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白其诗其人,应该怎么评价?

补充他的到底有没有黑历史,他的诗真的没有问题吗?
关注者
6
被浏览
3,355

6 个回答

杜甫生得比李白晚十年,穷得又比李白早十年。十年加十年——二十年,基本是两个时代的人物。又,李白还比杜甫早死八年,762年去世,这时杜甫还没出峡,连夔州诗都还没有。后世在杜甫已经写出《秋兴》“白帝”《登岳阳楼》诸什的条件下,还提盛唐时的“白也诗无敌”,合适吗?

说韩柳欧苏,不是苏不如欧,而是苏晚于欧,而又继承了欧。说李杜,不是杜不如李,而是因为“杜后起,集其大成”。即便如此,杜甫在绝大多数时空都是以“杜”这一独立的身份存在。后人言“杜”,不用加“老”,就是杜。不是杜牧,不是杜审言。说杜诗,那就是杜甫的诗。不是杜贺,不是杜商隐。——什么叫国际诗人啊?(战略后仰)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

本蓝翔实在看不下去知乎无脑吹李白了,李白要说有黑历史,那就是那群无脑吹,大概一粉抵十黑。

首先,说李白身份高贵的,真是搞笑,我就来先分析下李白的身份。现在我知道就五条记载,现在贴出来。

(一)李陽冰〈草堂集序〉:「李白,字太白,隴西成紀人,涼武旺王暠九世孫。蟬聯珪組,世爲顯著。中葉非罪,謫居倏支。易姓爲名。然自窮蝉至舜,七世爲庶,累世亦不大曜。亦可歎焉。
(二)范傳正〈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公名白,字太白,其先隴西成紀人。絕嗣之家,難求譜諜。公之孫女搜於箱箧中,得公之亡子伯禽手疏十數行。紙壊字缺,不能詳備。約而計之,涼武昭王九代孫也。隋末多難,一房被竄於碎葉,流離散落,隱易姓名。故自國朝以來漏於屬籍。神龍初,潛還廣漢,因僑爲郡人。」
(三)李白〈上安州斐長史書〉:「白,本家金陵,世爲右姓。遭沮渠蒙遜難,奔流咸秦。因官寓家,少長江漢。
(四)李白〈與韓荊州書〉:「白,隴西布衣。」
(五)李白〈贈張相鎬・其二〉:「本家隴西人,先爲漢邊將。功略蓋天地,名飛青雲上。」

这第一、三、四、五是李白自叙,第二条是范传从李白孙女那里,从李白儿子伯禽手里得到的。五则材料来源都没有问题,但是里面矛盾很多。

首先,李白是陇西成纪人没有问题,但是不是涼武昭王的后人还有待商榷,因为这么算起来,李白就是唐玄宗的族祖。天宝元年,唐玄宗就把李暠子孙,列入宗正寺,编入属籍贯。李白也是天宝元年进京的,怎么可能漏于属籍?

再者,李暠是陇西狄道李,并非李白自叙的陇西成纪李,若是根据陈寅恪玄生的考证,那么李唐是赵郡李,和李白叙述的亦有区别。

李白为什么这么做,我个人认为张书城先生理由能够成立。

1.確認自己是中原漢族後裔。
2.確認自己是隴西成紀李斌的九世孫。但是他不好說明自己是李斌九世孫(因史载李斌係李陵之後),於是就用轉移房派移花接木的辦法把自己說成是李暠九世孫。李暠爲李斌遠族弟,與李斌同時活動在不同陣營、不同地區。
3.確認自己是隴西成紀李廣的二十五代孫

具体可以看张书城先生的《李白家世之迷》。

除了这点外,张书城先生还考据了李白祖先因罪被窜,在什么时候,因为何事。

く李序〉的「中葉非罪,謫居條支」,實質上是李穆家隋煬帝大業十ー年(615)「餘無少長,俱徒邊後」的更属隠晦含糊的説法而已。「中葉非罪」的「中葉」,在此指「九世」之「中葉,即李白的五世祖亦即碎葉房始祖。「非罪」者正指李穆家「無反狀」而強加了叛逆罪。「謫居條支」者,流徙到西域遙遠的邊疆去了。…此外,く李序〉全部都能同李穆家對上ロ・〈李序〉説:「李白,字太白,隴西成紀人」』與李穆「自云隴西成紀人」完全吻合。〈李序〉説李白家「蟬聯珪組,世属著」,李穆家也是「自周迄隋郴爲西京盛族」的…く李序〉説李白家「自窮蟬至舜,五世高庶累世不大曜」,李移家的任何一房流放西域後也會有同樣的遭遇。李穆家自隋末(615)「皆徙邊徼」之後,如有一房流落到神龍初(705)或神功時(697)才回鄉。中問正是一百年左右,以二十年爲一世,正好有五世。這五世流亡西域,只能「爲庶」不能「爲官」是不言而喻的了。

关于碎叶的位置,张书城也有考据,这里就不用多谈了。

除了这些说法之外,其他还有一些说法,仅供参考,个人认为是无稽之谈。

(一)唐高祖從弟李軌族人說。
(二)李建成、李元吉後人說。
(三)參加徐敬業倒武之唐宗室說。
(四)參加汝陽王李煒擁立中宗之宗室說
(五)丹陽李倫後裔說。
(六)伪託唐宗室說。
(七)胡人說。

为什么说法这么多,我认为是李白因为家世有难言之隐,作为谪罪之后,既妨碍科举正途,又妨碍干谒蹊径。只能含糊其词,寄希望于一己之力,一飞冲天。可惜可惜

惊天动地文,虚无家世事

现在知乎不知道是软文太多,还是营销号作祟,整天说李白家世如何,真是好笑。李白身世比起我们还未必好,有什么可以吹嘘的

第二少年蜀中

关于少年李白,除了赵蕤,还有一个重要人物,这个人就是当时益州长史苏頲,这人对李白影响很大,具体可以看下。

蘇頲聰悟過人,…及壯,而文學賅博,冠於一時。性疏俊,嗜酒。及玄宗既平内難,將欲草制書,難其人。顧謂王褱曰:『誰可為詔?試爲思之。』王褱曰:『臣不知其他,臣男頲甚敏捷,可備指使。然嗜酒,幸免沾醉,足以了其事。』玄宗遽命召來,至時宿酉呈未解,粗備拜舞。嘗醉,嘔殿下,命中使扶臥於御前,玄宗親高舉衾以覆之。即醒受簡筆立成。

看到这个故事,大家都明白,这个苏頲对李白的影响了。除了这些人,蜀中地方官员对李白就青眼有加,苏頲举李白为文章科,广汉太守举李白为有道科,但是李白都没有去参加,

这各种缘由,还是因为他的身世问题,关于这一点,乔长阜先生有分析

李白家「五世為庶」,他當然沒有資格進館、監及國子學、大學之類。他要參加科舉,就只能由州、縣舉送,走嫏貢這條路。但這樣一來,就要「懷牒自列於州、縣」,如實中報自己的家世、個人情況。這是常舉,至於制舉,《唐語林》卷八載:「舉人應及第者,開檢無籍者不得與第。…」可見制舉也有「籍」與「牒」的問題。…當然,對於李白來説・最難辦的還是陳「牒」。按《唐律疏議》卷九「職制」:「諸貢舉非其人,及應貢舉而不貢舉者・ー人徒一年人加一等・罪只徒三年

家世一直为难李白的人生,若不是他家世问题,他或许不会那么郁郁不得志,参加不了科举,他还是准备走干谒这条路,最著名的就是渝州刺史李邕,结果是不如人意,甚至是委屈。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李白当然没有气馁,这毕竟是他第一次撞南墙,后面还要撞。

第三仗剑去国

李白离开四川之后,去南岳拜见了司马承祯,司马承祯夸奖李白有仙骨,李白大受感动,写了《大鹏遇稀有鸟赋》。司马承祯是开启李白谪仙人的第一人。

虽然心里高兴,李白还是没有找到出路,不过在开元十五年,李白终于找到一个可以摆脱身世纠缠的办法,就是入赘许家。

这一点安旗先生有论述。

安州許府確屬高門望族,許相公之父許超,更是高祖李淵之同學,封属安陸郡公。其後滿門簪纓已近百年。藉其蔭或可有利仕途,然入贅一事,卻未免有辱斯文。

同年,李白得罪了李长史,上书谢罪,这里就可以看出李白,当时还不是一个狂生,为功名还是可以折身的。

第四初入长安

李白到了长安之后,寓居玉真公主别馆,还是以干谒为主,求见了张说,想要求见玉真公主也没有成功。按照安旗先生的《李白年谱》,行路难其二就是写在这个时候。

弹剑作歌奏苦声,曳裾王门不称情。淮阴市井笑韩信,汉朝公卿忌贾生。

此时李白抑郁孤愤,和离开安陆时候乐观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何王公大人之门不可弹长剑乎?

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让李白最终选择了回到安陆,居住在白兆山桃花岩,似乎要当一个隐士。

云卧三十年,好闲复爱仙。蓬壶虽冥绝,鸾鹤心悠然。归来桃花岩,得憩云窗眠。对岭人共语,饮潭猿相连。时升翠微上,邈若罗浮巅。两岑抱东壑,一嶂横西天。树杂日易隐,崖倾月难圆。芳草换野色,飞萝摇烟。入远构石室,选幽开上田。独此林下意,杳无区中缘。永辞霜台客,千载方来旋。

这时候李白三十三岁了,正当壮年,这隐居不过对初入长安的不满,而不是真的想当一个隐士,回到安陆第二年,李白又再次干谒。谒见了韩朝宗。

这一封《与韩荆州书》,李白就收敛了很多,语气也要低三下四很多,并且罕见的和同时代人相比,希望能够得到重用。

而君侯亦荐一严协律,入为秘书郎,中间崔宗之、房习祖、黎昕、许莹之徒,或以才名见知,或以清白见赏。白每观其衔恩抚躬,忠义奋发,以此感激,知君侯推赤心于诸贤腹中,所以不归他人,而愿委身国士。傥急难有用,敢效微躯。

(对于我个人来说,读这篇文章是比较难受的,高傲的李白,终于也稍微向现实低头了。)

但就算这样,这一次也是以失败结尾,李白大受打击,在开元二十二年,李白在《暮春江夏送张祖监丞之东都序》里面说

吁咄哉!仆书室坐愁,亦已久矣。每思欲遐登蓬莱,极目四海,手弄白日,顶摩青穹,挥斥幽愤,不可得也。而金骨未变,玉颜已缁,何常不扪松伤心,抚鹤叹息?误学书剑,薄游人间。紫微九重,碧山万里。有才无命,甘于后时。

自怨自艾,简直让人不敢相信这是那个豪气干云的李白所写的。

不过接下来的时间,李白还是郁郁寡欢,继续撞着南墙,开元二十八年,移家东鲁,在到了东鲁之后,李白不在写诗,而是学习剑术。

根据安旗先生所言,剑术之科比起进士之科,斯为下矣,而李白为了自己的抱负,还是选择了这个,虽然他自己也有些不愿意,但是形势比人强。

幸运的就是,在李白准备绝望的时候,他否极泰来了。

第五待诏翰林

天宝元年,李白四十二岁,距离他仗剑去国已经过去了十七年,李白也从青年、壮年步入中年。这一年在丹丘生和玉真公主的推荐下,李白终于被唐玄宗召见,著名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就是写在这时。

这时候李白的喜悦难以言说,真的有一种大鹏一日同风起的气概。历代李白写传的,也对这件事大书特书,我这里就不用多赘言。

李白在待诏期间,在紫极宫遇到了当时担任秘书监的贺知章,贺知章称呼李白为谪仙人,然后再次在玄宗面前推荐,玄宗于是在金殿召见了他。

玄宗也欣赏他的文采,于是封了李白为待诏翰林,关于这个职位,知乎也有人吹,实际上这个职位就是装点门面,没有啥作用。

就我看到知乎的回答,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官是啥,这时候有必要解释清楚几个词语。

翰林院、翰林学士、翰林供奉、翰林待诏。

根据章群先生《唐史札记 翰林院与翰林学士》

韋執誼〈翰林院故事記〉云:玄宗始選朝官有詞藝學識者入居翰林・於是中書舍人呂向、諫議大夫尹愔充焉。

根据这个资料,我们可以知道一下几点,第一对象:是朝官,不是对外,而是朝廷官员中选拔出来的。第二专长,有词艺学识者。第三应该为兼任性质,既本官照任之。

又如《旧唐书 职官志》

玄宗即位,張説、陸堅、張九龄、徐安貞丶張垍等召入禁中,謂之翰林待詔。

这些人均有正式官职在身,可为明证。

当然这时候还叫翰林待诏,章群先生也补充说明了。

翰林院之演變有ニ,一在開元ニ十六年(738)別建學士院,「始建學士,俾専内命。」與藝能伎術之士,分而為二,一在貞元元年(785),德宗令學士明預班列,於是皇帝私臣一變而属朝廷命官翰林院人士,初稱待詔,後改稱供奉,《新志》云:「玄宗初置翰林待詔,以張説、陸堅、張九龄等爲之,掌四方表疏批答,應和文章,繼而又以中書務劇,文書多壅滞,乃選文學之士與集賢院學士分掌制詔書敕。」
韋執誼云翰林院,「蓋天下以藝能伎術見召之所處也。」《舊志》則云:「其待詔者,有詞學、經術、和練、僧道、卜祝術藝丶書奕。各別院麇之,日晚而退。」有詞學者,不過眾流之一,其人或分掌制詔書敕,即其所謂文學之士。

可以知道在开元二十六年后,才有了翰林学士这个称呼,到了德宗时候,才为朝廷命官。李白这个翰林当时应该是皇帝的私臣。

还有,词学只是其中一个种类,根据新唐书,分掌制诏书敕是文学院和集贤院的院士。

可见李白所在是旧翰林院,而非别建的学士院,所以李白并不是翰林学士。当然李白也从来没有自称过翰林学士,至于他的朋友,在往来诗集也没有提到过。

这个待诏翰林或者说翰林供奉,并不是李白想要的,外加词人相轻,更让李白郁郁寡欢。

晨趋紫禁中,夕待金门诏。观书散遗帙,探古穷至妙。片言苟会心,掩卷忽而笑。青蝇易相点,白雪难同调。本是疏散人,屡贻褊促诮。云天属清朗,林壑忆游眺。或时清风来,闲倚栏下啸。严光桐庐溪,谢客临海峤。功成谢人间,从此一投钓。

外加当时属于天宝年间,而非开元盛世,朝政之间的事情非是我了解的,就不多谈了,免得被人说是键政。

在天宝三年,李白终于被赐金还山,从他天宝元年秋到天宝三年,一年半的时间,可以说对李白影响很大,他抑郁了整整二十年,须臾得志。但是他并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政治才能,而是当了一个文学弄臣,这让李白梦想破灭,也是在这之后,李白发生了重大的转变。

(当然他还没有熄灭自己的仕途之心。)

第六安史之乱

有空再补上,接下来就要谈李白的诗和历代评价上

(因为忙着写小说,这个回答更新不是很快,还请见谅。)

继续浏览内容
知乎
发现更大的世界
打开
浏览器
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