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z Wagner加盟密歇根大學——一個妙趣橫生的故事。 | NBA | 動網 DONGTW
大家都在看
Franz Wagner加盟密歇根大學——一個妙趣橫生的故事。

莫里茨-瓦格納覺得自己好像在一個沒有船長的船上當導遊。他的弟弟,弗朗茨-瓦格納,本來要參加密西根大學的面試,結果事情變得……Emm,變得有些複雜。約翰-貝萊茵是密西根大學的元老級教練,除此之外,他曾招募來了莫里茨,並且錘鍊他讓他成為NBA首輪秀。然而,約翰-貝萊茵教練卻在面試的那晚消失了。

時間來到5月13日夜。明月如霜,好風如水,弗朗茨-瓦格納和他的父母正興緻勃勃地要從柏林乘飛機到底特律,卻接到貝萊茵的電話,並被告知他即將離開密西根大學去克里夫蘭騎士隊當總教練。弗朗茨和他的家人必須做出選擇:回家,或是繼續乘飛機去美國。他們選擇繼續前往美國,畢竟,莫里茨和他們約好了要在安娜堡參加密西根大學的面試。過去的一年裡莫里茨-瓦格納一直輾轉於南灣湖人隊和洛杉磯湖人隊,現在他已經在安娜堡等著他的家人們了。除此之外,這也是與密西根大學的一次正式會面,這所大學正在廣招賢才,填滿球隊名單。

「這實在是一件逸聞趣事,」莫里茨-瓦格納事後回憶說。

怪,太奇怪了。莫名其妙得,弗朗茨拒絕了家鄉的職業球隊柏林阿爾巴的邀請,接受了密西根大學的獎學金。自從他的哥哥莫里茨在密西根大學效力三年並把這裡當成第二個家以來,柏林阿爾巴和密西根大學就一直是這位天賦異稟的17歲德國少年的唯二選擇。幾年前密西根大學的球探們就知道還有一個瓦格納值得他們去挖掘培養。貝萊茵教練籌劃好了所有用來招募弗朗茨的事情,只要後者願意打大學籃球。這支球隊時刻保持「戰鬥狀態」。

然而,貝萊茵教練卻離開了,留下一片混亂。

面試前,多位密西根大學的員工和前員工表示,弗朗茨-瓦格納的面試將會與眾不同,這好像是一場平衡自保與堅守工作職責的考驗。每個人都是從那天早上的推特和大家恐慌的簡訊中得知貝萊茵教練的離開,自然而然的,他們要首先考慮自己的未來。沒有人敢肯定能保住自己的工作。然而,每個人也都知道有一架飛往底特律大都市機場(Detroit Metro Airport)的飛機正載著一名值得他們竭盡全力為之服務的新球員。他們要做什麼呢?

「我們坐在一起為之後的事情做準備,然而心中不由得冒出一個疑問,這真的發生了嗎?」一位要求匿名的前密西根職員說,「我們努力與莫里茨溝通發生了什麼,但是事實是,我們什麼消息都沒有得到。」

「我們很慌亂,「一位密西根職員說:」說實話,我們在問,我們還要進行這次會面嗎?這還有什麼意義?「

在貝萊茵教練離開前,球隊所有人都認為弗朗茨會如約來到安娜堡。大家都認為這次會面會是一次輕鬆的慶祝活動,而不是賣嘴皮子的推銷。很快,這種想法改變了。主教DeAndre Haynes, Luke Yaklich 以及Saddi Washington,還有後勤人員,必須首先要面對他們可能會失去的工作,同時還要照顧這麼多失去總教練的球員們。最重要的是,他們還要考慮即將來報道的新球員Jalen Wilson 和 Cole Bajema(最後,Wilson沒有來,他去了堪薩斯)

「所以當弗朗茨來的時候,我們有兩個選擇,要麼按照原計劃繼續下去,要麼讓這一家人度個小假,」一離職人員說到。

密西根決定堅持原計劃。他們會讓弗朗茨參觀校園,與體育系的學術人員會面,與力量和體能教練Jon Sanderson會面。然而,這並不是一次簡單的招募會。當時負責該項目的研究生助理 Jay Shunnar填補了貝萊茵在需要總教練參與的議程中的位置。(具有諷刺意味的是,Shunnar是唯一一個最終跟隨貝萊茵到克里夫蘭騎士工作的人)

每個人各司其職,井然有序。

「當時的情況就像是,當這家人回到酒店時,人們都在打電話。和球員聊天,和其他人聊就業前景,聊假如被裁后可能會做的工作,」一前密西根員工說道。

必須承認,如果莫里茨-瓦格納沒有來到安娜堡的參與那次會面,弗朗茨的招募會可能那天就這樣結束了。莫里茨那一周來安娜堡有兩個目的——在ChadTough基金會的慈善晚會上發言,以及作為他弟弟參觀校園的導遊。對於弗朗茨以及密西根大學的員工來說,莫里茨最後扮演了穩定大局的角色。在一些奇怪的氛圍中,他像令人舒適的緩緩微風,消除人們的尷尬。由於莫里茨的參與,這次校園拜訪更像是一場老友重逢。那晚,教練團和瓦格納的家人們在露絲-克里斯牛排館(Ruth』s Chris Steak House)吃了晚飯。他們沒有忽視當晚的一些奇怪的地方,而且談論了貝萊茵教練的離去。他們聊得很開心,一起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

正如一名密西根大學的員工所說的那樣,一旦貝萊茵教練離開,他們團隊認為弗朗茨-瓦格納有80%的可能禮貌性地來拜訪密西根大學,然後就地打道回府和阿爾巴簽約。不過,那個晚上大家暢談歡笑的時候,概率更像是50:50。大家都覺得這是一場勝利。

但是,沒有總教練仍然是密西根大學的頭等難題。

直到5月22日,密西根大學的體育主管Warde Manuel正式聘請了朱萬-霍華德,而後者也在幾天後與弗朗茨-瓦格納取得了聯繫。那一刻,人們很難意識到朱萬-霍華德的錄用是一個相當重要的選擇,原因有很多,而在所有候選者人中,他是最能吸引弗朗茨-瓦格納的。

勒布朗-詹姆斯是眾多推薦人中的一員。2010至2014年,勒布朗效力於邁阿密熱火,在那期間,他見證了朱萬-霍華德從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將成長為一名嶄露頭角的助理教練,至今兩人仍保持著密切的聯繫。勒布朗-詹姆斯向莫里茨-瓦格納說了推薦朱萬-霍華德擔任密西根大學總教練的想法,並且認為朱萬-霍華德是培養弗朗茨-瓦格納的最佳人選。之後莫里茨在聯盟里反覆打聽,隨著了解的深入,他對霍華德的印象也越來越好。鄧肯-羅賓遜是莫里茨的大學隊友,進入NBA后在熱火為朱萬-霍華德效力過,他也對朱萬-霍華德做出了很高的評價。小德里克-華頓的態度亦是如此,他在瓦格納兄弟面前力挺霍華德。華頓曾於2019年2月加入柏林阿爾巴隊,於弗朗茨-瓦格納成為隊友。

「很明顯,我和他們關係都很好,所以我每天都會找他們聊天,」莫里茨在巫師的一場夏季聯賽賽後說(莫里茨6月27日被交易到了華盛頓巫師)「我也會和我的弟弟聊一些事情,但是他和我的類型不同,我是那種一天到晚嘴停不住的,他有些不一樣。所以你通常不能通過談話理解他的想法。我也是最後一天才知道他要做什麼。人們問我,你弟弟要做什麼決定?我說,夥計,我也不知道。」

過了很長時間,弗朗茨-瓦格納決定加入密西根大學。弗朗茨的哥哥莫里茨一直是密西根大學的王牌球員,無論場上還是場外都備受關注,這是弗朗茨不能忽視的。他也想要得到這種待遇。最終,弗朗茨在6月26日向密西根大學提交了學術文書資料,等被錄取后再做下一步打算。

最終,不久后的一周,弗朗茨-瓦格納和霍華德教練通了電話,告訴他將要來密西根大學打球。學校也在周六正式宣布了弗朗茨-瓦格納的加盟。

而且事實是,弗朗茨-瓦格納來到密西根大學后可以填補喬丹-普爾(勇士)和伊格納斯-布拉茲代基斯(尼克)的離去造成的側翼空缺。他的身材很有天賦,投籃技術成熟。上賽季在柏林阿爾巴的35場比賽中,他場均出場12.4分鐘,場均得分4.6分,投籃命中率52.9%,三分球命中率39.6%,大多數時間作為替補球員出場,並最終幫助球隊打進了歐冠決賽。在這些比賽中,弗朗茨一直在與比他年齡更大更有經驗的球員打球。他一直被認為是德國最有天賦,前途最光明的年輕球員。

「弗朗茨最大的優勢與我不同,」莫里茨說,「他在場上的表現十分吸引人,他像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兵,如果可以這麼講。他十分敏銳,而且了解每個隊友的特點。同時,他也十分有侵略性,但是他從來沒有糟糕的出手。他不會為了檢測自己的手感而貿然出手。

正如莫里茨所說,弗朗茨為自己打球,儘管他可能走了一條和自己相似的路。這個無需多辯。但是毫無疑問,弗朗茨來到密西根大學的故事獨一無二。莫里茨微笑著說:「我很高興我的弟弟自己找到了答案。」好像事情就這麼簡單。

【選秀區-譯文】弗朗茨-瓦格納加盟密西根大學——一個妙趣橫生的故事。 由  一個呂一個王 發表在虎撲籃球·籃球場

原始連結:https://bbs.hupu.com/28796593.html

文章來源:虎撲社區


© Dong.tw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