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牧雞治蝗】一隻優秀的牧雞,一天能吃掉70多隻蝗蟲

本文來源:當時我就震驚了

微信id:zhenjing2012

作者:震驚叔

去年年末的時候,我們都在盼著2020年能好一點,結果2020年就像打開了潘多拉魔盒一樣,災難接踵而至。

新型冠狀病毒全國爆發、全球多地震頻發、仙本那大火、南極氣溫首破20度、科比意外逝世……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每一件事都讓人非常痛心,可老天爺的玩笑還沒開完,非洲又爆發了蝗災。

近日,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向全世界預警,希望全球高度戒備當前正在肆虐的蝗災。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本次蝗災始於東非,目前已渡過紅海進入歐洲和亞洲,到達巴基斯坦和印度。

蝗蟲這種東西,食量非常大,成年蝗蟲一天可以吃掉自身體重3倍的植物,相當於一人一天吃掉半頭牛。

不僅如此,蝗蟲還非常挑食,喜歡吃根莖中間比較嫩的部分,對植物的破壞力非常強。

而此次蝗災更是比以前的更兇猛,破壞力是東非地區25年之最,是肯亞70年之最,嚴重威脅著當地居民的生活。

直接導致索馬里和埃塞俄比亞宣佈農業完全停滯,而巴基斯坦和印度同樣面臨著很大的壓力。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據報道,有4000億只蝗蟲襲擊了拉賈斯坦邦,導致大量農作物被毀,還有向其他邦擴大的趨勢。

FAO判斷,蝗災的擴大趨勢可能會延續到6月,屆時蝗群規模可以增長到當下的500倍。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一只昆蟲很弱小,我們可以用各種方式殺死它,但是一群昆蟲聚集在一起,就成了讓人類束手無策的災難。

人類看似站在生物鏈的頂端,但是生物如果想反過來報復人類,人類卻是不堪一擊。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尤其是像非洲那種地方,經濟落後,對治理蝗災並不擅長,而且蝗蟲喜旱,一般旱災都會伴著蝗災,常年降水量稀少的非洲就成了蝗蟲最喜歡的地方。

蝗蟲多,不會治理,蝗災逐漸蔓延,也不是什麼出乎意料的事了。

雖然中國生態和昆蟲學家康樂博士表示就目前的情況看,蝗災對中國的影響不大。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但是網友們還是擔心蝗災會蔓延到國內,希望我們國家能做好防範。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其實,蝗災在我國發生的次數並不少,古代的中國是世界上遭蝗災最嚴重的國家。

據鄧雲特的《中國救荒史》統計,在秦漢時期蝗災平均8.8年一次,兩宋時為3.5年,元代時為1.6年,明、清兩代均為2.8年。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圖源於 百度百科)

隨著時間的流逝,生態不斷遭到破壞,所以秦漢時期八九年一次的蝗災到了明清變成了兩三年,而元朝時期不重視水利,蝗災最嚴重。

遭蝗災嚴重,就要治理蝗災,我們向來都是一個有智慧又勤勞的民族,隨著各種治蝗方法的出現,近代的蝗災開始沒有那麼頻繁了。

我們試著用過保護環境、藥劑防治和天敵防治等方法來對抗蝗災。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圖源於 B站《牧雞治蝗》)

而在各種方法裡,效果最明顯對環境損害最小的方法就是天敵防治,雞、鴨、粉紅椋鳥都是吃蝗蟲的好手。

之前CCTV7就報道過牧雞治蝗的故事。

在河北的草原上,從2001年開始治蝗隊伍中就多了一群得力的幫手——雞。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經過對比實驗之後,華北柴雞成為了優勝選手,作為牧雞,它們將會從小接受訓練,「畢業」後就可以去草原上享受美餐。

雛雞出殼後一天為1日齡,60日齡內的雛雞身體弱小,在野外環境難以生存,所以必須在固定雞舍養殖。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放牧員也是它們的保育員,負責照顧牧雞們的飲食起居、住宿環境的安全。

還要根據天氣狀況安排它們的「課程」,中午的時候牧雞不能出來,因為可能會得日射病,下雨的時候也不能出去,因為怕被淋。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而蝗蟲出殼後是1齡,在適合的氣候下,7天褪一次皮漲1齡,這時候的蝗蟲也很弱小,對草場的破壞不大,所以治理蝗蟲最好的時間就是在蝗蟲2-3齡的時候。

這時候,選60日齡以上的牧雞上草場馴養,一邊吃蝗蟲一邊培養它們成為牧雞,正好截住了蝗蟲的最佳防治期。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牧雞到了75日齡的時候,要開始訓練聽飼養員的哨聲,只要飼養員的哨聲一響,牧雞不管多遠都能跑過去跟著。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90日齡左右,將會進行考核,就是看這片草場上的蝗蟲數量,考核合格牧雞畢業,開始正式牧雞治蝗,全軍出雞!

一隻優秀的牧雞,一天能吃掉70多隻蝗蟲,一般3、4天,它們就會吃完一個區域的蝗蟲。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然後就跟著飼養員搬家去別的草場吃,搬家的方式也很簡單,因為訓練的好,不用跑不用運,它們直接跟著飼養員的拖拉機就跑了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而蝗蟲泛濫成災一般是在6、7、8月,共計90天,牧雞從60日齡上草場開始治理蝗蟲,90天後治蝗結束,這些150日齡的牧雞正好上市。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雞的一生,可以說是「雞」躬盡瘁,活著的時候能下蛋能治蝗,死後還能成為人類盤中的美餐。

牧雞治蝗不僅效果顯著,更是節約了不少成本。

如果治蝗面積是一萬畝地,用藥物治理一畝地要投入4塊錢,一萬畝就是4萬,跟牧雞投入的資本差不多。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而在草原旅遊市場,一只牧雞就能賣到100元左右,養殖戶既可以把雞賣了立馬賺錢,又可以繼續養殖獲得雞蛋。

更何況,雞苗和養殖技術都是河北省治蝗項目點草原站免費提供的,對牧戶來說穩賺不賠。

養了雞,治了蝗,蝗蟲沒了殺了雞,有時候不得不感嘆中國人的智慧。

除了華北柴雞以外,珍珠雞也是蝗蟲的天敵,甚至戰鬥力比柴雞還要強。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當然,看到雞如此出風頭,鴨也不甘落後。

早在2000年,新疆北部發生特大蝗災,3萬隻鴨子乘坐飛機從浙江長興趕往新疆吃蝗蟲,新疆至少100萬畝優質草原上地毯般覆蓋的蝗蟲被鴨子徹底殲滅。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對抗蝗災,從古至今我們用了很多種方法,才換來了今天的天敵防治法,所有的成果都需要幾代人的努力與付出。

現在說到蝗災,很多年輕人都覺得離自己太遙遠,覺得蝗蟲來了,大不了抓來炒著、烤著吃掉,萬物皆可為食物。

面對蝗災,全軍出雞

雖然可能是玩笑話,可也能看出來很多人不了解、不重視蝗災,以及對亂吃東西還是沒有警惕性。

不管到什麼時候我們都不能小瞧了自然,人類不停的傷害自然,它也在反過來報復著人類,而有些人毫無察覺,就是因為有人負重前行,天塌下來又被他們頂了起來。

所以,在說著「大不了吃了」的時候,想一想那些為了抵抗災害默默付出的人吧,不要讓他們的努力都白費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