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話詩說:吳哥窟 - 香港文匯報
 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12年4月3日 星期二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詞話詩說:吳哥窟


http://paper.wenweipo.com   [2012-04-03]     我要評論

梁偉詩

 本欄談過的「林若寧+吳雨霏」〈雞蛋愛石頭〉,其中平淡雅致又布局精妙的寫法,其實非常吻合吳雨霏主唱「非典型情歌」的整體感覺。而在數月前發表的吳雨霏《我本人》大碟,除了林夕親自操刀的〈我本人〉,林若寧同時貢獻了三首作品,分別是〈現在已經是夜深〉、〈海枯石爛〉和〈吳哥窟〉。前兩者大有亦舒小說的痕跡況味,當中特別值得注意的,就必定是《吳哥窟》的「第三者自白」。

 根據觀察,香港流行歌詞創作從來不乏大膽破格的角度和寫法,近年連乾物女、電車男、毒男、戀物狂都有大有「你方唱罷我登場」之勢。可是「第三者」角色和「婚外情」的心路歷程,反倒較少得到大篇幅的刻劃。早年林振強就寫過大婆二奶對唱的〈是意外還是愛〉(FACE TO FACE)、情婦自白〈你說是甜我說苦〉(劉美君)和出軌少婦心聲的〈我估不到〉(劉美君),晚近便要到數到李峻一〈阿二靚湯〉(壞碑唇)、黃偉文〈無人之境〉(陳奕迅)。至於林若寧在〈吳哥窟〉,則在香港流行詞壇已有講述的「第三者」/「婚外情」軌跡中另闢蹊徑,別出心裁地借用電影《花樣年華》的典故,深化了一段無法修成正果的軌外情。

 王家衛的《花樣年華》末段,梁朝偉與張曼玉的情花不結果,梁朝偉飾演的周慕雲只能走到吳哥窟,把心聲悄悄地吐向洞壁之中,林若寧〈吳哥窟〉便發揮了「吳哥窟」被隱喻為「不能說的秘密」釋放之地的意涵。李安說,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座斷背山,那麼,每個人心裡自然都有座「吳哥窟」。林若寧〈吳哥窟〉從女主角「小三」的回憶談起─「睜開雙眼做場夢 問你 送我歸家有何用 雖知道你的她 無言地向你盡忠 望見你隱藏你戒指便沉重 心聲安葬在岩洞 上帝 四次三番再愚弄 聽得見耳邊風 難逃避你那面孔 越要退出越向你生命移動」

 《吳哥窟》中矛盾的口吻、宿命的心情,完全把如無人駕駛的「情難自控」狀態表露無遺。女主人公「小三」明知道一切只是「睜開雙眼做場夢」,甚至忍不住埋怨愛人「送我歸家有何用」,依然難以掙脫愛上有婦之夫的命運,只能歸咎上帝作弄並把感情「安葬在岩洞」。詞中更以「耳邊風」(即流言蜚語、別人的評議)來隱喻無法容許─「婚外情」發生的主流社會道德觀。無奈愛情這回事,看似愈不應該、愈不可能發生便偏要發生,〈吳哥窟〉的首段結句相當畫龍點睛─「越要退出越向你生命移動」。

 《吳哥窟》所以取名「吳哥窟」,自是老早已把「不倫之戀」的結局揭露:最後兩人都把秘密都存留在心靈的「吳哥窟」,讓想法埋在沒人知道的地方。可是當中的痛苦折磨已足夠讓二人(甚至三人)遍體鱗傷─「難道我有勇氣與你在一起慶祝正日 難道你有勇氣反悔諾言你專一 兩個人 多擠迫 難容納多一番秘密 捉不緊變得更加固執 不應該濫用名義 被你 引誘多一個名字 身份遠 記憶深 浮塵滴進覺悟寺 霧裡看花沒有發生任何事……原諒你太理性與我在一起要守秘密 原諒我太野性想這段情更深刻 兩個人 一消失 謠言便得不到證實 只得幽暗的晚空記得」

 在世俗的理解中,「第三者」自是無法與愛人慶祝節日的「正日」。節日如聖誕、春節、生日所喚起的,其實是親族間的一種倫理責任。林若寧在《吳哥窟》調動了「慶祝正日」的倫理指向,反襯出「第三者」暗無天日的感情生活,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恰恰狠狠擊中「第三者」/「婚外情」最致命的痛苦根源。有趣的是,「浮塵滴進覺悟寺 霧裡看花沒有發生任何事」、「謠言便得不到證實 只得幽暗的晚空記得」看似描述「婚外情」最終無疾而終,其實是與林夕經典《滾滾紅塵》的跨世紀互文呼應。

 林若寧在林夕的《林夕字傳》曾眉批《滾滾紅塵》的「或者這就是榮幸 令今生不愛我的人 子子孫孫流傳著 他與隱秘的我相愛的傳聞」,流露著又愛又恨的刻骨怨毒,令人動容。同樣借助電影橋段,同樣是談不容於世的感情關係,《吳哥窟》緊扣《滾滾紅塵》「情感永遠沒名份」、「擁抱盡頭是黑暗」、「沒伸手拯救我的神」,對應出「被你引誘多一個名字」、「心聲安葬在岩洞」、「上帝四次三番再愚弄」。最要命的還是〈吳哥窟〉以「沒有發生任何事」「謠言便得不到證實」,推翻了「子子孫孫流傳著他與隱秘的我相愛的傳聞」的可能─連傳聞謠言的影子也沒有留下!甚麼都沒有發生,可能才是最刻骨怨毒的下場。

《吳哥窟》

曲:陳珀

詞:林若寧

唱:吳雨霏

睜開雙眼做場夢 問你

送我歸家有何用

雖知道你的她 無言地向你盡忠

望見你隱藏你戒指便沉重

心聲安葬在岩洞 上帝

四次三番再愚弄

聽得見耳邊風 難逃避你那面孔

越要退出越向你生命移動

難道我有勇氣與你在一起慶祝正日

難道你有勇氣反悔諾言你專一

兩個人 多擠迫 難容納多一番秘密

捉不緊變得更加固執

不應該濫用名義 被你 引誘多一個名字

身份遠 記憶深 浮塵滴進覺悟寺

霧裡看花沒有發生任何事

難道我有勇氣與你在一起慶祝正日

難道你有勇氣反悔諾言你專一

兩個人 多擠迫 難容納多一番秘密

捉不緊變得更加固執

原諒你太理性與我在一起要守秘密

原諒我太野性想這段情更深刻 兩個人

一消失 謠言便得不到證實

只得幽暗的晚空記得

相關新聞
「憶記已逝的」—新加坡藝術家Prvacki的視覺字典 (圖)
Prvacki個展「憶記已逝的」 (圖)
Covered Up (圖)
The Ultimate Visual Dictionary (圖)
Prvacki 2009年作品 (圖)
Prvacki 2011年作品 (圖)
創作對談:「雙拼」是兩種物質的相遇和摩擦
利志達篇 (圖)
Akina Lei篇 (圖)
港澳雙拼藝術展
藝訊:豫畫家許文華法國展風采 (圖)
太行山風光畫 (圖)
歷史與空間:獨門秘笈是獨身 (圖)
生活點滴:何處覓故鄉 (圖)
詞話詩說:吳哥窟
來鴻:退潮物語
詩情畫意:登 山
百家廊:好學生的「上進」之路 (圖)
翠袖乾坤:你中有我的營銷
海闊天空:高更與大溪地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