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女主智商在线的小说推荐?

关注者
340
被浏览
353,913

57 个回答

我生平有三怕,一是赫连夙,二是赫连夙,三是赫连夙。 现如今,我却要嫁给他了。

【已完结,共 16098 字,微虐预警!】

1

赫连夙回来那天的早晨,我在妙音馆调戏美少年——新来的乐师浓眉大眼,眼神清澈干净,懵懂中除了透露出对金钱的渴望,就剩无知了,我喜欢。

我把百两黄金摆在他袍子下,他便两眼放光给我弹了首我不知道是什么曲子的曲子,而后十分有眼色地端着盘水果依偎到了我身边。

羞涩叫了声「公主」,细白手指破开了新橙。

我半瓣橙子都还没吃上,这美好氛围就被叮叮破坏得稀碎。

她提着裙摆一路横冲直撞、破马张飞,因为爱好举铁而被锻炼得孔武有力的臂膀,毫不费力提起我往外拖:「公主快跑,摄政王到城门口了!」

等我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她塞进了马车。

我不敢相信:「他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说西戎兵强马壮,人均战神吗?」

「那谁知道了,王爷他神勇呗,」叮叮边说,手上也不闲着,举起帕子「啪」地糊了我一脸,反复地搓,「公主你也是,跟你说了要节制,脸上这又是谁的唇印子,好难擦。」

直到我一张脸差点被她搓出了血,她才满意,从口袋里掏出胭脂水粉:「不小心给你搓成素颜了,补个妆不?」

我的侍女,文能负责妆发穿搭,武能起哄架秧子怂恿别人茬架,我当下点头:「化,化个艳光四射的御姐妆,惊艳死赫连夙。」

叮叮手上一顿,实话实说:「公主你这是在为难我,化妆不等于整容,艳光四射也是需要底子的。何况在王爷面前,谁能惊艳过他,咱不浪费那化妆品了行不行,挺贵的都。」

她这样一说,我眼前立即浮现出赫连夙那张妖孽般的脸来,顿觉人生索然无味,后仰倒在靠枕,由衷地颓了。

我名义上的夫君赫连夙,大齐史上第一位外姓摄政王,我父皇临终前亲自封的。

他老人家自病重就在后悔,说年轻时候光顾着江山社稷,忽略了对后代的教育,自己英明一世,临了却被一双儿女拖了后腿。

儿子,也就是我阿弟,整天不务正业、耽于男色,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女儿,也就是我,整天不务正业、耽于男色,吃喝玩乐样样精通。

如此下去,他百年之后萧氏江山岌岌可危,于是他不顾所有人反对,一日之内连下两道圣旨,一道是封上将军赫连夙为摄政王,为我阿弟辅政,关键时刻可以代行天子令。

一道是将我赐婚赫连夙,即日完婚。

用一个赫连夙同时解决两个难题,精还是我父皇精。

然而我不愿意。我一个大齐新时代的独立女性,天之骄女,自由自在翱翔的飞鹰,怎么能接受包办婚姻,何况那人还是赫连夙。

我生平有三怕,一是赫连夙,二是赫连夙,三是赫连夙。

不为别的,因为他从前是我老师——在我联合我弟捉弄跑了六七个教习以后,某一天,赫连夙出现在我面前。

行宫深处满院梨花做吹雪,铺天盖地的皑皑春色,他远远走来,一身竹色宽袍大袖,长发半束,明明是家常悠闲打扮,却亭亭独秀锋芒万丈,一出场就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他不知是不是早已习惯了走到哪里都被人围观,走得面不改色。从容趋近,惺忪眸光轻飘掠过我阿弟、掠过我,背着的那只手伸到身前,握着一条两根手指宽的戒尺。

他淡淡开口,道:「陛下让我来教公主和太子殿下两手本事,但我这人脾气不好,接下来朝夕相处的日子里,希望二位配合些,这样大家都好过,我早日向陛下交差,二位也好早日解脱。」

他用的根本不是商议的语气,而是下达命令。

赫连将军的盛名在大齐广为流传。他年少时便已是百姓茶余饭后八卦中的英雄,敢一人带一支孤军勇闯大漠,深入敌军内部,取敌军将领首级。

他升迁上将军的每一步,都由无数鲜血与枯骨砌就,艳鬼的面容、恶魔的心肠、杀神的手段。

我父皇拿这样的人来对付我和我弟,好比杀鸡用了宰牛刀,不仅大材小用,还使我和我弟的下场只剩了一个字——「惨。」

两年来赫连夙在我身上用断了三把戒尺。

我弟,十把。

这导致我们两个起初,隔着五丈远见了赫连夙就开始打怵,以至于两年后换了新科状元顾若雪来教我俩的时候,他微微一笑,我便如沐春风,怎么看顾若雪怎么顺眼。

鉴于此,我不可能心甘情愿嫁给赫连夙,在我父皇圣旨下来的那个夜晚,我就跑了。

我自觉我的逃跑计划非常周密,可是没等我跳下城墙头,就已经被满地的火把围了个结实。

最前头的侍卫分开两路,赫连夙众星捧月般被拥簇着走出来,站在城墙下抬头看着我,眸中火光跃动。

他无声拉开了手中的一张弓,箭头直指我眉心,连句废话都不肯跟我寒暄。

我悲愤对着他:「我不服。」

「巧了,我专治不服。」他道。

「……」

面对不讲理的人,我只能动之以情,我道:「赫连夙,强娶豪夺没有好结果,难不成你喜欢我吗?」

岂料他点点头:「你一无是处,确实很难让人喜欢得起来,我试试吧,尽量喜欢你。」

「……」我咬牙道,「既然如此为难,你更应该抗旨,勇敢向我父皇说『不』。」

他道:「我有病吗,抗旨不遵是死罪,找死对我有什么好处。」

他道:「你下不下来?」

我誓死不从:「有本事你一箭射死我,我今天就是死了,也不会嫁给你。」

他又点点头,抬手一挥指着我,漫不经心对众人道:「绑了吧。」

他是吃准了我口头上是个王者,实际外强中干,内里要多怂有多怂,因此绑我绑得无所顾忌。

在我被缚了手脚扔进他马车里时,他还体贴地扶了我一把,帮我摆了个相对舒服的坐姿。

「礼服都准备好了,回去试穿一下,不合适就交给宫人拿去改,三日后举行婚礼,在这期间公主若还像今日不懂事,就别怪我用些小手段了。」他嘴角蕴含一点笑意,看起来心情颇佳。

「你是知道我的,骊君,我向来说到做到。」

他一唤我名字,我马上就想起了那两年被他手中戒尺支配的恐惧,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

我近乎绝望地看着他:「我父皇也就是这两日的功夫了,你很快就要大权在握,到时江山尽在你手,你干嘛非要为难我一个小小女子呢?」

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权力的欲望,哂笑道:「公主可不是小小女子,有你在身边,我行事就名正言顺多了,不是么?」

所以说我父皇肯定病糊涂了,怎么就看不透赫连夙的狼子野心,不防着他也就算了,还主动将我往狼窝里送。

我恨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我就知道摄政满足不了你。你无非是看中了本公主身上的皇室血脉,将来有了子嗣,也算半个皇族,你才好名正言顺接过我萧氏江山。」

他「啪啪」鼓掌,看我的眼光改为欣赏:「不错,虽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学生里最差的一个,脑子终归还没有笨得很死。」

他又道:「公主竟然已经开始期许我们的孩子了,我很欣慰。」

「不过出于个人私心,我更喜欢女儿,将来我们可以多生几个,儿女双全。」

「……」还有比赫连夙更无耻更难对付的人吗?没有。

我脸上火辣辣,怒道:「赫连夙,你不要脸,你一大把年纪了还想娶本公主,你这叫老牛吃嫩草!你痴心妄想,你……」

他笑着从袖中取出手帕,把我嘴堵上了,屈指敲了敲我脑门,在我瞪视下笑容不减。

「就算我不是你夫君,至少也曾经是你老师,往后大家日夜相处,最起码的尊师重道你还是要有,否则你想被我欺负一辈子吗?」

「日夜相处」和「一辈子」把我狠狠震住了,我呆呆望着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他见状怔了怔,手指抬起来靠近我腮边又放下,微叹了口气,笑容也跟着减了下去:「嫁给我就让你这般不情愿吗?」

「还是你已经心有别属,跟我说说?」他取了我口中手帕,给我解了绑,看我一阵,蹙了眉,问道,「顾若雪?」

我背过去,抱着膝盖埋着头不理他。

凭良心说赫连夙也就比我大个七八岁,我方才说他老牛吃嫩草纯粹是为了埋汰他,光看脸的话,他的年轻程度跟我不相上下。

他声名显赫,又美成这个模样,不了解他为人的很容易被他外表蒙骗,大齐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做梦都想嫁给他。

我除了长公主这个身份,其他方面还真不如他,我俩若是成亲,谁比谁吃亏不好说。

我不想嫁他的缘由被他说中了,我确实心有所属,但我不能让他知道,按照他的行事作风,说出来只会令大家都不好过。

他娶我是板上钉钉,势在必得,就算说了也不过是徒增烦恼,没有任何意义。

后来我也想明白了,嫁就嫁吧,我从出生到现在享尽公主的荣光,却从未为大齐做过什么,德行有亏。

跟在赫连夙身边未尝没有好处,至少可以为了阿弟,为了大齐,做个眼线。

我自知本事有限,但有些事情我还是可以控制的,比如前头说过的子嗣。

新婚当晚我让我的侍女叮叮和铛铛做了一系列防御准备,防着赫连夙强迫我同他洞房,比如说在房门上悬个油漆桶,在床板底下放个板钉……

半夜他谢客回来,站在门口,看了看紧张的我,又抬眸看了看房门上方,微微一笑。

我在他眼中只看到了两个字:就这?

这点小把戏他识破了却没有说破,只是轻轻道:「时辰不早了,公主殿下早点歇息吧。」

说完转身走了。

此后一直跟我分房睡。

还算他有数。

我成完婚,我父皇大概没了遗憾,很快撒手人寰,之后我弟登基,赫连夙整日忙于朝政,居家的时候日益减少,很多时候直接宿在了宫中。

偌大一个王府统归我管,他一概不插手。

他对我只有一个要求,只要他在家,晚餐我必须和他一起用。

不知道他这是个什么毛病,我审时度势,表面上更不敢得罪他。幸而他虽然变态,但对我要求不多,就这一个,我勉强可以满足。

大家粉饰太平的日子竟也这样过了三年。

终于,西戎大军来犯,我弟撺掇朝中文武百官,让文武百官撺掇赫连夙,重拾当年雄风,亲征西戎。

他前脚刚走,我后脚就在家狂欢。

我以为这仗要打上三年五载,也就是说起码有三五年我不用面对赫连夙,着实打心眼里高兴,并开始放纵。

谁知道只过了半年,赫连夙他就凯旋了。

我都做好准备当寡妇了,赫连夙他竟然回来了。

我无比沮丧地躺在马车里,向叮叮抱怨:「你说西戎人怎么就这么不中用。」

叮叮不理我,专注在我脸上涂涂抹抹,末了给我面镜子让我照照。

我在镜子里看到一张粉嫩桃花脸,呆萌中带着俏皮,不由怒视叮叮:「说好的御姐呢?」

叮叮:「公主,你不合适,真的。」

「……」

2

马车还没走到王府门口,老远就看见铛铛在赶人,赶的是我平日珍藏在王府的小伙伴,们。

铛铛做事一向雷厉风行,我看着她将我心爱的小哥哥一个个粗暴地赶上马车,心痛到滴血。

其中一个我忘了叫什么名字,扒着车厢同我依依惜别:「殿下,你说过集齐你七个肚兜就可以对你许愿的,可还算话?」

我说过吗?无所谓了。

我看着他:「那你集齐了吗?」

他摇头:「但我会努力的。」

我点头,后退,助跑,跳,瞅准他屁股把他踹进了马车,吩咐铛铛:「没时间了,拉走拉走。」

都什么时候了还七个肚兜,老娘自身都要难保了,还管你有没有愿望?

一个时辰后,王府上下肃清一空,庄严得可以拿来当名胜古迹的模板用。

赫连夙也到了。

我装模作样带着府中众人迎在门口,看队伍前头一辆马车不疾不徐停在阶前,先是赫连夙平素那名亲兵,从马车后头搬出了一把木制轮椅。

而后他掀开车帘,将赫连夙抱出来安放在了轮椅上。

初秋的风里,我心里凉透了大半,惊愕看着面前情景,良久没有动。

短短半年而已,我已经有些不认识赫连夙了,他清减得厉害,原本线条清晰的下颌更显尖瘦,腰封紧束,只剩一握。

我的目光迟迟停在他腰上不敢再往下。

怎么会……这样?

他倒是十分平静,整理好自己便坐在椅上看着我,一双星眸深沉依旧。

大概见我僵在那里太久了,他有些无奈:「怎么,不欢迎我?」

我这才迟疑着上前,居高临下对着他,脑子一片空白,说了句废话:「你回来了。」

他颔首:「是啊,没死在战场上,让你失望了。」

「……」我深吸一口气,忍住没有怼回去,毕竟他现下不同往日,我一时无法面对,指指他的腿,「怎么回事?」

他垂眸:「如你所见,不能动了。」

「不能动了,」我跟着重复,「也就是说下半身不能用了?」

这话一说,周遭低迷的氛围诡异地变了,所有人都看着我,眼神很复杂。

赫连夙也看着我。

「……」我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那个意思!」

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越描越黑,我正在考虑要不要找块豆腐撞撞一表清白,赫连夙忽然笑了,替我解围道:「好了,我懂。」

他碰了碰我垂在他眼前的手,道:「不推我回家吗?」

我赶忙依言绕到他椅后,低头时听他道:「你今日这个妆容不错,很好看。」

不知为何,我老脸一红。

正要将他推走,身后马车再度掀开,从里头下来一个背着药箱的姑娘。

她一身素洁衣裙,气韵沉静温和,捧着件轻裘温柔披在赫连夙肩头:「王爷身上有伤,受不得寒,还是谨慎些为好。」

说完才转头看向我,冷淡道:「王妃。」

3

赫连夙负伤回府,府中上下忙成一团,最兴奋的莫过于叮叮铛铛,她们端着瓜子在我房中对我循循善诱。

一个道:「太好了,公主终于有正经情敌了!」

一个道:「对对对,那个冷姑娘一看就不是善茬。公主,日子太无聊了,王爷他还不纳妾,有个人消遣不容易,你不要一上来就把人干跑,悠着点,留着多玩几天。」

「就这么定了,宅斗!打起来!打起来!我马上给去给公主添置一份新行头,对手是清冷型,那咱们就走妖艳风,从气场上先碾压对方一波。」

我懒得理这两个疯丫头,独自倚着窗框子心事重重。

据说赫连夙的腿是中了敌军的冷箭,箭上有毒,军医束手无策之际,冷姑娘仙女一般从天而降了,不仅把赫连夙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还与他彻夜长谈,相谈甚欢。

她救了一国的王爷,自然居功至伟,便是赫连夙都说要报答她,问她有何所求。

她说有亲人在京城,想一路随行,来京城寻亲。赫连夙重伤未愈,她既是大夫,理所当然与赫连夙同车,方便照顾。

两人相处千里,叮叮铛铛分析说这是要发展成红颜知己的节奏。

我愁的是发展成红颜知己哪够。是赫连夙人格魅力下降了,还是那姑娘不擅主动,一路上那么远,两人愣是一点事情都没发生,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单单是红颜知己,我还怎么顺理成章把冷姑娘推出去。扶她上位当王妃都行,自己好有借口方便被休跑路,火候不到哇。

唉,忧愁。

我问叮叮铛铛有什么法子在冷姑娘与赫连夙之间加把火,好让他们烧起来,她俩看什么似地看着我:「公主,你不吃醋吗?」

醋还是有的,我道:「冷姑娘敢一个人闯荡关里关外,行医行善,治病救人,好飒好酷好喜欢她,这样的好姑娘屈就赫连夙,确实可惜。」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1-《月明千里》by罗青梅

简介:【汉家公主 X 西域高僧】

文案不正经,正文偏正剧,苏文。

瑶英穿进一本书中

乱世飘摇,群雄逐鹿,她老爹正好是逐鹿中势力最强大的一支,她哥哥恰好是最后问鼎中原的男主

作为男主的妹妹,瑶英准备放心地躺赢

结果却发现男主恨她入骨,居然要她这个妹妹代替女主和草原部落联姻,嫁给一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瑶英被迫和亲,前狼后虎,群狼环伺,全都觊觎貌美如花的汉人公主

危机之时,正好书中注定短命的一代枭雄带兵路过

瑶英瑟瑟发抖,为了逃离魔爪,指着那个病恹恹的枭雄:本公主对你一见倾心,非你不嫁,带着嫁妆来投奔你了!

枭雄的属下大惊失色:公主不要信口雌黄,我们王是出家人,是血统高贵的佛子!

瑶英一脸幽怨:本公主不嫌弃你是个和尚,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和尚:……

从此,草原上开始流传佛子和汉人公主的各种故事

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和尚:……

后来,和尚为瑶英脱下僧服,此生再未重新穿上

(小萊书评)女主生在乱世之中,父兄凭借从前积聚的势力起兵建立新朝,她也成了金枝玉叶的公主,只是母亲是父亲的继室,她们身后代表的新贵势力和老臣颇有几分水火不容之势。在各方势力的博弈之下,女主被迫和亲,和亲路上遇到出尘的高僧,她和他两个本来不想干的人从此有了再也剪不断的牵扯。小说应该是初唐背景,里面的和尚类似那种达赖喇嘛,是拥有世俗权力的,小说很好看,大家不要错过哦。

2-《太子妃她有点怂》by罗青梅

简介:庶女金兰进宫探望入选秀女的妹妹,忽然被权势滔天的司礼监大太监掳走,接着又被闻讯赶来的皇太子救下。

素未谋面的两个男人都对她情根深种,而她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稀里糊涂进了宫,成为了东宫太子妃。

十五岁的东宫储妃,十七岁的中宫皇后。

史书记载,帝后同起同卧,朝夕与共,一如民间夫妻。终景宗一生,六宫虚设,未纳妃嫔。

(小萊书评)金兰莫名其妙被当朝太子一见钟情,后面更是不管不管娶了她做太子妃。后来的后来,金兰才知道,自己八年后会重病穿越回丈夫小时候,这才是他对自己情根深种的原因,金兰也渐渐沉迷进那人的爱情迷网里。而且女主虽然经历重重磨难,但是特别拎得清,超级有魅力。小说是明代背景,男主原型是明孝宗,历史上少见的严谨遵从一夫一妻制的皇帝,虽然书名不太正经,但这部小说简直是不看会后悔系列,强烈推荐。


3-《周郎周郎(三国)》by圆月一弯

简介:江东童谣满大街:曲有误,周郎顾

李睦[推窗]:什么?风大,没听清……

周瑜[关窗]:无他,瑜昨夜落枕,伤了脖颈,为人所笑而已。

(小萊书评)女主穿越到三国时代,面对天下纷争的乱局,她也从一开始的置身事外到不得不卷入权力的争夺。女主女扮男装前往江东途中遇到周瑜,两个人相爱相杀一同经历了许多,最终打破芥蒂走到一起,携手在诸侯纷争的乱世中前进。小说对周瑜的描写还算到位,就是女主的名字总是不小心被我看成李逵,略有出戏。

4-《春夜》by伊人睽睽

简介:  

  少女闺秀vs少年杀手:

  女主戚映竹,病美人。因抱错千金之故,戚映竹当了十七年的侯府千金。真千金归来后,戚映竹避让去山中养病,断绝旧尘。

  一日春夜,落花成泥,一名叫时雨的少年,倒在戚映竹家门前。

  她教他写字读书喂他吃药吃饭,谋算着嫁于他乡间养老时,还不知他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杀手。

  --

  檐外雨露沙沙。

  戚映竹恹恹地坐在窗下写字,听姆妈唠叨:“……这也不好,那也无趣,你到底喜欢什么?”

  姆妈走后,戚映竹坐了一会儿,向窗外喊一声:“时雨。”

  她本意试探他是否在,却不料那躲在树上的少年露出半张脸,眸若点漆:“你喜欢我呀?”

  戚映竹一怔,涨红了脸,小声:“……没有。”

  时雨满不在乎地:“哦。”

  过一会儿,树上传来他被雨所掩的、潮湿的声音:“我还蛮喜欢你的。”

(小萊书评)小说是再常见不过的真假千金梗,偏偏被作者写出了不一样的味道。女主是被抱错的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后被发落到偏僻的山上居住,就在这个时候,她遇到一个满身侠气的少年,少年的出现让她的生活不再像从前那般苍白无力,一向循规蹈矩的女主也从此活出了另一种风采,少男少女恋爱小甜饼,很好看。


5-《帝台春》by阮阮阮烟罗

简介:【君夺君妻|两朝皇后】

  新帝登基,夜召前朝皇后顾琳琅。

  顾琳琅少时,曾与一少年,有露水情缘。她对少年情郎始乱终弃,将他忘得一干二净,转身坐上了皇后之位。

  她不知,少年与她一起时,有意收起了利爪獠牙,他并非如她所见无害,实是匹嗜血恶狼。

  现在,恶狼回来叼她了。

  咽肉饮血,拆骨入腹。

(小萊书评)顾琳琅因为曾经失忆而忘记了情郎,然后入宫为后。没想到若干年后昔日情郎居然会攻入皇宫,那人仍旧记得被顾琳琅弃之如敝履时的心情,并在纠结之下对她展开巧取豪夺,顾琳琅陷入了两难抉择。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