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发起淞沪会战及南京保卫战的原因?

很多书上说,蒋介石发起淞沪会战是为了迫使日军由东向西进攻,把日军吸引到上海来,但是日本打中国战略实际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为什么我觉得蒋介石就是单纯的拿下…
关注者
7
被浏览
2,127

5 个回答

抗戰時期國民政府是否曾經策訂「導引日軍作戰線改變」這項戰略,不同意 見概分 3 種觀點:持肯定論者認為國家準備長期戰爭,不會沒有想法和做法。中 國從 1931 年九一八事變到 1937 年盧溝橋事變期間,在日軍侵略下受盡屈辱,積 極從事戰爭準備。於是戰前策劃此項爭取主動的戰略,開戰後據以指導戰爭的進 行,藉以奠定最後勝利的基礎;持否定論者表示,至今尚未見到任何具體事證支 持這種說法,難以令人確信;另外一種推論,認為中國統帥部這項爭取主動的戰 略是有的,但不是在戰前就預先策劃完成,是在作戰過程中,隨戰況發展所作成 的決定。

持肯定論者,主要為蔣中正次子蔣緯國、抗戰時期參與重要決策的何應欽、 知名學者張其昀、吳相湘、李雲漢等。持否定論者,如余子道在〈論抗戰初期正 面作戰重心之轉移:與臺灣學者討論發動淞滬會戰的戰略意圖〉5 一文指出:關 於八一三事變爆發後不久,國民政府最高統帥部即決定擴大淞滬會戰的規模,主 動把中日戰爭的作戰重點由華北轉移到華東,引誘日軍改變作戰方向,從「由北 向南」改變為「由東向西」。因而認為這個決策的制定和實施,是抗戰初期戰略 之最大成功,也是抗戰致勝的決定性作為,從而奠定抗日戰爭勝利的基礎。余子 道表示這個說法沒有根據,研究軍事史與民國史的學者,在提出這項論點時,都 沒有引證任何足以置信的史實。因此,認為淞滬會戰規模的急遽擴大,全國作戰重點南移華東戰場,是戰爭的客觀發展趨勢所形成。

5 余子道,〈論抗戰初期正面作戰重心之轉移:與臺灣學者討論發動淞滬會戰的戰略意圖〉,《抗 日戰爭研究》,1992 年第 3期(1992 年8月),頁 1-21。

========================

馬振犢則認為國府發動八一三淞滬會戰時,一開始就具有引敵南下的戰略意 圖是完全可能的。在〈開闢淞滬戰場有無「引敵南下」戰略意圖?〉6 一文中引 證《陳誠回憶錄》,指出滬戰爆發後,8 月 20 日陳誠向蔣中正建議:「敵如在華 北得勢,必將利用其快速裝備沿平漢線南下直撲武漢,於我不利,不如擴大滬事 以牽制之」。蔣對此表示:「一定打!」陳誠又說:「若打須向上海增兵。」另指蔣 中正在戰爭爆發前就曾明確表示:「這一仗打起來,上海、南京都不能守。我之 所以要打……最擔心的是日本人由盧溝橋入山西,再經漢中入四川,這是當年忽 必烈亡宋的戰略。如果日本人進入西南,從雲南、貴州到廣西一抄,我們即便保 有南京、上海,這個仗也打不下來。現在唯一的辨法是在上海作戰,引導他沿長 江西上,屆時他就敗了。 」7 馬振犢說明蔣中正和陳誠的戰略意圖是一致的。再 引軍事委員會 8 月 20 日下達的作戰命令:國軍一部集中華北持久抵抗,主力集 中華東,攻擊上海之敵。這項指令發布後,國軍紛紛向淞滬戰場增援,主戰場很 快便轉到華東,顯然是中國統帥部執行「引敵南下」的戰略決策所起的作用。余 子道做出回應,在〈淞滬會戰的戰略企圖和作戰方針論析:兼答馬振犢先生〉 8 一 文中指出,從蔣中正在戰後的總結和黃紹竑回憶錄中可以證實,淞滬之戰確有吸 引敵軍兵力,牽制敵軍在華北的進攻,以打亂其目的和預定計畫的想法。但是, 若因此認為當時蔣中正已經設定了改變日軍作戰方向,從「由北至南」改變為「由 東至西」的戰略,只能說是馬振犢的一種推測,並無任何事實根據。 黃道炫在〈淞滬戰役的戰略問題〉9 一文中提到,華北戰場國軍處境艱難, 中國統帥部決定主動開闢新戰場,在上海地區對日軍發動攻勢,這一決定和國民 政府的戰前準備,總體戰略思想及戰略計畫有著密切關係。黃文綜合性的指出,中國統帥部開闢淞滬戰場的意圖是多方面的,其直接目標主要有兩個:一是解除 寧滬地區敵軍威脅,以既有優勢殲滅敵軍,取得速勝。二是支援華北戰場,以上 海之長,補華北之短。而由於戰爭的複雜性,戰局發展不完全合乎中國統帥部取 得速勝的計畫,遂在戰爭進行中調整,逐漸擴大滬戰規模,將其發展為主戰場, 其總體戰略是在會戰中逐漸形成、發展的。黃道炫認為中國統帥部在戰役進行中, 審時度勢,適時確定國軍的總體戰略方針,對戰役發展及整個中日戰爭產生了積 極影響。但認為誇張地估計中國統帥部從一開始就有誘敵改變進攻方向的戰略, 稍失嚴謹。黄道炫並指出正、反兩種意見多侷限於戰役本身的進行,對戰略制定 的背景、過程及發展的階段性研究不夠。


6 馬振犢,〈開闢淞滬戰場有無「引敵南下」戰略意圖?〉,《抗日戰爭研究》,1994 年第 2期(1994 年5月),頁213-220。

7 蔣中正擔心日本侵華師法忽必烈亡宋路線,為何家驊所講。何聽自胡璉轉述陳誠的說法。見中華 民國建國史討論集編輯委員會編,《中華民國建國史討論集》,第四冊(臺北:中華民國建國史 討論集編輯委員會,1981 年),頁 29。

8 余子道,〈淞滬會戰的戰略企圖和作戰方針論析:兼答馬振犢先生〉,《抗日戰爭研究》,1995 年第 2期(1995 年5月),頁 26-44。

9 黄道炫,〈淞滬戰役的戰略問題〉,《抗日戰爭研究》,1995 年第 2期(1995 年5月),頁 45-60。

================================

上列專論分為同意、不同意,以及同意但不認為戰爭準備時期已經策訂這項 戰略,係戰爭爆發後,在作戰過程中逐漸調整形成。3 種看法概可涵蓋相關著作 的不同觀點,爭論並未解決。亦有指稱這項戰略為蔣百里建議,或指德籍軍事顧 問法肯豪森(Alexander von Falkenhausen)所提出,都屬推測性質。蔣百里對持 久抗戰的見解卓越,但未見提出是項建議的具體事證。1937 年滬戰爆發後,蔣 百里上書蔣中正,判斷當前狀况:「現在戰局擴大,各方形勢不同,就大勢言之, 滬寧方面,敵人不利於使用大部陸軍,我方應取速決主義,不宜多控制預備隊於 後方,使敵人轉得以少數兵力,牽制我大部兵力。平津方面,敵人仍將集中優勢 兵力,我方應取持久主義,兵力應有縱長之配置。 」10 蔣百里建議在滬寧方面不 多控制預備隊,避免被敵牽制大部兵力,和陳誠建議增兵上海,擴大滬戰正好相 反;與統帥部迫使日軍主力南移華東,以牽制日軍沿平漢線直撲武漢的著眼大相 逕庭。蔣百里不在決策核心,上書的內容證實他直到滬戰爆發,還不知道統帥部 策訂迫使日軍作戰線改變的戰略。法肯豪森協助中國建軍備戰的貢獻甚大,在作 戰方面的建議為:北方陸上的黃河防線,最初抵抗線務必向北推進到滄縣、保定 之線;對來自海上的防衛,首推長江,敵方苟能控制長江沿線到武漢,中國可能 被一分為二。因此重視長江口的兩岸及江陰、馬當、京滬沿線等防務,並在上述 地區積極整建作戰工事。11 此為準備在長江流域「堅强固守,阻滯敵軍」的防禦部署,不能證明與「主動攻勢,引敵南下」的積極作為有關。兩者的用兵思想截 然不同,不宜牽強解釋。由於研究「迫使日軍作戰線改變」的著作,多數以淞滬 會戰為中心,對於戰爭準備時期的戰略規劃,以及滬戰結束後的作戰發展,均少 見深度研究。整體性的觀察不足,從局部論全局,往往各有所見,難求共識。另 戰爭為敵我雙方的武力對抗,少見引用日方資料印證戰局,盲點在所不免。本議 題的性質,為國家發動戰爭時在武力戰的決策及執行,然從軍事作戰的途徑,以 用兵的觀點進行探討者更少,主軸的研究不足,疑惑也就不得其解。上述諸因素 均為長期以來此爭議未能定論的重要原因。


10 蔣復璁、薛光前主編,《蔣百里先生全集》,第一輯(臺北:傳記文學出版社,1971 年),頁 ﹙全一﹚7。

11 傅寶真,《德籍軍事顧問與抗戰前的中德合作及對軍事的貢獻》(臺北:國立編譯館,1998 年),

======================================


叁、持久戰略的形成

戰爭指導不外決戰或持久。12 研究國防軍事者,只要對比中、日兩國的國力、 軍力、地理特性、人口眾寡及資源條件,都明白對日作戰唯有採取持久戰,避免 速決戰。本節説明中國持久抗戰的概念、全程構想、戰略指導及作戰計畫,從這 些相互關連,由上向下指導的成套配合,可以完整看到中國持久抗戰的戰略形成 及內涵。

—、持久作戰的概念

1931 年九一八事變發生後,國民政府以戰爭準備尚未完成,還不到開戰時 機。為避免過早引起戰爭,對日政策尋求外交解決,訴諸國際聯盟進行調停,然 亦逐步進行戰爭準備。10 月 3 日蔣中正與熊式輝談備戰計畫,日記曰:「此次對 日,無論和戰,而西北實為我政府之第二根據地,準備首都遷於洛陽,以便持久 作戰,即在平時,洛陽與西安亦可為陪都也。 」13 1932 年 1 月上海發生一二八事 變,淞滬地區成為戰場,距首都南京不到 200 公里,為避免黨政中樞暴露在日軍

頁276。

12 李傳薰,《戰爭指導》(臺北︰三軍大學戰爭學院兵學研究所,1984 年再版),頁147。

13 黃自進、潘光哲編,《蔣中正總統五記─困勉記》,上冊﹙臺北:國史館,2011 年),頁 307。 蔣中正日記尚未出版,本文所引參考《蔣中正總統五記》所載為主。

======================================

的直接攻擊,決定移駐洛陽辦公。在 29 日的日記,曰:「余決心遷移政府,與日 本長期作戰。 」14 2月 20 日,曰:「余決定以個人名義,密告英美,中國決作長 期抵抗,以探其態度如何?」15 持久戰的決定,從九一八事變到一二八事變這段 時期已經相當明確。

蔣中正曾多次表示,對日作戰要戰而不屈、抗戰到底,展現長期抗戰的決心 和意志。1934 年 12 月 20 日,蔣口述〈敵乎?友乎?〉一文,由陳布雷手記, 以徐道鄰的名義發表,其中對持久戰的看法提出具體說明:

戰爭開始,在勢力相等的國家,以決戰為戰事的終結,但在兵力絕對不對等 的國家,如日本同中國作戰,即無所謂正式的決戰,非至日本能佔盡中國每 一方里之土地,澈底消滅中國之時,不能作為戰事的終結。兩國開戰之際, 本以佔領政治中心為要著,但在對中國作戰,如以武力佔領了首都,制不了 中國的死命[按: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前,佔領對方首都通常戰爭即將結束。] 日本至多也不過能佔領到中國若干交通便利的城市與重要的海港,決不能佔 盡四千五百萬[按:一千一百餘萬之誤]平方里中國全土……換言之,不論 控制中國,或消滅中國,皆為不可能。16

觀察抗日戰爭爆發以後的作戰發展,指揮中樞設在南京,南京失守遷到武漢, 武漢退卻又遷重慶,並不因首都失守而終止抵抗。國軍一面避免過早決戰,一面 引敵深入內陸。日軍到達武漢已經推進約 1,080 公里,若要到達重慶,也只走到 半途。而占領的地域廣袤,可用兵力明顯不足,再往西進,則由平原丘陵地帶進 入川、黔、滇、桂、陝諸省的複雜山嶺地形,不利其優勢裝備發揮戰力,繼續擴 大戰事非軍力所能及。抗戰全程國軍歷經重大會戰 22 次,大小戰鬥 4 萬餘次, 死傷官兵 3 百餘萬,人民直接、間接而死傷者更達 2 千萬人以上。17 而中國的抗 戰意志始終堅定,是為「戰而不屈」。中國領土太大,日軍沒有能力全部占領, 只要國軍的戰力存在,必將帶領人民抗戰到底,以待時局轉變。從這段文意印證

14 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會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緒編,第一冊(臺 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會,1981 年),頁 205。

15 黃自進、潘光哲編,《蔣中正總統五記─困勉記》,上冊,頁 330。

16 蔣中正,〈敵乎?友乎?〉,收入秦孝儀總編纂,《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卷3(臺北:中 國國民黨黨史委員會,1978 年),頁 147。

17 何應欽,《日軍侵華八年抗戰史》(臺北:黎明文化事業有限公司,2011 年修訂 1版),頁 1。

======================================

抗戰的過程,蔣中正持久抗戰的想法,是運用中國廣大的領土空間,以激勵民族 志節為動能,進行全民戰爭的總體戰思想。

持久戰只是個抽象的大方向,尚不足以指導戰爭。總體戰的思想確立,抗 戰到底的決心堅定,仍需針對敵情威脅,提出可以具體實踐、克敵制勝的戰略 才是關鍵,這項戰略自九一八事變以來均無方策。由於遂行持久戰首需建立軍 需民用的基地(根據地),以維持長期戰爭的持續力,並做為策訂戰略的基礎。 國民政府對基地的選擇,西北、湖南、西南、四川都曾列入考慮。由於地方勢 力擁兵自重,中共游擊形成威脅,或縱深不足,或資源匱乏等因素而甚難選 定。基地未定,則戰略難以定策。這個戰略何時策訂完成?1937 年 11 月淞滬會 戰末期,國民政府準備遷都重慶,19 日蔣中正在南京國防最高會議講話,有下 述要點:

軍事上最重要之點不但勝利要有「預定計畫」,即挫折亦要有「預定的 打算」;不但勝利要立於主動地位,就是「退卻也要立於主動地位」……自 從「九一八事變」經過「一二八事變」以至於長城戰役,中正苦心焦慮,都 不能定出一個妥當的方案來執行抗日之戰。關於如何使國家轉敗為勝轉危為 安,我個人總想不出一個比較可行的辦法。祗有忍辱待時,鞏固後方,埋頭 苦幹。但後來終於定下了抗日戰爭的根本計畫。這個根本計畫什麼時候才定 下來的呢?我今天明白告訴各位,就是決定於二十四年入川剿共之時。 我們今天「並不是無計畫」,也更不是冒險,可以說,敵人在事實上已 立於失敗地位,而「我們是有一定的目標」……自從二十四年開始將四川建 設成後方根據地後,就預先想定四川作為國民政府的基礎。日本如要以兵力 進入四川來消滅國民政府,至少也要三年時間,以如此長的時間來用兵,這 在敵人內部是事實上所不許,他一定要先敗的。我軍節節抵抗,不惜犧牲, 就希望吸引他的兵力到內地來,愈深入內地,就於我們抗戰愈有利……我要 鄭重告訴各位同志,抗戰以來的戰局,其失利的程度,並不曾超過我們預想 以外,「我們早就預想失敗的形勢而定下了一貫的計畫」 。18

這份講詞説明中國抗戰是有預定計畫的,打仗無論勝利或退卻都要爭取主

18 蔣中正,〈國府遷渝與抗戰前途〉,收入秦孝儀主編,《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 14, 演講(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會,1984 年),頁 653-656。

======================================

動,挫折亦要有預定的打算,不是冒險。指出在抗戰爆發前的 1935 年,已經訂 下抗日戰爭的計畫及目標,是預想失敗形勢下而定之「一貫的計畫」。也因為完 成這樣的預定計畫,所以當日軍主力南下華東,強力攻占長江下游的淞滬地區時, 反而認為敵人已立於失敗地位。這個掌握主動的預定計畫是什麼?講詞提示一條 線索:在「確定以四川為基地後,武力戰的根本計畫得以策劃完成」。從國民政 府入川以後的資料去尋找,可以探知中國在戰爭準備時期的重要決策。

二、全程構想的規劃

全程構想為大軍野戰行動,由作戰發起以迄到達最後戰略目標,自始至終均 應納入的預定計畫,並依計畫指導全程行動。19 或稱「全程戰略構想」,抗日戰 爭的全程構想,為戰爭發動後運用武力戰的全般規劃,藉此凝聚共識,統一觀念, 以期重要幹部在各自的工作崗位上,可依據當前任務及前瞻未來發展,掌握階段 重點,配合總體目標的達成。1935 年國民政府入川以後,積極建設地方,整軍 經武儲備戰力,並舉辦峨嵋軍官訓練團召訓幹部,20 凝聚共識,團結内部,以期 建立必勝信念,堅定抗戰意志。軍訓團於 8 月 1 日開訓,萬耀煌在日記中有如次 記載:

川、滇、黔三省為民族復興基地。我們今天的形勢,是華北雖受壓迫太甚, 但在廣大國土上仍是金甌無缺,然不戰則已,一戰則最初我或可小勝,以後 就不得不向內地撤退,引敵深入,至平漢路以西地區,作持久戰,嗣後由根 據地反攻,最後勝利終屬於我。這是國策,也是戰略,也可以說是決心,峨 嵋訓練精神在此。21

19 國防大學軍事學院編修,《國軍軍語辭典─2003 年修訂本》,頁 2-11。

20 開辦峨嵋軍官訓練團的意義:勗勉幹部立志做一個現代的新軍人;軍官團乃全國軍人唯一的大團 體與大家庭;期勉各學員虛心受訓,完成現代軍人「德、智、體、群」四育之修養;完全獨立之 人格、自強自立之精神與自治自動之能力,訓期三週。見蔣中正開訓講詞,〈峨嵋軍訓團之意義 及其使命〉,收入秦孝儀主編,《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 13,演講(臺北:中國國民黨 中央委員會黨史會,1984 年),頁 338。開辦峨嵋軍官訓練團的時代背景:川黔地區原為地方勢 力把持,國民政府力量進入後,為使幹部瞭解國家處境及重要政策,摒棄地域觀念,成為國家的 軍隊,共同團結抗日而召訓幹部。

21 萬耀煌,《萬耀煌將軍日記》,上冊(臺北:湖北文獻社,1978 年),頁 255。

======================================

日記所載,可視為中國持久抗戰的全程構想,區分 3 個期程: 第一期作戰:初期採取主動作為,爭取首勝。

第二期作戰:狀況不利時向內地撤退,引敵深入,於平漢線以西地區進行持 久戰。最後防線北自秦嶺經豫西、鄂西、湘西以達黔、滇。22 長期困陷日軍,同 時整軍經武,蓄養戰力,積極準備反攻。 第三期作戰:待敵我優劣形勢改變,轉移攻勢爭取最後勝利。23

這個構想定為國策,視為戰略,並透過軍訓團教育宣示政策,堅定決心,為 峨嵋精神所在。國軍欲引敵到平漢線以西進行持久戰,則作戰正面要向東,與日 軍形成東西方向的對抗,且戰且退,引敵深入內陸才成。因之,敵我對抗的作戰 線必須東西走向,方可貫徹全程構想。作戰線的觀念自古即有,早期有稱為戰爭 線、後勤線或作戰軸線者。現代依據約米尼(Antoine Henri Jomini)理論統稱作 戰線,24 其定義為:「作戰基地至戰略目標間,律定作戰軍主力行動方向的基準 線,具有實際之空間,包括公路、鐵路與海空航線等。 」25 其範圍涵蓋沿線的山 川地形、水陸交通、天候狀況、資源條件及政經社情等作戰地區的特性。這些有 形、無形特性影響戰力發揮,是決定作戰勝負的重要關鍵。沿著作戰線的方向, 有許多後勤廠庫等設施,這些設施與水、陸及航空交通所構成的連線,稱為補給 線。26 補給線是軍隊維持戰力的生命線,一旦被截斷,即處於被擊滅的險境,為

22 最後防線另見何智霖編,《陳誠回憶錄:抗日戰爭》,上冊(臺北:國史館,2004 年),後述。

23 全程構想為總體方向,不宜更動,期程隨戰況發展可做局部調整,抗戰初期以盧溝橋開戰到南京 失陷為第一時期,魯南會戰到徐州撤退為第二時期,保衛武漢為第三時期。武漢會戰以後,戰爭 進入持久對峙狀態,修正為盧溝橋開戰到武漢退軍岳州淪陷為第一時期,之後為第二時期。見中 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會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二編,作戰經過, 第一冊(臺北: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會,1981 年),頁 127。

24 約米尼並説明某個相同的作戰正面,若是有好幾條路線,可以供各師當進路用,這整個空間當作 一條作戰線看待。見約米尼(Antoine Henri Jomini)著,鈕先鍾譯,《戰爭藝術》(The Art of War) (臺北:麥田出版社,1996 年),頁 101。

25 國防大學軍事學院編修,《國軍軍語辭典─2003 年修訂本》,頁 2之16。

26 補給線定義:「從基地至前方作戰部隊間各種後勤設施相連之線,為大軍作戰所需各種軍品與兵 員前運及傷患與損壞裝備後送之路(航)線,其安全與暢通確保,可增進持續戰力。」見國防大 學軍事學院編修,《國軍軍語辭典─2003 年修訂本》,頁 6之3。

======================================

大軍作戰的敏感要害。作戰線的範圍包含主要的補給線在內,使作戰線更為重要。

三、戰略指導的策訂

「戰略指導為根據戰略構想而產生,目的在演繹戰略構想之全般意圖,使其 更為具體。 」27 全程構想係清晰的全般概念,戰略指導是落實構想的具體方案, 兩者通常併同作業,為研擬長程作戰計畫的綱領。由於「作戰線為作戰計畫的中 心」 ,28 因此在戰略指導上,抗戰基地選定後,應儘早決定作戰線,以利完成計 畫。「一般而言,作戰線以指向敵之心臟部;或指向足以制敵死命之處為當。同 時須注意勿使我軍作戰線陷於危險,至為緊要。 」29 大軍作戰能夠截斷敵軍補給 線(作戰線範圍內最脆弱的部分)即足以制敵死命,就是中國古籍中所說的「絕 其糧道」,係速戰速決,創造殲滅戰最經濟有效的方法。30 就野戰戰略(亦稱作 戰戰略,美軍稱戰區戰略)的學理,會戰最有利的態勢為迅速截斷敵軍補給線, 迫敵於不利狀況下決戰,31 是自古即有的用兵原則。中日衝突如果升高為大戰, 日軍為求速決,極可能採取截斷國軍補給線的行動。國軍自東征、北伐以來的實 戰經驗豐富,抗日戰爭不會忽視這項基本原則。

就中國的地理形勢,日本侵華作戰線主要有兩條:其一,以東北、華北為基 地,沿平漢線南下武漢;其二,以上海為基地,沿長江流域西進武漢。另以廣東 為基地,沿粵漢線北上為次要路線。當時國軍主力在平漢線以東的長江中下游, 基地在此線以西的四川,武漢位在兩者的中間,又為平漢線、粵漢線及長江這三 條交通大動脈的交會點,係連結抗戰前、後方的戰略要域及後勤補給樞紐。日軍 主力在華北,沿平漢線南下直取武漢的態勢自然。一則直趨國軍深遠後方,可迅

27 國防大學軍事學院編修,《國軍軍語辭典─2003 年修訂本》,頁 2之8。

28 范健,《大軍統帥之理論與例證》,第三卷(臺北: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室,1967 年),頁 31。

29 范健,《大軍統帥之理論與例證》,第三卷,頁 30。

30 何世同,《殲滅論》(臺北:上揚國際,2009 年),頁 74。

31 李啟明,〈蔣緯國將軍的戰略思想〉,收入中華戰略學會編,《永遠的將軍蔣緯國》(臺北:中 華戰略學會,2000 年),頁 30。「野戰戰略」一辭為早期英軍用語,為前三軍大學校長余伯泉 引進,名稱至今未改,其内容融合歐洲軍事學術及國軍軍事思想另成一格。蔣緯國師承余伯泉, 在「野戰戰略」這部分的論述沿自余伯泉的軍事學說。

======================================

速截斷補給線,迫國軍在喪失持續戰力的不利狀況下決戰;二則沿線地形有利其 戰甲車及各型火砲發揮打擊力,可速戰速決,日軍採用此案對中國危害最大。高 階司令部的參謀群,要做出這樣的分析並不困難,在策訂抗戰計畫時,作戰線的 選擇由蔣中正決定。時任山西省主席的徐永昌在 1935 年 10 月 15 日的日記寫下:

蔣先生看定日本是用不戰屈中國之手段,所以抱定戰而不屈的對策。前時所 以避戰,是因為與敵成為南北對抗之形勢,實不足與敵持久。自川黔剿共後, 與敵為以東西對抗,自能長期難之。32

當時作戰線還不是普遍使用的軍語,作戰方向就是作戰線的方向。蔣中正評 估敵我作戰方向的利弊,認為日軍作戰線由北向南,不利中國持久作戰,由東向 西,則足以長期對抗。華北繼九一八事變成為中日衝突嚴重的地區,引爆戰爭的 機率最大,當時徐永昌為華北軍政要員,故得與聞決策並寫下日記。說明國民政 府早在 1935 年入川時,已經策定誘迫日軍作戰線從由北向南改變為由東向西的 戰略指導。從作戰觀點評析,若能誘致日軍主力南下華東沿海,由東向西溯長江 仰攻武漢,則抗戰將按中國全程構想所策定的方案進行,掌握到戰爭的主動性。 此案在戰略上敵我形成正面作戰,可排除側背威脅,確保中國補給線安全。在戰 術上可運用長江流域的河川、湖澤及仰攻地形,限制日軍戰力發揮,利於持久作 戰。

四、抗日大計的解讀

1936 年是中央政府以抗日為中心的一年,陳誠回憶:

民國二十五年十月因西北風雲日緊,我奉委員長電召由廬山隨節進駐洛陽, 策劃抗日大計,持久戰、消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等基本決策,即均於此時 策定。至於如何制敵而不為敵所制問題,亦曾初步議及。即敵軍入寇,利於 由北向南打,而我方為保持西北、西南基地,利在上海作戰,誘敵自東而西 仰攻。關於戰鬥序列,應依戰事發展不斷調整部署,以期適合機宜;關於最 後防線,應北自秦嶺經豫西、鄂西、湘西以達黔、滇以為退無可退之界限, 亦均於此時作大體之決定。總之,我們作戰的最高原則,是要以犧牲爭取空

32 徐永昌,《徐永昌日記》,第三冊(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1 年),頁 318。

=========

間,以空間爭取時間,以時間爭取最後勝利。33

上述洛陽抗日大計,綜合並補充了萬耀煌和徐永昌日記的內容,對抗日戰爭的全 程構想與戰略指導有較完整的記述。為繼《徐永昌日記》,再次見到導引日軍作 戰線從由北向南改變為由東向西的記載。

國軍選擇從上海發動攻勢,可迫使華北日軍主力增援華東,打破其在華北與 中國速戰速決之戰略。34 再者,日軍主力南下後,就不再有足夠兵力沿平漢線由 北向南攻擊武漢,排除其截斷中國補給線的威脅,類似「圍魏救趙」的策略。35 大 軍作戰兵力龐大,後勤複雜,需要良好的交通線以利運輸。長江為東西向的交通 大動脈,若日軍主力南移華東,爾後作戰勢必由東向西溯長江而上,侵華作戰線 將隨之改變。惟定策時間未必在 1936 年 10 月。其中持久戰、消耗戰、以空間換 取時間等基本決策與萬耀煌日記:「向內地撤退,引敵深入,至平漢路以西地區」

, 作持久戰的意義相同,只是表達方式不同,在 1935 年 8 月峨嵋軍訓團講習時已 經定為國策。萬耀煌日記指不得已時將退到平漢線以西,內容並沒有寫全,實施 持久作戰需律定最後確保線,否則策訂計畫及戰場經營都不知將退到何處為止。 這條線就是陳誠所指從秦嶺以達黔滇之線。基地選定後,要決定作戰目標及作戰 線,《徐永昌日記》只提到作戰線的選擇,沒有說明作戰目標,陳誠指出準備在 上海作戰,可填補《徐永昌日記》的不足。日記給自己看,可以簡要,36 回憶錄 事過境遷,已無保密顧慮,經過整理就比較清晰。但在決策思考及參謀作業時, 攻擊的作戰目標必須律定,持久作戰要預劃最後防線,均為策訂全程構想及戰略 指導時,必須明確列舉的要項。綜合來看陳誠回憶錄及萬耀煌、徐永昌日記,儼

33 何智霖編,《陳誠先生回憶錄:抗日戰爭》,上冊,頁23。

34 蔣中正語,在滬戰結束、南京失守後說明為何要在上海作戰的原因。見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 史會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第二編,作戰經過,第一冊,頁 65。

35 周顯王 15(公元前 354)年,魏國伐趙都邯戰,趙請救於齊,齊威王以田忌為將,孫臏為師,率 軍救援。孫臏以魏攻趙,精兵鋭卒必竭於外,不若引兵急走魏都大梁(今河南開封),衝其虛, 魏必釋趙而自救,是一舉解趙圍而斃魏。田忌從之,魏果釋趙,與齊戰於桂陵,為齊所敗。見〈孫 子吳起列傳〉,收入司馬遷著,《史記》(北京:中華書局,2013 年),頁 2619。

36 攻擊目標及最後防線均為高度機密,峨嵋軍訓團受訓者眾,不宣布最後防線為正常,所以萬耀煌 日記沒寫。徐永昌日記只寫作戰方向,沒提攻擊目標,可能刻意保留或並未告知,因為這與華北 任務無關。

=========

然見到中國持久抗戰的指導精義,應該是在入川時期完成的整套概念。1934 年 12 月 31 日,蔣中正電飭劉湘轉令鄧錫侯,將昭化、廣元地區交由中央軍胡宗南 部接防,政府的軍力及於四川。37 1935 年 1 月 12 日軍事委員會駐川參謀團進駐 重慶監督、指導剿共,下令川省各軍各派一高級參謀到行營辦公,便於管控地方, 中央軍並陸續自湖北入川。2 月 10 日四川新省政府成立,任命劉湘為省府主席,38 川省情勢概可掌握。3 月 4 日蔣中正在重慶演講,定四川為復興民族之根據地。39 當時華北衝突不斷,形勢日趨緊迫,萬事莫如戰備急。國民政府好不容易利用剿 共機會進軍四川,基地確定後,各項計畫必然儘速策劃,以利各級早日推動。抗 日大計不會等到將近 1 年 8 個月以後,到 1936 年 10 月底才在洛陽定策。前引蔣 中正在南京國防最高會議所講︰「抗日戰爭的根本計畫,就是決定於 24 年入川 剿共之時。」是年,萬耀煌日記記載持久抗戰的全程構想訂為國策,徐永昌日記 寫下蔣中正提出日軍作戰線從「由北向南」對國軍不利,改變為「由東向西」對 國軍有利的戰略,抗日大計在 1935 年已經形成決策。 1936 年 10 月 31 日為蔣中正 50 歲生日,去洛陽是為了避壽。蔣為國家領導 人,即使避壽洛陽也難免賀客盈門,並非議定重大決策的適當時機。或許趁親信 幾人都到洛陽之便,臨時召集大家,把抗日要務再做一次研討。由於不是正式會 議,所以沒有留下紀錄。40 陳誠即使留有手記,也在西安事變時遺失,41 回憶

37 《大公報》,天津,1935 年 1 月 1 日,版 7。轉引自朱匯森主編,《中華民國史事紀要:1934 年7至12月份》(臺北:國史館,1988 年),頁 1151。

38 朱匯森主編,《中華民國史事紀要:1935 年1至6月份》(臺北:國史館,1987 年),頁 47、 155。 3

9 秦孝儀主編,《先總統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 13,演講,頁 113。

40 秦孝儀總編纂,《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卷 3,頁 340-349 所記:蔣中正 10 月29 日移節洛 陽[按:《陳誠回憶錄》記載隨節進駐],部署剿共軍事。30 日親往機場接蔣夫人,洛陽、南 京及全國各地軍民舉行提燈大會為蔣祝壽。31 日50 大壽,發表〈五十生日感言─報國與思親〉 一文,出席洛陽軍民慶祝大會,並分别接見閻錫山、張學良、傅作義等親來洛陽祝壽的大員。11 月3日電告二十五師師長關麟徵,嘉勉追擊。期間蔣中正大事記要中,軍事要務只有部署剿共。 記事資料連祝壽、接機、會客,發電等都有紀錄,其他尚有到軍校在洛陽的分校演講等事。決定 抗日大計這麽重要的事不會遺漏,應是少數幾人的意見交換,並未舉行正式會議。

41 何智霖編,《陳誠先生回憶錄:六十自述》(臺北:國史館,2012 年),頁 58。陳誠手記為私 人資料,所以能隨身攜帶到西安。

=========

錄就記憶所及寫上最重要的部分。

五、作戰計畫的完成

全程構想及戰略指導的決策既定,即應完成作戰計畫備用。1937 年度的國 軍作戰計畫(甲案)在 1 月頒布,為全國各戰區在戰爭爆發時,所應遵行的行動 方案。歸納這份計畫的情報判斷要點︰

敵軍在華北建立強大的根據地,對我的作戰方針將採取積極攻勢,速戰速 決。敵軍攻擊方向由古北口─山海關經北平─天津,沿平漢─津浦兩路,向 鄭州─濟南─徐州前進,以期殲滅我軍主力。長江下游太湖附近為我國最重 要的經濟工業中心及首都所在,敵今在上海已構成相當根據地,將以有力之 部隊在本方面登陸,協同海軍進攻,期挫折我國的抵抗意志。42

情報判斷指出日軍攻擊重點在華北,一部在華東。主力沿平漢、津浦兩路由 北向南採取攻勢,概以黃河為界,控制華北為一個階段。同時占領黃河南岸的鄭 州、濟南與徐州等要點,為下階段作戰建立前進基地。爾後可沿平漢、津浦兩條 作戰線,從北向南進攻華中及華東。日軍主力由北向南攻擊的態勢明顯,國軍依 據敵情威脅策定作戰計畫,歸納其指導要領為:

華北採取守勢,策劃三道抵抗線,保持重點在平漢線方面,以縱深配置、據 點工事、側面陣地、攻守互用等部署實施逐次抵抗,拒止日軍沿平漢線南下。 華東初期採取攻勢,以擊滅上海日軍為全部作戰之核心,不得已時逐次後 退,佔領預設陣地拱衛首都。空軍主力在作戰之先,海軍全力在戰爭初期, 均使用於淞滬地區。43

此為戰爭啟動時,律定三軍部隊行動的主要依據。其要旨為北守東攻,華北 採取守勢,構築多線陣地實施逐次抵抗,重點在阻敵沿平漢線南下;華東以擊滅 上海日軍為全部作戰之核心,凸顯抗日戰爭一旦爆發,國軍將傾力從上海發動攻

42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上冊(南京:鳳凰出版傳媒集團,2005 年), 頁3,第(一)、(二)、(三)項。

43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上冊,歸納自第四:作戰指導要領,重點在第 二、三、四、五、八項,頁6-8。

=========

勢,迫華北敵軍主力南下增援淞滬。爾後可順勢引敵溯長江而上,到平漢線以西 作持久戰,與萬耀煌、徐永昌及陳誠所記載的精要若合符節,證實年度作戰計畫 在落實抗日戰爭的全程構想及戰略指導。

識者認為日軍原本也有沿長江作戰的計畫,此言甚是。重大的作戰計畫通常 另訂備案以保持彈性。日本侵華為其長期一貫的政策,1923 年「帝國國防方針」 的對華作戰構想,其中有一項:「依情況,以沿平漢鐵路南下的軍隊與沿長江西 進的軍隊相策應,在漢口〔按:武漢〕附近進行作戰。 」44 按正常的參謀作業, 這兩條作戰線都要完成作戰計畫備用,如何選擇依當時情況而定。盧溝橋事變的 推移,日本不願公開宣戰,希望儘快屈服中國,把衝突限定在華北;陸軍表明其 目標是「一舉」消滅華北中國軍隊,占領保定(位於北平南方約 140 公里)以北 地區。45 日軍既然決定在華北決戰,就不可能把主力南調華東沿長江作戰。爾後 日軍主力南下,係淞滬會戰僵局難解,其參謀本部判斷,如蘇俄趁機對日採取攻 勢,可能在 11、12 月的晚秋初冬左右,於是企圖在這時間以前打開華東戰局。 10 月 5 日決定自華北轉用兵力,將主作戰轉移至上海方面。46 可見日軍主力南 下,是受到國軍增兵上海,滬戰規模擴大而被迫改變,原本並沒有沿長江作戰的 意向。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5个主要原因:1.保住苏援运输铁路。淞沪会战前,中苏签约在即(8月21日签约,淞沪会战爆发后第8天)。此时苏联已通过华北同沪路铁路(后被切断,改陇海铁路)秘密运送物资军火。苏援是抗战初期,中国获得的唯一外援;也是蒋介石与日本开战信心来源。一旦被日军切断,中国将陷入极为背动的危局。所以蒋介石决意在淞沪与日军决战,可以将日军华北主力吸引到华东战场。

2.上海当时作为全国经济和金融中心,是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通商港口,扫荡这里的日军,对于保卫江浙、南京,有重要意义。

3.国军在上海的植根多年,部署在江浙地区的部队大都是服从军令的中央军。同时,在上海、南京间,陆上重金构筑有吴福、锡澄等数道防线,水上有以长江中下游为主的江防。

4.江浙地区河流纵横、湖沼密布、地形复杂的江南,对日本机械化部队的运动不便。如果在华北与日军机械化兵团开战,将必输无疑;1933年长城抗战,就是例证!

5.上海作为亚洲最大国际化都市,更容易引起国际关注;获得欧美干涉和支援。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