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美国新晋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川普?

参考: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Instagram 打黑工,拍裸照,剁(川)手党,学历造假,是否也是各位眼中的“人生赢家“和…
关注者
292
被浏览
522,773

35 个回答

乍看之下,梅拉尼娅·特朗普像个标准的富豪花瓶老婆:高挑漂亮,负责站在老公身边撑起排面。在特朗普高调性格的衬托下,更显得梅拉尼娅内向疏离、拒人千里。


但如果深入了解梅拉尼娅,会发现她有着和她的公众形象完全不同的一面:她外形艳丽高调,行事却极其低调;平时不言不语,但意志坚定、说一不二;没有事业野心,但绝不是傻乎乎的花瓶。在浮光掠影的媒体刻板印象下,藏着一个堪称有史以来最谨慎、最注重隐私的美国第一夫人。






①童年和家庭


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原名梅拉尼娅·克那乌丝(Melanija Knavs),1970年4月26日出生于斯洛文尼亚一个山区小镇,离首都卢布尔雅那53英里。梅拉尼娅的家庭非常传统,爸爸Viktor工作努力,做过市长司机、车辆零部件销售员等职位,为这个家庭奋斗出了一套带车库的二层洋房和一台奔驰车。梅拉尼娅还有一个姐姐Ines,姐妹俩关系亲密,且都非常崇拜在儿童服装厂上班的妈妈AmalijaAmalija爱打扮自己,也爱打扮两个女儿,有时甚至熬夜给她们缝制漂亮可爱的小衣服。受其影响,梅拉尼娅也成了一个对时装非常感兴趣的人。



(右一是梅拉尼娅,左一是梅拉尼娅的姐姐Ines)



(妈妈Amalija,爸爸Viktor)



(梅拉尼娅和姐姐Ines)


15岁时,梅拉尼娅申请到位于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雅那的设计摄影高中的入学资格。这所学校是该市唯一一个艺术类院校,开设时尚、工业设计、平面设计、摄影四门课,非常不容易考入,学费不便宜,从梅拉尼娅家里到学校只能靠坐火车往返。


16岁那年,梅拉尼娅通过给学校办的一场时装秀上走秀,遇到了人生第一个贵人,斯洛文尼亚著名摄影师Stane Jerko。年纪轻轻就得到这么宝贵的机会,让内向低调的梅拉尼娅在学校颇出了一番风头,但据她的同学讲,她完全没有因此得意。Jerko也评价她是个非常朴实认真的人。



(梅拉尼娅高中时期的模特照)


1991年斯洛文尼亚从南斯拉夫独立。大环境变得更宽松,也让梅拉尼娅这类爱美的女生有了更多机会通过购买各式各样的服装来表达自己。高中毕业后,她考入卢布尔雅那大学,虽然学的是建筑和设计,但她一直坚定地把模特职业作为离开家乡闯世界的重要工具。22岁那年,梅拉尼娅参加了卢布尔雅那最大的模特大赛,并得到了第二名的成绩。


恩师Jerko建议她去米兰发展,同时也告诫她,如果要出人头地,就必须非常优秀,否则在这种淘汰率很高的行业,只能当个行走的衣架。激情满满的梅拉尼娅先是去了意大利,后又辗转去了巴黎,最终落脚纽约。


梅拉尼娅来到纽约是在1996年,那时她已经是26岁,和平均年龄比她小十岁的其他模特相比堪称高龄。为了让合作方念起来方便,梅拉尼娅把自己的姓氏改为德式的Knauss。不过因为年龄大、没背景,外加正好碰上凯特·莫斯这类颓废风的消瘦模特兴起,因此梅拉尼娅虽不至于找不到工作,但也没有取得什么显眼成绩。


梅拉尼娅那时的经纪人Zampolli安排她和别人合租,据她当时的合租室友Matthew Atanian说,梅拉尼娅每天坚持游泳健身,性格安静害羞,每晚都会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剧《老友记》,也没有混夜店的习惯。



(Zampolli)


虽然梅拉尼娅是个宅女,但她的经纪人Zampolli却是个闲不下来的社交达人,人脉极广,尤其喜欢组织派对。正是在他办的一次派对里,梅拉尼娅认识了改变她人生轨迹的男人:唐纳德·特朗普。





②特朗普


那年梅拉尼娅28岁,而特朗普已经52岁了,而且他当时还有一个已经分居、但还没办离婚手续的二婚老婆Marla Maples。特朗普是夜店常客,混在模特堆里夜夜笙歌,还喜欢对女人动手动脚,也不管对方乐不乐意(那段时间,正好是他和臭名昭著的杰弗里·爱泼斯坦走得最近的时候)。



(特朗普和二婚老婆Marla Maples,二人1999年办理了离婚手续)


特朗普那时有不止一个女友,带去那次派对的女友,是Celina Midelfart。虽然女友在场,也没耽误特朗普对梅拉尼娅一见钟情。趁着女友去卫生间的空挡,特朗普主动上前和梅拉尼娅搭讪,并索要电话号码。为了试探特朗普的诚意,梅拉尼娅反而要了特朗普的电话。特朗普一口气把自己的工作直线、家庭电话、私人飞机电话、海湖庄园的电话都给了梅拉尼娅。


二人感情发展非常顺利,虽然刚开始也闹出过因梅拉尼娅得知特朗普还有包括Kara Young在内的其他女友而闹分手的插曲,但总的来说相处愉快,特朗普在接受Howard Stern采访时还夸奖梅拉尼娅非常聪明。


和特朗普在一起后,梅拉尼娅的生活水平有了质的飞跃,吃穿用度方面自不必说,还通过特朗普的争取,得到了很多工作机会(比如那个著名的2000年1月的GQ杂志封面)。不过为了撑面子,那时特朗普一直让梅拉尼娅对外报自己的年龄是26岁(实际是30岁)。



(2000年1月的GQ杂志封面的一部分)


梅拉尼娅对待感情非常现实,但这个“现实”不算贬义词,具体表现在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这段感情中的位置,知道彼此对对方最大的价值是什么,且从不试图改变特朗普。虽然二人早期闹过几次分手,但梅拉尼娅从来不哭不闹,也从来不对任何人炫耀自己的新生活。


2002年左右,她搬进了特朗普大厦,大厦内部浮夸的装修风格完全不是梅拉尼娅喜欢的,但她从来没提过重新装修的想法,正如她常说的:“他(指特朗普)就是他自己。”随着交往的深入,二人谈婚论嫁,而让很多人觉得难以接受的婚前协议,梅拉尼娅也非常淡定地签了。2005年婚礼前夕,梅拉尼娅被邀请去纽约大学商学院进行一次发言,期间有个学生挑衅地问道:“如果特朗普没钱,你还会和他在一起吗?”梅拉尼娅则反问这个学生:“如果我不漂亮,他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婚礼上名流云集,但梅拉尼娅这边的亲友不多,以家人为主。她从来不像其他富豪的妻子那样热衷慈善和社交。但这不是因为她不友善或不懂社交技巧,而是因为她向来只和对她来说最重要、最值得信任的人打交道。


2006年3月20日,梅拉尼娅生下儿子巴伦·特朗普(Barron William Trump)。Barron这个名字有个有趣的来历:八十年代的时候,特朗普曾用John Barron这个化名,来假装特朗普集团的发言人,和媒体打交道。1984年,记者Jonathan Greenberg就曾发现此事。




梅拉尼娅把这个唯一的孩子几乎当成了生活唯一的重点,从2006年孩子出生到2015年特朗普正式宣布参加总统竞选的中间这些年,她几乎没有展现任何事业野心,虽然也试水推出过珠宝品牌和护肤品品牌,并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梅拉尼娅为了照顾孩子,见好就收,完全没有试图扩大事业规模的想法。这一点和特朗普的前两任妻子完全不同。



③第一夫人


梅拉尼娅是最早支持特朗普实现自己竞选总统的意愿的人之一,但她自己对成为第一夫人显然是毫无兴趣的。特朗普竞选期间,每到介绍家庭成员的时候,梅拉尼娅都很少笑,这在一开始的时候引发了不少选民的困惑。但这并不是因为她心情不好,而是因为她天性如此,不刻意取悦任何人。一位曾在特朗普竞选团队工作的政界资深人士向媒体透露说,他曾尝试让梅拉尼娅参加一些竞选活动,但她拒绝了大部分邀请。特朗普也从不勉强她做任何事,因为他太了解梅拉尼娅的性格了。




在成为第一夫人后,梅拉尼娅我行我素的风格也丝毫没有变化。她不刻意拉拢民心,也不像以往的第一夫人那样围绕丈夫的政纲进行一系列活动。为了陪孩子在曼哈顿完成学业,梅拉尼娅在特朗普就职典礼后的五个月里没有马上入住白宫,而是留在了纽约。这件事对她来说没得商量,不管公众喜不喜欢,她都会把孩子的成长放在第一位。


在日常工作安排上,她只信任自己团队里的一小撮人。这些心腹里,比较有代表性的有这些人:


Hope Hicks,她和特朗普家族渊源颇深,特朗普、伊万卡、梅拉尼娅都对她极其信任,职业路径大体为伊万卡的合作公司员工、伊万卡的员工、特朗普的员工、特朗普竞选团队成员、特朗普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2018年离开白宫后,被特朗普家族安排进福克斯公司,目前任职首席通讯官及执行副总。梅拉尼娅信任Hicks,认为只要是她安排自己参加的活动,一定是计算好了梅拉尼娅的生活安排后的决定。



(Hope Hicks)


Stephanie Grisham,她从2015年年底开始为特朗普竞选团队工作,担任媒体助理,后来转成梅拉尼娅的白宫发言人,目前是白宫通讯总监。在她服务梅拉尼娅的那段时间,被称为“梅拉尼娅的第一道防线”,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和梅拉尼娅沟通。



(Stephanie Grisham)


Lindsay Reynolds,她是梅拉尼娅的幕僚长,极其低调,有很多认识她多年的媒体,都从没能采访到她 。



(女士为Lindsay Reynolds)


以这些女性为代表的“娘子军”,紧密围绕在梅拉尼娅周围,保证她的行程和其他生活安排的顺利进行。她们对梅拉尼娅极其忠诚,梅拉尼娅也只信任这些“自己人”的建议。2018年梅拉尼娅因为肾脏问题,不得不进行手术,并住了一周院,但却没有一家媒体提前知道此事,足可从侧面证明梅拉尼娅身边员工多么可靠。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特朗普那边隔三差五就有内部人员爆料给媒体。


梅拉尼娅的下属对她这么忠诚是有原因的,她向来非常照顾员工,在白宫的口碑也非常好,很多内务都亲力亲为。而且梅拉尼娅的性格,也不像公众感受到的那样冷漠,实际上正好相反。在某次她举办的媒体午宴里,她让所有媒体人员都觉得如沐春风,午宴结束后,有一个电视台男记者甚至直言梅拉尼娅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




除了母亲这个身份外,梅拉尼娅对当好一个第一夫人没有任何野心。她没有像米歇尔·奥巴马那样制作YouTube视频、改变学校的午餐计划,也不像希拉里·克林顿那样对政策管理那么感兴趣,也没有像芭芭拉·布什那样推广全民阅读,她也极少参加电视或纸媒采访。



④孩子们


梅拉尼娅和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的微妙关系,一直是媒体关注的焦点。


伊万卡一直是特朗普最喜欢的孩子,从梅拉尼娅和特朗普刚确定关系的时候,这三人就常常在公开场合结伴出现。伊万卡因为当年父母的婚姻被小三插足,因而讨厌后来所有特朗普谈的女朋友,特朗普和“小三”Marla Maples的婚礼,伊万卡三兄妹压根没到场。




而对于梅拉尼娅,伊万卡兄妹态度明显缓和了很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朗普和梅拉尼娅是交往了多年才结的婚,伊万卡兄妹能感受到梅拉尼娅对特朗普也有发自内心的欣赏,不全是为了钱才和他在一起。平心而论,伊万卡和梅拉尼娅确实有试图努力和对方和睦相处。


但这种彼此忍让中积累的微小细碎的矛盾,在特朗普成为总统后还是爆发了几次。而矛盾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二人性格的天差地别。伊万卡虽然小时候因为父母离婚心里受过伤,但总体来说一直是爸爸的掌上明珠,衣食无忧。作为自己世界里的小公主,总希望什么都能得到,这种心态从她的社交账号晒出的照片里可见一斑:她想成为成功的白宫顾问、成功的妻子和母亲、成功的社会活动家、成功的名媛、成功的意见领袖,总之,在她能涉及到的所有领域,她都想光鲜亮丽地赢得一切。与其说这是一种成年人式的野心,倒不如说是一种孩子气的公主梦更贴切一些。



(伊万卡社交账号画风一览)


梅拉尼娅则完全不同。正如上文所说,她完全不在意事业上成功与否,更不可能通过往社交网络上发自己和孩子生活照的方式取悦大众,尽管她心里非常清楚,晒私生活是很容易拉拢网民好感的。


大概是太想成为白宫的“第一女主剧”,以致于伊万卡有时会有意无意地“越界”。比如,特朗普携全家接受《60分钟》节目组采访时,伊万卡和梅拉尼娅坐在特朗普同一排,而特朗普的其他孩子则坐在后排;2018年年底梅拉尼娅前脚去了非洲访问,次年开春伊万卡后脚也去了非洲。



(特朗普携全家接受《60分钟》节目组采访)


“巧合”次数多了,再没野心的梅拉尼娅也有忍不住想反击的时候。2018年6月,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撤回了此前为打击非法移民导致的大批儿童与父母强制分离的“零容忍”政策。据白宫一名高级工作人员的说法,当时是梅拉尼娅首先建议特朗普撤回“零容忍”政策,因为向来喜欢孩子的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发生。但事后,却有所谓“一个伊万卡身边的消息来源”给媒体爆料说,第一个向总统提出撤回建议的,是伊万卡。


这种抢功行为让梅拉尼娅怒不可遏,于是几天后闹出了著名的“我真的不在乎”夹克事件。当时媒体普遍认为,她在一个看望移民儿童的活动上,穿这种衣服,是在嘲讽活动本身。但实际上梅拉尼娅真正的开炮对象是伊万卡。根据资深白宫调查记者Kate Bennett的观点,梅拉尼娅是非常注重着装的人,她不会无缘无故穿一件不是她往常风格、还带着明显字样的衣服,她穿着这件衣服,就是在告诉伊万卡,你爱争就争,我不在乎。




虽然和伊万卡不太对付,但梅拉尼娅对特朗普二婚时的孩子Tiffany却一直很照顾。这和她喜欢孩子的性格有关。她和特朗普在一起的时候,Tiffany还是个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梅拉尼娅敏锐地感受到她在特朗普的孩子里的尴尬地位,所以一直努力想让Tiffany感受到爱和支持。



(特朗普、梅拉尼娅、幼年Tiffany)


梅拉尼娅常常对孩子们才会露出毫无保留的温情。自打成为第一夫人以来,她在公开场合罕有的几次露出真实笑脸,都是在和孩子相关的公益活动上。包括上文提到她和特朗普建议撤回造成大批移民儿童和父母分离的政策,并不是因为她想参与公共事务,而是因为不像看到那么多孩子受苦。






作为一个从传统家庭里走出来的女人,梅拉尼娅唯一的“野心”从来只在自己的家庭里。梅拉尼娅在特朗普大厦的书房和私人办公室里,收藏了很多相册和剪贴簿。私人的记忆,对她是非常重要的事,她对此严加保护。她身边的朋友说她没有写日记的习惯,但她这些年来一直都按时间顺序分门别类精心制作相册,记录了孩子的成长和与家人共处的时光。


梅拉尼娅不是特朗普唯一的妻子,她的孩子也不是特朗普唯一的孩子,但她不希望自己在“特朗普世界”里只是其他人的复制品,这大概也是为什么她愿意记录一切记忆。对于特朗普,梅拉尼娅也许只是他人生传记中的某几个篇章,但梅拉尼娅大概不会接受自己只是这个家里一个无足轻重的注脚。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一句话,能扛得住特朗普这种极端的人,肯定有她的能耐。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