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經亞洲評論》列出11位亞洲女性先驅 香港歌手何韻詩、「港湖女神」高嘉瑜、台裔建築師胡如珊入選-風傳媒

《日經亞洲評論》列出11位亞洲女性先驅 香港歌手何韻詩、「港湖女神」高嘉瑜、台裔建築師胡如珊入選

2020-03-05 22:00

? 人氣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主講「民主與團結的對談」。(蔡親傑攝)

20190913-「2019年奧斯陸自由論壇-台灣」13日舉行,何韻詩主講「民主與團結的對談」。(蔡親傑攝)

3月8日國際婦女節即將到來,但在過去數十年,亞洲女性依然面對巨大的結構性阻礙,不過這阻擋不了女力崛起,而《日經亞洲評論》選出在政治、商業、社運和藝文等領域的11位亮眼女性,其中台灣新科立委「港湖女神」高嘉瑜也名列其中。另外,香港歌手何韻詩、台裔建築設計師胡如珊、印度Netflix國際原創電影總監艾瑞亞、日本求職App「Wantedly」創辦人仲曉子都入選。

黨內孤鳥 高嘉瑜:始終靠自己

2009年,當時29歲的高嘉瑜的目標是參選台北市議員,身為民主進步黨(DPP)黨員的她,沒錢沒勢,在選民間也沒知名度,但她不像其他候選人撒錢買廣告,而是跑進社區,在公園、市場、餐廳近距離接觸選民,她也挨家挨戶按門鈴拜訪,更跟著垃圾車路線,接觸前來倒垃圾的民眾。高嘉瑜2020年1月再上一層樓,選上國會議員,不過她坦言,這或許是最後的機會。

20200201-新任立委高嘉瑜出席109年立委就職。(蔡親傑攝)
新任立委高嘉瑜出席109年立委就職。(蔡親傑攝)

《日經亞洲評論》直言,高嘉瑜是明日之星,擁有全國知名度的她,被視為可能角逐2022年台北市長大位的人選,且這個位置經常被視為往高處走的踏板。由於個性直率,高嘉瑜被黨內抨擊經驗不足,甚至遭到邊緣化、被輕視,仍被視為外人,還被封為「孤鳥」,高嘉瑜卻把這視為一種讚賞。「我沒欠任何人情,也沒任何靠山」,她告訴《日經亞洲評論》,「一直以來,我都是靠自己」。

何韻詩:攻擊我只會讓我更大聲

在中國上海成立建築設計工作室Neri & Hu的胡如珊(Rossana Hu),則是台灣高雄出生,12歲移居美國長大,畢業自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建築及音樂系,之後再取得普林斯頓大學建築及都市計畫碩士學位。「對女性來說,件建築從不是容易的專業」,她坦言,過去許多建案中,她都是唯一的年輕女性參與者,部過Neri & Hu聚集不少女性建築設計師,並位年輕人打造沒有偏見的工作環境。

「我想傳遞的訊息是,香港示威者是在爭取全球普世價值」,香港歌后何韻詩參加2014年雨傘運動後,逐漸成為香港民主運動大使的角色,而她2012年成為香港首位公開出櫃的女歌手,又因為LGBT人權發聲,經常成為仇恨言論攻擊對象,「很多針對性別和性向的人身攻擊」,何韻詩告訴《日經亞洲評論》,「會因性向來貶低我的發言......但這只會促使我說話更大聲」。

印尼移工恩尼:知識就是力量

儘管參與社運,何韻詩仍忙著創作新專輯,因為歌曲是傳遞自由信念的管道之一,而她希望世界各地的每個人,特別是女性,能夠有勇氣說出真心話,「我想告訴這些女性鬥士,請記住我們在這場抗爭中並不孤單,就算我們互相不認識,也可能永遠不會碰面,但我們為爭取同樣的東西奮鬥」。在香港工作的印尼家事移工、國際移工聯盟(IMA)主席恩尼(Eni Lestari)也被《日經亞洲評論》選上榜。

恩尼最初的夢想是上大學,但印尼遭受亞洲金融海嘯侵襲,她只能捨棄學業,前往海外工作賺錢,協助家中償還債務。「知識賦予很大的力量」,恩尼告訴《日經亞洲評論》,「以前有些女孩向我們哭訴,回老家後沒工作,但現在有線上和線下社群互助」,希望其他家事移工不要放棄自我學習,「如果沒有去探索,不會知道自己的潛能」。同樣入選的印尼女性,還有印尼加速器Digitaraya的管理經理葉妮可(Nicole Yap)。

日本「她科技」 科技業不再男性為主

除了印尼,日本也有2位女性被《日經亞洲評論》選上榜,分別是仲曉子(Akiko Naka)及成立「她科技」(femtech)企業社群Fermata的杉本亞美奈(Amina Sugimoto),而杉本亞美奈會創辦Fermata,就是科技創投以男性居多,對女性需求一無所知;仲曉子開發的「Wantedly」已有34000家中小企業加入,她直言:「日本人向來不願改變,除非已經大家都在做,但有時稍縱即逝,因此要立刻做出改變。」

全球女性創投平台SoGal Ventures創辦人孫伊晴(Pocket Sun),以及榕樹根公益計畫創辦人李暘,則是《日經亞洲評論》選中的2位中國女性代表。來自北京的李暘把人生獻給少數民族,她成立的非政府組織「榕樹根計畫」,就是協助雲南德宏自治州的景頗族孩童擺脫毒癮,「鄉村小孩最需要的不是錢,而是我們的陪伴」。

改變影劇、餐飲業 印度女性入選

孫伊晴成立的SoGal Ventures則有24個由女性領導的新創公司參與,包括為乳癌患者客製化義乳的公司,以及提供性侵受害者隨時蒐證工具包的機構。「創投對於要發展哪種技術、社會如何發展具有發言權」,孫伊晴告訴《日經亞洲評論》,「倘若這樣的決策途徑只有一種(男性)聲音,對世界另一半的(女性)聲音來說並不公平」。

「我有全世界最棒的工作,我讓創作者用最好模式,向我講述他們最棒的故事」,艾瑞亞(Srishti Behl Arya)希望不只內容多元,還要能展現各種內心感受,因此她找來2名女性新人導演、3名女性製作人,以及許多女性編劇創作,因為在過去數十年由男性主導的影劇業,極少從女性視角說故事。艾瑞亞說,能夠讓多元聲音發聲「是個特權,我常這麼說,但我也非常感激」。

同樣來自印度的阿羅雅(Garima Arora),在泰國曼谷有間自己的餐廳Gaa,33歲的她是首位摘下米其林星星榮耀的印度女廚師。阿羅雅29歲時捨棄新聞工作,畢業自法國巴黎藍帶學院(Le Cordon Bleu)的她,在英國名廚高登(Gordon Ramsay)的餐廳工作後,一頭栽入餐飲業。2018年,阿羅雅及Gaa得到米其林星星,隔年獲得亞洲年度最佳女廚師殊榮,她直言:「野心沒有性別之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簡恒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