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億蝗蟲逼近?曾有3萬隻鴨坐飛機去新疆吃蟲救災 - 嘀嘀看

財經 北京新浪網 4000億蝗蟲逼近?曾有3萬隻鴨坐飛機去新疆吃蟲救災

4000億蝗蟲逼近?曾有3萬隻鴨坐飛機去新疆吃蟲救災

  來源:浙樣紅TV

  4000億隻蝗蟲

  法茲家的穀子、龍豆和綠豆,被沙漠蝗蟲啃光了。他今年28歲,是巴基斯坦信德省小村拉Hill的農民。

  「我們家有40隻山羊,4隻駱駝。我們莊稼枝葉飼料已經沒有了。蝗蟲也沒有放過牧場的草和樹葉。」法茲說,他的家畜一年要消耗約3700公斤飼料,「一筐(約37公斤)飼料1000盧比,現在肯定會漲價。」

  法茲說,去年底抵達的蝗蟲,遠比8月到10月那一撥兇猛。莊稼毀壞,無可收割,他計劃去卡拉奇找找工作,他的兩個哥哥已經去了。

  「目前的蝗災暴發出乎意料。」聯合國糧農組織巴基斯坦辦事處的聲明說,「由於氣候變化導致的有利天氣條件,蝗蟲繁殖,災情一直持續。」

  「今年沙漠蝗蟲活動是前所未有的。」巴國家糧食安全和研究部植物保護司技術主管塔里克·汗說,3000萬到5000萬隻蝗蟲可以覆蓋150公里,一天吃掉200噸作物。巴基斯坦上一次蝗災是在1993年。

  印度拉賈斯坦邦財政部長說,4000億隻蝗蟲襲擊了該邦,大量農作物被毀,並有向鄰邦蔓延之勢;在該邦駐紮的70萬印軍因糧食被吃光不得不撤軍。印度學者預測蝗災將造成印度糧食減產30%-50%。

  印度官員說,抵達印度的蝗蟲,一部分從巴基斯坦過來,一部分是伊朗來的。來自東非的沙漠蝗蟲是最主要的群體。一小群沙漠蝗蟲平均每天吃掉的食物,「相當於大約10頭大象、25匹駱駝或2500人的口糧」。

  像閃爍的烏雲懸挂著

  這次蝗災起自東非。

  據1月中旬的報導描述東非的蝗蟲群:像閃爍的烏雲一樣懸挂在地平線上。在肯亞東北部有一個蝗蟲群,長60公里,寬40公里。

  《華盛頓郵報》說,這批蝗蟲遠看像是滾滾濃煙,接近後這數十億蝗蟲又像難以計數的雨點。美聯社說,玫瑰色的蝗蟲把樹染成了粉紅色。

  農民尖叫著,敲擊著鍋碗瓢盆,以驅趕嗡嗡嗡的大群蝗蟲。孩子們到處亂跑,揮舞毯子或搖動樹枝。一個女人用鏟子猛擊蝗蟲。

  「連母牛都在想出什麼事了,」肯亞農民當達·馬坎加說,他花了幾小時想將蝗蟲趕出農場,「玉米、高粱、豇豆,它們什麼都吃了。」

  肯亞政府的聲明說:「一個沙漠蝗蟲群每平方公里可容納多達1.5億隻蝗蟲。蝗蟲群隨風遷移,一天可以覆蓋100到150公里。一個普通的蝗蟲群一天能摧毀的糧食數量足以養活2500人。」

  這些蝗蟲大約有一根手指那麼長,成百上千萬隻聚集在一起飛行,瘋狂地吞噬著莊稼。糧農組織害蟲防控專家巴耶·穆圖拉說:「我們唯一的選項就是殺光它們。」

  肯亞空中噴洒農藥殺蝗。衣索比亞也派了小型飛機助陣。

  空中噴藥的最佳時機是蝗蟲大軍還停在地面。蝗蟲是冷血生物,白天變暖前幾無活動力,所以清晨是最佳噴藥時機。可頻繁的晨雨阻礙空中噴藥,等飛機升空,蝗蟲大軍也早已飛起。

  衣索比亞一個噴藥飛行員說:「它們靠上升氣流飛升約900米高,數量多到能堵塞飛機進氣口,這樣很危險。」

  肯亞農業部長要求人們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疑似蝗蟲的照片,不過人們還發上了疣猴、貓、蜥蜴和其他野獸的照片請求幫助辨認。

  4月,新的蝗群

  2月10日,聯合國負責人道主義事務的副秘書長洛科克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通報會上說,肯亞發生了70年來最嚴重的沙漠蝗蟲入侵,而索馬里和衣索比亞正在經歷25年來最嚴重的蝗蟲入侵。此外,沙漠蝗蟲還侵入了烏干達、坦尚尼亞和南蘇丹。

  洛科克說,蝗蟲入侵將使大約1900萬人面臨嚴重糧食不安全風險。

  聯合國已經劃撥1000萬美元抗擊蝗災,「如果得不到快速應對,我們今年會面臨巨大難題。」他說,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1月初預計,遏制蝗災需要投入7600萬美元,但「我們迄今只有2000萬美元」。

  媒體報導,進入2月,一些東非蝗蟲群已開始產卵孵化,將在4月形成新的蝗群。據糧農組織判斷,蝗災擴大趨勢可能延續到6月,到時候蝗群的規模可能是現在的500倍。糧農組織總幹事屈冬玉說,如不迅速採取行動,我們將面臨一場迅速擴大的人道主義危機。

  「蝗蟲不會等待,它將鋪天蓋地而來,製造毀滅性災難。」糧農組織副總幹事瑪麗亞·塞梅多嚴厲警告。

  奔襲距離長,繁殖迅猛

  沙漠蝗蟲是一種棲息在沙漠的短角蝗蟲,具有長距離遷徙的能力。

  它的快速繁殖能力也讓人瞠目結舌。《科學》雜誌說,2018年5月,熱帶氣旋襲擊阿曼、葉門和沙烏地阿拉伯三國間的沙漠地帶,強降雨使植被迅速生長,蝗蟲數量在6個月內增了400倍。

  2019年12月的熱帶氣旋襲擊非洲之角,當地蝗蟲猛增,形成了如今規模浩大的蝗群。

  美國農業部網站介紹,幾千年來,沙漠蝗災一直是非洲和西亞農業的威脅。北非蝗蟲肆虐的記載可追溯到公元811年。一隻沙漠蝗蟲每天吃掉2克綠色植物,與它的體重相當。目前對付蝗蟲的辦法不多,最有效的還是藥劑噴殺。

  沙漠蝗會不會危及中國?

  據報導,沙漠蝗蟲已渡過紅海進入歐洲和亞洲,迫近中國。

  中科院院士、生態和昆蟲學家康樂認為,沙漠蝗不會對中國形成嚴重威脅。

  他在接受中國科學報採訪時說,中國是世界上遭受蝗災最嚴重的國家。據《中國救荒史》統計:秦漢蝗災平均8.8年一次,兩宋為3.5年,元代為1.6年,明、清兩代均為2.8年,受災範圍、受災程度堪稱世界之最。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科學家結合黃淮海治理,改造了中國大部分蝗區,蝗區面積大幅度縮小,種群密度長期控制著較低水平。在過去的40多年裡,局部蝗災時有發生,但沒有形成遷飛危害和嚴重的經濟損失。

  非洲、中西亞和南亞發生的蝗災是由沙漠蝗造成的。康樂說,中國不是沙漠蝗的分布區。上世紀初有科學家報告在雲南發現沙漠蝗,但未被證實。

  據2011年出版的《中國蝗蟲預測預報與綜合防治》,中國常見的蝗蟲是東亞飛蝗、亞洲飛蝗和西藏飛蝗。

  椋鳥與雞鴨

  康樂說,中國蝗災治理是非常成功的,主要是改治結合策略:通過蝗災發生區的生態環境改造,消除適宜蝗蟲發生的環境;同時,利用生物防治方法控制種群數量,並利用化學藥劑及時防治高密度的蝗蟲發生區。

  生物防治法中,有一種是「招引粉紅椋鳥法」。這是遷徙性候鳥。上世紀80年代,新疆用人工堆放石巢、修建磚混鳥巢的辦法,招引粉紅椋鳥遷徙至此。

  2019年4月新疆多地發生蝗蟲災害,數以萬計的粉紅椋鳥發動「空襲」。一隻粉紅椋鳥一天能捕食120至180隻蝗蟲。

  椋鳥

  除了粉紅椋鳥,雞鴨鵝鷹也能食蝗於成災之初。2018年曾出動數千隻鴨子和雞。2001年6月新華社報導說,除了粉紅椋鳥,新疆養殖的滅蝗雞鴨也有近70萬隻。2000年媒體報導,浙江當時有3萬隻鴨子乘飛機趕往新疆吃蝗蟲。

  據錢江晚報報導,2000年5月,新疆北部發生了特大蝗災,除採取化學藥物外,由一群群牧雞、牧鴨組成的「生物部隊」也在新疆的「滅蝗大戰」中大顯身手。

  當時,經省農科院的牽線搭橋,長興縣林城鎮天平村養鴨大戶楊大元所養的3萬隻「鴨兵」作為滅蝗「戰士」分批登上飛機,空運至新疆災區。

  有浙江鴨參與的十萬「鴨子大軍」在新疆草原投入戰鬥後,效果明顯。到當年8月底,新疆至少有100萬畝優質草原上地毯般覆蓋的蝗蟲被鴨子徹底殲滅。鴨子成了新疆「抗蝗救災」的英雄。

  新疆治蝗滅鼠指揮辦公室當時指出:鴨子捕蝗能力強、捕食量大、「軍」紀嚴明,出動鴨子是草原清剿蝗蟲、保護生態最為行之有效的好辦法。

  值得一提的是,據當地牧民們介紹,鴨子吃蝗蟲的場面是很有看頭的。草場上,鴨掌踏過之處,蝗蟲紛紛跳起來,鴨子用它彈簧般靈活的脖頸在空中啄食,猶如武林高手用筷子夾蒼蠅般彈無虛發。

  「鴨子每天進食兩次,早上四五點鐘,天剛露明,鴨子們就自己出去吃蝗蟲,幾個小時後,就到附近的小河溝里喝水、休息,下午7點多鴨子再次出動,直到晚上9點多太陽落山時才回來。一隻鴨子一口氣能吃100多隻蝗蟲。」第一次養鴨的牧民馬永剛對鴨子的守紀律性深感驚奇,他說「鴨子太自覺了,我幾乎不用費心,它們出去、回來全是分成幾個縱隊,每個隊中鴨子一隻跟著一隻,真像訓練有素的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