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三峽大壩帶給人們的是什麼?

周同 整理

人氣 1902

綜合各地報導,三峽大壩5月20日將全線建成。三峽大壩全長2300多米,1994年12月14日三峽工程正式開工,隨著三峽大壩工程進行,江水淹沒了海拔135公尺以下,又將上升到175公尺,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鋼筋混凝土大壩。

建築的工人/Getty Images


據BBC報導,中國當局在論證三峽工程時表示,三峽有著「無可替代的」優越性,具體表現在四個方面:發電效益,防洪效益,航運效益,以及造福居民。但是,反對建造三峽大壩的人批評說,「如果我們看看這四個建壩目的,只有第一個實現了,那就是發電。」同時又說,「但與其它的發電方式相比,三峽發的電太貴了。」

報導指出,三峽大壩從2003年中期開始發電,到2009年等26台發電機組全部安裝完畢時,三峽的發電能力才能達到飽和。在1993年建壩當初的預算為108億美元,但據現在估計,三峽水電工程全部完工將耗資約250億美元。三峽工程的開支成本應該怎樣來計算,也可並非是一道簡單的數學題。

血吸蟲病進入四川地區

遷離的三峽居民/Getty Images


據BBC報導,在三峽工程論證之前,專家就提出警告: 三峽水庫的形成,對血吸蟲病、瘧疾以及鉤端螺旋體病,肺吸蟲病、乙型腦炎的流行和傳播,還有地方病 、庫區污染等對人群健康有何影響,要引起決策者的高度重視。但是,這些意見並沒有引起重視。

報導說,在歷史上,長江三峽下游地區是中國血吸蟲病的最主要分佈地區,但是緊挨湖北省的三峽地區,卻沒有血吸蟲病的流行,三峽上游的重慶市,四川省也沒有血吸蟲病的分佈。 從氣候條件來說,重慶市,四川省都適合釘螺的生存和生長 ,為什麼血吸蟲病沒有流行?主要是由於長江三峽的割斷。長江在三峽河段, 包括支流,水流湍急,傳播血吸蟲的釘螺無法生存。

報導指出,但是三峽大壩已建成,三峽水庫開始蓄水,河流水流變緩,釘螺就會在庫區生存、生長、蔓延,並從湖 北省向重慶市、四川省擴散。據早在1997年加利福尼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學者的研究,未來三峽水庫很可能會有帶有血吸蟲的釘螺的分佈 ,三峽庫區會成為血吸蟲病流行地區,血吸蟲會通過三峽水庫向西擴散。

報導說,現在在三峽庫區返遷的三峽工程移民的人群中發現多例血吸蟲患者。他們是三峽工程外遷安置的農村移民。不少移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安置在血吸蟲病流行的地區。三峽地區本無血吸蟲病,三峽工程移民對血吸蟲病瞭解甚少,和當地的居民相比,他們缺乏防範的意識、知識和手段。所以一些移民在外遷幾個月後就染上了血吸蟲病。 據報導,外遷移民歐品強家兩個孩子、移民余傑、余國泰的妻子,何家雙的孩子均患上血吸蟲病,現在都已經返回三峽庫區,成為沒有戶口的黑戶。

報導指出,外遷移民返回庫區的理由很簡單,他們在政府指派的安置地無法生存下去,這包括不少安置地是血吸蟲病的重災區。

報導指出,這樣,血吸蟲病傳播的三個條件均有了:平緩的水流,血吸蟲病卵,加上有利的氣候條件。當年三峽工程反對派擔心的事,現在正演變成事實:血吸蟲病將在長江三峽水庫傳播,並向重慶、四川蔓延。

僅血吸蟲病傳入四川一項,「造福居民」就成了空中樓閣。加上120萬移民大遷移,大舉改變了三峽庫區居民的生活型態,離根棄土也帶來巨大的社會不安定問題。

2003年,美國之音曾報導過, [國際探索]的執行主席帕特莎·亞當斯女士指出,根據他們掌握的情況,大部份三峽庫區移民的生活不如過去。她說,移民通常得不到應有的補償,他們的房屋居住面積減少,耕地減少,而且很多人失去工作和從事了多年的生意。她說,至少有40%的移民在重新安置多年後,生活還趕不上以前。亞當斯女士指出,在移民安置過程中,有關官員貪污腐敗猖獗,肆意侵吞移民安置費,使很多三峽移民處境更加悲慘。

報導說,亞當斯女士說:「毫無疑問,腐敗現象當然是非常猖獗的。很多被重新安置的移民向有關當局反映和揭露官員的腐敗行為,結果這些移民自己卻反而被關進監獄。當局也沒有採取有效措施,制止腐敗活動。這些移民得不到應有的補償,很多時候,他們連本應得到的一點補償都得不到。所以,很多移民的處境非常悲慘。」

地理人文不可彌補的損失

沈於水中的古佛寺/AFP


393億立方米總庫容的巨大水庫,改變了三峽千百萬年的自然型態。顯而易見的是三峽庫區的地理人文的不可彌補的損失。

據報導,三峽大壩全面蓄水後,水位175米以下將淹沒39處旅遊景點,考古學家曾指出,三峽文物的價值在於六十多處舊石器時代、八十多處新石器時代遺址,還有百餘處古代巴人遺跡,以及四百七十餘處漢至六朝遺址、三百多處明清建築物和大量棧道等古代航運遺跡。

由於受三峽大壩工程影響的文物點範圍相當大,只能以「重點發掘、重點保護」為原則的《三峽文物保護規劃報告》,當時提出的文物點數量為2318 處(地面446處、地下792處)。但考古文物界都清楚,所謂「保護」工作只是亡羊補牢,誰也無法具體估算出在完成大壩的大前提下,犧牲、錯失或未知的文物考古史跡有多龐大。

報導說,至於水位上升至135公尺後,被稱為「世界第一古代水文站」的涪陵白鶴梁題詞枯水石魚、小三峽叢山之中的千年古鎮大昌,都已沒入江中;傳說中劉備入蜀的重要通道三峽古棧道、原本被船員視為鬼門關的忠州三彎航道、號稱三峽庫區「第一回水沱」的西沱駭人漩渦,都已永遠消失。

雖然張飛廟、大昌古鎮、鬼城酆都等地都采高處搬遷措施,枯水石魚則將興建水下博物館展示,但文物史跡離開了歷史場景,人離開了母土,殘存的是早已走味的文化。

大壩對下游河堤的影響

據報導,今年二月份以來,長江干堤岳陽段部分河段發生嚴重崩岸險情,其中華容縣天字一號、君山區的洪水港、張家墩等幾處河段崩岸尤為突出,嚴重威脅到長江干堤安全。

報導說,其中,湖南華容縣境內出現了長約六百米的崩岸險情,最近處距長江干堤不足六十米,已危及堤外的民眾生命財產安全。自2001年洪道拓寬後,河段主流逐年南移,洲灘開始崩塌。今年2月以來,由於雨水較多,長江水位回升,流速加大,崩岸加劇,尤以25+314至25+677共計363米堤段最為嚴重,較去年汛前外灘已崩塌了30米以上。據現場觀測,目前崩岸呈快速發展態勢。3月10日與2月23日相比,崩塌邊緣又向大堤逼近了12米,最近處距長江干堤已不足60米,其河床較去年汛前,最大加深達22.3米。

據報導,岳陽市長江修防處介紹,君山區洪水港崩岸險情位於樁號7+700至9+200段。2004年開始出現崩岸險情,年均崩寬15米,目前灘岸距長江干堤最近處僅80米。君山區張家墩崩岸險情位於熊家洲汊河段,目前崩岸段距長江干堤堤腳最近處不到70米。

報導說,站在長江大堤內的河灘上,江風挾著江水不斷拍打已發生崩岸的河灘,不時將大塊的泥土捲入江心,在離河岸約兩米的河灘上,赫然有一條長長的裂縫, 裂縫最寬處達5厘米。「這是近幾年發生的最大的崩岸險情,」華容縣護岸管理所一李姓負責人說。

據介紹,這是受三峽蓄水後清水下洩(即下洩江水泥沙含量下降導致挾沙能力增強)和長江洪道拓寬工程等綜合因素影響所致。

據報導,中國長江三峽總公司官員5月17日說,二00三年六月三峽工程蓄水一百三十五米以來,三峽庫區監測到大小地震上千次,最大震級為裡氏三級。

長江三峽大壩在建設的十二年中,已經對三峽庫區百萬民眾的生活帶來了噩運,同時對整個長江流域的生態產生了不可估量的逆轉。它打破了千萬年來自然格局的安排和地貌,毀壞了千百年來遺留下的中國人文地理。

據美國之音2003年報導,當時三峽大壩表面出現80來條裂縫。設在加拿大的非政府非盈利機構[國際探索]的執行主席帕特莎·亞當斯女士指出,雖然大壩裂縫並非少見,但是,由於中國政府不允許獨立的監控機構對三峽大壩裂縫情況進行實地勘查,而且對消息進行封鎖,致使外界根本無法知道裂縫的位置,裂縫的深度,裂縫的長度。亞當斯女士說,中國掩蓋大壩裂縫的嚴重程度,萬一大壩出現決口,其影響將是災難性的。

當中共媒體在為中共惡黨吹捧時,三峽大壩對民生的負面影響正在日益顯見。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國三峽僅兩成污水經過處理
墳墓棉絮做的黑心棉被 誰敢睡
三峽庫區僅兩成污水經過處理
三峽爆幹堤崩岸 專家坦承與蓄水有關
最熱視頻
大疫下解救有道 歷史啟示帶您闖過中共肺炎
【珍言真語】梁錦祥:拜登醜聞曝中共靠港漂白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大選觀察】拜登的燙手山芋:擴充最高法院
【重播】川普亞利桑那演講「讓美國再次偉大」
【直播】專訪《蠶食美國》製片人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