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實施後,示威者的抗議與掙扎

香港示威

香港示威在周日(9月6日)重燃,數以千計民眾響應網民號召在九龍區油尖旺一帶聚集,要求重啟立法會選舉。示威活動再度演變成警民衝突,有示威者堵路和向警員投擲物品,警方發射胡椒槍還擊,289人涉嫌襲警和非法集結等不同罪名被捕,亦有多人被指違反疫情下實施不准兩人以上聚集的「限聚令」而被票控。

在「限聚令」和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市民參與示威的風險增加,但在中國和香港政府加強打擊反對聲音之際,市民的不滿沒有減退跡象,香港社會仍然充滿不確定性。

示威者批評港府拒絶聽取民意,並利用疫情、香港《國安法》等削弱他們的言論和集會自由。

香港政府發言人強烈譴責示威者的「違法和自私的行為」,重申香港《國安法》是「合憲、合法、合情、合理」,押後選舉是因為疫情嚴峻,符合公眾利益。

示威者的心聲

20來歲的梁小姐周日亦有參與示威,自稱「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她對BBC中文表示,這次最大的訴求是希望重啟立法會選舉。

示威者在周日聚集是因為這天原本是香港立法會舉選日,但港府早前以疫情為由宣佈推遲選舉一年。

梁小姐認為,政府把部分票站改成全民檢測的場地,同樣聚集人群,反映政府當初的決定是有政治考慮。

「押後(選舉)幾個禮拜不行嗎?為什麼要押後一整年呢?現在疫情都緩和了,我覺得政府只想打擊民主派的氣勢,他們很擔心35+(民主派在立法會議席過半的目標),同時,也不希望市民以選票表態,否則又會被人說成二、三百萬人對政府說不。」

梁小姐稱,這次示威來得有點突然,她個人並非從網上得知示威訊息,而是香港警方在事前大力呼籲市民不要前往旺角,讓她意識到「手足要出來了」。

「其實我也擔心被抓,所以刻意不穿黑衣,口罩也選了一個藍色的,也沒有帶什麼標語等等,只是希望如果人多的時候,可以一起喊喊口號,我覺得目前做到這一點,也是需要勇氣,但已經足夠。」

不過在旺角不久,她便和其他人一起被警方截查,警員說他們違反限聚令提出票控,要被罰款2000港元,她還在考慮自己究竟是付款認罰,還是抗辯。

「當時我很生氣,因為什麼都沒開始做,只是在街上四處張望,周圍的人喊口號就把我扯進去,」她說,「當然我也害怕,但慶幸只是被票控,不是涉違反《國安法》和非法集結, 2000元成為示威入場券,他們想嚇走更多人。」

打壓力度增加,民怨未解

香港示威者一直以來提出「五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取消把去年6月12日警民衝突定義為「暴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民衝突(或部分人希望解散警隊)、釋放被捕人士、重啟政改,但除了撤回條例外,香港政府一直沒有回應其他訴求。

去年年底開始,警方以示威可能轉趨暴力為由,拒絶所有反對派提出的遊行集會申請;疫情爆發後,就以疫情為由禁止集會,「香港民間人權陣線」等主要發起團體也無法舉行一場合法和平遊行。疫情期間,在一些特定日子例如主權移交紀念日,仍然有示威和衝突。

周日這次示威的特別之處,是示威者在「五大訴求」上增加了更多訴求,包括恢復立法會選舉、反對香港《國安法》、反對香港政府計劃推出「健康碼」、以及釋放12名涉嫌潛逃台灣不成功而被中國大陸執法機關拘捕的香港人。

香港政府希望推出「健康碼」,方便市民來往香港、澳門及廣東一帶。雖然港府多次澄清該系統沒有任何追蹤功能以及符合私隱法例,但由於香港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度低迷,有不少人指控「健康碼」的私隱保障可能存在問題。

香港民間集會團隊召集人劉頴匡對BBC中文表示,這次集會和過往一樣,由網民自發,相信參加者是希望趁9月6日原定立法會選舉日表態,參與人數與他估計的數字接近。雖然此次示威者有更多訴求,但核心的「五大訴求」並沒有改變,也知道不是單憑一天示威便能達到目的。

香港近期的示威已沒有以前般激烈。劉頴匡認為,勇武派示威者本身人數亦不多,有很多人的自身情況已很危險,有人官非纏身、有人流亡海外,但更重要的一點是,現在沒有原因要把示威行動升級,他認為這天的作用,是重新聚集市民上街表達不滿。他形容說,短期之內,都會是「和理非」的回合,但亦要視乎疫情何時結束,民主派才能有動員能力。

根據路透社早前公布的調查,六成人反對香港《國安法》,七成人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分析認為,香港示威已持續多時,港府會在短期內正面回應示威者的訴求機會不大。

劉頴匡認為,香港《國安法》的實施達到了一定的震懾效果,示威者們「好像做什麼都有借口被人抓」,可能會嚇走一些人,但仍然有一班人正努力摸索新的方法去表達意見,「不會刻意衝出來叫個別口號讓警察有借口以《國安法》拘捕他們」。

在示威現場,抗議者仍會高喊「港獨」或「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但有關的標語,就明顯比以往少很多。因為過去警方也試過在截查期間發現有關物品,並以涉嫌干犯《國安法》而拘捕相關人士。

劉頴匡亦提到,警方在應對示威的部署上亦變得「聰明」,遊行未開始,當局已在旺角周邊大規模封路,令市民前往該區都有困難,亦難以把在該區逗留的人聚集在同一處地點,相信日後市民上街抗議越來越難。

這天的示威最後亦變成警民衝突,有示威者堵路和向警員投擲物品,包括雨傘、水瓶及硬物,警方發射胡椒槍還擊。香港警方對暴力行為予以譴責,形容"暴徒的暴力行為令人厭倦"。

香港政府發言人強烈譴責示威者的「違法和自私的行為」,重申香港《國安法》是「合憲、合法、合情、合理」,認為《國安法》生效後這兩個多月,「香港社會回復了穩定,市民不再生活在惶恐之中」。

港府發言人重申,政府宣佈押後選舉是因為疫情嚴峻,擔心疫情在冬季再度爆發,加上這樣做是「為了保障公共安全和市民健康,並確保選舉在公開、公平情況下進行」,「加上立法會有重要的實質職能及年度處理事務週期,選舉亦需數以月計時間籌備及進行選民登記工作,把選舉押後一年是合理和符合公眾利益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