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長官會見傳媒開場發言及答問內容(附圖/短片) 跳至主要內容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開場發言及答問內容(附圖/短片)
************************
  以下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今日(二月二十二日)下午接種新冠疫苗後會見傳媒的開場發言及答問內容:
 
各位傳媒朋友、各位香港市民:
 
  今天我非常高興和興奮,跟我的司長、局長同事們來到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新冠疫苗,正式啟動在香港推行的全民免費疫苗接種計劃。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實在並不容易,有很多人的努力。疫苗接種計劃為全世界——當然包括香港——開啟了一個走出「疫」境的機會,亦可以說是為大家奮鬥了一年的抗疫工作帶來曙光。
 
  大家記得在過去一年抗疫期間,我亦多次引述世界衞生組織和一些專家所說,如果沒有成功研發和廣泛應用的有效疫苗,事實上很難徹底解除這次新冠病毒的風險。經過世界各地科學家日以繼夜的努力,現時在世界上已經研發出不同疫苗可以應用,接下來需要的就是全社會都要支持疫苗接種計劃,希望全港市民積極參與,按特區政府安排的優先群組進行網上登記,盡快接種疫苗。
 
  我早前說過,作為行政長官,只要有第一款疫苗抵港而又被認可使用,我便會接種該款疫苗,所以今天我和我的同事接種的是由內地研發和生產的科興疫苗,或者現在的正式名稱是克爾來福疫苗(CoronaVac)。我們亦成功採購了另外兩款疫苗,除了科興疫苗,食物及衞生局局長早前亦在法律上認可了復星/BioNTech疫苗的使用,我們正在爭取第二款疫苗早日抵港。
 
  在整個疫苗工作中,如果大家記得,我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正式向公眾公布我們在疫苗採購方面取得的成績,亦告訴大家我們會進行法律框架的制訂,容許這些在如此短時間內研發出來的疫苗,可以在香港獲得批准作緊急使用。隨後我們制訂了《預防及控制疾病(使用疫苗)規例》,即第599K章;經過我們的專家努力,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已先後認可了兩款疫苗的使用。
 
  為甚麼市民要接種疫苗呢?我在此再重複──我們在這段時間亦說了很多次──正如我們的口號「護己護人」,接種了疫苗可以產生一定的抗體以對抗病毒入侵。即使感染了,亦會減低嚴重情況,減少出現一些重症機率,這是保護自己。保護家人和朋友亦至為重要。在這次傳染病發生期間,我們都要多次推出很多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就是要防止由一個人傳染給另一個人;自己最容易傳染給另一個人的,當然是你的家人和工作上的同事,以至同學或其他朋友。希望大家為了愛護自己的家人和朋友,盡快接種疫苗。第三個原因是愛社區,因為越多人在短時間內接種,我們便有機會在整個社區有所謂的群體免疫,可以減少病毒在社區中傳播,我們便不需要擔心每天430(下午四時三十分)又要公布有多少宗沒有源頭或有源頭的感染個案。第四,無可否認,經過了一年抗疫,香港各行各業都大受打擊,要香港經濟恢復活力,我們可以出外旅行或恢復跨境人員往來,都需要盡快接種疫苗。希望大家都同意,從護己護人、愛社區、愛香港的角度,請各位市民支持疫苗接種計劃。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未來的工作都是一步接一步,非常緊密。今日我們的第一步就是由我本人和司局長,以及稍後的行政會議成員和立法會議員都會來到這裏率先接種科興疫苗,希望我們能起一定的示範作用,讓市民放心來接種。
 
  這一批疫苗是在上星期五才順利抵港,隨後在明日將會展開網上登記,屬於五個優先群組的市民可以在網上預約,到這五間接種科興疫苗的社區接種中心接種。明日雖然還未正式開始疫苗接種,但會安排約200名屬於這五個優先群組的市民來這裏接種,這是明日會發生的事情。到二月二十六日(星期五),正式預約了的市民可以在五間社區疫苗接種中心和醫管區18間普通科門診,按他們的預約時間接受疫苗接種。
 
  正如我所說,另一款經認可使用的疫苗「復必泰」亦應該在很短期內送抵香港。當「復必泰」抵港後,另一輪接種工作就會馬上展開,包括在一些殘疾人士或安老院舍,又或是護養院,以外展形式為院友和院舍員工接種;巿民亦可以在其他社區中心接種,因為我們共有29間,現時在首階段開了五間接種科興疫苗,另外24間會待「復必泰」抵港後開始接種;私家診所亦可以陸續幫病人接種。一般來說,私家診所都是接種科興疫苗,因為它們比較可以做到其儲藏冷凍要求。其他有關的工作亦會陸續展開。大家可以放心,我們購買了足夠的疫苗數量,除了這兩款經過認可作緊急使用的疫苗,第三款AstraZeneca亦應該會在下半年抵港,到時亦會加入我們的疫苗接種計劃。
 
  我們第一批優先接種疫苗的五類人士,大家都很清楚,我在此亦重複一次。這五類優先接種人士的第一類是參與抗疫人士,包括醫護人員;第二類是60歲或以上人士,如果他屬於70歲或以上較年長的人士,我們亦歡迎他來接種時可以攜同兩位親戚朋友、子女或其他人士一起來接種;第三類是安老院舍的院友和員工,當然亦包括殘疾院舍、護養院等,以外展形式為他們接種;第四類是為我們提供必須公共服務的人士,例如早前我們做病毒檢測時都有一些目標組群,譬如在貨櫃碼頭或屠房工作的,以至紀律部隊在前線提供服務的人員等都屬於這類別;最後一類——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所有涉及跨境運輸和在口岸工作的人員。大家都聽過最近有兩類朋友提出希望可以優先接種,一類是跨境貨車司機,因為我們每日都有很多食物、日常用品由內地運來,這些跨境貨車司機亦是優先的群組;另一類是出海的漁民,他們都希望能夠率先接種。有關局長亦會看看有甚麼可以更方便這些組群的接種安排。
 
  整個接種計劃目前有四個途徑可以打針,包括29間社區疫苗接種中心、18間醫院管理局的普通科門診、超過1 000間私家診所,以及由醫護人員組成的外展隊前往院舍進行接種。
 
  最後我想在此特別感謝很多令香港疫苗接種計劃可以成功展開的團體和人士。首先需要感謝各地的科學家,包括內地和海外的科學家--我相信他們在過去一年是不眠不休地研發這些有效的疫苗--亦包括他們的研究團隊和生產這些疫苗的藥廠。
 
  第二需要多謝中央人民政府,今次促成科興疫苗能夠很順利快速地在我們認可使用後馬上抵港,在這方面為我們做了大量工作的包括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中聯辦和衞健委等中央部委。
 
  第三方面,當然是多謝我們的專家。我們由開始抗疫時就邀請了四位專家來支持我們的工作,但今次有關疫苗接種,我們共有四個委員會,包括在第599K章下成立的顧問專家委員會,由他們推薦給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哪一款疫苗符合安全,可以獲認可;亦包括在衞生署和衞生防護中心旗下兩個常設委員會成立了一個聯合科學委員會;亦包括為了接種後可能會產生一些臨床反應的新冠疫苗臨床事件評估專家委員會。這四個委員會——如我撇除一些重複的成員——有大約40位在香港不同領域的專家,他們很多本身是研究員,亦發表很多科學文章,所以有了他們的參與,令我們的工作有更堅實的基礎。
 
  第四方面要多謝的是我們的合作夥伴,包括醫院管理局、醫療機構、私家診所,以至協助我們運送疫苗的運輸公司、航空公司、一些物流公司,都非常感謝他們。
 
  第五方面要多謝我的同事。在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宣布成立疫苗接種計劃專責工作小組,由食物及衞生局局長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兩位共同主持,在這兩個月來他們做了大量工作,亦時常向我匯報工作的進展。他們進行協調工作,亦有很多演練工作,以至舉行簡介會,讓所有合作夥伴同心一致地做好這行動。我亦要多謝超過1 000位將會在各間不同的疫苗接種中心服務的公務員。
 
  最後在此預先多謝各位支持這次疫苗接種計劃的香港市民。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做了大量籌備工作,我們已購買足夠疫苗,法律基礎是穩固的,專家意見是充分的;但如果市民因為信心不足,因為聽了或看了一些不實說法而裹足不前,令這工作沒法完成,我們亦沒辦法得到疫苗接種的預計效果。我在此呼籲全港市民要按特區政府的安排,盡早第一時間接種疫苗。目前並不是鬆懈的時候,大家仍然要緊守防疫措施,保持社交距離、戴口罩、勤洗手、減少不必要聚會,希望我們沒需要再應對新一波疫情,亦希望在年初七後重新開業的企業和在今日重新開學的同學可以繼續他們的日常生活。
 
記者:就夏寶龍主任「愛國者治港」的說法,指任何重要崗位都不可以由反中亂港分子佔據,想問政府有沒有計劃短時間內做些甚麼去回應?例如會否可能要DQ部分區議員?另外,他又提到完善選舉制度要由中央主導去進行,可否理解為其實特區政府以至你是沒有話事權呢?這個完善制度是否其實都要趕在立法會換屆前實行?有沒有死線?其實是否對民主派的打壓呢?因為見到選舉已經因應疫情而押後了,見到民主派在區選大勝的情況後,現在又說要改革,會否有可能在客觀效果上令人覺得是「輸打贏要」呢?謝謝。
 
行政長官:問題都是關於今早一個關於完善「一國兩制」制度體系,落實「愛國者治港」根本原則的座談會中,大家聽到的一些言論。港澳辦夏寶龍主任作出了重要講話,相信大家都聽得很清楚。今早的重要講話涉及到一些很原則性的大問題,並沒有講及具體在香港的選舉制度的改變,所以我的回應亦只能夠是一個原則性的回應。我希望在這裏作四點回應。
 
  第一,「愛國者治港」不是一個新生的事物。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基本法》第十二條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但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而我作為行政長官在《基本法》之下亦都有雙負責制,我既要向中央人民政府負責,亦要向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在這一種憲制秩序和政治體制下,要求治港人士是一個愛國的人士是理所當然;甚至可以說的是,如果要成功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愛國者治港」是一個必然和必要的條件。我所謂不是新生的事物,亦正如夏寶龍主任今早說的,他形容為老調重彈,即是這是必然的,是一直都存在的,不過香港近年發生了很多事,所以亦是時候將這些大原則、大道理說清楚,達致正本清源的效果。如果大家記得我在去年十一月發表二○二○年度的《施政報告》,有一個獨立的章節談及完善「一國兩制」。同樣你會問為何回歸了二十三年,行政長官還會首次在一份周年的《施政報告》,需要談這些理所當然的大道理,就是因為近年在香港發生的事,令我們很擔心很多人不明白「一國兩制」,不明白「愛國者治港」這個必要條件。這是我第一點的回應。
 
  第二點回應是一個比較實在的考慮,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要求一個治港人士是愛國者,並不是一個很高的要求或標準,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很低的標準。因為正如我剛才所說,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單一制的制度,所以作為一個地方行政區,如果管治這個地方行政區的人不是一個維護國家利益、愛護自己國家的人,如何可以達致「一國兩制」這個目的呢?而這裏所說的治港人才,不是單單說行政長官。如果你翻開《基本法》第四章「政治體制」,我會認為裏面每一個觸及的團體,在這些團體內擔任重要角色的人,都是治港人士,包括行政長官、行政機關內的主要官員,亦包括立法機關的議員、司法機關裏的法官、地區非政權性組織的區議會議員,以及公務員。這種要求愛自己國家的人去治理自己的國家,相信是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標準,正如我所說,不是一個高的標準。
 
  第三點,你或者會問,為甚麼來到回歸後二十三年、二十四年,還在說一些如此基本的事呢?是否早前很多政治體制的工作、選舉也是錯的呢?我的看法是「一國兩制」畢竟是一個開創性的事業,這個開創性事業在實踐的過程中,特別是遇到一些新的情況、新的環境、新的問題,它會帶來一些挑戰,但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忘記初心、「一國兩制」的初心。鄧小平先生當年設計了這個概念,希望能夠保持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只要我們不要忘記這個初心,我們見到有問題便依法去糾正,「一國兩制」是可以成功地走下去,甚至可以走得更好;但是反過來說,如果我們不適時糾正這些走偏了、走歪了的地方,而是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恐怕會帶來很嚴重的後果。中央覺得需要由中央層面來處理出現了的問題,這亦是義不容辭的,無論是去年六月制定實施《香港國安法》,到今天認為需要完善這個選舉制度,亦是中央行使中央的權力,是理所當然的。
 
  最後一點,大家要留意政治體制的問題是中央事權,不是特區自治的一部分。特區是不可以自行制定一套政治制度,而選舉安排就是這套政治體制裏非常重要的一環。我聽到夏主任說要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選舉制度是有其必要性,亦有其迫切性。特區政府,包括我本人,會非常尊重中央在政治體制完善方面的主導權,亦會作出全面配合。你剛才說的時間表,我現在沒有辦法可以跟你說,但如果中央認為這件事既有必要性,亦有迫切性,大家都知道接下來的十二個月將會有多場選舉,包括押後了一年的立法會選舉、選舉行政長官的選舉委員會選舉和明年三月的行政長官選舉,所以如有迫切性,我相信一定會考慮時間表。
 
  這些工作並不是要打壓某一個政治派別。這些工作如要用上「打壓」兩字,是打壓一些鼓吹「港獨」、是打壓一些過去我們見到將香港推向萬丈深淵的暴力人士、是打壓一些忘記了祖宗,不知道自己是中國人,去勾結外國社會、外國的政治組織去破壞香港、破壞香港的繁榮穩定,甚至是提出要制裁香港的人士。政治是可以多元的。我留意到夏主任今天早上亦說,香港由於它的歷史環境,亦是一個比較受西方文化影響的地方,所以是一個多元社會,大家有些不同看法,甚至對於國家、對於中央有些不同看法,這個中央是理解和包容;亦等於政治上,我們是容許一些不支持政府的政策,但會愛國、仍然是以香港的最大利益為依歸的黨派。過去二十多年,香港是有這些政治人物,我本人亦有很長時間跟這些政治立場跟我不是完全一致、但不會去勾結外國勢力、不會去推翻政權的議員合作,所以我覺得這套要做的工作肯定不是要去打壓一些政治上有不同立場的人士。
 
記者:你好。從接種到現在大概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了,請問你感受怎麼樣?是不是對國產疫苗很放心,感覺是不是很有信心?另外你剛才也說了,未來香港會購買充足的疫苗,其中這個國產疫苗佔的比重大概有多少?是不是能夠保障那些想打國產疫苗的人能打到這個疫苗?
 
行政長官:感謝你的兩個問題。我剛才已經接種了科興疫苗,科興疫苗是在內地研發、內地製造的。你看我現在已經站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不停地答問題,就應該感覺到我的感覺是很好的,完全沒有甚麼不良的效果,所以我也呼籲、鼓勵香港市民盡快按着我們的要求來接種疫苗。我對這個疫苗是非常有信心的,因為它本身經過非常嚴格的試驗——第一期、二期、三期,已經在海外多個地區應用,那些地區的總統、總理都認為非常放心,現在也在他們的國內不停地推動疫苗接種。第三方面是本地,本地也不是隨意地用一款疫苗,我們是有一個非常嚴格的制度,除了有法律的制度,要認可一款疫苗的緊急使用,也有一大群專家——我們成立了一些專家顧問委員會,裏面每一位都是專家,每一位都在他的領域裏是很有地位的。好像科興疫苗,他們經過兩次多個小時的會議,看了大量由科興提供的數據資料,才同意香港特區政府可以認可科興疫苗的應用,所以我是非常有信心的。
 
  你問的問題現在很難說,從香港特區政府的角度,我們希望疫苗的來源比較多元,因為它畢竟是很新研發的疫苗,我們當時去購買的時候也不知道有關疫苗能不能用、世界衞生組織最後對這個疫苗的看法是怎樣,所以我們現在購買的,已經是三款不同的疫苗,來自不同的地區,有內地、有德國、有英國的。我認為市民不需要太介意它是來自甚麼地方,因為好像我剛才說,它們都是經過非常嚴格的審核才用的。要是真的出現了你剛才說的情況——香港市民必須要打內地的疫苗,我們有其他的疫苗他還是要等我們去購買,或是在中央的支持下能爭取更多的國產疫苗,特區政府也是會考慮。我相信要是我們面對這樣的情況,中央人民政府一如既往肯定會幫忙。
 
記者:請問三位司局長沒有來,稍後會不會接種疫苗?
 
行政長官:一定會,一定會。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英文部分。)
 
2021年2月22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9時47分
即日新聞  

圖片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左)今日(二月二十二日)到設於香港中央圖書館展覽館的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新冠疫苗。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多名司局長今日(二月二十二日)到設於香港中央圖書館展覽館的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新冠疫苗。圖示林鄭月娥(左)與疫苗接種紀錄。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多名司局長今日(二月二十二日)到設於香港中央圖書館展覽館的社區疫苗接種中心接種新冠疫苗。圖示林鄭月娥接種疫苗後會見傳媒。

網上廣播

行政長官會見傳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