經典 《中 庸》 對 誠的解 釋是: 「 誠之 
者, 擇 善而固 執之者 也。」 對 政治、 世 
局、 社 會沒有 立場態 度者, 又如 何能做 
到 擇善而 固執? 

事 實上, 孔 孟之道 最討厭 的其中 一類人 
就是 鄉愿。 鄉 愿指沒 有是非 觀念, 事事 
刻意 討好他 人者。 鄉愿永 遠裝出 老實的 
模樣, 事 事折中 調和, 沒 有甚麼 主見, 
只會 維維諾 諾附和 別人。 孔子對 鄉愿深 
惡痛絕 ,說: 「 鄉愿, 德之賊 也。」 
孟子 也說: 「閹然 媚於世 也者, 是鄉愿 
也。」 

中文大 學不高 舉思想 自由的 大旗, 不以 
促進 學生表 達政治 見解, 提供方 便與機 
會發 展成熟 政治判 斷能力 為務, 而口口 
聲 聲以政 治中立 為尚, 是 否說明 它今日 
已 成為一 所鄉愿 大學? 

退 一萬步 來說, 如 果說學 生展示 一具雕 
像, 就要 審查其 是否有 違政治 中立, 
它 也自身 首先破 壞了政 治中立 原則, 因 
為 決定何 者才符 合政治 中立、 政 治中立 
的標 準為何 以至由 誰去制 定執行 這些標 
準, 都必然 是政治 判斷。 中大 校方公 


中大 五十年 I 


274 


然宣 不自己 以政治 角度考 慮學生 申請, 
但所 依據的 卻是沒 有經大 學社群 公開辯 
論 而達成 的所謂 「中 立」 / 「不 中立」 
的 準則, 這 表明了 中大當 局恰好 不是在 
實 踐政治 中立, 而 是政治 性地行 使一已 
的政治 判斷。 那問題 就不是 「政 治不 
政治」 ,而 是一 種違反 大學是 理性開 
放, 宏 揚思想 自由, 尋 求真理 共識之 
地的 4 裏的政 治」。 

雕 像館藉 口低能 

不過, 更荒 唐的竟 是消息 指有校 方高層 
認為, 此例 一開, 中大就 不能拒 絕毛澤 
東、 蔣 介石、 鄧小平 等的雕 像擺放 ,這 
會使中 大成為 一所雕 像館。 有網 上的評 
論直 斥這是 低能, 筆者也 想不出 理由不 
同意。 因為, 這是 一種近 年香港 親建制 
的保 守派不 斷重複 的滑坡 歪理的 最拙劣 
運用。 而且, 如果 中大要 忠於自 已這套 
說法, 那始 作俑者 應該是 樹立唐 君毅像 
的人, 因為 唐君毅 生前毫 不掩飾 其反共 
立場, 死後 遺作也 處處流 露他的 反共思 
想。 當下 中大校 園內, 親中 商賈, 愛國 
權貴的 塑像、 身影、 名號 卻也是 四處可 
見, 那 為了貫 徹政治 中立, 不左 不右, 
為防 各式政 治立場 的象徵 物氾濫 校園, 


那是否 要來一 場全校 政治大 審查, 洗底 
以 示政治 中立? 還 是只許 校方招 徕權貴 
放火, 不許學 生良知 點燈? 

其實, 今日 中大校 園早已 是多元 政治立 
場 的象徵 並存的 地方, 如果你 在新亞 
尋得反 共孔學 偉人的 痕迹, 在崇 基飯堂 
外 的草地 一角, 你也會 發覺那 裡默默 
樹立 著左翼 理想主 義年代 的一塊 勞動光 
榮碑。 兩 者象徵 的政治 立場和 思想各 
異, 但同時 是各自 時代的 印證, 歷史 
的 印證, 承 載著各 自當年 熱烘烘 的真實 
政治。 它們 出現的 時代都 有各種 政治見 
解 的交鋒 爭辯, 那 些正是 中大本 身所積 
聚 的文化 遺產, 也 是中大 人自豪 的一部 
分。 

可是, 在 甚麼時 候你會 想像, 我 們會進 
入一個 年代, 在沒 有交鋒 爭辯, 沒有是 
非 標準的 鋪陳闡 述下, 一頂 「政 治不中 
立」 的 帽子竟 然從天 而降。 這難 道不是 
要 毁掉中 大幾十 年來在 人文、 文 化領域 
所 累積的 聲譽和 家當? 

我 要問, 這是一 個甚麼 年代? 



275 



筆者 所認識 和受教 的中文 大學, 是由殖 
民 地時代 一批有 著憂患 意識、 文 化理想 
和民族 精神的 學者, 努力 向殖民 當局, 
爭取宏 揚民族 文化使 命而創 立的。 中大 
的 誕生, 本來 就是一 種政治 產物。 憂患 
和 苦難的 意識, 貫通 崇基與 新亞, 和各 
各在 顛沛流 離中避 秦居港 的學者 學人。 

而 今日日 益邁向 勞斯萊 斯化的 中文大 
學, 卻是 一所恭 逢盛世 來臨, 在 盛世榮 
耀 中翻波 逐浪, 卻忘 掉了生 於憂患 ,死 
於 安樂的 知識分 子責任 的盛世 大學。 

事 實上, 今 次在中 大校園 所樹立 的民主 
女 神像, 與 其說是 紀念六 四屠殺 廿一周 
年的 標誌, 不如說 是翻開 了新的 一重意 
義, 紀念中 大永恒 不滅的 一種道 高於師 
的抗議 精神。 這種 精神在 《新亞 校刊》 
第八期 內由唐 君毅先 生如此 闡述: 

「 同學 們固然 當尊敬 施教的 先生, 但是 
尊師 必與道 相連。 道即是 理想, 師之 
尊, 在其 有道, 能引 導同學 向道。 故道 
尤高 於師。 而一切 師友同 到道的 面前, 
便立 於同一 地位, 當 負同等 責任, 每人 
皆可 以當仁 不讓。 只有在 大家能 重道而 
又能 當仁不 讓時, 師友之 關係以 大公之 
道為 媒介而 聯絡, 而後彼 此之感 情亦才 
有 堅固的 基礎, 才 可以長 久。」 

上述 這段引 文其實 是再引 自三十 九年前 
新亞 一位同 學劉美 美給當 時新亞 書院校 
長及師 長的公 開信。 《中 國學生 周報》 
頭版 報道, 標題 〈劉 美美哭 新亞〉 ,內 
容訴 說學生 深受新 亞儒家 教導, 心深仰 


慕新 亞人人 歌頌的 「新 亞精 神」, 要同 
學同 擔民族 命運, 民族 前途。 但 在當時 
風起雲 湧的保 釣運動 前後, 新 亞的師 
長們 卻明哲 保身, 寂然 不動, 光 讓學生 
被捕 被毆, 校方 卻保持 沉默。 連 爭取中 
文 成為法 定語文 運動, 申請 用校內 ^ 誠 
明堂」 作 為公開 論壇場 所都不 批准。 於 
是, 在一片 「新亞 精神已 死!」 的批判 
聲中, 劉美 美發公 開信與 師長與 校方對 
質 。一時 之間, 〈哭 新亞〉 一文 震動學 
壇, 傳為 佳話。 

大學 之不朽 中大人 的可愛 

事 實上, 民主女 神像生 於北京 學生運 
動, 針對 的是強 權專制 政府, 但 廿一年 
後女神 像在香 港落戶 中大的 事件, 卻同 
時 是針對 一貫都 有明哲 保身的 鄉愿傳 
統, 並日益 向靠攏 權勢方 向滑動 的大學 
校方。 

「吾愛 吾師, 吾 猶愛真 理。」 一 中大 
人守 持大學 精神, 代代 不滅。 二 千人護 
送 女神, 再 次編上 一章。 

將 來在永 久安放 的女神 像旁, 如 能同時 
在 刻石誌 上唐君 毅以上 道高於 師的訓 
誨 ,及 〈哭 新亞〉 的 事蹟, 那麼, 這所 
大學 四五十 年來在 苦難與 盛世之 間的跌 
宕與 嘲弄, 也不致 全遭荒 廢為散 失的家 
當。 

這是 大學之 不朽, 也是中 大人的 可愛。 


中大 五十年 k ♦ 


如果中 文大學 真的政 治中立 ,則 …… 

♦ 曾瑞明 (中大 哲學系 2005 年碩 士畢業 ,第 31 屆 中大學 生報總 編輯) 

原刊於 《明報 》 • 2 010 年 6 月 22 日 


在自由 主義傳 統中, 政治 中立的 可貴之 
處, 在 於國家 對社會 中不同 信仰和 不同種 
族的 人一視 同仁, 並 尊重人 們不同 的生活 
方式。 政治 離不開 價值, 關 乎眾人 之事。 
政 治中立 實不過 是價值 中立的 一種, 背後 
假 設了沒 有唯一 的善, 多 元是社 會的實 
然, 也是 應然。 最近 我的母 校香港 中文大 
學竟 也訴諸 「政治 中立」 ,企圖 以此否 
決學生 會置放 民主女 神像的 申請。 不少論 
者早已 指出, 這個論 證犯了 自我推 翻的謬 
誤。 拆 穿西洋 鏡後, 也許我 們還應 再問: 
大學 有可能 政治中 立嗎? 不 作政治 判斷的 
大學是 好的大 學嗎? 只有直 面這些 問題, 
我們才 能明白 大學究 竟所為 何事。 

當代著 名哲學 家泰勒 (Charles Taylor ) 在 
《中 立 在大學 》 ( Nmtralityinthe University ) 
一文 指出, 大學的 中立, 無論 是政治 
或價 值上的 中立, 都 與她的 「召 喚」 

( vocation ) 形象相 衝突。 和自由 主義所 
理解 的國家 不同, 大 學不是 以容許 各種生 
活並存 為她的 使命; 相反, 她是以 創造生 
活, 或 者維護 價值而 存在的 社群。 這是大 
學的 召喚, 它是 大學自 主地決 定的, 而不 
是為了 服務任 何政權 和商業 機構。 


妄談中 立鞏固 不平等 

由此 觀之, 中 文大學 的校訓 「博文 約禮」 

, 其實源 於儒家 的教育 理想, 本身 已承載 
了一套 特定的 價值。 這個理 想有一 定排他 
性, 未 必與信 奉基督 教或伊 斯蘭教 的交換 
生 的理念 一致, 但 這卻不 應引來 不夠中 
立的 指控, 一 如我們 不會要 求教會 或者某 
學派 嚴守中 立一樣 。而 「香 港中文 大學」 
中的 1 ■中 文」, 據中 大首任 校長李 卓敏所 
言: 「可 以意 指由中 文作為 主要授 課語言 
( 相對 於以英 語為主 要授課 語言的 香港大 
學) ,也可 以意指 一個有 深厚的 中國文 
化背 景的大 學。」 如果中 文大學 真的要 
中立, 看 來還得 放棄以 中文為 命名, 容許 
操各種 語言, 背 負不同 文化的 學生, 都 
能在此 平等地 學習。 但 這既不 可能, 也不 
可取。 中 文大學 之所以 可貴, 並非 因其中 
立, 而 在於其 文化承 擔和對 當時殖 民社會 
的 批判。 這本身 就是一 種政治 立場, 並因 
此 吸引不 少學子 前來。 可惜, 中大 現今的 
教學 語言, 美其名 為中英 並用, 看 似各取 
所需, 實質是 靠向英 語強權 世界。 在本身 
傾 斜的世 界妄談 中立, 在欺 侮的巨 人和小 
童之 間袖手 旁觀, 本 身就是 鞏固不 平等。 
這是不 應中立 而中立 的必然 結果。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低俗 相對主 義禍害 

有論者 認為, 如果大 學容許 民主女 神像置 
於 中大, 其他 政治人 物的雕 像如毛 鄧蔣像 
勢 將空群 而至, 中 大豈不 成了雕 像館? 這 
問題問 錯了。 問題應 是如果 中大是 雕像館 
(中 大本身 其實已 有不少 雕像) ,為 甚麼 
不可以 放民主 女神? 是 因為藝 術理由 ,還 
是政治 理由? 中 大不敢 說出真 實理由 ,卻 
自以 為聰明 ,用 「政治 中立」 這種 後設語 
言 ( meta - language ) 含糊 其詞。 這 種問法 
另一怪 裡怪氣 之處, 是它把 民主女 神像和 
毛 鄧蔣像 平列, 從而 營造不 同的政 治理念 
都是價 值相同 的類比 ( analogy ) 。但這 
個 類比適 當嗎? 民主女 神代表 的理想 ,與 
毛鄧 蔣代表 的極權 暴力, 真 是沒有 分別, 
難分 高低? 這是 低俗相 對主義 (vulgar 
relativism ) 的 禍害, 無是 無非。 難 道大學 
只 需依附 於政權 之下, 不理 它是民 主還是 
極權, 有奶便 是娘? 

中大大 概已喪 失了其 精神, 連甚麼 是與自 
己 相配的 也選不 到和不 敢選。 我從 沒聽說 
過, 一間 藝術館 如果選 了一件 展品, 就必 
須 放置所 有展品 以示尊 重言論 自由, 卻知 
道選 了甚麼 展品, 會影響 該館的 品位和 
素質。 言論 自由的 落實, 不 是要藝 術館不 
加 篩選, 而是 要有更 多不同 風格和 追求的 
藝 術館, 並容 納更多 不同類 型的藝 術品。 
如 果中大 敢選毛 鄧蔣像 以迎接 新世紀 ,歡 
迎, 但請先 改名為 「中 國人民 大學」 ,不 
要 再以甚 麼中大 精神蒙 騙青年 入讀。 

傳統 價值視 而不見 

要 中立的 其實不 是中文 大學, 而是 現今政 
權。 政 權有沒 有容許 異見? 有沒有 容許差 


異? 有 沒有容 許主流 經濟價 值以外 的人文 
精神? 如果有 的話, 我想中 大會少 一點壓 
力, 活 出多點 真我。 

一旦面 對與自 己辦學 理念及 召喚相 違的政 
權時, 可以 怎辦? 一曰 對抗, 此為 悲壯; 
二曰 瓦解, 此為 成仁; 三曰 離去, 此為黯 
然。 錢 穆先生 取三。 如今中 大當權 者選擇 
的, 是 捜尋更 多公關 語言, 或者參 與政協 
靠攏 政權, 卻 對中大 獨有的 傳統價 值視而 
不見, 並任 其埋葬 在簇新 的教學 樓下。 



中大 五十年 


上 


大學 價值崩 壞的制 度根源 


♦ 李敏剛 (中 大政治 與行政 學系三 年級) 

原刊於 《明報 》 • 2 010 年 6 月 22 日 


民主女 神像進 入中大 當晚我 全程在 
場。 還 記得集 會開始 不久, 便 有人打 
著 「 反對劉 遵義」 的大白 布進場 ,但 
我不同 意將所 有問題 推給劉 校長。 我認 
為, 問題不 僅出在 某個人 身上, 也不僅 
出在 中大, 而出在 整個高 等教育 體制。 

從 6 月 2 日晚 收到校 方的聲 明始, 我看 
著事 態一直 發展, 覺得校 方的想 法可能 
很 簡單: 他們 從來不 打算論 證甚麼 ,他 
們只 想解決 問題。 中大一 方面要 在內地 
大展 拳腳, 一方面 很清楚 香港人 的六四 
情 意結, 民 主女神 像簡直 是政治 上的燙 
手 山芋。 所以, 校方的 目的, 是 政治拆 
彈, 而非執 著於甚 麼教育 理念。 

政治 中立過 於政治 

由此想 下去, 校方 的聲明 其實很 聰明。 
「政治 中立」 和 「學術 自由」 是 概念模 
糊卻易 受大眾 支持的 修辭。 實情 似乎亦 
是 如此: 幾 乎沒有 人質疑 大學應 否政治 
中立 和學術 自由, 儘管沒 有人知 道今天 
香 港的大 學是不 是真的 很中立 和很自 
由。 簡 短的聲 明跳過 論證, 如 意算盤 
是少說 少錯, 料 不到是 原來連 「政 治中 
立」 都過於 政治, 一 和六四 相碰, 反彈 


可以那 麼大。 所以, 痛 心疾首 之餘, 我 
們 要追問 的是: 為 甚麼大 學會由 這樣的 
團隊來 管治? 他們 為甚麼 會有這 樣一套 
邏輯 思維? 這得由 香港的 大專教 育體制 
談起。 

高等教 育界一 般認同 1999 年是香 港大專 
教育體 制的分 水嶺。 自該 年梁錦 松執掌 
教資會 開始, 政府 對大學 的撥款 引入一 
系 列企業 式管理 機制, 如 運用資 源競爭 
機制、 強調資 源優化 運用、 成本 回收、 
設立 明確和 量化的 指標和 表現獎 懲等。 
按教 資會的 表述, 改革的 目標, 一方面 
回 應當時 社會的 ^ 滅赤」 要求, 另一方 
面 希望大 學教育 的資源 調配可 以更靈 
活, 更快回 應社會 需要。 這些管 理原則 
在其後 的撥款 中一直 沿用, 各種 制度也 
相 應建立 起來, 從 而根本 地影響 了大學 
發展。 

管理 層變身 CEO 

這種管 理思路 表面看 來不錯 ,但 「 社會 
需 要」、 「效 率」、 「優 化」 等都是 
頗為 空洞的 概念, 到底它 們具體 所指為 
何, 以及如 何及是 否真的 有助於 提升大 
學教育 質量, 並沒 有嚴謹 論證。 因此,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79 


要 理解高 等教育 改革的 利弊, 我 們需要 
回到香 港社會 的具體 脈絡。 我們 認為, 
這 些概念 背後, 基本上 是資本 主義社 
會的市 場競爭 邏輯, 認為 只有透 過引入 
企 業管理 和市場 競爭, 大 學才會 進步, 
才能提 升國際 排名, 才可以 培養出 「理 
想」 的大 學生。 

教資會 完全接 受了這 樣一套 論述, 並將 
之強加 到大學 身上, 美 其名曰 「改 革」。 
「社會 需要」 於是 化約為 專替資 本主義 
訓 練其最 需要的 人才, 「效 率」 等同大 
學 企業化 和權力 集中, 「優 化」 則變成 
削 減資源 的美麗 包裝。 於是, 種 種品質 
管 理和評 審委員 會紛紛 成立, 以 資源分 
配 為餌, 迫使 大學展 開各種 競爭, 滿足 
層出 不窮的 H 憂質 教育」 指標。 在此大 
勢下, 大 學管理 層變身 CEO , 最 重要是 
懂得和 教資會 及政府 官員打 交道, 在既 
有遊 戲規則 下爭奪 得最多 資源。 工具理 
性支配 一切, 至於 大學應 有的價 值和使 
命, 早 就消失 於這些 CEO 視野 之中。 

企業 化浪潮 中淪陷 

企業管 理的文 化制度 應用到 大學後 ,教 
育生態 隨即發 生根本 轉變, 大學 老師被 
種種評 審和行 政工作 弄得疲 於奔命 ,花 
在教 學的時 間愈來 愈少, 更談不 上有心 
力 和勇氣 抗衡不 合理的 制度。 何 況在這 
樣 的大氣 候下, 也 很難生 產出甚 麼有力 
量 的對抗 論述。 於是, 我 們見到 整個大 
專 教育, 充 斥的不 再是人 文價值 話語, 
而是商 業市場 話語。 大學 的學術 尊嚴和 
批判 意識在 不知不 覺間被 掏空, 大學管 
理層失 去思考 真正教 育問題 的能力 。說 


得難 聽點, 早 在女神 像入來 之前, 中大 
已淪陷 於企業 化浪潮 之中。 

有 了以上 背景, 我 們應可 見到, 批評中 
大高層 沒有風 骨和良 知固然 沒錯, 但 
如果 不將整 件事放 回高等 教育十 年來的 
巨大 轉變和 社會上 對教育 市場化 盲目膜 
拜的語 境中, 我們 看不到 問題的 真正根 
源。 如 果這次 不是大 學硬碰 六四, 我 
們 不知已 有多久 沒人談 過中文 大學的 
傳統、 理念和 使命。 現在 所謂大 學的成 
就, 說來 說去, 也就 是收生 成績、 畢業 
生 薪酬、 國 際排名 和籌款 數目。 如果不 
信, 讀讀那 些校長 家書和 大學通 訊就一 
目 了然。 今天的 大學管 理層, 除 了整天 
忙於 爭權爭 資源爭 排名, 甚麼時 候和我 
們這 些學生 說過, 大學其 實肩負 了追求 
真理、 批判 社會和 促進人 類文明 進步的 
責任? 

忘記 最基本 的責任 

民主 女神像 代表了 對六四 死難者 的哀思 
以 及對建 設民主 中國的 追求, 卻 被拒諸 
大學 門外, 實在是 對大學 使命的 重大傷 
害。 但這不 是個別 事件, 而是反 映了整 
個香 港高等 教育市 場化後 出現的 扭曲異 
化和 迷失。 一葉 知秋, 今 天的大 學忘記 
了 自己最 基本的 責任。 中 大的抗 爭只是 
起點。 從這裡 出發, 我們 應該開 始認真 
反思、 批判 和改變 現在腐 朽的大 學教育 
體制。 這才 是我們 的自救 之道。 


中大 五十年 I 


令 280 


恐懼 的政治 

—— 香港 中文大 學對待 

♦ 龔立人 (中 大崇基 學院神 學院副 教授) 

原刊於 《明 報》 . 2 010 年 6 月 8 日 


對於 香港中 文大學 (以 下簡稱 中大) 以 
政 治中立 原則為 由拒絕 同學申 請在校 
內擺放 「新 民主女 神像」 及相關 展品一 
事, 我寧 願中大 以沒有 空間或 「新 民主 
女 神像」 欠 缺中國 特色為 理由拒 絕同學 
申請, 因為 後者理 由還可 接受。 當然, 
中大 清楚知 道我所 列舉的 理由是 可討論 
的, 所以, 它寧願 以一個 眾人都 不信的 
理由 一 政 治中立 一 拒 絕學生 申請。 

數 年前, 我 在崇基 學院周 會跟同 學說, 
「大 學是 一處有 夢想的 地方, 也 是培養 
同學有 夢想的 社群。 不但 如此, 大學也 
是 支持你 們實現 夢想的 後勤基 地。」 我 
沒有具 體描述 夢想的 內容, 因為 我相信 
同 學們有 視野、 品 格和能 力追求 生命的 
美善。 這正如 崇基學 院校訓 一 「止於 
至善」 。當日 周會上 ,有 同學問 ,「若 
大 學已不 再有夢 想時, 我 們同學 可以如 
何?」 我很 直接回 應他: 「若真 有這一 
天, 請同學 們為你 們的師 弟妹勇 敢地指 
出 大學的 錯誤, 因 為中大 是你們 的。」 
想 不到, 今 天同學 需要站 出來。 

雖然 中大的 運作需 要由一 些專業 人士管 
理, 但 同學、 校友 和教職 員等等 全都是 


「新 民主女 神像」 


中 大的持 份者。 我 們眾人 有份參 與建設 
中大。 我們 尊重這 些專業 人士的 管理, 
但 這不等 於他們 的決定 是好的 決定, 不 
但因 為人是 罪人, 更因 為權力 使人腐 
化。 我 對好的 理解很 簡單, 好就 是容許 
人有 夢想、 培養人 發展夢 想和支 持人實 
現 夢想。 若 政治中 立原則 是中大 立場的 
話, 中 大需要 向我們 說明, 它以 拒絕在 
校 內擺放 「新 民主女 神像」 為維 護的政 
治中 立如何 容許、 培養和 支持同 學和教 
職員的 夢想。 可惜 的是, 中大的 公開聲 
明沒 有陳述 理據。 

擺放 「新 民主女 神像」 的意含 

我不 需猜測 中大的 理由, 反而我 想說出 
在校 內擺放 「新 民主女 神像」 的 意含。 
第一, 「新 民主女 神像」 與六四 民運事 
件分 不開。 「新 民主女 神像」 不 純是一 
個對民 主和自 由的客 觀訴求 ,反而 「新 
民主女 神像」 提醒 我們, 有人仍 因六四 
一事 有家歸 不得、 被 監控和 入獄、 不能 
公開悼 念失去 的親人 等等。 此刻, 我們 
意識到 個人的 夢想不 能沒有 對他者 (離 
世和仍 在的受 難者) 的 回憶, 也 不能沒 
有對 他者的 承擔。 我們不 能只向 前看, 
而不向 後望。 不 是因為 我們有 太多牽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81 令 


掛, 而 是因為 我們不 能遺棄 受苦者 。同 
學們沒 有興趣 要衝撃 校方, 更無 意要令 
校方 難堪, 但同學 們只想 對歷史 有責任 
和 承擔。 這是 夢想的 基礎。 


面容。 受害 者和弱 者沒有 權力, 只有真 
相。 他們的 故事與 面容正 揭露有 權者的 
暴力。 更 重要, 他 們也揭 露虛偽 的政治 
中立。 


第二, 「新 民主女 神像」 代表對 社會一 
個 願景, 就是每 個人都 可以自 由地生 
活, 追求人 生的真 善美。 中大有 它的校 
訓 —— 博 文約禮 ,而 「新 民主女 神像」 
所 意含的 民主、 自 由和正 義等等 沒有違 
反中大 精神。 更 重要, 它 是由同 學主動 
提 出擺放 「新 民主女 神像」 ,並 以同學 
可理 解的方 法表達 出博文 約禮的 精神。 
我找不 出理由 要反對 同學的 訴求, 反而 
我 為他們 鼓掌, 因 為他們 真的長 大了。 


雖然中 大最後 暫時讓 「新 民主女 神像」 
在校內 擺放, 但 它的態 度已顯 出它的 
恐懼 政治。 一 方面, 它恐 懼破壞 它自己 
製 造出來 的政治 中立; 另一 方面, 它恐 
懼跟同 學和教 職員就 此事公 開討論 。所 
以, 中大的 讓步是 基於恐 懼多於 真誠的 
悔改。 


第三, 「新 民主女 神像」 絕對代 表一個 
政治 立場, 因為她 代表受 害者和 弱者的 


護 送民主 女神像 的中: 
人, 手持 不同標 語橫額 




♦ 282 


要 擺民主 女神, 但不 是這個 

♦ 何慶基 (資 深策展 人及藝 評人, 中 大文化 管理碩 士課程 主任) 

原刊於 《明 報》 . 2 010 年 10 月 16 日 


中大 擺放民 主女神 一事, 又再 引起討 
論。 沒錯, 民 主女神 要擺, 但 不是這 
個。 因為這 民主女 神像, 是件 拙劣雕 
塑, 無論從 藝術或 政治藝 術角度 來看, 
均屬 低水平 之作, 不應作 為悼念 民運的 
持久 標記。 

政 府沒收 雕塑, 加上中 大校方 拒絕擺 
放, 惹 來強烈 反響, 令這 女神像 突然變 
身成反 禁制的 符號。 怒火 遮蓋了 觀察, 
沒有 人從雕 塑的製 作造型 能否表 達民運 
精神的 角度, 來評 核雕塑 人陳維 明這作 
品。 本文比 較八九 民運時 的原有 民主女 
神 像和中 大的新 民主女 神像, 以 顯示這 
新 雕像不 合格的 原因。 這裡 得強調 ,民 
主女神 是政治 作品, 有別 於一般 追求美 
感、 個人抒 情或表 達獨特 創意的 藝術。 
雖然 也須從 造型、 表現 手法等 方面入 
手, 但 最終的 量尺, 是看 作品能 否有效 
地表 達民運 的神髓 和獲取 所希望 得到的 
效果。 

上升 的標記 

政 治藝術 的基本 功能, 是 激動情 感和提 
升 士氣, 進 而引發 行動。 原女 神像於 5 
月 30 日 豎立於 天安門 廣場, 正值 兵臨城 



下、 人心 離散, 民運 進入低 潮之際 。學 
生製 作巨型 雕塑, 希望透 過建立 符號標 
記, 表達 理想和 期盼, 振奮 士氣。 


原女 神像高 十米, 以石膏 為主要 材料。 
四天內 製作如 斯巨大 雕塑十 分艱難 ,製 
作方法 簡約, 除頭 手等主 要部分 製作較 
精 緻外, 身 體衣服 均有大 刀速削 的簡約 
效果, 刪去細 節卻不 粗疏, 反而 帶出迫 
切和 豪邁的 感覺。 女神像 身軀不 成比例 
的 拉長, 牽 動向上 提升的 動感, 引伸出 
政治 作品所 需的積 極正面 感覺, 像是向 
群 眾說, 無論多 艱巨, 仍毅然 向上。 

新女神 像用玻 璃纖維 造成, 表面質 感較複 
雜 和較多 細節, 古 銅色感 覺較堅 密但色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83 令 



調也較 深沉。 女神身 軀也略 拉長, 但身形 
較肥 大而下 中上圍 的變化 較大, 減 弱了提 
升感。 原女神 像的身 體基本 上是筆 直的, 
沒 有新女 神那麼 多衣服 摺紋拖 緩上升 ,最 
大的 1 且力」 來自新 女神像 底部的 裙腳, 
它 如膠漿 倒地般 無限向 外緩慢 擴散, 裙腳 
延伸成 為雕塑 底座, 出來的 效果如 不是下 
沉, 至 少上升 力度亦 大減。 新女神 身體其 
他 部分, 如右手 衣袖像 濕了水 般下墮 ,進 
一 步減弱 那向上 動感。 

站立 的動感 

製造這 如倒放 花朵的 「 座」, 有 技術上 
的 原因, 為了加 強底部 重量, 令雕塑 
穩定 下來。 惟此 「腳底 加闊」 方 法實太 
懶惰, 因雕 塑是中 空的, 加上玻 璃纖維 
重量 不大, 只要在 雕塑底 部內藏 較重物 
料, 或在 底部設 不起眼 的螺絲 位以固 
定 於雕塑 座上, 便 毋須攤 開底部 。原 
女 神像其 實只是 一邊身 軀直向 上升, 
底 部另一 邊其實 也略為 外延, 效 果卻自 
然而富 動感, 因為 她不像 新女神 像般呆 
S 地各 邊等量 外延, 不平 衡的外 延反而 
加強 動感。 不平衡 效果是 由原女 神像的 
站 立方式 造成, 她 站立時 身體重 量集中 
在右 腳上, 左 膝微向 前伸, 身 體略呈 s 
形, 這是 較接近 一般人 自然站 立的方 
法, 藝術史 上當古 希臘雕 塑出現 這名為 
contrapposto 的站立 法時, 被視為 留意到 
人類 自然站 立方法 的一大 進步。 反觀新 
女 神像雙 腳重量 均等的 直立, 這 生硬的 
站立, 通常 只有在 緊張狀 態或排 隊操練 
時才 出現。 

新女神 像臀部 後伸, 胸口 前挺, 只有前 


凸後 凸的橫 向效果 感覺, 作者對 女神的 
胸 和臀的 重視, 實令 人不明 所以。 原女 
神 像雖為 「女 神」 ,實頗 中性, 有民主 
無性 別分野 之感。 新女神 像身材 較凹凸 
分明, 當然 女性身 軀可以 是重要 符號, 
德拉 克洛瓦 ( Delacroix ) 名作 《自 由領 
導 人民》 ,作 為民 主自由 開導先 鋒的是 
女性, 畫中 女主角 露出乳 房作為 孕育的 
象徵。 新 女神像 亦重視 胸口, 卻 無此效 
果, 因為製 作實太 馬虎, 猶如兩 個椰殼 
倒 模擠上 胸前。 當右 手高舉 火把時 ,因 
拉力 關係右 邊的乳 房應略 向上提 而且較 
扁平, 現在這 兩椰殼 乳房均 衡平擺 ,只 
顯 得作者 對身體 結構欠 認知、 或 製作時 
有點 粗疏。 



失敗 的製作 

原女神 像昂然 站立, 雙 手緊握 火把前 
望。 雕塑 沒展示 敵人, 卻以大 風作比 
擬。 挺 立巨風 前昂然 無懼, 抖擻 直立卻 
仍保留 contmpposto 站立的 自若。 雕塑不 
能鏊出 風來, 只靠頭 髮橫飛 以暗示 ,以 
襯 托風吹 雨打不 畏懼的 堅毅。 反 而新女 
神 像的頭 髮卻奇 怪地向 上勾, 像 是風吹 
從下 而上, 但卻又 與火把 上火光 所展示 
的風 勢路向 迥異, 側面看 更見女 神頭髮 
向前 回飄, 像是有 風從後 邊來。 錯亂風 
勢, 令 雕塑失 卻那對 著衝的 寓意。 新女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84 


神 像裡, 雜 亂多向 的風只 是用來 製造眼 
前美感 效果的 工具, 層次顯 然不同 。筆 
者 不否定 形式運 用的重 要性, 但 作為主 
要是 表達對 歷史、 政 治反思 的作品 ,應 
知道 甚麼是 表達的 重點。 

火 把是女 神像另 一重要 符號, 標 誌着熱 
誠 和生生 不息的 力量。 原女神 像的火 
其 實相當 細弱, 未 能帶出 熊熊烈 火的氣 
勢, 這可 能和技 術局限 有關, 因 為火把 
熊熊放 大隨風 伸延, 以石 膏製作 有容易 
碎爛的 危險, 令 這核心 符號中 途遇上 
破損。 但 以玻璃 纖維製 作新女 神像, 
應沒 這技術 問題, 但其 火把像 是大堆 
錯亂糾 纒的肥 手指, 完全 展現不 了火把 
的 意義, 而 拿在右 手上的 火把竟 然向後 
傾斜, 連這 重要的 火把都 不能筆 直地舉 
起來! 



新女神 像和原 女神最 大不同 之處, 是她 
如 美國自 由神像 般手持 類似憲 章的東 
西, 上 面寫上 「自由 、民主 、公 義」 等 
核心 價值。 最令 人反感 的是, 那 是用英 
文 寫成, 作者的 解釋謂 這代表 普世價 
值。 但 英文就 是代表 ^ 普世」 嗎? 即使 
在 西方, 也會選 用較遠 古的拉 丁文, 
如是 追溯民 主女神 / 自由 女神的 傳統, 


也可用 法文, 因為 自由女 神形象 源自法 
國大 革命。 問 題是, 這是 件帶來 香港、 
主要 給中國 人看, 述說一 段中國 人的歷 
史 和傷痛 經驗, 以 振奮人 心帶出 希望的 
雕塑, 何解要 英文? 不過 最近再 觀看作 
品, 不知 何故那 堆英文 字已不 復見。 但 
女神手 拿空白 書本, 仍有點 荒謬。 

重塑 女神像 

身 體有肉 無骨、 比例 錯亂、 頸部 上粗下 
幼地與 身體不 銜接、 女 神手指 腫脹, 明 
顯 是對人 體肌骨 結構欠 認知, 還 有衣服 
未能 展現內 裡的身 軀等等 多籮籮 的形式 
技巧問 題尚且 不談, 單從 表達政 治信息 
上 新雕像 已相當 不濟。 陳 維明為 六四造 
像的心 意和努 力值得 尊重, 維護 表達自 
由的 權力我 們亦應 堅持, 但永 久裝置 
一件 水平不 足的民 運標誌 便得認 真再三 
考慮。 

八九 民運、 民主 女神是 莊嚴肅 穆的題 
目, 女神 像包含 無盡血 與淚、 理 想和期 
盼, 絕 對不許 兒戲! 和港 大的國 殤之柱 
一樣, 新民 主女神 像不是 卓越的 藝術品 
或 政治藝 術品, 它 的意義 只是因 為曾經 
被人 家禁制 展出, 作為短 暫的抗 爭符號 
尚可 接納, 但裝置 為持久 紀念民 運精神 
的符號 則極不 妥當。 

中大 應擺放 民主女 神像, 但不是 這個。 
為何要 覓不合 格的新 猷而棄 原作? 乾脆 
把原有 的民主 女神像 複製, 安置 在中大 
校園, 帶 回那段 歷史、 延 伸那股 理想和 
熱情, 也提 醒我們 不要忘 記那深 且痛的 
S 傷。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85 # 




民 主規劃 只限於 學生自 治區? 


♦ 秦晞輝 (中大 政治與 行政學 系二年 級生) 

原刊於 《香 港獨 立媒體 網》, M 10 年 10 月 6 日 


我想不 少中大 同學應 該像我 一樣, 曾經 
期 待劉去 沈來, 校園 會有一 番新政 。短 
短數月 過去, 沈校 長的確 展現了 他的親 
民 作風, 毫無 架子, 與同 學在校 園一起 
觀看世 界盃, 似乎 願意站 在同學 角度施 
政。 但我 懷疑, 這種 「樂也 融融」 的 
施政 方針, 會否 只是一 種家長 式的與 
民 同樂? 而 學生權 利和行 政強權 之間的 
矛盾, 又能 否通過 表面的 和諧就 可以解 
決? 

上月, 校方 要求將 現時置 放在港 鐵火車 
站對 出草地 的民主 女神像 搬遷, 希望擺 
放 在大學 本部的 「文化 廣場」 。學 生會 
對此做 法表示 反對, 原因 是文化 廣場空 
間 不足, 而 接近火 車站的 位置亦 方便廣 
大市民 接觸。 

這只 是學生 會的意 願嗎? 我 想不是 ,因 
為 「文 廣」 實在不 方便由 火車站 前往, 
而神 像亦會 失去如 今這最 注目的 位置。 
相反, 校方 若單以 方便管 理和安 全問題 
為由, 亦不見 充分: 第一, 如今 擺放位 
置 真的這 麼難以 「管 理」 嗎? 學 生會曾 
在該 處舉辦 不同類 型的討 論會, 亦有邀 
請 城市論 壇來做 節目, 吸 引者眾 ,學 


生會同 學有覺 得該處 「難以 管理」 嗎? 
第二, 就算 真的如 此難以 管理, 校方難 
道不 能為一 些更重 要的文 化效果 而放棄 
一點 行政效 率的思 維嗎? 所以論 方便, 
與其 說校方 的想法 是為了 方便學 生會, 
不如 說是為 了方便 校方規 管學生 的參與 
範圍。 這 個文化 廣場, 是 全中大 唯一所 
謂 「學生 自治」 的 地方, 場地由 學生會 
安排。 而 在校方 眼中, 學 生參與 規劃的 
空間, 原來 只僅僅 限於這 個小得 可憐的 
地方。 這不 正如家 長不允 許小孩 走出客 
廳 一樣, 只 容許小 孩設計 自己的 玩具箱 
嗎? 

我不 敢說自 己能代 表中大 同學, 如果要 
知 道廣大 同學的 意願, 就需要 進行公 
投。 但有人 可能會 覺得, 這一件 芝麻綠 
豆的 小事, 為甚麼 要這樣 勞師動 眾呢? 
我也 確實覺 得這是 一件無 聊事, 但正如 
港人 要用一 次又一 次的遊 行要求 政府保 
障言 論自由 一樣, 對許多 民主國 家的公 
民 來說, 這 正如爭 取呼吸 一樣是 件無聊 
事, 因為他 們的政 府早已 保障這 些基本 
權利, 但目 下香港 的大專 同學, 又有沒 
有參與 校園規 劃的空 間呢?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86 


民主女 神像的 矗立, 畢竟 將民主 和校園 
連結在 一起。 在 集權的 國家, 參 與就是 
挑戰 權威。 而 在成熟 的民主 社會, 當權 
者 才會把 參與當 成一種 常識。 相 比議會 
中的 民主, 社區參 與是在 一個相 對小的 
範 圍內, 做直接 的民主 決策。 大 學校園 
無疑 是一個 適合培 養這種 決策的 空間, 
如果 連知識 人社群 都沒有 參與規 劃的空 
間, 香港 又如何 M 盾序 漸進」 地 實行民 
主呢? 換 言之, 如 果沈校 長希望 中大能 
夠 培育這 個地方 未來的 主人, 又 怎可能 
抱有這 種高層 決議的 心態, 不想 想如何 
開拓學 生的參 與權? 對此, 我還 是抱著 
期 待的, 我 仍然期 望校方 會交待 他們的 
規劃 理念, 讓 我們在 平等的 平台上 ,共 
同作出 決策。 而不是 每到最 後狀況 ,才 
聚集 群眾到 烽火台 上義憤 填膺。 



287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以民主 為名, 行專 制之實 

反對中 大學生 會獨行 獨斷聯 署聲明 


歷屆 香港中 文大學 學生會 幹事會 (下稱 
「中 大學 生會」 或 「學生 會」) 都相信 
大學生 必須承 擔社會 責任, 並以 延續中 
大作為 學運基 地傳統 為傲, 一直 致力於 
社會 運動, 自命學 生運動 先鋒。 

然而, 不少 同學的 反對聲 卻從不 間斷。 
有同學 表示, 中大 學生會 雖著力 推動社 
運, 卻鮮有 與同學 接觸。 即使面 對一些 
重大的 事件, 亦少 有收集 同學意 見才推 
行, 而 只獨斷 獨行, 漠視同 學意見 。例 
如學生 會曾於 2008 年畢業 典禮上 就校方 
頒授榮 譽博士 予董建 華一事 抗議, 影響 
畢業禮 進行, 即從未 讓同學 知道。 

近曰 學生會 自行放 置民主 女神像 一事亦 
如然。 據 悉學生 會曾於 5 月 29 日 向校方 
申 請擺放 民主女 神像, 惟至今 (6 月 10 
日) 卻仍未 就決定 擺放民 主女神 像一事 
正 式知會 同學, 事 前更未 就有關 事件向 
同學 作意向 投票。 惟於 事件中 卻製造 
出一個 有全體 中大學 生支持 的假象 ,然 
而, 事實上 這個想 法只是 學生會 理所當 
然的 想像, 完全忽 略同學 的真實 意見。 


5 月 29 日 食環署 沒收民 主女神 ,當 日學 
生會 即向校 方申請 擺放。 我們雖 不知兩 
件事 是否有 關連, 惟擺放 民主女 神有著 
重大 意義, 無論 如何, 應 先諮詢 或起碼 
知會同 學才作 行動, 而 非獨行 獨斷, 視 
同學如 無物。 學生 會方面 雖聲明 會在九 
月方進 行全民 投票, 惟現 時女神 已入主 
中大, 其投 票意義 及坊間 反應自 與未入 
主時已 經有所 不同。 

亦 有論者 表示, 學生會 經全民 投票選 
出, 由全體 本科生 授權, 擺放女 神是符 
合 政綱, 無 需再諮 詢同學 意見。 若然如 
此, 豈非世 界所有 國家的 公投法 都可被 
廢除? 若然 如此, 學生會 九月的 全民投 
票又是 為何? 這是不 合理的 駁斥。 既然 
學生會 認為擺 放女神 有其重 要性, 要作 
公民 投票, 那麼 為何事 前卻選 擇先入 
主、 後 投票? 先斬 後奏, 絕不是 民主的 
體現。 

波蘭女 革命家 盧森堡 曾說: ^ 所 謂工人 
階 級決不 是一個 7 人或 12 人組成 的執行 
委 員會, 而是有 覺悟的 群眾本 身。」 因 
此我 們也可 以說, 所謂 「學 生運 動的實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88 


踐」 ,也並 不是十 數名學 生的內 閣所能 
代 表的, 而 必須由 有所覺 悟的大 多數群 
眾所 承認, 才是 真正的 「實 踐」。 

我 們反對 學生會 以民主 為名, 行 專制之 
實。 脅全校 五份之 一 民意, 胡作 非為, 
甚至無 視同學 意願, 與 坊間民 眾迫使 
校方 就範。 學 生會應 代表同 學立場 、反 
映同學 意見, 絕非 借民意 之名, 脫離群 
眾, 自行 其事! 學 生會於 學運立 場上脫 
離 群眾, 已非一 年半載 之事, 如 果到今 
曰仍不 發聲, 日後自 當後患 無窮! 

在此, 我們 提出以 下五項 要求: 

1. 日後幹 事會作 重大決 定時, 必 須事先 
知會 同學。 如 有足夠 時間, 應先 諮詢同 
學 意見; 

2. 必 須就永 久擺放 民主女 神像事 宜召開 
諮 詢會, 讓全 校同學 參與; 

3. 九 月時必 須實踐 承諾就 民主女 神像事 
宜推 出全民 投票, 並 尊重投 票結果 。投 
票必須 設置有 代表性 門檻; 

4. 使用中 國民運 基金作 女神像 維修支 
出, 避 免使用 學生會 會費。 或在 全民投 
票上 加上維 修項目 投票; 

5. 公 開決定 擺放民 主女神 的會議 紀錄, 
並就 「決定 擺放」 一事來 龍去脈 向同學 
作出 交代。 

我們 懇請各 支持以 上要求 以及反 對學生 
會獨 斷獨行 作風的 同學, 聯 署支持 。收 
集簽 名後, 我們將 提呈中 大學生 會代表 
會, 要求 跟進, 並 希望幹 事會能 作出回 
應及 覺醒。 


此致 

全體 中文大 學同學 
中 文大學 學生會 代表會 
中 文大學 學生會 幹事會 

副 本呈送 

中文大 學學生 會學生 報編輯 委員會 
中 文大學 學生會 校園電 台編輯 委員會 

發起人 (年 份以 2 oio - 2 < m 新學年 為準) 

歐 陽梓鋒 ( 2 010 年新亞 英文) 

田方澤 ( 2 010 年新亞 社會) 

林靄廷 (2010 年聯合 中文) 

鮑銘康 ( 2 010 年新亞 社會) 

施琦峰 ( 2 010 年逸夫 社會) 

蘇瀚堯 (2010 年新亞 風管, 研究院 / I ) 
施德安 (2010 年逸夫 社會, 研究院 / I ) 
馮逸韬 ( 2 010 年新亞 數學) 

劉浩然 ( 2 010 年新亞 化學) 

林芷欣 (新 亞政政 /3) 

羅偉立 (新 亞社會 /3) 

簡懿娟 (新 亞社會 /4) 

池衍昌 (崇 基社會 /3) 

許智恩 (新 亞藝術 /3) 

羅家興 (新 亞社會 /2)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89 令 


重 拾中大 使命, 推 動校園 民主: 
為 永久安 置新民 主女神 像建言 


♦ 第 40 屆中大 學生會 幹事會 

原刊於 「中大 新民主 女神像 文摘」 網誌, 2010 年 10 月 31 日 


一 • 引言 

中大開 學已經 一個多 月了。 新民 主女神 
像仍 然風雨 不改, 穩如泰 山的矗 立在火 
車站 廣場。 每逢 周日, 路經 的遊客 、同 
胞總會 到神像 前瞻仰 幾番; 在今 年的預 
科生 資訊日 (俗稱 「info day 」 ) , 不少 
中 學生和 家長在 神像前 留影, 足 見神像 
已成 為中文 大學一 個新的 地標。 最近, 
更有同 學自發 在神像 前奉上 「祝 賀劉曉 
波榮獲 今屆諾 貝爾和 平獎」 的花匾 ,更 
加肯 定了新 民主女 神像把 中大與 神洲大 
地一脈 相連的 意義。 

接 下來, 我 們要面 對的, 是 神像永 久落戶 
中大的 爭議。 我們 認為, 新 民主女 神像和 
中文大 學的歷 史已不 可分; 永久 落戶中 
大, 既彰顯 中大創 校先賢 精神, 也 體現中 
文大學 對國家 歷史和 社會的 承擔。 而透過 
協商 民主以 至舉行 全民公 投決定 神像去 
留, 亦能實 踐校園 民主。 

二 _ 為 何新民 主女神 像應永 久落戶 中大? 

讓我們 首先回 顧兩段 歷史。 

第一段 是中大 創校的 歷史。 中文 大學建 
校的成 員書院 (如 新亞 書院) ,前 身都 


是當 年內地 的教育 機構, 因政治 環境等 
問 題才由 中國內 地避走 至植根 香港。 而 
中文 大學之 成立, 是 為了成 立一所 「 中 
國人的 大學」 ,其 「中 文」 二字 ,不只 
是一 所使用 「中 文」 的 大學, 更 是一所 
傳承 「 中 國人文 精神」 的 大學, 同時 
抗 衡殖民 地政府 在香港 「去 根化」 的教 
育。 所以, 中文 大學在 創校一 刻起, 已 
背負 了一段 政治歷 史背景 1 。 誠如 一位校 
友在 報章撰 文說: 

「筆者 所認識 和受教 的中文 大學, 是由 
殖 民地時 代一批 有憂患 意識、 文 化理想 
和民族 精神的 學者, 努力 向殖民 當局, 
爭取宏 揚民族 文化使 命而創 立的。 中大 
的 誕生, 本來 就是一 種政治 產物。 憂患 
和 苦難的 意識, 貫通 崇基與 新亞, 和在 
顛 沛流離 中避秦 居港的 學者學 人。」 2 

我們 看到, 中大本 身除了 是一個 生產知 
識的高 等教育 機構, 更背 負著傳 承中國 
人文 精神的 使命。 這個 使命, 可 以體現 
在 「宏揚 國學、 關 社認祖 、崇尚 自由、 
不畏 權貴、 開拓 新知」 3 等 範疇。 中文大 
學, 就 是有社 會關懷 和歷史 承擔的 「人 
文 中大」 。從 中大 學生在 七十年 代積極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90 


參 與保衛 釣魚台 運動、 八 十年代 提倡民 
主 回歸、 聲 援八九 民運, 堅持平 反六四 
便可見 一斑。 

第二 段歷史 是八九 六四。 1989 年春夏 
之交, 北京 的大學 生在悼 念胡耀 邦的同 
時, 向中 共政府 提出反 腐敗、 反 貪污、 
實踐 民主、 自由的 訴求。 除 了學生 ,當 
時的 工人、 市民亦 紛紛加 入這場 運動。 
在 香港, 市民積 極參與 遊行和 「民 主歌 
聲獻 中華」 等 集會聲 援北京 學運, 也為 
駐守 天安門 廣場的 學生提 供資源 援助。 
當時 的中大 學生, 也在校 內舉辦 集會, 
甚至到 新華社 聲援北 京學生 。然而 ,這 
場愛 國民主 運動換 來的, 是無情 的血腥 
鎮壓。 至今, 流亡 海外的 民運人 士仍不 
得 回國、 內 地的公 民政治 權利仍 備受打 
壓。 劉曉 波老師 獲諾貝 爾獎, 不 少內地 
學者 因公開 或私下 支持劉 氏紛紛 被捕和 
軟禁 4 , 便可 見今日 中國, 仍在中 共白色 
恐怖 的籠罩 之下。 

以上 兩段歷 史和在 中大永 久放置 新民主 
女 神像有 何干係 ? 此中 關鍵, 在 於新民 
主女 神像, 能成為 中大一 直傳承 的使命 
的 標記。 這使 命概括 來說, 就是 對國家 
的 關懷、 對 歷史的 承擔。 

今曰 的中文 大學, 和本 港其他 大學一 
樣, 正急 速異化 為教育 工廠, 著眼於 
「做生 意」、 「鬥排 名」、 「搶資 源」。 
所謂 國際化 淪為英 語化、 校方 以國際 
生的多 寡和國 際排名 為發展 指標; 為了 
與 港大以 至世界 級大學 齊名, 就 只顧爭 
奪 資源, 滿腦子 裡都是 預算、 程式 、報 


告。 學 校高層 營役於 數字、 為向 教資會 
「交 數」 而絞盡 腦汁, 對 人文教 育和中 
大 傳統反 而冷漠 寡情, 成為 了一所 「官 
僚 中大」 5 。 對於 國家、 社會的 關懷, 
僅流於 讚揚神 州七號 升空、 舉辦 零八奧 
運; 面 對一黨 專政、 八九 民運和 零八憲 
章等 等公共 爭議, 就執 行鴕鳥 政策, 以 
「政治 中立」 敷衍 了事, 蒙混 過關。 昔 
日的 中大創 校精神 在他們 眼中, 正是黃 
鶴 遠去, 無須 復還。 

新民 主女神 像矗立 中大, 就是 要提醒 
我們, 中大 精神, 有著 深厚的 一份對 
國家、 對民族 的人文 責任。 關 懷中華 
民族, 關 注中國 政治, 毫 無疑問 是中大 
創校精 神的一 部分。 女神像 象徵的 「民 
主」、 「自 由」、 「公 義」 ,亦 與大學 
本身追 求言論 自由、 公民 平權的 精神一 
脈 相承。 女神 像更時 刻警惕 我們, 要延 
續五 四運動 和八九 民運以 來大學 生對國 
家 民族的 承擔。 二十多 年來, 六 四尚未 
平反, 中 共不肯 認錯, 悻 存者和 死難者 
家 屬則仍 活在政 治壓迫 之中。 當 六四真 
相在 整個中 國大地 漸漸被 淹沒, 當整個 
社會 都因恐 懼而對 六四噤 若寒蟬 之時, 
中 文大學 難道不 應力挽 狂攔, 秉承使 
命, 藉著 矗立女 神像, 讓 更多人 受其感 
召, 堅 持平反 六四, 直至 中共終 肯承認 
歷史過 錯嗎? 

而且, 中文 大學的 歷史, 和八九 民運的 
歷史 已密不 可分; 而兩段 歷史的 交織, 
造 就了今 日民主 女神像 得以矗 立在校 
園。 八九 六四, 中大學 生聲援 北京學 
生、 抗 議中共 屠城, 是中 文大學 關懷國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91 # 


運的 實踐; 二十一 年後, 二千人 聚集中 
大, 抗 議校方 向中共 獻媚、 見證 一個備 
受政權 打壓、 象徵 平反六 四的新 民主女 
神 像落戶 校園, 亦 是繼承 了這份 情懷和 
風骨。 新民 主女神 像重塑 了當年 在北京 
的 「民 主女神 像」, 盛載 著八九 六四的 
歷史、 六四二 4 ^一 周 年的漂 泊歷史 ,以 
及 「中 大人」 在今 年六四 晚上的 記憶。 
她已為 中大歷 史寫下 一頁。 如果 新民主 
女神像 能夠永 久矗立 中大, 見證 歷史, 
也是中 大創校 精神的 象徵。 

一個 偉大的 民族, 不是講 求外在 發展的 
成就, 而是 擁有面 對過往 歷史傷 口的勇 
氣, 以史 為鑒; 同樣, 中 文大學 要成為 
卓越 超凡的 學府, 不 在國際 排名, 也不 
在科研 建設, 而在 於對自 己的使 命和歷 
史 有一份 承擔。 

我們 作為中 大人、 中 國人, 更應 繼往開 
來, 為香港 以至國 家的政 治發展 負責。 
這責 任的確 重大, 這責任 的確難 以輕言 
擔當。 但 難道我 們甘於 擔任旁 觀者? 我 
們 相信, 對於 傳承中 大創校 精神, 我們 
責無 旁貸; 對於延 續中大 傳統、 延續八 
九 民運的 歷史, 我們是 「任 重而 道遠」 
的一群 6 。 

三 • 為何新 民主女 神像應 擺放在 火車站 
廣場? 

或 許有人 會說, 既 然校方 已允許 神像永 
久 落戶, 何 不聽從 校方, 將民主 女神像 
放 在文化 廣場? 接下 來要處 理的, 還不 
只 是技術 層面的 事情? 


但我們 認為, 神 像擺放 在哪, 亦 是價值 
的 考慮。 神 像擺放 在一個 對公眾 開放的 
位 置抑或 一個公 眾難以 接觸的 地方, 足 
以反 映我們 如何看 待女神 像的精 神和價 
值。 新 民主女 神像追 求民主 自由, 承擔 
「六 四」 歷 史傷口 的精神 價值, 既傳 
承中 大創校 精神, 大學當 局亦應 弘揚於 
世。 新 民主女 神像的 意義, 不應 只局限 
在 中大, 而應 發揚於 全港, 甚至 於南下 
的國內 同胞。 大學 火車站 匯聚出 入中大 
的 師生, 並 連結來 訪的香 港市民 和內地 
同胞, 正 是最好 選擇。 

校方 至今只 建議神 像擺放 於文化 廣場, 
漠視了 女神 像擺放 原址的 意義。 校方意 
欲從 火車站 移走女 神本身 就是一 個價值 
決定, 披 上所謂 技術的 外衣。 事 實上是 
在避免 爭議, 逃避 中大人 應有的 責任。 
與 其說校 方是出 於管理 考慮, 不 如說是 
出於 對政治 承擔的 恐懼: 校方現 時不願 
女 神像放 在一個 當眼的 位置, 和 校方當 
初拒 絕女神 像的心 態如出 一轍。 中大校 
方, 懼 怕背上 「六 四」 的政治 風險, 懼 
怕得 罪中共 政權。 對校方 來說, 神像萬 
不能 放在他 們眼中 「高 調而 敏感」 的火 
車站。 校方 懼怕承 認神像 背後的 價值, 
更遑論 肩負起 民族使 命了。 遙想 當年六 
四, 前校長 高錕刊 登聯署 廣告厲 聲遣責 
中 共政權 7 ; 今日 中大, 校 方連大 大方方 
放置 一個象 徵普世 價值和 歷史傷 口的雕 
像 也勇氣 欠奉, 這難 道還是 我們的 「人 
文 中大」 嗎 8 ? 

我們 認為, 新民主 女神像 應擺放 在火車 
站, 以彰顯 中大敢 於承擔 六四一 後中國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92 


現 代史的 悲劇, 承 認民主 、自由 、公義 
等普世 價值, 決心 肩負中 大創校 使命。 
這亦是 一所大 學處於 今日社 會腐敗 ,民 
族 危亡之 秋所應 堅守的 良知和 責任。 

四 • 為何要 以全民 投票來 決定神 像的最 
終 安排? 

我們對 新民主 女神像 落戶的 期望, 也需 
要得到 同學的 認同和 授權; 如果 校方願 
意和 學生合 辦一個 屬於中 大人的 全民投 
票, 不單體 現校園 民主, 也能夠 作香港 
社會一 個民主 參與的 示範。 我們 認為, 
舉 行全民 投票的 原因, 有以下 三點: 

第一個 原因, 是全 民投票 能夠實 現中大 
人平等 的民主 參與。 放諸民 主國家 ,不 
同的 政策總 對不同 的持份 者有所 影響, 
也總有 不同的 意見和 立場。 儘管 在政策 
爭 論中, 學者有 學者的 見解、 政 府有政 
府的 立場、 市民有 市民的 意見, 但在公 
投 面前, 各 方持份 者回復 到平等 自由的 
公民 本質, 人 人票值 平等, 不因 其社會 
地位或 身份所 左右。 在此 去除偏 見的狀 
態 下進行 公投, 才 能體現 一個公 平公正 
的 社會。 

回到 校園。 校 方時常 提出, 新民 主女神 
像是 否永久 落戶, 要照顧 不同持 份者的 
意見, 不能單 以公投 決定, 實在 令人難 
以 理解。 首先, 將 中大人 劃分成 不同持 
份者如 「學 生」、 「老 師」、 「校 友」, 
本身就 是一個 分化的 過程, 而 此過程 
也只 由校方 單方面 決定, 根本 就是一 
套 「類 功能 組別」 的邏輯 。其次 ,即 
使 要照顧 不同持 份者的 意見, 校 方至今 


仍未 公佈如 何收集 意見, 所謂 「諮 詢」 
的機 制和時 間表也 沒有, 顯示校 方沒有 
誠意 去解決 問題, 突顯了 校方理 由的空 
洞。 而且, 儘管不 同持份 者會出 現意見 
分歧, 我們 也總要 有一個 最終決 策的方 
法。 而此最 終權力 (Final Authority ) 
孰誰? 是校長 一人? 是校方 一面? 還是 
在校 的全體 「中 大人」 ? 當我們 以全民 
投票作 為最終 決策, 我們 投票時 就只有 
一 個身份 ,就是 「中 大人」 。全 民投票 
就是一 個去除 等級、 職業 分野的 決策機 
制, 讓每一 個中大 人都可 以平等 地參與 
直接 民主。 

第二個 原因, 是全 民公投 能夠推 進校園 
民 主化。 一種 反對公 投的論 調指, 以公 
投 作為決 定民主 女神像 去留的 方法 , 會 
產 生滑坡 效應, 令 學校未 來無論 事無大 
小均 以公投 決定, 令學 校無法 管治。 但 
放 諸世上 各民主 國家及 組織, 此 種論調 
實在是 一天大 笑話。 首先, 擁有 公投制 
度的 國家, 均不 會事無 大小由 公投決 
定。 當決策 關乎修 改憲法 和重大 政治舉 
措時, 擁有 公投制 度的政 府才會 以公投 
作為一 個決策 機制, 體現 「 主權在 民」" 
全民 投票的 結果能 夠約束 政府, 變相增 
加政府 的認受 性和正 當性。 即使 放在中 
大學 生會, 每當 要修改 會章, 也 需要由 
全民 投票的 結果來 決定, 學生會 也必須 
遵行。 

進一步 而言, 為 何一般 擁有公 投制度 
的 政府, 均 不會事 無大小 公投? 究其原 
因, 乃在 於此種 政府本 身就是 透過民 
主 選舉產 生的, 本 身已經 具有相 當合法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93 令 


性。 回到學 生會的 層次, 學生會 幹事會 
由 會章訂 定的民 主機制 產生, 加 上受代 
表 會監察 制衡, 其 組織本 身就具 有充分 
代 表性和 合法性 : 相反, 中大校 長並非 
由民 主程序 產生, 中大人 亦無任 何機制 
對 中大校 方的權 力予以 制衡, 可 見中大 
校方 本身就 是一個 缺乏民 主授權 的官僚 
組織。 如果 校方願 意與學 生共同 就新民 
主女神 像的落 戶進行 公投, 不單 能提高 
中大 校方管 治的認 受性, 也能夠 成為一 
個難能 可貴的 經驗, 深化 中大的 校園民 
主 實踐。 

第三個 原因, 我們透 過全民 投票, 能夠 
提高 「中 大人」 在 校園以 至社會 的權利 
意識, 包括 參與公 共討論 和最終 決策的 
權利。 現時 中大學 生會幹 事會主 張將新 
民主 女神像 永久放 置在火 車站, 中大校 
方則 要求將 之放置 在文化 廣場。 既然雙 
方立場 明晰, 我們 應該透 過公開 的平台 
互相辯 論雙方 理據, 由大 眾參與 討論, 
而非進 行只有 雙方密 談的黑 箱政治 。每 
一位中 大人在 公開討 論中, 都 有平等 
參與的 權利, 此亦 是一個 重要的 公眾教 
育, 即透 過條分 理析, 對 議題有 深度的 
理解和 討論, 最後才 以投票 決定, 以保 
障公投 結果的 質素。 而透 過全民 投票, 
每一 位中大 人也可 透過行 使自己 的權力 
去共同 決定。 不 論結果 如何, 在 直接民 
主的過 程中, 我們 能夠行 使自己 的政治 
權利, 更讓 我們進 一步意 識到, 香港社 
會也應 保障每 人的平 等政治 權利。 如果 
這次 全民投 票能夠 成事, 不單是 一個有 
質素 的民主 教育, 更為繼 五區公 投後, 
香港直 接民主 發展的 先聲。 中大 就能真 


正 成為一 所貢獻 社會、 連結 社會的 大學。 

五 • 展望 

新 民主女 神像事 件引發 出來的 種種爭 
論, 絕非我 們所能 預計。 爭論的 關鍵, 
並非是 學生會 和校方 單純的 對立, 也非 
單 純的程 序技術 問題; 此中牽 涉的, 是 
對 中文大 學精神 價值的 理解與 傳承, 以 
及對國 家民族 歷史的 承擔和 責任。 對關 
乎國家 歷史和 未來發 展的大 是大非 ,實 
在 要據理 力爭。 

時至 今日, 最令 我們失 望的, 是 校方連 
出 來面對 公眾, 公開討 論的勇 氣也欠 
奉。 要面對 公眾, 面對六 四死難 者的, 
不 應只是 我們尊 敬的沈 校長, 也 應包括 
當 時一同 決策, 否 決女神 像進入 中大的 
一 眾行政 與計劃 委員會 ( AAPC ) 成員 9 
。 我 們誠懇 希望校 方能夠 向公眾 公開當 
時拒 絕女神 像進入 中大的 原因, 清楚說 
明反 對將女 神像放 置在火 車站的 理據, 
出 席日後 的公開 辯論, 並 回應能 否和學 
生一 同舉辦 公投。 

在現代 社會, 天下非 一人之 天下, 而是 
天 下人之 天下; 同樣, 中 大非一 人之中 
大, 而是中 大人之 中大。 我們寄 望中大 
人能夠 延續中 大創校 先賢的 理念、 承擔 
八九 民運對 國家的 關懷, 為香港 以至中 
國的民 主發展 出力, 成就 中大學 生會會 
歌 所言: 

「我們 的神聖 工作是 拓荒, 承擔 著整個 
民 族的光 輝!」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94 


1 石 傲枝, 〈中 文大 學無資 格說中 立〉, 《星 島日 
報》 , 2010 年 6 月 13 日。 

2 安徒, 〈「當 仁不讓 於師」 之 「哭 中大」 > , 

《明 報》 , 2010 年 6 月 6 日。 

3 馬傑偉 、李 立峰 、朱 順慈, 〈毋 忘六四 ,毋忘 
人 文中大 —— 兼論作 為價值 禮儀的 悼念活 動〉, 

《明 報》 , 2010 年 6 月 7 日。 

4 據 2 010 年 10 月 2 2 日的 《聯 合報》 報導, 聲 援劉曉 
波 的北京 電影學 院教授 崔衛平 被公安 帶走, 原因 
是大陸 公安懷 疑她透 露劉曉 波相關 訊息給 捷克駐 
北京 大使。 凡此 以言入 罪者, 在內 地多不 勝數。 

5 馬傑偉 、李 立峰 、朱 順慈, 〈毋 忘六四 ,毋忘 
人 文中大 —— 兼論作 為價值 禮儀的 悼念活 動〉, 

《明 報》 , 2010 年 6 月 7 日。 

6 周 保松, 〈中 文大學 ,請您 學會講 道理〉 ,《明 
報》 , 2010 年 6 月 21 日。 

7 當中 包括仍 在任的 大學秘 書長梁 少光。 

8 一次 在崇基 新宿的 校長夜 話中, 有 同學問 如果公 
投結 果是在 火車站 擺放, 校方會 怎樣? 校 長說, 
視 乎情況 而定。 若果 校方覺 得火車 站或文 廣都無 
所謂 的話, 為何不 直接順 應公投 結果? 

9 包 括前任 校長: 劉 遵義; 現任 校長: 沈 袓堯; 
常務副 校長: 華 雲生; 副 校長: 楊 綱凱、 鄭振 
耀、 程 伯中、 許 敬文、 黃 乃正; 協理副 校長: 
徐 揚生、 馮通; 書院 院長: 梁 元生、 馮 國培、 
莫 理斯、 辛 世文、 劉 允怡; 學院 院長: 黃永 
成、 熊 秉真、 黃 德尊、 李 子建, 汪 正平 、 Mike 
McConville 、 霍 泰輝、 伍 灼耀、 李 少南; 其他 
高 級管理 人員: 梁 少光、 吳 樹培、 陳 鎮榮、 吳基 
培。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時序表 


2010 年 5 月 29 日 支聯 會在時 代廣場 豎立新 民主女 神像和 浮雕, 食環 署指展 覽沒有 

申 領娛樂 牌照, 要求 清場。 隨後 警察到 場將之 沒收, 並拘 捕數名 
支聯會 成員。 

2010 年 5 月 29 日 幹事會 向校方 提交申 請書, 要 求在大 學站對 出的空 間長期 擺放民 
主女 神像和 浮雕。 


2010 年 6 月 2 日 校 方以電 郵方式 發出公 開信, 以 堅守政 治中立 為由, 否決 幹事會 

的 申請。 

2010 年 6 月 2 日 中大 員工總 會發表 〈強烈 譴責校 方政治 效忠, 呼籲 中大同 工明晚 

出 席六四 晚會〉 聲明。 

2010 年 6 月 3 日 幹事 會召開 記者會 ,譴責 校方的 做法。 

2010 年 6 月 3 日 幹 事會、 中大 學生報 及劉遵 義施政 監察, 發起 〈地 獄之火 將留給 

面對 道德危 機時仍 宣稱中 立的人 一 聲討中 大校方 禁止擺 放民主 
女神 聯署聲 明〉, 有 30 個中大 組織及 1,500 多人 聯署。 

2010 年 6 月 3 日 中大校 董陸耀 文發表 聲明, 譴責中 大行政 及規劃 委員會 越權。 

2010 年 6 月 4 日 哲學 系發表 聲明, 發起人 皆為該 系的教 職員。 

2010 年 6 月 4 日 逾 2,000 名 市民及 中大人 護送民 女像入 中大。 

2010 年 6 月 5 日 沈 祖堯希 望幹事 會可以 將民女 像由大 學站對 出的空 間移去 本部文 

化 廣場。 


中大 五十年 k 


令 296 


2010 年 6 月 9 日 十幾名 中大學 生發表 〈以 民主 為名, 行專制 之實〉 的 聲明, 批評 

幹事會 沒有諮 詢同學 就申請 將民女 像放在 中大, 是脫離 群眾。 

2010 年 10 月 16 日 中大 文化管 理碩士 課程主 任何慶 基發表 〈要 擺民主 女神, 但不是 

這 個〉。 

2010 年 10 月 31 日 幹事 會發表 〈重 拾中大 使命, 推 動校園 民主: 為永 久安置 新民主 

女 神像建 言〉, 解釋民 女像落 戶中大 的原因 及其後 安排。 

2011 年 1 月 30 日 中 大學生 會代表 會召開 會議, 討論有 關民主 女神像 去留的 公投議 

案。 幹 事會和 代表會 因技術 理由放 棄推行 公投, 不了 了之。 


2011 年 5 月 15 曰 


由校友 關注組 贊助的 民女修 葺工程 竣工。 幹 事會、 支聯會 及校友 
關注組 為新民 主女神 像的新 基座舉 行揭幕 儀式, 並 同時悼 念已故 
校 友關注 組成員 周鍚輝 先生。 

2011 年 10 月至 11 月 幹事 會走訪 全校, 召 開八次 中期諮 詢會, 收 集同學 對民主 女神像 
擺放 位置的 意見。 最後幹 事會沒 有啟動 公投, 而民 主女神 像依舊 
坐落於 大學站 對出的 空間。 



窗 择戋女 神像進 駿中大 

成: ri 會、 論壇的 a 要 

P 地 ’ ’ I 


Then 







卷二 民 主女神 像事件 


297 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