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動蕩下移民台灣的香港人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移民台灣近一年的香港知名Youtuber(網紅)「依糕」至今仍記得決定移民的凖確日期。「8月12日那一天,有位香港的女救護人員(在示威中)被射到眼睛,覺得震驚和可怕,就立刻跟爸爸說要移民台灣,」28歲的「依糕」通過電話對BBC中文說。

「覺得到處都很危險,每個周末都有抗爭,我不敢出去,我看到警察打人,穿黑衣服的人會被檢查,每一天我都覺得很恐懼。」

「依糕」是盧幸萾作為Youtuber的網名。她透露,在中國全國人大通過香港《國安法》立法決定一個月以來,已有近50名香港網友向她諮詢有關移民台灣的細節。

政情動蕩下的「香港移民潮」

過去一年,香港《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的「反送中」抗議示威引發新一輪移民潮,而一海之隔的台灣成為受香港人歡迎的移民目的地之一。2019年,港澳居民移居台灣的人數創下近年新高,達到1667人,是2015年的近兩倍。儘管有新冠疫情的影響,台灣內政部移民署數據顯示 , 今年1月至5月,仍有655名港澳人士成功申請移民台灣。

Image caption 網名為"依糕"知名香港Youtuber(網紅)和她的台灣居留證

盧幸萾解釋說,自己過去從來沒有想過要離開香港,因為香港是她的家,這次的出走對她而言是個不得已的選擇。去年,她看到香港的情勢變化,讓她心疼且常常做惡夢。而選擇移民台灣則是因為"喜歡台灣,語言跟飲食都和香港相似」。

從申請移民到拿到居留證僅花不到兩個月,「依糕」說,移民至台灣後,作為自由工作者,自己的的收入並未減少,「倒是疫情影響了收入!」她笑著說。

今年38歲的文先生與妻子和6歲的孩子一家三口去年在「反送中」示威期間從香港舉家移民至台灣,定居在台中。不願透露身份的他向BBC中文表示,早在兩、三年前就有離開香港的想法,而真正下定決心則是2018年底。

「我們開始移民台灣的程序,快拿到居民證的時候就發生『反送中』事件,因此整個移民計劃都提前了,」文先生說。他表示,原本預計小孩放完暑假後再搬家,但因為「反送中」運動時香港情勢比較亂,因此決定提早至八月搬至台灣。

文先生表示,移民台灣的主因並非與「反送中」有關,但他坦承,決定移民與香港近年的政經變化有極大關係。他說,原本想在香港好好生活,不管政治,但大批大陸新移民把香港人的資源拿走,教育、醫療各個方面都有影響。「醫療服務,台灣比香港好,隨時能看病檢查,不像香港需要排隊。」

然而,在台灣的收入不如香港好,但文先生將位於香港的房子出租,房租已夠全家基本開銷,另外他也在台灣創業,傳承父親的紡織品進出口貿易生意。「雖然收入不如香港,但生活水平比香港高」,「我也不需要去國外休假,開車到台北玩個兩天都比飛到日本更輕鬆,這是心態的問題,」他說。

看著香港情勢轉變,文先生覺得自己做了正確決定,他最擔心的是香港《國安法》,認為該法「根本是把中國法律放在香港實施」。他說:「過幾年後,我們接受的訊息可能都是過濾的思想、價值觀和判斷都會受影響」。 他說,更擔心小孩若留在香港,未來唱國歌、升國旗一定要說很愛中國,否則可能學校、校長辦學機構會有麻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我在這裏出生長大,香港也是我的家」

周二(6月30日),中國人大常委會全票通過港區《國家安全法》,將「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四條罪行寫入《基本法》附件三,並於當晚在香港生效,國安犯罪最高刑期為終身監禁。香港一些民運組織包括黃之鋒創辦的「香港眾志」及數個港獨組織在《國安法》通過後宣佈解散。

來台灣尋找老香港的感覺

同樣是從香港移居到台灣的Ricky在台南擁有間港式咖啡廳和一間餐廳。 他表示,從去年「反送中」抗議開始,想要移民台灣的人變多了,他的餐廳宛如香港移民的諮詢站,加上中國人大早前公布了香港版《國安法》草案初步內容,讓港人更想離開台灣。他透露,有些香港朋友也是基於子女升學而想移民台灣。

1996年,43歲的Ricky到台灣大學修讀法律系,畢業後輾轉至澳洲攻讀酒店管理,並先後在台灣、香港和澳門三地工作,最終因熱愛台灣的生活步調而決定移民台灣,以留台港生的身分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

1997年香港回歸時,中國承諾香港現行的社會經濟制度與生活方式維持「50年不變」。Ricky說,他們都知道50年後香港一定會變,只是沒想到會發生得那麼快,這幾年已經改變。「香港情勢一直很嚴峻,按照他們(共產黨)的劇本,他們要香港人『換血』或安插單位,慢慢地像是溫水煮青蛙。」

Ricky指出,現在的香港已經變得不一樣,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香港,讓他覺得陌生。他說:「傳統老店一間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長得相似的購物中心,一堆(針對大陸遊客的)藥妝店和賣黃金的飾品店。」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他說,生活步調緩慢的台南卻給了厭倦高壓城市生活的香港人一個喘息空間。Ricky的咖啡廳「冰室」已營運超過五年,一走進店內就能聽到字正腔圓的粵語,因為店內的電視正播放著香港的新聞頻道,店內擺設充滿著香港風情,處處能看到Ricky如何將「鄉愁」兩字透過裝潢設計放進店內。

Ricky說:「台南有八、九十年代的香港相似的氛圍,有很多發展機會,人們也比較熱情。」他描述,台南很像以前的香港,街坊鄰居都互相熟識。 「住在我前後的六戶人家,我都知道他們姓什麼,也認識家庭成員,但在香港住大樓,很難了解隔壁住的是誰。」

Ricky接受BBC中文訪問的前一天,台灣政府剛宣佈將從7月1日正式成立「台港服務交流辦公室」以提供香港人便捷服務與必要照顧。台灣陸委會指出,該辦公室是由政府提供必要經費,為進入台灣、需要協助的香港人、香港跨國企業及國際法人團體提供服務及基本照顧,並吸引香港資金及專業人才,壯大台灣經濟發展。

對此,Ricky認為,台灣政府還能做得更多,感覺沒有到位,其中「協助尋求庇護者在內的在台港人以專案方式向受政治迫害的港人施援」,他覺得似乎目前僅停留在「支持」層面,感覺好像「只是鼓勵你,加油!」這樣而已。

台灣陸委會主委陳明通6月18日曾表示此專案是「援助」,不是「救援」,人要進來台灣,有需要才提供援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國安法通過,市民反應大相逕庭

「沒有做什麼」的一代港人

來自香港的Cozy與台灣妻子經營流動咖啡車,自行車改裝成的咖啡車遊走在桃園中壢市區,車上有面連儂牆,貼著「台灣撐香港」與「香港加油」的便利貼,在熙熙攘攘的鬧區非常顯眼。

留著八字胡、穿著有型的Cozy更像個活招牌,原來以前他在香港擔任時裝雜誌主任,因此從自行車造型到他的穿著品味都十分時髦。2017年,他下定決心與妻子從香港移民至台灣,原因是想換個環境和工作。並說,這是個人選擇與政治無關,卻又強調:「若時空改變,現在才決定移民,就百分百與香港政治情勢有關。」

1989年,Cozy在香港曾參加聲援發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六四」民運的遊行活動,對當年景象至今仍歷歷在目。他回憶說:「很多香港歌手站出來唱歌,歌頌民主,當時在航空公司上班,公司還默許我們去參加遊行,沒想到才短短30年,香港一切都改變了。」

2020年6月4日,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早前申請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舉辦燭光悼念晚會,但當局以疫情為由拒絶。曾經歷港英時代的Cozy,年輕時就熱衷於聲援民主運動,每年6月4日若有空就會參與悼念晚會。他說,這幾年香港讓人感覺變化很多,每個層面都感受到香港的不同,像是法治、言論自由和制度等等,甚至就連文化方面也有很大改變。他描述說:「以前香港人的生活很優雅,對所有事物都很gentleman(紳士),但大陸人把最差的東西都帶來香港,特別是金錢物質觀念。」

去年,香港爆發「反送中」示威遊行,Cozy每天在網絡上緊盯香港新聞,甚至曾經寄口罩至香港聲援抗議學生。他說:「什麼藍絲、黃絲我不管,但看到20幾歲的年輕人跑出去給警察打,對未來沒有希望,要走又不知道去哪去,現在還要坐牢,做長輩,我的心真的很痛,每天都很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Cozy說,他深感無力的,不知道自己能幫這些年輕人做些什麼。「就是因為我們這代的人沒有做什麼,當初太單純相信共產黨,所以我們後輩要去面對那麼困難的情況,我們是有責任的。」

在台灣已經生活近兩年的Cozy被問及是否擔憂未來台灣可能發生與香港類似情況時,他說,對台灣年輕人有信心,「大部分的年輕人對普世價值有要求,不會聽中共的謊言」。他把台灣形容成一塊雞排,「旁邊有個豺狼,這塊雞排不管怎樣他都會吃,他只是騙你說他不想吃」。

Ricky與Cozy兩人都對香港的未來感到悲觀。Ricky認為未來的香港,已不是以前的樣貌,完全是「中共的香港」。「未來還有香港嗎?」Cozy則說:「除非中共倒台,否則香港人這三個字,有天可能成為歷史名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