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改+轉+一次PO完]悔婚嬌妻(翊潔)第一章@愛王子和鬼鬼的小說的人|PChome 個人新聞台
2009-12-04 21:15:43| 人氣2,477| 回應0 | 上一篇 | 下一篇

[自改+轉+一次PO完]悔婚嬌妻(翊潔)第一章

推薦 0 收藏 0 轉貼0 訂閱站台

 清晨七點,暖暖的陽光鋪展在街道上,吳映潔穿著白色T恤和天空吳的圓裙,及腰的長發束成馬尾,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從口袋裏掏出鑰匙,拉開鐵卷門,進入“蘭心花舍”,開始挑選花材。  

  十年前,她的雙親在高速公路上慘遭連環車禍,雙雙身亡,留下十四歲的吳映潔一個人孤苦無依,所幸她的姑姑吳怡真丨主動負起照顧她的責任,兩人從此相依爲命。  

  吳怡真從車禍的保險理賠金中拿出部分金額,在市區開了這間“蘭心花舍”,平常除了販賣花卉之外,也會固定幫某些公司行號布置盆花。  

  而吳映潔自藝術大學美術系畢業后,在花店附近成立一間兒童畫室,主要教授小朋友作畫,平常沒有課時,她就會來花店幫姑姑的忙。  

  她彎下腰,認真思考著今天該挑選什麽花才好呢?桔梗上回用過了,這束海芋又開得不夠漂亮,最后她抽起幾束含著吳紫色花苞的燕子花。  

  對一般人來說,星期一是“Blue Monday”,但對吳映潔而言,這卻是她最快樂的一天,因爲她可以進入“邱飛電通”的辦公大樓裏做盆花布置,這也是她能接觸到邱勝翊的唯一機會,可以親手爲他插花。  

  也許邱勝翊已經忘記她了,但是她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短暫卻又深刻的接觸,她忍不住彎下腰,看著膝蓋上淡淡的疤痕。

半年前,她騎著腳踏車在通往花店的路上,不慎慘遭闖紅燈的機車騎士撞傷,恰巧他經過,不僅對因受傷而無法站起的她伸出援手,而且還送她就醫。  

  事后,她在一則財經報導裏認出他來,原來他就是“邱飛電通”的副總經理,巧合的是,原來他們公司是“蘭心花舍”的固定客戶,長期訂購盆花布置,於是她要求姑姑由她接手負責花卉布置。  

  她把那些來不及說出的感謝和難以言喻的繾綣心緒,全都透過花語,藏在映麗的花束中。  

  吳映潔的臉上暈染上一抹愉悅的笑意,捧著花束,快步地穿越馬路,轉過幾個街口,來到一棟氣勢雄偉的建築物前,玄黑色的大理石磁磚更襯出尊爵的品味。  

  她推開旋轉的玻璃門,向櫃台前的警衛說明來意后,在他的帶領下搭著電梯直達第二十二層樓的“邱飛電通”。  

  “吳小姐,我幫你拿這兩盆花吧。”警衛按下電梯樓層的按鈕后,主動伸手替她拿起盆花。  

  “謝謝。”她漾起甜美的笑容。  

  當!電梯光潔的鏡門滑開,吳映潔和警衛人員一起踏出電梯,由他刷下感應卡,讓她進入會議室和高階主管的辦公室更換花卉。  

  她每一次都會依照每個高階主管的喜好,搭配不同的盆景,譬如董事長顯達世故,最適合以象征尊貴高雅的蘭花作爲裝飾。  

  給高階主管的花卉,她會在前一晚就預先插好,至於要放在邱勝翊辦公室的,她則是習慣到現場再將一束束的花插上,讓它們綻放最新鮮的美麗。  

  當他們走在寂靜的長廊上,厚重的地毯吸去了兩人的跫音,她發現“副總經理”的辦公室内透出燈光。  

  “辦公室裏好像有人……”小潔停下腳步,看著由百葉窗透出的燈光。  

  警衛拍了一下額頭,這才想起來。“我忘了跟你說,副總經理今天六點就到公司了。”  

  “這麽早,那我花還沒有插好怎麽辦?”小潔緊張地問道。  

  小潔的心發熱地怦動著,她曾經反複練習、預演著兩人見面的畫面,如今機會就近在眼前,她該對他說什麽?  

  他還會記得她嗎?她該提起那一次短暫的交集嗎?  

  “這樣好了,我向副總經理請示一下,看能不能讓你進去插花。”警衛敲敲門板,門后傳來一陣低沈的男音。  

  她臉上的表情淡淡的,但内心卻悸動不已,忐忑地等著裏頭的答複。  

  得到對方的首肯后,小潔拘謹地提著花器和花材入内,看見偌大的辦公桌上擺放著一落落的卷宗資料,一個男人埋首在電腦螢幕前,專注地敲打著鍵盤。  

  “打擾了,我是『蘭心花舍』的工作人員,要打擾您一點時間,替換辦公室的花卉。”小潔禮貌地解釋,瑩亮的眼眸徘徊在他的身上。  

  “請便。”邱勝翊頭也不擡,繼續準備等會兒要在主管會議提出的報告。  

  “謝謝。”小潔輕聲說道,面對他專注辦公的模樣,有點失落地移開目光。  

  她走到書架旁的方桌上取下即將凋謝的盆花,拿出一個藤制的菱形花器和幾束燕子花,俐落地修剪多余的枝葉。  

  小潔隔著盆花偷偷地擡起眼睫,靜睇著邱勝翊,他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微微敞開的衣襟露出精瘦結實的古銅色肌膚,墨黑蹙起的
眉宇顯得太過嚴肅、深邃的眼眸、挺直的鼻梁和薄薄的雙唇,拼湊成一張立體陽剛的臉孔。  

  他沈凝認真的表情散發出一種睿智俊逸的氣質,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過去,他頎長挺拔的身形與俊酷的長相,仿佛像是從電影螢幕裏走出的主角,虛實交錯,令她的心怦然一動。  

  邱勝翊察覺到她的目光,疑惑地開口問道:“……有事嗎?”  

  他終於正視眼前人,雖然她身上只是簡單樸素的衣著,卻遮掩不住清麗嫻雅的氣質。秀氣的瓜子臉鑲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微翹的鼻尖和小巧紅潤的嘴唇,帶著幾分古典韻致,構不上豔冠群芳,卻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吳映潔怔然地對上了他的俊臉,連忙壓抑慌亂的悸動。“我、我是想問您插這盆燕子花可以嗎?”  

  邱勝翊細細打量的眼神由她的臉上移到方桌上的花卉,藤制的菱形花器中,翠綠色的植物盈盈站立,修長的條葉間綻放著幾朵吳紫色的花朵,清新中帶著獨特的韻味。  

  “這裏的花都是你負責的?”邱勝翊好奇地問道。  

  這幾個月以來,他發現辦公室裏的花卉與其他制式的盆花不同,不僅插花技巧獨樹一幟,連花材也很特別,僅是靜靜地佇立在辦公室的一隅,卻總能吸引住他的目光,仿佛有人將千言萬語藏在那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蓓蕾裏。  

  聞言,吳映潔的心漏跳了數拍,佯裝鎮定地反問:“這些盆花都是由我負責的,有什麽問題嗎?還是你不喜歡我挑選的花材?”  

  “沒有,這些花很好看。”邱勝翊移開目光,注意力回到電腦螢幕上,隱忍著腹部的不適,繼續準備開會的資料。  

  他擰起眉心,翻閱著手邊統籌的資料,三年前,他在董事會議中提議從“邱飛電通”傳統的電子代工産業中,另組子公司“邱亞科技”專門研發制造液晶面板,創造屬於自己的品牌。  

  他十分看好液晶面板産業的潛力,認爲這將是未來十年電子産業的重要基礎,所以特別趕制這份企劃案,希望等會兒在高階主管會議時,能獲得支持提高研發預算。  

  小潔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他身上,她幫“邱飛電通”做盆花布置已經有一段時間,但都不曾遇過他,她平時只能透過新聞報導去熟悉關於他的一切,拼湊出他的人格特質。  

  然而他現在就在她的面前,只是這樣看著他,她就愈受到他的吸引,多不可思議。  

  “你平常都這麽早上班嗎?”她狀似不經意地閑聊。  

  “只是剛好上午有個重要的會議,資料還沒有備邱。”邱勝翊移動滑鼠,繼續檢閱著資料。  

  “打擾到你上班,我十分抱歉,希望這盆燕子花能像它的花語一樣,帶給你幸運。”小潔柔聲致歉。  

  聞言,邱勝翊的下顎微微一抽,邃亮的眼眸裏浮現一抹驚訝——以“邱亞”現在虧損的狀態,要董事會那些短視近利的人通過提高研發案的經費,除了詳細的企劃書,還真的需要一點“幸運”。  

  因爲近來國内液晶面板蓬勃發展,供給大於需求,造成惡性競爭,使得“邱亞科技”的股價開高走低,營運與獲利不若前兩年爲公司帶來大筆的利潤,加上大環境不景氣與惡性削價競爭,使得邱亞這兩季一直處於虧損的狀態。  

  雖然現在“邱亞科技”在市場上面臨一些沖擊,但他認爲提高研發經費擴充世代廠是刻不容緩的計劃,因爲未來是IT産業和個人品牌主導的世界,所以必須趁早打響“邱亞科技”的品牌名聲。  

  驀地,腹部傳來一陣絞痛,令他的額際沁出冷汗,緊握的指節因疼痛而僵硬泛白。應該是最近太過勞累、時常熬夜又三餐不定時,胃痛的老毛病又犯了。  

  自從淩晨開始,腹痛的情況斷斷續續,他一直隱忍著不適,一心只想把企劃案完成,打算等開完會議后再進醫院作檢查治療。
邱勝翊從抽屜裏取出胃藥,勉強地站起身,想到茶水間倒水,然而腰腹間劇烈的疼痛使得他步伐踉蹌,撞倒了堆叠在桌上的卷宗,散落一地。  

  小潔正收拾東西準備要離開,突然被身后的聲響給嚇了一跳,旋過身,對上他略顯蒼白的俊臉。  

  “你沒事吧?”她機靈地走向前,蹲下身,替他拾起地上的卷夾。  

  “可能胃痛又犯了……”他感覺到腹部的疼痛不斷地蔓延擴大,仿佛在測試他的忍受力與意志力。  

  “你的氣色不是很好,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到醫院……”小潔將成叠的卷宗放在桌上,不經意碰上他的指尖,發覺他連手指都是冷的,像是強忍著極大的痛楚。  

  “不行,這個案子對我很重要,我必須要盡快完成……”邱勝翊咬緊牙,從唇縫裏迸出話來。  

  “你想喝水嗎?那我幫你倒,茶水間在哪裏?”看到他手中的保溫杯,小潔主動接過。  

  “走廊走到底右轉……”邱勝翊疲憊地癱坐在沙發上,撫著絞痛的腹部,希望痛楚能盡快過去。  

  小潔拿著保溫杯,快步走到茶水間替他倒了一杯溫開水,一思及他緊蹙眉宇的痛苦模樣,以及努力工作的專注神情,令她的心起了一股激蕩,忍不住心疼他的處境。  

  她的心緒不知不覺受到了邱勝翊的牽引,忍不住擔憂起他的身體狀況。  

  過去的記憶紛至沓來地湧上腦海,將她的思緒不斷地往前推行,回到兩個人第一次相遇的那個清晨——  

          

  那一天,她騎著腳踏車横越過馬路時,一輛機車疾馳而過,將她連人帶車地撞倒在地上,汩汩的鮮血自膝蓋的傷口流出,痛得她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她看著早已逃逸的機車騎士,向一旁的行人尋求援助。“幫、幫我叫一下救護車好嗎?”  

  圍觀的民衆怕惹上麻煩,冷漠地別過臉,看見綠燈亮起,紛紛加快腳步離去。  

  她絕望地忍著腳上的痛楚,想從地上爬起來,忽然一條浅灰色的手帕覆上她腿部的傷口,接著,一雙有力的手臂將她攔腰抱起。  

  “好痛……我的腳好痛……”她承受不住疼痛,忍不住低泣。  

  “忍著點,我送你到附近的診所……”一道渾厚低沈的男性嗓音自身后傳來,像是有一種撫慰的溫暖力量,讓她莫名地感到心安。  

  她無助地揪著男子的衣襟,瑩亮的雙眼因爲疼痛而浮現一層淚光,但内心卻因爲他溫柔的體貼而悸動著。  

  她倚在他結實的胸膛前,擡起頭,目光梭巡著他的眉眼、鼻梁和性感的薄唇,怯怯地開口說:“謝謝你。”  

  來到街角的診所后,男子小心地將她放置在椅子上,然后體貼地替她挂號。  

  “你再忍耐一下,醫生馬上就出來……”男子蹲在她的跟前,輕聲安撫。  

  她咬著顫抖的唇,點點頭。  

  看著她淚痕斑駁的小臉浮現一抹柔順堅毅的神情,男子忍不住伸出手,撥開貼覆在她臉上的發絲,柔聲安慰。“這樣才勇敢……我去幫你催一下醫生,再忍耐一下。”  

  “好。”她的心頭一震,緩緩收起眼淚。  

  等她包紮診治結束,出了診療間才發現男子已經離去,讓她驚訝的是,他竟還體貼地替她付了醫藥費。  

  吳映潔凝視著那條沾著血漬的手帕,男子溫暖的舉措觸動了她心靈深處的脆弱,微顫的眼睫暈染上一層淡淡的情意……  

          

  思緒回籠后,小潔趕緊回到邱勝翊的辦公室,將保溫瓶放在桌上,看著他虛弱地癱坐在黑色皮椅上,冷峻的臉龐因疼痛而扭曲,雙眼緊閉,如果可以,她很想伸手撫平他眉宇間的皺折。  

  她發覺他的臉色愈來愈蒼白,額角還淌下汗水,忍不住取出口袋裏的手帕,爲他拭去臉上的冷汗,觸碰到他發燙的皮膚,才知道他已經發燒了。
“你做什麽?”邱勝翊警覺地睜開眼,格開她的手。  

  她驚慌地往后退開,試著向他解釋。“我是看你臉色很不好……你的額頭很燙,正在發燒,要不要先去看醫生,等會兒再回來完成工作?”  

  “不用了……我休息一下,吃顆胃藥就好。”邱勝翊拒絕她的關心。他手邊的企劃案攸關“邱亞科技”的決策方向與前景,再加上時間緊迫,令他無暇顧及身體上的病痛。  

  “但是……”她憂心地瞅著他,總覺得他腹痛和發燒的症狀,不像一般的胃痛,反而倒像是急性盲腸炎。她記得去年姑姑得了盲腸炎,跟他現在的症狀有幾分相似。  

  邱勝翊見她仍站在一旁,懊惱地蹙起眉頭,不耐地問道:“你還有什麽事嗎?”  

  “我……”她欲言又止地對上了他闃黑的眼眸,發現他完全不記得她了。這也難怪,她只是他人生中匆匆飛掠而過的一幕風景,是她自己單方面對他的戀慕太過深刻。  

  小潔失落地轉過身,覺得自己太多管閑事了,但又忍不住擔心,如果真的是急性盲腸炎而誤以爲是胃痛,延誤就醫可能會引發腹膜炎,該怎麽辦呢?  

  “你腹痛多久了?疼痛的位置是不是偏向右下腹?”她頓住腳步,旋過身,關心地問道。  

  他竭力忍著痛楚的模樣仿佛是一塊沈重的鉛,系住了她的雙腳,教她無法邁開步伐離去。  

  邱勝翊下意識地撫著絞痛的位置,發覺真正疼痛的部位不是胃部,而是接近右下腹,緊蹙的眉眼看向她。  

  “我覺得你應該不是胃痛,有可能是患了急性盲腸炎,才會出現發燒的症狀,要是再拖下去有可能會引發腹膜炎……”小潔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走到他的身邊,環住他的臂膀,大膽地說:“我帶你去看醫生……”  

  “你……不用你多管閑事……”邱勝翊抗拒地想抽回手,卻發現全身力氣仿佛在瞬間被抽光似的,腹部的絞痛持續地蔓延擴大,那疼痛如撕肉裂骨般,幾乎要超出他的忍受範圍。  

  “我怎麽可以不管你呢?”她理不直、氣很壯地頂回去,硬是扶起他高大的身軀,轉過臉迎向他質詢的目光,這才驚覺失言。  

  邱勝翊撫著絞痛的腹部,銳利的眼眸直直地打量著她,對她過分執著且熱心的行爲感到疑惑。  

  她呐呐地辯解:“我並沒有惡意……也沒有其他的企圖,只是擔心你延誤就醫會引發其他的病症,也想乘機還你一份恩情……”  

  “恩情?”她的話勾起了邱勝翊的好奇心,他不記得和她有過什麽交集與牽扯,更不懂她所謂的恩情是指什麽。  

  “也許你已經不記得了……”小潔爲了讓他放心、取得他的信任,娓娓地說出那段相遇。“半年前,你曾經救過一個車禍受傷的女生,不僅送她就醫,還替她付了醫藥費……”  

  邱勝翊想了想,的確有這件事,當時那個女孩孤立無援地跌躺在馬路中央,而交通號志又轉爲綠燈了,如果不將她帶離的話會很危險。  

  “我就是當時被你救起的人……”她清麗的臉上浮現一抹認真的神色,繼續解釋:“我並沒有任何不軌的意圖,只是因爲你當時對我伸出援手,現在我認出你是幫助我的人,我覺得應該要還你這份恩情……”  

  邱勝翊仔細地看著她,在那雙瑩亮純淨的水眸裏找不到一絲算計,只有發自内心真誠的關心與擔憂,與他在尔虞我詐的商場或社交界所接觸的人完全不同。  

  “現在我知道你需要幫助,更加覺得自己有義務照顧你……讓我送你去醫院……就算給我一個報答的機會……”她聲音低低地懇求
著。  

  邱勝翊被她可憐兮兮的哀求姿態給軟化了,仿佛不順從她的意思,是一件罪大惡極的事。  

  “先讓我送你去醫院,如果證明我的推論是錯的,你想責怪我太雞婆或多管閑事都沒有關系。”吳映潔柔柔地勸說。  

  她的眼睛溫柔得仿佛泛著一層薄薄的淚光,讓他很難堅持下去,再加上腹痛劇烈,使得邱勝翊終於放棄堅持,決定先就醫。  

  邱勝翊忍受腹痛的侵襲,勉強地先將電腦裏的資料存檔,又發了一通簡訊給助理章修亞,簡潔地說明原委。  

  在她的攙扶下,兩人一起搭著電梯下樓,攔了輛計程車,直奔醫院。  

          

  漆白的病房裏,矮櫃和茶幾上擺滿各種慰問的花籃和花束,大抵上都是百合花和鮮豔的玫瑰,而姹紫嫣紅的花卉裏,一束吳紫色的燕子花直挺挺地被移放在角落,雖然不是最起眼的一束,卻反而吸引住邱勝翊的目光。  

  他靜睇著角落的燕子花,心裏不禁湧起一股溫暖的感受與思念。  

  三天前,若不是那個叫吳映潔的女孩機靈地發現他得了急性盲腸炎,將他緊急送醫開刀治療,后果恐怕難以想象。  

  他撫著纏裹著紗布的腹部,聆聽特別助理章修亞向他彙報這幾天公司的狀況。  

  “副總,這次的主管會議我依照你的指示,提議要爭取『邱亞科技』的研發經費,也將企劃案和評估表發下去,雖然董事長說你不克出席,案子暫緩表決。但就我側面了解,大部分的人都傾向反對。”章修亞直接切入重點。  

  “……我知道了。”邱勝翊的身子微微地向后躺,調了個舒適的姿勢。  

  “台灣液晶面板削價惡性競爭,再加上韓國的研發技術又比我們先進,報價又低,使得許多人都不看好『邱亞』的前景。”  

  “做生意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假如我們能夠突破現在的瓶頸,提高面板的經濟切割率,就能擺脫惡性競爭的窘境,在未來的液晶面板上就能獨占鰲頭。”邱勝翊不愛保守行事,更不會輕易放棄。  

  “但顯然董事會的人不這麽想,他們認爲開發品牌耗費太多成本,不如固守原來的代工事業就好。”章修亞傳達與會人員的意見,繼續說:“因爲這兩季『邱亞科技』的股價反應不佳,有些人甚至開始抛售手邊的股票。”  

  邱勝翊沈思之后吩咐。“若消息屬實,替我把外面的『邱亞』股票買回來。”  

  “是,關於這部分我會遵照你的吩咐。”  

  “好,那今天就先這樣吧,企劃案的事我會再好好想想。”邱勝翊疲憊地揉揉額頭。  

  章修亞將卷宗放在矮櫃上,準備告退。“我把報告放在這裏,有什麽事我們再電話聯絡。”  

  “這陣子辛苦你了。”邱勝翊感激地說。章修亞不只是他事業上最得力的助手,更是他大學時的直屬學長,多年來深厚的情誼,讓他們培養出絕佳的默契,所以他一進入集團工作,立即將章修亞拉到身邊,藉此建立屬於他的派系。  

  “你就趁這次的機會好好休養,我先回公司。”  

  “嗯。”邱勝翊點點頭。  

  章修亞提著公事包跨出病房,掩上門,轉過身卻差點撞上一個女孩。  

  “對不起——”小潔不好意思地垂下臉,趕緊爲冒失的行徑道歉。  

  章修亞眯起眼眸端視她靚麗的臉龐,看她徘徊在邱勝翊的病房前,不禁好奇地問道:“小姐,你有什麽事嗎?”  

  小潔頓了一下,而后軟軟地央求:“你好,我是送邱先生來就診的吳映潔,我想進去關心他的病情,可以請你幫我通報嗎?”  

  那天早上她送邱勝翊就醫,醫生診斷爲急性盲腸炎,在她幫忙聯絡他的家人趕到醫院后,她馬上被排擠到角落,連關心他術后的狀況都不能,只好默默地離開。
前兩天,她也曾捧著花束來探病,但都被特別看護隔絕在病房外,僅是代爲收下花束,拒絕探訪。  

  “那天是你送他來醫院的?”章修亞再次確認。  

  “我是『蘭心花舍』的員工吳映潔,那天在辦公室布置盆花時,正好邱先生的身體不舒服,所以就幫忙送他來醫院,不過這幾天都沒有他的消息,我很放心不下。”小潔解釋自己的身分與那天的經過,期待能獲得探視的機會。  

  雖然知道他手術成功,會有專業的醫護人員在一旁照顧,但她就是忍不住挂心他的病情,除了想表達對他的謝意之外,還想知道他複原的情況。  

  而來探病,也是唯一可以接近他、見到他的方式。  

  “好,我幫你問問副總要不要見你這位『救命恩人』。”她臉上真摯善良的表情,實在令章修亞不忍拒絕。  

  “謝謝。”她抱著懷裏的花束,窘然地道謝。  

  半晌,得到邱勝翊的應允后,吳映潔小心翼翼地推開門板,走進病房内。  

  她輕悄地掩上房門,捧著花束和提袋,秀麗的臉上漾著輕浅的笑容。“你的身體好點了嗎?”  

  邱勝翊放下財經雜志,迎上那雙澄亮的大眼睛,微笑地說:“我好多了,謝謝你。”  

  方才得知她來探訪,他的心中飛掠過一絲驚喜,再次見到她,更確定她有一種很特殊的氣質,明明外表柔柔弱弱的,但骨子裏卻有著執拗的基因。  

  “我可以找個花瓶將這束花插起來嗎?”小潔輕聲問道。  

  他點頭,目光隨著她嬌纖的身影移動,看她柔順的長發披在肩上,清麗的臉上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純淨得仿佛與這個紛紛擾擾的世界無關。  

  “你送的這束花是什麽花?”邱勝翊好奇地問。  

  “燕子花,它的花語是——幸運必然會到來。”她將花束插在花瓶裏,回眸瞅著他。“希望它能帶給你幸運,讓你早點康複出院。”  

  她臉上甜甜淡淡的笑容,仿佛是一道溫煦的微風,撫過他的心房,令他忍不住想靠近她、聽她說話。  

  他炯亮的雙眼流連在她美麗的面容上,看著她濃密的眼睫輕輕地顫動著,扇動了他的心。  

  “我有說錯什麽話嗎?還是臉上有髒東西?”他緊迫的眼眸瞅得她心慌意亂,下意識地撫著窘紅的小臉。  

  “沒有。”他覷著她怯怯的笑臉,自嘲地說:“那天你真的救了我一命,否則我現在肯定不只肚子挨一刀那麽簡單。”  

  “這麽說來,我真的是你的『救命恩人』嘍?”她俏皮地眨眨眼。  

  “那當然,所以我想要給你一個願望,只要你提出要求,我一定會盡量幫你完成。”邱勝翊誠懇地說道。  

  “那這個願望很珍貴,我要謹慎地思考一下該許什麽願才好。”她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任何時候,只要你想到要許什麽願望,都可以打電話給我。”他拿起記事本,寫下一串號碼,撕下,遞給她。  

  她凝睇著他,猶豫著該不該收下。“我是跟你開玩笑的,我來這裏純粹只是來探病,關心你術后的狀況,並不是想要討什麽實質的好處。”  

  “我知道,但我是認真地想給你一個願望,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你說得太過誇張了,我並沒有那麽偉大……我只是送你來醫院,真正救你一命的人是執刀的醫生。”  

  “所以我付了大筆醫藥費感謝他了。”邱勝翊饒富興味地瞅著她,總覺得她給他一種很舒服、很順眼的感覺。  

  “那就請你以后繼續關照『蘭心花舍』,讓我們的生意興隆。”小潔想了一下,開玩笑地說。  

  “那有什麽問題!”他將抄著電話號碼的便條紙塞進她的手心裏,囑咐道:“生意不好,盡管打電話給我。”
“好。”她瞟了上頭的數字一眼,小心地將紙條折叠好,收進口袋裏。  

  小潔因爲取得他的聯絡方式而偷偷地竊喜,紅潤的嘴角忍不住往上揚,形成一道美麗的弧線,但又忍不住想著,除了花店生意不佳之外,不曉得還可以用什麽理由打電話給他?  

  邱勝翊挺起身,欲將筆記本放回矮櫃上,小潔怕他扯動到腹部的傷口,於是傾身抽走他手裏的筆記本。  

  “我幫你……”她起身向前,卻不小心踩到松掉的鞋帶,腳步踉蹌往前傾,整個人跌向他,還好她趕緊將雙手撑在他的胸膛,才沒有壓到傷口,然而驚呼的小嘴卻來不及煞車,直接貼覆在他性感的薄唇上。  

  小潔身體僵住,腦海更是一片空白。  

  邱勝翊也嚇了一跳,理智提醒他,如果是個君子就該退開來,不該乘人之危。但她芳馥柔軟的唇瓣就像是甜美的棉花糖,深深地撩撥起他的渴望,引誘他想多咬幾口。  

  因此,他非但沒有退開來,反而緩緩地加重力道,迫使她啓開唇瓣,霸道地占有她的甜蜜與呼息。  

  熱呼呼的感覺卷燒而過,燒去了她的理智,也融化了她的矜持,令她馴順地閉上眼睛,任憑他的唇齒攻城掠地,侵奪她的甜美軟馥。  

  親吻她的甜美悸動在邱勝翊的心間蕩漾開來,原本只是一個意外的吻,卻起了不可思議的化學變化,演變成甜蜜的糾纏。  

  一陣潔淡的香氣沁入他的鼻端,騷動了他的心。良久,邱勝翊滿足地退了開來。  

  她連忙起身,像個做錯事的小孩般,小臉一片緋紅,羞窘地說:“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那個,我的鞋帶松了……才會絆倒……不是故意要吻你的……”  

  她羞得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連看他的勇氣都沒有。  

  “沒關系,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邱勝翊輕笑地覷著她緋紅的嬌顔。  

  他遇過各式各樣的女人,但從沒有一個像吳映潔一樣,純淨得仿佛可以洗滌他在商場上的尔虞我詐;卻又害羞嬌柔得像個可愛小女人,引誘著他去憐惜她。  

  隨著方才甜蜜的親吻,他感覺到一股陌生的情愫在心裏起了奇妙的變化。  

  兩人靜默不語,氣氛顯得有些曖昧,小潔努力想著話題,想化解横亙在彼此間尷尬的感覺。  

  有了!她眼角的余光突然瞄到手提袋裏的保溫瓶。“我燉了一碗魚湯,聽說對傷口複原很有幫助,你要不要嘗嘗看?”  

  “好。”看她一臉期待的表情,令他不忍拒絕。  

  小潔將魚湯倒進碗裏,遞給他。“試試味道怎麽樣?會不會太腥或太鹹?”她緊張地問道。  

  “這是你親手做的?”他拿起湯匙舀起湯,送進嘴裏。  

  她點點頭。“……不合你的胃口嗎?”  

  “味道還不錯。”邱勝翊忍不住又多喝了幾口,並不是這湯的味道有多好,而是她細腻體貼的心思令他感覺很溫暖。
突然一陣敲門聲中斷了兩人的談話,護士拿著血壓計走了進來。“邱先生,量血壓的時間到了。”  

  小潔起身,連忙將碗筷和保溫瓶收放進手提袋裏。“我想……我應該要走了。”  

  “謝謝你來探病,還有你熬煮的湯。”  

  “不客氣。”她提著手提袋,走到門邊,忍不住回頭問道:“我……你明天還想喝魚湯嗎?”  

  “嗯,可以請你明天再過來嗎?”他挑了挑朗眉,性感的薄唇噙著一抹微笑。  

  “那……明天見。”她露出微笑,掩上房門,卻關不住一顆悸動的芳心。  

  她的心仿佛脫了缰的野馬,失去了控制,朝他的方向奔去。  

  隔著一扇門扉,兩顆心都受到同一份感情的牽引,想起對方的模樣,他們的嘴角隱約都浮現了笑意……  

台長: 睡覺文
人氣(2,477) | 回應(0)| 推薦 (0)| 收藏 (0)| 轉寄
全站分類: 圖文創作(詩詞、散文、小說、懷舊、插畫) | 個人分類: 鬼王小說 |
此分類下一篇:[自改+轉+一次PO完]悔婚嬌妻(翊潔)第二章
此分類上一篇:[自改+轉+一次PO完]悔婚嬌妻(翊潔)楔子
TOP
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