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人專欄] 【長篇】回歸 8 - efay1999的創作 - 巴哈姆特

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長篇】回歸 8

作者:路奎│2020-03-17 14:18:15│贊助:112│人氣:89


        「好的,讓我統整一下,」麥格舉起手,他的手上面有著黑色的紋身,我不知道那是什麼語言,在對方剛剛很不耐煩的告訴我說是「他媽的拉丁文」後,我已經對這個刺青所代表的含義失去興趣。

        總之,麥格——剛剛那個,突如其來,八成沒有和旅館老闆報備的西裝男人決定闖進來,目前正正經八百的坐在我們房間的沙發上,看起來像要舉行一場報告。

        「先從最小的開始。」麥格皺起眉頭,接著將隨身碟從他的外頭裡掏出來,我和K以及賽亞三個人緊挨在一起,而麥格將隨身碟插進了他的手錶上,緊接著,我只有在電視上看過的全像投影立刻在手錶上出現。

        「幹!」我發出讚嘆。

        「你這個沒水準的野人。」麥格立刻說,他舉著手錶,一邊面目猙獰:「鮑爾先生肯定是瞎了眼,算了,我們回歸正題,路易士小姐,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被指名到的賽亞戰慄了一下,她有些不安的看了看我,接著又看向了K。我實在不知道要給她什麼樣的眼神,因為我自己也暈頭轉向,但那股缺失感卻似乎……似乎在慢慢被填滿。

        我覺得興奮又緊張,五臟六腑縮在一團。

        麥格皺了皺眉,他看著全息投影上的資料又接著說:「如果沒錯的話,我們公關部門已經處理完對您母親的賠償費用。也有一份相關報告書不是嗎?」

        我愣了愣,麥格的表情很認真,而話中似乎有著某些意涵,我知道不只是我,K和賽亞也都感受到了。

        我看著賽亞吞了口口水,她皺起眉頭,那頭金色的亂髮被清晨的陽光照得閃閃發亮:「我不需要那些東西,我媽媽……我母親是為了什麼而死,她又為何需要死——這才是我想知道的。」

        「所以,妳想要加入基金會嗎?」麥格拋出一個問題。

        這讓賽亞整個人都僵住了,我總覺得似乎在哪看過這樣的畫面。賽亞縮起肩膀和下巴,整個人像是被憤怒包裹,她皺起眉頭大喊:「才不想要!」

        「這樣啊,那等我處理完其他事會幫妳消除記憶,一切都會好轉的。請等等喔。」麥格理解的點點頭,接著略過表情惶恐的賽亞,轉向了K:

       「韓德森女士。」

       「是的。」K說,語氣沒有任何起伏。

        「您為丈夫出版的東西正踩在我們要不要出動的危險邊緣呢。」麥格說:「您是怎麼知道要將那些『不可告知』的資訊用黑條封起來?」

        「這就是神秘感。」K回答,語調放柔了些,但眼神卻危險了千百倍:「我必須要入境隨俗,能更懂的人,自然就會懂對吧?就像現在,你找到我們了。」

        「啊,那我懂您的目的了。」麥格傾過身,瞇起了眼睛,他用手托住下巴:「您在尋求志同道合的夥伴,就像路易士小姐這樣,急著需要一份真相的人。不過很可惜的是,烏鴉收集的財寶偶爾會招來一些不速之客。」

        氣氛似乎被三秒膠給凝固了,我覺得有些難以呼吸,麥格是個能夠依據不同對象而改變說話方式的人,這讓我完全摸不著應對方式。

        「韓德森是個有趣的姓氏。」麥格又說:「您繼承了這個名字,是要做同他一般的工作嗎?」

        「這不是繼承。」K說,接著露出了幾乎是滿懷著惡意的微笑:「我與他共享這個名字。」

        麥格像是理解的點點頭,接著放下手。在幾秒鐘的沉默後,他轉頭看向我,說:「最後,剩下你了,莫予先生。醜話說在前頭,我不可能帶著你前往基金會的任何一個地方。」

        「為什麼不行?」我說,這些話聽起來有點蠢。

        「因為我被下達了命令,白癡。」麥格說:「你還需要重新聽一次自我介紹嗎?麥格·透納,外交事務部門,負責處理基金會與現實世界的外交事務!我收到的命令就是確保你的行蹤!」

        「但我根本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我說,聲音聽起來荒唐走板:「聽我說,雖然我已經和幾百個人這樣說過了,但是我失去記憶在某個大城市醒來,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了一年,我必須要找到我是誰,還有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這難道是什麼不可告人的真相嗎?我是某種封印惡魔的容器嗎?」

        「當然不是。」麥格立刻打斷我激昂的演說:「我剛剛就說了,有人希望你好好的,所以才這樣做。」

        「你、你是說那個鮑什麼的……」

        「鮑爾先生!」麥格氣急敗壞,在我身旁原本想講點話的K閉上了嘴巴,表情像在看一場鬧劇。

        我瞥見賽亞正低垂著頭,似乎在思考些什麼。

        「那至少,我得告訴那個人,說這樣不是為我好!」我說,終於把腦袋裏亂成一團的思緒用我那有限的文字表達出來:「那個人怎麼可能會了解我過得是什麼樣的生活,我誰都不認識,什麼都不知道,內心好像被人挖走一大塊,整個人都是空的!就跟壽司只有白米而沒有上面的魚肉一樣!」

        K看著我:「你的比喻很好笑呢。」

        麥格似乎也這麼覺得,因為他用一種鄙視般的眼神看著我。

        「所以呢,你要變成連白飯都不剩,只剩下海苔的壽司嗎?」麥格說:「你們是因為五十一區這件事才聚在一起的,對吧?路易士小姐以及韓德森女士,妳們也知道這個男的——」

        他指著我。


        「我就直說吧,他是那起爆炸事故唯一的倖存者。也是在五十一區封鎖後被SCP-1051吞掉的人,更早之前,他也是突破五十一區原本的防線,硬是要闖進裡面大樓的人,而在最初,他是鮑爾先生家的研究生,同時也是臺灣基金會站點的研究員。」


        氣氛再一次沉默了。

        賽亞看著我,她眼裡滿是不敢置信。K則持續沉默不語。

        「你,要是被基金會逮到的話。」接著,麥格伸出手指著我,他的食指強而有力的戳了我的胸口:「會被他們大卸八塊。」

        「我不明白?」我結結巴巴地說,麥格的臉和我離得好近,我都可以感覺到他的鼻息:「我是說——如果只是這樣的話,我應該只要配合基金會調查就夠了,對吧?我、我不是他們的員工嗎?」

        「對,或許真如你所說沒那麼糟!」麥格大聲的說:「你會被抓去做記憶治療,然後基金會必須要藉著你去了解到五十一區事件全貌。但最慘的是什麼你知道嗎?因為五十一區的違規,你被列入了觀察名單之內,這一生都會被困在基金會裡,永遠不得解脫。」

        「這,這有什麼不好嗎?我……照你說得,我不是本來就是員工嗎?」


        「這句話意味著,『你不會幸福』。」


        麥格在沙發上換了一個端正的坐姿,他瞇起眼睛看向我,說:「你的一生會被困在這黑暗的世界。為了其他人的光明而燃燒生命。」

        我睜著眼睛,試圖思考他說的這些話是怎麼回事,這些聽起來都是些簡單的話,但為什麼組合在一起卻成了我聽不懂的句子。

        「既然成為了基金會員工,我不是本該有這樣的認知嗎?」這句話如此滑順的從我口中冒出。

        「對,我也是。」麥格聳聳肩:「在我把你的記憶消除,然後送你回去之前,莫予先生,我來告訴你——那個希望你好好的人,對你的愛之巨大是任何事物都比不上的。」

        「好了。」麥格站起來,他斜眼看著我們所有人:「我必須要把這個喜歡說廢話的習慣改掉了,現在,請放鬆身體,我要——」


        「你這樣不是也違反了嗎?」K突然開口。


        麥格皺起眉頭:「您說什麼?」

        「我猜……要找顧莫予應該是基金會全體的命令對吧?」K抬起雙眼,那雙藍色的眼睛是大海浪潮的顏色,而現在就像暴風雨一般:「而你身上那份單獨的命令,是要搶在基金會的其他人行動前,先把顧莫予的安全給確保下來。」

        麥格沒有說話。

        「如果說……我能夠找到基金會的某個站點,將你的行為給告發給上層的話。」K站起身,她瞪向全身僵硬起來的麥格:「會發生什麼事呢?」

        「妳只不過是……」

        「只不過是出版了一本基金會探險記的人嗎?」K也瞇起眼睛:「或許你低估了我,透納先生。剛剛你說韓德森這三個字的時候,或許就要明白,同樣擁有這個名字的我能耐並不會比較差。傑米找得到五十一區和其他人,我也能夠找到你們的站點。」

        「當然。」K上踏一步:「我也絕對可以在你達成任務前做出行動。不要太囂張了。」

        麥格瞪大眼睛:「看來妳的資訊比我想像的更加豐富呢,韓德森女士。我代表部門感到慚愧。」

        「嘿。」K勾起微笑說:「或許我們可以來個交易。」

        麥格的表情暗沉下來:「對基金會而言,交易這個詞有太多危險性。」

        「不,這只是個簡單的交易,就好像你來我的店,把你的手交給我——」K舉起右手,一如往常的她總會在上面塗上亮麗的色彩:「我會給你妝點成你想要的樣子,而不僅如此,美甲師總是要與客人交流八卦,這樣他們才會心甘情願地為此付錢。」

         現場一片寂靜。


        「這幾天下來,我們有被人跟蹤,想必是基金會的人馬。」K淡淡的說:「他們不會輕舉妄動,我想他們要知道我們要去哪個地方。『顧莫予』這個人有什麼重要性?有什麼重大到必須消除記憶的秘密?」

       麥格沒有說話,我也沒有。


        「我很明白的。」K說:「肯定沒有什麼秘密。」


        「只是因為有某個人很愛他,就是這樣。」她瞇起眼睛:「不惜以忘記一切為代價,只為了所謂的光明。」


———


        K成功了。

        我想,就算我在紐約的公寓裡打開門看到我的牆壁上掛滿了奇怪的複製畫,大概不會比此時此刻還要驚奇。

        或許我根本不了解K。

        當我們在房間內收拾行李的時候,我看著她的側臉。K看起來並不能與「母親」兩個字劃上等號。要不是我曾見過她的女兒,不然我也不會相信。

        K像塊水晶,是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能夠閃閃發亮, 而且會反射出什麼東西的亮眼寶石。那雙眼睛簡直可以把人從表皮層一直看到器官內的血管。

        就在剛剛,麥格決定先行離開,他說要與我們在內華達州某的地點再次會合,雖然我不知道這個決定是怎麼得出來的,但總而言之,現在又只剩下我們幾個而已了。

        「其實我剛剛說謊了。」K突然說道,把我拉回了現實。

        「咦?」我轉頭看著她。

        「我怎麼可能知道基金會站點在哪啊。」K尷尬地笑了笑:「又不可能像星際戰警的劇情一樣突然就找到了。」

        「但、但妳……」    

        「這是個好時機,莫予。」K換了個語氣:「必須把握機會,如果我們都要達成目的的話。」

        我愣了下,接著點點頭。

        一旁,賽亞坐在床上,她看起來有些悶悶不樂的,於是我放下了整理行李的工作,坐到她旁邊說:「妳還好嗎?」

        「不太好。」賽亞撇了撇嘴:「我在想剛剛那個提議。」

        「妳說要不要加入基金會?」從我口中說出基金會非常奇怪,但又有某種莫名的熟悉感。

        「嗯。我一直在想我母親。」賽亞說,她雙手緊握在一起,像是在強忍著痛苦又像是在禱告:「要在一個隨時會有生命危險的地方工作,為什麼呢?這有什麼意義嗎?」

        我想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如果了解了五十一區的事,如果了解了基金會。我是不是就能知道她在想什麼呢?」賽亞喃喃自語:「……我有點想家了。」

        「就快到妳的家了啊,賽亞。」

        「是的。」她說:「是這樣沒錯。」



       「希望這些痛苦的事都能夠過去,然後……如果我們都能回到家就好了。」



TBC

———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出現的後記:
那個我到現在才想起來還沒關的問卷最後有人填說了再虐也要有快樂結局——

會啦應該是快樂結局啦我保證!!

然後不會很虐啦,大概,應該啦。也許。

啊啊然後放上前幾天的畫,是小優和阿克罕,我一直想寫個阿克罕沒領便當的If線,可是就算是If線他們也不會在一起,不知道寫了要幹嘛(#),算了放圖說不定可以吸人氣(不


啊然後再一次謝謝大家(比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7198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efay19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回... 後一篇:[達人專欄] 【長篇】回...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K322670巴友們
從零開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0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