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激2021:致你我都不知道的未来
下载App
扫码立即下载
搜索

刺激2021:致你我都不知道的未来

深度 2021/01/05 23:51  陈达美股投资

作者:陈达美股投资

03.png牛牛敲黑板:

在人类所有已知的技能点里,预测未来是一项无比弱鸡的技能。我甚至不确定是否能将其叫做技能。比如当我们站在2019年末,对2020年进行预测的时候,谁的模型也没算到,在下一年里我们蔚蓝的美丽星球会像个沙雕一样被锁死。

但新冠病毒的爆发,准确而言并不是一次黑天鹅事件。

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什么能改变世界,什么又不会被世界改变?

未来无法预测,只能寄托趋势。

一些思考,仅供参考。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在人类所有已知的技能点里,预测未来是一项无比弱鸡的技能。我甚至不确定是否能将其叫做技能。比如当我们站在2019年末,对2020年进行预测的时候,谁的模型也没算到,在下一年里我们蔚蓝的美丽星球会像个沙雕一样被锁死。即使是病毒开始暴走的二月,我们的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春暖花开就好了;结果到了2021年春暖花开,跨境人流,仍不得动弹。

比如普吉岛,这座全世界最能接客的岛屿,往年每天到客25000人。这曾是全世界每平方公里每日接客的极值。但2020年三月到十月,普吉一共接客25000人。什么样的灾难会让一个快乐的小岛百业凋敝、了无生趣、暗无天日?海啸、地震、战争、禁运,谁能做不到如此深远而持久的伤害。但一个个连细胞核都没的病毒,却能做到。

而我们把它叫做黑天鹅?是啊,简直是黑天鹅中的乌骨鹅,黑得透透的。所以我们看到三月全球如丧考妣的全资产大抛售与流动性大停电。彼时所有不是钱的东西都在崩盘——没有防御板块,没有避险资产,没有常识与逻辑。

但新冠病毒的爆发,准确而言并不是一次黑天鹅事件。因为根据黑天鹅之父塔勒布的说法,黑天鹅事件有三个特征——1 是从来根本就想不到的错愕性;2是事件后果的严重性;3是,看起来似乎可以预测——因为相关数据,事前就存在。

如此而言,新冠疫情就不是黑天鹅,因为大规模的流行病,是可以被普遍、持续、反复预测的。我们总是预测流行病会爆发,我们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哪发生而已。

黑天鹅无法让我们对人生的诡谲无常找借口。我们应该接受,许多我们口口声声的黑天鹅,其实都是灰犀牛。我们发明黑天鹅这个词,是为了解释现象的,而不是为了让现象发生。正如我们戴墨镜,是为了太阳不伤害我们的眼睛,而不是为了我们的眼睛不伤害到太阳。

黑天鹅这个关于鸟类的隐喻,就是嘲笑我们预测未来的能力,是一只弱鸡。但现在我们站在2021年年头上,在病毒蹂躏后的满目疮痍里,还是要不知羞耻地对2021年做预测。最近有一句话挺火,差点就要被接受为真理,叫做——投资改变世界的和不被世界改变的。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什么能改变世界,什么又不会被世界改变?

未来无法预测,只能寄托趋势。

一、大撕裂:我们不是你们

有那么几年了,在无序/失控 与 秩序/控制之间,我们在找平衡。在一个哈X克主义者眼里,无序/失控未见得一定是一件坏事,甚至可能是大善事。而当秩序/控制开始重新占据上风,逆全球化就开始了撕裂的表演。

2020加速了这个过程。全球化这个风雨飘摇的小木屋里有四根柱子:贸易、资本、信息、人口,在封锁国境的2020以及将继续封锁国境的2021,除了信息以外,四根柱子折了三根。贸易总量下降,FDI停滞、国际航班不飞。只有互联网的信息流量,持续云上的繁荣(见下图)。

(数据来源:DHL GLOBAL CONNECTEDNESS INDEX 2020)

逆全球化——毛衣战、关税报复、制造业回流、科技卡脖子,世界本来舒畅的供应链发生堵塞。而疫情更是一锤定音,加速各地供应链的纷纷局域化。而全球化组织也是一样,联合国基本上算是个酱油组织——93%的地区冲突跟它没有屁点关系;WTO已千疮百孔;WHO世卫组织,疫情大流行期间也证明——已经废了个干净。

对此我只能说,《文明与冲突》赢了,《世界是平的》圆了。这个世界在走向大同之前先走向了太原。虽然汤马斯·弗里德曼《世界是平的》,放在当年确实是牛X的观点——也是一个」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么「的观点;但到了今天,我们要考虑到,全球化本身会不会出现技术性调整。

对两件事,弗里德曼的判断不足,一是信息化、数据化、自动化、人工智能技术的惊天爆发力;二是中国的惊天爆发力。前者让纯体力的廉价人资 human capital,不再是一个比较优势;后者以世界工场变成世界大厂,然后有可能成为——我个人认为最牛X的地方——世界最大消费市场。这让鬼佬们如临大敌、无所适从、芒刺在背。

虽然世界曾经要我们的产能而现在仍然要我们的市场,但已经很明白了,我们不是你们。

逆全球化是一道大撕裂;而硬币的反面是小撕裂,是社徽内部的撕裂。在大流行之中,要戴不戴口罩——如此送分的问题,还能有如此观点的分歧。在美国有为数不少旗帜鲜明地反对戴口罩,理由无非是——口罩无用、我要自由、新冠不强、死无所谓。终于,如同在国内讨论中医与转基因,要不要戴口罩在美国成了一个可以割席绝交的话题。

Black lives matter(珍视非裔美国人的生命)——我无比同意,非常matter;但既然matter,你一个黑老哥至少自己先要表现出matter自己的生命一点对不对。要不咱先把口罩戴起来?而老哥却说,我的matter,是约束你的,并不律于己。

我们和你们,鸿沟格外清晰。

比如在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几乎所有的」少数派「——三大件哈——非遗美国老黑,自由派女性与LGBTQ、少数族裔移民——都紧密团结在了左派民主档丰满的羽翼之下(华人貌似是个例外)。而现在路上你随便随机叫住一个白人,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候,他都更有可能倾向于右派的共和裆。

当然你可以说多样性是幸福,多样性不该被驯服,这个世界的本质就是分化。比如有些人相信阴谋论,你就不该去强行纠偏,因为阴谋论是许多人理解世界的捷径,降低了理解世界的门槛。你纠正他的阴谋论,其实是在摧毁一种幸福。

然而多样性的副作用,就是玩不下去就分家。

而我感觉国内的撕裂并不十分明显的原因,除了贫富分化外,多样性被压抑住了,大家生存的目标显得纯粹而一致——搞钱和花钱。这正是大厂恐怖的地方。胡思乱想与众志成城,能一样么?《道德经》里说,鱼不可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国之利器,在于大生产和大消费,在于搞钱和花钱。

刺激2021,往前看一年,或许与全球化无关。但无论如何,弗里德曼的书里有一句话是对的,「世界的竞技场已经被夷为平地。」有些事情,是不可能再逆回去了。上海港的集装箱吞吐量2020年又创了新高,4350万TEU,连续11年跑在世界第一。

二、大科技:Big Tech is Watching You

(数据来源:YCHARTS)

2020对于所谓的互联网科技行为是倒逼的,网商、网会、网学、线上打工人、online九九六。我有个认识的老哥开了个小公司,共享办公本来租了十来个工位,后来疫情倒逼,发现完全可以轮流在家办公,可以砍到五个工位。我见过运营杠杆、资金杠杆,但第一次见到工位杠杆。

2020你可以不上床,但是你不能不上云。2021也是如此。

云计算(远程办公)、电商、新能源、自动驾驶(以及其他自动化技术)、生物科技、数字货币,在病毒扩散网络在2020年,这些板块的发展比病毒扩散快得多。以著名的科技邪教——投资公司 ARK Invest的说法是:我们认为,任何不投资于5大创新平台与14大创新技术的公司,最后都莫得竞争力。

Ark提到的五大创新平台包括:基因测序(DNA sequencing)、机器人(robotics)、能源储存(energy storage)、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和区块链技术(blockchain technology);而除了上面五个平台之外,互相重叠,还衍生出共计14类创新技术——免疫疗法、基因编辑、3D打印、云计算、数字货币、支付、物联网、移动互联装置、可重复利用的火箭。

(来源:ARK INVEST)

(ARK预计14大技术未来的市场规模,单位:万亿美元)

我知道做美股的投资者在2020年大家非常无能为力地,被Ark疯狂洗脑;但没办法,Ark厉害,Ark赚得多。

国内也是一样,科技遇到疫情下水量充足、横冲直撞的资本。无论是模式创新、模式复制、模式迭代,新经济带点科技,资本全力支持。

比如深圳,这是一个巨大的copy+pasty快捷键,活力四射,全场鸡血。除了气候闷热,每次去感觉自己商业的脉搏都是神清气爽。星巴克喝个咖啡,每个逼仄的桌上,标配就是一个老板加一个VC,老板在眉飞色舞,VC在忍俊不禁。这个城市,科技向膳,珍馐玉膳。

但我们的科技大多是市井科技,有些人会认为不够硬核。你看Boston Dynamics卖身给现代只卖10亿美元,而快手赫赫哈嘻就能打到500亿估值,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但我认为吧,低头卖菜的科技,与仰望星空的科技,无所谓高低,射火箭有其高尚,搞社菜篮也不低贱。我只是希望在效率向前猛冲的时候,能兼顾一下社会公平。不要把社区生态里的一些小商小贩、夫妻老婆店都给统统搞死。

另外有一种公司就我是比较提防的的,叫做算法驱动公司,会让我有点戒心。大数据+算法驱动,脊背上总是有阴阴的感觉,宛若芒刺在背。尤其当算法公司对我的个人信息了如指掌的时候。其实我认为2020的另一个重大意义,就是在这一年里,个人隐私决堤。为了防控,我们毫无争议地亮出你的健康码,让渡出了隐私权。

而对于大科技公司而言,2021的吹头风就是监管对其任何恶意的触角的殴打。如何让被数据隐私越喂越大的八爪鱼不要失控,我们望向时代的漩涡。

三、大放水:秋伊赌场

十八世纪法国外交家塔列朗曾说,火灾开始的时候,一瓢水就可以将它熄灭;过了一会儿,就需要一桶水了;再过一会儿,就要用水龙头了;再以后,房子就会烧掉。

刺激2021里的刺激,本质上而言,就是放水刺激,大家放得都好开心啊。而我想问的是,残暴的欢愉是否终将迎来残暴的结局?

作为一个相对保守的央行,曾经的美联储,在放水的形式上还要柔化一下,就是所谓三大件——1. 调整联邦利率;2. 调整储备金率;3. 公开市场买卖证券——掩饰一下,不要太赤裸。但现在,已经顾不上体面,放水就是直接塞钱,塞到你我这些蝼蚁的手里;塞到了嗷嗷叫痛的企业的手中。

直到我看到一个数据,告诉我们,世存五分之一以上的美元,是在2020年凭空创造出来的。而美国2020年六月一个月印的钱,比从建国到登月的两百年里印的钱更多。

(数据来源: KATUSA)

用第一个一万亿美元,美国干成了什么事——打垮英帝国,买了阿拉斯加、豪取了路易斯安纳购地,打垮法西斯,挣脱大萧条,建铁路建高速建机场,成功上天登月。

而后面几个万亿的诺亚级别大洪水没有干掉通缩,反而彻底干趴了通胀。

为什么没有发生超级通胀 hyperinflation? 甚至不超级的通胀也没有。甚至短期通胀小跳一下也没有。在疫情至暗之时,如果你想到,供应极度萎缩、需求不降低太多的情况下,小学经济学课代表也能告诉你物价应该会短暂上涨。但并没有,美国除了肉禽蛋从2020年3月到6月涨了10%以外,其他消费品,啥都没涨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

从2008年大衰退以来,发达经济体的通胀就趴在地板上,基本就是2%。日本是持续不到1%,美国超过2%叫做overshoot。

(来源:经济学人。富国无通胀。标题:问题消失了?)

这个是无比困惑的事情,通胀哪去了?米尔顿·弗里德曼说过啊,一切通胀都是货币现象。当然,晚年的弗里德曼也开始怀疑,是否央行已经切断了货币供应与商品价格之间的联系。如果他能多活几年,看到2011年以后无论各国央行货币政策再怎么作妖也刺激不了通胀,我觉得他的怀疑可能会变成幻灭。

有很多说法解释通胀消失。主流说法,包括但不限于1. 主流经济体老龄化的人口结构;2. 供应链优化、产能弹性强,以至于不会发生长时间供应不足;3. 数字经济模式的创新性 ——这是比较好玩的说法,巨头赚的不是钱而是用户信息——所以天然是通缩的(deflationary effects)。

但这些解释多少都有些削足适履,为了合理化解释而解释。两个弗里德曼,都会在现实面前苦笑。世界没有平,通胀没有来。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凯恩斯的信徒或者半个信徒——认为通胀的大driver是大家对于价格的预期和就业市场的健康。如此的话,现在这两个大driver,确实带不来高通胀。

大水放不出通胀,但大水能放出资产泡沫。美国股市的估值,以席勒PE来计算,就创了历史第二极值,仅次于互联网泡沫;于是比特币就开始了侮辱地球引力的表演。

古怪但不变态、稀缺但不唯一、难估值但好流动、形成共识但不普遍看好的资产——而不是传统的现金流资产,表现会惊为天人。就像泡泡玛特的模式,市场一看就直接懵逼了,于是IPO时价格一飞冲天。

市场对估值的容忍底线,一步一步在降低。

(来源:multpl.com)

但这场秋伊实验本质上是赌博,因为没人知道最终结果会如何。这其实跟医生用药治病一样,许多病是可治疗(treatable)而不可治愈(curable的),比如抑郁症,虽然抑郁症药物多如牛毛,但到底这个病的机制到底是怎么运作的,人类还是没搞明白。经济学家也一样,治不治呢,放任不管会不会生灵涂炭;但治又怎么治?

凯恩斯托梦过来,反正先放水再说。

给华盛顿放血的神医,初心也是为了救治大陆军总司令,但结果却是将美国国父活活放死。而事到如今美联储还在向花街的对冲基金大佬们要建议。那还要啥建议,继续放呗,听说要先放到2026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大水漫灌物价不涨,但大水漫灌不可能资产价格不涨,不然等于真的是前去哪里了?许多人对于经济困境与资本市场的背离,忧心忡忡,觉得《启示录》式的末日审判即将来临。但我认为这种背离,本质上或许也是一种通胀现象而已。过剩的资本没有出口,进不到生产,就进入投资,不断推高资产价格。

君不见,镰刀在,砍韭菜。这里的镰刀是泡沫,这里的韭菜是指没有资产的那些人。

2000年互联网泡沫之时,当时的美国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是5%-6%——也就是说你不想跟着一起疯,那至少你100块钱能拿回6块钱的无风险收益。现在是接近于0,不投资,就没有任何收益。与泡沫同醉,还是与零利率流泪,这是投资者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泡沫爽不爽,资本家们是爽的,他们资产多;但大众是痛苦的,资产少是一方面,另外还要面临巨大的FOMO (fear of missing out)。怕高都是苦命人?

泡沫,我们只能为你鼓掌。

现在大家都很开心,感觉很有活力,是因为身上还插着凯恩斯的呼吸机。当这些管子都拔掉以后,也没有人知道,这口气还能不能喘上来。

当然最后结果只有神知道。而2021,我认为会很刺激。

编辑/Viola

风险提示:上文所示之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都有其特定立场,投资决策需建立在独立思考之上。富途将竭力但却不能保证以上内容之准确和可靠,亦不会承担因任何不准确或遗漏而引起的任何损失或损害。

评论(3)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