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也好奇!從8900到5萬票的「高金素梅現象」,她怎麼辦到的?|天下雜誌

蔡英文也好奇!從8900到5萬票的「高金素梅現象」,她怎麼辦到的?

從演員轉戰政壇的高金素梅,至今連任6屆立委;她爭議不斷,得票卻一路從8900票上升到5萬票,兩者皆創下原住民立委紀錄。就連總統蔡英文也在民進黨中常會提問,「為什麼她做得到?」

36698瀏覽數
原住民立法委員高金素梅。圖片來源:謝佩穎攝
    其他
36698瀏覽數

白色的中型巴士每天穿梭在新竹縣五峰鄉山區,載著各部落的原住民長者,前往衛生所看病。

五峰被崇山峻嶺包圍,主幹道只有一條122縣道,其他都是產業道路,「我很多同學的家在部落,公車根本沒辦法到達,上學要家長騎車載,不然就是走路,」五峰鄉公所秘書羅詩偉說。

但透過立委高金素梅牽線,2010年起,陸續有陸資企業捐贈3輛中型巴士、2台廂型車到五峰。居民搭乘這些接駁車看病、上下學已成日常。

鏡頭移到花蓮縣萬榮鄉,鄉內的馬遠村、紅葉村也在高金素梅幫忙下獲贈中型巴士。以往家長要騎上20分鐘的山路送小孩上學,如今都改搭交通車。公所秘書林新銀說,民眾都知道是高金素梅幫的忙。

近10年來,像這樣由高金素梅引介陸資企業捐贈,從南到北、由東至西,補足原鄉公共交通缺口的車輛至少20台,分布屏東、花蓮、新竹、苗栗、台中、台東等縣市的部落。

讓總統也好奇的立委

「這幾年公開透明的質詢、不分族群的服務,是有達到效果的,」高金素梅才剛結束一個月病假,返回立院上班,身著白衫襯出紅潤氣色,坐在貼著6張立委當選證書的牆前對《天下》記者說。

從演藝圈轉戰政壇近20年的她,在原住民立委中創下許多第一,不但是以無黨籍當選第一人,也是第一位當選的女性。

廣告

2020年立委選戰,她以5萬票拿下六連霸,票數近乎翻倍,從得票數到連任屆數皆創新高。高金素梅一人抵兩人,國民黨孔文吉、民進黨伍麗華的兩人票數加起來,只多她1000餘票。(下表)

去年10月中旬,民進黨原住民族事務部主任車牧勒薩以.拉勒格安(Cemelesai Ljaljegan)在民進黨中常會提出「高金素梅現象」,分析高金得票暴增原因。

他指出,高金的地方組織綿密,在許多原鄉設有服務處,也有議員等級的工作人員協助解決鄉親問題。

「她為什麼可以做到這樣?」蔡英文聽完後不禁提問。高金素梅為何可以在政壇屹立不搖?


【高金素梅】(Giwas Ali)

出生/1965年
族群/泰雅族
現職/無黨籍立法委員(山地原住民選區,連任6屆)
經歷/演員、歌手
學歷/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學系、台中青年高中影視科

高金素梅下鄉搏感情。(邱劍英攝)

佈局地方

造就這股「高金素梅現象」的第一線,是分布各地的基層民代和樁腳。

「她的樁腳很多,每個地方都有,這才是她厲害也(是對手覺得)可怕的地方,」長期研究原住民選舉,台東大學文化資源與休閒產業學系助理教授海樹兒.犮剌拉菲(Haisul Palalavi)說。

國內經政府認定的原住民族共16族,各族群人數懸殊。有半數不到1萬人,最大族阿美族約21萬人,其次是排灣族10萬人,泰雅族以9.3萬人排第三。(下表)

 

 

原住民立委、議員選舉區分為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2區,高金參選的山原區,以主要居住屏東、台東的排灣族,和分佈在桃園、新竹的泰雅族為大宗。

所謂山原區遍及全台,最北的新北烏來區,距離最南端的屏東牡丹鄉超過450公里,讓跑過選戰的人都戲稱猶如在選總統。

廣告

一般原民立委多將主要服務據點設在家鄉,高金素梅的策略卻不同。

雖然出身台中和平區,母親是苗栗泰安鄉的泰雅族人,她卻很早就在屏東設置服務處,屏東的原民選舉人口約3.5萬;境內8個山地鄉除了霧台是魯凱族,其餘幾乎都是排灣族。

高金素梅位於屏東來義鄉的南區服務處。(謝佩穎攝)

「她第一次選舉時,主打春日鄉,在那邊長住。鄉長、議員都曾受她栽培,第二屆往北到泰武鄉、往南到來義鄉,」一位參與過山原選舉的人士觀察,高金素梅有策略地從人口較多的原鄉佈局,培養自己的人馬。

其次是善用自己的魅力,和當地人搏感情。全國人口最多的原民鄉花蓮秀林有1.6萬人,當地人士透露,高金素梅經營秀林初期,即打入由10位女性組成,以景美村前村長徐美智為首的姊妹會,「她們都是地方骨幹。」

廣告

姊妹會成員之一,曾任秀林鄉長、議員的許淑銀,是高金素梅在秀林的得力助手,「當你有困難去找許淑銀,她不曾說『不』,」這位人士說,許淑銀在地方確實下了苦心經營。不過,卻也因貪污罪入監服刑。

培養地方人脈之外,高金素梅更拉低身段、走入基層。從過去螢幕上遙不可及的演員,轉身卻挨家挨戶噓寒問暖,她與族人近身接觸,更快拉近彼此距離。

「走到部落,人家一看到我就哭。我最大印象是,老人家握著我的手說,『妳就是我們的立委金素梅喔!』」主打服務不分族群的她,逐漸握有泰雅、排灣兩大山原族群,以及過去被歸為泛泰雅的太魯閣族、賽德克族支持。

一直以來,原住民幾乎都是國民黨的天下,獲得提名即等同當選,也因此跟隨黨團政策,往往優先於經營選區、為族人發聲。

廣告

高金素梅說,她是第一個真正走入部落,了解問題的原民立委,也帶動其他立委改變經營模式。

她的努力,成果反映在得票分布。

2001年首次參選,她多半靠影迷支持,在屏東、花蓮僅各拿到661、669票;尋求連任後,這兩縣得票始終穩居前兩高,去年一戰更貢獻三分之一得票,春日、來義、泰武、秀林、萬榮等鄉鎮得票率都過半。(下表)

 

 

如今在部份原鄉,處處可見無黨籍各級民代與高金設立聯合服務處。根據《天下》取得民進黨報告,30個山地鄉,高金至少在12處有合作夥伴;他們為沒有藍綠地方組織撐腰的高金,打造一股無人能擋的勢力。

善用媒體打造鬥士形象

高金素梅的一生,始終在鎂光燈下扮演不同的角色。在從政以前,她的名字叫「金素梅」,16歲就出道,當過歌手、演員,28歲時成為李安經典作品《囍宴》的女主角,後來經營梅林婚紗會館卻付之一炬,1998年因肝癌退出演藝圈。

廣告

歷經婚紗店大火、肝癌手術,之後又逢九二一大地震,許多部落災情嚴重,「大家覺得我很勇敢、負責任,」高金素梅說,哥哥建議她,不如回復原住民身分,冠上母親的「高」姓,以知名度優勢參選立委,改善部落生活。

從政以後,不懂政治的高金素梅卻很懂媒體,善於借力使力。

「演藝工作給我最好的訓練,一是面對鏡頭不害怕,其次是很容易進入情境,」高金素梅說,她上任初即能很快擷取質詢稿重點,用自己的方式表達。

懂得鏡頭語言的她,緊扣原住民在歷史上被壓迫的地位,曾多次帶領族人到日本靖國神社抗議,要求將二戰期間,高砂義勇隊犧牲的祖靈自靖國神社除名,掀起軒然大波。

但透過一次次抗爭、質詢,也讓高金素梅在媒體上形塑出喚起原住民族意識、堅守民族立場的強悍鬥士形象。

「老人家看委員質詢都在哭,」高金素梅屏東服務處助理、排灣族的越秋女告訴記者,每當看著高金質詢,她也覺得自己「非常有自信,我們原住民不會被欺負,也不會被歧視了。」

除凸顯原住民族的定位,她也為族人爭取應有的權益。問高金素梅印象最深刻的政績,她說是2015年三讀的「原住民保留地禁伐補償及造林回饋條例」,讓過去被劃為禁伐地、造林用地的原住民保留地所有人、使用人,可獲得每公頃3萬元的補償。

「我們有26萬公頃保留地,有18萬公頃被限制不能耕種。但是《憲法》保障,人民的私有地如果被限制要被補償,」高金素梅說,一般農地因為水資源不足而休耕,農民能獲得每公頃4.5萬補償,「但原住民並沒有,」直到她進入立院10多年,這個問題才解決。

但攤開公民監督國會聯盟自第七屆開始的立委評鑑,以所屬委員會的出席率、質詢率,以及法律、預算提案數等指標,高金素梅在17個會期中,被列入待觀察名單多達13次。

公督盟執行長張宏林觀察,「在支持者眼中,漢人怎麼評鑑無所謂,他們只要知道她有在捍衛原住民權益,」他不諱言,高金素梅在質詢內容表達、張力,或是某些關鍵議題曝光,確實做得非常好。

為增加問政曝光率,高金素梅不但經營媒體,還自架網站。

2005年,她的團隊開始印製雙週報、架設祖靈之邦網站,介紹問政成果;由志工派送報紙到部落,發行量曾有3萬份。

高金素梅自行發行雙週刊《祖靈之邦》,由志工發派到部落。(謝佩穎攝)

社群媒體興起後,則將工作過程拍成影片放到平台,「我沒有競選總部,臉書就是競選總部,」高金素梅說,「有了YouTube、臉書,公開透明,不會被別人扭曲,也不可能美化自己,很真實呈現在立法院的問政。」《天下》記者走訪屏東來義的部落,多位排灣族人異口同聲表示,常在網路觀看高金的影片。

自成一套的經營模式,連國民黨山原立委孔文吉都讚賞,高金素梅的質詢是「重質不重量」,選擇重大議題曝光,並全心準備,不像其他立委常在不同委員會趕場質詢。

引入中國資源協助原鄉

即便如此,仍有許多傳言圍繞在高金素梅身邊,較為外界熟知即是她和中國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在莫拉克颱風重創台灣後10天,高金以「台灣少數民族代表團」團長名義赴中,拜會時任中國國家主席的胡錦濤,國台辦主任王毅將約1億台幣捐款,交給高金素梅所成立的「台灣原住民多族群文化交流協會」發放。

這筆引來藍綠立委質疑用途的捐款,卻是受災戶的及時雨。每戶受災戶可分得3萬元現金,剩餘款項發放給原民重災區國中小學生,每人5千元,光是屏東即有約600名學童受惠。

「我們(從部落)下來的時候,根本不知道要去哪裡,」也是受災戶的越秋女,當時帶著臥床的外婆等20多名親人撤離部落,「那個善款對我們來講多重要,」她眼眶泛紅。

莫拉克風災後,高金以近3萬票連任,比前次多了9000票。

有了當時拜會中共高層的機緣,此後高金素梅陸續透過這層關係,牽線陸資企業捐贈部落巴士、圖書等物資。

但也讓高金素梅與中共的關係,屢屢成為外界焦點。

2005年,高金素梅赴北京中央民族大學就讀民族學系;2008年,她帶領族人參加北京奧運開幕式前演出;7年後,她與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赴中國參加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典禮。

在外界眼中,高金素梅牽線的資源或許有中國因素;在獲得幫忙的原民心中,卻解決他們長期束手無策,又得不到公部門協助的困擾。

「我一直以來都不擔心人家對我冠『紅帽子』,因為我認為所做是對的,而且我講的絕對有道理、有憑有據,」高金素梅直視記者。

高金素梅屏東服務處主任、魯凱族的麥玲鳳也說,原住民往往是被忽略、孤立的一群,「不管哪個政黨輪替,我們都是被殖民,其實大陸也沒欺負我們啊?我們何不抱著交朋友的心態?」

高金素梅與對岸交朋友,與族人則是交心。

(謝佩穎攝)

受訪前兩天,她去了趟司馬庫斯。「我要送一位長輩,」她說,這位牧師生前積極推動民族教育,「當他離開了,我一定要安慰他的家人,也要送他最後一程。如果是選票,怎麼會花8個小時(車程),只為看一個離開的長輩?」

「大家都說我資源很多,請問一下,我哪裡有資源?我只是一個無黨籍,要以政黨來說,你們的資源比我多吧?」高金素梅反問,「我的族人就是家人,不是用選票的方式經營。」她說她現在不喜歡住民宿、飯店,反而喜歡住在部落的家,跟他們一起吃、一起喝。

「我每次告訴他們,不可能會永遠坐在這個位子上,希望以後不在這個位子的時候,你們還是很喜歡我,我去你們家的時候,家裡依然會留給我住,」高金素梅說道。

不論如何,高金素梅在原住民部落的經營模式,不論是對執政者或是國、民兩黨,都應該有所啟發。(責任編輯:陳郁雁)

2021國情調查:蔡連任滿意度勝馬、扁,一張圖看4大關鍵議題民意 下一篇 2021國情調查:蔡連任滿意度勝馬、扁,一張圖看4大關鍵議題民意
延伸閱讀
你可能有興趣
廣編企劃|青年氣候外交培力線上論壇第一集:氣候╳金融╳ESG
最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