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北一女時期來台北開始租屋、
工作22年的我,
最近跑行程很多人都問我,
到底得罪誰?

這是個好問題!
是推動實坪制,
要求檢討浮濫公設,
還是其他議題質詢過火?
或是要求金管會檢討證交所TDR、黑盒子事件、凱基營業員之死,
要求刪減主委特別費被大作文章?

買房如實申報,
但因為囤物症,
租屋處東西堆積如山像資源回收廠而無法搬家,
我也在媒體上說過。

如果要炒房,
不會兩間相鄰套房打通,
不會只買一個車位。
如果要炒房,
不會買毛胚。
如果要炒房,
不會登記名下誠實申報。
都申報房產了,
為何要隱瞞停車位?
停車位是登記在權狀建物共有持分
並沒有獨立權狀。
攻擊我的部分,
都引用一個臉書帳號寫的猜想推論,
都是猜想推論。
更有媒體拿頂樓面山的最高樓特殊成屋銷售最高價,
來跟二年多前的預售價做比較🙄
混淆視聽。
無視2年多前預售屋的均價
在51~57萬區間,
而每戶條件狀況不同,
人家看樹海山景,
我看民宅面馬路,
開窗跟對面住宅兩三米的超近棟距,
別人停車位方正,
我在前後兩根柱子間,
是所有停車位最慘的一個。

事實是我還揹負貸款2000萬,
大學就開始工作至今22年,
擔任議員3屆後才開始買房!

更奇怪的是,
這麼單純的事,
媒體竟然可以追殺一個禮拜!
而且都是特定幾台在追打?!
我也不知道我得罪誰,
因為我得罪的人真的太多🎤

#照片只是冰山一角
#來過的說以爲是在做資源回收

May be an image of outerwear
No photo description avail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