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l text of "玲瓏/Ling long, Issue 256" Skip to main content

Full text of "玲瓏/Ling long, Issue 256"

See other formats


. ,. ,1 _ ± .梅 南 京 t^. 



發 行者: -一>,飞„版# 



类術編 



. 許., 0 0 



^1^1 彭^ ^wss- 



,- t:v. 



^li - ■ 




一^ 譽〉 「讲 九期 (二五 六號) 

民國:^^-年十月七0出版 



郝政 特准掛 號立券 之報衹 



.4- 



中 宣會免 審證第 

$ 



0 



. /、 



有 所權版 



卅,^ 期要目 (5 

雙十節 婦女應 有的認 #一§ 

丈 夫是十 字謎. go 九 

戀愛 的規則 itmi 

1 個不願 做亡阈 奴女子 gK 

. ^ \ 讀 (結嬸 1110 元 

^ M«i Jsl 一 r 

. 一 -壓平 乳部如 何使^ 

小孩與 狂吃: 一一一 og- 

化身 盜案 J 一 g 八 

永淫 及其他 as 

爵的人 肉市, 震 

職業阖 屮的德 子 

男 女生理 的變化 …… §? 八 



囊 



4 



玲 



,一. 全 頁每期 廿四元 

I 半 頁每期 十二元 

例一四 一版每 期六元 



民 國 廿五年 十月七 曰瘀避 



定 報價目 

逮: W 期一一 一出版 外揮及 

本 W 相同 全牟 五十期 S 元 

六個 月二一 兀六角 二個月 

一元 (资资 在內) 國外全 to. 

«=^§郞^二元牛 半 

.1 元 S 角 直接定 la. 則 ffissf 

十 足通用 (惟 祇跟於 ! 五 

角五角 1 元及二 元《"> 



雙十 葛女應 有的養 V,: 

韶光迅 速,. 雙十節 皁又到 來了! 在這 一 年 1 

度的 佳節中 , 歡聲 遍地而 偏雜鼙 鼓之聲 , 我們新 

女子應 作如何 烕想妮 ?自然 , 安分 的姊妹 們可以 

安於 奴化的 制度, 而默然 無聞; 墮 落的女 性可以 

獻 媚男子 , 以 點綴這 W 佳節; 但我 們前進 的婦女 

枉 i! 民國所 由誕生 的雙十 節中, 念 到我女 性的痛 

苦與 前途的 責任, 錄不 能不有 一 番新的 努力, 新 

, / :須認 ii 女界所 處地位 的廉險 。在 雙十. 

■ ^則有 九 一 八, 雙十 之後, 則有 I 二八, 不 



璣 



. 幸的 中國> 眞 是國慶 與 國難相 連 , 歡凝 與悲聲 共俾 0 但是 

.V 不幸的 女子. 於 勢重 的遯迫 之下, 我^^ 無 法擺脫 m 

國際問 的危機 y 復見迫 於男性 的摧殘 。所以 ^^„^此 非常期 S 

中 , 自己 非有」 番洗心 革面: 的大 整頓, 衷心 iiMi 的 大激悟 ■ , 

, 必 不 足. 付 目前购 t 局 0 i 愛 的姊妹 我 前無 . 

能 與軟弱 禱瑰在 應該變 ^ 敏與 邁進了 * 娥們. 议 f 親廢 . 

澳藿 藪 m 應變爲 振作與 努力了 "我 M 攻前嫉 歡 . 

. 量 , 現 iirl 敵的 雄心了 mm , 現,. ■ 

:: 在應 該變爲 * 鬥的 精神了 。 我們 更鎮勇 往向前 , la 折本 . 

■•■ 第二. : 須認識 婦女責 任的 重大。 從許多 學者的 討論, 玲 

我們. 知道世 界是永 不能大 同的, 除非由 婦女來 領遵。 現在 , 



世界 上提倡 此種論 調的. 大 有人在 0 蓋男 子的世 界.' 是魔 . 

鬼的. 世界 , 男 子的特 性剛毅 « 决 , 殘 忍好殺 ; 女子 的世界 壩 

是 il 帝的 世界, 此中有 和穆. 的 * 風 , 漾蕩 的月光 , 而舞 影. 

婆婆 , 人 f 威歡愉 , 則又喜 與美併 , 這就是 , 人 類最後 的理" 

想世界 了! 

1!^ 設 想也許 是高調 , 然而 我們現 在巳嗅 到世界 1 一次 

大屠 i 的火 藥味了 ..^ 不得 不作這 般幻想 。 事 在人爲 , 安知 

將艰沒 有如此 一 日。 

. f ^^這雙十佳節提出這兩點 , 旣爲 姊妹們 鼓勵, 復爲 

錄妹們 警吿! 



一 :、r ... -:;■'■?"「:",;?"」::--"》 





3 



玲 



E 医匿圧 麼議 0 

一顰 子解决 7 J: 

■ 記得 一 位美圃 作家說 得好. .『 丈 夫好像 一 個十 字謎, 

後妻 子的常 常费了 1 生的 時間也 無從解 决牠。 』這 句話初 

. ^^時好像沒有什麼意思 , 但 如果我 們仔細 J. 想 , 却 是很省 

. 道理的 1 因爲 男人是 這樣的 一 種善變 ,難測 的人, 耍了解 . 

他們實 5^ 不很 容易 。 我們如 果以妻 子的立 場來說 , 丈夫的 

雛於令 人了解 的謎便 多得很 ,隨便 可以舉 出下面 幾點: M 1). 

一 爲什麼 一 個男入 婚前 與婚後 , 會變成 絕對兩 個不同 




的人。 甚至 傲他的 妻子! r ,簡 直看 KM 他就是 岡樣的 1 個 . 

爲什麼 一 個男子 - ^^婚前總是對他的愛人 ,說 她怎樣 

赛覊, 怎樣 超羣出 衆., 對於她 的頭髮 ,她 的衣服 -V. 也要瞻 

if f 口 ,可 是. 一, 到結, 婚 INT 後, 這锺 話便. 絕 H: 不 會凝起 6 妻. 

:導究 竟美 Kjf 好, 赛,、 他, 不 ^ 放在、 I 裏了。 . 

爲什 麼> ,,男矛 對於他 i 愛人 的喜 惡., tJ 佾.. 一 都知道 

得淸淸 t 楚 ,^ 但是 對於自 fu 的妻子 的愛愴 却装做 一 點不懂 

• : 爲什麼 男子在 結婚的 時候, 口. 口聲聲 說耍有 家室, 可 

是結 婚之後 -V 德是^ 法子 不耍, 留 在家裏 ? 爲什麼 他?: ^擇偶 華 

時:, 希 望他的 妻子是 一 個怎 樣的人 , 可是 I 到結 媚之後 , 、 



,.却叉 希望, 她是 另外的 一 種 人?. 希望得 一 個 交際花 做妻子 

的 ,. 婚後却 又嫌她 不會管 家.' 不會 儉省。 希望要 「個 會治 

-象的 妻子的 ,婚 後又嫌 她不善 交際, 不登大 雅之堂 。 

爲什 麼男. 子對待 妻子時 , 態度總 是這樣 不尊重 , 甚至 

有 許多話 , 對他的 女用人 也不好 說出的 , 對. 妻子却 毫無顧 

■Is 地說 出來? . 

爲什麼 _^外 面是這 樣活動 , 而 饒有風 趣的人 , ^^家裏 

. . 對. 了妻子 , 却扳起 面孔 , 緘 默無言 ? 

爲什麼 一個男 子在 結婚前 衡於自 己的事 情自己 的用具 

: 都管理 得很. 妥當 -' 但是結 婚之後 , 便好像 .一 個小孩 子那樣 

# 麼 都不會 , • 一 切都耍 倚賴妻 子的铺 忙? 

. 爲什麼 j 個男子 ti- 外面 吃飯時 -' 一 飯十金 , 毫 無吝色 



趣 



1 

1 



aQi2 



. , 可是 一 到了象 费問超 , 却 一 毛 不拔, 希 望他的 妻子能 I. 一 

氣中 弄出很 好的食 物和舒 服的家 庭? 

, 爲什麼 一 個 男子能 够信任 地把自 己的姓 和自己 的名譽 

給了 他的妻 子.' 但經 濟問題 -' 却不肯 信任他 的妻子 。 以爲 

妻子都 是揩油 ,騙錢 的人? 

爲什麼 1. 個 妻子每 天爲他 的丈夫 工作十 四小時 , 替他 

管家管 小孩而 做丈夫 的却很 容爲地 便忍心 地把她 抛棄? 

爲什麼 男子以 爲管家 ,洗 碗碟, 看 小孩, 是 女人的 1 

種日常 消遣, 1 點也不 幸苦的 工作, 雖然要 他在這 種工作 ■ 

上稍 爲勞動 一 下, 便 要叫苦 說難? 

爲什 麼男子 以爲女 子嫁給 他是因 爲愛他 , 以 後便會 1 直; . 玲 

- 地看. 他.' 所以 用不着 用什麼 法子, 去 維持着 妻子的 感情? 一 



soia 



IT ,l,y 



爲什 麼男子 做錯了 事或有 了外遇 事件, 要妻子 恕了他 

,但 是妻子 犯了這 械過失 ,他便 耍大發 雷霆, 甚至 鬧到要 瓏 

離婚? 

爲什麼 男子雖 然嶢得 , 只 要他稍 稍對他 的妻子 說幾句 

好話 , 或來 一 個接吻 , 便可 以令她 咸到満 足快樂 , 可是這 

J 點小惠 他也不 容《§ 肯給? 

這幾點 都是中 圃外國 , 千 千萬莴 , 做妻 子的所 不明白 

的問題 , 姊妹們 , 你們自 己看看 ,是 不是 也有這 種疑問 , 

t© 不是 也無從 解决? , 







的 


规 


则 



不 要做遂 了复心 的事情 

情¥ 冒險 是不値 t 



戀 愛也有 規崩的 * 有許多 女孩子 常常問 我她們 熝該做 



4 

1 



• 什麼 , 她锕 應該不 做什麼 。 我不是 一 個 遨學家 , 但 我耍說 

的是 這樣, 無論什 麼事, 如果 你自己 的良心 以爲是 不對的 

,便不 要去傲 。良 心對於 一 個人的 舉斷是 一 個可集 的保險 

: 機 。 你可 以完全 信賴牠 -' 1 定 不會有 什麼錯 。 

如果你 違了良 心而做 出什麼 事情, 你不 會有什 麼利益 

: 的 *- 男人對 你也許 會表出 種種傾 慕敬愛 , 可是你 得當心 -' 

不耍太 隨便了 。 因爲男 子是不 願跟那 些美於 賣弄風 情的女 

■ 子結婚 S , 雖然他 們很願 意跟這 樣的女 子交遊 , 因 爲他們 

.,,認 爲逢 場作戲 y 是很有 趣的。 . 

所以, 在愛 海裏是 不能冒 險的, 因爲牠 是不値 得的。 

而且 在這種 事慷中 , 受損 失的只 是女子 , 男 子是毫 無相干 玲 

的。 愛是要 愼重而 不能隨 便的。 



: 並不是 做玩偶 目的是 爲了雙 方幸福 

t 婚 ffi 1 般人 看來是 件終身 大事. '可 

是對於 女子呢 , 也 可以, 說是 1 種事業 。 因爲 她們中 , 有許, 

多是 把自 己在職 業界的 時間都 移到做 妻子這 件事上 面去々 

所以 , 結 婚的成 功與失 敗是很 重耍的 。 如 果她結 婚後不 能.. 

得 到幸福 , 或者 在中年 時候給 她的丈 夫厭棄 0 甚至 拋秦了 

她, 這個損 失可不 小呢。 : 

■ 有許 多做妻 子的, 常常 反對的 1 件事 , 便是她 們爲什 

麼耍 設法去 維持丈 < 的愛愦 ., 爲什麼 她們. 耍 凝了精 祌和時 



5 



闊去把 自己装 得美麗 繭人, 以 便取悅 丈夫, 使他. 一 直不感 

到 展倦。 : - . I 

她們這 樣的反 對本來 也很有 理由, 因 爲她們 不願做 j 3 

個玩具 供丈夫 玩賞的 目的物 , 但是 我們耍 曉得, 這並不 

是什 麼玩具 , 這 樣對於 女子的 身伢和 人格也 沒有什 麼損害 

。男女 結合, 當然 是爲了 相愛, 那麼最 童耍的 條件, 便是 

耍 使對方 對自己 能夠保 掛 着好感 .> 同 時自己 對於對 方也能 

有 好感. « 做 妻子的 當然不 願意有 一 個她. 不 喜歡的 人做她 

的丈夫 ,那麼 男子當 然蟲不 願意有 「個 他不 喜歡的 人做妻 

子。 

所以, '如 粱妻子 能夠使 丈夫愛 着她, 在 這世界 上只會 玲 

„ 想着她 這樣一 個人, 那麼. '不 獨使他 快樂, 並且也 可以使 . 



她自己 快樂, 這樣在 她做妻 

子的一 生中, 可以 免掉了 許,. 

多痛苦 ,丈 夫也, 不會 在外面 

胡 蘭了。 

做勢子 的懂得 這道理 , 

至 少可以 減少了 不少家 庭中. 

的 糾紛。 

接吻 的種種 (素) 

世 界研究 接吻大 家佛阿 

拉, 研究 結果, 把接 吻共分 

成八類 

1 ,熱情 的接吻 二, 



慈愛 的接吻 三, 愛 情的接 

吻, 四, 敬虔 的接吻 五,. 

同胞 的接吻 六, 好 奇的接 

吻 七, 懇切 的接吻 <, 

欺詐 的接吻 ■ 

又 依據位 分, 共有 

,、 一 ,前額 的接吻 (表示 

尊敬) 二, 類 的接吻 (表示 

的. 崇拜) 三 ,鼻 的接吻 

(表示 輕慢) 四, 頤 的接吻 

(表示 多少的 親狎) 五, 手 

的接吻 (表示 謙遜或 畏懼) 

.六 ,唇 的接吻 (表示 愛情) 



7 

1 

0 

3 



i ^願倣 亡國叙 的女子 *t 

姊妹們 我們應 該逃避 嗎? 



0 



最 近我們 認識了 一 位 靜小姐 , 她 是沒有 國家了 , 但爲 . 

了亡 圃的羞 恥.' 總 不肯承 認她是 X X 人, 所 以更不 願給人 . 

家 知道是 X 圃人 。 她 的家世 -' 我們 不十 分明瞭 ; 大 約她的 

父親是 一 個亡命 者.' 漂 流到我 們這曾 做過他 們的祖 國的中 

圃來, 就在上 海立了 個家, 因此 她的言 語習慣 服飾, 一 切 

都與 上海人 無異。 所以 , 她就 承認自 己是. t 海 本地人 了, 

對於本 來面目 是諱莫 如深的 , 她也在 中學裏 讀過書 , 文字 . 玲" 

方面很 不錯, 紙是. K 小孩 氣了 一點。 



士安 君梅顧 * 影 



一 •kli.l 天, 我們 很多朋 友鳳坐 着傾谶 :, 有 一 位身 體魁偉 

* 當過? < 的陳君 也在座 , 靜, 小: 姐看着 他使就 ; 「 

尔們看 , 他 (指 陳君) 多麼神 氣啊! 還是 去帶兵 ,!」 陳君 

就 答她道 ... 「是的 , 不^ 我就將 投入軍 隊:, 說 2^ 會.. 

華北去 。 」 這時 , 另外一 一 位繁君 , 也許甚 感懷到 今晚日 

的難受 ,1 了兩人 的對新 , 慨也就 插入. 一 句說 : 「是的 , . 

到華北 > 賴去做 亡圃奴 吧!」 這實在 是任何 人都不 禁要慨 

乎言 之的。 可是 靜小 姐鵝了 , 她不 禁便突 然大發 雷霱. t. 

來 , 她以爲 黎君是 專. 1 對 她而說 的,, 因此, 赛 i 個的 1 一: 

氣都 緊張起 來了, 好好的 局而攪 得不歡 而散。 她說, 爲 

什麼他 (指 黎君) 要這樣 說我? 難道不 知道我 的地位 售?』 



0 



其實她 這樣是 錯魏的 ,其者 「亡 國,」 4^ 不一 定 ^ 羞一 A^ji 



辱 ,^足 Is 的便 Inf 記了自 f g 亡 阈.? 而. 不思: 务力 1 

其實我 們中國 人又何 嘗不將 要列於 亡國奴 的地位 ?祇 

是」 個 時. 間的問 題而已 ; 我 們希望 的是時 時有人 提齄着 : 

• 「將 要做亡 阈奴啦 , 醒 醒吧! 」 要這 樣才能 使我們 有听驚 

傻。, 這位靜 小姐已 經 做了 I —— 

亡釅奴 v. 但 她巳. 逃 出了她 

已亡. 家, 就此 不想. 

. 苒聽到 「亡 國奴」 三個字 

這是不 對的。 她. 這樣地 

位便 會提高 了嗎? 不愿做 

.1^, 鄭的 «M 們! 我們要 

,^ 着膽人 的警句 f . 



鉞 



. . 巴 勒斯坦 

阿 刺伯娶 妻跌價 

巴 勒斯. 坦 自經阿 刺伯人 

擾亂 以來, '有一 最奇 怪之結 

果.' 郎妻祭 價格, 一 落千丈 

。昔日 娶妻須 费四十 五元至 

二 百五十 元的, 現 taj 降爲. II 

十 五元到 一 百五 十元。 /. 



玲 



: 鐮 孺寄. 養\ 所" :• 

- 少女十 名徵求 丈夹 

繳費一 百元: :手續 很筒單 . 

上 海闕北 慈善圑 裏.' 一對. 黑色 的石庫 門 緊閉 着, 3^ 是 

r 女性 Ik 地」 婦孺 寄養所 。 她們 在裏面 , 是 不許 出大門 

1 步的。 那裹 包含有 一 座三開 間的樓 房,' 還有 一 個狹 長的, 

夫 井.' 樓上是 全被作 了臥室 ,機下 也有着 一部份 ,另 一 間 

被割爲 教室. 。記者 昨天去 參觀時 ,巧 見有五 六十個 婦女在 

那襄 朗讀課 本,, 大 部份是 很用心 的樣子 。 據 說最近 寄到那 

襄索 取樺配 章程的 信已有 廿多封 , 該所當 局已將 4. 名攝取 

了照 , 使 應徵人 先得. 一 谵芳容 。 假 使願意 装的話 , 必須. 



A^^sm^^^^ 詳細^ 說明 姓各: "讅 il^ 一: 、 

i*, 畫歡 rv 住址, 還緣 iai 介絡人 * T 掘 到騰髖 M 

.^ ,0.1^ 練 緒良緣 。 這!. 間. , 諕脑瞥 a^- 錄絛葳 1.^*" 

起. 見 ,: 必 is. 地調査 一 次:? 然 後呈報 i^, 局. >諫 局遨 t 

摄査& .碰#的* 績 ,並 麻煩. .£ 須覚具 保<.1 .f ^ . 

過 ls«% 1.. 直兀 作爲饊 助該辨 #經§ ^一、 :.「:.•: 

... 喾身 女雙方 談話的 |& 候, 氣同, fil.v 據說 IBlip 一 

* - 1, 所的女 § 來 慷達的 , i 爲那女 的對了 %一^ 的 J^.i< . 

總說不 §來 9 據 說上次 該所舉 行擇配 S: 幾侗 ¥gcf . 

我年 紀還. 小啊 。 」. 而不願 出閣. 的 , 到瑰花 大 都 每 T 個很- ■ : 

獒満的 家庭了 。這次 的十位 則與上 次输有 當 

取照片 , 說是等 閣 , 都 是怪高 称^ 眞希^ 胁們. . 、§ 

都 有一倾 i 樂盼 歸宿 a:,: 二 : 




象何,^英,.自^=3^英國勝.初.級 

itt, 錦樑 後,, 今復獲 法國. 初, 

"級網 球冠軍 :, 以七對 玉?. 五 

對七, 六對 L11 之成, 績, 勝巴 

;: 黎 之格累 尼駕小 組.。 ,, 

何.^ . 姐之球 術表演 ,成 

:c 爲歐. 1 網球專 家嘱自 之中心 

> 各網 球專家 5fi 何.^ 粗之 



表 演者, 無不相 信彼之 前逾, ■ . 

實未可 限畺一 K:p:f % 

高考第 .一 試,. ... 

女性^ 被淘: i , 

據南京消^|;^5#職時( 

高孜 千七: W 餘 人中 , # 性六一 

十六 < ,第 一 試褐曉 .4 無 

1 人錄取 • 

波 籣女記 者来滬 

波蘭 女記者 蘇藹, 思女士 

,前任日內.1^^鴉!3^»5^員 f 力 

會祖任 祕書, 近被 調來華 

任阿 格來圃 際通訊 記者 



暴: 



章 徽質銀 藍泰景 

針別 im 指戒及 
4 止元三 至起角 五自格 價^ 

歡 剣外取 樣代三 指名刻 只碼充 毎體學 
迎 尤埠费 不擬元 每宇自 、 四 ^只 戒校 
I 爲定 。另 圜。 只戒己 定十起 二指團 

理經總 司< ^和三 商華 
號八三 一路京 南海上 



乘 康脫凡 第輪抵 港,' 轉 

赴 廣束, 逗留 S 星期. >於前 

日抵滬 。中意 文化協 會名譽 

秘 書許性 初博士 , 前 在歐時 

,担 任申 新雨報 通訊記 紫, 

與蘇. 士 在日内 fs? 熟識 。故 

於. 日昨 假座八 仙橋靑 年會 設-、 

-宴 招待, 並邀 請本璋 新聞界 

餞途硕 , 嚴獨 鶴等, 及文化 

• 設月刊 主筆樊 仲雲, 阈勞 

大 會中國 代表朱 子範, 巾國 

國際學 會常務 理事郞 翰芳等 

作陪. '介 紹與蘇 女士相 見, 

暢談 頗歡云 * ■ 



玲 



3028 



讀書 舆結婚 

學 業舆愛 情孰重 



珍 士: 

妹今年 + 八歲 , 在 「 之命, 媒妁 之命」 的 BSI 下 

, mss 。 妹與 他寳在 素不相 讖的, 從結 媳以來 , 現 

在 有八個 nr 了 , 感情很 是和好 0不過妹%^*是求擧降期 , 

爲着 f 業的 努力, 不能和 他住在 I 塊兒, 事 不可 

免的 0 恨是 因此他 就時常 口口憩 和妹 離婚, 《 種沒有 S 

切的 理由, 實在不 能成爲 離婚的 談判。 然 m 妹爲着 名譽甜 

11 神 的榼失 ,另 I 方而 ® 着保存 缺倆的 愛力, 很不 願意和 

他離婚 .0 ffl 是他賊 這樣 的現象 * 究竞 有怎樣 的辦法 , 可.. 

以解 决呢? . • V 九, 十 J , 旅越河 內妹婉 . 



趣 



謂 

S 



. , 震書 與結, 媳原沒 有衝赏 I 地方 , 但因爲讀*!^廣.„1^-離 ; 

鲰, 又因學 i 上 I 翁 間條 il^ 與丈夫 !^, 娜.^ " 

又寄 梭中 4Mii*li-sls^i , m 不 免望月 i 職 tepsi 庸 

\ 於此我 倜須討 穑到. f 學業 與 M 恤.」 孰重: 的問題 * 翁 1. 

; 學業是 侗人的 f 俊虔」 . , n 生 的拔姆 • V 服愛情 刖是谶 

一舊 13 , 靈魂: 魔, - .s.^ 學業 久的 &,後有<^|* 

IT, 也沒有 .4 膨 f IjS ; 而愛 情則是 轉變的 , 火 山之燃 , 

一 t 有人 能夠保 不滅. ,6 一 所以拿 學攀舞 愛情比 , i 腦冷靜 

的人, 應當 把學, 紫看 得更其 K 要 的。」 ;, • 

〉 眞14^的愛人,|^大的愛人,踏|*上應*^成.^愛.<?( 



30S1 



體諒 j 切, 犧牲一 切 之决心 。 伹=$^這當然不能望諸常人 , , 

允其. §我們 一 班, r 公子哥 ss」 ,娶了 媳婦只 圖淫慾 ,說得 瓏… 

刻薄些 , 他們 只把妻 子當做 「妓 女」 或 「洩 愁機」 器看待 

, 那里會 顧及妻 的前途 , 若 枉男子 , 那末妻 子就非 忍受寂 

寞 不可了 。 這是 我國重 男輕女 的惡習 , 非打倒 不可的 。 

以上云云只是理論^' 未 必便切 於實際 。 你的丈 夫爲了 

求 學而口 聲聲 耍與你 離婚, 這 顯然由 於不耐 寂寞的 緣故, 

, 那 末爲兩 全計, 最好你 當走讀 。如巣 爲路程 所限, 你毎 

逢 星期亦 當回家 一 次 , 因爲夫 婦毎屋 期歡敍 一 次 , 是最適 

合 的辦法 。 此外 , 處 在這樣 的場合 , 你最 好進女 子學校 , 

謹 愼行動 -' 因爲讀 窨不能 成爲離 婚理由 -' 伹 加以別 種不名 

赛的 糾葛, 就會影 響到你 的前^ 了。 . II 珍玲。 



r. 珍 5 士 . H 

前讀 玲镟教 某女士 用藥拔 * 腋 * , 我. 也是 J 涸同病 女子 0 我 今年廿 

.0 , 兩膈 肢下街 《 着濃密 的黑. 毛 0 前 年英妣 , 我 W 明姐 做俊 W. , 0 

. 爲衣袖 太敏, 腋毛 完全 要露在 外面, 所 以大家 J 齊用€水拔了0後*隔 

. 不到" 陶 《«又長?, , 英 ttw 明姐也 是如此 ,ffi 沒有 我多, 而英 妣的丈 夫不 

" # 再把腋 宅拔去 0 «有 我和明 Ml !. <叉 拔了 S 六 *! , 絡是 愈拔生 的愈& 

一 - 而 B:s. 姐 g 腋窩 竟有碧 發靑了 , 根也 成很粗 , 這時 才 澳晦不 該把腋 

• . 宅拔去 ,於是從去年起就不去顿4|"^,0到現*明妣的腋||毛雖不多 ,皮 

■ 慮却 帶些靑 了 , 好像 剃過; g J 據 , 而我 則多得 ! 圑糟 , 服 |g 的上 1^兩 

. W 也密 S 着毛 0 我捫 的衣釉 ,木 B 短到! 《 賻 ,腋毛 是隨時 曾給人 看見的 

, 、也 顧思不 了許 多。 但時常 在豫車 中吊起 着手臂 ,譲 我們這 樣的腋 窩, 

直挺 挺的放 在人家 W 前 , 才 未免有 些窘呢 。 不 過我有 幾個錢 g , 不得不 



玲 



-3032 



iw 你 解答. 一下, 想姊妹 同病 一 定 都很曠 意驄你 指教的 0 

. . ( I ) 我 的腋宅 何以比 別人多 , 這束西於人有^^或.有害? 

(二) 男人們 對於女 子的腋 毛是好 是恶, ,據 英姐, 告 M 我說 丈夫 不評 

她 拔腋毛 ,是爲 了光的 不好看 0 那 末我生 得太多 ,又如 何呢? 是否必 要 

除去 0 如 《 必要 , 有 什麼斷 根方法 0 叉 腋窩的 皮膚發 靑有什 麼補救 0 

(一 一一) 據說 * 嫁的 女子, 不宜 把腋毛 莽光, 也不^ 把膝 毛露給 人看見 

. 這 是什麽 緣故? 像我們 這樣 赤露着 膝窩, 將來會 有什麼 妨礙麽 ?講你 

. 切 W 指示, 不 勝感謝 0 黄定 秀謹上 九月 廿二日 。 

,|2_秀 女士: 

腋毛 14 茸.' 特別 叢多, 此 係腋下 脂脇過 於發達 所致。 

腋毛 這束西 對於生 理上有 害或有 t , 這是很 難說的 。 就生 

, 理言 , 毛 的叢多 , 是生 理壯健 的表徵 , 與生 理當然 不會有 

害 - 但有 益嗎? 也 正像我 們身上 之有頭 髮陰毛 一樣. '頭髮 

:長 却須剪 , 陰 毛在生 産時却 須剪去 , 然 而沒有 , 却 又變爲 

齣 惡了。 

因此 , 我 們知道 毛髮這 些東西 ,除 頭髮 可以保 讒頭腦 



3033 



癱 



3 



.( 外., 大部 分還是 爲的容 觀問題 。, 有些 迷信的 , ffs 女 

子 之毛爲 r 富貴 毛」 ,. 以毛 爲富貴 之象徵 ,而 無陰 毛之女 

子., .,則 被 咒咀爲 白虎星 , K 祥莫. K , 直是 不可思 議矣。 

.. 至. 於 腋毛不 能給人 家瞧見 , 那是 當然的 事., 因爲茸 茸,, 

之毛. 最易引 人衝動 , 女 子在這 方面, 自以謹 藏爲宜 。 

. 腋毛若 欲根本 剷除治 標方法 是敷拔 毛藥, :使其 脫去。 .. . 

治 本方法 須用! i 療, 或剖開 皮膚, 割 去此部 分之脂 線及除 

.ll^其毛根 , 然 此非請 醫生施 行手術 不可 。 以愚見 ,女 士大 

可不必 , 聽其自 然最妙 ,幸 近來在 新生活 運斷下 , 女 子衣, 

,.釉 已經锴 S$i , 那 末縱然 在電車 SP 臂 , 也不 會逮露 春光了 。 

-. — 4 乂 ^ 0 , 

壓平的 胸乳如 何使其 豐腴. 

珍 in 女 ±: , 玲 

我是 f 個廿 I 一一歳 的女子 , 1 向是 在內地 證書 , © 是因 爲風俗 不醐通 



的然你 冷辦一 到往 

。會 現水法 樣後 # '^.;iiifl 

。過 。往 ° #L-^ 在種呢 , 裏年 的 ,•• 
。 必 , 先你 住 尤拋士 最方, ' 我 * 我 乳所 

卽管雖 m 亦 不 其突: 

illii ISA 蠘鏜" 警 
摩到 效去憂 満當爲 
,結, 了慮 起靑女 
到婚 但,, 來春子 



了後淮 《 :你 , 發美 



懷 , 恐 的 

' 孕若變 5 年 

時時 襖霊饊 
,時, 胜若 

! 那多有 , 不 
1 胸加 失或怎 

珍部撫 處能麼 

i^llL 摩 女稍大 
。 會 》 之爲 , 

高 !n! 樊! &當 
聳胸 耳艘然 

起部 。 0 是 

來自 故用有 



這育容 
正時之 
像期一 
纏乳 > 
過房不 
的若過 
足受發 
—了達 
時束不 
不胸全 
易應者 
放迫, 
大》往 



上 有明 感我在 r^i 小 
那效年 到乳上 爲艇 
就力 耍;! L 部海' 受犯 
感的."^^房平念 了了 
激藥 我需. 祖書 壓朿 
不品結 要二的 追胸 
淺 名婚十 s*f 學 ,的 

, 稱 ,'分 W. 牛. 現壞 

m , 所發常 訂.^ "'習 

, 好使以 .it: 常婚 還慣 
!. 我使' 對 F 是 0 
乳? ^6 可 我', 很我 
房 日是誠 我平的 

mtt mmm 的勇 

'淑^ — "fi 現, 是 0' 體 

珍最; 卞乳親 » 

上 短 o 已 If 戚 逝 

九期 希廿充 , 不 

J-I 內望 多分所 .瘦 
十 十女幾 發以 弱 

五分士 fit: 他 , 

日發能 0 ,常 可 

達指 將是常 是 



3036 



3036 



和出版 扭豫; • . 

: 十五週 t 鈪念及 國慶. ^念. 



「 木 年之國 慶紀念 H ,適 爲本 5B 成立 之十 五週年 念 

,東 JK 爲 紀念本 批爲文 化界服 務之悠 久歷史 ^«祝 國 S 

,除本 社發行 之 「攝影 晝顆」 「玲 職」 「竜 聲」 「ss 稽 + 

畫報」 r 娘樂」 r 發行阈 贤特^ 外, 以歸女 出路 爲當今 

看 assFS 題, 特刊行 一 册 .9- 「女子 : 出路. n」 長數 

ttE.> 4 爲备界 姊缺生 洁之 4ES 及插圖 , 男女皆 所必讀 

「0 定儍 W 角 。優待 .M 約, 僅收 一角 0 此外 5«5 . 

■ r 玲櫳」 「電 聲」 r 滑稽 轚報 」 「嫉樂 」 四刊 合定. • 

.: 特 慣半, 年力! R 0 ,^牟 十元 0 此 15! 本! S 空前 之機牲 , 特限 

. 於十 爿一日 ^ 至一 一一十 i 。 定 I 種, 承 ,由本 社蹯送 

: 値 資惯一 成 之新發 1. 之 r 燙 W 紙」 千載雜 逢, 幸希勿 失! 



玲 



周婉 仙女士 :、. 

■ y 口臭 可服口 臭散, 本 社亦有 出售, 毎瓶 五角0 

. :齒 痛原因 有多種 , 最好 就牙科 醫 生治之 。 若嫌 • 

不便 , 於每次 放尿時 , 將牙 根咬緊 , 久亦可 免牙痛 

. 0 頗 有效, 理由 不明。 . . 

(■ , 髮汚 可用肥 as? 水 勤冼之 , 毎日 或間日 一次. '若 

在鄕 間用桑 葉水亦 可臉之 。 惟 洗後必 須敷油 , 否則 

頭髮易 脫落。 . . 

V5 先生: 

r 佳人已 歸沙吒 刺.' 於今恨 i 古押 衙」 , '自古 

引爲恨 事 , 隨 他去能 。 何 必作無 i 之想。 

李華女 ±.; . . 



傳 



0 



尊問 英譯名 字凡. H 林 (vlline) ,廿油 (Glyce 

rine; 冷霜 (cold cream) 杏. ij 霜 (Almsnd cream) 

淑 桌女士 : • ■ , : -. 

治狐臭 。. 用科 學丰. 術割治 , 最有效 , 否. S 敷狐 

• 臭藥 。 熱 尿洗塗 , 未 經試驗 , 如有效 -' 其藥 理亦不 

(答 596b 號定遍 

尊問: 身體 短矮, 無法療 治惟瘦 刖可見 長。. - 

女 子於結 婚後每 易發胖 -' 欲 其滅瘦 -' 多運動 , 少 

睡眠 . 節飲食 , 如脂 肋物尤 不宜食 。 

CO 、服三 蛇酒, 虎骨木 瓜酒。 又食糙 米,' 肉皮 等亦有 

效。. :: 

4、 本 誌信箱 -' 凡 讀者皆 可訊問 -' 惟不 限定芦 。 惟定 

.11^ 有優光 權耳. > 5: 須聲明 ,否 則編者 不知也 0 



.8" 



玲 



„ 一 』■■ t 1- 



裝家現 

飾; b 代 




' 法 食恢己 淸。 安女練 教耍常 

; 終復的 水 最摩子 習專握 ii 

每但 曰 從體他 。好器 ffi 《家 起動身 
天不, 前量還 這能皮 成很給 醞是體 
入 能缺一 過耍都 毎照爲 足以鈴 必肥 
洛 硬乏樣 赏時^ 日 射 奇以個 和需瘦 
是耍 運的時 常保安 徤跡使 別木的 與 

必 受動輕 , 撿 持逸康 T 體的棒 ; 姿 
要飢 。 盈便驗 女地光 。 態指 來但態 
的餓听 。 不體 f% 睡 ', 若輕示 練培美 
, ° 以大得 格美眠 更是盈 , 激所有 
它 減半不 。 的 八足一 , 作烈 謂莫 
可 少 女利偶 卖小以 位婀一 的運大 
以 食子用 不素時 使 女娜種 體動的 
使 量肥 減幸。 ,精 1^。 有操, 關 
皮 也胖重 j 儘祌能 婆律。 並係 
膚 是是機 發量舒 隨態動 若不, 
和 一由 使現 多適 時一的 粱是所 
血 個 於體了 喝換 使美身 能一以 
液 力 飽態自 些發用 ,體 鯖定曰 



的 
方 
法 



>304i3 



, 循環得 到實翁 。浴時 還須預 

霞洗 澡鹽, 美 身液, 廿油阜 

, > 潤膚藥 物等。 w 以毛 刷.' ■ 

海緜 或絲瓜 絡仔細 擦洗。 出 

俗. 後,' 無論如 何耍用 乾透了 

毛巾措 拭一過 。最 後用美 身 

液輕輕 拔上。 有時 未踏入 

浴池 之先; 周 身都, 用 美身液 

塗拔 L 過, 這 樣更可 使飢膚 

光澤, 均 穷。」 .i.:v 

. 無論是 ^樣愛 洛或 

戶外 游泳的 女子, 、斷 然不 

讓太 陽光晒 焦了自 &- 的皮膚 

,, 總要塗 上相當 的油膏 "加 

以保 護才. 行.。 ,: 



主: \ 1 、 主婦們 所處的 

^ 環 境.. '經 濟上不 論怎樣 

J ,的 寬裕. '對 於日常 的途. 

^ 方面. '不宜 浪贋。 M 於. • 

^_ 經濟 不很富 縱的, 那麼 

r 更 當從事 節省。 • . 

二、 主婦 們不論 採辧任 

何物件 -' 總 該選, 用鸛 貨爲原 

則, 以 免法幣 外溢。 

一一 一、 主婦們 卒時等 《 -家 

庭裹。 不必常 施面粉 和胭脂 玲 

二 則 可以免 除無謂 的消费 , 



.8045 



瓏 



, 二 則可以 使.! n: 已 的子女 >■ 

, 從小勿 養成塗 脂抹粉 的惡習 

^。 四 r . 王婦 們對於 家庭襄 

1 切事務 ,. 都 當親自 料理得 

井井 有條。 如果用 T 僕人, 

切忌把 家事完 全交給 她.' 任 

她隨意 安徘。 . 

_ 五.、 主婦們 5^ 餘 暇的時 

候.' 當 然應該 想法去 娥樂. - 

謌劑身 心., W 疲勞 。最好 到 

公 園裏或 郊外. 去 散步, 或者 

聽 聽無線 •ml, 千萬 不宜去 

做那不 良的^ 樂。 • . . 

六> 主婦 們無繪 怎樣的 

忙 碌.' 毎夭最 S 要. 抽 些時間 

^來 去運 動和娘 樂。. . 



七, Ins 善於模 倣,: 所 

以 主婦們 平常的 I 舉 勸, 也 

該有 相當的 撿點。 , 

• 八 、兒量 從學校 中回來 

, 主婦 S 癩當 要指導 或督促 

他去工 作,' 勿 宜讓他 丢了書 

包, 隨 便玩耍 C . 

九、 主婦 們管理 子,^ , 

勿宜 過於嚴 但是也 不宜一 

過於 放肆。 前 f 容易 嚷成 f 

竜自审 - 膽却等 惡習慣 。 後 

者容易 養成兒 竟自大 , 隨使 

等惡習 K。 

• 十 > 主婦 們對於 兒童日 

-常 的飮食 寒暖, • 耍常 《£ 的留 

意-' 刻劍的 當心. '勿 使病魔 

去鸫 纔他。 



謦 出販三 



第 翁 

集 集 



:每集 原售二 角,。 兹特優 待,! 

本集 "容! 阈男: 星之 tf 及潘. f : # 

數十幀 , 攝 , ^爲國 ^ 名攝 家 0 

S 杜宇, 周克, 陳 iffs ? 0Bm^m 0 

% 誠 屬空前 0 全 上等 1: 版 紙耩印 , 精 ^ 

. > 美 魅倫 0 遂値 一一一 版伊始 - 售洋 一 一角者 . : 售 

• 發售 特價 , 3#集 售 •! 角 , 葛 示優待 0 一 

. 上梅南 京 路 .1 ilK 號 三和 出版社 ^ 



康 嘉 震 編 f:. 




明星健 美專刊 

洛 装特輯 



玲 



亡 器吃爲 害; ft 天 了喊孩 孩我盪 
率 官而甚 。 沒 , 擴出子 子最眷 

的 不病麼 我怕有 H 大, 的 J 愛血 ffi 
多健: fr) 坐們 i: 點睹範 救不天 接汗暑 
數全死 世知很 衞耳園 救幸天 近臭期 
.° 的 的界道 普生閒 的孩。 ;ff/j; 氣中 
孩規死 ; 遢常 , 看手. {1L 消孩的 , 
子 律亡病 rM 識那看 是極 子鄕我 

, ,率從 又的裘 , mm n , 間抛 
因 把最口 很中也 曾呼 家自我 , 開 

=5 中大入 厲國满 跑聲的 戕觀過 了 

狂國的 , 害農 '到 。 損裏察 r 間 
吃 架交吃 UCiK 孩百 這失過 出些逸 
上椅. 堅! ,子 里不。 活 了與的 
而 交呢得 對 =1 外 is 所 那艇學 
致倚? 病其狂 的吾以 國民校 
死 的我的 子 吃親鄕 , 家@生 

的 J 想源 女 3= ^戚' /II 我狂 未伍活 

,: 住 ,泉 的的家 此禁吃 來的, 
更 身是。 溺病住 ?不 I 楝日回 
佔 體這中 愛象 r 我得 I 梁子到 
死 谷由國 |ii 。十爲 耍這的 。飄 



3047 



小孩 舆狂吃 



.. 如 果你到 過鄉付 的話. -. 

.: 你 E1, 定會 發見: 站在街 .峨 

尾, 爬在 地上, 跑;: « 原野. 

的小 孩,^ ,不 是手握 一顆窩 

窝頌^^咀嚼餐嗎?這是事實 

鄕: W 的孩 子. > 不但^ 外邊 

吃, Si 家裏 也喫。 不但; ^吃 

飯的時 間吃. vi^ 平時 也吃, 

.:不但^^-白天吃 , 在夜 裏也吃 

0 無時無 刻的吃 吃吃- …: 吃 

_ 得個 肚兒膨 脹像塡 進一個 大 

lil 瓜樣。 那嫩 弱的胃 部怎能 

.容 得了! 以此 長命, 可得乎 

7 孩子 爲甚 麼鎭天 價吃呢 

推其原 因.' 不外有 下面幾 

Ji , 1 在大 家庭制 下.' 谷人 



對自己 的兒女 > 必 須有點 

食品。 覺得自 己的孩 子得, f 

到東西 吃.' 就不像 安心似 

的, 所以 > 不論什 麼盼候 > 

一有 食物 , 就讓孩子^^。 

二、 一般 農民的 心理, 認爲 

孩, :,吃# 多, 就結實 壯健。 

。所以 , 孩子 :.^ 停业的 吃, 

做父 母的並 不禁. y 。三 孩子 . 

哭時, 母親" ^是 喂奶, 使是 

嚼 r 火燒』 r 饑餹』 等特備 

給 他吃. 。 他 一 天哭十 

遍, 就喂十 次,' 不瞀餓 不餓. 

。這樣 .一 味.? 喂, 所 以養成 . 

吃吃吃 的習慣 。四孩 子可說 & 

有好的 本性, 一降生 就知道 玲 

吃。 



鞋 架 

晚 h 睡眠時 , 鞋子放 地 板上非 伹弄镰 , 穿 

時亦 且不便 。 下 述鞋架 , 甚 爲之美 觀合法 。 ^製 

法如 下; 

料 一 、木 板兩塊 (畏十 二英时 a; 三分. '質 

料以 細絞^ 料 爲佳。 

1 一 、 水 泥少量 ( 

水泥一 分黄沙 二分) 

三 、銅皮 或白鐵 

(長 八寸 閥二吋 0 

. 四、 細鐵條 一 极 

(長四 吋) 

製法 第 一 步架身 




用水 泥塑成 . 水泥 一 分和黄 

-沙 二分, 乾時 將其完 全件過 

. '然後 加水, 至溼潤 爲度, 

製成 一 方塊丄 :2 二时, '長閻 

各士一 种.' 如第一 圖度。 其 




次刖 將銅皮 插入水 泥內, 鐵 

條則 穿接兩 銅皮。 製 後陰乾 

五六 HI。 - 

第 二步用 木版依 卜圖鋸 

成 一隻 狗形, 如第 二圖。 阖 

中有 方格, 依樣 描成, 鋸時 

卽不 1*-: 困難。 

第三 步, 

將已鈮 成的狗 

象兩具 , 爲美 

觀起見 , 可瘻 

以文彩 。于是 

釘於銅 皮上卽 ^„ ^ - 玲 

成。 




者 4 逢是 倫鄧毫 無嶷義 :; E 要卞令 
M ,突镣 接詢離 面雅鬮 e 十 It 太可 加分 
急: 裏乘 mfe' 報崔說 二個翻 徒用 阿摩尼 
1^#武器'按"《家 服装; 襄癒 • 了 一千五 
白 元現款 , 方法與 昨天的 那件 第子完 
MM° 密勒 親赴其 al, ji 船装 s| 主人狄 
M 生 奢見, 把 M 片給 他翁, 他!; 毫尔遽 
翁 ftiift 着-亞 爾#倫 部的 照片說 : ir 就是 
他 fe』 

" 密翁立 刻把勃 偸部的 像片添 印了幾 
百張 ,# 個警士 垡裏郤 藏一張 。 兩件盔 

案是 發生於 苄九" ±1 十兩天 , ii: 十一日 
卞 牛昏, 偵綠眞 T 加洛; 麵 瑟夫西 \ 
發覺勃 偷部在 警局附 近的一 家 咖啡) S 裏 
踏咖翁 , 馬上抱 他包菌 擒化, 奇 怪的是 
他竟神 色自若 ,毫不 抗拒。 
' : . 瘈堯) 

議 零 ' 



m , 結果 , 連一 個嫌 疑犯都 抓不到 0 

沒有 辦法, 他拿了 十幾張 從前犯 
過罪 释容身 材有點 和那個 ^ 職 a 口 中所 
說的那 個匪徒 相像的 像片去 叫他來 4f 靡 

0 

第 zT 天 早晨密 勒帶了 照片去 看郝個 
女職員 。 經過 治療後 ,她 底眼晴 差不多 

B 經好了 , 她受警 官之囑 , 把那 些照片 
看了一 遍? , 

稱於許 多照片 中的一 張池特 gi! 注意 
» in 心審 視之後 , 很决斷 的對密 勒說: 

r 一點 也不錯 '就馳 4 J 

那 傢伙是 爾勃 倫鄧 。 密勒 儉視他 
底罪狀 , 原 ;^, 因盜案 被處徒 TPl 五年 , 
於一 九二七 年釋出 '是出 名的白 晝行效 

的能手 0 

由於被 害人的 指認, @ 勒相 信行刼 

jki' 如 fig 



準着女 職員的 面部? 她來 不及看 他手裏 
拿的什 麼東西 , 眼睛 已經被 "^股 強勁有 
力的 流質射 了進 去 。 都是 M 摩尼亞 。 

. 她痛 極狂呼 , 而那個 暴徒却 把那特 
殊的武 器藏好 » 撝 長而去 。 

同事聽 見狂呼 的聲音 , 抬 起頭來 , 
要 緊観看 女同事 的慯勢 ,暴 徒就 趁此機 
會, 得 以衣受 阻礙而 脫身。 - 

公司 裏泯亂 了 幾 f$ 鐘、 ,警察 也間警 
趕來。 專管白 晝行刼 "主 任警官 從那個 〜 
女職員 口 中 得知了 暴徒的 舞材和 11 貌的 
大慨 , 立刻下 令嚴緝 ° 

女 職員說 : 『他 眞大 胆極了 連面具 
也不帶 —個 , 他 底面孔 我記得 非常淸 P 
假 使有機 會碰到 ' 一, 定認 得出他 。 

在 西雅国 , 匪 徒利用 阿攣尼 亞行魏 、 
, 這還是 第一次 。 主任警 官密勒 下令嚴 

3053 瓏 



字寫得 很潦草 ; ik^ 充満 着威脅 IS 
恐怖的 力鼋二 ^個 欠職員 急昏了 I 呆呆' 
的 ^笤 Bifeii 而: a & 不葳一 -伴的 
徒 。 ; sii 個慕 ,:'把^|?來1^布翁的口^開 

着命 fK/S' 把翁装 進;^ : 她不敢 fAAT , 把 
所 有的五 15 "塊錢 ItJ 变給 T 他 

y\'M»"1 "» ' 〜、- »r 
、 、 \ 、 、\, 、 , .、 

,SK^^®、 mummer, m mrm^mmm 

暴 了布 '袋、 把左臂 行來 , 對 



他這樣 來驪取 人們底 情的 'o# 有力的 
乂 |§ 據, 是他 從前的 萍坐過 率攀: > . 

一九 H— 年十 一月年 Allig^Si 鷗 

的電 話公司 :r 了) 面高 3^ 專的靑 
年 男子, 直衝到 管憐的 ^位 ,職員 的面、 
前 , 那個女 職員是 專收' tetsifH 戶的 

那個男 午摸出 一張 ft 頭放& 櫃檯上 
° 那張 《^兒 的形式 和電話 用戶繳 颦的單 
子 差不多 。 管 帳的女 帳員拿 來一寧 , 臉, 

4: 馬上 嚇得 發靑, i}^ 大了 眼睛說 不出話 

來: 

那張紙 . Hi 樣寫着 : - 

' •『# 要不 要性命 。快 把听有 現胃在 袋裏! 』 



' 勃偉郎靜默亇一 會 , :!!?^^:說 : 
一 我疲 前是犯 過罪的 , 吃 過官司 , 那 
我不麟 , 伹是這次實在;7^是我 ! 

論倫鄧 說話時 的態度 , # 但嚴肅 ,- ( 

同時也 很憤慨 。 聽 的人都 不接嘴 , 有 

囘音 。 記者們 聽罪犯 說寃枉 自然不 

止一次 ' 但 是挺沒 有這次 那樣 眞&斷 '- 
人。、 

『也許 不久之 後>他 們就會 原 人- 
捉到 Q 』 停了一 囘 , 一個 記者打 破了沉 
寂的 空氣, 這樣安 慰他, 

r 我也這 樣輝; 無 罪的人 是不會 ffi 
監宴 住久的 ° 』 - 
記者把 他所說 的話; m 報上刊 出之後 
> 也 有人猜 這話是 勃倫鄧 的辯讒 律師教 
'玲 soser 



麵芋銬 o 

他 們是; ffi 等 待火車 , 目的地 是華拉 

華泣地 方的州 立監獄 0 

年 紀輕的 一個名 叫亞爾 勃倫郯 , 新 

近 被判犯 盜效之 rf。 年 紀大一 些的那 fiS 

: 是州立 監獄中 的守衞 , 奉了上 峯的命 

令把 爾勃 倫部帶 到監裏 去執行 那卽將 

開 始十年 徒刑。 、 

火 車未到 站時候 , 幾 個新聞 記者向 
他包 園而來 。 

『勃倫 鄧先生 》 有 什麼話 耍說嗎 ? 
』 新簡記 者中的 一個問 。 

' 『老早 說過了 , 』 勃 倫鄧的 態度很 

嚴重, 『我 是宽枉 的。』 

r 還 有呢? J ' 

8057 瑚 



化 身盜案 - 

兩個男 f 臂挽 費臂 > 立在 西雅圖 ( 
; ff- 美國 屬華盛 頓州) 車 站的月 台 上等看 
火車 "是在 十:: : 月的; "個潘 冷的阜 鳥^ 
間則已 在數年 以前了 ° '^- 

M 人低聲 地談賨 "約 略看來 , mm 
是 爲業務 ffif 出們 旅行的 朋友。 兩; A 中的 
年輕的 一個, 面 狭長 '》 臭^ 很离, # 
色 乎有 些不寧 , 旁邊那 個牟紀 大一弯 
的离個 1^ , 身材 魁棒? 顯 然甚一 個警官 
模樣 。不 錯, 他們 兩人是 « 挽, 臂 , 但 
是偶然 有人把 疏線向 下一看 ' ^發 現病 

A 的手 腕關節 之處, 有金 屬的束 在耀 

光 , 把他們底手聯^£1^鹪的 , 是 



珠 




j 珠 








j 之 




\ 生 


j 


' 活 


'! 


環 






之 錄. 女職業 



1 



丹 蔻用必 女婦亮 漂以何 

^^牢*^:夂滑0博:5:«;歡禳 

0 jR: 以丹 K 金 C ti^ 得^ 鮮迎亮 

K 總 ffe 仗故液 除袖 , 屬塗 W 丹 AS> 色 蔻之. 
川經之 指能^ 去 51 决軸 雄塗之 增澤丹 
S^aSS 甲 潔不 中之 ofei^ 加 C 美女 
;^、 喊 C 甲去 ^pfi 甲 S , 毛色甚 itl: 因指 (- 
五厘 肽 袖 液脫非 ,澤易 fc 賴^油 無 

mmm ° 。 常 耐 0 耳 , JE 之不 



址 & ^箱丄 子修角 舉„^ 
住 名 丹八梅 ^ tm,± 赠 
樣六 份 凡寄郵 

6 L L10 品 〇《!iJft 品觳票 ^ 

aii 信丄 樣丹二 0 




CUTEX 



, 、 均浑 -6 各 
(二) 凌 廣貨大 

出^ 藥 

ft^rfj 房 




害 着營養 不足的 貧血症 , 以及 花柳病 。 
至於不 屬於托 拉斯管 轄的私 娼依然 

還 有很多 C 



水淫 及其他 

何 修之一 日洗港 十數過 , 時 人謂之 
厂 水淫」 ,劉宽 經 《 小洗 面濯足 陰子春 
亦然 , 間 一爲之 , 輒破 財失事 ° 宋資政 
蒲 傳正有 大洗面 j 小洗面 , 大濯足 , 小 
濯足 , 大澡浴 , 小澡 浴之別 , 小洗 面一 
易湯 , 用二人 , 郝、 面而巳 ° 大洗 面三易 
湯 用五人 , 肩 頸及焉 , 小濯足 , 一易 
湯 。 用二人 , 踵 观而已 。 大濯足 , 三易 
湯, 用 四入, 膝 股及焉 ° 小澡浴 湯用三 
斛, 人用 五六。 大 操浴湯 用五斛 , 人用 
八九 '毎 日兩 洗操, ffi 瀝足 , 間 日一小 
m , 又間日 一大' 浴 , 口 脂面锡 , : 薰壚炒 

香 , 未 嘗斯須 * 例 IIL , 然 亦勞矣 。 蒲當 

時與王 介前同 時共事 。 介甫而^^ f 、洗 , 
髮 亂不梳 , 衣服 生蝨蟲 , 而蒲之 行事乃 
若此 , 眞 堪絕倒 ' 而 律以衞 生之義 , m 

太 過不及 , 俱未稱 .tfL 0 



玲 



30" 



而且 > 私娼 的經營 , 非有特 殊的勢 
力 ; 和特 殊的資 本不可 ' 假使一 個女 

A : 想 當私娼 , 而 沒有特 殊的勢 力做她 
的保鑣 , 那麼 ' 非得 到警察 署不可 , 警 
察們 以私娼 爲唯一 的外快 , 常常 搜査私 
娼 , 要 求她們 的賄路 , 所 謂特殊 的勢力 
是 甚麼? 就 是流氓 , 美國 的流氓 是世界 
上 間名的 , 他 們大都 是私娼 的老板 。 

本年的 二月間 , 紐 約的巡 察當局 , 
搜杏了 四十- 家妓院 , 捕 去了一 個婦女 
和十 個男子 , 據警 察當局 的發表 ; 這些 
妓 院都是 屬於一 個大托 拉斯的 , 這個托 
拉 斯是一 個大 流氓做 着經理 , 管 轄二百 
餘 問妓院 , 二千 多個妓 , 毎 年盈餘 有一 
千二白 ?离美 金至一 千五百 萬美金 , 由此 
可以知 道妓院 規模的 巨大了 。 

至於一 般私 娼的生 活狀况 怎樣呢 ? 

妓女; fr: 妓院襄 , 也同 工人; ff- L 廠裹一 樣 
是老 板生產 的機器 , 是盡 量的受 老板的 
剝削哩 ,因 此, 大多 數的美 國妓女 , 都 

3065 瓏 



—位巳 經做了 妻子的 寫邀: 『我的 
父親 把錢全 給了我 的妹妹 , 所以' 我出嫁 
的時候 , 一 文不名 , 到現 ffi , 我 才受到 
這 種痛苦 。 一般的 父母們 , 當你 女兒出 
嫁的' 時候 , 不 論多少 , 總要給 她些錢 。 
+莴不 要讓你 女兒— 個光 身子到 她的丈 
夫家去 , 那 樣就等 於給她 以痛苦 。 』 

美 國的人 肉市場 (曼 華錄自 慮報) 

金 元王國 的美國 , 甚 麼事都 講生產 
集中 , 都講托 拉斯化 , 連女人 的寶買 > 
也不能 例外的 ; 他 們爲保 持資本 主義的 
面子 , 在 表面上 ' 美画 的法律 ' 是禁止 
娼妓 存在的 ; 可是, 娼妓 與資本 主義是 
分 離不開 的東西 , 除非取 消了資 本主義 
' 就會沒 有娼妓 , 否則 , 祗是面 子上沒 
有娼妓 的存; ffi , 而 骨子襄 》 娼妓 然蔓 : 
延養, 因此; 美 國的公 娼雖然 不存在 , 
而 私娼是 到處充 斥着的 , 並不少 於其他 
資本 主義的 國家。 



玲 輯 3 



鍚蘭 的 婚 # 

按照錫 蘭地方 的風俗 , 凡是 女子出 

m , 必須要 有豊富 的陪窗 , 否則 , 不獨 
要被人 看不起 , 而 且根本 就嫁不 着丈夫 
。 所以 錫蘭貧 窮入家 的女兒 ' 莫 不愁眉 
不展 , 芳 心如焚 , 紙恨她 們的父 母不多 

掙點餞 ° 

『沒有 陪奩, 寞想 結婚』 ,這 句話 
在錫蘭 已經成 爲一種 口頭語 。 —般 籲 
無 門的貧 窮父母 相女兒 , 都寫信 給報社 
主筆 , 請 他們主 持正義 , 對這種 惡習慣 
加 以批評 和攻輦 。 現在且 把這種 有趣的 
信 , 擇 要記在 下面 , 以 博讀者 的一笑 

一 位做了 父親的 寫道: 『所 謂婚姻 
' 巳經變 爲商業 的交易 。 男 方擇偶 ' 第 
一 句問的 , 不是 「有 多少錢 ? 」 就是 「 
她的父 母怎樣 ? J 以 後的成 功與否 ' 全 
靠兩 方的討 値還價 。 』 



3067 磷 



三玲瓏 舍訂本 發行三 

是婦 女痛苦 的喉舌 

是 婦女問 題解答 的總匯 

本瓧出 版之玲 獼婦女 画晝雜 誌 ,其內 容之充 實, 摘圜之 富麗, 早 爲讀者 

所 IS 揚 ,故 銷行 邇達於 梅內外 0 近者 本社循 各地讀 者要求 ,发特 電阪合 

訂 , 布 面精裝 , 缀金字 , 魏然 S* , 極 爲美觀 , 現 已發行 , 歡 迎膦簠 。 

第 J 卷 …… 精裝 J 銀 * 定慣 洋六元 

桀二卷 …… 精 an 鉅 * 定價 洋六元 

第一 一一卷 …… 精 装二銀 * 定價 洋六元 

桀 《 卷 …… 精裝 二銀 * 定價 洋六元 

- ;… 精裝 二銀册 定價 洋六元 

i 南 京路 J 一一 X 號三和 出版社 啓、 . 



瑰 謇少量 的婦^ * 但 是她們 的發展 , 《!| 
疑地 是可立 而待的 。在 目前, 尙 未有婦 
女的 足迹的 , 僅存着 泥水匠 ' 引 摯駕駛 
員, 海員, 鑛工, 採 林工人 ,牧 人, 警 

士, 掃烟 a 工入, 商業 飛行員 , 水鬼 , 
製 酒工人 , 軍士 , 與消防 人員等 數種職 
業而已 。 

自該 次調' 査之後 , 迄今 31 已 歷三年 

, 在此 三年中 , 國 社黨爲 了救濟 失業問 
題 , 曾努力 地騰出 婦女的 位置來 , 安插 
男性 。 而同時 , 更獎 勵結婚 , 使 婦女回 
進家庭 * 。 據估計 , ; ffi 這二 個政 策之下 

, 職 業婦女 , 當 已減少 一百萬 人左右 。 
但是這 種政策 ' 也不 過是 一個治 摞之法 
而巳 , 並非 是提倡 婦女倚 賴丈夫 而生活 

。 所以 在將來 , 德 圃婦女 的地位 , 眞是 

有些 兒 非同 小可哩 0 

3069 m 



» i 寓 © 教師 » 着讒 , it 會 寨業家 
' 一百 三十莴 ° © 商店 女職員 , 一百三 
十离 。 ©其 他各業 》 如 美術家 (五萬 ) ° 
電話 接線員 (十萬 ) 新 聞記者 (十 二萬) 等 
' 共一百 四十萬 ° 

家 庭工業 , 瓧 會福 利事業 , 看讒 , 
收生 , 幼稚 園教師 , 醫生 等職業 ' 本來 
是較爲 適宜於 婦女的 工作。 自然 巳爲婦 
女佔據 了全部 , 或絕對 的大部 伢地位 , 
男 性已有 不能立 足之勢 , 就是不 怎麼適 
於婦夂 的工作 , 一經婦 女插 足其間 , 便 
也有 很敏捷 而廣泛 的發展 。 如製 遒雪茄 
, 成衣 , 餐館 , 麯 包製造 , 店員 , 書記 
' 推 銷員等 ' 現亦 幾有與 男子平 分秋色 
之槪。 此外, 如法官 ' 撿察 ' 傳教師 , 
馬車夫 , 鞋匠 , 桶匠 ,錘匠 ,鍋匠 ,工 
程師 。 地 方行政 官等職 業圈中 , 現鼸發 

玲 30,0 



計的發衾 ,是絡與了男性^!^!以一個養大 
的威脅 。因 爲全圃 的經濟 獨立的 職業婦 

女 , 不只在 數字上 , 殊 足驚人 0 就是在 
職業的 分配上 , 也已 顯示眚 婦女們 7 已 
ffi 逐 漸池侵 入本來 沒有婦 女插足 的職業 
圈申, 而大 有排擠 掉男性 的趨势 0 女性 
侵入, 任何一 界的' fpf —利器 , 是 『較長 
的工 作間, 得較 f# 的酬報 P 』 - 

九三, 4 P 調査的 結架, 全 國有職 

業 的男性 ,約 二千另 A 十离 。女性 , 約 
"^千 ^ 五十萬 > 雖 然這二 個數字 ,相 
差尙遠 。 伹; ff: 若千職 業圏中 , 巳 是沒有 

男' 律存; frr , ^1':這些職業婦女中 , 大別 
之 ,爲' 分 爲下述 的数項 : Q 與丈 夫合力 
經 營店或 ft 場的 ,. 約 四百萬 。 © 當家庭 
僕役的 ,a "^百 '三 十萬。 © 紡織廠 ^工: , 
一百 五十萬 <» • 直接間 接司理 食物的 



3071 



难 葉嵐中 的養國 

/ 女子 

男性的 一個重 大威脅 

在最近 數年間 , 德 圃婦女 , 處處的 

zfE 顯 示着不 甘向男 性示弱 的努力 。 雖然 
ffi —般的 刊物上 , 還很少 有有關 於齒國 
職業婦 女的具 體記載 , 然而在 實際上 , 
德 圃婦女 的努力 , 怕將追 蹤於五 年計劃 
之下 的蘇聯 婦女, 而樹立 1? 她們 的穩固 
地 位了呢 0 

據柏林 通信稱 , 一九 S 三年 ' 德國 
曾作過 一次 全國的 人口與 職業總 調查。 
因 爲這簡 短的調 S 項目 , 是非常 繁钹的 
, 所以直 至最近 > 才計 算完畢 e 而在統 
國銃 計雜誌 Jb , 公開 發表, 而這 一槭統 

3^ 3072' " 



影星 貼照簿 " 

攝影 大家、 靑年 學生. •_• 

大 小家庭 閨 秀仕女 

f 不可. 不備 11 

留貼親 友所贈 之照片 或自己 所攝之 佳作. '藉 以珍藏 -' 

不至遺 失.' 則以 本祉新 出之, 影星 貼照簿 爲最佳 。內容 

厚 黑紙四 十八面 , 可貼 三四寸 之照片 , 且布 面燙金 , 

飾以 絲帶, 精美 絕倫。 

每册大 洋七角 批發特 別優待 

A 另 有三寸 , 四寸 貼照簿 , 每册大 洋五角 V 

i 中 國攝影 供應祉 



S073 



壩 



' -: ~" --u-u-^.^ 



:, 心 , 他 就埋頭 去研究 ,確' " 「一 切 

的 時鍵盡 管變化 , mMmm 1 1§#1 

H 髮是驗 式的」 0 讲麵 結果、 他終 

於發明 :『 襟燙 頭幾的 方法: 0 巴 g 是^ g 

本 4Sll&y^^ 電燙髮 Ha 現 

, 誰 都想去 镜一驚 Q 不 到多少 時侯 V 罨 




電燙揮 髮是由 巴黎而 '廣佈 到世界 

S 申丄兹 人驗方 面所用 去 的徽, 如 
有人 去麟計 起來, 其數目 是頗可 驚人的 

。單 ifrffl* 的電 流來說 , 有人認 爲是比 
女 A 其他 务方 面所用 的電流 4 唐 ff^ 

發 is 奢享 利馬西 爾已是 活了' 八十四 
歳而在 上月逝 世了 。'現 梗 他的墳 慕是在 



都 



mm) 



一 



f ; r 



女人 的天性 是愛美 sv^ 所以 她們除 

掉擦 脂拔粉 ' 時麴 異服外 , 頭 上6| 幾根 
靑絲 ' llLm 儘量 的設訐 , 使 它美化 。過 

去 , 《 留髮 的時期 , 付麼 扇子頭 * 圓圓 

頭,;^黄.8 , 直 A 字, ……把 M 髻 束成务 
種 式樣, 以 迎合時 爲美觀 。 剪 髮後? 
燙髮之 風大盛 , 她 們乂無 不以靑 絲九曲 
, 迷 澡蓬鬆 爲入時 , 於是 水燙, 鉗燙 , 

以 至電提 , 伹 電费不 很穩妥 , 偶一 不慎 
, 小則灼 ffi 肌膚? 甚至 喪生。 一般 愛摩 

登的婦女 , ^些^^視爲畏途了 0 . 

女 人范燙 頭髮最 先流狩 的是; fie 法國 

巴黎 ' 發 t!K 者是一 個小理 髮匠。 這個理 

髮匠 叫享利 馬西爾 , 最初 他是; f£ ―家小 
理髮店 做匠人 》 但他生 性聰明 》 知道女 

人有愛 漂亮的 心现 。 有一次 , 他 偶然看 
見他 母親的 頭髮很 好看, 因爲他 母親的 
頭髮是 生成就 蜷曲的 。 由 這一次 觸勤他 

8673 m 



- 



, 胸滅落 等狀態 。 後來 經麵醫 師把 
)i 夫的一 個腎上 腺割去 , 鬚根完 全脫溶 
, 喉 聲減低 , 胸 部膨脹 , —切都 恢復了 

女宇& ^i^H^'o 

赏一 個人初 出母胎 的時候 , 這二個 
腎 上腺是 很大的 , 大約占 腎的大 小三分 

之一 。 及後年 齡增加 , 腎 上腺反 而縮小 
, 以至 約占臂 的十三 分之一 , 方 爲正常 

° 據蒲醫 的經暖 , 這二個 腎上腺 , 祇 
能割 去脹大 的一個 0 倘然 二個同 時割: * 

, 就不 能生存 。 因爲 蒲翳牛 -曾經 把其他 
動物 來試驗 , 二個 臂上腺 [司時 割去 ' 不 
到四十 八小時 ,便巳 死亡 。 英#(§ 敦的 
加靈哥 斯醫綜 > 對於生 理變化 i 々割治 ' 

獨憧專 門技術 。 這 醫院中 , 毎天 收到許 
多固封 的小瓶 , 満 if? 着男 女性變 化的分 

泌物, 很祕密 池請求 分晰鑑 1 析。 

上面 的譯述 , 完全 S 根據科 學的事 

實 , 所以 男女生 理變化 的發生 , 當然不 
能疑爲 神話。 因爲托 科學 上已經 獲到了 
r 變 化的; f 因和 治療 的方法 , 同時 確爲人 
類 的福音 ° 



玲 3076 



近這 位士兵 忽然變 爲女子 , 並 a 與某美 

術家發 生熱戀 , 日 久竟腹 痛臨盆 , 產下 

—男 ' 身 重九碎 。該 美術 家喜出 望外, 
俟伊 產後淡 復健康 , 卽將舉 行結婚 。 諸 

位 也知道 巧前在 德 國取行 的奥林 匹克世 
界運 動人會 , 因爲各 國選 手對於 男艾性 

的鑑 8ij , 時常發 ^爭論 。 所 以該會 新近. 
特 定新規 , 嗣 後再開 世界運 動會時 ' 當 

务選手 參加運 動以前 , 必、 纖強制 檢驗身 
體, 以免 糾紛。 

發現 男女生 现 變 化原因 的醫生 , 名 

叫 蒲樂盼 L 想 ° 他最初 的發覺 , 在 魚類中 

雌雄性 變化的 動機, 及後 推至其 他動物 
。 而再 行研究 人類的 性組織 。 據 蒲醫生 

的報吿 , 人顿 的腎部 上面 , 有二個 W h 

m ' 專司 性的關 。 大 凡男人 忽變爲 
人 , 或 是女人 忽然變 爲男人 , 就 是因爲 
肾 上腺中 的一個 , 忽 然脹大 的綠故 。 所 

以 當一個 A ^ 理變 化以後 , 紙耍 把賬大 

的一 個臂上 腺割去 ' 就 可恢俊 原狀 , a 

經« 试屢驗 ° 有一 次一 位女子 , 忽然變 
爲 子 》 其症 狀爲嘴 下生鬚 , 喉 聲放大 



8077 ;趣 




男 女生理 

變化 的原因 舆治療 

在從前 > 男變 女或是 女變男 的寄聞 
異事 , 往往疑 爲祌話 , 不 能置信 。 近幾 

年來 , 男女 4e 理變化 的新聞 ,更 是層出 

不 窮 ° 但是一 涸人在 生理 上發生 了變化 
' 總>(< 願意把 眞相給 人知道 > 所 以說者 
儘說 ' 者仍 不免疑 信參宇 。 到現 re y 
因 爲默西 科學的 發逮, 男女 生理的 變化. 
,在 醫理 上巳經 虐出 了原 因與洁 療的方 
法, 這是 的確的 事實。 

波蘭 國的華 夏地方 , 有一 位士矣 , 
名 叫腦趣 門代南 1^ 者 , 現: 年 廿四歲 。 他 
是小 1^ 出身。 因爲迭 -次戰 事有功 , 已升 
爲中士 0 經獲到 上《 的獎 聿很多 > 最 



瑜 Bom 



U /3 







― 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