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社更新了他們的近況。

#0026 《寧靜》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
寧靜,一種祥和,悠然,平和的世界;遠離喧囂,紛紛繚繞的世界。保持一種寧靜,一卷書,一杯茶,一首曲,在淡然的時光里,擁有著屬於自己的一片淨土,靜靜享受大自然的靈性。
登上雲霧繚繞的山腰,探尋那隱逸的世外桃源:在東籬之下採一朵菊花,漫步在山間,任由朝露打濕衣衫;興起,譜一首詩詞于迷霧之間,自然流露而不見斧鑿之痕,體驗陶淵明那“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那一種淡泊,寧靜而致遠……
他為人高貴。看盡陶潛的一生,讀其詩文,不難看出那一份不與世俗同流合污的情懷,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的性格。他從小遍“性本愛丘山”,無奈“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但他仍有著“暖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戶庭無塵雜,虛室有余閑”的願望。
他為人淡泊。當他隱居后,自封五柳先生,不功利,喜歡飲酒。“造飲輒盡,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是他的率直性格;只因為“不為五斗米折腰”,既解任而去,寧願“種豆南山下”,不管“草盛豆苗稀”,只因為“但使願無違”,於是高呼“世與我而相違,覆駕言兮焉求?”千年下來,《歸去來兮》依舊縈繞耳邊!
他為人寧靜。他“性本愛丘山”,看透榮華富貴,功名不過過眼雲煙,彈指間灰飛煙滅。“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明白了,過去的無法挽回;將來的要靠自己彌補。終於有了“結廬在人境”“息交以絕游”,希望“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原田”,去聽“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巔”。在那世外桃源終得一片祥和。
翻閱千年曆史,歸隱之人數不勝數,但,又有幾人能像陶淵明那般?實在難覓第二個。。
回歸現代,在這裡,很難會有一方淨土,或是那了無人跡的深山中,或是那田園裡,才能尋回那一絲絲的寧靜氣息。
寧靜如水,當你伸手想撈起一些水時,殊不知水已經包裹著你,是那麼柔,那麼軟,只不過我們沒有注意到罷了。時光匆匆,歲月悠悠,人的一生總會有許多難以忘懷的過往,或喜或悲,或愁或悵,強如陶淵明,也有“日月擲人去,有志不貨聘”的過往;若我們只能在紅塵中一路走去,只會越陷越深,無法脫俗。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在經歷過成功,失敗,幸福,失憶,當累過,苦過,哭過,最後幸福過的時候,拋開世俗的煩惱,嘗試走進田園之中,體驗陶淵明的那一份脫俗的心,那一份淡泊,那一份寧靜……
夜色中繁星點點,融入星空,才發現自身的渺小;或是驅車到山上,當萬籟俱靜的時候,螢火蟲飄飄蕩蕩的時候,閉上眼睛,感受那大自然的空靈;靜下心,當遠離世俗的喧囂,看透了世俗爭的時候,會發現,原來一切不過那麼簡單。
為何世俗之人無法寧靜?唯心不得靜謐,無他。嘗試莊周夢蝶的情懷,已心化蝶,飛躍囚籠,覓一方淨土,還自己心靈一份寧靜……

高中
吳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