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 利西翠妲@La Vita è Bella|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3-03-02 18:28:56| 人氣26,36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劇本] 利西翠妲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This is what I took from China's website and modified some wording and the translated names into what appear more common here in Taiwan.  I will keep improving it in coming days, most likely annotate it, correct typo ...etc.  


利西翠妲

 

【古希臘】亞里斯多芬尼 著

     人物

        利西翠妲 Lysistrata

        凱洛妮絲  Calonice

        蜜麗奈  Myrrhine

        蘭碧妥 Lampito

 

        官員 Magistrate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吉涅西阿斯的孩子 Baby

        斯巴達的報信人 Spartan Herald

        斯巴達的使者們  Spartan Ambassador

 

        官員乙 

        一名雅典公民

        老漢組成的歌隊

        婦女組成的歌隊

    首演時間:西元前 411

 --------------------------------------------------------------------------

序幕

(場景:舞臺後方是兩座建築,利西翠妲的房子和雅典衛城(Acropolis)的入口;一條蜿蜒狹窄的小徑通向後者。兩座建築之間是潘神洞的開口。利西翠妲在房前焦躁地走來走去。)

利西翠妲

!要是有人邀請她們去參加酒神狂歡(Bacchanal),或者潘神 (Pan)、庫麗亞斯或格納透麗絲的盛宴就好了!這樣街道就會被那些蜂擁而至的手鼓擠得水泄不通!現在呢,連個女人也看不見,啊!我的鄰居凱洛妮絲除外,我看見她從那邊走過來……早安,凱洛妮絲。

【註:庫麗亞斯(Colias)和格納透麗絲(Genetyllis),都是愛神阿芙羅黛蒂Aphrodite的別名,或用來稱呼服侍她的愛神。手鼓,原文tumpánōn,崇拜代表自然界生長力的Kubélē女神時打的鼓。】

凱洛妮絲 (Calonice)

早安,利西翠妲!甚麼事煩著你啊?快告訴我!你幹嘛黑著臉,親愛的?你那樣緊鎖雙眉可一點都不漂亮。

西翠妲

凱洛妮絲喲,我憋了一肚子火呢;我為我們女性感到臉紅。男人們都說我們心懷鬼胎……

凱洛妮絲 (Calonice) 

難道他們說錯了嗎?

利西翠妲

可是你瞧,當我召集她們來商量一件頂重要的大事,她們卻賴在床上不肯來。

凱洛妮絲 (Calonice)

她們會來的,親愛的;但是你也知道,女人要離開家不容易。這一個在老公面前忙前忙後;那一個在叫傭人起床;第三個要哄孩子入睡,或者正在給小傢夥洗澡或餵奶。

利西翠妲

可是我跟你說,我要她們來的這件事要緊得多。  

凱洛妮絲 (Calonice)

那你為什麼召集我們來呢,親愛的利西翠妲?你是否有什麼話兒要講? 

利西翠妲

事關重大。 

凱洛妮絲 (Calonice)

很長嗎?

利西翠妲

說起來就長了。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們竟然沒有到齊!難以置信!

利西翠妲

咳!跟男人無關,如果有,人早擠滿了!為了這件事我翻來覆去想了又想,度過多少個不眠之夜。

凱洛妮絲 (Calonice)

你這樣翻來覆去的弄的這件東西一定妙不可言!

利西翠妲

妙極了,那就是,要靠女人來拯救希臘! 

凱洛妮絲 (Calonice)

依靠女人!天哪,那它的性命可就懸於一線了! 

利西翠妲

我們國家的命運就全看我們了——我們要徹底消滅伯羅奔尼撒人(Peloponnesians)

【註:伯羅奔尼撒戰爭 (Peloponnesian War)是以雅典 (Athens) 為首的提洛同盟 (Delian League) 與以斯巴達 (Sparta)為首的伯羅奔尼撒聯盟 (Peloponnesian League) 之間的一場戰爭。這場戰爭從前431年一直持續到前404年,期間雙方曾幾度停戰,最終斯巴達獲得勝利。但是我不確定這個劇本是否以這場戰爭為背景!】

凱洛妮絲 (Calonice)

那可真是一樁崇高的事業! 

利西翠妲

把維奧蒂亞 (Boeotia) 人也殲滅得乾乾淨淨!

凱洛妮絲 (Calonice)

但你肯定會對那裡的鰻魚手下留情吧。

【註:維奧蒂亞 (Boeotia) 的鰻魚味道鮮美,很受雅典人歡迎。】

利西翠妲

但我不會用這可怕的厄運來恐嚇雅典;這點你可以相信我。不管怎樣,如果維奧蒂亞 (Boeotia) 和伯羅奔尼撒 (Pelopnnesus)的女人都加入我們,希臘就得救了。

凱洛妮絲 (Calonice)

可是女人怎麼能完成這樣一樁如此明智如此光榮的業績呢,我們這些女人,住在家中一角,穿著薄薄的桔黃色絲綢外衣和飄揚的長袍,戴著花飾,趿(ㄊㄚ,把鞋子後幫踩在腳後跟下拖拉。)著雅致的小拖鞋?

利西翠妲

咳,那正是我們獲救的希望所在——那些黃色的束腰外衣,那些香水和拖鞋,那些化妝品和透明的長袍。

凱洛妮絲 (Calonice)

是!但要怎麼辦?

利西翠妲

沒有一個男人會對另一個男人揮舞長槍……

凱洛妮絲 (Calonice)

快點,我要到染坊那裡為自己弄一件黃色束腰外衣。 

利西翠妲

……還是要一張盾牌。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要跑去穿上一件飄揚的外衣。

利西翠妲

……還是要拔劍相向。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得立即就去買一對拖鞋。  

利西翠妲

 現在你說,那些女人還不儘快趕來嗎?  

凱洛妮絲 (Calonice)

 天哪!她們恨不得長了對翅膀飛過來!   

利西翠妲

  啊!我親愛的,你就會看到她們像真正的雅典人那樣。做什麼事都太遲……

  咳,沒有一個女人過來,無論是海濱的還是薩拉米斯(Salamis)的。

凱洛妮絲 (Calonice)

但我肯定她們在拂曉時分已經上了船。  

利西翠妲

那些阿卡奈(Archarnian)女子!咳,我還以為首先到達的肯定是她們呢。   

凱洛妮絲 (Calonice)

至少西奧傑納斯(Theogenes)的老婆肯定會來;事實上她已經請教過赫卡特 Hecate……瞧!這些人已經到達了——後面還有更多。啊!哈!她們是哪裡來的?

  【註:西奧傑納斯Theogenes was an Athenian, who, in 425 BC, wasappointed together with Cleon to repair to Pylos, andinvestigate the truth of the tidings, which had been brought thence, as to thedifficulties of the blockade of Sphacteria. Cleon, however, prudentlypersuaded the people to abandon the proposed inquiry. (Thuc. iv. 27) It ispossible that this Theogenes should be identified with the person who ismentioned by Aristophanes ( Vesp. 1183), and who, the scholiast tells us, wasan Acharnian (Arnold, ad Thuc. I.e.). A man of the same name issatirized also by Aristophanes (Pax, 894) for his swinish propensities. (Seealso Arist. Av. 822, 1127, 1295, Lys. 63, with the Scholia.)

卡特 Hecate是希臘神話中前奧林匹亞的一個重要的泰坦(Titan)女神,也是象徵著黑月之夜的「月陰女神」。赫卡特總是和月光、鬼魂、地獄、精靈、魔法、巫術和妖術聯繫在一起。她是著名的不可抗拒的死神、無法戰勝或無人能及的女皇、也是妖術、魔咒和女巫的守護女神。】

利西翠妲

 她們是從愛那雞拉屎 (Anagyrus /Anagyra)來的。

凱洛妮絲 (Calonice)

哎喲!難怪那一股怪味!

【註:愛那雞拉屎(Anagyrus)是一個行政區,它的名字是一種有臭味的植物名,所以凱洛妮絲開了這個玩笑。】 

蜜麗奈 (Myrrhine)  上,餘婦女隨上。)

蜜麗奈 (Myrrhine) 

我們沒有遲到吧,利西翠妲?請告訴我們;怎麼,一言不發?

利西翠妲

你實在令我不敢恭維,蜜麗奈!眼下的事情十萬火急,你卻半點不著急。 

蜜麗奈 (Myrrhine)  

我在黑暗中找不到我的腰帶。不管怎樣,如果事情緊迫,那你就快講吧;這不,我們都來了。 

利西翠妲  [原本中譯為凱洛妮絲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Lysistrata,對白也略加修改 ]

先不說,我們再等一會兒,等維奧蒂亞 (Boeotia) 和伯羅奔尼撒 (Pelopnnese)的女人都到齊了再說。 

凱洛妮絲   [原本中譯為Lysistrata 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Calonice ]

說得對,那最好……啊!蘭碧妥來了。

(蘭碧妥,一名健碩的斯巴達女子,與餘三人上,其中兩個來自維奧蒂亞 (Boeotia) ,一個來自科林斯。)

利西翠妲

早安,蘭碧妥,斯巴達來的親愛的朋友。你真是光彩照人!洗澡都洗玫瑰全,瞧這多麼紅潤的皮膚!你這麼苗條,怎麼可能可以扼死一頭公牛!

【註:斯巴達和下面的拉孔尼刻都是指斯巴達。】 

蘭碧妥

當然,那還用說。因為我經常做體操和練習擺屁股。 

利西翠妲  [原本中譯為 Calonice 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Lysistrata.]

好美的胸部啊!

蘭碧妥

呀!你這樣撫摸我,好像我是頭獻祭的牲畜似的。

利西翠妲

還有這個年輕女人,她從哪來的?

蘭碧妥

她是維奧蒂亞 (Boeotia) 來的。  

利西翠妲

啊!我漂亮的維奧蒂亞朋友,那裏沒有發育不良的,你就像花園般絢麗!

凱洛妮絲 (Calonice) 

 真的,我保證!她的花園裡沒有半株雜草!

利西翠妲

這又是誰?

蘭碧妥

她是個貞潔的女人,我敢擔保!她來自科林斯。

凱洛妮絲 (Calonice)

哦!貞潔,毫無疑問——科林斯人一向是很貞潔的。

【註:凱洛妮絲在說反話,實際上科林斯是淫奢之地,該城以它愛神廟的妓女而聞名。】

蘭碧妥

但請問是誰召集這次婦女大會? 

利西翠妲

是我。

蘭碧妥

那麼,你想要我們做什麼。

蜜麗奈    [原本中譯為凱洛妮絲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Myrrhine ]

對,請給我們講講!你想告訴我們的這件異常重大的事情是什麼?

利西翠妲

我會告訴你們。但你們得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蜜麗奈     [原本中譯為凱洛妮絲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Myrrhine ]

就依你。

利西翠妲

你們的孩子的爸爸跟著軍隊背井離鄉,你們對此不覺得傷心?我敢打賭,現在你們的老公沒有一個在家。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的那位已經在色雷斯待了五個月,在看護歐克拉第斯。

【歐克拉第斯(Eucrates)是雅典駐色雷斯地區的將領。】

蜜麗奈 (Myrrhine) 

我的那位到皮洛斯 (Pylos) 去已經整整七個月。

蘭碧妥

我家那位呢,就算他真的有朝服役歸來,可是一踏進家門,立即就取下盾牌,頃刻又飛奔回戰場。

利西翠妲

甚至連愛人的影子都難見呢!從米利都人叛變的那天開始,我就再也沒有見過一個直挺挺的男人了。我們這些可憐的寡婦就靠這種皮器具來安慰自己……現在你們告訴我,如果我有結束戰爭的辦法,你們是否願意助我一臂之力?

【註:米利都(Miletus)於前一年叛變。該城生產性用具。】  (我的英文版沒有提到"Miletus",而是 Since the Milesians betrayed us,I've not seen the image of a single upright man.  To be a marble consolation to us.)

蜜麗奈   [原本中譯為 Calonice 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Myrrhine ]

當然嘍,我憑兩位女神起誓,就算我必須把這件衣服那去典當,並把當來的錢在當天就都喝光。

凱洛妮絲 (Calonice) [原本中譯為 Myrrhine 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Calonice.]

我也一樣,就算我會被劈成兩半,像比目魚那樣,丟切掉一半身體。 另一半就當作是和平的代價。

蘭碧妥

還有我;為了獲得和平,我願意爬到塔吉圖斯山巔。

【註:塔吉圖斯山(Taygetus),伯羅奔尼撒(Pelopnnese)一座高山。】

利西翠妲

那我就開誠佈公吧,我的重大秘密!姊妹們!如果我們想強迫男人們締結和平,就必須斷絕……

凱洛妮絲 (Calonice)

斷絕什麼?快說,快說!

利西翠妲

你們肯幹嗎?

蜜麗奈 (Myrrhine)  

我們肯,我們肯,就算為此丟了性命。

利西翠妲

我們必須完全斷絕和男人來往……不,你們為什麼都轉過身去背對著我?你們要去哪裡?你們咬唇搖頭,呃?為什麼臉色煞白,愁眉苦臉?為什麼哭哭啼啼?嘿,你們到底是幹還是不幹?到底是甚麼意思? 

蜜麗奈 (Myrrhine)  [原本中譯為 Calonice 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Myrrhine ]

我不幹了,讓戰爭繼續吧。 

凱洛妮絲 (Calonice) [原本中譯為 Myrrhine 的台詞,據我的英文譯本改成 Calonice ]

我也不幹;讓戰爭繼續吧。

利西翠妲

這可是你說的,我漂亮的比目魚,剛才你還說他們會把你劈成兩半呢?

凱洛妮絲 (Calonice)

什麼都行,只有那件事不行!叫我下火海吧,如果你願意的話,——可是別剝奪了我們在這世界上最甜美的事情,親愛利西翠妲!

利西翠妲

你呢?

蜜麗奈 (Myrrhine) 

我也願意去下火海。

利西翠妲

啊,蕩婦,墮落的女人!詩人們拿我們來寫悲劇真是恰如其分;我們除了行淫做愛就一無是處了!可是你,我親愛的,你來自嚴酷的斯巴達,如果你肯加入,一切也許還有救;幫幫我吧,我求求你了。

蘭碧妥

我憑兩位女神起誓,這事真叫人為難!讓一個女人孤零零地躺在床上,身邊沒有一個強壯的男人陪著。但是——和平第一。

利西翠妲

啊,我的寶貝,我親愛的,最好的朋友,只有你才配叫女人!

凱洛妮絲 (Calonice)

但是如果我們做神禁止我們做的事,斷絕你說的一切,我們能很快就得到和平嗎?

利西翠妲

我們當然會得到,我憑那兩位女神起誓!我們只須坐在家裡,臉上搽粉,披著阿摩戈斯產的透明絲綢長衣,精心把毛剔乾淨,這樣那些男人見到我們就會把那玩意兒豎起來,欲火焚身。我們這時就拒絕他們,他們就會急著去締結和平,一定是這樣,我保證!

【註:兩位女神指地母狄蜜特 Demeter,和她的女兒冥后栢瑟芬尼Persephone。】

蘭碧妥

沒錯,就像那個米奈勞斯(Menelaus) ,據說他一看見海倫裸露的酥胸,就把劍丟到一旁。

【註:攻克特洛伊後,米奈勞斯(Menelaus) 欲殺海倫,海倫露出酥胸,米奈勞斯(Menelaus) 便丟下手中的劍,與她言和。最早見萊斯基斯(Lesches)的《小伊利亞特》殘篇;後世作家多有提及,如歐裡庇得斯 (Euripides) 《安德洛瑪克》,628。】

凱洛妮絲 (Calonice)

可是,親愛的,如果我們的老公棄我們而去呢。

利西翠妲

那麼,正如斐勒克拉忒斯說的,我們就剝一隻剝了皮的狗,就這樣。

"To flay a skinned dog --- flay more our flayeddesires."

【註:斐勒克拉忒斯(Pherecrates),雅典喜劇詩人。根據GeorgeTheodoridis的譯文,斐勒克勒斯的話意思是手淫;Benjamin Bickley Rogers譯成找些代替的東西,近似。】

凱洛妮絲 (Calonice)

胡說八道!這些諺語全是扯淡……但是如果我們的老公使勁把我們拽到臥室裡呢?

利西翠妲

 抓緊門柱。

凱洛妮絲 (Calonice)

如果他們揍我們呢?

利西翠妲

那就順從他們的願望,但是要顯得不情不願;霸王硬上弓,一點樂趣也得不到。此外還有千百種方法來折磨他們。千萬別害怕,他們很快就會厭倦了這遊戲;沒有女人來分享,男人永遠不會感到滿足。

凱洛妮絲 (Calonice)

好極了,如果你要這樣幹,我們贊成。

蘭碧妥

我們這邊,無疑我們會勸我們的老公締結一次美好且實在的和平;但對於那些雅典平民,我們怎樣才能平息他們對戰爭的狂熱呢?

利西翠妲

別擔心;我們保證會說服自己的人民。

蘭碧妥

那是不可能的,只要他們還擁有可靠的船隻,還擁有藏在雅典娜神廟裡的巨大財富。

利西翠妲

啊!我們已經注意到這個問題;就在今天,衛城 (Acropolis) 將落到我們手裡。那是分配給老婦的任務;我們在這裡開會時,她們正在前進,偽裝成去奉獻犧牲,實際上是去攻佔要塞。

蘭碧妥

說得好!一切都很順利。

利西翠妲

快來,蘭碧妥,讓我們用神聖不可侵犯的盟誓把我們團結在一起。

蘭碧妥

你念誓詞,我們跟著起誓。

利西翠妲

很樂意。我們的西徐亞女警衛在哪(Scythianess)

為什麼在那裡幹瞪著眼?把這面盾牌放在我們前面這塊地上,凹下的一面朝上,再讓人給我拿點犧牲的內臟。

凱洛妮絲 (Calonice)

利西翠妲,你說我們要怎樣發誓?

利西翠妲

怎樣發誓?埃斯庫羅斯(Aeschylus)寫道,他們取羊獻祭,對著盾牌起誓;我們也這麼幹。

[ Aeschylus   埃斯庫羅斯(Αισχύλος,前525年-前456年),古希臘悲劇詩人,與索福克勒斯和歐里庇得斯一起被稱為是古希臘最偉大的悲劇作家,有「悲劇之父」的美譽。 ]

凱洛妮絲 (Calonice)

不行,利西翠妲,可不能對著一面盾牌為和平起誓。

利西翠妲

那你要怎麼發誓呢?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們弄一匹白馬,拿去獻祭,憑它的內臟起誓。

利西翠妲

可是我們到哪裡去弄一匹白馬?

凱洛妮絲 (Calonice)

那我們該怎麼發誓?

利西翠妲

聽我說。我們在地上擺一個巨大的黑碗;往裡面奠上一皮囊塔西安美酒,起誓絕不摻進哪怕一滴水。

蘭碧妥

啊!這個誓言給我帶來無可言喻的快樂。

利西翠妲

叫她們給我取一隻碗和一囊酒。

凱洛妮絲 (Calonice)

啊!親愛的,一隻多麼輝煌的大碗!把它喝乾該是件怎樣的樂事呀。

利西翠妲

把碗放在地上,把你們的手按在犧牲上。……全能的女神,勸說女神,還有你,巨碗,歡樂和快活的好伴侶,接受我們的祭品,保佑我們這些可憐的女人!

凱洛妮絲(利西翠妲正朝碗裡倒酒)

啊!鮮紅的血液!流得真好!

蘭碧妥

這酒真香!

利西翠妲

親愛的姊妹們,如果你們樂意,就讓我先起誓吧。

凱洛妮絲 (Calonice)

不行,以 阿芙羅黛蒂Aphrodite的名義,必須抽籤決定。

利西翠妲

來吧,蘭碧妥,還有你們諸位,把手放到碗邊;凱洛妮絲,你給其他人重複我即將念出的莊重誓言。然後你們一齊起誓,作出同樣的保證,——我不再和情人或老公發生關係……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不再和情人或老公發生關係……

利西翠妲

即使他勃起著站在我面前……

[ 英譯: Though love and denial mayenlarge his charms ...]

凱洛妮絲 (Calonice)

即使他勃起著站在我面前……啊!利西翠妲,我受不了!

利西翠妲

我會在家裡潔身自好……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會在家裡潔身自好……

利西翠妲

打扮得漂漂亮亮,穿著桔紅色的長袍……

凱洛妮絲 (Calonice)

打扮得漂漂亮亮,穿著桔紅色的長袍……

利西翠妲

最終激起我老公無限的渴望。

凱洛妮絲 (Calonice)

最終激起我老公無限的渴望。

利西翠妲

   絕不主動投懷送抱……

凱洛妮絲 (Calonice)

   絕不主動投懷送抱……

利西翠妲

   如果他想硬來……

凱洛妮絲 (Calonice)

    如果他想硬來……

利西翠妲

我會冷若冰霜,一動不動……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會冷若冰霜,一動不動……

利西翠妲

我也不會把我的波斯拖鞋伸向天花板……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也不會把我的波斯拖鞋伸向天花板……

利西翠妲

也不會像刻在刀柄上的獅子那樣蹲著。

凱洛妮絲 (Calonice)

也不會像刻在刀柄上的獅子那樣蹲著。

利西翠妲 

若我信守誓言,請允許我飲下這醇酒。

凱洛妮絲 (Calonice) 

若我信守誓言,請允許我飲下這醇酒。

利西翠妲

但我若背棄它,就讓我的碗裡注滿水。

凱洛妮絲 (Calonice)

但我若背棄它,就讓我的碗裡注滿水。

利西翠妲

你們會照此宣誓嗎?

奈麗奈 (Myrrhine) 

我照辦了。

利西翠妲

那我就把剩下的一點也喝乾。

凱洛妮絲(伸手奪杯)

夠了,夠了,親愛的;現在我們該輪著喝,以鞏M妥,你的夥伴就留在這裡做人質吧。我們自己要趕去和要塞裡的人會合,一齊把門閂牢。

 

凱洛妮絲 (Calonice)

難道你不認為那些男人會武裝起來對付我們嗎?

利西翠妲

我要對他們大笑。無論恐嚇還是烈火都不能攻克我們的大門;它們只在我指定的條件下才能敞開。

凱洛妮絲 (Calonice)

沒錯沒錯,以阿芙羅黛蒂Aphrodite之名起誓;否則我們就是怯弱和不幸的女人。

(她隨利西翠妲出)

進場歌

(場景轉換到衛城的入口。由老漢組成的歌隊緩緩而上,帶著柴薪和火缽。)

老漢歌隊隊長

走穩了,德拉克斯,走穩了;啊,這些該死的沉重的橄欖樹幹磨疼了你們的肩膀。不過,繼續向前吧,向前進,男子漢,我們必須這樣做。

老漢歌隊前半支(唱)

在漫長的人生中,總有意料不到的事情發生!斯特呂摩多魯斯喲,誰會料到呢?這些女人,真是我們的不幸,平素吃的是我們的麵包,住的是我們的房子,今日竟敢冒犯女神的聖像,佔領衛城,用柵欄和橫木擋路,不讓任何人進去!

老漢歌隊隊長

斐魯戈斯呀,我們得趕緊過去;我們要把柴薪佈置在要塞周圍,把這些卑劣的女叛徒放到熊熊的火堆上燒,統統燒死,先燒呂孔的老婆!

【註:呂孔(Lycon)的老婆在雅典以亂交聞名。】

老漢歌隊後半支(唱)

不,憑狄蜜特 (Demeter之名起誓,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不能讓她們嘲笑我。即使是第一個來攻城的克勒奧梅涅斯,也落得個狼狽下場;這個斯巴達人,好不囂張,卻弄得丟盔棄甲,逃命時只剩下一片衣服掛在背上。他真是衣衫襤褸,汙穢不堪!鬍子亂蓬蓬!他一定是有六年沒洗過澡!

老漢歌隊

啊!攻得真猛!我們的人在城門前排成十七行,一直堅守崗位,睡覺也不離開。這些女人,歐裡庇得斯 (Euripides)和所有神祗的敵人,難道要我袖手旁觀,縱容她們不可一世?否則就讓她們剝奪我在馬拉松贏得的戰利品。

老漢歌隊前半支(唱)

看哪,只要再爬完最後一段陡峭的斜坡,就可以結束這艱辛的工作。說真的,沒有牲口來馱運,這活兒還真累人,這些圓木磨破了我的肩膀!可是我們要堅持,把火吹起來,在我們到達目的地之前,不能讓它熄滅。噗!噗!(朝火吹氣)老天!煙霧彌漫!

老漢歌隊後半支(唱)

這火像發瘋的狗那樣咬我的眼睛。那一定是利姆諾斯島的火,不然不會這樣吞吃我的眼瞼。快點,拉凱斯,我們得趕緊去援救女神;機不可失!噗!噗!(朝火吹氣)老天!濃煙滾滾! 

老漢歌隊隊長 

瞧那邊,明亮的火光熊熊燃燒,感謝眾神!為什麼不卸下我們的重擔,拿起一根葡萄枝,在火盆裡點燃它,當作撞錘向城門投擲?如果她們不響應我們的號召,把門閂撤下,我們就一把火燒了那些木制的東西,讓濃煙把她們嗆死。諸神啊!好一場火!呸!就沒有一個薩摩斯的軍官來幫我卸下重擔嗎?——啊!我可不讓它再磨傷我的肩頭。(把木頭放下)來吧,火盤,是你效勞的時候了,把火星煽亮,讓木頭燃起來;我要做第一個投擲的人。援助我吧,天上的勝利女神;讓我們懲罰那幫佔領了要塞的桀驁不馴、膽大妄為的女人吧,讓我們在這裡建立起勝利的記功柱吧! 

(他們開始縱火。婦女組成的歌隊上,提著水罐。) 

婦女歌隊隊長 

啊!親愛的,我彷佛看到火光和煙霧;會不會是一場大火?我們得儘快趕過去。 

婦女歌隊前半支(唱) 

飛吧,飛吧,妮科狄克 (Nicodice),趁卡呂克(Calyce)和克裡忒勒 (Cratylla)還沒葬身火海,或者被濃煙悶死,這都是這些該死的老頭和他們無情的法律造成的。偉大的眾神啊,莫非我已經來晚一步?天還濛濛亮我們就起床,要裝滿這些容器很不容易。啊!那裡聚集了好多人,喧聲震天!水罐嘭嘭地響個不停!僕人和女奴朝我又搡又擠!不管怎樣,我最後還是打滿了水;此刻我飛跑著為我的城中女友運水,我們的敵人正企圖把她們活活燒死。 

婦女歌隊後半支(唱) 

傳來消息說,有一夥老頭,一群蹣跚的白鬍子,背著大捆大捆的木材,彷佛要給熔爐加熱,向我們宣戰,吐噴可怕的恐嚇,叫囂著要把這些可恨的女人燒成灰燼。女神啊,別容忍他們!憑著你的恩慈,願我看到雅典和希臘治癒好戰的瘋癲。就為了這個,我們城市的守護神喲!金羽飾女神,他們已經搶佔了你的神殿。作她們的盟友吧,雅典娜,如果哪個男人向她們投擲燃燒的火把,幫助我們取水去澆滅它們。 

婦女歌隊隊長 

我看到了什麼,你們這些卑鄙的老頭?虔誠正直的老百姓絕不會幹出如此卑劣的行徑。 

老漢歌隊隊長 

啊,哈!真是件新鮮的事!一群女人集隊出來保衛城門! 

婦女歌隊隊長 

你們儘管放屁吧!我們看來是支強大的軍隊,而你們看起來還不夠我們的萬分之一。 

老漢歌隊隊長

嘿,斐德里亞斯!我們還能讓她們這樣喋喋不休嗎?讓我們中的一位在她們的背上打折一根棍子,你覺得怎樣,呃? 

婦女歌隊隊長 

我們先把水罐放下,萬一他們真對我們動起粗來,才不會礙事。 

老漢歌隊隊長

哪位去敲下她們兩三顆牙,讓她們像布帕魯斯那樣,以後不敢大聲講話。 

婦女歌隊隊長 

那就來吧,我就站在這裡等你來,其他母狗也不會來抓破你兩隻小球。 

老漢歌隊隊長 

住口!不然我的棍子叫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婦女歌隊隊長 

你試試用手指頭碰一下斯忒拉提麗斯!

老漢歌隊隊長

如果我用拳頭把你揍扁,你會怎樣? 

婦女歌隊隊長 

我要用牙咬爛你的腸肺。 

老漢歌隊隊長 

啊!歐裡庇得斯 (Euripides) 真是個聰明的詩人!他有句話講得好:女人是最恬不知恥的動物。 

婦女歌隊隊長

我們還是把水罐提起來吧,羅狄佩。 

老漢歌隊隊長

你們這些該死的女人,你們提著這些水想要幹什麼?

婦女歌隊隊長

你們拿著這些火把又想怎樣呢,死老鬼?想燒死自己? 

老漢歌隊隊長

我是在堆一個火堆讓你烤烤你的女友。 

婦女歌隊隊長 

我呢,我要把你們的火滅掉。 

老漢歌隊隊長

滅掉我們的火,就你? 

婦女歌隊隊長

正是,你很快就會看到。 

老漢歌隊隊長 

我不知道有什麼會阻止我用這火炬來烤你。 

婦女歌隊隊長 

我準備給你洗個澡,洗掉你滿身臭。 

老漢歌隊隊長 

給我洗澡,你這邋遢的婆娘? 

婦女歌隊隊長 

正是,洗個新婚的澡。 

老漢歌隊隊長(轉向他的同伴) 

你們聽到了嗎?多麼無禮! 

婦女歌隊隊長 

我是個自由的女人,我告訴你。 

老漢歌隊隊長 

我會讓你閉嘴,你放心! 

婦女歌隊隊長

哈!你再也沒有機會坐在陪審員中間了。 

老漢歌隊隊長(對他的火炬)

給我燒她的頭髮! 

婦女歌隊隊長(對她的水罐)

河神阿凱勞斯,的了! 

【阿凱勞斯(Achelous):希臘北部一條著名的大河,河神。】 

(眾婦女朝眾老漢身上潑水。) 

老漢歌隊隊長

天哪!天哪!天哪! 

婦女歌隊隊長 

很熱嗎? 

老漢歌隊隊長 

很熱,偉大的眾神啊!夠了,夠了! 

婦女歌隊隊長

我給你澆水,讓你再度開花。 

老漢歌隊隊長 

哎喲!我好乾燥啊!哎喲喲,我冷得直打顫!

[ 這整段爭執的內容與我的英文譯本出入不小,可能是(中文與英文)譯者針對其語言慣常用法作了修正。]



第一插曲

(一名官員上,帶著幾名西徐亞警衛)

【註:雅典由西徐亞弓箭手充當警衛。】

官員

這些女人,用她們的手鼓吵吵鬧鬧到底有完沒完?在屋頂上哭阿多尼斯哭夠了吧?我去聽了最近的集會上的演講,德摩斯特拉圖斯,這該天殺的!說我們所有人都得遠渡西西里——你們瞧!他的老婆跳著圓圈,反復念叨著:唉!唉!阿多尼斯,我為阿多尼斯哭泣!德摩斯特拉圖斯說我們必須從紮克圖斯徵募重裝步兵——那邊是他的老婆,似醉非醉,在屋頂上尖叫著:哭吧,為阿多尼斯哭吧!而那頭聲名狼藉的瘋狂公牛卻咆哮著離去。你們這些女人就不感到羞愧嗎,你們幹出這麼野蠻的事情,製造這樣的騷亂? 

老漢歌隊隊長

你還不知道她們全部的無恥行徑呢!她們對我們又是嘲罵又是淩辱;然後用水把我們淋了個濕透,使我們去擰乾衣服,好像我們尿到自己似的。 

官員

以波塞頓之名起誓,幹得真好!對她們的劣跡,我們男人也要承擔一部分過失;正是我們教她們喜愛暴亂和放蕩,把邪惡的種子播在她們心裡。你們看見一位丈夫走進商店:賣珠寶的,他說,你一定記得你給我老婆做的那條項鍊。那天傍晚她跳舞的時候扣鉤斷開了。現在我要啟程去薩拉米斯;你今晚找個時間去給她接上扣子吧?另一個會跑去找鞋匠,一個魁偉健碩的傢夥,長著一根又大又長的玩意兒,跟他說:我老婆那雙涼鞋的皮帶勒得她小趾頭髮疼,那個部位是特別敏感的;中午你過來把它鞣一鞣,拉一拉。現在看看後果吧。就說我吧——我以官員的身份徵募槳手;我需要錢來付給他們,那些女人卻叫我吃閉門羹。可是我們交叉著手站在這裡幹啥?給我一根撬棍;我要好好懲罰一下她們的傲慢無禮!嗨!那邊的好傢夥!(對一西徐亞人)你在幹嘛,張著嘴在看烏鴉?我想是在找酒館吧,呃?麻利點,把撬棍給我拿來,把門撬開。我自己也要親自動手。 

利西翠妲(開門走出來)

不必撬門了;我出來了——我在這呢。幹嘛要柵欄、橫閂呢?我們在這裡要的不是柵欄、橫閂和鐵鎖,我們只要常識。 

官員

真的嗎,你這叛逆的女人!我的警衛在哪?我要他把那個女人的雙手綁在背後。 

利西翠妲

以阿蒂蜜絲 (Artemis)這位處女神之名起誓!如果他敢用手指頭碰一下我,就算他是個維護公共和平的警衛,也要小心自己!

【 註:阿蒂蜜絲(希臘語:Άρτεμις),對應於羅馬神話中的黛安娜(Diana)。她是希臘神話中的月亮女神與狩獵的象徵。祂是宙斯和提坦女神樂朵 (Leto) 的女兒,也是太陽神阿波羅的孿生姐姐或孿生妹妹。也是奧林匹斯山上十二主神之一,在以弗所的阿蒂蜜絲神廟(Parthenon)是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阿蒂蜜絲是希臘神話中少有的處女神,與雅典娜和赫斯提亞(Hestia, 羅馬名: Vesta 是希臘神話中宙斯的姊妹,爐灶女神、家宅的保護者。) 並稱為希臘三大處女神。】 

官員(對另一警衛) 

怎麼,你害怕了?抓住她,我跟你說,抱住她的身體。你們倆一齊上! 

凱洛妮絲 (Calonice)

憑潘德羅梭斯(Pandrosos)之名起誓!你敢碰她一下,我就把你踩在腳下,踩到你拉屎! 

Pandrosus (or PandrososEnglish translation: "the all-dewy one") was a figure in Greek mythology, and a daughter of Cecrops, sister to Herse and Aglauros.

官員

看你把一切弄得一團糟!還有一個警衛呢?(對第三名警衛)把那個騷貨綁起來,她把話說得真漂亮!

蜜麗奈 (Myrrhine) 

憑月神佛碧 (Phoebe)之名起誓,如果你敢用一根手指頭碰她,最好趕緊先去請個大夫!

 【註:佛碧 (Phoebe)老一輩的泰坦族月神。】

[ 我的英譯本不是 Phoebe,而是 Phosphor?我也查不到誰是 Phosphor;連 Edith Hamilton's Mythology 中都沒有。磷? ] 

官員

怎麼回事?警衛呢?(對第四名警衛)去抓住她。啊!為了你們全體,我要阻止你們的愚蠢念頭。

凱洛妮絲 (Calonice)

以陶裡斯的阿蒂蜜絲 (Artemis) 之名起誓,如果你敢走近她,我就拔光你的頭髮,你喜歡就叫吧。

 

 

 

官員

 

啊!我真是個不幸的人!我的警衛拋棄了我。怎麼!我們就這樣讓自己被一群女暴徒困住嗎?聽著,我的西徐亞人!集隊前進!

 

 

 

利西翠妲

 

憑神聖的女神起誓!你們就要嘗到四個女連隊的厲害,全副武裝,隨時待戰。

 

 

 

官員

 

前進,西徐亞人,把她們綁起來!

 

 

 

利西翠妲

 

前進,我英勇的同伴;向前進軍,賣糧食和雞蛋的,賣大蒜和蔬菜的,酒館掌櫃和麵包店店主,扭吧,敲吧,扯吧;沖啊,漫駡和淩辱的洪流!

 

 

 

(她們揍得西徐亞人急退。)

 

 

 

夠了,夠了,現在撤退吧,不要劫掠被打敗的人!

 

 

 

(眾婦人撤回)

 

 

 

官員

 

我的警衛真不幸!

 

 

 

利西翠妲

 

哈!你以為你要對付的只是一群女奴隸嗎!你不懂得自由民女胸中充滿的渴望。

 

 

 

官員

 

渴望!是的,憑阿波羅起誓,渴望就夠了——尤其是當手邊有個酒杯!

 

 

 

鬥爭

 

 

 

老漢歌隊隊長

 

您何必跟她們徒費唇舌?對這類野獸說話只是白費心機。你不知道她們剛才怎麼給我們清洗,而且連塊香皂也沒有!

 

 

 

婦女歌隊隊長

 

你要怎麼樣呢?你千萬不要輕易得罪我們。如果你還來,我就把你的眼睛敲出來。我很樂意呆在家裡,像個嬌羞的少女,不去傷害任何人,不比一塊界石多動一下;但你們要小心黃蜂,如果你去搗了她們的巢!

 

 

 

老漢歌隊(唱)

 

啊!偉大的諸神!怎麼才能對付這些兇殘的生物呢?真叫人忍無可忍!還是讓我們找出這可怕的災禍的原因吧。她們佔領了克拉瑙要塞,還佔領了矗立在衛城高不可攀的岩石上的聖殿,到底意欲何為?

 

 

 

老漢歌隊隊長(對官員)

 

問問她們;多留心,勿輕信。不去揭開謎底,是不該有的疏忽,如果可能的話。

 

 

 

官員(對婦女們)

 

我先問你們,為什麼要把門關起來。

 

 

 

利西翠妲

 

佔領那裡的金庫;沒有錢,就沒有戰爭。

 

 

 

官員

 

這麼說,是金錢引起戰爭?

 

 

 

利西翠妲

 

還有我們所有的煩惱。皮桑德爾和其他所有的煽風點火的人老是發動革命,不過是為了借機行竊。好呀!可是他們再也不能從這裡得到一個子兒。

 

 

 

官員

 

敢問你打算怎麼辦?

 

 

 

利西翠妲

 

你竟然這樣問我!咳,我們打算自己管理金庫。

 

 

 

官員

 

真的?

 

 

 

利西翠妲

 

這有什麼值得驚奇的?難道不是我們管理家裡的開支預算嗎?

 

 

 

官員

 

但那是兩碼事。

 

 

 

利西翠妲

 

怎麼——不是一回事?

 

 

 

官員

 

戰爭的開支都由這金庫提供。

 

 

 

利西翠妲

 

我們的第一條原則就是——沒有戰爭!

 

 

 

官員

 

什麼!那城市的安全怎麼辦?

 

 

 

利西翠妲

 

就交給我們好了。

 

 

 

官員

 

你們?

 

 

 

利西翠妲

 

就是我們!

 

 

 

官員

 

真是件令人沮喪的事!

 

 

 

利西翠妲

 

就這樣,我們會拯救你們,不管你們願不願。

 

 

 

官員

 

啊!傲慢的人類啊!

 

 

 

利西翠妲

 

您似乎很煩惱!不過必須這樣。

 

 

 

官員

 

但是這太不公正了!

 

 

 

利西翠妲

 

我們會拯救你們的,好先生。

 

 

 

官員

 

但如果我不想被拯救呢?

 

 

 

利西翠妲

 

那我們就更有由這麼做了!

 

 

 

官員

 

你們怎麼會插手和平與戰爭的問題來!

 

 

 

利西翠妲

 

我們會解釋我們的想法。

 

 

 

官員

 

那就爽快點說,不然……

 

 

 

利西翠妲

 

聽著,但不要亂動!

 

 

 

官員

 

!太過分了!我忍無可忍了!

 

 

 

婦女歌隊隊長

 

你擔心一下自己吧;你要害怕的東西多著呢。

 

 

 

官員

 

不要在這裡呱呱叫,你這老烏鴉!(對利西翠妲)你,把你要說的都說了。

 

 

 

利西翠妲

 

很樂意。在這次漫長的戰爭期間,我們以謙卑的沉默忍受你們男人的一切所作所為;你們從來不讓我們開口。我們對此很不滿,因為我們知道事態的發展;我們時常在家裡聽到你們在商討,把國家大事弄得亂七八糟。我們雖然心酸,還是強露歡顏,問你們說:今天在大會上他們是否投票選擇和平?但那些漢子就咆哮起來:管好你自己的事!不要多嘴多舌!我們只好閉嘴,不敢多言。

 

 

 

凱洛妮絲 (Calonice)

 

我是絕不會閉嘴的,絕不!

 

 

 

官員

 

拳頭會叫你們保持沉默的。

 

 

 

利西翠妲

 

我嘛,我就不會再說什麼了。可是不久我又聽說你們作出一個更愚不可及的決定。啊!我的愛人,我說,接下來會有怎樣的瘋狂啊!但他只是乜斜了我一眼,說:織你的布去;不然你的屁股就得受幾小時罪。戰爭是男人的事情!

 

 

 

官員

 

妙呀!說得太好了!

 

 

 

利西翠妲

 

怎麼個好法,你這糊塗蟲?不讓我們跟你們的愚蠢作鬥爭已經夠糟了!但日前我們聽到你在大街上大喊:雅典城裡連一個男人都沒有了嗎?聽到回答說沒了,沒了,一個也沒了,你就明白了。於是我們毫不延遲,毅然作出拯救希臘的決定。豎起耳朵聽聽我們明智的勸告,不要插嘴,我們會把事情建立在更牢固的基礎上。

 

 

 

官員

 

你來建立!啊!太過分了!傲慢的人類啊!

 

 

 

利西翠妲

 

肅靜!

 

 

 

官員

 

我情願死一千次,也不聽從你們這些戴面紗的!

 

 

 

利西翠妲

 

如果這就是你所有的煩惱,給,這是我的面紗,用它包住你的頭,然後給我閉嘴。

 

 

 

凱洛妮絲 (Calonice)

 

把這個籃子也拿去;佩上腰帶,去梳羊毛,嚼豆子。戰爭得由女人管。

 

 

 

婦女歌隊隊長

 

把水罐撂下,我們上去保護她們,幫助我們的朋友和同伴。

 

 

 

婦女歌隊(唱)

 

我永遠不會厭倦跳舞;我的膝頭不會因疲勞而僵直。我要和我的親愛的盟友一起勇敢面對一切,自然慷慨地賜予她們美德、嫻雅、膽量和聰慧,她們明智地引導自己的力量來拯救城邦。

 

 

 

婦女歌隊隊長

 

啊!善良勇敢的利西翠妲,還有我所有的朋友,你們要永遠像一束蕁麻;不要讓怒氣消減;幸運的風在我們的路上吹拂。

 

 

 

利西翠妲

 

願溫柔的小愛神和甜美的賽普勒斯女王把誘人的魅力撒遍我們的酥胸和大腿。只要我們能夠在男人心裡激起強烈的情欲,使他們像硬梆梆木棒一樣豎著,那我們就配得上希臘人的和平締造者這個稱號。

 

 

 

【註:賽普勒斯女王:即愛神阿芙羅黛蒂Aphrodite。】

 

 

 

官員

 

你們想怎樣?

 

 

 

利西翠妲

 

首先,我們不想再看到你們像瘋子似的握著長槍往市場跑。

 

 

 

凱洛妮絲 (Calonice)

 

憑帕福斯的女神起誓,絕對不許!

 

 

 

利西翠妲

 

瞧他們那副樣子,全副披掛,像個一群科律班忒斯,昂首邁步穿過市場,把市場上的罎罎罐罐和蔬菜攪得烏七八糟!

 

 

 

【註:科律班忒斯(Corybants),女神Cybele的祭司,前6世紀開始就與庫瑞忒斯混同,都是與戰爭有關的精靈,這裡應系形容他們狂野、好戰。】

 

 

 

官員

 

勇敢的人就應該這樣。

 

 

 

利西翠妲

 

咳,你看這是多滑稽的景象:一個男人手執怪物戈耳工頭的圓盾到市場買魚!

 

 

 

凱洛妮絲 (Calonice)

 

前幾天,我在市場上碰到一個長髮飄飄的軍官,坐在馬背上,往頭盔裡倒他剛從一個老嫗那裡買來的肉湯。還有一個色雷斯士兵,像戲裡的忒柔斯那樣揮舞著長槍,把一名正在賣無花果的女孩嚇呆了,然後就把她所有熟透的果子占為己我。

 

 

 

官員

 

我問你,你們打算如何恢復希臘諸邦的和平和秩序?

 

 

 

利西翠妲

 

那是最容易不過的事情!

 

 

 

官員

 

快說;我很好奇。

 

 

 

利西翠妲

 

在繞線的時候,如果線糾纏起來,我們就把線軸穿過絞成一團的線,時而從這邊穿,時而從那邊穿;如果我們要結束戰爭,我們就得往這處往那處,往所有地方派使者,問題就解決了。

 

 

 

官員

 

就憑你們這些毛線、這些線團還有線軸,你們就想平息那麼多兇猛的敵人,你們這些傻瓜?

 

 

 

利西翠妲

 

如果你稍微有點常識,你就會實行我們對紗線所使用的策略。

 

 

 

官員

 

怎麼做,呃?

 

 

 

利西翠妲

 

我們首先把毛線上的油垢和穢物清洗乾淨;對城裡那些壞蛋也要同樣處理,把他們挑出來,一頓棍棒把他們趕出去——他們是城裡的渣滓。其次,對於那些蜂擁過來找差事謀高職的,我們要徹底地梳理一番;再次,為了使它們合乎同一的標準,把它們胡亂扔到一個籃子裡,僑居與否、盟友、城邦的債務人,全都混在一起。然後像對我們的殖民地一樣,必須把它們看作彼此孤立的一束束,找到各自的線頭,把它們拉到一個中心,繞成一團,把許多束繞成一大束,藉此公眾就可以給自己織一件又好又結實的束腰外衣。

 

 

 

官員

 

讓這些女人來給城邦梳理繞線,難道不是一種可恥的罪過?想挑起戰爭的重擔,她們不是既無技巧又乏才能?

 

 

 

利西翠妲

 

你這壞蛋!我們的擔子比你們的重得多。首先,我們生了兒子,他們離開雅典,跑去老遠的地方打仗。

 

 

 

官員

 

夠了!不要重提傷心的回憶!

 

 

 

利西翠妲

 

其次呢,我們不能享受愛的歡愉,白白辜負了我們青春和美麗,我們的老公都跑去參軍,與我們天各一方,拋下我們,讓我們一天天地憔悴下去。最讓我心疼的是看到我們的姑娘在孤寂的憂傷中老去。

 

 

 

官員

 

男人不也照樣變老?

 

 

 

利西翠妲

 

那不是一回事。當士兵們從戰場回來,就算他們已經白髮蒼蒼,也很快能找到一個年輕的老婆。但女人的夏天只一度;如果她失掉了大好年華,以後就沒人搭理她,她整天求神問卜也找不到老公。

 

 

 

官員

 

可是男人老了還能硬起來……

 

 

 

利西翠妲

 

可是你為什麼不早早了結死掉算了?你有的是錢,去給自己買副棺材,我給你捏一塊蜜餞餅去喂刻爾柏洛斯。喂,這邊,給你的花環。(向他淋水)

 

 

 

【註:刻爾柏洛斯,守衛地獄大門的三頭餓狗。】

 

 

 

凱洛妮絲 (Calonice)

 

這邊還有一個。(向他淋水)

 

 

 

蜜麗奈 (Myrrhine) 

 

這些頭飾都給你。(向他淋水)

 

 

 

利西翠妲

 

你還需要什麼嗎?快上船吧,卡隆在等著你呢,你總不能讓人家因為你而走不了吧。

 

 

 

【註:卡隆,冥界裡負責駕船將亡靈渡過愁河的人。】

 

 

 

第二插曲

 

 

 

官員

 

竟敢這樣對我無禮!天大的侮辱!我要讓我的同僚看看你們怎麼對我。

 

 

 

利西翠妲

 

怎麼!你想譴責我們沒有按照習俗將你暴屍荒野嗎?你儘管放心,我們不會忘記在第三天的一大早就給你奉上祭品。

 

 

 

(她進入衛城,凱洛妮絲和蜜麗奈 (Myrrhine) 隨入。)

 

 

 

第一合唱歌

 

 

 

老漢歌隊隊長

 

醒來,自由的朋友們;讓我們隨時待命。

 

 

 

老漢歌隊(唱)

 

我疑心是大難臨頭;我仿佛看見另一個像希庇阿斯那樣的僭主。我好怕拉孔尼刻人在克裡斯提尼家裡集合,用計煽動這些女人,眾神的敵人,奪取我們的金庫和我藉以度日的存款。

【註:克裡斯提尼(Clisthenes),Sibyrtius之子,一個怯懦的娘娘腔的人。】 

老漢歌隊隊長

難道她們不覺得有罪覺得羞愧嗎,去勸告市民們,喋喋不休地說什麼盾呀槍呀,跟拉孔尼刻人勾結,這些傢夥,我看並不比餓狼更可靠?整個事件,我的朋友,不過是企圖重新確立僭政。但我絕不會屈服;我會警惕將來的日子;我要在把刀藏在桃金娘樹枝下,時刻不離身;我會武裝自己,在公共廣場上站崗,與亞裡斯托吉通並肩作戰;現在就開始吧,讓我敲下那邊那個該死的潑婦幾顆牙。 

婦女歌隊隊長

我勸你別逞英雄,免得待會回家,你親娘都認不出你。親愛的朋友,各位盟友,我們先把擔子放下。

婦女歌隊(唱)

全體市民們,聽我說吧。我有一番有益的勸告要給我們的城市,這是它確實應得的,因為它慨然賜予我少女的光輝榮耀。在七歲時,我持過聖器;十歲時,我給雅典娜的祭壇舂大麥;我穿上黃綢長袍,在布勞羅尼亞(Brauronia)為阿蒂蜜絲 (Artemis)扮過熊;現在,我長大了,長成一個婷婷玉立的俊俏姑娘,他們拿一串乾燥的無花果項鍊掛在我脖子上,讓我成為一名頂籃少女。

【註:頂籃少女(Canephori),雅典舉行狄蜜特Demeter)節、酒神節、雅典娜節遊行時,由一少女頭頂一個籃子,內盛祭物。】

婦女歌隊隊長

因此我有責任向雅典提出最好的建議。如果我能治癒你們的不幸,又何必介意我是婦道人家?我把男人送給城邦,就等於分擔了賦稅。可是你們這些糟老頭,白鬍子,你們沒貢獻過一個子兒;恰恰相反,你們把先人的財富都耗盡,那些財物可是在波斯戰爭期間積聚起來的。你們什麼也沒償還,反而由於你們的錯誤而危及我們的生命和自由。你們要給自己說句話嗎?……啊,你們可別招惹我,否則我就把拖鞋塞進你們的嘴裡,這鞋還挺夠分量。 

老漢歌隊(唱)

恥辱中的恥辱啊!事情變得越來越糟了。我們得懲罰一下這些騷婆娘。凡是有兩個值得誇耀的小球的人,給我聽著,把束腰外衣脫了,男人總要有點男子氣概;朋友們,快,我們從頭到腳剝個精光。勇敢點,我們可是守衛過裡蒲賽德里安(Lipsydrion)的;讓我們甩掉衰老,恢復青春。

 

 

 

老漢歌隊隊長

 

哪怕我們稍微占了上風,那就完蛋了!他們就會變得無法無天!我們只得眼睜睜看著她們建立艦隊,像阿爾忒彌西亞那樣打海戰;如果她們想當騎兵騎馬作戰,我們最好把騎士都撤掉,因為女人尤其擅長騎馬,能穩穩當當地坐著飛馳。想想米孔給我們描繪的阿瑪宗騎兵隊與男人進行的白刃戰吧。來吧,我們給這些溫馴的脖子套上項圈。

 

 

 

【註:阿爾忒彌西亞(Artemisia),與波斯王薛西斯結盟的女王。

 

米孔(Micon),一畫家。】

 

 

 

婦女歌隊(唱)

 

憑有福的女神起誓,如果你激怒了我,我會放出我的兇暴的野獸,一陣冰雹般的拳頭會讓你高呼救命。姊妹們,快脫下你們的束腰外衣,在悲痛中女人應該能聞到女人味……現在,只要你們這些糟老頭敢和我比試比試力氣,我保證讓你們以後吃不了大蒜和黑豆。我可不是信口開河!我的憤怒已經達到沸點,那只蜣螂怎麼對付老鷹的卵,我就怎麼對付你們。

 

 

 

【註:兔子被老鷹追逐,向蜣螂求救,蜣螂替兔子說情,老鷹不把蜣螂當一回事,照樣吃了兔子。蜣螂于懷恨在心,於是不斷尋機將老鷹產的卵推下來摔壞。可參見《伊索寓言》。】

 

 

 

婦女歌隊隊長

 

我不怕你的威脅,只要蘭碧妥呆在我身邊,還有那位高貴的忒拜人,我親愛的伊斯墨妮亞(Ismenia……就算你們三令五申,也絲毫妨害不了我們,你們這些齷齪的傢夥,為你們的朋友所憎恨。就在昨天,恰逢赫卡特的盛宴,我問我的維奧蒂亞 (Boeotia) 鄰居要他們的一個閨女,那是我女兒特別喜愛的——我是說一條肥美的鰻魚;他們拒絕了我,都是因為你們那些愚蠢的法令!我們得一直受這種苦,除非有人把你們絆個正著,讓你們摔斷脖子!

 

 

 

第三插曲

 

 

 

婦女歌隊隊長

 

(對從衛城裡出來的呂西斯特拉特)

 

 

 

利西翠妲喲,你是我們的光榮的事業的領袖,為什麼我見你露出一副沮喪的樣子,朝我這邊走來?

 

 

 

利西翠妲

 

都是因為這些下賤的女人,女人的心和女人的弱點讓我好不氣餒。

 

 

 

婦女歌隊隊長

 

你說說,怎麼回事?

 

 

 

利西翠妲

 

我只講事實。

 

 

 

婦女歌隊隊長

 

發生了什麼令人不安的事情?快,告訴你的朋友們。

 

 

 

利西翠妲

 

唉!此事一言難盡,掩蓋又不可能。

 

 

 

婦女歌隊隊長

 

不要企圖隱藏任何對我們不利的事情。

 

 

 

利西翠妲

 

一句話——母雞要下蛋!

 

 

 

婦女歌隊隊長

 

宙斯喲!宙斯喲!

 

 

 

利西翠妲

 

呼叫宙斯又有什麼用?事情正如我所說的。我不能阻止她們對男人的欲求。她們全都跑光了。第一個從後門溜了出來,在潘神洞附近被我逮個正著;另一個用繩索穿過滑輪把自己吊下來;第三個在積極準備逃亡;第四個坐在鳥背上,往俄西洛庫斯(Orsilochus)家飛去,恰好被我揪住她的頭髮。所有人都在找藉口離家出走。

(指著大門)

看哪!那邊有人正想逃出來呢!喂,那邊的!你那麼急著要去哪?

第一個女人

我要回家;我家裡有些米利都的羊毛,就要被蠹蟲蛀光了。

利西翠妲

 我呸!你和你的蠹蟲!回來,我命令你!

第一個女人

我會儘快回來,我憑那成雙的女神起誓!我只要把羊毛在床上鋪開就好。 

利西翠妲 

你不能幹這種事!我命令你,不能走。 

第一個女人

難道要我的羊毛爛掉? 

利西翠妲

沒錯,就讓它爛掉好了。

 第二個女人

 我真是個不幸的女人!哎喲,我的亞麻喲!我把它丟在家裡還沒剝呢!

利西翠妲

這裡又有一個想逃回家,去剝亞麻!

第二個女人

 我憑光明女神起誓,我把事情辦妥立即就回來。

利西翠妲

你不能做這種事!你起了頭,別人就跟風。 

第三個女人

神聖的女神喲,伊麗忒亞哦,分娩的婦女的助產人,先不要讓我生,等我到了一個不像雅典娜聖山這樣神聖的地方再讓我生吧!

利西翠妲

你在胡扯些什麼?

第三個女人 

我快要生孩子了,馬上就要生!

利西翠妲

可是你昨天還沒懷孕呀!

第三個女人

我今天懷上了。啊!利西翠妲,快讓我去找個接生婆,快!

利西翠妲

這就是你給我編的故事嗎? 

      (摸她的肚子)

啊!這硬梆梆的東西是什麼?

第三個女人

一個男嬰。

 

 

 

利西翠妲

 

我憑 阿芙羅黛蒂Aphrodite起誓,可不是類似的東西!摸起來像一件空心的東西——是個罎子或是鍋。

 

 

 

(掀開外衣)

 

 

 

噢!你這笨蛋!你竟然藏著帕拉斯的聖盔,還說有了孩子!

 

 

 

【註:帕拉斯,即雅典娜】

 

 

 

第三個女人

 

我確實有了,宙斯作證,我真的有了!

 

 

 

利西翠妲

 

那這個頭盔又是怎麼回事?

 

 

 

第三個女人

 

我怕萬一在衛城裡就被陣痛制服,打算像鴿子那樣把蛋下在頭盔裡。

 

 

 

利西翠妲

 

你儘管撒謊狡辯吧!這事是明擺著的。不管怎樣,你必須在這裡待到第五天,你那銅孩兒的命名日。

 

 

 

第三個女人

 

自從我在衛城裡看到那條守護神廟的蛇,我就老是睡不著。

 

 

 

第四個女人

 

噢!還有那些可怕的貓頭鷹,叫得真淒涼!我想打個盹兒休息一下都會被嚇醒,我就要死於疲勞過度了。

 

 

 

利西翠妲

 

你們這些壞透的女人,不要再謊話連篇了!你們想要你們的老公,這是明明白白的事。難道你們不覺得她們也同樣想你們想得要命嗎?他們一定是夜不能寐,這點我很清楚。忍住,親愛的,忍住!再多一點耐心,勝利就屬於我們了。神諭說只要我們團結一致,就能取得勝利。要我把它複述一遍嗎?

 

 

 

第三個女人

 

好吧,告訴我們神諭是怎麼說的。

 

 

 

利西翠妲

 

大家安靜!聽好了——“燕子從戴勝面前逃走,當它們麇集在一處,斷絕一切情愛交歡,生命中的所有傷痛都將消失;鳴雷神宙斯,將把從前在下面的舉到上方……”

 

 

 

第三個女人

 

什麼!男人要被放到下面嗎?

 

 

 

利西翠妲

 

但如果燕子間出現紛爭,飛出神聖的廟宇,人們就會說,世界上沒有比它們更淫蕩的鳥。

 

 

 

第三個女人

 

諸神啊!這個預言說得很明白。

 

 

 

利西翠妲

 

不要讓災難把我們壓垮!讓我們勇敢地去承受吧,讓我們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吧。不信神諭是很可恥的。

 

(她們都回到衛城裡。)

 

 

 

第一抒情場

 

 

 

老漢歌隊(唱)

 

我要給你們講個我小時候聽來的故事。從前有個人叫邁拉尼昂(Melanion),他非常痛恨結婚這種思想,就逃到荒野裡了。從此他就住在山裡,自己織網捕野兔。他對女人恐懼很深,再也、再也沒有回來過。我們就像邁拉尼昂一樣貞潔,像他一樣憎惡那些蕩婦。

 

 

 

一男人

 

親愛的老媽媽,我真想親親你。

 

 

 

一女人

 

我可以不用洋蔥就讓你掉眼淚。

 

 

 

一男人

 

給你結實的一腳。

 

 

 

一女人

 

哎喲!你長著好濃密的一片森林喲!

 

 

 

一男人

 

就像毛長得最密的米隆尼德斯,他的後背長著黑壓壓的一片,像福米奧那樣把敵人都嚇跑。

 

 

 

【註:米隆尼德斯(Myronides)於前457年左右率領老漢和男孩組成的軍隊在麥加拉附近打敗科林斯人;前456年在Oenophyta擊敗維奧蒂亞(Boeotia) 人。

 

福米奧(Phormio,在伯羅奔尼撒 (Pelopnnese)戰爭中揚名的海軍軍官。】

 

 

 

婦女歌隊(唱)

 

我也要給你們講個故事,正好跟你們講的邁拉尼昂的故事相配。從前有個叫狄蒙(Timon)的男人,一個粗野的傢夥,命運女神的一個真正的兒子,反復無常。他的臉上好像一片突出的荊棘叢。他因為不能忍受那些壞男人,便向他們傾瀉成千上萬句咒駡,然後過起遁世的生活。他對那些懷心眼的傢夥懷有一種神聖的恐懼,但對女人卻溫柔萬分。

 

 

 

一女人

 

假如我砸爛你的下巴!

 

 

 

一老漢

 

我一點都不怕。

 

 

 

一女人

 

假如我狠狠踹你一腳?

 

 

 

一老漢

 

那我就有東西看了。

 

 

 

一女人

 

你會看到的,雖然我老了,毛還是拔得挺乾淨。

 

 

 

利西翠妲

 

(沖出衛城)

 

那邊的!快過來,快!

 

 

 

一女人

 

出什麼事了?為什麼大叫?

 

 

 

利西翠妲

 

男人!男人!我看到他全身著火,那是愛欲的火光。啊!賽普勒斯(Cyprus)、帕福斯和塞西拉 (Cythera)的神聖的女王,我祈求你依舊襄助我們的事業。

 

 

 

一女人

 

他在哪,這個未知的敵人?

 

 

 

利西翠妲

 

在那邊——在狄蜜特 (Demeter) 神廟旁邊。

 

 

 

一女人

 

真的,我看到他了;他是誰?

 

 

 

利西翠妲

 

看哪,看哪!這裡有誰認識他嗎?

 

 

 

蜜麗奈 (Myrrhine) 

 

認得,認得!是我的老公吉涅西阿斯。

 

 

 

利西翠妲

 

動手吧!你的任務就是去撩撥他折磨他。誘惑,愛撫,挑逗,回絕,用盡一切手段!許給他種種恩寵,只是不能做我們對酒碗起誓禁止做的那件事。

 

 

 

蜜麗奈 (Myrrhine) 

 

別擔心,我會的。

 

 

 

利西翠妲

 

我要留在這裡幫你哄他,勾起他的情欲。你們其餘的退下吧。

 

 

 

(吉涅西阿斯上。一奴隸抱一嬰兒隨上。)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唉!唉!我覺得起了一陣痙攣,疼得撕心裂肺!好像在刑車上受折磨!

 

 

 

利西翠妲

 

你是誰,膽敢越過我們的邊界?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是我。

 

 

 

利西翠妲

 

什麼,是一個男人?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正是!

 

 

 

利西翠妲

 

離開這裡。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趕我走的這個人是誰?

 

 

 

利西翠妲

 

當值的哨兵。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看在諸神的份上,給我叫蜜麗奈 (Myrrhine) 出來吧。

 

 

 

利西翠妲

 

你要找蜜麗奈 (Myrrhine) 嗎?你是誰?

 

 

 

我是她的老公,帕厄昂(Paeon)的兒子吉涅西阿斯。

 

 

 

利西翠妲

 

噢!早安,我親愛的朋友。你的名字對我們並不陌生。你老婆老是把你的名字掛在嘴上;她沒有一次拿到一個雞蛋或蘋果不說:這是給吉涅西阿斯的。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當真?

 

 

 

利西翠妲

 

千真萬確,我憑 阿芙羅黛蒂Aphrodite起誓!只要我們一談起男人,你的老婆就搶著說:所有男人跟吉涅西阿斯比起來都一無是處。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啊!勞您駕,快去幫我叫她出來!

 

 

 

利西翠妲

 

我為你效勞,你能給我什麼好處呢?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擁有的任何東西,只要你喜歡。我現在身上有的都可以給你!

 

 

 

利西翠妲

 

很好,很好,我這就去叫她來。

 

 

 

(她進入衛城)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快,快點!自從她離家後,我的生活就失去了樂趣。一走進屋裡,我就覺得傷心、傷心;一切看起來都那麼空虛,食不甘味。都是因為我總免不了要勃起!

 

 

 

蜜麗奈 (Myrrhine) 

 

我愛他,啊!我愛他,但不能讓他得到我。不,我不能去。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蜜麗奈 (Myrrhine) ,我的小親親蜜麗奈(Myrrhine) ,你在說些什麼?快到我這兒來。

 

 

 

蜜麗奈 (Myrrhine) 

 

真的不行,我不會去。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在叫你呢,蜜麗奈!蜜麗奈!你過來一下好嗎?

 

 

 

蜜麗奈 (Myrrhine) 

 

你幹嘛叫我呢?你不需要我。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不需要你!咳,我就站在這裡,渴望得要命!

 

 

 

蜜麗奈 (Myrrhine) 

 

再見。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啊!蜜麗奈!蜜麗奈!看在咱們的孩子的份上,聽我說吧;至少聽孩子說!小傢夥,叫你媽媽。

 

 

 

孩子

 

媽媽,媽媽,媽媽!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你聽!你不同情這可憐的孩子嗎?已經六天了,你沒有給他洗澡,也沒給他餵食。

 

 

 

蜜麗奈 (Myrrhine) 

 

可憐的寶貝,你爸爸一點也不關心你!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下來,最親愛的,為了這孩子,你下來吧。

 

 

 

蜜麗奈 (Myrrhine) 

 

這不是在為難一位母親嗎!就這樣,我想,我們必須下去。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啊,她看起來更年輕更漂亮啦!她怎樣含情脈脈地向我凝視!她的殘酷和輕蔑只是使我欲望倍增。

 

 

 

蜜麗奈 (Myrrhine) 

 

你那麼可愛,你爸爸卻那麼壞!讓我親親你吧,我的小寶貝,媽媽的小心肝!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啊!真糟!你為什麼要讓其他女人把你帶走,讓我受那麼大的苦,自己也沒好日子過?

 

 

 

蜜麗奈 (Myrrhine) 

 

放手,先生!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這個家就要被毀掉了。

 

 

 

蜜麗奈 (Myrrhine) 

 

我不在乎。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你的針線活兒都被雞啄成碎片了,你不心疼嗎?

 

 

蜜麗奈 (Myrrhine) 

 

毫不足惜。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你知道你已經有多久沒舉行過愛神的秘儀嗎?我求求你,回家吧?

 

 

 

蜜麗奈 (Myrrhine) 

 

絕不,除非你們簽訂條約結束戰爭。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既然你那麼想要,好吧,我們會為你們訂下條約。

 

 

 

蜜麗奈 (Myrrhine) 

 

很好!條約一簽下,我就回家。在此以前,我要受誓言的約束。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不管怎樣,先跟我睡一會兒吧。

 

 

 

蜜麗奈 (Myrrhine) 

 

不,不行,不行!不過……我不能說我不愛你。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你愛我?那你為什麼拒絕我呢,我的小女孩,我親愛的蜜麗奈 ?

 

 

 

蜜麗奈 (Myrrhine) 

 

你在開玩笑吧!在孩子面前!

 

 

 

吉涅西阿斯(對一家奴)

 

馬涅斯,把小傢夥帶回家。瞧,孩子走了;沒人妨礙我們了;你不願意躺下嗎?

 

 

 

蜜麗奈 (Myrrhine) 

 

可是,倒楣的傢夥,你說,在哪?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在潘神洞裡;再好不過的地方了。

 

 

 

蜜麗奈 (Myrrhine) 

 

待會我回要塞,拿什麼淨身呢?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那還不容易!在漏壺裡洗洗不就得了。

 

 

 

蜜麗奈 (Myrrhine) 

 

可是我的誓言怎麼辦?你要我發假誓?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由我負全部責任;別擔心。

 

 

 

蜜麗奈 (Myrrhine) 

 

好吧,我去給我們找張床。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這倒無所謂;我們躺在地上就可以了。

 

 

 

蜜麗奈 (Myrrhine) 

 

不行,不行!雖然你很壞,我也不要你躺在光溜溜的地上。

 

(下。)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啊!這個可親的姑娘多愛我呀!

 

 

(蜜麗奈 (Myrrhine) 攜一便床上)

 

 

蜜麗奈 (Myrrhine) 

 

快上床;我要脫衣服了。可是,親愛的,我們還少一張床墊。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床墊?咳!千萬別介意!

 

 

 

蜜麗奈 (Myrrhine) 

 

不行,我憑阿蒂蜜絲 (Artemis)起誓!睡在光溜溜的麻布上?髒死了。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親親我吧!

 

 

 

蜜麗奈 (Myrrhine) 

 

等一會兒!

 

 

(又下。)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老天,趕緊!

 

 

 

蜜麗奈 (Myrrhine) (攜床墊重上)

 

床墊拿來了。躺下吧,我要脫衣服了。可是你還沒枕頭呢。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不用枕頭!

 

 

 

蜜麗奈 (Myrrhine) 

 

我要。

 

 

(又下。)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老天爺!她像招待赫拉克勒斯那樣招待我呢!

 

 

【註:赫拉克勒斯常被描寫為饑腸轆轆、胃口極大的人。】

 

 

蜜麗奈 (Myrrhine) (攜枕頭重上)

 

把頭抬起來,親愛的!該有的都有了吧?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當然。啥也不缺了。快來,我的寶貝。

 

 

 

蜜麗奈 (Myrrhine) 

 

我在解腰帶呢。你別忘了答應我締結和平的事,記得信守承諾。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那是,那是,我用我的生命擔保。

 

 

 

蜜麗奈 (Myrrhine) 

 

哎喲,還少張毛毯!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噯,這有什麼關係?我只是想做愛!

 

 

 

蜜麗奈 (Myrrhine) 

 

別怕——馬上,馬上!我立刻就回來。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這個女人要用毛毯來謀殺我!

 

 

 

蜜麗奈 (Myrrhine) (攜毛毯重上)

 

喂,你起來吧。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這個已經起來了!

 

 

 

蜜麗奈 (Myrrhine) 

 

你要搽點香水嗎?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不要,阿波羅作證,我不要,你不用拿了!

 

 

 

蜜麗奈 (Myrrhine) 

 

 阿芙羅黛蒂Aphrodite作證,我要,不管你喜不喜歡。

 

 

(又下。)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神啊,我希望她快點把這些事都辦完!

 

 

 

蜜麗奈 (Myrrhine) (攜一瓶香水重上。)

 

把手伸出來;搽上一點吧。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阿波羅作證,我可不太喜歡這味道;也許搽上味道會好點。它不知怎的沒有婚床的味道!

 

 

 

蜜麗奈 (Myrrhine) 

 

啊,親愛的!我肯定是一不留神,拿成羅德島(Rhodian)的香水!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沒關係,最親愛的,讓它去吧。

 

 

 

蜜麗奈 (Myrrhine) 

 

你心裡可不這麼想。

 

 

 

(又下。)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詛咒那個發明香水的人!

 

 

 

蜜麗奈 (Myrrhine) (攜另一瓶香水重上)

 

給,試試這瓶。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有一瓶更好的要給你,親愛的。快點,別把我惹火了,到床上來,什麼也不要帶。

 

 

 

蜜麗奈 (Myrrhine) 

 

馬上就來,我還在脫鞋呢。小親親,你會投票選擇和平吧?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我會考慮這件事的。

 

 

             (蜜麗奈 (Myrrhine) 下。)

 

 

我快死掉了,她在謀殺我!她跑掉了,讓我在這裡受煎熬!我必須找個人睡覺,一定要!啊!那個最可愛的女人將我欺騙。可憐的小弟弟,你想要想得發瘋的東西,我怎麼給你呢?居納洛佩克斯哪去了?快來人啊,快給他找一個奶媽!

 

 

【註:居納洛佩克斯(Cynalopex),斐洛斯忒拉圖斯(Philostratus)的別名,一名皮條客。】

 

 

老漢歌隊隊長

 

可憐、悲慘的不幸的人,享受不到情愛的歡樂!飽受摧殘!你使我的心裡充滿憐憫。有哪個男人腰板能承受那麼大的壓力?他保持著筆挺剛硬的姿態,卻沒有一個女人來幫他!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天上諸神啊,我忍受著怎樣的痛楚啊!

 

 

 

老漢歌隊隊長

 

都是她幹的好事,那個自甘墮落的蕩婦!

 

 

 

吉涅西阿斯(Cinesias)

 

不,不!勿寧說是那個最甜蜜、最可親的寶貝。

 

 

(下。)

 

 

老漢歌隊隊長

 

那最可親的寶貝?不,不,我說那是個蕩婦!宙斯喲,你是天空之神,求你放出一陣颶風,把她們都卷到空中,讓她們打著轉兒,然後掉下來摔死!讓這個男人用他那玩意兒把她們釘穿!

 

 

 

(一名斯巴達報信人上。)

 

 

 

報信人

 

告訴我,議事會(Senate)和主席團(Prytanes)在哪?我是奉命來報信的。

 

 

(一名雅典官員上。)

 

 

官員

 

瞧,我分明看見你衣服下面藏著一根長槍。

 

 

 

報信人

 

不是,沒有這回事。

 

 

 

官員

 

那你為什麼扭過身去,還把你的外衣頂起來?是不是經過長途跋涉,下身發脹了?

 

 

 

報信人

 

憑那對孿生兄弟起誓!這傢夥是個老瘋子。

 

 

 

【註:孿生兄弟指CastorPolluxor Polydeuces,合稱 Dioscuri

 

 

 

官員

 

可是你已經勃起啦!你這淫蕩的傢夥!

 

 

 

報信人

 

我跟你說沒有!別再說蠢話了。

 

 

 

官員

 

那你說你那裡到底藏著什麼東西?

 

 

 

報信人

 

一根斯巴達的信棒。

 

 

 

【註:信棒(skytale),斯巴達人用來傳遞秘信的木棒。】

 

 

 

官員

 

當然,是根信棒,不是嗎?好吧,打開天窗說亮話;這種事我都曉得。斯巴達那邊有什麼狀況?

 

 

 

報信人

 

咳,斯巴達的一切都顛倒過來了;所有的盟友都硬起來了。我們需要佩勒涅。

 

 

 

【註:佩勒涅(Pellene),一名妓女。】

 

 

 

官員

 

這是怎麼搞的?是潘神做的嗎?

 

 

 

報信人

 

不,都是蘭碧妥和那些聽了她教唆的女人幹的;她們將男人們從她們兩腿間踹開。

 

 

 

官員

 

你們怎麼辦呢?

 

 

 

報信人

 

我們已經窮途末路了。我們走得提心吊膽,彷佛我們在風中提著燈籠。那些娘兒們發誓絕不讓我們碰一下,除非我們同意締結和平。

 

 

 

官員

 

啊!我明白了,這是遍及整個希臘的一個陰謀。回斯巴達去,叫他們派出能夠進行和平談判的全權大使。我會力促我們的議員委派我作我們的全權大使;為了說服他們,我要向他們展示自己的傢夥。

 

 

 

報信人

 

再好不過了。我立馬去執行你的命令。

 

 

 

(他們朝相反方向下。)

 

 

 

第二合唱歌

 

 

 

老漢歌隊隊長

 

沒有野獸,沒有火光,比女人更加兇猛、更難駕馭;豹子還不及她們凶蠻無恥。

 

 

 

婦女歌隊隊長

 

你竟然敢向我發動戰爭,你這倒楣的傢夥,我本來可以做你最忠誠的盟友。

 

 

 

老漢歌隊隊長

 

我對女人的憤恨永遠不會止息。

 

 

 

婦女歌隊隊長

 

得,隨你去。可是我還是不能容忍你這樣光著身子;大家會取笑你的。來,我給你披上一件束腰外衣。

 

 

 

老漢歌隊隊長

 

你說得很對!只有暴跳如雷的時候我才會把它脫下。

 

 

 

婦女歌隊隊長

 

現在你至少看起來像條漢子,他們也不會尋你開心。噢!你要不是冒犯我太深,我就幫你逮住粘在你眼上的那只髒兮兮的飛蟲。

 

 

 

老漢歌隊隊長

 

啊!我被它折磨得夠嗆!快把它弄走,給我瞧瞧它是什麼東西。宙斯在上!它一直在蟄我的眼睛。

 

 

 

婦女歌隊隊長

 

好吧,我幫你弄掉,雖然你禮數不周。啊,好大一隻飛蟲!你看!肯定是從特裡克利圖斯來的。

 

 

 

【特裡克利圖斯(Tricorythus),四城聯合區(Tetrapolis)一鎮,多沼澤。】

 

 

 

老漢歌隊隊長

 

感激不盡!這東西在我眼裡挖個實實在在的洞呢;現在它不見了,我的淚水可以盡情流淌了。

 

 

 

婦女歌隊隊長

 

我來幫你擦擦——雖然你是個壞透的傢夥。讓我親一個。

 

 

 

老漢歌隊隊長

 

親一個?當然不行。

 

 

 

婦女歌隊隊長

 

就一個,不管你喜歡不喜歡。

 

 

 

老漢歌隊隊長

 

唉!那些麻煩的女人!她們多會哄騙我們!俗話說得得好:不能和那些婊子同住,離開她們你又活不成!我們來訂個協議,以後不再把彼此視為敵人;我們一起來首合唱,契約就這麼定了。

 

 

 

第三合唱歌

 

 

 

婦女和老漢組成的歌隊(唱)

 

雅典娜,我們不願說人家的壞話;我們要對每個人和和氣氣。我們已歷經太多的不幸和災難。如果有哪個男人或女人需要一點錢,要個兩三邁納,沒問題,我們的錢包鼓鼓的。只要締結了和平,借債的人就不用還錢。我要邀請一些卡裡斯提(Carystian)的朋友來吃飯,都是些才俊。我還剩下一點好湯,我要宰一頭小肥豬,做一盤香嫩可口的肉。我希望你們今天就到我家裡,但你們先去洗個澡,你們還有你們的孩子;洗完就所有人一起來,不用別人批准,徑直走過來,就像在自家一樣;千萬別害怕,大門會……讓你們吃閉門羹!

 

 

 

【註:邁納(mina),錢幣名,1邁納=100德拉克馬】

 

 

 

老漢歌隊隊長

 

啊!斯巴達的長鬍子使者來了;你會以為他們的兩腿間安了豬欄呢。

 

 

 

(拉孔尼刻使者上。)

 

 

 

我先歡迎你們,拉孔尼刻人;然後請你們告訴我們,你們過得怎樣。

 

 

 

拉孔尼刻使者

 

不用多說,你們可以看出我們現在是什麼狀況。

 

 

 

老漢歌隊隊長

 

啊呀!形勢越來越緊張了!這事可鬧大了,看來一觸即發。

 

 

 

拉孔尼刻使者

 

叫人難以置信。不過快叫你們的委員們過來,我們趕緊動手,或許可以拼湊出一紙最好的和約。

 

 

 

老漢歌隊隊長

 

我們那些漢子也一樣,猶如競技場上的摔跤手,他們的腰際絕不能容忍一小片布的存在;這是一種運動員的瘋狂,只有做運動才能治好。

 

 

 

(官員重上)

 

誰能告訴我們利西翠妲在哪?她肯定會對我們目前的狀況深表同情。

 

 

 

老漢歌隊隊長

 

瞧!現在他也訴起同樣的苦了。你早上難道沒感到一陣緊張強烈的衝動?

 

 

 

官員

 

有,而且是一種非常非常可怕的折磨!除非立即立下和約,否則我們無處求援,只好跟克裡斯提尼做愛。

 

 

 

老漢歌隊隊長

 

聽我說,最好穿得密實點;那些破壞神像的人可能會看見你。

 

 

 

【註:原文為毀壞赫米斯 (Hermes)神像的人。伸挺著生殖器的赫米斯神像在雅典的街頭很常見。西元前415年雅典發生一起嚴重瀆神事件:城裡的赫米斯像遭人毀壞,石像的生殖器被打斷。】

 

 

 

官員

 

宙斯作證,你說得對。

 

 

 

拉孔尼刻使者

 

狄奧斯庫裡(Dioscuri)作證,你說得很對。我要穿上束腰外衣。

 

 

 

官員

 

啊呀!我們處於多可怕的境地呀!歡迎你們,和我們同患難的拉孔尼刻兄弟們。

 

 

 

拉孔尼刻使者(向一同胞)

 

小夥子呀,如果剛才被這些傢夥看到我們直挺挺的樣子,該有多可怕呀!

 

 

 

官員

 

說吧,拉孔尼刻人,你們來這裡有何貴幹?

 

 

 

拉孔尼刻使者

 

我們是來商談和平事宜的。

 

 

 

官員

 

說得好;跟我們想到一處了。最好叫上利西翠妲,只有她才能給我們定條件。

 

 

 

拉孔尼刻使者

 

好,好,一併叫上她吧,你們願意的話。

 

 

 

官員

 

不用去叫了,她聽到你們的聲音,自己過來了。

 (利西翠妲上。)

老漢歌隊隊長

歡迎,最勇敢無畏的女人!是時候該輪番展示你的毫不妥協和折中調和,嚴峻苛刻和柔婉順從,倨傲不恭和紆尊降貴。調動你所有的手腕和技巧。看哪!希臘的要人,被你的魅力所征服,把結束爭吵的重任委託予你。 

利西翠妲

這是個很簡單的任務——只要他們斷絕彼此沉溺于大男人的愛情中;如果他們這麼做,我馬上就會知道。現在,溫柔的和平女神在哪? 

(機器送出一位扮演女神的裸體美女) 

將拉孔尼刻的使者們領到我這裡。你要留心,不要動粗或施暴;我們的老公們總是舉止粗魯。微笑著把他們帶過來,像個女人應有的樣子。如果有人不肯伸手給你,就拉他的小雞雞。將雅典人也帶上來;隨你怎麼拉他們。拉孔尼刻人,過來;雅典人,你們站我另一邊。現在全體聽命!我只是一個女人,但我並不糊塗。自然賦予我明辨是非的能力,並且由於我父親和城中長者的明智教導,有了不少長進。首先我必須譴責你們,你們雙方都負有相當的責任。在奧林匹亞,在塞莫皮萊(Thermopylae)和德爾斐,還有其他一大堆我無暇提及的地方,你們在同樣的祭壇前舉行希臘人共有的儀式;但你們卻互相剪斷對方的喉嚨,洗劫希臘諸邦,與此同時,野蠻人卻對你們虎視眈眈!這是我要講的第一點。

官員(貪婪地注視著女神)

天神啊,再這樣勃起我可要死了!

利西翠妲

下面的話是對你們說的,拉孔尼刻人。你們應該記得你們的同鄉,伯裡克利達斯(Periclidas),曾經坐在我們的祭壇上祈援?在他的紫色長袍的映襯下,他顯得多麼蒼白!他是來懇求我們出兵;那時適逢梅塞尼亞人(Messenia)對你們大肆摧殘,海神又在撼動大地。西蒙(Cimon)率領四千重裝步兵前去救援,保住了斯巴達人。他們這樣為你們效勞,你們卻蹂躪你們恩人的土地!

官員

他們不應該,真不應該,利西翠妲。

拉孔尼刻使者

我們不應該,真不應該。(看著女神)啊!偉大的諸神!和平的酥胸真迷人啊!

利西翠妲

現在說說雅典人。你們難道已經忘記,在你們穿著奴隸的服裝的日子裡,拉孔尼刻人手執長槍趕來,殺死了一大批特塞利亞人Thessalians,剪除僭主希庇阿斯的黨羽?他們,也惟有他們,在那多事之秋奮戰在你們身邊;他們把你們從暴政下解放出來,多虧了他們,我們國民才能用自由人的束腰外衣替換下奴隸的短衣。

拉孔尼刻使者

我從未見過如此高尚尊貴的女子。

官員

我從未見過身材這麼棒的女子!

利西翠妲

被這樣善意相待的紐帶綁在一起,你們怎麼忍心開戰?停戰吧,結束這場可惡的爭鬥,和解吧;有什麼會阻止你們呢?

拉孔尼刻使者

我們隨時都可以和解,只要他們歸還我們的要塞。

利西翠妲

什麼要塞,親愛的先生?

拉孔尼刻使者

皮洛斯。我們已經盼了很久了。

【註:皮洛斯(Pylos)是梅塞尼亞西南一要塞,西元前425年被狄摩西尼攻佔。】

官員

憑海神起誓,你想都不要想!

利西翠妲

答應他吧,朋友們,答應他吧。

官員

那我們還能到那座城裡去煽風點火?

利西翠妲

向他們要一個地方來交換。

官員

正合我意!好吧,把埃吉努斯(Echinus)給我們吧,毗鄰的馬裡亞灣(Maliac gulf),還有麥加拉(Megara)的兩條腿。

拉孔尼刻使者

以狄奧斯庫裡之名起誓,沒門!絕對不行,我親愛的先生。

利西翠妲

達成協議吧;不要為兩條腿犯難!

官員(看著和平)

我準備脫下衣服,馬上就幹。

拉孔尼刻使者

我也是,先施施肥。

利西翠妲

只要簽了和約,你們就可以這麼做了。你們如果真的有意,去和你們的盟友商量商量這件事吧。

官員

什麼盟友,我想知道?我們都硬起來啦;沒有人不是想做愛想得發瘋。我們只是想和老婆上床;我們的盟友怎麼會不贊同我們的方案?

拉孔尼刻使者

我們也一樣,千真萬確!

官員

首先是卡裡斯提安人,我憑諸神起誓!

【註:卡裡斯提安人(Carystians),雅典的盟友。】

利西翠妲

講得真好!走吧,洗乾淨自己,然後進入衛城,那裡的女人將邀請你們一起吃飯;我們將傾盡食物籃裡的所有,好好招待你們一番。在餐桌上,你們要交換誓言,互相保證;然後每個人帶著自己的老婆回家。

官員

走吧,有多快走多快。

拉孔尼刻使者

你帶路,我聽你的。

官員

快點,快點,別磨蹭。

(他們隨利西翠妲進入衛城。)

婦女歌隊(唱)

鑲邊的布料,秀麗的束腰外衣,飄拂的長袍,還有黃金飾物,我樣樣都有,我真心實意把它們送給你們;給你們的孩子都捎去,給你們的女孩,萬一她們被選作頂籃少女就能派上用場。我邀請你們各位進來,挑選你們喜歡的東西;沒有東西是封得密密實實的,你盡可以拆開封條,盡取所需。你四處張望,也找不到一點好東西,除非你比我眼尖。如果你們誰缺少糧食來養活奴隸和龐大的家庭,咳,我家裡還有一點小麥;讓他把我所有的都拿去,再添上一條十二磅的大麵包。讓我的窮鄰居都帶著袋子和錢包過來;我的馬涅斯(Manes)會給他們糧食;但我警告他們,不要靠近我的門口,當心那條狗!

第二抒情場

(另一名官員上。)

官員乙

命令你們開門!(對那些女人)走開,我告訴你們。(女人們在門前坐下)怎麼,謔,她們倒坐下來了;我不用火炬烤一烤她們,她們是不會挪一挪的!真粗野!我不能這樣。好吧,如果這是絕對必要的話,只是為了讓你們高興高興,我們只好自己吃苦。

一名雅典人

我來分擔一部分吧。

(他揮動手中的火炬,婦女歌隊下。老漢歌隊緊隨其後上。)

官員乙

不,不,你得離開——不然我要把你的頭髮拔光,你試試!走開,別打擾拉孔尼刻的使者;宴會剛結束,他們正走出來。

雅典人

我從未見過這麼歡樂的宴會!那些拉孔尼刻人真是些快活的傢夥。幾杯下肚,咳,我們都變聰明瞭,個個都一樣。

官員

這是自然不過的事情,一清醒,我們就都是傻子。聽取我的意見吧,我的同胞們,我們的使者們肯定總是醉醺醺的。我們去斯巴達;我們清醒地進了城;我們想必是一上去就尋釁找茬。我們不知道他們跟我們說了些什麼,我們臆想許多他們壓根兒沒講過的話,回去就亂七八糟地胡說一通。可是今天完全不一樣;我們都被迷住了;他們不再唱《克利塔戈拉》,而是唱《特拉蒙》,我們還是照樣拍手叫好。又開始賭一兩個假咒,咳!對於快活的酒徒們,這又礙什麼事呢?

【註:克利塔戈拉(Clitagora)和特拉蒙(Telamon)都是當時的著名的飲酒歌。】

(歌隊重上。)

他們又回來了!你能不能滾蛋,你這遊手好閒的流氓。

(歌隊又下。)

雅典人

啊哈!這夥人已經出來了。

(一支拉孔尼刻人和一支雅典人的歌隊上,伴著笛聲起舞;利西翠妲率領的眾婦女尾隨上。)

一名拉孔尼刻人

 親愛的好友,快,拿起你的笛子;我將盡情起舞高歌,為雅典人,也為我們自己,慶祝一番。

雅典人

沒錯,拿起你的笛子吧,以諸神的名義。看他跳舞真是件賞心樂事!

孔尼刻人(邊歌邊舞)

摩涅莫緒涅喲!將靈感賜予這些人,賜予知曉我們和雅典人的豐功偉績的繆斯吧!

  【註:摩涅莫緒涅(Mnemosyne),記憶女神,與宙斯生九位繆斯女神。】

在阿蒂蜜絲 (Artemis)的聖地,他們猶如憤怒的天神突然從天而降,在船上痛擊了米提亞人(Medes)!那是一次何等光輝的勝利!拉孔尼亞的勇士,像兇猛的野豬在磨著獠牙。汗水從他們臉上淌下,浸透了他們的四肢,波斯大軍,真如海邊的沙粒一般難以勝數。阿蒂蜜絲 (Artemis)喲,女獵王,你的利箭射穿棲息林中的動物,處女神,保佑我們在這裡順利締結和平;讓我們永遠同心同德!願這和約讓我們的幸福的友誼地久天長!不再有陰謀詭計!助佑我們,助佑我們吧,女獵神!

官員

一切都再好不過了;拉孔尼刻人,帶著你們的老婆回家去吧;你們,雅典人,也照辦。願丈夫和妻子生活和睦,妻子和丈夫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跳吧,舞吧,慶祝我們的好福氣,警惕將來不要犯類似的錯誤。

雅典人歌隊(唱)

出來吧,出來吧,舞者們,領著美惠女神一起來!我們大家一起來籲求阿蒂蜜絲 (Artemis) 和她天上的兄弟,高貴的阿波羅,舞蹈的保護神,還有兩眼如炬的狄奧尼索斯,身旁環繞著酒神狂女,還有宙斯,投擲閃亮的霹靂,還有他那三倍受祝福的妻子,天上威嚴的王后!我們籲求他們和其他眾神,所有天國的居民,一同見證在阿芙羅黛蒂庇佑下締結的神聖的和平。咿哦!咿哦!舞吧,跳吧,慶祝我們的勝利。歐咿!歐咿!歐呀!歐呀!

【註:這裡的擬聲詞都是表示歡呼。】

官員

孔尼刻的客人們,唱一首新的振奮人心的歌吧!

拉孔尼刻人(唱)

拉孔尼刻的繆斯喲,請再一次,再一次離開崇高的塔吉圖斯山,和我們一同唱頌阿米克勒的阿波羅,青銅宮的雅典娜,廷達俄瑞斯的英勇的孿生雙子,他們曾在歐羅塔斯河邊操練武藝。快,快踏著輕捷的腳步過來,讓我們歌唱斯巴達,這座城市沉浸在神妙諧美的歌聲和優美的舞蹈中,我們的少女們在河邊輕巧地跳躍,猶如一群淘氣的小雌馬,用急步踏擊地面,在和風中甩著長髮,仿佛酒神女信徒在酒神節的狂歡中揮舞著手杖。引導她們吧,貞潔美麗的女神喲!勒托的女兒,阿蒂蜜絲 (Artemis) ,由你領導她們歌唱起舞吧。用發帶束起你波浪般的長髮,展現你的丰姿;像小鹿一樣輕躍,用你神聖的雙手為舞蹈鼓掌助興,助我們傳頌勇猛的女戰神,青銅宮的偉大的雅典娜!

 (眾人邊唱邊舞著下。)

 

【註:阿米克勒(Amyclae),斯巴達附近一鎮。

廷達俄瑞斯(Tyndareus)是斯巴達王,與王后(Leda)生下雙胞胎兒子CastorPollux or Polydeuces Pollux is the son of Zeus, who raped Leda in the guise of a swan.

歐羅塔斯河(Eurotas),斯巴達一河流。】

 

Colin Clovts 譯) 

台長: frank
人氣(26,361)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藝文活動(書評、展覽、舞蹈、表演) | 個人分類: 社會與文化 |
此分類下一篇:[語言] 語言政策反映著主政者的心態
此分類上一篇:[España] 塗鴉客畫的教堂屋頂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