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有哪些名人是同性恋者?

关注者
235
被浏览
180,519

19 个回答


有记者试探性地问他:“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取向的?”


74岁的他精神矍铄,标配的黑墨镜和银白色的低马尾,斜靠在沙发上,用稍显不耐烦的语气催促道:“要问快问,不然我们就换个话题。”


镜头里发出记者的笑声。


“又是这个没价值的问题。” 他的嘴角略略上扬,有几分俏皮的味道,继续说道:


“我11岁时知道同性恋,问我妈妈什么是同性恋,她说就像一种发色,不引起任何问题。”



他就是“时装界的凯撒大帝”,香奈儿“老佛爷”。全世界最美丽的男人和女人,都渴望获得他的垂青——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



上期写了伊夫·圣罗兰,本想写一篇卡尔与伊夫的撕逼史,但读了他所有传记,刷完所有纪录片后,被其深深折服,决定先单出一篇卡尔的文章。


Gay中翘楚,吾辈楷模。


1


关于卡尔的出生日期,一直是一个谜团,是他本人特意制造的谜团。他说自己可能出生在3月,也可能是5月或8月。之所以不确定,因为妈妈记错了日期。如此措辞,缘于他深知,神秘感对于公众和媒体,有着不可抗拒的魅力。


他非常善于为自己制造神秘感。就如同他常年戴着墨镜一般,他说:


“墨镜背后,我可以观察别人的表情和动机,但别人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1938年9月,卡尔•拉格斐出生于德国汉堡。在他12岁时,卡尔被一男一女侵犯,回来告诉母亲后,母亲却说:“你看看你自己吧,都是你自己的问题,你不招摇,别人干嘛要那样对你。”


如母亲所说,他从小就渴望与众不同。


年幼的卡尔,不和同龄人交流,他觉得小孩子是无趣的。他不屑于规规矩矩地上课,更不屑于穿上和大家相同的制服。在纪录片《时尚大帝》里谈到童年时,他说:


“我觉得自己必须从本质上跟别人不一样,我把想要与众不同这一点看作是一种野心。”



人在年少时,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直到被现实打磨,终于承认自己是个凡夫俗子。而卡尔,凭借着卓越的天赋和超于常人的努力,终其一生维持了自己的“与众不同”。


母亲对卡尔的人生有着巨大的影响,她尖酸,刻薄,嘲讽少年卡尔的鼻孔太大,可以挂窗帘;揶揄卡尔多画画,少弹琴,说卡尔弹出的曲子都是噪音。但同时,母亲给了卡尔极大的自由,让他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同时告诉他努力对于人生的重要性。


卡尔多次受访聊到母亲时,常说的一句话是:“她总是告诉我要不断努力。”



卡尔的童年都是在城镇度过的,在他对大城市的憧憬中,他莫名地确信:


自己长大以后一定会是传奇人物。


卡尔没有得到过任何证书和学历证明,但他21岁那年,在国际羊毛局举办的服装设计比赛中脱颖而出,获得外套组的冠军。同一场比赛,礼服组的冠军被18岁的伊夫·圣罗兰摘得。


左1是卡尔,中间是伊夫


在那场比赛中,天降紫薇双星,两人初次相遇,一见如故,之后开始长达半个世纪的相爱相杀。


天才总有相似处。和卡尔一样,伊夫很年轻时就想象自己的名字像熊熊燃烧的火焰,照耀巴黎香榭大道。



卡尔认可伊夫的设计才华,他深信伊夫总有一天会在时装界称王。


他曾带伊夫去占卜,占卜师说伊夫的成功将迅如闪电,而卡尔则需“待到他人运势止息方能开运。”


三年后,伊夫成为迪奥的首席设计师,风头一时无俩,卡尔有欣赏,有嫉妒,但他知道,时间是自己最好的盟友,运势未到时,自己需要做的只是低头努力。


2


1965年,卡尔担任奢侈品牌FENDI(芬迪)的设计师,FENDI著名的双F标志也是出自卡尔之手,他为FENDI设计的服装获得全球时装界的瞩目及好评。随着FENDI晋升到高级时装界的一线地位,卡尔自己的名望也出谷迁乔。



真正奠定卡尔“时尚大帝”位置的作品,是另一个品牌——CHANEL(香奈儿)。


香奈儿创始人加布里埃·香奈儿离世后,该品牌在时装界的地位一落千丈。在所有设计师对香奈儿都避之不及的情况下,卡尔接手了。


在后来的纪录片里,卡尔回忆说:


“我接手香奈儿时,她是个睡美人,睡得都打鼾了,因为大多数人都坚信香奈儿已死。我是去唤醒一个死去的女人。”



卡尔为香奈儿首次设计的系列服装,加了夸张的大摆和夸张的首饰,与该品牌之前的风格相去甚远。这遭到业界的强烈反对,人们说:


“香奈儿本人如果看了卡尔的设计,会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



天才与平庸者的区别之一,在于前者看待事物的眼界更高、更长远。这次设计是卡尔有意为之,他说:


“有激烈的反应总比一片死寂好,证明她还有复活的可能性。”



卡尔凭借持续的努力,为香奈儿设计的时装终于获得认可,他用一己之力,将CHANEL重新推回时装界的一线地位,令其成为20世纪全球最赚钱的时装品牌之一。



卡尔能频繁设计出令人叹绝的服装,除了自身的天赋与努力外,与另一个带给他灵感的男人也不无关系。


这个男人就是时装界有名的花花公子,雅克(Jacques de Bascher),是卡尔唯一公开承认的,爱过的男人。也是这个男人,导致了卡尔和圣罗兰关系的破裂。(以后会专门出一篇卡尔和圣罗兰为爱撕逼的文章。)



在《卡尔·拉格斐传》一书中,这样描述雅克的容貌:


“他所到之处总能引起几十个人回头,几十双眼睛注视。雅克简直光芒四射。有时我们会用‘太阳’来形容一个人,雅克就是太阳。”



卡尔将雅克带入自己的社交圈。他的朋友,知名设计师高田贤三后来回忆说:


“雅克是个极美的小伙儿,他很有品位,所有人都对他一见钟情。卡尔为身边有这样一个人感到幸福和自豪。”


雅克是卡尔的灵感缪斯,代表了创造之初的原始欲望。那段时间,卡尔画纸上呈现的人物轮廓里都有爱人雅克的影子。


雅克不仅在创造上给卡尔灵感,生活上也给卡尔许多建议,他教卡尔如何修炼光环。两人在一起相互补给。卡尔后来的固定穿衣风格,修身黑色西装、别致的腰带、低跟鞋,也是采纳了雅克的建议。



雅克会用德语大喊“Mein Kaiser”(我的帝王)称呼卡尔,他是世上唯一能这么叫卡尔的人;也只有他能笑话从不示弱的卡尔。而卡尔也没办法无视他,只能宠他,溺爱他。


王者之所以称为王者,自有其原因:卡尔能走上时尚巅峰,离不开他强大的自我克制能力。


在极尽享乐的时装名利场,很多人获得名利后,开始放纵堕落。可卡尔却始终保持清醒。


他终身不喝酒,只喝可乐,因为他觉得酒精会让人失控。


参加狂欢派对,永远有自己规定的时间,时间一到,无论周身的氛围再怎样热闹激烈,他也会从容地转身离开,回到家中继续一头扎进书海或设计稿里。


为了减肥,他严格要求自己:早晨是两片面包和半只柚子。中午进食补充剂,晚餐四季豆和水煮蛋,同时配合一周三次的肌肉锻炼。结果是,十三个月内减重十三公斤,常年保持纤细身形。


减肥前的卡尔


卡尔对雅克的爱也是克制的。


雅克是海洋里的蓝圈章鱼,艳丽却有毒,他沉溺毒品、磕药、纵欲、乱性。爱上他的人,常常也被他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伊夫·圣罗兰就是如此。


雅克会给卡尔讲述巴黎的夜晚是欲望的夜晚,裸体、性爱、欲望、酒精、地下俱乐部,卡尔从雅克的嘴里了解纵欲的快乐,但始终拒绝亲自实践。


他与那些沉溺享乐的人保持距离,冷眼旁观在派对里尽情满足动物性本能的人,就如同他自己所说,好像在观察一只昆虫的行迹。被他观察的,也包括雅克。


他爱恋雅克的肉体,但拒绝与其发生性关系。在谈到肉体关系时,他说:


“肉体关系是美好的,但当它一开始,就等于宣告结束,只成为短暂的关系,热情会逐日消减。”



3


在卡尔的身上,我读到最多的品质就是自制。


1978年,卡尔的母亲去世。他向亲友们报丧,讣闻简短,措辞不喜不悲:


“我母亲活到83岁去世,身体不错,死因要怪她自己。医生告诉她要走路,她没有做。就是这样。好了就这样吧,散了吧。”


他的自制,也避免了与雅克一起走向毁灭。雅克沉溺于性、毒品、酒精,最终因艾滋病死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卡尔,冷静自制让他又活了四十年。


雅克最后的时光是在巴黎的杜伊勒花园公寓里度过的。离世后,为了保持雅克生前的公寓原样,卡尔持续支付房租。


至于卡尔自己,他曾表示希望自己的骨灰能与雅克和母亲的骨灰混合在一起。他在采访中说道:


“雅克和我母亲的骨灰一起存放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有一天,那里会加入我的骨灰。不过,我不想办葬礼,什么都不用。”



2019年2月19日,卡尔·拉格菲尔德在身体不适数周后去世,享年85岁。


卡尔的一生,同时效力多个时尚品牌,他精力充沛,阅读量惊人,设计作品无数,涉猎时装、建筑、品牌、摄影、电影等多个领域的设计工作。


他曾说过:


“满足感是我最大的动力,能消除你的犹豫,推动你不断向前···那里总有一道墙,等待着我去翻过,总有一道跨不过的墙等待我,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越过去。尽管哪一天我不知道,但是这一天永远不会太晚。我这一生都在追求我想要的东西,追求我想要达到的高度。”



在《一个孤独的国王》中,有人问卡尔“是否想过出一本自传?” 卡尔站在凡尔赛宫外,背后是低沉的阴云,像一位即将加冕的国王,他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


“我只是想拒绝平庸而已。”



上一篇:他!法国时尚界第一美男,沉溺嗑药和纵欲,50年的同性伴侣不离不弃


END.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一个Gay也许只有身到高处,才能免于小事受侮》

原创 陈十四












本文首发于丨公众号【陈十四】

原文详见:

陈十四/媒体人,曾供职英国《金融时报》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