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不停蹄】舉起飯煲

上期談到獎盃,收到不少讀者回應,有認為最難忘的頒獎禮莫如過去兩年,馬主、練馬師、騎師一眾領奬者,皆要站在馬會指定的位置(台上地下貼了膠紙名牌提示),不可握手、不可接觸獎盃,不可縮短距離,不可脫口罩…,只可乖乖站着拍照,跟以前騎師勝出大賽拿了香檳向觀眾亂噴真是天淵之別。

如果是國際大賽,外地訪港的騎練人員還要站在另一個頒獎台,保持更遠距離,大家隔台祝賀。曾有兩次,包括2022年1月,所有頒獎都取消了,連勝出的馬主「拉頭馬」都沒有了,有些馬主只能用合成照,把自己的相片加入構成「拉頭馬」圖片。

⋯⋯

在疫情嚴峻的非常時期、有非常安排,確實無可厚非,而且馬會安排亦非常細心,以安全為首要。但距離總讓頒獎禮少了一點熱鬧。惟望新年伊始,很快會見到大家可盡情地在頒獎台上慶祝吧。

但亦有馬迷告訴我,他最難忘的一次頒獎禮,是見過得獎馬主興奮萬分,舉起獎座卻忘記同時要拿起底座,振臂一呼時聽到台上突然「噼拍」一聲,底座跌下來,確實有點尷尬,但也無損得獎的喜悅。亦有一次見到獎盃太重,馬主舉不起來,只可用手放在獎盃上拍照。

也有馬迷說,傳統的獎盃大都是採用典雅設計,不過今年的「樂聲盃」,奪盃馬主、練馬師及騎師可獲得贊助商贈送的電飯煲外型獎盃(見圖),看着台上的得獎者拿着飯煲獎盃,非常奇特。這是否表示贏了「有米」?另外,許多贊助商會加送禮品,每年一度的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勝出馬主騎師與練馬師皆獲贈名表一隻;樂聲盃得獎者也獲得贊助商的產品一份、即家品電器;記得以前曾送過電剃鬚刨,但獲獎的未必都是男仕吧。

但對我印象深刻的頒獎禮,還有在2020年的主席賽馬日。當天有多場盃賽,分別以歷屆馬會主席命名,其中第八場千二米的夏佳理錦標,最終由「紅運大師」奪魁。「紅運大師」的馬主是誰?便是夏佳理自己了。但夏佳理當然不會左手頒給自己右手,最後頒獎台上便有夏佳理夫人頒奬給夏佳理先生,記憶中近年沒有由太太頒獎給丈夫的。

朋友聽罷後說:「不知道夏佳理當下跟頒獎嘉賓、即他太太說了什麼。不會只是『多謝』吧?會不會說:『希望明年這裡再見』?」

另一個老友道:「若果是我,第一件事不是說話,而是馬上把獎盃交還給老婆。」

「為什麼?」

「然後才跟她說:『老婆大人,我什麼都上繳給你!』」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馬不停蹄】單人匹馬

香港賽馬每年有八百多項賽事,對馬主而言勝出之餘最重要還是一份肯定與榮譽;要是能贏一項錦標,上一下頒獎台,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錦標賽對贏馬的價值更高。

我看香港錦標賽可簡單分為三類,第一類是香港獨有、紀念或慶祝香港大日子的賽事,像十月一日的國慶盃、七一香港回歸盃或2021年 底舉辦的香港精英運動員盃。第二類是傳統舉辦多年的賽事,如主席錦標、打吡大賽、廣東讓賽盃等,也有一些友好團體冠名賽事如香港會挑戰盃、香港高爾夫球會百週年紀念盃。第三類則是商業機構贊助的賽事,當中有的與第二類重疊,因為有商業機構會選擇贊助具相當歷史的賽事,如每年一度的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莎莎婦女銀袋賽、寶馬香港打吡大賽等,也有贊助商喜歡另辦盃賽,如其士盃、樂聲盃等。

⋯⋯

贏賽事既是成就也是榮譽,奪冠者當然希望保留那座得來不易的獎座。但有些賽事,騎師、練馬師只在頒獎一刻之後觸碰獎盃,獎座由馬會保存,待明年用同一獎座再頒予新一年的冠軍人馬。對這一類代代相傳的精美獎盃,馬會或許該考慮展出讓公眾欣賞。

要數較突出的獎項,許多人或會揀婦女銀袋和那銀幣;但我會選充滿蘇格蘭色彩的聖安度挑戰碟(見圖)。根據傳統,領獎時有蘇格蘭風笛演奏,獎盃還會注滿威士忌,讓得獎人士在獲獎時可呷一口蘇格蘭特產。可惜,今天冠軍騎師已無緣把酒慶祝。

若論最有特別故事、讓人難忘的必是美國會所盃賽。事源在1938年的盃賽,共有33匹賽駒報名參加,但當大馬主余東旋名下的「金馬倫人」也宣佈參賽,因為牠實力太強,其他未報名的皆拒絕參賽,報了名的也紛紛退賽,最後只剩下「金馬倫人」一匹賽駒。結果,騎師只須騎着「金馬倫人」象徵性地踱步過終點便贏了,馬會有鑑於此不接受投注,但獎盃須照頒。

「賽事場面冷清,大家相當沒趣,美國會所盃翌年便停辦。」老友說:「美國會後來也明白大家不參賽並非不給面子,只因對手太強,所以七十年代初再度贊助賽事。此獎盃中間停辦了幾十年,可能是中斷最長的一項錦標賽。」今天美國會盃每年都由當屆會長頒獎,但相信頒獎者、領獎者及許多人未必知道這段歷史。我也是年青時聽老馬迷說才知道。

有朋友認識「金鎗六十」的馬主陳先生,他已擁有多個獎盃。聽這朋友說:「我也認命!我養了二十多年馬,從未拿過一個錦標。我有幾匹馬都降至第五班,那有盃賽可參加!而且我還養過三匹馬從未出賽已要退役!唉,看來我真不能醉心要舉獎盃,只能自舉酒杯一醉!」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馬不停蹄】都是精英

職業運動員雖然講究全面訓練,但我總覺得專注不同項目會練就不同的體能需求及體型,就像推鉛球的運動員,腰臂力特強,身型亦相當「夠份量」。馬拉松跑手腿部有勁外,身體亦較瘦小,長途奔跑不會負擔太多。看身型比例大概可推測其運動選項,但騎師們卻可能是例外。

或許有人會認定騎師必定矮瘦,但也有身裁不矮的,例如韋達、安國倫。騎師們大都身型均稱,因為策騎要運用全身多組肌肉,例如上肢肌肉夠強才能有力推騎、控制韁繩;而策騎時需要一直保持身體俯前的深蹲姿勢,核心肌肉及腰力必須強而有勁,才能讓他們在馬背上高速奔跑時仍能保持平衡,發力策騎。

⋯⋯

所以,職業騎師的體能必可媲美最頂級運動員。不僅要體能好,更要應付造磅要求,飲食以至生活必須有嚴格的紀律,一點也不能馬虎。許多運動也需要選手控制體重,例如拳擊、柔道,甚至賽艇,但要減至騎師那麼「輕磅」至110磅(50公斤)以下,又要全面體能、力度、反應及判斷都要超級的,頗不常見。

環顧世界不同地方,出色的職業騎師都有極佳的體能,即使是女騎師也是巾幗不讓鬚眉。就以近期來港作賽的英國女騎師杜苑欣(Hollie Doyle,見圖)為例,她在2020年成為首位榮膺《星期日泰晤士報》年度最佳女運動員的騎師。杜苑欣早前在港參與浪琴表香港國際賽事,看她身高雖然只得5呎,但平日接受訓練時可以舉起125公斤槓鈴、即體重兩倍有多的重量,而且彈跳力驚人,可以立地一躍跳上至少有3呎高的跳箱上,而且連續多次還可談笑。

中大香港賽馬會運動醫學及健康科學中心曾就職業騎師的體能進行研究,並安排了香港冠軍騎師莫雷拉及一級職業足球員分別嘗試引體上升、靜態肌力測試及立定跳高,以測試他們的上肢肌力、腰力及彈跳力,結果顯示莫雷拉在上肢肌力及腰力方面均勝一籌。所以,在香港若想考入見習騎師學校、他日能晉身成為騎師,首先必先通過八項體能測試,即視力、爆炸力、手眼協調、柔軟度、平衡力、手握力、捲腹及心肺功能測試。聽說測試並無最低要求,但能晉身第二輪面試的,必須在芸芸報考者中體能脫穎而出。沒半點運動底子,根本難以應付挑戰。

即使成功考入學校以至他日成為騎師,仍須不斷鍛鍊。許多騎師不單勤到健身房增強體能,而且還會嘗試瑜伽、打拳等多種不同的運動,讓體能獲得全面提升,成功真的得來不易。

我曾經問過前本地女騎師蔣嘉琦,她每天可以連續做多少次掌上壓;看她外表嬌滴滴,她卻不假思索說:「180次吧!」

「180次!」我說:「噢,那是我整整一年也做不到的啊。」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 3 人、大家站著、馬和戶外的圖像

【馬不停蹄】克林頓對克林頓

一些重要賽馬大日子,主辦單位往往會邀請有關的社會賢達及政府領導出席並擔當頒獎嘉賓,香港如是,外國如美國也一樣。

跟馬會一位高層談起賽馬盛事,他是美國人,以前擔當過美國賽馬界要職。他提到大約十多年前他在紐約貝蒙園(Belmont Park)馬場上的名人頒獎逸事。

⋯⋯

位於紐約皇后區貝蒙園馬場(見圖)有逾百年歷史,每年舉辦的貝蒙錦標(Belmont Stakes)是國際一級賽事,與必利是錦標、肯塔基打吡同列美國三冠大賽,每年吸引大量冠軍人馬及萬千市民參與。2004年,貝蒙園馬場請來了時任的紐約州聯邦參議員希拉莉擔當頒獎嘉賓,其夫克林頓陪同出席。當時,克林頓已卸任總統,希拉莉正在磨拳擦掌,為日後進軍白宮鋪路,當然樂意來賽馬場擔任嘉賓。

馬場內的轉播鏡頭自然覷準他們。當鏡頭放在希拉莉時,觀眾對這位紐約州代表反應未見熱烈;當鏡頭一轉,轉向克林頓,現場所有人卻不斷拍掌喝彩,讓人看到美國人仍然愛戴這位前總統。

主辦單位看在眼裡,為了讓頒獎禮氣氛更熱鬧,遂即時邀請克林頓一同上台。克林頓既是資深政客,又希望為妻子作嫁衣裳,助其聲勢,也就欣然接受邀請。

頒獎禮過後,傳媒趨前訪問這一對前總統先生、夫人。女士先發言,希拉莉說了一堆「很高興出席今天的儀式,看到這麼多人參與盛事很高興」等等討人歡喜的「標準廢話」;然後輪到克林頓說兩句。不過,他並沒有說太多客套話,卻轉而談他已逝世十年的媽媽。

克林頓的媽媽Virginia Kelley可說是賽馬發燒友,打從中學時代開始已迷上賽馬,常常入場觀看賽事,年輕當護士時更特別安排早上當更,讓她下午有空可以入馬場觀賽。她的電話留言信箱是:「若我不在家,很大機會在馬場內。」克林頓未有受母親薰陶而熱愛賽馬,據說他媽媽曾引導他下注,但年輕的他輸了4美元零用後就沒有了動力!

克林頓說,這一天特別讓他想起母親。他說母親是狂熱馬迷,經常入馬場觀看賽事;「可是,若她今天來到這裡,未必會有『斬穫』,因為她從不愛投注熱門馬,只愛挑冷門的馬,以小搏大啊。而今日熱門馬取勝,所以她應該成績不佳。我很懷念她。」

克林頓的小故事,旋即贏了馬迷們的拍掌,而他的說話順理成章成為翌日報章報道的主調,至於當年還在汲汲營營為競逐美國總統做準備的希拉莉,說了什麼卻沒多少人記起、也沒多少人在意。

這個克林頓,真是天才!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 1 人、正在騎馬、站立、馬和戶外的圖像

【馬不停蹄】日本愛馬事

香港人愛到日本旅遊,但逛街、觀光、「血拼」及飲食之餘,有沒有抓緊機會到當地競馬場觀賽,深入體驗日本文化?

日本人愛看運動,亦有許多接受投注的玩意。速度競賽的賽車、競輪、快艇等皆受歡迎。芸芸速度競賽中,賽馬可說最普及,年中有多日賽事,每次吸引萬千人參與,街頭報攤放滿了不同馬報,還有一個專門講馬的電視頻道Green Channel。

⋯⋯

賽馬在日本稱為Keiba(競馬),有百多年歷史。有說1862年由居住橫濱的外國人引入,至於東京都的發祥地,有說最初賽馬地方是在東京九段下、今日靖國神社之前。

今天,日本賽馬極具規模,大都會區的賽事主要由日本中央競馬會(JRA)負責,地方賽事由地方賽馬全國協會(NAR)主理,二者均由農林水產省監督。除了平地賽、障礙賽,在北海道地區還有馬拉橇賽。日本人熱愛賽馬,單是JRA旗下十個馬場,2020便舉行了288天、共3,456場賽事,入場人數每次動輒逾十萬。賽馬亦衍生大量商機,由紀念品至近日熱爆的手機遊戲《賽馬娘》皆有。

年底在中山競馬場舉行的有馬紀念賽(Arima Kinen)被譽為日本其中一項最重要賽事,是馬季結束前的重頭戲。賽事在1956年舉行時原名中山一級賽,但第一天賽事舉行後,想出這大賽點子、時任中央競馬會主席的Yoriyasu Arima先生突然病逝,大會遂以其名字為賽事命名,一直沿用至今。

今年(2021年)有馬紀念賽將於周日(12月26日)舉行。中山競馬場最高可容納17萬觀眾,過往必然座無虛席,現象氣氛熱鬧(見圖)。賽事引入入勝之處,是賽事讓全日本較年長的頂級雄馬及雌馬,與三歲精英馬同場較量比拼。同時,一般民眾可以投票選出賽駒,得票最多的頭十名馬匹可優先出賽,其餘則按其他準則來評選入圍資格。獲投票選出的賽駒最後由練馬師負責把關,按馬匹狀態決定是否參戰。

今年的投票日期由11月中開始至12月5日結束。投票人不單可以揀出心水馬匹,還可抽獎,獎品有電視機、洗衣機、烤麫包機等6千多份。在地鐵站更有多種推廣活動,所以每年11月有馬紀念賽成為日本熱話。

「在澳洲,墨爾本盃舉辦當天是維多利亞州的法定假期,整個時期全城因為盃賽而仿如停擺。」朋友說:「美國育馬者盃、三冠馬王或肯塔基打吡賽亦備受觸目。但論投注額及觀賽人數,有馬紀念賽便創出全球最高投注額紀錄,超出日本每場平均投注額幾十倍!去年這單一場馬投注額達4億1千萬美金、即30多億港元,其他地方難望其項背。」

另一朋友聽完,長嘆一聲:「唉,你說得動聽,但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坐飛機到日本!我已經懷念日本得要死啦!」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馬不停蹄】皇帝不急

有讀者看過這專欄,提出一個問題:除了「勝」(現役馬有46匹)、「金」(現役馬有35匹)、「馬」(現役馬有26匹)、「贏」(現役馬有7匹)等等熱門字外,一直以來還有那幾個字是常見於馬名?我想這問題可能馬會也未必能提供一個準確的官方答案,但相信「神」字(包括「神舟」、「精神」、「神州」、「神駒」等所有神字),應該是常見的名字。

目前,名字中夾着一個「神」字、仍然服役的馬匹,有接近五十匹;如「神之水滴」、「神朗金剛」、「當家精神」等等。當中,不少馬主愛喚其馬匹為「神駒」,單看目前仍服役的「神駒」便有14匹了,如「勇戰神駒」、「勇猛神駒」、「超霸神駒」等。

⋯⋯

名字有「神」,是否如有神助?許多也真表現神勇,但看打吡大賽紀錄,近四十年未見有一匹打吡冠軍名字有一個「神」字,且看未來會否有突破。但另一個馬名常見的「心」字卻時有表現,2020至21年馬季打吡大賽冠軍賽駒便名為「達心星」;三十多年前、1986至87年馬季,由告東尼策騎的「新兩心知」亦奪得香港打吡榮銜。由「心」可以引申有許多詞彙,「開心」便是馬主替賽駒改名常用之詞。

要雄霸賽道,很多人會選擇讓賽駒稱「王」。而以「王」為名、勝出打吡的賽駒有一匹,那便是2013年的「事事為王」了。現役馬匹中被封為「王」的約有十多匹,例如「將王」、「獎金大王」或「旺蝦王」、「當家猴王」、「大籐王」等等,縱觀不同名字,有的與賽馬相關,有的卻看來與賽馬毫無關係,似乎馬主愛馬之餘也另有所好。而有「王」之外當然也有「王子」,如現役的「燈胆王子」、「信威王子」等。但「公主」則一直以來甚為少見。

也有馬主用「皇」字為馬匹命名,氣勢無敵,但亦想不起過去數十年打吡冠軍馬匹名字有此字。

我見有馬主以「皇帝」命名,有的表現不俗。其中有馬匹名為「皇帝出巡」、「皇帝駕到」等,許多馬迷都喜歡這名字,因皇帝所到之處,其他人等紛紛退避三舍,無人敢擋。可惜這兩匹賽駒在綠茵場上成績一般,後者跑至退役也沒有贏過一次。

一天,和朋友聊天,有高人說:「皇帝駕到,雖然排場十足,但皇帝必有將、相、士、卒為他打頭陣作先鋒。所以,皇帝應該不會第一位急急衝到,只會慢慢君臨天下!」

朋友一聽,反應很快:「吓,廣東俗語有云『皇帝不急太監急』,那豈不是我的馬應叫…」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 3 人、馬和戶外的圖像

【馬不停蹄】一本正經

在香港,那類報紙比較鼎盛? 2021年底香港有十多份本地日報,但只在賽馬日前出版的「馬經」報章也有十多份,數目竟可媲美日報。這些馬經專刋並不便宜,大概要港幣十元一份,價錢足夠買一份幾十版的日報了。而各大日報亦在賽馬日加強馬經版,連帶報章銷路亦顯著上升,據聞在賽馬日銷量過萬份,遠較平日好。這可說是香港的特色,也可想像賽馬相關從業人數遠不止馬會直接僱用的員工人數。

馬經通常又稱為「馬簿」,除了提供「貼士」,還載列參賽馬匹資料及最新賽況,當然大家不會稱馬經為「馬書」,原因不說自明。

⋯⋯

若要追溯第一份專業馬經,可能是70多年前面世的《老吉》馬經(見圖)了。《老吉》是由沈吉誠創辦,他在戰前從事電影工業,淪陷時電影停頓,遂改從事糧油米業生意,同時兼在《香港日報》撰寫馬經。香港重光後,他在報章出任馬經版主筆,並自資出版《老吉》馬經,專職從事賽馬評論工作。

五十年代的《老吉》馬經,售價港幣一元。在當年一頓飯只需幾毛錢的年代,索價甚高。但亦有人因為其資料詳盡、分析精闢及貼士準確,會買一份來參考。隨着賽馬越來越普及,馬經競爭越來越多,一般馬經售價只需一毫子,平民化售價讓一般人也能負擔,亦間接讓賽馬更趨蓬勃。

七十年代賽馬轉為職業化後,賽事數目增加,七、八十年代可說是馬經的黃金時期,市場上有超過三十份馬經,連帶許多主流報章當年也開設馬經版,吸引讀者。那時香港雖然也受經濟波動拖累,但馬經銷路看來未受影響,出名的馬評人還可能替多份馬經撰文,以饗馬迷。

今天雖已是網絡世代,電視電台、網上、Youtube等有免費及收費的馬評及貼士提供,但仍有十多份專業馬報,另綜合報章也有馬經版,可惜英文馬經數目減少。寫馬經的人員,工作非常認真專業,資料庫詳實,而今天版面大都彩色印刷,可觀精美。

「在數碼化年代,馬經提供了馬圈資訊、統計數字、分析和意見,許多人仍熱衷研究馬經。但也有馬迷只愛『貼士』,像買股票只要『冧把』。」老友說:「報攤有一些所謂『信封貼士』。索價數十元,不知有沒有市場。這表示有許多人不會思考分析,只是到處找『貼士』,盲目投注。賽馬輸它幾十幾百元沒所謂,但若是用同樣心態玩股票,可能後悔一生。」

不過,也有極端的例子。我有次同一位前政府高層同枱看賽馬,他出名對賽馬非常有研究,而且還是資深馬會會員。席間,他朋友給他一份「秘密貼士」,他微微一笑說:「多謝你,不用了。我有我自己的方法去輸錢的!」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顯示的文字是「 STANDARD TRANSISTORRADIO TRANSISTOR RADIO 原子粒收音機 æ 標準牌 可享受眞正 有 HiFi 音樂 8 都 をま 臺 夜 T) $1 LO KUT'S COMMENTS OF ROYAL H.K.J.C. HORSES (1961) 」的圖像

【酸+辣=暖】酸辣湯食譜看似複雜,其實一樣可以輕鬆自家製;配搭麵條或餃子,熱湯的祝福,開胃又暖身。

新一期《駿步人生》網上足本閱讀|https://bit.ly/316RZCM

#HKJC #charity #駿步人生 #stridingon #吾家廚房 #馬會跑馬地新會所三甲 #賽馬會愛動樂青年發展計劃

可能是食物的圖像

【朗尼和C朗的異同】神童可以一世鶴立雞群嗎?資深傳媒人香樹輝以足球巨星朗尼和C朗為例,拆解潛能持續「大爆發」的秘訣。

新一期《駿步人生》網上足本閱讀|https://bit.ly/316RZCM

#HKJC #駿步人生 #stridingon #駿人駿語 #香樹輝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賽馬會愛動樂青年發展計劃

可能是 1 人和眼鏡的圖像

【雨恩飛鏢】不再是歌手的梁雨恩近年轉戰飛鏢界闖出名堂。貴為當今世界級「鏢后」,她不吝分享轉跑道後擊中目標的竅門。

新一期《駿步人生》網上足本閱讀|https://bit.ly/316RZCM

#HKJC #charity #駿步人生 #stridingon #奮駿路 #賽馬會愛動樂青年發展計劃

【馬不停蹄】化負為正

有朋友問:「奧運會裡不同的賽跑運動,沒多少爆冷賽果;最強的選手即使未有奪冠,也很大機會得到亞軍、季軍。但為什麼賽馬運動時有爆冷?」

結果不同,原因錯綜複雜,有說是因為賽馬沒有既定賽道,互動因素會影響賽果;再者,馬的生理、心理及狀態亦未必如人類那麼明顯。而且騎師和馬匹的配合和比賽中的變數亦未必可以完全預知。但其中一個最重要的因素,必定是負磅安排。

⋯⋯

現時,香港大部份賽事都是讓磅賽,讓實力較強的參賽馬匹負載多些重量、多點負擔。讓磅賽的英文名稱是Handicap。賽事節目表裡每場讓磅賽事都有馬匹的負磅及評分。馬匹的負磅多少,跟評分掛鈎,評分越高、負磅越重,高一分負磅也多一磅,隨着出賽表現,馬匹評分有加有減,結果亦影響往後的負磅磅數。

馬匹負磅磅數是包括騎師體重和馬鞍的磅數重量。若騎師體重較輕未及負磅要求,便需要在馬鞍內加入鉛塊增加總重量。現時,香港賽駒最少須負磅113磅,最多則為133磅,兩者間相差20磅;雖然賽駒一般有逾千磅重,但試想想比對手多拿20磅重量疾跑,多少也影響馬匹的表現。而騎師們保持輕磅,自然有更多策騎機會。

驟眼看來,讓磅賽是針對評分高的賽駒,但重點其實是要拉近馬匹取勝機會,否則賽事只怕成為個別馬匹的表演賽,實力較弱的馬匹淪為陪跑,比賽會變得索然無味。

究竟負磅安排對賽果影響有多少?有統計顯示馬匹每負磅多一點,跑速便有稍微差距。 亦有理論說到「生磅」、「死磅」。「死磅」指馬鞍及鉛片,「生磅」是騎師本身體重。這說法認為「生磅」比較有利,因為一個體重較重的騎師不需要額外加鉛片,所以在策騎時整個重心及壓力點可以移動,使馬匹更易借力。再者,「死磅」是放在馬鞍內的,馬匹一配鞍已經背負「死磅」,比賽前在亮相圈走上二十分鐘,應該已消耗一些體力。

這說法是對是錯,眾說紛紜,未知孰是,但不爭的是對賽事有非常大影響的必定是評磅員無疑。為了公平,這團隊也有相當的規條及指引,以確保賽事公正。看每次多匹賽駒同時衝線,足可證明評磅高明,增加了爭勝的刺激性。

「多得Handicap讓磅的安排,令香港賽事競爭更難分難解,才時有爆冷。」老友說:「這我可明白。我打高爾夫球也有Handicap呀。」

「唉!你的Handicap負累只是小巫而已。」另一朋友說:「我的可大得多。但那並不在馬場也不在高爾夫球場,而是在我的家裡啊。」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 2 人和馬的圖像

【天生我才】見識過特殊奧運會健兒的爆炸力,唔到你唔服。天生我才必有用,特殊學校的運動健將是如何練成的?

新一期《駿步人生》網上足本閱讀|https://bit.ly/316RZCM

#HKJC #charity #駿步人生 #stridingon #賽馬會運動無界限青少年展翅高飛計劃 #城市話題 #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

可能是 2 人、大家站著和室內的圖像

【一張乒乓波枱有多重?】

一張乒乓波枱,盛載她們仨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東奧銅牌港隊乒乓三寶李皓晴、杜凱琹、蘇慧音,掌聲過後,如何應對前路?

新一期《駿步人生》網上足本閱讀|https://bit.ly/316RZCM

⋯⋯ 查看更多

【馬不停蹄】請勿亂用

近日無意中看舊物拍賣網站,居然見到有馬迷在網上出售舊的投注彩票、即俗稱「馬飛」,數張七十年代的「馬飛」叫價二百多元。原來「馬飛」不單可用作留念,還可以出售圖利,倘若真有買家,那便是縱使輸了,五十年後仍有機會回本?

不過,香港人一般都不會保留舊「馬飛」,今天「馬飛」也越來越少。一直以來,香港賽馬會積極拓展數碼科技,方便市民。早在1988年,當電腦還未算普及之時,馬會已推出「投注寶」,讓顧客拿着一部仿如今天手提電話的掌上工具,透過固網電話網絡下注,隨後不斷推陳出新,發展至無線版本。有老友由第一代開始便一直使用「投注寶」,直至最後的第八代進階版退役後仍好好收藏在家裡。但隨着互聯網及流動電話日趨普及,再加上受軟件的限制及部份零件停產多年,「投注寶」於2016年才正式功成身退。

⋯⋯

現時,賽馬大約有九成的投注是來自網上及流動平台與電話投注。馬會上季更推出「電子錢包」服務,讓一直使用馬會投注流動應用程式的市民,也可以增附這功能,若身在馬場或投注站,只須一掃二維碼便可以投注。而馬迷投注後,電子錢包內有一張仿如紙張「馬飛」般的電子彩票影像,以作紀錄。

馬會去年亦推出「轉數快」服務,連接共18間銀行,方便馬迷可以從銀行轉賬至投注戶口,至少有超過84萬人登記使用,讓馬會在短期內成為全港最大的「轉數快」商戶。可見,香港不少人已樂於運用數碼科技。

電子投注的好處,不單快捷方便,而且亦有助打擊洗黑錢及貪污罪行。很多年前,有人曾以高價購入中獎「馬飛」,藉此清洗黑錢;這些非法行為雖然最終被識破,但透過電子帳戶投注則可杜絕此等行徑。

但無論如何,傳統的「馬飛」仍有魅力,若我身在馬場定會用現金買一張「馬飛」,寄望贏了可以領取現金,拿着幾張鈔票在手,感覺更實在,更高興,而並非單看着戶口內的數字變動。

有些人喜歡「馬飛」或「六合彩飛」來視為送禮或玩意,但我認為下注既是個人心頭好,別來這一套。可惜,有朋友不聽勸告。他太太9月5日生日,撞正馬季開鑼大日子,他入了馬場觀賽,不能陪伴太太,內心有愧;遂用其生日日子,以五百元買了第9場第5號賽駒,把「馬飛」送給太太留念,以為可以博妻一粲。結果?投注固然未有斬穫,生日禮物變廢紙,而他當天的下場更是「慘不堪言」。太太生日差點變成他的末日,而且多年後太太還不斷提醒他這件事!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馬不停蹄】有票未為輸

今天大多數人透過手機或電腦等不同數碼系統來投注賽馬,但仍有人喜歡用現金換一張紙張的投注彩票、即俗稱「馬飛」。一來感覺實實在在,贏了可以拿去領取獎金,現金在手感覺良好,輸了也可以把它撕個稀巴爛,一洩心頭之憤。

隨着馬會近年積極推行數碼投注服務,順應潮流。現時,賽馬已有近九成的投注額來自網上及流動平台與電話投注。不過,紙本「馬飛」仍然有市場,既是習慣也是喜好。

⋯⋯

今天,「馬飛」是一張細細的粉紅紙,印上選擇的投注方式、場數、馬匹號碼及每注投注金額。隨着技術發展,「馬飛」不斷演變,以前是附有感應磁帶,今天則改為附有條碼,方便快速讀取投注資料。「馬飛」的面積也越來越小,既環保又可省回一點紙張成本。

不論科技如何先進,「馬飛」可能仍有其不可取代的地位,有人更會收藏舊「馬飛」以作留念。但即使沒有收集的愛好,也不要輕易把「馬飛」撕掉。因為賽馬緊張刺激之際,結果更是難料;有時,一些賽駒縱使贏了賽事,卻可能遭投訴或因犯規而被取消參賽資格,在其後位置的賽駒便有機會順位頂上,由輸變贏。有時,因為種種原因,馬匹在賽後被馬會以公平為由當未有出賽而退款,亦不足為奇。

倘若馬迷一時氣憤,以為輸掉了即時撕爛彩票,料不到賽果峰迴路轉,會後悔莫及。我曾親眼目賭過有馬迷要蹲在地上,尋找丟了的票,狼狽萬分。也有馬迷在賽事取消後在垃圾桶或地下搜尋丟棄的「馬飛」,他們要找的並非自己而是其他馬迷丟下的「馬飛」,希望可以檢回一、兩張拿去拿錢,執個小橫財。

不過,不把「馬飛」即時丟棄,要保留下來也要小心安放,免得討價還價後拿錢出來時不幸抽出「馬飛」,給對方微微一笑說:「難怪要省點錢啊!」尷尬非常。也曾在醫務所裡見過有馬迷繳付醫藥費時,從錢包抽出鈔票,卻連「馬飛」也抽了出來,跌在地上,狼狽萬分。

有老友聽罷卻道:「這算是什麼啊。」他說,一直以來習慣把「馬飛」收好在錢包內,回家再看一次才會丟棄。一天,跑完馬後到馬場對出的教堂出席彌撒,「奉獻時刻來到,教友把奉獻籃遞過來,我不以為然,從錢包抽出紙幣,卻沒料到連『馬飛』也一拼抽了出來跌入奉獻籃內。這時,我想伸手入籃內取回又顯得突兀,想裝作無事放下手卻又偏給旁邊的信徒們瞪眼看着,一時間,手在半空中凝住了,不上不下,那教友也不知如何收回奉獻籃;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馬不停蹄】白駒過隙

如上周所言,香港賽馬其一重要歷史轉捩點,該是五十年前(1971年) 議決轉為職業化的那一天。這決定跟香港首次有紀錄賽事舉行的日期剛好是125年,從這一天開始香港賽馬也經歷翻天覆地的轉變。

第一大轉變是參賽者不能再以業餘性質參與。在業餘年代不少騎師同時兼職其他事務,如保險經理、小學校長等,當年業餘騎師還容許擁有馬匹;但隨着賽事轉為職業化,騎師已不能擁有馬匹,免得利益衝突。而騎師的體重要求亦更嚴格,由原來馬匹最重負磅154磅逐步減至今天的133磅。真不能想像當年的馬匹可以負那麼重磅 。

⋯⋯

在業餘年代雖有不少外籍騎師,但為了再提高水平,馬會特別從英國、澳洲等地邀請了高水準的騎師及練馬師來港。首批外來騎師有來自澳洲的蘭尼、甘保頓,後來加入了來自英國的伊諾、易仕及曾在印度策騎的吉能,之後更多高手來港。

馬會翌年開設見習騎師訓練班,訓練本地騎師,同時也讓業餘騎師可轉型。首屆有400人報名,精挑細選後,最終成功畢業的有告東尼、羅國洲及姚本輝等人(見圖)。

轉為職業化後,馬會對賽事監管更嚴格。除了加強競賽規例,亦委派由董事、遴選會員及受薪董事等組成的競賽董事小組負責監察並處理違規事宜。賽事規例及其他監管也逐步加強。馬會亦提升配套設備,包括在賽道四周加設錄影系統,讓監察小組在每場賽事之後即可重溫賽事,確保裁決準確無誤。

七十年代可說是香港賽馬發展「大躍進」,賽事水準提高,市民還可透過電視直播欣賞賽事,馬會在地區開設多個場外投注處,讓馬迷毋須擠進馬場也可以參與賽事。

馬會亦增設許多大型盛事,提高市民對賽馬的興趣。七十年代初已舉辦國際騎師邀請賽,廣邀世界級高手來作賽,但出賽馬匹只是本地的賽駒,而且還要抽籤分配。若我沒記錯的話,第一屆邀請賽勝出的是鄭棣池騎的雌馬「雪山」。第二屆則由連利策騎的「明月」報捷;那一年,法國名騎師洗馬田夥拍「笑哈哈」跑獲季軍,他的兒子洗毅力後來亦在香港當過騎師。

「還有快活谷馬場增設照明系統,以便舉行夜間賽事。我記得第一場夜馬在1973年10月17日舉行。嘩,當晚排隊進場的人龍長達一公里,那情景至今仍記憶猶新。」老友懷緬過去說。「1978年沙田馬場啟用同樣吸引來大批市民進場,認真難忘。」

我說:「唉,想起來,我第一次迫入馬場是跑馬地馬場的公眾席。那時我還是剛入大學的慒懂小子,求學之餘不忘研究賽馬!眨眼間已經五十年!時間真如白駒過隙啊。」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 7 人和大家站著的圖像

【馬不停蹄】職業化五十年

馬會近年不斷推陳出新,今年新猷更是極多。大策略上有2021年5月跟廣州市政府簽訂協議決定數年後在從化馬場舉辦賽馬,奠下重要的里程碑;今年的慈善捐獻、稅款、投注額同創新高,設施提升至新形象的場外投注處也廣為人知。但今年還有一個非常值得紀念的日子,卻未有多少人提起、馬會也未見談及,那便是香港賽馬職業化五十周年。

今天香港賽馬活動,由賽事安排、監管到騎練水平早已達到國際頂級水準;相對而言,五十多年前的安排比較簡單。當年只有快活谷馬場提供星期六的日間賽事,倘若馬場門外掛上紅旗、代表全場爆滿,馬迷只好收聽收音機旁述,了解賽況。

⋯⋯

我記得在業餘年代,騎師的背景可說五花八門,既有外國人、有駐港英籍軍人兼任騎師,也有本身是馬主或馬會會員、在社會上有一定地位的 ,因着對賽馬有濃厚興趣而兼任騎師,後兩者當年被稱為「馬主騎師」或「紳士騎師」,是上流社會的一時風尚。記憶中,當年擁有多匹賽駒的報章創辦人何文法,其子何國英便是業餘騎師。那時還有一位綽號「飛機陳」的騎師陳毓麟,皆因他曾任戰鬥機機師而得此外號。他從騎師退下馬背後再轉為練馬師,可說是馬壇傳奇人物。

不過,那時有不少騎師,雖然稱為「業餘」,但卻以策騎賽駒為主要工作。他們有的廣為人識,我記得六十年代從澳洲來港的梅道登曾奪得冠軍騎師榮銜,後來更因為娶了香港名歌星蓓蕾而成為城中一時佳話,婚禮在跑馬地的聖瑪加烈教堂舉行。當年還有幾位非華籍騎師,包括衛林士及告魯士等,後者就是告達理、告東尼的父親。

與梅道登同期的騎師有日本出生的郭子猷,能說得一口流利日語,他在日治時期開始在香港策騎,可是在業餘年代他只被視為業餘騎師,但正因如此,他同時亦以演員、保險經紀及承建商為業,其人故事很多。

到了六十年代尾鄭棣池出道,由紅牌生一路跑至黑牌大師傅,然後再成為冠軍騎師,橫跨業餘與職業賽兩個時代。許多當年的騎師,老馬迷肯定還記得。

老友說:「記憶中,當年有的騎師也身兼不同職業,像贏過打吡賽的邱達禧正職是小學校長,當年他晨操完後便返學教書,真厲害。也有騎師身兼汽車公司經理、或者在銀行擔任職務。」

當年的故事可多啦,我希望可以慢慢道來。五十多年前的賽馬與今日真的沒法比較,但不變的必定是馬會不斷求進步及保持高度誠信的信念,否則今日也無法達致世界一流水平。我們超過半個世紀仍然興緻甚高,可能也因為賽馬愈來愈精彩!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1971年香港賽馬職業化。

【馬不停蹄】金睛火眼

看馬會的賽事場刋,會見到有「評判」這一職位,朋友便問這是什麼樣的工作?

馬場評判基本上不是看犯不犯規,而是看先後次序。幾十年前在沒有電眼、相機這些先進器材的年代,賽果真的要靠肉眼來分辨次序。

⋯⋯

在賽馬場上,馬匹時速高達70公里;如此快速下,若多匹賽駒叮噹馬頭、非常接近,要分辨哪一匹先過終點,實在是相當困難。所以,當年的評判不能只得一個人,而是需要多雙眼睛緊盯每場賽事的結果。而他們不單要看誰跑出成為第一名,還要看緊跟隨其後的是那些馬匹,因為這都與獎金攸關,需要由他們來判斷。由於當年是由肉眼來作裁決,所以時有爭議。

隨着馬會引入終點攝影等世界一級先進儀器,今天要分辨誰勝誰負,相對容易多了。

跟傳統攝影相機拍攝的影像不同,終點攝影機設於終點正對面,視野聚焦終點線;而馬會儀器每秒可以拍下1600個影像,透過高速連環拍攝,影下馬匹衝刺影像。

馬會最後會把所有馬匹衝過終點一刻排列在同一張相片上,所以有時我們看賽馬終點相片會見到「走樣」情況,這其實跟我們看奧運會衝線相片的道理一樣;相片既可以讓大家看到馬匹衝過終點的次序,同時從馬匹的距離可以計算勝負差距。

馬會還會在終點線上加上反鏡,讓終點相片有正、反影像(見圖),讓人容易分辨衝線的先後。所以,今天做評判,工作已較幾十年前容易得多,但馬會仍保留「評判」這一個傳統。

但在新科技下,也有一定的規矩須跟從;例如一幅照片只能放大200倍,若果200倍影像還未能讓評判分出勝負,那就不再定先後,「平頭」以和為貴。

香港賽馬競爭激烈,很多時候會見到平頭賽果。上一季舉辦了800多場賽事,便有17場有平頭賽果,當中4場是平頭冠軍。還試過在去年12月9日同一天裡出現三場平頭賽果,情況可說世界上罕見。

「賽馬場上短兵相接情況時常出現,若說有人為因素可以營造如此緊湊的賽果,相信誰也不會相信。」

詳細解釋完後,我以為說得很清楚,朋友也該滿意他手上剛買了的一張平頭第一名獨贏票。可是,他聽完後仍然悶悶不樂,看着我說:「沒錯,方法你解釋得很清楚。但是,這兩匹平頭馬中一匹是大熱門,而我買了另一匹很高賠率的大冷門,我應該可以中很多錢,卻因為平頭賽果而派彩被瓜分了。我無緣無故地丢了一半獎金!」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未提供相片說明。

【馬不停蹄】台下十年功

上周與朋友入馬場觀看賽事,他翻着賽事節目表,赫然見到騎師獎金,大聲說:「嘩!原來榜首騎師可以賺這麼多錢?他們是不是賺錢最多的運動員!一場比賽只有短短一、兩分鐘,以收入與比賽時間計算,豈不更是世界每分鐘收入最高的運動?!早知如此,我應該早早學騎馬了。」

「其實騎師賺的錢不一定很多,正如網球員也並非人人都是費達拿、拿度啊。」我說。騎師沒有基本工資,每次出賽大概只獲得約一千三百元的策騎費;他們主要收入是靠在賽馬場上取勝,贏取獎金;倘若落敗便只能收取那千多元的策騎費,收入非常有限。

⋯⋯

香港賽事數目有限,若騎師每次跑不出成績,相信沒多少練馬師或馬主願意請他來策騎;最終,這些騎師出場次數更少,策騎費更低,收入當然不理想。

現時馬會規例說明,每場頭馬贏取的獎金有百分之十是歸騎師所有;若騎師跑入位置,即第二至第五名,那只可以佔指定獎金的百分之五。而大型賽事獎金較一般賽事豐厚,贏得大賽的騎師分紅的金額亦水漲船高,難怪騎師們都希望可以參與大賽。

香港賽馬會絕不鼓勵馬主給賞金予騎師、練馬師或馬房人員,更嚴禁騎師索取賞金。所以,馬會指定的賽事獎金,便是騎師取勝的動力。

跟所有運動一樣,騎師收入並不平均;出色的騎手收入遠高於其他排名較低的騎師,有時甚至可說完全不合比例。倘若並非排名最高的那幾位運動員,收入便只有靠着一些普通賽事獎金和出場費用了。

現時,香港賽馬獎金水平,相對於世界其他地方算是非常高,但香港一星期只得兩天賽馬,每次賽事只得八至十場,參賽機會有限。跟外國不同城市會舉行賽事,讓騎師可以穿梭不同地方、有更多參賽機會,而且有些地方有大馬主有專用騎師制度,收入有保障,情況很不一樣。

何況,千萬別以為騎師的工作就只是在賽道上騎着馬跑兩個圈便是,背後工夫可多,既要不停操練體魄,又要嚴守紀律以達到體重要求,不斷提高技術方可達到職業水平。再者每天大清早又要操練馬匹,更要研究每場比賽以瞭解同場的馬匹及對手,知己知彼,制訂爭勝策略。他們付出的心力汗水不足為外人道。

「即使冠軍騎師看似收入盤滿砵滿,但他們都必先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從最低做起,並非單靠天份,一蹴而就。」我說:「正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啊。你連每天早起早睡、絕不大吃大喝這基本自律都做不了,做騎師可能做不到一天就挨不下去!」

撰文:馬識途

查看更多
可能是一人或多人、大家站著、大家坐著、馬和戶外的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