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之聲中文網)去年八月,當時仍身為英國駐港總領事館職員的鄭文傑,到中國內地出差後返港途中,在香港高鐵西九龍站內地管轄區被帶走。事件曝光後,中國當局稱鄭文傑因嫖娼被控,並行政拘留十五天。鄭文傑其後接受英國媒體訪問時稱,遭到中國當局執法人員嚴刑迫供,包括被秘密警察質問英國在香港示威抗議中的角色等,認為是政治迫害。但深圳羅湖警方隨後公開兩段錄影片段,指出鄭文傑承認嫖娼以及懺悔。

申請政治庇護 正等候審批 事隔接近一年,正在英國倫敦的鄭文傑接受德國之聲網路電話訪問時,透露去年獲釋後先到台灣暫避,當時與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協定,先放有薪假期三個月再商討善後,後來辭去英領事館工作是雙方共識,「因為我的職責是經常往返中國內地、大灣區,而我已被國安針對,很難再維持有關工作,與英領館的安全單位傾過,若仍為英國政府辦事,他們也有風險,故此雙方協議下請辭。」與此同時,他與英政府交涉能否安排他到英國長期定居,但過程不太順利,最終去年底他才獲英國政府批准工作假期簽證兩年。 鄭文傑稱,事發後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至今仍不時作惡夢,夢見被捕帶往中國內地。面對未能克服的心理恐懼,怕一旦返港或遭再度拘控帶走,因此他在去年十二月底,正式向英國外交部提出申請政治庇護,其後轉介內政部跟進。他強調,申請政治庇護為個人決定,英國政府沒有游說他們,其個案由英國內政部審批,正等候結果。他表示,目前在英有兩個身份,一是持有工作假期簽證,二是尋求庇護申請者,由於英國政府批准他有工作權,加上有積蓄並找到居所,故不用住在難民營。 根據英國內政部網頁及鄭文傑提供的資料,在英國尋求庇護申請有幾類結果。一是獲批庇護,申請者可獲准留英五年,之後可再申請永久居留權及英國國籍。若不獲批庇護,英國當局或會批出人道主義保護或酌情居留,但限制較庇護多,例如不可領取公共津貼等。由去年到今年第一季,英國內政部接獲十三宗來自香港的庇護申請,當中有兩宗被拒,另外四宗取消申請。英國內政部的數據亦顯示,由2008年到2018年間,並未曾向任何來自香港個案批出庇護,只於2011年曾批出一宗人道主義保護或酌情居留。 國安法實施 料增獲批庇護機會 鄭文傑透露,曾就申請庇護進行兩次面試,他向英國當局提供尋求庇護證據、新聞紀錄及自白書,解釋為何擔心留港會受到政治迫害,「他們問及很多細節,我都沒有任何邏輯謬誤,加上英國政府內部掌握的資料及對中國人權狀況認知,我所遭受虐待可反映與其他人受到遭遇相似,因此英國政府認為我的遭遇是可信度高,所以我當時(國安法事件前)研判覺得有80%把握可獲批庇護。」然而,英國政府對其個案也有斟酌之處,「他們始終認為香港與中國大陸司法制度分開,又在面試時問我,逃犯條例都已撤回,為何你仍覺得被迫害。於是我指出銅鑼灣書店事件發生了,李波是英國公民都可以在香港被消失,令英國政府覺得前車可鑑,所以在國安法公布前,我(對獲批庇護)都有信心。」

近日,全國人大通過在港設立國安法,英國政府作出強烈回應,指若港版國安法一旦正式實施,將會擴大BNO護照(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持有者的居英簽證權利,並提供「入籍之路」。對此,鄭文傑預料其庇護申請機會更大,「幾乎百分之百會獲批」。「如果國安法在香港實施,中國的國安人員可以堂而皇之在香港設立分部,這會令英國政府更相信可能我回港,並非綁架那麼簡單,而是直接根據法律控告我。」他透露,當日被中國當局行政拘留時,除了被要求拍攝承認嫖娼的錄影片段,也被迫拍攝承認叛國,因此他相信一旦返港,很有機會被人以所謂的「罪證」,控告勾結外國勢力等罪名,「雖然有人指國安法沒有追溯力,但這是很模糊。如果國內單位用人治執法,我們不能排除所謂無追溯力是謊言。舉例,現在仍有零星示威,如果他們認為英國是幕後黑手,也可以說我所做過的事有鏈鎖反應影響到現在,屆時我就會牽連受害。」 無意回港 著力在英推動香港民主運動 面對「港版國安法」來勢洶洶,鄭文傑表明除非政權有系統性改變,否則不會考慮回港,因對去年的經歷仍有恐懼。他又強調,自己並無在中國內地嫖娼,至於為何去年接受英國媒體訪問時卻未有正面回應,他解釋當日想聚焦自己被中國當局人員從香港帶走返回內地情況,若多談嫖娼事宜只會墮入中國當局向他污名化的圈套,令對方成功轉移視線。而鄭文傑今年初於社交網站稱與香港及內地家人斷絕關系,不希望他們受到騷擾。他表示,至今都未有與家人直接聯絡,只會透過區議員了解家人情況,「基本上半年來都沒有聽到他們的聲音,但知道他們一切平安,始終會掛念家人,但國安法就快來到,相信聯絡機會很微,只希望有朝在海外團聚,但還看他們意願。」 過去一年不尋常的經歷,令鄭文傑覺得即使人在英國,也沒有足夠信心可重投職場,「很多公司很容易翻查得到我的資料,若他們與中國有生意來往,也未必敢聘用我,所以我也沒信心找到工作。反而現在在英國主力做公民社會工作,並推動香港民主運動。」他指,曾到大學演講分享個人經歷,又發起眾籌支持英國前線醫護人員抗疫,也與英國政界聯系爭取BNO平權。目前他正籌組香港流亡者團體,支援將來要逃亡海外的香港人。他認為,要延續香港民主自由,國際游說工作必不可少,「現在也不能只著眼爭取立法會35+,現時國際關系已進入冷戰階段,要令香港實現民主化,國際戰線更為緊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