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大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高大成
性别
出生 (1950-11-20) 1950年11月20日69岁)
 中华民国台湾省台南县
国籍 中华民国
职业医师法医
政党民主进步党 民主进步党(~2020年3月4日)
FA 喜乐岛联盟(2019年~2020年1月12日)
无党籍 无党籍(2020年3月4日~)
配偶高茂美
父母高光清(父)
高粱霜(母)
亲属高钦泽(兄)
高弘毅(弟)高泰山(弟)

高大成(1950年11月20日),台湾医师、法医。中山医学院(现中山医学大学)医学学士、京都大学医学博士。现为中山医学大学法医科副教授、台中市北屯区高诊所院长,并于高诊所主治小儿科皮肤科等。

生平[编辑]

高大成曾于节目中自述父亲为医师,高父高光清先生当年为府城台南高眼科院长(曾是台南市唯一的眼科医师),母亲高梁霜女士则出生书香门第(台南县后壁乡仕绅梁新传之参女)[1]

自己于就读高中时,曾因与人打架被记三大过,面临退学处分,父亲原本到校要接回高大成,但后来学校改以留校察看处分。父亲聘请七科家教,高大成高三时也收敛不少,后录取医学系。 于日本习医之初,发觉法医有趣。 太太为日本人。 学成回台,由中山医学大学董事长支助其薪水(当时法医月薪五万台币,中山医学大学提供他月薪十三万五台币)与住宿。

曾任新竹空军医院住院医师、台北市立中兴医院住院医师、京都大学附属病院医师、千叶县大日病院检查室主任。投身法医后,曾任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法医中心特约法医师、台湾台中地方法院检察署特约法医师等。 担任法医三十余年,参与解剖的遗体超过1万具、亲自操刀逾4000具,曾参与台中耕读园枪击案、6岁女童娃娃车热死案等知名案件。

2005年台中市长选举时,高大成等十二位医师曾公开台中市长胡志强病历,引来批评。

2013年7月中华民国陆军下士洪仲丘被虐死案,洪家家属特别请高大成参与解剖,高大成沈痛表示:“第一次看到这么壮的孩子竟会被操到热衰竭横纹肌溶解症致死,军方不能说没责任,推说是洪仲丘自己没喝水死掉,如果军方想用这方式把事情盖掉,这个社会岂不成了黑社会?”多数网友认为,以高大成敢言个性,会对军方造成压力,有助厘清真相。[2]高大成在参与解剖洪仲丘下士遗体后表示,洪下士是被操练到热衰竭致死,更在节目中,惊爆“内情不单纯”,研判军方最少延误送医超过两天以上,但这些揭露性的发言,也引来麻烦。

2013年7月22日高大成在《新闻挖挖哇》节目自爆:有人警告他,“搭高铁最好不要靠近月台,有人假装酒醉把你推下去,就很倒楣;开汽车出门最好开好一点的车,坐车不要坐前座,比较危险,你要小心一点!”人身受威胁,让他的日本籍配偶担心到哭了一整晚,高大成一度哽咽表示:“这次事情之后,我不要管闲事了,我太太很可怜,是个日本人,在台湾无亲无故,难道真的要她一个人抱我的骨灰坛回日本?”高大成在洪仲丘事件后,亦发现手机有严重回音,怀疑手机被监听[3][4]但自始至终仍未能提出任何证明被监听的证据。

2013年9月发生了大埔事件抗争户之一的张森文疑似轻生事件,高大成虽受张家的亲属所托参与解剖,但对于解剖前检察官要求其签下保密切结书感到极度不满[5]

2016年4月10日,高大成参加白玫瑰社会关怀协会主办的反对废除死刑游行,并上台演讲,大力反对废除死刑

2017年3月爆发的南港小模奸杀案,凶手程宇指控女友梁思惠在案发现场,为共犯,高大成根据现场迹象,案发次日,就发表“可能程宇是单独犯案”的结论,他说,现场死者内衣裤被丢弃,梁思惠若当时在现场,可能会念及友情为陈女遗体穿上内衣裤。另外死者在现场被拖行,如果梁思惠在现场,也可以帮忙程宇搬运弃尸,不需拖行死者,而后检方真的查出梁思惠当时不在场,被网友敬称为“神预测”。高大成又表示,“教唆杀人”面临无期徒刑、死刑,杀人至少二十年有期徒刑,甚至到无期徒刑,但是“被教唆杀人”可能降到十四年徒刑以下,所以认为程宇紧咬女友的目的,就是求脱罪[6][7]

2020年3月4日,民主进步党中央评议委员会决议,高大成、朱武献周芳如吴达伟郑新助潘建志张宗杰违纪参选,均开除党籍[8]

争议[编辑]

高大成法医在进行某些重大刑案推判时,时常因个人过于强烈的主观意识,而遭外界及法医学界人士质疑及批评,举下例。

陈家烽案[编辑]

2004年12月7日,有“名探法医”称号的知名法医高大成,在男子陈家烽被控奸杀女网友命案中,因草率勘验被害人尸体,虽有采集下体分泌物,却未做阴道病理切片,导致更二审法官无法判断被害人下体的伤是新伤或旧伤,只能将陈强奸部分判决无罪。[9]

高大成解剖验尸时,以肉眼发现被害杨姓女网友阴道有新鲜出血点及瘀血,阴道入口有伤,由出血与瘀血部分判断,是软性钝器物如手指所造成,推测被害人确遭性侵害。但高当时未做病理切片,以确认被害人的伤痕是新伤或旧伤。一、 二审法官皆根据高大成的结论,将陈判处死刑。直到高等法院更一审时,高大成改口说,被害人的伤是在死前一天之内所造成,严格的说也可能是死前一小时所造成。更二审时,高又说:“我在更一审时说判断被害人阴道伤口的血,是死前一小时内所造成,属于新鲜性出血,当时没有做病理切片,不可做此不精确的主观认定。”

由于高大成说法反复,因此更二审合议庭征询高检署法医吴木荣专业意见,认为阴道受伤是新伤还是旧伤,应以病理切片来看红血球是否分解,以肉眼判断是不准确的,因此,强奸部分因为证据不足,判决无罪。面对自己作的解剖遭质疑,高大成坦然表示:“当时确未做病理切片,但是即使有做,也不能证明被告强暴死者,人家真的没有强暴,就不应该硬拗。”

带女性密友上宾馆风波[编辑]

2006年1月15日,《苹果日报》接获读者爆料,指已婚名法医高大成私生活不检点,携外遇女上宾馆。《苹果》连续两周直击,高大成分别带着不同的女性密友和友人聚餐,且都出现十指紧扣,或者当街紧拥的亲热举动,而两名女子在聚餐后,都跟高大成到汽车旅馆,其中一人还是不到二十岁的大一女生[10][11]

《苹果》记者直击,1月6日晚上9时8分,高大成休诊后离开诊所。沿着北屯路,时而小跑步地走到太原路国校巷,与一名穿红外套、黑色紧身裤的女子会合,两人状甚亲密、十指紧扣,随后拦下一辆计程车前往健行路“采姨”海产店和友人聚餐。凌晨零时整,餐聚结束,高大成与红衣女站在店前与友人道别,高大成紧紧搂住红衣女,接着牵手走到大雅路口,搭车前往汉口路“阿沙力”海产店续摊。凌晨近1时,高大成步出海产店,此时已不胜酒力的红衣女,突然跑到对向路旁,高大成迅速越过马路搀扶,红衣女则紧拉住他的手臂高声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不要分开好吗?”高大成以应付的口吻回说:“好啦!我等一下先送你回家!”红衣女则回说:“我不要回家!”10分钟后,高大成扶著红衣女,搭乘友人的奔驰车直奔北平路的“香奈儿”汽车旅馆,约7分钟,奔驰车离开旅馆。

2006年1月13日晚休诊后,高再度赴“阿沙力”参加友人聚会,这次身旁女伴换了一名不到20岁、染金发的灰衣女。餐会进行到昨天凌晨近2时,高大成的友人各自开车离去,他则牵着灰衣女的小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到太原路“黄石公园”汽车旅馆,两人进入212号房,旅馆人员表示该房客上午7时30分才退房。对于连续携女到汽车旅馆,高大成承认确有与两名女子前往汽车旅馆,但并无发生不可告人的事,并强调:“我如果真想做,就直接带到汽车旅馆就好,不需要先带去跟一群人吃饭,再到汽车旅馆。” 至于另一名女子则是大学生,是在一场聚会认识,因女学生想从医,才会常主动参加他和医师朋友聚会,上周五是他们第3次见面,“两人绝没交往!”他说,前晚聚会,女学生因错过学校宿舍关门时间,他才送她到汽车旅馆投宿,“我上去跟她喝咖啡,聊到凌晨2时半左右,就叫车回家。”高大成说,他在第一时间立即向老婆说明,“老婆告诉我,有没有做自己心里最清楚,她虽相信我,但也告诫我既然身为一个公众人物,有些事要谨慎小心处理”。他相当沮丧地说:“事情搞成这样,对20年来陪我、支持我的老婆真的很抱歉”,他说,“只怪自己太热心,又顾虑女性安全,以后聚会再也不敢找女生出席、更不敢送女生到旅馆投宿了。”

洪仲丘下士被虐死案[编辑]

2013年7月的洪仲丘下士被虐死案,洪家家属特别请他参与解剖。高大成上谈话性节目指出,造成洪仲丘全身弥漫性出血致死原因应为中暑导致热衰竭横纹肌溶解症[12]。多数网友认为以高大成敢言个性,会对军方造成压力,有助厘清真相。7月22日高大成在《新闻挖挖哇》节目自爆:有人警告他说,“搭高铁最好不要靠近月台,有人假装酒醉把你推下去,就很倒楣;开汽车出门最好开好一点的车,坐车不要坐前座,比较危险,你要小心一点!”人身受威胁,让他的日本籍配偶担心到哭了一整晚,高大成一度哽咽表示:“这次事情之后,我不要管闲事了,我太太很可怜,是位日本人,在台湾无亲无故,难道真的要她一个人抱我的骨灰坛回日本?”高大成在洪仲丘事件后,亦发现手机有严重回音,怀疑手机被监听[3][4],但自始至终仍未能提出任何证明被监听的证据。

有网友在批踢踢八卦版爆料“洪仲丘死前曾被拖到浴室大量灌水”,对此高大成在隔天《新闻龙卷风》节目中推翻自己之前提出的“中暑、热衰竭及横纹肌溶解症”的说法,改口称洪仲丘“不排除灌水的可能”[13] 高大成说,一般中暑的病患因体内水分与盐分流失,钠离子应偏高,但洪仲丘到天成医院时,检验报告钠离子却异常低,这与爆料网友指出被狂操后又被迫大量灌水,且未适时补充盐片状况吻合。高大成说,当过兵的人都知道,军中都会在饮水机旁提供盐片,就是怕阿兵哥在激烈运动后,大量补充水分,造成钠离子降低,因而在补充水分时同时补充盐片。曾检视洪仲丘病历的时任国立台湾大学附设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现台北市市长柯文哲说,以洪仲丘到院急救时的生理现象回推,确实无法排除这个可能性,但事实如何,还需要更确切的人证。高大成几天后在同一个谈话节目时,则说洪仲丘是“被淹死”[14]。高提到验尸时,洪仲丘的肺因为积了血水,重达一千七百公克,是正常的两倍多,而且丢到水里,全部都下沉,表示肺里面根本没空气。主持人问:“是否是完全活生生在陆地上被淹死?”高回应说:“对对对,就是这样。”

杨姓少女坠楼案[编辑]

2013年7月30日,桃园一名杨姓少女今年7月30日被发现陈尸在自家社区附近空地上,经2名法医相验后,都归因于自杀,家属因此找来法医高大成相验。高大成发现少女背上有3道伤痕,认为少女死因几率-“他杀占7成、意外坠楼占3成”,加上大楼邻居当天中午曾听到少女在楼梯间惊慌叫喊“你要干嘛!”,并听到有人跑进跑出电梯发出撞击声响,家属认为死因不单纯。

但当时一同参与相验的资深法医萧开平却对高大成的说法提出反驳[15],萧开平解释,一般自己往下起跳的速率大过于双手推力的起跳速率,陈尸在3.6米的距离算是合理;而坠楼姿势可能在短时间内有变化,也没有一定的陈尸方向。针对桃园16岁杨姓少女命案家属坚持不可能自杀的说法,他有不同见解,像是杨妈妈最在意右手臂的这道伤痕,萧开平说,“可能是坠楼时,刀子压到才会伤到手臂。”不只手臂上,少女背上3道外伤也被质疑是“他杀”疑点,萧开平指出是不是他杀,得从证据中找蛛丝马迹,“可能是背对着围墙,少女不断犹豫时弄伤自己。”

本案最引人讨论的疑点,就是少女陈尸点距离大楼3.6米,被另一位法医高大成质疑“太远”了,高大成认为,“就算你抖动的多厉害,要是没有外力推,外部的力量加速或是用丢的,不可能坠到那么远。”萧开平则说,“一般推力的起跳速率无法达到1.5米/每秒,通常起跳速率只在1米/每秒以内。”以这起案件来看,杨姓少女假使是坠下起跳速率大过于双手往外推的起跳速率,尤其她站在相当12米高度,3.6米距离是合理的。但高大成质疑的还有陈尸姿势,他指出,“如果你在这里跳的时候,没有马上转弯,你跳下来到楼下再转弯已经来不及了。”萧开平表示,“以跳水来说,你无法掌握方向,没有什么一定姿势。”不只针对陈尸距离、姿势,萧开平也解释,刀子上本来就不见得能验出指纹,没指纹不全然代表是有人刻意湮灭证据。

揶揄网友[编辑]

2014年 4 月 13日一名网友留言,“高先生你是否应该去身心科咨询一下,虽然你是大医生,但总有疏忽的时候~祝福你早日康复”,高大成亲自回复“我很好!多谢您的指教。将来出示此贴文及您本人身份证明:1.行政相验多送您两张死亡相验证明书。2.司法所需之司法鉴定可以九折优惠。(仅限您本人)”[16]

役男割草暴毙相验遭拒[编辑]

成功岭替代役男陈乃斌2015年6月12日上午于割草勤务时突然暴毙,台中地检署安排于同年6月15日上午解剖遗体厘清死因。但死者家属要求医师高大成陪同解剖相验遭拒。法医高大成在脸书上发文痛批,某些享有政府资源与坐拥国家机器的人,居然会小气到不譲一个有完整资历只想追求真相,安抚家属,求得社会平和的法医参与,“这绝非是针对我高大成个人的单纯问题,而是我们台湾人的悲哀”。[17]

南港小模奸杀案[编辑]

知名法医高大成根据凶案现场迹证,于案发次日,就发表“可能程宇是单独犯案”的结论,他说,现场死者内衣裤被丢弃,梁思惠若当时在现场,可能会念及友情为陈女遗体穿上内衣裤。另外死者在现场被拖行,如果梁思惠在现场,也可以帮忙程宇搬运弃尸,不需拖行死者,被网友敬称为“神预测”。高大成又表示,“教唆杀人”面临无期徒刑、死刑,杀人至少二十年有期徒刑,甚至到无期徒刑,但是“被教唆杀人”可能降到十四年徒刑以下,所以认为程宇紧咬女友的目的,就是求脱罪。[6][7]

著作[编辑]

  • 《病理图鉴》
  • 《名探法医高大成科学办案》(2004),与既晴合著,出版社:高宝国际,ISBN 978-9867799470
  • 《重返刑案现场》(2006),出版社:柏室科艺,ISBN 979-957-29860-3-4
  • 《法医高大成科学探案》(增订版)(2012)

参见[编辑]

注释[编辑]

  1. ^ 台湾医疗典范奖 - 法医 高大成 医师.2016-11-21
  2. ^ 曾雪蒨、鲜明. 高大成:軍方掩蓋如黑社會. 苹果日报. 2013-07-16 [2017-09-24] (中文(台湾)‎). 
  3. ^ 3.0 3.1 【短片】洪案解剖掀內幕 高大成自爆遭恐嚇. 苹果日报. 2013-07-22 [2017-09-24] (中文(台湾)‎). 
  4. ^ 4.0 4.1 蔡淑媛、严心妤. 高大成遭恐嚇 手機疑被監聽. 自由电子报. 2013-07-23 [2017-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23). 
  5. ^ 蔡淑媛、张勋腾. 張藥房之死 高大成驗屍 檢下令封口. 自由时报. 2013-09-21 [2013-09-23]. 
  6. ^ 6.0 6.1 王煌忠. 程宇為何緊咬女友 ? 高大成又來「神預測」. 苹果日报. 2017-03-08 [2017-09-24] (中文(台湾)‎). 
  7. ^ 7.0 7.1 张瑞桢. 程宇死咬梁女 警:可能想尋求死刑之下的一線生機.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7-03-06 [2017-09-24]. 
  8. ^ 曾薏𬞟. 違紀參選 民進黨開除7人黨籍. 中国时报. 2020-03-05 [2020-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0) (中文(台湾)‎). 
  9. ^ 朱庆文、邓玉莹. 名法醫漏驗惡煞險脫罪. 苹果日报. 2004-12-07 [2017-09-24] (中文(台湾)‎). 
  10. ^ 名醫高大成 帶女學生上賓館. 苹果日报. 2006-01-15 [2017-09-24] (中文(台湾)‎). 
  11. ^ 高大成笑談上賓館只聊天. 苹果日报. 2006-01-16 [2017-09-24] (中文(台湾)‎). 
  12. ^ 冯惠. 法醫高大成: 送醫時 體溫45度 灌血1.2萬cc. 中国时报. 2013-07-16 [2017-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2). 
  13. ^ 黄天如、冯惠宜、萧博文、刘雅文. 高大成:不排除洪仲丘被灌水. 中国时报. 2013-07-23 [2017-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3-02). 
  14. ^ 高大成:洪仲丘是「被淹死」. 自由电子报. 2016-09-19 [2017-09-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9). 
  15. ^ 台版藍可兒之死 資深法醫蕭開平反駁高大成3大推論. ETNEWS新闻云. 2014-01-08 [2017-09-24] (中文(台湾)‎). 
  16. ^ 批方仰寧遭網友挑釁 高大成:以後需要我服務可打8折. ETNEWS新闻云. 2014-04-14 [2017-09-24] (中文(台湾)‎). 
  17. ^ 役男割草暴斃相驗遭拒 高大成:台灣人的悲哀. 苹果日报. 2015-06-17 [2017-09-24] (中文(台湾)‎).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