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2021:致你我都不知道的未來
下載App
掃碼立即下載
搜索

刺激2021:致你我都不知道的未来

刺激2021:致你我都不知道的未來

深度 2021/01/05 23:51  陳達美股投資

作者:陈达美股投资

03.png牛牛敲黑板:

在人类所有已知的技能点里,预测未来是一项无比弱鸡的技能。我甚至不确定是否能将其叫做技能。比如当我们站在2019年末,对2020年进行预测的时候,谁的模型也没算到,在下一年里我们蔚蓝的美丽星球会像个沙雕一样被锁死。

但新冠病毒的爆发,准确而言并不是一次黑天鹅事件。

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什么能改变世界,什么又不会被世界改变?

未来无法预测,只能寄托趋势。

一些思考,仅供参考。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人类所有已知的技能点里,预测未来是一项无比弱鸡的技能。我甚至不确定是否能将其叫做技能。比如当我们站在2019年末,对2020年进行预测的时候,谁的模型也没算到,在下一年里我们蔚蓝的美丽星球会像个沙雕一样被锁死。即使是病毒开始暴走的二月,我们的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春暖花开就好了;结果到了2021年春暖花开,跨境人流,仍不得动弹。

比如普吉岛,这座全世界最能接客的岛屿,往年每天到客25000人。这曾是全世界每平方公里每日接客的极值。但2020年三月到十月,普吉一共接客25000人。什么样的灾难会让一个快乐的小岛百业凋敝、了无生趣、暗无天日?海啸、地震、战争、禁运,谁能做不到如此深远而持久的伤害。但一个个连细胞核都没的病毒,却能做到。

而我们把它叫做黑天鹅?是啊,简直是黑天鹅中的乌骨鹅,黑得透透的。所以我们看到三月全球如丧考妣的全资产大抛售与流动性大停电。彼时所有不是钱的东西都在崩盘——没有防御板块,没有避险资产,没有常识与逻辑。

但新冠病毒的爆发,准确而言并不是一次黑天鹅事件。因为根据黑天鹅之父塔勒布的说法,黑天鹅事件有三个特征——1 是从来根本就想不到的错愕性;2是事件后果的严重性;3是,看起来似乎可以预测——因为相关数据,事前就存在。

如此而言,新冠疫情就不是黑天鹅,因为大规模的流行病,是可以被普遍、持续、反复预测的。我们总是预测流行病会爆发,我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发生而已。

黑天鹅无法让我们对人生的诡谲无常找借口。我们应该接受,许多我们口口声声的黑天鹅,其实都是灰犀牛。我们发明黑天鹅这个词,是为了解释现象的,而不是为了让现象发生。正如我们戴墨镜,是为了太阳不伤害我们的眼睛,而不是为了我们的眼睛不伤害到太阳。

黑天鹅这个关于鸟类的隐喻,就是嘲笑我们预测未来的能力,是一只弱鸡。但现在我们站在2021年年头上,在病毒蹂躏后的满目疮痍里,还是要不知羞耻地对2021年做预测。最近有一句话挺火,差点就要被接受为真理,叫做——投资改变世界的和不被世界改变的。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什么能改变世界,什么又不会被世界改变?

未来无法预测,只能寄托趋势。

一、大撕裂:我们不是你们

有那么几年了,在无序/失控 与 秩序/控制之间,我们在找平衡。在一个哈X克主义者眼里,无序/失控未见得一定是一件坏事,甚至可能是大善事。而当秩序/控制开始重新占据上风,逆全球化就开始了撕裂的表演。

2020加速了这个过程。全球化这个风雨飘摇的小木屋里有四根柱子:贸易、资本、信息、人口,在封锁国境的2020以及将继续封锁国境的2021,除了信息以外,四根柱子折了三根。贸易总量下降,FDI停滞、国际航班不飞。只有互联网的信息流量,持续云上的繁荣(见下图)。

(数据来源:DHL GLOBAL CONNECTEDNESS INDEX 2020)

逆全球化——毛衣战、关税报复、制造业回流、科技卡脖子,世界本来舒畅的供应链发生堵塞。而疫情更是一锤定音,加速各地供应链的纷纷局域化。而全球化组织也是一样,联合国基本上算是个酱油组织——93%的地区冲突跟它没有屁点关系;WTO已千疮百孔;WHO世卫组织,疫情大流行期间也证明——已经废了个干净。

对此我只能说,《文明与冲突》赢了,《世界是平的》圆了。这个世界在走向大同之前先走向了太原。虽然汤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放在当年确实是牛X的观点——也是一个」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么「的观点;但到了今天,我们要考虑到,全球化本身会不会出现技术性调整。

对两件事,弗里德曼的判断不足,一是信息化、数据化、自动化、人工智能技术的惊天爆发力;二是中国的惊天爆发力。前者让纯体力的廉价人资 human capital,不再是一个比较优势;后者以世界工场变成世界大厂,然后有可能成为——我个人认为最牛X的地方——世界最大消费市场。这让鬼佬们如临大敌、无所适从、芒刺在背。

虽然世界曾经要我们的产能而现在仍然要我们的市场,但已经很明白了,我们不是你们。

逆全球化是一道大撕裂;而硬币的反面是小撕裂,是社徽内部的撕裂。在大流行之中,要戴不戴口罩——如此送分的问题,还能有如此观点的分歧。在美国有为数不少旗帜鲜明地反对戴口罩,理由无非是——口罩无用、我要自由、新冠不强、死无所谓。终于,如同在国内讨论中医与转基因,要不要戴口罩在美国成了一个可以割席绝交的话题。

Black lives matter(珍视非裔美国人的生命)——我无比同意,非常matter;但既然matter,你一个黑老哥至少自己先要表现出matter自己的生命一点对不对。要不咱先把口罩戴起来?而老哥却说,我的matter,是约束你的,并不律于己。

我们和你们,鸿沟格外清晰。

比如在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几乎所有的」少数派「——三大件哈——非遗美国老黑,自由派女性与LGBTQ、少数族裔移民——都紧密团结在了左派民主档丰满的羽翼之下(华人貌似是个例外)。而现在路上你随便随机叫住一个白人,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候,他都更有可能倾向于右派的共和裆。

当然你可以说多样性是幸福,多样性不该被驯服,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分化。比如有些人相信阴谋论,你就不该去强行纠偏,因为阴谋论是许多人理解世界的捷径,降低了理解世界的门槛。你纠正他的阴谋论,其实是在摧毁一种幸福。

然而多样性的副作用,就是玩不下去就分家。

而我感觉国内的撕裂并不十分明显的原因,除了贫富分化外,多样性被压抑住了,大家生存的目标显得纯粹而一致——搞钱和花钱。这正是大厂恐怖的地方。胡思乱想与众志成城,能一样么?《道德经》里说,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国之利器,在于大生产和大消费,在于搞钱和花钱。

刺激2021,往前看一年,或许与全球化无关。但无论如何,弗里德曼的书里有一句话是对的,「世界的竞技场已经被夷为平地。」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再逆回去了。上海港的集装箱吞吐量2020年又创了新高,4350万TEU,连续11年跑在世界第一。

二、大科技:Big Tech is Watching You

(数据来源:YCHARTS)

2020对于所谓的互联网科技行为是倒逼的,网商、网会、网学、线上打工人、online九九六。我有个认识的老哥开了个小公司,共享办公本来租了十来个工位,后来疫情倒逼,发现完全可以轮流在家办公,可以砍到五个工位。我见过运营杠杆、资金杠杆,但第一次见到工位杠杆。

2020你可以不上床,但是你不能不上云。2021也是如此。

云计算(远程办公)、电商、新能源、自动驾驶(以及其他自动化技术)、生物科技、数字货币,在病毒扩散网络在2020年,这些板块的发展比病毒扩散快得多。以著名的科技邪教——投资公司 ARK Invest的说法是:我们认为,任何不投资于5大创新平台与14大创新技术的公司,最后都莫得竞争力。

Ark提到的五大创新平台包括:基因测序(DNA sequencing)、机器人(robotics)、能源储存(energy storage)、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和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 technology);而除了上面五个平台之外,互相重叠,还衍生出共计14类创新技术——免疫疗法、基因编辑、3D打印、云计算、数字货币、支付、物联网、移动互联装置、可重复利用的火箭。

(来源:ARK INVEST)

(ARK预计14大技术未来的市场规模,单位:万亿美元)

我知道做美股的投资者在2020年大家非常无能为力地,被Ark疯狂洗脑;但没办法,Ark厉害,Ark赚得多。

国内也是一样,科技遇到疫情下水量充足、横冲直撞的资本。无论是模式创新、模式复制、模式迭代,新经济带点科技,资本全力支持。

比如深圳,这是一个巨大的copy+pasty快捷键,活力四射,全场鸡血。除了气候闷热,每次去感觉自己商业的脉搏都是神清气爽。星巴克喝个咖啡,每个逼仄的桌上,标配就是一个老板加一个VC,老板在眉飞色舞,VC在忍俊不禁。这个城市,科技向膳,珍馐玉膳。

但我们的科技大多是市井科技,有些人会认为不够硬核。你看Boston Dynamics卖身给现代只卖10亿美元,而快手赫赫哈嘻就能打到500亿估值,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我认为吧,低头卖菜的科技,与仰望星空的科技,无所谓高低,射火箭有其高尚,搞社菜篮也不低贱。我只是希望在效率向前猛冲的时候,能兼顾一下社会公平。不要把社区生态里的一些小商小贩、夫妻老婆店都给统统搞死。

另外有一种公司就我是比较提防的的,叫做算法驱动公司,会让我有点戒心。大数据+算法驱动,脊背上总是有阴阴的感觉,宛若芒刺在背。尤其当算法公司对我的个人信息了如指掌的时候。其实我认为2020的另一个重大意义,就是在这一年里,个人隐私决堤。为了防控,我们毫无争议地亮出你的健康码,让渡出了隐私权。

而对于大科技公司而言,2021的吹头风就是监管对其任何恶意的触角的殴打。如何让被数据隐私越喂越大的八爪鱼不要失控,我们望向时代的漩涡。

三、大放水:秋伊赌场

十八世纪法国外交家塔列朗曾说,火灾开始的时候,一瓢水就可以将它熄灭;过了一会儿,就需要一桶水了;再过一会儿,就要用水龙头了;再以后,房子就会烧掉。

刺激2021里的刺激,本质上而言,就是放水刺激,大家放得都好开心啊。而我想问的是,残暴的欢愉是否终将迎来残暴的结局?

作为一个相对保守的央行,曾经的美联储,在放水的形式上还要柔化一下,就是所谓三大件——1. 调整联邦利率;2. 调整储备金率;3. 公开市场买卖证券——掩饰一下,不要太赤裸。但现在,已经顾不上体面,放水就是直接塞钱,塞到你我这些蝼蚁的手里;塞到了嗷嗷叫痛的企业的手中。

直到我看到一个数据,告诉我们,世存五分之一以上的美元,是在2020年凭空创造出来的。而美国2020年六月一个月印的钱,比从建国到登月的两百年里印的钱更多。

(数据来源: KATUSA)

用第一个一万亿美元,美国干成了什么事——打垮英帝国,买了阿拉斯加、豪取了路易斯安纳购地,打垮法西斯,挣脱大萧条,建铁路建高速建机场,成功上天登月。

而后面几个万亿的诺亚级别大洪水没有干掉通缩,反而彻底干趴了通胀。

为什么没有发生超级通胀 hyperinflation? 甚至不超级的通胀也没有。甚至短期通胀小跳一下也没有。在疫情至暗之时,如果你想到,供应极度萎缩、需求不降低太多的情况下,小学经济学课代表也能告诉你物价应该会短暂上涨。但并没有,美国除了肉禽蛋从2020年3月到6月涨了10%以外,其他消费品,啥都没涨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从2008年大衰退以来,发达经济体的通胀就趴在地板上,基本就是2%。日本是持续不到1%,美国超过2%叫做overshoot。

(来源:经济学人。富国无通胀。标题:问题消失了?)

这个是无比困惑的事情,通胀哪去了?米尔顿·弗里德曼说过啊,一切通胀都是货币现象。当然,晚年的弗里德曼也开始怀疑,是否央行已经切断了货币供应与商品价格之间的联系。如果他能多活几年,看到2011年以后无论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再怎么作妖也刺激不了通胀,我觉得他的怀疑可能会变成幻灭。

有很多说法解释通胀消失。主流说法,包括但不限于1. 主流经济体老龄化的人口结构;2. 供应链优化、产能弹性强,以至于不会发生长时间供应不足;3. 数字经济模式的创新性 ——这是比较好玩的说法,巨头赚的不是钱而是用户信息——所以天然是通缩的(deflationary effects)。

但这些解释多少都有些削足适履,为了合理化解释而解释。两个弗里德曼,都会在现实面前苦笑。世界没有平,通胀没有来。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凯恩斯的信徒或者半个信徒——认为通胀的大driver是大家对于价格的预期和就业市场的健康。如此的话,现在这两个大driver,确实带不来高通胀。

大水放不出通胀,但大水能放出资产泡沫。美国股市的估值,以席勒PE来计算,就创了历史第二极值,仅次于互联网泡沫;于是比特币就开始了侮辱地球引力的表演。

古怪但不变态、稀缺但不唯一、难估值但好流动、形成共识但不普遍看好的资产——而不是传统的现金流资产,表现会惊为天人。就像泡泡玛特的模式,市场一看就直接懵逼了,于是IPO时价格一飞冲天。

市场对估值的容忍底线,一步一步在降低。

(来源:multpl.com)

但这场秋伊实验本质上是赌博,因为没人知道最终结果会如何。这其实跟医生用药治病一样,许多病是可治疗(treatable)而不可治愈(curable的),比如抑郁症,虽然抑郁症药物多如牛毛,但到底这个病的机制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人类还是没搞明白。经济学家也一样,治不治呢,放任不管会不会生灵涂炭;但治又怎么治?

凯恩斯托梦过来,反正先放水再说。

给华盛顿放血的神医,初心也是为了救治大陆军总司令,但结果却是将美国国父活活放死。而事到如今美联储还在向花街的对冲基金大佬们要建议。那还要啥建议,继续放呗,听说要先放到2026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大水漫灌物价不涨,但大水漫灌不可能资产价格不涨,不然等于真的是前去哪里了?许多人对于经济困境与资本市场的背离,忧心忡忡,觉得《启示录》式的末日审判即将来临。但我认为这种背离,本质上或许也是一种通胀现象而已。过剩的资本没有出口,进不到生产,就进入投资,不断推高资产价格。

君不见,镰刀在,砍韭菜。这里的镰刀是泡沫,这里的韭菜是指没有资产的那些人。

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时,当时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5%-6%——也就是说你不想跟着一起疯,那至少你100块钱能拿回6块钱的无风险收益。现在是接近于0,不投资,就没有任何收益。与泡沫同醉,还是与零利率流泪,这是投资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泡沫爽不爽,资本家们是爽的,他们资产多;但大众是痛苦的,资产少是一方面,另外还要面临巨大的FOMO (fear of missing out)。怕高都是苦命人?

泡沫,我们只能为你鼓掌。

现在大家都很开心,感觉很有活力,是因为身上还插着凯恩斯的呼吸机。当这些管子都拔掉以后,也没有人知道,这口气还能不能喘上来。

当然最后结果只有神知道。而2021,我认为会很刺激。

编辑/Viola

作者:陳達美股投資

03.png牛牛敲黑板:

在人類所有已知的技能點裏,預測未來是一項無比弱雞的技能。我甚至不確定是否能將其叫做技能。比如當我們站在2019年末,對2020年進行預測的時候,誰的模型也沒算到,在下一年裏我們蔚藍的美麗星球會像個沙雕一樣被鎖死。

但新冠病毒的爆發,準確而言並不是一次黑天鵝事件。

問題是,你怎麼知道什麼能改變世界,什麼又不會被世界改變?

未來無法預測,只能寄託趨勢。

一些思考,僅供參考。

溪雲初起日沉閣,山雨欲來風滿樓。

在人類所有已知的技能點裏,預測未來是一項無比弱雞的技能。我甚至不確定是否能將其叫做技能。比如當我們站在2019年末,對2020年進行預測的時候,誰的模型也沒算到,在下一年裏我們蔚藍的美麗星球會像個沙雕一樣被鎖死。即使是病毒開始暴走的二月,我們的大多數人,還是認為春暖花開就好了;結果到了2021年春暖花開,跨境人流,仍不得動彈。

比如普吉島,這座全世界最能接客的島嶼,往年每天到客25000人。這曾是全世界每平方公里每日接客的極值。但2020年三月到十月,普吉一共接客25000人。什麼樣的災難會讓一個快樂的小島百業凋敝、了無生趣、暗無天日?海嘯、地震、戰爭、禁運,誰能做不到如此深遠而持久的傷害。但一個個連細胞核都沒的病毒,卻能做到。

而我們把它叫做黑天鵝?是啊,簡直是黑天鵝中的烏骨鵝,黑得透透的。所以我們看到三月全球如喪考妣的全資產大拋售與流動性大停電。彼時所有不是錢的東西都在崩盤——沒有防禦板塊,沒有避險資產,沒有常識與邏輯。

但新冠病毒的爆發,準確而言並不是一次黑天鵝事件。因為根據黑天鵝之父塔勒布的説法,黑天鵝事件有三個特徵——1 是從來根本就想不到的錯愕性;2是事件後果的嚴重性;3是,看起來似乎可以預測——因為相關數據,事前就存在。

如此而言,新冠疫情就不是黑天鵝,因為大規模的流行病,是可以被普遍、持續、反覆預測的。我們總是預測流行病會爆發,我們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在哪發生而已。

黑天鵝無法讓我們對人生的詭譎無常找藉口。我們應該接受,許多我們口口聲聲的黑天鵝,其實都是灰犀牛。我們發明黑天鵝這個詞,是為了解釋現象的,而不是為了讓現象發生。正如我們戴墨鏡,是為了太陽不傷害我們的眼睛,而不是為了我們的眼睛不傷害到太陽。

黑天鵝這個關於鳥類的隱喻,就是嘲笑我們預測未來的能力,是一隻弱雞。但現在我們站在2021年年頭上,在病毒蹂躪後的滿目瘡痍裏,還是要不知羞恥地對2021年做預測。最近有一句話挺火,差點就要被接受為真理,叫做——投資改變世界的和不被世界改變的。問題是,你怎麼知道什麼能改變世界,什麼又不會被世界改變?

未來無法預測,只能寄託趨勢。

一、大撕裂:我們不是你們

有那麼幾年了,在無序/失控 與 秩序/控制之間,我們在找平衡。在一個哈X克主義者眼裏,無序/失控未見得一定是一件壞事,甚至可能是大善事。而當秩序/控制開始重新佔據上風,逆全球化就開始了撕裂的表演。

2020加速了這個過程。全球化這個風雨飄搖的小木屋裏有四根柱子:貿易、資本、信息、人口,在封鎖國境的2020以及將繼續封鎖國境的2021,除了信息以外,四根柱子折了三根。貿易總量下降,FDI停滯、國際航班不飛。只有互聯網的信息流量,持續雲上的繁榮(見下圖)。

(數據來源:DHL GLOBAL CONNECTEDNESS INDEX 2020)

逆全球化——毛衣戰、關税報復、製造業迴流、科技卡脖子,世界本來舒暢的供應鏈發生堵塞。而疫情更是一錘定音,加速各地供應鏈的紛紛局域化。而全球化組織也是一樣,聯合國基本上算是個醬油組織——93%的地區衝突跟它沒有屁點關係;WTO已千瘡百孔;WHO世衞組織,疫情大流行期間也證明——已經廢了個乾淨。

對此我只能説,《文明與衝突》贏了,《世界是平的》圓了。這個世界在走向大同之前先走向了太原。雖然湯馬斯·弗裏德曼《世界是平的》,放在當年確實是牛X的觀點——也是一個」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麼「的觀點;但到了今天,我們要考慮到,全球化本身會不會出現技術性調整。

對兩件事,弗裏德曼的判斷不足,一是信息化、數據化、自動化、人工智能技術的驚天爆發力;二是中國的驚天爆發力。前者讓純體力的廉價人資 human capital,不再是一個比較優勢;後者以世界工場變成世界大廠,然後有可能成為——我個人認為最牛X的地方——世界最大消費市場。這讓鬼佬們如臨大敵、無所適從、芒刺在背。

雖然世界曾經要我們的產能而現在仍然要我們的市場,但已經很明白了,我們不是你們。

逆全球化是一道大撕裂;而硬幣的反面是小撕裂,是社徽內部的撕裂。在大流行之中,要戴不戴口罩——如此送分的問題,還能有如此觀點的分歧。在美國有為數不少旗幟鮮明地反對戴口罩,理由無非是——口罩無用、我要自由、新冠不強、死無所謂。終於,如同在國內討論中醫與轉基因,要不要戴口罩在美國成了一個可以割席絕交的話題。

Black lives matter(珍視非裔美國人的生命)——我無比同意,非常matter;但既然matter,你一個黑老哥至少自己先要表現出matter自己的生命一點對不對。要不咱先把口罩戴起來?而老哥卻説,我的matter,是約束你的,並不律於己。

我們和你們,鴻溝格外清晰。

比如在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幾乎所有的」少數派「——三大件哈——非遺美國老黑,自由派女性與LGBTQ、少數族裔移民——都緊密團結在了左派民主檔豐滿的羽翼之下(華人貌似是個例外)。而現在路上你隨便隨機叫住一個白人,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候,他都更有可能傾向於右派的共和襠。

當然你可以説多樣性是幸福,多樣性不該被馴服,這個世界的本質就是分化。比如有些人相信陰謀論,你就不該去強行糾偏,因為陰謀論是許多人理解世界的捷徑,降低了理解世界的門檻。你糾正他的陰謀論,其實是在摧毀一種幸福。

然而多樣性的副作用,就是玩不下去就分家。

而我感覺國內的撕裂並不十分明顯的原因,除了貧富分化外,多樣性被壓抑住了,大家生存的目標顯得純粹而一致——搞錢和花錢。這正是大廠恐怖的地方。胡思亂想與眾志成城,能一樣麼?《道德經》裏説,魚不可脱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國之利器,在於大生產和大消費,在於搞錢和花錢。

刺激2021,往前看一年,或許與全球化無關。但無論如何,弗裏德曼的書裏有一句話是對的,「世界的競技場已經被夷為平地。」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再逆回去了。上海港的集裝箱吞吐量2020年又創了新高,4350萬TEU,連續11年跑在世界第一。

二、大科技:Big Tech is Watching You

(數據來源:YCHARTS)

2020對於所謂的互聯網科技行為是倒逼的,網商、網會、網學、線上打工人、online九九六。我有個認識的老哥開了個小公司,共享辦公本來租了十來個工位,後來疫情倒逼,發現完全可以輪流在家辦公,可以砍到五個工位。我見過運營槓桿、資金槓桿,但第一次見到工位槓桿。

2020你可以不上牀,但是你不能不上雲。2021也是如此。

雲計算(遠程辦公)、電商、新能源、自動駕駛(以及其他自動化技術)、生物科技、數字貨幣,在病毒擴散網絡在2020年,這些板塊的發展比病毒擴散快得多。以著名的科技邪教——投資公司 ARK Invest的説法是:我們認為,任何不投資於5大創新平臺與14大創新技術的公司,最後都莫得競爭力。

Ark提到的五大創新平臺包括:基因測序(DNA sequencing)、機器人(robotics)、能源儲存(energy storage)、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和區塊鏈技術(blockchain technology);而除了上面五個平臺之外,互相重疊,還衍生出共計14類創新技術——免疫療法、基因編輯、3D打印、雲計算、數字貨幣、支付、物聯網、移動互聯裝置、可重複利用的火箭。

(來源:ARK INVEST)

(ARK預計14大技術未來的市場規模,單位:萬億美元)

我知道做美股的投資者在2020年大家非常無能為力地,被Ark瘋狂洗腦;但沒辦法,Ark厲害,Ark賺得多。

國內也是一樣,科技遇到疫情下水量充足、橫衝直撞的資本。無論是模式創新、模式複製、模式迭代,新經濟帶點科技,資本全力支持。

比如深圳,這是一個巨大的copy+pasty快捷鍵,活力四射,全場雞血。除了氣候悶熱,每次去感覺自己商業的脈搏都是神清氣爽。星巴克喝個咖啡,每個逼仄的桌上,標配就是一個老闆加一個VC,老闆在眉飛色舞,VC在忍俊不禁。這個城市,科技向膳,珍饈玉膳。

但我們的科技大多是市井科技,有些人會認為不夠硬核。你看Boston Dynamics賣身給現代只賣10億美元,而快手赫赫哈嘻就能打到500億估值,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但我認為吧,低頭賣菜的科技,與仰望星空的科技,無所謂高低,射火箭有其高尚,搞社菜籃也不低賤。我只是希望在效率向前猛衝的時候,能兼顧一下社會公平。不要把社區生態裏的一些小商小販、夫妻老婆店都給統統搞死。

另外有一種公司就我是比較提防的的,叫做算法驅動公司,會讓我有點戒心。大數據+算法驅動,脊背上總是有陰陰的感覺,宛若芒刺在背。尤其當算法公司對我的個人信息瞭如指掌的時候。其實我認為2020的另一個重大意義,就是在這一年裏,個人隱私決堤。為了防控,我們毫無爭議地亮出你的健康碼,讓渡出了隱私權。

而對於大科技公司而言,2021的吹頭風就是監管對其任何惡意的觸角的毆打。如何讓被數據隱私越喂越大的八爪魚不要失控,我們望向時代的漩渦。

三、大放水:秋伊賭場

十八世紀法國外交家塔列朗曾説,火災開始的時候,一瓢水就可以將它熄滅;過了一會兒,就需要一桶水了;再過一會兒,就要用水龍頭了;再以後,房子就會燒掉。

刺激2021裏的刺激,本質上而言,就是放水刺激,大家放得都好開心啊。而我想問的是,殘暴的歡愉是否終將迎來殘暴的結局?

作為一個相對保守的央行,曾經的美聯儲,在放水的形式上還要柔化一下,就是所謂三大件——1. 調整聯邦利率;2. 調整儲備金率;3. 公開市場買賣證券——掩飾一下,不要太赤裸。但現在,已經顧不上體面,放水就是直接塞錢,塞到你我這些螻蟻的手裏;塞到了嗷嗷叫痛的企業的手中。

直到我看到一個數據,告訴我們,世存五分之一以上的美元,是在2020年憑空創造出來的。而美國2020年六月一個月印的錢,比從建國到登月的兩百年裏印的錢更多。

(數據來源: KATUSA)

用第一個一萬億美元,美國幹成了什麼事——打垮英帝國,買了阿拉斯加、豪取了路易斯安納購地,打垮法西斯,掙脱大蕭條,建鐵路建高速建機場,成功上天登月。

而後面幾個萬億的諾亞級別大洪水沒有幹掉通縮,反而徹底幹趴了通脹。

為什麼沒有發生超級通脹 hyperinflation? 甚至不超級的通脹也沒有。甚至短期通脹小跳一下也沒有。在疫情至暗之時,如果你想到,供應極度萎縮、需求不降低太多的情況下,小學經濟學課代表也能告訴你物價應該會短暫上漲。但並沒有,美國除了肉禽蛋從2020年3月到6月漲了10%以外,其他消費品,啥都沒漲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從2008年大衰退以來,發達經濟體的通脹就趴在地板上,基本就是2%。日本是持續不到1%,美國超過2%叫做overshoot。

(來源:經濟學人。富國無通脹。標題:問題消失了?)

這個是無比困惑的事情,通脹哪去了?米爾頓·弗裏德曼説過啊,一切通脹都是貨幣現象。當然,晚年的弗裏德曼也開始懷疑,是否央行已經切斷了貨幣供應與商品價格之間的聯繫。如果他能多活幾年,看到2011年以後無論各國央行貨幣政策再怎麼作妖也刺激不了通脹,我覺得他的懷疑可能會變成幻滅。

有很多説法解釋通脹消失。主流説法,包括但不限於1. 主流經濟體老齡化的人口結構;2. 供應鏈優化、產能彈性強,以至於不會發生長時間供應不足;3. 數字經濟模式的創新性 ——這是比較好玩的説法,巨頭賺的不是錢而是用户信息——所以天然是通縮的(deflationary effects)。

但這些解釋多少都有些削足適履,為了合理化解釋而解釋。兩個弗裏德曼,都會在現實面前苦笑。世界沒有平,通脹沒有來。

現在越來越多的人——凱恩斯的信徒或者半個信徒——認為通脹的大driver是大家對於價格的預期和就業市場的健康。如此的話,現在這兩個大driver,確實帶不來高通脹。

大水放不出通脹,但大水能放出資產泡沫。美國股市的估值,以席勒PE來計算,就創了歷史第二極值,僅次於互聯網泡沫;於是比特幣就開始了侮辱地球引力的表演。

古怪但不變態、稀缺但不唯一、難估值但好流動、形成共識但不普遍看好的資產——而不是傳統的現金流資產,表現會驚為天人。就像泡泡瑪特的模式,市場一看就直接懵逼了,於是IPO時價格一飛沖天。

市場對估值的容忍底線,一步一步在降低。

(來源:multpl.com)

但這場秋伊實驗本質上是賭博,因為沒人知道最終結果會如何。這其實跟醫生用藥治病一樣,許多病是可治療(treatable)而不可治癒(curable的),比如抑鬱症,雖然抑鬱症藥物多如牛毛,但到底這個病的機制到底是怎麼運作的,人類還是沒搞明白。經濟學家也一樣,治不治呢,放任不管會不會生靈塗炭;但治又怎麼治?

凱恩斯托夢過來,反正先放水再説。

給華盛頓放血的神醫,初心也是為了救治大陸軍總司令,但結果卻是將美國國父活活放死。而事到如今美聯儲還在向花街的對衝基金大佬們要建議。那還要啥建議,繼續放唄,聽説要先放到2026年,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説。

大水漫灌物價不漲,但大水漫灌不可能資產價格不漲,不然等於真的是前去哪裏了?許多人對於經濟困境與資本市場的背離,憂心忡忡,覺得《啟示錄》式的末日審判即將來臨。但我認為這種背離,本質上或許也是一種通脹現象而已。過剩的資本沒有出口,進不到生產,就進入投資,不斷推高資產價格。

君不見,鐮刀在,砍韭菜。這裏的鐮刀是泡沫,這裏的韭菜是指沒有資產的那些人。

2000年互聯網泡沫之時,當時的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是5%-6%——也就是説你不想跟着一起瘋,那至少你100塊錢能拿回6塊錢的無風險收益。現在是接近於0,不投資,就沒有任何收益。與泡沫同醉,還是與零利率流淚,這是投資者不得不面對的問題。泡沫爽不爽,資本家們是爽的,他們資產多;但大眾是痛苦的,資產少是一方面,另外還要面臨巨大的FOMO (fear of missing out)。怕高都是苦命人?

泡沫,我們只能為你鼓掌。

現在大家都很開心,感覺很有活力,是因為身上還插着凱恩斯的呼吸機。當這些管子都拔掉以後,也沒有人知道,這口氣還能不能喘上來。

當然最後結果只有神知道。而2021,我認為會很刺激。

編輯/Viola

免責聲明:本頁的繁體中文版由軟件翻譯,富途對翻譯信息的準確性或可靠性所造成的任何損失不承擔任何責任。

風險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賓的觀點,都有其特定立場,投資決策需建立在獨立思考之上。富途將竭力但卻不能保證以上內容之準確和可靠,亦不會承擔因任何不準確或遺漏而引起的任何損失或損害。

評論(3)

熱點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