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說電視名嘴中誰讓李敖招架不住,鄭佩芬應該是少數人之一,她的人生就一本活歷史,曾親眼見證台灣和美國許多重要場合和人物。因為民代的家族背景和黨營媒體的工作,讓她可得天獨厚地進出美國國會、兩度參加美國總統就職大典,也讓她有機會貼近蔣家人和那個時代官員們的生活圈中。

從年輕就好動的鄭佩芬,常常同時兼5、6個工作也不覺得累,現在除了上節目外,還在中華民國女童軍總會擔任祕書長,裡裡外外的雜事還真不少,在總會的辦公室裡,可以看到鄭佩芬不屬於名嘴的那一面,而女童軍總會的現任會長,正是國民黨現任黨主席朱立倫的丈母娘高張明鸞。

談起過往精采的人生經歷,鄭佩芬說:「我常和他們一起混」,這句話幾乎成了她的口頭禪。雖然她唸的是成大中文系,還當過校友會長和傑出校友,但學生時代鄭佩芬最愛的卻是英文。大學畢業後,她到國外唸書多年,返國後在中央日報國際版工作時,就常有機會到美國採訪,再加上父親是國民黨籍市議員,她很早就有機會投入國內外婦女團體領域中,很自然地接觸到的都是黨內政商大老和夫人。

<span class=ptb>見證中美斷交和美總統就職</span>

翻起手邊的幾本相片簿,鄭佩芬如數家珍地介紹:「這是辜媽媽,這是蔣家大媳婦蔣徐乃錦,我和蔣徐乃錦的合照最多,她女兒蔣友梅常說我和她媽媽(蔣徐乃錦)最像;這是美國總統卡特就職…..」,每個畫面中都有說不完的歷史片段,就像鄭佩芬的人生紀錄,也是一本重要的歷史過程。最特別的,鄭佩芬不只和國民黨蔣家及李登輝總統時代的達官員人,都有機會相處一堂,甚至連美國總統就職大典也看得到她的身影。

一直維持單身且好動,可能是鄭佩芬在體型和外表改變不大的原因。談起年輕時的重要回憶和畫面,她竟可以從1978年中美斷交風暴前開始談起。當年她在中央日報國際版工作,有時會負責一些重要國際人物訪問,很幸運地她約訪到美國最後一任協防司令,當她穿著牛仔褲,站在派車約好的大門口時,負責接待的人看到她嚇了一跳,沒想到竟有如此年輕的資深政治記者。

「那次訪問是我一砲而紅之作」,後來她還特別到夏威夷的太平洋司令部訪問,得以進入珍珠港內。不只如此,還因為採訪所建立的關係,再度得到進入華府五角大廈內訪問的機會,連當時人在華府相當活躍的前飛虎將軍陳納德遺孀陳香梅,都很意外鄭佩芬怎麼會進得了五角大廈內訪問。

鄭佩芬曾兩度參加美國總統就職大典,是人生中重要的回憶。(圖/鄭佩芬提供)
鄭佩芬曾兩度參加美國總統就職大典,是人生中重要的回憶。(圖/鄭佩芬提供)

在中美斷交前夕,雙方曾在圓山飯店舉行多次談判。第一次會議時,鄭佩芬被派去採訪,前華裔美國參議員鄺友良也在會場,很多記者圍住他採訪,但鄭佩芬等到所有記者都走了,才單獨請他談,就完成了一篇精彩獨家報導。也因為這次珍貴的採訪,讓她日後有機會到美國拜訪鄺友良時,甚至可以到參議員專屬餐廳用餐。鄺友良也好奇問鄭佩芬,「為何可用這麼接近我們的語言交談?」其實,適合的語言表達方式,正是鄭佩芬能在美國參加重要大典,和接近如此多政要的重要武器之一。

鄺友良也邀請她以參議員友人身份,出席福特總統國情咨文演講會;後來鄭佩芬接連兩次受邀參加美國總統的就職大典,一是1977年的卡特總統,一是1981年的雷根總統。

鄭佩芬文采跟口才一樣好,她出的第一本書,就得到國家文藝獎。(圖/鄭佩芬提供)
鄭佩芬文采跟口才一樣好,她出的第一本書,就得到國家文藝獎。(圖/鄭佩芬提供)

雖然職場生涯因各種採訪而精采,但她認為人生中最有成就的事,是在1984年出的第一本書,就得到國家文藝獎。另外在1992年的世界婦女高峰會議中,她以英文進行國情報告,講題為「媒體與婦女形象的塑造」。

人生閱歷豐富,但鄭佩芬卻一直維持單身。她說,可能因雙子座的個性太好動,一樣的人、一樣的事會讓她覺得無聊,所以未曾走入婚姻。不過她一點都不會無聊,至今她仍維持輕盈體態,做事仍然很有活力,手邊工作從不曾少於5、6件,這些可能都是讓鄭佩芬仍活躍在名嘴圈的原因。

(中時電子報)

#鄭佩芬 #名嘴 #台美 #星期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