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再度重鎚 虛擬幣交易被切斷的24小時-財經新聞-新浪新聞中心

央行再度重鎚 虛擬幣交易被切斷的24小時

北京新浪網 (2021-06-23 00:15)
分享| 分享至新浪微博 分享至facebook 分享至PLURK 分享至twitter

  原標題:央行再度重鎚 虛擬幣交易被切斷的24小時

  幣圈迎來又一記重鎚!6月21日,央行發佈消息稱,近日央行有關部門就銀行和支付機構為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提供服務問題,約談了工商銀行、農業銀行、建設銀行、郵儲銀行、興業銀行和支付寶(中國)網路技術有限公司等部分銀行和支付機構。

  消息一出,虛擬貨幣應聲跳水,比特幣盤中跌幅一度逼近10%,24小時最低價約31562美元/枚,以太坊一度跌超10%,跌破1900美元/枚。

  截至6月22日下午3點35分,比特幣價格跌幅有所收窄,跌0.81%,價格約為33043美元/枚;以太坊跌3.37%,約1967美元/枚。

  6月22日晚間,比特幣延續跌勢,至晚間8點25分,跌破30000美元關口,創1月28日以來新低。

  Bybt數據顯示,最近24小時,共有約20.52萬人爆倉,最大單筆爆倉單發生在Huobi-DOGE,價值為491.92萬美元。

  嚴監管、虛擬貨幣大跌之下,投資者作何反應?

  相較虛擬貨幣投資者,本輪監管對虛擬貨幣挖礦的打擊更大。機構投資者王婭(化名)對記者表示:「礦機、礦場相對虛擬貨幣交易而言都屬於重資產,市場短期波動會直接影響他們的收入,如果現金流無法支撐,可能就直接倒閉了。」

  機構紛紛發聲與虛擬貨幣劃清界限 

  被央行約談后,相關機構紛紛發佈公告,與虛擬貨幣劃清界限。

  建設銀行表示,堅決不開展、不參與任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活動,堅決不為虛擬貨幣提供賬戶開立、登記、交易、清算、結算等任何金融產品和服務;工商銀行重申,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利用我行賬戶、產品、服務、渠道進行代幣發行融資和虛擬貨幣交易。

  支付寶也回應稱,將從繼續嚴密監控排查涉及虛擬貨幣的交易行為,對重點網站和賬戶建立巡查制度等四方面進一步加大對相關交易的打擊力度。

  約談效果立竿見影,6月21日當日便有虛擬貨幣投資者在社交媒體上說道:「今天我用支付寶連續轉了2筆錢都沒有成功,支付寶用不了,後面買幣都費勁。」

  幣圈人士楊明(化名)告訴記者,現在很多項目都「趴窩了」,幣圈已經從牛轉熊。「銀行可以追蹤到每個賬戶每筆資金,無論是購買還是售賣(虛擬幣),之前就有過,基本追蹤到幾筆就封賬戶,現在銀行加強監測,用戶更不敢交易了。」

  但也有資深幣圈人士對記者坦言,對虛擬貨幣交易監控仍存難點,一方面,幣圈場外交易(即OTC)很難被監測;另一方面,如果虛擬貨幣無法以人民幣賣出,也可以直接賣成美元,然後再通過銀行換匯,換成人民幣,只需持有境外銀行卡即可。

  實際上,近年已有不少銀行聲明禁止比特幣交易。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認為,官方看到了比特幣的問題,在去中心化的外衣下卻極度依賴中心化的承認,即全球政府承認比特幣並允許流通是其發展的重要前提。況且,比特幣價格高波動性早已表明,這類資產不適合用於財富儲存,更多是投機。當投資人信仰崩塌時,風險很可能傳導至金融系統,所以,我國對比特幣與金融系統之間的合作一直都高壓禁止。

  「不過,普通投資者對金融管理部門和行業協會所作的提示並沒有重視。部分金融機構、支付機構及地方政府也存在為比特幣等虛擬貨幣挖礦、交易提供支持等行為。」中關村互聯網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員董希淼對記者表示。

  一位權威人士也坦言,雖然監管很嚴厲,但一些機構監測、處置的力度仍然不夠,甚至一些交易附言中直接寫明××幣,而機構都沒有監測到,這次被約談的幾家機構問題相對突出,約談主要釋放兩個信號,即警示銀行,同時「敲打」交易商。「銀行要提高識別能力、完善監控模型和內部工作機制,補齊短板。」該人士稱。

  監管連環出擊 背後考量的是經濟風險和能源效益

  此輪監管風暴可追溯至5月18日,當天,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等三協會聯合發佈的《關於防範虛擬貨幣交易炒作風險的公告》,直言虛擬貨幣無真實價值支撐,價格極易被操縱,相關投機交易活動存在虛假資產風險、經營失敗風險、投資炒作風險等多重風險。同時提示稱,廣大消費者要增強風險意識,樹立正確的投資理念,不參與虛擬貨幣交易炒作活動,謹防個人財產及權益受損。

  隨後的5月21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召開第五十一次會議,其中提到「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再度打擊幣圈。

  此後的一個月內,內蒙古、四川等地紛紛發文禁止挖礦。5月25日,內蒙古發改委發佈《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稱對存在虛擬貨幣挖礦行為的相關企業及有關人員,按有關規定納入失信黑名單;對公職人員利用職務之便,參與虛擬貨幣挖礦或為其提供方便與保護的,一律移送紀檢監察機關處理。

  6月18日,記者拿到一份四川省發改委、四川省能源局發佈的《關於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項目的通知》,對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目前已排查上報國家的26個疑似虛擬貨幣挖礦項目,由相關市(州)政府牽頭,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省能投集團配合,於6月20日前完成甄別清理關停工作,這26家項目清單公司中,有一家公司已向記者證實接到通知。

  一系列「重鎚」監管的背後是虛擬幣市場的爆炒,5月18日之前,虛擬貨幣正在經歷一輪牛市,比特幣價格一度突破6萬美元/枚,以太坊價格一度超4000美元/枚,當時,彷彿只要「進圈」,離財富自由就不遠了。

  各種動物幣也頻被炒作,比如備受特斯拉公司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青睞的狗狗幣,在今年1月1日早8點價格僅0.0047美元/枚,而到了4月20日早8點已漲至0.41美元/枚,短短半個月後再度漲至0.7美元/枚,當時,還有採訪對象向記者推薦,「趕緊上車,不然財富與你無緣。」如今,狗狗幣價格跌至0.1982美元/枚。

  盤和林表示,之所以在這一時間點打擊虛擬貨幣,一方面源於比特幣價格的上漲已明顯脫離理性,另一方面則是挖礦耗能與碳中和、碳達峰的目標背道而馳,同時考量了經濟風險和能源效益。

  「就目前來看,進入交易市場的虛擬貨幣規模有限,容易給投資者製造一種奇貨可居的錯覺,極易被少數機構投資者或個人影響和控制。(而且)不少抱著一夜暴富心態的投資者,放大交易槓桿,在價格波動較大的情況下,風險巨大。」董希淼分析稱。

  ●投資者

  「一晚上全虧完還欠了50多萬」

  多重打擊下,一系列連鎖效應開始顯現,最直接的是虛擬貨幣價格大跌,5月19日中午,比特幣價格已跌破4萬美元/枚,當天晚上8點半后,比特幣價格更是呈現自由落體式的下跌,24小時最低價格達3.11萬美元/枚,隨後,比特幣價格便多在3.1萬美元/枚~4萬美元/枚之間徘徊。

  6月21日央行發佈相關消息后,比特幣盤中跌幅一度逼近10%,24小時最低價約31562美元/枚,以太坊一度跌超10%,跌破1900美元/枚。

  「雪崩」之下,一些高槓桿投資者已負債纍纍,幣圈投資者張偉(化名)告訴記者,「之前,我73萬本金一直漲到了170萬,後來看狗狗幣跌了,我加了75倍槓桿賭狗狗幣多,昨晚全虧完了,還欠了50多萬,我一個月才掙1萬多,根本負擔不了每個月7萬的還款。」

  也有沒加槓桿只持有現貨的投資者表示仍將持有,王岩(化名)6月22日告訴記者,「我已經虧了50%,現在只能等著。」

  有一部分旁觀者從外圍感受到了這場幣圈風波,仍對投資虛擬貨幣躍躍欲試。

  但專家仍對虛擬幣交易作出了風險提示。虛擬貨幣交易合同不受法律保護,這一點在三家協會聯合公告中已有明確。董希淼進一步指出,由於虛擬貨幣具有高度匿名性、去中心化發行等特點,已成為洗錢、販毒、走私、非法集資等違法犯罪活動的載體,交易不但不受法律保護,還觸碰法律底線和紅線。 

  在中泰宏觀首席分析師陳興看來,對於虛擬貨幣投資交易,特別是帶有槓桿交易的投機行為,需要保持謹慎。他認為,比特幣總市值較小,尚不足美股的2%,僅是美國國債規模的4%左右,參與者相對有限,因此價格難免具備高波動的特徵。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大型虛擬貨幣交易所在本輪監管中也受到衝擊,6月初,記者在微博、百度搜索「幣安」、「火幣」等關鍵詞時,結果均反饋「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或沒有找到與之相關的網頁。6月22日,記者再度搜索發現,「幣安」這一關鍵詞仍被屏蔽,而搜索「火幣」時,網頁僅顯示火幣科技港股實時行情。

  此外,諸多幣圈大V的微博賬號被封,包括交易員小俠、肥宅比特幣、八哥談幣、超級比特幣、區塊鏈威廉等,這些賬號的粉絲多在十萬以上。相關頁面顯示,賬號因被投訴違反法律法規和《微博社區公約》的相關規定,無法查看。

  ●挖礦

  「一些礦工撐不住拔下了礦場的插頭」

  相較虛擬貨幣投資者,本輪監管顯然對虛擬貨幣挖礦行為打擊更大。

  王婭對記者說:「礦機、礦場相對虛擬貨幣交易而言都屬於重資產,市場短期波動會直接影響他們的收入,如果現金流無法支撐,可能直接就倒閉了。」

  那麼,到底什麼是挖礦?武漢大學電氣與自動化學院教授張俊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解釋稱,比特幣的演算法是求解哈希函數,就是你給一串代碼,它會生成另一串隨機代碼。互聯網中的所有計算機都可以去尋找此代碼,誰找到此代碼,就會產生一個區塊,隨即得到一個比特幣,這個過程就是人們常說的「挖礦」。

  而挖礦最大的消耗就是電費,誰能拿到更低成本的電力,就能獲得更高的收益,因此,我國的挖礦主要布局在四川、內蒙古等地的偏遠地區,這些地方也成為本輪禁止虛擬貨幣挖礦的主陣地,可謂「精準打擊」。

  一些礦工撐不住拔下了礦場的插頭,比特幣家園數據顯示,比特幣當前挖礦難度為19.93T,難度下降5.3%,已降至年初以來的最低水平,預計6月30日調整后,難度再下降13.7%,達17.20T,幾乎已與去年11月份的水平相當。

  一位在四川挖礦的「礦工」6月22日告訴記者,內蒙古、新疆等地清理挖礦項目時,他覺得四川還不會關停,「現在處於豐水期,發電量大,不用也浪費,把多餘的賣了,賺點是點。」但6月18日通知發佈后,他才意識到監管這次整頓的決心。

  上述提及四川相關部門發佈的26個疑似虛擬貨幣挖礦項目中的一家公司負責人6月18日告訴記者,5月下旬國家金融委發聲后,6月初即接到四川發改部門的通知,讓自查是否有比特幣挖礦相關的項目並清理。「我們是大數據平台,一直做分散式大數據,但有些虛擬貨幣也是以分散式大數據的名義來做,所以可能相關部門還要做一個界定。」

  一位幾個月前才剛「上車」的「礦工」對記者說:「我花4萬元買了三台礦機,到目前為止通過提供演算法賺了3000多元,我也持有一點虛擬貨幣,本以為會很快回本,但最近行情不好,什麼時候才能回本心裏沒底了。」

  據該礦工介紹,如果配置高,一個月大概能掙一千多塊錢,配置低的話,演算法就很低,只能掙五六百塊錢。「因為很多項目還不太成熟,所以需要很多電腦參與演算法,提供演算法者會獲得應有的收益。」

  另外,記者還注意到,6月初還能在閑魚等平台搜到礦機託管的消息,如今,此類消息也已銷聲匿跡。而在一些比特幣平台上,依然掛著礦場託管的信息,與6月初時並無變化。

  被約談機構的表態

  工行、農行、郵儲銀行:任何機構及個人不得使用該行賬戶、產品、服務等進行代幣發行融資以及虛擬貨幣交易。

  建行、興業銀行:任何機構和個人不得將在該行開立的賬戶用於虛擬貨幣的交易資金充值以及提現、購買或銷售相關交易充值碼等活動,不得通過在該行開立的賬戶划轉與虛擬貨幣交易相關的資金。

  支付寶:如發現任何虛擬貨幣交易,會立即停止相關支付服務。對於商戶涉及虛擬貨幣交易的,會堅決予以清退;對個人賬戶涉嫌虛擬貨幣交易的,根據情節採取限制賬戶收款功能,甚至永久限制收款等處理措施。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潘亦純 程維妙

  數據來源:比特幣家園

  新京報製圖/俞豐俊