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茶的回甘滋味 他最懂 - 今周刊
在今天看見明天

原茶的回甘滋味 他最懂

璽龍茶創辦人陳俊維, 是在紐西蘭成功種植台灣茶的第一人。

高靜玉

美食旅遊

攝影/林煒凱

863期

2013-07-13 14:26

一朵如掌心般的大紅山茶花,改變了陳俊維的一生,他用時間與等待,換取茶葉的成長,也讓來自台灣的茶樹,穩穩站在紐西蘭的緩丘上。看著山坡上滿滿的茶樹閃著油亮健康的葉片,只有陳俊維知道,其中走來有多辛苦。

我握著溫熱的茶杯,不太相信舌頭感受到的軟滑,明明都是開飲機沖出來的茶,為什麼手中這杯的茶汁特別軟滑?怕自己舌頭不靈,便央請另一位深諳品茶的同事也泡上一杯,同樣認為茶汁不能軟化水質的同事,喝了以後也同意:「水真的變軟了!」

這款讓我們驚訝的茶,是在紐西蘭成功種植的台灣烏龍茶。嚴格的品管與不服輸的台灣人精神,經歷十餘年的紐西蘭天然環境考驗,造就了眼前的美妙茶湯。

璽龍茶創辦人陳俊維對我說:「我的茶雖然是台灣高山茶種,但是沒有山頭氣,入口後不會有集中的濃郁香氣,所以如果你期待那樣的口感,這個茶就會讓你失望了。我的茶是清雅微甘,從第一泡到最後一泡表現都一樣,沒有明顯濃淡差別。之前曾請一位老先生品嘗我的茶,他告訴我,六十年前他喝的茶就是這種滋味,清淡恬雅,是『原茶的滋味』。」

很少有老闆一開頭就對客人明說自己產品的不足之處,陳俊維卻笑笑說:「不同條件種出來的東西,本來就會有差異,欣賞璽龍茶的客人不會這樣就被嚇跑,更何況我的『高山茶』海拔只有五十公尺高,哈哈哈!」

 

 璽龍茶茶湯金黃,山 頭氣不重,餘韻繚繞 甚久。

 璽龍茶茶湯金黃,山頭氣不重,餘韻繚繞甚久。


一三○株苗繁衍百萬株


聽起來豁達且自我調侃的答案,陳俊維也是練了好幾年才達到這樣的境界,他坦承:「花了那麼多心血與時間種出來的茶,又採高成本的自然農法來種茶,頭幾年拿出去總是被嫌棄,一開始當然又氣又不服。」

回想起十七年前,陳俊維與父親初抵紐西蘭,想在異國開展種茶事業,他們先引入一千五百株茶枝,計畫在自家後院阡插當母株;但歷經紐西蘭海關十個月的嚴苛植物檢疫後,僅餘一三○株。

陳俊維憑藉著書本與請專業人士指導,從完全不知道最適合阡插的季節,導致幼枝全部枯萎;加上不了解紐西蘭氣候,不斷學習防風、控溫,與野生動物和平相處,種種書本上不曾提到的狀況,陳俊維全部碰上。

對挫折容忍度超高的陳俊維說:「錯誤是為了更接近成功,這些經驗讓現在的我擁有一身專業知識,也讓當年這一三○株茶枝繁衍到如今的上百萬株,遍植在四十八公頃的土地上,並擁有國際級的食品安全認證,是我相當寬慰的事情。」


採茶工人從台灣引進


在品質控管上,由於紐西蘭的土地、空氣與水幾乎都未曾汙染,當地政府對土地與農作物的把關相當嚴格,幾乎不能忍受任何化學肥料;陳俊維的璽龍茶便從最根本的土地與水質開始控管,全程採用自然農法施肥與除蟲,從栽培管理至包裝製造,全部通過國際級食品安全保證體系HACCP和ISO 22000認證,站上國際舞台。

對於茶樹這種需要施重肥才能成長快速,並且避免無病蟲害的植物來說,是相當的挑戰與難度。因此陳俊維對採茶工人的要求很嚴,每年從台灣聘請,一般採茶員必須有五至十年的採茶經驗,製茶師傅則須有十至二十年的工作經驗;公司除包吃包住,還包紐西蘭的旅遊。這樣的工作條件與環境,讓璽龍茶的茶葉品質一直在水準之上。

如今的璽龍茶,不僅有烏龍茶,去年起甚至生產紅茶、花茶與老茶。紅茶以烏龍茶的茶株做變化,採輕揉捻成條索狀,香氣的確不若台灣茶,但入口醇美,韻味十足。

有沒有對璽龍茶的期許呢?當然有。採訪結束前,陳俊維告訴我:「每個國家的風土都會有最適合當地的食物,我的烏龍茶工藝已臻成熟,接下來最想做的,是種出最適合紐西蘭在地口味的茶款,讓台灣烏龍茶在世界各地發光發熱。也希望這份驚豔的純淨口感和繚繞的清甜茶香,能夠在客人口中回味不斷、歷久彌新。」

 

 在紐西蘭的綿延緩丘 上,除台灣人外,也 雇用當地人採茶。

 在紐西蘭的綿延緩丘 上,除台灣人外,也雇用當地人採茶。 

 

突破傳統的璽龍茶包 設計多巧思,例如圖 中的扁平補充包。

突破傳統的璽龍茶包設計多巧思,例如圖中的扁平補充包。 

 

璽龍茶 02-2731-8937

延伸閱讀

「華航運送物資別再放上China Airlines標誌」 蘇貞昌:以免被誤認是中國,我們吃很多這種虧

2020-04-14

一場百家企業的聯合宣告

2020-04-22

超過50歲仍然保持年輕!她每天花1分鐘這樣做,找回快樂自信,掌握成熟人生

2020-04-24

2個月就募到500億銀彈!這家投信5月進場掃貨台股,把聯強、正隆...這些牛皮股都買成了飆股

2020-0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