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自改+一次po完]海廚房晚餐5-河豚刺身(翊潔)第五章@愛王子和鬼鬼的小說的人|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09-08-24 17:05:24| 人氣1,122|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轉+自改+一次po完]海廚房晚餐5-河豚刺身(翊潔)第五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其實,邱勝翊會成為愛情白癡是可以理解、也可以被原諒的,因為他不曾追過女人,分手也不一定是他先提出的,因為他一直不是個溫柔情人,只是,就算女人走了一個,馬上又有女人對他投懷送抱,所以,女人來來去去,他也認為很正常。

  對一些情歌、電影、電視劇歌頌的美麗愛情,他多是嗤之以鼻,從不認為自己會變成追逐著女主角跑的愚蠢男人。

  但現在,下午四點,他卻丟下手邊的工作,杵在廚房門口,看著裡面忙碌的窈窕身影。

  裡面有兩個女人,他的新歡和舊愛,然而他的眼神卻只盯著舊愛,腦海不期然的,閃過兩首情歌的歌詞——

  「人說情人總是老的好……」

  「舊愛還是最美……」

  他抿抿唇,他心裡居然贊同起這兩句話,莫非,他真的栽了?

  所以在度日如年的過了三天后,一聽到送午餐到他公司的嚴晨心說,下午吳映潔要過來授課,他竟然扔下一堆工作,準時的在四點回家了。

  吳映潔可以感覺到背後有兩道灼熱的眸光緊盯著她,對他的出現,她很驚愕。

  因為她是臨時打電話通知嚴晨心她要過來授課,而對一個天天都有忙不完的工作的男人,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扔下公司回到家來?

  邱勝翊凝睇著她略顯僵硬的身影,知道自己的出現讓她感到不自在,而這竟讓他感到難以形容的自滿與快樂。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吳映潔因為身後兩道灼灼的視線而顯得慌亂,嚴晨心也以為未婚夫的目光全定在自己身上而手忙腳亂,沒多久,兩個美人皆一身香汗淋漓。

  「勝翊,廚房不是男人待的地方。」一直坐在椅子上觀察兒子的中山又慈,口氣中難得有一絲嚴厲,她發現兒子的目光是定視在吳映潔的身上,這一點更證明她判她出局是正確的,兒子已經為了她神魂顛倒,誤了工作。

  邱勝翊回頭看著母親,母子的眼神都有著一道洞悉一切的冷光。

  他挺直腰杆走近她,「我想跟媽好好談談裡面的兩個女人。」

  「我不想談。」她很清楚兒子要談的是什麼。

  「媽——」

  「一切都成定數,你只要把你爸留給你的公司經營好就行了。」

  「在過去十年,我的心思全在工作上,但生活不該一成不變不是嗎?」

  「你——想做什麼?」

  「我知道這麼做可能有些愚蠢,映潔也可能不再接受我,但很多事若沒有去試,永遠也不知道結果是什麼。」

  他表情嚴肅的看著臉色丕變的母親,隨即轉身走進廚房,兩個女人同時回頭看他。

  嚴晨心看來有些狼狽,散亂的發絲上還沾了點菜葉,另一個女人——

  吳映潔額頭上的汗珠在他看來卻像一顆顆閃爍的珍珠,垂落在耳際的發絲更有一抹性感,他突然明白何謂「情人眼裡出西施」。

  兩個同樣狼狽的女人,在他眼中,吳映潔仍然深深的吸引著他,見她那雙夢幻美眸閃著一抹緊張,紅豔的菱唇抿緊,神情上又帶了點抗拒——

  明白她是在抗拒他的接近,但他真的,真的只想走近她。

  吳映潔看著近身的邱勝翊,她直覺的想越過他離開,可他的手拙住了她的纖腰,她錯愕的眨眨眼,瞪著他,「你幹什麼?」

  他眼睛瞎了?他的未婚妻在他身邊,他居然——

  「我知道我一直是個唯我獨尊、狂妄無禮的男人,我不懂得承諾、不體貼、不溫柔、也不專情,但是,如果有一個女人可以無時無刻的盤踞我的思緒,那是不是可以說,我遇上了我的真命天女了?我極有可能變成一個專情體貼的好男人?」他的眼睛有好深、好深的情意與溫柔。

  「勝翊?」嚴晨心盈眶的眼淚都快滴下來了。

  「勝翊,你的玩笑該適可而止。」中山又慈也繃著一張老臉走進來。

  「我說的是真心話。」他深吸口氣,將吳映潔擁得更緊。

  吳映潔太驚訝、太震驚了,居然忘了要掙脫,但他深情與溫柔的眼神定住了她,她的腦袋一片空白,傻了。

  「媽,這幾天,我仔細想過了,找一個你喜歡的媳婦固然重要,但找一個讓我有感覺的妻子更重要,所以,我也希望你尊重我的選擇。」

  嚴晨心難過得直掉淚,她無言的看著中山又慈,她說只要她乖、聽話,她一定可以當邱勝翊的妻子,可現在呢?

  「晨心,你先上樓。」中山又慈話對著她說,冷颼颼的眼神卻看著吳映潔。

  嚴晨心邊拭淚邊轉身離開。

  她冷冷的看著兩人,「我們到客廳談。」

  邱勝翊擁著吳映潔往前走,而這一動,她也清醒了,她知道自己剛剛忘情了,而嚴晨心……天啊,她竟然什麼話也沒說?

  她怒氣衝衝的轉身怒視著邱勝翊,「你到底在想什麼?」

  「我在想你!還不清楚嗎?」他火大了,她的表情好像他做了什麼很差勁的事。

  「想我?你這麼直接的傷害嚴晨心,你一點都不愧疚?」

  「我是為了愛你!」

  「愛我?你似乎忘了你是因為她而甩掉我,而現在卻為了愛我而甩掉她,接著呢?當我回到你身邊時,你再因為她而甩了我?」

  他蹙眉,「我不會再這樣——」

  「你會,因為你根本不明白愛情是什麼?當你肆無忌憚的去傷害一個愛你的女人時,我——我想到了以前的自己,我感同身受,我一點都不快樂!」想到當初的自己,她的心在淌血,而眼前這個男人居然還一副她該感激涕零的神情!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她為什麼一點都不感動?!邱勝翊的神情大顯陰霾,「那你到底要我怎麼做才會高興?才會願意回到我身邊?才會願意讓我愛你?!」

  「不要一切以你為中心,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這麼狂妄自大,愛上你的人真的好可憐,也好愚蠢。」她其實是在說自己,愛上這樣的一個男人,是她的悲哀。

  「你說什麼?!」他臉色一沈。

  「去安慰你的未婚妻,她一定很難過。」吳映潔大步的越過他,看到站立在客廳的中山又慈,她的表情有些怪,但她無心猜測原因,她很快的向她點個頭後離開。

  邱勝翊煩躁的走出廚房,將自己用力的甩到沙發上去。

  他不明白,他做什麼都不對!

  那個女人到底想怎樣?他一顆心都挖出來給她看了,她還不滿足!

  中山又慈看著氣呼呼的兒子,再看著門外,眸中沈澱著一抹思索。

  她以為吳映潔會迫不及待的跟兒子和好,甚至會趾高氣揚的向她示威,但她不僅沒那麼做,還顧慮到嚴晨心的心情?

  「我要出去。」邱勝翊得出門找一個軍師,他現在氣得理智全無,需要有人給他一個方向。

  「可是晨心——」

  話未說完,兒子已離開了。

  她擡頭,聽著樓上傳來的低泣聲,她竟遲疑了。她該去勸她留下?還是離開?

  兒子變了,他會在乎一個女人了,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不要一切以你為中心,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你這麼狂妄自大,愛上你的人真的好可憐,也好愚蠢。她真的這麼說?哈哈哈……好一個嗆美人。」

  飄著濃醇咖啡味的咖啡廳裡,邱勝翊臭著一張俊臉瞪視著笑得前俯後仰的童志文。他可是一點都不覺得好笑!

  他悶悶的喝了一口咖啡,好苦!「這什麼鬼咖啡?!」他差點吐出來。

  童志文撫著笑到發疼的肚子,「那是你命太好,被伺候慣了。」

  「胡說什麼?」

  「胡說?你的每個女伴都會幫你加糖、加奶精,我是老粗,可不會那一套。」

  「羅唆,你笑也笑過了,是不是該告訴我,我要如何才能讓映潔回到我的身邊?」

  他拍著胸脯,信心滿滿的道:「其實女人不難拐的,文言一點的說法叫『精誠所至,金石為開』,通俗的說法就叫『死纏爛打、打死不退』,一旦她被纏到不行時,她就是你的了。」

  「怎麼死纏爛打?你講得太籠統了。」他還是一頭霧水。

  童志文仰頭一翻白眼,覺得這個好朋友真的太幸福了。「簡言之,就叫做『一皮天下無難事』。」難得好友肯為女人用心了,童志文隨即將如何厚臉皮、如何死纏爛打的功夫傾囊相授,毫無保留。

  邱勝翊聽是聽了,卻覺得不受用,要他像個影子追著女人跑,像話嗎?

  「不要一臉不屑,」童志文喝了一口咖啡,喘口氣繼續道:「你現在是被三振出局了,非常時期就要用這種非常辦法,當然,你得先去處理嚴晨心的事,不然,你的『前女友』還是不會甩你的。」

  邱勝翊看著好友對他做出加油的手勢,他也用力的點點頭,他絕不會讓映潔成為他的「前女友」!

  相對於邱勝翊找了好友尋求方法,吳映潔卻是開車去了海廚房。

  這裡快變成她心靈的避風港了,只是,從一開始充滿期待的到這裡系上紙簽,到戀愛成真、濃情蜜意、傷心分手,到此時的漫無頭緒,她的心境已疲憊不堪。

  她坐在車內,降下車窗,希望微涼的風能讓她混沌的思緒清楚些。

  「怎麼不進來呢?」一個溫柔的嗓音突地在她身旁響起。

  她一愣,看向走到車前的郭婕祈,還有停在她車前的將軍,他們像是剛從花田那邊逛回來的樣子。

  吳映潔勉強的對她擠出一絲笑容,下了車。

  「心情不好,心情不好。」將軍的鳥眼銳利,立即叫了起來。

  「這麼明顯嗎?」她原本想笑的,但眼淚卻不知怎的流下來了。

  郭婕祈溫柔的摸摸將軍的頭,它像明白主人心意似的,先行飛入餐廳內。

  藍天、花田,一家充滿地中海風情的餐廳,一個美麗溫柔的老闆,吳映潔在這樣的情境下,情緒逐漸平穩,「抱歉。」

  「別這麼說,人都有情緒上來的時候,如果不介意,我很願意當個傾聽者。」

  郭婕祈跟吳映潔是因廚藝結緣的,她的一道道創意料理,讓同樣經營餐館的吳映潔很感興趣,在一次要求見上廚師一面後,兩人開始了日後的交集。

  只是,不久之後,吳映潔的身邊有了邱勝翊,加上這裡的客人漸多,兩人並沒有太多的時間交談。

  兩人在外面的露天位子坐下,早在裡面探頭探腦的顏艾兒,立即送上來兩杯茶,再走回店內。

  吳映潔咬著下唇,「勝翊他主動跟我提分手,卻又在不久前希望我回到他身邊,」她搖搖頭,「我不確定自己該怎麼做,尤其看到他完全不在乎他未婚妻的心情跟我提複合的事,更讓我害怕。」

  郭婕祈明白了,她擔心在未來的某一天,他也會如此對她,畢竟她的心已因他受過一次傷,「希臘有一句諺語,『生命是自然的賜予,但美麗生活則是智慧的賞賜』,你的那道『河豚刺身』讓我印象深刻,我相信你也有一定的智慧去處理你的感情問題。」

  郭婕祈在說這一席話時,神情中有抹令人心安的平靜,微揚的眼眸又帶著鼓舞,吳映潔看著她,突然覺得不那麼害怕了。

  至於河豚刺身——她其實不在外人面前展現這道刀功的,她記得,那是她打算為邱勝翊做這道菜的前一天,她特別帶了未處理的新鮮河豚來到這裡,要讓這個使她美夢成真的餐廳主人也分享她的幸福。

  她始終認為,她可以遇上邱勝翊是她掛在紫荊樹上的紙簽所施的魔法,所以他才會在各方面都符合她的條件,讓她一見傾心,只是熱戀中的女人通常都少了點腦袋……

  見她陷入沈思,郭婕祈遙望著湛藍的天際,「有時候,離開並不是壞事,反而能讓自己看得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吳映潔思忖著這句話,心裡有了決定。

  邱勝翊又開始了奪命連環Call的日子,只是這一次,他是親自打,只是狡兔三窟,他卻是哪一窟都找不到人。

  他很頭疼,除了找不到吳映潔,眼前還有一個淚眼汪汪的「前」未婚妻。

  他的專屬辦公室內,坐在他對面的嚴晨心從進來到現在都淚流不止。

  她忍不住要哭,雖然三天前邱勝翊跟她談了好幾個小時,重複的說著他不愛她、兩人不該結婚;老夫人也告訴她,她會跟她父母解釋,還允諾給她一筆金額不小的精神賠償金,但她就是不明白,她什麼都聽老夫人的話,當一個隻做事、沒有聲音的女人,為什麼他還是不愛她?

  見她哭個不停,邱勝翊忍不住一直看表,半個小時前,他已經打電話叫童志文過來,可到現在還看不到人——

  此時,一個幸災樂禍的男人推門而入,先看了淚人兒一眼,再看看臉黑了一半的好友,「勝翊,你當我整天沒事做,讓你隨傳隨到?」

  「你是賦閑在家的大少爺,我沒Call你,你還閑得發慌呢。」

  這話倒是真的,他對上班沒興趣,更不像邱勝翊那麼自虐,凡事以工作為先,反正他家有一座金山銀礦,讓他可以過得很愜意。

  「人我帶走,是不是?」童志文以下巴努了努仍然哭泣著的淚美人。

  邱勝翊點點頭,但看嚴晨心哭得那麼傷心,又想起吳映潔的話,他深吸了口氣,一臉真誠的看著她,「我們是真的不適合,日後,等你遇見你的真命天子,你一定會感激我現在放開你的。」

  他不說還好,一說,她又是涕泗縱橫,號啕大哭。

  童志文看到好友一臉無措,他只好拉著嚴晨心的手,指指自己,「看清楚,天下的好男人不只他一人,別哭了,我帶你去玩。」

  嚴晨心眨眨淚眼,看著眼前這個有著斯文氣息又帶點雅痞的男人,他們因為邱勝翊也見過好幾次面。

  「哇!女人的腦袋到底裝啥啊?像我這種有閑、有錢又溫柔的男人不挑,卻要邱勝翊這種倡狂自大,女人一個換過一個,還可以再倒著換回來的男人?這種男人到底哪裏值得一個美人哭得這麼傷心?」

  聞言,嚴晨心想了想,覺得好像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道理,所以,在他拉著她往外走時,她傻愣愣的就跟著他出去了。

  邱勝翊平白被好友損了一記,但見他在將辦公室門關上時還齜牙咧嘴的朝他眨了眨眼,他這才發現,好友根本比他還會泡馬子嘛!

  只是他聰明,從不輕易出手。

  此時,何秘書拿了一疊傳真走進來,表情怪怪的。

  「什麼事?」

  「先前傳給流川株式會社的合作合約,流川先生已經過目了,他說沒問題,而且也已確定我們擇定的簽約日,只是屆時,他會請副總柳信合元出席——」

  「他不來臺灣?」

  「呃,流川先生說你一定會問他為何不克出席?所以,他已經請他的特別助理傳了這一份東西給你,說你看過就明白了。」她將手上的那份傳真放到他的桌上。

  邱勝翊拿起來看,上面列了後天飛往日本的班機時刻表,度假村的地點、地圖、各項設施,還有一間面海的雙人房房號及住宿日期。

  他半眯著黑眸,胸口隱隱燃燒起一股怒火。該死的,他根本是來跟他嗆聲的!

  尤其「雙人房」這三個字更是刺眼。

  他咬咬牙,火冒三丈的看著何秘書道:「我要你照這份資料去給我訂房、訂機票,尤其是房間,我一定要相鄰的!」

  「這——可是這上面寫的進住日期有五天,這五天,你的行程是滿——」

  「我說照著去做!」他氣得向她咆哮。

  「可是,全部要往後延嗎?」她真的好擔心,老闆是不是被什麼怪東西附身了,不然,眼前這個哪是那位凡事工作第一的老闆?!

  「你懷疑?!」他咬牙迸射。

  「不敢,瞭解了!」她連忙拿了傳真就逃出辦公室。

  只是,五天的行程要如何往後延?儘管心裡嘀咕,她還是乖乖的去做了。

 

台長: 睡覺文

是 (若未登入"個人新聞台帳號"則看不到回覆唷!)
* 請輸入識別碼:
請輸入圖片中算式的結果(可能為0) 
(有*為必填)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