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伊健:同性戀者高調出櫃有苦衷,應該接受他們(圖)。(2013.03.29)@◆◇ 情逢對手☆═─|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13-03-30 17:28:04| 人氣421|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鄭伊健:同性戀者高調出櫃有苦衷,應該接受他們(圖)。(2013.03.29)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鄭伊健接受鳳凰網「非常道」訪談

  2013年3月,非常道獨家對話演員鄭伊健,不惑之年的「浩南哥」,談伊然本色,道人生不惑。

  同性戀高調「出櫃」有苦衷 應多給他們空間

  鳳凰網:在別人眼中,您平時的生活愛好、性格,我們這邊都叫「宅男」,特別願意在家裡待著,不願意跟外界接觸的那種,總覺得宅男是那樣的。

  鄭伊健:「宅男」是什麼?我?

  鳳凰網:對,您的愛好,打電動什麼的。

  鄭伊健:我也算是第一代宅男了。

  鳳凰網:但是有宅男很少有的那種比較陽光,外向一點。

  鄭伊健:大家現在可以學了,不一定是在家裡面,可以做一些很好的運動。

  鳳凰網:可以勸宅男幾句,因為看我們節目的宅男特別多。

  鄭伊健:宅男應該到一些屋外的地方做一些運動,認識一些女孩子更好了,因為這個時候比較單純一點,如果在晚上的地方我覺得比較複雜,如果在運動的時候,他至少會懂得欣賞自己生活的環境嘛。

  鳳凰網:我問您一個奇怪的問題,我沒看過一部戲,但是您自己在採訪中介紹過,您曾經也演過同性的角色,我一直沒有找到那個戲,也不知道叫什麼名字。

  鄭伊健:同性戀?

  鳳凰網:對,您是演過這樣的角色嗎?

  鄭伊健:有,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電視劇,《天若有情》,我第一部電視劇就是演這個反派,這個也是反派。

  鳳凰網:現在您怎麼看這個群體?從去年到今年很熱的一個話題就是香港的黃耀明和何韻詩出來為整個群體爭取一部分的利益。

  鄭伊健:我思想比較新一點,比如一出生,注定你愛的原來是同性,你怎麼辦呢?這不是他們想的,我覺得應該要接受他們,他們沒有傷害別人,他們只是有自己的空間。還有一個我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比如說最近結婚,有一個同性戀的朋友問我有什麼分別?我說沒有分別,也是很開心,他說,「我們就不能夠?」「為什麼不能夠?」他說,有一次其中一個受傷到醫院做手術,然後身邊的人說我幫他,他要做手術,醫生說你是誰啊?

  鳳凰網:沒法簽字,是嗎?

  鄭伊健:對。哦,原來知道為什麼要做這個事情,我瞭解,其實為什麼他們爭取?其實是希望這個社會接受他們,他不是故意把這個事情弄大,但是他希望公平一點,他們兩個人是朋友,也是夫妻,但是如果沒有法律,不認同他們,他們就沒有這個能力。本來我很愛他,他要做這個手術,醫生說你是誰呀?對不起,你不能夠,你沒有身份,沒有代表。但是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其實只有他們兩個才知道,他們一直在相處。我聽了這個之後,原來有一些事情我們從來不知道,我們一直在煩,「為什麼你們把同性戀弄到那麼高調?這是不好的事情!」其實一定有原因,但是我們要瞭解,可能需要用另外一個手法,但是我覺得他們也是有痛苦的地方,這是我自己的意見。

  鳳凰網:您結婚之後,您有做父親的打算嗎?

  鄭伊健:沒有,你看現在空氣那麼糟!我自己有想,有跟她講過這個事,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弱,我們控制不了,人跟人的溝通越來越少了,比如微博比我們講話更多,還有空氣環境污染,我們這個年代當然很開心,我們可以看到一些開心的事情,但是他們出來可能看到的全是不開心的事情。

  演古惑仔令形象受損 被香港政府「拉黑」

  鳳凰網:您作為一個時代人的青春偶像,您四十不惑的時候是什麼感覺?

  鄭伊健:我覺得人會慢慢成長,成長之後你想一些事情會更清楚,這一段是把你的經驗、你看到的事情發揮得最好的時候。

  鳳凰網:因為你的事業並不是完全地一帆風順,曾經也有過低谷,如果在低谷期,像您的性格,怎麼面對這些事情?

  鄭伊健:當然不開心啦,很順利、運氣永遠不會在你身邊,可能會有離開的時候。但是很多人說,「伊健,你在什麼時候在國外開始拍戲,很順利,很好哦!」但是我現在再想起來,沒有回憶,你回憶(起來)也不知道自己做什麼。但是運氣不好的時候,低潮的時候,你看每一個事情你會看得很清楚,原來以前是怎樣,現在以什麼方法,剛剛開始的時候不開心,但是你會慢慢接受,因為人生就是這樣,沒有磨煉、沒有鍛煉,你不會成長。

  鳳凰網:但是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是,當好多藝人遇到低潮期或者遇到一些非議的時候,會願意站出來否定或者說明一下,但是你很少。

  鄭伊健:我很少。

  鳳凰網:為什麼?

  鄭伊健:也不需要,其實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空間、自己的秘密,以前我們當藝人,媒體不跟現在一樣,我們跟媒體也可以當朋友。當然,後來這個世界在改了,媒體也在改變,把花邊新聞,所謂的緋聞,一起敞出來,你跟誰一起吃飯也是緋聞了。我覺得他有他自己,我有我自己,因為我當藝人不是第一天了,很多人可能從第一天開始到現在,可能會瞭解一點點伊健是什麼樣的人。我是藝人,除了工作之外,我自己的事情我會講比較少一點。

  鳳凰網:你從兒童節目開始主持出道,那時您還沒有特別大的名氣,從演《廟街故事》到《古惑仔》之後,馬上紅到一定的程度,您到底覺得哪一個時間更適合你?在你並不是很有名的時候覺得快樂一點,還在紅得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更快樂?

  鄭伊健:每一個階段享受不同的快樂,剛開始在兒童節目當主持人的時候,當然有一些不快樂的事情、有一些快樂的事情,因為在這個圈裡面我用我自己很簡單的想法在這個圈裡工作,以前很多前輩說,「這個圈很複雜,你的性格不能在這個圈工作。」後來我畢業,畢業以後去做兒童節目,但是這一個階段也是蠻開心的,也看到我對機器蠻有經驗,因為當主持人和演員,你會學到一些演員學不到的東西。然後,再拍電影,當然這個過程中也會拍過電視劇,突然之間可能會很多人知道你是誰,當歌手也好,當電視演員也好,也發生了很多蠻有趣的事情、不開心的事情。比如說,拍《古惑仔》,很多人說你是他的偶像,但是也有人老是說,「求求你,不拍了,這個電影會影響很多人的!」但是我很矛盾,我只是一個演員,我拍戲只是希望從演員的角度做好一點,但是沒有想過會影響那麼大。

  開心的地方可能是在外國,「哦,我知道你是誰,因為我看過你的電影!」但是不開心的是,香港的政府會覺得你是拍《古惑仔》,我們不會找你工作,你的形象不好。其實我沒有改變,我從主持節目到拍戲,我是鄭伊健,也是拍戲的,為什麼你的想法會把一個拍戲中的角色放在我的身上呢?但是,每一個過程也都是有開心和不開心的。

  鳳凰網:你怎麼看待《古惑仔》對內地一代青年人的影響要更大一點?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一面,你會怎麼看?

  鄭伊健:我其實還沒研究會影響那麼大,「大」是好的還是不好的?

  鳳凰網:都有,它有積極的一面,消極的一面也有。

  鄭伊健:其實以前我沒有想過,後來到了現在,現在比較成熟一點,我再次看這個電影,這個電影成功的地方不是他是流氓,他成功的是他一幫兄弟的友誼,這也是現在為什麼有一些人覺得《古惑仔》不好看,但是也說這個電影好看?就是兄弟情,這是很難得的,現代很多人對情義的看法很不一樣,你為什麼覺得好看?這是有情有義,但是現在覺得什麼是有情、什麼有義呢?比如《楊家將》,為什麼要拍《楊家將》這個電影?導演說希望更多一些觀眾看到以前我們中國人的美德,美德就是「忠、孝、仁、義」,很多人說什麼是「忠、孝、仁、義?」很多年輕人覺得「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其實這是我們中國人的美德,我們和外國人的分別是我們傳統的觀念要放下,導演說希望他們拍完這個電影可以再次認識這四個字是什麼意思。

  電影不是現實 不避諱讓孩子看古惑仔

  鳳凰網:我們內地看連續劇或電影,但凡涉及到歷史題材的話,都會存疑。你們對《楊家將》的解讀與內地觀眾熟知的程度不同或者完全相反,會擔心別人誤解嗎?

  鄭伊健:其實我覺得不用太認真,每一部電影都有一個告訴別人,但是電影只是一個娛樂,娛樂是希望把你抽離一下。比如說,現在我們的生活中,我自己看電影的角度,我現在在生活,我就是太現實了,我希望看一些天馬行空的電影,看完之後把自己本身的心態抽離一點,回到現實。看電影的時候,比如《楊家將》,如果你把以前的故事一直拍,人家不會看,一定要把一些事情改了,但是重點是你拍這個電影希望拿到什麼?希望拿到一個共鳴,給大家一個欣喜,我覺得這是一個重要的地方。

  鳳凰網:您剛才也說了,演《古惑仔》的時候,可能香港政府不會讓你去做一些政府想像的工作。那麼,如果您成為了父親,會讓自己的孩子看您之前的作品嗎?

  鄭伊健:會。

  鳳凰網:絲毫不會擔心?

  鄭伊健:我覺得不是,看電影只是娛樂,教育其實是分開的,也可以用教育的角度教他看電影。以前我很奇怪,我自己中學的時候,我們這個年代不會講性,其實每一個人都會長大,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應該從小開始教他們,但是我們以前很古老,不會講,所以發生很多不好的新聞,就是人家從來不懂,像一個很錯的事情,但是你沒有教他們,當然會錯了。我們應該要正視這個事情,要面對,在從他出生的時候,應該好好地教育他,你可以選擇,什麼事情你可以做或不做,性格我們不能夠控制,每個人出生有他的命運。所以,我覺得只是把知道的事情告訴他,你可以選擇好、不好。

  鳳凰網:是不是某些社會層面上的原因也影響了香港電影的一些狀態?包括您拍《古惑仔》的時候,其實那是您最輝煌的一段時期,那也是香港電影的低谷期,香港整體電影會陷入這個位置。您拍《古惑仔》的時候,香港電影基本上都不好,只有《古惑仔》還好,是不是很尷尬?因為你又在香港電影之中算是「一枝獨秀」,其他的同年的影片都沒有任何反響了,票房也不好。

  鄭伊健:我覺得這個階段剛剛好你在這裡,如果沒有你,也會接下去,但是不是我們,會有其他人(接下去)。就好像一個國家一樣,每一個時期都是有低潮、高潮,也是有生存的空間。有些人說,「你說你不想拍《古惑仔》,為什麼一直在拍?」我不是為了自己,我也想過(不拍),導演劉偉強說,「如果你不拍,這個燈光、這個收音師,他們就沒有工作了,你是不是想一想從哪裡開始?從香港電影,所以你是不是一直在拍呢?」後來我們也是拍了五集還是六集才不拍。所以,我覺得每一個人的出現一定有他的原因的,你要想清楚你自己的位置,你為什麼會出現,為什麼會在這裡需要你、不需要你呢?這是很深奧的問題。

  鳳凰網:您在拍完《古惑仔》之後,您又拍了像《九龍冰室》這樣的片子,讓小朋友去不應該那樣去。

  鄭伊健:但是反過來也是有代價的,代價就是票房可能沒有以前那麼好,但是沒關係,這也是歷史,現在你看完,「哦,原來他做一些事情可能有意識的,這個導演拍的時候可能也有意識的。」所以,我覺得事情沒有絕對是對還是錯,從時間和空間上來看,可能看法也不一樣。

  鄭伊健談「北上熱潮」:欣賞你和罵你的是同一幫人

  鳳凰網:那您怎麼看香港導演北上這一撥的熱情,其實他們透支了內地觀眾對他們的熱愛,就因為香港電影劉偉強、麥莊,他們都曾經是內地很多人心目中「不可動搖的導演」的位置,到現在當他們在內地拍了很多合拍影片之後,大家對一個導演品牌的信任感已經降得很低了。

  鄭伊健:沒關係,這也是人生的階段,我當然知道,很瞭解,因為我在這個圈工作,很多很複雜的事情,譬如說以前在香港發展,為什麼看香港的電影?香港有香港的文化,但是現在很多時候市場是以內地為主,拍電影的時候很多題材不能拍,比如古惑仔、鬼。在拍的時候,「對不起,這個故事不行」,「這個故事也不行」,雖然這個導演也很能發揮,可能他沒有辦法,他要拍電影,因為他是導演嘛,可能是他希望拍一些不知道什麼的電影。如果他拍的話,話題可能會把香港的文化拉得太遠。以前你為什麼喜歡看(香港)導演在導演,因為他拍的是香港的電影,你看到的這個文化很陌生、很有趣,但是如果你找一個香港的導演拍內地的故事,一定不如內地的導演拍得好。所以,我覺得沒有辦法,但是沒關係,重點是每一個人不永遠是好的,在低潮的時候盡量用自己的方法做到最好,等這個機會。

  鳳凰網:但是一個導演應該固守於自己的文化和語言吧,但是如果香港導演北上來到內地之後,我總是不清楚原因為什麼,因為許鞍華也在香港,但是《桃姐》做得又那麼好,其實不能說香港沒有市場,內地市場也不見得就那麼好,但為什麼還會吸引他呢?

  鄭伊健:這是很敏感的話題,但是我相信每一個人做一些事情不是永遠很清楚,什麼是智慧?可能有些時候你迷失的時候,你一直在找回自己。你知道,如果做一些事,你永遠每天一直在做,可能有一天會迷失,迷失的時候你就會找到自己,可能會突破,也有可能掉下去,也不知道。所以,每一個人都有這一個階段,我知道,我瞭解,雖然我國語不算太好,表達得可能不是太清楚,但是我瞭解把的內心為什麼選擇到這裡,以前的看法是覺得他很聰明,那為什麼現在會選擇?所以,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那個階段。可能欣賞你的也是同一幫人,罵你的也是同一幫人,所以我覺得沒關係,這個是過程。

  鳳凰網:但是相比香港導演來說,香港演員就很奇怪,導演並不被認可,但是香港演員在內地其實都挺好,像周潤發、劉德華、郭富城,他們與內地的導演合作,其實那些片子都不錯,都挺好,這又是為什麼呢?其實同樣的都是香港的藝人和導演。

  鄭伊健:我覺得以前是導演,現在是演員了,像韓國也是,以前韓國的電影好厲害,但是現在韓國的電影還算不錯,但是韓國的音樂也越來越好,每一個時候都有流行的東西。比如,香港導演以前也是回來拍很多電影,現在開始比較少了,但是香港的演員也可以記住,但是以前香港演員記住的只有劉德華,現在越來越多一點。

  鳳凰網:您覺得您會適應於內地導演對演員的要求和內地的這種拍攝嗎?

  鄭伊健:我好像在內地還沒有試過,比如於仁泰也是,《楊家將》的導演雖然算是香港,因為我當演員很被動,我碰過一個風格年輕的導演,我蠻喜歡他,但是後來發生一些其他問題,所以不能拍。所以,還沒有試過拍內地的導演。很奇怪,這是第一個新的感覺,我碰到他,跟他講話的時候覺得我應該跟他可以合作的。

郑伊健:同性恋者高调出柜有苦衷 应该接受他们(图)

  做人不能太貪心 不必強求自己做到最好

  鳳凰網:剛才聊到之前您在藝人培訓班的時候,有人說您性格不適合做藝人,指你性格中的哪兒?

  鄭伊健:我性格比較內向,比如說我這次拍《楊家將》,我發現原來我們幾個兄弟很像,其實我們只是不會表達,很內向,但是對這個圈蠻有興趣,蠻有熱情。比如說仔仔也是,我跟他剛拍的時候,他從來不講話,但是現在我們很熟了,已經可以什麼都可以講。以前我的老師說,在這個圈工作要很活潑,要很容易表達自己,你內向,人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當演員是很難的,他這樣覺得。後來我差不多一點畢不了業,但是也畢業了,到現在我健談多一點,可能成熟一點,講話比較多,但是以前做訪問只有一句、兩句,你問我是還是不是、對和不對,就沒有了。

  鳳凰網:您現在對藝人的終極追求是什麼?

  鄭伊健:享受,比如說很像做運動一樣,你很喜歡這項運動,有一些人覺得我要比賽,我要贏,但是有些人覺得沒關係,就像打羽毛球一樣,輸贏,當然贏會更開心,輸也是很開心的,在打的過程中兩個人在交流,但是這也是一個過程,因為這是人生最美好的回憶,你死之前拿到什麼?你的很多錢,但是不愉快,也沒有用;但是如果在這個過程中,人家講這個電影好看,我聽到《古惑仔》這個很好看,我當然會很開心;但是仔細再想,我最開心的是可以認識一幫朋友,到現在也可以繼續下去,電影沒了,電影不拍了,但是我們的友誼還在。

  鳳凰網:對,我看您的微博上經常有一些兄弟們的合影。

  鄭伊健:對,我們最近比較多一點吃飯。

  鳳凰網:為什麼古巨基在你的微博中出現的次數那麼多呢?

  鄭伊健:他比較八卦!(笑)我們本來也是拍電視劇認識的,他是我的弟弟,後來我們一直有溝通,但是比較少,最近他很努力地健身,他跟我是同一個教練,所以經常碰到他,所以有機會,平常喝一點點酒,做運動,吃飯。

  鳳凰網:您有沒有反思過或者想過自己的性格在你現在的成就中,佔據多大的因素?

  鄭伊健:我覺得沒有得比,你的性格就是這樣,比如說有些人覺得我有目標,可能我贏得了我的目標,也可能還沒有,因為每一個時候會想,但是也不一樣。我覺得可能我出生的時候比較窮一點,雖然學習欄目少,後來我在中學畢業之後在娛樂圈工作,看到很多事情,從來沒有想過你可以看到那麼多,也不會太貪心地在想。我看到很多人太貪心了,最後什麼也拿不到,有些人得到這個東西,然後又希望拿到別的東西,其實他沒有享受,一直在希望拿到,拿到了之後很恐懼。但是我拿到一些事情之後,我會慢慢享受,我覺得演員不一定要最好,每一個人有自己的位置、崗位,可能我在這裡,我會把自己學到的事情告訴新的演員、新一代,可能有一天我有機會把自己的想法、經驗放在電影中,我自己當導演,不一定是我是演員的時候就要做到什麼地步,因為演戲也有很多方法,每一個人接受的能力也不一樣。譬如說,我做演員是一個非方法演員,我是一個很順自然的演員,但是有一些人喜歡看方法演員,這也是另外一種。所以,我覺得不用強求,只要做回自己就行,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

  只盯名利會迷失自我 不在背後傷人是底線

  鳳凰網:到內地演戲,導演會要求演員體驗生活。

  鄭伊健:也要體驗生活。

  鳳凰網:您演《古惑仔》的時候怎麼體驗呢?

  鄭伊健:看,去這個地方,當然,之前要做一些功課,為什麼有分別呢?《古惑仔》本身就是漫畫改編的,但是拍出來,有一些很現實一點的,比如說我們拍攝的地方你會感受一些,如果你就在這裡,如果你是他,你每一天過得什麼生活,你一直在想,思想是不停的。譬如,《楊家將》也是這樣,我們也是一直在想這個年代跟現在有什麼分別,這個世界完全不一天,你每一天投入的話,你的腦海一直在想這個事情,以前跟現在有什麼分別。

  鳳凰網:其實我覺得香港政府當初應該找你旅遊方面的形象大使,因為在香港回歸前後,《古惑仔》為內地普及了相當多的香港文化。

  鄭伊健:沒有用的,香港政府覺得我們是影響不好,沒關係。

  鳳凰網:您剛才說小的時候並不富有,但是為什麼你能夠做到不像好多人那樣對金錢的渴望那麼直接,之前我在做您的一些資料的時候,好像對金錢、對名聲不是那麼強烈地追求,反倒能淡然一點。

  鄭伊健:不是不追求,不知道。在這個圈很多人希望達到這個目標,其實除了你的努力之外,怨氣也會有,你可能會拿不到,我永遠會看好的,譬如說,有些人生活得很好,他的命運很好,但是我回頭看一看,有一些人什麼都沒有,他也是付出很多努力,但是為什麼他沒有?所以,我覺得應該會站在中間一點,拿到了應該好好運用,跟人家分享一些。不是永遠地「我拿到,我拿到……」我自己覺得沒有意思,但是我從來不會站在中間看兩邊,為什麼他很努力?為什麼他等一些機會,可能(會有)更好呢?但是你如果永遠沿著:你拿到機會了,你在這個時候覺得你贏了,你會忘記自己本來的本質。

  鳳凰網:但是你會為朋友撐腰,這是不是也是在演藝圈長期以來生存得非常好的一個原因?因為男人很義氣是一個非常難得的品質。

  鄭伊健:我只是覺得在你身邊出現的人一定是有緣分的,我覺得緣分也是一個力量,為什麼可以當朋友?但是我覺得他一定有他的理由,他一定有原因,應該體諒一下。我覺得包容的意思是把自己的信息告訴別人,很多時候人看事情,永遠第一次看到的是討厭、不喜歡、妒忌,每一個人都是,我也是,但是可以把這個心情改過來嘛,為什麼做人?做人就是學一些不懂得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友誼和身邊的朋友,義氣的意思就是,我試過我需要朋友幫忙的時候,如果他幫忙,我很開心,他可能幫不到太大的忙,但是他有這個心,這個很感動,我覺得這是人跟人的聯繫,聯繫就是連在一起,會互相影響。現在越來越多負面的事情,所以我們應該連在一起,這也是一個力量。

  鳳凰網:那你的底線是什麼?

  鄭伊健:哪一方面的底線?

  鳳凰網:做人或者做這個行業中的底線,有什麼不可以觸碰的?

  鄭伊健:傷害別人,在這個圈工作如果有意地傷害別人,你會更上一層樓,但是你做不做得出來呢?競爭也可以,競爭就是很有風度地做,不一定把事情弄到很糟。當然,你看到很多人成功,但是這個成功的背後可能會破壞很多事情,我覺得如果要這個成功,我寧願不要,這是我自己的底線。

  鄭伊健談蒙嘉慧:瞭解比愛更重要

  鳳凰網:我剛才一不小心看了一下您這手,跟我看蒙嘉慧女士的微博一樣,她說不應該讓男人進廚房,這是一個玩笑還是真的?

  鄭伊健:不是,這是一個不小心的事情,下廚房。

  鳳凰網:真是做飯?

  鄭伊健:不是,剛好一幫朋友到我的家裡,剛剛進去,所以研究一些東西,我們很認真地,這個時候,原來這個刀在這裡,就受傷了,結果沒有辦法。

  鳳凰網:您覺得在婚姻中愛情和瞭解,你更需要哪個?

  鄭伊健:瞭解,瞭解比較重要,愛當然也重要,但是瞭解很重要。可能你跟一個人相處很久,你不瞭解,這個愛也是很難記住的,瞭解是很重要的。為什麼要瞭解?其實有愛才瞭解,你不愛她,你不會用心地瞭解,以為很瞭解她,但是你不會用心,你就不會很清楚地知道她內心在想什麼。

  鳳凰網:您對太太對您意味著什麼?她是否改變了您之前的一些?

  鄭伊健:改變了。

  鳳凰網:她會影響你之前的一些世界觀或者對事情的看法嗎?

  鄭伊健:也有,其實我覺得會互相影響,比如有一些事情,也很奇怪,你以為很聰明,我碰到一些事情不會生氣,可能你動氣的時候,你的老婆不會動,但是可能會在旁邊把這個事情講得很清楚,是不是一定要生氣呢?可能不用生氣,「哦,對,這個事情很容易。」還有就是面對一些事情會在旁邊分享,可能不是影響,是分享,有壓力的事情、工作的事情、開心的事情,如果有分享的話,你覺得特別容易把這個事情解決。

  鳳凰網:在生活中你面對的是家人、親人,這樣獲得瞭解,但是在工作中您以藝人的身份面對的是粉絲,您覺得他們是否瞭解您?

  鄭伊健:有一些時候我覺得很瞭解我,因為有一些猜得對了。當然,有一些時候也覺得為什麼會用這個方法做?因為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思想,猜可能會有七八成是對的,但是還有一些會猜不到,因為每個人碰到的時間和環境也是有變化的。

  鳳凰網:我覺得您跟粉絲交流並不多,非常少,你又從藝這麼多年,不覺得這很奇怪嗎?你跟他們永遠保持這個距離。

  鄭伊健:不會啊,如果在街上碰到他(粉絲),我會跟他聊天的,這是我自己的性格,我不喜歡用網絡溝通,如果我當面看到他,我一定跟他講話,認識很多年,我當然認出來你是誰了,有時候也是粉絲。但是在網絡上,我真的不喜歡,網絡這個世界我會利用它,但是每一個人的性格不一樣,有一些人會蠻喜歡遙控的話,拿電話說「看,我們在微博……」但是我不算太這樣,如果遙控的話,我會做一些別的事情,我喜歡用眼睛看一些事情,我不會用眼睛看電話裡面的,這個是用來玩遊戲的。

  鳳凰網:是不是運動和電玩會讓你保持相當一部分的純真在裡面?

  鄭伊健:運動是蠻重要的,現代很多人不喜歡做運動有很多病,這個病為什麼會來到這裡?不做運動。

  鳳凰網:不運動的話,心裡也會慢慢不健康。

  鄭伊健:也有,不一定是為了身體,心理裡面的壓力,為什麼做運動?流汗,流汗可以幫助你減壓,減壓是很重要的,很多人有些事情可能不能講出來,也沒有辦法可以把它宣洩出來,做運動也是蠻好的,玩遊戲也是一樣。

  鳳凰網:我特別想問如何從前女友變成朋友維持一個很好的過渡,要麼總會有那種反目成仇,愛極生恨的情況,但是像您現在所經歷的可能都是大家所羨慕的。

  鄭伊健:仇,為什麼有仇恨呢?

  鳳凰網:有的是愛極生恨,老死不相往來,都會有的。

  鄭伊健:這個看法很重要,但是我不知道很複雜,因為每一個人的性格不一樣,每個人想過的事情。我剛才說過一個例子,你碰到一個事情,你瘋了的時候,如果有一個人告訴你,「你不要瘋,你停下來,你慢慢聽我講。」可能這個事情不會發生,但是他如果永遠像一個神經接錯了,控制不了了,會發生很多不開心、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很難。為什麼我們說這個智慧?智慧就是我們做完的時候一直在學,希望碰到一些事情有一定的氣量和看法,把自己穩定下來。

台長: →☆ 魅格格 ★←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