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馬克思的一生】@ 諸緣來去何增減?笑擁斜陽照海天。。。|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20-08-10 17:21:14| 人氣55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卡爾·馬克思的一生】

推薦 15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恩格斯. - ppt download

                              【卡爾·馬克思的一生】

卡爾·馬克思(德語:Karl Marx;1818年5月5日-1883年3月14日),早期在中國被譯為麥喀士,是猶太裔德國哲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政治學家、革命理論家、新聞從業員、歷史學者、革命社會主義者。馬克思在經濟學上的工作解釋絕大多數工人和資本家間的關係,並且奠定後來諸多經濟思想的基礎。馬克思亦是社會學與社會科學的鼻祖之一,在卡爾·馬克思的一生中出版過大量理論著作,其中最著名和具備影響力的兩部作品分別有1848年發表的《共產黨宣言》和1867年至1894年出版的《資本論》。 

1818年5月5日,馬克思出生在普魯士萊茵省特里爾,一個相對富裕的中產階級家庭。1835年10月就讀於德國波昂大學和柏林洪堡大學期間的馬克思,開始對青年黑格爾派的哲學觀點產生興趣。大學畢業以後,馬克思為科隆地區的一家持有激進觀點的報紙供稿,與此同時,其自身的歷史唯物主義理論思想萌芽,開始漸漸成形。1843年時馬克思移居法國巴黎後,馬克思繼續在其他持有激進觀點的相關報社,從事專欄寫作;也就是在這個時候,馬克思遇見了後來的重要朋友和支持者——佛烈德利赫·恩格斯。1849年,馬克思遭流放後便與妻兒一起遷居到英國倫敦。他到達倫敦後依然繼續從事寫作工作,同時也開始構建他關於社會經濟活動的理論。馬克思還積極參與社會主義運動,並很快在第一國際中成為重要人物。 

馬克思關於社會、經濟與政治的理論被統稱為馬克思主義,主張人類社會是在控制生產資料的統治階級與提供勞動生產的勞動階級間不斷的階級鬥爭中發展而成。馬克思認為國家是為維護統治階級的利益而運轉,而這又常常被視為大眾的公共意志。他同時也預言如之前存在過的社會經濟體系一樣,資本主義的內部矛盾會導致它自身的滅亡,並會被新的社會主義社會形態所取代;而資產階級和無產階級之間存在的矛盾,將會由工人階級奪取政治權力而終結,最終建立工人自由人聯合體所管理、形成無任何階級制度的共產主義社會。馬克思積極地實踐他的理論,指出工人階級應該有組織地發動革命,推翻資本主義以改變社會經濟體制。 

馬克思由於作為馬克思主義的核心創始人,長期以來廣泛受到許多人的讚美和批評,因此馬克思也被人們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卡爾·馬克思與德國哲學家佛烈德利赫·尼采、奧地利心理學家西格蒙德·佛洛伊德並列為新哲學學說的奠基者;他還與法國社會學家艾彌爾·涂爾幹、德國政治經濟學家馬克斯·韋伯並列為現代社會科學建立者。

馬克思小時候接受父親海因里希·馬克思的家庭教育,1830年則進入特里爾中學就讀,當時校長胡戈·維滕巴赫(Hugo Wyttenbach)還是馬克思父親的朋友。由於聘用了諸多人文主義人士來中學擔任老師,維滕巴赫招致了當地保守的政府不滿。隨後警方在1832年突襲這所學校,並發現聲援政治自由主義的文學作品在學生中廣為流傳。政府將這些作品的流通視為嚴重的煽動行為,因而在馬克思就讀的這段期間內學校裡的許多職員都被撤換。

1835年10月,17歲的馬克思在波昂大學旅行並且萌生在此學習哲學和文學的想法,可是他的父親堅持認為,學習法律對馬克思而言是個更加實際的選擇,而由於某種胸悶疾病使得馬克思18歲時被允許免去兵役。在波昂就讀大學期間,馬克思加入為警察嚴密監控的激進政治社團詩人俱樂部。同時馬克思還是飲酒俱樂部「特里爾客棧」(Landsmannschaft der Treveraner)的一員,甚至還一度擔任該組織的副會長。除此之外馬克思還多次參與爭論,並且情節愈況嚴重;甚至在1836年8月,在大學和一名普魯士軍人決鬥。儘管馬克思在大學的第一個學期成績不錯,但是後來成績迅速下滑,為此他的父親強行要他轉學到學術風氣更好的柏林洪堡大學。

在特里爾度過了夏秋兩季之後,1836年馬克思開始嚴肅地思考他的學術與生活發展。同一時間他與從小便結識、後來成為社會學家的燕妮·馮·威斯伐倫訂婚了。燕妮出生於1814年的貴族家庭中,本身是普魯士統治階層的女男爵。但由於燕妮是取消與另一名年輕貴族的訂婚關係後才與馬克思訂婚,以及兩人無論在民族還是所屬階層上都存在差異,使得馬克思和燕妮的關係備受社會爭論。但馬克思則與燕妮的父親、同時是開明貴族的路德維希·馮·威斯伐倫成為了朋友,後來更提交自己的博士論文給燕妮的父親查看。到了1843年6月19日,馬克思與訂婚7年之久的燕妮·馮·威斯伐倫在巴特克羅伊茨納赫的新教教堂上正式結為夫妻。1836年10月,馬克思抵達柏林並就讀於柏林洪堡大學法律系,還在當地的中央大街租了一間房間。儘管馬克思所學習的專業是法律事務,但他依舊著迷於哲學並試圖把哲學與法學結合。對此他認為「要是沒有哲學,什麼也做不到」,並對才剛逝世不久、在歐陸哲學圈引起廣泛爭論的德國哲學家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其思想深感興趣。 

1837年時,馬克思在柏林-施特拉勞康康復期間加入了主要探討黑格爾思想的學生團體「博士俱樂部」(Doktorklub),團體成員後來成為著名且具激進政治觀點的「青年黑格爾派」。青年黑格爾派主要圍繞在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和布魯諾·鮑威爾周圍,同時馬克思與阿道夫·佛烈德利赫·魯騰貝格發展出親密的友誼。包括馬克思在內的青年黑格爾派成員們對於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在形上學的斷言論點抱持著批判態度,但也接納他的辯證法觀點,進而從左派的觀點出發評論既有的社會、政治和宗教體系。1838年5月馬克思的父親逝世後導致家庭收入減少許多,而馬克思和父親的情感聯繫緊密,並且在父親逝世後也經常回憶之。自1837年開始,馬克思撰寫了數篇小說和文章。這其中包括有短篇小說《蠍子和費里克斯》、戲劇《奧蘭尼姆》,以及一些專門寫給燕妮·馬克思的情詩,不過這些早期的著作都沒有在馬克思生前獲得出版。馬克思很快就放棄了小說的寫作工作,並且捨棄包括英語和義大利語、美術史研究和拉丁語典籍的翻譯工作。 

1840年時,他和布魯諾·鮑威爾開始合作編整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的《宗教哲學講演錄》,隨後鮑威爾更幫助馬克思撰寫博士論文《德謨克利特的自然哲學和伊比鳩魯的自然哲學之區別》。不過同一年由於普魯士新國王佛烈德利赫·威廉四世即位,除了迫害異議份子外、還要求所有出版物都必須通過嚴格審查,這使得大學失去學術自由。其中原本將會由新國王任命的柏林洪堡大學教授佛烈德利赫·謝林審沙馬克思的博士論文,但馬克思博士論文裡哲學高過神學的爭議立場不可能被反對黑格爾的保守派教授所接受,所以馬克思將博士論文改寄給薩克森-魏瑪-艾森納赫大公國的耶拿大學審查博士資格,最後於1841年4月由該學校教授授予哲學博士學位。馬克思和鮑威爾都是無神論者,1841年3月兩人開始計劃創辦雜誌《無神論檔案》(Archiv des Atheismus),但是最終沒有實際行動。同年7月,馬克思和鮑威爾從柏林前往波昂,並且藉由喝醉、嘲笑教會人士和騎著驢子在街上飛奔以表達反對自身階級。 

畢業後的馬克思曾經考慮繼續從事學術生涯,但是隨著政府反對古典自由主義和青年黑格爾派的態度日益增長而最終放棄。1842年馬克思搬到科隆並且成為激進派報紙《萊茵報》的主編,他在報紙上發表多篇自己早年對於社會主義的看法的文章,並且逐漸對於經濟發展問題感到興趣。在這期間他強烈批評右翼的歐洲政府、自由主義人士和社會主義運動,並且​認為三者常常失去功效或者適得其反。該份報紙隨即吸引了普魯士政府的注意,並且開始在報紙印刷前針對所有煽動性的話語與議題實施內容審查,對此馬克思感嘆說:「我們的報紙必須提交給負責審查的警方,如果被警方聞到任何非基督教或者反普魯士的內容,報紙就不允許出版。」不過馬克思在《萊茵報》上發表一篇強烈批評俄羅斯沙皇的文章後,引起尼古拉一世的不滿並且要求普魯士政府予以取締。1843年,普魯士國王在接到俄羅斯帝國方面的抗議後下令查禁《萊茵報》並且撤銷發行許可,馬克思也因而失去工作。

1843年,馬克思和德國社會主義人士阿爾諾德·盧格共同在法國巴黎創辦新的激進左派期刊《德法年鑑》,並且集結了當時德國和法國的激進派成員擔任作者。為此年輕的馬克思和他的妻子在同年10月移居巴黎,剛開始夫妻兩人與盧格一家共同居住在瓦尼烏街10號。不過兩人發現該社區生活條件困難,因此在1844年女兒珍娜出生後便搬到其他寓所。儘管《德法年鑑》原本希望能夠吸引來自法國和德國各州的作家參與,但最後刊物的主導力量仍然以德國作家為首,而唯一的非德國籍作家是流亡俄羅斯的無政府共產主義者米哈伊爾·亞歷山德羅維奇·巴枯寧。

馬克思亦為這份期刊撰寫了《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和《論猶太民族問題》2篇文章草稿,其中在《論猶太民族問題》中介紹他的共產主義信念,內容主張無產階級將是革命的力量。但是《德法年鑑》在出版一期刊物並且獲得關注後,則因為列入德國詩人海因里希·海涅為諷刺巴伐利亞國王路德維希一世所寫的頌歌,導致德國各州禁止期刊販售以及複製影印。之後更由於盧格拒絕進一步為期刊提供贊助、以及他與馬克思的友誼決裂後,使得《德法年鑑》停止出版。之後馬克思開始為總部設在巴黎、唯一一份未經審查的德語左派激進雜誌《前進周刊》從事寫作工作,而該份報紙又與由勞工和手工業者組成的空想社會主義秘密團體正義者同盟有著密切關聯。馬克思因而出席過數次正義者同盟的會議,但是並沒有決定加入。在《前進周刊》中寫作的過程中,馬克思參考辯證唯物主義、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和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的思想,而逐步完善其對於社會主義的觀點,同時他也批評自由主義人士和歐洲其他社會主義者

1844年8月28日,馬克思在凱皇咖啡館與到訪巴黎的德國社會主義者佛烈德利赫·恩格斯會面,開始兩人深厚的友誼。恩格斯向馬克思介紹他在同一年出版的《英國工人階級狀況》,說服馬克思承認工人階級將是歷史上最後的革命和組成成員。恩格斯之後於9月時前往巴黎居住,並且和馬克思兩人一同開始對社會主義展開研究。其中在1845年發表的《神聖家族》一書中,馬克思和恩格斯共同對其以前朋友布魯諾·鮑威爾的哲學思想給予批判。雖然鮑威爾對於促成馬克思與麥克斯·施蒂納和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等青年黑格爾派思想親近扮演重要角色,但是最終馬克思和恩格斯仍捨棄佛雷巴哈的思想。在居住在巴黎瓦尼烏街38號的這段時間,馬克思開始著手深入研究政治經濟學(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詹姆士·穆勒等人)、法國社會主義運動(克勞德·昂列·聖西門和夏爾·傅立葉等人)及法國歷史,並因此最終成為一名社會主義學者。對於政治經濟學的研究後來成為馬克思的研究主軸,並且促成其後來出版重要的經濟著作《資本論》。 

在1844年秋季時,馬克思在巴黎逐漸架構有關馬克思主義的主要架構以及理解資本主義的內部運作;其中馬克思主義受到其早年對於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的辯證法研究,很大程度上結合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的辯證法、法國空想社會主義和英國經濟學理論。馬克思在其書房從事有關政治經濟學研究的同時,同樣繼續擔任激進派刊物的編輯,後來更協助組織和指導主張發起公民起義的政黨,不過馬克思仍然盡可能花費時間在自己的經濟研究上。在1844年下半年馬克思心目中的「馬克思主義」大致上已經完成後,許多針對世界政治和經濟所提出的馬克思主義觀點也非常詳細地陸續提出。然而馬克思為了記錄自己的經濟世界觀細節以進一步明確自己設想的新的經濟理論,因此馬克思開始撰寫《1844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1844年4月至8月期間《1844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逐漸完工,但這份手稿一直到1933年才被發現並發表。這些手稿涉及許多主題並詳細介紹了馬克思的勞動異化概念,然而1845年春天時馬克思開始認為對於政治經濟、資本和資本主義的領域仍必須繼續研究,這使得信奉科學社會主義的他認為必須在徹底的唯物主義發展觀基礎上,進一步發展新的政治經濟理論。 

1845年馬克思在《前進周刊》中對德國的專制主義發表尖銳的批評,對此普魯士政府感到非常不滿。其中普魯士國王要求法國政府查禁《前進周刊》,並且要求法國部長會議首席法蘭索瓦·基佐驅逐馬克思。隨後馬克思被法國政府所派遣的流氓毆打,最終在4月遭到驅逐出境的馬克思被迫從巴黎搬到比利時布魯塞爾,不過馬克思繼續從事他的資本主義和政治經濟學研究。對此馬克思承認《1844年哲學和經濟學手稿》已經受到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其許多不一致的想法影響,進一步認識到有必要自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哲學主張的歷史唯物主義做出突破,因此馬克思從巴黎搬到比利時布魯塞爾後開始撰寫了總共11篇的《關於佛雷巴哈的提綱》。在《關於佛雷巴哈的提綱》中包含了馬克思對於唯物主義的思考、理想主義理論與實踐理念的關係、以及抽象現實凌駕於物理世界的批判等,其中在11條中更提出著名的「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論點。在此馬克思首次提出對於歷史唯物主義的想法,認為世界的改變並非基於想法概念,而是透過實際的、物理的、物質性的活動和實踐進行。

1845年2月,馬克思移民到比利時布魯塞爾,他承諾在比利時將不針對當代政治主題發表相關意見。很快地,他便與德國哲學家莫塞斯·赫斯、德國作家卡爾·海因岑、普魯士新聞工作者約瑟夫·魏德邁等來自歐洲各地的社會主義者會面。

1845年4月,恩格斯從德國巴門搬到布魯塞爾,並與馬克思會面,同時,正義者同盟內部也越來越多幹部成員前往布魯塞爾並且以此為據點。 

1845年7月中旬,馬克思和恩格斯離開布魯塞爾,前往英國訪問憲章運動領導人。馬克思則趁著這次旅行的契機,大量研究收藏在倫敦和曼徹斯特的各種經濟相關資料文獻。這是馬克思和恩格斯第一次為了研究社會主義運動而共同前往英格蘭考察,在這之前,恩格斯從1842年11月至1844年8月便花了2年的時間住在曼徹斯特。這使得恩格斯不僅已經懂得英語,並且曾與許多憲章運動的領導人有著密切關係。事實上恩格斯過去作為英語報刊的記者,曾經發表許多憲章運動和社會主義的文章。 

1845年12月,馬克思宣布脫離普魯士國籍。其後馬克思和恩格斯合作著手撰寫新的著作《德意志意識形態》,這本書籍也常常被視為其歷史唯物主義觀念的重要著作。其中馬克思打破過去路德維希·安德列斯·費爾巴哈、布魯諾·鮑威爾、麥克斯·施蒂納和青年黑格爾派的主張,同時也反對如德國記者卡爾·格律恩和其他社會主義者提出的部分「理想主義」理念。在《德意志意識形態》一書中馬克思和恩格斯批判黑格爾的辯證法與佛雷巴哈唯物主義的不徹底性,從而首次系統地闡述他們所創立的歷史唯物主義。其中認為唯物主義是歷史上唯一的動力,並且明確提出由無產階級奪取政權的歷史任務,進而為社會主義從原本的理想奠定初步理論基礎。《德意志意識形態》大體上是以幽默諷刺的形式撰寫,即便如此,仍然沒有獲得審查機關通過。就像馬克思許多早期著作一樣,《德意志意識形態》在馬克思生前始終沒有獲得發表,並且一直到1932年才首次出版。 

《德意志意識形態》完成後,馬克思開始將自己的工作主軸從原本的科學唯物主義理念的確定,轉向至以此角度澄清他對無產階級革命運動真正的理論和策略,而其目的在於區分空想社會主義者和馬克思自己的科學社會主義哲學之間的差異。其中烏托邦主義者認為必須要說服過去有著不同信仰的人們願意在同一時間參加社會主義運動,然而馬克思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往往會根據自己的經濟權益而有所行動。因此馬克思計畫在新的著作中針對以勞工為首的階級撰寫具龐大吸引力的論述,透過該階級所重視的物質利益提供動員大量群眾之能量,進而發展成為變革和改變社會的最佳方式。不過為了使手稿得以通過政府機關的審查,馬克思透過這本書回應法國無政府主義者皮耶-約瑟夫·普魯東於1840年的著作《經濟矛盾的體系,或貧困的哲學》,批評其「小資產階級哲學」並且將書命名為《哲學的貧困》,這本書後來更成為馬克思和恩格斯最著名的作品《共產黨宣言》之基礎。 

1846年,居住在布魯塞爾的馬克思和恩格斯建立布魯塞爾共產主義通訊委員會,並且繼續與秘密激進組織正義者同盟有所交流。其中馬克思認為正義者同盟作為激進組織,應當促進歐洲各地的工人階級發起群眾運動,進而擴大成為工人階級的革命;然而如果要組織工人階級並且擴展成為群眾運動,意味著正義者同盟不得不放棄「秘密」或「地下」性質,並且作為政黨開始從事相關行動。1847年馬克思和恩格斯應邀參加正義者同盟,而正義者同盟成員最終則被兩人的主張所說服。在1847年6月舉行成員改組會議,正式公開組織並且呼籲工人階級投入社會政治運動,而該新成立的政治團體則改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馬克思和恩格斯參與共產主義者同盟的規章制定和組織架構建立,並且在從1847年12月至1848年兩人則開始為共產主義者同盟撰寫共同行動綱領。1848年2月21日由馬克思起草的《共產黨宣言》正式發表,內容中確立了新成立的共產主義者同盟其主要信念。其中不再是秘密社團的共產主義者同盟不應該如過去正義者同盟繼續隱藏其信念,相反地應當把目的和方針明確朝向廣大的市民。在《共產黨宣言》中的一開頭便是由馬克思所提出的「至今所有一切社會的歷史都是階級鬥爭的歷史」,之後馬克思則描述資產階級(富有的中產階級)和無產階級(勞動的工人階級)之間的利益衝突將會產生對立。同時在宣言中還認為相較於其他社會主義和自由主義政黨和團體,僅有共產主義者同盟提出的主張才真正能保障無產階級的利益,進而推翻資本主義並且建立社會主義社會。

1848年時,歐洲經歷一系列的抗議和暴力動亂,後來被稱為1848年革命。其中法國爆發二月革命推翻帝制,從而建立法蘭西第二共和國。馬克思則在最近剛獲得繼承他父親的6,000法郎(或5,000法郎),並且以此支持相關活動。據稱他曾經使用這筆錢三度支援比利時工人籌備武裝並且策劃發起革命行動,不過相關指控的真實性仍有待商榷,隨後馬克思則遭到比利時政府驅逐。最後,在同年3月法國臨時新政府的邀請下,馬克思一家人被迫回到法國巴黎居住,並且認為已經建立新共和政府的法國將能夠保障他的人身安全。

暫時安頓在巴黎後,恩格斯也在不久跟著返回巴黎居住。之後馬克思向積極參與位於巴黎的共產主義者同盟行動總部活動,並且還與其他同樣居住在法國的德國社會主義者成立了德國工人俱樂部(German Workers' Club)。由於希望看到革命能夠蔓延至德國,1848年4月在德國無產階級支持者的資助下,馬克思和恩格斯一起回到普魯士科隆。搬至科隆居住的馬克思在那裡開始發表名為《德國共產黨的要求》(Demand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in Germany)之傳單,在內容中重新審視《共產黨宣言》所主張的10項做法,認為德國資產階級必須在無產階級推翻資產階級前,先行推翻當時的封建君主和貴族制度。6月1日,馬克思透過他近期從父親繼承來的財產創辦日報《新萊茵報》。其中發表的內容主要取材自歐洲各地的新聞事件以及馬克思他自己的馬克思主義解釋。而受到馬克思同時擔任主要作家和編輯的主導和影響,儘管其他共產主義者同盟成員對於該份報紙有所貢獻,不過恩格斯對此仍認為是「馬克思的簡單專政」。 

不過包括馬克思和其他革命社會主義者由於擔任報紙編輯而經常定期遭到警方騷擾,馬克思本人便曾因侮辱首席檢察官、報導違法新聞內容、涉嫌透過抵制稅收煽動武裝叛亂等指控而遭到審訊,不過每次他都獲得無罪釋放。同時由普魯士重要人士組成的法蘭克福國民議會遭到解散,國王佛烈德利赫·威廉四世則提拔了原本反對改革措施的成員,並且排除普魯士新內閣內部的左派成員和其他改革分子。因此《新萊茵報》很快遭到注意,隨後幾乎所有的編輯陸陸續續遭到司法逮捕或者是遭驅逐出境。1849年5月16日,馬克思接到普魯士政府的驅逐令而被勒令離開普魯士。在5月19日用紅色油墨刊印的《新萊茵報》最後一號出版後,馬克思在6月初時回到了巴黎。然而當時巴黎則因為反革命運動和霍亂疫情爆發的影響,使得馬克思很快被市政府認為是政治威脅而要求其驅逐出境,或者選擇囚禁在法國布列塔尼。在他的妻子燕妮生下第四個孩子後,在不能夠搬回德國或者比利時的情況下,1849年8月被法國政府驅逐的馬克思一家流亡至英國倫敦。

1849年8月馬克思移居至英國倫敦並且在此度過餘生,隨後共產主義者同盟總部也搬到了倫敦。然而馬克思在倫敦度過一生中最困難的日子,經常因為經濟和債務問題而精神焦慮,並且受疾病所苦導致情緒不佳。而原本馬克思和燕妮·馮·威斯伐倫兩人總共有7個孩子,但是因為倫敦生活條件過差使得全部只有3個孩子長大成人。兩人所生育的孩子包括有珍娜·龍格(1844年至1883年)、珍娜·娜拉(1845年至1911年)、愛倫(1847年至1855年)、亨利·愛德華·蓋爾(1849年至1850年)、珍娜·伊夫琳·法蘭西絲(1851年至1852年)以及珍娜·茱莉亞·愛蓮諾(1855年至1898年)。另外在1857年7月時,則有一名男嬰在馬克思給他起名前便逝世。另外有傳言指稱馬克思與女僕蘅琳·德穆斯在1851年時有一私生子弗雷迪·德穆斯(Frederick Demuth),其中蘅琳在馬克思被迫遷往布魯塞爾前便跟著燕妮作為陪嫁女僕,之後才解除主僕關係。 

馬克思在英國期間,仍然時常被普魯士政府派往英國的密探所監視。而為了使其行蹤難以被政府追蹤,馬克思經常使用假名租借房屋或公寓。在巴黎期間他用「藍波先生」(Monsieur Ramboz),而在倫敦他簽名時則以「A·威廉斯」(A. Williams)。他的朋友則因為馬克思皮膚黝黑且黑色捲髮,而且歷史上的北非地區摩爾人稱他為「摩爾」(Moors),而他鼓勵他的孩子們叫他「老尼克」(Old Nick)和「查理」(Charley)[197]。馬克思還為他的朋友和家人取暱稱和假名,他稱呼恩格斯為「將軍」(General)、他的管家海倫(Helene)為「小莉娜」(Lenchen)或「尼姆」(Nym)。另外傳記作者家西爾維雅·娜薩認為馬克思從來沒有學會正確的英語,並且在最後生活英國30年這期間也從未前往英國的工廠。

在1849年至1850年,總部移往倫敦的共產主義者同盟內部發生分裂,其中德國社會主義者奧古斯特·維利希和卡爾·夏佩爾領導的一派主張立即起義。維利希和夏佩爾認為一旦共產主義者同盟發起起義後,歐洲各地的工人階級將會自發性地跟進發起行動,因此在歐洲將能爆發革命。馬克思和恩格斯則在共產主義者同盟中反對這一想法,認為這樣並未完善計劃的起義是「冒險主義」,並最終導致共產主義者同盟自身毀滅。馬克思認為維利希和夏佩爾一群人主張的起義行動,很容易便會被歐洲保守政府之警方和軍隊所壓制,對此他認為如此進行將會造成共產主義者同盟的覆滅。馬克思認為社會改變並非少數人在一夜間便能實現,相反地則是對社會經濟狀況進行科學分析後,隨著社會不同發展階段而發起革命。 

在1848年歐洲各地革命失敗後,馬克思認為共產主義者同盟應該鼓勵工人階級團結,與新興資產階級的進步分子合作共同擊敗封建貴族,並且提出具有自由選舉而成的議會、男性公民投票權的立憲共和國政府之改革要求;這也意味著工人階級必須與資產階級民主勢力合作才能促使資產階級革命成功,不過最終仍以工人階級主導並且組織階級革命。共產主義者同盟在經過長期內部鬥爭後,馬克思主張將造成組織瓦解的觀點佔了上風,最終維利希和夏佩爾等人離開共產主義者同盟。同時,馬克思也積極參與了同樣支持社會主義的德國工人教育協會(German Workers' Educational Society),該協會主要在倫敦市中心的娛樂區倫敦蘇荷區大風車街舉行會議。然而就如同共產主義者同盟因為行動問題而發生內部分裂,德國工人教育協會內部成員也分成支持馬克思想法者以及跟隨夏佩爾和維利希做法兩派。最終在這次與夏佩爾和維利希一派的鬥爭中,馬克思失去了德國工人教育協會內部成員的支持,並且於1850年9月17日退出協會職務。1851年12月至1852年3月,馬克思以1848年法國二月革命為基礎撰寫了《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在此他擴大了他的歷史唯物主義、階級鬥爭概念和無產階級專政想法,並且認為無產階級最終將能夠粉碎資產階級的國家而獲得勝利。  

在倫敦期間馬克思投身工人階級革命組織的工作,而由於被許多國家驅逐而被迫到處流亡,他曾自稱自己是「世界公民」。然而剛搬入英國的前幾年,他和他的家人則面臨極端貧困的生活困境。他的主要收入來源是他好友恩格斯的資助,當時恩格斯從他的家族生意獲得龐大收入。後來馬克思和恩格斯開始為英國、美國、普魯士、奧地利和南非的6家報社撰寫文章,其中馬克思大多數的新聞寫作主要是作為《紐約每日論壇報》的歐洲地區記者。過去馬克思便透過擔任自己報刊的編輯或者為其他支持其哲學論點的報紙撰寫文章,來和廣大的工人階級民眾得以進行溝通。然而前往英國倫敦後,馬克思無法自費或者與其他人共同合資創辦報紙,因此他試圖藉由在《紐約每日論壇報》等「資產階級」報紙撰寫文章並和公眾交流。起初馬克思的文章是由威廉·皮柏(Wilhelm Pieper)從德語翻譯到英語,不過最後馬克思具備英語寫作能力後,就不再藉由翻譯寫作發表文章。 

《紐約每日論壇報》是美國著名新聞工作者霍勒斯·格里利在1841年4月於紐約創辦,而馬克思則是透過該報編輯部的記者查爾斯·A·達納與《紐約每日論壇報》接觸。不過之後查爾斯·達納則辭去《紐約每日論壇報》的工作,並且在1868年加入與之競爭的《紐約太陽報》團隊而成為首席主編。馬克思的論點獲得《紐約每日論壇報》的公開支持,同時他也把該報紙視為重要的傳播媒介。其中《紐約每日論壇報》自創辦以來便定位為每份只需花費2分的廉價報紙,因此它本身很受美國廣大的工人階級群眾的歡迎,並且以每天出版50,000份的速度成為當時美國流傳最廣的報紙。《紐約每日論壇報》的社論主要以格里利的反奴隸制主張為主,這使得該報廣泛的讀者群除了來自美國工人階級外,讀者也包括有支持工人階級的社會大眾。1852年8月21日,馬克思在《紐約每日論壇報》發表其第一篇介紹英國議會選舉的文章。 

《紐約每日論壇報》一開始僅把馬克思視為歐洲新聞之特派記者,然而在1850年代中後期美國對於奴隸制度的衝突加劇、以及1861年美國南北戰爭爆發,使得美國社會大眾對於歐洲事務的關注程度下降。因此馬克思很早就開始撰寫關於美國的議題討論,特別是奴隸制度危機或者國家之間的戰爭等問題。原本馬克思之所以願意為《紐約每日論壇報》撰寫文章,一部分的原因在於該報編輯方針主張漸進改革。然而查爾斯·德納於1861年年底離開總編輯工作後,改組過後的編輯部提出新的編輯政策。《紐約每日論壇報》不再強烈支持廢奴主義並且主張聯邦應取得完全勝利,新編輯部轉而支持聯邦和美利堅邦聯達成直接和平以結束內戰,同時位於美國南部的邦聯則繼續維持奴隸制度。馬克思強烈反對這種新的政治立場,並在1863年被辭去《紐約每日論壇報》作家的工作。

結構馬克思主義相關的學者主張從1850年代至1860年代期間,馬克思的論點從原本的唯心主義、格奧爾格·威廉·佛烈德利赫·黑格爾思想的青年馬克思主義,在著作內容上轉換成科學精神較為成熟的後期馬克思,但並非所有學者都認為這段期間有思想改變存在。1848年至1849年的系列革命是馬克思和恩格斯思維的重要出發點,他們認為其經濟歷史發展觀點是唯一能夠充分解釋如1848年一連串革命等歷史事件的有效論證。1848年過後,馬克思和恩格斯有一段時間開始試想整個革命完全爆發的狀況。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開始認為除非將會發生另一次經濟衰退,否則新的大規模革命將不會發生。然而馬克思和其他革命成員對於是否必須在經濟衰退後,社會開始出現革命形勢後才能夠發動革命產生爭論;馬克思指責主張革命不必在經濟衰退時發起的革命成員為「冒險家」,因為他們認為革命形勢可能是革命群眾的純粹「意志力」憑空生成,而不須考慮當前的經濟形勢之現實。 

1852年美國經濟陷入低迷時,馬克思和恩格斯曾經懷疑革命風潮即將出現。然而美國經濟由於仍然在快速成長使得革命無法如設想的爆發,而美國西部邊疆仍然能夠讓許多遭到打壓的民眾前往發展,同樣的情況如果發生在其他國家則會由於無法發洩而引發社會動盪。也因此自美國爆發的任何經濟危機將不會導致革命爆發,除非歐洲的古老經濟體系因為美國經濟而受到打擊。當時馬克思將世界經濟仍視為單個國家系統,並且相隔著各個國家的國界而緊密相連。1857年經濟大恐慌則打破過去對於世界經濟的思維模式,該次經濟恐慌從在美國開始傳播到世界各地,事實上1857年的經濟大恐慌也是第一個真正的全球性經濟危機。這時從1844年離開學術研究並且忙於其他工作的馬克思,開始渴望回到自己的經濟研究計畫上。對此他認為透過重新回到經濟學的研究中,他將能夠更加深入地理解世界各地發生的事件。 

由於工人革命和相關運動的多次失敗和挫折,馬克思也試圖透過學術研究了解資本主義;其中他花了大量的時間在大英博物館閱讀室研究,並且重新反思先前政治經濟學家的作品和蒐集到的經濟數據。到了1857年,馬克思已經積累了超過800頁的筆記和短文,內容則包括有資本、不在地主所有權、僱傭勞動、國家、對外貿易和國際市場。馬克思並沒有把這些工作整理出版,直到1939年才經他人整理後以《政治經濟學批判大綱》發表。   

1859年時馬克思則出版了自己首本較為嚴肅的經濟研究著作《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這本著作原本是打算僅作為後來才發表的3卷《資本論》的序言。在《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中,馬克思接受英國政治經濟學家大衛·李嘉圖倡導的勞動價值理論,但儘管李嘉圖已經把使用價值和商品價值有所區分,但一直未能確定商品價值和使用價值間的真正關係。馬克思則在這本著作中明確界定了使用價值和商品價值之間的實際關係,他也提出了金錢和貨幣流通的資本主義經濟之科學理論。這使得《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正式對社會大眾發表後引起熱烈討論,這本書的許多版本也很快便銷售完畢。

1864年9月28日,馬克思參與了第一國際成立大會,並且獲選進入領導委員會中。在第一國際中,馬克思便為第一國際起草《成立宣言》、《臨時章程》和其他重要文件,並且曾經與無政府主義者重要人物米哈伊爾·亞歷山德羅維奇·巴枯寧(1814年至1876年)發生鬥爭。儘管馬克思在這次爭論中獲得大多數成員的支持,但是在馬克思支持下領導委員會將總部從原本的英國倫敦轉移至美國紐約後,反而使得第一國際的重要性下滑。而在當時國際社會上最為重要的政治事件是1871年的巴黎公社,期間巴黎的公民反抗法國政府並且自行接管市鎮長達2個月,但是最終則遭到鎮壓結束。針對這次流血叛亂行動,馬克思則撰寫其最著名的小冊子《法蘭西內戰》以為巴黎公社辯護。另外《政治經濟學批判序言》的銷售成功,促使得馬克思在1860年代初期開始計畫研究並撰寫大型著作。 

其中在後來的《資本論》和《剩餘價值理論》著作中,馬克思討論了如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等政治經濟理論家。1867年9月14日《資本論》第一卷正式出版,該書分析了資本主義生產過程中的活動。同時在書本中馬克思闡述了他的勞動價值理論,而該理論則深深受到英國社會主義作家托馬斯·霍吉斯金的影響;對此馬克思在《資本論》一書中,特別評論霍吉斯金的著作《反對資方的要求而為勞方辯護》(Labour Defended against the Claims of Capital)做出了「令人欽佩的貢獻」[239]。事實上馬克思引述霍吉斯金所提出的,認為現代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使得勞動發生異化,進而出現「但是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叫做個人勞動的自然報酬。每個工人只生產整體的一個部分,由於每個部分單獨就其本身來說沒有任何價值或用處,問題所在。因此沒有東西工人可以拿來說:『這是我的產品,我要留給我自己。』」的情況。 

在《資本論》第一卷中,馬克思還概述了他對於剩餘價值和自然資源開發的構想,他認為這最終會導致利潤的下降和資本主義工業的崩潰。《資本論》第一卷也引來社會大量討論,1871年秋天時德語版本的《資本論》第一卷首刷版本即將銷售完畢時,第二版隨即投入印刷並且販售。而對於《資本論》第一卷的需求,使得3,000多本俄語版的書籍很快便於1872年3月27日出版並發表。馬克思之後生活仍然繼續整理《資本論》第二卷和第三卷所需要的資料,但是在他逝世以後相關的內容仍然僅有草稿,因此最後在恩格斯對於後2卷手稿編整後才獲得出版。1885年時《資本論》第二卷經由恩格斯整理後發表,1893年7月又以「資本論·第二卷:資本的流通過程」(Capital II: The Process of Circulation of Capital)一名再度出版。隔年10月,《資本論》第三卷則是命名為「資本論·第三卷:資本主義生產的總過程」(Capital III: The Process of Capitalist Production as a Whole)後正式對外發表。

1870年10月,馬克思與移居倫敦的恩格斯再度相聚並且持續合作。馬克思的《剩餘價值理論》則常常被稱作《資本論》第四卷,並成為馬克思對於經濟思想史首個全面的論文。其中主要以馬克思在1861年至1863年的經濟學手稿彙編而成。年該刪減部分內容的版本在翻譯成英語後在英國倫敦出版。不過收錄完整內容而未刪減的《剩餘價值理論》版本,則一直到1963年和1971年才在蘇聯莫斯科視為《資本論其中1905年和1910年時,德語版本的《剩餘價值理論》節選版才正式發表,到了1951》第四卷發行。另外對於數學有所興趣的馬克思在倫敦撰寫《資本論》期間,曾經為了工作需要而複習代數、解析幾何、微積分學等數學概念,其中他特別關心微積分和辯證法之間的關係。1968年時,蘇聯數學史家索非亞·雅諾夫斯卡婭在將手稿彙整後出版了《馬克思的數學手稿》。

馬克思在他生命最後10年健康每況愈下,這使得他不能繼續把過往許多工作計畫接續完成。此時他則經常對於當代政治撰寫評論和整理意見,特別是針對德國和俄羅斯的政治局勢發展發表看法。他在《哥達綱領批判》反對他的追隨者威廉·李卜克內西和奧古斯特·倍倍爾的態度,認為兩人不應當為統一社會主義派系的觀點、而與斐迪南·拉薩爾提出的國有社會主義做出妥協,而在這著作中馬克思也提出其著名的名言:「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1881年3月8日,馬克思在寫給俄羅斯社會主義作家查蘇利奇的信中提到如何在俄羅斯直接繞過資本主義發展階段,而在現有村莊土地採取共同所有權制的基礎上建立共產主義的組織公社。雖然馬克思在信中承認從俄羅斯農村建立的組織公社是俄羅斯社會復興的出發點,但是他也表示在未經歷資本主義階段而直接轉移至社會主義階段時,應當以和平行動方式作為主要手段。其中馬克思認為首先必須消除各方可能對於組織公社的質問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而在全面解決負面影響後馬克思所提到的組織公社自行正常發展的情況才可能存在。 

不過在同一封寄給查蘇利奇的信中,馬克思也指出:「資本主義制度的核心所在……生產者與生產資料的完全分離。」而在這封信中,馬克思則表達其對於人類學發展的熱情,並且認為這將能夠激勵未來的共產主義成立,並且相較於過去的共產主義模式有更高的水平。

對此他寫道:「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趨勢是歐美國家的資本主義生產正出現致命的危機,在它已經達到最高峰時將會導致危機爆發而終結,現代社會因而回歸到更高形式、最古老的集體生產和所有權關係……原始社會的生命力遠比猶太人、希臘、羅馬等社會還要無比的高尚,更不用說現代的資本主義社會。」 

1881年12月馬克思的妻子燕妮逝世,而馬克思在他生命最後15個月則因為罹患黏膜炎而健康欠佳。然而黏膜炎隨後引發支氣管炎和胸膜炎,最終馬克思在1883年3月14日時於倫敦寓所逝世。當時馬克思為無國籍者,他的家人和朋友把他的遺體與燕妮合葬在倫敦北郊的海格特公墓。在1883年3月17日舉辦其葬禮時共有9名至11名親友參與葬禮,除了他2個女兒愛蓮諾·馬克思和娜拉·馬克思以及好友恩格斯外,馬克思的2名女婿、同時也是法國社會主義支持者的沙爾·龍格與保爾·拉法格也參與這次葬禮。其中他幾位最親密的朋友還在葬禮上發表演講,這包括有威廉·李卜克內西和恩格斯等人。

其中恩格斯在演說中提到:「3月14日下午兩點三刻,當代最偉大的思想家停止思想了。讓他一個人留在房裡還不到兩分鐘,當我們進去的時候,便發現他在安樂椅上安靜地睡著了——但已經永遠地睡著了。」

在葬禮中除了恩格斯的講話外,也發表其他來自各地的聲明內容。其中德國社會民主黨的創始人暨領導人李卜克內西在德國發表聲明,另外在法國工人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龍格也在法國發表簡短聲明,而法國和西班牙的2個工人政黨也發表致敬電報。其他參與馬克思葬禮、但並非其熟識親友者還包括有共產主義的3名支持人士,包括過去曾經支持共產主義,但是1852年遭判處3年有期徒刑的德國政治家佛烈德利赫·列斯納;被恩格斯視為共產主義者同盟資深成員的G·洛赫奈(G. Lochner);以及本身是英國皇家學會會員,並且曾經參與德意志1848年革命的曼徹斯特化學教授卡爾·肖萊馬。在葬禮中另一名參與者是英國動物學家雷·蘭克斯特,他後來因為無脊椎動物和演化等研究而聞名。 

馬克思的墓碑上雕刻著《共產黨宣言》最後一句:「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並且註記了由恩格斯主編的《關於佛雷巴哈的提綱》第十一條:「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於改變世界。」1895年恩格斯逝世後,將自己留下價值4,800,000美元的絕大部分遺產轉交給馬克思2名倖存的女兒。原本馬克思的墳墓僅有簡陋的裝飾,不過在1954年大不列顛共產黨邀請英國雕塑家勞倫斯·布拉德索為馬克思立下馬克思半身肖像。而在1970年,則發生有人嘗試以自製炸彈破壞該紀念碑。已故的馬克思主義歷史學者艾瑞克·霍布斯邦指出儘管馬克思沒有在英國有大批追隨者,但是不能因此說馬克思逝世後的人生面臨失敗,因為實際上馬克思的作品後來對德國和俄羅斯左翼運動有所影響。同時在他逝世後25年,在歐洲各國陸續出現公開承認受過馬克思影響自身政治觀點的社會主義政黨,並且在代議民主制的選舉中贏得15%至47%的得票率。

             位於英國倫敦海格特公墓的馬克思墳墓

台長: 幻羽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