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浪漫夾著遺憾 飛越萬里尋鄭問,《千年一問》紀錄英雄無奈心緒-風傳媒

專訪》浪漫夾著遺憾 飛越萬里尋鄭問,《千年一問》紀錄英雄無奈心緒

2020-05-24 08:10

? 人氣

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劇組工作照。(貝殼放大提供)

鄭問紀錄片《千年一問》劇組工作照。(貝殼放大提供)

「能為偶像拍電影,沒有比這個更浪漫的事了。」大叔說著,仰頭看向遙遠彼方,可能是在對那位已故的偶像傾訴,也可能是沉入自己的青春,那段青春裡,他還是個青澀少年,一個個壯麗新奇的冒險故事,從黑白紙頁往他腦裡紮根,在很久很久以後,終於開出了花蕊。

大叔名叫王師,曾經行銷過《看見台灣》、《返校》等著名國片的資深電影人,而在他腦裡那尊偶像身影,名喚鄭問。如今,王師監製的《千年一問》紀錄片歷經3年拍攝,即將問世。

武林神話驟逝 漫畫搬進故宮只是起點

鄭問本名鄭進文,1958年生於桃園大溪的他,很早就展露天分,從小便趴在廟前畫神像,學生時代開始畫漫畫自娛娛人,而後在1984年起,正式於報刊上連載《黑豹戰士》、《刺客列傳》、《阿鼻劍》等作,逐漸闖出名號,後來在1989年,他得到時任講談社總編輯栗原良幸賞識,遠征日本連載《東周英雄傳》,並在隔年獲日本漫畫家協會「優秀賞」,成為20年來首度奪獎的外國人。

鄭問的畫作,揉合西方油畫寫實與東方水墨寫意,對表現手法的挑戰也未曾止息,不只被稱為「天才、鬼才、異才」,在日本更被封為「亞洲至寶」,對台灣漫畫界來說,他幾乎是行走的神話。

然而,神話仍得劃下休止符。2017年3月26日,他因心肌梗塞病逝於自家,倒臥於整日埋首的工作桌前,這則死訊成為當日最大新聞,各界人士紛紛哀悼,隔年,鄭問大展於台北故宮登場,他成了第一個踏入故宮殿堂的漫畫家,開展當日,日韓漫畫家川口開治、王欣太、尹胎鎬皆親赴現場致敬。

20180529-「千年一問 鄭問紀念展」展前記者會,鄭問生前創作多元,畫作充滿暗喻及哲理符號,鄭問原作作品「鄭問之三國誌-長坂坡」。(陳明仁攝)
鄭問的畫作,揉合西方油畫寫實與東方水墨寫意,不只被稱為「天才、鬼才、異才」,在日本更被封為「亞洲至寶」。圖為鄭問原作作品「鄭問之三國–長坂坡」。(資料照,陳明仁攝)

亞洲至寶的影響並未就此止步,曾經沉浸在他玄妙故事裡的少年們,如今個個成為大叔,大叔有種浪漫,最快活的不是事業有成、享受得起美酒名車,是能比以前更揮霍少年。

於是3年前,王師在友人一通電話下,毅然決定扛下《千年一問》的監製任務。

本不識鄭問 王婉柔用「細膩客觀」角度描繪

要為偶像拍攝紀錄片,王師不可能怠慢,對導演的選擇,卻更讓許多人吃驚。《千年一問》由曾拍攝《他們在島嶼寫作》、《擬音》的紀錄片導演王婉柔操刀,而王婉柔在此之前,甚至不太清楚鄭問是誰。

「他就一通電話來,然後叫我去Google,我查了一下,知道是個漫畫家。」王婉柔說著爽朗的笑了起來,說她接著開始看漫畫,《東周英雄傳》、《阿鼻劍》,直到《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終於真正著迷了起來,「這是我看過最怪的漫畫,也是看到這裡,開始對鄭問產生很大的好奇。」

問她究竟怪在哪裡?「你不覺得超怪嗎!」說著她爆出一陣大笑,「它沒有一個起承轉合,他完全打破既有的敘事方式,但每個角色都很迷人,他有種很迷人的怪,會開啟你很多想像。」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