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陳芷澄】打高球不代表富裕 認識香港最美球手的堅毅|香港01|即時體育

【我的名字.陳芷澄】打高球不代表富裕 認識香港最美球手的堅毅

撰文:葉詩敏
出版:更新:

五月的一個烈日,陳芷澄(Tiffany)來到粉嶺高爾夫球會球場,與大家微笑打招呼後,即問球會工作人員:「有沒有蚊怕水?」
很羨慕眼前Tiffany一身健康的小麥肌,散發運動員的陽光氣息。比起蚊怕水,我卻早已先塗上厚厚一層的防曬乳液。
羨慕卻沒有膽量挑戰,就像她說朋友會羨慕自己能周圍「飛」到世界各地比賽,「嘩!你又去旅行了?但其實我不想被羨慕,我不是去玩的,每次都很認真比賽。」她無奈說道。

即使世界對女生有很多恐嚇,在香港土生土長的陳芷澄沒有「循規蹈矩」跟隨主流的方向走,中學畢業後便於18歲時負笈美國,並在這個高球聖地一心追逐職業高爾夫球手的夢想。

看似簡單的故事線,挾香港職業第一人身分,闖進女子高爾夫球世界後第3年,卻遇上新冠肺炎在美國爆發而返港避疫。季初打了3站的美國女子職業巡迴賽(LPGA)暫停,東京奧運延期一年,這數個月是近年她在香港最長的時光,也正好是傳媒爭相約訪問多了解這可人兒的機會。

陳芷澄於3年前轉戰職業球壇,是出戰美國女子職業巡迴賽(LPGA)的香港第一人。(龔嘉盛攝)

年僅26歲的陳芷澄簡歷有多厲害?她畢業於全美國最頂尖的南加州大學、NJCAA(全美學院)高球賽女子團體冠軍(兼奪全場最佳成績選手)、瑞士世界大學生高爾夫球錦標賽冠軍、里約奧運代表,都是她仍是業餘球手時的亮眼戰績。2017年夏天,她正式成為職業球手,同年12月,她在LPGA排名第二,成功奪得2018年巡迴賽參賽全卡,是首位獲參賽資格的香港球手。在網上搜尋「陳芷澄」的話,「奪冠」的標題屢次躍入眼簾,「香港第一人」的光環下埋藏有血有肉的堅毅。

Tiffany的首年職業生涯未如理想,曾經連續7場未能晉級,幸好最後在資格賽發揮穩定,成功保住去年的LPGA全卡資格。(龔嘉盛攝)

世人對高球手的誤解 「我的家境普通」

人們總覺得高爾夫球是金錢的堆砌,是因為這項運動的優雅氣質使然嗎?不,更似是因為早期的高爾夫球會像是個聚餐、喝紅酒的地方;社會精英們在周末小聚,揮揮球杆、喝紅酒、嚐美食,還能擴展人脈、談談生意,都是電影或劇集的常見情節。陳芷澄自言不是富裕家庭出身,家住屯門的她,附近有高爾夫球練習場,8歲開始報讀興趣班,還在青少年班後面偷師自學。

小學已獲獎無數,因此得到名校拔萃女書院垂青,14歲那年暑假,因成績優異獲選到美國集訓一個月,「我的家境普通,沒有高爾夫球的話,也不會有機會讀名校甚至去美國。」

從小性格獨立的Tiffany,在18歲時到美國留學,畢業後留美逐夢,LPGA每年逾30站,在港與家人相聚的時間不多。(龔嘉盛攝)

以百戰煉磨的實力踏上職業球手的康莊大道,3年後她依然是香港高球界的唯一。因疫症不能出外揮杆的兩個多月,她坦言有點痛苦:「是百無聊賴那種痛苦,平時做開、很熟悉的事,現在卻做不了。」

3月從美國回港後,她乖乖留在家自我隔離了兩星期,「休息」對她來說是個新體驗。「冇得打波,嘩!正!不用做嘢!」她笑道。「因為打球對我來說不是嬉戲,所以頭7天就覺得『終於有假期了』,但過了兩個星期左右,就開始有點不『聚財』,因為本身是每天都要做的事,但就好似失業般,變得好想打球。」可是疫情改變了香港的生活節奏,球場、健身室都關閉,她說逼住自己放假。

不多在港的Tiffany,表示疫情期間減少外出,有時會到鄰近的好友何雁詩家中玩樂。(陳芷澄Instagram)

普通的居家日常 是她難得放鬆的休假

職業運動員的放假概念,與我們「平民」在家裏「Hea」沒兩樣,少了密集的練習和比賽日程,她便做些平常沒機會或時間做的事,例如我們視為日常的「煲劇」。「那14天我做了很多平時沒有機會做的事,除了自我反省、又看了幾本書、看了很多劇,也逼自己去做家居運動。」

「起身、吃點東西、做體能、沖個涼後看書、看看YouTube,14天就這樣過了。」聽起來很似曾相識的周末行程,對她來說是不太正常的事,「在外國生活了幾年,始終做職業球手要很自律,回到香港引誘一定多了,在家又睇劇、得閒又拎包薯片食,在香港是很難做到我在美國的時間表,我都盡量希望回來的時間不會浪費,雖然回來是休息,但都想保持到水準。」

「其實我都好『玩得』,要玩的時候盡力玩,打球的時候也全力去打。」予人認真務實印象的陳芷澄笑道。(龔嘉盛攝)

鮮為人知的一面 追韓劇、學化妝

聊到「煲劇」她笑逐顏開,原來她這陣子愛上從前曾不屑一顧的韓劇,「以前會覺得那有人看韓劇,中學同學追韓劇,但那時候我上學路程又遠,很忙沒時間,又覺得韓劇無聊成日都喊,但現在自己每一套、你說得出的我都有看過,《愛的逼降》、《夫妻的世界》。」這名獲獎無數的女高球手,嗜好與一般女生無異。「我不大買衣服、手袋那些,反而較喜歡追波鞋潮流。」她續說。

她還提到因為最近疫情爆發,多了時間留在家看YouTube影片學化妝,「因為我覺得打Golf不只是技巧般簡單,外表都很緊要,不是說貪不貪靚,而是小小的禮儀,學少少都起碼見得人先。」她笑道。不過比起化妝,年僅26歲的她認為保養和護膚更為重要:「比以前注重了防曬工作,小時候不太重視就皮膚黝黑一點,現在打了近一個月,勤力了塗多了防曬,好像沒太黑,夜晚就塗點美白乳液做多點保養。」我聽後鬆了一口氣,在球場塗防曬,原來都不是太「港女」。

陳芷澄擁有健康的小麥膚色,她笑言小時候不太重視,現在會勤力做足防曬工作。(龔嘉盛攝)
朋友好像很羨慕我可以去「旅行」,但其實我一點都不想被羨慕,因為我就算「飛」到瑞士、法國、英國,我都不是去玩的,只是對住個球場,這是別人很羨慕我而他們不知道的事。
陳芷澄

一個小女生在職業高球世界闖蕩,要在美國、亞洲、歐洲打巡迴賽的她坦言會感到寂寞,「因為都是自己一個,又要『Book車』、『Book酒店』、搭飛機、搬行李,就好像計劃一個人旅行,自己去完旅行收拾行李回來,但我卻每個星期都在做同一件事。比賽表現不好的時候,會想『點解我要喺度呢』,都會有這些少少的雜念。」

表現不好曾迷失 放大享受的事解憂

然而她很快便振作起來,她認為選擇了當職業球手便不可以埋怨,「因為打球的過程,我是享受的,那當中一定也會有我不享受的事,我怎樣可以把一些我享受的事放大,而消除負面的想法,都是要靠經驗去控制自己的情緒。」

陳芷澄說這3年保留到LPGA資格是最大的目標,還有來年東京奧運入場券。(龔嘉盛攝)

「點解我要喺度呢?」她在失落時的這個問題,大概你我都曾反問過自己。點解?答案從來離不開因為喜歡。人們說放棄很容易,放棄熱愛的事物,事實上一點都不容易。去年冬天,她沒有如常回來香港陪伴家人,留在美國租了一間Apartment,「那兩三個月,日日都是練球、吃得健康點、做Gym,比平常更健康的生活。」她說因為想進步,想達到更多目標,便需要有所犧牲,包括返港放假、與家人朋友相聚的時間。

一句「想進步」,就將她偶像Tiger Woods銳意登峰造極的氣魄,輕輕帶過。

「在香港,沒有人把Golf當做職業,聽落好像是一個興趣、嗜好。」陳芷澄說。(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她說,職業與興趣,是兩回事。因此,把興趣轉化成職業的她,更加倍努力地以行動辯駁別人的誤解。她坦言不少人對於自己做職業高球手,都是玩樂性質居多,「因為睇戲打Golf都是玩的,香港沒有人把Golf當做職業,聽落好像是一個興趣、嗜好。」

兩者有什麼分別?就是即使是日曬雨淋、多麼不想打球時,都要繼續揮杆。「這跟興趣是不同的,身邊不少朋友都有這樣的誤解,但是不要緊,我在巡迴賽的朋友與我在做相同的事,比我努力的人更多,比我辛苦的人更多,所以我不需要解釋,做好自己便可以了。」她語氣堅定的說,眼前甜美的Tiffany多了一分帥氣。

陳芷澄從小到大也得到父母的全力支持,父母經常到場為她打氣。(資料圖片/楊宇翹攝)

東奧延期更充足準備 目標踏上頒獎台

除了7月重啟的巡迴賽,2021東京奧運也是讓她發亮的舞台,「始終奧運會對香港人來說有點特別的意義,所以我都想好好珍惜這4年一次的機會,所有東西都做到最完美。」即使延期一年,現踞奧運排名第42位的Tiffany將大有機會再度出戰奧運,多了約一年時間準備,又汲取了去屆的經驗,她希望不只是突破上一屆排名,每一次看似平靜的揮杆,都蘊藏了對果嶺和球洞的勝利追求,這次她想踏上奧運頒獎台。

「日韓等亞洲國家都追到世界職業水平,我便會覺得可能我是時候要打得更好,令更多香港人了解這項運動。」(龔嘉盛攝)

疫情帶來的領悟 專注當下

疫情反覆,不要說這半年國際賽事陸續取消,一年後的東京奧運也感覺虛無。Tiffany說這次疫情改變了很多人的想法,包括自己,「很多事情都不是必然的,原來你2月打的那一場,很可能是今年最後一場,那時我還覺得有20多場比賽要打。所以,我現在會專注在當下的事,因為很可能是最後一次,大家永遠都不會知道。」

她的想法會很悲觀嗎?我覺得不會。活在當下,也是考驗臨場智慧的表現。

+3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