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朱孝天婚礼没人去:我真的过气了?_百科TA说
F4朱孝天婚礼没人去:我真的过气了?
作者  视觉志|发布:2019-11-30 16:41:55    更新:2019-11-30 16:41:55
阅读 4595赞 34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在春风得意时为你鼓掌的人,但你永远会记得,那个在你低谷时伸出手的人。 捧高踩低是很多,起码我们不要成为其中的一个吧。 如果你正经历着现实的冷遇,也一定要往上走,你的位置高了,坏人也少了。

黄渤曾经说,当年红了,世界上的好人突然就多了。

而这句话的另一面,是一个残酷的真相:

当你处在低谷,朋友突然就消失了。

前阵子看到朱孝天的一个访问,他直言自己“不红”之后遇到的人间真实。

“红的时候都是你朋友,不红了结婚都请不到人。”

“当你处在这个圈子时,大家想从你身上赚钱,于是每个人都我帮你,我喜欢你。

当你没有这个光环,就变成我最近不方便我最近没空……”

回过头才发现,原来我们也很久没有关注年少时的偶像了,原来曾经那群光芒耀眼的少年,也经历了生活的捶打啊。那个长发的偶像,也成了有些啤酒肚的中年人。

01

我们的少年时代,朱孝天,吴建豪、周渝民、言承旭

以及这四个名字组成的F4 是巨星的存在。

2000年到2001年之间,制片人柴智屏计划将一部超人气漫画《花样贵公子》搬上荧幕。

但是因为预算不足,和演员形象年纪的要求,一时间竟然找不到合适的演员。

柴智屏决定启用新人。

她找到了外形清纯的大S饰演杉菜,但在花样四人组也就是F4的挑选上犯了难。

她在众多送来的演员简历中挑选,一眼相中了当时还是模特的言承旭。

当时陪好朋友去试镜的周渝民,则因为外形亮眼也被火速定下饰演花泽类。

吴建豪刚刚回国,而朱孝天还只是电视台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每天打几份工维持家中的生活。

这样四个人,成为了日后风靡亚洲的F4

拍摄《流星花园》的时候,几个人也从没想过这部戏能有什么水花,因为他们剧组“太穷了”。

剧中人物是四个贵公子,吃穿用度自然都要名牌,但是因为资金紧缺,制作人柴智屏只能带着四个人去市场上买些便宜货。

所以我们看到他们电视剧里分分钟几千万上下,这个财团那个财阀继承人,其实身上穿着几十块的地摊货。

但是《流星花园》就在这样谁都没想到的情况中,红了,红得一发不可收。

02

如何描述当年的盛况呢?

他们在全亚洲的范围内,形成了一种现象。

全世界有16个国家和地区播出,在菲律宾,最高收视率达到57.4%,在印度尼西亚,是他们自拥有电视台以来,收视率最高的一部剧集,在泰国,人们争相学习中文,主要原因就是《流星花园》,在韩国,凌晨时段重播的《流星花园》竟也突破收视纪录,在日本,有15家电视台播出过《流星花园》,据统计,截止2005年时已经至少有5亿人观看过《流星花园》。

人们甚至开始模仿剧中的他们说话。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对我来说,一个女人的保存期限,只有一个礼拜。”

还有壁咚始祖,其实是道明寺。

F4也成为当红偶像。

虽然同时代巨星很多,但毫无疑问F4当时也同属于巨星行列。

试问谁没模仿他们唱过几次“和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

正当红的F4当时面对的,都是一张张狂欢的笑脸。

喜欢他们的粉丝,对他们笑。

当初第一次去上海的时候万人接机,一群人追着他们的车子一路狂奔,造成上海交通的大拥挤。

圈里人见到他们更是喜笑颜开,因为那时候他们似乎就代表着“金钱”。

2002年至2003年,F4在中国大陆、香港、台湾、东南亚及海外展开19场世界巡回演唱会,平均每场观众达3万人。

2006年,F4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访问,成为美国CNN首次专访的亚洲团体。

2008年,踏上日本歌手的“圣地”位于东京的“日本武道馆”唱连唱2场。

F4的演唱会门票是当时无人能敌的天价,有媒体称他们担任台湾观光大使时,让观光客显著增长7%,带来42亿新台币的商机。

炙手可热,用来形容当时的F4再合适不过。

只是狂欢的人群背后,很少有人关心四个人面对突然翻天覆地人生的不适。

03

拍摄《流星花园》时,我们看到的是几个常常笑的男孩子。

虽然剧组苦,但他们很开心。

当时言承旭拍摄追公交的戏份,37度高温的台北街头狂跑一天,跑吐了,吐完,坐在路边,笑出大白牙对镜头说,“好累,我要崩溃了。”

那时候周渝民时常讲冷笑话,以让大家冷到为乐。

朱孝天记得很清楚,那时候他和言承旭常常在没戏的时候,躺在草坪上聊聊天,忙里偷闲的惬意时光。

但成名之后,这样的自由成了奢侈品。

围着他们的人忙着压榨他们价值。

F4两次去香港红磡开演唱会,却连戴口罩上街都不能,除了工作,基本就是呆在酒店。

朱孝天说,那时候觉得人生好无趣。

“想跳楼,然后半夜起来会大哭,莫名奇妙地大哭。太空虚了,太极端了。两个小时前,我对着两万人在嗨,两个小时后,我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就像在云上。”

超高的人气,是一种限制,却同时也是一种资本。

那时候他觉得很累,告诉公司自己希望一年的时间,有半年可以自由支配。

因为正当红,公司拿他没办法,就同意了。

但当一场盛大的狂欢落幕,F4解散,大家各奔前程,新的偶像出现,人们开始迅速的遗忘,从前好说话的人却换了一副面孔。

04

不那么红的朱孝天,最先感受的“冷遇”是来自他的公司。

那时候他想出一张专辑,同公司商量,但是公司告诉他:没有这部分预算。

没办法,朱孝天自己掏腰包拍摄了MV,一手策划了专辑。

还很努力办了签售会,第一天售出了2000张,他想着继续宣传,但公司告诉他,“我们只印了3000张哦。”

这时候的朱孝天或许才意识到,从前和颜悦色的工作人员们,现在将他视为不值得投资的项目而已。

更鲜明的是,从前节目中一直备受追捧的他,渐渐成了边缘人。和年轻的偶像同台,大家都奔着别人去了,他再也不是那个“中心”。

结婚的时候,他想邀请一些亲朋好友,翻开通讯录必定星光熠熠,可能有翻都翻不完的“朋友圈”。

但是当他真的发出邀请,许多人从前热络的人给他的回复都是,“最近不方便”“挺忙的。”

人走茶凉,赤裸裸地摆在朱孝天面前,也摆在每一个人面前。

05

言承旭没什么戏演,周渝民之前被年轻人说,“活该红不了。”

吴建豪、朱孝天也渐渐消失在聚光灯之外。

曾经热烈被呼喊过的名字,一个个像是被撕掉的日历纸,被遗忘在昨天。曾经热烈喜欢过的人,也冷却遗忘。

曾经风华正茂的偶像们,也成了低谷中的中年人,遭遇着现实生活的冷遇。

偶像老了,偶像剧变成了写实剧集。

我们不也一样,当初昂着头不信世界的规则能撼动自己的骄傲与良知,现在也渐渐清醒意识到那些规则不可抗拒。

一遍遍体会着,经历着。

记得岳云鹏回忆说过自己在低谷时的遭遇,被无端开除,被顾客欺负,就为了6块钱,两瓶啤酒污蔑他。

他那时人微言轻,任人欺压。

后来他红了,生活好了,欺负他的人就消失了。

在低谷时,也少不了看热闹的,嘲笑的,推你一把的。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少在春风得意时为你鼓掌的人,但你永远会记得,那个在你低谷时伸出手的人。

捧高踩低是很多,起码我们不要成为其中的一个吧。

如果你正经历着现实的冷遇,也一定要往上走,你的位置高了,坏人也少了。

34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百度百科立场。举报
  • 本文经授权发布,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如有需要,请联系tashuo@baidu.com。
+ 1已赞

扫码下载百科APP

领取50财富值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