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億長專訪一】傅培梅、郝柏村、馬英九都愛她的菜
人物
2018.02.05 07:05

【朱億長專訪一】傅培梅、郝柏村、馬英九都愛她的菜

文|黃文鉅    攝影|楊子磊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歷經多次巨大變故,朱億長苦笑說,自己的人生就像是蔥㸆鯽魚一樣,酸甜苦辣各種味道俱足,這道菜也是她拿手的鎮店之寶之一。
歷經多次巨大變故,朱億長苦笑說,自己的人生就像是蔥㸆鯽魚一樣,酸甜苦辣各種味道俱足,這道菜也是她拿手的鎮店之寶之一。

朱億長一手撐起南門市場的「億長御坊」,性格爽颯的她,自嘲是100分的職場鐵娘子,卻是不及格的母親。她一生遭逢多次變故,差點活不下來。童年時,母親病逝,婚後沒幾年,父親生病跑去跳海自殺,不久,兒子又一把火將房子焚燬。一家子拚命工作,到了壯年,被朋友倒債上千萬,積蓄化為烏有。晚年,丈夫中風癱瘓,她罹患重度憂鬱,億長御坊還被捲入食安風暴。

她的人生比八點檔連續劇還曲折離奇,她形容就像是蔥㸆鯽魚,酸甜苦辣俱足。經過歲月文火的細熬慢煮,剽悍性格漸漸被軟化,儘管如此,她說她猶然十分想念生病以前那個人稱「朱姐」、滿懷霸氣的自己。

朱億長性子急,走路快,說話直爽俐落。她不用手機,每次想找她,只能打去南門市場,接通後,背景音總是一片吵嚷,假如1分鐘內講不出重點,她語氣會不耐煩。第一次約訪,問何時方便?她立馬說:「明天。」能不能安排在家?「不方便,附近星巴克就好。」氣勢不容置疑。

事後她向我解釋:「我嚴禁員工上班講電話,怕耽誤生意,所以要以身作則。也不准抽菸,因為後面有廚房,客人看到會影響形象。」她本人個子嬌小,不見電話裡急煎煎的殺伐之氣,黑眼圈倒是挺嚴重,不說話時,像是來咖啡店聊八卦的歐巴桑,誰曉得竟是撐持老店半世紀的鐵娘子。

 

一生酸悲 不知下一場劫難何時降臨

鐵娘子苛求完美,嚴以律己,也嚴以待人。她規定員工洗菜要一片一片剝下來搓洗,自己洗也不例外。據說有幾次,員工把菜炒好端上,她一試口味,氣得直跳腳,把盤子摔地上大罵:「炒這什麼爛東西!」有必要這樣?「有些菜多煮3分鐘或少3分鐘,味道就是不一樣。」未免太龜毛。「對,我就是龜毛,所以員工很怕我,我只要去廚房,他們都嚇死了。」

一位熟客忠告朱億長:「妳是刀子口、豆腐心,可惜大家只看到妳嘴巴利,看不到好心腸。」修身養性談何容易呢。兒子黃治豪說:「以前媽媽動不動就生氣,性子特急,比如雪菜百頁賣完了,她打電話叫廚房出菜,才過五分鐘就衝來問為什麼動作這麼慢?搞得大家壓力超大。」直到她罹患重度憂鬱症,服藥有副作用,欲速則不達,火爆心性才稍收斂。

過年前夕,億長御坊的人潮絡繹不絕,店員包菜的手根本沒有停下來過,難怪朱億長嚴禁員工上班講電話,深怕怠慢了顧客。
過年前夕,億長御坊的人潮絡繹不絕,店員包菜的手根本沒有停下來過,難怪朱億長嚴禁員工上班講電話,深怕怠慢了顧客。

66歲的朱億長,旗下經營的江浙菜熟食攤「億長御坊」,曾經四度獲台北市政府頒發「天下第一攤」金牌賞,也曾獲經濟部頒發「樂活四星名攤」,除了南門市場創始店,尚有10間百貨公司專櫃分店,2013年更成立中央廚房,通過ISO22000(食品安全衛生管理系統認證)。

她的菜,烹飪大師傅培梅曾上門捧場,郝柏村愛吃她的冰糖醬鴨,馬英九一家喜歡蔥㸆鯽魚,2008年郭台銘訂婚宴也指定她的5道菜。她說:「你們家老闆裴偉也是我的常客。」哦,他愛什麼菜?「那些名人喜好被各大媒體講爛了,所以我敢講,其他人隱私不便多講。」她對原則牢不可破,一向是騾子脾氣,硬又直。

也因此,活得戰戰兢兢,導致陷入憂鬱漩渦。她一生經歷過數次巨大變故,每一次都跌落萬丈深谷,差一點活不下來。即便如今事業如意,她依然操煩著,不知下一場劫難何時降臨。這種人豈能不生病?

辛苦了超過半世紀,朱億長這一生幾乎可說是為了南門市場的熟食攤而活著。
辛苦了超過半世紀,朱億長這一生幾乎可說是為了南門市場的熟食攤而活著。

朱億長的父親是湖南人,在大陸因地主身分被共產黨鬥爭,1951年逃難到台灣,輾轉把妻子和大女兒接來,另有3個女兒留在家鄉。隔年,朱億長出生,一家子在台北市羅斯福路開了間湖南商店,賣臘肉、臘八豆等雜貨。她原名叫「憶長」,取「回憶長沙」之意,但戶政機關筆誤寫成「億長」。

 

朱億長小檔案
  • 1952年,生於台北市
  • 1959年,母親乳癌去世
  • 1979年,父親自殺,兒子燒屋
  • 1986年,成立億長御坊
  • 1992年,被倒債1千多萬元
  • 2004年,丈夫中風
  • 2008、2010、2013、2014年,億長御坊榮獲台北市政府舉辦傳統市場節「天下第一攤」金牌賞
  • 2012年,經濟部頒發樂活四星名攤
  • 2013年,成立中央廚房並通過HACCP認證

更新時間|2018.02.02 17:1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