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Live!》有哪些幕后故事?

为什么《LoveLive!》在动画化前三年都不火啊?(因为多平台发展是一个既定事项但是怎么就一直不怎么火呢?难道是b社的进入?) 据说前3年都是看N站…
关注者
631
被浏览
113,988

7 个回答

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把这篇东西转过来吧。作者已经许可了。其实这篇也不算完全契合这个题目,但从信息量而言还是应该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

Dancing stars on me

前言(读作废话):作为一个从小写作文不会起名字的人,在准备动笔前让某位亲友选三首歌代表她心目中的那九位女神的意义,然后获得的答案是start dash,kirakira sensation,dancing stars on me和それは僕たちの奇跡,于是想了下还是选了这个作为标题,只因为那个 “me”。毕竟我想写的既不是一篇讲述μ’s发展过程中各种运营策略二三次元结合的分析,也不是一篇讨论μ’s歌曲质量和应援的科普,更不是一篇比较μ’s和其他企划异同的论文,这些题材我觉得那些见多识广、高瞻远瞩的真爱偶像厨Live厨资深宅们比我更有资格谈。我想讲的,只是作为一个入坑才半年多的跟风狗,我心目中的的那九名实现了梦想的平凡少女,还有各式各样与她们产生交集的人们的故事。由于记性和阅读习惯都很差,加上个人的萌点也比较奇怪,所以可能很多大家看来耳熟能详的故事和梗都没在我脑海中留下印记,内容更有不少不可考的部分,在讲故事时更注定会掺杂个人的不客观不公正不理性的倾向,但如果愿意读的话,希望能坚持读到最后。因为准备写到哪算哪,想到啥写啥,所以对于最后的成品是什么样,自己也没任何信心,唯一的愿望是:6月30日企划启动五周年那天,它能没有烂尾地呈现在愿意花点时间读下这篇满是私货的东西的人们面前吧。


“確かな今よりも新しい夢つかまえたい

大胆に飛び出せば O.K.マイライフ”

2010年6月30日,又是惯例的每月电击G’s Magazine的发售日,作为G's magazine参与企划的四月番话题作Angel Beats里的人气人物,天使不出意外地占据了封面角色的位置,随杂志附赠的天使粘土更是激发了死宅们的购买欲望,而至于杂志内容方面也算得上丰富多彩,无论是对键子而言值得一看的Angel Beats总结,Rewrite的试玩版和クドafter体验版信息,抑或让各位“男友”们注目的LovePlus+的报道和夏季活动的详情,还是10年7月番以及即将推出的各种主机平台游戏的新闻,可以说是“总有一款适合你”。而经常推出各式企划的电击G’s Magazine在这期的封面上宣布了一个由Sunrise,Lantis和G’s共同合作的读者参与型新企划,其名《ラブライブ!》。对于杂志的忠实读者们而言对于这种企划也算得上司空见惯,而其企划的原案更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公野樱子老师,早在十年前她就担当了G’s那个著名的读者参与型企划——妹妹公主的人物设定,当然她还是那部著名百合动画《惊爆草莓》的原作。在简单介绍了故事和人物之后,便是宣布了8月份会发行第一张单曲的消息。正如之前电击G’s magazine搞的无数的读者参与型企划一样,不少人对于这个新生事物抱有的想法与其说是期待不如说是“又有新企划了,这次这个企划能活多久呢?”,毕竟比起妹妹公主这样比较成功的读者参与型企划,更多的企划则是像同为公野樱子老师所参与的Baby Princess那样不温不火,最终一段时间后归于沉寂。那九位作为组合成员的少女分别是:普通少女:高坂穗乃果、天然少女:南小鸟、聪明少女:绚濑绘里、可爱少女:矢泽妮可、自信少女:西木野真姬、知性少女:园田海未、体育少女:星空凛、元气少女:东条希和羞涩少女:小泉花阳。那时候希还是高二生,小鸟依然做着她的保健委员。而15岁的真姬没有男友的历史也还长达17年。三周前,大岛优子在AKB第二届总选的舞台上战胜前田墩子后说出了那句“我不会再说请大家在背后推我一把,而是请大家跟我一同前进”的名言。而五天后的偶像大师五周年演唱会第二天上,浅仓杏美首次登台亮相,迎接满怀着中途接下雪步的不安的她的是粉丝们热烈的应援和中村先生温暖的怀抱。那时宽叔还在当他的电影导演,轻音第二季也正如火如荼。于是这个既尚未拥有组合名称也未公布角色声优更不知前途如何的校园偶像企划便喊着“叶え!!私たちの夢!!”的口号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迈出了自己的第一步,而她们抵达的地方,是那个接受27000名观众注目的光辉舞台。


故事再退到2010年5月3日,刚过完自己22岁生日的堀绘梨子收到了来自社长的联络:我帮你争取了一个试镜的机会,是声优工作,你要不要去试试?虽然18岁就得以幸运地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单曲,但就和大多数憧憬着光辉舞台而挥洒汗水和青春,曾经绽放过光芒却最终只能在残酷现实面前所屈服的同龄人一样,迎接这位日韩混血的少女的也是即使付出了辛勤的耕耘却只能换来极少数登场机会的结果,而去年一整年都未获得任何值得注目的工作的现实已经让她开始考虑是否还要继续当艺人。即使她在年初许愿“希望2010年能成为飞跃的一年,自己能成为那个为粉丝们不断带来好消息的人”,接下去的四个月中她的工作也没任何的起色,毕竟许了愿就一定能实现,只是书中的童话里才有的事情。或许去自己叔父的公司帮忙就是她为自己所想的后路吧,或许她也可以去试着当作词人,以前在闲暇之余她也喜欢试着自己去写点歌词,虽然水平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于是当社长把这个机会摆在将要放弃梦想的少女面前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毕竟对于为了延续自己唱歌梦想而在尝试可能性的她而言,去当声优无非只是又一次尝试。“虽然还未确定,但我觉得这是值得去努力的机会,接下去的事就取决于我自己了,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对于支持自己的粉丝说出这样一番表决心的话之后她便为了来之不易的机会开始了准备工作。或许对于那时的她而言,比起“如果这次能够成功的话,我的梦想就能得到延续了”的想法,内心更多的是类似于“如果这次也还是失败了,我就放弃继续做艺人”心境吧。正如三年后那个一头红发的钢琴少女对想当校园偶像的同班同学说出“我已经决定上大学要考医学部,所以我的音乐人生已经结束了”时那样,虽然背景和原因截然不同,但两位少女都在无情的现实面前产生了“放弃缥缈的梦想”这个不少人都曾有过的想法。于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她在二十多天后参加了那次试音。因为许久没有接到相关工作的原因,她已经想不起来上一次站在录音用麦克风前是什么时候了,不过那种久违的兴奋和喜悦感伴随她完成了试镜,除了在场的工作人员估计没人知道她站在麦克风前的第一句话是什么,不过在此不妨借用一下各种动画和漫画里声优角色试镜时司空见惯的开场白来想象一下:“大家好,今天我来试镜的堀绘梨子。”就结果而言,她幸运地通过了试镜,获得了为某个角色配音的机会。那是个有着一头红发的家里开医院的高中一年级女生,她将来想要跟随父母的脚步成为医生,所以怀着“青春如此短暂,而我如此可爱,为了青春的珍贵回忆,我不当偶像不是太可惜了么?”的想法立志成为校园偶像,最想要的东西是欧尼酱。西木野真姬,这是那个自恋的红发少女名字,也是三年后在动画中差点要放弃音乐的钢琴少女的名字,在当时知道这个名字的只有少数的相关人员,直到一个月它才随着那期G’s Magazine被正式公布于众,自此之后,两名少女的命运紧紧相连,两人共同成长,共同经历改变,同甘共苦,最终一起实现了那个曾经遥不可及的音乐梦想,堀绘梨子和她饰演的西木野真姬一起成为数万人心中的女神,不过比起她那个不起眼的本名,人们更多是记住了那个来源是毛巾布料的艺名——Pile。Pile的故事暂时告一段落,和她同时通过试镜获得角色的还有其他八名少女。那年五月正好是三森铃子从舞台剧演员转行成为声优一周年,那时的她正在和同属于MilkyHolmes的宅女德井青空一起,为了组合首张单曲的PV拍摄紧张地进行舞蹈排练,两个月后她们即将进行第一场Live,而那场Live上她将与声优上的前辈兼fripSide的新任主唱南条爱乃一起合唱一首对手搜查线,同时也将获得第一次登上ASL舞台的机会。而在早一点的四月份,在另一个配音现场三森铃子认识了一个脸有点圆的喜爱唱歌的阳光女孩,她原先想当一名歌手,却在社长的影响下决定挑战声优工作,这个女孩的名字叫新田惠海。同样是这个五月,在去年获得了声优生涯的第一个主役的内田彩人生中第一次登上了Live的舞台,和她同台的有不少nico知名唱见,而她所在的事务所里新来了一个曾经在秋叶原的女仆咖啡厅cafe la vie en rose里打过工的,梳着双马尾的女孩,名叫楠田亚衣奈。从童星转行写真模特兼演员的饭田里穗主演的电影一个月后即将上映,而自己的新专辑也将在月底问世,刚刚高中毕业的她正在享受着大学生活。久保由利香年初换了新的事务所,原先是写真模特的她是动画爱好者,成为声优是她的梦想,却因为事务所关系一直没能找到机会转行。当时她们的多数人之间没有任何交集,而在那个五月之后,她们九个人因为各种缘由聚集到了LoveLive的旗帜下(虽然真的九人聚齐已经是很久之后了),对于这个新企划的未来,可能就连她们自己也不是很看好,不如说根本不知道这个企划要做啥,甚至有成员怀着“反正多半又是个短命企划,就适当地应付一下吧”的想法。就像那九名高中生为了拯救学校成为偶像,更是为了在短暂的高中生涯里不留任何遗憾挥洒青春。“无论这个企划结局如何,它只要能成为我未来关于青春回忆的一个篇章就够了。”结果这一聚就是五年,而她们所书写的这个名为LoveLive的故事如今还在依然不断增加崭新的一页。


“全部叶えよう
そうだよ 信じるだけで
ぐんぐん前に進むよ、君が!”

在6月号上公布了8月25日要出第一张单曲以及单曲会在C78上的消息后,十五天后的七月十五日,关于这张单曲的第一个PV出现在了lantis channel上,单曲名为「僕らのLIVE 君とのLIFE」。这个长度只有15秒的PV包含三句歌词,还有一段人物的舞蹈PV,可惜人物画风并不让死宅买涨,最关键的是作为一个官方PV,这个PV的画质相当渣,而之后的二十一日和二十八日又有两段新的PV被传了上来,内容与第一段截取了不同的部分,但渣画质依然没得到改善。于是好事的围观群众群起而攻之,各种批判的弹幕层出不穷,就算被清了也依然会有新的批判弹幕被添加上去。当然说是层出不穷,那少到令人绝望的播放数也证明了就连黑子都懒得为了黑它一下而多放几遍写弹幕。Tag上的“明明是官方的却是低画质”更是反映了不少人看到这段东西的第一反应。尤其是作为一个Sunrise参与了的偶像题材的企划,这个PV自然免不了吸引相关粉丝前来,而当最终434张的销量出来后,更多凑热闹的人也都跑到视频里写弹幕来落井下石。 “这画质怎么回事,莫非我的会员到期了么” “日升就把这个做成没有致郁和男主角的舞Hime改良版动画吧”“从这画质来看,官方也知道这企划不行啊”“不是你们的老婆么,还不快想办法(笑)”“我才不承认这些是我老婆,话说你们(指PV里的角色们)别看我啊”“咦,机器人去哪了?”“这人设简直是匹敌西又葵的判子绘啊,太过分了”“我以为是LovePlus就点进来了”“这播放数是怎么回事啊”“十年前的樱花大战3的3D都比这个好”“PV只到前奏结束就没了是怎么回事”“这也太惨了,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听说连500张都没卖到我就过来了”“这企划肯定暴死无疑”……数不胜数的负面弹幕把三个PV占得满满当当,某种意义上作为一个企划能只靠一个PV就一边倒地让那么多不同立场的围观群众都恶评如潮,也是相当厉害。当然这也让中间夹杂的那些正面评价的弹幕显得弥足珍贵“虽然偶像大师很棒,但我也很喜欢这边啊”“人物的动作做得很不错啊”,还有从一单开始就诞生的潜在粉丝们的弹幕诸如“花阳~花阳~”“妮可妮可妮”让人看着莞尔一笑。而当9月9日有好事者放出那段长度两分钟的一单PV之后,可能一是因为黑子们也都黑累了去休息了,二是的确不少人都看了放出的一单自我介绍和听了完整版的歌,不仅纯批判的弹幕少了很多,弹幕里也多了不少各种意义上很有趣的评价。“比起偶像大师这怎么看都是抄袭某AOB的企划吧”“没有眼镜担当么?”“不管什么评价,大家都像是旁观者一样,就没这个企划的粉丝么?” “这歌不是挺不错的么” “如果动画化的话CD销量应该能上去一点吧”“如果动画化得好能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话应该能取得大正野球娘那样的评价吧”自然最早的粉丝们对角色表达爱意的诸种弹幕也很好地留了下来,比如现在漫山遍野的“南小鸟是我老婆”。不知当时那些因为一单而决心成为企划粉丝的人看着这些弹幕心中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但不管是默默难受流泪还是不屑一顾,他们都暗自下定决心用自己孱弱的肩膀守护自己的“老婆”们,他们都用自己的行动和言语支持着这个刚迈出第一步的企划。之后这个视频的播放数随着时间的推移缓慢上升,而在某个日期后迎来了弹幕和播放数的大量增长,2013年2月25日,那一天LoveLive第一季动画第八集播出,许多观众因为那段重制的1stPV回头再来看这段视频,看着飘过的两年半以来的各种弹幕,无论是一路走来的古参们还是不少那些动画入坑的新参们或许都感慨万千,乃至于泪腺崩坏,不过这也是两年半之后的事情了。至少在2010年9月初,这张企划出道单称得上是各种意义上的惨烈,那些批判的弹幕也和当初徳井青空在空无一人的展台前拍下的那张照片一样,成为了宝贵的“历史资料”。


一单发售时角色的声优们都还没公布,网上有了一个九人声优阵容传的沸沸扬扬:高坂穗乃果:寿美菜子;绚濑绘里:伊藤加奈惠;南小鸟:内田彩;园田海未:伊濑茉莉也;星空凛:悠木碧;西木野真姬:野水伊织;东条希:高垣彩阳;小泉花阳:阿澄佳奈;矢泽妮可:竹达彩奈。这九人里多数都是有数部人气动画配音的经验的声优,其中最不起眼的内田彩也在09年获得了自己声优生涯的第一个主役,更别说那时正处在人气巅峰的轻音部成员居然有两人在这份名单中,虽说这份在10年7月底就传到网上的名单有点空穴来风的味道,但无疑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于是当有人在C78后把一单附带的九人自我介绍传到了网上之后,好事者蜂拥而至,大家一边通过声音来猜测每位角色的声优到底是谁,一边也通过自我介绍来了解这九位新鲜出炉的“校园偶像”到底是怎么样的角色。当然这段被后世称为“事故介绍”的自我介绍让不少抱着好奇心去听的人大跌眼镜,因为不少角色的声音一听就明白不是传闻中的人,于是讨论角色背后的声优是谁的变成了少数(不过还是有类似于在小鸟自我介绍部分的“这绝对是内田彩吧”“和内田彩完全不同吧,你耳朵坏掉了么”这样有趣的争论,当然那时除了内田彩,南条和德井的声音还是被部分粉丝认了出来),而多数的弹幕都在讨论这段满是槽点的视频。各种棒读自不用说,人物的介绍内容本身也是让人频频喷饭,无论是自称天然并自爆穿的草莓胖次的南小鸟,还是被说像是在接受企业面试一板一眼回答问题的穗乃果,抑或从棒读到内容各种意义上很“厉害”的凛喵,以及因为自恋发言被观众建议“快看看这孩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的真姬。当然因为大家尚不了解角色仅凭外表或性格就给她们扣上偶像大师人物的复制的帽子也不是不可避免的,绘里是美希,小鸟是雪步,海未是千早,穗乃果更是因为既是leader名字读音和春香很接近直接被冠上了阁下之名(结果几年后这两位角色的声优互赠花篮的良好关系也成为了一段美谈)。虽然有各种非议,不过这个自我介绍诞生了各种梗,从那时就一直沿用至今,比如“聪明可爱小绘里”,比如“希Power大量注入,push”,比如“谁来救救我”,当然还有那句洗脑的咒语“妮可妮可妮”。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围观群众纷纷对花阳的声音表达出了好感,不少人认为说不定等日后积累了各种经验的话能成为很厉害的声优,甚至有人做出了“这声优四年后必有大成”的预言。虽然这个预言算不上命中,不过几年后人们为了在台上温柔地唱着なわとび的那个拥有可爱治愈系声线的女孩心醉不已的时候,一定还是会打心底感谢当初那位说出“花阳的声音虽然有点棒读,但是很可爱啊”的人吧。无论大家是褒是贬,就这样这张各种意义上在日后为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单曲正式宣布了九人的出道,无论五年后她们的单曲拿到了多少张金唱片认定,专辑获得了梦寐以求的Oricon周榜一位,她们的起点,就是164和434这两个数字,正如那位站在讲堂门外手持卡罗牌的少女所说的那样:从完败中开始。


“だからしゅんとしないで ねえ…話、聞くよ?
友情ノーチェンジ だいじょうぶだよ!”

即使发了第一张单曲,也做了自我介绍,可是角色的中之人是谁还是让粉丝云里雾里,从自我介绍里的棒读程度来看,莫非真的多数人都是新人声优么?10月号的G’s Magazine宣布在下个月的杂志上会进行角色声优的公布,而同时声优们会在9月30日的由鹫崎键和May’n主持的とりあえず生中(3杯目)中正式登场。对于粉丝们来说,角色声优的谜底即将揭晓,但是对于九名少女们而言,这是终于可以将隐瞒了长达三个月的秘密公布于众的时刻,这也是她们第一次集体的影像节目出演。Pile更是连发好几条 博文表示迫不及待等月末的到来了,请粉丝们记得在9月30日当天关注自己的博客更新,对她们而言无疑心中交织着不安与兴奋。兴奋的是终于自己终于得见天日而不用躲躲藏藏,而不安的是到底对于她们,看节目的粉丝们会作何评价。之前因为杂志偷跑声优的消息已经泄露出去,2ch上早已沸沸扬扬。大家无不例外地对这份声优名单与其说是一面倒地批判,更不如说是单纯表示惊讶,虽然很多这样的企划都倾向于采用新人声优,但这种几乎纯新人的阵容依然让不少阿宅感到意外,毕竟在原先那份谣传的名单里最没有名气的内田彩居然已经是这里面人气数一数二的存在了(MilkyHolmes那时虽然已经上过ASL了,但人气爆发是从几天后的动画播出开始,正如多年后的μ’s一般)。于是怀着各自复杂的心情,少女们迎来了9月30日晚上的生放,那天三森和德井因为MilkyHolmes的工作远在英国,而南条也因为工作原因没有出席晚上的生放,于是最终晚上出现在节目里的六人里唯一算得上非新人声优的只有内田彩一个。登场的其余五个人里面两个是原歌手,两个是原写真模特,剩下一个是之前演艺经验只有在女仆咖啡屋谈吉他的刚从养成所毕业的纯新人声优。于是在一万多名观众的注目下,节目正式开始,随着节目进入后半,在各种“来了”的弹幕中,六人正式在“来自特别社员的报告”环节中登场。后半的详细过程无非是六人自我介绍,介绍了下企划的故事和设定,放了下PV,各自做了角色介绍(缺席的三人的角色介绍是内田彩代打),然后做下游戏来赢得宣传单曲的时间。那时的楠田亚衣奈还是观众心中的“可爱的黑长直角色”,久保由利香也因为她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而引得弹幕里一群人在刷“眼神好有压迫力”,饭田里穗更是因为年龄而得到观众的一片“好年轻“惊叹声(顺便她和主持人鹫崎键是同一天生日,而且本质上在2ch上有170多个讨论串的她才是当时成员里综合名声最响的,虽然是在另一个领域),内田彩做介绍的时候弹幕里各种“うっちー頑張れ!”也算体现出了她身为前辈的与众不同,而介绍到不在场的南条时满屏幕的“ナンジョルノ”和开场时“南条没来么”的弹幕也彰显了她的人气,德井和三森那时和从那之后的一段日子在大家的印象中都还是侦探歌剧中的黄色和粉色。不过观众并没有因为这几乎全新人的组合而妄加非议,虽然也会在大家念稿子的时候各种吐槽她们的棒读,但更多地是在各人紧张地发言的时候不断地刷“加油”,在播放PV的时候也有人刷“很可爱”“比想象中的要好”“说不定能上ASL呢”,也有好几条弹幕表示自己在C78买了碟,大家对于这个新生的还满是问题的组合,比起抵触批判,更多是鼓励(当然占绝大多数的人还是看热闹成分)。而比起粉丝,更值得一提的或许是身为主持人的鹫崎键,对于紧张的姑娘们他努力地做出各种神对应各种接话茬(所以有很多观众在夸“鹫崎键好努力”),而部长时不时地卖下萌也大大活跃了现场的气氛,姑娘们紧张的情绪也有很大的缓解。当然或许他们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小小地拉了她们一把,正如他们对之前无数来节目做客的其他人一样。但或许在这些姑娘看来,无论是粉丝还是两位主持人这种看上去理所当然的行为,却在她们心中种下了名为“温柔”的种子,正如某个游戏的女主所说“你周围的世界,或许比你想象得还要温柔一些”,而日后这颗种子会发芽成长,长成回馈众人的参天大树。当晚各人都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开了参加LoveLive的消息,也请关注自己的诸位粉丝能多关照这个刚刚起步的企划,虽然不知未来会如何,但大家无疑都充满了各式各样的憧憬,比如召开学园祭,比如召开Live,比如PS3游戏化。而对于那天鹫崎键来说,LoveLive!或许只是他工作中所接触到的一个司空见惯的普通企划,有所不同的或许只是里面有个角色是由自己的爱徒徳井青空担当声优。不知三年后当他作为一个普通观众在パシフィコ横浜看到自己的那位爱徒带着全场的人一起妮可妮可妮,讲述当初c78第一张单曲发行之时的故事时,看到三年前的那群雏鸟们已经振翅高飞,他是不是会为了她们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脸是通过自己的节目一事打心底感到自豪。而此时屏幕前有一个青年激动不已,我们就称呼他为Dior吧,Dior因为和LoveLive!的制作工作室有关系所以从企划成立之初声优尚未公布之时便一直关注着它,甚至还购入了一单发售后没多久推出的那个送一单贴纸的蜜桃软糖作为纪念,而同时他在2010年的ASL上第一次通过MilkyHolmes的演出认识了里面的粉色担当,并深深喜欢上了这个笑起来很可爱的姑娘。而在那一天他忽然得知她居然也是LoveLive!企划的一员,自己关注的企划有自己喜欢的声优担当,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了吧,于是他下决心默默守护这个企划成长,就这样他追随着她们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征程。


发了单曲,也在公众面前露脸了,可是关键的组合名还没定下来,毕竟总不能一直用企划名的LoveLive!当组合名吧。于是无论是那期的G’s也好,生放送也好都提了这事情,而经过两轮筛选,最终来自御児勇馬的提名“μ’s”得到了采纳,那是希腊神话中九位文艺女神的名字。可惜日后当剧场版片尾的制作人员里也出现了“御児勇馬”的名字时,他已经在网上消失了踪迹。拥有了组合名,九位姑娘成为女神的第一步正是从此开始,而那个冬天,μ’s推出了那张日后被粉丝们津津乐道的单曲——《Snow Halation》。


“不思議だね いまの気持ち
空から降ってきたみたい ”

虽说日后Snow Halation成了μ’s唯二的Live全勤曲(虽然有全勤机会的歌一共也就4首),也给观众带去了无数的美好记忆,但在2010年12月,它只不过是这个刚诞生才半年不到的企划在圣诞节推出的第二张单曲中的带有点冬日少女的思念与哀愁的情歌罢了。二单全部的录制工作早在九月就开始了,直到十一月才收工。成员们一如既往地错峰录歌,除了在录制二单附带Drama时参与了AT-X电视台的《Club AT-X Double R》(11月7日录制的当时还没正式更名为μ’s。而大忙人三森没参加录制,所以全员出镜的愿望依然未能实现)之外基本没啥机会见面。Snow Halation本身录制过程中也算四平八稳,即使已经上过两次节目,真正关注这个企划的人也没有一个本质上的大量上升,这张单曲虽然初动销量是当初一单的一倍,不过也就1000多张,不过有些店还是卖切了,虽然本身或许是店家备货上的原因,但对于那些从夏天就入坑的粉丝们而言,无疑也会有一些小小的喜悦吧。有个比较有趣的现象是,不知是运营有意安排还是成员的背景性格使然,那时经常没法聚到一起的九人,在私下里分成了三个三人组行动(不知日后分成三个小队的事是不是受这个启发而来),分别是一年生三人(工作上三个人一起翻唱了芳本美代子的两首歌,公开场合上Pile和小鹿也出席了里P所在的放映新社的圣诞派对,私下里这三人也一起去看了一些演出,可惜因为那时里P尚未成年,工作之后一起喝个小酒这种事只能Pile和小鹿两人一起做。),剩下的三“田”(这三个工作上交集只有LoveLive,不过那时私交已经开始逐渐好起来了,也经常有一些三人的合影,用后来emtn的话说就是大家通过一起工作发现性格上比较合得来,于是就玩到一起去了),还有在侦探歌剧出演的三人组,当然本身德井和三森那时基本就是捆绑的,南条本身也比较忙,所以说这个是三人组显得有点像是凑数的。此外因为某个广播的关系,三森和新田还是时不时会在LoveLive工作以外的场合见面,无论工作还是私下里都有过一段“蜜月期”。Dior也经常给这个广播投稿,某个读推特留言的栏目中他的名字也时不时能够出现,此外他还特地出席了那场在冬COMI召开的不过数十观众的广播公开录音,自然MilkyHolmes那边的EVENT他也是常客。随着二单的发售,作为企划元年的2010年也就这样落下了帷幕。总之在那个没啥Event也没啥人关注的时节,只有为数不多的那些或因为成员本身原因,或因为对企划抱有兴趣和好感的原因而毅然入坑的粉丝们还在默默地支持这个前途未卜的企划,原先围观的路人们对企划的好奇心也减弱了,各路黑子也觉得没啥意思都各自如鸟兽散了,舆论环境某种意义上比最初那几个月算是好了很多。大家都在各自憧憬着对企划的未来,同时怀抱着对不确定的前程的不安而默默奋斗,同时在内心期盼着能够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而即将迎接她们的,是企划真正意义上开始启程的2011年。


经过一单时的惨痛教训,这次二单预先公布的短PV里终于用了高清的源,而曲子本身的品质客观地说也比较不错,弹幕中除了好心的职人们特地加入了的雪花效果以外,就是对于刚公布组合名的μ’s的讨论,肥皂梗从那时就一直沿用至今,乃至于那家公司在4年后发推特开玩笑说“我们是肥皂公司μ’s,没有遭遇废社的危机”,大家都在平静而客观地讨论着这个新生组合的二单,既有对销量的担忧,又有对未来的祝福,当然更免不了对喜欢角色的发情(妮可那时的人气就很高啊),好几条弹幕中粉丝们都在感慨“PV也好曲子也好都挺不错的,运营加强点宣传该多好”,如今他们的心愿也算是实现了吧。而和这些讨论并列的,是那些数年后的看了动画而来补课的人们的感慨之言,而好心人特意加上去的动画中的独白也唤起了无论古参也好新参也罢心中各式各样的回忆吧。比起PV本身,有两件更有趣的事情或许更值得一提,几天后一位叫ケルシー的“伦敦国”姑娘上传了一段自己根据这个PV录制的舞蹈视频,视频里的她穿着一袭圣诞装,随着试听版的部分翩翩起舞,除了PV里有的动作以外她还自创或者说捏造了一些连接动作来完成这套舞蹈,虽然比起现在那些舞姬们所录制的LL视频,这段两分钟的视频并算不上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但在那个时候还是引来了一点点关注,在惊讶于“外国人居然也知道Lovelive”的同时,对于就靠一个1分50秒的PV就录厨这样一段视频的姑娘,大家也都发出了“跳得真好”、“动作都还原了”、“真可爱啊”的好评,而有人根据这段视频提出的那个“这舞蹈让真人来还原的话,看起来真是意外地激烈啊”观点,在未来成为了粉丝们关于μ’s的Live引以为傲的一点。不过当初这位自我介绍中写着“喜欢J-POP和跳舞”的妹子拍摄这段的动机无非就是觉得这首歌很好听,舞蹈也很可爱吧。她一定想不到日后PV里的舞蹈真的由官方搬上了舞台,更创造了那个让人津津乐道的壮观的换色场景,而不少人日后无意间找到这段视频时,也会情不自禁地发条弹幕说“感谢你喜欢LoveLive并为之舞蹈”“这是最早的LoveLover啊”,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而另一件事和中国人有关,在二单正式发布后不久,有国人制作了带中文字幕的二单完整MV的视频偷偷传到NICO上(这是违法行为),所幸那时即使在日本人心目中这个企划依然默默无闻,这段视频则带着寥寥无几的播放量和那句唯一的弹幕“渣画质”一直完整存活至今,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国人的LoveLiver最早在Nico上留下的足迹了吧。从个人主观而论,Snow Halation这首歌无疑从MV也好歌曲本身也好都能算得上质量优秀,也难怪日后很多国内很早就关注这个企划的人们提起自己第一次接触到μ’s、接触到LoveLive的契机就是因为2010年冬天收歌时遇到了这首在他们看来很好听的Snow Halation。不过那后来这首歌居然成为了神曲的故事是当时绝大多数人都没法料到的。


进入新年后连着三个月杂志的票选企划则将九个人分别以穗乃果,海未,绘里为中心正式分为三个Unit:Printemps,BiBi,LiLyWhite。之后又分出了鸟果海,妮凛花,希绘姬的分别担当生放,广播,杂志栏目的三个三人组。LoveLive的企划从此正式在各个平台铺开,九人也走完了这个名为μ’s的故事的序章,正式离开新手村开始了名为“与粉丝们面对面”冒险。而伴随着二单发售接踵而来的就是第二次总选,妮可获得了冠军,赢得了预定在11年夏天推出的三单的center位置。三单录音工作早早就拉开序幕,结果晚于其进行录音的三张小队曲倒是得以先行发布。而那首属于夏天,服装也无法在Live上还原的歌,名叫《夏色えがおで1,2,Jump!》


“なぜか見えた明日のときめき…どうしようかな?
つかまえて もっとShinin' もっとDreamin'
楽しくしちゃうよ ”

2011年3月11日,魔法少女小圆第10集在日本播出,晓美焰那深藏心中的秘密和为了重要的人不惜飞蛾扑火的真相终于为观众所知。但当多数死宅还沉浸在小圆带来的精神冲击中之时,那场震惊世人的地震就将他们狠狠地拽回了现实。而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三单开始了录制工作,与其同时录制的还有μ’s九位成员向受灾的人们寄予的鼓励和祝福(现在网上应该还能找得到)。那一天原本是新田进行三单录音工作的日子,结果在录音前几天她把自己声带搞坏了,不止是唱歌,连日常说话都受到了影响,还被自己的社长佐藤裕美狠狠地训了一顿,地震当天,情绪低落的她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家里一边听着歌一边进行反省。“原本这时候我应该正在录音吧”想到这里这个年轻的女孩不禁有点羞愧,在大哭了一场之后,她更加坚定了自己那“想要唱歌”的决心,为此她决定潜心休养,进行康复治疗。所幸她最终还是得以康复,并再次回到了这个舞台,于三月底完成了自己的三单录音工作。而地震当天,Pile和朋友在外面逛街,内田正一个人呆在家里,里P正在车上,德井和三森因为MilkyHolmes event的原因人在香港,她俩是通过推特获悉地震的发生,不过她们都专门发博为灾民祈福。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三单,包含着声优们对大家的心意,其欢快的曲风和福利满载的PV无疑是对像是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父亲的佐藤社长一样的无数饱受地震痛苦的人们心灵上的一丝慰藉。 虽然地震带来的悲伤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抹去的东西,但至少我们能够创造一些快乐的回忆来冲淡心中挥之不去的惆怅,过去的事情无法挽回,而通往未来的道路上需要有人在背后鼓劲,夏色无疑就是这样一首能给人们带去前进的力量,将笑颜重新唤回人们脸上的歌曲。新田在提到这首歌时许下过一个愿望:“希望不止是夏天,冬天也好,秋天好,明年也好,此后的日子也好,能够一直与大家不断创造幸福的回忆”。如今粉丝们心中关于μ’s的幸福回忆伴随着岁月流逝不断增长,而越来越多的人正成为回忆的一员,虽然不知道名为μ’s的故事将在何时落下帷幕,但相信这些回忆终将成为见证过这场故事的人们人生中的一个美好篇章吧。


虽然公布了出Unit曲和进行广播,NICO生,杂志栏目三个平台活动的消息,也在几个番组和杂志中有过登场,但μ’s至今还没和一直支持着自己的粉丝们面对面有过互动,于是借着Unit曲发行的契机,μ’s的第一次event——Printemps单曲发售纪念talk暨名片发放会于2011年5月29日在秋叶原的Gamers本店8楼召开,在全场合唱的Sweet Sweet Holiday中,新田,内田和久保三人唱着Love marginal惊喜登场。虽然声优们听到过一个月前这场Event的入场券在发售当天就宣告售罄的消息,但直到看着眼前的热情的八十多名粉丝,三人才将心中的半信半疑置换成惊喜和感激,就像开场前内田的那句豪言壮语一样,三人决意“让今天前来的所有人都能有朝一日为此而感到自豪”,进行MC,与粉丝们交换带有自己签名的名片,与粉丝们面对面交谈……三人都享受这场作为μ’s成员的第一次event。而那些参加活动的粉丝见到自己一直以来支持着的人也自然是既兴奋又紧张,从事后的repo来看有好几位粉丝在交流环节面对声优们紧张得不知所措,毕竟很多阿宅就算平时在Galgame里面对屏幕里的美少女们如同神大人一般攻城拔寨无往不利,但面对就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些魂牵梦萦的喜欢的人,却还是会大脑一片空白。但对粉丝也好,声优也好,这场珍贵的活动无疑拉近了两者间的距离,声优们能够近距离感受到粉丝们的应援(还有粉丝们赠送的各种“小鸟的点心(・8・)”),粉丝们也能近距离接触到有血有肉的声优们。SSH的合唱让三人感慨非常深,因此新田也好内田也好,都默默地许下了一个心愿:想要开Live,想要在Live上与粉丝们一起合唱。之前她们也曾梦想过开Live的事情,但从那一天开始,这一遥远的梦想变成了她们想要达成的心愿。而这次活动中还特地安排了一个为10天前迎来22岁生日的久保庆生的惊喜环节,当木皿制作人推着事先准备好的蛋糕出来全场粉丝为了小鹿合唱生日歌之时,这位性格有点孤僻的文学少女心中到底泛起了怎么样的情感我们无从得知,但多年后SSA的舞台上她捧着九色花朵所唱出的那句“ありがとうってあふれ出してくる”无疑是对从那时起所有支持着她们的粉丝们的付出最好的回应吧。一首生日歌将粉丝和她们的心联系到了一起,即使之后庆生的场合换成了广播演播室,生放送直播室,Live会场。主角从站在容纳100余人的Gamers 8楼的22岁的久保由利香换成了站在容纳27000人的SSA的高台顶端不知所措的26岁的楠田亚衣奈,蛋糕变得更加豪华,身上从简单的便服变成了闪闪发光的万圣节服装,身边的伙伴从两个人变成八个人,生日歌变成了极为壮观的全场“吹蜡烛”,不变的是温暖和感动。


而之后的BIBI和LLW的event也在大家的热情中落下帷幕。一年生三人组还由小鹿的事务所牵线作为特殊组合”KARIP”去参加了NATURAL PARTY并热唱了一首Snow Halation,这是μ’s成员第一次作为μ’s的成员参加的Live,在会场的众多花篮中,写着由“LoveLive部员”(那时距离LoveLiver这个现在更常用的称呼诞生还有两个多月)赠送的插有三人代表色的花朵的盛大花篮让三人惊喜万分。杂志栏目,广播节目和Nico生放送也正式上线并常规化(Dior更是因为经常在番组中被念到来信以至于某次连续几期没有他的信让大家以为他出坑了),其中广播节目持续至今,虽然中途换过一次名字,但由最年少的三人担当的妮凛花广播无疑创造了无数有趣的故事和neta,甚至获得了生きる努力的称号,也是μ’s推出的各档节目中唯一有自己主题曲的。数年后绘希花园的开张成为了这个企划第二个常驻广播节目,南条和楠田两人在广播中频频放闪也是让不少听众大喷鼻血。而Nico生经历了数次变革,成员从二年生三人组变为果鸟姬,然后更名为FightClub变为新田+嘉宾的形式,而5th后的Nico生则改由新田和楠田搭档,虽然配方一直在变,但是给观众带去的欢声笑语和给声优们带去的心灵创伤是横亘不变的。这些番组一路见证着九人的成长和μ’s的声名鹊起,成为了LoveLive这个企划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不过关于番组具体的趣事有机会再慢慢聊,毕竟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于是先回到那个大家还默默无名的2011年夏天。因为三单发售的缘故,11年8月μ’s得以再次集体登上鹫崎键的节目,这次从六人变成了七人,南条和三森依旧因为工作原因缺席。经过一年时间的锤炼,她们在节目中无疑更加游刃有余,新增的德井和其老师鹫崎键之间的互动也让屏幕前的粉丝们欣然微笑。但一个心愿始终萦绕在她们的心头:什么时候能够凑齐九个人一起上节目或者召开event,而接下去的三单庆功会和广播的公开录音满足了这个心愿。


“ごきげんよう
楽しかったよ
ありがとう
また、会えるよね
寂しいよ…
これ期にがよね…
До свидания
もう会えないの…
じゃあね”

2011年9月3日,这是企划成立一周年以来,μ’s成员第一次以九人聚齐的形式出现在众位粉丝们面前的节日,下午是广播的公开录音,晚上是三单的庆功会。公开录音中九人分成三组进行了妮凛花广播惯例的演技环节(自然也诞生了不少笑料,比如用文具表白,比如新田的恐龙,当然Pile止打嗝的那句“不要想着打嗝的事,多想想我的事吧”还是将不少在场粉丝击沉了)粉丝来信环节有人来信说这一年时间感受到了各位的成长,有粉丝写了来信提问九位觉得自己和角色有啥地方比较像(小鹿提到说自己也喜欢米饭,觉得该不会自己是因为米饭被选上的吧,而Pile则又把当初的事故介绍里那段螺丝neta拿出来自虐了下,至于熟知ラスボス、ハラショ姐さん、うみうみう这些梗的德井更是让人感到佩服)。而最让人印象的是某位粉丝的来信提问:“请问声优的九个人关系好么?”那个粉丝的名字,叫做Dior。在粉丝们的面前被问了这种问题无疑显得有点尴尬。对此九人的回答是“关系当然好了,虽然基本上录音也好搞活动也好大家都是分开来的,就连事务所也都很分散,工作结束后大家还是会一起吃饭的,不过希望今后有更多九个人一起活动的机会”,虽然这回答在粉丝们听来可能更多是门面话,但是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一起活动一起吃饭无疑是九人的真心想法。企划最初带着“随便对付下”想法的南条的那句“希望大家以后能为了我们九人能多一起活动而支持我们”相信也是出自她的肺腑之言,而从那之后她们的这个心愿也因为一个又一个契机得以成功实现,慢慢地从九个“人”变成了“九个人”。有趣的是提了这问题的罪魁祸首Dior那天还去了现场,虽然不知当时他有没有在散场后被人叫到场馆的后面去“谈心”,如果换了今天他提出这个问题的话,说不定就要有人写μ’s更衣室的三棍侠故事来调侃他了吧。晚上的庆功会有nico生直播,这也是第一次九个人一起同时在屏幕前的观众面前登场(可能之后包括FMT都没有观众能和这九个人同时离得那么近了吧)。九人进行了简单的问候并且讲了自己关于三单或者夏天的记忆(这里有个小插曲,谈到三单C/W曲时小鹿猜测是不是有了1还会有2,于是其他成员猜会不会还有3,4,5。结果之后的人鱼2和Storm in lover还真把猜测变成现实了)之后,在这次Nico上进行了μ’s第三次总选举的中途排名宣布,μ’s的总选举虽说和AKB的总选看上去有点像,但区别之处在于AKB只会选票数最多的,即使你选不上,最多也只是圈外,但这边把你每个人的名次都报了出来,就仿佛考完试拿到成绩单上面排名一栏写着“未能进入前50%”和“最后一名”给人造成的截然不同的感受(虽然AKB那里没排名等于没资源,而这边的排名本质上对她们没太大影响),而当不识趣的木皿制作人去一个个问声优们的感想时,从速报第一跌掉第五的内田彩和最后一位的饭田里穗都忍不住哭了,南条也为缓解气氛说“排名并不重要,我的心里大家都是第一位”,会场也被笼罩在一种尴尬的气氛之中,弹幕也是一边倒的对木皿的声讨(还有不少担心里P的)。可能是意识到气氛有点不好,选举感言环节很快地结束了,之后宣布的一个消息让九人也好台下的观众也好都雀跃不已:μ’s 1st live将于2012年2月19日在横滨Blitz召开。粉丝们“万岁”的欢呼声和热烈的掌声让会场之前压抑的氛围一扫而空。对于在座的三森和德井而言,横滨Blitz是再熟悉不过的场地了,3个月前刚落下帷幕的MilkyHolmes的第一次Live Tour “Secret Garden”最终站就是这里,而五个月后她们将作为μ’s的一员再次站上这个舞台。镜头还特地切给了坐在一起喜极而泣两手紧握的新田惠海和内田彩,自企划成立的那天起,开Live就一直是她们的梦想,在经过Unit Event后,梦想变成了愿望,而在此刻,愿望变成了现实。她们拥有了踏上只属于自己的舞台的机会,虽然场地并不算大,但是作为成立一年只出了6张CD的企划而言,这也算得上是不错的成绩了,逐渐变得好起来的风评、上升的CD销量、当然还有热情的粉丝们不变的支持和声优们不懈的努力,这种种要素可能也使得运营愿意砸钱在背后再推一把这个企划(本身这三条大腿也比较粗),就这样,对于LoveLive这个企划也好,对于μ’s这个组合也好,对于她们九个人也好,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就这样不期而至。而之后木皿让九人许愿,谈谈自己的愿望,于是那个值得被所有粉丝们铭记的时刻到来了。


德井:“想要动画化!”

楠田:“游戏化”(德井补充:PS3)

新田:“想要在东京以外的地方开event”

内田:“既然都开了Live,想要进行应援动作的现场讲解”

内田:“难得九人聚齐了,不如在现场来个小剧场”

南条:“九人都有自己的颜色,虽然荧光棒也很好,但还是想要有九人色的可一键换色的电棒”

三森:“再多做一套衣服”

德井:“想要出Figure”


少女们畅想着种种美好的未来,开Live的梦想实现了,于是新的梦想诞生了,然后就有了两期动画和一个剧场版,有了PSV游戏和手游,有了FMT,有了4TH上的NBG教学,有了每次Live不可缺的小剧场,有了被称为圣剑的LoveBlade,有了5th上的100件衣服,有了数也数不清的小人……正如那句“大家一起实现梦想的故事”一样,梦想的终点,就在不远的未来。而当天在现场的Dior自然也是激动不已,5月份他已经在MilkyHolmes的横滨Blitz Live中亲手筹划了一个送给三森的花篮,而这次μ’s的1st live也在同一个场地召开,他感到了缘分,这次他想制作一个赠送给九个人的花篮。

宣布了Live的消息,自然紧张的舞蹈训练就此拉开帷幕。第三届总选最后结果出人意料,果鸟海的二年生三人组获得了前三,得以出自己的Solo专辑,凛也上升了一位到了第八位,里P不甘心的眼泪或许的确有一定作用吧(苦笑)。而第四张单曲的时间也决定了,这张于1st live召开前四天的情人节次日送给大家的甜蜜的单曲,名为《もぎゅっと“love”で接近中!》。它和那场BD在之后几年卖得比初动还多的1st Live一起,成为了经典。


“あげたい!決めたい!
私たち今日のために
“pure”な“love”で“pure”で“love”な本気
I miss you!!”

四单的录音工作和Live的排练是同时进行的,大家聚集到一起的时间变得更多了,虽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舞蹈训练异常地辛苦,成员们也各自有各自的工作,未必每次都能同时出席,但至少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变得多了很多,一起记站位,一起记动作,互相切磋琢磨,一起流汗,一起流泪,一起吃盒饭,那是几个月之前各自为战的她们不敢想象的事情,更多在一起的时间无疑让她们对彼此了解得更多,比如楠田亚衣奈跳舞跳得很好,内田彩的舞姿最有偶像范,当然对粉丝们而言,能有更多机会看到她们贴在博客上的训练后的素颜合照也是乐趣之一。期间KARIP组合在某个歌谣曲Live上披露了去年录音的芳本美代子的《白球鞋》,自然当年放映新社的圣诞派对小鹿和Pile也连续第二年出席。海未,小鸟,穗乃果三人的SOLO曲依次发行,四单录音也顺利进行,对于即将到来的Live成员们既兴奋又不安,兴奋的是自己即将登上舞台,不安的是自己能否通过自己的表现赢得粉丝们的欢呼和注目。而粉丝们对于即将到来的μ’s的第一场Live也是期待万分,私下里联系应援事务,力求给台上的九个人最好的欢呼和支持,当然他们对于自己即将成为那将要开幕的传说的见证者一事并无自觉。就在这样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准备Live的过程中,2012年2月19日如约而至。Dior以及五十余个和他怀有共同想法的古参共同策划的巨大花篮如期摆入了场内,而之后看到自己精心制作的花篮的照片在各位工作人员和声优的博客中出现时,他由衷地感到了幸福。当时场贩的荧光棒还是一套九支的消耗品,一场下来三四套的准备不可避免。而官方准备的其余六人的SOLO CD以及收纳BOX在日后成为了在拍卖网站上热炒程度不亚于一单夏COMI版的稀有品。据统计当日参加Live的观众大约1700人,在开场的drama之后,伴随着“叶え、私たちの梦!”的台词,Live正式拉开序幕。伴随着一单的PV,九人在台上登场,而观众们惊喜地发现,九人的舞姿居然和身后播放的PV画面如出一辙,而间奏时和观众们的互动更直接引爆了全场的热情,这第一曲就直接奠定了整场Live的基调。而“高还原度的舞蹈”,成为了在场粉丝对于μ’s Live的第一印象。


虽然μ’s的PV采用的是由动画人物进行舞蹈的形式,但每次还是先由舞蹈老师进行编舞,再请专业的舞者进行实际的舞蹈后参照其动作进行制作的,最初对舞蹈提出的要求是“不用在意会由真人演绎,请自由地发挥”。可当三单的舞蹈动作完成后,制作人木皿阳平突然找到了μ’s的舞蹈老师石川ゆみ,他提出了一个问题:这个舞蹈能不能让声优们在Live上来还原?对此作出“欸?真的要做么?”回答的石川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到了,毕竟这个企划最初并没有计划召开Live,自然更不用提让声优们跳舞,对于为何运营会想在Live中将舞蹈动作还原的原因估计她也无从得知,但显然这个决定本身让她深感意外,作为新生代的声优本身需要有一定歌唱舞蹈能力已经是业界的“潜规则”,她本身之前也曾多次担任过声优组合演出的编舞工作。但她却还是忍不住担心声优们能否演绎PV中的舞蹈,一是因为最初编舞时并未想过真的要让声优来跳,更别说声优中还有几位完全没有舞蹈经验的比如空丸老师以及南条大姐头,二是虽然又唱又跳的声优组合不在少数(比如德井和三森所属的MilkyHolmes),但九个人在台上又唱又跳的声优组合无疑在当时算是少数。那些没有舞蹈经验的成员能否承受这个强度的舞蹈?要让四个人动作整齐就很困难了,现在是九个人,真的能做到整齐么?这种种问题困扰着他们,于是木皿决定先把舞蹈的视频给九人,告诉她们请先照着这段舞蹈视频练习一段时间,希望能够尽量还原视频中舞者的舞蹈动作,如果实在做不到的话大家再来商量。结果当一个多月后他们俩去检查声优们的学习情况之时,发现大家居然已经跳得有点模样了,虽然不知这“像模像样”背后是那九人多少的汗水,但是感受到能够在Live中将舞蹈动作还原的可能性的两人决定努力以还原PV中的舞步为重点进行Live的舞蹈训练,而对于没有PV的那些曲子,也着手参考声优们的意见开始进行编舞工作。而从此之后,每当μ’s推出新曲,声优们在考虑如何用歌声演绎曲子的同时,也总不禁开始想着“我在舞台上要怎么跳这首歌”,有时甚至录着录着就开始跳了起来。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欢声和喝彩的背后,是无数的汗与泪。她们凭借着不亚于职业偶像的舞蹈,一路从小小的横滨Blitz跳到了SSA的舞台上,个中辛苦我们身为观众是无法体会的,或许只有用那家她们“专用”的形体养护店的工作人员在获悉她们九个人并不是所谓的BACK DANCER而是作为九位女神屹立在27000名观众面前奉献四个多小时的表演时的那句“想像を絶する”来形容我们看见她们那令人心驰神往的身姿时的感受了吧。


在一曲一单之后,九人进入了MC环节,一边喊着好热一边将服装的袖子脱掉的九人向在场粉丝表达了来场的谢意和自己对于终于能迎来这一天的激动之情。而之后奉上的Mermaid festa vol.1以及夏色两首热烈的曲子更是将会场的观众沉醉其中。三曲终了后,舞台暗了下来,而屏幕上开始播放动画小短剧,九位角色对于1st live的种种不安和期待尽显其中,而绘里对其他成员的吐槽以及真姬为了大家借来横滨Blitz的真相更是让人忍俊不禁,而为到底该为观众们呈现怎么样一场Live的她们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一场让所有来场的人都能露出笑容的,让大家乐在其中的属于我们的Live”,而在之后几年她们各种大大小小的Live中,这一想法始终贯穿,怎么样的演出,怎么样的曲目编排,怎么样的舞蹈才是让观众们最能获得享受的,她们一边思考着这些一边前行,所以有了NY live上缺席的南条以绘里的影像形式登场,有了

3rd上成员SOLO以加入形式登场,有了4th的花车,5th的荧光棒,上海和台北Lantis上的賢い可愛いエリチカ,有了我们与她们共同创造的那样的一个个难忘的回忆。动画结束后,Unit曲环节正式拉开帷幕,Unit曲的衣服是在Live开始前没多久才匆匆完成的,之前排练时成员基本也都是穿着那套九人演出服排练的。最先登场的是唱着ダイヤモンドプリン セスの忧郁的BiBi,穿着黑色和金色交织而成的闪闪发光的服装的三人无疑就像组合名的寓意一样,是在台上闪闪发光的三位美人,演唱结束后三人依照观众的要求依次在舞台上原地转了一圈展示这套豪华的衣装。而第二曲的ラブノベルス的副歌部分,粉丝们和她们的“がんばらねば ねばねばぎぶあぷ”大合唱更是让人心潮澎湃。BiBi退场之后,组合名寓意着春天的Printemps粉墨登场,上身青色的衣服和下身粉红色的裙子,像是代表着“青く透明な私”和“まかまかマカロン”的两首Unit曲,而在两曲Unit结束新田下去准备Solo之时,留在台上的小鹿和内田则开始向观众们派发起了迟到的情人节巧克力,这一被称为“投食环节”的举动在日后的4th和5th上更是得到了发扬光大,虽然为此也闹出过不愉快,但无疑能获得这份由μ’s送上的礼物的幸运儿们会一直将此珍藏。Printemps的两曲Unit结束后,新田再次登场拉开了三首SOLO曲连唱的序幕,无论是在全场橘色荧光棒守护下温柔吟唱的新田惠海,还是自在挥舞着麦克架献上深情自白的内田彩,抑或热唱和风摇滚引爆全场的三森铃子,三首SOLO曲都让粉丝深深为之沉醉,而三森的演唱结束后,饭田和楠田登场,开始了LilyWhite的Unit曲演唱,身穿像是昭和时期电梯小姐一般的服装的三人演唱着让人想起山口百惠的歌曲。进行自我介绍时,在饭田和楠田用角色名介绍自己之后,三森开口却是“みもちゃんです(ハート)”的自己名字介绍,这一搞怪也引得粉丝们大笑不已。而Unit曲目结束之后,三人退场,舞台再次归于黑暗,屏幕上出现了第二段动画,内容是讲述大家的练习场景,而真姬的那个经典的“あいうえお”正式出自此处。动画之后九人再次登场,身上的服装却换成了那套和Live宣传海报上一样的,这是她们苦苦央求“希望能多做一套服装”之后得到的成果,一套属于自己的Live专用服装,每个人胸前的领带或者领结也好都是各自角色的代表色。这是一套见证着μ’s成长的衣服,之后她们穿着这套衣服出席了两届武士道Live,一次Secret Live以及同年12月的1st live BD开封会,而日后这套衣服在动画一期OP中出现,动画一期OP的场景又被二期12话所用,角色与声优互相影响,互相促进,让这套衣服的传奇色彩显得更加浓厚,当2015年2月1日5th第二天安可动画结束,她们时隔3年再次换上那身已经重制过的衣服在自己的专场Live中出场,并演唱僕らは今のなかで还原二期动画那一幕时,她们所面对的观众,已经从当初的1700人变成了27000人的现场观众加上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前往现场只能在国内海外各个电影院里注视着她们身姿的数万名观众,而μ’s也从那个一单初动434张的像是“AOB48”的组合变成了CD初动次次能挤进Oricon周榜前十的常客,而她们的影响力也早就从日本辐射到了整个世界。在对这套新服装进行介绍之后,屏幕上播放了她们舞蹈练习的视频,无论是小鹿穿着的破破烂烂的丝袜还是看到BiBi的舞蹈哭鼻子的素颜里P,无不让人印象深刻,观众的感叹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而VTR之后新田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我们还进行了新曲的练习”,于是紧接着她们向粉丝们奉上的甜蜜礼物是4天前刚发售的四单——もぎゅっと"love"で接近中!少女们一边在胸前摆出心形的手势一边将飒爽的舞姿呈现在粉丝面前,而紧接着这后面的二单C/W曲更是在观众们合唱的“押してぽちり”中圆满结束。而当九人一边说着“真想这么一直跳下去”之时,最后一曲还是如约而至,怀着“因为大家的存在我们才能踏上这个舞台,在此深表感谢”的心情,成员演唱了那首大家都很喜欢的Snow halation,伴随着场馆顶端飘下的“雪花”,Live本篇在高潮中逐渐步入了尾声,在新田Solo的“届けて— 切なさには”歌声响起时,不少粉丝自觉将手中的荧光棒从白色切换为橘色,就像MV中的那样。就这样,伴随着Snow Halation的结束,九人一边向观众道谢一边退了下去。


“愛してるばんざーい!
始まったばかり
明日もよろしくね
まだゴールじゃない”

当然熟知Live规矩的观众们自然不会就此罢休,此起彼伏的安可声久久不能停息,而此时屏幕再次亮起,成员们听到安可声时的种种反应,急急忙忙准备再次登场的匆忙通过动画展现在粉丝们面前,而伴随着那句“Music Start”,九人身穿场贩的T恤佩戴着之前就有通贩的LoveLive项链再次出现在粉丝们面前,一曲友情ノーチェンジ之后,成员们献唱了四单的C/W曲——爱してるばんざーい!这是一首仿佛为这场Live量身定做的歌曲,歌词中处处透露出对粉丝们的感激之情,而粉丝们随着“万岁”而举起的双手,以及最后“LaLaLa”的合唱,都让会场被其乐融融的温暖气氛所包围。一曲爱万岁之后南条作为代表向观众们致谢:“这个企划刚起步时,大家彼此都不熟悉,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及一次次活动,企划也逐渐茁壮成长,也是靠着大家我们才能站在今天的这个地方。从去年10月开始的舞蹈训练,老师们也为了能让我们能跳出这样的舞蹈而对我们进行了严苛的训练,今天能看到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我们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在此刻我将以下的讯息公布给大家”。随着屏幕上的动画回顾了过去发行的每一张CD之后,“2013年シリーズアニメ化决定”的字样出现在了大屏幕上,看到这个粉丝们自然又惊又喜,全场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而终于能将这个消息分享给支持着自己的人们的声优们也都不禁热泪盈眶。虽然不知道动画化是否能让这个企划再上一个新的台阶,但至少这是一个新的机遇和挑战,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成员们开始了这场Live最后的MC。


三森说自己听到Live消息并获知要完美再现PV的舞蹈时的第一反应是“让四个人跳整齐就很困难了,现在居然要九个人来跳么”(neta的是MilkyHolmes的舞蹈),但经过了长时间的艰苦训练,曾为此担心的她今天终于能将自己的舞蹈展现在大家面前,与大家共同享受这次Live,她相信LoveLive一定会更加红红火火,请大家多多照顾。而德井说自己原先没有什么舞蹈经验,对于此次Live有过担心,但在舞蹈老师“跳得逐渐好起来了”的鼓励中也找到了信心,今天也终于能将努力的成果展现在大家面前(顺手秀了下肌肉),来年的动画化也请大家多多关照。Pile首先向大家表达了谢意,但是接着她故意卖了个关子说今后会不会再开Live还不知道,这一举动让全场观众一片哗然。(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从第二次Live开始每次Live最后都要宣布下一次Live的举办消息)当然最后她也像前两位那样感谢了今天能与观众们一起享受了这场热烈的Live。小鹿说原本自己想了很多,但听到动画化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脱力了,无论是歌唱训练也好舞蹈训练也好,大家都像家人一般互相支持。今天能够平安无事地将练习的成果在大家面前披露她感到万分高兴。楠田原先很担心一边跳着这么激烈的舞蹈一边唱歌能不能唱好,但所幸有大家的支持,能够来到这一步真的很高兴。里P听到大家的发言想起过去几个月训练的种种回忆,她谈到了当初知道要又唱又跳时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说到自己在唱LilyWhite的歌曲时带着得意表情把动作做错时,这位虽然年纪最小但是演艺经历最长的小妹妹不禁潸然泪下,“能够遇到八位姐姐真是太高兴了”这是她的肺腑之言。新田流着泪做出的发言让人最为印象深刻:“企划成立至今一年半,我们能得到大家那么多的爱戴真是感受到了万分的幸福。现在穗乃果已经成了我的半身,如果以后她变得让大家不喜欢了一定是我的错。从今以后,希望在场的粉丝们能与我们一起谱写LoveLive的故事”内田彩原先一直在练习中怀抱着“不努力可不行啊”的想法,但是踏上舞台看到台下那么多自己的粉丝和拥趸们的那一刻,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除了自己的九人以外,原来还有那么多人喜欢着LoveLive啊”,最后发言的南条先开了个玩笑“最初知道要还原舞蹈的消息时我还半信半疑,直到舞蹈训练开始我才意识到是玩真的”,随着Live日期的接近,她心中的不安也逐渐加深,但是观众们的笑容让她打心眼里觉得至今为止付出的努力是值得的。而发言结束后,她也带头喊出了最后一首曲子的标题“仆らのLIVE!”,在观众接上的“君とのLIFE!”声中,这场μ’s初次的演唱会就在第二次出现的一单歌声和九名成员在舞台上摆出的Pose中落下帷幕。散场后在台下哭花了脸的成员们在横滨Blitz的墙上留下了那个极具意义的九人签名,虽然如今横滨Blitz早已不复存在,但那堵墙还在赤坂Blitz完好地保存着。而她们也竞相和放在场外的那个由三个花篮组成的巨大花篮合影,它的作者,正是Dior。


Live结束后没几天,新田,楠田和内田的三田组合一起上了新田家的“佐藤妈妈”的广播节目。她们在广播中谈到了不少Live的花絮和内幕,也发表了不少关于练习也好Live也好的感言,而佐藤社长也谈到了自己在二楼兴奋地挥舞着荧光棒的事情(仿佛吃了麻药一般),她相信全场的粉丝和她一样享受着这场Live,也断言LoveLive企划也好,μ’s这个组合也好一定能再上一个新的台阶变得有名。虽然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场1st Live没有华丽的服装,缺乏足够整齐划一的应援,场地也不够大,更没有炫目的舞台演出,只有九颗与粉丝和工作人员们紧紧相连的心,它终于让那九个“人”变成了“九个人”,让μ’s从屏幕中走出,真的化身为现实中的九位女神在粉丝们面前翩翩起舞。起步一年半的μ’s在粉丝们的注目下终于站上了这个舞台,虽然只有为数不多的1700人,虽然她们中的一些人现场唱功欠佳,舞姿也算不上优美,但经历了最初的狂风暴雨之后,这株刚刚破土而出的幼苗并没有因此倒下,成员们的汗水和泪水,粉丝们的热情和欢呼,运营的认可和支持,这三者结合才终于使得她们迎来这一天,这是一个梦想的终点,名为“举行Live”的梦想,更是另两个梦想的起点,一个是名为“踏上更广阔的舞台”的梦想,另一个是“动画化取得成功”的梦想。虽然前方依然可能有着愁云惨雾,大雨滂沱,但是有身边的伙伴,有眼前的观众,有背后的运营,她们可以向已经过去的昨天挥手说再见,勇敢地怀揣着这个刚刚诞生的梦想,向着等待着自己的那个光辉未来继续迈步前进。只要用心去灌溉,梦想的树苗终有一天会枝繁叶茂,亭亭如盖,而所有为之奉献力量的人,终将共同见证那一天。


此后一年生组的“交通灯组合”KARIP参加了日韩友好Live,演唱了三人版的一单和二单,当满怀着不安站在舞台上的Pile看到台上居然满是LoveLiver的场景时,不禁展现出了其标志性的机关枪式的笑声,Dior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参加,于是只能坐在办公室里用意念为千里之外的三位进行应援,可惜他希望KARIP能再进行公演的愿望终究未能实现,这个一年生临时组合参加了三场Live演唱了4首歌后就宣告解散。1st live后约一个月后的3月10日,μ’s有幸获邀参加在名古屋举办的2012年武士道Live,这一天正好是311地震的一周年纪念前日,这是她们第一次去东京以外的地方参加Live(横滨不算东京以外),也是她们第一次参加综合性的Live,更是这个组合成立以来第二次集体参加Live。出发前多数成员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毕竟对于在现场以及电影院观看这次Live的多数观众来说,她们应该算得上是生面孔,私交甚好的新田内田和楠田在路上都在想着“一定没多少人认识我们吧”,对于自己能获得多少应援没有任何信心。但当她们在舞台上出现时,观众们的欢呼声出乎她们的意料,而场下众多出着μ’s角色COS的萌妹子和穿着LoveLive的T恤应援的阿宅们给了她们极大的鼓励。虽然只演唱了一单和四单(内田彩事后表示如果能唱二单就最好了),但看着场下热情的粉丝们,她们再次意识到了原来自己或许已经不再是那个无人识得的“村姑组合”(イナカモノズ)。获得了鼓励的她们不禁开始期待自己的下一个舞台,两场Live中粉丝们的热情使得她们的这个冬天显得不是那么寒冷,尤其是接下去要连续四个月出对唱曲的消息更是让她们觉得未来有望。四单选举结果在冬天最后的日子火热出炉,南小鸟获得了盼望已久的第一名,这个在第一次总选中获得第九的女孩终于能够担任单曲的center,这是动画化之前最后的一张单曲,也是如畑亚贵所说的最后的“在成为大家的μ’s之前,只属于μ’s自己的μ’s”。正如日后那个PV里的飞机也好单曲的名字也好那样,μ’s已经做好准备起飞腾空,来开始属于自己的Wonderful Rush。


“Dan-dan ココロ Dan-dan アツク
  梦いっぱい叶えてみせる
Dan-dan ススム Dan-dan ハジケル
未来をしっかり见て!”

伴随着春天的到来,企划准备推出四张对唱单曲,里面还包含对唱成员自己的新Solo一首,成员也因为新歌获得了上节目的机会,新田和饭田参加了超A&G+土曜日,花鸟组合则是作为μ’s第三次有幸参加鹫崎键的节目,各自的单曲也都举办了见面会。因为三森工作繁忙的缘故,生放送组的成员也从二年生组换成了鸟果姬的三人,初次担任生放主持略显紧张的Pile通过几回节目的磨练也逐渐放松了下来(虽然在演技环节还是免不得因为公野樱子老师所写的“标准答案”而蒙受心理阴影就是)。虽然已经召开了一次oneman live,也参加了比较大型的综合Live,但成员们关于LoveLive的工作相比之前也并没有一个显著的增长,还是显得有点不温不火,不过多数成员除了这个企划的工作之外本身就有不少别的工作,工作比较少的Pile也和KSSN也都自己找到了事情做(比如KSSN去把驾照考了出来),所以过得也还算充实。但大家心里还是想着能够多一些LoveLive相关的工作,在10月份的电击20周年祭上有stage演出的消息无疑让人高兴许久,5月份成员们集体去参加MilkyHolmes的武道馆Live更是将大家心底想再参加Live的愿望。无论是台上的三森,德井,南条还是作为观众的其余六人,都对于这场盛大的Live全情投入,内田彩看到一半还跟着一起跳起舞来。在拥有传统的日本武道馆召开Live无疑是每个艺人都有过的梦想,内田新田楠田们看着场上曾经在一起舞蹈的伙伴们闪闪发光,心里想着的是:如果以后μ’s也能让这么多观众开心,奉献这么精彩的演出就好了,总有一天,μ’s也要在这里演出。而依然按惯例向三森赠送了花篮的Dior也有着同样的愿望。虽然之后μ’s没机会来到这里开专场演唱会,但当两年后她们作为リスアニ!LIVE-4的参加艺人之一踏上这个场地时,迎接她们的是不亚于此刻所听到的欢呼,而在那两周之后,她们即将在另一个舞台上开为期两天的μ’s第四次单独Live,那个舞台比武道馆稍微大一些,它名叫埼玉超级竞技场。


2012年7月23日是内田彩26岁生日,在当天早上她和事务所的伙伴们一起去打了保龄球,而晚上的NICO生放里新田和Pile一起帮她庆祝了生日,观众们也用一行行“生日快乐”的弹幕向她表达祝福之情,在节目中大家开开心心介绍了即将在LoveLive准备在夏Comi中贩售的商品。而节目结束之后,Pile有工作便先回去了,但新田,木皿制作人还有其他工作人员和内田彩一起享用了生日蛋糕。而她想不到第二天有一份意想不到的迟来的生日礼物在等待着自己。7月24日,ASL2012公布了新的一批追加演出艺人,与铃木このみ还有三泽纱千香一起的,还有“μ’s”的名字。这是倒数第二批的追加艺人,如果不算最后作为特殊嘉宾公布的初音的话,那μ’s就是彻底的赶上了末班车的被公布的最后一位艺人了,虽然事后诸葛亮一下的话,就算这次没赶上,来年动画化之后能上asl也是问题不大的事情,但这一次ASL提前让不少人在动画开播前就注意到了这个起源于杂志企划,成员多数是声优界新人的组合,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垂青。但一个成立仅仅两年,之前只参加过两次Live,既没有出动画平时也没有到处参加event的一个声优组合,就这样被邀请参加这样的每年日本动漫歌曲的夏日盛会,要在SSA这样的地方面对多达两万七千名观众的注视。让人会忍不住想:对她们而言这会不会显得有点快了呢?直到出场前成员们都万分紧张,虽然经过了1st live的那显然已经超过了“普通”程度的舞蹈训练成员们都具备了一定的实力,南条能说出“经历过那样的训练真是太好了”,就连不擅长舞蹈的德井也开玩笑说“就交给我吧”。但对于她们而言,ASL有太多或好或坏的记忆。2010年的ASL,德井和三森作为MilkyHolmes的成员初次在ASL上登场,彼时她们只是一个刚成立一年的组合,也只开过一次公开Live(通过Nico生放向大众转播了,所以其实从观众而言可能比μ’s的1st live要来得多得多),虽然各种番组的出场和各地参加活动让她们积累了不少经验,但无疑还显得有些稚嫩,但迎接她们的是观众热情的欢呼和应援,在热唱了一曲雨上がりのミライ之后她们就匆匆下场,连MC都没机会做,但无疑这初次登场给观众们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尤其是那个在间奏部分热舞上演SMT(super mimorin time)的穿着粉色衣服的女孩子,不少人就是从这里认识了这个组合,喜欢上了这四个性格迥异,古灵精怪的妹子,之后她们成为了ASL上的常客,而素来不喜欢流泪的三森在庆功会上更是少见地在成员面前直接哭了出来。而对于南条而言或许就不是那么愉快的故事了,初次在ASL上作为Fripside的主唱登台的她不慎严重走音,乃至于日后走音炮这一不好听的名字伴随了她许久。不了解你的观众们看不到你在幕后付出了多少汗水和泪水,他们眼中只有你在舞台上散发出了多大的光芒,机会只有一次,成功了便为自己赢得了机会和未来,失败了,可能就是万劫不复。于是怀着种种的想法,她们登台,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ASL上的演出。Dior为了这次难能可贵的μ’s的ASL出演担当主催设计了一个花篮,花篮的图是九人1st live演出服的印象图,他希望能让SSA在场的27000名观众都感受到μ’s的独特魅力。


有一位在做动漫编辑的朋友有幸参加了当年的2012asl,他关于第二天下半场有着这样两段记载,其中的一段是:“接下来是脑残侦探团和娱乐部,两个组合的歌我都很喜欢,全场Call得很齐很精彩,当然我觉得还是娱乐部那首2季op Call得更帅一点,当然我还想说的就是B站的空耳君你们GJ,我听歌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你们的空耳这可怎么办。接下来是最精彩的Milky娱乐部啦,两个组合一起带来了大事件X雨上がりのミライ,Call的感觉真是爽到爆啊。”而另一段是:“接下来,在全场人都没有发现人在哪里的情况下,场内响起了世界已完蛋的歌声,随即大家反应过来并整齐地呜喵地应援,过了半分钟才发现,原来阿澄三个人在场内的中部通过巡游车进场了,果然是后方潜行队。这首也是全场气氛非常好的一首,当然也是因为原曲中自带Call。只可惜只有一曲就结束了。然后是某个9人组合,话说实在不好意思,恕我缺乏知识,这个组合我是完全不知道。接下来是酋长和栗林的you got to burning,现场气氛很好……”虽然这位小编算不上宅龄数十年的资深死宅,但作为一个业内工作者,他自然也具有相当丰富的知识,而整篇repo里唯一没有提到名字也没有任何描述的,就是这个他“因为缺乏知识而完全不知道”的九人组合,不过这或许也是在场不少人心目中μ’s的形象。于是我们换个视角来讲述这段故事吧:当三单的MV在屏幕上出现,德井喊着“アニサマ、行くよ”带领其他八名小伙伴开始表演时,不少LoveLiver已经在场下蠢蠢欲动,他们虽然势单力薄,但仍声嘶力竭地喊出自己心目中的女神的名字。而十几秒后,台下一些原本无动于衷的观众不知是被台上那九个人如同身后大屏幕上的PV中的人物们一模一样的激烈舞姿所打动,还是被身边热情应援的粉丝所感染,会场变成了橙色的海洋,大家仿佛都被面前的表演所感染一样,全情投入到了应援之中,不过那时还没有几年后那响彻全场的Call声,一曲终了,九人挥手下场,没有MC,只留下了还沉浸在表演余韵中的粉丝们,而之前提心吊胆在一旁观看的各位工作人员也终于能放下心来。虽然无法称得上轰动一时,但无疑这次μ’s的演出并不亚于同样当年只唱了一曲就匆匆离去的MilkyHolmes,不少人更是第一次见识到了由真人来还原动画PV中的舞蹈的可以称得上“无谋”的挑战,虽然观众无法了解为了这短短五分钟的表演她们付出了多少,但她们的身姿和她们的元气无疑映入了在场多数人的心目中,很多人都是通过ASL和之后的电击20周年祭认识的μ’s,这个组合,有点意思。而Dior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2010年的ASL舞台,他预感μ’s或许能成为下一个MilkyHolmes,当然之后的故事狠狠地打了他的脸,不过是好的意义上。


成员们对于能在ASL登场并成功演出表现得异常兴奋,下台后好几位成员都哭花了脸,大家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感想,一方面感谢各位LoveLiver的支持能使得自己站上这个舞台,另一方面也期望着来年此时LoveLive的企划能再进一步,而自己来年能再以μ’s这个身份踏上这个舞台。内田彩更是说出了“为了能让大家见识到不亚于ASL的更厉害的景色而努力”的豪言壮语。一贯敢说敢当的她在企划成立之初曾经许下的开Live的愿望在几个月前已经实现了,而这个愿望,在日后也成为了现实。2012年8月26日的SSA舞台上,九名少女从曾经的观众变成了台上的表演者,她们看到了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景色,她们找到了自己的新的起点,许下了新的愿望,开始为了这个宏伟的梦想一路奔跑,一年后她们再次登上这个舞台面对27000名观众,这次她们演唱了两首歌,中间有了自己的MC时间,而又过了一年她们第三次登上这个舞台时唱了三首歌,这时舞台下的27000名观众已经有多数人是她们的粉丝,那一曲盛夏的SnowHalation,还有关于那全场变色背后感人的故事,已经成为一段佳话。而在那6个月之后,她们站在台上,面前还是27000名观众,但这次在舞台上奉献演出的只有九个人,一个组合,名为μ’s,虽然还无法断言她们已经创造出了不亚于ASL的盛景,但无疑在台下27000名粉丝们眼中,她们就是最美丽的风景。而当2015年当她们因为lantis fes来到中国演出时,VIP票在10秒内便被疯狂的粉丝们席卷一空,两日演出场馆里坐得满满当当,而当初那个见证了μ’s在asl初次登台的小编,如今早已成为LoveLiver的一员,他也在场内为她们奋力地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他对于lantis写下了“这样的氛围,让我仿佛回到了12年Anisama的现场。”的评价,但那时他“因为缺乏知识而完全不知道”的九人组合,已经成为了引爆全场的最闪耀的焦点之一。Dior远征上海和台北,看着长宁体操馆外精心制作的九人花篮,看着台北会场外自主派发UO和Call本的热情粉丝,他知道自己当初守护的那个脆弱的花骨朵,已经绽放出了最美丽的姿态。


“ほんの少しの勇気
それがあれば

いつか必ず変わるよ

誰でも最初は

ちっぽけな自由からはじまるよ

意識が上を向いて

やがて大きなFreedom”

在ASL算得上是成功的演出之后,当月的G’s magazine公布了9月15日将举行五单发售纪念活动和第二次全员Nico生放送和参加9月23日举办的东京游戏展演出的消息。μ’s又获得了一个在大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机会。白天在横滨召开的纪念活动上,1st live BD化的消息给了她们最大的惊喜,看着屏幕上的Live视频,她们和在场粉丝们心中关于半年前的那个夜晚的回忆都被再次勾了起来。去年的三单庆功会生放给部分成员心里多少留下了一些不愉快的印象(毕竟有那个公开处刑),所以不少人都想着能够扳回一城,在那个九人一起回答问题栏目中,她们凭借着“努力”(绝没有作弊哟)赢得了木皿制作人的烤肉券,寿司券,按摩券,当然成员时不时的战犯行为也让屏幕前的观众们大笑不已,之前演技环节中的“佐藤君”、小鹿的那句“夏天结束了?”还有里P的“青椒超人”更是成为至今粉丝们常提及的梗之一。九人一同欣赏了五单的PV,也让大家期待在Live上的表演。而在此次生放上,正式宣布了LoveLive的动画将是以TV动画形式于2013年1月6日起放送,并第一次播放了PV,而在观众们兴奋之时,正如一年前在三单庆功会上公布了1st Live一样,μ’s将于动画开播前三天的1月3日在Tokyo Dome City Hall召开New Year Love Live的消息得到了公布,不过让大家大为惊讶的是,这次南条爱乃因为日程上的原因无法参加(应该是FripSide 10周年 Live需要排练的原因),此次Live将只有八人出席。南条是这个组合里资历最老的前辈,自组合成立以来在各个公开场合中,也是她引领着八个妹妹前进,1st live最后那得体的总结发言也让这种大姐头形象更加稳固。而在私下里她也给了诸如Pile等声优新人很多作为配音上的指导。所以对于其余成员来说也好,对于许多观看生放的观众而言,这个消息不亚于晴天霹雳。但她们还是在之后的博客里用自己乐观豁达的态度向大家表达了想办好这第二次单独Live的决心。Pile当晚的博客令人动容:“New Year LoveLive也公布了,但果然饰演ERICHIKA的南酱不能出席还是让人感觉好寂寞,虽然我自己也为此事感到非常遗憾,但我想利用好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1st live上她英姿飒爽,最后的总结发言也很到位。南酱平时就像绘里在μ’s中那样一直关照着我们。TGS也好,电击20周年祭也好,都是九个人出席。我想要努力让New Year Live成为这仅一次的不依靠大姐头而让她能在观众席安心观看的演出。从新年开始动画也要开播了,LoveLive也要继续下去,这件事能对大家成为良好意义上的成长的契机就好了。我自己也好,其余的同伴们也好,大家或许都受到了‘要将之前依赖大姐头的部分’自己来克服的试炼,我想要和大家一起奉献一场赠与绘里和南酱的Live。从今以后也请大家支持μ’s和LoveLive。不是九个人就不是μ’s,我们大家的心情都是一样的。为了能让1月3日之后成员们能聚在一起的时间能再多一些,希望大家来帮助我们。这个企划是大家共同实现的故事,我想有着大家伸出的援手,我们一定会让这场Live成功的。想要和大家一起唱愛してるばんざい,请大家多多关照”。内田彩也发出了“希望大家把沮丧的心情放一边,能一起让Live这一天成为属于LoveLive的2013年的盛大开幕,LoveLive不是仅仅由我们几人,而是由大家共同实现的故事,如果无法让大家感到快乐,就不是我们的LoveLive了。” μ’s是九个人的组合,也是九名成员和众多粉丝们一起铸就的故事。半年前的1st live上的种种感动,也是由台上的九个人一起带给大家的,不是九个人就不是μ’s,这是成员们的共识,成员们的内心肯定也在对于南条的缺席有着种种“不要这样”“讨厌”等诸多心情,但比起陷入失落的情绪中,大家更想珍惜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更希望能在动画播放前夕为这一年开个好头。


但在为了New Year Live担忧之前,摆在她们面前的还有一周后的TGS和一个月后的电击20周年祭,所以还需振作精神将笑容展现在大家面前。在TGS的武士道舞台上,她们首次披露了4首对唱曲,南条因为工作原因最后并没有出席,三森和Pile两人完成了Soldier Game的演出,而这首歌上了两次Live却从未能凑齐三人也成为了粉丝们日后的一个遗憾。而在当天也宣布了由bushimo制作手游的消息,虽然游戏直到来年春天才火热出炉,而且部分资深玩家认为比起音乐游戏,它更像一个单纯的卡片收集,但两年时间拥有1500万用户,漫天遍地的广告,乃至上了天朝地铁,吸引了无数原先对LL甚至对二次元无感的路人入了这个大坑,无疑也是这款游戏的魅力的体现了。之后的电击二十周年祭(自然Dior依然制作了花篮奉上),除了在会场举办了ラブライブ! 2012年ラブライ部員とμ'sの課外活動 特別出張版 in 電撃20年祭,μ’s更是有幸担任了Live演出的压轴嘉宾,当一单歌曲声响起,九名成员乘坐着花车从舞台的各个角落出现,然后聚集到舞台中央开始表演,这一象征着组合结成的演出让不少在场粉丝感动不已,而之后的一单到四单的四首演出更是让那些参加了2012 ASL或者未能参加ASL的观众们重温或者是第一次见证了μ’s 的Live演出那无与伦比的独特魅力。因为ASL和电击20周年祭,不少人知道了有这样一个舞蹈很厉害,妹子们也很萌的有点“特别”的声优组合。而五单作为动画化之前最后张组合单曲,它的Oricon最高排名是日榜23位,这也是μ’s名义的单曲最后一次发行后最高日排名名列Oricon日榜在10名开外。


“楽しいだけじゃない、試されるだろう

だって、その苦しさもミライ”

2013年1月3日的TOKYO DOME CITY HALL沉浸在LoveLiver的热情之中,这次Dior准备的是海未单人的应援花篮,而其他八名成员也有各自的角色应援花篮企划,相比一年前,这代表了LoveLiver们的逐渐成长。于是在满怀着期待与不安中八个人一起迎来了这一天,不过三森和德井在这里的战斗要早一天开始,前一天MilkyHolmes在这里召开了自己的新年演唱会,四个人在台上玩歌牌,大喜利,习字,做年糕,搞得不亦乐乎,而在这场Live上宣布了将要制作MilkyHolmes的新专辑,以及六月份的东京名古屋大阪的Live Tour,对于这个迈入成立第四年的组合来说,一切风调雨顺,万事如意,2013一定是她们四人继续带给广大MilkyHolmes粉丝们美好回忆的一年。而μ’s在年初也将发售自己的第一张专辑,1月9日,那是动画播出的三期之后,这张专辑的初动是Oricon周榜12,但比起这个成绩,它的销量细水长流,直到14年底都还能常常在Oricon周榜前50露脸,以至于最终达成了金唱片认定才是更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再说回New Year Love Live,开场动画过后随着Wonderful Rush的MV,八人穿着曾经在asl上穿过的五单服装在场上登场,粉丝们期待的五单舞蹈终于在μ’s的第二次个人Live上重现,可是那个空着本该属于南条的位置还是再次提醒了他们,自己将见证一场只有八个人的μ’s Live,不过当轮到南条的SOLO部分时,屏幕上出现的绘理和耳边传来的南条的歌声让他们不禁失笑,原来还可以用这种方式参加Live啊。为了弥补南条不在场造成的影响,八人在舞蹈的走位上都做了些许改动,大家为了不让舞蹈时场上出现尴尬的空白付出了不亚于当初舞蹈训练时的努力,加上德井和南条因为MilkyHolmes的关系要时常缺席排练,所以其他6位成员更是为她们不遗余力地提供了各种支援。5首全体曲后,里P和新田挥着自己准备的毛巾用一曲Mermaid festa vol.2拉开了四首对唱曲连唱的序幕,而后的Soldier Game继续由三森和Pile两个人奉上,当天Pile在演出开始前突然发起烧来,但当站上舞台,灯光打到身上,看到场下的观众和挥舞着的荧光棒,她顿时觉得全身充满了力量。而之后的妮希对唱和花鸟对唱这两首很有青春气息的歌,四人也都换上了校服来演唱。四首对唱终了,新田和三森登场让小鹿“落荒而逃”,在那段日后惨遭剪辑的二年级组的MC后,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妮凛花三人在舞台上粉墨登场,献唱了自己广播的主题曲,无论是狂气的After School NAVIGATORS还是欢快的Listen to my heart,这个由μ’s最年轻的的三位成员组成的组合的特质跃然纸上,妮凛花三人组广播是μ’s所有的番组里最长寿的(LoveLiver变成官方叫法的起源就是这),除了中间换过一次名字并把播放周期从一月一次换成一月两次之外,其有病(褒义)的本质一直都未曾改变,一直作为“生きる努力”为大家津津乐道,从中也诞生了不少故事。在MC的时候德井问有多少人听广播之后开玩笑说:“如果是听广播的一定会在手上缠橡皮筋的”,小鹿在一旁说:“这个梗太老了吧,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手上绑橡皮筋的梗是2011年6月第二期妮凛花广播有听众投稿问有没有办法方便LoveLive部员之间相认,她们想了很多方法比如手里拿着自己推的角色的Loveca这种中二味道很重的脑洞,当然也包括手上绑着代表自己推的角色代表色的橡皮筋)不过当她们发现,真的有不少来场粉丝手上缠着五颜六色的橡皮筋,不禁大喜过望,当初播下的种子,已经逐渐发芽成长,即将绽放出美丽的花朵。两首广播曲结束后,内田吹着哨子登场开始了SOLO曲连唱,这是她自己事先准备的小道具,上面的装饰也是自己准备的,可惜观众无法看到就是了(苦笑),一曲甜蜜的蓝莓小火车听得大家如痴如醉,接着三森楠田饭田(这人自己准备了猫耳)新田Pile小鹿德井分别登台演唱SOLO(虽然都只有“TV SIZE”)。而之后的Unit曲部分,由于南条的缺席BiBi的两首曲子分别由里P和楠田代班,向大家展现了一个过了这村没这店的临时版BIBI,相较南条代班的两人与其截然不同的独特魅力,也让观众乐在其中。Unit之后的二单及四单合计四曲让演唱会的常规时间落下帷幕,这一次的Snow Halation依然采取了从空中降下“雪花”的演出,而间奏切换到新田SOLO部分时的变色,却由1st时的零零星星变成了大片的橙色,这是一年的时间里LoveLiver们在观众席上和舞台上的那些女孩们共同积累的羁绊。而Snow Halation接愛してるばんざい的神衔接也是让人动容不已,这是她们对支持着她们的人最真挚的感谢,也是想要和在场的人们一起将μ’s的故事变得更加动人的决心。

安可的夏色后八人开始了各自的感言,不过无论是里P继1st后第二度在MC上哭鼻子(所谓的³õÆü)还是内田的那句借由三天后开始播放的动画变为现实的“一定会让2013年成为LoveLive的一年”的豪言壮语,都抵不过小鹿那句温柔的“只有九个人才是μ’s,所以这次不是μ’s 2nd live,只是New Year Love Live”,而之后的Oh,Love&Peace里南条的部分也是由作为center的她代为演唱的。她们用八个人演出了九个人的效果,让在另一个地方不停刷着推的南条能够对于自己的缺席不那么内疚,对于八个妹妹的成长感到由衷欣慰。而在观众们的第二次安可之后,她们用一曲一单结束了这场保持着至今为止她们个人演唱会歌曲数目之冠的Live,而细心的粉丝们也早已发现,这场Live的曲目,和那张即将发售的一专如出一辙(除了缺了南条的SOLO),而这次的曲目编排如同1st一样也是由成员们根据Staff给出的列表自己加以改善的,各种衔接无不体现出她们的用心。虽然南条的缺席注定使得这场Live留有种种遗憾,但其余八人用自己的努力让观众们得到了最大的享受,这次对于μ’s来说的不大不小的挑战,终于靠着大家的努力成功克服。而这并不是终点,三天后动画将要开始播放,虽然前途未卜,但New Year Love Live开的好头和粉丝们的热情无疑让她们心里踏实不少,这次留下的遗憾,就由下次来弥补吧。因为6月16日在横滨Pacific,她们将召开自己第三次的专场Live,而那也是企划成立三周年的纪念Live,那个场地足以容纳5000人,也代表了运营对她们的信心,而这在日后却成了运营最大的误算,之后同捆3rd Live抽选券的BD初动卖出18429张,一个月后这张BD的销量是26000多,也就是说只有20%都不到的幸运儿才能有幸于Live当日亲临现场,推特和2ch上落选的哀嚎此起彼伏。而一年后的5th抽选虽然场地变成了能容纳27000的SSA,但那时附赠Live抽选券的第二季BD第一卷的初动也好总销量也好也已经是这时的四倍之多,用现在的话来说,能抽中μ’s Live的入场券已经成了欧洲人的象征。

2013年1月6日,LoveLive动画正式在高坂穗乃果的一句“だって可能性感じたんだ”的歌声中拉开序幕,如今的我们已经无法去评价这部动画到底质量如何,不过当那些古参们看到第一话里真姬弹着钢琴演奏愛してるばんざい,第三话空荡荡的讲堂里的那曲Start Dash,听到第六话K歌房里那熟悉的ラブノベルス,看到第八话重制的1单MV,他们说不定会哑然失笑,更别说OP里人物身上那套再也熟悉不过的服装。诚然这动画剧情上有无数槽点,部分人物性格上的改变更是让一些古参出离愤怒,但如果只把它当一部普通的校园日常番,只想看萌妹子唱唱歌跳跳舞妮可妮可妮的话,它还是能战翻一堆三流轻改的。重要的是当你真的因为这部动画对μ’s背后的故事产生一丁点儿兴趣,或者是萌上了里面某个人物(比如南小鸟南ことり和ミナリンスキー)去找了之前出过的CD来听,上NICO翻出过去的番组来看,甚至搞了张1st BD的live回来放,你可能会发现自己发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逐渐路人转粉,粉转病人(苦笑)。关于动画本身抑或九个人物,在这里并不想特地花篇幅去说,一百个LoveLiver心里有一百只南小鸟。于是这里还是说回九名声优吧,μ’s成立之时成员里只有南条和内田彩是有相对丰富的配音经验的,其余七人都可以算得上是新人声优,而两年多时间过去了,德井和三森凭借着MilkyHolmes两季动画和两作游戏的磨练自然有了不少成长,新田因为在境界线也好,TP樱也好DC3也好的出演也算是积累了一些经验,不过其余的四位就没有太多机会磨练自己作为声优方面的技巧了,最多也就是每次录制Drama时才能提升提升自己,虽然自己所配的角色已经陪伴自己走过了两年多的时间,但真的要在观众面前只靠声音来让角色跃然纸上还是让她们颇为紧张。所以当动画的录音工作刚开始时,有些可能明明没有太多台词的角色却反而在录音上花的时间更多,虽然楠田每次会事先在家中反复练习要说的台词,争取做到至少不要咬舌头,但录音时却还是经常被要求重录,她和Pile都是在大家录音工作结束后被要求留下来继续重录的“常客”,第一话录音的时候她们还被留到错过最后一班电车。但是正如之后南条所披露的那样,大家都想一起录完一起收工回家,看着在外面等待自己的伙伴,那几名“菜鸟”心里更加过意不去,甚至越录越差。不过九人之间的团结和互帮互助还是让她们克服一个个困难完成了录音,而新手们在配音的过程中也逐渐熟练了起来,当配第十话那个晚上的枕头大战时,Pile已经不再为这种像是自演的行为感到害羞了,虽然紧张的情绪依然没完全缓解,但相比最早的棒读,她已经收放自如不少。每周动画播放最新集的日子是Pile最为胃痛的时候,一边听着动画里自己的配音一边想着“啊,真烂”,同时更深感这份工作的不容易,但的确我们能“听”得到她们的进步,正如五年来德井变得越来越好的舞蹈,KSSN变得越来越好的歌唱力一样,她们总是不经意间就给我们带来意外之喜。


当然Live对于这个日渐成名的组合而言也是少不了的,正如动画第九集中的那样,她们在动画播完后突袭了秋叶原,在那里上演了一场WonderZone secret live,并披露了动画OP的TV SIZE版舞蹈,而后是她们至今为止最后一次全员参加的Nico生放送,南条所在的三年级组再一次笑到最后,她也创造了自己所在的组从未在三组得点竞技中败北的“神话”。而之后她们连续第二年出席武士道Live,这次她们作为第一个出场的组合依次披露了「僕らは今の中で」(TVサイズ)「Snow halation」「僕らのLIVE 君とのLIFE」三首曲子,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小插曲:当跳Snow Halation时,小鹿一个转身发现本应该在身边的德井居然不在时,她意识到德井跑错位置了,于是赶紧和南条一个心有灵犀的眼神交流后把这个空掉的位置给补上了。这个小插曲导致来观看Live的小鹿的母亲的感想是:“德井是这次Live的主角么,她有特别的站位呢”。而小鹿第一次在Live上披露“誰が助けて”的catch phrase也正是这次Live(决定用这个除了因为这句话伴随着花阳从一单到动画,更是在妮凛花广播中由大家决定的)。而一次次的舞台演出经验也使得这九人羽翼渐丰,她们经历的种种苦难都让她们变得更强大,而这份强大,也为那不期而至的未来奠定了基础,但是在那之前,她们还有最后一关要克服,1月3日的Live中留下的种种遗憾,不将其弥补终究是成员们也好,粉丝们也好心中永远的痛。于是在一票难求,雅拍上黄牛坐地起价,运营不得不增开许多Live Viewing场馆的背景下,μ’s 3rd anniversary live正式开始,而在日后人们提到这场Live时,称呼它为传说。

“安心より冒険だと 笑いながら Jumping high

とまらない時間の中 輝きを求め続けてる”

我觉得,在日本的声优组合史中,如果μ’s的五年历史整体可以单独占据一个章节的话,那这场μ’s 3rd anniversary live和两年后的5th live,也有资格占据几乎同样篇幅的一个章节。这是她们在LoveLive动画化之后的第一场个人Live,也是第一次将通过卫星转播给在51家电影院里翘首以待的粉丝们的Live,更是时隔16个月之后再一次的九人聚齐的个人Live。在排练期间成员们就仿佛被一种特殊的气氛所感染,BiBi三人组在排练时就因为某些向动画致敬的场面而泪腺崩坏,南条因为没参加new year love live而拼命抓紧补课,三森和德井也因为同一个月要召开的MilkyHolmes Live Tour而在不同练习场之间奔波。加之此次有很多动画新曲需要练习,九人为了这一天到底历经了怎么样的修罗场难以想象,不过大家心里面只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将这场看点很多的Live变成能让无论是到场的观众还是在银幕面前观看的观众都能充分地乐在其中,发自心底感受到LoveLive的美好之处的一场盛宴。关于演唱的曲目也好,舞台的演出也好,成员们都努力和工作人员进行协商,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想法,想努力呈现一场能和动画互相呼应互相结合的Live,而观众们在之后将切身体会到这场堪称是为所有喜欢LoveLive喜欢μ’s的人们准备的盛宴。Live当天Pile在Live当天四点就起床了(虽然之后睡了个回笼觉),她在试着舒展筋骨练唱的时候不小心脚抽筋了,所幸跳过舞之后,抽筋自然就好了。而LoveLiver们也为了这一天翘首以待,无论是一早场外的物贩排起的长队,还是会场内众多的各式各样的花篮,就连香港和台湾的LoveLiver也都特地集资赠送了花篮,楠田还许愿希望有一天能去香港和台湾开Live,某种意义上这个愿望在14年的C3和15年的台北lantis fes都得到了实现。这次Dior的花篮集资得到了超过100名的参与者,于是这次奉上的,是被摆放在正对入口处的,有着由三张A2纸拼出的画有九人图案的,有着许多气球九色花朵装饰的由五座小花篮拼成的前所未有豪华的花篮。


开场动画μ’s的九人依次出现在屏幕上,每个人的出现都伴随着场下的欢声和喝彩。动画结束九人正式登场,开场自然就是动画的OP,虽然之前就披露过两次,但这次Live是第一次披露完整版,两年后的5th上最后的MC中Pile还为了当初是谁第一个转过身来纠结了好久。动画OP结束之后,屏幕上开始播放动画中重制的1单MV,而这次她们身穿的正式是为了这场Live特别制作的一单那套服装,正如动画中将三年前出的那张一开始无人问津的单曲MV高质量还原之后,这次轮到台上的九人来将MV的舞蹈画面原原本本地从屏幕中带到观众面前。而不知是因为还原度超高的舞蹈抑或是九人终于再次聚齐,在场的观众们在一开始就情绪高涨。之后的MC中好几名成员都玩起了Catch Phrase,小鹿的“谁来救救我”,里P的“喵喵喵”,南条的“聪明可爱小绘里”,三森那源自动画的“Love Arrow Shoot”自然还有德井带领大家喊出的那响彻全场的“にこにこに”,在九人简单的问候过后,成员各自为了下一曲站好了位置,而看到center位的内田彩时,不少人已经猜到是曲子而开始骚动,而随着她亲口说出“Wonderful Rush”之时, 欢呼声此起彼伏,这是第一次九人集齐的Wonderful Rush,New Year Live时那尴尬的空位终于迎来了它的主人。而接着Wonderful Rush后的夏色更是将场内热烈的氛围延续了下去,那热烈的应援使得在我用电视观看Live之时偶然路过的父亲都不禁为之吸引而驻足观赏了一阵才离去。两首欢快的曲子结束之后,九人退场更衣,而屏幕上开始播放关于这次Live的动画动画,内田是最后一个进行动画录音的,于是她一边听着众人的录音一边自己突发奇想地加了很多东西进去,当动画结束灯光再次亮起时,场上只有三人,分别是身穿音乃木坂学园校服的三森,内田和新田,而新田的那句“だって可能性感じたんだ そうだ…ススメ!”一唱出口,无数人心中关于动画第一集的回忆再次浮现在脑海中,三人的舞蹈就像第一集动画结尾一模一样,仿佛动画画面中的穗乃果,海未还有小鸟真的降临在了现场一般,而这首象征着μ’s故事开端的曲子拉开了对三个月前落下帷幕的第一季动画致敬的大幕。九人按照加入μ’s的顺序依次登场演唱Solo,而中间的串场台词也是九人们自己想的,而之后还原的3人Start Dash更是原本曲单里没有的,但在众人的强烈要求(“这首歌对我们有特别的意义,我们希望能把它加进去”)下最终放了进去,只是这一次她们面对的不是空荡荡的讲堂,而是被5000名齐声喊出“4”的观众坐得满满当当的横滨Pacific。


“素敵なこといつも数えてるの
あなたから受けとった 愛の鼓動が
私を守ってる気がしてると言いたくて
腕をひっばってみたの”


在开始Live后半部分之前,这里想花点篇幅讲一些故事,不是“九个人”的故事,而是关于九“个人”的故事,故事或多或少或普通或壮丽,或感人或悲伤,但都值得一一讲来。下面就按照Solo的顺序让我们开始吧。


“I say fight! 私の応援
いつでも熱いままなんだよ
だから絶対に負けない
夢なき夢は夢じゃない”

新田惠海在演唱夢なき夢は夢じゃない时骑脚踏车是她自己要求的,她说自己在唱这首歌时想到的是和经纪人两人三脚共同奋斗的过往,而脚踏车正是这个寓意。新田惠海是一个恐龙迷(所以第一期生放的惩罚游戏就是用三角龙方式叫恋人起床),而她从小就更是一个喜欢唱歌的孩子,因为母亲是音乐教师父亲也喜欢唱歌的原因,她从小就对音乐耳濡目染,喜欢anisong的父亲小时候就经常教她唱一些奥特曼的歌,而在人前演唱后,她为自己的歌声能带给大家笑容感到万分高兴,虽然那时她没想到以后这会成为她的工作,但或许这就是她的原点。从高中开始学习声乐的她因为觉得古典音乐也很有趣,从而选择了洗足学园音乐大学的声乐科作为自己的升学方向,在大学期间她还会定期去养老院作为志愿者开慰问音乐会,能够看到老人们脸上健康的笑容,听到持续不断的安可声是她莫大的幸福。大学即将毕业时,因为还想从事歌唱相关的工作,想要创造能给人带来精神的歌曲,于是她就去报名了S社的新人歌手甄选,并成功用一曲Kotoko的《Being》翻唱赢得了冠军,她和社长的佐藤裕美的生日也好血型也好都一模一样,这个美丽的巧合也让社长对她如同女儿一般疼爱有加。于是她一边接受各种作为歌手的训练一边参加各种Live之余,也在暗地里磨练着自己。在09年的ASL上,她目睹了事务所前辈飞兰的演出,全场观众的欢呼和挥舞着的荧光棒让她心驰神往,她也希望有一天自己能在台上置身体验这种和观众的一体感以及将自己的生き方化作音乐传达给场下所有人的感觉,演出后她兴奋地对社长说“我也想在ASL上出场”,于是佐藤妈妈和她立下了“努力在三年后实现ASL登台的愿望”的约定。对于那时尚未出道的她而言,这是一个过于虚无缥缈的梦,甚至她自己和佐藤妈妈都未曾想到,新田惠海三年后会作为μ’s的高坂穗乃果在ASL上登场,那个曾经遥远的梦和看上去不切实际的三年之约,在这一刻化为了现实。这是新田惠海的努力获得的回报,更是身边的八名伙伴和场下当时还人数寥寥的LoveLiver共同努力的结果,凭着大家的力量,她终于如期站上了憧憬的舞台,台下的佐藤妈妈激动不已,她没想到自己当年的那句戏言一语成谶,更没想到她在1st后的那句“μ’s一定会火的”也变成了现实。而3年后的2015ASL,新田即将连续第四年作为μ’s的高坂穗乃果在ASL登场,而同时,歌手新田惠海也将第一次站上ASL的舞台,这一次她身边没有往常的那八名伙伴,有的只是即将迎接她的27000名观众欢呼声,虽然每次唱歌的时候她都会切身体会到自己的无力,但她用自己的歌声将那份想要跨越过去,想要传达出去,想要继续唱下去的心意传达给了所有人。没有梦想的梦想就不是梦想,而她,正在把曾经的梦想一个个化为现实。


“キミを包む 小さなサクラノユメ、

巡りるキセキエガオサクD.C”


新田原先就是对声优抱有兴趣的,她喜欢动画,也喜欢动画歌,美少女战士的那首乙女のポリシー更是她的挚爱。可是她觉得自己没有系统地接受过声优训练,所以原先根本没想过走声优这条路。她会选择踏上声优这条道路是源于甄选优胜后佐藤妈妈问她“你对演技有兴趣的话,要不要也挑战下声优工作”。而第二年的高坂穗乃果和白河小鸟给了她这个机会。穗乃果和新田有很多相像的地方,同样的热血,同样地勇往直前,同样地容易冲太猛而跌倒(新田因为工作原因把嗓子搞坏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都被粉丝们冠以“修造”之名,但比起果果那永远是只看积极一面的思考方式,已经成为大人的新田却总是容易被不安与恐惧绊住脚。最初在舞台上作为高坂穗乃果登场时,她是十分紧张的,生怕自己的演绎破坏了粉丝们心中穗乃果的形象,但渐渐地她在饰演这个热血冲动,乐观积极的女孩时的那些紧张和不安都化为了喜悦。而她的身体里也仿佛住了一下穗乃果一般,那些演技仿佛不是她自己思考后的行为,而是体内的那个果果下意识的条件反射。而之后她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TV regular角色,境界线上的地平线里的玛伽·成濑,在配音现场她和在动画里饰演自己好姬友的东山奈央缔结下了良好的关系,而在其他工作现场所认识的樱川めぐ也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在之后的LoveLive动画里,东山成了她的妹妹,樱川则成了她的对手,如果不是制作公司有意为之,那这还真是个美丽的巧合。


但如果要说高坂穗乃果之外对于新田惠海最重要的角色,那可能就是森园立夏。那算得上是她的第一个为人所知的重要主役(毕竟在2011年11月这个时间点,LoveLive在DC系列面前还是知名度要略逊一筹),也是通过立夏这个角色很多人第一次认识了新田惠海。虽然DC3是一部各种意义上对于系列粉丝来说都很棒的作品,可爱的立夏也成为了不少人推完后心目中除了系列大BOSS芳乃樱之外的最爱,但新人新田惠海的演技本身并未得到太多正面提及,相反觉得她“很多台词是咬着舌头配出来”的委婉批评意见反而比较多,毕竟拿来与她对比的,是配音界老戏骨兼萝莉之神的北都南。不过很多人却因为之后她在12年9月发售的DC3 Drama里的那一曲翻唱Reflectionダ・カーポIII ~キミにささげる あいのマホウ~立夏ver注意到了这个姑娘。而动画里的那首插曲Reflection更是让人称赞有加。那一季DC3和LoveLive动画同时播放,前者除了第一集和最后集之外的全篇卖肉让部分系列粉丝愤怒不已(虽然对某些人来说,有那两集已经一本满足了),约定俗成的第二部至今也未能推出。而后者让μ’s两年半的积蓄化为上升的动力,她们在粉丝的眼泪与欢笑中踏上了传奇之路。不过森园立夏并没有离我们远去,当2015年5月17日她在香港理工大学的舞台上报出接下去要演唱的歌名“ダ・カーポIII ~キミにささげる あいのマホウ~”之时,在场的不少新田的粉丝陷入了疯狂,他们中的多数人可能是冲着μ;s的高坂穗乃果或者是歌手新田惠海不远万里前来观看,但却没想到会在此听到这首歌。这是粉丝们记忆中她首次在舞台上披露这首对DC厨也好立夏厨也好都意义颇深的歌,一些人激动得话都说不出,从DC3到LL再回到DC3,まるでダ・カーポのように繰り返す,全场晃动荧光棒组成的樱色海洋就是对于这个爱的轮回的最好回应吧。那个因为喜欢唱歌成为歌手,因为重要的社长成为声优,曾经期待着能让自己的声音给人们带来笑容,自己的歌声能给人们带来元气,自己能成为支持着他人的重要存在的圆脸女孩,她的梦想之花终于绚烂绽放。


“すれ违う爱しさを重ねながら
やがて同じ梦叶えたい
つかもうとすればだんだん近づいて
やがてその日へと
あきらめないでよかったねと
笑いあえる幸せの未来
顽张ってみよう まだ顽张ってみよう
终わらないDreaming”


这是一个开始于2010年4月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TP樱里芳乃樱和白河小鸟的声优,为了保密先称呼她们为M和N吧,M笑容甜美,舞姿飒爽,N脸圆圆的,歌声清亮。故事开始时,M刚从舞台剧演员转行声优一年,而N一年前也正好通过了所在会社的甄选成为这个业界的一员。M是某个新兴的四人声优组合的一员,虽然她所配的动画和游戏还要半年才会正式问世,但已经有了频繁出席各种活动的机会。而N是之前从未有过配音经验的菜鸟,这是她的第一份正式声优工作。除了配音之外,那两个人还担当了TP樱广播的主持人。两人工作之余会一起坐星巴克里(咖啡厅巡回也是N的兴趣之一),一边品尝着咖啡一边畅想着未来,对刚步入业界才一年的她们而言,那名为未来的图画还是显得有点遥不可及,于是两个人一边许下“两年后如果我们的工作能多点就好了”一边投入眼下的生活中,M在和三个同伴排练之余还会接到一些舞台剧出演的邀请,N时不时像大学时那样去敬老院当当志愿者为老人们献上慰问Live。之后她们再次因为在另一个企划中的共同出演而被联系到一起,不过相比那个让M在当年夏天就开了自己的First Live并登上ASL的舞台的企划而言,这个出道单曲销量惨淡PV也惨遭批判的企划稍微有点寒惨,不过两人还是在共同主持的广播中为这个企划打了好几次广告,当然因为自己的节目本身就门可罗雀所以也没取得什么成效就是。两人除了录制广播之余在私下还会见面,N还经常去M工作的地方探望,和她组合里的其他三位成员也关系颇好。两人各自过着自己的日子,类似的成长经历和共同的爱好使得二人关系越来越好,N的博客里M的名字后面都会加上“(嫁)”,在广播里两人更是由最初的战战兢兢变成完全放松的闲聊状态,明明在自己组合的广播里不算特别积极的人,但M为了鼓励第一次录广播的N会试着多找些话题多说些话,有时还会谈谈各自生活中的琐事,比如N送给M的蜂蜜被妈妈偷吃了于是她冲着妈妈生气了之类。圣诞节两人也是共同度过,她们一起参与了某场舞台剧,M是台上的演员,N是台下的观众。她们还一起出席了某个节目,节目的主持人既是她们那个企划的一员,更是M朝夕相处的组合同伴。主持人问N:“听说你有个老婆?”N回答说:“是的,其实我已经有个老婆了。”接着她就向在场的观众介绍道“我来介绍下,这是我老婆M”。然后她拥抱了闪亮登场的M,两人久久未分开。在一旁看得不是滋味的主持人悄悄地拉了下M的袖子,M才赶紧松开手转而拥抱了本是自己同伴的主持人。而之后的广播里有好事者来信问能否重现下求婚场景时。M装出一副激怒的样子说:“可我明明还没收到过求婚”,N赶紧在一旁安慰:“迟早会的啦”。虽然可能这只是普通的百合营业,不过当时两人之间的种种互动依然让听众十分享受。两人一起出席广播公开录音,在寥寥数十来客面前展示自己的射击游戏技巧,一起出席游戏发售活动,与粉丝们热情交流。那段日子仿佛是两个人的蜜月期,互寄明信片,一起去神社参拜,连单曲里送的人物卡片她们抽到的都是对方的,在追逐梦想的过程中,她们互相支持,互相鼓励,因为身边有理解自己的人,有和自己抱着同样梦想的人,所以眼前的辛苦也就有了勇气去克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希望工作多一些的愿望真的化为现实了,至少M已经开始崭露头角,获得了很多工作机会,而N还在等着自己的春天到来。虽然随着TP樱游戏的发售和广播的最终回结束两人渐渐没什么机会维持见面,但所幸那个曾经弱小的企划开始在各个平台上大展拳脚,她们两人有幸被划为一组加上另一个同龄的少女U一起主持生放节目,三个人嬉笑怒骂,共同遭受企划作者给予的心灵创伤,也给观众留下一连串美好的回忆。而N的工作也随着企划的进行变得多了起来,曾经为TP樱配音的经历更使她赢得了人生中第一个重要的游戏主役,而此时M的组合刚结束第二次巡演,她们连续第二年踏上了ASL的舞台。随着工作逐渐忙起来两人私下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有时工作结束后连吃个饭的机会都没,甚至一年后连生放节目都不能一起做了,彼此博客中对方的存在也日渐稀薄,也逐渐有了新的朋友,新的社交圈子,正如那些曾经要好却随着时光的流逝变得疏于联络的朋友一般。但一直没有遗忘的,是一起在咖啡馆畅想过的那个美好未来。于是她们各自奋斗,各自努力,不仅在各自的工作上取得各式各样的成绩,也通过自己的汗水将那个把她们联系在一起的企划变得越来越庞大。2014年9月21日,M在N的生放中作客,不算企划中的全员生放,那时距离上次她们俩一起做节目已经过去了两年零五个月,而距离上次只有她们两人做节目,已经过去了三年半。此时她们所在的企划已经能在开办ASL的场地上用同样的规格开办个人Live,她们两人也各自单曲出道,每日在各个现场奔波不已,身体备受摧残。当她们两个人靠在一起回忆当初在咖啡馆时的自己,说着“那时的梦想能实现真是太好了”的时候,屏幕前的那几位当年给广播投过稿至今还在支持着她们的观众不禁热泪盈眶。后来N还参与了M所在的那个四人组合担纲主角的动画的最新季,并献唱了一曲让人印象深刻的ED。之后她在公开场合提到过,这首ED就是她想着共同工作的人所唱的,特别是M。2015年5月2日,她作为出演者之一参加了那个四人组合的Live,最后的大合唱中,她俩十指相扣,一切尽在不言中。她们今年都将各自独自站上ASL的舞台,这是当年她们或许曾经畅想过的未来之一,也是她们即将去迎接的如今。她们都庆幸还好自己当初没有放弃,才能迎来梦想的实现。大家应该早就猜到,M的名字,叫三森铃子,至于N,就是新田惠海,而那首歌,名为探求Dreaming。


“走りだす べりべりぃとれいん
あまくてすっぱくて”

去年十月番里很多观众印象最深的一部新番是白箱,而白箱里的静香是不少人印象最深的人物,在试镜过程中屡战屡败,最终终于得以为第三飞行少女主角之一凯瑟琳的妹妹露西献音,获得了自己第一个TV regular角色,而观众们的感受或许就和听到她说出“我感觉自己现在离梦想近了一步”时的喵森还有擦着眼泪画露西的卡的绘麻一样。她历经苦难,屡败屡战,却从未放弃,最终得以获得这次机会。而关于声优有另一个名为“洲崎绫”的励志故事,高中毕业前,她曾在NHK的广播节目《子供梦质问箱》上通过电话向林原请教自己未来的发展,得到林原的建议之后,决定上大学之后再做声优;大学毕业前夕,通过信件形式向林原表达了感激之情 ;成为声优并出演主角之后,再次通过信件形式向林原做了报告并再次表达感激之情 ;之后,受到邀请作为嘉宾,做客了林原主持的广播节目,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她的绰号叫あやっペ。接下去的故事的主角借由某部京阿尼的番正式实现TV regular出道,曾经被人称呼为あやっペ,喜欢过AKB,她就是内田彩。


内田彩从小就喜欢动画,尤其是美少女战士。她会想成为声优的契机是初中时朋友借了她一本声优杂志,而初三时她参加了某个获得优胜了就能成为加入声优养成学校的甄选活动,结果她作为东京都的代表拿到了特别赏,当时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没有拿到优胜而只拿到特别赏非常懊恼”,但这次甄选让她意识到,自己能拿到全国级别的特别赏,那或许自己距离声优也并不是那么遥远?于是她决定把梦想付诸现实,可惜高中她回到了乡下去读,因此不得不将这个梦想暂时搁置。高中毕业后,她就报名参加了声优的专门学校,然后参加了JTB养成所一期生的甄选。“要是一期生的话,那应该我会得到更多试镜的机会吧,如果这样还不行的话我就放弃当声优好了”,可是当她顺利从养成所毕业之后,却发现业界远比自己想象得来得残酷,于是四处试镜以及和同期生兼好友的荒浪和沙一起开反省会变成了她的日常,当然还有各种吃吃吃。因为没有电脑,所以当她幸运地接到在东京游戏展上介绍Gamepot的网游的工作时,她只能跑到网咖去亲自体验游戏。而为了工作不得不上网查资料时,她也不得不去网咖。网咖、工作地方、租的房子的往复奔波构成了她的日常。而在这接不到什么工作,也看不到什么希望的生活中,粉丝成了她最坚强的后盾。虽然当时内田没有什么作品,最多只是有着事务所档案里的那些白纸黑字和几段声音样本。但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一见钟情这种事也时有发生,自然也会有人喜欢刚出道的潜力股,更何况内田彩长得还是挺可爱的,ユウスケ便是其中的一员。不像多数人都是偶然闯到这个博客,看了几篇后留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评论后便再也没管,他是内田彩博客的忠实读者,无论是日常水文抑或对工作的想法,他都会认真地一一阅读并给出评论,或是对她安慰鼓励,或是与她分享自己遇到的趣事。而或许因为尚未出道所以事务所并未对她加以限制,内田彩自然也能把粉丝们的评论都予以回复。有一阵子每篇博客评论栏里的“ユウスケ”的评论下面都接着一个署名为“†彩†”的回复,两人的对话就像朋友一般。当ユウスケ问她希望粉丝们用啥昵称称呼她,她却只能残念地表示自己还没有昵称,希望粉丝们按自己喜欢的来就好。于是她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昵称——あやっペ,这是她在专门学校就读时憧憬的前辈给她起的绰号,对于能再次听到有人用这名字叫她,她既怀念又开心,而这也成为了只属于两人的专有昵称。而当08年12月她在博客上开心地宣布自己获得第一个TVregular角色——munto里的日高力,还有幸担任munto广播的主持人时。ユウスケ在评论里仿佛是自己得以声优出道一般地高兴。在评论里写了一大段热情洋溢的文字,甚至激动到说了三次恭喜。而当看到内田彩讲述自己因为乙武洋匡的五体不健全而所受的教诲并许愿自己今后也能成为一个给人带去力量的人时,他表示あやっペ一定会成为一个能给人带去力量的声优,而他也会努力在自己的工作岗位山发光发热。可当09年2月,munto广播正式开始网络配信,内田彩的成长故事正式拉开序幕时,ユウスケ却已经在网上消失踪迹,他在内田彩的人生中出现的时间不过短短4个月不到,而之后うっちー成为内田彩的“官方”昵称,あやっペ也成了ユウスケ专属的荣耀。


虽然Munto的制作方是京阿尼这样的业界大手,但无论是内田彩所饰演的角色在动画中并无太多戏份也好,还是这部动画本身成了京阿尼的黑历史也好,在这部动画中的出演对于她而言或许宣传作用一般。不过她有幸被指定和大前辈白石稔和相泽舞一起主持Munto的广播节目(因为简称原因叫它炸鸡广播),这是内田彩主持的第一个广播,搭档还都是自己敬仰的业界前辈,于是满怀着紧张和不安的她第一回录音就不出意料地搞砸了。几乎不主动发言,其他两位向她抛话题时也支支吾吾说不了几句,结果40分钟的广播下来她说的话或许都比不上4年后她在4年后3rd live的最后一边卷着毛巾一边作的MC里说的来得多。白石都开玩笑说内田小姐你不要这样,听众们会以为我们两个在欺负你的。结束后内田彩在自己的博客上拼命反省,之后还找了自己的经纪人一起商谈了要怎么才能在广播中多说点话。第二期的广播她虽然依然紧张,但至少能渐渐地接一点话茬了,她的面前放着之前总结的如果能多说点话的诀窍,看到这个白石也很高兴地说“或许我们将通过这个广播见证内田彩的成长呢”。于是别名“内田小姐成长记录广播”的炸鸡广播见证了她在两位前辈的各种帮助引导之下,在节目中表现得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游刃有余。在第二十期广播的小剧场环节(给定场景角色其余自由发挥)中,她给听众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那期的剧本是本能寺之变,当相泽舞扮演的路痴版明智光秀正找不到本能寺在哪的时候,忽然听到原本该扮演织田信长的仆从的内田彩的声音“我在这里哟”。而后她又扮演着被烧的本能寺在那喊“好热,好热”,她和相泽舞的相声一下子把氛围变得搞笑无比。那一席即兴发挥逗乐了在场的两位前辈和参演的脚本担当村元克彦,也让观众大吃一惊。当初的那个紧张得说不出话的姑娘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之后的二年组生放第一回要求画织田信长时,内田彩顺手画了个在烧的本能寺,在博客谈起这事时还说“本能寺就交给我吧”)当广播最终话发表感言时,她一边感谢着两位前辈的帮助一边哭了出来,想必自己能在前辈的帮助下取得这样的进步对她而言是最值得高兴的事吧。通过这个广播她被天使特警2的制作方注意到,从而获得了自己的第一个TV动画主役,开始了和合田彩两人三脚的日子(这部依然有白石稔和相泽舞两位前辈的参与,不可谓是一种缘分)。而通过天使特警2,更多的观众和制作方都注意到了“内田彩”的存在,“うっちー真可爱啊”的评论也逐渐多了起来。于是各种工作机会都渐渐向她涌来,声优工作也好,各种广播主持也好,录制音声CD也好,她眼前的路渐渐宽敞起来,而其中有一个工作机会,就是来自天使特警2的音乐制作担当lantis斋藤滋,他问内田彩是否有兴趣参加一个由电击日升和lantis三方合作的企划,饰演一个如同棉花糖一般柔软甜美的女孩子,名唤南小鸟(南条也是他邀请的),而之后的事就是大家所熟知的了。而当我们现在再去回顾广播第一话时,会看到那些2014年之后的弹幕写着“没想到这姑娘以后能在SSA的舞台上面对观众侃侃而谈”,让人颇为感慨。


沧海桑田,乌鸡变小鸟,不变的只有对哈根达斯的爱还有那颗一心向前的心。内田彩的成长中少不了贵人相助,粉丝们的支持,同伴们的鼓励。她无疑是幸运的,一个内田彩成功的背后有无数同样努力却不遇的荒浪和沙还有合田彩,这就是声优这个行业的残酷。但内田彩的成功也并只是靠着他人得来,无论是当初受邀参加幸运星武道馆EVENT时看到场上表演嘉宾的身姿下定决心自己也要成为这样的让粉丝们打内心感到愉悦的声优,还是5年后的μ’s 4th上她因为担心企划变得庞大了自己是不是离观众的距离更远了而毅然决然顶着头皮的疼痛染了一头鸟毛。她的心里一直装着粉丝,一直努力思考着如何才能让台下的人们感受到最大的愉悦。当年担惊害怕受人帮助的あやっペ如今变成了那个自由热血说到做到的うっちー,这或许就是她在将当年从ユウスケ和白石稔们身上得到的温暖和能量回馈给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们吧。


“君よ咲いて熱い希望の果て
旅立つこの定めよ 輝きは風の彼方”


黑川铃子出生于一个中产家庭,家庭成员有父母和妹妹,现在还增加了两只汪酱,最擅长的料理是土豆炖肉(这也在生放中成了梗)。她从小生活算得上是无忧无虑,不过父亲严格的家教加上自己从小就有的对于歌舞剧舞台的憧憬使得她成为了一个“现充”,整天为了自己的梦想奔波忙碌,几乎没有时间享受一下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该有的青春,更是一个自己情人节自己买巧克力给自己吃的有点残念的姑娘。她曾经作为配角在芭蕾教室的发表会上有过出演,看着当时聚光灯全都打在主役身上而自己这却几乎不被灯光关照到,她有点羡慕,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舞台上的主角。后来她通过努力成为了迪士尼舞台剧的主演,但舞台背后的艰辛也曾一度使她诞生过放弃的想法,但为了梦想她还是硬着头皮上了,于是在某次她的演出中,木谷高明发现了这个笑容甜美,舞姿飒爽的姑娘,一番挖角后她在09年转行成为声优,与德井青空,橘田泉一起成为了组合MilkyHolmes的一员,而八个月后获得艾莉全国选拔优胜的佐佐木未来也加入了进来,于是四个年龄不同,性格不同但拥有相同的少女正式开始携手奔跑,这时黑川铃子已经改了自己的艺名,名为三森铃子。

踏入死宅的世界最初,作为一个标准现充的三森受到了一系列精神冲击,比如自己担当配音的夏洛,居然是个粉色头发眼睛占半张脸的萝莉,而最初的MilkyHolmes番组或者活动中她也不是很放得开,基本不怎么主动说话(所以她在和新田主持的TP樱广播里那么积极地说话真的很不容易),被称为MilkyHolmes的笑颜担当,而这点最初一直被黑子所诟病,但随着四个人的日渐熟悉,彼此互相影响,主持节目出席活动时一搭一唱,她们的Live也是花样百出,教人百看不厌。逐渐这个组合变成了粉丝们心中的艺人组合,人气水涨船高,每年都保持着不错的曝光率,动画出了四季(前两季挺有趣的值得一补),各类番组也从不间断,Live更是一场接着一场开,更是成了ASL的常客,算得上是非常成功的组合了。而对于这个自己自声优出道以来一直身处其中的组合,三森也是有着很深的感情,倒不如说“三森铃子”的博客大半都是MilkyHolmes相关,相比之下μ’s的倒是少得可怜,不过这也不能怪她不关心μ’s(倒不如说New Year Live和MilkyHolmes的新年Live连着两天开我真的很佩服她和德井两边都能兼顾),毕竟相比组合四人聚齐正式成立半年就开了自己的第一场单独Live,还于当年夏天登上ASL的MilkyHolmes,μ’s这边初期实在是没有太多故事,当然即使后面μ’s在人气方面逐渐赶超了MilkyHolmes,她也实现了SOLO出道,MilkyHolmes还是能在她博客内容中占据一席之地,毕竟这是她的原点,更是她的初心,而2014她作为歌手三森铃子在ASL的舞台上独自登场时,陪伴着她的,还有手机里三位MilkyHolmes同伴的鼓励短信。

就像新田一样,三森也有自己的ASL故事。09年转行后,她在夏天和其他两个同伴一起作为观众观看了ASL,当时的她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壮观景象,于是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迟早有一天要踏上这个舞台,结果机会一年后就降临到了她的身上,在台上表演完一曲雨上がりのミライ的未来,实现了她曾经那个成为聚光灯下的主角的愿望后,她诞生了两个新的愿望,一是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每年都登上ASL的舞台,已经见识过一次这样光景的她自然再也无法把这份难忘的记忆从脑海中抹去,这是她即使头破血流也要实现的目标。而第二个愿望是成为ASL上的“怪物”,这是她和德井的约定。在2010年上目睹了某位艺人震惊全场的表现后,德井发出了“简直就像是怪物一般”的感慨,而那时两人立下了“我们要努力成为ASL上的’怪物’”的誓言,虽然不知道当初震撼到她们的到底是Jam Project的GongSkill连唱还是水树X奥井的UNCHAIN∞WORLD,但从那一刻起,少女们有了自己的目标,开始全力奔跑。2014年μ’s在舞台上连唱三曲,并奉献出那奇迹般的盛夏的Snow Halation,演出结束后ASL的制作人斋藤P见到她们时发出了“在舞台上的μ’s简直像是怪物一般”的感叹,那一刻德井和三森相视一笑。虽然用了五年,虽然换了一个组合,虽然前路还很漫长,但自己终于也在那一瞬间成为了自己曾经憧憬过的怪物。这是少女们赌上青春换来的美丽风景。

“たくさん の人じゃなく
ただ一人でもいい
笑颜 届けられるのなら
私は満足
でもね近くにいると
素直になれないんだ
だから今日は照れずに
言うね 约束するよ
本当の 私の言叶”


久保由利香的梦想一直是想当个声优,忙于模特工作的她也对自己的事务所说想从事动画相关的工作,却一直被以“这不是大家做的事”回绝。虽然每天的工作很充实,她也过得很开心,但总会时不时有种“这真的是我想做的事情么”的想法,而当她遇到LoveLive,遇到小泉花阳时,她终于得以从这种焦躁的情绪中解放出来。刚接到角色时她一直觉得小泉花阳是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一开始也很担心自己能不能将这么可爱的女孩子给演好,有时看着公野樱子写着的属于花阳的标准答案时甚至会发出“这是怎么回事”的吐槽。于是她试着去用自己揣摩花阳,“我觉得花阳的话这里的句尾是不是这么说比较好”“我觉得花阳的话,在这种情况下应该会这么想,这么做”,于是花阳变成了另一个久保由利香。久保由利香是μ’s的颜艺担当,也是画伯担当和艺人担当,在演出时她的脸部表情永远是粉丝们注目的焦点,而她寥寥数篇博客中充满着的加了各种效果的与他人的搞笑合照,亦或是配上台词的残念小剧场,都让人印象深刻。


但无论她在人前多么搞笑,多么颜艺,多么残念,回到自己的空间之后她都是那个纤细善良关心他人的少女。虽然朋友很少,但是亲友很多,虽然有点孤僻,但是对于自己重要的人毫不吝啬,虽然曾经为了听一句“欢迎回来”而去女仆咖啡厅,曾经在江之岛独自度过自己20岁生日,曾经甚至想过回老家当一个自行车管理员,但是当她站在聚光灯下,她就是那个每次都会说出请大家注意自己的动作,不要受伤也不要伤到别人的将笑容传递到每个人心里的温柔少女。粉丝也好,朋友也好,别人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里,而日后都会一一报答。对于在孤独低潮时陪伴她的里P,她在其22岁生日时送上了最意想不到的礼物。对于意气相投的南条,她则赠以那独一无二的友情。而对于支持着自己的粉丝,她赠予的是舞台上那或深情或感伤或可爱或娇羞的吟唱,一曲なわとび,怀里的九色花朵,她把爱与感恩洒满全场。是你们给了温暖和鼓励,而我将我的真心话和整个世界回馈给你。


“ちいさなシグナル Rin rin Ring a bell
聞こえたらうなずいてお返事ください”

饭田里穗从小就是喜欢看电视的孩子,这个出生时重达3736g的女孩在幼儿园时就是不愿服输的人,而对于自己想要的东西她绝不轻易让给别人。从小喜欢美少女战士的她正义感极强,在某次和母亲参加的活动中她看到有个小男孩插队,于是就毫不犹豫地跑过去对着他摆出Pose说“代表月亮惩罚你”,结果让那男孩被狠狠地颜面直击了一下。而她小时候另一个喜欢的就是早安少女,连生日礼物都是早安少女的PV,那时她根本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早安少女的成员合作吧。当然她最喜欢的还是“天才てれびくん”,当时的她根本不懂什么叫做艺能界,满脑子只有想去天てれ世界的想法,于是纠缠着母亲带她去参加试镜。在第一次试镜失败后,她在第二次获得了成功,并作为てれび战士度过了自己小学四年级到高二的生活。虽然因为出道的原因她会时常因为参加各种活动而缺席学校的课程,还因此受到过班里女生的排挤,但她的小学生活,基本上还是平平稳稳。但上了中学后她还是改变了很多,虽然在女生面前她依然是那个开朗的饭田里穗,不过在男生面前她却几乎不会主动开口说话。工作的事情她也很少向自己的朋友们提及,所以每当和朋友一起在外面游玩时,她最怕自己被路人认出来,在朋友面前,她只想当那个普通的女初中生。虽然时不时因为拍摄写真的事情会给她带来一些负面传闻,但朋友们不计回报的关怀和支持还是使得她没有因此而沉沦。但是有一件事还是让她“耿耿于怀”,她所参加的所有集体活动无论运动会也好合唱大会也好,班级都没有拿到第一名,而当她因为工作不得不缺席时同学们却将一个又一个第一位揽入怀中,当然或许这仅仅是某个有趣的巧合罢了。而原本一直想着初中毕业后去艺能学校就读的她,最终却还是选择报考了当地的公立学校,可能她内心深处始终有着那一份对普通校园生活割舍不下的情愫吧。虽然写真模特的工作还在持续,但相比てれび战士时代暂时远离聚光灯的她又变回小学时那个和大家都很要好的饭田里穗,而她的工作,也得到了周围同学们的支持,虽然网上时不时还是会有不少流言蜚语恶意中伤,但相比朋友们和博客上粉丝们的鼓励,这也不算什么了。不过当她度过难忘的高中三年成为大学生的时候,那曾经一度湮灭的对舞台的憧憬又再次浮上心头,从小到大她有过很多兴趣,但唯独书道和艺能工作经历时间洗礼还在一直继续。喜欢动画的她决定试着从事声优工作,而在那里她遇到了星空凛,那个看似男孩子气但内心纤细,憧憬着自己能有一天实现华丽变身的少女。而她没有想到自己多年后悔因为这个角色再次回到NHK的演播大厅。

“そろそろです
初心者オトメの女子テンポ少しずつあがって
いよいよです
初心者マークで女子ロード走ってる走ってる”

饭田的粉丝是什么?答案是饭团。这并不是冷笑话,而是那位名叫饭团的粉丝从艺能时代开始就一直是里P的粉丝,对于她的每一条博客都会耐心评论(这位是真的每一条都评论了),对于她所取得的每一步成就都会衷心祝贺。无论是往三人组广播各个环节投了无数的稿以至于每期基本他的名字都要出现,还是当三单庆功会上中期结果凛第九最终结果第八时他说出的,看到里P的眼泪和不服输的表情,让人打心里想为凛酱应援的话语。抑或是他在2012ASL前在里P伯克利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请让μ’s的歌声和舞蹈响彻整个SSA吧”,都是他对于这个少女发自内心的支持。

2011年11月4日,妮凛花广播第七回进行收录,在上来的部员活动报告环节,南条,三森,内田,新田,楠田,Pile分别为里P送上了生日祝福,而之后木皿制作人推着蛋糕抱着一束红蔷薇走进演播室唱起了生日快乐歌,这一意外惊喜让这个刚满20岁不久的少女泪流满面。这是μ’s成员们第一次集体在公开场合为某人庆生,而下一次集体庆生,就是在2015年2月1日的SSA舞台上了,那时的主角换成了楠田亚衣奈。里P20岁的愿望是自己能更有女人味,同时一直在购物时刷母亲信用卡的她也希望能拥有自己的信用卡。德井送了她一瓶Lily味的香水,小鹿更是现场掏出一瓶酒开玩笑说既然成年了让我们先喝一杯,当然她还是有准备另一份礼物的。从那之后里P每年的生日回伴随着她的愿望都成了妮凛花广播一年一度的节日。21岁生日时她希望自己也好凛酱也好都能在接下去的一年中能有长足的增长,于是一年之后在20岁刚实现ASL初登场的她已经要开始为了μ’s在SSA的两日单独Live进行紧张的排练了。22岁的生日她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在早上优雅地喝咖啡的立派的成熟女性,可这个愿望和23岁时她许下的回家后能好好地到床上睡觉似乎至今都尚未实现。但无论是22岁时小鹿在最后掏出手机念出的来自妹妹和母亲的生日祝福也好,还是23岁时大家齐心协力制作出的“应援歌”也好,都是对她们三人也好对众多广播听众也好都难以忘怀的记忆。而整天回家后摆着“おかえ凛ちゃんスタイル”的她和名为星空凛的女孩也正是随着企划共同成长,共同进步,渐渐地从孩子气的少女,成长为舞台上耀眼的明星。

“そうだよ女の子には プリンセスの日が来る
嬉しい嬉しい 魔法みたいな 驚きから夢のこどう”

虽然かめさきあや是拥有三张极为珍贵的楠田签名名片的楠田推,他也在内田彩和Pile的博客评论栏中各种出没。但是他之所以会在这里,是因为当年十七岁的他给妮凛花广播的投的那封“如果μ’s成员穿婚纱的话,大家希望穿什么婚纱呢?”的读者来信。虽然认真来说Love Wing Bell的诞生应该和这封信没有丝毫关系,但无疑当他自己在5th时在舞台上看到身穿白纱的饭田里穗缓缓升起,当她对着大家说出那句“それでは、一番かわいい私たちのうたを聞け”,当全场荧光棒变成黄绿两色交相辉映,当她被轻轻小鹿推了一把回过头看到同伴们坚定的笑容后,继续大步向前迈进时,那个当过浪人,伴随着μ’s五年起起伏伏,1st Live抢到过位置极好的四连坐,当年还因为过于狂热而和人发生过争吵,屡次给各种event投稿却花了五年才终于第一次在长野的FMT夜场被读到(当时还因为没票在会场外面徘徊)的现役大学生或许会打从心底觉得“当初投了这封信真是太好了”吧。

从当初的那个在NHK演播室大厅的舞台上唱歌跳舞的てれび战士,到SSA的27000名观众面前那个披着婚纱倾倒众生的星空凛,她仿佛是为舞台为聚光灯而生的。她一直热爱着演艺事业,一直热爱着场下的观众。对她来说舞台就是她的战场,她的原点,更是她的梦想所在。她既是被八位姐姐宠爱着的妹妹,又是一步步引领着如同自己妹妹一般的星空凛完成华丽变身的大姐姐,既是那个热爱着一切点心甚至有时没吃到嘴里就已经开始说“好吃”的普通女孩,又是那个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甚至会因为担心场下观众而焦躁不安的立派偶像,既是泪腺脆弱在舞台上哭了一次又一次的那个爱哭鬼,又是将凛凛笑顔送给每一个爱着自己的人的小天使。少女变新娘,这是名为“饭田里穗”的美妙咒语。

“あきらめかけた時 ささえてくれた
優しい手のそのぬくもり好きだよ”

“ありがとうってあふれ出してくる
夢が少しずつ ちかづいて
ありがとうってあふれ出してくる…
ありがとう
嬉しくて嬉しくて幸せすぎると
泣けちゃうのごめんね”

之所以将这首并不是Pile唱的なわとび放在这里,只是觉得那九人里,或许她才是对这首歌最有感受的吧。因为这个名叫堀绘梨子的女孩一个人身上,就有半支μ’s的故事。


她是绚濑绘里。无论之后Pile作为μ’s成员也好,作为歌手Pile也好站上了各式各样的光辉舞台,Pile在舞台演出方面的原点是芭蕾。她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芭蕾舞演员,她对于芭蕾的热情远胜过上学,明明上学都从未拿到过全勤奖,但上中学之前她对于芭蕾课是一堂不落。有一次她因为发烧被父母阻止去上芭蕾课,她就偷了家里的自行车一路飙到芭蕾教室去上课。作为一个好胜心极强的人,小时候的芭蕾竞赛中她如果未能拿到优胜,她就会气呼呼地把别人替她拍下的视频看也不看就丢掉,她很喜欢自己的舞蹈老师,总觉得自己拿不到好成绩会被她讨厌,所以常常自己生闷气。而比起得不到好成绩,她更怕自己表现不好的时候老师不批评她,她总觉得比起被骂更可怕的是漠不关心,就像多年后的配音现场她虽然听到对自己的批评之声难免会变得紧张,但向来不惧逆境的她会在批评中越挫越勇。而当她被夸奖的时候,反而会觉得害羞得要死。在她十六岁的时候,因为脚伤她再也无法做出那个芭蕾中经典的单足站立的动作,于是只能抛弃了自己的芭蕾梦想,或许如果当时没有这个伤,她现在会是某个芭蕾教室里温柔美丽的指导老师,培育着无数和幼年时的她同样的女孩子吧。所幸她和绘里一样在放弃了一个梦想后找到了自己新的梦想,自己想做的事情,而芭蕾所带给她的坚忍不拔,是她面对日后那些艰难险阻中最重要的财富。


她是小泉花阳。Pile是从小学的时候开始憧憬成为歌手这件事的,她为了自己的这个梦想在高中的时候甚至差点因为学分不够而惨遭退学,但歌唱之路并非那么一帆风顺,即使出了单曲,她也依然是无数得不到因为太多登台机会而只能在训练房里郁郁寡欢的艺人中的一员。甚至还有过很长一段时间接不到工作。但是她得到了家族,朋友,粉丝还有那些偶尔路过她的博客留下温暖鼓励的人们的支持,所以她还不想这么早放弃。她在09年初曾经在博客中写道“有些人觉得梦想是值得一直去追求的,而有些人却觉得不行。但是我觉得我的梦想正在逐渐成型,正在一点点地化为现实,或许在实现那天之前还会花上一点点时间,但是我相信我一定能实现梦想。我的周围有很多很棒的人,我衷心感谢着大家。我会努力的,请大家能继续支持我一阵子,能再陪我一起走一段路。”而在回答粉丝的问题时,她更将能更多地发行单曲,能够发行专辑作为自己的野心。虽然19岁的Pile不会知道,当她成功实现发行专辑的愿望时,她已经25岁了。但至少她正如那个怀有偶像梦想却一直未能实现的戴眼镜的女孩子一般,最后真的将梦想化为了现实。


她是西木野真姬。在度过了碌碌无为的2009年和2010年前四个月后,这个曾经发誓要将梦想实现的女孩也逐渐在现实面前开始动摇,博客上的泄气话也好,开始逐渐去帮自己叔父公司干活也好,甚至包括开始回复博客上的那些留言也好,她似乎已经对自己将从梦想着舞台的灰姑娘变回普通的女孩子这点做好心理准备。她的音乐梦想已经岌岌可危,正如那个说着高中毕业后要去读医学部而要舍弃钢琴的红发少女一般。但所幸在21岁生日时,社长替她争取到了某个试镜,虽然是自己从未尝试过的声优,企划本身看上去也普普通通,但听说能有机会唱歌,于是她就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去试试了,如果这次也失败的话,她就彻底放弃梦想。然后她成功了,也终于和那个有点傲娇的,关心她人的可爱的善良的红发小女孩相遇了,Pile给了真姬声音,而真姬给了Pile一个舞台,她们最终都没有放弃梦想,真是太好了呢。


她是矢泽妮可。她曾经一个人默默努力过很久,她曾经想过一个人的话只要管好自己就行了别人怎么样根本和自己无关,她曾经不懂得到底要怎么与人合作和人沟通。但是别人在Live排练时的一句“你自己一个人练就行了。”还是让她的眼睛出了很多汗。一个人站在舞台上意味着要一个人背负所有的不安和恐惧,就连贵为御三家的田村也时常被不安笼罩。不过Pile是幸运的,她在最后遇到了那八个人,虽然习惯于一个人窝在角落读书的她一开始对于团队行动极不习惯,更不知该如何与人相处。但八名伙伴的关心,尤其是小鹿和里P的关心使得她渐渐敞开心扉,她突然发现,当喜悦能与人分享之时,喜悦成了九份,而当悲伤也能与人分享之时,悲伤只剩下了九分之一,而大家的梦想,却始终是那同样的对光辉舞台的憧憬。μ’s是矢泽妮可所遇到的奇迹,更是Pile所遇到的,那一生一次的奇迹。


而让她成为半支μ’s的第五个原因,源自于她有个名叫御児勇馬的忠实粉丝。粉丝是μ’s的第十人,作为一个真姬厨,自LoveLive企划启动后他便是Pile的LL相关博客中评论栏里的常客,无论是KARIP的结成,每次总选排名发布,乃至于Live相关博客,都能看见他的踪影。他永远高喊着“不管是第几名,但真姬一直是我心目中的center”,而给杂志栏目的各种投稿中这种令人敬佩的爱也可见一斑,甚至于在工作日召开的那场日韩友好live他更是克服了各种艰难险阻前去现场参加了。无论之后他慢慢淡出人们视线的原因究竟是对于动画中真姬形象的改变感到愤怒,抑或随着时间推移对企划的爱消失了,更只是最单纯的生活上的原因。他和无数早已离去的古参们一起曾经在她们最困难的时候在背后温柔地推了一把这件事是不会改变的吧。更何况御児勇馬是一名有点特别的粉丝,毕竟如果没有他,现在我们所热爱着的这个九人组合就不会叫μ’s了呀。(苦笑)


“届け魔法笑のまほう
みんなをしあわせに
にっこりの魔法笑のまほう
なみださよなら”

德井青空是一个死宅,她和小伙伴一样小时候很喜欢看Di Gi Charat,还喜欢模仿里面的角色。没想到有一天当她成为声优,她的社长就是当年制作Di Gi Charat的木谷高明,或许这就是命运。而身为死宅的她最了解死宅的想法,作为一个EVA厨更会时常身着COS出席个人活动,而对于自己主持的活动会场她每次都会精心布置,争取给大家带去一个空丸的世界。当年MilkyHolmes第一次的LIVE个人SOLO环节上她也是身着“此方COS凉宫团长”的COS(参见幸运星)上来献唱了一曲,虽然当时她的唱功堪比楠田小姐,但依然让粉丝们感到十分有趣。(顺便一提饺子姐唱的是my heart will go on,真不愧是组合里的歌剧担当,三森和佐佐木分别是天元和MF的OP)而对于MilkyHolmes的Live,她也总是能想出各种各样的点子,也总是会关照其他成员,饺子姐曾说“本来这是最年长的我不得不做的事,德井却一直在帮我照顾着大家”。徳井青空是个努力的死宅,因为是死宅所以体力槽比较短,最早的MilkyHolmes Live上总是没几首就开启省电模式,但她一直都没有放弃在这些方面的努力,尤其是μ’s这种高强度的舞蹈更对她自己提出了要求,但她并没有脱队,虽然最初动作幅度有些小,有时还会跳错,但逐渐逐渐就好了起来,到了现在已经完全能跟上其他成员的舞步,没人知道德井到底有多努力,但她一定相当努力。徳井青空是个认真的死宅,无论是对于饰演的角色,还是对于“搞笑”这件事,她都相当认真,虽然大家都说妮可在动画里的逗逼就像海未的演艺一样是逆输出,但原先那个温柔体贴狡黠可爱鬼主意多的妮可比起动画里那个属性有时过分强烈以至于沦为反派或者搞笑角色的妮可,不是更像我们平常所见到的那个认认真真搞笑连愚人节企划的“魔法少女自宅ちゃん动画化决定”都搞得一本正经的空丸么。不过即使如此,在饰演动画的妮可的时候她也反复琢磨着这种改变,去试着表现这种对偶像充满执着却时不时有点残念的角色,于是徳井青空从那个活在漫画和小说里的女神妮可,变成了动画里的那个妮可妮可妮。虽然或许并不合适,但她总会令人想到某个偶像宅出身,MC力之高让人印象颇深,看似废柴实则努力,而且即使遭遇大起大落依然百折不挠的夺得两次总选桂冠的大分县少女。徳井青空更是个善良的死宅,无论是10年艾莉选拔,当佐佐木未来被宣布获得优胜而茫然若失时,看着此情此景的徳井青空居然哭花了脸,还被三森说“你在流黑眼泪啊”,而3年后小鹿在广播中读着母亲和妹妹给里P的22岁生日贺信时,她居然哭得比主角还厉害。不过这样泪腺脆弱的她在每次μ’s Live的MC上在大家都沉浸于感伤的时候还是满怀笑容地用自己的发言缓和气氛,当那个靠得住的偶像研究部部长。笑起来好看的女孩运气不会太差,而能带给大家笑容的徳井青空,也一定能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越走越顺。


“届かない想いが膨らまないように
閉じ込めた私だけの Secret of my heart”


南条爱乃的心中总有太多秘密,到底当初是因为什么决意接受八叔邀请从那个羞于在人前唱歌的“月岛小恋”成为那个站在舞台最前方的Fripside的“二代主唱”,是什么让她在遭遇了2010ASL的失态之后依然能再次回到舞台上继续歌唱,为什么那个原本现场一般的她几年后能够身着白衣以一曲君が笑む夕暮れ惊艳全场。她总是把笑容和进化展示在粉丝面前,将汗水和泪水偷偷藏到背后。她一直过于稳重冷静,有时有显得过于理智,所以刚在加入μ’s时她想着“反正就是个短命企划,随便应付下就好了”,于是衣着朴素甚至被当成工作人员的她一边感慨着“居然有漂亮的文学少女”“居然还有看上去像上流人士的人”一边开始了自己作为μ’s一员的生活。而之后各种工作使得她分身乏术,不得不经常缺席μ’s的活动,同时又经常只身作为μ’s的成员在各地宣传活动,每次Live在大家哭成一团时她却总能沉稳风趣地进行总结发言,好像自己一点都没被这氛围所感染,而new year live的缺席更让人怀疑她是不是并不在意这个组合。但她没有对那些非议做出任何辩解,只是用3rd上的深情发言和推特上各种紧跟时代潮流的绘里梗向大家证明,那个想着随便应付的南条早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那个懂得照顾成员的大姐头了。她既豁达又内敛,能够坦率地把自己当初对μ’s不甚在意的想法开诚布公而不怕因此受到黑子们的非议,却始终未告诉大家到底是什么时候因为哪个契机忽然改变了她最初的想法从而摇身一变成了雏鸟们的守护神,无论是单曲的录音还是动画的录音,她都帮成员和工作人员出谋划策,力求将最好的作品呈现,这是她身为前辈的职责,也是对同伴的爱护。无论当初对于μ’s,南条心里到底怀着什么样的秘密,但看到她不惜双腿缠上厚厚的胶布也要坚持踏上μ’s 5th Live的舞台,这一切质疑都变得毫无意义,就像lantis上楠田替她喊出的那句“聪明可爱小绘里”还有粉丝们替她唱出的属于绘里的部分一样,即使身在千里之外,即使只能成为观众,她的心始终和大家在一起。


“信じて…
こころがときめいた瞬間を
だってさ出会いは選べない偶然さ”

虽然不知道当初楠田亚衣奈作为店内的顶梁柱之一背着吉他从cafe la vie en rose离职时是什么心情,但她从那一天起就开始了自己正式追逐声优梦想追逐那个闪耀舞台的道路。东条希是她加入JTB后接到的第一份工作,幸运地通过了试镜的她一开始还觉得“我会被选上是不是因为发型和角色很像”,而当时根本不知道企划要干啥的她只是每天遵从着事务所的“今天去XX地方做XX事情”的指示。不擅长唱歌的她在录音时被工作人员指出后之后谨记于心不断努力,在一次次Live中她歌唱上的进步令粉丝们刮目相看,而原先就擅长舞蹈的她更是在舞蹈排练中成为了μ’s的兼职舞蹈教师,5th上无论是作为Dancing stars on me的center还是个人SOLO中展现的舞蹈都让人赞叹不已。而从“这人是谁啊?”到“μ’s的熊孩子开心果”的转变,也是她通过不懈的努力换来的成果。而“至死为止都想将声优工作做下去的”意志更是打动着每一个支持着自己的人。当那些自女仆咖啡时代开始就一直关注着她的粉丝,终于能在网上说出“楠田桑现在已经是立派的声优了”的时候,当年的声优之卵中飞出的是一只金凤凰。


“壁は Hi Hi Hi 壊せるものさ Hi Hi Hi 倒せるものさ”


一曲三人Start Dash 结束之后,Live正式进入后半部分,屏幕上开始播放小鸟制作新服装的动画,动画结束后除了学生会成员之外的七人出来唱了これからのSomeday,而她们身上的服装正是动画里的那套,一首七人曲结束后在大家的呼唤之下,同样穿着新服装的南条和楠田粉墨登场,穿着这身甜美可爱的衣服的九人接着为大家献上了同样甜美的もぎゅっと"love"で接近中!和Wonder zone。两曲演唱完毕后九人再度退场,这次的动画内容是九人在Live之前的表明决意,而对于最后穗乃果像是选手宣誓一般的发言,会场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动画之后九人穿着一身和风服装奉献了那首经典的輝夜の城で踊りたい,好几个粉丝们拿来开玩笑的梗诸如德井下楼梯和里P双手开扇便是从这诞生(于是两年后在台湾见面会上不服气的里P数次挑战单手开扇,最后终于在夜场达成了一次成功的成就),当然还有新田因为在练习这首歌时弄坏了5,6把扇子(保守估计)而诞生的“最强传说”。同时那九人拿着扇子翩翩起舞的那美如画的影像,也深深地映入了所有人的脑海中。一曲辉夜城结束后,成员一边做着MC一边依次更衣,内田彩还恶作剧地拿扇子在里P裙底制造上升气流(然而从BD上还是看不到任何东西)。而更衣结束之后的wild star作为当时唯一一首海未当C的九人曲更是因为其他人成双成对唯独三森没CP而遭到她自己的吐槽。而这时Live也接近尾声,但高潮却从这里开始,因为剩下的两曲是No Brand Girls 和Snow Halation。


穿着动画11集雨中Live的那身服装,在“(Oh yeah! Oh yeah! Oh yeah!)(いっしんいっちょう!)(Oh yeah! Oh yeah! Oh yeah!)(ほら負けないよね)”的歌声中No Brand Girls的演唱拉开帷幕,虽然在动画里这一曲唱完穗乃果就因为高烧倒地不起,使得原先精心的准备的Live化为泡影,但显然对于这场力图再现动画的Live而言,这一点是万万不能还原的。No Brand Girls可以说是μ’s的所有歌曲中最炽热的一首,从默默无闻到逐渐声名鹊起,是当初的梦想和不懈的努力使得她们可以一步步前行,更是曾经的悔恨和眼泪让她们更加想要咬牙坚持下去,于是她们将横亘在自己面前的黑暗一扫而空,将挡着自己的墙壁一面面推倒,一路奔跑到了今天的这个舞台上,台下那些从3年前就一直支持着自己的熟面孔是这场旅程的见证者,而内田曾经在μ’s第一次公开event中向身旁的新田和小鹿许下的那个“让今天来场的所有人都能为此感到自豪”诺言,也在全场热情的欢呼和应援中得到实现。而之后的Snow Halation,不仅是成员们最喜欢的一首歌(不少人都在KTV里点过这首歌来唱),还是她们以各种名义唱的次数最多的一首歌(除了九人的大大小小的Live,还有KARI和楠田都在参加综合Live时披露过这首歌),而这更是粉丝们记忆中最难割舍的一首歌,虽然这次没有空中缓缓飘落的雪花,但1st时的一小片,New Year Live时的一大片,终于变成了在新田开口唱出“届けて”的一瞬间整个会场由白转橙的盛景。这时距离当初Snow Halation发售过去了两年半时间,这份思念也从最早PV弹幕中零零星星的雪花终于传达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心里,也难怪三森在14年12月31日的忘年会上会把这首选为μ’s最炽热的歌了,而最初觉得这本该是一首悲伤的歌的词作者畑亚贵在看到Live现场观众和场上的九人一起大声喊出Snow Halation时在意外之余也不禁露出了笑容:“啊嘞?虽然没感觉到苦闷不过嘛也好吧”,她也再次认识到:果然Live就是场上的人和场下的粉丝共同制作出来的。


当成员们唱完一首Snow Halation退场之后,全场开始不停地喊安可,过了许久,屏幕亮起,是动画一期最后Live前的画面,当成员决意出场开始报数时,观众们一起喊出了那个代表自己的数字——10。然后就像动画里那样,九人身着校服登场开始唱出那首最初由二年级三个人所演唱的堪称动画版μ’s原点的Start Dash。满员的礼堂变成了满员的会场,不变的是挥舞着的九色荧光棒,她们摆脱了过去的阴霾,一路跑进了晴空万里的新世界,不再独自哭泣,而是用笑颜将大家联系在一起,曾经那名为梦想的一片片碎片,最终拼出了一幅名为未来的美丽画卷,虽然努力未必会获得回报,成功也并非只靠努力就能实现,但无疑这份成果离不开她们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流的血与汗,靠自己的双手争取得来的结果自然受之无愧,她们可以去昂首挺胸地向大家宣布,我们真的将那个曾经虚无缥缈的梦想,在此刻变为现实。而一曲终了,九人依次站定,南条开始发言,那是μ’s历次Live中最长的MC,正是因为下面那些话语那些场景的存在,才将原本优秀的一场Live,变成了经典。


“いまはそれさえ笑い话 ずいぶん强くなったみたい
いろんなことがあったね 怒ったり泣いたり忙しく
真っ白なノートブックへと想い出が増えてゆく
表纸に小さくありがどうって书きたいな
いつかね...いつかね”

Start Dash结束后,新田第一个开口感慨总算由9人唱了这首start dash,听到全场的欢呼后南条试着开始抛砖引玉,却在说出“三年前企划开始,动画也播放了,现在LoveLive已经变成了一个最初根本无法想象的巨大企划”后就因为泪腺崩坏而哽咽,几乎说不出话来。其实当开演前她听到音乐声就忍不住想要哭,但是还是贯彻了自己的原则——“在安可前绝对不要哭出来”,现在她已经不用再忍了。而这时德井在南条回头找毛巾时赶紧出来打圆场,小鹿也帮腔说“就算是大姐头也有想哭的时候”。然后大家谈起了当初的那次夏COMI上无人问津的摊位和销售惨淡的一专,而如今她们的CD已经时不时会卖到缺货,对已经变得强大的她们而言,当初那些艰辛如今却能坦然地一笑了之。而后一番寒暄后关于μ’s next project的介绍拉开序幕,第一弹的六单制作和第二弹的新Unit曲制作之前早已公布,但当天由新田带来了next project的最新进展。而当屏幕上依次出现: 第3弾 2014年春 PlayStation Vitaにてゲーム化決定
  第4弾 「μ’s →NEXT LoveLive! 2014 ~ENDLESS PARADE~」
    さいたまスーパーアリーナでの2daysライブ開催決定!
  第5弾 ラブライブ!2期 2014年春 TVアニメ放送予定

观众们沸腾了,九名成员也激动不已。虽然已经有了手游,但是PSV上的游戏化无疑会让一个画面更美,游戏体验更佳的LoveLive游戏呈现在大家面前(虽然后来这款游戏各种意义上都比较惨,人称买粘土送游戏)。第四弹的下一场Live宣布虽然是惯例,但看到场地那里写着的那个名字,还有后面的2days,所有人都忍不住为之一颤。埼玉超级竞技场,这是她们一年前的夏天登上的舞台,那时和她们一起的还有好几十组艺人,但明年2月,在那个场地上的只有她们九人,而且是连开两天。虽然不会像ASL那样开放所有的座位,但至少是现在三倍以上容量的场地无疑能弥补更多这一天未能到场的人们的遗憾(虽然最后BD第七卷的销量让那些指望着场地大了票就好抽了的人再次品尝到了绝望的滋味),最重要的事,明年春天,动画第二季会上映,μ’s的故事不会就此告一段落,而将继续进行下去,这比其他任何消息都要来得让人由衷地感到喜悦。在这种氛围下,成员们开始了最后的MC。


一贯理性的三森先是为此次依然经常缺席排练全靠成员们的帮助才能得以站上舞台一事表达感谢,也向那些支持着自己的粉丝们表达感谢,这并不是冷无缺,只是这名内心坚强喜欢默默努力的少女的一贯表达方式。当然两年后,当她罕见地主动提起一单时的事情,罕见地下了台就哭成泪人,我们忽然发现,原来在这个组合呆久了,还真是对泪腺不太友好啊。而里P开场就为终于能九个人凑齐跳Wonderful Rush表示感慨,迎接她的是南条大姐头激动的拥抱,而说到在后台听到观众们喊出的10 时自己泪腺崩坏的事,这名“任性”的少女说大家要赔偿自己的眼泪(所以两年后的Love Wing Bell全还回来了)。平素大大咧咧看上去没啥心事的Pile也破例在Live中哭了出来,她将已经讲了两次的自己曾经一个人努力过,能遇到现在的八位伙伴真的太好了的发言又重复了一次,同时也感谢能与这么多LoveLiver相遇(Live结束后她在博客上贴的那张手写的3rd感想也是非常动人)。南条开场就讲了new year live时自己在一个劲地刷推的事(看到大家都在说绘里在屏幕上出现感觉绘里成了回不来的人了啥的),也讲了动画录音时九人希望一起收工所以都会等那些新人们录完再一起走的感人片段,还有成员们教授错过了new year live的自己舞蹈动作的事。KSSN讲了自己最初的不知所措,也讲了被人非议“这货是谁”的过去,更是流着泪感谢了那些包容并支持着这个当初长得不算漂亮唱歌不算好听的默默无闻的自己的LoveLiver们(刚才Pile哭的时候她安慰Pile,现在轮到Pile安慰她了)。而一贯敢说的内田彩一边卷着毛巾一边讲着那些粉丝对她说没能买到票的事,一边卷着毛巾一边讲着对下一次Live的种种期待,而旁边的一老一少也一边学着她卷毛巾一边在谈笑(我一贯对外宣称自己就是卷毛巾入坑的)。小鹿讲了对企划发展至今已经有很多入坑途径这件事的感想,也讲了在曲单上下功夫的事情,顺便又玩了一次“谁来救救我”。而靠谱的部长德井带着笑容又做了一遍妮可妮可妮,还帮最后发言的新田擦掉了已经糊掉的妆。新田话刚出口就哭成泪人,这是她人生中的顶点(后来才发现后面还有那么多新的顶点等着她,她也要带领着台下的人们去见识更多更美丽的风景),也讲了被八名伙伴和众多粉丝包围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能遇到LoveLive能遇到在场的诸位是她一生的财富,而正如前两名成员一样,最后几乎说不下去的她也用标志性的Fight哒哟结束了自己的发言。而在最后一首歌开始前,南条问在场的观众今天是否有尽兴,听到答复后她的那句“我们就是为此而努力至今”无疑给粉丝们原本就岌岌可危的泪腺补上了最后一刀。于是在“μ'sミュージックスタート!”声中,九人献唱了这场Live曲目表里的最后一首歌——きっと青春が聞こえる。而当一曲终了她们伴随着OP的BGM准备退场时,场下的部分观众开始唱起了OP(似乎是安可时有过布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南条跟着哼了一句,这一句直接引发了全场观众的大合唱。结果站在台上的新田哭了,饭田哭了,内田哭了,楠田看到南条哭了也跟着哭了。她们的背后就是下舞台的路,只要少许几步就能离开这个奋战了三个小时的舞台,圆满地结束这次Live,工作人员也在一个劲地催她们下场,但是她们谁都没有后退,因为她们的面前,有着5000名意犹未尽的观众。因为不知道能不能跟观众合唱,哭到声音都在抖的新田小心翼翼地去问南条:“可以唱么?”,虽然不知道南条回答了什么,但当新田回到原位后,她牵起了一旁三森和内田的手,开始跟着观众们一起合唱这首本不存在于曲单上的“最后一曲”,而后已经泪眼婆娑的成员们早已不管事后会受到怎么样的责骂,她们陆陆续续跟上,九+五千人一起让这场完美的Live在最后一刻再次得到升华,这一刻,九个人真正变成了十个人。


在现场观看了整场Live的鹫崎键在当天晚上发了两条推特,一条是“μ's 3rd アニバーサリーLIVE 見てきました。とても良かった。うん。行けて良かった。”而另一条是“アンコールでずっと泣いてたから頭痛い。”虽然不知道三年前和两年前他两次向那些在摄像机前不知所措的少女们伸出援手的那一天,有没有预想到过她们能够没有向多数G’s企划那样止步于平庸?有没有料到这个当初成员们多数默默无闻的组合能如此振翅高飞?有没有想到当初自己的那个叫徳井青空的徒弟居然已经成长为能带给这么多人笑容的立派偶像?或许那九人未曾在公开场合向他表达过感谢,不过显然台上那九个人的存在就是对他当初那基于鼓励新人的善意最好的感谢了,而他此刻发出这两条推特时的心情,与其说是著名主持人鹫崎键见证了一场伟大的Live,更不如说是最早的“古参”LoveLiver鹫崎键在看了这场Live后发自内心地觉得,能遇见μ’s真是太好了吧。用了三年时间,μ’s从一艘小船成长为了航空母舰,上面载着的除了成员们和粉丝们的日日夜夜,汗水与眼泪,还有那一路上诞生的新的梦想们。


“奇跡それは今さ ここなんだ みんなの想いが導いた場所なんだ

だから本当に今を楽しんで 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 夢のStory”


不得不说3rd是μ’s发展过程中不亚于动画化的一个里程碑,就像新田说此刻是她人生的顶点一样,这也是μ’s的一个顶点。在那些14年后诞生的LoveLiver中,有些原本是看完动画并没有太多共感的人,不过在别人的推荐下去看了一下3rd,就因此而喜欢上了的这个组合,而当他们回过头去看动画,才发现这场Live和动画密不可分的关系,爱屋及乌地连动画也顺带着喜欢上了,然后在那些古参的指引下去看了番组,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这就是在各种SNS上所谓的“3rd 入坑”,当15年台湾里P见面会负责的翻译叮当(因为这份工作她补了两季动画)去PTT的LoveLive版上发帖询问想入坑需要看些什么时,热心的版友直接对她说“你现在需要的东西有两样:1. 3rd BD 2.一大盒纸巾”。而μ’s的人气也从3rd后再上一个台阶,那些原先由企划正式声优出道的成员们个人的人气也出现了迅猛增长,出CD的出CD,开Live的开Live,也逐渐开始主持自己的广播或者生放番组。她们也算随着μ’s共同成长,然后一同分享梦想成真的甜美果实。

3rd之后的各种琐碎故事因为各种原因在这里并不想再作展开,之后的4th也好(其实没有最后的MC感觉还是挺失落的),第二季动画也好都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功。第二季第一卷BD还因为捆绑5th抽选券的特典商法非常狡猾地打破了EVA的记录成为了本世纪初动最高的深夜动画。还宣布了剧场版和FMT(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这些也已经都开始了)。每次Live中Dior和他的花篮的变迁也一路见证了μ’s的成长(4th时和5th时他已经可以专心只制作海未专属的角色应援花篮了,因为场地内的各色花篮实在太多了)。μ’s这个存在已经变得越来越庞大了,但是无论她们走得多远,她们的身边都有热情的粉丝们相伴,无论她们走得多快,她们总会不忘记回过头去看自己离粉丝们是不是走得远了,μ’s的成功离不开她们自己和众多工作人员的努力,本质上更离不开成功的运营,而在μ’s的故事里,在背后推了她们一把的粉丝们也有自己的位置。曾经的灰姑娘变成了舞会上闪亮的主角,靠的只是勇气和善良,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魔法”,而施加魔法的,正是那些给她们番组投稿,参加她们各式大大小小的活动,砸锅卖铁买碟买书买杂志,愿意对她们大声喊出“大好き”的粉丝们。μ’s的奇迹,既是二三次元结合的奇迹,也是特典商法的奇迹,更是由大家共同努力实现那曾经遥不可及的大大小小的梦想过程中铸就的奇迹。正如某位女性友人在看完两季动画后写下的那段“这是一部洋溢着热情的作品。怒涛一般的热情席卷了作品的每分每秒,让故事主线始终以较快的节奏前进着,并且渗透在剧中人物迈出的每一步,和她们所唱的每一首歌之中。正如希所说,拥有热情的人们在这一契机下被连接起来。这部作品本身就是这样的象征,它用出色的作画、音乐和演出感染着每一个人,调动着每个人心中的热情,并且将这种情感再次传达出去。也许只凭热情就能一帆风顺的故事太过美好甚至都合,但我们是需要这样的梦的。在仅有一次的青春中迎来奇迹般的邂逅,尽情欢笑,哭泣,歌唱,大概无论是谁都会对这样的青春抱有憧憬,与其说是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倒更像是みんなで夢見る物語吧”的感言一样(我实在是喜欢这段话,觉得自己也写不出超越这个的句子了,更尊敬那个写下这段的人对LL的爱,所以就无耻地照搬了),μ’s是存在于此处的各式各样人的故事的集合,是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过的憧憬,虽然梦想不一定能够实现,未能实现的梦想也不一定就那么可怕,因为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因为一时的曲折而让自己内心中美好的东西屈服。即使新田最后没有成为声优,内田没有接到南小鸟的角色,三森还在当着她的舞台剧演员,小鹿和里P还在做着杂志模特,Pile最终变成普通的上班族,德井在当自己的死宅,楠田还当着自己的女仆并未背着吉他出走,南条依然是那个觉得在人前歌唱很害羞的腼腆的患有哮喘的静冈县女孩,她们或许也只能作为粉丝的一员在台下见证这样的荣耀时刻,但是这又何妨,她们依然是她们,对于那些通过别的方式最终熟悉她们的人而言,她们依然是普通而又值得尊敬的存在。虽然理性上来说μ’s的成员就算不是这九人或许依然能够红红火火,甚至也会取得如今的成就,但历史是没有如果的,她们已经站在那里,站在舞台之上,既然眼前有人正在为了我们憧憬却不可得的东西而在努力奋斗,那就用自己的力量在背后善意地推一把吧,感谢你们实现了我们的梦想,给了我们一场甜美的梦境。


“Dreamin' 消えない Dreamin' Sensation”

5th是一场不亚于3rd的Live,但因为5th的BD还没有出,加上之前已经写过一篇烂尾的文章来描述过这场Live带给我的种种感受,所以这里不会对于演出的细节再加详细描述,也不知道能再说些什么了。如果真要给一个感想的话,那就是去了真是太好了。她们终于能独自站在SSA的27000名的观众面前,创造那虽仅有两天却让人要花好两个月才能从中完全醒来的梦境(然后lantis就来了呢,于是又得继续梦)。而这里,仅想将当时的repo中未能记下来,事后靠着各方面的整理才终于得到的最后的大家的MC在这里一条条写下来吧,权当弥补当时的遗憾。


德井:对于这场Live,有很多感慨很深的瞬间,而就在将这些瞬间一一咀嚼的过程中,live就这样结束了。

久保:上一次Live虽然也创造了很多第一次,但这次我们踏上了新的台阶,实现了很多突破。在排练时候我看着舞台上的螺丝,想着制作了这个螺丝的人们是不是也算参与了制作这次Live呢(笑)能让工作人员们也好,来场的观众们也好用笑容度过两天的Live就是我无上的幸福。

楠田:这次Live我被各方的人支持着,能在这样的场地与大家一起庆祝自己的生日,我真的非常开心。这样的生日,可能一生都不会再有第二次了。(说完就哭了)

饭田:我们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而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准备。(排练的最后阶段每天都晚上12点过后才能回家,但一早10点又要开始排练,所以还有过因为工作要去别的地方的新田哭闹着不要离开的故事)虽然无法用言语很好地表达,但我们真的很开心,也感谢在场的大家,正是因为大家的存在才能让我们今天站在这里。

南条:这是一场花费了大量时间制作的Live,历经了很多辛苦的事情,也有过带着“倒下也没问题吧”的心情舞蹈的时候,但看到大家热烈的应援,也勾起了我各式各样的回忆,让我想要坚持到最后,今天能努力到最后真是太好了。

Pile:我原先是一个人在歌唱,而如今能遇到这么多好伙伴和优秀的工作人员,能被这么多粉丝支持着,真的感到很幸福。从今之后,也请大家继续支持LoveLive,μ’s和西木野真姬。

内田:真的好开心,虽然有过很多很不得了的事情,但是正因为这些痛苦,才让我们更能体会到这一瞬间站在这里的快乐。我想要把LoveLive的能量一步步地传到全世界,为大家制作出更棒的作品。

三森:平时Live的时候我总是非常紧张,但这次我却一点都不感到紧张,只想着早点与大家见面,这场Live真的花了很多时间来准备,虽然常常有“到底还有多少新曲要记,真讨厌啊”的感觉,但是为了在今天看到各位的笑容最终还是一路努力过来了。

新田:今天能置身在这样一个梦幻的空间里,也发生了许多至今不敢相信的事情。在这样大的会场里为楠田庆祝了生日,借由着大家实现了梦想的思绪也有很多,于是我要将这首歌,送给所有喜欢着LoveLive的人们。

然后钢琴声响起,那是动画第一季第一话开始的音乐教室中的钢琴声,也是动画第二季最后一话时毕业典礼礼堂中的钢琴声,愛してるばんざい,这是所有人此刻心里共同的想法。这首在1st live时出现在倒数第二首的曲子,这次依然在那个熟悉的位置,不变的是九人的赤诚之心,变化的只有场下的粉丝数量,和那棵历经风雨终于茁壮成长可以供人遮风避雨的名为μ’s的参天大树。梦想尚未结束,此刻还不是终点,从明天起,还请多多关照。


“すれ違ってもわからないくらい 大人になった時に

懐かしさへ変わるのかな…なんて考えてた”

μ’s的过去已经真正成为过去,而她们现在也已站在了辉煌的舞台之上,实现着一个个曾经的梦想,粉丝们也对此乐在其中。但沉醉之余有些人却开始害怕,害怕着现在自己理所当然所享受着的被这九个人充斥着的生活,在不远的未来会分崩离析,害怕明明才喜欢上没多久,就要面对离别,于是大家都开始谈:为什么μ’s要在这时候解散?μ’s该不该解散?μ’s的后续企划到底会如何?。而这害怕的原因,是众人日渐繁忙的个人事务,是新田的声带,是南条的膝盖,是三森的眼袋,更是迟迟不出的七单和第六次演唱会的详情,还有动画里的那番三年生毕业后μ’s解散的宣言和各种意义上无辜躺枪的新企划Aqours,而最重要的理由是:角色们不会老,但是声优却会老,对于南小鸟们而言,μ’s只是高中一年间发生的故事,但对于对于内田彩们而言,LoveLive是她们五年间共同经历的各种欢笑泪水,和同伴们积累的各种经验,和企划实现的共同成长。关心则乱,害怕也是因为喜爱。但有时怕着怕着就逐渐忘了,忘了为什么在害怕,也忘了让自己害怕的那份喜爱。就像我们五年前曾经高喊过梓喵我老婆结果到如今却变成了南小鸟我老婆,而我们自己也说不准自己的老婆再过五年是不是也会从南小鸟变成别的角色。虽然我们说着自己喜欢μ’s是因为从最初的惨淡一路奋斗最终得以踏上光辉舞台的励志故事,但我们眼中的励志故事,或许只是从1700人到27000人,Oricon周榜164位到第1位的数字上的变迁,或许只是因为看到那一那个光辉的舞台感到心潮澎湃,是那个成功的瞬间。而如今这个“みんなで叶える物語”即将在自己的心中落下帷幕,大家忙着感伤,忙着分析,但这或许就像几年前我们感伤着那个已经因为喜新厌旧被丢进故纸堆的HTT一样,几年后我们心里μ’s在啥位置,这事谁也说不准。或许只是因为跟着喊了那句“LL大法好”就能感觉仿佛自己也成为了分享这份荣光的一员,却忘了自己未必有这个立场在那里作为运营指点江山,而粉丝的本分就是支持自己喜欢的人这一件事而已。虽然喜新厌旧这个词看似十分难听,但不得不认识到喜欢上偶像这件事本身就有一定动机是出自追求成功跟随流行的跟风心理,倒不如说成王败寇本身就是人类对待事物最正常不过的态度之一,所以这并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再美好的梦境都是有其终焉的,而有时候这终焉来得意外地快。μ’s是我们大家一同经历的一场美梦,也是我们所沉浸其中的那形影不离的当下,梦醒了就不得不起床继续为了生计奔波,也不得不去迎接那没有美梦相伴的新生活,这是迟早的事,也是每个不小心喜欢上了μ’s的人终将面对的现实。但正如新田举着荧光棒唱出这曲SENTIMENTAL StepS前所说的那样,至今为止大家已经一起创造了无数美好的记忆,而如今让我们来创造新的记忆。她们的演出还未就此落幕,未来肯定还有更多的记忆等着我们一起去创造,所以现在就在害怕是不是有点早了呢?比起沉浸在悲春伤秋之中,不如享受着依然能与她们相伴的那注定有限却暂时看不到完结的时光。终有一天她们会离我们而去,将不再能继续陪伴我们了,而慢慢地我们也会不再在KTV里连续热唱好几首她们的歌曲,不再主动提起她们的事情,甚至偶然听到别人兴奋地谈论她们的近况时候也不会去加入对话,只是默默倾听,为了她们的好消息而高兴,为了她们的坏消息而悲伤,就像那些最困难的时候曾经陪伴过她们给过她们力量,却在她们功成名就之时早已不知所踪的人们一样,我们只希望在所有能与她们相伴的日子里与她们度过尽可能多的快乐时光,而这会是她们所能给予将来的那个我们的最宝贵的财富。而希望她们善始善终,也是我们能给的最好的祝福了。


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在她们离开我的生活前,我已经有了自己的新欢。因为爱也是有终点的,就像曾经天天捧在手心的PSP和3DS如今已经早就锁进柜子里再也不碰,与它们作伴的还有初中时的GBA和小学时的俄罗斯方块掌机,就像不再追林依晨演的偶像剧,不再在魔兽世界里穿着T2背着祈福四处转,甚至连曼联的比赛都很久没看了,和这些一起进入故纸堆的还有无数不想再次打开的小说漫画。所以对于迟早有一天μ’s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我也有着十足的信心。但不管正如过了多久我听到“樋口小夜子”的名字都会为之一震,那是那些难以忘怀的东西们刻在我身上名为记忆的抹不去的印记,而μ’s刻在我身上的,或许就是那九个站在舞台上缓缓将代表自己颜色的荧光棒举起的笑颜如花的少女吧。当然记忆也有终点,不过那时伴随着它一起消逝的,可能还有生命吧。



“嬉しいから会いたいよ 寂しいから会いたいよ 楽しい悲しい

そして会いたくなるんだ どんなときも”

]喜欢“九个人”的μ’s,也喜欢μ’s的九“个人”;喜欢她们的笑容,也喜欢她们哭花的脸;喜欢生放里的惩罚游戏,也喜欢广播里的温情庆生;喜欢一边骑车一边笑着唱蓝莓小火车,也喜欢一边乘车一边哭着听KiraKiraSensation;喜欢新田惠海的3年又3年,也喜欢えみつん的探求Dreaming;喜欢内田彩的紧张和小心翼翼,也喜欢うっちー的热血和滔滔不绝;喜欢三森铃子的认真努力,也喜欢みもりん的温柔体贴;喜欢久保由利香让人胃痛的残念,也喜欢シカコ无微不至的善良;喜欢饭田里穗的生日愿望,也喜欢りっぴー的一身嫁纱;喜欢堀绘梨子的筚路蓝缕,也喜欢Pile的歌唱梦想;喜欢徳井青空的爱岗敬业,也喜欢そらまる的搞怪豁达;喜欢南条爱乃的冷静沉稳,也喜欢ナンジョルノ的无限深情;喜欢楠田亚衣奈的天真无邪,也喜欢KSSN的破茧成蝶。她们既虚假又真实,既是故事又是生活,既遥不可及又近在眼前,既是九个截然不同的人却又是拥有同样梦想的一个团体。她们不是名震寰宇的巨星,只是九名随处可见的普通少女,只是我们心中的女神,Dancing stars on me。她们用魔法制造了一场美梦,而我们用泪水为她们装点青春的光彩。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这个回答与其说是回答,不如说是索引。

首先,根据题目的描述,我推测题主你已经把单曲的PV和演唱会都看过了,所以这里不列举了。

【lovelive】【科普向】由《HISTORY OF LoveLive!》了解LL的历史
tieba.baidu.com/p/32470

【lovelive】【访谈】《电撃ラブライブ!三学期》中公野樱子和花田十辉的访谈 tieba.baidu.com/p/33092

类似的精品帖还有一些,我觉得看完这两篇差不多了。


一单附带,成员自我介绍
av1504955

二单广播剧
av1503191

三单B站暂缺,up一直没做…

四单广播剧
av1540189

五单广播剧
av1503820、av1517179

六单广播剧
av1503876

感受一下人设的变化(尤其是真姬、妮可和海未)


生放送又多又杂,不太好找,需要整理一下……

我觉得把上面的看完也差不多了……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