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继法国教师被害后在尼斯圣母大教堂又发生的持刀斩人事件?

据法国BFMTV等外媒报道,10月29日,法国尼斯市圣母大教堂发生持刀袭击事件,已导致3人死亡,多人受伤。法国媒体Actu17援引警方消息人士称,一名…
关注者
72
被浏览
58,296

24 个回答

從古代的穆罕默德畫像,探討當前穆斯林的文化、政治與情感包袱

台湾某网站文章,国内不可访问,就人肉搬砖过来。原文在重要名词后都有阿拉伯文,知乎好像显示不了阿拉伯文,还有一些YouTube的链接,国内也不可访问。


因應最近《查理周刊》槍擊案事件,本文將論述描繪先知是否違背伊斯蘭教義,並從此一問題探討當前穆斯林的文化、政治與情感包袱,以及穆斯林大眾如何成為這些包袱最大的受害者。

蘇丹裔漫畫家哈利德‧阿爾─拜赫( )在《查理週刊》槍擊案後所繪之作品,刻劃了穆斯林大眾夾在激進份子與穆斯林仇視者中的兩難處境
十四世紀穆斯林畫家伊本‧庫圖比( )於文化研究著作《古世紀遺產》( )上,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向早期的改宗者講道

伊斯蘭是否禁止描繪先知?最簡短的答案是否定的。《可蘭經》從未明示禁止人像描繪,而僅在第五章的第87-92節與第二十一章的的第51-52節否定偶像崇拜。而否定偶像崇拜的理由也相當容易理解,因為在伊斯蘭創始時,信奉多神、偶像崇拜的古萊氏族( )曾嚴厲打壓與迫害穆斯林,作為新興宗教的伊斯蘭自然往不同取向發展。

即使在《聖訓》,或更精確的說,"先知穆罕默德(ﷺ)語錄"( )中,也沒有明確的禁止人像描繪的內容。古代伊斯蘭法( )的記錄,也沒有教法詮釋( )明定禁止人像描繪,也沒有禁止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事實上,在九世紀穆斯林學者阿布‧汗尼法‧迪納瓦尼( )與伊本‧瓦希德( )的記載中,都明確提到了"先知穆罕默德(ﷺ)的畫像"。在他們的著作中,提到兩名麥加的人拜訪拜占庭皇帝希拉克略(Heraclius),希拉克略則給予麥加人觀賞一個櫥櫃,該櫥櫃據說是從亞歷山大大帝傳下,由神所創造,且其中包含了眾先知的畫像。麥加人驚訝的發現,櫥櫃最上層是先知穆罕默德(ﷺ)的畫像。

十四世紀史學家拉希德丁‧塔比布( )著作《歷史合集》( ),先知穆罕默德(ﷺ)會見僧侶巴希拉( )的插圖

禁止人像描繪的教法詮釋,一直要到近代才開始出現。其中描述最直接的法令,是來自惡名昭彰的極端組織塔利斑,在2001年的法令。在塔利斑的法令中,他們下令摧毀阿富汗所有非伊斯蘭的神像與神殿,而該道法令的目的,主要是為摧毀知名的巴米揚大佛( )。塔利斑的作法引起了許多人對穆斯林的非議。但許多人常忽略的是,在被塔利斑摧毀前,巴米揚大佛於穆斯林統治下長存超過千年之久,而與塔利斑敵對的伊斯蘭團結黨( ),更曾駐軍保衛巴米揚大佛,直到他們最終遭塔利斑擊敗為止。

保衛巴米揚大佛的伊斯蘭團結黨民兵

即使是塔利斑十分近代的法令,他們仍未提到如何對待先知的畫像或雕像。事實上,十九世紀埃及的伊斯蘭法學家與改革運動者穆罕默德‧阿布都( ),也視先知的畫像具有教育意義。

總結來說,在近代以前,無法找到任何禁止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畫像的伊斯蘭文獻。我們還能找到現存許多由過往穆斯林所繪製,先知穆罕默德(ﷺ)的畫像,作者包括了素尼派( )與什葉派( ),作品多來自今日的土耳其、伊拉克與伊朗。即使近十年來,關於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畫像的議題,總是爭論不休。但回顧過去的歷史,我們更能以事實而非意識型態去了解這個議題。

十二世紀在阿富汗赫拉特( )出版的《歷史與記事合集》( ),先知穆罕默德(ﷺ)騎乘在駱駝上,並由其追隨者所圍繞。

文化會隨時間所改變,對先知穆罕默德(ﷺ)的描繪也是如此,在早期先知穆罕默德(ﷺ)的畫像中,先知穆罕默德(ﷺ)多被天使或追隨者所圍繞,意示著先知作為人類的信使,但接受天使神性的啟發。在稍後的作品中,先知穆罕默德(ﷺ)則常被與其他伊斯蘭先知所描繪在一起,包括了穆沙( ,即猶太教與基督教中之摩西)與以撒( ,即基督教中之耶穌)。

《古世紀遺產》( )中,騎乘駱駝的先知穆罕默德(ﷺ)與以撒(耶穌)

在十六世紀後, 素尼派與什葉派對先知穆罕默德(ﷺ)的描繪皆出現重大的改變,先知穆罕默德(ﷺ)的臉龐被布幔遮蔽,而其身後則出現金光或烈焰,強調其精神而表徵上的特質。

十六世紀,伊朗繪本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登上七重天( ),其臉龐被布幔遮蔽
十六世紀末由鄂圖曼人所著的《先知傳》( ),其插圖中的先知穆罕默德(ﷺ)同樣不見臉龐。

在今日的世界,穆斯林往往不使用圖像來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多以書法來象徵先知穆罕默德(ﷺ),也有以玫瑰作象徵者。

土耳其艾迪內(Edirne)一清真寺內,以阿拉伯書法書寫之先知穆罕默德(ﷺ)姓名
一宗教性之電腦桌布,右邊紅色阿文書法之內容為"真主的使者─穆罕默德"( )

不論是有臉的繪畫、無臉的繪畫、書法,還是玫瑰,雖然我們能看到穆斯林逐漸以抽象象徵來描繪先知穆罕默德(ﷺ)的傾向。但不論何種描繪,描繪本身並不是問題,或至少在近代以前不是。重點是穆斯林不會將這些象徵,當作偶像去膜拜。回過頭來,反觀部份穆斯林對《查理周刊》漫畫的反應,是不是存在著一種矛盾呢?

當然,我們可以爭論,過去穆斯林對先知穆罕默德(ﷺ)的描繪,並沒有嘲諷意函,但《查理周刊》的漫畫卻是有的。同樣的,我們在回到伊斯蘭基礎的《可蘭經》,去探討伊斯蘭如何應該嘲諷與詆毀其信仰的人們。以下是影片是個人在2012年反伊斯蘭影片《穆斯林的無知》(Innocence of Muslims)事件爆發時,所翻譯沙烏阿拉姆媒體( )之影片。

<Youtube>影片中所引用的是《可蘭經》第四章第140節:「當你聽到神的訊息不被承認,或甚至被嘲弄,不要與那些人同座,直到他們改變話題為止」" "


是的,《可蘭經》沒有指引穆斯林去攻擊或甚至是殺害嘲諷他們信仰的人,唯一說的就是"不與其同座"。


同樣的,讓我們回顧過去的歷史,看古代穆斯林的應對。當先知穆罕默德(ﷺ)初在麥加宣教,一名信奉多神的老婦每日都會對先知投擲垃圾,但先知從未正面回應。有一天,老婦突然不再對先知丟擲垃圾了,先知詢問後,知道是老婦生病了,就登門拜訪並祈禱其康復。又有一次,有穆斯林呼籲要咒詛偶像崇拜者。先知穆罕默德(ﷺ)答說:「我不是來咒詛他人,而是為仁慈而來。」( )。


當然,我們可以爭論,以先知的言行作為標準,對一般穆斯林來說太過嚴苛。那我們可以回過頭來看,過往的穆斯林是如何對待批評伊斯蘭傳統者。伊斯蘭早期知名的批評伊斯蘭傳統者有二,其一是八到九世紀的伊朗學者伊本‧拉萬迪( ),伊本‧拉萬迪本為什葉派穆斯林,後來放棄信仰,成為宗教懷疑論者。伊本‧拉萬迪主張,人們可依靠理智發展學問與做出判斷,而無需先知的指引,若人們依理智作出之省思,與先知思想相違背,則人們無需遵從先知。伊本‧拉萬迪也稱,穆斯林所流傳之宗教奇蹟也不可信,因為這些奇蹟最早只是出自非常少數人之口中。伊本‧拉萬迪也批評朝聖麥加不具實質意義。儘管伊本‧拉萬迪拒絕了伊斯蘭的信仰,並沒有任何刺客去造訪他,他也活至84歲的高齡才過世。

八到九世紀的伊朗學者伊本‧拉萬迪( ),僅管他放棄伊斯蘭信仰,並以宗教懷疑論來批評伊斯蘭傳統,他的生命並未受威脅,並在伊朗安享至84歲的高齡

另一位知名批評伊斯蘭傳統者,是十到十一世紀,敘利亞的理性主義者兼自然神論者,阿布‧阿萊‧馬艾里( ,以下稱阿爾‧馬艾里)。由於當時許多當權者,皆利用宗教來達成政治目標,不滿的阿爾‧馬艾里稱宗教只是「古人發明的迷信」( ),且「除鼓動無知大眾外,別無他用。」阿爾‧馬艾里對猶太教、基督教與伊斯蘭教同樣批判,他反宗教的態度明白反映在其詩作中:「這世界上有兩種人:有心智而無宗教者,以及有宗教而無心智者。」( : )當時的人曾蜂擁而至的去拜訪阿爾‧馬艾里,那些人不是刺客,不是說要抗議褻瀆神的示威群眾,而是向其求學的穆斯林學生、或與之討論的穆斯林學者。阿爾‧馬艾里曾在巴格達( )講學,喪母後回鄉隱居,但仍廣受當時人們的尊敬。

阿布‧阿萊‧馬艾里( ),十到十一世紀的阿拉伯盲人哲學家、詩人、作家與反宗教論者,馬艾里因罹患天花而失明

儘管阿爾‧馬艾里的反宗教觀點,他仍因偉大的學術成就而被敘利亞人敬仰,並為其樹立雕像與博物館。但就在2013年,阿爾‧馬艾里的故鄉遭努斯拉陣線攻佔,其雕像遭砍頭,博物館遭劫掠。其雕像遭砍頭的原因不明,除其反宗教觀點外,也有人稱阿爾‧馬艾里被誤認為什葉派、或被認為與敘總統阿薩德與血緣關係。伊本‧拉萬迪與阿爾‧馬艾里的故事,又一次的展現,過去與現代的對比與矛盾。

阿爾‧馬艾里故鄉馬艾拉特‧努阿曼( )於2013年遭叛軍攻陷,其雕像遭斬首

類似的矛盾還有許多,在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陌生男女在公共場合多被隔離。但在麥加,自伊斯蘭創始以來未曾中斷,習俗亙古不變的朝聖( )中,男女是一同朝聖的。

在沙烏地阿拉伯,於麥當勞分開購物的男女
在麥加共同朝聖的穆斯林男女

在現代一些穆斯林社群,女性不被期望工作,而被期望擔任家庭主婦,但在伊斯蘭草創之初,許多穆斯林女性卻曾上戰場領軍作戰。

在約旦,以早期穆斯林女將領哈舞拉‧賓特‧阿爾─阿茲瓦爾( )為主題之紀念郵票

類似的矛盾還有許多,《可蘭經》揭示:「宗教無強迫(2:256)」( ),並稱猶太人與基督徒是受保障的「有經者」( ),揭示:「他們會從他們的主,得到應得的報酬(3:199)」( )。在第一次十字軍進攻安提阿( )時,安提阿多數的居民仍是基督徒,儘管當地已由穆斯林統治超過四百年之久。反觀現在的激端組織,不但對其他教徒極不寬容,其他穆斯林也難以倖免。ISIS在所攻佔之處,都會要求當地所有的伊斯蘭教長對他們宣誓效忠,不服者即處決。在ISIS攻佔摩蘇爾( )後不久,即處決了當地十三名教長。摩蘇爾大學( )的法學教授馬赫穆德‧阿薩里( ),因為反對ISIS對基督徒的迫害,而被處決。事實上,根據2011年美國國家反恐局(National Counterterrorism Center)的報告,2006年至2011年,穆斯林佔了恐怖攻擊罹難者的82%到97%,其中包括3245名阿富汗人、2958名伊拉克人、2038名巴基斯坦人與1013名索馬利亞人。相較之下,在西方國家的恐怖攻擊,雖然得到媒體的大篇幅報導,但是西方國家的死傷,與穆斯林國家的死傷是完全無法比擬的。是的,極端主義與恐怖組織,不是伊斯蘭與西方世界的衝突,而是穆斯林殺穆斯林、穆斯林迫害穆斯林

距離《查理周刊》槍擊案僅僅數天,奈及利亞的叛軍組織博科‧哈拉姆(Boko Haram)就在穆斯林城鎮巴加(Baga)發動大屠殺,殺害了超過兩千人,當然,罹難者多數都是穆斯林。

根據2014年全球恐怖主義指標(Global Terrorism Index)統計,超過82%的恐怖攻擊都發生在伊拉克、阿富汗、巴基斯坦、奈及利亞與敘利亞,這五個國家都包含眾多的穆斯林人口。

2014年11月,奈及利亞北部卡諾市(Kano)的清真寺遭博科‧哈拉姆(Boko Haram)襲擊,超過百人遇害

為什麼會有這些矛盾?因為宗教的體現,從不只是宗教文獻的衍生而已,還包括了其與文化、社會、政治與經濟等因素的交互作用,而在不同的因素下,信徒也做出不同的表現與實踐。《可蘭經》、《新約聖經》與《舊約聖經》三者中,只有《舊約聖經》出現了石擊致死的懲罰,可石擊致死的罪狀包括了"具超自然能力或巫術"(利未記 20:27)、"咒詛神"(利未記 24:10-16)、"偶像崇拜"(申命記 17:2-7)、"誘使他人做偶像崇拜"(申命記 13:7-12)、"女子遭玷污卻未哭叫"(申命記 22:24)、"反抗雙親"(申命記 21:18-21)、"不是處女卻假裝處女結婚"(申命記22:13–21)以及"男子與已訂婚女子通姦(申命記22:23–24)"等等。儘管有《舊約聖經》上述清清楚楚的內文,今日多數的天主教徒、基督徒與猶太人卻不同意石擊致死的懲罰。相反的,石擊致死在今日仍存在於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律法中。可以想像,石擊致死是中東遠古的懲罰方式,雖然其在《可蘭經》中從未出現,但就跟禁止描繪穆罕默德或是兩性隔離一樣,由後來的穆斯林,將這些他們社會文化中的元素,給融入宗教。

更甚者,政治意識型態也常常被融入宗教,就如緬甸2012到2013年的反穆斯林暴動,雖然攻擊者多是佛教徒,諸如阿欣威拉杜(Ashin Wirathu)等僧侶也不斷鼓吹反穆斯林言論,上百名穆斯林也遭殺害。但我們知道,那不是佛教教義的一部份,而是一些緬甸人,將民族主義給融入宗教。事實上,馬來西亞的巫統在這點上也如出一轍。

2013年,緬甸中部的密鐵拉(Meiktila)鎮,受攻擊後的清真寺與穆斯林住區

在近代,一些人也將自己的政治意識型態加在伊斯蘭上,甚至造成今日上萬穆斯林罹難的武裝衝突。這在伊斯蘭歷史上也曾發生過,在七世紀,第四代哈里發阿里( )與貴族穆阿威亞( )發生政爭時,由於阿里戰況不利,一群士兵就叛變,並逼迫阿里與穆阿威亞和談。然而,和談的結果卻是阿里讓出哈里發,感到不利的士兵決定背叛阿里,並宣稱哈里發不是神的代言人,也宣稱不認同他們者皆是異教徒。這批人在歷史上被稱作"哈里吉"( ,意為"走出者",指"走出伊斯蘭主流者")。哈里吉同時與穆阿威亞跟阿里敵對,並成功的暗殺了阿里,穆阿威亞雖也被暗殺但幸運生還。哈里吉存在了數個世紀之久,不斷攻擊穆斯林的城鎮,但他們沒有攻陷任何一個主要的穆斯林城市。但在九世紀時,因為阿拔斯朝的暴政,哈里吉再度崛起並引發動亂,但最後又被軍隊所鎮壓了下來。之後中東的政治情勢讓哈里吉無從發展,他們便開始衰弱,其中一些人重新回復了溫和的教義詮釋,成為了今日阿曼伊巴迪教派( )的起源。

一些穆斯林學者,將今日的ISIS比作哈里吉,但問題是,為何昔日的哈里吉不能攻佔任何一個主要的穆斯林城市,但今日的ISIS卻能攻佔摩蘇爾?答案是,畸形的政治環境造就了畸形的激端組織崛起。美國入侵伊拉克、海灣諸國與伊朗的對立,以及敘利亞內戰的種種,都促成了ISIS的崛起。在伊拉克內戰或ISIS崛起後,不少人都誤以為這是素尼派與什葉派的長期紛爭所致,但其實不然,下面是一張2005年與2007年巴格達素尼派與什葉派的住區分佈圖。

如圖所示,原本大片的什葉與素尼混居區,在兩年間快速消逝,取而代之的是什葉與素尼分區居住的現象。美軍入侵後,海珊政權崩潰所產生的政治真空,為伊朗與海灣諸國在伊拉克開闢了新戰場,伊朗與海灣諸國遂各自扶植其友好派系,互相敵對,最終演變成伊拉克什葉與素尼對立的狀況。

更甚者,個人情感也可以被帶入宗教。回顧去年年底,在雪梨挾持人質,自稱支持ISIS的曼‧哈洛‧莫里斯(Man Haron Monis),他與妻子離婚、因安全因素不得與其前妻與小孩見面、有一系列暴力與性犯罪前科、自稱伊斯蘭教長但沒有追隨者、遭當地穆斯林一併排擠。對生活如此絕望的人,有什麼方法能宣洩他的情感?我們後來也看到了。就像2010年三月,人類學家亞特蘭(Scott Atran)在參議院上所指出的一般:『啟發今日世界上最駭人恐怖份子,並不是《可蘭經》或是宗教教育,而是自覺能從朋友眼中獲得尊重與榮譽感,並因此活動來得到興奮感。』

根據法國一智庫的調查,法國加入ISIS者,有過半數都是最進才改宗,或是具法國血統,且並非來自具深厚宗教傳統的家庭,最好的例子,就是曾出現在砍人頭影片上的馬克希姆‧胡達德(Maxime Hauchard)與米開揚‧多斯桑托斯(Mickael dos Santos),他們一個本來是比薩外送員,另一個本是狂熱天主教徒,他們在影片中砍的是敘利亞人的人頭,很有可能是穆斯林的人頭。

ISIS殺害敘利亞人的劊子手克希姆‧胡達德(Maxime Hauchard)與米開揚‧多斯桑托斯(Mickael dos Santos),他們一人本來是比薩外送員,另一個本是狂熱天主教徒

法國中東史學家尚─皮爾‧費魯(Jean-Pierre Filiu)表示,ISIS具大量改宗者並不意外。「ISIS與伊斯蘭沒有關係。」費魯稱:「我們一直堅稱這是個宗教現象,但這是政治現象。ISIS殺害其他的穆斯林...他們有著末日幻想般的論調,就像許多網路族群一樣,這是Facebook世代的產物。」

許多穆斯林也站出來,去對抗極端主義者或是其他劫持他們宗教的勢力,最近法國就出現兩個,一個是聞訊《查理周刊》槍擊案,趕赴支援卻不幸身亡的艾哈邁德‧米拉巴特( )。另一是拉撒納‧巴堤里( ),巴堤里在嫌犯攻擊猶太超商時,幫助六名顧客躲藏,令其倖免於難。

艾哈邁德‧米拉巴特( )拉撒納‧巴堤里( )在兩起法國的攻擊事件,都勇於起身,對抗極端主義者,米拉巴特更因此犧牲。


(YouTube)

在巴基斯坦,於塔利斑針對學校與女學生一系列的攻擊,一些巴基斯坦人製作了該國第一部女超級英雄動畫《蒙面復仇者》(Burka Avenger),主旨在描寫一名蒙面女老師保護學校與學生,並對抗欲破壞學校的巫師(暗指塔利斑)。

同樣在巴基斯坦,在一起對基督徒的攻擊事件,拉合爾( )有超過兩百名穆斯林前往當地教堂,聲援基督徒並譴責極端主義。

在沙烏地阿拉伯,穆斯林女權運動者曼娜‧夏利夫( ),積極抗爭沙烏地不允女性駕車的不公待遇,也為在沙烏地工作的貧困女性外勞發聲。

沙烏地穆斯林女權運動者曼娜‧夏利夫( )

美籍伊朗裔穆斯林愛努莎‧安薩里( ),在2006年成為第一名穆斯林女性太空人,登上太空後,她呼籲中東的女性"也要勇於追求夢想"。

美籍伊朗裔穆斯林愛努莎‧安薩里( ),世界第一名穆斯林女性太空人

在阿富汗,許多伊斯蘭教長因反對塔利斑手段,而遭殺害,但仍有許多後繼者繼續反對塔利斑。

(YouTube)

在阿富汗,許多女性加入軍警,其中最悲壯的例子是馬拉萊‧卡卡爾( )。卡卡爾是阿富汗第一名女警官,並因積極對抗塔利斑而在2008年遭到暗殺,但她一張戴面紗持槍的照片,卻被英國極右派拿來恐嚇大眾與鼓吹面紗禁令。卡卡爾曾說:「我沒有被迫戴面紗,我老公與警方都沒有如此要求。我想戴面紗是因為這樣我有更多機會。」

卡卡爾的照片遭極右派盜用來恐嚇大眾與鼓吹面紗禁令,該照片的加拿大攝影師拉娜‧史萊齊克(Lana Slezic)則對此感到震怒
在埃及,革命後政治動蕩,有極端主義者趁機攻擊基督徒,便有大批示威者聲援基督徒,手持《可蘭經》與十字架,並願義務保衛教堂。

埃及出身的記者莫娜‧阿爾─塔哈威( ),塔哈威不但為穆斯林女權發聲,也對抗針對穆斯林的歧視與刻板印象,阿爾─塔哈威在以下影片反駁了部份媒體對穆斯林的偏頗呈現。

(YouTube)

最後一部影片又點出一個重要的問題,即便穆斯林人口眾多,佔了當前全球幾乎四分之一人口,而且文化又因地迥異,但在常在媒體上出現的"穆斯林"又是誰?我想我們都知道答案。以下就隨便挑兩則新聞報導做例子:


newtalk.tw/news/2015/01


博科聖地殺兩千人 倖存者踩屍逃難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在兩篇報導中,罹難者的"穆斯林"身份都遭到了忽略,而極端組織的"伊斯蘭"特質卻得到了強調。這種偏頗的論述,除了不瞭解以外,更多時候是受到部份西方媒體的誤導,基本上是臺灣媒體在這議題上已算相對中立。但我們要時時提醒自己,恐怖主義最大的受害者是穆斯林,比起媒體上所謂的"伊斯蘭"武裝暴徒,這些被害的穆斯林,是否更接近一般的穆斯林呢?

在《查理周刊》後,法國與德國已各有一名穆斯林遭亂刀砍死,其中住在法國的穆罕默德‧馬古利( )更在其妻前遭亂刀砍死。

現在我們所目擊的,真的是像一些極右派所宣稱的“西方世界與伊斯蘭的戰爭”嗎?還是穆斯林大眾,正作為極端主義與穆斯林仇視者對立下的犧牲品?

2014年10月,巴格達,在炸彈攻擊後經過案發現場的伊拉克女童
2015年1月,德國的反穆斯林示威者

內文參考資料:


补充一个其他观点:

Ali Sina認為對伊斯蘭教的恐懼不是一種恐懼症,是真實的恐懼和有理由的。他在《Islamophobia? An Open Letter to Muslims》中提及,《古蘭經》第8章12節說過:「當時,你的主啟示眾天神:『我是與你們同在的,故你們當使信道者堅定。我要把恐怖投在不信道的人的心中。』故你們當斬他們的首級,斷他們的指頭。」他指出,在伊斯蘭教傳播到伊朗、埃及、西班牙和印度的過程中,數以百萬計的人為了抵抗穆斯林入侵自己國家而喪命。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我看这个提问下的回答都是说风凉话的,那是对伊斯兰极端主义没有认识

人家想搞你,名义上是什么,借口而已。你以为人家说的是你侮辱先知所以来砍人,其实人家早就想砍人了你侮辱先知只是一块遮羞布而已。

对手的对手不是你的朋友。法国政府当年在乌鲁木齐七五事件上(我查了下法国外交部当年的外交简报,不是昆明恐袭)说风凉话,现在自己也玩火上身,这教训你们不懂?

在尼斯恐袭的前一天晚上开始法国的社交网络上面就有大量的号召攻击中国人的文字在传播

你说为什么?他们凭什么来搞我们中国人?

人家才不和你讲道理。

这两天巴黎有些华人聚集的地方已经开始自发搞巡逻队了

(号召所有大巴黎的黑人和北非人攻击街上遇到的任意中国人)
(明天上学的学生们,要痛打那些选学中文的那些人)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