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美股 2021 年 1 月游戏驿站上 Wallstreetbets 和空头的大战?

近日美国市场上演了一场散户疯狂“抱团”,对抗机构的“逼空大战”。 这一切要从游戏零售商Gamestop说起。Gamestop(游戏驿站),简称GME。…
关注者
6,169
被浏览
3,000,751

593 个回答

1月26日原答案:

一直混迹在 WSB,倒不是因为我真的会跟着上面的建议买股票,因为他们毕竟也只是一群无组织无纪律的散户,对实际价格的影响不会有多大,其实就是主要觉得这群人太欢乐了,心态也特别好,大家整天晒自己动不动就翻几倍或者亏光的截图,有些隐藏大佬会真的给很详细很专业的分析和投资科普,大部分人即便不懂也大大咧咧承认自己不懂,自嘲为 retard 或者 autist, 然后继续欢乐地 all in。版块如其名,wall street bets, 华尔街赌场,大家就是来赌的。

我之前几个月就注意到 WSB 上对 GME 的推荐,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和 Hertz 一样的情况大家打算在公司破产前捞一把,所以没怎么在意,但是1月13日 GME 突然日内暴涨50%时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在 WSB 上找了几个写得比较详细的GME分析仔细读了读,然后我意识到这帮人可能真的挖到宝了,确实有料。做空股数量超出流通股数量,本来已经极度压低的价格,Michael Burry 的支持,然后 Ryan Cohen 的加盟,等等等等,这都是板上钉钉的公开信息,诸多元素结合在一起,一旦引起公众注意,轧空几乎不可避免。我被说服了,当即投了自己30%左右的仓位在 GME 上。现在这些投入两周内已经翻了4倍,我还是拿着,一点没动。

一开始我还抱有一丝怀疑,但是有几个事加强了我的信心,一个是 Citron 发布了一个毫无说服力的做空视频后几乎无人买账,GME继续一路走高;另外是观察这几天主流金融新闻媒体对GME的报道,我发现他们一开始就想要宣布轧空已经结束,尽管谁都能查得到做空股数几乎没变;然后他们极力想要夸大WSB对市场的影响力,说得好像一群年轻的散户能随便撬动几十亿美元规模的股市动荡,但同时又对机构过度做空GME在先和接下来依然存在的轧空风险一语带过,让我相信做空的华尔街机构和媒体之间绝对有背后的勾结,他们试图恐吓大家抛售以压低价格。这更确定了他们也知道轧空很有可能来临,想要不择一切手段阻止。

需要确定几件事:

空头们过度做空GME时已经给自己埋下了炸弹,WSB散户只是找到了这个炸弹,顺手点着了导火索而已;

推动GME股价升高的本质原因是轧空,而不是靠散户团结盲目推高。单纯把这个事件归结于散户vs机构的说法都是以偏概全的。如果没有本身的轧空风险存在,散户根本无法和机构对抗。

多头里绝对有机构入场,实际情况是多头机构和散户合力分尸空头。

最有意思的是GME这两周已经翻了5倍了,做空股数量依然徘徊在7000万,我估计是旧的空头早已退出,新的不信邪的空头补上了他们的位置,所以其实真正的轧空还没开始呢。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也不知道,也许GME真的会冲上一千刀,也许会有几个做空机构直接破产(Melvin已经亏了几十亿了),也许Gamestop会出面发新股给整个事画上一个句号。我不会再往里面加注了,风险太大,就继续拿着已有的看热闹吧。


1月30日周末的个人小更新。

从1月13日我入场后我就一直在思索,做空机构虽然这次算是玩大了,被散户(和潜在的隐藏多头)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华尔街毕竟汇聚了这个星球上最聪明最精于算计的一群无情的交易机器,要说他们不做抵抗立刻举白旗投降平仓离场,我肯定是不信的。WSB从上周开始也有曾在金融机构工作过的人警告大家,说华尔街空头们绝不会坐以待毙,完全有可能不择手段,明着暗着做小动作(play dirty)是完全有可能,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所以他们到底会做什么?

根据对这周整周跌宕起伏战局的观察,以及阅读 Reddit 上包括 WSB 在内的几个股票投资板块的诸多分析帖子,我认为空头们本周采用的手段包括但不局限于如下几个:

  1. (存疑)在每次股票涨势起来后,通过 short ladder attack (梯度做空?)来在短时间内强行拉低价格触发向下熔断,试图以此诱发散户恐慌抛售。同样的手法重复于盘前盘后交易量小的时候。
  2. 勾结 CNBC 等主流金融新闻媒体,散布各种利于空头的消息,包括而不限于:在股价仅在40刀时就宣称轧空已经结束;呼吁 GME 增发新股;从头到尾百般抹黑散户,把事件渲染成疯狂散户操纵市场欺负机构,但对机构过度做空所导致的轧空风险一语带过;每天都在劝散户收手;等等等等。
  3. 攻击散户大本营WSB。通过大量刚创建的小号发帖淹没版块,号召大家抛售,导致1月27日WSB不得不关停一个小时清理小号;Discord 以不雅语言为由封停了 WSB 频道,还很此地无银三百两地说 “这个举动和最近的金融市场情况无关”。
  4. 分散散户注意力。如果你同时关注r/WSB,r/investing, r/stocks这几个 Reddit 版块的话,你会发现这些板块几乎是一夜之间被推荐AMC,BB,NOK的帖子刷屏,而且一发布就自带各种奖赏,号召大家把在GME上的收益转到这几个新股上。这个过程非常突然,有很多人怀疑这是空头组织小号推出来吸引散户注意力的,我也觉得有很大可疑,所以压根没碰这几支股票。
  5. 所谓的券商禁止交易的问题,目前有几个不一样的口声:Robinhood 对原因语焉不详,只说要“保护公司和用户的利益" ; Webull 等几个平台倒是给出了比较合理的回答,说是前所未有的交易量和GME流通股的枯竭导致以 Apex Clearing 为首的清算公司大幅增加保证金甚至限制GME交易,导致券商平台不得不配合。考虑到 Vanguard 和 Fidelity 等有自己清算平台本身还是 GME 大股东的券商全程都没下线,我认为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我目前对拔网线这个说法暂时持中立态度(但是 Robinhood 连 GME 搜索都不让人搜到这点吃相就太难看了,没得洗)。但有人认为空头趁着券商限制交易的这个时间点进行了一次最凶残的 Short ladder attack(存疑),加上部分散户恐慌抛售,一度把价格砸到127刀,然后趁此机会大量平仓,有人估计周四一天让空头们避免了60亿刀的额外损失。

最后结果目前看来,空头们各种花式秀操作让人大开眼界,但GME整体依然在本周翻了三倍有余,多头仍然暂时是胜利的一方。

个人而言,我在周五收盘前卖出了自己的大部分GME持仓,净收益在600%左右,只留下一小部分继续静观其变。有几点理由:

  • 落袋为安。赚了这么多倍已经值了。
  • 在GME60刀以下空的那些老的空头应该早就平仓了,我认为轧空这两周其实一直在进行,目前股价这么高很大程度上就是轧死旧的空头的结果,但是大家普遍认为目前这个股价早晚会跌回去,所以很多空头在高价位又杀了进来。相当多的空头在周四平仓了,但是周五又增加了一些,所以做空数量虽然这周有小降,但比例依然徘徊在110%以上。除非散户和多头有能力继续炒高价格,新的这些空头倒暂时没有很大的平仓压力。
  • 我不知道空头还能整出什么背后捅刀的幺蛾子。不知道政府会不会以某种方式介入。不知道券商下周是否会继续限制交易。
  • 经历周四之后,WSB这周总共涌进了几百万新用户,上面无论是发帖质量还是讨论内容都已经和以前大不相同,成为了一个大型情感发泄 echo chamber,大家纷纷表示永远不卖,就是要弄死机构。我个人对群体性狂热有本能的警惕,所以决定适当收手。希望WSB最后不会变成接盘侠。

局势依然扑朔迷离。大家下周见。


2月4日更新:

看来我跑路时间是非常及时的,周五卖出后下周一周二两天就直接从300跌到了100以下。

根据既有事实:

  1. GME做空比例一度高达140%,以Melvin Capital为首;
  2. GME股价在两周内最高翻了20倍;
  3. Melvin在1月27日宣布平仓,基金总亏损53%;
  4. 周四券商限制交易后股价暴跌;
  5. 周五Ortex根据模型推算做空比例已经降到50%左右。

个人对整个事件的看法很简单:轧空主要在1月25日刀27日这三天已经发生了,散户的涌入和以 Melvin 为首的大空头平仓在这三天内将股价推高到最高近500刀,然后券商限制交易后严重打压散户热情,剩下的空头在周四周五两天陆陆续续大部分也平仓,最后失去了轧空压力和散户购买欲望后GME一路走低,宣告整个事件的结束。



PS: 很多国内跟风报道这个事件的自媒体完全把时间线和重要细节搞反了,把整个过程说成Citron做空导致散户反击,完全是本末倒置。作为亲历者,我给大家理一下:

2020年7月:一名ID为 DeepFuckingValue(接下来称为DFV) 的人在 wsb 上分析 GME,认为 GME 被严重过度做空,做空股数量为流通股数量的150%,未来 Gamestop 只要不破产,很可能会有轧空风险。他投了 5万 美元在 GME 的股票和长期期权上。WSB 大部分人对此持嘲笑态度。GME 当时股价仅4刀。

2020年8-12月,GME 不断走高,从4刀涨到15刀,WSB 上越来越多人被 DFV 说服加入了他的队伍。此时做空 GME 最有名的大机构是管理着120亿美元的对冲基金 Melvin Capital。

2021年1月初,著名企业家 Ryan Cohen 宣布加盟 GME 董事会,透露自己想要扭转公司局势的愿景。GME 股价涨至20刀,WSB 开始被 GME 的帖子刷屏,大家纷纷认为轧空可能性越来越大,号召所有人上车,买股票(而不是期权)后长期持有,这样空头将无法平仓,加速轧空。

1月13日,GME毫无来由的日内暴涨50%至33刀。WSB上对GME的推崇已经白热化,感觉每天80%的帖子都是推荐分析GME。剩下的20%是对 Melvin Capital 宣战。

1月19日,Citron 宣布做空 GME,导致股票一度大跌,但是等第二天 Citron 的实际做空视频出来后,大家发现他的论点毫无说服力,股价日内直接飙升回去,20日收盘39刀。这时候 GME 已经广泛引起了主流媒体和散户的注意。

从1月21号开始,GME 经历数日史诗狂涨,连续几天收盘价:44刀,67刀,78刀,145刀。DFV 每天在 WSB 上更新自己的账户总额,截至26日已经将5万的初始投资翻成了2200万。WSB上的统一口声非常坚定:不卖!空头必须死!

1月26日,Melvin Capital 宣布整个1月亏损30亿,接受 Citadel 的27亿资金注入。当日 GME 继续暴涨90%。

1月27日清晨,CNBC 报道 Melvin Capital 终于放弃做空,选择平仓,实际亏损数字不明。Citron 也宣布自己已经放弃做空,45刀入场,90刀退出,在 GME 上亏损100%。当日GME继续暴涨133%至346刀。晚上,WSB 的 Reddit 板块和 Discord 频道分别关停了一个小时,但是很快恢复上线。DFV更新自己账户已涨至近5000万。

1月28日,Robinhood等数个美国散户常用的交易平台突然开始限制GME的股票和期权交易,只准卖不许买,原因没有明说,导致大量散户无法继续买进 GME。交易平台的此番做法引发社会性众怒,包括马克库班、AOC、Ted Cruz等知名政商人物纷纷发声支持散户并声讨华尔街操纵市场。当日就有法律公司提交对 Robinhood 的集体诉讼。Webull 等平台声称它们使用的清算公司 Apex Clearing 这天拒绝提供买入 GME 的交易,推特上也有传言说是 Citadel 在背后操纵试图挽救 Melvin Capital 和自己的投资。

GME盘中经历剧烈震荡,一度冲上470刀,又暴跌至126刀,最后收盘于196刀,单日跌幅-43%。

1月29日,各大券商不同限度地各自恢复了GME的交易(Robinhood只允许买入5股以下,Webull等完全恢复),GME盘中最高一度冲到377刀,最低跌至250刀,最后收盘327刀,单日涨幅69%。由于前一日券商集体限制交易被认为是华尔街拔网线故意操纵市场,WSB 整体群情激愤,早已不是最开始瞄准轧空捞一把钱心态,现在把目标改为完全和机构对着干,无论如何坚定不卖。

2月1日,两个最有名的计算做空率的公司 Ortex 和 S3 更新了各自的数据,两方都认为GME的做空股数已经下降到了3000万股左右,大概占全部流通股的 50%。换言之他们认为轧空已经发生,有相当一部分空头已经平仓。Robinhood 依然限制最多只允许持有一股GME,但是大部分其他券商已经恢复交易。GME 一整天都平稳下跌,最后收盘于225刀,单日跌幅-30%.

2月2日,GME一整天继续平稳下跌,最后收盘于90刀,单日跌幅-60%。

2月3日,GME价格开始稳在90美元左右。个人判断轧空已结束,不会再继续更新。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更新:今天下午身家三十多亿刀的对冲基金经理Leon Cooperman上了CNBC节目,他是这么说的:“这些人坐在家里面,拿着政府给的救济支票来炒股。他们说得到自己“应有的一份”,这就是狗屎!这是在攻击富人群体!”

真的tmd听这个人说话我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在燃烧,这种话也有人说得出口???

利益相关:曾经持有不少GME仓位,美东时间1月28日早上把期权全出了,留了部分股份支持short squeeze事业,算了一下赚了小几万刀。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重度Reddit用户,一天能刷几个小时。wallstreetbets当然也是我最喜欢去的板块之一。大概去年11月的时候,我在逛wsb的时候看到了提到GME的帖子,那时是我第一次注意到这个股票,我觉得他的dd(due diligence,wsb上的股票研究)有点意思,自己又做了点研究后买了GME的股份以及一些call(中文叫看多期权?)那个时候GME应该是一股12刀左右。

先介绍下关于GME的基本背景。疫情导致GME的实体门店大受打击,全美范围内关闭了绝大多数门店,一度濒临破产,所以空头一直在做空GME。在我第一次看到wsb帖子的时候,GME的short interest是140%左右。我们都知道做空本质是借别人的股票高卖低买,比如说XYZ现在100刀一个,我觉得他会跌,我就借别人100个XYZ股票在100刀卖了。之后XYZ跌到了20刀一个,我再买回来还给人家,这中间的80刀差价就是我的利润。那么你可能就要问了,为什么一个股票能有140%被做空?对,他不应该有这种short interest,因为这群空头tmd借了40%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股票。GME连续几十天在纽约证交所的threshold securities列表上,在这个列表上的股票都是fail to deliver positions。因此,wsb高度怀疑GME一直在被naked short selling,这本身就应该是违法的。

当然,大家都知道,法律是不适用于有钱人的,比如华尔街的大机构。于是,wsb想出了一个招,可以赚这个刀口舔血的钱,那就是通过不停的购买和持有触发一个short squeeze(中文叫逼空?)。前面说了,空头是借的别人股票卖掉了,之后必须要买回来补上这个窟窿。但如果股票的价格越来越高,而市场上的量又让空头没法买到足够股票出仓,空头的损失就会越来越大(借来的股票是20卖掉的,现在这个股票已经100了我还要买了还上,这不是血亏?)。在某个时间点,所有空头会一拥而上踩踏式的购买股票,因为必须要补上借的窟窿,这就会导致股票价格在短时间内人为的暴涨。这就是short squeeze。wsb的战术,就是想制造这样一个short squeeze。历史上最有名的例子就是2008年大众的short squeeze,看图:

同时,微软和索尼都在此时发布了新主机,作为传统主机零售商的gamestop在每个主机季股价都会涨,这也正常。11月是美国假期季的开始,感恩节、圣诞节、新年轮流来,主机作为受欢迎的紧俏礼品肯定销量大增。在short squeeze和基本面短期看好的情况下,接下来的两个月内,wsb上的人,包括我在内,都陆陆续续加仓了GME,我还买了不少call。当然,short squeeze本质上是一种艺术,是可遇不可求的,一个人一辈子也就能碰上一两次。个人感觉使得GME在今年1月爆发的真正导火索是ryan cohen加入了GME的董事会。ryan cohen是美国第一大宠物用品电商chewy的创始人,本身也是个很有喜剧风格的人,一直持有大量的GME股票。cohen的加入直接让wsb炸锅了,因为大家觉得cohen有能力改造gamestop,让gamestop转为纯电商运营,甚至成为游戏界的亚马逊。chewy的股价实际上也是虚高的,大家相信在cohen的改造下,GME能被带到这个位置。

cohen是1月11日加入的董事会,在这股小的热潮下,两天后GME就上到了40刀左右,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就陆续出仓位了,此时大部分wsb群众也已经加入了狂欢。

第二个导火索是1月19日,以出做空报告为名的citron research表示将公布为什么GME应该跌回20刀这个价位。这基本上触及了wsb所有人的怒点,一瞬间citron的推特惨遭谩骂刷屏,大家开始戏称citron为shitron。

当然,我不得不说citron research的Andrew left真的是个谐星。本来说1月20号中午直播嘴臭GME,但是大家都知道1月20号中午是拜登的就职典礼,于是Andrew在醒悟过来后又改口说当然不想抢了拜登的风头,延后一天再播。一个“投资研究机构”不知道就职典礼时间,本身就很谐了。结果到了21号当天,Andrew又说自己直播不了,因为有人在黑他的推特账号,虽然我暂时不了解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不过Andrew决定还是录播传到网上为好。

这几波谐的操作彻底把wsb的大伙逗乐了,一时间meme无数,citron把自己变成了小丑,反而让大家更想加仓。在这种动量上,1月22日周五GME成功收在了60刀以上,这又触发了第三个导火索,gamma squeeze。

在周五收盘的时候,GME的call最高的strike price是60刀。大家都知道call的本质是让你有权利以一定的价格在一定的时间买一定的股票,股票的价格在一个call的strike price以上,就叫ITM(in the money)。而周五,发生了我反正是这辈子第一次见的场景:GME收盘在60刀以上,意味着市场上所有当天到期的call都ITM了!这就是gamma squeeze。一个call是给你买100张股票的权利,而因为所有的call都ITM,所有这些call都会被exercise成股票(比如你有60刀的call,你就可以以60的价格买市价已经70刀的GME),而卖掉这些call的人(大部分是机构)必须要迅速购入大量股票来保证持有call的人可以exercise,这就造成了短时内购入大量股票的gamme squeeze,一波暴涨。

于是在周一1月25日开盘后,GME成功站上了100刀。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GME,大量的散户开始投入交易。这个时候大空头melvin capital已经亏得裤衩都没了,同样是大基金的citadel赶紧拨了20多亿美元给melvin capital救急,然而他们也没有想到,这只是在烧钱。小道消息称,这次各大券商停止交易GME也是citadel在背后推动。(题外话,citadel的CEO是一代华人移民,毕业于北大数学系的赵鹏。)

再下一个导火索就是马一龙的推特了。马一龙是何等人物?一个推特让大家用通讯软件signal,能把毫不相关的一个叫signal的小公司的股价从6毛拉到30多刀。一个推特说狗狗币,能把狗狗币的价格暴拉三倍多。马一龙的这个推特彻底点燃了GME,1月26日GME盘后价格直接飙上了250,甚至一度站上300。

1月27日,GME开始在300的区间交易,空头血止不住的流,同时,大量新开账户的散户把钱扔进了GME里,其他在wsb火热的meme stocks比如AMC、BB也被炒了起来。再然后的故事大家基本都知道了,主流媒体比如CNBC开始高强度黑屁散户,wsb的discord被关停。1月28日开始,主流券商比如robinhood和td ameritrade开始禁止散户购买GME、AMC等股票,只许卖不给买,这是明摆着要压价格。


整个事件的过程介绍完了,下面说我的感想吧。

有人说这次事件是金融界的法国大革命,我基本赞同。虽然大家都知道,单凭散户的资金量是不可能炒到这么高的,但是不可否认最初的momentum来自于散户的力量。

billionaire,Facebook几位初创之一的chamath昨天接受了CNBC的电话连线,感兴趣的可以上油管听听。我大概概括下他的意思:2008年和2020年的两场金融危机,美联储都是秉着大不能倒的原则疯狂救市。2008年,机构们用各种风险极大的方法玩弄市场,最后玩砸了就找美联储要钱,自己仍然可以舒舒服服退休(比如像这次的naked short selling)。然而,散户们就成了被套牢的那群人,有的一套十多年,失去了房子和车子。现在散户们找到了一个机会,抱团买GME,居然就有人说要证监会入场,法律管控。但是为什么机构这么多年违法操作,大家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为什么他们可以不被追责,而我们要承担责任?为什么我们现在只不过喝了点GME的汤水,机构和主流媒体就要无能狂怒,斥责我们破坏市场,甚至要封禁我们?华尔街为什么可以这么贪婪?

CNBC主持人质疑chamath,认为散户有可能不知风险入场最后被套牢。chamath说,什么时候华尔街突然开始关心起散户了?他接着建议主持人上wsb看看他们的帖子,不要傲慢的觉得散户都很蠢。他觉得以他多年的经验,wsb上的很多人做的研究一点都不比专业的对冲基金研究员差。

chamath的话可以说完美概括了我的想法。对冲基金们真的是过了太久的舒服日子,认为从普通人的钱包里拿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在主流媒体的描绘下,做空140%的机构们反而成了受害者。他们怎么没想过如果gamestop被做破产,那么多拿着最低工资的员工失业该怎么办?我看了一下chamath的经历,他家是从斯里兰卡逃难来加拿大的难民,父亲失业母亲给人当保姆,从小过得是吃福利的穷日子,大学是一边在汉堡王打工一边读完的。也难怪,像他这样穷苦的出身,即使成了billionaire,也还是更能理解普通人的辛酸。

此次事件上升成了政治问题后,网红政治家AOC也发表了相似的观点:

华尔街一直把我们的经济当做赌场玩,现在却在抱怨一个论坛把市场当做赌场玩。

AOC评价robinhood禁止交易:这不可接受。散户没法购买,但对冲基金却可以自由交易。作为众议院金融委员会的一员,我支持展开听证会。共和党大佬,参议员ted cruz也表示了支持。

同时,我也认识到了群众的力量和伟大。对于空头来说,股票价格越高他们的损失越大,所以他们的唯一目标就是尽可能把价格压下来,以较小损失出仓。于是,他们尝试了各种战术:多次砸盘企图让散户恐慌抛售,主流媒体的高强度黑屁,机器人水军在wsb板块刷屏让大家抛售,禁止散户购买,等等等等。令我惊奇的是,散户居然空前的团结,wsb的兄弟们互相支撑,很多人都把仓位一路拿到了现在。当然,我胆子确实比较小,算了一下我如果从来没出过仓位,一路拿到现在也有一百多万刀了。wsb的神deepfuckingvalue就是从五万刀一路拿到了四千万刀,受到大家顶礼膜拜。在这场大卫对战歌利亚的战争中,wsb的小散户们展现了惊人的韧性。

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疫情影响的糟糕经济下,wsb的不少人因为GME赚到了改变命运的钱。比如这个:

我终于可以给我妈妈开支票,让她拿这个钱去治我妹妹的莱姆病。

感谢你们救了我最好的朋友——一只美国恶霸犬。他的手术费要4000刀,我现在终于有这么多钱了。

我的老婆确诊了多发性硬化,我的银行账户里本来是负1400刀。

让这些人赚点改变命运的小钱,不是比让华尔街的大机构赚走有意义多了吗?

这场GME风波对华尔街的杀伤力比当年的占领华尔街大多了。gamestop的口号是power to the players,力量归于玩家,可以说让GME完成这样的历史使命,恰如其分。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场足以载入教科书的事件。在互联网时代,华尔街的暗箱操作变的越来越困难,而散户们则可以更轻易的联系起来抱团。这会带来怎样深远的历史影响?我也不知道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