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評為中度智障到考獲全級第一名,對兒子永不放棄,陳錦鴻和杜雯惠所付出的時間和心機印證父母對孩子的愛

陳錦鴻提早助兒適應升小

每年9月,父母們都要忙於替剛升上小一的子女張羅開學事宜,這些「小寶寶」常忘記帶功課,又或執錯書包,一般小朋友尚且如此,對育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小朋友的家長來說,更感吃不消。其實,情又未至於這麼壞,只要家長早早替孩子做好準備,協助他們適應新環境,他們一樣能夠有愉快的校園生活,陳錦鴻一家正是個積極正面的例子。

兩年前,陳錦鴻和杜雯惠的兒子駕樺被評估患自閉症和中度智障,然而今年9月,他已經順利在主流小學升讀小二,去年還考獲全級第一名。讀者或會驚訝,為何患「自閉症」和「智障」,成績仍能如此優秀呢?那就不得不佩服陳氏夫婦為兒子所付出的時間和心機。
參加新校興趣班 適應環境

自閉症兒童不太喜歡改變,要適應新環境也許比一般小朋友更困難。駕樺升小一時,兩夫婦都做了不少工夫,讓兒子更熟習小學生活。「他小時候十分害怕面對新環境,試過帶他到陌生的地方,不是想立即離開,便是睡在地上,所以以前我很少帶他外出。我們早知他要比一般小朋友花更多時間去適應小一,所以在選擇小學後,我便立即查看學校有沒有一些興趣班可供外來的小朋友參加,結果給我們找到了,所以在上小學前,我們有一段時間,每星期都在那小學上音樂班,到真正開學時,他對那個環境已經十分熟悉,不再表現害怕。」杜雯惠說。

駕樺念小一時,由一名影子老師陪伴上課,他可以在影子老師提點下順利完成班上的工作,讓駕樺很快便能適應小一新生活,夫婦問過兒子後,決定小二不再為他聘用影子老師。杜雯惠笑言,影子老師的作用,也許是令作為父母的安心一點,「兒子最初上小學,我的確很害怕,因為由他出生開始都由我們貼身照顧,小息時,真的很想在班房外偷望他。可是當你以為他不行,他卻做到了,等於我以前不能想像他可以應付考試,結果他卻考出如此好的成績。」駕樺在剛過去的考試中,考獲全級第一。

背誦強溝通弱 安排言語治療
駕樺念K1時初步被評為自閉症,隨後到協康會做過一陣子訓練,K2回到主流幼稚園當插班生。「他的學習程度跟一般小朋友相差不是很遠,跟專家談過,他在主流學校念書也沒有太大問題。」媽媽說,兒子較弱的一環是溝通,他從不主動逗人聊天;別的孩子上前問他可否一同玩,他也從來不給反應。此外,他的語言發展亦較慢,現時7歲的語言能力只等同一個3歲孩子左右,每星期仍需接受言語治療。
在父母眼裏,兒子有很多優點,例如他愛繪畫,記性也好,而且沒有暴力行為,所以在學校裏很多同學都很愛惜他。「每天接他放學,都會有不同的同學走到我跟前說:『我今天負責照顧他!』或者『我今日幫他做了什麼什麼……』老師更對我說他受歡迎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他數學和背誦能力強,在問答比賽時,同學們都搶要跟他成為一組。」杜雯惠說。

駕樺被評為中度智障,可是在訪問期間,看到他暢順地完成爸爸給他的乘法練習,跟父母也對答如流,完全沒有智障的表面徵狀;杜雯惠指出,因為兒子入小學前做的智力評估並非特地為自閉兒童而設,無論正常或有學習障礙的小朋友都是用同一種形式去發問問題,然而這種形式並不適合有自閉症的駕樺,例如他不習慣望別人,所以做不到一些需要看圖回答的問題;另外,他的語言發展又不太好,所以一些需要組織的問題便答不上。因此,評估結果雖然得出中度智障,兩夫婦並沒有被這個「標籤」嚇怕,「小一幾次的考試已證明他的智力跟其他小朋友一樣,而且他平日沒去補習,只在考試前請老師來替他溫習一下」。

減少工作 爭取親子時間
三、四年前,陳錦鴻為了全心照顧兒子,放棄不少工作機會。每天他都不放過跟孩子進行親子活動的時間,除了想看兒子成長和進步,也不希望太太為了照顧兒子而帶來過大的壓力。現時他跟杜雯惠以夫妻檔形式主持香港電台親子節目《訴心事家庭》。

「在我照顧兒子這幾年,明白到父母應如何為家庭去作出各種抉擇。如果你覺得教孩子做功課感到很勞氣,或者不明為何他怎樣也學不會,有沒有想過,可能那樣的功課未必適合你的孩子?如果找一間適合孩子的學校,可能他們會覺得做功課也是一種樂趣!」

多嘗試 學習變樂趣
兒子念幼稚園時,陳錦鴻已教他念九因歌,又讀三字經。駕樺記性好,很快便學會,現在他每天會跟兒子做代數練習。「他的邏輯不太好,我便嘗試用不同方法給他開竅。你看他現已學會乘數表,因為這可以開啟到他的思考大門。父母最重要是嘗試,他沒興趣的,不要硬給他,你看他現在很喜歡數學,所以做練習時覺得是一種遊戲,不會覺得痛苦。但你可想過之前我已試過給他八十多種他不喜歡的東西呢!」

轉載自明報

Image may contain: 3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