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书密码——《草书歌诀》对书写草书的作用

草书密码——《草书歌诀》对书写草书的作用

草书有独特的魅力,草书在书写上比行草书更简洁,实际上就是符号的解字,但是,他是其他书体基本功的升华,没有其他书体的基本功,是很难写好草书的,林散之是过了60岁才开始学习草书,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循序渐进,不可以好高骛远。

第一部分

草书歌诀对草书书写的意义仅仅在于(不在此论草书歌诀在其他方面的意义),第一,有利于汉字草体字型的快速记忆,在这个意义上,草书歌诀“部分”地解决了草书的汉字结体问题——这属于书法字法范畴。

之所以说是“部分”地解决字法问题,是因为字法问题决不仅限于字型本身。

书法中的字法是笔法基础上的字法,是特定章法、墨法环境中的字法,决不是字体形态本身。

第二,在熟记歌诀的情况下,有利于在书写草体汉字时形成气势,在这个意义上,草书歌诀“部分”地解决了草书汉字贯气问题。

之所以说是“部分”地解决了草书汉字贯气问题,是因为贯气问题决不限于一字内部。

更大范围贯气,有赖于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的有机结合。

切记,草书歌诀对草书书写的意义仅在于此。

以为识记草书歌诀即可入草书之门,大谬也!

第二部分

想起了评论者对于右任标准草书的批评。评论者称:于右任标准草书“违背了草书赖以生存的土壤。

草书一旦走出自身的玄宫,标准到用笔、结构、情感变化的统一,也就失去了其艺术发展的空间”,并认为“于右任此举失败了”。

其实,于右任标准草书如同草书歌诀一样,只是在其可标准化的限度内实现其标准化而已!超出这个限度,标准化便是妄想!

细读于右任《标准草书》自序,便立即可知——

于右任标准草书根本不曾试图“完全”统一草书“用笔、结构、情感变化”。

认为于右任标准草书“标准到用笔、结构、情感变化的统一”,实在是对于右任标准草书的误会!

在我看来,在于右任标准草书之下,“艺术发展的空间”不仅没有失去,相反,恰恰使得艺术空间在法度之下获得发展成为可能!念及草书标准化的社会伦理意义,遽言“于右任此举失败了”,乃仓促之论耳。

第三部分

无论说书法的要素在笔法、字法、章法和墨法,或者在笔法、笔势和笔意,但都认为书法的核心在笔法,而恰恰这个笔法是草书歌诀所不能提供的!

王羲之《草诀歌》(一)

草圣最为难,龙蛇竞笔端。毫厘虽欲辨,体势更须完。

有点方为水,空挑却是言。宝盖无左畔,走之阙东边。

长短分知去,微茫视每安。六手宜为禀,七红即是袁。

十朱知奉已,三口代言宣。左阜贝丁反,右刀寸点弯。

曾差头不异,归浸体同观。孤殆通相似,矛柔总一般。

乡卿随口得,爱凿与奎联。詹侯熙照识,绳蜡达连看。

称摄将属倚,某枣借来旋。慰赋真难别,朔邦岂易参。

常收无用直,密上不须盖。才畔详牋牒,水元看永泉。

柬同东且异,府象辱还偏。禾手乎年似,廊廟与绿缘。

即脚犹如恐,医初尚类坚。全皇同自异,容客更纷然。

颡向戈牛始,鸡须下子先。撇之非是乏,勾木可成村。

萧鼠头先辨,寅宾腹里推。之加心上恶,兆戴免头龟。

尉与才须见,乌同鸟更疑。寿宜圭与可,齿记止加司。

右邑月何异,左方才亦为。举身为乙未,登体用北之。

路左言如借,时边寸莫违。草勾添反庆,乙九贴人飞。

惟末分忧夏,就中识弟夷。里力斯成曼,圭心可是春。

膝滕中委曲,次以两分明。叔芹元仿佛,拒捉自依稀。

顶上哀衾别,胸中器谷分。虑逼都来近,论临勿妄窥。

欲识高齐马,须知兕既儿。虞虚悉迷遣,巢笔树挂枝。

丈畔微弯使,孙边不绪丝。莫教凡勿作,勿使雍为离。

醉碎方行处,丽琴初起时。栽裁当自记,友发更须知。

忽讶刘如对,从来缶似垂。含贪真不偶,退邑尚参差。

减灭何曾误,党堂未易追。女怀丹是母,叟弃点成皮。

王羲之《草诀百韵歌》(二)

若谓涉同浅,须教贱作师。鼋鼍晁一类,茶菊荣更论。

非作浑如化,功劳总若身。示衣尤可惑,奄宅建相临。

道吴谷难测,竟充克有伦。市於增一点,仓欲可同人。

数段情可密,曰甘势则匀。固虽防梦简,自合定浮淳。

添一车牛幸,点三上下心。余参全不别,巽哄岂曾分。

夺旧元无异,赢嬴自有因。而由问上点,早得幸头门。

耻死休相犯,貊朝喜共临。鹿头真戴草,狐足乃疑心。

勿使微成渐,奚容闷作昆。作南观两甫,求鼎见棘林。

休助一居下,弃奔七尚尊。采逢身近取,熊结足下寻。

隶头真似击,帛下即如禽。沟渫皆从戈,纸笺并用巾。

惧怀容易失,会念等闲并。近息追微异,乔商橘不群。

款频终别白,所取岂容昏。戚或威相等,驭敦殷可亲。

台名依召立,敝类逐严分。邹歇歌难见,成几贼易闻。

傅传相竞点,留辩首从心。昌曲终如鲁,食良莫若吞。

改头聊近体,曹甚不同根。止知民倚氏,尝思学似存。

扫诌休得混,彭赴可相侵。世老偏多少,谢衡正浅深。

合识哉岁似,自别号蹄真。酒花分水草,技放认支文。

可爱郊邻效,偏宜谌友湛。意到形须似,体完神亦全。

斯能透肝腑,落笔自通玄。

草书七言歌诀(一)

真行草隶宋魏篆,七书之中草最难。

非真似真圆润美,龙飞凤舞竞笔端。

差之毫厘两个字,个别体似意二般。

一字多写时常见,用笔体势更须完。

勤学苦练实为本,临摹百家纠自偏。

去粗取精添新意,熟能生巧巧生鲜。

百花齐放无限好,推陈出新有新观。

明韩道亨百韵歌,今我学书唱七言。

水水三点皆为水,点下带拐方是言。

盖头音免无左畔,走边常是右一弯。

知去到封分长短,母女相别差一点。

每安初看真相似,柰刻阅后可分辨。

步字观象牛摆尾,羞草即是羊踏田。

足字常写足足足,很象之言水与三。

六手上下宜为禀,七红连写即是袁。

戈孜上下方为教,奉似十朱紧相连。

岁比奉字多一点,左言右言下言言。

曾差羊角头不异,归浸右边体同观。

果采逄柔通相似,熙照煦烈不一般。

思鱼墨昼惠如画,平乎丰承手似年。

草书七言歌诀(二)

既要谨防吉作古,更慎达远误为连。

皮繁叔字叔繁宁,侯繁各字各繁天。

称摄右同左相异,某成采菜借来旋。

慰赋本别草难辨,朔邦那耶岂易参。

常收似当无用直,密蜜秃顶不须盖。

驾登琴瑟蜚背悲,水生冰汞泵永泉。

柬东形同心且异,点为成忧夏双点。

打中一横竟是卉,门下连柬始成阑。

乡卿二字随口得,爱凿金圭与奎全。

玉字出头却为武,于衔点墨即是丹。

鸟啼马蹄应有法,云虐雪电岂无传。

熊能难分似燕然,高意上似下有别。

首兮号兰亦难辨,兵共矣莫足双联。

寺守包空写相近,千万勿书绿为缘。

谩将绳蝇当蜡用,休认宪寘室是宽。

即脚烈包犹如恐,还远邂逢达近迁。

寒容審客四不象,想扫担扼形相牵。

備满医坚各相似,须明谨解别荆前。

戈牛桑颡卧一边,老鸡草书下子先。

新鸡又鸟各一边,点头之字乏撇先。

萧鼠寅宾头腹辨,之字加心恶非忘。

【本文】

草聖最為難,龍蛇競筆端。

毫釐雖欲辨,體勢更須完。

【翻譯】

草書要寫得精美,是書法中最難的事。點畫像龍蛇游走一樣,競相在筆端中呈現。

如毫釐般細微的變化雖然要分辨。形體和氣勢更要要求完美。

【本文】

有點方為水,空挑卻是言。

宀頭無左畔,辵遶闕東邊。

長短分知去,微茫視每安。

【翻譯】

(左旁)有點的才是「水」。只豎釣的則是「言」。

宀頭(即寶蓋頭)不寫左邊的點。辶旁遶向左時,東邊的彎不用寫。

「知」和「去」的末筆,長的是知,短的是去。「每」和「安」要仔細看。

【本文】

步觀牛引足,羞見羊踏田。

六手宜為稟,七紅即是袁。

十朱知奉已,三口代言宣。

【翻譯】

「步」字,是「牛」的末筆往左下拉。「羞」字,是「羊」字的下面再加「田」。

「六」和「手」連寫即是「稟」。「七」和「紅」連寫即是袁。

「十」和「朱」的連寫即是「奉」。「三」和「口」的連即是「宣」。

【本文】

左阜貝丁反,右刀寸點彎。

曾差頭不異,歸浸體同觀。

孤殆通相似,矛柔總一般。

【翻譯】

左邊偏旁的「阜」(阝)和「貝」都寫成「丁」的反抅。右邊偏旁的「刀」(刂)和「寸」都寫成一彎加一點。

「曾」和「差」,頭部寫法一樣。「歸」和「浸」,形體大致相同。

「孤」和「殆」,寫法很相似。「矛」和「柔」寫法,幾乎一樣(柔字末筆多一長點)。

【本文】

采夆身近取,熙照眼前看。

思惠魚如畫,禾乎手似年。

既防吉作古,更慎達為連。

【翻譯】

「采」和「夆」,寫法很相似。「熙」和「照」,看起來也差不多。

「思」、「惠」、「魚」三字的寫法,和「畫」字很像。「禾」、「乎」、「手」三字的寫法,和「年」字很像。

既要防止把「吉」寫作「古」。更要謹慎別把「畫」寫作「連」。

【本文】

寧乃繁於叔,侯兮不減詹。

稱攝將屬倚,某棗借來旋。

慰賦真難別,朔邦豈易參。

【翻譯】

「寧」的寫法與「叔」相似,而稍繁了一點。「侯」的寫法與「參」相似,筆畫基本相同。

「稱」和「攝」的右半邊寫法和「屬」的下面一樣。「某」和「棗」起頭及下面的旋轉方法和「來」一樣。

「慰」和「賦」的寫法差不多,真的很難區別。「朔」和「邦」的寫法也很相似,確實不易分辨。

【本文】

常收無用直,密上不須宀。

才畔詳牋牒,水元看永泉。

柬同東且異,府象辱還偏。

【翻譯】

「常」的收筆,不用寫直(只用一點作收)。「密」的上頭,不用加「宀」(即不用加寶蓋頭)。

「牋」和「牒」的左旁都寫成「才」(即扌,提手旁)。「永」和「泉」的下面都寫成「水」。

「柬」和「東」大同小異(中間只差有無一小橫)。「府」和「辱」很像,但還有點不同。

【本文】

才傍干成卉,勾盤柬作闌。

鄉卿隨口得,愛鑿與奎全。

玉出頭為武,干銜點是丹。

【翻譯】

「才」(即提手旁)和「干」連寫相依傍,便成「卉」字。「勾」(即門的草字)在「柬」的上面盤過來,就是「闌」字。

「鄉」、「卿」二字都像「口」而得形。「愛」、「鑿」二字相似,「奎」、「全」二字相似。

「玉」出頭為「武」字。「干」字中間銜著一點,就是「丹」。

【本文】

蹄號應有法,雲虐豈無傳。

盜意腳同適,熊絃身似然。

矣其頭少變,兵共足雙聯。

【翻譯】

「蹄」和「號」草寫相似,但又各有其寫法。「雲」和「虐」上部一樣,下部亦各有其寫法。

「盜」和「意」下面的腳和「適」相似。「熊」和「絃」的字身和「然」相似。

「矣」和「其」二字的頭,稍有變化(稍有不同)。「兵」和「共」二字的腳,都是兩點相聯。

【本文】

莫寫包庸守,勿書綠是緣。

謾將繩當臘,休認寡為寛。

即腳猶如恐,還身附近遷。

【翻譯】

不要把「包」寫成「守」。不要把「綠」寫成「緣」。

不要把「繩」當作「臘」。不要把「寡」字認作「寛」。

「即」的腳(下部)就像「恐」。「還」的字身(中間)和「遷」很相似。

【本文】

寒容審有象,憲害寘相牽。

滿外仍知備,醫初尚類堅。

直須明謹解,亦合別荊前。

【翻譯】

「寒」、「容」、「審」三字有相像的地方(三字頭部都是「宀」)。「憲」、「害」、「寘」三字也有相似之處(三字頭部也都是「宀」,中間的寫法也很像)。

「滿」字右邊的寫法很像「備」。「醫」字開頭的寫法很像「堅」。

應該了解「謹」和「解」的右邊相同,左邊相異。也應該了解「別」、「荊」、「前」三字有相似的地方,亦有相異的地方。

【本文】

顙向戈牛始,雞須下子先。

撇之非是乏,勾木可成村。

蕭鼠頭先辨,寅賓腹裏推。

【翻譯】

「顙」是先從左邊的「戈」、「牛」連草開始寫。「雞」得先從左邊的「下」、「子」連草開始寫。

「丿」、「之」合起來不是「乏」(「乏」的草寫上面沒有一點)。「乛」、「木」合起來連寫,可以變成「村」(「村」是木的末筆往右拉長、勾回)。

「蕭」、「鼠」先分辨他們的頭部不一樣(其餘中、下部寫法完全一樣)。「寅」、「賓」中間的腹部只差一撇(其餘上、下部寫法完全一樣)。

【本文】

之加心上惡,兆戴免頭龜。

點至堪成急,勾干認是卑。

壽宜圭與可,齒記止加司。

【翻譯】

「之」加上「心」上下連寫,便是「惡」字。「兆」的上面戴上「免」,便是「龜」字。

「點」和「至」連寫,便是「急」。「勾」和「干」連寫,便是「卑」。

「壽」是「圭」和「可」的連寫。「齒」記住是「止」加上「司」的連寫。

【本文】

右邑月何異,左方才亦為。

舉身為乙未,登體用北之。

路左言如借,時邊寸莫違。

【翻譯】

右邊的邑(阝)和「月」寫起來一樣。左邊的「方」和「才」寫起來也一樣。

「舉」的字身,由「乙」、「未」連寫組成。「登」的形體,由「北」、「之」連寫組成。

「路」的左旁,就像跟「言」借來的一樣(寫法和「言」一樣)。「時」的右邊,「寸」字不要寫錯。

【本文】

草勾添反慶,乙九貼人飛。

惟末分憂夏,就中識弟夷。

齋曾不較,流染却相依。(另本作「齋齊曾不較」為佳)

【翻譯】

「草」加「勾」再加上「反」,就成了「慶」。「乙」加「九」再貼上「人」,就成了「飛」。

在末筆,可以分出「憂」、「夏」二字的不同(「憂」的下面多一橫)。在中間,可以看出「弟」、「夷」二字的不同(「夷」的中間多一橫)。

「齋」、「齊」二字大體相似(只是末筆結尾不同)。「流」、「染」二字也差不多(也只是末筆結尾不同)。

【本文】

或戒戈先設,皐華腳預施。

睿虞元彷彿,拒捉自依稀。

頂上哀衾別,胸中器谷非。

【翻譯】

「或」、「戒」二字,都是從上面的「戈」開始寫的。「皐」、「華」二字,都是從下面的腳抅起來開始寫的。

「睿」、「虞」二字,基本相似。「拒」、「捉」二字,寫起來也差不多(「拒」比「捉」多一點)。

【本文】

止知民倚氏,不道樹多枝。

慮逼都來近,論臨勿妄窺。

起旁合用短,遣上也同迷。

【翻譯】

只知道「民」和「氏」二字很接近。不要說「樹」和「枝」二字也是很相似的。

「慮」、「逼」二字寫法也都很接近,「論」、「臨」二字不要輕忽,要仔細區別。

「起」的左旁和「短」的左旁一樣。「遣」的上面和「迷」的上面也一樣。

【本文】

欲識高齊馬,須知兕既兒。

寺專無失錯,巢筆在思維。

丈畔微彎使,孫邊不緒絲。

【翻譯】

想認識「高」、「齊」、「馬」三字,就應該知道「兕」、「既」、「兒」三字,寫法都是有同有異。

寫「寺」、「專」二字時不要寫錯(「專」多一橫)。寫「巢」、「筆」二字時要思考一下(上面不一樣)。

「丈」(首筆)的旁邊微變一下,就是「使」字。「孫」的右邊是「小」字,而不是「糸」。

【本文】

莫教凡作願,勿使雍為離。

醉碎方行處,麗琴初起時。

栽裁當自記,友發更須知。

【翻譯】

不要把「凡」寫作「願」(末筆抅的方向不同)。不要把「雍」寫成「離」。

「醉」、「碎」的分辨處在剛起筆的地方。「麗」、「琴」的相同處也在初起的開頭。

「栽」、「裁」的寫法應當自己記住。「友」、「發」的寫法更應該知道。

【本文】

忽訝劉如對,從來缶似垂。

含貪真不偶,退邑尚參差。

減滅何曾誤,黨堂未易追。

【翻譯】

忽然訝異「劉」和「對」這麼相似。從古以來「缶」和「垂」寫法就很像。

「含」、「貪」的寫法不完全相同(上半部一樣,下半部不同)。「退」、「邑」的寫法尚有不一樣的地方。

「減」和「滅」不要寫錯誤(二字稍有不同)。「黨」和「堂」很容易錯失(二字形相近)。

【本文】

女懷丹是母,叟棄點成皮。

若謂涉同淺,須教賤作師。

黿鼉 一類,茶菊策更親。

【翻譯】

「女」字上面加一點就是「母」,「叟」字左邊去掉一點就成了「皮」。

如果說「涉」和「淺」相同(只差最後一點)。就應該把「賤」寫作「師」(也只差最後一點)。

「黿」、「鼉」、「 」屬於下半部寫法一樣的同類。「茶」、「菊」、「策」的寫法更顯得相似。

【本文】

非作渾如化,功勞總若身。

示衣尤可惑,奄宅建相隣。

道器吳難測,竟充克有倫。

【翻譯】

「非」和「作」寫起來都像「化」。「功」和「勞」寫起來也總像「身」。

「示」和「衣」容易混同,讓人迷惑。「奄」和「宅」就像隣居一樣,關係密切。

「道」、「器」、「吳」很難分辨(上部都相似)。「竟」、「充」、「克」筆畫各有其次序。

【本文】

市於增一點,倉欲可同人。

數叚情何密,曰甘勢則勻。

固雖防夢簡,自合定浮淳。

【翻譯】

「市」和「於」只差一點(「於」多了一點)。「倉」、「欲」上部同為「人」字。

「數、「叚」情形密切。「曰」和「甘」體勢勻稱。

本來就要預防把「夢」、「簡」混同 (二字上部一樣) 。也自當訂出「浮」、「淳」的不同。

【本文】

添一車牛幸,點三上下心。

叅参曾不別,閧巽豈曾分。

奪舊元無異,嬴羸自有因。

【翻譯】

「車」、「牛」、「幸」三字,大致只為一橫之差(「牛」上面添一橫便成「車」,「牛」起筆橫畫的反寫便成「幸」)。三個點點在不同地方,就成了「上」、「下」、「心」三字的不同。

「叅」、「参」 (二字為異體字)寫法完全一樣。「閧」、「巽」的寫法哪有分別。

「奪」、「舊」的上、中部原就沒有不同。「嬴」、「羸」只有下半部稍有分別。

【本文】

勢頭宗掣絜,章體效平辛。

合戒哉依歲,寧容拳近秦。

邪聽行復止,即斷屈仍伸。

【翻譯】

「勢」字右邊的頭(右上部),宗法「掣」、「絜」的右上部。「章」字下部的形體,效法「平」、「辛」的下部。

應該避免把「哉」字寫成「歲」。怎能容許把「拳」字寫成「秦」。

「邪」和「聽」點畫的行止略有相似之處。(「聽」字左上的一點為引筆點)「即」和「斷」點畫的屈伸略有相異之別。

【本文】

田月土成野,七九了收聲。

最迫艱難歎,尤疑事予爭。

葛尊草上得,廊廟月邊生。

【翻譯】

「田」、「月」、「土」連草而成「野」字。「七」、「九」、「了」連草而成「聲」字。

最逼人的是「艱」、「難」、「歎」三字的左旁一樣。尤讓人起疑的是「事」、「予」、「爭」三字大體相近。

「葛」和「尊」上面都是草字頭。「廊」和「廟」右旁都是「月」字。

【本文】

里力斯成曼,圭心可是舂。

出書觀項轉,別列看頭平。

我家曾不遠,君畏自相仍。

【翻譯】

「里」、「力」連草就成為「曼」字,「圭」、「心」連草可成為「舂」字。

「出」和「書」的區別,看它脖子的轉法。「別」和「列」的區別,看它的頭平不平。

「我」和「家」的區別不大。「君」和「畏」自有它自己筆畫相仍的地方(易於區分)

【本文】

甚乂犬傍獲,么交玉伴瓊。

膝滕中委曲,次比兩分明。

二下客為亂,宀藏了則寧。

【翻譯】

「甚」、「乂」連草再加「犬」字旁,便昰「獲」。「么」、「交」連草再加「玉」字旁,便是「瓊」。

「膝」、「滕」二字不同,注意右邊中間彎曲的筆順。「次」、「比」二字相似,卻容易區別明白。

「二」的下面與「客」連草,便是「亂」字。「宀」的下面藏著「了」,便是「寧」字。

【本文】

而由問上點,早得幸頭門。

恥死休相犯,貌朝喜共臨。

鹿頭真戴草,狐足乃疑心。

【翻譯】

「而」是「問」上加一點。「早」是「幸」的頭上加「門」。

「恥」、「死」二字相似,不要互相侵犯。「貌」、「朝」二字也很像,歡喜他們寫法相近。

「鹿」的頭上真的戴著「草」(草字頭)。「狐」的末腳讓人懷疑是「心」。

【本文】

勿使微成漸,奚容悶即昆。

作南觀兩甫,求鼎見棘林。

休助一居下,棄奔七尚尊。

【翻譯】

不要讓「微」寫成了「漸」。怎能容許把「悶」寫成了「昆」。

寫「南」的時候,要觀摩「兩」和「甫」的寫法。寫「鼎」的時候,也要看看「棘」和「林」的寫法。

「休」和「助」的下面都有一橫。「棄」和「奔」的頭部都是「七」。

【本文】

隸頭真似繫,帛下即如禽。

溝渫皆從戈,帋箋並用巾。

懼懷容易失,會念等閒并。

【翻譯】

「隸」的頭部和「繫」的寫法很相似。「帛」的下面和「禽」的下面寫法一樣。

「溝」和「谍」的右上部都從「戈」。「帋」和「箋」的下部都用「巾」。

「懼」和「懷」左旁一樣,但右邊容易寫錯。「會」和「念」上面一樣,但下面容易混淆。

【本文】

近息追微異,喬商矞不群。

欵頻終別白,所取豈容昏。

慼感威相等,馭敦殷可親。

【翻譯】

「近」、「息」、「追」三字稍有差異。「喬」、「商」、「矞 」三字易於區分。

「欸」、「頻」,終究要分清楚。「所」、「取」,怎容許隨便混寫。

「慼」、「感」、「威」的上部,寫法都一樣。「馭」、「敦」、「殷」的寫法,也有些相似。

【本文】

台名依召立,敝類逐嚴分。

鄒歇歌難見,成幾賊易聞。

傅傳相競點,留辯首從心。

【翻譯】

「台」、「名」依著「召」的形體而建立(即三字形體相近)。「敝」、「類」隨著「嚴」的形體而區分(即三字相近難分)。

「鄒」、「歇」、「歌」三字難以區分。「成」、「幾」、「賊」三字則容易分辨。

「傅」比「傳」多了一個點。「留」和「辯」頭上都從「心」。

【本文】

昌曲終如魯,食良末若吞。

改頭聊近體,曹甚不同根。

舊說唐同鴈,嘗思孝似存。

【翻譯】

「昌」、「曲」的末筆和「魯」一樣。「食」、「良」的末筆和「吞」一樣。

「改」、「頭」二字形體相近。「曹」、「甚」下面根部不同。

以前人說「唐」、「鴈」的上部一樣。(「鴈」的上面宜有引筆點)。我也曾思考「孝」和「存」二者相似。

【本文】

掃搊休得混,彭赴可相侵。

世老偏多少,謝衡正淺深。

酒花分水草,技放別支文。

【翻譯】

「掃」和「搊」切莫混同。「彭」和「赴」大體相同,可以互相侵用。

「世」和「老」的下部都是橫,老比世多一橫。「謝」和「衡」的中間都是撇,衡比謝多一撇。

「酒」和「花」形體相似,但一個是水旁,一個是草頭。「技」和「放」形體相似,但一個是「支」,一個是「文」。

【本文】

可愛郊鄰郭,偏宜諶友湛。

習觀羲獻跡,免使墨池混。

【翻譯】

「郊」和「郭」的寫法,像親愛的鄰居一樣,相近相似。

「諶」和「湛」的寫法,像和諧的朋友一樣,相近相似。

熟習觀摩王羲之、王獻之的書迹,便可避免把草書認錯、寫錯。

第四部分

一、王世镗章草《草诀歌》

王世镗,近代著名书法家,字鲁生,自号积铁子,晚号积铁老人。祖籍河北天津。生于清同治七年(一八六八年)。先生资禀高迈,幼年好学。年十七,为文即能熔铸经史。善辞章,尤精天文算学。会课大梁书院,为群侪之冠。

在科举考试中,因其策问条对中,天算甚详,被疑为新党而抑之。遂绝意仕进、致力新学,且与维新变法之重要人物谭嗣同、唐才常等相问讯。未几而戊戌祸作,即入关来陕依在兴安(今安康)做官之堂兄王世锳处校碑读书,韬匿光彩。

鲁生先生书法之成就,尤在章草。他从文字学研究入手,改订旧《草诀歌》为《增改草诀歌》。先生曾主双石榷税,遂定居南郑(今汉中市)。先后任褒城、西乡、镇巴三县知事。在镇巴时,有邑绅请以《增改草诀歌》上石,惜石腐工拙,拓二十余本即弃置之。后又集百衲本,集以名帖,兼收章今,名曰《稿诀集字》。萃汉上名流沙品三、徐泽生、程履端、胡介人等九人或书释或题跋。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由汉中道尹阮贞豫主持,勒石嵌于汉中宝峰寺壁(现以移至汉中市博物馆),遂有拓本流传于世,鲁生先生亦由此名博海内。

01

鲁生先生于一九三二年冬到南京后,右任先生广为称誉,声名大振。南都名士,争欲一见颜色。鲁生曾举行书展,展品被争购一空。为于右任先生书《于母太夫人行述》(原石藏于碑林博物馆),融汇章今,酣畅淋漓,堪称生平力作。当时即以影印本流行海内。复手书《重定章草草诀歌》六章,此为《草诀》第三本也。

02

先生到南京后,埋头碑帖,奋力作书,应接酬酢,日夜辛苦,且以久病体弱,兼之水土不服,不幸于民国二十二年十一月四日病殁,享年六十六岁。于右任先生深为痛悼,于南京牛首山买地营葬,与清代书家清道人为邻。并写挽诗四首。其一、四首为“虞公臂痛兴犹酣,白首埋名亦自甘。稿诀歌成前数定,汉南不死死江南”。“牛首晴云掩帝京,玉梅庵外万花迎。青山又伴王章武,一代书家两主盟”。

03

章草于东汉至西晋为兴盛时期。迨至唐代,竟无以章草名世者。元赵子昂、明宋克并以章草名。此后章草几尽绝响。鲁生先生处深山穷谷,于章草潜修深研,非真积力久,独具神解,何能达此境界,故鲁生逝世后于右任先生诔之曰:“古之张芝,今之索靖,三百年来,世无以并”。并有挽诗云:“三百年来笔一支,不为索靖即张芝。流沙万简难全见,遗恨茫茫绝命词”。

04

鲁生先生之章草书艺,约而分之,可为三阶段。早年临习《急就章》、《出师颂》、《月仪帖》诸法帖,骨力雄强,笔势凝重,虽稍显谨饬,然以独具风貌。嗣后即熔铸章今,陶冶篆分,疾涩兼施,笔势畅达。含蓄古朴而无唐突挥驰之弊,用毫多变更得浑朴淋漓之致。变章草之每字断离而略呈上下牵连之态。

05

一幅之中,大小参差,形完气足,极富韵律而意趣盎然。此其草书之转捩时期,约在五十至六十之间。花甲以后,渐入佳境,尤以至南京后,与于右任先生朝夕探讨,纵观秦汉简牍,毫端融会,集其大成;加之心情畅怡,思逸神飞,故能意趣天成,出神入化。其兴衰继绝之功,将永垂不泯;而其书法绝诣,亦必将为我国书坛瑰宝而昭示后昆。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二、王羲之草书字帖《草诀歌》

王羲之《草诀歌》(韩道亨版)

王羲之,东晋风流人物,官右军将军,人称王右军。在书法艺术发展史上影响之大,书家中无与匹敌者,因有“书圣”之称。后人感其草书最为难得,又尊之为“草圣”。难怪《草诀歌》以“草圣最为难”开篇,以“习观羲献迹,免使墨池浑”结尾。看它前冠右军之名,落款“王羲之书”,这《草诀歌》自然是王羲之的手笔了。然而,王羲之岂肯在自己的作品中自封“草圣”,岂肯自奉爷儿俩的字迹为圭臬。这就无意中露出了一个真实作者的身影。

《草诀歌》是歌诀(应用文之一种),不是诗歌(文学之一),但它却严遵了近体诗的格律。全文106联,除首尾两联外,一律用对仗,完全符合长律(排律)的规则;首句入韵,共107韵,虽非一韵到底,却是全用平声韵;212句,仅“勿使雍为离”,“茶菊荣同亲”两句犯“三平调”,“田月土成野,七九了收声”一联失对,“膝滕中委屈”与上联对句“别列看头平”失粘。诗坛众所周知,诗律发端于南朝齐武帝永明年间由沈约提出来的新诗体“永明体”,它是根据周顒受印度佛经转读和梵文音韵的启迪所发现的汉字平上去入四声而提出来的,到唐初才趋于成熟。

在《草诀歌》中已经把诗律用得如此到家的这位作者,绝非晋代衣冠。

唐人律诗最忌“孤平”,在“平平仄仄平”句型中,倘不得己第一字用了仄声而犯“孤平”时,总要釆取“拗救”措施,即在第三字用个平声字作为补偿。《草诀歌》里有十二句犯“孤平”,却只对“水元看永泉”、“丽琴初起时”、“竟充克有伦”;“驭登殷可亲”四句做了“拗救”,而对“七红即是袁” 、“右刀寸点弯”、“勿书绿是缘”、“党堂未易追”、“曰甘势则匀”、“点三上下心”、“貌朝喜共临”、“弃奔七尚尊”八句则听之任之。《草诀歌》对诗律的运用,亦非唐人风格。

汉字的押韵,从诗经时代就开始了。由于语音的发展,各个时代有明显的不同。

《草诀歌》里己经把属盐韵的“詹”字、属覃韵的 “參”字与寒删先元(半)通用;己经把属侵韵的“临”、“心”、“禽”、“侵”、“深”等字与真文元(半)和庚青蒸通用。这样的用韵,己经比《词林正韵》宽,在宋代词人中也只有在某些人的笔下才能看到。《草诀歌》无疑是出自宋代的一位诗家和书家之手。

《草诀歌》的问世不是偶然的。楷书在唐代己经达到顶峰,宋代书家转而谋求在行草书上有所建树,大力提倡帖学,“二王”行草书得到充分研究。《草诀歌》应该是这一背景产生以后的产物。想必作者是为了使它在发展和规范草书中更具权威性,才把苦心孤诣的作品托名王羲之的。

《草诀歌》堪称学习“右军草法”的至宝。它不但具有书法的艺术美和诗一般的韵律美,而且内容十分精辟,仅用1060个字,就把几百个常用字的草法讲得明明白白。由于歌诀同字帖紧密结合,阅读时,仿佛这位良师就在身旁一边传授口诀一边挥毫示范;背熟后,猶如脑际有了一部极易翻检的草书字典。《草诀歌》的作者不仅是诗家、书家,还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

《草诀歌》释文:

草圣最为难:说的是写草书难,要写好草书更难。

龙蛇竞笔端:是讲草书的形态,草书在书法艺术中以最具韵味的抽象形式,表现了最生动的意象和境界。草书犹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惊蛇入草……所有这些都在草书人的笔端强劲地表现出来。

亳厘虽欲辨:说的是写草书要有法度,即所谓“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一点之差就是二个不同的草字,笔画的长短也可以改变一个草字,但这些都有它的判别方法。

体势更须完:草书写得好坏在于其体势,体势要圆满,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气势,气势不好就是笔法再好也不是好作品。

空挑却是言:竖画右挑,却是言字旁。

绵头无左畔:宝盖头音绵,写宝盖头时,不必写左边那一点;

辵遶阙东边:辵读音绰,遶同绕,写走之底时,只要在左边竖下右绕即可;

长短分知去:知和去两个字很相似,但其区别在于最后横画的长短,长的是知,短的是去;

微茫视每安: 每和安两个字相类似,要注意两个字区别的地方。

六手宜为禀:这一句说的是“禀”字的写法:上写六,连笔下写手;

七红即是袁:这一句说的是“袁”字的写法:上写七,连笔下写红;

十朱知奉己:这一句说的是“奉”字的写法:上写十,下写朱,十的第二笔和朱的第一笔共用;

三口代言宣:这一句说的是“言”字的写法:上写三,下连笔写口。

左阜贝丁反:这一句说的是左耳旁和背字旁的写法:只要把丁字反写即成;

右刀寸点弯:这一句说的是右边刀旁和寸字旁的写法:上为一点,下为横折钩;

曾差头不异:“曾”和“差”字的共同点,即上半部的写法相同;

归浸体同观:“归”和“浸”两个字右半部写法相同;

孤殆通相似:“孤”和“殆”两个字很相似,左旁写法相同右旁一点之差;

矛柔总一般:“矛”和“柔”两字只一点之差;

乡卿随口得:“乡”和“卿”两字随“口”而得;

爱凿与奎联:爱凿奎三字相联系以区别异同;

詹候熙照识:写“侯”字不比“詹”字简单,只是一笔成而已;“熙”和“照”两个字,好好看看,有何不同?不同在上部左边

绳腊达连看:绳腊左傍写法不同;“达”和“连”字中部写法不同.

称摄将属倚:“称”、“摄”两字,尽管右边相同,左旁还是有差别;

某枣借来旋:“某”和“枣”字借“来”字转变而成;

慰赋真难别:“慰”和“赋”这两个字写法几乎一样,但细看还是有差别的;

朔邦岂易参:“朔”和“邦”字简直是一样写法,能参得透吗?

常收无用直:“常”字的末笔不必用竖画,只要用点就行了;

密上不须宀:“密”字不需要写宝盖头“宀”;

才畔详牋牒:“牋”和“牒”字的“片”字旁可用提手旁“扌”;

水元看永泉:写“永”和“泉”字,“水”字是根本,两个字都含有“水”字,只是字头不一样而已;

柬同东且异:很显然,一眼就可以看出“柬”和“东”字的差别所在;

府象辱还偏:“府”字虽象“辱”字,但还是有所不同,有所偏差。

禾乎手年似:“禾”、“乎”、“手”字和“年”字都有相似处,只有第一二笔相同,后几笔不同;

廊庙与绿缘:“廊”内的右耳旁与“庙”内的“月”旁写法相类,注意“月”左边的差异;“绿”字和“缘”字左偏旁相同,右旁稍有差异;

即脚犹如恐:“即”和“恐”字头一样,脚不同,“即”脚为点,“恐”脚为“一”;

医初尚类坚:“医”和“坚”属倒“品”型结构,上部右旁简单而统一,左旁很少统一写法;

全皇同自异:“全”和“皇”基本相同,只有微小差异;

容客更纷然:“容”和“客”基本相同,要注意其不同之处;

颡向戈牛始:“颡”字左旁的写法,先写“戈”往下写“牛”;

鸡须下子先:写“鸡”字,先写“下”,下写“子”;

撇之非是乏:一撇下加“之”不是“乏”字!多了一点;

勾木可成村:“村”字的写法:“木”加钩;

萧鼠头先辨:“萧”和“鼠”是易混字,其头不同;

寅賔腹里推:“寅”和“賔”也是易混字,其差别在中部;

之加心上恶:先写“之”字,下加“心”即为“恶”字;

兆戴免头龟:上半部为“免”字的上半身,下写“兆”字的下半身即为“龟”字;

尉与财须见:“尉”和“财”须看到其微小差异;

乌同鸟更疑:“乌”和“鸟”更须注意其差别;

寿宜圭与可:“寿”字的一种写法:上写“圭”字,连笔写“可”字的下半部;

齿记止加司:“齿”字的写法:上为“止”,下为“司”。

右邑月何异:右耳旁的写法和“月”的写法差不多;

左方才亦为:左“方”旁可用“才”写,但注意:有的字则不可,如“施”字,如用“扌”写则成“拖”字!

举身为已未:“举”字可写成“乙”下加“未”,但写“未”时不出头;

登体用北之:“登”字的上部是“北”,下部是“之”;

路左言如借:“路”字的“足”旁可写成“言”旁;

时边寸莫违:“时”字的右旁可写成“寸”字;

草勹添反庆:“庆”字的写法:从上至下“艹”字横勾“反”;

已九贴人飞:“飞”字的写法:上写“乙”,下连写“九”,然后在“九”字的末笔上写“人”;

惟末分忧夏:区分“夏”与“忧”:即在“夏”的底部下加“一”,就成“忧”;

就中识弟夷:“弟”和“夷”两字的差别在中部;

里力斯成曼:“里”字下加“力”即成“曼”字;

圭心可是春:这是“春”字的写法:“圭”下加“心”;

膝滕中委曲:“膝”和“滕”两字右旁的写法:先写头部,后一竖到底,然后在中部作委曲变化;

次比两分明:“次”和“比”其差别在左旁;

叔芹元仿佛:“叔”和“芹”有点类似,但头脚都不同;

拒捉自依稀:“拒”和“捉”字,差一点就完全一样了;

顶上哀衾别:“哀”和“衾”的差别就在头部;

胷中器谷非:“器”和“谷”字差别在中部;

虑逼都来近:“虑”和“逼”多么相似呀!区别在于底部,“心”底可用“一”,“之”底不要用“一”,有多种写法;

论临勿妄窥:“论”和“临”字左旁及右旁上半部的写法都一样,可是右旁的下半部却不一样,要看清楚!

欲识高齐马:“高”、“齐”、“马”三字有些相似,注意识别;

须知兕既儿。要知道“兕”、“既”、“儿”三字是易混字,注意头部的辨别;

睿虞悉迷遣:“睿”和“虞”有点类似,但头脚都不同;“悉”、“迷”、“遣”三字是易混字,注意辨别;

巢笔树挂枝。写“巢”和“笔”二字时,要想一想它们的差别在哪里! “树”比“枝”字的右旁多了一些笔画;

丈畔微弯使:先横折再写“丈”字就是“使”字了;

孙边不绪丝:写“孙”字,右旁不要写“纟”的头。

莫教凡作愿:“凡”和“愿”字的写法极其相似,不要写错了!

勿使雍为离:“雍”和“离”是易混字,右边同,左边不同;

醉碎方行处:“醉”和“碎”字简直是一样了,判别时可根据上下文进行判别;

丽琴初起时:“丽”和“琴”字上半部写法象而不同;

栽裁当自记:“栽”和“裁”字,只要记住下部的写法,上部同;

友彂更须知:“友”和“彂”二字,要知道其头部写法不同。

忽讶刘如对:“刘”和“对”字,有的人写成一样,王羲之写过,史游也写过,不必感到惊讶;

从来缶是垂:“缶”和“垂”也是易混字,历史书家也有写成一样的,怀素写过;

含贪真不偶:“含”和“贪”字上部相同,下部可不同;

退邑尚参差:“退”和“邑”写法有差别,只是头部一样;

减灭何曾误,「减」和「灭」不要写错误(二字稍有不同)。

党堂未易追:“党”和“堂”字虽然头一样,但下部就不一样,无规律可追寻,同类还有“常”、“当”等,要硬记。

女怀丹是母:女人怀了胎儿,就要当母亲了.“胎儿”就是一点,是“女”是“母”就一点之差;

叟弃点成皮:“叟”去掉第一点就成了“皮”字;

若谓涉同浅:如果说“涉”同“浅”字,那末它们就没有不同之处了?右上角有两点之别;

须教贱作师:要“贱”变成“师”,就得去掉右上角两点;

鼋鼍鼂一类:“鼋”、“鼍”和“鼂”同类,头部可不一样;

茶菊策更论:“茶”、“菊”和“策”三字相类似,“策”字的竹头可写成“艹”头。

非作浑如化:“非”和“作”字有点象“化”字的写法,但其实差的很多.要注意的是“非”和“作”两字,更容易写错;

功劳总若身:“功”和“劳”字也有点象“身”字,但易混的是“功”和“劳”字,只一点之差;

示衣尤可惑:“示”和“衣”是容易写错的,特别要注意头部的差别;

奄宅建相隣:“奄”和“宅”字很相似,注意第一笔的写法;

道昃吴难测,“道”、“昃”、“吴”三字易混,上半部几乎相同,但脚不同;

竟充克有伦:“竟”、“充”、“克”三字为同类,注意区分。

市于增一点:“市”字的右上部加一点就成“于”字,简单!

仓欲可同人:“仓”和“欲”字相似,只有脚不同.也可理解为同是“人”字头;

数暇情何密:“数”与“段”字太相似了,但要注意其头部和中部一点之不同;

曰甘势则匀:写“曰”和“甘”字的笔势都差不多,只是笔画长一点,短一点而已;

固虽防梦蕳:要提防把“梦”写成“蕑”字,因为它们有点相似;

自合定浮淳:“浮”和“淳”字也很相似,要认真判定。

添一车牛幸:“牛”添“一”即“车”;

点三上下心:“上”、“下”、“心”字都可写成三点,就如数学符号:“因为”:“∵”“上”,“所以”:“∴”“下”,“心”字脚为横三点,这三点在写法上要有变化;

叅参全不别:“叅”和“参”两字原本就一样,没有差别;

閧巽岂曾分:“閧”和“巽”字的写法没有什么差别;

夺旧元无异:“夺”和“旧”是易混字,注意脚部的差别;

嬴羸自有因:“嬴”和“羸”字的差别就在于下部的“爻”和“羊”。

而由问上点:即“而”字的写法:横点下写“问”即成;

早得幸头门:“早”字写法:“门”字下写“幸”;

耻死休相犯:“耻”和“死”为易混字,只一点之差;

貌朝喜共临:“貌”和“朝”也是易混字,左右两旁既类似,又有差别;

鹿头真戴草:为“鹿”字的写法,要有“艹”头才是对的,因原于象形字;

狐足乃疑心:“狐”字右旁脚部可写成“心”

勿使微成渐:不要把“微”写成“渐”,中间不同,右旁可写成一样;

奚容闷作昆:“闷”与“昆”字易混,注意脚部差别;

作南观两甫:想写“南”字吗?看看“两”和“甫”吧,外取“两”,内取“甫”;

求鼎见棘林:写“鼎”字可参考“棘”和“林”字,有异同处;

休助一居下:写“休”和“助”字不要忘了下面加“一”字;

弃奔七尚尊:“弃”和“奔”字的头部都写成“七”.

采夆身近取:“夆”音逢,“采”和“夆”两个字写法几乎一样,头一样,身体有点不同;

熊结足下寻:“熊”和“结”足下略有差异;

隷头真似击:“隷”“系”的头部相似,也可写成一样;

帛下即如禽:“禽”字的写法:“人”字下写“帛”即可;

沟碟皆从戈:“沟”和“碟”字的右旁头部都可用“戈”;

纸笺并用巾:“帋”和“笺”字脚部都写成“巾”字;

惧怀容易失:“惧”和“怀”两字容易写错,其差别在右旁头部;

会念等閒并:“会”和“念”字相混,很容易写错.

近息追微异:“近”、“息”和“追”因差异小,易混,请注意;

乔商矞不群:“乔”、“商”和“矞”字不好在一起,它们很相似,注意判别;

欵频终别白:“欵”和“频”字相似,但终有差别,必须明白,差别在左旁;

所取岂容昏:“所”字的这种写法容易与“取”字相混,注意末笔;

戚感威相等:“戚”、“感”和“威”字相等吗?答曰:否.相似而已;

馼敦殷可亲:“驭”、“馼”和“殷”字易混,只一点或一横之差;

台名依召立:“台”和“名”字都可写成“召”字,因为“召”有多种写法;

敝类逐严分:“敝”、“类”两字易混,和“严”字相似,但又有分别;

邹歇歌难见:“邹”、“歇”和“歌”是易混字,区别在第一笔;

成几贼易闻:“成”、“几”、“贼”三字虽有相似之处,但容易区别;

傅传相竞点:“傅”与“传”只一点之差.记住:多一点为“傅”,少一点为“传”,不少人写错!

留辩首从心:“留”和“辩”字的头部都写成“心”

昌曲终如鲁:“昌”、“曲”字和“鲁”字下半部写法一样;

食良末若吞:“食”、“良”字的脚部和“吞”的脚部一样;

改头聊近体:“改”和“头”字的结体,姑且说略微一样(“头”字还有其他写法,和“改”字的写法大不一样);

曺甚不同根:“曺”和“甚”的根不同,也即脚部不同;

止知民倚氏:“民”和“氏”是相互依赖的,“氏”字头多一小横画就成“民”字;

尝思孝似存:“孝”和“存”的确相似,要记住区别的地方.

扫搊休得混:“扫”和“搊”是易混字,注意区别;

彭赴可相侵:“彭”用此写法和“赴”字也相混;

世老偏多少:“世”和“老”字的头部同用“多交叉符”写法,只脚部不同;

谢衡正浅深:要知道草书结体是浅是深,看看“谢”和“衡”这两个字吧:“谢”字是左中右结构,而“衡”字却是“行字符”结构,如“街”、“术”字等;

合识哉岁似:“哉”和“歳”字是易混字,注意头部的差别,放在一起来认识较好;

自别号蹄真:要弄清“号”和“蹄”真正的区别在哪;

酒花分水草:“酒”字用“氵”旁,“花”字用“艹”头,其余部份都一样;

技放认支文:“技”和“放”字主要区别在右旁的“支”和“文”;

可爱郊邻郭:“郊”和“郭”好象邻居一样,很相近,但要注意这两字的区别;

意到形须似,

体完神亦全。

斯能透肝腑,

落笔自通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