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馬浚偉認再演好人已覺悶 自組公司「攞苦嚟辛」演舞台劇|香港01|即時娛樂

【影片】馬浚偉認再演好人已覺悶 自組公司「攞苦嚟辛」演舞台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假如將「離開無綫→內地發展→回流香港」當成是一條公式的話,也許不能套用到他身上了。在20年長期服務金牌快將到手之際,馬浚偉選擇了提早離開無綫,數年後,明明可以繼續舒適地過拍劇賺人仔、登台賺美金的日子,他卻「攞苦嚟辛」,為舞台劇編、導、演,甚至連贊助商、投資者都親自出面去傾。

有趣的是,他找萬綺雯及羅敏莊擔任《偶然.徐志摩》女主角,如果把以上的組合放到無綫劇集的話,相信會有不錯的收視。現在放到舞台劇嘛,單是馬浚偉、萬綺雯那股熱情,也值得期待。

攝影:龔嘉盛 化妝、髮型:Yumi

第一個拿着支票找我的朋友,說相信我,也擔心我開口要錢時會覺得為難,嘩!那一刻真的想哭出來,原來被信任的感覺是多麼舒服又感動。
馬浚偉

馬浚偉表情多多,確是不單只可扮演好人。

馬浚偉的舞台劇初體驗,早在2007年的《王子復仇記》發生了,全劇以文言文演出,他須一字不漏由頭背到尾,當時感覺是崩潰的,所以演出後他已將舞台劇存封了。直到近年認識了一些舞台劇朋友,以及羅冠蘭老師,令他產生了另一層面的喜歡。「現在回看當時的演出,有很多不足之處,也辜負了很多人的心意。」

所以這次是要彌補嗎?他說:「私心一點說,是想衝破些東西,電視界別中,我早被框住了,大家都會覺得馬浚偉是古裝、正人君子、律師、好人角色的代表,我悶之餘,亦知道觀眾覺得悶,馬浚偉真的不只得這些。過去兩年,一直有在研究舞台劇,修讀了很多這方面的書本,求變之餘也想進步。」

被塞錢入袋的感動

馬仔擅長與人溝通,對人有禮,與他相處會很舒服而且覺得被重視。

框框以外的馬浚偉,曾經是一位top sales,賣過教科書和化學原料,面皮厚之餘,也擅長與人溝通,所以這次用上這些伎倆去推售11月3至6日共6場的舞台劇時,雖然不是百發百中,但是也沒有太多難堪的場面。「很多人以為我會交予同事去做,沒想到馬浚偉棟出嚟開會,我的拍檔也有去找投資者,但她覺得很尷尬不知該怎麼開口,我告訴她『問咗未必得,但唔問就一定唔得』,我記得這是小時候從劉德華的電影《傲氣雄鷹》所學的,現在我做人的態度也是這樣。」

投資者當中,有些是早已認識的朋友、世叔伯,他們連合約都未簽、未見到,就迫馬浚偉收下支票。「第一個拿着支票找我的朋友,說相信我,也擔心我開口要錢時會覺得為難,嘩!那一刻真的想喊出來,原來被信任的感覺是多麼舒服又感動。」

誰會不在乎名譽

舞台劇找來萬綺雯演琴棋書畫樣樣精兼會唱崑曲的陸小曼,馬浚偉對她讚不絕口:「約出來見面後她已初步答應了,她考慮的是有沒有足夠時間去排練,當時其實連價錢都沒有談……她在個半月前已在排練,有時就算我沒有安排老師,她自己都跑去練。」 她的崑曲唱造由趙鳳儀老師教授。

框架以內的馬浚偉,1995年憑《壹號皇庭IV》嶄露頭角,之後的《十月初五的月光》、《勇往直前》令他平步青雲兼成了收視福將。但可惜的是,就算馬浚偉演得更好,劇集收視再好,他就是走不上視帝的寶座。「唔想攞獎就假嘅(笑),我也想學習不在乎,有當然開心,但獎項真的很講求天時地利人和。」曾經,他以為自己會因為《鐵血保鏢》四掌櫃一角而更上一層樓。「劇集真的很受歡迎,收視超級高,我出街也感受到觀眾的力量,所以那時以為自己會得獎,結果是得到『我最喜愛的電視男角色』,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獎項。之後的劇,不是不好,但似乎與獎項有點距離……」

有了天時與地利,就欠一個人和。或許就在那時,燃起他離開的想法。「演了多年為人醫病、伸張正義的好人之後,我真演不了,有跟公司反映過,他們說我還有很多好人的角色未嘗試過,為什麼要挑戰壞人?但我真的做不了,要在框框裏做好人,就連出外用餐感覺也要安靜地進行。」

由不咬弦到幾好傾

「我和樂易玲緣薄」,這是數前年馬浚偉形容他與樂易玲的關係;到今時今日,還未問到,馬浚偉已主動透露二人是有偈傾的關係了。(東星娛樂)

馬浚偉在2011年,宣布跟無綫提前解約,有指是因為遭到打壓以及覺得公司沒有為他爭取工作機會。「理念上不一致,當時確實是有點不愉快,但是否非常不愉快呢?不是的。我多待一年的話就是20年,可以攞金牌,其實一直都沒有打算離開……」

所以當時非走不可的理由是什麼呢?「近年自由身,嘗試了不同的東西,又創造出一些東西,心境擴闊了,當然也包括宗教信仰的影響,回看以前,投訴公司及別人待我不好時,我又是否待別人好呢?我又是否做到最好呢?在個別事件上,是有感公司待我不好、不公平。但現在去想,會覺得當時看得太重,兩者在溝通上都有點矛盾,甚至大家可能會覺得我同樂小姐(現任無綫助理總經理(藝員管理及發展)樂易玲)不咬弦,但現在我們幾好朋友,很多東西可以傾,一來是離開了無綫,二來是自己轉變了,當時她也有她的難處,所以現在大家相處得幾開心。」馬浚偉說現在與無綫關係依舊良好,要回去拍劇的話,首要條件是讓他有發揮。

隨時可以結婚

「我希望可以帶着另一個馬浚偉回去,到時會更有信心得獎。」真的沒有些微介懷?「如果不是那19年,鬼識我咩!問心講,無綫由我入行出唱片,簽歌星約到演員約,日以繼夜的拍戲,過程是辛苦的,但如果不是一直給我機會,哪來世界各地的華人認識我,這都是TVB給我,這是鐵一般事實。」

既有自己事業,也到了適婚的年齡,有打算找一下馬太嗎?馬浚偉笑着表示:「成家立室隨時都得,甚至現在的經濟是容許我有小朋友,但有點東西還未到。」他說曾經有結婚對象,結果現在仍是單身。「我感覺到一切上帝早已預備,很奇妙,再看吧,如果這一兩年唔得,就唔得!哈哈!我並不是太擔心。這兩三年我整個生活都變得不同,某些事須重新出發及適應,要去看看是否有適合的人選,願意跟我過這種正常生活。」對家人及感情事,馬浚偉說自己向來都不愛多講。

「並非不想承認,而是想去保護,我被影到沒所謂,但家人或另一半的生活可能會起很大的波瀾,我並不想這樣。」馬浚偉所說的生活變得不同,是他近年不煙不酒,甚至謝絕了一切夜生活,整體來說,是與宗教有關,「有次在美國演出前一晚,沒有任何原因下突然胃痛到好似就想死,於是祈禱,然後腦海出現了一杯鮮奶,而我是一飲凍鮮奶就會肚瀉的,結果還是叫同事去買鮮奶,整晚就是狂瀉,事後想到出發前跟朋友去打邊爐,又煙又酒而且吃了過量的東西……從那天起我滴酒不沾了,3個月後連煙也戒掉。」

除了成立工作室以及製作公司外,馬浚偉與家人合資開設「i.study」補習學校,兩間校舍分別位於大圍及火炭,看來他在投資方面都甚有天分。

上帝填補了心裏的洞

訪問中,馬浚偉多次提到宗教的影響,本是無神論的他,1999年因媽媽離去,出現很大衝擊,整個人崩潰了。「每晚喝酒發洩,朋友捉我去睇醫生,發現有抑鬱症後吃藥,情況好一點,又到外婆走,去醫院探望時,那個吐血畫面很震撼;接着到妹妹患癌,然後是二姊姊妊娠中毒差點無命,都在兩年內發生,非常難受,整個人基本上對外間沒反應,拍戲沒情緒,收工馬上就走。那時有些小天使出現,但我討厭被安慰,認為自己會痊癒,後來停藥就去運動,感覺好點,但心裏的痛沒好過,直到認識佩華姐(前藝員發展科經理陳佩華),她很積極帶我去教會,有次參與佈道大會,梁藝齡分享車禍的見證給我很大印象,慢慢了解福音是什麼一回事。宗教可說是幫我走出情緒病,每次分享後,神好像接收我的煩惱,心裏的洞慢慢填補,媽媽走之後,心出現一個洞,曾以為沒東西可補回……」8月14日就是這個星期日,馬浚偉將會受洗成為基督徒。感謝主!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