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赵孟頫的书法成就?

赵孟頫的书法造诣在书法历史中能够排到什么位置?
关注者
103
被浏览
97,476

44 个回答

嗯,赵松雪是一个大咖,很顶级的大咖。

说他的事情,两天都讲不完。不过他在书法史上的地位还是比较稳定的。他之后,可能会有某一体超过他的名家,比如王铎的行草书,比如董其昌的行草书,但是讲综合实力,讲稳定性,赵子昂几乎无人能敌。

楷书四大家,欧颜柳赵。大家看看,前面三位都是在唐朝,赵孟頫是元代人,整个宋代,楷书这块没有能超过他老人家的玩家。足以,说明,子昂确实牛逼,不得不服,有人说,赵孟頫前后五百年无人能敌,可能稍稍有点夸张,但是他的实力,后代玩家没有人能忽视。学书法的你说你不知道赵孟頫,没临过赵孟頫,那您不是没入门,那是门都没找到。赵子昂,强就强在他非常全面和稳定,五体皆精,尤善楷行。当然,他的楷书,有行书的笔意,确实妍美秀丽,让人见之忘俗。

他的书法成就斐然,得益于天赋和勤奋。据说他嗜书成痴,估计比刷字的米芾差不到哪里去。话说赵松雪可以日书万字,这是已经上瘾了。他的东西沿袭二王的东西,妍美一派的,可以说他应该是把王羲之研究透了,不然也很难达到如此高的造诣。倘若王羲之复生,见到后世书家的作品,他应该会喜欢赵孟頫和陆柬之。

赵孟頫本身就是中国书法史第一梯队的人物,但是一定要挑毛病,确实他跟王羲之比,太过圆熟了些,缺少灵动和飘逸。确实,字如其人,赵孟頫的书法多少也能够反映他内心的心境。作为宋代后裔,委身侍奉元代皇帝,并且受到重用,作为文人士大夫阶层内心是无比矛盾的。所以,你可以看出他的书法背后,有些许惴惴不安,谨慎小心,很难有畅达快意的感觉。

作为被元代最高统治者赏识的文人,赵松雪肯定不仅仅是书法好,可以说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无一不通,他在绘画上的造诣也是极高。更加让单身狗无比羡慕嫉妒的是,如此成功的人物,居然有一个完美的妻子,也是中国书法史上为数不多的一流女书法家,管道升。据说,赵孟頫的很多手札居然是其夫人代笔的,当然,这两口子很有意思,相互代笔,看谁有空,谁就帮忙回信。

最后,还是要感谢赵松雪,他应该是我书法路上最早的领路人。我记得高二那会,大概是2007年吧,我看到一本书帖,翻开一看,惊叹不已,以后能学这本书帖真是死而无憾了,那本就是赵孟頫的《胆巴碑》。2009年暑假,我真是整整两个月都在临这本书帖,每天几乎有十个小时,报纸上、毛边纸上,我父亲以为我疯了。现在陆陆续续学书法十几年了,回过头看赵子昂,确实还是高山仰止。我记得以前说过一句很矫情的话,作为中国人,很幸运的是能够学王羲之、赵孟頫的书法,能够用中文看曹雪芹的《红楼梦》。

人生很奇妙,相遇就是缘分,很幸运在年少遇到赵孟頫和王羲之,确实使得生活更加有意义了些,特别是在很迷茫的青少年时光。

赵公不朽! 与诸位共赏赵公书法: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元代书法第一人

后世(魏晋以后)帖学和二王系统里面的最高峰

排名第一的回答是从绘画角度看赵孟頫,那我就补苴罅漏,从书法角度做一个回答。




我觉得赵孟頫是后世帖学二王系统里面功力最深天分也最高的后学者。

羲献,欧褚、颜柳、张怀、苏黄之后的又一杰出书法大家,元代书法第一人,回归晋唐,讲究笔法,最求典雅和二王风度,改变和塑造元朝一直到明代中期中国书法风貌的划时代大家,苏米之后,王董之前,无人可与匹敌的书法大佬!!


董其昌:“吾于书似可直接赵文敏,第少生耳。而子昂之熟,又不如吾有秀润之气。惟不能多书,以此

让吴兴一筹。”

董其昌一直自命不凡,觉得自己书法直追魏晋,禅意十足,在晚年在看到赵孟頫真迹后也自愧不如,还真有一点“既生亮何生瑜”的自嘲和喟叹,每次我读到这里,总觉得十分有趣。





赵孟頫(1254-1322)



赵孟頫(1254-1322),元代书画家、文学家。字子昂,号松雪道人、水精宫道人,中年曾作孟俯,湖州(浙江吴兴)人。宋太祖子秦王德芳的后裔。自幼聪明,读书过目成诵,为文操笔立就。宋灭亡后,归故乡闲居,后来奉元世祖征召,历仕五朝,官至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封魏国公,谥文敏。信佛,与夫人管道昇同为中峰明本和尚(1263-1323)弟子。精通音乐,善鉴定古器物,其诗清邃奇逸,书画尤为擅名,篆籀分隶真草书俱佳,以真书、行书造诣最深、影响最广。

  赵孟頫是元代初期很有影响的书法家。《元史》本传讲,“孟頫篆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赞誉很高。据明人宋濂讲,赵氏书法早岁学“妙悟八法,留神古雅”的思陵(即宋高宗赵构)书,中年学“钟繇及羲献诸家”,晚年师法李北海。王世懋称:“文敏书多从二王(羲之、献之)中来,其体势紧密,则得之右军;姿态朗逸,则得之大令;至书碑则酷仿李北海《岳麓》、《娑罗》体。”此外,他还临抚过元魏的定鼎碑及唐虞世南、褚遂良等人;于篆书,他学石鼓文、诅楚文;隶书学梁鹄、钟繇;行草书学羲献,能在继承传统上下苦功夫。诚如文嘉所说:“魏公于古人书法之佳者,无不仿学”。虞集称他:“楷法深得《洛神赋》,而揽其标。行书诣《圣教序》,而入其室。至于草书,饱《十七帖》而度其形。”他是集晋、唐书法之大成的很有成就的书法家。同时代的书家对他十分推崇,后世有人将其列入楷书四大家:“颜、柳、欧、赵”。明代书画家董其昌认为他的书法直接晋人。

  赵氏能在书法上获得如此成就,是和他善于吸取别人的长处分不开的。尤为可贵的是宋元时代的书法家多数只擅长行、草体,而赵孟頫却能精究各体。后世学赵孟頫书法的极多,赵孟頫的字在朝鲜、日本非常风行。

  赵孟頫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和深远的影响力。他在书法上的贡献,不仅在他的书法作品,还在于他的书论。他有不少关于书法的精到见解。他认为:

学书有二,一曰笔法,二曰字形。笔法弗精,虽善犹恶;字形弗妙,虽熟犹生。学书能解此,始可以语书也。”

“学书在玩味古人法帖,悉知其用笔之意,乃为有益。”

在临写古人法帖上,他指出了颇有意义的事实:

“昔人得古刻数行,专心而学之,便可名世。况兰亭是右军得意书,学之不已,何患不过人耶。”

这些都可以给我们重要的启示。

  他的文章冠绝时流,又旁通佛老之学。其绘画,山水取法董源、李成;人物、鞍马师法李公麟和唐人;工墨竹、花鸟,皆以笔墨圆润苍秀见长,以飞白法画石,以书法用笔写竹。力主变革南宋院体格调,自谓“作画贵有古意,若无古意,虽工无益”,遥追五代、北宋法度,论者谓:“有唐人之致去其纤;有北宋人之雄去其犷。”开创了元代新画风。

  交友甚广,与高克恭、钱选、王芝、李衍、郭祐之等相互切磋;直接受其指点的有陈琳、唐棣、朱德润、柯九思、黄公望、王蒙等。能诗文,风格和婉。兼工篆刻,以“圆朱文”著称。

  传世书迹较多,有《洛神赋》、《道德经》、《胆巴碑》、《玄妙观重修三门记》、《临黄庭经》、独孤本《兰亭十一跋》、《四体千字文》等。传世画迹有大德七年(1303)作《重江叠嶂图》卷、元贞元年(1295)作《鹊华秋色》卷,图录于《故宫名画三百种》;皇庆元年(1312)作《秋郊饮马》卷,现藏故宫博物院。著有《松雪斋文集》十卷(附外集一卷)。

  2013年,教育部发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推荐临摹欣赏范本中有四件赵孟頫作品,分别为楷书《妙严寺记》、《三门记》、小楷《道德经》、行书《洛神赋卷》。

  父与翚(1213-1264)字中文,号菊坡,好书画,收藏甚富。妻管道昇,亦善书画。。子雍亦工画,赵家艺风,世代相传。


  其所写碑版甚多,圆转遒丽,世称“赵体”。相传他能日作楷书万字,“下笔神速如风雨”。赵氏楷书中有不少上乘之作,如《三门记》结体宽博深稳,运笔酣畅圆润,最适合当字帖。赵氏传世作品以行楷居多,大多用笔精到,结字严谨,如《赤壁赋》堪称经典之作。

  赵体楷书的特点,概括有三:

  第一,赵氏在继承晋唐笔法的基础上,削繁就简,变古为今,其用笔不含浑,不故弄玄虚,起笔、运笔、收笔的笔路十分清楚,使学者易懂易循;

  第二,刚健婀娜,秀润峭拔,外貌圆润而筋骨内涵,其点画华滋遒劲,结体宽绰秀美,点画之间彼引呼应十分紧密。外似柔润而内实坚强,形体端秀而骨架劲挺。学者不仅学其形,而重在学其神;

  第三,笔圆架方,流动带行。书写赵体时,点画需圆润华滋,但结构布白却要十分注意方正谨严,横直相安、撇捺舒展、重点安稳。只有这样,才能掌握赵体的特点。 另外,他书写楷书时略掺用行书的笔法,使字字流美动人,也是赵体的特点之一。




#本文最干货的在于答主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整理了赵孟頫所有传世的书法作品,并附有释文#大家点赞再收藏啊!!原创码字,感谢!!




赵孟頫《致景亮书册》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赵孟頫《秋深帖》册,26.9cm×53.3cm,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道昇跪复婶婶夫人妆前,道昇久不奉字,不胜驰想,秋深渐寒,计惟淑履请安。近尊堂太夫人与令侄吉师父,皆在此一再相会,想婶婶亦已知之,兹有蜜果四盝,糖霜饼四包,郎君鲞廿尾,烛百条拜纳,聊见微意,辱略物领,诚感当何如。未会晤间,冀对时珍爱,官人不别作书,附此致意,三总管想即日安胜,郎娘悉佳。不宣,九月廿日,道昇跪复。 

本幅上有宣统玺印及李肇亨鉴藏印等4方。这是管道昇给婶婶的问安、馈赠的家信,实为赵孟頫所书。其笔力扎实,体态修长,秀媚圆活,畅朗劲健。赵氏信笔写来一时忘情,末款署了自己的名,发觉后忙又改过,现在还可以看出涂改之迹。

   管道昇(1262-1319),字仲姬,吴兴人,赵孟頫之妻,赵魏宫室封魏国夫人。《书史会要》载其“有才略,聪明过人。为词章、作墨竹笔意清绝,亦能书。”仁宗皇帝曾让人把赵孟頫、管夫人及子赵雍的书法装裱为卷轴并收藏于秘书监,“使后世知我朝有一家夫妇父子皆善书也。”

赵孟頫《宗阳宫帖》册,27.5×28.7厘米 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是赵氏任江浙儒学提举时写给属吏之信札。据方家 评介,此札笔力厚重,笔法精美,当是赵氏五十岁左右时书写。

释文: 孟頫记事再拜。彦明郎中乡弟足下。前者所言宗阳宫借房。请任先生开讲。今已借得门西屋两间。彦明疾早择日收拾生徒為佳。想吾弟必不迟了也。专此不宣。 十月十三日。孟頫再拜。

赵孟頫《过蒙帖》册,29.5×39.6cm。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帖中的总管相公应是赵氏同宗。此札一是感谢他对家兄照 顾,二是为其友人求助。

释文: 孟頫记事顿首再拜,总管相公宗兄阀下,孟頫前者家兄过蒙照管。此皆吾兄以孟頫之故。感激难胜。即日炎热。伏惟尊候胜常。学宾康振係。旧在常学有俸。 其人至贫。藉此以活。而近乃有住支之行。望吾兄怜其寒素.特与放支。岂胜幸甚.未由侍教。伏乞倍保尊重。不宣。孟頫顿首再拜。

赵孟頫《违远帖》册,29.7×29.7cm 。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中的“兄长教授学士”是赵孟頫的长兄孟迈。这通书札与宗阳宫帖是同一时期书写,风格相近。

释文: 孟頫拜覆兄长教授学士尊前。孟頫违远,已復兼旬。不胜尊仰。近闻回自彰南。甚望尊旆过此一番。如蒙惠然賁临。深慰下情。因五兄便。草草拜覆。颙俟之 至。不备。十二日。孟頫拜覆。

赵孟頫《致中峰和尚札》册,30.5cm×62.7cm。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书於延祐五年,其时,赵氏已六十有五。中峰和尚,浙江钱塘人,俗姓孙。他早年出家,后主天目山中峰狮子院,称中峰和尚,与赵氏交往密切。据编者所知,赵氏写给中峰和尚的书札,有近二十札留存於世。

释文: 手书和南上中峰和上吾师侍者。弟子赵孟頫谨封。弟子赵孟頫和南上记中峰和上吾师侍者。孟頫窃禄叨位。日逐尘缘。欲归未能。南望驰企。以中来得所惠书。 审道体安稳。深慰下情。远寄沉速香极仞至意。拜领。感激难胜。以中后得报。知吾师颇苦渴疾。欲挽以中过腊。坚不可留。谨发其回。今想已平復。圣旨已得。 碑文都已圆备。就有人参一斤。五味一斤拜纳。何时南还。临纸驰情。老妻自有书。不宣。弟子赵孟頫和南上记。中峰和上吾师侍者。

赵孟頫《致中峰和尚札》

此帖书於延祐五年,其时,赵氏已六十有五。中峰和尚,浙江钱塘人,俗姓孙。他早年出家,后主天目山中峰狮子院,称中峰和尚,与赵氏交往密切。据编者所知,赵氏写给中峰和尚的书札,有近二十札留存於世。

释文: 手书和南上中峰和上吾师侍者。弟子赵孟頫谨封。弟子赵孟頫和南上记中峰和上吾师侍者。孟頫窃禄叨位。日逐尘缘。欲归未能。南望驰企。以中来得所惠书。审道体安稳。深慰下情。远寄沉速香极仞至意。拜领。感激难胜。以中后得报。知吾师颇苦渴疾。欲挽以中过腊。坚不可留。谨发其回。今想已平復。圣旨已得。碑文都已圆备。就有人参一斤。五味一斤拜纳。何时南还。临纸驰情。老妻自有书。不宣。弟子赵孟頫和南上记。中峰和上吾师侍者。

赵孟頫《国宾山长帖卷》 26.3×103.2厘米。纸本,行书,大德十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孟頫顿首。国宾山长学士友爱足下。孟頫自顷得答字云。行当入城。日望文旆之来。而岁事更新。已復一月。其悬想之意殊拳拳也。人至得所惠字。乃知疾患 渐安。极用為慰。户役造船之扰。虽不能不动心。然要当善处。恐未可缘此便应释老之归。释老二家。又岂能尽无事耶。此却非细事。更须详思。切祝。切祝。承 索先人墓表。谨以一本上纳。盖光子没四十余年。而墓石未建。念之痛心。故勉强為之。才(薄)劣不能制奇文。力薄不能立丰碑。此皆可深恨者。非国宾相知。不 敢及此。名印当刻去奉送。承别纸惠画绢。茶牙。麂。鳩。鱼干。乌鷄。新笋。荷意甚厚。一一祗领。不胜感激。偶有上党紫团参一本。恐可入喘药。附去人奉纳。 冀留顿。未承教间。唯厚自爱。不宣。闰月一日。孟頫再拜。乌鷄不阉者求一二对作种。无则已之。 手书再拜復国宾山长友爱足下。赵孟頫谨封。老妇附承堂上 安人动履。

赵孟頫《惠书帖》册,31.0×38.3cm。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是给达观长老的书札。据方家评介,此札结字方阔,点 画丰腴,风格稳健,富有姿态,应是大德初年四十四岁左右时书写。

释文: 达观长老禅师:孟頫和南上记拜封.孟頫和南上覆达观长老禪师道契。孟頫政此驰仰。忽承惠书。深切欣浣。凉笋之餉。尤见厚意。领次感激 所索书已与施 老言之。不復赘及。田提领记事敬此奉纳。余唯早还不宣。孟頫和南上覆。

赵孟頫《近来吴门帖》册,28.4×49.5cm。纸本,行书,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此帖是写给段德辅教諭的书札。

释文: 孟頫记事顿首。德辅教諭仁侄足下。近来吴门。曾附便寄占与德俊令弟。不见回报。不审前书得达否。昨令弟求书老子。今已书毕。带在此。可疾忙报令弟来 取.长兴刘九舍亦在此。德辅可来嬉数日。前发至观音。已专人纳还宅上。至今不蒙遣还。余钱千万付下。以应用俟。颙俟。老妇附致意堂上安人。不宣。十 四日 孟頫记事顿首。

赵孟頫《致季博札》册,27.7cm×49.4cm。纸本,行书,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藏

季博,即束季博,与赵氏交谊深厚,并结成亲家。此札 為赵氏盛年所书,有项元汴等收藏印。

释文: 孟頫顿首再拜:季博提举相公尊亲家阁下。孟頫顷草率奉记。随蒙赐答。极慰倾驰之情。兹承惠书知。体中小不安。不审所苦者何。今进何乐。堂上尊夫人想 日来履候康和。欲得令弟踅还。今发一文字去。如此即可归也。人回。谨此具復。炎暑。唯厚加珍爱之祷。不宣。赵孟頫顿首再拜。记事顿首再拜。季博提举相公 尊亲家。忝眷赵孟頫谨封。

赵孟頫《行书十札》卷 25.8×57.3cm 不等 上海博物馆藏

 赵孟頫是元代书坛当之无愧的领袖。赵孟頫的《行书十札卷》十通尺牍合装卷,为赵孟頫致好友石民瞻书信九札,致高仁卿一札。石民瞻号汾亭,江苏人,好书画,曾為官九 江等地。早年便与赵孟頫為友,后成亲家。仁卿即高復礼,河南人,官兵部侍郎,是石民瞻亲戚。所以赵孟 頫、石民瞻、高復礼三人即具友情,亦有亲情,关係甚為密切。十件书札原為石民瞻珍藏,其临殁时赠给友 人戴氏;明代,张黼从戴家购得,后张家一直传递五代;入清后,是卷為王鸿绪所得,王鸿绪的儿子又将其 献给乾隆帝,因内府贮赵迹甚多,乾隆十六年,本卷又还给王家。后又经潘延龄、罗天池、裴景福、伍元惠等 人收藏。全卷横為五千三百一十五毫米,卷末后人题跋甚多,现藏於上海博物馆。关於十札书信书写的时 间,有的专家认為是赵氏四十六岁至五十六岁时书写,亦有的专家以為是四十二岁至四十六岁时书写。尽 管这些专家意见不一,但都认為,十札书信系赵氏盛年所书。

  这十通书札为亲友之间关于家庭琐事的通信,写来信手随意,自然地流露出作者的性情意趣和功力修养。书卷中真、草间出,映带匀美,较之正规书作,字形更多抑扬、奇正之态,流溢出温雅清朗的审美意蕴。笔意婉转停匀,妍润多姿,展现出书家一圆、二润、三熟的独特艺术风格。









释文:

  (札一) 记事顿首再拜民瞻宰公仁弟足下,孟頫谨封。孟頫顿首再拜民瞻宰公仁弟足下、顷旆从一再过吴。何不蒙见过耶.孟頫滞留於此。未得至杭。想彼 中事已定.昨承许惠碧盏。至今未拜赐。岂有所待耶。兹因仁卿来。草草数字附问。旦夕到杭。又有承教之便也。不宜。孟頫顿首再拜。十二月廿七日。   (札二) 孟頫方雨中闷坐。忽得惠字。乃(欲)知為雨小留。同此无类。承示画梅及观音像;一如来意。题数字其上。却用奉纳。冀目入。行潦满道。不敢奉屈。 临纸驰情。不宣。孟頫再拜。民瞻宰公弟侍史。   (札三) 孟頫再拜民瞻宰公老弟足下。雨个想无他出。能过此谈半日否。不别作仁卿弟简。同此拳拳。不宣。孟頫再拜。十七日。仁卿肯过此。当遣马去也。   (札四) 孟頫再拜民瞻宰公仁弟足下。孟頫去年一月间到城中。知旆从荣满后便还镇江。自后便不问动静。欲遣一书承候。又无便可寄。唯有翘伫而已。新春 伏计体中安胜。眷辑悉佳。孟頫只留德清山中。终日与松竹為伍。无復一豪荣进之意。若民瞻来杭州。能輟半日暇。便可来小斋一游观也。向蒙许惠碧盏。何尚未 践言耶。因便草草具记。拙妇附承婶子夫人动睁。不宣。人日。孟頫再拜。   (札五) 孟頫再拜仁卿学士老弟坐右。顷闻旆从到桐川。相望甚邇。何不一过我。殊恨恨也,尔来想动履胜常。闻吾弟有翡翠石。蒙爱若此.能举以见惠否。 不然当奉价拜还。唯慨然至幸。因盛季高便草具状。未能及其他。不宣。九月廿五日。孟頫再拜。   (札六) 顿首再拜民瞻宰公阁下。孟頫谨封。孟頫顿首再拜民瞻宰公老弟足下。适方走謁。不遇而归。兹枉简教.重以贱生。特飴厚贶。本不敢拜辞。又惧於 得罪。强顏祗烦。感愧难言。草草奉復。尚图面谢。不宣。孟頫顿首再拜。   (札七) 记事顿首復民瞻宰公老弟足下。七月廿七日寓杭赵孟頫就封。孟頫顿首再拜民瞻宰公老弟足下。孟頫奉别甚久。倾仰情深。人至。得所惠书。就审即 日雅候胜常.慰不可言。承喻令弟文书即已完备。付去人送纳。外蒙远寄碧盏。不敢拜赐。併付去人。归璧乞示至。筑子谨已祇领。感激感激。草草具答。附此致 意。令亲仁卿想安好。不宣.七月六日。孟頫记事再拜。   (札八) 孟頫顿首再拜民瞻宰公仁弟足下。孟頫自去岁便过德清。盖三间小屋。滞留者三月。十一日归吴兴。闻骑气已还京口。十三日钱令史来。得所惠书。 审动履之详。极慰下情。相别动是数月。满谓可以一见。不意差池。倾渴之怀。临风难写。或旆从过杭。千万一到龟溪為望。附此拜意仁卿令亲。闻携研见过。此 意甚厚。何时重来。以慰翘想耶。因钱令史还桐川。作此附便奉问。草草。不宣。孟頫再拜。   (札九) 孟頫再民瞻宰公弟足下。别久不(胜)驰想。近京口客足来所惠书。就审腹(履)候清佳。八月晦日又囗囗书。尤以為慰。不肖自夏秋来。煬发於鬢。痛 楚不可言。今五十餘日。而创尚未囗。盖濒死而幸存耳。想民瞻闻之亦必囗囗也。承示以墨竹。大有佳趣。輒书数语其上。涴损卷轴。深知罪戾。不知民瞻见恕否。 寄惠沉香。沉香环领囗感囗。未有一物奉报。想不讶也。老妇附致意阃政夫人。寒近。要鹿肉。千万勿忘。餘冀尽珍重理。不宣。即日。孟頫再拜。   (札十) 仰人至得所惠书。就审履候胜常。深以為慰。不肖远藉庇休。苟且如昨。承远寄鹿肉领次。至以為感。但家人辈尚以為少。不审能重寄否。付至界行 绢素。已如来命。写兰亭一遇奉纳。试过目。以為然乎。不然乎。紫芝有书。今附来使以书復之。冀转达拜意。仁卿弟。堂上太夫人即日尊候安康。拙妇同此上问。 不宣。正月廿四日。孟頫再拜。

赵孟頫《书欧阳修秋声赋卷》纸本 行书 34.8×182.2cm 辽宁省博物院藏

深得二王笔意,运笔流畅洒落,行间茂密,气韵相通,用墨如润含春雨,结体丰容缛婉,似融融春气荡漾于波拂间,为赋所不能兼有也。

释文: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鏦鏦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予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星月皎洁,明河在天,四无人声,声在树间。” 予曰:“噫嘻悲哉!此秋声也,胡为而来哉?盖夫秋之为状也:其色惨淡,烟霏云敛;其容清明,天高日晶;其气栗冽,砭人肌骨;其意萧条,山川寂寥。故其为声也,凄凄切切,呼号愤发。丰草绿缛而争茂,佳木葱茏而可悦;草拂之而色变,木遭之而叶脱。其所以摧败零落者,乃其一气之余烈。夫秋,刑官也,于时为阴;又兵象也,于行用金,是谓天地之义气,常以肃杀而为心。天之于物,春生秋实,故其在乐也,商声主西方之音,夷则为七月之律。商,伤也,物既老而悲伤;夷,戮也,物过盛而当杀。” “嗟乎!草木无情,有时飘零。人为动物,惟物之灵;百忧感其心,万事劳其形;有动于中,必摇其精。而况思其力之所不及,忧其智之所不能;宜其渥然丹者为槁木,黟然黑者为星星。奈何以非金石之质,欲与草木而争荣?念谁为之戕贼,亦何恨乎秋声!” 款署: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予之叹息。子昂。 童子莫对,垂头而睡。但闻四壁虫声唧唧,如助予之叹息。

赵孟頫《行书杂书三帖》卷

赵孟頫《真草千字文》册 纸本 楷、草书 24.7×25cm 25开半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千字文》是中国古代流布很广的一种启蒙读物,梁代周兴嗣作。作品文辞通俗优美,典故运用丰富。历代书法家书写《千字文》着很多,其中年代最早、最著名者是陈、隋间的智永和尚。据记载,其在永欣寺时,曾书写《真草千字文》八百余本,分送给浙东一带的寺院。这些写本(或刻本)后来也就成为入门学习书法的范本。

 赵孟頫是继智永之后,书写《千字文》较多且最有名者,自称“二十年来写《千文》以百数”。从现存的七八种作品来看,大致可分成临作和创作两大类。前者书写的年代较早,后者则多作于其一风成熟之岳。此本《千字文》属于前者,基本是以智永的《真草千字文》为范本,艺术上保持了智永作品的典雅和流美。

 鉴藏印记:“石雪斋秘笈印”(朱文)、“丁白嘉”(朱文)、“丁 五郎多寿”(朱文)、“黄冠村人”(朱文)等。

赵孟頫《真草千字文》卷 上海博物馆藏

元代书法,从总体上来说是一个以复古为创新的时代,元代诸家以唐人楷法为基础.极力规模二晋, 形成了一代风气。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中国后,以其雄才大略,广交有才识的汉人,从各方面荐拔人才,并力图恢复旧有的体制而略加更张,尽营他在文化与思想上比较开放,但在军政、财权和殿试录用人才等 方面却对汉人严加限制,于是有识之士不能在仕途上谋取功利,乃转趋于文艺,在书法领域中赵孟頫 就是一个最为杰出的代表人物。

  赵孟頫(1254-1322),字子昂,号松雪道人,浙江湖州吴兴人,他是宋太祖第四子秦王德芳 九世裔孙,十四岁以父荫补官,后殿试考中吏部铨法,调真州司户参军。南宋灭亡后即隐居在家,刻苦自 学三十三岁时,行台御史程钜夫壶诏搜访遗逸于江南,遂应选入觐援兵部郎中,后迁集贤直学士,历任 济南路总管府事、江浙儒学提举、翰林侍讲学士等职,卒后追封魏国公,谥文敏。

  赵孟頫幼即聪慧,读书过目不忘,为文操笔立就,早岁学书于宋高宗赵构,中年时则专攻魏晋学钟繇 及二王书法,晚年时则留意于李北海,据宋濂说他学书非常刻苦用功,“留心字学得古法甚勤,羲献帖凡 临摹百过。”他更能上溯秦汉,篆学《石鼓》、《咀楚文》;隶学粱鹄、钟繇书,博采众长,最后形成了他流丽 飞动,温润妍雅的书风。虞集谓其“楷法深得《洛神赋》而揽其标,行书诣《圣教序》而入其室,至于草书饱《十七帖》度其形,其临摹之功全在"精勤"字,可以说他在书法上是一个难得的多面手《元史.本 传》谓:“孟頫篆籀、分隶、真、行、草书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在诸体之中尤以行书与楷书最为 擅长,小楷又是子昂诸书第一。相传他作书“下笔神速如风雨”,能“日书万字”极为精熟。由于他是宋室 后裔,后又入仕元朝,遂以其大节有亏而贬低其书,有媚俗之讥,这实际上以人论书,是很不公平的。赵孟頫 的书法犹如一个风流潇洒、俊秀清逸的江南才子,属于优美一路,极其润秀圆转,初学者若徒取其 貌,而不从骨力上下功夫,往往就会滑入媚俗佻靡一路,这一点是要注意的。

  赵孟頫传世墨迹、刻本极多,本册所刊《赵孟頫真草千宇文卷》未署书写年代,观其书用笔极其温润 圆劲,点画精到细腻,结字妍美简静,因为真书,故写得端庄严谨,意在示人以法,无疑是一本初学者入门 的极佳范本今影印出皈,以为广大书法爱好者赏习。

赵孟頫《前后赤壁赋》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前赤壁赋》
《后赤壁赋》

赵孟頫《前后赤壁赋》纸本册装,共11开21页,每页纵27.2厘米,横11.1厘米。帖共81行,935字。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末署“大德辛丑正月八日,明远弟以此纸求书二赋,为书于松雪斋,并作东坡像于卷首。子昂。”辛丑为大德五年(公元1301年)时赵孟頫48岁。这里仅选《前赤壁赋》部分。该帖分行布白疏朗从容,用笔圆润遒劲,宛转流美,风骨内含,神彩飘逸,尽得魏晋风流遗韵。

赵孟頫《杜甫秋兴》上海博物馆藏

此卷书杜甫秋兴八首。款署:“此诗是吾四十年前所书,今人观之未 必以为吾书也。子昂重题。至治二年(1322)正月十七日。”据此知该卷 书于元初至元十九年(1282)前后,作者时年二十八岁左右。此书用笔细 腻,结体端庄秀逸,笔圆墨润,筋丰骨健,给人以神定气闲,虚和宛朗的 美感。

赵孟頫《归去来辞》 行书 上海博物馆藏

赵孟頫《归去来辞》,大德元年(公元1297年)作。行书,纸本长卷,纵46.7厘米,横453.5厘米。共48行,行10字左右。卷前有其弟所绘陶潜像一幅并有题记,并盖有“古鉴阁中铭心绝品”、“经协久远期无限”、“韵篁馆赏图书“和“秦文钤”等印。该帖为中期作品,以行书为主,间以草法,用笔珠圆玉润,宛转流美,神气充足。

赵孟頫《归去来辞》 行书 存疑


赵孟頫 《汲黯传》册(传) 小楷,纸本,朱丝栏 17.6×17.4cm×10 1320年 日本东京永青文库藏

【附录】汲黯传

汲黯字长孺,濮阳人也。其行有宠于古之卫君也。至黯十世,世为卿大夫。以父任,孝景时为太子洗马,以严见惮。

  武帝即位,黯为谒者。东粤相攻,上使黯往视之。至吴而还,报曰:“粤人相攻,固其俗,不足以辱天子使者。”河内失火,烧千余家,上使黯往视之。还报曰:“家人失火,屋比延烧,不足忧。臣过河内,河内贫人伤水旱万余家,或父子相食,臣谨以便宜,持节发河内仓粟以振贫民。请归节,伏矫制罚。”上贤而释之,迁为荥阳令。黯耻为令,称疾归田里。上闻,乃召为中大夫。以数切谏,不得久留内,迁为东海太守。

  黯学黄、老言,治官民,好清静,择丞史任之,责大指而已,不细苛。黯多病,卧阁内不出。岁余,东海大治,称之。上闻,召为主爵都尉,列于九卿。治务在无为而已,引大体,不拘文法。

  为人性倨,少礼,面折,不能容人之过。合己者善待之,不合者弗能忍见,士亦以此不附焉。然好游侠,任气节,行修洁。其谏,犯主之颜色。常慕傅伯、爰盎之为人。善灌夫、郑当时及宗正刘弃疾。亦以数直谏,不得久居位。

  是时,太后弟武安侯田蚡为丞相,中二千石拜谒,蚡弗为礼。黯见蚡,未尝拜,揖之。上方招文学儒者,上曰吾欲云云,默对曰:“陛下内多欲而外施仁义,奈何欲效唐、虞之治乎!”上怒,变色而罢朝。公卿皆为黯惧。上退,谓人曰:“甚矣,汲黯之戆心!”群臣或数黯,黯曰:“天子置公卿辅弼之臣,宁令从谀承意,陷主于不谊乎?且已在其位,纵爱身,奈辱朝廷何!”

  黯多病,病且满三月,上常赐告者数,终不愈。最后,严助为请告。上曰:“汲黯何如人也?”曰:“使黯任职居官,亡以愈人,然至其辅少主守成,虽自谓贲、育弗能夺也。”上曰:“然。古有社稷之臣,至如汲黯,近之矣!”

  大将军青侍中,上踞厕视之。丞相弘宴见,上或时不冠。至如见黯,不冠不见也。上尝坐武帐,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见黯,避帷中,使人可其奏。其见敬礼如此。

  张汤以更定律令为廷尉,黯质责汤于上前,曰:“公为正卿,上不能褒先帝之功业,下不能化天下之邪心,安国富民,使囹圄空虚,何空取高皇帝约束纷更之为?而公以此无种矣!”黯时与汤论议,汤辩常在文深小苛,黯愤发,骂曰:“天下谓刀笔吏不可为公卿,果然。必汤也,令天下重足而立,仄目而视矣!”

  是时,汉方征匈奴,招怀四夷。黯务少事,间常言与胡和亲,毋起兵。上方乡儒术,尊公孙弘,及事益多,吏民巧。上分别文法,汤等数奏决谳以幸。而黯常毁儒,面触弘等徒怀诈饰智以阿人主取容,而刀笔之吏专深文巧诋,陷人于罔,以自为功。上愈益贵弘、汤,弘、汤心疾黯,虽上亦不说也,欲诛之以事。弘为丞相,乃言上曰:“右内史界部中多贵人宗室,难治,非素重臣弗能任,请徙黯。”为右内史数岁,官事不废。

  大将军青既益尊,姊为皇后,然黯与亢礼。或说黯曰:“自天子欲令群臣下大将军,大将军尊贵,诚重,君不可以不拜。”黯曰:“夫以大将军有揖客,反不重耶?”大将军闻,愈贤黯,数请问以朝廷所疑,遇黯加于平日。

  淮南王谋反,惮黯,曰:“黯好直谏,守节死义;至说公孙弘等,如发蒙耳。”上既数征匈奴有功,黯言益不用。

  始黯列九卿矣,而公孙弘、张汤为小吏。及弘、汤稍贵,与黯同位,黯又非毁弘、汤。已而弘至丞相,封侯,汤御史大夫,黯时丞史皆与同列,或尊用过之。黯褊心,不能无少望,见上,言曰:“陛下用群臣如积薪耳,后来者居上。”黯罢,上曰:“人果不可以无学,观汲黯之言,日益甚矣。”

  居无何,匈奴浑邪王帅众来降,汉发车二万乘。县官亡钱,从民贳马。民或匿马,马不具。上怒,欲斩长安令。黯曰:“长安令亡罪,独斩臣黯,民乃肯出马。且匈奴畔其主而降汉,徐以县次传之,何至令天下骚动,罢中国,甘心夷狄之人乎!”上默然。后浑邪王至,贾人与市者,坐当死五百余人。黯入,请间,见高门,曰:“夫匈奴攻当路塞,绝和亲,中国举兵诛之,死伤不可胜计,而费以巨万百数。臣愚以为陛下得胡人,皆以为奴婢,赐从军死者家;卤获,因与之,以谢天下,塞百姓之心。今纵不能,浑邪帅数万之众来,虚府库赏赐,发良民侍养,若奉骄子。愚民安知市买长安中而文吏绳以为阑出财物如边关乎?陛下纵不能得匈奴之赢以谢天下,又以微文杀无知者五百余人,臣窃为陛下弗取也。”上弗许,曰:“吾久不闻汲黯之言,今又复妄发矣。”后数月,黯坐小法,会赦,免官。于是黯隐于田园者数年。

  会更立五铢钱,民多盗铸钱者,楚地尤甚。上以为淮阳,楚地之郊也,召黯拜为淮阳太守。黯伏谢不受印绶,诏数强予,然后奉诏。召上殿,黯泣曰:“臣自以为填沟壑,不复见陛下,不意陛下复收之。臣常有狗马之心,今病,力不能任郡事。臣愿为中郎,出入禁闼,补过拾遗,臣之愿也。”上曰:“君薄淮阳邪?吾今召君矣。顾淮阳吏民不相得,吾徒得君重,卧而治之。”黯既辞,过大行李息,曰:“黯弃逐居郡,不得与朝廷议矣。然御史大夫汤智足以距谏,诈足以饰非,非肯正为天下言,专阿主意。主意所不欲,因而毁之;主意所欲,因而誉之。好兴事,舞文法,内怀诈以御主心,外挟贼吏以为重。公列九卿不早言之何?公与之俱受其戮矣!”息畏汤,终不敢言。黯居郡如其故治,淮阳政清。

  后张汤败,上闻黯与息言,抵息罪。令黯以诸侯相秩居淮阳。居淮阳十岁而卒。卒后,上以黯故,官其弟仁至九卿,子偃至诸侯相。黯姊子司马安亦少与黯为太子洗马。安文深巧善宦,四至九卿,以河南太守卒。昆弟以安故,同时至二千石十人。濮阳段宏始事盖侯信,信任宏,官亦再至九卿。然卫人仕者皆严惮汲黯,出其下。

赵孟頫《老子道德经卷》纸本 小楷 24.3x153.3cm 1316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此卷小楷《道德经》,堪称晚年小楷之精品。他一生曾多次抄写《道德经》,亦绘老子像,大抵多为道家作。在他的友人中如南谷真人杜道坚、看云道人吴全节,他不论年龄均称尊师,此外,如茅山道士刘真人、从其学书者句曲外史张雨等,都与他有很深的交往。这不仅使赵孟頫对道教经典发生浓厚兴趣,也促使他向东晋道士杨羲的小楷取法。此卷落款“为进之高士书”,虽非道流,然当是受道教思想影响的隐士。赵孟頫一生所写各种道经甚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道教在元代的社会地位和影响。

是卷首为赵孟頫所绘老子像,后整卷《道德经》精工中透静穆之气,稳健中露灵动之神,具松雪体之典型风格。引首为明姚绶行书“松雪书道德经”六字。老子像前隔水有近人张爰(大千)二题。曾经明项元汴、项笃寿收藏。陈继儒《妮古录》、汪珂玉《珊瑚网书跋》、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顾复《平生壮观》等著录。 赵孟頫工诗文,善书画,以古人为法,博采众家之长,真、草、隶、篆各擅其妙,小楷尤为精绝。《道德经》是他的小楷代表作之一,书于延祐三年(公元1316年),时年六十三岁,字体工整秀丽,笔法稳健,独具风格。卷首有明姚绶行书“松雪书道德经”六字,前隔水绫上有近人张爰二题。曾经为明项元汴、项笃寿收藏。

赵孟頫《闲居赋》 38×248.3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闲居赋》纵38厘米,横248.3厘米。书西晋著名文学家潘岳《闲居赋》一首,56行,凡627字,款署子昂。

  《闲居赋》是西晋文学家潘岳所作。前人似颇有微词,如金代著名诗人元好问《论诗三十首》云:心画心声总失真,文章宁复见为人?高情千古《闲居赋》,争信安仁拜路尘。联系史书记载来看,元好问对作者与作品关系的论述,还是较为客观的。

  与潘岳的情况相似,赵孟頫也是引起后世较大争议的历史人物之一。他本人一直徘徊在仕与隐的两极中间,加之又是以旧王孙的身份出仕,故其心理之策负可想而知。他平生常为进退之身不由已而苦恼,赵孟頫的此种内疚愧作之情,实在是一种难以排遣并且相伴终身的客观存在。他书写《闲居赋》,实际上就是希望能够借助书法的力量,一定程序上调和或缓解内心的矛盾和不安,使得自己的心宇获得片时的宁静。此作笔意安闲,气韵清新,通篇行楷结合,方圆兼备,体态优雅,也体现出赵氏书法艺术书卷气和富贵气。

  此作无年款,但从书法上考察,应是晚年所书,为赵孟頫上乘之作。卷末有清曹溶题跋。附录潘岳《闲居赋》原文:

  遨坟素之长圃,步先哲之高衢。虽吾颜之云厚,犹内愧于宁蘧。有道余不仕,无道吾不愚。何巧智之不足,而拙艰之有余也!于是退而闲居,于洛之涘。身齐逸民,名缀下士。背京溯伊,面郊后市。浮梁黝以迳度,灵台杰其高峙。窥天文之秘奥,睹人事之终始。其西则有元戎禁营,玄幕绿徽,溪子巨黍,异絭同归,砲石雷骇,激矢虻飞,以先启行,耀我皇威。其东则有明堂辟雍,清穆敞闲,环林萦映,圆海回泉,聿追孝以严父,宗文考以配天,祗圣敬以明顺,养更老以崇年。若乃背冬涉春,阴谢阳施,天子有事于柴燎,以郊祖而展义,张钧天之广乐,备千乘之万骑,服枨枨以齐玄,管啾啾而并吹,煌煌乎,隐隐乎,兹礼容之壮观,而王制之巨丽也。两学齐列,双宇如一,右延国胄,左纳良逸。祁祁生徒,济济儒术,或升之堂,或入之室。教无常师,道在则是。故髦士投绂,名王怀玺,训若风行,应犹草靡。此里仁所以为美,孟母所以三徙也。   爰定我居,筑室穿池,长杨映沼,芳枳树樆,游鳞瀺灂,菡萏敷披,竹木蓊蔼,灵果参差。张公大谷之梨,梁侯乌椑之柿,周文弱枝之枣,房陵朱仲之李,靡不毕植。三桃表樱胡之别,二奈耀丹白之色,石榴蒲桃之珍,磊落蔓延乎其侧。梅杏郁棣之属,繁荣藻丽之饰,华实照烂,言所不能极也。菜则葱韭蒜芋,青笋紫姜,堇荠甘旨,蓼荾芬芳,蘘荷依阴,时藿向阳,绿葵含露,白薤负霜。   于是凛秋暑退,熙春寒往,微雨新晴,六合清朗。太夫人乃御版舆,升轻轩,远览王畿,近周家园,体以行和,药以劳宣,常膳载加,旧痾有痊。于是席长筵,列孙子柳垂廕,车结轨,陆摘紫房,水挂赪鲤,或宴于林,或禊于汜。昆弟斑白,兒童稚齿,称万寿以献觞,咸一惧而一喜。寿觞举,慈颜和,浮杯乐饮,丝竹骈罗,顿足起舞,抗音高歌,人生安乐,孰知其他。退求已而自省,信用薄而才劣。奉周任之格言,敢陈力而就列。几陋身之不保,而奚拟乎明哲,仰众妙而绝思,终优游以养拙。

赵孟頫《酒德颂》纸本,行书,28.5×65.2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有大人先生以天地爲一朝,以萬期爲須臾,日月爲扃牖,八荒爲庭除。行無轍迹,居無室廬,幕天席地,縱意所如。止則摇厄執孤,動則挈榼提壺,唯酒是務,焉知其餘。有貴介公子,縉紳處士,聞吾風聲,議其所以,陳說禮法,是非蠭起,奮袂攘襟,怒目切齒。先生於是方捧甖承槽,銜杯嗽醪,奮髯箕踞,枕麴藉糟,無思無慮,其樂陶陶。兀然而醉,恍爾而醒。靜聽不聞雷霆之聲,熟視不見泰山之形。不覺寒暑之切肌,嗜欲之感情。俯觀萬物,擾擾焉如江海之載浮萍。二豪侍側焉,如螺蠃之與螟蛉。延祐三年丙辰歲十一月廿一日,爲瞿澤民書。子昂。

  本幅自识:“延祐三年丙辰歲十一月廿一日,爲瞿澤民書。子昂。”钤“赵子昂氏”印。帖后题跋有孙星衍(5段)、徐有贞、陈鉴、刘珏、杨循吉、文彭、王穉登、翁方纲(4段)、阮元等26家。鉴藏印有戴植、吴云、顾文彬等15方。

  明詹景凤《东图玄览编》、《真迹日录》,清顾文彬《过云楼书画记》、潘遵祁钞录《三虞堂书画目》著录。

  延祐三年(1316年),赵孟頫时年63岁。

  此卷是赵孟頫为瞿泽民录写的西晋刘伶《酒德颂》全文,共19行。瞿泽民无考。刘伶为“竹林七贤”之一,其《酒德颂》充分反映了晋代文人的心态,由于社会动荡不安,统治者对一些文人的政治迫害,使有的文人或借酒浇愁,或以酒避祸,并借酒后狂言发泄对时政的不满。

  此帖笔法纵逸,又是自家风貌,肥不没骨,瘦不露筯,姿媚隽逸,出神入化,可谓人书俱老,炉火纯青,是赵氏书法的精品之作。正如帖后文彭跋所云:“信手拈来,头头是佛,若必曰'兰亭',恐不必以此论松雪。”明、清各家题跋亦对此卷推崇备至。其文校之《昭明文选》小有出入。

赵孟頫《题烟江叠嶂图》 47×413厘米,纸本。大字行书, 上海博物馆藏。

《烟江叠嶂图 》是北宋画家王诜的作品,赵孟頫实际书写的是北宋苏东坡题咏王诜《烟江叠嶂图》诗一首:江上愁心千叠峰,浮空积翠如云烟。山耶云耶远莫知,烟空云散山依然。……。赵氏墨迹传世虽多,惟大字却少见。从中不难看出其大字功夫之深。此本帖前有乾隆的“双钩赝品佳者”的评语,评者认为此帖或非“双钩”临本。后文徵明在赵孟頫书苏轼题王诜《烟江叠嶂图》诗后补水墨米家山水,观此本笔墨,极有可能为文徵明所临。

赵孟頫《烟江叠嶂图诗卷》49.8×413.9cm。 纸本,行书,辽宁省博物馆藏

烟江叠嶂图诗卷》抄写的是苏东坡的《书王定国所藏烟江叠嶂图》 —首七古,《烟江叠嶂》原是王诜(一O三七—一O九三;或作一O四八—一一O四)所作。王诜,字晋卿,妻英宗之女蜀国长公主,官驸马都尉。能诗善画,尤长山水,与苏轼、黄庭坚、米芾均有交往。他作此图后,东坡即有诗题。这首诗以诗的语言展示了画面的情景,也隐寓了归田的思想。由于东坡这首诗精彩异常,东坡诗题后,王诜也即有和诗。而《烟江叠嶂》图也声誉鹊起。后来,王诜又作过同样题目的烟江叠嶂图多件。传世的《烟江叠嶂图》,上海博物馆藏,绢本,后有宋濂跋:“王晋卿画《烟江叠嶂图》余见散本。其布置广狭皆不同。内一本有东坡亲笔所赋诗者,尤为精绝。此卷签题乃徽庙所书。盖尝入宋内府矣,可宝也。翰林学士宋濂识。”由此可知最初的《烟江叠嶂图》上有东坡诗原迹。《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十二犹有著录,还有苏轼书写的时间:“元祐三年(一O八八)十二月十五日,子瞻书。”元代离宋不远,赵孟頫当有机会看见过该图和苏轼诗跋。柳贯《都待制文集》卷三有《松雪老人临王晋卿〈烟江叠嶂图〉歌》,表明赵孟頫临王诜画时已年老的事实。

  明代的严嵩,曾收藏王诜的《烟江叠嶂图》,严嵩籍没后,该图被王世贞购得。王跋说:“……然则晋卿作此画有两本,其行世者为王定国画而长公作歌者也。当宣政问诏天下断公文及墨迹进御之本,岂应复留公歌于后,而画首乃有秘殿图印。盖定国之本仅余公墨迹,而画已失矣。御藏晋卿别本,又有江山平远及千里江山图,安知不落人间好事者取以配公等为一卷,作艺林奇玩耶?若以为延津之后,则吾未敢。盖歌辞与画境小抵牾耳。至于分布结构、纡徐掩映之状妙极上致,断非南宋人所能辨,而苏长公笔法精纯古雅,为平生冠,又不当参置蜉蝣之是也。”《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十二)这表明画与题诗分开,画就此佚失。苏诗配了另一图。因苏诗与此图的意境不合,后来干脆连苏的题诗也没有了。万历年间,文嘉跋该图时说:“王晋卿烟江叠嶂余凡见两本,其一在昆山魏氏,其一在金陵姚氏,皆无苏诗。姚后觅得松雪所书而景象奇妙与苏诗甚合。今已归秘府矣。魏氏本设色行笔政与此同。此本气韵清雅,坡书神妙与他书迥别,为可宝耳。万历丁丑(一五七七)夏,文嘉跋。”〈《式古堂汇考》考十二)

  据此,可以肯定,赵孟頫曾为配王诜的《烟江叠嶂图》而写过一篇苏诗的长题。《书画舫》云:“元美(王世贞)公藏王晋卿烟江叠嶂图卷,笔意古雅,墨晕精微,极得古人遗法。后有东坡长歌一篇。淋漓委曲尤为遒劲刺眼。原系严分宜(即严嵩)故物,书画皆佳。第不知较徐客斋旧本可颉颃耳。”(《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十二)。王世贞藏本上的苏诗跋,恐怕就是赵孟頫的题作。上博的烟江叠嶂图的尺寸为(45·2X66cm),故赵配的书题的高度也不应少于此。这对于写惯横卷(一般只在二十多厘米—三十厘米)的赵孟頫来说,就是一件大作品了。现在辽博藏的赵书题跋,49·8x413.9cm,与画芯高度相差不多。只是后来沈周、文征明重新画了此图,故辽博的赵跋,接到了沈、文的图上,而并非王诜的原图。


赵孟頫《行书二赞二诗卷》 27×456.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是款署“湖州观堂与受益外郎饮酒一杯之余,便觉醉意横生。 戏书此卷,为他日一笑之资。孟頫”。“受益”名张谦,大德 元年前后,曾官江浙行省检校。“观堂”是佛寺中修习的场 所。据赵氏《重修观堂记》,湖州的观堂始建于南宋嘉泰年 间,宋木毁圮严电.元至元二十一年曾重新修葺,历时十 年。赵文作于大德元年(1297)九月,本卷也应作于此时。卷 未有明代卞荣、王世贞、董其昌、文震孟、陈继儒,清代英 和、永瑆跋。

  此帖是与好友相聚,一时酒酣的乘兴之作。纸质莹润光滑, 信手写来,“神融笔畅”,滂沛悦然。风格上多得颜(真卿)、 米(芾)二家笔意,这在赵氏的书作中是极少见的。 鉴藏印记:王世贞、英和等人印。 历代著录:《辛丑销夏记》、《三虞堂书画目》、《珊瑚纲》、 《过云楼书画续记》。

释文:

太湖石赞

猗拳石、来震 泽。莽荡荡、太 古色。玄云兴、 黝如墨。冒八 荒,雨万物。卷 之怀,不盈尺。

萧子中真赞

臞臞萧子,乃我 世交。有之似 之,德音孔胶。 环堵之中(此字 点去)宮,啸歌 其中。相彼逸 民,可与同风。

题董元溪岸图

石林何苍苍,油 云出其下。山高 蔽日。阴晦复 多雨。窈窕溪谷 中,邅回入洲 溆。冥冥猿又 居,漠漠凫雁 聚。幽居波(彼) 谁子,孰与玩芳 草。因之发长 谣,商声动林 莽。

题洗马图

齧厀覂驾谁能 御,驽蹇纷纷何 足顾?青丝络首 锦障泥,鞭箠空 劳怨长路。明窗 戏写桒黄诗,洗 刷归来气如怒。 不须对 此苦怨嗟,男儿 自昔多徒步。

湖州观堂与受益 外郎饮酒一杯之 余、便觉醉意横 生。戏书此卷, 为他日一笑之 资。孟頫

赵孟頫《仇锷墓志铭》 楷书 日本阳明文库藏


行楷书墨迹。卷高37.2厘米,共一百九十二行,满行六字, 并篆题引首《有元故奉议大夫福建闵海道肃政廉访副使仇府君墓碑铭》二十四字, 其中“建闵海道肃政廉访”八字原已损缺,系后人为之补书。

  《仇锷墓碑铭》于延祐六年(公元1320年)书,是其晚年力作。运笔方整有力, 遒丽老健,一笔不苟,骨气深稳,与常见赵书妩媚甜润不同。赵孟頫的书法以楷书和行书最好。此书是他楷书代表作之一,他的楷书用笔流畅随意,但又出规入矩,法度森严,其结体疏朗俊秀,飘逸洒脱,几乎无瑕疵可言。

赵孟頫《止斋记》 纸本,行书。上海博物馆藏


《止斋记》,纸本,现藏上海博物馆。此篇是行书代表作之一,书于至大元年,时年55岁(1308年)。通篇字形俊秀飘逸,而笔笔又谨守法度,体现了他极深的行楷功力,乃至后学无法超越。


赵孟頫《胆巴碑》,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楷书帝师胆巴碑卷 纵33.6厘米×横166厘米 纸本。书于延佑三年(1316年)。卷后有清姚元之、杨砚、李鸿裔、潘祖荫、王懿荣等人跋。钤有清许乃普等人收藏。《东图玄览》《清河秘箧表》《南阳名画表》《式古堂书画汇考》等书著录。现藏故宫博物院。


  此碑是赵孟頫奉元仁宗敕命撰写的,时年六十三岁,为赵氏晚年碑书的代表作。

  明王世贞认为赵孟頫晚年书法“规模李北海”,此卷笔法秀媚,苍劲浑厚,独具风格, 于规整庄严处见潇洒天真的韵致,可谓笔笔提起,字字挺拔,充分体现了赵体书法的风韵和神采。虽取法李邕的《岳麓寺碑》,但又较之舒展放松,去其险佻之势,化为端庄肃穆,雄遒苍健之姿。运笔和间架均出于二王,凝重古朴,“老劲可喜”。

  赵书虽秉承传统,却不为陈法所囿,往往能根据不同的需要变换书体,但不论怎样变,又都能运用自如,得心应手,因此,他的书法既有深邃的传统基础又有鲜明的个性特征,卓然不群。

赵孟頫《寿春堂記》拓本 辽宁省博物馆藏

赵孟頫楷书《寿春堂记》书于元仁宗延祐三年(1316年),是融合二王、李邕而又出以劲肆之作。墨迹为清人陈廷庆所藏,历经王 鸣盛、阮元、翁方纲、鉄保等人鉴定。清文宗嘉庆二年(1798年)在杭州抚勒上石,刻者吴厚生。原拓本有陈廷庆、王鸣盛 等题跋或观款十二段,付印时除陈廷庆一跋外,余均略去。在题跋中,王鸣盛说;『此册笔法遒健。』铁保说:“是卷胎息大令, 而兼北海之恣纵, 一洗平生流媚之习,真人书俱老之境。”石韫玉也说:“笔势若龙若驪,如快马入阵,纵横莫当。”这些,都 是有参考价值的评论。

赵孟頫《杭州福神观记》卷 纸本,楷书 34.2×797.8cm 延祐七年(1320年)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杭州福神观记》是一篇碑记,由著名文学家邓文原撰文,记述道教领袖张惟一委派崔汝晋重建位于西湖断桥之侧的福神观之始末。赵孟頫书此碑记于元延祐七年(1320年),时已67岁,属其极晚年作品,已臻“人书俱老,炉火纯青”的境界。作品以乌丝界栏。字体主要取法唐代李邕,参以己意,雄健开张,用笔圆劲浑厚。全文七百余字一气呵成,功力非凡。当年应曾上石,今碑已佚,唯此墨迹存世。

  卷后有清吴荣光、周寿昌、杨岘题跋。

  《辛丑销夏记》、《须静斋云烟过眼录》、《过云楼书画续记》等书著录。(撰稿人:金运昌)


赵孟頫《妙严寺记》纸本楷书 34.2×364.5 cm,题跋:34.6×206.7cm.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物馆藏

《妙严寺记》,又称《湖州妙严寺记》,牟巘撰文,赵孟頫书并篆额,原件纸本横卷,现藏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

  撰文作者牟巘(献甫),四川人,官至南宋大理寺少卿,后因元军攻陷临安,即谢门不出,不愿入仕,隱居湖州故里南园三十六年,与赵孟頫莲花庄毗邻,卒年八十五。赵孟頫比牟巘年龄小27岁,为忘年之交。赵孟頫所书的许多碑刻都由牟巘撰文,如《松江宝云寺记》、《嘉兴重修儒学记》、《湖州妙严寺碑记》等。此作未署书写年月,但据他所署的职衔,可推测此卷当书于至大二年(一三○九)七月以后,或次年九月以前。据杨载《赵文敏公行状》记:“至大已酉(二年)七月,升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兼劲农事。未上。仁宗皇帝在东宫,遣使者召。”可知这个职衔虽被任命,却未上任,此时正在湖州家中,至次年九月,他才应召赴大都(今北京)。因知此卷是他五十六或五十七岁时的作品,正是他中期稍晚时的作品。

  牟巘撰文叙述妙严寺当时建寺、刻印《华严经》、《法华经》及藏《大藏经》等情况。赵孟頫所书写之后,并没有刻石,手迹藏于僧人手中甚久,元无人题跋,直到明代成化年间,方有做过监察御史的嘉善画家姚绶(公绶)作了四段题识。

  据题识,此《湖州妙严寺记卷》当时归僧人雨俺所有。民国初年此卷归大收藏家叶恭绰(誉虎)收藏。后由大收藏家谭敬(区斋)收藏,此卷由谭妻带到台湾,1970年归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物馆收藏。

  楷书部分字迹匀称,笔势圆劲流丽,结构布局端庄秀美。笔画开张舒展,点画精妙,使转灵活,于庄严规整中见潇洒俊逸,具有极高的书法造诣,是后人学些赵氏楷书的最佳范本。

  2013年,教育部发布《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妙严寺记》为推荐临摹范本之一。

赵孟頫《趵突泉诗》 纸本,行书,纵33.1cm,横83.3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趵突泉在山东济南市旧城西门外。赵孟頫服官济南时,常游憩於此地。赵孟頫诗文书画乐律无不精善,书法则篆籀分行草书无不冠绝古今,早年学宋高宗,后取则王羲之、王献之,末后復学李邕。是唐以后书法的集大成者,对当时及后世影响很大。

赵字以完全唯美的风格见称。书趵突泉诗作於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十二月,為周密作鹊华秋色之顷。最晚不超过大德八年(1304)周密卒年之前。亦即四十二岁到五十一岁间的作品。元赵孟頫书趵突泉诗润秀圆转,这正是赵氏书风的特色,也是存世赵书中墨跡楷书罕见大字。案卷中有「右二题」,今仅存其一,可见卷前已有遗失。

释文:趵突泉。滦水发源天下无,平地涌出白玉壶。谷虚久恐元气洩,岁旱不愁东海枯,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澜声震大名湖。时来泉上濯尘土,冰雪满怀清兴孤。右二题皆济南近郭佳处,公瑾家故齐也,遂為书此。孟頫。


赵孟頫《心经行书册》 纸本,册页 辽宁博物馆藏

《心经》册页装,3开。第1开前1开,是白描观音大士像。第3开后第1开.是白描韦陀像,后面第2—3开是明王稚登、清张英、张照、励宗万等人跋和原梁清标题签。每单开纵288厘米,横108厘米。此册原为清张若蔼旧藏,有“炼雪鉴定”、“晴岚居士”等印。乾隆时入清宫,有乾隆、嘉庆、宣统内府藏印。《心经》原为手卷,入清宫后改为册页,并加装檀香木雕花夹板。《心经》前后的《观音像》、《韦陀像》是清人所绘。著录于《秘殿珠林续编》。

这册《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是赵孟頫的一件代表作品。它运笔自如,清润流畅,自成面貌,但细分析起来,却又感觉它笔笔字字都自有来历。我们知道,宋代书画艺术到南宋末年已走向衰退。马远、夏珪末流的画风,大多空阔粗疏,韵味全无。书法也早已失去了北宋的生动神韵,传世的赵孟坚《自书诗帖》、文天祥《木鸡集序》,都说明了这种情况。生活在这一时代的赵孟頫,力图矫正时弊,有所作为。如同中国历史上常见的托古改制一样,他在书画上,也以提倡“贵有古意”,来振兴颓势。在书法上,他用心临摹钟繇、王羲之、王献之、智永的字帖,力求从魏晋人的作品中吸取营养。但宋末元初时,已没有东晋人那种以玄风为背景的风韵。赵孟頫临摹的拓本字帖,与钟、王、智永原写本的神采也已有距离。这样,赵的书法也只能是古人的影子,而不可能是古人的再现。加之晋人席地而作、悬空书写,与元代端坐高椅、据案书写的姿势截然不同,书写效果判若有别。这样,赵孟頫虽主观上追摹古人,而实际上却产生了一种貌似古人的新的书风。赵孟頫一心尊古、规模古人点划的临帖方式,对明清以来的书学影响很大。至于他借鉴行书的笔法与小楷的结体来写大楷,创造出一种别于欧、柳、颜体刚性楷书的柔性赵体楷书,则因其适应性强,大可书写匾额,小可誊录殿试大卷,影响就更大,试看元代刻书一律通行赵体,就可知赵字的风行程度了。

赵孟頫所写《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非只一本,此册是写给中峰和尚的。中峰释名明本,号中峰,元代高僧, 主持吴兴弁山幻住庵。元仁宗曾赐号佛慈圆照禅师。圆寂后谥普应国师。中峰小赵孟頫九岁,但赵对中峰执礼 甚恭。自北朝以来,佛教的信士往往自己写经或雇人写 经以为功德。但所写经卷。均用楷书,赵孟頫用行书 写《心经》。在写经史上是一个创例。

本册明王稚登跋说:“赵魏公平生好写佛经、禅偈, 余所见甚多,指不可盛偻。盖其前身当是高僧,故津津 于竺乾妙典,不一书而足也。”其实,在元代这一特殊 的朝代,知识分子,不论是在野的,还是出仕的,精神 都是有些苦闷的。他们或逃禅入道,或寄情山水,甚至 流连风月,作为书会才人,编写杂剧。这些人不可能前 身都是高僧。至于赵孟頫,一方面,因以赵宋宗室出仕 元朝,受到遗民鄙视;另一方面,在元朝朝廷又受到蒙 古大臣的排挤,以至于不得不向皇帝表白:“往事已非 那可说,且将忠直报皇元。”在这种心境下,他写过一 首《罪出》诗,说:

在山为远志,出山为小草。

古语已云然,见事苦不早。

谁令堕尘网,婉转受缠绕。

昔为海上鸥,令为笼中鸟。



赵孟頫《心经行书册》 纸本,册页 28.6×11.9cm×5 北京保利拍卖

题识:《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文略。松雪道人奉为日林和上书。

题跋:松雪翁写心经一卷,波磔婉妙,确为真迹。墨林藏印精而且多,又有神品小印,可知明代亦极郑重。近世虽多见赵书,而真者百不一见。此册旧为王文愍公所藏,予得自其戚家,深自秘赏。踽厂印人长兄见而好之,知予喜搜古玉印鉨,因持秦玉“安官”白文小鉨与予相易。是鉨洁白通明,雕刻精润,盘蛇作纽,美好无伦。投砖引玉,用自恧尔。己未端午,南屏佛弟子达旷谨跋。钤印:袁克文、寒云之印、达旷、安官

钤印:赵氏子昂、松雪斋

鉴藏印:子京、子孙永宝、桃里、项元汴印、墨林秘玩、平生真赏、神品、退密、墨林山人、虚朗斋、项叔子、寄敖、子京父印、六艺之圃、项子京家珍藏、墨林生、子京所藏、神游心赏、子孙世昌、墨林(半印)、墨林子(半印)、净因庵主(半印)、子京(半印)、长(半印)、慎余堂书画印、亳州何氏珍藏、莲樵鉴赏、水部成勋、春和园鉴藏、兰胜珍赏、莲樵审定真迹、定光佛再世堕落娑婆世界凡夫、湌经养年、鉴古堂、赵之谦印、为五斗米折腰、阿农无恙、皕宋书藏、寒云心赏、八经阁、绮丽飞腾、踽盦收藏、谭得、明卫、谭天祺印

说明: 1.此册经袁克文题端并后跋。经项元汴、何溥、成勋、奕欣、王懿荣、谭踽盦、谭天祺、袁克文、张静江递藏。 2.通过《书学》的出版可知,戴季陶曾为此《赵松雪行书心经》作跋语九则。 3.戴季陶所作跋语中,第一则明确指出此册彼时为张静江先生所藏。

赵孟頫《昔寻李愿诗》卷 纸本,行书,纵30cm,横99.5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昔尋李願向盤古,正見蒼厓巨辟爭開張。是時新晴天井溢,誰把長劍倚太行。沖風吹破落天外,飛雨白日灑洛陽。東蹈燕川食曠野,有饋木蕨牙滿筐。馬頭溪深不可,借車載過水入箱。平沙綠浪榜方口,雁鴨飛起穿垂楊。窮探極覽頗恣橫,物外日月本不忙。歸來辛苦願誰爲,坐令再往之計墯渺茫。閑門長安三日雪,推書撲筆歌慨慷。旁無壯士遣屬和,遠憶盧老詩顛狂。開緘忽睹送歸作,字向紙上皆軒昂。又知李侯竟不顧,方冬獨入崔嵬藏。我今進退幾時決,十年蠢蠢隨朝行。家請官給不報落,無異雀鼠偷太倉。行抽手版付丞相,不待彈劾還耕桑。子昂

  末款属"子昂"。钤"趙子昂氏"、"松雪齋"印二方。有清乾隆、嘉庆诸玺,又孙煜峰藏印。   清安岐《墨缘汇观》、《石渠宝笈续编》著录。   此作是赵孟頫书写的唐韩愈《卢郎中云夫寄示送盘古子诗两章歌以和之》诗,此诗帖与赵孟頫《与国宾山长》信札及杨维祯《小游仙辞》、危素《陈氏方寸楼记》四段合装于一卷,共24行。   此诗帖笔法丰富,变化多端。初起较为严谨,楷中带行,写到后来行中见草,笔力苍劲厚重,点划、使转交待分明,应是赵孟頫晚年书法之力作。

赵孟頫《秋兴赋》局部 纸本 纵25.7厘米 横284.3厘米 上海博物馆藏

赵孟頫《与山巨源绝交书》(1319) 绿绢本 21.8x254.7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与山巨源绝交书卷》(疑)行书 25×283.6cm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行草陶渊明五言诗页》 纵32.7厘米 横45.8厘米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书录陶渊明《饮酒二十首》诗之六,入《法书大观册》, 款署“子昂”、钤“赵子昂氏” (朱文)印,帖后元代虞 集隶书跋。

  此帖书法点画,使转尚可见二王书的形质性情,但又分明 是自家书的遒逸劲媚风格。虽无年软,但其苍劲老到的笔 法,已经展示了赵氏人书俱老的晚年书风。 鉴藏印记:“安仪周家珍藏” (朱文) 、“景贤”(白 文)及谭敬等印。

释文: 秋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 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 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 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 啸傲东轩下。聊复得此生。


赵孟頫《玄妙观重修三门记》纸本 篆额 35.7×55.7厘米 正文楷书 35.8×284.1厘米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玄妙观在古城苏州,为著名道教寺庙,创建于西晋咸宁二年(276年)。晋明帝司马绍居然梦见三清道祖驾云到了苏州,于是下旨重修道院,并改名为上真道院。唐代皇帝自称老子后裔,尊之为太上玄元皇帝,并效令两京及诸州均建立玄元皇帝庙。此后屡遭兴废。到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年),改为玄妙观,玄、元相通,也称元炒观。此名取自老子《道德经》中"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一语。

  《玄妙观重修三门记》为元代牟巘撰文、大德六年(公元1302年)赵孟頫书并篆额。其“玄妙观重修三门记碑 ”原在正山门内,“文革”时失落。1990年,苏州碑刻博物馆受市道教协会委托,仿刻成碑,现存正山门内。铭刻碑帖2幅;每幅纵52,横136.5公分 記五十八行,行十一字,額三行。

赵孟頫《吴兴赋》 282.95×25.8厘米,浙江省博物馆藏

 赵孟頫《吴兴赋》 长282.95厘米,高25.8厘米,册页折叠整幅长卷式装帧。原为北京故宫博物院藏,1955年经著名书法家沙孟海先生之联系相商,始入藏浙江省博物馆至今。

  《吴兴赋》是赵孟頫书法作品中的得意之作,且其所书之内容出于本人所撰,仅就后者而言,在其传世作品中也是罕见的。 (图片由可嘉扫描自《书法》杂志1996年第四期)


赵孟頫《天冠山题咏诗帖》墨拓(清人钱泳刻本)


天冠山在江西省贵溪市城南1公里处,有三座山峰品峙而立,故称三峰山。又因其巅方正,两隅垂桃如冕,又称天冠山。赵孟頫曾在此立碑,并撰文书丹,即为天冠山二十四景撰写的诗帖,遍写贵溪风光。此帖为清人钱泳刻本,书法以婉媚胜,故为人们所爱好。另有一刻本,石存西安碑林。

释文:

龙口岩:峭石立四壁,寒泉飞两龙。人间苦炎热,仙山已秋风。

洗药池:真人栖隐处,洗药有清池。金丹在沐浴,玉水自生肥。

炼丹井:丹成神仙去,井冽寒泉食。甘美无比伦,华池咽玉液。

长廊岩:修岩如长廊,下有清泉注。山中古仙人,步月自来去。

玉帘泉:飞泉如玉帘,直下数千尺。新月横帘钩,遥遥挂空碧。

长生池:竹实风将至,水清鱼自行。着我草亭里,危坐学长生。

道人岩:道士本避世,部之无姓字。如何千载后,石室有人至。

雷公岩:雷公起卧龙,为国作霖雨。飞电掣金蛇,其谁敢余侮。

石人峰:巨灵长亘天,何时化为石。特立千万年,终古无相识。

学堂岩:仙人非痴人,山中犹读书。叹我废学久,闻此一长吁。

老人峰:有石象老人,宛然如绘素。稽首礼南极,苍苍在烟雾。

月 岩:月岩如偃月,风泉洒晴雪。仙境在人间,真成两奇绝。

凤 山:山鸡爱毛羽,饮啄琪树间。照影寒潭静,翔集落花闲。

仙足岩:窈窕石屋间,中有仙人躅。说与牧羊儿,慎莫伤吾足。

金沙岭:攀萝缘石磴,步上金沙岭。露下色荧荧,月生光炯炯。

昇仙台:仙台高几许,时时覆云气。一去三千年,令人每翘企。

逍遥岩:兹岩名逍遥,下可坐百人。岂徒木石居,真与猿鹤邻。

寒月泉:我尝游惠山,泉味胜牛乳。梦想寒月泉,携茶就泉煮。

鬼谷岩:鬼谷岩前石,唐文字字奇。何当拂苔藓,细读老君碑。

风 洞:石壁奇崆峒,中有风冷然。安知列御寇,不向此中仙。

钓 台:仙者非有求,坐石不垂钓。咄哉羊裘翁,同名不同调。

磜 潭:神龙或深潜,石洞通水府。勿遣儿曹剧,飞空作雷雨。

馨香岩:山险通鸟道,水深有蛟龙。谁言仙乐鸣,高人方耳聋。

三石山:我有泉石癖,甚爱山中居。何当从群公,讲学读吾书。

五面石:洞中即仙镜,洞口是桃源。何殊武陵路,鸡犬自成村。

小隐岩:林薮未为隐,仙崖犹可梯。终当携家去,瑶草政萋萋。

一线天:醯鸡舞甕中,井蛙居坎底。莫作一线看,开眼九万里。

道士祝丹阳示余天冠山图,求赋诗,将刻石山中,为作此廿八首。

延祐二年十月廿四日。松雪道人。

赵孟頫《三清殿记》资料不详



赵孟頫《相州昼锦堂记》卷 32.5×173.4厘米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幅书欧阳修《相州昼锦堂记》,结体谨飭内敛,笔墨遒劲秀发,通体气势畅旺,深受李北海影响。是其逝世前两年,六十七岁之作。

赵孟頫《陋室铭》卷,纸本,行书,纵49、横131厘米,广东省博物馆藏。


赵孟頫行书《陋室铭》卷共19行,计86字。像是原由册装裱成卷。款署“子昂”,钤“赵氏子昂”朱文方印、“松雪斋”朱文长方印。该卷录书唐刘禹锡《陋室铭》全文。通篇字形扁方,结体方阔,间架疏朗,方整平正,用笔方圆并举,以方笔居多,转折处见棱见角。法度谨严,字势宽博开张,气度平和雍容,雄浑大气。笔力厚重,笔画丰肥,笔法坚实,稳重遒劲,意态古朴生拙。书写时楷中兼有行意,在严整中增加了几分灵动。王连起先生看后认为这是赵氏较早年的作品。


赵孟頫《王羲之轶事帖》纸本行书 24.4×117cm 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

羲之书始未有奇,殊不胜庾翼、郗愔。迨其末年,乃造其极。尝以章草荅庾亮,亮以示翼,翼叹服,因与羲之书云:“吾昔有伯英章草书十纸,过江亡失,常痛妙迹永绝,忽见足下荅家兄书,焕若神眀,顿还旧观。” 羲之罢会稽,住蕺山下。一老妪捉十许六角竹扇出市。王聊问一枚几钱,云直二十许。右军取笔书扇,为五字,妪大怅惋,云:“举家朝餐,惟仰于此,何乃书坏?”王云:“但言王右军书字,索一百。”入市,市人竞市去,姥复以十数扇来请书,王笑不荅。羲之常自书表与羲之常自书表与穆帝,帝使张翼写効,一毫不异,题后荅之。羲之初不觉,更详看,乃叹曰:“小人几欲乱真!” 羲之性好鹅,山隂有一道士养好鹅十余,王清旦乗小船故往,意大愿乐。乃告求市易,道士不与,百方譬说不能得。道士乃言性好道,久欲写河上公《老子》缣素,早办而无人能书,府君若能自屈,书《道徳经》各两章,便合群以奉之。羲之便住半日,为写毕,笼鹅而归。


赵孟頫《洛神赋》卷 纸本,行书,纵29cm,横220.9cm。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全卷共80行,末署款“子昂”。后纸元员峤山人(李倜),明高启,清王铎、曹溶题跋。前隔水王铎“戊子五月”又题。

 此卷《洛神赋》即为赵氏行书代表作。行中兼楷的结体、点画,深得二王遗意,尤其是王献之《洛神赋》的神韵,即妍美洒脱之风致。如端正匀称的结构、优美潇洒的字姿、圆润灵秀的运笔、密中有疏的布局等;同时,又呈现自身的追求,象比较丰腴的点画,轻捷的连笔,飘逸中见内敛的运锋,端美中具俯仰起伏的气势,都显示出他博取众长而自成一体的艺术特色。故后纸诸家题跋如是评述此卷,李倜曰:“大令好写洛神赋,人间合有数本,惜乎未见其全。此松雪书无一笔不合法,盖以兰亭肥本运腕而出之者,可云买王得羊矣。”高启云:“赵魏公行草写洛神赋,其法虽出入王氏父子间,然肆笔自得,则别有天趣,故其体势逸发,真如见矫若游龙之入于烟雾中也。”

 本卷共钤印37方,见于清·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石渠宝笈》著录。

赵孟頫 《洛神赋》 纸本 25.7×10.3~13厘米×6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洛神赋》 天津市博物馆藏

《洛神赋》纸本 纵29.5公分,横192.6公分, 现藏天津市博物馆,另有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本,又有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博物馆赵孟頫《洛神赋》是真迹。《洛神赋》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书,时赵氏四十七岁。用笔圆转流美。充分展示了赵孟頫的书法风格。 元人倪瓒称此 卷“圆活遒媚”,并推赵为元朝第一书人。

赵孟頫《道场诗帖》纸本行书 29.7×61.7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道场山顶何山麓,上彻云峰下幽谷。我従山水窟中来,尚爱此山看不足。陂湖行尽白漫漫,青山忽作龙蛇盘。山高无风松自响,误认石齿号惊湍。山僧不放山泉出,屋底清池照瑶席。阶前合抱香入云,月里仙人亲手植。出山回望翠云鬟,碧瓦朱栏缥缈间。白水田头问行路,小溪深处是何山。高人读书夜达旦,至

道场山、何山均为赵氏家乡湖州名山,峰峦秀郁,水石森爽,汇集了众多自然与人文景观,自古便为吴兴佳绝。历代文化名人在此留下了很多诗篇,苏轼作《游道场山何山》诗便是最著名者。此帖为赵孟頫为其长兄孟頔之孙所书。这件墨迹清劲秀丽,古雅有致,可谓诗书合璧。


赵孟頫《闲邪公家传》 (墨拓)

《闲邪公家传》是元代书坛领袖赵孟頫流传于世的小楷“极品”之一。全文70行,1200余字,纪述传主生平事迹,对了解元初社会状况,具有颇为重要的史料价值。此本书法精美,应是赵氏至大年间所书,与《昆山州淮云院记》同时,此时的赵书以瘦硬为主,布局较为疏朗,与大德年间的丰腴有很大的不同。

癸未岁春四月,老友胡君作群来访,以其家传墨宝《闲邪公家传》(以下简称《家传》)法帖见示。余素酷爱孟頫楷书,尤其是他的小楷。数年前偶得孟頫晚年所书《汉汲黯传》,反复临摹,获益非浅。今见此帖,久久把玩、欣赏,爱不释手。胡君言其欲将此失而复得、四代珍藏七十余载的镇家之宝公开出版,惠及世人,余甚赞许。胡君嘱余为之运筹,并写一前言,余欣然应允。斟酌再三,题为《赵孟頫与〈闲邪公家传〉初探》。

  其所以名为“初探”者,盖因《家传》自其于元武宗至大三年(1310年)前后,经赵孟頫书写问世,流传至今,迄已近七百年。其间,历经几多风雨几多沧桑。《家传》是如何流传于后世的?它又是如何从普通百姓的手中流入贵族之家,又由贵族之家流入宫廷的呢?如今,《家传》又由百姓(胡君)之家付梓,即将由山西人民出版社正式出版。《家传》一书的流转过程,充满了轶闻趣事,有的有据可考,有的则只能凭推断,故名之曰:“初探”。后人必将会有所发现,有所补正,继之为“再探”或“三探”,或未可知。






赵孟頫《行书杜甫诗轴》绢本 129×48cm 河南平原博物院藏

释文:朔风吹桂水,大雪夜纷纷。暗度南楼月,寒深北渚云。烛斜初近见,舟重竟无闻,不识山阴道,听鸡更忆君 。 款署:子昂。

此五言诗轴,为新乡博物馆旧藏。绢本,绫裱。装池精美。画心高129厘米,宽48厘米。内容为书唐代杜甫舟中夜雪、有怀卢十四侍御弟诗一首:“朔风吹桂水,大雪夜纷纷。暗度南楼月,寒深北渚云。烛斜初近见,舟重竟无闻,不识山阴道,听鸡更忆君”。 作品气势贯通,笔法娴熟,遒劲有力。作者借写北风、夜雪、寒雪、冷月,更透出其孤寂无奈,才不得展的情志。此轴书法风格一反赵孟頫在书作中的中锋到底、秀媚妍美之气象,而是有感而发,一气呵成。中侧锋并用,提按分明,下一点如高山坠石,作一撇如力士拉弩弓。力透绢素,个个珠玑,非有过人之笔力难以达到此境界。此诗轴为赵孟頫现存大字精品代表,书风流美遒劲,风格独特,为赵孟頫代表表作之一,是新乡市博物馆馆藏字画精品。

【资料参考】河南平原博物院(原新乡博物馆)网站


赵孟頫《种松帖》

赵孟頫《七绝诗册》 纸本,行书,34.7cm×35.3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煉得身形似鶴形,千株松下兩函經。我來問道無餘事,雲在青天水在瓶。子昂爲中庭老書。

末识:“子昂爲中庭老書。”有“張珩私印”、“博山”、“潘厚審定”等藏印。 作品未见著录。

此为赵孟頫书自作七言绝句一首,诗中“云在青天水在瓶”一句借用了唐代朗州刺史李翱向禅僧药山惟俨请道的故事。药山以手示上下,并对李翱说:“云在天,水在瓶。” 此帖虽仅短短五行大字,却笔力深沉稳健,气势恢弘傲放,结体严谨端庄,首尾富于变化。书风虽显苍老,但依旧雍容洒脱,是赵氏晚年大行书中的精品。

赵孟頫《书苏轼西湖诗》卷 33.8x133.8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本卷行书苏轼诗,沉稳中流露俊秀之气,据卷尾款题,知是六十七岁(1320年)晚年佳作。

赵孟頫《临褚遂良枯树赋》纸本 行书 资料不详


《枯树赋》原文

殷仲文风流儒雅,海内知名。名异时移,出为东阳太守。常忽忽不乐,顾庭槐而叹曰:“此树婆娑,生意尽矣。”至如白鹿贞松,青牛文梓,根柢盘魄,山崖表里。桂何事而销亡,桐何为而半死?昔之三河徙殖,九畹移根,开花建始之殿,落实睢阳之园,声含嶰谷,曲抱云门。将雏集凤,比翼巢鸳,临风亭而唳(lì)鹤,对月峡而吟猿,乃有拳曲拥肿,盘坳反覆,熊彪顾盼,鱼龙起伏。节竖山连,文横水蹙(cù),匠石惊视,公输眩目。雕镌(juān)始就,剞(jī)劂(jué)仍加,平鳞铲甲,落角摧牙,重重碎锦,片片真花,纷披草树,散乱烟霞。

若夫松子、古度、平仲、君迁,森梢百顷,槎(chá)枿(niè)千年。秦则大夫受职,汉则将军坐焉。莫不苔埋菌压,鸟剥虫穿,或低垂于霜露,或撼顿于风烟。东海有白木之庙,西河有枯桑之社,北陆以杨叶为关,南陵以梅根作冶,小山则丛桂留人,扶风则长松系马。岂独城临细柳之上,塞落桃林之下。

若乃山河阻绝,飘零离别,拔本垂泪,伤根沥血,火入空心,膏流断节。横洞口而攲(qī)卧,顿山腰而半折。文袤(mào)者合体俱碎,理正者中心直裂。戴瘿衔瘤,藏穿抱穴,木魅旸(yáng)睒(shǎn),山精妖孽。

况复风云不感,羁旅无归,未能采葛,还成食薇,沈沦穷巷,芜没荆扉,既伤摇落,弥嗟变衰。《淮南子》云:“木叶落,长年悲。”斯之谓矣。乃为歌曰:“建章三月火,黄河千里槎(chá)。若非金谷满园树,即是河阳一县花。”桓大司马闻而叹曰:“昔年移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赵孟頫《临兰亭序》绢本行书 27.4×102cm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临兰亭序卷》纸本行书 26.1×66.7cm 无锡博物馆藏

赵孟頫《缩临兰亭》 13×32cm 见于中贸圣佳2005春拍

赵孟頫《临兰亭》 26.5×81cm 见于中国嘉德2006秋拍

以上见

赵孟頫《续千字文卷》 24.3×153.3cm


赵孟頫《跋韩滉五牛图卷》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 跋《定武兰亭》独孤本残本(选页) 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藏






赵孟頫《题陆柬之文赋卷》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送瑛公住持隆教寺疏》卷 纸本,纵47.7、横333.5厘米。天津博物馆藏

 纵览赵氏晚年较大字体的书作,有延佑三年的《胆巴帝师碑》、延佑六年的《仇锷墓志》、延佑七年的《福神观记》等, 但这些书作基本上还是属于楷书,与此疏的书体尚有不同,可比性不是很大。此疏更像是即兴之作,无拘无束,信笔书来,行中 夹草,方圆并用,别有一番笔墨,别有一种风格,别有一番意趣。它在赵氏的书作中是极为罕见的,赵氏在其晚年,于诸多江南 名流面前,又着实显露了一次非凡的艺术才华,同时也使自己的书法艺术攀上又一新的高峰。这是赵氏晚年炉火纯青的书法艺术 在自己一生中空前绝后的展示,也可说是在近60年书画创作舞台上,乃至在中国延绵数千年的缤纷书坛上,最后一次完美谢幕。 之后,这颗书画巨星便陨落了。难怪书中所列江南名流胡长孺发出如下感叹:『子昂书,上下五百年,纵横一万里,举无此书,』这种评价,对子昂并不为过。难道不是这样吗?自元至明清的几百年间,再没有哪位书家的艺术成就能与子昂相比。即使是极为 自负,总欲将己与子昂相提并论且风靡一时的董其昌,无论是在人品、艺术的修养方面,还是在书法功底方面,与子昂相比也差 之远矣: 雄强纵逸而不失法度,圆活遒媚而不落轻浮,笔墨娴熟而又张弛有度,深沉儒雅而又平易近人,我想这就是此疏的艺术风格。

释文:   兹審石室書記瑛公住持昌國州隆教禪寺,凡我與交,因詞勸□   處西湖之上,居多志同道合之朋;歌白石之章,遂有室邇人遠之嘆。第恐大瀛之小刹,難淹名世之俊流。石室長老禪師,學 識古今,心忘物我.江湖風雨,飽飲諸方五味禪;棒喝雷霆,顯揚聖諦第一義。掃石門文字之業,傳潜子書記之燈。鈯斧既已承 當,瓣香須要着落。望洋向若,不難浮尊者之杯;推波助瀾,所當鼓烝徒之檝。即騰闊步,少慰交情,開法筵演海潮音,龍神拱 聽,向帝闕祝華封壽,象教常隆。   至治元年十二月日疏。松雪道人書。山村逸民仇遠、北村老人湯炳龍、巴西鄧文原、婺胡長孺、吴興趟孟籲、西秦張模、楚 龔鏽、長沙馮子振、燕山貫雲石、吴張淵、浦城章懋卿、玄覽道人王壽衍、紫霞道士馬臻、句曲道士張嗣顯。


赵孟頫《跋陈琳浮凫图》 小楷

据《珊瑚网·名画》载,大德五年夏八月,陈啉访孟頫于松雪斋,作《溪凫图》,孟頫为之润色。

赵孟頫《跋杨凝式夏热帖》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