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者
1,253
被浏览
1,332,047

93 个回答

李逵的哥哥叫李达,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往往不被人注意。

李逵出场,戴宗向宋江介绍李逵的时候就没有提到李达,很可能李逵从来都没有对戴宗说起过自己还有个哥哥。

宋江把家人接到梁山,公孙胜下山探望老母亲,引起李逵共鸣:“我只有一个老娘在家里。我的哥哥,又在别人家做长工,如何养得我娘快乐?我要去取他来这里快乐几时也好。”这是李逵第一次提到自己的哥哥,满嘴的不屑,满心的自负,甚至没有明确表示要把哥哥也接到梁山。

李逵杀人跑路,背井离乡十多年,终于回家。

阔别十多年,李逵的母亲第一句话是确认来者是谁,当确认来者是李逵之后,第二句话就说到李达:你的大哥,只是在人家做长工,止博得些饭食吃,养娘全不济事。

那么,李达到底是否济事?

第一,如果抛开主角光环,李逵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难免牵连家属,据李达说,“当初他打杀了人,教我披枷带锁,受了万千的苦。”云云,简单地说,十多年来李逵逍遥法外,李达忍辱负重,在这样的情况下,照顾母亲,很不容易。

第二,李逵参与江州劫法场,公文下到原籍,李达又遭到牵连,据李达说,“前日江州行移公文到来,着落原籍追捕正身,却要捉我到官比捕,又得财主替我官司分理,说他兄弟已自十来年不知去向,亦不曾回家,莫不是同名同姓的人冒供乡贯?又替我上下使钱,因此不吃官司杖限追要。现今出榜赏三千钱捉他。”云云。由此可知,当时的李逵是官府悬赏的通缉犯,作为罪犯的哥哥,李达非常尴尬,财主却愿意为只是长工的李达担保甚至上下使钱,合理的解释是李达的人品足够令人信任。

第三,李达要阻止李逵带走母亲,自知不是李逵的对手,离家叫人,从财主家一下子叫来十来个庄客飞也似赶到家里,而且当时正是吃饭的时候,由此可知,信任李达的不是只有财主一人。

一个是十多年忍辱负重照顾自己的李达,一个是十多年没有回家的通缉犯李逵,前后也就是一顿饭左右的时间,李逵的母亲就有了自己的选择。

就情理而言,李逵是不是通缉犯,有没有做官,李逵的母亲不至于完全没有概念,选择李逵与其说是信任李逵,不如说是要离开李达,因为李达“全不济事”。李达其实也是心知肚明,所以,也就没有继续追赶。

李达、李逵的鲜明对比折射的是当时的社会风气,普通人只是可有可无的过客,杀人放火的恶人才是主角,后来朝廷围剿梁山,高俅手下的十个节度使居然都是招安的绿林中人,作恶再洗白貌似是当时众多成功人士的标配,李逵等一大批所谓的梁山好汉不但也是这样,而且还熬制出一大锅“替天行道”的重口味励志鸡汤。在这个过程中,李达就只有默默地在家里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水浒一百零八将里有个疑似穿越者的呀。但是这角色太小了,估计一般读者不太注意得到吧。


首先稍微思考一下这个问题哈,如果一个人想在水浒的世界里开金手指,又不能让世界线崩坏掉,他能做什么选择呢?梁山的悲剧命运不能逆转,那么自己所能做的无非就是以一个小人物的视角来见证这一切吧。但是这个所谓的“小”人物,地位又不能小到小兵的地步,否则没有“上天星宿相应”,随随便便就成了江湖里的炮灰了,这金手指开的实在暴殄天物啊。那要不要地位崇高到把宋江架空,或者进入梁山核心领导层呢?这恐怕也不太现实,因为水浒那套逻辑我们很清楚,你的地位越核心,越和梁山没法撇开关系,你就越难在回归白道后从中抽身而去了。例子我就不多举了哈,那些大人物都是血淋淋的见证。


所以说,如果你想在梁山上开金手指的话,就要基本上做这样一个人物:你得生存能力强,有一定本事,但没有高强到哪里去。你不是杂兵,但是也能不牵涉进派系斗争的漩涡中心。当然了,光是这些特征的话,或许是不算难以达到,最后的一百零八将中,地煞星里这样的人很多。但是在保持低调的特点的时候,还能屡屡在特殊关头开挂,然后又回归低调的人呢?我只想到一个金手指持有者。


先来看看他的出场吧:


且說戴宗自離了梁山泊,取路望薊州來。把四個甲馬拴在腿上,作起神行法來, 於路只吃些素茶素食。在路行了三日,來到沂水縣界,只聞人說道:「前日走了黑 旋風,傷了好多人,連累了都頭李雲不知去向,至今無獲處。」戴宗聽了冷笑。當 日正行之次,只見遠遠地轉過一個人來,手裏提著一根渾鐵筆管槍。那人看見戴宗 走得快,便立住了腳,叫一聲:「神行太保!」戴宗聽得,回過臉來,定睛看時, 見山坡下小徑邊,立著一個大漢,生得頭圓耳大,鼻直口方,眉秀目疏,腰細膀闊。 戴宗連忙回轉身來問道:「壯士素不曾拜識,如何呼喚賤名?」那漢慌忙答道:「足 下果是神行太保!」撇了槍,便拜倒在地。戴宗連忙扶住答禮,問道:「足下高姓 大名?」那漢道:「小弟姓楊,名林,祖貫彰德府人氏,多在綠林叢中安身,江湖 上都叫小弟做錦豹子楊林。數月之前,路上酒肆裏遇見公孫勝先生,同在店中吃酒 相會,備說梁山泊晁、宋二公招賢納士,如此義氣,寫下一封書,教小弟自來投大 寨入夥,只是不敢輕易擅進。公孫先生又說:『李家道口舊有朱貴開酒店在彼,招 引上山入夥的人。山寨中亦有一個招賢飛報頭領,喚做神行太保戴院長,日行八百 裏路。』今見兄長行步非常,因此喚一聲看,不想果是仁兄,正是天幸,無心得遇。」 戴宗道:「小可特為公孫勝先生回薊州去,杳無音信,今奉晁、宋二公將令,差遣 來薊州探聽消息,尋取公孫勝還寨,不期卻遇足下。」楊林道:「小弟雖是彰德府 人,這薊州管下地方州郡都走遍了。倘若不棄,就隨侍兄長同去走一遭。」戴宗道: 「若得足下作伴,實是萬幸。尋得公孫先生見了,一同回梁山泊去未遲。」

这是我们这位疑似穿越者,杨·自古枪兵幸运E定律破坏者·林在原著中的首次出场。这个出场看似挺平淡的,其实对前后情节有了解的读者,看到这段就会觉得此人绝对不简单。说起来梁山的人员组成,简单地拆开无非也就是朝廷与地方团练将领,江湖人士,以及他们的各种亲属好友。而水浒世界的设定是这样的,江湖上的好汉一般来说是要抱团的。从开头的少华山、桃花山、二龙山到情节中段的清风山、黄门山包括江州犯罪集团这一系列宋江发配路上的团团伙伙,一直到后面的芒砀山枯树山,江湖人士一般是成群结队出现的。可这个杨林不一样,他一出场就享受主角待遇——单人出场。要说这本来也不算独一无二,地煞星里也有一些零零星星的人物,算是梁山人物的好友牵引上山的,一般也将杨林划为此类。这是大概的说法,但是仔细看这段杨林出场的情节,就很有意思了。


要知道,对于其他这种人物,无论是张清推荐的皇甫端,还是张顺推荐的王定六,他们要不然是在江湖上共同有一段经历,要不然早就是好友。但杨林可不一样,他是直接得到了陌生梁山人物的引荐,这个人是谁呢?公孙胜!


这就绝不简单了。要知道,此时宋江刚刚上山带着一大批人马上山,而公孙胜刚好在这个时候下山,明眼人都能看出,除了孝敬母亲的说辞之外,这位七星聚义的元老超能力人士还有一层逍遥避祸的考虑。除非梁山遭遇生存危机,否则公孙胜的存在感是非常稀薄的。而此时,他竟然会推荐江湖的闲散人士入伙?杨林的自述是:“(公孙胜)備說梁山泊晁、宋二公招賢納士,如此義氣,寫下一封書”。不是口头说说梁山如何如何好,而是亲自写了书信,一向高冷的公孙胜竟然在这个场合里显得有点主动!而梁山这边接受公孙胜推荐的,则是神行太保戴宗。这应该是当时整个梁山最超然的两个人了,要按派系色彩来说,公孙胜是随晁盖劫生辰纲的元老,戴宗是宋江在江州的生死之交,可这两个人又都是身负梁山绝对不可或缺的绝技,同时有宗教色彩的超然角色。水浒里零散上山,不抱团的好汉虽然罕见,倒也不是没有。可作为来源不明的闲散人物,就能蒙这两座既地位崇高,又不卷入派系斗争,派系色彩还截然相反的人物联手推荐,这在水浒全书中,除了杨林,再无第二例。


一见戴宗,杨林就非常自信地自述说:“小弟雖是彰德府人,這薊州管下地方州郡都走遍了”,这绝不是吹牛。和邓飞等人的饮马川盗匪发生冲突时,邓飞一看到杨林就连忙喝止小兵,敬重地称对方为“杨林哥哥”,杨林在江湖上的人脉还是相当不错的。对于这个戴宗带上山的小兄弟,宋江显然也有意笼络,在点将攻打祝家庄时,宋江亲自率领的九位头领中,杨林就赫然在列。不过杨林在祝家庄一役的开始阶段就孤身潜入祝家庄当细作,遭遇生擒,没有参加整个战斗过程。被擒时,“ 有人認得他從來是賊,叫做錦豹子楊林 ”,在山东地界也有人能认出,并且叫出诨名,杨林的江湖资历绝对不是自吹而已。


当细作时,杨林的表现耿直的可爱,钟离老人说他“ 這廝也好大膽,獨自一個來做細作, 打扮做個解魘法師,閃入村裏來。卻又不認這路,只揀大路走了,左來右去,只走 了死路,又不曉的白楊樹轉彎抹角的消息”。不过,幸运值S+的男人绝非浪得虚名,由于祝家庄无暇顾及与孙立的加入,杨林这一趟当俘虏基本就是带薪休假,皮肉之苦自然是没受,也免去了战场的劳累。本来祝家庄就是宋江立威的一战,如果能建立功勋,自然对梁山的地位大有好处,但如果本人并不想在地位上有所建树,只想做个冷眼旁观者的话,这样打酱油反而是个极好的安排。更何况,后来攻破祝家庄的关键在孙立的登州集团反水,而在其中,邹渊建议投奔梁山泊,给出的原因正是他的至交好友杨林正在山上做头领!靠着这些人脉,杨林算是躺着把功劳拿了。


不过,你要是以为杨林只是个江湖混子,只能走狗屎运,没法在战场上立功的话,那就是大错特错。他开的金手指显然不是那种全程打酱油的类型,而是在关键时刻还要刷一下存在感的。这就要说到祝家庄之后的高唐州之战。由于梁山方面缺少公孙胜的法术,高廉让梁山颇为头疼。在白天的交战中,宋江为首的梁山军队被打得极其凄惨:


宋江撇了劍,撥回馬先走,眾頭領簇捧著,盡都逃命,大小軍校,你我不能相顧,奪路而走。 高廉在後面把劍一揮,神兵在前,官軍在後,一齊掩殺將來。宋江人馬,大敗虧輸。 高廉趕殺二十余裏,鳴金收軍,城中去了。

要知道,宋江之前已经用了九天玄女传授的天书中的法术,可还是对高廉无能为力。这仗失败后,他和吴用合计之下,决定把军队退到旧营寨中驻扎,主营里只留少数人马防止劫寨。留下来的头领是谁呢?杨林和白胜,以及三百士兵。


说实话,我要是杨林,我现在内心估计崩溃了……你们大头领怂,也不至于自己全部后退,让我们两个可有可无的炮灰充数吧……虽然我上次在祝家庄没上阵厮杀,也对派系撕逼没兴趣,也不至于这么玩我吧……白胜是不会打仗,连七星聚义都没资格进,还违背道义出卖兄弟的下流人物,何况他还自带【倒霉】属性,对面则是白天梁山大军都没搞定的高廉神兵。这明摆是要把我们当炮灰啊……金手指硬不硬,就在此一举了。


结果我们当然都知道了,杨林还真的carry了这些不利条件,不仅在夜间的作战中完好无损,甚至还反而射中高廉一箭。事后,杨林估计也是实在隐藏不住低调了,在宋江面前吹了一波:


楊林說:「高廉也自披發仗劍, 殺入寨中,身上中了我一弩箭,回城中去了。為是人少,不敢去追。」

估计此时宋江的内心OS是:“你这人真的有毒……”不过不管怎么说,当时宋江除了退避扎营,已经对高廉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办法。杨林的这一箭让高廉不得已退入高唐州城中养伤,停止了对梁山军的追击,也给请公孙胜回山制造了时间窗口,可以说具有战略性的重大意义,说是一人拯救梁山毫不为过。


此后,杨林的梁山岁月基本是安安心心地混着,超然于任何派系争斗。晁盖出征曾头市的时候,也点了他的将。在晁盖去世后,他被宋江任命为分管北地采买马匹的头领,不用上战场,乐得清闲。在童贯征讨梁山,梁山军大排九宫八卦阵的时候,他是杨志的副将。两人一个天暗星一个地暗星,都是隐藏在暗处的人物,运气却天差地别,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恶作剧。而三败高俅的时候,杨林又结结实实地露了一回脸,他只用了一刀,就抢走了对方大将的首级。


前船丘岳見陣勢大亂,急尋脫身之計,只見傍邊水手叢中,走出一個水軍來。丘岳不曾提防,被他趕上,只一刀,把丘岳砍下船去。那個便是梁山泊“錦豹子”楊林。

这个丘岳绝非酒囊饭袋,他是在高俅两次讨伐梁山失败后,和周昂一起增援他的大将。这时朝廷已经完全知道梁山的实力,派出的无疑也是精英中的精英,他的副手周昂和梁山第一高手卢俊义交锋二十回合,不分胜负。而他自己则是响当当的“ 八十萬禁軍都教頭 ”,手下不知道管着多少林冲王进。就是这样的大功劳,被杨林“只一刀”轻轻松松地拿了。在遭遇袭击的时候,丘岳甚至连提防的意识都没有,这对这样的高手来说是极其罕见的。上次还在和杨志站着九宫八卦一角的杨林是怎么摸到主船上,和官军水军混在一起的?只能用开挂来解释了。


梁山受招安后的战斗中,杨林依旧一路持续着他的easy模式,征辽时迷了路,反而误打误撞和本队会合,征方腊时,在攻打杭州的分兵中跟随李应等人从水路进发,避免了陆路的强攻。此外克敌斩将的记录,也不必一一交代了。还是来看一下他开的最后一个挂吧。


军队到达杭州时,杨林和其他五名头领感染瘟疫,被留在杭州照顾。宋江还特意另外留下两名头领,专门照看这六名病号。而宋江的本队这一去,则是直捣方腊的老巢,一路艰险减员,可想而知。杭州被留下的八个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到了最后,只有杨林和负责照看伤员的穆春前来向已经三不余一的本队报道。


……等等,杨林不是自己就是病号吗?为什么负责照看伤员的两名头领只回来了一名,他反而成了五个人中间唯一没病死的?可是情节还真就这么写的,负责照看病员的朱富被传染去世,杨林反而神奇地康复了。至于另外四名病员,无论是位居八骠的穆弘还是梁山元老朱贵,结局都是无一生还,全部病死。


要知道,在征方腊的减员狂潮中,你就是没灾没病的,凭空都能有什么天降灾祸让你死无全尸。丁得孙正常行军能被毒蛇咬死,之前花很多笔墨描写的人物几个字就领便当,而杨林竟然染了江南瘴气还能全身而退,活蹦乱跳,这是情节里绝对的独一份。


开了这最后一个也是最难的一个挂之后,杨林就从本传里光荣退场了。他和裴宣一起回到饮马川,受职求闲去了,立了几个不可代替的奇功,逃过几场大灾难,就像一场梦一样,梁山经历就这样从他的生活中经过。在《水浒后传》这样的续书里,他还会有很多光彩的情节。近年来,也有人注意到这个低调的地煞星难以置信的好运气,《绘卷水浒传》干脆直接把他当成叙述者,设定由他记录下梁山的历史,流传后世。


想一想,一切都结束之后,在一个宁静的午后,杨林拿着他生锈的笔管枪,靠在饮马川上的大石头边睡觉,他会在梦里梦见怎样的场景呢?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